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BIOHAZARD:第十一章 緣滅

[複製連結] 檢視: 2025|回覆: 11

大家好,這篇小說是我少年時(16歲)時寫的,過了兩年的時間,找回舊文章,我才發現

由於這篇小說是還未寫完,請大家好好期待,歡迎大家轉貼我的小說(不過請打出作者名,如:殺手-亞歷山大(killer-alexander)或衛俠行,現在我是宣傳自己的無名:
killer的地盤: http://www.wretch.cc/blog/tw03888


如果大家可以有好的小說網推薦給我,也可以在這貼上

我會感謝大家,最重要是留下你們自己的意見

這裡我會不斷更新我的小說,謝謝


[ 本文最後由 killeralexander 於 07-2-6 03:1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BIOHAZARD

BIOHAZARD
序章



「新聞報道:跨越國際的著名企業-Umbrella,因研究致命病毒而發生意外洩漏事件,導致萊肯市變成可怕的人間地獄,這件事震驚了聯合國,並下令凍結一切有關在世界各地的財產及其設施,有關人員亦被國際法庭審訊......」

我把電視關上,坐在床上靜靜的思想,Umbrella會甘願受到審訊嗎?

  我曾經是Umbrella的下層職員,亦是萊肯市的生還者之一,幸好當時U.B.C.S.( Umbrella生化危機對策部隊)救了我,否則我會變成T病毒的犧牲品,Umbrella被聯合國凍結財產之後,我亦因為公司再沒有雇用我而離職,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去了中東地區

幫其中一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成員工作。

  我先自我介紹:我叫Alex Wong,美籍猶太人,在Umbrella裡負責藥品監控。在我16歲那年我練過拳擊,後來拳會發生殺人事件而放棄練下去,如果當時我沒放棄,可能我就不會經歷恐怖的生化事件吧?我曾經夢想過進入S.T.A.R.S.(特種戰術援救部隊)

工作,不過夢想歸夢想,始終沒有實現。

  我的雇主是George Henry,是一個好色的老頭,他跟Umbrella的高層人員有密切來往,聯合國曾經派人來調查他,但在沒有的證據下,被排除在嫌疑名單外。

緣起緣滅,最重要就是毀滅Ashford家族的野心。

第一章 惡夢

  「別過來,否則我便開槍!」

  但是前面的僵屍似乎聽不懂我的警告,仍然張牙舞爪地接近。「嘭、嘭!」他中鎗倒下,似乎意味著我將會變得跟他一樣。

  我正在思考自己如何活下去的同時,僵屍的慘叫聲傳入我的耳際,那是僵屍死亡所發出的聲音!正當我滿懷希望有其他生還者的同時,失望也把我從天堂推下痛苦的地獄。

  原來殺僵屍的不是什麼生還者,而是生化武器Hunter B!牠看見我後,發出憤怒的咆哮,同時把牠的利爪在我的頸子上刷下......

  「嗄、嗄、嗄......」我摸了摸自己的頸子,發覺沒有什麼傷痕,再看看周圍的景物,自己仍然生存,原來這一切都是作夢,這個夢實在太可怕了!
此時門被打開,我本能地警戒著未知的因素。

  「Alex Wong!我聘請你回來不是給你偷懶睡覺的,而是給我好好研究醫療心臟病的藥物!」

我看了看聲音的來源,是George Henry發出,這位中年男士經過第三次發育後,有著250磅的體重,厚厚的脂肪層成為他天然的禦寒衣物,抵受一切嚴寒。臉上賤肉橫生,引誘著別人打他的臉。如果現在的他沒有心臟病的話,可以列入健力士十大奇聞之一。

  「我非常抱歉,老闆,我會盡量做好的。」我回答道。

  「哼!希望你可以實踐你的承諾! 」說完便離開我的工作室。

  為什麼人總是害怕死亡?如果當初我不是害怕,可能我可以救我的同伴,不至於現在只有我一個孤單地生存下來。而這位中年男士也和我一樣,當初聘請我的原因,是一個異想天開的白日夢,他希望我可以研究到即時解決他的心臟病的藥物,如果當初我不是無依可靠,同時為了逃避聯合國的追查,我才不會幫這位白日夢先生。

  正當他離開我的工作室時,我偷溜到別的地方,反正這是一個不可能的研究,就算是可能,我也不想把我的研究賣給George Henry。

  石油酋長的奢侈生活人所周知,他所住的皇宮大約有兩個體肓館那麼大,而我所說的體育館,是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那種,所以守衛和保鑣都特別多,不過我在這裡身份都蠻高,這裡只有他本人敢命令我。

  正當我閒逛的同時,我發覺他拉著一位東方女士和一位白種男士,這位東方女士我好像哪裡看過,在Umbrella工作時,每天的工作就是研究、研究和不斷研究,童年和少年時的記憶都忘記得差不多,為了查清我對這位女士的印象,我決定跟蹤他們......


[ 本文最後由 killeralexander 於 07-1-18 07:2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BIOHAZARD:第二章 調查

第二章 調查

夕陽西下,皇宮裡的光線越來越暗淡,眾人的影子就像吞噬自身的生命力,貪婪地一點一點地吃下主人的身軀。那時,在被恐怖的氣氛籠罩下,影子就像惡魔一樣,奪走不少人的生命。可能我曾經經歷過不愉快的事件,對每件事都抱著悲觀的看法。那個自大的男人平時都很少見外來的客人,中東畢竟是保守的地區,不像美國講求民主、自由。婦女的臉上都要披上一種叫「沙彌」的布料,而且在這個穆斯林地區,對白人有一定的敵意,如果不是貴賓,他絕對不會邀請。經過我以上的邏輯分析,加上多日來的觀察,他們應該就是Umbrella的人。

  既然是這樣,這更加要好好調查一番。我躲在貴賓室的門後,輕易地打開了一條門縫,內裡的光線十分柔和,不像貴賓室外面光線不足,所以可見度是100%。但是他們的聲調十分低,大約是談一些秘密吧?只聽到什麼「改良」。為了更加接近他們,我打開了門縫多一點,不過這個舉動已經做成致命性錯誤。

  「是誰? 」George Henry驚恐道。

  行蹤被發現了!不過這樣也好,可以光明正大地聽,我恭敬地道:「是我,Alex Wong。」

  我不聽他下一個命令便私自進去。見到他的臉色由紅轉白,由白變為笑容。看來他知道貴賓在這不敢亂發脾氣。

  我仔細觀察兩位貴賓,那個白種人大約四十多歲的年紀,眼晴炯炯有神,搭配著一身都是結實的肌肉,看來是一個受過嚴格訓練的人,雖然身穿著西裝,但仍然掩不著他的氣勢。而那個女的看來是日本人,年紀跟我差不多,身穿著藍色的旗袍,高挑的身材當然少不了,不然穿著旗袍就不美。再看看她的樣子,她臉現驚訝的神色,除即平靜下來。

  「你好,Alex Wong,久仰大名。」她首先向我伸出手。

  她這個聲音很熟悉,熟悉到忘不了。

  「妳是水城小姐? 」我驚訝道。

  水城 泉子是美日混血兒,我和她高中曾念在同一間學校,而她亦是拳會的會長的女兒,拳會發生殺人事件的受害者就是她的父親。

  「你忘了我的英文名嗎?在美國應該叫英文名才對。」她道。

  「英文名?我只記得妳的名字,何來多了一個英文名?」

  「你跟以前一點都沒有變,我叫Alice Sue,我們是將來應該是合作伙伴,好好記著吧! 」她微笑道。

  她的微笑變得很商業化,以前的真誠的微笑難道消失了?

  「閣下就是Umbrella的藥品監控員Alex Wong,幸會、幸會。」另一個男子道。

  「你們也是Umbrella的成員嗎?我怎麼沒看過你們在Umbrella? 」我問。

  「我們只是外交人員,怎會跟Alex你們這些重要人材見過面? 」水城附和道。

  我始終覺得高中時期的水城跟現在Alice比較,我比較喜歡高中時期的她。

  「你們真的是Umbrella的成員嗎? 」多疑的George問道。

  「我們當然是,我是外交人員Michael Jackson, Alex應該聽過我的名字吧? 」他問道。

  「原來你就是Michael!跟90年代活躍的樂壇明星Michael Jackson同一個名字!」

  Michael Jackson算是經典人物,每次Umbrella都會派他出去應付外交場面。

  「好了,既然大家都互相認識,那我們合約算是成交,而且......Alice小姐應該知道吧? 」

George Henry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而水城她拉著George Henry消失了貴賓室。

  現場只剩下我和Michael Jackson兩個人。


[ 本文最後由 killeralexander 於 07-1-9 11:5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BIOHAZARD:第三章 間諜

第三章 間諜
情緒基本上是分為四種:喜、怒、衷、樂。喜和樂都不適合於George Henry這種暴發戶,但偏偏就在這時卻出現在他的臉上,到底是為什麼呢?
  中國人有句成語,叫「迎刃而解」,意思即是把問題那類東西比喻為繩子,而解決問題的答案比喻為刀。而這把「刀」應該在我面前。但這把「刀」會不會協助我,仍然是未知之數。
  「Michael,你知道George和Alice去哪嗎?」
  只見他無奈地答道:「他們去實踐Umbrella跟這位買主的承諾,唉,一個亭亭玉立的妙齡少女就這樣糟蹋在老頭手上。」
  「糟蹋? 」、「買主? 」這兩個平平無奇的詞為什麼會相連在一起呢?
  後者我了解到是什麼意思,可惡的Umbrella,仍然死心不息,雖然財政被凍結,但仍然尋找財政支援。科技先進的美國已經死了10萬人,更何況這裡科技那麼落後,一但爆發病毒外洩怎麼辦?
  這個代價實在太大了,恐怕中東地區不會像當年美國那樣只死10萬人口,可能會更多!
  我氣沖沖的把門打開,只見門外的保鑣在偷聽。
  「你在幹什麼?為什麼不去自己負責的綱位? 」我問道。
  他不敢正視我的眼神:「沒......沒什麼,只是老闆叫我在負責這裡而已。」
  他分明是說謊,George最討厭別人來打擾他跟貴賓的。
  不過現在我沒時間理會他到底為什麼要說謊,因為有更重要的事等著我去做。
  我對自己的體力相當有自信,亦對這個皇宮的地形很熟悉,所以我以緩步跑的速度追上他們。
  只見他們進了浴室後,把門鎖著。「該死! 」我自己暗罵了自己一聲,為什麼在工作室出門時不帶開鎖工具呢?
  唯有跑回工作室吧。
  打開工作室的門後,有一種冰冷的感覺在我的頭上傳來,那是手槍的感覺。
  「別動,你這冒認Umbrella職員的人! 」
  「你是誰? 」我問道。
  「別管我是誰,我的任務只是殺掉有關S.T.A.R.S的人,因為你們阻止我們跟George Henry交易! 」
  「難怪你知道我很久之前已經被Umbrella解僱的秘密,原來你是Umbrella的人。」
  我是沒有跟George提起我被解僱的事,就職表的職業那一行仍然寫著Umbrella藥品監控員。
  但令我奇怪的是,為什麼今次的交易跟S.T.A.R.S扯上關係?難道他們是......
  「你有什麼遺言想說嗎? 」
  我暗自擺好戰鬥的姿態。
  「沒嗎?再見了,Alex Wong。」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際,我用手肘撞向他的胸口,他痛得昏倒,我道: 「我是曾經面對過生化事件的男人,反應比你們這些正常人快得多,更何況我曾經是拳擊手!」
  這時才看清楚他是剛才那個站在門外偷窺的保鑣,並拿走他身上的麥林手槍和其子彈。
  由於時間不多,我用盡全力跑去浴室,並熟悉地使用開鎖工具。
  但想不到的是迎接我的卻是George Henry的保鑣和Eagle6.0手槍。
  「你們快些給我拿下Alex Wong! 」George Henry大吼道。
  我當然不會那麼笨直接衝上去跟他們槍戰,就在這槍林彈雨時,Michael突然出現並把M4A1突擊步槍
踢給我道:「快些救Alice出來。」
  M4A1突擊步槍在這時簡直是大派用場,只聽見保鑣們一個個地應聲倒下,George看見大勢己失,從另一邊門逃走。一個看似當地人的保鑣把手榴彈拋出來,我當然是避開,怎Michae他把手榴彈接住並拋回去,在那個保鑣和其他屍體爆炸。
  「S.T.A.R.S的人都是那麼不要命的嗎? 」我問道。
  他的表情先是驚訝,然後轉變為微笑道:「這種舊式手榴彈在我參與越戰時已經被淘汰的了。」
  我沒有時間答他的話,直接衝去裡面,只見水城小姐暈倒在一角。
  我把她叫醒後,想不到她第一個反應卻是賞我一記耳光,並道: 「Umbrella的走狗,你給我滾開!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BIOHAZARD:第四章 真相

第四章 真相
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當你無緣無故給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賞了一記耳光時,你會有什麼反應?一般的答案都是問他/她為什麼吧?我當然是問個明白。
  「哼,我原本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想不到你竟然會加入Umbrella為它們做事!你知道父親是給誰害死的嗎?」
  「這......該不會是...... 」
  水城她用怨恨的眼神看著我,似乎責怪我不了解事實的真相,然後道: 「沒錯,就是你現在任職的公司,跨國企業-Umbrella! 」
  時間仿佛回到童年時代的時候,我的父母是猶太人,二戰時期為了逃避希特勒的瘋狂殺戮,在我們一家逃走時,父母在我眼前被德軍射殺,在父母的幫助下,我僥倖地逃走了,我和其他猶太人一樣來到美國。當時,隻身來到美國無依無靠,為了生存,什麼犯法的事都幹。後來一間義務機構高中招生,就這樣子我國中沒讀直接跳往高中,高中的設備非常簡陋。而且學生大多數都是孤兒或黑人。雖然是這樣,學校仍然努力讓同學們參加課外活動。會長是當時高中招聘回來的拳擊興趣班的老師,由於我很愛拳擊這項運動,會長很用心地把我培養成一個職業拳擊手,並且在一些小型比賽上獲得勝利,後來我直接搬去他家住。而且,他幫我轉進他女兒的學校讀書。由於我和水城都是沒有母親的緣故,很快地,我和水城成為了同學和朋友。而我把會長當成第二個父親。雖然我倆不同國籍,但我們仍然是亦師亦友的關係。當會長被殺時, Umbrella把消息全面封鎖,並且對外界宣佈會長是被一個瘋子殺死,但不知道為什麼Umbrella要把消息封鎖。
  會長死後,我沒有去拜祭他,拳也不練了,用酒精來麻醉自己,水城小姐也好像在這個世界上消失。直至某一天,一個穿著西裝的傢伙來找我,問我願不願意加入Umbrella,而且他們正在研究如何使死人復活的方法,我當然一口答應,這麼多年來結果毫無進展,後來萊肯市事件才知道所謂的方法只是令到人變成僵屍,生不如死而已。在Umbrella工作的職員都給這個組織給欺騙,一直不把結果告訴我們這班低層研究人員,包括我在內。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請妳告訴我詳細的情形!」
  女人是一種容易流淚的動物,水城泉子當然不例外,眼裡已泛起淚光道:「Alex,你相信父親他會那麼容易被一個普通人殺死嗎?如果不是槍或利器等東西,父親是即使不能將他擊倒,但要逃走是綽綽有餘!」
  我不禁罵自己是笨蛋,我竟然忘記會長是拳擊手,在日本拳擊界也有很高的名望。
  這時Michael把面紙遞給她,但她只說了一句謝謝而繼續剛才的話:「Alex,我當然不相信這個是事實,於是我決定尋找真相,由於父親曾經是S.T.A.R.S的成員,而且Umbrella極力隱瞞事實的關係,我把調查的對象指向Umbrella,Umbrella是一間跨國企業,要調查它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Michael插口道:「Alex,我首先向你道歉,我們不知道Umbrella解僱你的消息是否真實,所以Alice才會衝動起來,不過透過你剛才奮勇作戰的表現已經令我相信這個是事實。」
  我也不好意思道:「這就當是我不懂是非黑白的懲罰吧!」
  Michael臉帶微笑,似乎是我不責怪他們而令他放下心頭大石:「其次是我們今次來中東的目的,首先容許我重新自我介紹,我叫Michael,不過我的姓氏是Chan,我們是S.T.A.R.S的成員,Umbrella的財政雖然已經被聯合國凍結,但這個組織仍然抱著死灰復燃的希望在世界各地尋找財政支援,好讓他們繼續把T病毒研究下去,而我們收到最可靠的情報,Umbrella已經派了外交人員來跟George Henry交涉,我們就是找出這個外交人員並把他身上的T病毒消毀......」
  外交人員?是剛才那個保鑣嗎?
  「其次是你也是今次的任務目標之一。」
  「我?是我對疫苗的知識嗎?」
  「沒錯,我們調查到,你雖然沒有參與T病毒的製成,但你有參與疫苗的製成,而且我們更知道你在童年時代已經想參與S.T.A.R.S。」
  聽到這句說話後,我把目光移向水城小姐那裡,只見她向我吐了吐舌頭,裝一個鬼臉來。女人的情緒真是變得很快,誰叫善變是女人的權利?
  「嗚......」久違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些聲音,而且我不想發生的事又再次發生!
  「不好了!這些是僵屍吼叫的聲音!」我向著表情困惑的他們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BIOHAZARD:第五章 逃走

第五章 逃走

「僵屍?這有什麼可怕?正好拿來發泄我不滿的情緒!」水城激動地道。

初生之虎不怕畏,新加入S.T.A.R.S.的水城又怎會知道僵屍是何物?可能是她亡父的關係,恨不得把Umbrella的一切東西都消滅。

「妳是瘋了的嗎?竟然妄想跟他們戰鬥,他們不是這麼好對付的!」

  「Alex說得對,以我們現時的人數和武器,根本不能夠和數百隻僵屍戰鬥,現在T病毒已經泄漏了,我們待在現場多一分鐘,就多一分危險,而且萊肯市事件後我已經領教到這些僵屍的厲害,它們是耐打的怪物,差不多把一支MP5去了十分之一的子彈。」

Michael不愧為經驗豐富的戰士,能夠準確無誤地判斷出現時的情況,而水城也是很服從這位上司的命令。

「嗚......」僵屍的吼叫聲,和它們的撞門聲,連綿不絕傳進我們耳內。

  「該死!它們就在門外。」我不安地道,似乎看到自己會被他們分屍。

  「準備戰鬥吧,伙伴們!」Michael把手上的MA41突擊步槍對準門口,我和水城也不甘示弱,拿了麥林和M92F特製型(S.T.A.R.S.的手槍)擺好戰鬥姿態,假如僵屍破門而入就會嚐到被轟成變蜂巢的滋味。

不知何時開始,時間就像停止不動,空氣就像一瞬間凝結,周圍變得異常安靜,不過這份安靜卻增添了幾分恐怖的味道。正當我感到奇怪之際,門慢慢地打開,一個身影走了進來,由於速度太快,很難判斷這個身影是什麼東西。

「開火!」Michael命令道。

  「等等!我並不是什麼僵屍,我是人,是你們的伙伴耶!」身穿西部牛仔服的年輕人道。

  「原來是你這傢伙,門外的僵屍呢?」水城問道。

  「給我用火箭炮轟掉了,我看見你們那麼久都不出來,就走進來調查看看,殊不知歡迎我進來的卻是一大群僵屍!」年輕人用抱怨的口吻道。

  我帶著疑問的口吻道:「難怪我剛才正感到奇怪,僵屍怎會突然不叫呢?」

  話聲剛落,我看到年輕人露出仰慕的眼神,他用最快的速度衝過來拉著我的手,好像害怕我突然消失似的。

  「你就是Alex Wong嗎?我也是猶太人,我叫John Mark!今天真是十分高興見到你!」John Mark興奮地道。

  這時我才仔細打量著這位同胞,他比我的感覺是很高,身高大概有190公分,有著健康的古銅色肌膚和整齊的五官,留著一頭黑色的長髮和一身不比Michael遜色的肌肉,而且一看便知道他是天生的樂天派,加上他一身西部牛仔服裝,更加突顯出他的氣質,無疑是一位能夠吸引女性的美男子。

  「John很祟拜你的,Alex,他以你可以研究到解決T病毒的疫苗為榮,更何況你們都是流著猶太人的血。」水城俏皮地插口道。

  「請先容許我自我介紹,我叫John Mark,本來隸屬於RPD警察隊,後來加入了S.T.A.R.S.因為S.T.A.R.S.人手不足的關係,我自願加入這次行動。」John不理水城的話道。

  「S.T.A.R.S.人手不足?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我不解地問。  

  「由於萊肯市事件後,很多S.T.A.R.S.的隊員都成為了T病毒的犧牲品,RPD警察隊更加不在話下,John剛好是生存者之一,而我本來是陸軍部隊的一個小隊長,萊肯市事件後被派去戰場對付僵屍們,由於我和John也有跟這些怪物作戰的經驗而被調往S.T.A.R.S.參與這次任務。」Michael解釋道。

  「那水城小姐呢?她高中還沒畢業吧?為什麼S.T.A.R.S.會讓她加入呢?」

  「Alex,現在不是討論我的問題的時候,因為我已經感覺到第二批僵屍已經向這裡進發了!」

  水城說得沒錯,僵屍獨有的屍臭味正在瀰漫著這間浴室。

  「我們走吧,車子在外面!」John邊跑邊說著。

  我們當然是緊跟著他的蹤影,不然的話繼續留在這間浴室成為僵屍的食物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鬥士豪  ......火箭炮消音!?  發表於 07-1-20 18:2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BIOHAZARD:第六章 記憶

第六章 記憶

原本富麗堂皇的皇宮已經變得殘破不堪,火苗四處亂闖,路上的屍體都發出令人作嘔的屍臭味,以T病毒的擴散程度,應該不會那麼快的,但是為什麼會那麼多人受到感染呢?

  我們邊跑邊前進,路上有不少僵屍擾亂我們的腳步,但是全都給John一槍殺死,他的槍法準確程度簡直令人懷疑他是不是人?

  還有令我奇怪的是水城小姐在那麼熱的環境下竟然一點汗都不流,而且John也是一點汗都不流。算了,Alex Wong不要想太多,因為幸運女神不是每一次都站在自己的身邊,好好地想出如何保命吧?

  我們穿過那已經破爛不堪的皇宮入口大門時,一輛軍用卡車出現在我們眼前。

  John熟悉地駕駛著卡車,但是那原本熱鬧的市集已經不見了,換來的是充滿著僵屍怒吼的人間地獄,到處都看到僵屍在啃著殘肢,間中會看到僵屍上演著只有電影裡才看到的分屍鏡頭;這時我才發現水城看著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有什麼話要說嗎?」我問道。

  「Alex,你沒吃藥多少年?」

  「藥?什麼藥?」我被這個問題弄得莫名奇妙。

  「你忘記了嗎?看來Umbrella把你的記憶消除了很多。」

  記憶消除?這不是只有科幻電影才會出現的情節嗎?

  水城看我一頭霧水的樣子,便繼續道:「其實你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年齡嗎?二戰距離現在都50多年

,你不覺得自己很年輕的嗎?」

  「......」我無言以對。

  「其實你、我和John都是服用了一種叫Young的藥,這種藥的功用是可以減慢細胞老化,並且加強細胞的能力,剛才John的槍法不是很準確得令人咋舌嗎?」

  「這......怎麼可能辦到?」我難以置信地道。

  「當T病毒洩漏時,大家也是不相信會有這種行屍走肉的怪物存在!」

  「妳是說這種藥是Umbrella的傑作?」

  「沒錯,Umbrella集合了很多科學上的頂尖份子,但很不幸的是這種藥不是用來救人,而是用來害人!」

  她開始回憶著以前的事,語氣深長地道:「當初期成立S.T.A.R.S.時,Umbrella這間公司需要一些強壯的年輕男子試藥,因為父親是隊長而自願試藥,這就是他第一次接觸Young。由於這次試藥的效果非常好,Umbrella再次邀請他參加試藥計劃,但是,今次並不是什麼靈丹妙藥,而是致命病毒-T病毒。可能是父親的運氣太好,在他身上的T病毒沒有發作,但是其他試藥者卻如Umbrella所料一樣,變成初期沒有什麼殺傷力的僵屍,他得知這個消息後,偷偷逃出Umbrella,並把這個消息告訴萊肯市每一個人,但是沒有人相信他,就在這時,Umbrella也得知父親散播著他們研究的真相,派出殺手來殺他。他為了逃避Umbrella的追殺,把自己原來的名字和身份也不要,去當一個拳擊教練。但不幸的是,他始於逃不過Umbrella的魔爪......」

  劇烈的痛楚在我的腦裡迴響著。

  水城看見我痛苦的樣子便關心道:「你沒事嗎?是不是因為想起某些事而頭痛?」

  「我自己也不知道,似乎我所謂的記憶好像是被Umbrella製造出來,請妳繼續說下去。」

  「照你所說,Umbrella是用某些東西控制你們,如果不是的話,難道每一個Umbrella的研究人員都願意研究這麼可怕的病毒嗎?」

  「不知道,反正我現在都不知道我腦子裡有多少真真正正屬於自己的記憶。」

  「沒關係,由現在開始,我和你可以製造新的記憶,只要你不介意的話。」水城帶著迷人的笑容道。

  這句說話怎麼聽起來有點奇怪,她好像在暗示著什麼似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稚氣16歲﹏★"    發表於 07-1-16 22:2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BIOHAZARD:第七章 嗜血者

第七章 嗜血者

正當我想進一步問個究竟時,John發出了一下尖叫聲,Michael便問道:「你亂叫什麼?別像瘋狗一樣呀!」

  「我撞到人,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在場的每一位人士都沈默了起來,大家都有相同的想法:「如果是人的話看到我們應該會求救才對,怎麼一點聲音也沒有的?」

  「嗚......」僵屍的吼叫聲慢慢接近這裡,正當我們考慮要下車看個究竟還是丟下那個所謂的「人」時,源源不絕的吼叫聲卻停了下來。

  「唉呀,你們這班沒良心的混蛋,竟然不看清楚便撞過來!」一把熟悉的聲音道。

  「George Henry?你不是死了嗎?」坐在最前排的John道。

  「誰說的?我生活過得很好呀,我現在的身體充滿了力量,真是感謝Umbrella賜予我這個不死身。哎,肚子又餓了,吃飯時間又到了。」

  我看不清楚前面到底發生什麼事,卻聽到John跟Michael異口同聲道:「怪物!」這個名詞。

  突然,我的身體無緣無故被拋出車外。被拋出車外的同時又令我的頭和地面來個「親蜜接觸」,昏眩和劇痛直接傳進我的大腦,但我奇蹟地沒有昏過去,我爬了起來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時,眼前的景象立刻把我從昏眩和劇痛拉上來。

  我眼前的東西噁心得不能再噁心,它的嘴巴跟獵食者一樣,不,它更勝一籌,簡直跟臉盆沒什麼分別;雪白而鋒利的牙齒看上去令人立刻產生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而且那滔滔不絕的唾液不斷在他那個臉盆似的嘴巴冒出來,慘白的眼珠像熟了的魚眼睛,不過唯一不同的是眼睛上還多了幾根紅得通透的血絲,而且身體像被細菌感染一樣,潰爛的地方不斷冒出淡淡的黃色液體,手和腳都異常粗壯,充滿爆炸性力量的肌肉遍佈全身,像一頭飢餓的野獸將會拚盡全力把身體上的精力發洩在獵物身上。

  眼前這隻怪物看見我沒有暈倒,便露出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牙齒,笑道:「Alex Wong,你覺得人類是一個怎樣的種族?」

  我沒有答它的話,因為我知道逃走的機會是一瞬間的,而且它身上散發的死亡氣息令到我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顫動著,那是恐懼的表現!

  「人類是一個醜陋的綜合體,所以要全部殺光!」

它怒吼道。

  「你瘋了!」水城道。

  剩下的兩位男士向我做出一個OK的手勢,表示他們也沒什麼大礙。

  「沒錯,我是瘋了,但是我很清楚自己說的話,絕不是胡言亂語。」

  它回憶著以前的事,語氣深長地道:「我不是天生的石油酋長,我的童年除了逃亡戰火外,就沒有什麼......」

「夠了,你的任務不是在這說廢話的,你的任務是屠殺一切生命!」一把聲音在遠處傳來,一個人影突然走了出來。

  定神一看,才知道說話的是剛才那位Umbrella派來的保鑣。

  它怒吼一聲,用鬼影般的速度出現在遠處,突然我發現它手上多了一個東西,是那位保鑣。

  「嗜血者,你的任務是除了我外,其他人全部殺光,難道你想違抗Umbrella的命令?」

  我不知道他是不害怕還是有恃無恐,竟然露出自信的笑容,就像天地間沒什麼事值得他害怕。

  「難道你以為我真的是傻瓜嗎?我只不過是Umbrella的一個工具,Umbrella幫助我,我當然會報答......」

  它頓了頓,眼光露出殺氣直射那個保鑣,他先前那自信的笑容已經不在,換來的是冷汗冒個不停。

  「但是假如你再用命令的口吻跟我說話,小心你的小命不保!」

  他的臉色像死灰般,一點血色都沒有,大概是極度的恐懼造成吧?

  「好了,食物們,乖乖的等我把你們吃進肚子吧。」

它的唾液流過不停,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眼前這個景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BIOHAZARD:第八章 昏迷

第八章 昏迷

眼前的東西,是Umbrella的另一傑作,我絕對相信他不會比追擊者遜色!我決定了,這樣的怪物最好不要

跟他硬拚。

「泉子你們快逃吧,這東西是殺不死的!」我說。

「我們逃了,那你怎麼辦?」

「不用理我了,這東西的目標是我,我知道自己雖然現在對他起不了任何作用,但是請你們相信我,我一

定活著給你們看!」

「現在你還逞英雄?先顧好你的性命才說吧!」嗜血者從他的手裡向我噴出不知名的液體,我把那些液體射

散,但是它們就像有生命似的,在地上不斷蠕動。

「Michael,吩咐你的部下,快離開這裡,我一個人會應付到他。」

「但是...」

「你給我閉嘴!你是一個軍人,無謂的犧牲在軍隊上是絕不容許的,難道你忘了嗎?」

「我明白了,大家離開吧,我們的任務是一旦這裡爆發災難,拯救更多的生還者。」

「但是,Alex他...」

「泉子,相信我,我不會死的。」

她仍然不離開,不斷在射擊嗜血者。

「我說過很多次,無謂的犧牲是絕不容許的!難道妳要我在你面前吞鎗自殺妳才願意離開嗎?」

她終於願意離開,我彷彿看到空氣中閃爍著她的淚光。

對不起,泉子,我是一個卑鄙的小人,不值得你們拯救。

「好了,怪物,來決一勝負吧!」

「吼!」他發出一陣野獸的叫聲, 我相信他憤怒了,只因為我不斷避開他的攻擊,看來製造他的人把這次的病毒改

良,保存著人類的自我意識。

帶有狂風掃落葉之勢的巨掌向我掃來,我跳高避開了他,我不忘準備還擊,把一把軍刀插入他的腦U。

但是,我這個舉動造成了致命性錯誤。

「抓到你了,混蛋!」他露出勝利的笑容道。

那些粉紅色的腦漿由他的傷口不斷流下,但是他帶著毫不在乎的口吻道:「現在我要吃掉你!」

他張大了嘴巴,卷曲的舌頭從口腔伸出來,舌頭未端還附有一個吸盤。

「難道我會死嗎?」我反問自己,同時我摸到了一個東西。

「怪物,這東西請你吃的!」我把那個東西掉進他的口裡,之後發生什麼事便不知道了...

我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間研究室中。

「奇怪,我怎麼會...」

我正想弄清自己現在的狀況,強烈的屍臭味不斷跑入我的鼻孔。

「Alex Wong,我求你現在快開門!」

聲音由一個麥克風傳出,而麥克風附近有一個小型顯示器。

只見一大堆僵屍像蝸牛似的慢慢走向一個研究員,但是我在毫不猶豫的情況下把那道門鎖上。

只見那個研究人員不斷在拍門,希望從這個地獄走出來,但是他這樣是徒勞無功的,一些僵屍把他

的手臂整條撕開,一些僵屍咬著他的頸動脈,而他就發出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

而我只是冷冷地道:「對不起,為了大局著想,要你犧牲。」

我呆住了,那個冷血的傢伙是我嗎?我為了自己的生存而要令別人置之死地嗎?

畫面突然一暗,數十張腐爛的面孔在我眼前出現。

「你害得我好慘!把你的手臂給我吃!」

「你認得我嗎?我就是那個把你關起來的人,被數十隻僵屍撕裂的感覺好痛苦,你現在來嘗嘗看吧!」

而我只有拚命大叫不要,但是他們卻從來不聽我的說話,就在我將會成為被分屍的那一剎那,刺眼的

光線映入了眼中...


[ 本文最後由 killeralexander 於 07-1-16 04:4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BIOHAZARD:第九章 叛軍

第九章 叛軍

由於剛醒來的關係,我只看到數個綠色的人影,但我肯定他們不是僵屍,因為他們是用著阿拉伯語交談的。

「噢,小傢伙,你終於醒來了,你有覺得身體那裡痕癢嗎?」我眼前的粗獷男人道。

我沒有理會他的問題,只因為喉嚨好像給一團火熊熊地燒著,我只道:「水...請給我水。」

當我喝完水後,精神恢復了不少,男人又再一次重複那個問題。

我不耐煩道:「卡耐,你知道你為人令我反感嗎?我的身體看來像是感染了病毒?」

當我說完這句話後,腦袋便傳來冰冷的觸感,只因為數支鎗管頂著我的頭。

「卡耐先生!讓我把這頭白種豬幹掉!」「你這頭他媽的白種豬!」...

卡耐作了一個停止手勢,然後道:「白色的小傢伙,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為什麼你會做出如此不理智的

行為呢?難道不怕我殺了你?」

「我相信你們這班叛軍是聰明的,在這個充滿T病毒的城市裡,死亡只是時間問題

,更何況如果我死了是你們的損失。」

他們這班被當地政府稱為叛軍,被各國說是恐怖份子的軍人,其實他們都是一班愛自己地方的血性漢子,
只不過行為只是由於激進的關係,被別人以仇視的眼光來對待。
「年輕人,你很有膽色,在你隨時變成蜂巢的環境下,還可以氣定神閒跟我談條件,好吧,我就始且一聽。」

我說出了自己的身份,以為他們會與我合作殺出一條生路,豈料事與願遺。

「混帳!阿布,把這頭白種豬宰了!」卡耐怒道。

那個名叫阿布的士兵拿出一支前蘇聯制的AK-47自動步鎗對著我的腦袋道:「你有什麼遺言?」 我這時腦袋只想著那個夢,夢裡那個我為了自己安危而去要別人犧牲,我痛恨這樣的我。 阿布見我沉默不語,就準備扣板機的那一剎那,一頭黑色的物體跟他的頸邊擦過,並且噴出大量鮮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43 , Processed in 2.387195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