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個人文集】 小月兔

[複製連結] 檢視: 8714|回覆: 11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月亮,又圓了!
          現在的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低著頭的,國中三年級,一個與書奮鬥的年級,感覺上生活中除了書還是書,幾乎沒有時間去注意是幾月幾日,就連抬頭看看月亮的時間都沒有;每天早上,沖沖出門上學去,趕著在晨考前到學校再多看一眼書;中午時,總是口中吃著午餐,雙眼盯著課本,害怕下午考試考差,那種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感覺已經讓人煩厭到了極點;回家後總一個人窩在房內準備明天的奮鬥;這樣的生活,就只剩下匆忙,真的平淡的無味,就連心都如同死灰一般。
          今天偶然的抬頭,發現窗外的月亮又圓了,鼻頭一酸,眼淚就一滴滴的從眼角滾了下來,現在整間屋子裡只有我一個,好空洞的感覺,想起上一次我發現月圓時,我還跟父母在家中放著音樂你一句我一句的唱著,那幸福的感覺和這種空洞是完全的對比,現在我獨自一人拿著書苦讀,在職場上的父母也在為我們的生活奮鬥,我已經有多就沒和爸媽團聚在一起聊聊天了?整個家都因為我而冷了下來,想到這裡,我的心一陣絞痛,等上了高中,我能和他們在一起的時間更是少之又少了;當下我下定決心,拿起話筒撥了通電話,把我所有想跟爸媽說的話說出來,接著,我們聊聊天,就像以前一樣,我好高興能再這樣的聊天。
          放下話筒,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抬頭看看月亮,沒錯!月亮,又圓了!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2-5 05:34 PM 編輯 ]
     
    愛是一種夢想,或許過於沉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沒有過渡期。
         或許是因為人都認為自己的出世是有很特殊的意義,所以總認為現在的不如意只是種過渡期。
         不久前,我在網路上閒晃時發現的一篇文章,這篇無意間發現的文章馬上就抓住了我的雙眼,「生命沒有過渡期」,好奇特啊!平常總聽到人家在說:「現在只是一個過渡期,過了就海闊天空了。」「只要過完這個過渡時期,一切就會一帆風順了。」,甚至還有一首歌就叫過渡時期,然而這篇文章卻說「生命沒有過渡期」,仔細一看,還真有道理,文章裡頭說到了作者和他留德的老師的對話,那位老師說:「有些留德的學生因為適應教育制度的關係,在那裡一待可能就是十年。」,作者馬上就說了:「十年!那麼久啊?那不都三十幾歲了!」,這時那位老師說了一句讓我深深的陷入了思考當中的話:「就算不去,他還是會變成三十幾歲阿!」
         沒錯,時間是不等人的,就算現在不去做這件事,你依然會變老,時間是留不住的,而生命中有許多美好的時光都被當成是一種過渡時期,就這樣被遺忘,被丟棄,那些都是一種可惜,一種失去,生命也因此而缺少了某一部份很重要的路途,那些都是屬於自己的一部分,因為有那些經過,人生才完美,再怎麼忙碌,再怎麼不如意,這些都是生命,都是一段回憶,而我現在就在一個被人稱作過渡時期的階段,我突然發現自己好像錯過了很多很多屬於我自己的回憶,我回首望去,那曾經的每一部份其實都是很美麗的,回想著這些我曾認為是種過渡的時光,事實上也有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美好。
         現在的我,在每一天的開始就讓自己帶著一份好心情去享受著這沒有過渡時期的人生,我要踏實的走過每一步,仔細的體會每一秒鐘,用心去感受這世界的秩序,隨波但不逐流,讓每一秒都深刻的留在腦海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高度文明下的低感情
         現在台灣的社會可謂是高度的文明,只是在這高度的文明下,我們都失去了原有的感情。
         如今的台灣擁有高知識份子加上高科技等等,可說是高度文明的國家,只是這樣的生活中充滿了制式化的步調,而感情也變的索然無味。在生活中常有一些需要感情的是被人們忽略,像家人、朋友、寵物等,有時一些平常的問候都成為累贅,正因為缺少了關懷,面對生活中的壓力變的更加的辛苦,新聞上自殺率飆高不是沒有原因、沒有辦法的,人類的感情是互相的,當父母努力賺錢時,無意間總會忽略了孩子的心,這時一種冷漠就會蔓延,而且不斷的循環,相同的情況也發生在寵物身上,養寵物是需要時間、愛心和耐心的,一但忽略了牠,你會開始一天比一天的冷淡,最後牠就遭受棄養的命運,對牠來說是多麼殘忍且不公平的事,牠無權抱怨、無權抗議,沒有任何明文規範不可棄養寵物,沒有真正的權利,連生存的能力都被剝奪,路上被棄養的野狗,總是在翻搜希望的可能,但總是被無情的判了出局,當牠陳屍在街頭時,曾身為主人的人們可能只會以好可憐,甚至好噁心帶過,這就是人阿!在高度文明下對生命失去了感情的人阿!口號誰都會喊,但事情誰真正做了,愛誰真正給了,當初自認為真正寵愛那些寵物的人們,在棄養牠們後,是否曾感到一絲慚愧,一個生命就這樣毀了,對我們來說可能根本不會去在意,只因為那不是自己。
         看看每天在新聞上出現多少的自殺事件,我不禁想,身為人類的我們,或許有時被忽略,缺少感情的關懷,但我們畢竟有能力說出來,而那些被忽略的寵物們,卻沒有能力讓我們了解,忽略了就是忽略了,被棄養了就是被棄養了,然而牠們卻從來沒放棄過希望,相對於牠們,我們這些擁有高度智慧與文明的生物,在面對挫折時是否太懦弱了一點?在挫折中,有時或許想不開,但看看在街頭流落的小生命吧!至少,牠們仍堅持著希望。
          害怕被忽略嗎?先去關心關心身邊的人與事物吧!

    --------------------------------------我是分隔線---------------------------------------------
    糟糕!
    好像離題了!
    不管了!
    大家幫忙評論評論吧!
    感謝(鞠躬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或許漂泊



       
        感謝那一片四處漂流的雲,原來人生的態度就該像雲一樣漂泊。
        常常在新聞上看到有些人因不願分手而情殺,或是有人因思念某人而憂鬱自殺,每當獲得這樣的消息,我都不知該覺得他們是太脆弱,還是太執著,生命是如此的可貴,他們卻這樣輕易放棄,就像一匹上好的布,在織成美麗的錦繡前,就被生硬的扯斷了,豈不是一種可惜嗎?
        其實,聚散本無常,生離死別本是自然的一種規律,又何必太過於執著呢?何不像雲一樣,在相聚時,緊緊擁抱,珍惜每一刻時光;在離別時,祝福對方,然後啟程向下一個港灣;這樣,或許孤獨,或許漂泊,但卻更符合生命自然的規律。當心情不好時,就像雲一樣,大哭一場;當心情愉悅時,就像雲一樣,隨風漂流;其實,人生就該像雲一樣簡單。
         還在摸索人生的意義嗎?去看看天上的雲吧!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8-8 10:0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夜晚之思‧夜晚之師





    一夜未眠,整夜空洞的心好累,這個世界好像轉了個圈,我期待未來,卻也害怕未來。夢想總是那樣的遙不可及,再親蜜的人也會因為一點小事而分離,有時候好懷疑,自己眼前的世界倒底是真是假,總覺得自己永遠在期待有個人能了解我,但心總是落空。是期望太高?還是世間太多變?有時候覺得空洞的家,令人好害怕,我好孤單,但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有沒有一個人,一個願意真心相待的人,在等我。還是這是世界中只有我撐著傘在雨中張望?

    一片孤寂籠罩的夜,我提起筆,卻已感覺失去動力,寫不出什麼。我想少了寫作的能力,我就什麼都不是了吧?現實是殘酷的,記得自己是個怎麼也無法融入團體的獨行俠,在寫作中、歌唱中、舞蹈中、表演中找到自己的天地,但只有寫作是讓我接觸到人的,少了寫作,我就等於是無用之人。孤獨感壟罩,我只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是快樂的,但誰又知道呢?雖著歲數的增長,壓力的沉重,我已經失去靜靜一人完全的陷入幻想中的時間。有時候好想哭泣,在人群中,卻感覺更加的孤獨。有時候在黑暗中,自己天馬行空時,反而會讓那種無助的感覺消解一些。

    早晨的光如薄紗般灑落,一夜的風吹讓整個大地亂了秩序,亂了人類所認為的秩序。現在竹北的天空是霧霧的,我想在雨水的洗刷過後,應該會露出一片藍天吧!就像心在淚水洗淨過後,會有另一番新的體會吧!


    2007.8.8 上午9:57 台灣 竹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決定沉默


    已經忘記是從多久以前開始的,我對任何事物的評價都是保持沉默,或許在別人的看法中,這一點也不重要,但是在我看來,我沉默是件非常大的事情。

    升上了高中,生活在瞬間變的不一樣了,多了歡笑、多了想法,多最多的應該就屬責任吧!從原本男女合校的國中生佸,到現在只有女生的高中女校生活,女孩子們從保守、深藏心機,變的坦誠相見,或許是因為沒有了男孩子嬉皮胡鬧的阻隔吧。什麼都變了,唯一沒變的是不合時宜吵鬧聲。

    前幾天班上開始變的熱絡,也多了幾許的吵雜。這是一個好現象,卻也代表著混亂的開端。雖說覺得吵雜,我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竟意興闌珊的連一點去嚇阻這個風氣的力氣也沒有,我,選擇了沉默。

    回想起小學的時候,孤僻的我幾乎不跟人說話,下課也是獨自坐在教室中看著自己喜愛的書,班上的吵雜,我一點也不會注意到。進了國中,開始覺得該有些人的樣子了,面對班上的吵雜,從小就被爸爸教導要有正義感的我,懷著滿腔的熱血站出來請求同學們安靜,換來的不是所謂的安靜,而是一句又一句刺耳的諷刺,「愛出風頭啦!」、「你誰啊?管屁啊!」、「X的哩,老子鳥你啊!」......。沒有一句是我所預期的,男生們是大膽的直接說出來,女生們卻是在底下悄悄流傳著傷人的話語。

    該說完全失望嗎?我想我還抱著一點點的期望,只是在摔下去的瞬間,我已經跌傷了翅膀,我很害怕在次被推下那個名為絕望的谷底。這時的我或許還抱著微不足道的期望,但卻已經沒有勇氣再一次站出來,我決定沉默。

    曾經有人在被罵了之後來跟我說「你怎麼這麼自私啊?」我想知道,我真的自私嗎?我只不過是了解到多說也是無濟於事罷了,我說了,被嫌,我不說,也被嫌。自私的真的是我嗎?

    想起當初決定考非高雄區的學校時,我就想:「也好,就這樣離開這個是非地,到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去重新開始好了。」或許我還是沒有改變逃避的習慣,但是至少我知道我有重新開始的機會。

    到了現在這個地方,同樣的事情再一次的發生,我想我有權選擇沉默,儘管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沒有勇氣。

    我期望的再次回到那個充滿希望的我,只是我需要時間, 我需要支持,或許哪一天,我會回到那個對世界只有美好記憶的小女孩。


    2007.9.16 晚上9:15 竹北 月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看見夢想

    踏入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我的人生可說是才真正開始了旅程。我搭上了新的一班船,向新的目的地前進,雖然不知道會到哪去,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我正在向『夢想』這個目標前進著。

    曾經我與一同考基測的同學,努力奮發。有天我突然的問了一個問題:「你們的夢想是什麼?」。我獲得的答案卻是完全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知道 』這三個字就結束的整個問題,我不禁想,沒有目標怎麼去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朝目標前進呢?他們都沒有夢想,那又是盲目的在努力什麼呢?

    我一直到當時才了解,很多人就是為了考上父母、人們口中的好學校,才盲目的努力,拚了命的衝,卻不知道自己在衝向哪裡。我思考,我的夢想就只是以興趣為職業,寫出自己的書,唱出自己的歌,演出自己的戲,就這麼簡單,為了這個我的確努力的朝自己的目標前進。我不負眾望的搭上了光芒萬丈的船,我成功的開始了自己的人生。

    『人因夢想而偉大』,我是這麼想的,沒有夢想,未來只是一片迷霧,夢想讓霧茫茫的海面出現了一點光芒。我看見了夢想,所以我知道我的目標在那邊。你看見你的夢想了嗎?

    2007.9.26 晚上10:14 台灣 竹北  月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回味從前

    離開了昨天,我開始回味從前。

    人是貪心且不滿於現狀的,我也是如此。想起從前那些點點滴滴,湧上心頭的,是一絲絲感慨與酸澀。那些日子彷彿是一場夢,讓人感覺恍恍惚惚,似虛似實,總找不到方法證明它存在過,也找不到方法證明它不存在。

    離開了令人害怕的國中生活,我總算是回到與父母住在一起的日子。或許多一點管教,多一點嘮叨,但與父母在一起,總是可以少一點擔憂。

    想起當初,獨立是不得以的。很多事情父母不可能隨時再身邊守候,也不可能在身邊隨時為我解決。我能做的,只是學習獨立,學習堅強。

    現在看到許多住宿的同學因離開了家而感到不適應;有人徹夜難眠,在床前望著明月思故鄉;有人不思茶飯,想念的都是家中的飯香。我不曾離開家過,不在家的都是父母,但那種家的感覺卻也已隨父母的腳步離開了屋子。

    那段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學校沒有友善的同學,家中也沒有溫暖的家人,我感到茫然失措。既不想回家,也不想待在學校。面對空洞的家中,我渴望逃離;面對喧鬧的學校,我渴望消失。這就是那段時間中的我,一個找不到立足之處的小女孩。

    面對同學的不友善,我從來沒特別向父母抱怨過,他們已經夠忙了,哪來的時間管我的雜碎小事呢?

    我學會自己面對,或者說是自己逃避。我深陷在幻想的世界中,我不屬於這個世界。或許我會一直這樣現在那裡面,如果,我沒有遇到那一個人。

    曾經我是如此的自哀自怨,想像自己是父母不愛,同學不理的小孩。但是在我明白了那個人的故事後,我才知道,相較於他,我真的幸福多了。縱使有那麼多的不如意,有那麼一點的辛苦,我過的還是一個相當幸福的生活。

    因為他的出現,我稍稍從那失落中走出,也試著從幻想中脫離。同時也發現了一個更能堅定自己的是──寫作。

    其實在那之前,我就已開始寫作,但那之後,我更是瘋狂的努力寫作。當家中空洞的感覺令我感到壓迫時,我就到文具店選購一些筆記本。當我腦中突然閃過了一絲靈感,我就拿起筆記本開始寫。

    那段時間中,我在別人眼中是十足的怪胎。別人埋首苦讀,我毫不在意的繼續閒蕩,別人努力的為基測衝刺,我只為我的生命寫下一些色彩。在我看來,如果努力不是為了自己的夢想,那一切就沒有意義了。

    記得自己曾經對同學說過一句話──『一個寫歌詞的人,除了為別人寫歌,也為自己寫故事。而一個創作者,除了寫別人的故事,也為自己寫人生。』

    我一直都是這麼相信的。

    當時,我很渴望能脫離那種有些行屍走肉的生活。一切也如我所願,我離開了高雄,到新竹來展開我的高中生活。

    轉眼,一個學期已經過去。我既期待未來,卻也渴望這一刻能永遠停在那裡。朋友是如此的重要,就因為遇到了一個知心的好友,高中變的多彩多姿。

    雖然仍有不如意,雖然仍有渴望改變的地方,但是,總覺得能與朋友在一起,一切都已無所謂。再過不久,我們將面臨到分班,但是我相信我們的友誼是可以直到永遠的,我深深的相信。

    雖然我不信教,也不特別相信神的存在。但是這種種的經歷,讓我十分的感謝。既然不知道該感謝誰,那就請神當代表吧!

    我感謝上蒼讓我遇見了病患,是他讓我明白我是幸福的,我真的很愛他,也希望他能獲得幸福。我感謝上蒼讓我遇見了洛竹,是她讓我感到生活是可以如此平淡又精采的,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親愛的女兒,不管未來如何發展,她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

    感謝這一切,不枉費我來這世上走一回,感謝這一切,不枉費上蒼給我一次體驗生命的機會。人生因為如此而有意義。我會盡我的力,努力的豐富我的每一天,也會努力的用文字寫下自己最真最真的心,最美最美的夢,最好最好的故事,與自己最精采的人生。
    2008.2.24 pm.8:32 月兔 竹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如果當時沒有你

    一晃眼,一年已過去。這段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總覺得一下就過了,卻又有彷彿已經歷好多年的錯覺。當我回首,昨日的我已相當遙遠。我想,如果當時沒有你,而今的我將依然活在絕望裡;如果當時沒有你,我將依舊鎖在幻想中,永遠無法清醒。



    相遇真的是很奇怪的東西,在現實的世界中是如此,在虛擬的世界中亦是如此。還記得一開始是被你特別的暱稱所吸引。病患,是什麼樣的原因會讓一個與我年齡相近的少年選擇這樣一個詞作為自己身份的代表呢?就是這樣一個疑惑讓我走進了你的文字世界,從你的詩中,我看見的是歷經滄桑的浪人。



    當我第一次透過即時通與你交流時,我看見的是一個親切、友善的男孩。一開始,我們的話題始終圍繞在詩詞、創作上,漸漸的,我們開始分享彼此的學校、生活,甚至人生觀。從你的文字中,我看到很多我們相似的地方。相較於同年齡的人,我們都早熟許多;我們都覺得與其再這混亂的社會中付出一片赤裸的真心而被傷害,還不如裝瘋賣傻的離群索居,做一個身在紅塵的現代隱士;我們都有「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慨,而我們也都將心寄託於寫作。我一直以為我們非常的相似,我真的這麼認為,但事實告訴我,事情並不如我想像的那樣簡單。



    當時的我,因為父母在外工作,又無法在學校同學中找尋到立足點,而自暴自棄。每當我從學校回到家,最期待的就是與你談天說地。當我心情不好時,你總是願意聆聽我的每一句,並溫柔的安慰我。那時候的我幾乎是陷在絕望之中,而你就像黑暗中的燈塔,成為我的心靈支柱。我真的以為我過得很悲慘,但在我一時好奇,問起了你的家庭狀況後,我才知道我是如此的幸福。



    你說,八歲那年,你母親過世。在喪禮上,你一滴眼淚也沒有掉,從此再也不知眼淚為何物。大人們擅自將你定義為冷血的孩子,卻不知在你心中藏了多大的陰影。當你父親決定續絃時,你選擇了搬出家中,在外頭自力更生。在別人眼中,你是隻傲視天下的蒼鷹,卻不知你在面對孤寂時,也是無力抗拒。你夜夜失眠,連安眠藥也無法催你入睡。就算入睡,也總是惡夢連連。雖然這樣辛苦的生活,曾一度讓你想放棄,但你仍堅強的挺了過來。



    你說,只要還活著,就一定會有希望。重點不是別人怎麼看你,而是自己怎麼定義自己,自己怎麼找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去走。我們可以不在乎別人的話語、目光與想法,但不能不在乎自己的想法,也不能因此迷失了自己所堅持的信念。



    那時候,你彷彿為我推開了生命的另一道門。霎時間,我突然明白我是多麼的幸福。當我還在為一些微不足道的不如意自怨自艾時,你已經在面對人生的大問題了,而你卻始終守在我身邊聆聽我的抱怨。你帶著我學會去看每件事情好的一面,你教我怎麼用平常心去面對每件事。如果當時沒有你,我真的就只是一隻充滿絕望的井底之蛙。



    從我們因生活忙碌而無法像當初那樣閒話家常,到無法聯絡對方,再到現在,也有一年了。我還清楚的記得你的每一句話,我很清楚,如果當時沒有你,如果當時不是你,我永遠不會學會感謝,也不會學會放手。我好想親口告訴你,我已經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了,那就是文學這條路。當初是這條路讓我遇見了你,而之後是你堅定了我走這條路的心。我相信就算音訊全無,就算時光飛逝,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再相會,就在這條文學的路上。



    如果當時不是我,就不會好奇的想認識你;如果當時不是你,就不會為我推開那扇名為成長的門。如果當時沒有你,我的生命將因此不同,我將不會懂得怎麼長大,也不懂的感謝與諒解;如果當時沒有我,你的生活是否也會因此而不同呢?



    作者後記:這篇是老師出的作文,以這次學測題目『如果當時......』做為我們的作文題目。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發揮的題目,因為馬上就想到我要寫什麼了。(被打)其實真的有很多話想對病患說,但是每次想寫,我都寫不下手,這次總算是寫下來了,其中有些部份,並不是真的,反而是在他離開後,我從他身上獲得的啟示。而這些想法都是我想送給他的。我好想告訴他,我真的好愛他,也真的好擔心他,我所希望的,只是知道他好不好。最後感謝各位看完這篇一個女孩子的青澀心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那山,那雨,那美景

    天飄著雨,山圍繞著朦朧的嵐氣,這煙雨濛濛的美景,何嘗不是上天最美的賞賜呢?



    除夕剛才過,爸爸就藉著回高雄的藉口,帶著全家匆匆的離開了他從小生長的家。不是父親不戀家,只是那沉重的氣氛任誰都無法安然的待下。

    上了高速公路,本打算一路開回高雄,只是沒料到,路上竟滿滿都是車子,堵塞得根本快不起來。不願用四十公里的速度慢慢開回高雄,爸爸決定先回竹北一趟。

    路上的車子如疏密波般,時多時少,車速也跟著時快時慢。看著車窗外的景,晃過去的,全是翠綠與灰濛。細雨之中,山佇立著。灰濛濛的天空,伴隨著絲絲的霧氣,而翠綠的山野,完全不會打亂這一片平靜的感覺,反而格外的和諧。這才是自然,我想。



    有多久沒有這樣仔細的看著自然的景了?我已忘記。但是看著雨中的山,如穿著薄紗的古典美女,被嵐氣圍繞著,那種感覺,是說不出的舒服。

    我們還有多少的時間能看著這樣的大自然?而還有多少的地方擁有這樣的山野?大自然的環境一直在順應著人類的變化,那默默承受一切的大自然就像被欺負的小媳婦,縱使有許多的怨言也說不出口。但是再怎麼承受,也總會有一個極限,破了這個極限,表面的和諧就要開始全盤崩壞了。



    那朦朧的美景,令我不禁想起了家中種種的情況。



    小時候的我對於回家過年的印象一直都是熱鬧無比與喜氣洋洋,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與一些重大的事變後,我漸漸察覺到那美麗表面下的破碎。

    我記性不大好,對過去的事情一直都不是記得很清楚。對於過年的印象,就是吃飯、看卡通、拿紅包,這些事情做起來都相當的熱鬧且快樂,怎麼說都跟沉悶扯不上關係。



    然而當事情接踵而來,一個個裂縫開始浮現。一切是從小叔過世開始的。面對親兄弟的意外過世,父親卻好像不大願意去參加喪禮。在奶奶的三催四請下,父親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去了。

    我與小叔本來便不是挺熟的,他也不是每年過年都會出現,這更難對他有什麼深刻的了解。對他的印象也就只有那滿身名牌,與他來時匆匆,吃完飯又匆匆離去的身影。



    俗話說:「親兄弟,明算帳。」,遇上錢,就連親兄弟也是馬虎不得。

    事後父親才告訴我,多年前那場恩怨。小叔曾騙了父親一百多萬,卻打死不承認。一向事事求和平解決的爺爺拿了十五萬給爸爸,卻告訴他是叔叔給的,父親雖知情,卻也沒戳穿這個善意的謊言。只是此後,父親再也不相信什麼兄弟情誼。

    「他一直到死去都沒有承認過他是錯的。」,父親這麼說,「其實那錢被騙了就被騙了,我要的不過是他承認他錯了,道個歉,一切也就過了。」

    説來也是,一個道歉難道還不能讓父親這樣的明理人消氣嗎?他為什麼不願道歉?左思右想,我始終不得其中的原因。



    令人奇怪的是,奶奶總責怪父親不知讓步,卻從來沒責怪過小叔騙了父親的錢。她三個兒子中,大兒子她疼,三兒子她也疼,偏偏就這二兒子不給她疼,也難怪她會自然而然的習慣性偏袒她心愛的大兒子與三兒子。

    奶奶是個專制的女人,總是喜歡指使人做事,所有的事也都得照她說的做,她說你不會,你就是不會。她的大兒子與三兒子也就都心甘情願的給這老母親服侍,偏偏我父親是個不喜歡事事聽令於別人,也不覺得自己該讓母親還像是照顧年幼無知的小兒般照顧的人。

    既然父親動不得,奶奶就把矛頭轉到爺爺跟媽媽身上。身為媳婦,媽媽也只能忍氣吞聲,在無理的要求與責罵她都默默吞下了。父親看不下,也不能多說什麼,只能繼續堅持他的理念。



    在小叔過世後沒多久,伯父與伯母就離婚了。

    我這伯父,說來沒什麼了不起,沒什麼特長,就一張嘴說的比人家快。他生性風流,都五十多歲的人了,還總喜歡炫耀自己在健身房中,什麼樣美麗的年輕小姐來搭訕。

    父親聽了總要搖搖頭,「他說的比唱的好聽,都是有家的人了,還沒事自己出去找樂子。錢沒賺幾個,花得卻比誰都兇。」

    伯父是個享樂主義的人,伯母也沒好到哪裡去。

    伯母是個酒家女出身的人,並不是說酒家女出身就一定是壞的,但她什麼都要日本進口的,每隔一些日子還都要去日本玩上一趟。

    他們倆花錢如水,卻賺不了幾個錢。什麼工作都要給人家挑剃,總是再嫌棄別人不好,卻從來不曾反省過自己。

    兩人欠下了許多的錢,也不曾想過要如何解決。伯父總是一回家就向自己的父母要錢,疼孩子的奶奶也總會答應。爺爺沒辦法,也就乖乖的將錢拿出來,還要怕父親說話,只好也拿了些錢給父親。父親不好拒絕,所以都默默的收下。



    伯父伯母這一離婚可好了,一下子鬧得全家上下不得安寧。

    伯父伯母為了小堂妹的監護權,兩個人吵翻天,爺爺奶奶也都沒法子,只能任他們吵個沒完沒了。本來住在高雄的我們,是不會受牽連的,誰知伯母竟帶著小堂妹下來,一下子連戶籍都遷到我們家來,就把小堂妹先暫時放在我們家中。



    孩子是無辜的。這句話誰都會說,但用在我伯父的嘴裡,怎麼聽都不搭調。



    堂妹來後的幾個月,事情發生了。

    那天下課時間,堂妹與同學爭先恐後的衝向了學校的遊樂場。她搶上了其中一項設施,誰知竟然有人從後面抱住了她的腳,堂妹正面向下摔了下去。這一撞可不得了,額頭開了花,學校趕緊叫了救護車,送去醫院治療。

    當母親打電話通知伯母時,伯母第一個反應聽了就令人咋舌,「有沒有保險理賠?」,她是這麼問的。



    這件事發生後,堂妹就被伯母帶回台北,說是跟伯父做最後一次的談判。這次伯父直接把監護權交給了伯母,原因竟是那一句可笑的話──「孩子是無辜的。」

    我多麼想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伯母要的只是錢,伯父要的只是圖個輕鬆。之前所有的爭取,為的不過是顯示自己是有責任感的,但他一句話就放手不管,我實在是不敢想像堂妹的未來會是怎麼樣。



    事情結束,爺爺奶奶對這個小堂妹還念念不忘,畢竟是從小就開始帶著,比起我跟弟弟這兩個一年才回來一次的孫子比起來,重要多了。特別是奶奶,總喜歡拿小堂妹來跟我們姊弟倆比較。一天到晚就是庭庭這個好,庭庭那個好。總是氣得弟弟拒絕再跟她答腔。

    有時候,我很想回問一句,妳仔細看過庭庭的背影了嗎?不過是個八歲的小女孩,竟已學會在爺爺奶奶面前裝優雅,學會在爸爸媽媽面前裝得跟個已長大的大小姐一樣。她的童年呢?小孩子該有的天真呢?為何她只有面對我們時,才會露出小孩子特有的天真,在面對其他人時,卻又穿起了那成熟的偽裝,將自己藏得密不透風呢?

    我還深刻的記得她最後離開的那個背影,那是個小女孩的背影,卻有著已經歷了滄桑的寂寞。那個背影如同一個精緻的雕刻,細緻、深刻的刻在我的腦海之中。



    為了這事情,父親跟伯父又一次的翻出了之前種種的舊帳,大夥深入的算了一遍。鬧翻了,這次是真的鬧翻了,兩人見了面,也不說話,就如同陌生人似的。爺爺也不再勸爸爸,反而是與父親把許多話直接講明白。他們倆常獨自長談,這也才把多年來藏在心中的事都說了出來。

    伯父依舊是不斷的換工作與向奶奶要錢,奶奶依舊是對爺爺跟媽媽頤指氣使,爺爺跟媽媽也依舊是默默接受。姑姑依然是個旁觀者,不介入也不表態。爸爸依舊堅持著自己的理念,不斷的對奶奶無理的專制作反抗。我卻從一個旁觀者站向了父親,一同反抗奶奶變本加厲的專制。有時候還真羨慕弟弟依舊毫無煩惱,現在的他還感覺不到那股令人抗拒的沉悶。



    這次過年,就如同前幾年,整個氣氛就是沉重。



    在我反抗了奶奶的無理要求之後,媽媽對我笑了笑,「妳被奶奶列入黑名單囉。」

    「無所謂。」我是這麼回答的。

    事後,父親告訴我,「妳要反抗妳奶奶我是不反對,只是別期望妳媽媽能這麼做。」

    是的,媽媽是媳婦,只能忍氣吞聲的任她欺負。既然媽媽不能反抗,那我反抗好了。



    其實這個家本來可以不變成這樣的,只是人總是有一些奇怪的欲望。如果小叔認了錯,那我們可以少一份沉悶。如果大伯能認錯,我們可以過一個快樂一點的新年。這些曾經都是做得到的,現在或許可以,但或許已經太晚。我們還能挽回什麼?還有什麼是值得爭論的?還有什麼是值得計較的呢?

    轉眼,多年已經過去,這個家從一片和樂融融,變成了今天這支離破碎的樣子。我看見的不是瞬間發生的事,而是多年來慢慢累積的恩怨,在一個小小的敲擊下整個引爆出來。

    我很想問父親一句,這麼多年來倒底值不值得?

    塞在車陣中,父親說:「其實能夠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那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事了。只是這個家中,有人不願為家早想,事到如今,還能說什麼?我顧好我自己現在的家庭,我想也只能這樣了。」

    再說什麼也沒有用,這就是結果,只能期待它不再繼續崩壞,默默的守著它,卻什麼也不能做。



    看窗外,依舊是濛濛的細雨。

    其實老天自有定數,該發生的終究會發生。我們人類一直在跟自然索求事物,然而我們卻從沒想過,其實每一天,我們所見的自然,都是上天給予我們最好的禮物。

    或許這天的山,這天的雨,這天的美景,都是在告訴我們,該放下一些要求,默默的享受相聚的時光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9-23 22:06 , Processed in 0.069899 second(s), 3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