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神曆──被遺忘的野史

[複製連結] 檢視: 2415|回覆: 11

算了算,那大概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天並不是現在的水藍寶色,大地也並非這麼肥沃,孕育出了多少美麗生命。

在那時,天地上處於一片混沌之間,古老的三大國就這麼地並排在大陸東、西還有上半部。有你們所熟知的迪麥盃爾,他們所產的兵器是十分有名的──啊!那邊那小子拿的就是呀!無論是光澤,劍的鋒利度,都是其他國所不能望其項背的,我們龍一爾族現在還庫藏著許多他們當時所打造出的寶刀呢!……
再來就是你們現在在書上所看到的西格國了。各位知道嗎?在以前,他們可說是三大國中最強的,任何國家都不敢擅越雷池哩!根據可靠的資料指出,我們的魔法很有可就是他們創造出來的,由此可知他們是多麼古老,多麼具有智慧的民族了。現在頂多和我們差不了多少……

生物總是貪心的。和平不是很好嗎?偏偏有些人就是不這麼想。歷史上著名的,發生在神曆327年的龍一爾大峽谷之役,真可說是最好的例子了………

迪麥盃爾的艾迪王子,他覬覦西格族本土所產的,獨一無二的參果,十分冒昧地對西格國發動侵略攻擊,迫於無奈之下,西格國只好反擊,打了一場悲劇之戰───什麼?你們說這就是龍一爾大峽谷之役?大錯特錯!這只是戰爭的前端!老師上課在講,你們上次到底有沒有在聽?真是……期間,造成多國人民流離失所,終於,艾迪也倦了,索幸把王位傳給了養子尚理捷,接著你們也知道怎麼了,著名的企鵝王朝就此開張,迪麥盃爾很多的建設多是那時侯打造出來的。可惜的是盛極必衰……他竟然迷上了生命之術,跑去魁北愛森林去隱居了,也給了史上最兇殘的國家一個大好機會。

垃圾族恐怕是最沒有人性的一族了,到現在也尚未完全殲滅。歷史學家給他們的評價差的很。

有一段時間,我們龍一爾族被他們趁著時機,給硬是打了下來。有可能是當時的領導者太無能,我也不太記得了。西格族元氣尚未恢復,迪麥盃爾適逢國王
失蹤,兩國聯軍又是彼此不合,被他們一打就七八亂了,根本沒人可以幫我們。
他們野心可也真大,打算一舉把所有國家全部打下,現在想想,那其實滿有可能的。 於是,各國組成了聯合堡壘,抵禦垃圾一族入侵,離家失所的人民,不分種族外貌,一起在秘密地地方,開闢了一座座的世外桃源,說來諷刺,他們真是促進社會團結的好手呢…….
要聽嗎?接下來要講的,可是正史上也沒記載東西了。我姑且取一個名子,叫它「神曆──被遺忘的野史」──這也是我一生之中,做過最自傲的一件事,我也因此知道了很多事,認識了很多人。是的,我也是故事中的主角。

要了解龍一爾之役,說它可是最詳細、清楚的。反正距離你們魔法訓練課還有好一段時間…..先說好,下次上課前會考試的……….廢話不要那麼多!

小子們!聽清楚,不要笑,也不要擅自離位。現在所要講的────

全都是真的。

[ 本文最後由 流白之空 於 07-1-14 02:3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
已經有五年了。
來到這個村子……….
我睜開惺忪睡眼,發現今日的陽光依舊閃耀動人。
我們的國家西格,不久前才被攻破,爸爸死了,媽媽失蹤,彼時只有12歲的小孩,什麼也不能做。父親留下來的只有一把刀,說實在的也不是十分令我喜愛,每當就到它就會想起爸爸那張被鮮血侵滿,再也睜不開的雙眼,心中總有些難過──說是不久,事實上也是頗多年了,看來單獨一人的生活雖然很自由,時間感卻相對變差了。
村裡的人很和諧,但不知為何好像不太喜歡我。
應該要感激的,是那全遷徙中的遊民把我救起,我才有今天的,不是嗎?如此說來,這倒是我不知好歹了。
刀子就掛在大家蓋給我這小孩的小木屋的牆上,隱隱有種它可以把時空扭曲之感。 我一直有種想法,說不定是那把刀的關係,大家才對我…….算了。
從小時候起,父親就一直教我如何使刀,依稀記得,他時常一邊教,一邊誇耀著我族刀法之長,足以震撼全國,母親就在一旁,抿著嘴笑,好溫柔,好溫柔………..也因此,至今能保持著上午到附近森林練刀的好習慣。忽然間,三兩句耳語飄過我的耳畔…..
「今天的豐收祭你打算穿什麼衣服?」「還不知道呢…..最主要得能擄獲人心呀!」
兩名村人有說有笑的走在我家前面的小路上,聽的出他們正在討論一年一度的大事──豐收祭。不過一經過門前,他們卻又突然一掃先前的歡樂表情,扳著面孔快速步過。
雖然說是習以為常,但是有時心中還時會油然升起一股想打人的衝動──他們憑什麼對我如此!
今天不太想練刀了,心情實在亂的一團糟,連我自己都控制不了。……….當我繼續睡覺時,有敲門聲傳來了。
「可真是久違了,現在應該還不到共用晚餐的時間吧?」我無奈的坐起身子,赫然發現已經晚上了!!!我慌忙的跑去開門,發現是一個不認識的大叔。遠方可以看見他們搭起的應景高台,祭典應該已經開始了,但這人卻一點也不快樂。
「我是村長。」他說道,不過我沒啥印象,「祭典已經暫停了,我們的斥侯在森林中發現了這個…..」他舉起了一張衛生紙,上面還有噁心的鼻涕,使我心猛然一沉「是垃圾族嗎?」我說道,村長先生沉重的點點了頭。
「所有的人都還不知道這事情,可以幫我傳達一下嗎?」
我當然是接受的了。飛快的驅動雙腿,我帶著刀子衝向了會場。
「要來的及呀……」我祈禱著,可惜村里應沒有法師,要不然災害發生的機率久可以大幅降低了──他至少可以使個擴音術。
我踏過了通往樹林與集會所的交接路口,想也不想的直接往前走,直接衝去集會地點,然而,事與願違……….
忽然間,一道黑色人影從樹林裡衝出,那神速只有資深的獵人才有可能做到,偏偏我印象中好像沒有獵人是穿披風,不帶弓箭和腰刀的。
「先拿這傢伙開刀,各位記住,無論老人小孩,格殺勿論!」神秘人影雙手一擺,就有數隊人馬憑空出現。衛生紙飄零的周遭,我,被包圍了…..


[ 本文最後由 流白之空 於 07-1-12 04:3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他們朝我攻來了,還挾著一股臭氣,簡直不像人類所發出的氣息,有夠噁心的。迫於無奈,我只好跳上半空中,拔起了刀子───在那一順間,他們也理所當然的向上圍來,還有幾個小兵在背後放暗箭,但是總覺得…..
刀子 一在手上,他們的速度就突然大幅減緩,就連弓箭也是静的可以,可以清楚的看到紛紛畫出的拋物線……..
看我的厲害!!!
我揮刀往下一斬,像平時練習的一樣。只不過這麼一刀,方圓幾尺之的混蛋全倒了,倒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
「不殺你們,我已經有減輕力道了…..」我降到地面上,刀子往前一揮,然後收入刀鞘。黑衣人沒有說什麼,就只是站在那。真是奇怪,自己的下屬被做掉了,自己卻一點也不擔心。就這樣幾秒後,一陣風颯颯吹過,地上昏倒不醒的人們,化作一張一張的衛生紙,鋪蓋在地上…….
「看到了吧,小子,他們都只是我的藝術品…….老子打過的仗,比你走過的路還長呢!」他說道,並脫掉了覆在身上的斗篷。
我真的是嚇到了───不是因為人類突然變成一張張垃圾,而是眼前這個人,外表,口音,膚色,都是道道地地的西格人,而且,我曾經見過他………
「你好像很吃驚呀….!你家族原本是龍一爾的貴族,經幾次戰亂後衰敗下來,這才入籍到西格國來的,沒錯吧?」他嘿嘿嘿的笑了幾下,一副烱烱的雙眼簡直可以看透人心,我的來歷,竟然完全被他猜中了…..
「要是你的意思是我是叛徒,你自己不也一樣嗎?西格國的異術師首席隊長….石川大人……
「所以說你什麼都不懂了,向西格這樣的國家沒有什麼好眷戀的,你不也是這麼想,才到這來的嗎?小子…..」他伸出雙手,比向了我…….
才不給你機會呢!!
我狠狠地拔刀向前方突刺,背叛國家又自以為是的人最為我所詬病,對付你也木需要手下留情啦!
去死!!!
刀子穿過他的衣服,卻被他以些微之差閃過了……..下一秒,他雙手開始發光發熱,按向我的胸口閃耀得光芒吞煞了黑暗,我卻奇蹟似的沒事怪了,怎麼會這樣?……
我低頭一看,刀子自動架出了魔法圓,形成的隔離空間救了我一命。
父親………………………………..
「圓嗎?……」他順著衝力往後一跳,臉上微露出吃驚的表情。火團卻又在他手上突然出現,他把火團在雙手間拋來拋去,還是那種瞧不起人的態度。
「不會用氣的小子,我石川威吹不放在眼裡!!『火殒』!」他又向我發動攻擊了,好像一點也不在一魔法圓的存在。
「真可惜呀,我正覺得手心熱的發燙呢!」我衝著他笑了一下。
你已經完了。有了父親這把刀,那招一定可以………
「這次一定要你死!」火團在他手上突然巨大化了,直接撞在魔法圓上,擦出激烈的光芒。他臉上欣喜的表情顯然很對自己感到自信,但我等的也正是這刻!!!
「要死的是你吧?」我把刀橫轉過來,藍色的光絲開始沿著特定路徑爬上刀來,長度瞬間增長!使出吧,『零距離‧凸爆刀擊!』
「要怪也得怪你自己太輕敵了…石川大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誰叫你要輕敵,活該!
我狠狠的咒罵著。 明明是不到一秒的揮刀動作,卻是如此的漫長。藍色的刀身早已往他身上招呼過去,不到一頃刻,他就會上下身各自為家,不復縫合。
我看著他的臉,驚慌的很呢!去死吧!不要以為自己就是天下無敵,無恥的叛國賊!還有,你的招式名子太不吉利了。『火殒』?嘖!
他驚慌失措的表情實在是好笑,可是,就在刀子揮到一半時,他………………...
笑了!!那是種毫不留情地冷酷微笑,難道…….
「認識她嗎?」他雙手「呼」地一下,手邊突然多了一個女孩子出來,將她當成了盾牌,無情地擋在刀與人之間!
不會吧!!!
無暇思考他究竟是如何搞出這種惡劣把戲,我急忙讓右手踩煞車,虎口劇烈一震,竟流出了血來。刀子也差點就飛了出去。
現在輪到我往後退了。卑鄙地傢伙!打不贏我,竟然玩這招!!
胸口上下起伏著,奇怪,才運動一下子而已,竟然這麼喘?不對,是我心中開始恐懼了起來。他壓倒性的力量的確讓我吃驚,可是那種不知何時奇招何時出的可畏攻擊方式更是令我揮之不去。不知道是哪個人,還說是對方太輕敵,結果呢?現在成了這種局面!
他不打算給我任何時間休息,轉眼又攻向了我,左手仍拎著那可憐的女孩子,幸好她現在是昏厥狀態,要不然可能真會被嚇死。右手卻又換成了一把流態物體所組成的長劍,忽長忽短地往我身上砍來,變化多端的攻擊方式又比剛剛一味只用力量決勝負的蠻勁更上一層樓了───這還不打緊,有了那女孩在他手上,根本無法使出全力來。雖然極力避免,但終究仍………
「啪嘶!」
隨著衣服被劃破的一陣聲音,右手的手臂掛彩了,鮮血不聽話的流了出來,悄悄浸濕了我的上衣………
「啪嘶!」
這次換肩膀了。要不是閃的快,恐怕心臟早已被貫穿,坐倒在地上。手上劃出的口子實在是十分刺痛,速度只得十分不得已的減緩下來。
「怎麼啦?小子,剛剛不是還很自傲的說我很廢嗎!」
「我啥時說過這話啦!大叔,是你耳聰了吧!」我勉強笑道,身上的劍傷是越來越多了……..
「你也很不錯了!既然如此,讓你見視一下皇家首席異術師隊長的實力吧!水、火、金、木、土、風、冰,全都是來去自如地!!哇哈哈哈哈!他突然停止攻勢了,但這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下一刻,什麼奇怪造型的魔法團,諸如雷劍,水彈,風刃,還有剛剛使出的絕招火殒…….全都一股腦兒地出現在他手上!
「大叔,你可真是卑……..」我正打算吐他嘈時,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怎麼好像是我一直在找藉口,逃避失敗的責任?真正的強者,即使遇到險境也可以化險為夷───而我呢?找藉口!!?
「我…..真像個….弱者呀…..」就連站著也開始勉強了,雖然很想說出「我是開玩笑」之類的話,但是…………….
「什麼!你說我很弱?」他抓狂了,手上招式全數發出。
要是有機會活下來的話,我很想和他講:「你會錯意啦!」只可惜沒這機會了……..我舉起長刀───準備奮力戰至最後一刻…………….

[ 本文最後由 流白之空 於 07-1-13 04:0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眼前是一片黑暗。感覺全身都被光和熱所包覆了。
……..父親,母親,我就要來見你們了…………………………………
「你是誰!」忽然間一陣淒厲的叫聲,把我拉回現實當中,我勉力的睜開眼睛,發現現況和我想的實在差太多了───我沒有死!!奇蹟真的存在呀!剛剛的女孩正倒仰在我身旁,眼前多了一個不知名的…….不知名的………不知
我驚訝的看了看前面的石川大叔,和近在前方的石川大叔,根本就是兩個一模一樣的人!穿著,膚色甚至是頭髮翹起來的根數,沒一個不同的!!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嗨,小鬼,你沒死呀?」較近的石川大叔開口了,講話和比較遠的那個一樣討厭,看來是時就無庸置疑的擺在眼前──他用了某種方法使我們獲救了,但那較早來的石川用了那麼強大的異術,到底是怎麼抵銷的呢?
「為什麼要仿冒我呢?你這個混帳!」較早出現的石川大叔震怒了,水質長劍再度出手,不留情的刺向我們的援軍。
「混帳王八蛋,仿人的傢伙是你吧!要學,就要學像一點呀,我出招威力哪這麼小,連一隻劍角飛鳥都宰不了!!還有,我是絕不會挾持人質的,更別談叛國的啦!!他莫名其妙的吐出一大堆話,連珠砲似的,我有點傻眼了:既然你是正牌的,講話怎麼還是和先前那個一樣不正經
「火殒!」先‧石川大叔要使出同樣一招了,手部開始聚氣,似乎要將全身力量全部使出。
「太慢了!異術這樣子用,連我的腳毛你也別想碰著邊!『火殒』!」
後‧石川大叔「啪」的一下就聚出了直有小屋大的火團,啪啦地一下,閃身衝至先‧石川大叔身前────
兩團火球劇烈衝突,蛋只是曇花一現而已。小團的火球很快就被吞沒掉,連同的主人一起…………………..
「砰磅!─────」我趕忙遮起耳朵,眼前的爆炸波即到了旁邊的森林,大概有十幾株左右的高大冷杉遭殃,被爆炸的風壓吹的七零八落。先‧石川大叔倒地了,他並沒有變成衛生紙,而時顯現出了他原本的外貌,再加上一片灰頭土臉。那是道道地地的垃圾一族的臉。真‧石川大叔調整了披風的皺角一下,一派輕鬆的,慢慢的慢慢的,晃到我的眼前。
「你還好吧?」「……..
大概是得不到我的答覆, 他惱羞成怒了。
「我問你有沒有受傷!」他又大聲的再講了一遍,而我也開始不爽起來了
「你覺得我看起來還好嗎?」「這事我哪知道!」
他也未免太無厘頭了吧?看到一個渾身流滿鮮血的人倒在這裡,白痴也知道大事不妙了,而他………..
「如果我是你,就沒有事了 」我帶滿無奈的再說了一次,他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你知道就好」
………………………..地一陣沉沒,我真的超想吐嘈的,不過現存的體力不允許
「好啦!小子,聽好啦,我現在是要帶你一起出去旅行…..」他看到我一副吃驚的樣子,很引以為樂的繼續說了下去「你也知道,垃圾一族勢力發展越來越快了,龍一爾國剛剛已經被打下來了,這大約是34天前的事。有的百姓被困住了,只好被迫成為他們的奴隸,還有些人逃到了西格殘存的壁壘上…..他們需要一個統帥,也就是身為貴族遺後的你,還有那把信刀!!他說道.
咦!不會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唉呀!小子,你好像不太相信是吧?」他不懷好意地笑了笑緊接著態度忽然一轉,變的嚴謹又小心翼翼。
「每個國家大抵上都有一半以上的土地被佔走了,你知道嗎?在這樣下去,神土大陸會被他們整個攻下……..」「干我啥事?」我沒好氣地回道,我現在滿身是傷了耶,還快要暈倒不醒了,誰有興趣管那些呀!
「這可就不能這麼說了,難道你想整天與垃圾為舞嗎?」「是不想啦,可是..
被他這麼一說,倒開始恐怖了起來,我全身上下不禁打了個哆嗦,雖然傷口還是痛的緊。
「為了應應這個棘手的侵略,三大國打算聯合成盟友,各國各派出一個最高統帥,西格,迪麥盃爾的統領分別都已選出,就只剩下龍一爾國的,經過一致表決,決定由你們家族來擔任。沒想到你父親不幸戰死,信劍又是消失無蹤,於是西格國王就請我出來調查你們家族成員的下落,找呀找,就找到這來啦!你的底子不錯,多加磨練就可以變的很厲害,所以出發吧,現在就前往盟軍最終根據地!」說著說著,他開始忘情地大喊,太過於熱情之際,還一拳打向我的背!
我只記得臨昏前還淒厲的慘叫了一聲,所有的景物一瞬間轉黑,接著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此的場景轉移到了村子裡。士兵們把逃進地下室避災的人民給團團圍住了,雖然警衛隊已經把大門用大鎖給鎖住,但預計過不了多久,大門就會被突破。
「是道如今還有什麼方法呢!村長!讓老人,女人還有小孩順著地下室的密道先逃走,我們這些男的跟著您殺出去就是了!」警衛隊的隊長大喊著,手上握著逃來這裡時一路陪他廝殺到現在的長劍。其他年輕麗狀的人們點了點頭,眼睛充滿了堅毅的神色。
「不行,這是絕對不被允許的!」村長轉頭過來訓斥他們「聽好了,各位,雖然我們這些人都來自不同的國家,但是我們的團結絕對是沒話說的!現今垃圾一族的魔爪伸向了這裡,我是絕對不會妥協的,大家要永遠一起活下去!」
「村長!」再黑漆漆的地下室中「砰龍,砰龍」的撞門聲不斷的響起,再過不久就要被突破了………………………….
「咻!」的一聲快響,一之利箭挾著破空藍光射進了地下室之中,僅僅一箭就射穿了厚重的鐵門,隨即貫穿了最前方一個男子的身體,他先是愣了一下,鮮血隨即噴出,然後倒地不起。
「尼爾!!!」所有的人都慌了,有的哭,有的血脈憤張,急著拿起武器為好友報仇,還沒衝出門卻又被衝進來的第二之利箭射倒在地,如此重複了好幾遍,鐵門終於被倒下,原本奮勇的人們也都鬥志全無,手上雖握著武器,卻是無濟於事。大群士兵映著夜色踏在門邊,望著底下帶宰的羔羊們,各各都露出了快樂又令人畏懼的笑容。
「上呀!士兵們,一個活口也別留下!」一個特別高大的軍人揮劍向前,他應該就是指揮官了。士兵接到了命令,嘶吼著殺了進來…………….
「完蛋了……」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想著。
就再此時,黑色的淒夜裡忽然傳來了一陣笛聲,映著月亮優雅的跳起舞來。士兵們困惑了,那在大分貝的廝殺聲中依然清晰動人的笛音到底是….
「水舞,浪….」士兵群中突然出現了一名金髮飄逸的神秘人士,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打哪出來的。只不過一頃刻,數十條水柱從地面竄出,利刃般的掃過了敵人的身軀,紛紛斷成數塊,然後「啪!」地化為七零八落的衛生紙……….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你是何方神聖!」帶頭的人慌了,拿著長劍指著金髮男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西格的元素士。」他簡短的回答道,雙手畫圓後,又是78條水柱竄上地表,轉眼間又瞬殺了一隊士兵。就這樣過沒多久,所有的符咒兵全被破解殆盡,留下了水柱在地表上造成的坑坑洞洞以及那帶隊的人類。
「饒…..饒饒命呀……」他手足無措的喊道,很難想像他就是那剛剛意氣風發,指示士兵作戰的隊長。金髮男子微笑道:「真是沒用,垃圾國難道就沒一個有骨氣的人嗎!道歉也道歉錯了,你所要面對的,應該是他們!」說罷,手指頭指向了藏在地底下的村民「快去,然後滾吧!」
「都都都都…..都是我的錯!」他跪了下去。這下反倒是村民們被嚇呆了,一切實在太戲劇性了,令人無法接受。乎地垃圾男子挑出一顆圓球,嘿嘿嘿地笑了幾聲──是顆炸藥!「再見了,白痴們!」
金髮男子笑了笑,眼中流露出了悲憫的神色。就在此刻,一支長箭破空射來,穿透了垃圾男的身體。他甚至連哀嚎都還來不及,倒地,死去。
「你還是老樣子,這麼的不小心呀!」又是一名男子,突然從天而降地來到了
金髮男子身邊。「呀,真不好意思,事實上我早知道你在那裡啦!好啦,我們快走吧,不要讓石川知道我們來過這裡,否則他可是會生氣的!」「說的也是」兩人玄起斗篷,準備離開。
「等等,請問你們到底是!…….」村民們連忙把他們叫,但 他們早就已經消失無蹤了,留下了一片迷惘。
「元素士…….太可怕了….」村長喃喃自語道。
………………………………………………………………………………………

到了某天早上,清爽的陽光又一次的把我吵醒了,我帶著十分朦朧的睡意揉揉眼睛,那天晚上造成的傷勢似乎仍影響著我,但應該是沒什麼大礙了…………身上纏滿了繃帶,應該是石川大叔幫我綁的,也不知他跑哪去了。致於接管統領的位置嘛……..去死吧,我才不要呢,麻煩。正當我懶洋洋的把被子拉起時,雙手似乎處到了什麼暖呼呼的東西,還軟軟的。我心情正不好著,勉強的把雙眼瞇出一條縫,正想看看是什麼東西在打擾我睡覺,但是我馬上就後悔了……「咦….咦咦咦咦咦咦!」這,這東西!不但有著細緻的表皮,柔順的頭髮,端麗得五官,四肢,甚至還穿著衣服呀!!還是睡衣呢!
那天晚上的那個女孩,正睡在我身旁,天呀!
我被嚇的滾下了床,身上的傷口馬上抗議了起來,發出陣陣刺痛。女孩似乎聽到了聲響,也同樣地揉著睡眼,坐起身子來。然一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我,臉馬上熟透, 卻沒有我所想像的,說了聲抱歉後,馬上跑出去,反倒把我撲倒在地上,緊緊的抱住,我承受不住呀,快住手!
「早安呀,Ali」她笑臉盈盈看著我。連我的名子也知道!?
「早….早安,請問妳是…..」我話尚未說完,馬上又被她再一次緊緊的抱住,傷口都快要撕裂了……!無計可施,我只得奮力的把她推開,還是無法得以喘口氣。不過在這麼仔細一看,她其實長的很可愛動人。柔順的長髮直披肩膀,那顏色還是早已不復存在的天藍。皮膚細緻嫩白,又有著端麗的五官,整個人扣掉她的行為以後,實在近乎完美。………我抬頭看著她,她卻又馬上抱頭所緊了身子,作出了十分不好意思的扭曲動作,這是在是…..,我明明連一句話也還沒說呀!
「早安呀,小子,你可終於醒了!整整3天了呀!」就在這時,大門敞開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石川大叔破門而入了!!他先是愣了一下,眼睛直盯著我和那個女孩。這麼奇怪的氣氛,可真是令人雄雌莫辯呀!
「不打擾了……」他過了許久才回神說道,失意的掩上了大門神情極為落魄。
「等等呀!大叔!事情不是你想那樣呀!」我絕望的喊道,但又隨即被一把抱上,痛痛痛痛痛….
「啊,我還沒自我介紹吧,我是艾莉兒‧可羅,就住在這村子裡面。那….那個….」她似乎十分不好意思的扭動著身體,換了個姿式繼續說道:「平時就十分仰望你的為人,又承蒙您搭救……所以..
「這一切都是我的幻覺,一切都是幻覺」我是著摧眠自己。不過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是真的…….她身上分出的那股淡淡的,女孩子的氣味,還有那種溫度,那種感覺,一切都十分真切….只是,我一直鮮少出門,村子裡又沒有多少人敢靠近這裡,想想這一切還是有可能只是個大──大的玩笑。
「所以,所以,聽在外面的那位大叔說,你們要一起出去,請讓孤苦伶仃,無父無母得我也一起跟去吧!」話一說完,馬上用水藍的深邃眼睛盯著我看。
「等等,這太草率了吧,我沒說我要跟那個奇怪的大叔去呀!」我很氣憤的說道,怎麼可以擅自替我做決定呢!莫名其妙!
「這你就不能這麼說了,亞次小弟弟,而且呀,這一路上太危險了,我們沒有機會保護妳的,小妹妹..
隨著「啪」的一聲,石川大叔再度破門而入。可惡,你這傢伙,不要說的一副好像我已經答應的樣子!為了展現我的決心,我硬是拉開了艾莉兒女孩的雙手,氣呼呼的把石川大叔拉到門外,邊說著:「大叔,我們私底下來談一談吧!」
即到了門外,我質問道說:「大叔,你不能擅自決定我這一生吧!」「早說過這是你沒的選擇。在關乎到整個大陸的命運之前,怎麼可以只為自己的事打算呢!」「你說的倒是一副輕鬆,就算撇開這事好了,那女孩怎麼會到我家來呀!」「這你又有所不知了….」話說到一半,石川大叔又忽然失神了起來,過了許久,才緩緩的說道:「這就是青春啊!」
「青春個什麼勁呀!你知道她對我做了什麼嗎?」我氣呼呼的解開了繃帶,傷快好是快好了,可是剛剛被擰出的血跡還記憶猶新,正新鮮呢!
「唉呀,現在少男少女真是的…….」「什麼少男少女!我受夠了!第一,我絕不去做什麼統領之類的,第二,你剛剛說的那句話好像也把我扯進來了,這是對我十分不公平的!」「是這樣呀…….年輕人,這是你們這個年紀會做的事呀,不要像大叔我一樣……..」他又開始失神落魄了。忽然間,一張博如紙片的東西掉了下來,我不等石川大叔回復,自己就先撿起來看,赫然發現,這勞什子上竟應著我們剛剛那不堪入目又難以解釋的畫面,這這這這這這…………...
「唉呀,被你發現了,嘿嘿嘿,這是我國最新的開發技術,可以用來保留過去影像,用來勘查敵情是十分管用的!而且…..」他又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小袋子,在我眼前晃了晃,說道:「我這裡還很多喲如果拿去賣掉的話,一定大轟動的!」「你這個傢伙,把這些東西給我!」我奮力一撲,卻被他輕巧的閃過了。「還有呀,只要叫技術團的那些人再動一下手腳,就可以把當時所在進行的影像全部在來一次喔!這樣的話…..
傷口又再度發疼了,我沒辦法,只好答應道說:「好吧……..那些請全部還我….」「當然。」他十分爽快的把袋子交給了我。我望著它,心裡頭不禁嘆了口氣。往後,苦日子可能還多著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今天是留在這村子的最後一天。我把細軟全都打包了好,回頭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屋子。5年來,這裡雖然沒給我留下任何一絲比較美好的回憶,但仍會感到依依不捨。我拿起了掛在牆上也是這屋子最後的一樣裝飾品──父親的刀子,轉頭扭開開門把────頓時,一大片黑壓壓 的人潮把我給掩住了,讓我十分之驚訝,事前竟沒有發出半點聲音來。
「那個…….」一個男子首先將站了出來,認得他是西邊村子的藥舖老闆「我知道你是一個很好的孩子….但是不知為何,總是不太喜歡和貴族後裔扯上關係。直到…….聽到你要出遠門了,好好加油吧!這個村子隨時歡迎你來。一點傷藥,你就收下吧!」他說完,拿了一大袋東西塞給了我,和他所說的「一點」明顯有差。其他人紛紛蜂湧而至,把食物,水,符文之類的生活物品疊到了我腳邊,口中所言儘管十分簡單,不啻是些感謝,送別的簡單語句,但心中就此益滿了溫暖的感覺,直到過了不知多久後,人潮才漸漸退去。石川大叔從暗處閃出身來,背後跟著艾莉兒女孩。大叔比了比眼下這堆多的可以堆成一座小山的東西,說道:「我看得買一台車子跟我們一起走了」
「恩是呀」我感激地望著村子那方向去「要走了吧!」
踏上了村子 的邊界,我再度的凝望了這村子 最後一眼。「有機會的話,我會再回來的。」
東西早已都堆上車子了,還是在那堆東西中找到的,可見他們有都貼心了,不過,真正令人十分不爽的事情,還在後頭呢!那個艾莉兒,竟理所當然的跳上了推車上,是打算就這樣一起踏上旅程嗎!石川大叔似乎是看到了我如此生氣的面孔,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人家是女孩子,你可要對她好一點,這樣就生氣啦!」「這麼說來,大叔你之前不是才說過帶著她實在太危險了嗎?」我生氣地質問著。
「這個嘛…….反正你們都是那種關係了,所以不帶著她好像也不太好……..總之,就麻煩你啦!」話說完就一溜煙得跑走了,這是什麼意思呀!
「等等,你給我回來!你打算叫我一個人推這麼一大堆東西加上一個人嗎!喂!」我看這越走越遠的大叔,一邊抓著手推車的把手。怎麼辦呢?又不能把她和車子丟在這裡…….這時,艾莉兒開口說話了。
「艾洛……….」「啥?」 我盯著她的臉。怎麼搞的呀,難道女孩子和別人說話,臉都是這麼紅的嗎?她支支唔唔了好一會兒,臉上突然萌出了好大的一朵笑容,用十分令人難以抗拒的聲音,對著我說道:「麻煩你了。」
沒辦法,我只好開始死命的拉著那不知有多重的推車,一步步的向前邁進。幸好天天在外練刀苦行,基本上這點重量我是還可以撐住的,只是有點「淚」人。大叔刻意和我們保持著一段距離,邊走邊用十分詭異的表情對著我〈?〉笑。要不是有東西推不開,我保證我馬上衝過去揍人。只是村子對外的道路全都是山路,我大概也不會剩下什麼力氣去打人了吧……….
離最近的村莊據說還有約莫步行半天的距離。這是我頂著正午炎熱的大太陽,辛苦的看著路旁標示的結果。天呀!明明辛苦的翻過了一座大山,竟然還跟我說要走半天!?我受夠了!
「我抗議,我想要休息了!」我抬頭仰著天空大喊。其餘兩人似乎是良心發現了,紛紛朝我靠了過來。
「好,決定就在這裡吃午餐了!」艾莉兒很有朝氣的回答道,可惡,剛剛竟敢給我躺在車子上睡覺…………..真是太放肆了!大叔也是, 艾莉兒也是!正當我要發火的時候,一隻火團般的生物「呼」第一下,飛到了我面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哇呀!」我著實嚇了一跳,緊張的想要把牠從我身邊趕開。艾莉兒蒙住了嘴,一副愛笑又不敢笑出來的樣子,讓我心中頗不是滋味。
「牠好可愛!」她伸出手來,讓那火團似的小東西停在上面「不要緊張嘛!」
「這是洛伊的寵物,似乎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呢!」
石川大叔對火團輕輕搖了幾下手,牠馬上溫順的靠了過去,隨後火舌一吐,拿出了一團紙團來,大概是書信之類的東西。大叔讀完了上頭的文字,臉色忽然大變,急急的轉頭過來,說道:「我們沒有時間了,得馬上出發至西格國」
「怎麼一回事?」我問道,一邊認命的抬起厚重的行李,大叔並沒有回答。
「午餐呢?」艾莉兒問道,無奈的摸著肚子。
「沒時間了!」大叔快速向前方道路行走「垃圾國有些大將已經先行出發了,而且…….」他頭也不回地,說道:「有一個很麻煩的傢伙跟著。」
………………………………………………………………………………………..
〈插曲〉
在一個幽境的深林之中,蟲鳴,鳥叫,還有不知名的野獸行經聲,正彼此交錯著。就再此時,忽然插進了好大一聲的「啪」!!煙霧憑空冒出,散去後的那處,站著先前活躍於村子中的那名金髮男子。覆蓋住半臉的那張可畏面具,也擋不住他渾身發散的溫和氣息,是個十分神秘的人物。他仔細瞧了瞧四周的環境。在如此安靜的祕地裡頭,樹根底下竟是微微的淡紫色。
「垃圾族的污染已經擴及到這裡了嗎…….」他喃喃自語道,隨即掏出了一把木笛,吹奏起了輕快的節奏,那感覺直有如清流而過的小河,陣陣撫人的風,以及盎然的生機───那是春。植物們彷彿得到了最深成的治療,淡紫色逐漸漸層為原本的咖啡色,交錯著一點青苔綠。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放下木笛來,一語不發的往茂密的叢林中行去,無事於那些過長的藤蔓和荊棘,彷彿那都是他的朋友,壓根而也不會傷害他。也不知過了多久,蠻荒的叢林漸漸換成了高大清爽的樹林大道,朵朵鮮豔的香菇在樹根下寄宿著,展現他們那不輸給花朵的特殊美。這種整齊有治的景象,不太可能是大自然繁衍出來的。面具男子似乎已達目的地,停了下來。
「我是西格的元素士首席隊長,洛伊‧雷薩爾。可以麻煩守城的士兵幫我轉告一下,開個門吧!有重要之事轉告。」他十分有禮的像空無一人的前方喊道,像個白痴似的。這空間給了他一個答覆,然而,卻是十分負面的。一大堆西估忽然有了生命,開始往他身邊匯聚,一朵朵地,又忽然開始迅速成長,還多了些菌類估不該有的東西,觸手,凶狠的大眼,以及可以吞掉一頭大羊的嘴與獠牙。
「那個……十分的抱歉,我是觸犯了些什麼……」洛伊仍舊十分有禮得喊著,完全不把眼下這些菇怪放在眼裡。哪知一菇怪隨即撲上,咬住了他的右手,隨即一撕一扯,血淋淋得把他的右手扯離開來。洛伊「唔」了一聲,似乎感到了十分驚訝。倘地的鮮血,傷口,甚至身體,衣服,卻在下一秒,完全化成了清澈透明的清水,嘩啦嘩啦的,瀉了一地。
「獻醜了。」一陣笑意忽然又在別處傳開。洛伊把面具略為調好,開口說道:「國王既不打算放我進去,說什麼只得拼一拼了。這可關係到了神土上所有善良老百姓的安危呀,馬虎不得的…….」他雙手交叉一下,劃圓,詠唱了一句道:「…..群舞吧,火精米得雷……吾以洛伊‧雷薩爾之名…..焱!」
火舌在最話一字唱出時,自動從地底捲了上來。那扭曲蜿蜒的弧度,像極了在跳舞的繩子。不到幾秒,所有的菇怪,全穿上了一層火之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3:32 , Processed in 3.04458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