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旋律

[複製連結] 檢視: 1137|回覆: 2

發表於 06-12-27 14:41:23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序章

燃燒,城鎮陷入熊熊烈火之中。斷岩殘壁、痛苦的哀嚎、殘缺的屍體。此時,在這,只有絕望沒有希望。

一名男子和一位男孩,身在這宛如地獄般的景象。

「這可真是很棒的景色,可不是嗎?」男子轉身面向跪在地上的男孩繼續說:「現在這裡只剩下你了,把東西交出來吧,或許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點。」

男孩保持沉默,沒有回應男子的要求。

「阿,或許你可以成為為我賣命的狗,茍言殘喘的活下去。」男子笑著說。

男孩依然是保持沉默。

「呿,真是無趣,那你準備受死吧」

這時,男孩抬起頭看著眼前的男子。男子嚇了一跳,對男孩的眼神感到意外,男孩的眼神裡充滿著仇恨與殺意,彷彿想將眼前的人大撕八塊。不,也許是將他眼前所見的事物,給予毀滅。

城鎮,又再一次的陷入火海之中。


[ 本文最後由 瑟爾夫 於 07-1-5 11:06 AM 編輯 ]
 
                                                        人
                                                 活在後悔之中
                                                    但再怎後悔
                                               也只是徒勞無功
                                                 與其呆在原地
                                                  到不如想看看
                                                    之後的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言語

熱鬧的市集,人聲鼎沸,聚集了形形色色的人。小販大聲叫賣著自己的貨品,買菜的婦人與小販爭執著價錢,小孩吵鬧著要買甜食。

「唉,怎辦,再不想點法子,今天又要露宿外頭了。」

雷德那在市集的街上閒逛著,嘴裡不時嘟嚷著。無意間,注意街角的巷子裡。

「喂,你倒是還手一下阿,不要老是只有挨打而已」

「對阿、對阿,這樣很無趣耶,里歐,還手一下嘛。」

一群小孩圍著畏縮在地上的里歐,不斷的嘲笑和踢打。

其中一個小孩忽然遭受到由後方的拳頭偷襲。

「好痛,是誰打我的頭」

小孩轉過頭,想看看是誰。而那人就是雷德那,臉上還面帶著微笑。但是,對小孩來說是惡魔的微笑。

「是我,有意見嗎?」

「沒….沒意見。」

「沒意見的話那就快離開,還是你想再挨我一拳?我倒是很樂意。」

雷德那摩拳擦掌,表現出躍躍欲試的樣子。


「是

小孩紛紛慌張逃走,逃走之際還不忘留下狠話:「可惡,你給我記住。」

「放心,我會忘記的。」

鬧事的小孩離開了之後,里歐爬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衣褲。

「哼!我又不需要你的幫助,你這個偽善者。」

對於自己的恩人沒有感謝心態,反而是鄙視的態度,讓雷德那感到新奇。

「我偽善者?.....呵。」

雷德那蹲了下來將臉湊近里歐,表情依然是微笑。

「偽善者要你做件事。」






「太感謝你了,不但願意讓我借住一晚,還願意請我吃頓飯。」

雷德那向里歐的母親道謝時,還不忘解決眼前的食物。

「呵呵,小小意思啦。不過,你慢慢吃,不用吃那麼急,食物不會從你眼前跑掉的。」

聽到里歐的母親的話,雷德那尷尬的笑著。

「哈哈,我很久沒吃家常菜了,之前都是吃野味,都快吃膩了。」

此時,旁邊插近讓里歐的母親傻眼的話。

「哼!你最好吃完就走,看到你就討厭。」

「里歐!」里歐的母親怒斥道:「你這什麼話阿,還不快向客人道歉。」

沒有理會母親的責罵,里歐離開了自己的座位,奪門而出。

「里歐!唉,這孩子。」

對於自己的兒子的行為感到相當抱歉,連忙向雷德那道歉。

「真是對不起阿,我兒子竟然對客人這種態度,還請你原諒他的無禮,等他回來我會好好的罵他的。」

「我不在意,不過。」

吃完了最後一盤飯菜,臉上露出了滿足的表情。

「我比較好奇的是,他為什麼會昰
那種態度?

雷德那的提問讓里歐的母親嘆了口氣。

「似乎有難言之語呢,願意的話能說來聽聽嗎?」

里歐的母親轉頭看向窗外,她的表情流露出悲傷與無奈。






村子的墓園位於村外四百尺遠的地方。由於當初墓園安置的不當,再加上地形的起伏,導致墓園看起來凌亂不堪。因為整修墓園的金額過高,所以村民幾乎都打消了重整墓園的念頭。

「爸爸….。」

里歐蹲再其中一個墓碑前,並抽泣著。

「原來你這倨強的小孩也會哭阿。」

里歐被這突如起來的聲音嚇了一跳,趕緊用袖子擦拭自己的臉。

「不用裝了啦。」

雷德那走到里歐身旁,坐了下來。

「要你管,你來這做什麼?沒事最好快點離開,看到你就討厭。」里歐氣憤的說著。

對於里歐的無禮態度,雷德那只是笑了笑。

「犯人諾啟,因進行非法走私而被捕,罪刑二級罪,處以死刑。」

「你也聽過我父親的事阿,所以呢?你特地來說這件事,是想跟其他人一樣,嘲笑我是那種人的兒子。」

「那你呢?」

「我怎樣?」里歐對雷德那的提問感到奇怪。

「當然是你的想法了,對於你的父親。」

「還有什麼想法,都是因為他的關係,害我和母親飽受別人的指指點點。」

里歐的回答聽起來理所當然似的,但是雷德那聽到他的回答卻笑了起來。

「這句話是真的嗎?別欺騙自己了。如果你真那麼痛恨你父親的話,你還會到他的墳墓前嗎?」

被雷德的話一堵,里歐頓時語塞。

「其實,你自己感到很矛盾吧,不要再逃避了,好好的去想吧,對於你父親真正的想法。」


「對我父親真正的想法?。」

「沒錯,在你心裡,父親真正的位置,而不是胡亂決定的。」

里歐狂搖著頭說道:「我不知道啦。」

雷德那用手雙抓住里歐的頭,將他臉移至他父親的墳墓前。

「回想看看吧,回憶過去至現在,你父親對於這個家和本身,他的行為、他的思慮。」

「父親的行為和思慮….

里歐直視著父親的墳墓,眼神空洞。沉默了一會後,哽咽道:「以前,我一直任為父親是很厲害的人,從不會被任何問題難倒。曾經有次半夜起來時,看見父親在桌前哭泣還有憂慮的樣子,難耐到忿而搥桌子,那時後父親看起來好....。」

停頓了一會繼續道:「你說的對,或許過去以來我一直在逃避,沒有想清楚我對父親真正的想法。其實,我自己多少是知道的,父親痛苦的煩惱和他的無奈。可是,長久以來一直不斷的聽到別人對我們家的種種的話,讓我開始想逃避這一切,漸漸地我開始怪罪這一切都是父親的錯。我明明是了解的,我是不是很自私呢?」

「是你太脆弱,你的內心,所以你的想法才會輕易的改變。言語這種東西,殺傷力往往比肢體上的傷害還來的大,內心脆弱的人時常會被人利用,只有內心堅強的人才能保持住自我。所以,不要在意別人的言語,不要去注視週遭的眼光,要確信自己的想法,這樣,總有一天,你會成為不被他人所左右的人。」

可不是嗎,人們總是喜歡往別人身上貼上標籤,往往沒有想過對方的立場。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無奈和他自己的想法,但是會有多少人了解呢?標籤總是不斷的更新和貼上,有多少人真正思考過對方的立場。

一直以來困惑在內心的迷惘解開了,內心感到舒暢,里歐開始哽咽了起來。

「不過呢,要先改掉你這愛哭的習慣,你這愛哭鬼」雷德那笑著說。

里歐用袖子猛擦自己的臉,想讓自己不要再繼續哭,但眼淚還是止不住。

「我才沒有哭呢,你這討厭鬼。」

「哈哈,我從偽善者,變成討厭鬼了阿。」

「那。」帶著哭泣的臉說道:「現在換我問你。」

「可以,再讓你媽再請「我吃幾頓飯,就讓你問。」

「什麼!你不是剛才,才吃過的嗎,你是來搶劫的嗎?」

「就如同你剛說的,我是個討厭鬼。」

看著雷德那裝出的無奈樣,里歐給了第一次對他的評語。

「你真是十足的怪人。」

習日,雷德那一大早就將行李打包好,看來是不打算久留。

「感謝你讓我借住一晚,我想現在就要離開。」

對於雷德那匆忙的離開,里歐的母親感到婉惜。

「要走了阿,再多住的幾天我們不會建議的。」

雷德那搖搖頭,拒絕了里歐的母親的挽留。

「這樣阿,你等一下。里歐、里歐,還不快出來,人家都要走了。」

過了一會,里歐才緩緩出現,手上還拿著東西。

「這個你拿去,這是給你的報酬,你這討厭鬼,還不快點走。」

里歐別過臉,將麵包遞給雷德那,臉上的表情跟他說的話完全不搭。

看著表裡不一的兒子,里歐的母親忍不住笑了起來。

「呵呵,你這孩子真不老實呢。」

雷德那笑了一下,接下里歐手上的麵包,然後轉身離去,離去這他曾經暫留過的家。

看著離他越來越遠的背影,再也忍不住了,一定要跟他說些什麼。跑在雷德那離去的路徑,追上了一段距離後,里歐開始大喊著。

「我會努力的,等到下次見面時,我會成為一個堅強的人,讓你刮目相看——。」

正在遠去的旅人,半舉起了左手,致意他聽到了。然後,繼續他這漫無目的旅行。




第一話完





[ 本文最後由 瑟爾夫 於 07-1-5 11:0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開端

在森林裡,花草的芳香與鳥兒鳴叫的合奏,能使人感到心情愉快。但是在這座森林裡卻傳出與這截然不同的東西,兩者相差極大,那就是惡臭。聞到這股怪味的人,無不退而避之,但是只有少數的人才知道,這股怪味跟他本身的價值相差甚遠。

臭味的來源就是雷德那正在烘烤的食材,他興奮的看著火堆上的串烤物。

「嘿嘿,真是太幸運了,竟然能讓我抓到蘆蜥。」

蘆蜥在蓋亞大陸上是相當罕見的爬蟲類,牠們數量稀少,出沒率極低,當然就很少會有人知道牠的存在。雖然烘烤過的蘆蜥的臭味很另人難受,但是牠的美味讓吃過牠的人絕對不會忘記牠的味道。在黑市裡的價錢,是平民賺了一輩子也賺不到的,所以不難想像雷德那他高興的程度。

「看這色澤應該是快好了,嘿嘿,真是超期待的。」

此時,森林的深處傳來轟隆隆的聲響,地面也開始微微震動。

「地震嗎?」

漸漸地,聲響越來越大,地面震動的起伏也開始激烈起來。

突然,一名少女從樹林的一頭衝了出來,然後迅速的消失在樹林的一頭,緊隨在後的是不明的巨大物體呼嘯而過,頓時引起大量的沙塵。

少女和巨大物離開了,留下的是,全身都是土沙的雷德那,看起來頗為狼狽。

「咳咳,這是怎回事阿?咳咳....什麼!。」

雷得那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景像,原本他升火的地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粗長的拖行痕跡。但是真正讓他驚訝的是,他的....他的珍貴食物消失了。

默默的站了起來,然後開始傻笑著。

「呵、呵呵,虧我剛才還那麼期待,竟然...竟然...。」

心中燃起了熊熊怒火,開始大吼著:「可惡阿,剛那個混蛋最好不要被我抓到,要不然我要先扒.......。」

由於接下來是一連串的....禁語,所以以消字處理。

此時森林的另一處,一名少女在樹林裡來回穿梭,後頭的追逐者卻不把眼前的樹林當成一回事,不斷地撞倒樹木向前推進。

「嗚嗚,討厭啦,怎麼還再追阿。咦,奇怪,我怎忽然覺得背後發冷。」

追逐著少女的生物名為螞蝮,體型扁直,身體最長可達百尺,定居於森林裡,以肉食為生,攻擊性強。

「不能再繼續逃下去了,要想的辦法才行。」

再度閃避了幾顆擋住去路的樹,來到了一個空曠的草原,一顆直立聳天的樹落入少女的眼前,看著眼前的樹,靈機一動。

「有辦法了!。」

加快奔跑的速度衝向巨樹,衝刺一段距離後跳向樹的樹枝上,藉由一連串的跳躍,跳向了空中。而再後頭追逐的螞蝮因一時反應不及,迎頭撞上樹幹,發出了撞擊的巨響,整顆樹因此被撞斜了一邊。

「到了空中應該就能收取到比較多的風元素。」

舉起手中的矛,周圍的空氣開始向手中的矛壓縮,矛漸漸地呈現出淡淡的黃色光芒。

「疾風—徨矛。」

將手中的矛射向底下的螞蝮,矛的墜落速度宛如其稱號,就像疾風一樣快速,一下子就到達目標了。

—!!

矛撞上螞蝮的軀殼。以矛為中心括起了一陣強風,周圍的樹被吹落了不少樹葉。支持矛作用的力量消失了,矛彈了開來,少女落地時順勢接住彈開的矛。

螞蝮的軀殼上裂開了一個洞,裂開的洞開始流出了綠色的汁液,但螞蝮本身卻看起來依然精神奕奕。

看著依然活耀的螞蝮,少女驚訝的道:「怎樣可能!牠的殼有硬到這種程度。」

螞蝮抬起前身向少女伏衝了過去,少女跳至右側閃避螞蝮的伏衝。但是因閃避不及的關係,還是被螞蝮擦撞到了,少女被硬生生的彈撞到一旁的樹木。

「唔...。」

一手撐在樹幹上,讓身體站了起來。

「咳咳,可惡,再用一次疾風-徨矛,矛會承受不住,這下怎麼辦。」


螞蝮再次抬起前身,不斷的發出鳴叫聲,仿彿是在嘲笑對手似的。

此時空中傳來了吶喊聲:「落雷-霸斬。」

雷德那從天而降,雙手握著刀硬劈向螞蝮的頭部,刀與螞蝮撞擊的瞬間爆出好幾道的閃電。閃電散發出的閃光使得少女一時無法張開眼睛,等到再度張開眼睛時,看見螞蝮筆直的躺在地上,少女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景像。

「喂,妳。」雷德那叫住少女。

少女還沉醉在驚訝當中,愣愣的答道:「阿,是!。」

雷德那走向少女時,在他身後的螞蝮緩緩抬起前身,由於還陷於暈眩的狀態,所以爬起時顯的搖擺不定。

少女見狀慌張提醒道:「小心後面!。」

雷得那聽見少女的警告後,立即轉過身面向螞蝮,神情表現的相當不耐煩。

架起突刺的架勢,將刀橫放在胸前,刀開始綻放出耀動的藍光,看起來就像是一頭蠢蠢欲動的猛獸。以右腳做為定點將身體壓低,左腳強力一蹬,雷德那迅速的衝向螞蝮,將刀狠狠的刺進軀殼上的一道傷口。

「集雷—突刺。」

強烈的電流在螞蝮體內奔騰,螞蝮不斷的發出痛苦的鳴叫,最後不支倒地。螞蝮再也沒爬起來過了。

少女再度對雷德那感到驚訝,颤抖著說道:「好...好厲害。」

「喂,妳看一下。」雷德那大聲叫住少女,用手比了一個方向。

少女順著雷德那比的方向看了過去,看到的是,一望無際的長條拖行痕跡。少女看的目瞪口呆。

一名身穿風衣的人在旁默默的看著,站在與他們有一段距離的高樹上看著這一切,風衣將他從頭到腳全身包住,無法辨認他的性別和看清楚他的長相,但是能稍為看見臉部的表情。他,正在邪笑著。

「真幸運,竟然被我找到了,原本只是閒的發慌出來逛逛而已。呵呵,好了,來賓都到齊了,可以開幕了,名為血腥嘉年華就要開始了,哈哈....哈哈哈...。」

瘋狂的笑著,讓原本詭異的他看起來更極為瘋狂。從聲音來判斷,他應該是名男子。





酒吧裡的人來來往往。吆喝聲不斷的傳出,替拼酒量或是拼腕力的人助陣,而輸的人就要罰喝一杯啤酒,有人因此喝的醉醺醺的,引來不少歡笑聲,場面看起來相當熱鬧。

在這熱鬧的酒吧裡,一名少女和少男座在其中的一角,其中的少女看起來相當沮喪。

「嗚嗚,怎辦啦,被我父親知道一定會被罵死的。」

雷德那沒理會少女在旁的哀嚎,拼命的解決眼前的食物,看這情形他應該是打算絕不放過桌上任何食物吧。

「還被某人....。」少女小聲的嘀咕著,深怕讓一旁的強盜聽到。

但是期望總是與事實相反,終究還是被耳尖的雷德那聽到了。雷德那有點不悅的道:「如果不是你的話,我還在想用我的美食咧,況且我才叫妳賠我一頓飯而已,這樣算是對妳很仁慈了,幹麻把我說成是稱機強劫似的。」


少女看著桌上滿滿的食物,心裡想著,這...這...不叫一頓飯吧,至少夠三個人吃。一想到結帳時的金額數目,少女對著自己所剩無幾的荷包暗自哭泣。

不過仔細想想,竟然有緣相見,還是彼此認識一下吧。

「我叫亞加里,你呢?」

「雷德那。」

「雷德那阿,不錯的名子。對了,你應該是操控雷的旋律者吧,很少見呢,據我所知能操奏雷的元素的人相當稀少,而且在雷元素聚集不到的地方還能驅使雷元素,真是厲害呢,請問你是怎辦到的阿?」

亞加里相當期待雷德那的回答,但是對方卻沒有回應她的問題,只說了一句吃飽了,就起身離開。

雷德那匆然離開讓亞加里感到很訝異,連忙將帳付清後追上他。

「等等我,等我一下嘛。」

雷德那轉身回應:「幹麻,你還要請我吃飯嗎?」

亞加里想要開口說話時,忽然周圍的氣氛開始改變了,讓人感覺到寒冷與恐懼。

此時兩人都感覺到有人正在注視著他們,同時看向酒吧對面的屋頂上。那人全身埋沒在風衣的人,他看著兩人笑了一下後從屋頂跳了下來,然後像老朋友一樣問候:「嗨,好久不見,還記得我嗎?」






第二話 完



[ 本文最後由 瑟爾夫 於 07-1-7 03:5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2:56 , Processed in 0.21908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