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 一般的騎士

    Final Fantasy 賢者

    發表於 06-11-21 22:14:24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 1-6 電波塔的秘密 §

    在得知待命地點後,三人便朝著目的地前進。サイファー等人在剛進入市區不久後就與在市區入口附近轉角處待命的A班相遇。
    於是サイファー便向他們打聽消息。
    「ドール公國這附近應該是有情報網用的電纜,但是……」A班1這樣說著,接著A班2答了腔:「果然有敵人呢。」他對著サイファー等人說:「因為A班擔任的是情報蒐集,所以敵人就拜託你們啦~」A班3也說著:「利用情報網工作系統就能常常得到最新消息喔!這是不能使用電波的我們這時代才有的戰術。所以呢、我們是使用頭腦的、和你們B班是不一樣的!」
    這個時候スコール開口道:「後方的支援…好像很無聊呢。」
    ゼル卻一臉得意的說著:「我們可是最前線的英雄呢!」
    不巧A班3卻澆了他一頭冷水:「所以你們才討人厭阿!只靠肌肉的豆腐腦傢伙……快點去你們的待命地點啦!」
    打聽完消息後,三人便繼續朝待命地點前進。途中當然也經歷了真正的實戰。面對著真正的敵人,サイファー挑釁般的對スコール說道:「スコール、很有趣吧?」
    但是スコール只想專心面對眼前的敵人,並不理會他。
    「這前面就是中央廣場啦?」在經歷多場戰鬥後,サイファー彷彿是打上癮了,很高傲的喊著:「喂!ガルバディア的膽小鬼!快點全部都滾出來啊!本大爺無聊的很哪!」
    面對著情緒高亢的班長,ゼル在後頭悄悄的對スコール說:「…那傢伙、簡直像笨蛋一樣。」
    於是,ドール公國市區內的敵人便漸漸的被排除,主控權也逐漸轉移到SeeD們手中。サイファー等人到達待命地點中央廣場後,四週除了遠處的砲火聲,就毫無動靜了。不過還是能明顯感覺到隱藏起來的氣息。
    スコール看著周圍說著:「看來還是有敵人哪。」
    於是サイファー便命令スコール去附近看看情況:「看來這附近的敵人好像不打算來看看呢!那麼就只好走近一個一個抓出來。」
    スコール依言去附近看了一下,果然在廣場旁的一輛軍用車後發現了敵人。結果當然也是輕輕鬆鬆的解決掉。
    「看來已經沒有敵人了。」スコール說著。
    「那麼、」サイファー無奈的說道:「在敵人到達之前,我們就先在這裡待命吧。」接著他便不滿的說著:「待命……真是個無趣的詞彙!」」
    於是、三人就無所是事的在中央廣場等待著。有一隻小狗則是很有興趣般的在サイファー身邊打轉著,似乎很喜歡他的感覺。過了一會兒,遠處突然傳來轟隆隆的聲音。
    「好像已經開始了的樣子。」スコール說道。
    「那麼就歡迎他們吧!」サイファー彷彿精神來了一般、用力的一揮手想驅趕走在他身邊的小狗:「快滾開吧!別在這裡礙事!小狗!」
    接著他又對著敵人喊話道:「喂!ガルバディア士兵!你們到底在搞什麼?快點到本大爺這裡來吧!」
    就在此時、原先一直纏著サイファー的小狗突然狂聲吠叫了起來,被此嚇了一跳的スコール和ゼル意識到可能有危險,急忙找了個地方躲起來。不久,一群ガルバディア士兵卻非常反常的偷偷摸摸的朝山區前進。
    「喂、是敵人。」スコール壓低了聲音說。
    「那些傢伙要去哪阿?」ゼル觀察著他們的行動。突然,他好像發現了什麼:「咦?山頂上那是什麼設施??」
    サイファー當機立斷的下了決定:「我們去那裡。」
    ゼル一聽急忙反對道:「這樣就違反命令了啊!」
    サイファー以很輕蔑的口氣問他:「你剛才不是還在嫌無聊嗎?」
    「スコール!」ゼル彷彿是想徵得スコール的附和一般,沒想到スコール卻回答:「一切遵從班長的判斷。」
    「什麼叫遵從班長的判斷?」サイファー挑釁似的看著スコール:「其實你自己也想大幹一場吧!」
    「我只是覺得這是用來測試和你的訓練結果的機會。」スコール平靜的說:「托你的福,不管遇到多麼卑鄙的對手我都不會認輸的。」
    サイファ聽了彷彿很滿意的笑了:「到時候你可要好好的感謝我。」
    「……什麼嘛!」和大家意見相左的ゼル很不滿的說著:「你們好像處的很不錯嘛!你們果然是同類!不過我說阿、這可不是普通的戰鬥喔!這是很重要的考試,擅自行動的話會被扣分的!」
    「你、給我留在這裡!」サイファー彷彿是心意已決的說:「這種沒幹勁的傢伙我才不需要!」
    「你說什麼!」ゼル很生氣的說道。
    「你不要當真、ゼル。」スコール說道:「話說回來、サイファー。要去的話就快點吧!」
    「敵人的目標很明顯是山頂上那個設施,」サイファー彷彿很鄭重的宣布道:「我們B班為了確保山頂而移動。那麼出發吧!」
    「了解。」スコール回答。
    而ゼル也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答:「呿!……了解。」
    於是三人便朝著山頂上移動,途中遇到了幾個穿著白色軍服的ドール公國士兵,但他們卻像是剛剛被攻擊了一般、感覺相當狼狽。
    「山頂那邊的情況如何?」サイファー向一個倒在地上的士兵問道。
    「ガルバディア士兵已經進入電波塔。而且……」他看著身後的一個洞穴:「沒想到那裡竟然是怪物的巢穴。你們要小心一點…」
    話才剛說完,那個士兵就被突然出現的怪物給拖走了。於是上前救助的サイファー便與突如其來的怪物展開了戰鬥。打倒了宛如巨蛇一般的怪物後,一行人繼續朝著山頂前進,終於來到了電波塔入口前的一座山崖上。這裡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電波塔大門口的動靜。只見幾個ガルバディア士兵在大門口談話。
    「發電裝置啟動確認完畢!」
    「推進器沒有異常!」
    聽到了他們的對話,サイファー疑惑的說道:「到底在做什麼啊、這些傢伙。」
    「纜線斷裂處確認!進入交換作業。」「了解!」ガルバディア士兵彷彿是確認了任務後,便各自離開了大門,只留下幾個士兵在大門口把守。
    「修理……嗎?」スコール根據他們的對話下了判斷。
    「算了、反正那些和我們無關。」サイファー問スコール道:「我說你是第一次站上戰場吧?會不會害怕啊?」
    「………我不知道,」スコール彷彿是很迷惑的回答道:「不過……去想它的話好像就會害怕。」
    「我最喜歡戰鬥了!」サイファー這樣說著:「沒有什麼東西會讓我感到害怕!只有戰鬥後還能活著、才會讓我感覺離夢想又近了一步。」
    「蛤?夢想?」スコール很驚訝的問。
    「你應該也有吧?」サイファー反問道。
    「……不好意思,」スコール彷彿很不感興趣的說:「這種話題請不要把我算在內。」
    倒是ゼル好像很有興趣的問:「什麼呀?也讓我聽聽看吧!」
    但是サイファー卻不理會他:「不相干的人滾一邊去!」
    「不可原諒……」ゼル氣的一拳朝サイファー揮去,但是卻被サイファー輕輕鬆鬆的接下。
    「怎麼啦、ゼル?」他向ゼル冷諷道:「就只有這樣而已嗎?」
    這時,不服氣的ゼル也只能低聲的罵道:「可惡!」


    -------------------------------------------------------------------------------------------------------------------------
    隔了太久...上一串文不能回了~=w=
    只好另闢戰場!
    另外我換帳號囉ˇˇ
    以後大部分會用這帳號吧?


    [ 本文最後由 Kirinoa 於 07-1-13 02:5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5   檢視全部評分
    Kirinoa    發表於 06-11-22 08:34 聲望 + 5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一般的騎士

    Final Fantasy 賢者

    1-7

    § 1-7 埋藏秘密的電波塔 §

    サイファー不理會生氣的ゼル獨自離開山崖後,留在原地的兩人突然聽到身後有一道活潑的女聲向他們喊道:「找~到了!!」
    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同樣身穿SeeD候補生制服的女孩,小心翼翼的步上高高的山崖,身體搖搖晃晃的,好像無法保持平衡。說時遲那時快、她竟然一個不穩就這樣從山崖上滾了下來!跌坐在兩人前面的草皮上,只見她俏皮的吐吐舌,然後又充滿活力的站了起來。
    「你們是……B班?」她來到了スコール和ゼル面前,接著,她好像注意到什麼一般的看著スコール:「阿呀?你就是……那個幫我介紹校園的人吧!謝謝你~我才比較少迷路~」
    接著她換了一副正經的口吻:「對了、還沒說我的名字耶!我是傳令官…A班的セルフィ。」然後她看看四周疑惑的開口道:「你們的班長是サイファー對吧?他人呢?」
    スコール頗為無奈的指了指已經跑下山崖抵達電波塔門口的サイファー,而サイファー卻像是知道有人提到他一般,在幹掉守門的士兵後轉過身來對他們大聲喊道:「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的!我那蘿~~~曼蒂克的夢想!」
    說完,他就衝進了電波塔。セルフィ見狀苦惱的說:「傳令還真是辛苦阿…」
    接著,她拉高了嗓音喊著:「班~長~等一下~~」隨即又轉身催促其他兩人:「你們還在等什麼?走吧!」
    「スコール……該不會……要從這個山崖…跳下去?」ゼル緊張的問スコール,而スコール也回答道:「沒這個打算。」
    「說…說的也是哪…」正當ゼル感到鬆了一口氣時,セルフィ已經直接從山崖上跳了下去。
    見此情景兩人不禁面面相覷了一陣,但也只好跟著セルフィ跳了下去。兩人著地後,只見セルフィ在門口前等著他們,一副賭氣的樣子說著:「太慢了吧~?馬上”咻~”的跳下來就好啦~!」
    「跳下來就好啦…………什麼啊!」ゼル很沒好氣的說著:「普通人哪會這樣跳下來啊?!對吧、スコール?」
    沒想到スコール卻回答他:「……是這樣嗎?除了膽小的野雞頭以外,不論是誰都做得到吧?」
    ゼル聽了氣的火冒三丈:「你˙說˙什˙麼~?」
    這時セルフィ也加入了圍剿ゼル的行列:「嗯~?生氣的意思就是這個人真的是膽小的野雞頭囉?」
    「啥……!?不只那傢伙連妳也……!我……我才不是膽小鬼!」ゼル很生氣的說。
    但セルフィ仍不放過他:「如果不喜歡野雞的話,那就給你的豬肉大優待吧!不過……野豬小子好像也沒好到哪去就是了~」
    一直被圍剿的ゼル似乎感到很無力的說:「野雞在來是豬肉阿……啊啊…算了!隨便你們吧!」
    倒是先起頭的スコール來打了圓場,首度露出了一絲微笑的說:「不要太在意啦!ゼル。」
    「呿………」ゼル只能這樣回應著。
    「那麼、就一起出發吧!」セルフィ彷彿現在才想到這件重要的事一般、並一邊提醒道:「 G.F.的裝備的OK了吧~?當然啦~一定~沒問題的啦!」
    當他們來到電波塔門口時,ゼル抬頭看看眼前這座高聳的建築,一邊說道:「這就是電波塔啊?」
    一旁的セルフィ也學他仰望並驚嘆道:「好大喔~~」
    「嗚、嗚哇——!」這時、突然有幾個ガルバディア士兵從裡面衝了出來,只見隨後追了出來的正是他們要尋找的サイファ。
    サイファー見那些士兵逃走了以後、很不客氣的說:「這些膽小鬼!」
    看見サイファー以後,セルフィ便急著要叫他,不過在她出聲前,サイファー便又走進了電波塔。於是セルフィ便著急的說:「啊!班長又走掉了~」
    為了要讓セルフィ完成傳令的任務,三人便進入電波塔找尋サイファ。電波塔內部還潛藏著不少敵人,於是三人便將他們一一排除。來到了電波塔的中央,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往上的升降梯,一直通到電波塔最高部。除此之外也沒有另一條路可以走了。
    スコール看了看四周,沒有看到サイファー的影子,於是看著眼前的升降機:「……往上走了嗎?」
    聽他這麼一說,セルフィ便試著喊叫看看:「B班班長~」
    不過想當然爾,並沒有人回應她。スコール看著升降機說:「看起來好像得利用這升降機到上面去…」
    「要上去看看嗎?」セルフィ一邊這樣問道,一邊已經登上了升降機。
    於是三人便搭乘升降機緩緩上升。「我最喜歡升降機了!」在上升途中セルフィ一邊手舞足蹈一邊這樣說著。
    而在一旁的ゼル則是提醒她:「可別掉下去了喔!」
    セルフィ一聽便反駁他:「才~不會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騎士

    Final Fantasy 賢者

    FFVIII劇情翻譯1-6~1-11(12/19更新)

    § 1-8 險象環生的撤退§

    此時電波塔的頂部,有一名敵人正在修理機器。從他的暗紅色衣裝看來,他大概是ガルバディア軍的少校階級。正當他很專心在修理時,一個身穿普通階級制服的士兵走了過來,向少校行了個禮並報告道:「ビッグス少校!有報告進來說在電波塔上層部有發現類似怪物的影子。ビッグス少校!」
    一直不肯理會他的ビッグス揮了揮手罵道:「很煩哪!我現在很忙呢!」接著繼續埋頭修理:「這個要這樣……呼……到底、為什麼我非得修理這個報廢物不可呢……」
    來報告事情的ウェッジ在一旁看了一會兒,自言自語的說:「……看來修理還需要不少時間,那麼我去四周巡邏吧。」說著說著就離開了。
    於是留在原地的ビッグス在費了好一番功夫下,電波塔似乎終於被他修好了。就在他接上電源的時候,スコール等人也剛好乘著升降機到達了頂部。
    重新接上電的電波塔突然活躍了起來,不僅功能大多恢復了,還從內部升起了一個巨大的碟型天線。正當スコール對電波塔的劇烈震動感到不知所措時,スコール正巧抬頭看見電波塔的最上層打開了葉片、伸出了精細的天線並朝天空發射了奇怪的光線。
    這時,スコール發現了一旁的ビッグス,於是他出聲問:「你在做什麼!」
    ビッグス嚇了一跳,隨即很囂張的回答:「什麼~?你們這些傢伙才是,在這裡做什麼!?底下那些士兵在做什麼!?」
    說著,他就轉頭四處尋找著自己的手下ウェッジ:「ウェッジ!趕快來把這些小鬼解決掉!」
    他四處看了一下、並沒有發現ウェッジ的蹤影,於是他開始感到緊張了:「ウ…ウェッジ?我…我啊…跟這個電波塔已經沒有關聯了…」於是他想裝傻瞞混過去,並慢慢往升降梯移動:「我…我…我要回去了…讓路讓路!」
    沒想到當他順利移動到升降機旁時,サイファー卻剛好搭乘升降機上到最上層來,只見他一揮GUN-BLADE就把ビッグス肩膀上的防具給打個老遠。
    「真是可惜阿…」サイファー挑釁的說。
    這時,ビッグス終於生氣了:「啊…啊…啊啊啊啊!!你竟然敢對我做這種事!」
    無視於憤怒的ビッグス,サイファー還很不識相的罵道:「給我閉嘴!」
    在無可退路的情況下,ビッグス已經擺出了戰鬥姿態:「覺悟吧!你們這些小鬼!」
    於是スコール等人只好與ビッグス作戰。當雙方戰鬥到一半時,ウェッジ突然出現在ビッグス身邊,不過他似乎還沒注意到目前的情況:「少校大人。天線的調整已經完成了嗎?」這時他才注意到身後的敵人,並大吃一驚:「喔喔!這裡竟然有敵人!」
    「可惡阿、ウェッジ!」ビッグス雙眼還緊盯著敵人,一邊生氣的罵道:「到底跑到那裡去了!?你這個月的薪水沒了!」
    聽到自己的薪水沒了,ウェッジ忍不住哀嚎道:「欸欸~~?早知道就不來了…」
    雙方戰鬥到一半,突然一陣強風把ビッグス和ウェッジ都吹上了天空。「什、什麼?」ビッグス驚訝的喊道,而ウェッジ則是發出了慘叫:「哇啊啊啊啊啊啊—」
    於是兩個人就被風吹的不見人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隻長了雙翼的怪獸。
    「啥咪!?這傢伙是什麼!?」ゼル看著眼前的怪獸說道。
    眼前的怪獸就是稍早ウェッジ所傳報的”類似怪獸的影子”了。這支怪獸不但有著無比的蠻力,還會施放閃電,比起先前的兩人,這隻怪物明顯的難對付許多。另外,牠的身上也夾帶了召喚獸SIREN,必須以魔法抽取方式得到。
    經過一番苦戰後,スコール等人終於打倒牠了。這時,セルフィ才得以完成傳令的任務。「B班班長?B班班長!以下是傳令內容!SeeD和SeeD候補生須在1900時撤退,並在海岸集合。」
    「撤退?」サイファー聽了傳令疑惑的問:「不是還有敵人嗎?」
    「我只是負責傳令而已,那~種是跟我說也沒用。」セルフィ無奈的說。
    スコール提醒道:「撤退是最重要的命令。我可不想錯過坐船的時間。」
    「幾點撤退?」サイファ漫不經心的問道。
    「我剛不是說了嗎? SeeD和SeeD候補生須在1900時撤退,並在海岸集合。」セルフィ只好又重複一次傳令內容。
    這時,サイファー才彷彿回過神來一般:「1900時……只剩下30分鐘!30分鐘要到海岸、大家快走!」說著就自己先跑走了。
    「啊、自己逃走了真狡猾!」セルフィ生氣的說:「那傢伙、把我們當成什麼了啊!?」
    「妳就自己問他吧!」スコール催促道:「快走吧!」
    於是三人就搭乘升降梯下到一樓。就在此時,原本倒在一旁奄奄一息的ビッグス突然甦醒、並以爬行的奇怪姿勢去拿取了掉落在不遠處的控制器。「目標是那些小鬼!」他一邊操作一邊喊著:「去吧!去吧!現在就去吧!」
    當スコール等人走到電波塔大門口外時,突然聽到頭頂上傳來奇怪的聲響,抬頭一看,竟是一具巨大的多足機器人正快速的朝他們的位置攀爬而下,並展開猛烈的攻襲。這個多足機器人不僅機身堅固,而且還擁有自動修復的能力,在HP剩下一定百分比時就會自動停止攻擊並修復。由於它的能力是如此強大,要打倒他幾乎不可能,再加上現在時間有限,スコール等人便以逃跑為前提,採取邊逃邊打的方法朝海岸逃去。一路上非常驚險,好幾次機器人就在身後,但スコール還是利用僅有的一點時間就了在中央廣場遇見的小狗,並一起逃離。沿路上多足機器人緊追不捨,巨大的蠻力將停放在一旁的汽車都給破壞殆盡。好不容易到了海岸邊,船隻已經準備要開走了。比スコール先走一步的ゼル和セルフィ都已搭上軍艦,但殿後的スコール卻被多足機器人緊追在後,好幾次都要被它抓到。就在スコール朝著已經開動的軍艦一躍而起時,臨危不亂的キステイス用軍艦上的格林機關砲開始對多足機器人展開強烈攻擊,只見機器人機身上被打出無數個彈孔,而スコール也在千鈞一髮之際登上了軍艦,在艙門關閉後,受到重創的多足機器人便自爆成了一堆廢鐵,而軍艦也順利的朝バラム市駛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騎士

    Final Fantasy 賢者

    § 1-9 古老的傳說 §

    回到了バラム市碼頭後,遠遠就看見風神和雷神雙雙前來迎接サイファー。一見到サイファー下了船,兩人就急忙上前。「サイファー、怎麼樣?」雷神著急的問。
    「大家都在扯我的後腿呢。」サイファー很傲慢的說著,一副很傷腦筋的樣子:「真是的、班長還真是難當。」
    「沒事?」平時冷漠的的風神也難得露出關心的神情,不過大家都很清楚這是サイファー專屬的。對於其他人她一概都不在乎。
    於是,他們完全不理會其他人,就這麼離去了。
    這時,其他人也陸續下了船。キステイス笑著對大家說:「大家辛苦啦!」她看了一下四周,突然發現サイファー不見了:「サイファー呢?」
    スコール指了指三人離去的背影。キステイス見狀也感到無可奈何,於是交代他們:「要在黃昏之前回到學園喔!在那之前都是自由活動時間。那麼就解散吧!」
    接著她又笑著說:「難得的自由時間,買土產也好開反省會也好。不過阿、還是早點回學校休息最好了!」
    於是就解散了。正當大家步出碼頭時,卻看到學校的車子正在發動,隨即馬上駛進了街道。原來是サイファー等人私自將車子給開走了。
    「喂、喂……又來了!他最擅長的個人行動~」ゼル很生氣的說。
    「沒辦法了。」スコール說:「用走的回去吧。」
    於是三人便步行的到了バラム市市街。因為離黃昏還有一段時間,所以三人決定先在街上逛逛,順便拜訪民家。他們拜訪了ゼル的鄰居家,正好聽到一位老爺爺在跟他的孫女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這個世界剛形成的時候,這個世界存在著一位名為『ハイン』的很強的神。」
    小女孩很認真的聽著:「嗯嗯。」
    「雖然神是這麼的這麼的強,但跟這麼多怪物作戰也還是會感到疲累的。於是、祂就造了像你和我這樣的『人』並使之活動工作,自己則在ゴロン中沉睡著。」
    「睡著了呀?」
    「就是說呀。接著,神醒來的時候嚇了一跳。人們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變的很多很多。」
    「嗯、世界讓有好~多好多呢!」
    「ハイン為了想減少世界上的人數,生氣的把小孩子都殺掉了。」
    「像我這樣的小孩子嗎……?」
    「是阿,很可怕吧?……那個時候的人們當然很生氣。於是,和ハイン的戰爭就開始了。雖然人類是很渺小的,但是聚集了眾人的知識及力量,終於還是把ハイン逼上了絕路。」
    「好厲害阿!」
    「感到為難的ハイン怎麼說呢。祂把自己的一半給予人類,剩餘的另一半就這麼逃走了。」
    「那種事情做得到嗎?」
    「因為祂是神阿。接著呢,結局是ハイン其實是騙人的喔!因為擁有ハイン強大的魔法力量是逃跑的那一半。」
    「蛤~那麼、逃跑那一半現在找不到了嗎???」
    「是阿。說不定就在附近看著妳唷」老爺爺笑著跟小女孩說。
    聽完了故事,三人便準備離開バラム市。在補充了道具及必需品後,便循著原來的路回學校。終於到了校門口,ゼル大大的喘了一口氣:「呼哇~~~~~~~~~~~~~~!終於結束了哪!」
    「是阿是阿~」セルフィ也很高興的說。
    「好啦!接下來就只要等測驗結果出來就行啦!」ゼル說著,一邊跟スコール揮了揮手:「那麼スコール、待會兒見啦!」
    「掰掰~~~」セルフィ跟著揮了揮手道再見。
    於是三人就在門口解散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騎士

    Final Fantasy 賢者

    § 1-10 測驗結果揭曉 §

    スコール獨自一人回到了學校的大廳,遠遠的就看到ツュウ和キステイス正在跟學園長報告這次任務的情形。「任務成功,真是可喜可賀呢!」ツュウ笑著對學園長問道:「候補生應該也都平安歸來了吧?」
    隨即、她又好像想到了什麼:「不過呢、沒想到ガルバディア軍的目標竟然是那個廢棄電波塔,這一點我們倒是沒有注意到。」
    「就在剛才、」シド接話道:「ドール公國那裡傳來了新情報。他們似乎是以整修電波塔,並使它具有通訊功能為條件,來交換ガルバディア軍的退兵。」
    「嗯~不管怎樣、」ツュウ下結論般的說:「ガルバディア軍最後還是退兵了。」接著她很惋惜般的嘆道:「真可惜,如果他們再鬧大一點,SeeD上場的次數就會增加,賺的錢也會更多的。」
    這時,ツュウ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スコール。「你阿」ツュウ笑著對他說:「好像表現的不錯嘛~」
    「沒錯吧?」在一旁的キステイス得意的說著:「畢竟是最讓我驕傲學生嘛~不過呢、冷淡的態度卻是最讓人受不了的阿~」
    而學園長シド則是問スコール:「戰場的氣氛怎麼樣阿?」
    スコール沉默了一下才冷淡的回答:「………沒什麼。」
    沒想到學園長似乎很喜歡這個答案,他高興的說:「沒什麼?那真是太好了!原來那沒什麼阿!」不過他轉念一想:「不過呢、大家好像也都沒有受傷的樣子呢。」
    「測驗結果再過一下就會發表囉!」キステイス提醒スコール:「在這附近就好了,別走太遠喔!」
    於是,スコール決定先回自己的寢室休息。他便沿著環型走道的右側走回寢室。途中,他遇到了早一步乘車回來的サイファー。サイファー靠著中央噴水池的池壁,看也不看スコール的說:「你聽說了嗎? 關於ドール的電波塔的事。要不是撤退命令,現在ドール公國的人早就在感謝我們了。」
    這時,キステイス走了過來,並以嚴厲的語氣指責サイファー道:「其實你根本沒有想這麼多吧!?你只是想大鬧一場而已!」
    「……老師。」サイファー很不以為然的回道:「這樣的指責可是會讓學生的學習意願下降唷。不過呢…」他的語氣突然轉為諷刺:「不及格教官是不會懂的也說不定。」
    隨後而來的ツュウ也很生氣的對サイファー說:「サイファー、可別太自以為了不起!B班擅自離開待命地點可是你的責任!」
    「所謂的指揮官,不就是要依照戰況作出最佳的戰略嗎?」サイファー不甘示弱的反問道。
    不過ツュウ也絲毫不肯退讓,露出嘲諷的笑容說著:「萬年SeeD候補生サイファー先生也配稱作指揮官,太好笑了吧?」
    這時,學園長來到了他們的身邊,以嚴肅的口吻對サイファー說道:「サイファー,你可能會因為這次的事件而受到懲罰。為了維護團體的秩序,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我對你的行為動機可不是不瞭解喔。你們並不想成為一位普通的傭兵,一位只會聽命形式的士兵對吧?我……」
    這時,一位學園教師走了過來,對學園長說:「シド學園長,差不多該先回校長室了。」
    學園長聽了也只好說:「那麼就算了吧。雖然還有很多…怎麼說呢…」
    這時候學校教師卻打斷他:「SeeD是不可以做出與契約協定者的命令相違背的事情的。因為SeeD並不是自願者阿!此次的事對ドール公國來說應該會成為很好的教訓吧!是如果珍惜金錢就不可雇用SeeD的這種教訓!」
    雖然學園長好像還有話想說,礙於有正事在身也只好先離開了。而スコール也沒有什麼話想對サイファー說,所以他也決定先行離開。沒想到還沒走回寢室,就突然傳來廣播的聲音:『本日參加SeeD選拔實地測驗的學生,請馬上到2F教室前的走廊集合。重複一次,本日參加SeeD選拔實地測驗的學生,請馬上到2F教室前的走廊集合。』
    於是,スコール便依言來到了2F教室前的走廊,不過那裡已經有許多學生在等候著了。看來每個學生都相當的緊張。而サイファー的兩名跟班也在這裡等待著。這時雷神試著跟スコール攀談著:「風神說了唷!サイファー要是沒當上SeeD就是你的錯。風神是很可怕的唷!」
    風神聞言只是淡淡的表示:「………怒。」
    過了一會兒,ゼル緊張的說著:「喂、喂!大家!有個人要來叫名字了!」
    只見一位學園教師來到了走廊前,並開始公佈合格者的名單:「デイン、ゼル‧デイン。」
    「太好啦~~~~~~~~~~!」ゼル高興的歡呼著,接著以很跩的姿態,把雙手插在褲子的口袋裡,快樂的跳步跑上通往校長室的電梯通道,嘴裡一邊念著:「大家,我先走囉!」
    這時學員教師又繼續念著名單:「スコール……B班的スコール。請到這邊來。以上是這次的合格者名單,其他的人可以就地解散。」
    其他未被唸到名字的同學動作一致的彈了一下手指,然後發出了嘆息。不過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而スコール和其他合格者在學園教師的帶領下,搭乘電梯到了三樓校長室,來到了學員長的面前。
    「這次這次SeeD資格認定測驗的合格者就是這四位。」學園教師宣布著。
    只見一字排開的四個人除了スコール和ゼル以外,還有早些一起行動過的セルフィ和另一名男性學生。
    於是學園長シド便開始發表演說:「首先,恭喜各位通過考試。不過相對地、從現在開始,你們就將以SeeD的身分被派遣到世界各地。SeeD是バラム學校誇耀於世界之傭兵的代稱。SeeD是戰鬥專家,但是,這也只是SeeD顯現出的其中一面而已。只要時候一到!」
    這時,學園長的演說又再度被打斷:「學園長,會議時間快到了,請長話短說。SeeD是本學園的重要商品,它的價值高低跟這裡的每個人都有關。希望你們能夠把心思全部都致力於任務的完成上。這應該就是學園長想說的話吧?」
    不被尊重的學園長シド朝學園教師無奈的看了一眼,但學園教師卻絲毫不理會他,又接著說:「現在頒發認定證明和SeeD等級通知書」
    於是シド學園長便朝著四人走去。首先是セルフィ。學園長把認定證明和通知書交給了セルフィ,並在她耳邊說道:「我很期待學園祭唷!」
    接著學園長把第二張證明和通知單交給了第二位合格者:「雖然還不是很成熟,不過請加油喔。」
    然後是ゼル:「如果處世能在冷靜一點會更好。」
    最後才是スコール:「從今以後你就是GUN-BLADE的SeeD喔。」
    認定證書頒發完畢後,學園教師宣布道:「SeeD認定典禮到此結束,解散!」
    不過當スコール打算隨著眾人離開時,學園長卻突然叫住了他:「對了、スコール。先把這個交付給你吧!這是『バトル計量表』。」
    學園長把計量表交給スコール,並稍加說明後,突然靠到了スコール的耳邊說著:「哪天我們兩個好好的聊聊吧!」
    這時學園教師又開口了「從今以後,會很頻繁的使用到G.F.對吧?……請無視於其他學員及各國軍關係者對G.F.的批判吧!」

    於是スコール又搭乘電梯回到了2F,只見セルフィ、ゼル和另一位合格者ニータ開心的在電梯前走廊上繞圈子。セルフィ只是一昧的喊著:「SeeD~SEED~~SE~~ED~~~!!」
    而ゼル則是興奮的對スコール說:「喔喔! スコール!趕快回到教室吧!欸?」他好像突然又想到什麼:「那個、我們總是成為SeeD的人對吧?跟班上的大家打聲招呼!接著就是就任舞會!!SeeD萬~歲~!!」
    而ニータ也很感嘆般的說著:「呼、苦守潔操17年。接下來是我當主角的機會啦!」這時他好像才注意到一旁的スコール,猛然的嚇了一跳說:「哇!!原來是スコール。」這時他又在心裡想著:(呵呵!總有一日我會成為調動這個學園的男人!)
    回到了2F教室前走廊時,沒想到サイファー卻和其他學生一起站在那裡。正當合格的四人感到不知所措時,サイファー卻突然股起掌來,而其他學生也紛紛響應他。於是整座走廊都是鼓掌恭喜四人成為SeeD的掌聲。既使是スコール,面對這樣的情景也感到不好意思了起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騎士

    Final Fantasy 賢者

    § 1-11 流星牽引的美麗邂逅 §

    正當スコール回到自己的寢室前,卻遠遠就聽到奇怪的喊叫聲:「啊!發現啦~」
    原來是セルフィ早已換好SeeD制服在他門口等候了。只見她興奮的對スコール說:「欸欸、你看你看~SeeD制服耶!」她稍微轉了轉身向スコール展示身上的新制服:「你也要換吧?因為有舞會阿~」說完她笑了笑,難掩興奮的問スコール:「欸~適合我嗎?」
    不過スコール並沒有回答她,只是低頭考慮了一會兒:「SeeD制服阿……要換穿吧。」
    於是他便回到寢室裡換上了剛發下來的新制服。華麗及精緻程度和候補生制服根本無需比較的新制服,散發出無與倫比的英氣和自信。畢竟是頂級傭兵SeeD的制服阿!
    換穿完畢後,スコール便回到門口與セルフィ會合。セルフィ一看到他就笑著稱讚他:「阿~適合、適合~」接著她又趕緊拉著スコール:「那麼,出發到舞會去囉~~~~~~~!!」
    到了舞會會場時,會場早已熱鬧滾滾。原本就相當華麗的宴會廳在精心佈置下顯的相當美麗,且因為屋頂是玻璃製的,抬頭即可看到滿天星斗。在一片玻璃天頂下的圓形舞池早已有一對對的男女隨著音樂起舞。雖然會場相當熱鬧,但スコール根本無意要與其他人同樂,他只是端了一杯酒,默默的獨自站在柱子旁。
    過了一會兒,路過的ゼル發現了他,「喔!嗨~スコール!」他嘴裡一邊叫著便朝他跑了過來,站在他面前。「從今以後我們就都是SeeD了阿。那麼、就請多指教啦。」說著、他就一邊伸出了手要與スコール握手,沒想到スコール仍舊不領情的只是點了一下頭。
    「阿…就算成為了SeeD你也還是沒變阿。算了、這樣才像你嘛。」這次ゼル倒是很認命,並沒有死命糾纏,大概是因為成為SeeD心情很好的緣故。於是他揮了揮手向スコール道別:「那麼、再見啦!」
    正當他要離開時,セルフィ跑了過來拖住他:「啊、ゼル!欸欸、ゼル也加入學員祭實行委員……」
    沒想到ゼル還沒聽完她接下來要說什麼就急著推辭:「阿、我想起來了、我還有事要辦!再、再見啦!」說完就一溜煙跑走了。
    「噗~~~~」被丟下的セルフィ氣的鼓起了臉頰,但隨即她又把腦筋動到スコール頭上:「阿、スコール!那個、雖然SeeD很忙但幫忙準備學員祭也還做的來吧!那就這樣囉!」
    不等スコール回答、セルフィ就自顧自的跑開了。獨自留在原地的スコール也沒有加入人群的打算,只是一邊喝著香檳一邊百無聊賴的看看四周。
    感到無聊的他不經意的抬頭仰望夜空,這時正好有一顆流星劃過了玻璃水晶天花板外的星空。隨即他又注意到,並不是只有他看到了這個景象。一位站在舞池邊身穿白色短禮服的美麗女孩也看到了那顆稍縱即逝的流星。スコール看著她的時候,而那女孩竟然也轉過頭來,於是兩人瞬間四目相視。女孩對スコール露出笑容,且用手指了一下天空,示意她也看到了流星。正當スコール感到不知所措時,竟然相當主動的朝他走了過來,並直接來到他面前。
    「你是這裡最酷的人了呢~」她笑著對スコール說:「欸、要不要跳舞阿?」
    スコール喝了一口香檳,並沒有理會女孩的要求。
    「難道、你是那種只和喜歡的人跳舞的人?」女孩看著毫不理會她的スコール,接著低頭沉思了一下。接著她突然舉起手來,下咒般的用手指在スコール面前畫圈圈,嘴裡還不停的唸著:「你會喜歡我~你會喜歡我~你會喜歡我………不行嗎?」
    「………」被鬧到受不了的スコール終於說話了:「…我不會跳舞。」
    「沒問題、沒問題!」女孩搖著手說著:「我是來找認識的人的。不過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就不能進去跳舞阿~」
    說完女孩就硬拖著スコール往舞池的方向前進。雖然スコール是百般不情願,但在女孩的拉扯下還是乖乖的進入舞池中。強拉一陣後女孩又突然停下腳步,使得スコール整個人撞在女孩身上。但是女孩不以為意,她拉起スコール右手擺在自己的腰上,自己的右手牽著スコール的左手,最後又將自己的右手搭上スコール的肩膀,就這樣帶著スコール跳起舞來。
    一開始,從來沒跳過舞的スコール笨手笨腳的,因不熟悉舞步整個人撞到女孩身上,讓他窘得想直接離開舞池。但是女孩又拖住了他的手不讓他離開,拉著他就定位後,又重新開始跳舞。但是スコール仍不清楚舞步,只是一昧的讓女孩帶著走。在連續幾個轉身、換位後,スコール一不小心又撞上了別人。
    相對於一臉不好意思的スコール,女孩反而對著被撞到的人做了鬼臉。接著女孩彷彿是鼓勵般的對スコール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要スコール再試一次。
    因為接下來的舞步是剛剛再跌撞之間都已經跳過一次的了,所以スコール也漸漸的上手了。兩人優美的舞姿和最後在兩人頭上綻放的煙火,也成為了一幅動人的景緻。
    正當スコール看美麗的煙火看到著迷時,女孩卻好像是發現了她原先要找的人,於是她對スコール使個眼色後便離開了。而獨自一人被留在舞池中的スコール,也相當難得的露出了些許落寞的表情。而他也只能默默的看著連名字也沒有留下的女孩離去的背影。
    落單的スコール不想在待在會場內,於是他便來到了空無一人的陽台。正當他在沉思時,身後傳來了キステイス的聲音:「你阿、還真的是成績優秀呢!剛才的舞蹈也可以得滿分唷!」
    スコール轉過身來面對著キステイス,很冷淡的回應著:「承蒙妳的教導。有事嗎?」
    キステイス歪著頭看著スコール:「跟不認識的女孩可以跳舞,跟我就不願意嗎?」
    「不好意思。」スコール仍舊不領情的說:「可是、妳是這裡的老師,而我是妳的學生吧?老師一言不發的待在自己身邊,這種感覺真的很怪。」
    「真的呢。我也是這麼覺得。」キステイス笑著說:「沒想到我會完全忘了這回事。這樣的我以後會不會有問題阿?」
    一陣自言自語後,她好像想起了什麼一般,隨即換了一副口吻對スコール說:「我是來傳達命令的喔!你要跟我一起前往通稱為『秘密場所』的地方。那裡是熄燈之後,スコール感到疑惑的問:「去那裡做什麼?要跟大家說『你們違反了校規趕快回房間去』嗎?那種事情我才不幹。妳叫風紀委員去好了。」
    但是キステイス毫不理會スコール的抱怨,只是自顧自的說:「換好便服後到訓練設施的入口集合。知道嗎?這是我的最後命令,有問題嗎?」
    「最後的…命令?」スコール稍稍感到不滿的喃喃自語。
    見此反應的キステイス帶著些許笑意說著:「看來是有不少問題唷?」
    接著她就離開了,留下スコール獨自納悶著:(穿便服到訓練設施?這到底是什麼任務……?)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騎士

    Final Fantasy 賢者

    §1-12 キステイス的煩惱 §

    回到房間換好便服後,スコール便依言來到了訓練設施的入口處。只見キステイス早已換好便服在入口處等著了。於是兩人便一起朝位於訓練設施深處的『秘密場所』前進。
    一路上遇到了許多設施內的怪物,但兩人也輕鬆的將牠們排除了。終於來到了目的地,只見那裡已經有不少情侶在談情說愛了。
    這個位於學校偏遠處的秘密場所是剛好可以看到學校全景的地方,在夜晚時看著燈光輝煌的學校,顯的相當浪漫。也因此,這裡一直是學校裡的約會聖地。
    キステイス看了看四周,用著懷念的語氣說著:「這裡、真是好久沒來了哪…」說著、就把身體靠在扶手上,相當陶醉般的看著夜景。
    「現在幾點了?」キステイス問著。
    「已經過了午夜了。」
    「是阿~」キステイス眼光仍看著遠處,一邊開啟了話題:「我,キステイス˙トウリープ,將不再擔任教官。從今以後,我跟你一樣都是SeeD的一員。也許還有機會一起完成任務。」
    スコール只是淡淡的回答:「……是嗎?」
    為他冷淡的反應所驚訝的キステイス忍不住出聲問道:「就這樣?」
    「這是已經決定了的事情吧?」スコール轉頭看著キステイス,不帶感情的說著:「既然如次,就只能服從了吧。」
    「……我沒有資格當教官。說我指導能力不足。」キステイス有點失落的看著遠方:「我15歲就成為SeeD,17歲時就取得教官資格。在那之後才經過一年就…到底是哪裡錯了呢?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努力了阿。」
    突然,她發現一旁的スコール顯的有點不耐煩,便問他說:「喂,你有在聽嗎?」
    沒想到スコール卻回她道:「這樣的話……還要繼續講下去嗎?我最討厭聽別人說這種話了。對他人的不滿或不安……就算聽了這些話我也不會說什麼阿。」
    「我並沒有要你說什麼呀!」キステイス說著:「我只希望你能聽我說就可以了。」
    「那麼妳就去對著牆壁說呀!」
    「你阿、難道都沒有想要把心事告訴某人的時候?」
    「自己的事就只能靠自己去解決,不是嗎?」スコール態度強硬的說:「我才不想幫別人背負包袱。」
    說完之後,スコール就獨自離開了。留下キステイス獨自站在原地喃喃自語著:「指導能力不足…不夠資格當教官…原來如此。我終於瞭解了。」

    兩人離開了秘密場所正準備走出訓練設施時,卻聽到了女孩子的尖叫聲。
    「呀—————————!!」
    キステイス很快的有了反應:「尖叫聲!? 走吧、スコール!」
    於是兩人便到出事的地點查看,原來是一位穿著藍衣白裙,手上還披著綠色披巾的陌生棕髮女子正受到怪物的攻擊。
    沒想到棕髮女子看到他們兩個卻叫出了他們的名字,求救般的向他們伸出了雙手:「スコール!! スコール!!キステイ?」
    為了救助這名女子,兩人便上前和怪物展開了戰鬥。這次的敵人除了一之外型類似巨大蜻蜓的頭目之外,還有三支會在地上滾動的小怪物。他們除了個別攻擊外,頭目還會抓起地上的小怪物朝敵人投擲攻擊。雖然敵人在數目上面佔優勢,但スコール等人還是輕輕鬆鬆的將他們給解決了。
    這時候,突然有兩名白衣男子出現。他們走到陌生女子身邊講了幾句話後,便把女子帶走了。就這樣留下了疑惑的兩人。
    於是兩人便離開了訓練設施,來到了當初會合的走廊上。
    キステイス語重心長的對スコール說了一句:「スコール,任何人都無法獨自生存的。」
    說完,便丟下スコール一個人離開了。留下スコール看著她纖瘦的背影喃喃自語著:「這是……誰決定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騎士

    Final Fantasy 賢者

    1-12 1-13

    § 1-13 首次的SeeD任務 §

    隔天早晨,スコール還沒有起床就有人來敲了門,雖然他沒有起身應門的舉動,但門外的人似乎也不覺得他會開門,只是在門外傳達了命令。
    「スコール,SeeD的第一件工作唷!我們好像要去ティンバー的樣子。穿便服到讀卡機前面集合!快點~!」セルフィ在門外說道,接著就離開了。
    接到セルフィ傳達的命令後,スコール稍作整理後就依言前往了位於校園前庭的讀卡機前。不過在此地等候的只有稍早來傳達命令的セルフィ和學校教師以及學園長而已,並沒有看到ゼル。
    等了一會兒,學校老師看了看手錶說道:「……還有一分鐘。」
    這時,學校方向傳來了噴射引擎的聲音。眾人往聲音來源一看,原來是ゼル用他的飛行滑板非常神氣的朝スコール等人飛了過來,並在學員教師面前停了下來,嘴裡還邊嚷著:「及時趕上!」
    雖然他一臉得意,學員教師仍是氣急敗壞的罵著:「學園內禁止使用飛行滑板你忘了嗎!?」
    「啊、抱歉!」ゼル一邊道歉一邊說著:「可是,這個可是很方便的唷!在這次的任務一定派的上用場的。」
    「派不派的上用場是我們在決定的。沒收!」說著,另一名身材較為魁梧的學校教師便出現來把滑板收走。
    面對學校教師的判決,ゼル再怎麼不甘心也只能在背地裡生氣。
    而在沒收滑板後,學校教師還是一邊叨唸著:「雖然你們是SeeD……但你們終究還是學校裡的學生阿。不、你們應該要比普通學生更加遵守校規才對!知道嗎?」
    訓誡一頓後,便輪到學園長來發表言論:「好了,這是你們首次的任務。我要你們到ティンバー去。到那裡支援那裡的組織,這就是你們的任務。」他看了看三人,頓了一頓又接著說:「到了ティンバー的車站,他們組織的人應該會主動跟你們接觸。」
    於是,學園教師便接著說明:「那個人會跟你們說『ティンバー的森林也變了耶』,然後你們就要回答『還有貓頭鷹在喔』。這就是你們的暗號。」
    最後學園長叮嚀道:「之後指要遵從該組織的指示就行了。」
    眼看兩人已經無話可說、並且擺出"目送"的姿態,ゼル驚訝的看了看四周只有他們三人,忍不住問道:「請問……只有我們三個嗎?」
    沒想到學園教師冷冷的回答:「是的。因為這個任務是以極低的價錢接下來的。原本這種委託是不可能接受的,可是…」
    學園教師意有所指的轉頭看了下學園長,而學園長則是忙打斷他的話道:「其他的話就免了吧!好了、スコール你是班長。要再有狀況時做出正確的判斷及應對。セルフィ和 ゼル,你們要負責協助班長,並成功的幫助該組織完成他們的計畫。」
    「啊啊、對了スコール!」正當スコール等人要離去之時,學園長卻又叫住了他:「差點忘了這個。」
    說著,就把一個黑色的油燈交給了スコール,並說道:「這是被詛咒的道具,如果有能力運用,它將是你們強大的助力。」
    於是,スコール就得到了魔法的油燈。若是使用它就會馬上進入與Diablo的戰鬥,打贏牠的後就可以將牠納為召喚獸。由於牠會使用重力魔法,所以是相當好用的召喚獸。建議在拿到油燈後馬上使用,牠的等級才不會跟其他召喚獸相差太遠。
    最後學園長說道:「初次的任務要加油喔!」
    而學園教師也在一旁叮嚀著:「暗號是『還有貓頭應在喔』,可不要忘記了!」
    於是三人便前往バラム市去撘列車,準備前往目的地。到了車站入口,一行人買了車票縱上列車。一進入SeeD專用的車廂操控室,率先進去的ゼル便忍不住叫了出來:「喔喔、這是SeeD大人專用的車廂對吧!?」
    スコール進入控制室用車票磁卡打開了內部車廂後,ゼル又率先衝第一;看了看車廂內部後,又忍不住激動起來:「喔喔!哇哈~~好厲害~!!」一邊嚷著一邊進入了車廂。
    而セルフィ也高興的竄入了車廂走廊,並開心的倚在窗邊看著窗外的風景,嘴裡一邊哼著自己編的歌:「人家最喜歡交通工具了~咖鏘~咖鏘~奔馳吧~~我們阿~~要到哪裡去呢~~我們阿~~要到哪裡去呢~~~☆好舒服喔~~~」
    看著スコール走近, セルフィ 便轉頭對他說:「啊、先進房間吧!人家想在這裡多待一下~」
    於是スコール便先進入了車廂套房。而先進入房間的ゼル則開心的一邊在沙發上跳著一邊大叫:「哈哈哈!這房間真棒!」
    「………」スコール冷漠的看著興奮的ゼル說道:「能對事情都感到高興真是比什麼都好阿。」  
    既使被小小諷刺了,ゼル仍然很高興的拿起一旁的雜誌《寵物通信 1號》遞給スコール:「雜誌之類的也有哪!」
    兩人坐了一會兒,ゼル打破了沉默說道:「真…真棒阿、這間客房。專門爲SeeD準備的對吧?」看スコール不理會,他還是再接再厲的想找話題:「喂、スコール,關於ティンバー的事你知道多少?」
    既然已經被點了名,スコール也只好敷衍的回答:「怎樣都無所謂吧。」
    「這樣怎麼行呢!スコール!」抓到機會的ゼル馬上接了下去,頗有價是的說著:「就讓我來說給你聽吧!」
    「不、不用也無所謂。」見他這麼有興致,スコール趕忙潑了他一桶冷水,免的他繼續說下去。但是ゼル卻鬧脾氣般的叫著:「哎呀!讓我說說我知道的事嘛!」
    「沒辦法……」拿ゼル沒輒的スコール這下只好妥協了:「說吧。」
    「嗯嗯、這樣才對嘛!」ゼル很滿意的點點頭、接著便頭頭是道的說明起來:「那我就簡單的說明一下吧!ティンバー是一個被森林所圍繞的國家。大概在十八年前,ガルバディア朝著ティンバー進攻了、嗯。然後就很快的被攻陷了。從那之後ティンバー就一直被ガルバディア所佔領。然後呢、就出現了大大小小的反抗組織。」
    スコール看著停下話的ゼル,稍稍疑惑的問:「………然後呢?」
    「沒了!」倒是ゼル很乾脆的回答道:「就這些!」
    看著令自己感到頭疼的ゼル,スコール用微酸的語氣回答:「‥………謝謝你阿、萬事通ゼル。」
    倒是ゼル像是沒發現スコール話中帶刺,還是很爽朗的回答道:「喔喔!交給我就沒問題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很開心的在走廊看風景的セルフィ邊揉著眼睛邊走了進來,一邊說道:「總覺得……怪怪的……」
    「如果累了的話,稍微休息一下也好。」スコール給了建議。
    但是セルフィ卻連走路都走不好,搖搖晃晃的像要倒下去了一般:「……好想睡喔……」
    見她的樣子不對勁,スコール連忙問道:「喂、沒事吧?」
    彷彿沒聽到他說什麼話,セルフィ倒頭就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坐在一旁沙發上的ゼル這時也感到不對勁:「…咦……怎、怎麼回事?」原本精神奕奕的ゼル也突然睏了起來:「怎麼我也怪怪的…想睡覺。」接著他打了個好大的哈欠,便仰著頭睡著了。
    「喂、怎麼回事?嗚、」正爲同伴的異狀趕到著急的スコール,卻隱隱約約的好像聽見了有刺耳的耳鳴聲,使他的頭痛了起來。「什麼阿……這是?」
    接著,他也不敵睡意的倒在地板上昏睡了過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08:46 , Processed in 2.990144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