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海之悲鳴

[複製連結] 檢視: 1198|回覆: 0

1 過往

漆黑如墨的夜空,點綴著幾許閃耀的燦星……
雪白的櫻瓣,隨風飄落,宛若冬雪………
清冷的月光,照耀著海面,波光粼粼………
看似平靜,卻暗潮洶湧………

和平、歡笑,早已不復在,只剩下綿延不絕的戰火。

嘶啞的吼叫,淒厲的哀嚎,因絕望而變得黯淡的眼瞳,如此的令人難忘。


女孩,垂下眼簾,冷靜的看著一切的發生。
她站立於山頂,宛若居高臨下的王者。
闇紫的眼眸中,宛若血般殷紅的光芒一閃而逝。

地面,血流成河,來自於女孩身後無數的死屍。

「這麼做……值得嗎?」清柔的嗓音響起,語氣中,帶著不忍。
「我不知道,我只不過是 ───想讓他們付出一點代價,如此罷了。」女孩的嘴角,勾起一
抹傾倒眾生的弧度,笑靨如花。
「殺人償命,血債血償。這都是他們所授與我的,不是嗎?」空間,充斥著冰冷的肅殺氣息。
「他們本就該知道,再怎麼任人操弄得傀儡,都是一把擁有雙面刃的刀,總有失去控制的一天。
愈是聽話,刃,也就愈利。」

她的嘴角勾起足以令天地都為之動容的絕美笑顏,蘊藏的,卻是無限的寒冰。

「更何況,我是人類,擁有自我意志的人類。」毫無暖意。
「這都是先王的心血啊!妳就忍心破壞嗎?!」女子的神情悲哀,無限的感慨,不解。

───明明應該是純真的孩子呀!究竟是什麼樣的童年,什麼樣的遭遇,造就了眼前宛若
修羅的女孩?

「過多的和平,只會促使使人脆弱。更何況,人已逝,所遺留下的恩澤,早已沒了意義。」她
轉過身,凝視著嫣紅如血的天,遙望著遠方,眼神迷離。聲線,虛無飄渺,像是對自己的喃喃
自語。
「但是,過多的戰爭,也只會使民崩潰呀!」女子反駁到。
女孩聞言,慢慢的開口道「這個世界上,只有強者才能夠生存。」回過身,及膝的墨色長髮,
畫出了一個弧度,凝視著她的雙眼,清麗的面容,平靜無波。
「這點,妳我都十分明瞭,不,妳比我更了解,不是嗎?」語氣,是如此的堅定,如此的坦然
無畏。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是生態界,亙古以來不變的真理,亦是法則─────……」


                              ─待─



2 相遇  


溫暖的陽光,自落地窗照進了樸素卻優雅的閣樓,一名本躺於床上的少女起身更衣洗臉,並從床
鋪旁的小茶几上,拿起了錫蘭紅茶因為她深深的為那甘澀的苦味、淡淡的香氣及在通過味蕾之後
的微澀甜味而著迷。她輕啜杯中的液體,將窗拉開,讓自己沐浴在那溫暖的陽光下。

她享受著片刻的寧靜,同時,也沉思著那自己早已塵封於記憶深處的過往,究竟是為何再度出現
於她的夢境中?

『扣、扣……』敲門聲打斷了她奔騰於過去的思緒。
「有什麼事嗎?亞斯格。」她出聲詢問。
「哎呀呀,真是不知道妳的耳朵是什麼做的,我刻意放慢步伐,放輕腳步,妳居然還是知道我是
誰?」那名男子苦笑「把妳留在這樣的修道院,還真是埋沒了妳的才華呢!」

不是他嫌棄這間修道院差,而是這麼小的修道院,究竟是什麼吸引了眼前的少女,使之留連不去
?明明是千年難得一見的人才,如果去到了位於首都的教庭,必定會受到重用,更何況,待遇也
會好的多。

「無聊。」少女回過身,「有事嗎?」朱純微啟,十指交握,輕輕放於纖細腰間,其姿態優雅尊
貴的無懈可擊。
「喔,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村莊裡的孩子都吵著要聽妳詠唱聖歌。」
「其他人也可以唱,我很〝累〞。」
「啊?妳這不是為難我嗎!」他大聲的抗議著。
「希璃雅!妳明明知道,妳唱的聖歌最好聽,而且,他們那麼任性,如果我這麼回答的話,我不
被欺負死才怪!是人都曉得那群小鬼有多麼的會惡整人!!」
希璃雅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那麼,你應該很清楚,你要付出什麼〝代價〞吧?」有如天使
般的嫣然一笑,在亞斯格眼裡,卻無疑的是有如魔鬼般的殘酷。
「是………」他的整張俊臉都垮了下來,並有氣無力的回答了一聲。
「很好!」希璃雅的笑得燦爛,與亞斯格完全不同,明顯的對比。
「唉……我們可以走了吧?」
「當然。」希璃雅踏著輕盈的步伐,舉止優雅的宛若貴族。
他看著她的背影「說真的,希璃雅,妳是不是什麼王孫貴族的後裔啊?」出聲問道。
她聞言,卻只說了一句「再拖拖拉拉的,孩子們就等得不耐煩了。」明顯的迴避了問題。
見她不願回答,亞斯格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一直尾隨在她的身後,反正,他並不是非知道不可。
『嘎────』
「門該上潤滑油了。叫墨過來吧,亞斯格。」只見希離亞打開了大門,淡淡的出聲說道。
「啊~~!希璃雅修女姐姐~!唱歌嘛!唱歌嘛!」好幾個孩子看見希璃雅,便纏著她說。
「我知道了…安靜點,好嗎?」她露出了微笑,溫柔的摸摸一個小男孩的頭。
「嗯!」全部的孩子都猛點頭。
「那麼,可以麻煩你伴奏嗎?安特克牧師。」她對著一名年事以高的老爺爺問道。
「我很榮幸為您服務。一樣的曲子?」
「是呀,跟前天一樣的歌曲。」
鋼琴彈奏出的音樂響起,夾雜著柔和與悲壯。
仰望蒼穹的天「Lidera me﹐Domine﹐de morte aeterna﹐
                          ﹙求主讓我們從永恆的死裡解脫。﹚      」
她閉上眼,輕聲詠唱,清澈神聖的嗓音,飄蕩於風中,像是要將歌聲傳達給眾人。

══════════════════════════════════════════
村莊內…

原本吵雜的市集,在聽見希璃雅的歌聲後,頓時變得寧靜,只剩幾句輕聲的交談。
「哎呀!希璃雅又在唱聖歌了呢!」一名婦女說道。

「in die illa tremenda﹐﹙那個可怕的日子。﹚」

「就是啊,她的聲音宛若天賴呢!讓人聽了就覺得心中的污穢全數消除了呢!真是不可思議。」
「是啊,聲音清澈聖潔的像是不屬於人間天使……」
「嗯,而且希璃雅小姐的長相很美呢!墨色的長髮,紫色的眼睛,就像是夜之女神一般。」
「她來了以後,魔物侵襲的機率也變低了,真是我們村莊的聖者呢!」
「請問,希璃雅是……?」一群旅人們不明所以,便探頭向身旁的本地人問道。
「啊!你們是外地人吧?」見他們點點頭,那名婦女便繼續說著「她很不可思議呢!她是很小的
時候來到這的,大概12歲左右吧!那時候她滿身的血,後來修道院裡的安特克牧師收養了她,具
體情形我不清楚,但是自從她來到我們這村莊後,魔物的侵襲量變低,孩子們也都非常親近她,
博學多聞,擅長戰鬥,又會醫術,很樂於對你的疑問提出建議,傾聽你的心聲,而且聽完她說的
話後,一切都會變得豁然開朗。雖然不常笑,卻非常的溫柔。」她說著說著,臉上浮現了淡淡的
微笑。
「是嗎?那麼她住哪?」
「希璃雅住在離村莊不遠的小山坡上,」她用手指了指「就在那。」
「我們知道了,謝謝大嬸。」
「別客氣!小夥子!」

════════════════════════════════════════════

墨色的髮絲,被微風吹起,飄揚於風中。
「quando coeli movendi sunt et terra﹐﹙當天與地震動之時,﹚」
「就是她了吧?」一名金髮少年問道。
「應該,十之八九吧!」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子道。
「dum veneris judicare﹐saeculum per ignem﹒
   ﹙主將降臨,當火焰制裁這個世界的時候。﹚   」
「那我們就快過去吧!」一名女孩說道。
「Tremens factus sum ego﹐et timeo﹐﹙我們感到害怕和顫抖。﹚」她張開雙眼,目光迷茫,
就像一具沒有靈魂的娃娃。
「等等吧。先聽她把歌唱完,比較好。」
「沒錯,剛才在村莊沒感覺出來,現在我感覺到,歌聲裡,有很大的靈素波動……」他看著不遠
處的少女說道。
「dum discussio venerit﹐atque ventura ira﹒﹙制裁時刻降臨時,憤怒時刻降臨時。﹚」再次
閉上雙眼,面容,似乎帶著淡淡的哀愁。
「quando coeli movendi sunt et terra﹐﹙那一刻,天與地將開始震動。﹚」純粹的嗓音,有些
顫抖。
「Requiem aeternam dona eis﹐Domine﹐﹙主啊,請賜予他們永遠的安息。﹚」風變得強烈。
「啊!風好強!帽子!」
「et lux perpetua luceat eis﹒ ﹙讓不熄滅的光,永遠照在他們身上。﹚」卷起了她的秀髮,狂
亂飛舞。
「妳的吧?」一陣陌生的低沉嗓音響起。
「咦?啊!是啊!謝謝!」她將帽子收好後說「對了,我是月苓.夢濂,你是…?」
「亞斯格.羅牙,是這座修道院的驅魔者──等級B的聖職滅魔者,妳好。」
「你應該認識她吧?」
「嗯,不過…如果有疑問的話,去問本人比較好唷!更何況……她可是十分厭惡別人說出自己的情
報的呢!」
「啊,是嗎…說的也是……」
「Lidera me﹐Domine﹐de morte aeterna﹐﹙求主讓我們從永恆的死裡解脫。﹚」
「in die illa tremenda﹐﹙那個可怕的日子。﹚」
「她好美……」少年輕聲讚嘆。
「是啊……」雖然她有點忌妒,卻不得不承認,眼前的少女,宛若一只精雕細琢的娃娃。
「quando coeli movendi sunt et terra﹐﹙當天與地震動之時,﹚」
「dum veneris judicare﹐saeculum per ignem﹒﹙主將降臨,當火焰制裁這個世界的時候。﹚」
希璃雅再度張開雙眼,血色的光芒自紫眸中一閃而逝,遙望著遠方的天空,任由思緒四處奔騰。
「剛剛……」看起來十分溫和沉穩的眼鏡仔喃喃自語道。
「那是常有的現象唷!不用想太多,忘掉比較好。」亞斯格痞痞的笑了笑「以上,是我的忠告。」
推了推眼鏡「我明白了。」
「你們在說什麼呀?」
「沒有。」
「哼!小氣!咧~~~」月苓朝他吐舌,他卻只是淡淡的瞥了瞥,滿不在乎。
「       ─────Agrus Dei﹐gui tollis Peccate mundi﹐
                      ﹙神的羔羊,免除世人罪惡的神,﹚
                                                      dona eis requiem﹒
                              ﹙求您讓他們安息吧。 ﹚
        ─────Agrus Dei﹐gui tollis Peccate mundi﹐
                     ﹙神的羔羊,免除世人罪惡的神,﹚
                                       dona eis requiem sempiternum﹒
                          ﹙求您讓他們永遠安息吧。﹚                      」

歌聲停止,她的眼神轉向了亞斯格所站立之處,氣氛詭譎………


                              ─待─



第一次寫的故事,:臉紅
請各位讀者大大能提出一些意見~:吐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12:18 , Processed in 0.731714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