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solonin

【長篇小說】 宿覺(武俠)完

[複製連結] 檢視: 2710|回覆: 12

《接上文》   

《《吼吼吼吼嗚嗚嗚嗚嗚!!》》



    理智全失的何罪天,見何步悔倒於地面動也不動,吼聲瘋狂長嘯於天,狂暴中高舉右

手再瓚一掌劈向何步悔,眼見巨大掌氣欲將何步悔噬滅,忽見何步悔背上包袱顫動,一

道銳利白光破繭而出,一股狠辣之氣直逼掌氣。



    轟然一聲巨響,登時飛沙走石,天撼地動。



    何罪天所發的致命掌氣,竟完全被化解了!



    一柄拗黑沉重的鋼刀,反插於地,擋在何步悔身前嗡嗡作響。



    其刀之後有卻一黑影慢慢浮現,是何步悔!!他竟然站了起來!



    搖晃著身子緩緩站起,左手沫去嘴角上的血痕,右手抽起面前的那把黑刀,失神似的

雙眼牢牢的盯著面前的何罪天。



    「我絕不再心存婦人之仁,我要殺了你……」血痕淋漓的身子,運起全身僅存之

力,右手持刀翻上,揮砍兩個萍花,左手隨即併握刀柄,雙手橫刀於身前,催動內力

灌於刀,瞬間一股宏大的黑色氣流佈滿何步悔週身。



    待刀氣盡發,何步悔凌空躍起,雙手握刀高舉,居高臨下,此時的何步悔內力搏命盡

洩,腦中無暇多想,一段兒時回憶卻隱約浮現於腦海之中……


※※※※※※※※※※※※※※※※※※※※※※※※※※※※※※※※※※※※※※


    『師父,這兒是哪?』


    『這兒是你爹的墓地,你不是一直很想看你爹爹一面嗎?』


    『我爹爹為什麼會死呢?』


    『你爹爹是個武功蓋世的大英雄,他是為了保護天下人的生命,跟妖魔決鬥而遭受不

幸的。』


    『那我娘呢?她在哪兒?』


    『你娘他…悔兒,你現在還太小,這事以後等你長大,師父會慢慢說給你明白的…』


    『是!我會努力長大的,師父您可不能騙我!!』


※※※※※※※※※※※※※※※※※※※※※※※※※※※※※※※※※※※※※※


    『悔兒,你過來。』


    『是,弗師叔。』


    『這是你爹的遺物,你收著吧。』


    『刀?!』


    『嗯!這刀名喚《冥痕》,是把罕世的神兵利器,你爹生前是一名頂尖的刀客,這刀

當年幫助你爹斬殺了很多邪魔外道。』


    『我懂了,前些日子師叔您要我勤練刀法,就是要我繼承我爹的遺願?!』


    『不錯,悔兒,你必須切記,所謂的正義,必須以大環境為正,而不是自我,好好勤

練我昨日授你的那套刀招,這刀招是你爹當年斬殺邪魔的成名絕技,內力若無到清厚的

境界,千萬不可隨意使之,否則會因內力不繼氣空而亡。』


    『是,姪兒定牢記於心。』


※※※※※※※※※※※※※※※※※※※※※※※※※※※※※※※※※※※※※※


    《我爹是個武功蓋世的大英雄,無論多強的邪魔外道,爹也是毫不留情誅殺,這是我

自小對爹的印象,既使當我已得知爹最終是被娘殺害的……我仍如此的響往爹的英雄豪

氣,且深信不疑……》


※※※※※※※※※※※※※※※※※※※※※※※※※※※※※※※※※※※※※※



    何步悔雙手舉刀由左至右於空劃了一圓,刀尖指向何罪天,泛著淚水仰天長嘯:「看

清楚!這是爹留給我來殺你的刀招!『刀神怒天』!」



    何步悔與手上的冥痕刀,化作一股強大的刀光,一道蘊含著殺氣、刀氣、正氣之巨型

刀光,破嵐毀地般直撲何罪天!



    同一時間,何罪天雙掌舉天,右掌爆出熾熱巨火,左掌散發冰凍寒氣,雙掌一合,一

股異樣之氣由雙掌掌緣竄開,在冰火雙掌交合之際,冰火兩極端因強迫融合,而使之產

生一股強大抗拒力反衝何罪天內腑,使之全身經脈逆流,全身痛苦難當,硬咬牙唸咒之

際,一陣痛楚,再度勾起他長年揮之不去的一場惡夢……


※※※※※※※※※※※※※※※※※※※※※※※※※※※※※※※※※※※※※※


    『咦?大師伯,你怎麼再哭呢?』


    『大師伯,你的手上怎麼都是血?』


    『啊!娘!你怎麼死了?!大師伯!為什麼?!為什麼要殺了我娘?!』


    『啊!大師伯、二師伯三師伯,你們怎麼都全身是血躺在地上?!是誰殺了你們?!

咦?!我…我的雙手怎麼都是鮮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又是妳!妳想幹什麼?!妳究竟想幹什麼?!』


    『妳到底是誰?!究竟你想佔據我的身體到什麼時候?!』


    『不!…不要!……妳…妳竟然這麼做!!……妳是惡魔……妳是惡魔!!』


    『妳…你說什麼?!……你是我娘?!……也是我自己……?!』


    『我絕不承認這種荒唐事!……妳絕不是我娘!……妳也絕對不是我!』


    『哈哈哈……嗚嗚…啊……好痛苦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恨?!我能沒有恨嗎?!無法置信的荒謬真相,難以忍受的分裂痛苦,是我非我的

殘忍煎熬,自我毀滅的淒冷孤單!……毀滅,真能使一切皆回復成「無」嗎?!……》


※※※※※※※※※※※※※※※※※※※※※※※※※※※※※※※※※※※※※※



    強忍即將崩潰身軀,何罪天週身爆起青藍色的異樣火光,詭異且強大的冰涼火焰,欲

將何罪天整個吞噬之時,只見何罪天雙掌前伸,銳利的雙眼忽地流出紅色的血淚,口中

喃喃自語:「如果一切若能重來,我希望……我希望……」言中,左掌疊於右掌之背,

流著血淚仰天長嘯:「『倒逆亟‧兩極散‧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何罪天化於強大的青藍色冰火之中,一道蘊含著恨意、悔意、邪意之冰火之光破天劃

空般直撲何步悔!



    殘瓦漸漸消逝於巨大風壓之下,淒夜已被利風劃下無數天痕。



    寂靜,已遭天之吼肆無忌憚完全崩壞。



    盤雲鎮,毀之,已不復存。



    實景幻想皆成無,鎮無,風無,人亦無。



    難道,悲哀就此終結嗎?難道真的已是什麼都「無」了嗎?!



    武華鎮風華寺---天義會會議處



    「!!」


    「方才似乎有些怪異聲響,蕭師弟,你有聽到嗎?」晉揚天似聽到什麼,望著漫夜天

際,口裡尋問著在旁的蕭燕曲。



    「我沒聽到甚麼啊……」蕭燕曲勸言道:「師兄,夜已深,幫會的弟兄們也皆散去,

我瞧你還是進去歇會兒吧,這些日子你太過操勞,就是鐵打的身子,也不能如此硬

啊……」



    晉揚天嘆道:「悔兒正為我的性命去赴會,此行是福是禍尚未分明,在這節骨眼上,

我怎能自行貪懶?!」



    蕭燕曲道:「師兄寬心,至此還未發生異變,表示『氣』命珠尚安好如初,既是如

此,想必悔兒想必也安全才是,我相信悔兒的能力,或許悔兒此刻已成功奪回命珠,正

趕回來也未可知。」



    晉揚天道:「但願如此。」



    蕭燕曲勸言晉揚天稍作歇息,調養身子,晉揚天違拗不過,只得允諾,回房後卻是輾

轉難眠,只得起身,在臥室中放酒而飲。



    夜空中忽來一道閃光,從晉揚天房窗劃過,晉揚天大奇,急出房觀看,只見房門前的

地上似有小物,仔細一瞧,卻硬是吃了一驚。


    「是『氣』命珠!!」晉揚天拾起地上命珠尋思:「命珠怎會在此?難道是剛剛的閃

光?嗯!是了,命珠是定被悔兒取得後,以遁甲之術送回來的,咦,悔兒呢?」



    晉揚天只道何步悔安全歸返,四處張望,急尋何步悔身影,卻是不見任何蹤影。

在急尋之餘,卻見到地上似有另一微泛紅光之小物。



    「這是…我們天義會會幟!」晉揚天心中大惑:「這卻是怎麼回事?悔兒此行究竟如

何?誰勝誰敗?這命珠想當然定是悔兒傳還予我,那悔兒現下人呢?這天義會會幟又是

何意呢?不對,悔兒今早才剛與我相認,身上並沒有天義會會幟,難……難道是他?!……不…絕不可能!」



    晉揚天萬思不解,然而心中一股莫名的悲傷,卻使之流淚,晉揚天卻也只能愣愣的盯

著手中的『氣』命珠,與天義會會幟而不發一語,良久……良久……



宿覺 第一部 完

[ 本文最後由 solonin 於 07-7-10 05:4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後記>>

首先向各位致歉!!



    此小說我托的太久,除了因為現實環境的原因外,完結篇令人頭疼才是事實,畢竟這

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小說,當初再作故事架構之時,原先所想的故事結局不下數十種,在

此也感謝幫助我的朋友,有你們的建言予構思討論,我才有辦法將這篇小說完成,多謝

你們!!



    故事中人物「何罪天」與「何步悔」分別採在兩個極端的角度作為故事的開端,一正

一邪彼此對決,是尋常小說中都看的到的老掉牙故事,所以我力求兩者之前的思想情緒

表現,盡量再兩者之間描繪出相似與相斥的微妙關係,但由於文筆不好,似乎越描越

黑,劃虎不成反類犬,就請讀者包涵,哈哈……



    究竟是何步悔的斷情?還是何罪天的悔悟?


    這是我在小說中留下的最大伏筆,也自認為這是最好的結局,對我來說,撲朔迷離的小說才是最令人著迷的,不是嗎^_^

    留點空間給各個讀者去想像,至於誰勝誰敗,似乎也並不是這麼重要了,對吧。



    「寫小說是一種情感抒發」這是我最近得到的一個啟發,在某種層面的心理來說,我

是有病的,也曾經尋求過各種的抒發方式,我早期曾畫過漫畫、玩過音樂、組過樂團、

寫過短文、作曲填詞、等到現在的小說,也都只是奢求滿足情感釋放的慾望,生活再壓

力繁重的現實社會下,我想這至少能替我尋回一絲的自我,故事中的兩個主角些許部分

是容入自己本身的感情去寫,對我來說,何步悔與何罪天其實是同一個人,這也是一種

自我描寫方式。



  最後,仍是感謝各位對我的鼓勵,許多朋友一見面就向我催稿,真的很感謝你們,也

許今後我不再寫小說,也不再玩音樂,但對我來說,我們的友情卻是得以長存。

謝謝各位。


p.s 特別銘謝鐵之狂傲遊戲網-文學版各位大大給我鼓勵與指教。


承哲
2003/11/5 AM02:45 初筆
2007/7/9   AM:00:28 貼文


[ 本文最後由 solonin 於 07-7-10 05:4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附錄:人物肖像圖
何     罪     天
韓     子     岳
晉     揚     天
翡     華


[ 本文最後由 solonin 於 07-7-10 05:3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56 , Processed in 3.084393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