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笨貓

【長篇小說】 青澀的年代﹝1-24完﹞

[複製連結] 檢視: 4103|回覆: 23

回覆: 清澀的年代

第二十一章 回憶與自責

───────────────────────────────

抬頭仰望著藍天 回憶起我們一同仰躺在草地上看著星星的時光,
手點著天上數著 有星座的故事也有銀河牛郎及織女的浪漫愛情。
懸掛的那北極星 你說那顆星其實是你 要永遠的在那守護著我,
面對著你的承諾 我期望今生今世能永遠的陪在最愛的你的身邊。


當我不在你身邊時,請抬頭看看天上那顆代表著我的星星喔,我會一直在那邊守護著你的!

  ───────────────────────────────

「哼~什麼狗屁愛情嘛!」喜兒蹲在夢境河邊向河面丟著小石子出氣,石子在水面點起了一波波的漣漪,在河邊汲水的豆豆跟搖滾蔡頭被突來水聲嚇了一跳,紛紛躲到附近的草叢裡。

「唉~」喜兒無奈低頭的嘆氣,思緒一直想到兩人再一起的回憶,頭一次見面、頭一次聽見他的聲音、頭一次聽他說故事…還有頭一次不由自主的偷親他。這一切的感覺都是那麼的真實,自己一直都是那麼堅信的認為,跟他在一起是因為喜歡他的關係。

頭一次的在他面前表白,那時後心兒比小鹿還會跳、臉頰比蜜桃還要紅、感覺比蒸氣還要沸騰。那天跑到洞外被他追上,後來晚上跟他兩人一起坐在山頭的草地上,一同躺望著迷人的星空,當時的明亮星空、微涼的空氣、青草的芳香、他的聲音、他的體溫,那時候窩在他的身邊是那麼的甜蜜、那麼的美好,還有他的誓言…

喜兒下意識的抬起頭想看那天上的北極星,可是現在是晴朗無雲的大白天,天上幾乎沒有一片雲,只有那刺眼的太陽停留在那邊,在刺眼的陽光下別說是他的北極星了,就連月亮都躲在日照的背後而看不到一點影子。

期待下的失望,
換來一陣淚水。
無依無靠的心,
將漂泊何處去?

淚水又不爭氣的流了出來,此刻的自己除了傷心還是傷心。

喜兒~喜兒~

遠方似乎傳來有人呼喊自己的聲音,這聲音是他?喜兒用手拭去了眼眶的淚水,哼!本姑娘心情很不好,才不想讓你這負心漢輕易的找到勒。

我現在不見到他!至少現在不想….

喜兒不願意被出來找尋自己的大翼發現,於是便沿著夢境河的河岸向下游走去。

*****************

另一方面,大翼跟曼曼還有阿勒斯三人,正沿著地上不明顯的足跡走到了夢境河岸。

「喜兒~」大翼向廣大的平原喊著她的名子,內心除了焦急、擔心還不斷的懊惱自己的粗線條。

你昨晚做了什麼!你這樣做對的起她嗎?一早正熟睡的他被阿勒斯一把抓了起來,嚴厲的質問著自己為何如此的辜負喜兒。

回憶著早上的情景,臉上一陣麻痺,我下意識的摸摸紅腫的左臉頰,深深的自責自己昨晚的過失與不該,更為了沒有馬上發現喜兒走進門來,而讓喜兒在自己沒有解釋的情況下誤會了自己。

「到處沒看見她…阿,還會痛嗎?真對不起,都怪我太衝動了。」阿勒斯見到我在摸著臉頰,他很不好意思的說著。

「哼!還說呢,你要不要也嚐嚐被揍的滋味!」曼曼一路上對阿勒斯抱怨連連,一大早美夢就這傢伙給被吵醒,然後又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大翼一掌,曼曼整個人火大的不得了,要不是大翼拉著她先幫忙找喜兒,不然她早就跟阿勒斯打了起來。

「哼!如果昨晚不是你自己受傷跑來找他,早上會有那場誤會嗎?」阿勒斯強辯著他打從心底就對惡魔的印象不好,雖然一早的情景大翼已經跟他解釋清楚了,他自己也發現到了曼曼身上腰部破掉的部分,雖然曾聽說惡魔的回復很快,但也沒想到才一個晚上就好了,要不是從衣服上看出銳利物所切出的痕跡,自己還真不相信床上乾掉的血跡不是他們昨晚…。(其實也是昨晚才有的啦…~”~)

「你這汗臭發達的人猿說什麼!」曼曼火大的爆發了出來,要不是大翼拜託自己出來幫忙從高空尋找,她才懶的跟眼前的這沒禮貌的人猿一起出來,自己早就回到床上繼續休息了。

「好了啦,拜託你們別再吵了,萬一耽擱了時間,我怕喜兒會…」大翼突然止住了口沒有接下去,說什麼也不希望她遇上什麼麻煩,他根本就不在意臉上的小麻煩,心口懸著是最重要的她。

眼皮一直跳的好快!真希望喜兒不會有事。

命運的捉弄讓他們錯失了發正要現離開岸邊的喜兒,慢了一步的他們只有找到空蕩的岸邊,以及一塊沾著先前喜兒淚水的一小塊濕潤的土地。

*******

咕波~咕波~

喜兒正沿著岸邊朝著下游行走時,水面傳來氣泡的聲音,一隻頭戴著潛水鏡腳下穿著蛙鞋的藍色生物從水面冒了出來,突然出現的生物嚇了一跳,藍色的生物取下了潛水鏡,粉紅色的鰓在頭的兩旁抖動著。

好奇怪的生物,那隻是所謂的泡泡龍嗎?泡泡龍向四處轉頭望了望,最後在喜兒的方向像小狗一般嗅了嗅,然後笨拙的走上了岸朝著喜兒一步一步的移動,喜兒直覺的向後退去,她害怕的想遠離這陌生的生物。

「嘎!」突然泡泡龍走到一半時見喜兒一直退後,它停了下來吸了一口氣,兩旁的兩頰鼓漲了起來,看似吵不到糖果在跟父母嘟著嘴賭氣的小孩,喜兒在遠處看那滑稽的表情噗滋的笑了出來。

嘩啦~嘩啦~~~

許多的氣泡從泡泡龍的嘴裡吐了出來,呼大呼小的泡泡折射著七彩的顏色,看的喜兒眼花撩亂,泡泡迅速的飄了過來將喜兒四周團團的圍住,然後…波!

「呀!!」

泡泡突然破掉了,淡淡的綠色氣體取代了破掉的泡泡停留在空氣中,喜兒雖然發現不對竟趕緊用手捂著口鼻,但仍然感到一陣暈眩,剛想到泡泡可能有毒時,整個人就昏倒失去了意識。

泡泡龍見喜兒倒下,便又一步步的向前走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清澀的年代

第二十二章 項鍊與相片

刷~刷~刷~

喜兒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勉強的支撐著沉重的眼皮,眼看泡泡龍就要過來了,大…大翼!喜兒內心著急著向他求救著,這時一個黑黑的人影擋住了她跟泡泡龍之間,數道紅光向泡泡龍飛去,瞬間將泡泡龍給解體了。

是他嗎?他發現到了我?他聽到了我的聲音?可是那人的背影,怎會有翅膀…?

被毒侵襲的喜兒失去了意識,寒冷的感覺侵襲著自己的內心,好冷好冷。

*******

「喂~前方發現了一具屍體。」曼曼在上面向下喊著然後飛快的朝那邊飛去,我跟阿勒斯急急忙忙的跟著她跑過去。

「這是…泡泡龍?」曼曼查看了一下地上的屍體,被分屍的部位三三兩兩的分散著,地上留著刺鼻的腐酸味,那該不會是它讓獵物失去行動能力的氣泡原料吧,我們捏著鼻子到處番找著可能的線索。

「不知道是誰做的,居然這麼輕易的分解泡泡龍。」阿勒斯欽佩的看著屍體上那利落的切口,曼曼神色有點驚慌的望著阿勒斯在觀察的切口。

「難道這是…」曼曼恍惚的失神。

我用腳踢開一塊屍體,屍體向前滾了幾圈,我沿著屍體恰好發現旁邊地上的小足跡,那是不同於泡泡龍的人類的足跡!

這麼小又淺的腳印,肯定不是男生的,也許是小孩的,或是…女生的!

「這是我之前送給喜兒的項鍊!怎麼會掉在這理?」在一處不顯眼的草堆上我發現了一道閃光,我撿起那熟悉的項鍊時發現鏈條插著一跟白色的羽毛。

一根白色的羽毛?

我拔下了那根羽毛反覆觀看,是鳥的羽毛嗎?可是看起來又不太像。

曼曼看到了我手上的羽毛,「這個是天使的羽毛!」順手一把搶了過去細看了一會兒說道。

「天使!?」阿勒斯跟我疑惑的問,怎麼這裡會有天使的羽毛遺落在這邊?

「可能喜兒被天使帶走了…我也不清楚,也許去他們的住處能有相關的線索吧。」曼曼思索著,她不明白為何天使會出現在此,難道跟那天的是一伙的?

喜兒….

我翻開項鍊上的墜子,裡頭安穩的放著,我跟喜兒兩人那天看星星時合照的相片,她兩手摟著我的脖子,稱著按下快門的那一刻偷親了我。

這張我要一直保存下來!這是人家的寶貝喔!

「既然是寶貝為何又遺落在這…」我注視著相片中滿臉甜蜜笑容的她,酸酸的感覺佔據了心中,「你們知道要去哪邊找天使嗎?」我偷偷的擦掉眼淚轉身向他們兩人詢問,目前四處都找不到喜兒,唯一的線索只有現場留下的羽毛,看來只有直接去找天使問個清楚了。

「歷年來,天使都是在大陸各地的修道院向眾人傳教神的福音。而我們這邊就只有一座修道院,也就是幻玉域河上游的哈代爾修道院。」阿勒斯回答著,不愧是前任代團長知道的真多。

「不過那邊據說只有虔誠的信徒才有機會見到天使,一般人是沒有資格的。」阿勒斯補述道。

「這樣阿…」我失望的說。

「小傢伙,你身邊不是有信徒嗎!」曼曼看了看我咪著眼笑道。

身邊?阿!對阿,就職於神在人們身邊的代言人『祭司』,我們這不就有現成的人選嗎!我握緊項鍊朝著獅子城奔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清澀的年代

第二十三章 修道院暴走

「你說沒有辦法是什麼意思!」我暴躁的緊抓著眼前穿著牧師袍傢伙的衣領罵道,恨不得用眼神把他給殺了。

「大翼!」普萊跟蓓蒂拉著我的手阻止著。

「施主,您的問題我們真的沒有辦法阿。」

「大翼!別這樣,快放開人家。」蓓蒂在一旁哀求著,我哼的甩開雙手,氣憤的瞪著對方,他被放開後驚恐的退了幾步,看見對方的樣子我不禁踢了旁邊的桌椅幾腳,心裡火大的很。

我們在抵達這裡後足足大吵大鬧了一番,並揚言要火燒修道院之後,總算在他們受不了的情況下,破例讓我們進入了修道院不供外人進入的地方,負責帶路的傢伙還不時的在背後碎碎念著,只因為我這個不尊敬神的法師走入他們神聖的修道院內部。

「這位法師先生,我們真的不能讓您進到這裡面。」

「放你的狗屁!你還聽不懂嗎!我要去見我的朋友,你這臭老頭不帶路就給我滾!少在這裡礙手礙腳的惹人嫌!」

「可是…可是法師先生,規定就是如此,我真的不能放您進來…」

眼前這位看起來就是討打的臭老頭如此討人厭的態度,不能當場白掉他的鬍子讓我相當不滿。

「靠!別逼我罵髒話又動粗,你不能負責就去找能負責的人過來,不要浪費老子的寶貴時間。」

「可是…法師先…阿!」

不等他說完,我狠狠的踹了他一腳,普萊見狀趕緊拉住我,那老頭見狀趕緊倉皇的連滾帶爬的逃走。

「大翼夠了!我們現在是在人家的地方,你這麼做很無禮的。」

「誰叫那老頭足足浪費了我一個小時在這邊聽他鬼話!」

「大翼!你就乖乖聽我們這次,別讓事情搞大了,好嗎?」蓓蒂好言規勸著。

「哼!」我生氣的甩頭不語,越是等待心裡就越是煩躁。

終於,從裡面又走出來了看起來比較能溝通的人,但也頂多只是比較聽的懂人話而已。

「這位先生,實在很抱歉,您所說的人確實在本院為客,但是礙於規定我們實在無法讓不是神的信徒走到屬於我們的殿堂裡面。」

「喜兒確實在裡面?!那既然不讓我進去,那麻煩告訴她請他出來一下。」總算確定喜兒人在這裡了,害我一直擔心的要死。

「很抱歉,這點我們沒有辦法幫上你的忙,這位客人被送來時已經中了毒,雖然我們讓她福了解毒用的解藥,但是目前她卻還未清醒過來….」

「你說什麼!」我聽不下去了,我用力的推開他,蠻橫的衝了進去,普萊見狀也跟著追了上來,蓓蒂被我們嚇了一跳遲疑了一會兒,看見我們跑了進去後也從後面跟了上來。

「唉呦…先生,您不能擅自進去阿~~」那人突然被我一推撞到了牆壁,吃痛的坐在地上向我們喊著。

面對那人的警告我全然聽不見,腦海裡只有想著喜兒。

喜兒怎麼會中毒了?我著急的不顧一切奔向裡面。


「唉呦…別再神聖的地方奔跑阿!」

「哇!好痛。剛誰撞我阿,害我的書都倒了!」

「你是誰?這邊不是一般信徒能來的地方,阿!一個法師?!」

我所到之處唉聲連連,被撞倒的人不計其數,我也管不了那麼多,我只想快點找到喜兒的人。

走廊上,眼角喵到一棟獨立在後面的一間廂房,四周種滿著黃色及紅色鮮花的花圃,喜兒?!直覺告訴我她在那邊。

打開走廊上的窗戶,一腳踩在窗台上跳出去,我的舉動被走廊另一頭路過的人發現到。

「喂!站住,那邊是養病的場所,是需要安靜地場所,不能擅自闖入阿!」養病?!我聽到他的話之後,沒有猶豫的闖了進去。


門推開了,我大口的喘著氣,空曠的房間擺著一張床。

她!

我所牽掛的人正靜靜閉著眼的躺在那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清澀的年代

第二十四章 我要守護著你這輩子

「為什麼喜兒她不會醒?」站在門外的普萊跟蓓蒂還有剛被我推倒的男子都沒有辦法回答我。

「喜兒~是我阿!我是大翼阿!」不論我如何的呼喊,喜兒一點回應也沒有,彷彿我的聲音傳達不到她的內心。

我跪坐在床邊握著喜兒有點冰冷的手,試著讓四周點燃材火讓四周溫度提昇起來,好讓喜兒溫暖些,但是卻得不到明顯的效果。

她的手好冰…好冰…

不行!我不能讓她就這樣一直睡下去。

「為什麼解藥沒有效?」

「據說是這位小姐的體質產生了抗藥性,所以解藥才會無法完全發揮效果。」

「難道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救回她了嗎?」

「這…很抱歉,我們也是頭一次碰到這種情況,老實說我們一點頭緒也沒有,雖然沒有生命的危險,但是卻頂多只能保持這樣…。」

「可惡!」

碰!我不甘心的敲打地板,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誰?有誰有辦法可以救醒喜兒?我盲目的到處問人,圖書館、獅子團、酒吧的每一位客人還有路上所遇到的每一位路人,得到的卻都是。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

一天、兩天、一周,我不願其煩的到處尋找著任何的線索;哪裡有名醫就往哪裡去,哪邊有可能有資料就往哪邊走。

「很遺憾,她的症狀連我也沒有見過,我實在找不出辦法來。」

「很抱歉,您所要找的我們館理並沒有相關的資料,也許在另一處的分管會有也說不定。」

卡蕾兒陛下好心的找人來幫我們分析喜兒的狀況,我們收集了上千隻的泡泡龍的毒素做樣本,研究卻一點進展也沒有。

「怎麼會這樣,明明毒素已經沒反應了,為什麼喜兒就不會醒來?」

阿勒斯好心的幫我到處去詢問他所認識的每一個人,最後卻只有帶回杜倫種植的蔬菜、巴爾蒂亞妖精姊姊的珠寶,還有酒店老闆貝隆好意送給我們的酒。

「痾…真慚愧,我一點忙也沒有幫上,這些是老闆跟巴爾蒂亞還有杜倫他們送的。」

普萊跟蓓蒂還有曼曼跑回樂園鎮去尋找幫助,等了三天後,終於坐著馬夫先生的南瓜車回來了,只是她們的臉上也是一臉歉意。

「我去問了哲安先生跟伊黎絲小姐,圖書館的每一本書也都被我們翻遍了,可是…」普萊低頭喪氣的搖搖頭,眼眶因為三天沒睡好而黑了一圈又一圈的,他大概是為了我們三天都沒睡的在圖書館奮鬥吧。

「我…嗚~~~」蓓蒂哭喪著臉,曼曼則是一頭抱著我哭泣著,我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一邊從接過蓓蒂手上的那朵泰坦之光,這是克莉兒所精心培養的,盆栽上還有一塊冠軍得獎的牌子。

克莉兒她得獎了阿。

「謝謝你們。」我感激的抱著她們,曼曼咬著牙搶忍的淚,就連活了比我們還要長的歲月的她,遇到這種情況依然也是束手無策。

馬夫先生從馬車上拿下了一盒又一盒的箱子,「這些是我們馬車工會這三天所收集到的。」馬夫先生將箱子擺在我們面前。我好奇的打開來看,裡面居然是來自各地不同人的名信片,我驚訝的拿起來一張又一張的唸著。

「雖然我幫不上忙,但是我會到處幫你們詢問任何有關的可能性。」

「大哥哥,你要加油喔!希望大姊姊能快點醒來!小雪會在這邊幫你們祈禱的。」

「不要輕易放棄!我們會支持你的。」

這是…我不自禁的落淚了,她們滿滿的祝福讓我內心好溫暖。

喜兒,你聽的到嗎?你有沒有感受到大家的心意?

喜兒~~~

我在內心中呼喊著。


一周、兩週,然後兩個月過去了,在這兩個月的每一天,我都寸步不離的陪在她身旁。

她依然沉睡著,手依然那麼的冰冷。

每一天早晨,我都跟她說外面的天空有多晴朗,跟她描述著鳥兒還有綻開的美麗花朵。

「喜兒,你聽。窗外的鳥鳴聲示服飾很悅耳呢?今天的天氣依然很晴朗喔,你想起來看看嗎?」

每一個夜晚,我都會比著天上的星空還有月亮,跟她訴說著每顆星星的故事還有愛情。

「喜兒,你看。你還記的嗎?天上代表著我的北極星,依然在那邊守護著你喔,你要探頭看看嗎?」


夜裡我總是在夢境裡夢到她,夢到她終於醒來了。
可是當我醒來後,卻總是發現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我會偷偷的擦掉眼角的淚光,
我不希望假使她醒來後,看見的是在哭泣的自己。

我相信,總有一天,喜兒一定會聽見我的聲音,然後醒過來等著我對她說…


───────────────────────────────

如果我有一雙羽翼 那麼我將展翅高飛

如果我口袋裡有錢 我想買下我們走過的足跡
即使地球停止運轉 我也會一直圍繞在你身邊
如果我手上有隻筆 我想寫下每天愛你的感覺
熱情澎湃的每一句 滿滿的全都是我愛你的話

人因孤單而感到寂寞 寂寞帶來無盡的空虛
單戀可以暫緩著寂寞 卻讓空虛更加的擴大
怯懦的人會不斷逃避 堅強的人也只是逞強
帶領我坐上愛情列車 愛上那獨一無二的妳

未體驗的人總是渴望愛情的滋味
不知足的人說愛情是人生的墳墓
而真正知足的人 卻是少之又少

如果我的愛有一雙翅膀 就讓它飛翔停留在妳身上
即使明天沒有我的陪伴 我的愛也不會讓你感到孤單
你是我最重視也是今生唯一的最愛

如果愛沒有翅膀 我將為它綁上特別的翅膀
讓它展翅高飛 飛過溪流 越過山丘 飛到那只有你的城市,然後悄悄的飛到你身邊。
在輕聲的對你說:

「我愛你,我好愛你。」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22:57 , Processed in 0.19661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