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冰火交織

[複製連結] 檢視: 949|回覆: 1

    眼前的景象就像是霧一般。

     「姐姐……?」
 
  「……對不起……我明明都知道……明明都看在眼裡的……」
  
  「……什麼?」
  
  「但是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不……也許是我不敢面對這一切……」
  
  「……咦?」
 
  「……對不起……對不起。」
  
  「……!!我知道了……二姐。」
  
  「…妳想做什麼?」
  
  「……要說有力量改變什麼的,那一定是二姐妳。所以,我必須做些什麼。」
  
  「……等…等一下!!」
  
  「再見了,二姐,成為妳的妹妹……我真的……很幸福。」
 
  「冰顃!!!」
  
  

  *時間-櫻咲十一年。
  
  
  「……呼……呼…。」黑暗的空間裡,迴盪著女子止不住的喘息聲,以及……濃厚的血腥味。
  
  隱約可見一名女子跪坐在地,單薄的身子正微微的顫抖著。
  
  「我……我是……雪緋…雪緋‧凜……。」雖然女子喘息聲稍歇,但是從破碎不成句子的話語看的出女子慌亂的想要確認什麼。
  
  女子有著一頭長髮和即使在這樣昏暗的地方也依舊閃著銀藍光芒的眼眸,一身雪白的和式裝扮濺滿了紅色的液體。
  
  滿室鮮血映照在她眸裡。而她緩緩抬起沾滿鮮血止不住顫抖的雙手,盯著片刻後,用力握緊好像想要藉此平復心中的激動。
  
  「為什麼……?我該怎麼做……?」好不容易她止住了顫抖。
  
  「櫻和夢……不……現在……還不行。」她喃喃的說著依舊破碎的話語,有點吃力的起了身。
  
  「我要……藏住自己……。」話音剛落,她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中。
  
  
  「……怎麼辦?那個人……她是……。」
 
  「先回去……今天看到的事誰都不能說……知道嗎?」
  兩個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像是入口的地方。
  
  

  沒多久,另一個身影出現在入口處。
  
  雖然背著光,但從輪廓判斷約是個妙齡女子。
 
  女子緩緩走進內,最後停在剛剛白衣女子-雪緋所跪坐的地方。
  
  眼前只見一片怵目驚心的紅,而女子的跟前倒臥了一個人。從延續的血跡看來,這麼大量的出血應該是來自這個人吧?
 
  女子並沒有低身去察看眼前的人是生是死,畢竟,從出血量可想而知,女子跟前的人就算大難不死,也只是苟延殘喘罷了。
 
  「……妳……我認得妳……高貴……的櫻之姬……。」靠!倒臥的人真的出聲了。
  
  然後女子蹲下身,「沒想到,你居然還活著。」她看著眼前的人,好像是在對他說話,但從失焦的眼眸看的出她是在對自己說話。
 
  「這裡……不……不是……咳…妳……該來的……地方…咳咳!」對方看來也沒有與女子對話的意思,硬是要說話反倒讓他又咳了幾口血出來。
  
  那麼,我應該在哪裡?在我失去了雪和夢之後……。女子心想,低眸遮去閃爍的眼神。
  
  「……妳……。」得不到回應的對方出聲了。
  
  卻又馬上被打斷。「既然……你還沒死。」女子幽幽的說著,身邊開始聚起粉紅色的光芒。
  
  「殺了我吧……。」這是我欠"她"的。對方認命的說。
  
  「……我不能……讓雪的手染上鮮血,卻也不能讓你留在這裡。」女子起身,開口說出的話沒有任何感情。而粉紅色的光也越來越強烈,已經包圍住她跟前的人。
  
  「什……麼?」他昏了過去。
  
  在確定了眼前的人不會醒過來之後,粉紅色光芒便開始集中在他的傷口上。很快的,那道深及致命的傷口,居然淡到連疤痕都看不見了。
  
  「我以形成之櫻的意志,要求打開時空之門。」明明沒有人,女子卻對著空氣說話。
  
  奇怪的是,真的有人回話。
   
  「陛下。」隨著聲音,女子的身側出現了兩道門,而門前站著兩名女子,她們低著頭,等待著她們稱呼為陛下的女子下一步動作。
  
  「把這個人送到零之間去。」女子輕聲說。
  
  其中一名女子驚訝的抬了起頭。
  
  「是。」而另一名女子很快的做了回應之後,兩名女子互相使了眼色,原本的兩道門居然在發出了奇異的光芒後,合而為一,變成了一道比原先還大的門。
 
  門上沒有多餘的裝飾,但是莊嚴的氣勢令人不顫而慄,而門中央有著三個方塊,像是號碼牌,因為正好排的是"000",看來,這就是零之間了。
 
  門緩緩的開了,裡面是伸手不見五指,如黑洞般深邃,而在女子的意志之下,人被丟進內後,門便又緩緩的關上,消失在黑暗中。
 
  而女子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這一切流程,直到門消失後才對一直在一旁等候的兩名女子說,「回去吧。」
  
  「是。」同一名女子應聲後,像是在回應她一般,一道門從黑暗中浮現,緩緩開起。
  
  然後三名女子的身影消失在門內後,門又緩緩關上……消失不見。
  

  
  一個鬼鬼祟祟的影子,出現在入口處。當他進到裡面後,被整面的紅給震懾住。久久說不出話來。
  
  當他稍微恢復了一點思考能力時,他回想起…。
  
  「剛剛……進來的是火焰之姬……是那個女人!」他目光變的凶狠,眼神像是決定了些什麼。
  
  下一秒,他轉身走出,不發一語地。
  

[ 本文最後由 凝玥 於 07-1-19 04:0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相逢

  隨著一陣冷風,雪緋的身影落在某棟大樓的頂端。

  不過是"跳躍空間",居然就能讓我喘不過氣?雪緋微微的喘著氣,因為消耗了大量的魔力,讓她臉色更加蒼白。

  這裡,就是人界。是"他"在的世界。好不容易止住了喘息,雪緋低眸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
  眼神一轉,像是鎖定了什麼目標一樣。

  
  「我說,你不覺得好像變冷了嗎?」一群人中,走在前頭的男孩回頭對著身後的另一個男孩說道。

  「嗯?有嗎?」被問到的男孩像是無所覺般。

  「你問錯人了啦!他是邵洵亞耶!那個連到10度都可以面不改色穿一件衣服的怪人耶!」跟在被稱作怪人的邵洵亞身邊的女孩搶答道。

  「喔,也對。」前頭的男孩名叫謝維衡。「聽說你以前住在山上嘛,洵亞。難怪比較不怕冷。」

  「洵亞你以前住在山上喔?那不是什麼都沒有嗎?」
  
  「還好,習慣就好了。」提到自己的過去,邵洵亞有些不自在。

  「是嗎。」稍微知道洵亞過去的謝維衡看出他的不自在,聰明的不多提。「我想看一下這家店耶!」

  一群人鬧哄哄的轉移了目標。


  而邵洵亞不自覺的想起了那段過去。那段消失了十天的記憶。

  沒錯,洵亞在山上的時候曾經失蹤了十天。那十天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當事人的他當年才六歲,無法回答任何問題。

  其實他自己也記不清發生了什麼事,隱約只記得有個女孩,片斷的記憶中反覆出現的只有雪。

  唯一能夠讓他確認這件事有發生過的,只有他臂上淡淡的雪花印記。

  而從此之後,洵亞就比一般人來的不怕冷,但是他還是感覺的到溫度的變化。

  就像剛剛,其實他有發現一陣不自然的冷風,但是更令他在意的是臂上的雪花印記居然微微的在發燙。


  「洵亞?你在發什麼呆阿!?」看他呆住的謝維衡出聲喚他。

  「呃,沒什麼。我們走吧!」不自覺撫上臂上印記的洵亞走向前,帶頭的變成他了。


  終於,找到你了。

  「什麼?」邵洵亞猛一回頭,卻看到一臉莫名的眾人。

  「什麼"什麼"?怎麼了阿,洵亞?」

  「……不,沒什麼。」是我聽錯了嗎?

  
  「終於,找到你了。亞。」

  其他人只感覺到一陣冷風襲來。下一秒,在洵亞面前出現了一個女孩。

  女孩慢慢走向洵亞,腳步有些凌亂。她緩緩伸出手,在碰到洵亞,腳步絆了一下,跌進洵亞懷裡時,失去意識昏了過去。

  「洵亞?她是?」維衡看著眼前可說是奇裝異服的女孩。
  一襲白色和式裝扮,銀白色的長髮,白皙的不自然的肌膚,姣好的面貌。重點是她還昏了過去。

  只見洵亞突然瞪大眼睛,然後緊抱住懷中的女孩。
  「我的……雪姬。」
  他臂上的印記燙的炙人。
  

[ 本文最後由 凝玥 於 07-1-19 04:1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3:26 , Processed in 3.064786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