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末日巨獸

【長篇小說】 <End Force>

[複製連結] 檢視: 2113|回覆: 12


 
夜寒中彷彿不存在的都城,莫斯科河上積著層冰雪,今年沒有異常的暖冬,四處聳立著暖氣廠的煙管,從遠處看,好似被吸入口的黑色長樓。在市中心隨意的轉身,都能瞧見克林姆林宮的旗幟。街道上除了窩在一起,喝著伏特加的流浪漢,便沒有其他人。
 
 
克拉斯那盧日斯基大橋上,一部車正用著微弱的燈光,映照著三名穿著大衣的男子。車的前方站立著兩人,一人挺拔威武,披著厚重的外套更顯得壯大,臉則深埋在大盤帽中,套著粗黑手套的手正拿著把槍。
 
 
另一名卻顯得肥胖而矮,有著絡腮鬍與翹起的鬚子,兩眼放光的緊盯著剩下的那名男子。那名男子裹著長西裝,頭戴著偵探小說慣有的帽子,一根香煙在風中似明似滅,下巴留著鬍渣,臉型剛稜粗壯,精明的眼眸散發著不詳。
 
 
矮壯的漢子問道:「那東西?」。男人深吸口菸,對著他們吹了一氣回道:「到手了。」。
 
 
「那麼東西交給我,交易便算成了。」矮壯的漢子沉聲說道。男子漫不經心的回話:「先看看這個吧。」他將手伸入口袋。這舉止很快引起那名高個子的警戒,他將槍口對著男子,紅外線的紅點在男子頭上閃爍著。
 
 
男子冷笑道:「不愧是FSB,速度夠快。」他從口袋拿出樣東西,扔向矮壯漢子的腳邊,高個蹲下身將那東西撿起,手卻仍能精確瞄準著男子的眉心,高個子看了會,檢查完畢才交給矮漢。
 
 
是張相片,漢子瞧過會後說道:「是他們嗎?」男子回道:「聰明,看來合作的傢伙不是個笨蛋。」話方說完,高個子就不滿的怒喝:「你哪門的狂徒,身為落魄的中國犯人,對上校一點尊敬也沒有?」
 
 
男子滿不在乎的道:「我並不是什麼紅潮下的棋子,我是名生意人。」說完又逕自再點一個菸抽。「你.....」高個子還未及說完話,就被矮漢檔了下來。
 
 
「看來你有份好東西?」矮漢問道。「EAST FORCE,擁有超出世界平均水平三十年的科技水準,掌握烏拉山、紅海以東、俄羅斯以南所有的政經實權,控制著世界百分之三十的財富,屏障整個東方世界的大型武裝集團。」矮漢繼續說道。
 
 
「與西方世界分庭抗禮的就是這些傢伙嗎?」高個子吃驚的問道,「意思就是說,照片上的人與他們有很大的關係?上帝呀!這可讓我們挖到寶啦。」高個子從吃驚轉為狂喜的叫著。
 
 
「情報。出多少?」矮漢鎮定的看著男子。「果然客套話也捨不得說兩句。」男子舔下嘴唇後續道,似乎已想好價碼。「五百萬美金。」男子說道。
 
 
矮漢面露難色,但隨即收起斂容,沉聲道︰「好,FSB捨得花這筆錢」。「豪邁,我欣賞。」說完,男子便從胸前取出張光碟,順著地板將它滑過。「密碼等錢匯入我帳戶後便會交給你們。」
 
 
「那便好。但尚有件東西,你還沒交給我。」矮漢說道。男子只是拉著帽子冷哼幾聲,便走向前將一匝小盒交給矮漢,並道︰「平凡人玩這種東西不過自討苦吃」
 
 
「斯拉夫人生來就非凡種。」矮漢回道。
 
 
「民族優越論?果然是群老古董。但我還是奉勸你們,別天真的想跟他們作對,必要時就回自個老家搬救兵吧!」男子說完,便轉身走遠,兩名俄羅斯人盯著他直到那身影消失在夜中。
 
 
「娘的。下次再讓我碰上,定槍斃他的頭。」高個子氣憤的說。「呵,到時那幾顆金屬丸子你還是留著自殺用吧。」說完,矮漢便坐上車。
 
 
兩人乘著車離去後,矮漢在後座撫弄著小盒,笑著說︰「呵,誰說我們只能玩弄科技,未知的事物我們也操作得起。」
 
 
「嗯!?」突然盒子開始劇烈抖動,矮漢使盡力氣想要止住,但奈何根本無法抓牢,盒子就在他的手忙腳亂中掉下,蓋子半邊大開。矮漢緊張的發抖,伸手想撿起盒子時,幾聲低吼從裡頭傳出。
 
 
矮漢大感不妙,忽然一雙透明的手從盒中伸出,抓住他的身體,直接扯成兩半,血液與內臟混雜著噴灑在車內。高個子聞聲後連忙回頭,只見一隻手掌已舖天蓋世的襲上前額,用力一握,瞬間頭部被整個捏碎,兩顆眼珠受壓彈到窗外。車開始失控的橫衝直撞,撞上山壁後翻了數圈,便掉入山谷,熊熊火光從中竄出,伴隨著劇烈爆炸。
 
 
「早說過你們玩不起。」百公尺外,那名男子冷笑著。遠邊的天際傳來沈重的懸翼聲,一架直昇機飛抵事故現場,它們對著中心點來回盤繞。「效率還不賴。」男子看著說道。
 
 
「這裡是斯拉夫一號,到達目標現場,但煙塵太大,無法確認是否有生還者。」直昇機駕駛說道。


「任務放在確認目標物即可。」麥克風傳來上頭的指示。
 
 
「是。」說完,駕駛對後座的副駕擺了個手勢,機鼻下的三十公釐鏈炮即開始運轉,反覆的爆炸與火光照的森林一片通黃。很快,鏈炮便停下來,殘存機翼的旋轉聲在暗夜中咆哮。
 
 
「這裡是斯拉夫一號,未見任何反應,是否同意返航?」駕駛問道。

「請求批准,斯拉夫一號請從C路線返航,完畢。」麥克風傳來的聲音道。

「收到。」駕駛回話,準備轉身朝後方飛離。
 
 
「咦?怎麼沒前進。」駕駛使勁操作著,但直昇機彷彿受外力控制般,無法移動半吋。在正副駕駛還來不及清楚狀況時,機尾突然斷裂,機首部份像是遭猛烈攻擊,直直被拋入樹林中。
 
 
一名駕駛從殘破的機身中爬出,握著對講機,吐著血說道︰「求救!求救!目標物尚存、目標物尚存。」他的右臂已經與身體分開,半掛在樹梢上。「該死的!怎麼不通!」那名駕駛罵道。
 
 
「嘻嘻!」一股聲響從火焰中傳來,駕駛慌張的別過頭,看著變成廢鐵的車輛。不及一秒,駕駛連掙扎的機會也沒有,他突然感到胸前一陣劇痛,發現遭到貫穿。更恐怖的是,後方一棵棵樹木也被整齊的鑿了個大小相同的洞。
 
 
這時對講機傳來訊息︰「撤離,撤離!研判目標物已脫出,請儘速撤離!重複一次,請撤離!」可惜的是,這兩名駕駛都已成了冷冰冰的屍體。受到高溫作用,直昇機配戴的火箭彈因而點燃,超大的爆炸將屍體捲入,化為虛無。
 
 
百公尺外──「想不到這傢伙力量還不賴,早知道就留下來玩玩。」男子假惺惺的說著,「不過,還是先閃吧!免得受池魚之殃。」說完,男子便招呼輛計程車,揚長而去。
 
 
宅院。
 
 
千代的兩名女侍正忙忙碌碌地準備為赤杰更衣,她們辛苦的將他搬往走道,臉色都相當難看,氣喘吁吁的。經過條迴廊後,她們來到內房的屋簷下,那是半邊建築在水面上的小樓房,從這方望去,可以看到諾大的人工湖一直延伸到盡頭,上面有著多座孤島,藏身在縹緲的霧氣中。
 
 
「這是小姐今天第幾次把人捅傷了?」一名女侍捧著條白袍問道。「第六次吧!這個最可憐,無緣無故的。」走在前方的女士說完又續道「之前的五人,都對著小姐無敬,被修理是應該的。」
 
 
「算了!不談這事了。倒是這次,換誰給陌生男子更衣啊?」方才問話的女侍說道,臉上有些猶豫不決。「唉!春彤,我也不想為難你,但等下小姐要出門一趟,我也不好幫妳,妳將就一點做吧。」前方的女侍回道。
 
 
「呀!大姐,不要丟下我一人啊!我怎知男人的身體長個什麼模樣,弄個不好,傷到人怎辦?」春彤咬著朱唇,不甘地道。

「早晚要嫁人的嘛!別這麼害臊,只有女人給男人看到才要嫁,又不是男人給女人看到就要娶。」那名大姐裝作沒事般道。
 
 
「可是…可是……。」春彤眼泛淚光,抓著裙襬喃喃說著。

「唉!我不管妳用什麼方法,小姐與我回來時,便要看到事情都已經處理完好。」說完,那名大姐擺著手離開,紙門被用力的關上。
 
 
「嗚…嗚…好過份,這樣欺負人家。」春彤哭得淅瀝嘩啦,淚水滾得滿地,哽咽的說道。「都是你啦!。」她將白袍往赤杰身上丟去。
 
 
不過很快,他不情願的將躺在地上的赤杰,挨著自己扶好,邊哽咽地將他的衣服脫下。「髒死了,怎麼滿頭都是泥土?」還未拖到一半,春彤便起身把赤杰往外拉去,來到湖旁,將他的頭髮浸入水中。
 
 
春彤撫弄著赤杰的髮絲,任其在清水裡洗淨,她說道︰「這頭髮怎也洗不乾淨,該拿點東西才是。」她仰頭對著一棵樹,嘴巴不出聲的喃喃動著,不多久,一頭小雀便叼著根樹枝,從樹梢飛下。
 
 
「謝謝你。」春彤接過樹枝,對著小雀說道。鳥兒開心的擺了擺尾巴,便又飛回去。她將枝條用力一捏,碧綠色光澤的液體即從裡面滲出。液體順著赤杰頭髮流下。很快的,污泥便漂浮在水上,被湖水驅走。
 
 
「好寧靜喔!是啊!這裡總是這麼寧靜與安祥。」她撫弄著頭髮續道「小姐告訴過我,外頭的世界花花綠綠的。每個人都好富貴、好優雅。但為什麼你滿臉愁容呢?春彤從未想過富貴呢!春彤只望未來嫁個好丈夫,快樂快樂地生活,偶爾也來這裡陪小姐說說話。」她看著遠方,眼裡透著淚光喃喃道。
 
 
「但這種生活不可能來了。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小姐那越來越枯燥的青絲,告訴我危險近了。小鳥們也是這麼說的,牠們有越來越多的同伴從外頭飛來”蔭都”居住。」她道。
 
 
「啊!我怎麼在跟你說這種事!不快點,管事的大姐一定會罵我的。」說完,她又將赤杰拉回房中。


<第四章完>

[ 本文最後由 末日巨獸 於 07-1-18 08:40 PM 編輯 ]
 
請至控制面板重新儲存簽名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五章 -輾轉的兩人-

典雅與古樸的融合,小樓似乎存在很久,檜木製成的地板幽幽發著清香。房間的半邊暴露在清爽的微風中,從湖的中心傳來,帶著些迷茫與惆悵。往外看去,滿佈的灰容,霧氣很重,陽光偶爾灑落在空氣中,景緻柔化過後,唯美的感覺在這裡滋長。

 
春彤看著褟上的男子,小心翼翼的為他解扣。她滿臉堆積著丹紅,手有些羞赧的動著,整顆心被好奇與羞澀塞得滿滿的。很快,男子就會一絲不掛的躺在面前,隨著衣物一件件被脫去,她雪白的肌膚開始透紅,香汗順著臉頰滑落,既緊張又期待。

 
終於,只剩條內褲,脫去它,春彤便能一睹男性的形體,不帶著情色,她帶著欣賞與求知的角度去看待。當她的小手碰觸到內褲時,她突然感到猶豫,便縮了回來,盯著赤杰的臉龐發愣。她不敢再碰,這人非她的男人或主子,沒理由為他更衣吧?矜持的道德觀在腦內揮之不去。

 
「討厭!人家不管了啦!」春彤突然大喊。眼睛一閉,兩手搭在褲頭便一咬牙扯下。不到兩秒鐘的動作,她卻好像熱到要暈過去。
 

「羞死人了!」她別過頭向外望去,臉紅得像顆蘋果,噘著嘴道。她穩定心身,最後還是打定不看了,雖然覺得很可惜!

 
因為春彤的臉始終擺往另一面,只好摸瞎為赤杰更衣,赤杰就這樣給她東抓抓又西摸摸,昏迷的他比較像是個被害者。

 
「咦?」春彤突然感到額前有三條黑線滑過,時間凝結成一點,任何風吹草動似乎都能刺進她的皮膚。她的手在發抖,眼睛睜的圓又大,舌頭感到一絲鹹味。

 
晃著條『好奇怪的東東』,春彤想起中國有本經書,開頭就說著這檔事──人之初。臉紅得更難受了,手放在胸口,急促的呼吸著,明明就說不能看,但摸到不也一樣嗎?春彤的表情看起來就一副『破戒』的樣子。很奇怪,有種很新奇又開心的感覺湧上心頭,她開始傻笑。

 
「嗚哇!妳幹什麼!」春彤嚇了一跳,手趕緊抽回。一別過頭,恰巧與赤杰四目對望,兩個人發愣看著對方,完全不知所措。尷尬的氣息從兩人的鼻稍上透出,數點寒鴉啞啞叫著。

 
「哇!!」兩人說好般大叫,各自往後退。赤杰比較離譜,他馬上發覺有架小屏風,頭也不回,護著重要部位跑到那後頭。

 
就這樣,妳看我、我看妳。

 
「呀!公子,奴家不是有意『打擾』。」春彤趕忙收拾自己的儀容,失禮的欠身說道,表現一副很受教的模樣。

 
「咦?」赤杰駭然,他完全聽不懂這『意圖不軌』的女子在說些什麼。

 
「好像是日語?」赤杰暗想,目不轉睛的盯著春彤。看來她還沒冷靜下來,臉還是紅壓壓一遍,服裝也不是整理得夠整齊,傳統服裝的衣襟只拉到前胸處,並沒辦法遮掩那撩人的胸脯,雪白的露出上半部,豪邁的斷層就夾在裡頭,赤杰很正常,身體也很正常……

 
發覺赤杰的眼神有點恍然,春彤低下頭,瞧見自己衣衫不整,害羞的把衣服整束好,還狠狠瞪了赤杰一眼,心理暗道︰「怎麼辦!被男人看到了啦!」

 
縱使赤杰身體很正常,但看到腿上的包紮後,一點慾望也提不起來。她該不會是千代派來的殺手?想邊虐待邊佔領他?想到這,呼吸便沈重起來,為了好好看清這名兇手,赤杰打量著春彤。

 
她面貌白淨,有著俏麗的頭髮,朱紅的香唇,身高有一米六左右,身材非常標緻,沒有一絲累贅。赤杰認為千代已經夠美,但這名女子更是美麗。一天看上兩名美女,上天果然沒辜負他,但考量到現實面,美女始終只能拿來看。赤杰也因此不怎麼理會美女,不過重點是,美女根本不想理會他。

 
「喔嗨呦!」赤杰說道。

 
「咦?現在並不是早上啊。」春彤滿臉疑惑的暗道,但看見赤杰一副茫然的樣子,不禁「噗哧!」笑了一聲。

 
「咦?難道不是日本人?」赤杰暗想。他有點緊張,因為這個變態剛剛笑了一聲,天知道她想對自己做什麼?

 
「Hollo!」這次換用英文說。

 
「Hollo!」春彤堆起笑容回道,「公子聽不懂奴家的話嗎?」她笑咪咪的看著赤杰,看起來非常可愛。

 
「咦?換中文了?」赤杰很驚訝。
 

「哈!看來奴家猜到了!公子不會日文呀?」春彤掩著嘴說道。

 
「……」當下的赤杰完全搞不懂狀況,在他看來,,眼前不過是個愛笑的女孩罷了。不知不覺也受到感染,緊張感消失了大半。


忽然一陣為風吹過,他感到寶貝在喊著涼,馬上又想起來,現在的重點是──他是裸體!真是邪惡,利用笑聲降低我的戒心,要再來個搶攻,我的處子之身就不保了,赤杰暗罵她的陰險。

 
「喂!妳這個色狼…不是…色女!妳把我扒光想做什麼?我警告妳,妳要是敢對我的貞操做什麼,我就咬舌自盡喔!」赤杰罵道。

 
「咬舌自盡?貞操?」猛然一覺,春彤完全不知道臉要往哪擺,羞澀的面著牆壁喃喃說道︰「公…公子,請原諒奴家,是小姐指示奴家這麼做的。」春彤快哭出來。現在她只希望這名公子,不要曉得她剛剛摸過禁地。

 
「什麼原諒不原諒,給我把衣服拿過來啦!」赤杰指著地上的學校制服道,只見到春彤羞赧的向前交給他白袍。

 
「吼!不是這個啦!」赤杰大吼。春彤則委屈的道︰「公子…衣服髒了,讓奴家洗完在給您好麼?」

 
赤杰看著滿是污泥的制服,搖搖頭道︰「唉!好啦!」接過白袍後,用續道「喂!妳是不是忘了件東西。」

 
正想把衣服交給別人洗的春彤聽到後,回頭問道︰「公子?奴家有缺什麼嗎?」

 
「嗯!該有的都有…啊…不是….我說妳該不會要我,穿著這大袍子走來走去吧?」

 
「咦?公子還沒穿上,奴家又怎麼知道是不是太大呢?要麼,奴家去幫您換一件吧。」春彤疑問的說道。

 
「不是!不是!妳該不會把裡面那件忘了吧?」赤杰有些挫折,總覺得自己遇上天兵。

 
「公子,內衣在裡頭喔!」春彤笑著說。

 
「喔…」赤杰回道,春彤便告了退。

 
在裡頭嗎?赤杰左翻又翻,根本就沒看到他的寶貝內褲。這時忽然一股莫名的感覺湧上心頭,往外望去,一片無際的湖水在前頭蓋滿,但這不重要,比起這個,沒有比一條內褲漂浮在上頭更令人駭然。

 
他不敢置信的看著水潮一來一往帶走它,有點想哭的衝動,走到湖邊,靜靜的看著。

 
這個時候,房門被打開了。

 
「公子,奴家幫您拿來小點的了……啊!公子,您在做什麼?」春彤嘴張得大開,趕忙上前將赤杰拉離水邊,然後續道︰「公子,何必尋短?」

 
春彤一個重心不穩,二人竟一起往後仆倒,翻了幾滾後,赤杰未綁好的白袍大開,就這樣趴在春彤身上。

 
春彤可以明顯感覺到,這男人好似頭披著鹿皮的狼。

 
「公子沒穿內衣!」春彤著急的快哭出來,要是這等模樣給人看到,她就嫁不出去了。

 
這件女侍服雖比千代的華衣差,但同樣走著輕薄風,要不是用來遮住身子,其實與沒穿並不會差多少,而這次的接觸,老實說,跟真的肌膚對肌膚貼上近乎一樣。春彤煩惱的喘息著,胸口很悶,羞澀的把臉埋著,竟沒想到要把身上的男子推走!

 
赤杰也是不知所措,他不瞭解該是繼續躺著還是起來好,兩者都有壞處與益處。他想起這名女子總是奴家、奴家般叫的,如果自己是老爺,現在一定選擇前者,可是,現在他是個『正人君子』,壞事做不得、做不得……

 
不過好死不死,有人近來了。

 
「小彤啊!我幫妳從外邊買了些東西喔,快來試試吧!」推開門的正是千代。

 
「啊!!!」連續三個驚嘆號,代表著赤杰、春彤與千代的驚訝聲。

 
「你……你們在做什麼?」千帶頭上冒著青筋說道。

 
「小……小姐,這……」春彤急忙想解釋,只見千代擺擺手冷冷地道︰「不用多說,一定是這個淫魔。」

 
看到千代雙眼冒火,赤杰越想越糟糕,趕忙爬起來他慌張的道︰「千代!事情不是妳想得那樣,這其中有誤會、有誤會啦。」

 
「誤會?那麼一絲不掛,還讓那東西晃來晃去的也只是誤會?」赤杰太急了,竟沒注意要遮掩重要部位。

 
「小彤!我們走,別跟這淫魔一般見識,等下定幫你要個公道。」她向春彤說完後,便惡狠狠瞪著赤杰道︰「好好珍惜你剩下的時光吧!還有『那個』的時光!」

 
於是,千代拉著哭哭啼啼的春彤離開房間,留下滿臉錯愕的赤杰。

 
「現在怎樣?」他憤愾的罵著,雖然下半身被白袍蓋得密不透風,但那種空虛的感覺很讓他不自在,所幸利用額外的褲子,加上一點巧思,不怎麼能看的內褲便被他做了出來。

[ 本文最後由 末日巨獸 於 07-1-20 03:0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待準備完成後,一名女侍進到房間,要求赤杰跟著她走。赤杰不敢怠慢,於是快步跟上,這名女侍年約二十五、六歲,正是先前春彤口裡那位管事的大姐,他感到奇怪,因為那女侍方才比了個大拇指,輕輕地用中文說道︰「小子!有眼光,姊姊我欣賞你。」。

 
順著迴廊,他們離開小樓,走在條橋上,這裡的橋數眾多,雖然在雲霧中隱隱略現,但他能肯定這件事。

 
走了約十分鐘,他們來到出口,只聽帶頭的大姐喃喃說了一會,門便自動打開。裡頭與外頭完全是不同的世界,赤杰開始懷疑剛剛自己所在的地方,是被刻意建造出來的,裡面充滿著近似灰白的色調,外頭則恢復成五彩繽紛。櫻花緩緩的飄落在四周,滿地的落花繽紛把宅院點綴得美麗至極。

 
繞過條路,他們來到偏聽,女侍示意要赤杰獨自進去,於是他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將門打開後,便看見千代穿著華服坐在裡頭,四周沒有半點家具,只有她面前裊裊上升的薰香。「到這裡坐好。」千代指著離她不到一米的小圓環說道。

 
赤杰一臉茫然,但不敢怠慢,一屁股就坐入裡頭,他環顧一下,發現整個圓環畫滿了密密麻麻的符號與文字,八方用碧綠色的珠子壓著幾張紙片。這種情節應該在小說才會出現吧?不過赤杰也不再想下去,因為千代也不會給他時間去想。

 
突然圓環發出耀眼的光芒,室內被照得亮上百倍,屋子被震的嗚嗚響,樑上的灰塵也被抖動下來,嗆得赤杰很難過。但更難過與刺激的還在後頭,彷彿有批交響樂團駐紮在此,宏壯粗獷的歌聲響徹在耳,隨著時間流逝,赤杰開始感到頭昏腦脹。

 
這個時候,音樂轉為輕柔的女聲,似唱著詩歌抑或童謠,翩然輕快的飛舞著。當最後一曲終了,圓環的光芒閃耀到極致,單色的白光化為七彩,他感到自己被吹飛起來,頃刻,光芒逐漸退去,化作光點散佈在室中。

 
「呼!怎麼回事,這傢伙竟要我出這麼大的力氣!」千代按著胸口,臉色很蒼白。


-------------------

 
「這裡是哪裡?」

 
赤杰試著要發話,但耳朵聽不見;試著睜眼,但視覺被遮掩;試著扭動,但神經沒感覺。時間與空間在這裡毫無意義,殘留的是混沌不明的黑暗,呼吸不到空氣。

 
「我死了?」為什麼自己會死?那又為什麼還存在著意識?人單純由各種元素構成,死後不也只是還歸大地?現在的自己難道是個靈魂嗎?好不合理,莫名其妙被帶來這裡,莫名其妙被人看光,還莫名其妙死翹翹?

 
赤杰開始想起過往,影像與聲音像電影般播放在腦海裡,他還能記得第一次暗戀的女孩,第一次被發好人卡的尷尬,以及好多好多事。漸漸的,他感到困倦,蒼老與灰白盤繞著思緒,有些不該開啟的門扉也在此刻敞開。

 
超越現世,他感到全身的知覺回到身上,勉強的睜開眼。那雙眼睛好似從來沒被使用過,劇烈的疼痛使他畏縮,但瞧見一絲光亮後,他毅然決然要打開它,強烈的光線射入眼眸。舉目望去的一切,比他所要看過的更為鮮豔,那是有著兩顆太陽的時代。
 

雙星在天空互相閃爍,山邊坐落著彩虹,有條浩瀚的大江從他身邊流過,陽光灑落在上頭,讓它更顯寬闊,細草順著微風擺蕩,蟲鳴的唧唧聲響徹在耳。

 
很熟悉,有家的感覺。他能看見遠方,有座巨城氣勢磅礡的依附山崗。

 
隱入高空雲霧的山峰,蒼穹被劃開透漏著嫣紅,一艘船飛過天際,往不明的地方前行。大地在顫抖,江水被撥得四起。它突然轉身飛來,赤杰沒有閃避。不刻鐘,那艘船便翩翩輕降在他身旁,好似被無數的光點圍繞,從迷茫的裡面伸出好幾對優雅的翅膀。
 

「坐落於蒼穹、耀眼的光輝,我們等汝回歸。」清脆的聲音從中傳來。

 
赤杰突然感到一陣暈眩,便倒入繽紛花海,蜷曲的身體像個嬰兒,風吹來,紛飛的花瓣將他隱沒在裡頭,船再次升起,拖著光芒離去。

 
很快的,一切又遁回黑暗中。

 
「怎麼回事?!」現實中的千代大感愕然,看著前方面色慘白的男子,白袍被異常的光芒染得朱紅。
 

「怎麼會有這種事?他竟然在抵抗!」千代被嚇得花容失色,趕忙驅手在前,不停念著咒語,屋子在這樣強烈的激盪下,發出要崩垮的尖鳴。
 

「轟!」。

 
咒語與光芒產生的對抗,把千代震飛,後背直直撞上牆壁,圓環也隨之消逝,化為被火焚過的焦痕。千代隱隱發覺,赤杰發生了什麼事,她咬著嘴道︰「這傢伙竟還有另一個身份!」

 
只見赤杰全身散發著紅芒,散發著縹緲的仙氣,空氣彷彿被撕裂開來,不停發著劈啪的聲響。
 

一股不同於赤杰的聲音說道︰「小妮子,你差點就要斃命了。」
 

「女的?」千代暗想,感受著那凌駕仙佛的氣質。「是仙人嗎?」千代說道。

 
「不是。」那聲回道。

 
「那妳是什麼?」千代問。

 
「我算是份守護的力量。誰擁有我,我就捍衛他。」那聲說道。

 
「不幸的可憐蟲,被人煉化做成物品是嗎?」千代假惺惺的道。

 
「妳似乎勾起我不好的回憶,但我現在還不想殺妳。如果妳繼續敬酒不吃,吃罰酒,就別怪我無情!」說完,地板出現深邃的割痕,直至千代腳邊。

 
「是嗎?」千代冷笑道,但頸部冒著冷汗,緊張的心跳聲好似死神。

 
「是的。」那聲說完,光芒便消失了。

 
「切!妳能保護了一時,保護不了一世。這小子,我們要定了。」千代露出奸邪的笑容說道。

 
「這傢伙該算是老天降下來的禮物,還是惡魔呢?」千代心想,拍去胸前所霑惹到的灰塵,喃喃念道︰「不過也真棘手,東方與西方的間諜該怎麼防範的好?『遺世之子』的出現,很快就會打破勢力平衡,更不用說傳說的結局已經近了。」她煩惱的搔著頭髮。

 
「該想個辦法牽制這小子。」思考了一會,千代再次露出奸邪的微笑,看來她已想好對策。
 

命人收拾完殘局後,四周原本緊閉的窗戶被打開,室內比起之前,要光亮得多。

 
「嗚!頭痛死了。」赤杰爬起來,揉著頭說道。

 
「看來你終於省了。」千代一改先前,滿臉笑容。

 
「咦?妳又想幹什麼?」赤杰先慌張的別過身子,檢查寶貝還在不在身上,發現完好如初後,才又回頭直視千代。

 
「咳…感謝千代小姐,撓了『小弟』一命。」

 
「誰說過我要撓你一命?」千代奸詐地笑著。

 
「咦?」赤杰愕然。

 
只見千代舉手拍了幾聲後,身後走進一名女子,委身坐在一旁。

 
「我要你娶她。」

 
「什麼?」

[ 本文最後由 末日巨獸 於 07-1-20 03:0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22 , Processed in 2.020773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