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遺失的異都 ( 大更新 )

[複製連結] 檢視: 5216|回覆: 7

發表於 06-12-15 19:22:27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德利姊弟發現家裡倉庫的機關,
卻因為機關密碼錯誤進入了異都,
各自到了奧奇烈馬魯的某個角落,
為了尋找彼此,學會了魔法,學會了戰鬥,
學會了……這個世界生存下去的法則--



---*---

作者的話:

各位讀者好~
讀者們如果想跟我討論劇情
可以到
xxx96352文學綜合版與我討論此書內容!


也請各位多多支持^^

PS重新更新後,若還是有漏洞
希望大家可以提醒我
謝謝˙ˇ˙

(在台論也有PO,所以在這邊先說一下,並非盜文。)

---*---




[人物介紹]

珍妮德利:十七歲的迷糊少女,從家裡發現倉庫地下室發現通往異都的機關,心地善良,對事情總是猶豫不決,小事情也可以思考很久,膽小懦弱。有著褐色的長髮,總喜歡綁成兩條小辮子,時常穿著深咖啡色和白色的洋裝。進入奧奇烈馬魯後才發現自己是異世界百年難得一見的聖少女。


馬傑德利:珍妮十五歲的弟弟,觀察力敏銳,因輸入錯誤密碼,使得自己和姊姊珍妮進入不同的異都,潔癖的個性不容許週遭有任何一點骯髒,自稱數理天才,有著充滿邏輯性的頭腦,只是那高傲的態度和潔癖的個性挺令人討厭的。有著帶點抹茶色的短髮,時常穿著襯衫和牛仔褲。進入奧奇烈馬魯後,因發明了許多東西,被人推崇為發明王。


瑞娜克娜:年齡約二十,出身年月日連她自己都不了解,隨處流浪的謎樣女子,正義感強,曾救珍妮一命,珍妮非常崇拜她,亮黑色的頭髮上有著一條銀色絲帶,歌聲美妙。隨身攜帶一支綠色的長笛,長笛上鑲著白水晶,是她的武器。因為與珍妮的相遇,之後便一起到處流浪冒險。

伊可智:年齡約十八歲,珍妮對他十分好感,有著墨綠色的頭髮,喜歡吃生菜沙拉,有責任感,卻老是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是個傻男孩。頭上圍著白色布條,披著墨綠色的披風,好愛大自然。


費爾斯:二十二歲,充滿著神秘感,有著及腰的銀髮,喜歡自由、無拘無束的生活。皮膚白皙,看似柔弱實力卻相當厲害一身白色系是他的特徵,聖天使團之一。

艾美莉:十四歲金髮女子,和費爾斯有莫名的敵視,是馬傑到異世界一見鍾情的人,豪邁的個性使地人緣極端,但她卻不喜歡不聰明的人事物,自小雙親便被丟棄在路邊,堅強的外表有著柔弱的一面。胸前戴著火紅色的寶石,有著一身火紅色的長袍,是聖天使團之一。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7-8-7 11:05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9-2-6 14:00 編輯 ]
 
xxx96352的詩詞駢賦  →不定時新增
xxx96352的散文小品→不定時新增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5   檢視全部評分
淬煉  一開始就人物名子(暈頭)話說新貼的那篇不錯我要下篇 ...  發表於 07-7-2 23:30 聲望 + 2 枚
JACK杰克    發表於 07-2-9 21:49 聲望 + 2 枚
ICE-12  我怎麼一直聯想到犬夜叉呢?啊‧啊別打我啊! ...  發表於 07-2-4 19:41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
作者的話:

將於09.01.28開始重新編輯、修改
希望各位諒解˙ˇ˙
---
對於本篇:
糊塗缺乏勇氣的珍妮發現倉庫的機關

因為聰明的弟弟馬傑輸入密碼錯誤
陷入了未知的世界
兩人將被分開
各自再遺失的異都尋找彼此……
---




1.遺失的異都

  德利一家住在美諾斯街最繁華的地區,那裡交通方便,有著許多商店,生活便利得很,再加上附近鄰居和德利夫婦熟識,變久居在那。

  德利夫婦生了一女一男,姊姊──珍妮德利,今年十七歲,喜歡把自己褐色的頭髮綁成兩條辮子,心地善良,對事無心機,但總是優柔寡斷;弟弟──馬傑德利,今年十五歲,觀察力敏銳,有著充滿邏輯性的頭腦,天天埋頭於數學,所有問題都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

  德利夫婦對於有這對姊弟感到驕傲與自豪,雖然珍妮做事糊裡糊塗,但在外卻十分有禮貌,讓德利夫婦沾了不少光,而馬傑是數理資優班的小天才,總是受到老師的誇獎,但歇斯底里的個性也讓德利夫婦傷腦筋,像這樣兩個個性相差很多的姊弟,也不知道是遺傳父親還母親。

  一天早晨,珍妮捧著小咪的盤子,盤子上裝的是小咪最愛吃的紅蘿蔔,蹦蹦跳跳的從家中跑進院子。

  小咪是隻漂亮的白毛長耳兔,在德利一家生活了半年久,珍妮最喜歡撫摸牠柔順的白毛,而小咪在來德利一家的時候並不受到德利夫婦的歡迎,漸漸的,德利夫婦發現小咪聽的懂人話,是隻聰明的白兔,便接受小咪成為德利一家的成員。

  事實上,小咪的出現是在某個狂風暴雨、雷電交加的半夜,黑漆漆的四周使得珍妮不敢睡覺,拿著手電筒沒膽的找著德利夫人,卻在下樓的時候,聽見窗外傳進抓弄紙箱的聲音,珍妮探頭一看,發現一隻漂亮的白毛長耳兔在紙箱裡,也不知道珍妮哪來的勇氣,爬出了窗戶,摸了摸兔子,腦袋閃過意念:我想養牠!珍妮害怕自己偷抱兔子被德利夫婦發現,放棄找德利夫人,躡手躡腳的走回房裡,而有個伴也不會讓珍妮不敢睡覺。

  但糊塗的珍妮一直以為牠是母兔,所以取了個「小咪」的名字,直到德利夫婦同意當天才發現可愛的小咪竟是一隻公兔。

  「小咪,吃飯囉!」珍妮左看看,右看看,卻不見小咪人影。「小咪,吃飯唷!你在哪呀?」

  珍妮走到小咪平常睡覺的小木房,那是個比狗屋還要小的木製小屋,側身一看,小咪也從小木房後探出了頭來。

  「哈!原來你在這兒!」珍妮跳了一下,小咪卻馬上逃跑,珍妮眼看著小咪跑走,也向前跟去。「嘿!小咪,你去哪裡?等等我!」

  小咪跑進了倉庫,德利家的倉庫在地下室,位於院子東邊的角落,那裡積著濃厚的灰塵,平時根本不會去,珍妮對於要不要進去感到猶豫。

  過了五分鐘,珍妮決定下去一探究竟。

  珍妮把裝了紅蘿蔔的盤子放在倉庫外,捲起長袖子,捏著鼻子走著倉庫的樓梯。

  平時倉庫都放些德利夫人不常用卻也捨不得丟的東西,像是只用過一次的瘦身機、小時候馬傑玩的幼兒籃球框、珍妮拼不完的千片拼圖……等等,再加上德利夫人不怎麼打掃這個倉庫,東西放久了自然就堆積許多灰塵。

  「咳咳!」即使捏著鼻子,珍妮仍被那飛塵嗆到。

  「小咪?小咪?」珍妮似乎踩到什麼,腳一滑變摔了個跤。「啊!好痛

  珍妮跌坐在地上,起身時發現地上木板鬆垮發出的聲音。「嘰────

  珍妮皺了眉頭,微弱的光從門口射入,仔細一看,木板上沉積的灰塵有著小咪的腳印,而鬆垮垮的木板裡頭似乎有某種力量吸引著珍妮,珍妮拿了牆上的拑子,很輕易的就扳開木板,當珍妮扳開木板的同時,小咪也從櫃子上跳下來。

  「赫!」珍妮被小咪嚇了一跳。

  「小咪,原來你在這...」珍妮抱著小咪。

  小咪看著那扳開木板後的地板,上面有著二十六個英文數字,以及模糊的中文字。

  珍妮發現小咪看著地板,也發現到那些字跡,撥了撥灰塵,看清楚上頭的字詞:移動、密道、異都、中國。

  珍妮知道了可以移動那二十六個英文數字,頭腦想了老半天卻一點頭緒也沒有,小咪卻在看了看珍妮又看了看門外馬傑的窗戶。

  「難道...」珍妮從地上爬了起來,又驚又喜的抱著小咪跑出倉庫。「小咪,你真聰明!我都忘了還有馬傑!」

---*


  馬傑德利,一個聰明的小大人,對於科學呃咳咳!我想我不必多說了。

  總而言之,馬傑德利是一個對於自己非常的自信,尤其在數理方面自稱天才的人。戴著一副眼鏡,
總是穿著整齊的襯衫,對於週遭的環境衛生十分在意。

  「哼!這題數學可真小看我!」馬傑得意的笑著,完全忘記昨天還埋頭算著那題數學題。

  「馬傑!馬傑!」珍妮的聲音在馬傑房外喊著,讓馬傑的思緒完全亂了。

  「又是我那笨姊姊!」馬傑小聲的嘀咕著。

  馬傑上前打開門,珍妮一身灰塵又抱著被灰塵弄髒的灰小咪喜沖沖的跟馬傑說:「馬傑!馬傑!我知道你數學最行了,通關密語你一定行的!」

  馬傑用力揮開空氣中混濁的灰塵。

  「太髒了吧妳!馬傑當然不可能讓骯髒的灰塵進入自己親愛的房間,說完話便準備用力的關門。

  在關門的剎那,馬傑瞥見珍妮失望的眼神

  馬傑表面上看不起自已的姊姊,但其實他很喜歡天真的姊姊,一看見珍妮垂頭喪氣的臉,只好投降。「噢,好吧好吧!算我被打敗了!」

  珍妮興奮的一手抱著小咪,一手拉著馬傑的手跑到倉庫去,途中,馬傑還起雞皮疙瘩,他只要想到珍妮那充滿灰塵的手碰到他的手,他就快窒息了。

  「就是這!」珍妮放開馬傑的手,大概是剛剛已經習慣空氣中彌漫著灰塵,也沒有顧忌的就到倉庫內,看著馬傑在外猶豫的樣子,珍妮揮了揮手。「馬傑!這裡,快啊!」

  小咪從馬傑的後面撞了過來,馬傑從樓梯上了進來。

  「馬傑!還好吧?小咪,你真不乖。」珍妮一邊關心、一邊斥責小咪。

  「咳咳咳!咳咳咳!妳妳確定,我要解的東西在這?」馬傑咳了好幾聲。

  珍妮點點頭。「是啊,在這。」珍妮指著被扳開的地板。

  馬傑蹲了下來,心裡想著:我可是數理天才,而不是英文天才。但馬傑還是仔細的看了看,大約過了五分鐘,馬傑說:「......給我一點時間。」

  「什麼?」珍妮不太懂的問。

  「我說,給我一點時間!」

  『密碼提示是:移動、密道、異都,最後一個詞:中國......難道是要用中文來解密碼?!上次有學一點點中文……』

  馬傑馬上站了起來,跑離倉庫。

  「馬傑!你要去哪裡?!」珍妮大吼著。「馬傑!......真奇怪,突然跑走。」

  蹦!

  不一會兒,馬傑喘呼呼的拿著一本厚厚的辭典,推開珍妮,仔細的看著地板上的字,珍妮看著馬傑急急忙忙翻著辭典的模樣,眼光閃爍著解謎刺激感。

  「我知道了!中文!一定是用中文翻譯!以中文來說,這三個詞的第一個字都有yi的音,第二個字都有d的音,而yid,也就是說,密碼是yid。」

  「馬傑好厲害!」

  「但我不是百分百確定……也許這只是巧合……」

  「不管了!你不快按嗎?馬傑。」珍妮催著。

  馬傑移動著”Y””I””D”,而那塊被扳開來的地板,漸漸裂開,分成了兩半,剖開來的兩半似乎成了空洞似的,好像是無底的深淵,左半漸漸發出綠光,右半漸漸發出紅光,閃爍的模樣似乎裡頭是廣大的宇宙……

  珍妮輕輕的碰觸發出綠光的左半邊,不明的力量拉著珍妮。

  「馬傑!」珍妮活生生的在馬傑面前被拉了進去,而小咪也跟著跳了進去。

  「姊姊!」馬傑是著像珍妮一樣觸碰著發出綠光的左半邊,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不可能……這麼小塊的地板,人怎麼會吸進去……?」

  馬傑開始思考著:如果是右半邊?馬傑輕輕碰觸發出紅光的右半邊,果然不出所料,馬傑也被某種力量拉了進去。

  倉庫的門被不明的力量關上,揚起了一陣充滿霉味的風吹過灰塵,閃爍的紅光和綠光,可以明顯的看到那塊地板在中文字詞提示下,馬傑和珍妮沒有發現的字句:密碼錯誤者,將進入異都。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7-8-7 11:10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9-2-9 14:0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沃爾。菲提拜斯  嗯嗯,加油一ˇ一  發表於 07-6-10 20:35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汝汝@@  good   發表於 07-2-23 16:4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
作者的話:
噢有點晚了,今天先編輯到這……

全部編輯完會讓此則浮上來的= =^
---
對於本篇:
落在曾經繁華的城市--華之風城,
還差點被蜘蛛怪吃掉,好顯這個漂亮的姊姊相救!
不!等等……什麼聖少女?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又冒出一個帥哥要我打怪?救命啊--
---

2.瑞娜克娜


  這裡是華之風城,城內城外的人都知道這裡是個繁榮的觀光之城,其中最受到歡迎的觀光景點就是真實之湖,那是在城內西北方的大湖,傳說只要對妖怪灑下真實之湖的湖水,妖怪便會露出原形並且能力退化;此外,也傳說真實之湖住著美麗的女神,源源不絕的真實之湖水就是女神所獻給大地的禮物。因此每年的夏季,華之風城都會舉辦「真實之湖祭典」,以感謝對女神的謝意。

  現在正值炎炎夏日,從不乾涸的真實之湖卻乾涸了,一年一度的「真實之湖祭典」也變得十分冷清,華之風城的居民都以觀光維生,因為真實之湖的乾涸,觀光客一下銳減,商人們唯一維生的工具沒了,除此之外,依賴著真實之湖湖水在旁耕田的農人們也因為田地乾旱,農作物也毫無收穫。

  原本城裡的居民過著安定的生活,繁榮的居民和美麗的屋舍,如今卻都如同旱地般枯燥。湖水的乾涸雖然影響大,但事實上,最大的影響並非湖水,而是原本住在城外東南方的蜘蛛山的蜘蛛怪。

  本來蜘蛛怪都不敢靠近華之風城,深怕湖水會將他們露出原形且能力退化,但因為湖水乾涸,蜘蛛怪們猖狂了起來,不是突然進城吃下他們最喜歡的小孩,就是在半夜催眠美麗的女人到蜘蛛山裡,現在華之風城裡不僅小孩寥寥無幾,女人也剩下一些年老的婦人,留下來的男人少了妻兒小孩,也沒了活口的路,整個華之風城就如同狄克鎮般灰暗。

  而真實之湖的四周有一大片森林,時常有吟詩詩人、流浪天涯、冒險世界的人們在森林裡,他們尋找靈感、增廣見聞、追求刺激,其中在華之風城內名聲響響的流浪人──瑞娜克娜最為有名。

  瑞娜克娜是一名有著烏黑亮麗的黑髮的流浪女子,正義感十足,若運氣好,可以在森林內聽見瑞娜克娜的歌聲,瑞娜克娜總是再自己的秀髮上繫著一條銀色絲帶,隨身攜帶著一隻綠色的長笛,有人說那是瑞娜克娜的武器,也有人說那是瑞娜克娜在森林裡伴奏的樂器。

  城裡的人們說瑞娜克娜是女神的化身,但此時城裡的人們受到危機時,卻不見瑞娜克娜的蹤影。

  瑞娜克娜一踏入城裡,充滿著不自在感,如此烏黑的瘴氣,到處爬滿了蜘蛛,人民們倒在地上,有的餓死、有的鮮血模糊。「這是怎麼回事……我才離開鎮上幾個月,怎麼改變這麼多……?」

  突然一隻手抓住瑞娜克娜的右腳踝,瑞娜克娜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年約40的老婦人,全身充滿著污垢,彷彿用全身力量緊緊抓著瑞娜克娜的腳,用最後一口氣說:「您終於回來了……我……我們的女神……救……救救華之風……城──」

  「……?!」瑞娜克娜那雙灰色的瞳孔,此時卻更加黯淡。

  瑞娜克娜蹲下來,右手慢慢拂過婦人不瞑目的雙眼。

  瑞娜克娜為了找清楚真相,快步走向村長的家。


  「您終於來了……!救救華之風城吧!女神!」村長失去原本的活力,看見瑞娜克娜,原本毫無希望的雙眼明亮了起來,拖著腳步卻仍衝向前,緊緊抓著瑞娜克娜的衣服。

  「發生什麼事情?」瑞娜克娜擔心的問,也輕輕將村長的手推開。

  忽然一個尖銳的聲音在外頭吼著:「救命!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

  瑞娜克娜發現外頭的聲音,立刻衝出村長的家,左看右看,終於看見一個身穿洋裝的女孩,喘吁吁的跑著,兩條辮子也因為奔跑變的鬆亂。

  「嘿嘿嘿...好不容易來個奇怪的人,又不知道真實之湖的事情的人,不好好吃掉怎麼行呢?嘿嘿嘿」巨大的蜘蛛怪追著珍妮跑。直徑大概有五十公尺那麼大,巨大的身軀跑過來邊撞倒好幾棟殘破不堪的屋舍,牠既興奮又高興的說著。

  「不要!別吃我啊!我什麼都不知道!」珍妮一看見前面有個女人,馬上跑向那女人的方向,眼看著那女人沒有絲毫害怕的模樣,珍妮也馬上躱在女人的後面,也可能是因為跑了很久,腿已經沒力了,整個人坐在地上。

  「嘿嘿嘿......一次送上兩個女人?太好了!要獻給老大──啊!」蜘蛛怪講到一半,才發現自己的八隻腳在一瞬間通通被割斷了。

  「什麼?!」蜘蛛怪往上移一看,發現瑞娜克娜站在牠的身上。

  「真可惜,打擾你用餐的時間。」瑞娜克娜揮了一下長笛。

  「可惡!快給我下來!」蜘蛛怪的精力漸漸消退,但傲氣卻不減,直到它將好幾顆眼睛往上看,看見瑞娜克娜手中那把綠色長笛。「妳……妳該不會是──瑞娜克娜?!」

  瑞娜克娜似乎完全忽略牠的話,說:「讓我想想,是先催眠你,在剖開你的肚子就出孩子們,還是現在就剖開好呢?」瑞娜克娜一跳,站到地面上,仔細一看,她手中那把長笛根本不是長笛,只是個做的像長笛的伸縮棍。


  瑞娜克娜迅速的將伸縮棍拉到兩公尺長,當蜘蛛怪要反駁時,看似堅硬的伸縮棍卻柔軟的像木棍,她先是撐竿跳到蜘蛛怪的上頭,接著伸縮棍又變的堅硬,尾端還突然伸出了銳刀,用力的往頭腹部插下去,儘管綠色的汁液噴了出來,卻也面不改色。

  「死......死了嗎?」珍妮害怕的問。

  「沒挖出心臟,這只能說是昏了過去,還沒死呢,看來妳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瑞娜克娜頭也不回的說著,伸縮棒又變成了長笛的長度,銳刀也沒縮回去,她割著蜘蛛怪的肚子,似乎在找著什麼。

  「姊…...姊姊.....妳在做什麼?牠牠已經很可憐了」珍妮結巴的說。

  「噓」瑞娜克娜大概是受不了珍妮善良的個性,噓了一聲。「阿哈!找到了!」

  瑞娜克娜在蜘蛛怪那跳動的心臟附近找到一顆大約小拇指大的寶石,寶石拴在心臟上,那寶石暗紫色的樣子真讓人害怕;瑞娜克娜用力的往心臟一次,綠色的汁液湧了出來,慢慢的,蜘蛛怪連同心臟消失,瑞娜克娜的手中有著那顆暗紫色的小寶石和幾枚金幣

  「為……為什麼會跑出錢?」珍妮無法相信眼前所看見的,先是直徑五十公尺的龐然大物只留下綠色的血液消失,接著又是黑色的心臟消失,卻又莫名其妙蹦出小寶石和金幣?!

  「你從沒看過打怪的畫面?打死了怪,怪自然會消失,這些是戰勝品,越是高等的怪得到的戰勝品越多,這隻看起來很厲害事實上卻很弱的蜘蛛只值這麼點錢,妳要就給妳吧。」瑞娜克娜走進珍妮,手中的伸縮棍收回銳刀,看起來又像是支普通的長笛。

  「什麼打怪?這裡又是哪裡?我不懂!這簡直是遊戲嘛!」珍妮面對著瑞娜克娜喊著,突然被蜘蛛怪追著跑,又突然看到這麼驚悚的畫面,任誰都會害怕……

  「遊戲……算是吧,我是瑞娜克娜,一名流浪女子。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珍妮德利。」

  忽然村長跑了出來,開始流著眼淚。「女神!果然是女神的化身!」

  珍妮一看到臉部凹陷,破爛且發出噁臭味的村長,說:「噫!妖──」差點說出「妖怪」兩個字,還好瑞娜克娜摀住她的嘴。

  「村長,靠我一個人是沒有用的,必須找到蜘蛛怪的首領,壓下整座蜘蛛山,一切才能慢慢轉好。」

  「是是是!您說的都是!」村長充滿喜悅的說,這時才發現一直躲在瑞娜克娜身後的珍妮。「妳是……?」

  「珍妮,村長是個好人,妳可以告訴他妳發生什麼事情,年紀滿大的村長也許知道。」因為瑞娜克娜崇高的地位,如此直接的話語,村長當然毫不在意。

  村長邀請她們兩人到屋子裡。「不好意思,我這裡只剩下清水能給客人享用。」

  「沒關係、沒關係!」珍妮馬上說。

  待村長就位,瑞娜克娜開始問:「珍妮,妳不是這裡的人吧?難道妳是聖天使國那裡來的?」瑞娜克娜的話一說完,村長和瑞娜克娜瞬間變的戰戰兢兢。

  「什麼聖天使國?」當珍妮說出這句話時,村長和瑞娜克娜也鬆了一口氣。

  「孩子,我問妳,妳是怎麼來到華之風城的?」村長問。

  「華之風城?」珍妮歪著頭,不解的問。

  村長和瑞娜克娜對視,這女孩太奇怪了,既不知道聖天使國就算了,也不知道無團國國有名的城市之一,難道她不是奧奇烈馬魯的人?

  「妳現在所在的城市叫做華之風城,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是一個叫做奧奇烈馬魯的星球,北大陸稱為聖天使國,南大陸稱為無團國,以上……妳都不知道?」瑞娜克娜慢慢的說。

  密碼錯誤者,將進入異都。

  「……難道!這裡是異都?!」珍妮突然大叫著。

  「異都?果然沒錯!妳是從別的世界來的對吧?」瑞娜克娜問。

  「我記得……我在我們家的倉庫,然後有個機關,要輸入密碼,我的弟弟輸入的密碼似乎是錯的,然後我就掉進紅色的宇宙,接著,我就掉在大蜘蛛的背上,本來在睡覺的大蜘蛛沒發現我,我嚇死了!第一次看到這麼巨大、毛茸茸的蜘蛛,我慢慢的走下來,卻還是被牠發現,然後我一直跑一直跑,然後我就看到瑞娜克娜……」珍妮越說越沮喪。

  「常常有別的世界的人進到奧奇烈馬魯,對於那些人,我們稱之──異聖,當然,這是因為對於他們的不了解,我們並不知道那些人的能力,才說的這麼好聽。但通常……異聖和我們是溝通不良的,除非異聖待在奧奇烈馬魯很久的時間,已經聽的懂或能開口對話,不然是不可能出現像妳這樣能和奧奇烈馬魯人對話的人了。」瑞娜克娜說著。

  「不對,有!有這種人!」一直默默不說話的村長終於開口。「是聖少女!只有聖少女才能如此!」村長激動的說著。

  「......」瑞娜克娜聽到村長的話,馬上安靜了下來。

  「什麼是聖少女?」

  「跟我到外面,然後伸出妳的手。」瑞娜克娜說完,珍妮乖乖的跟著瑞娜克娜走出村長的家,也乖乖伸出手。

  瑞娜克娜先用笛子在地上畫了個六芒星陣,再要珍妮站在裡頭,然後持著笛子在嘴邊唸唸有詞:「迪里斯,諾班習理斯,屬性!(註:此咒語通常用於查屬性和水晶,特別用處,但是是最基礎的魔法)

  珍妮只覺得身上一股熱流經過,然後從心臟到左手突然一陣冰涼,身邊的光芒隨著六芒星陣突然停止。

  「打開左手。」瑞娜克娜說著。

  珍妮打開緊握的左手,發現一顆光鮮亮麗的黃色水晶。

  「……!」瑞娜克娜睜大了雙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珍妮。

  珍妮也嚇了一跳,為什麼突然手中蹦出一顆水晶。

  在一旁的村長看見那顆黃色水晶,喜悅的大喊:「聖少女!聖少女是要來拯救奧奇烈馬魯的!聖天使團有救了!世界有救了!」

  在路邊原本毫無生氣的村民也將頭轉向珍妮,每個人有氣無力,卻感覺的出來他們十分開心。「是女神的眷顧!」「上帝聽見我們的禱告了!」「聖少女會拯救華之風城!」……等等。

  「我不懂,什麼是聖少女?」

  「聖少女是──」瑞娜克娜說到一半,突然出現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傳說,聖少女是異世界來的聖女,不僅不需要靠咒語就可以施下幾乎所有屬性魔法,只需要說出魔法名稱就可以,而且魔法值是無限的大,大到沒有人知道有沒有底線,簡單的說,聖少女──是擁有無限攻擊力、防禦力、魔法能力和精神力的人,只要時間將聖少女的經驗增加,武器挑選高級一點的,防具使用最頂尖的……是最頂尖的職業。」

  瑞娜克娜和珍妮轉向站在巷子口的男人。

  「在妳看起來不可思議的事物,對於我們而言是再平常不可。」

  看起來年約18,有著墨綠色綁著馬尾的長髮,頭上圍著白色的布條,披著深綠色的長袍,手上拿著鑲有翠綠色水晶的木頭魔法杖,腳上穿著皮靴,看起來是個魔導士。「我是伊可智,好久不見,瑞娜克娜。」伊可智向瑞娜克娜伸出手。

  瑞娜克娜握著伊可智的手,然後說:「真的很久不見了,伊可智,長大了。」接著瑞娜克娜搓著伊可智的頭。

  「呵呵呵呵!」伊可智笑著說。

  「對了,珍妮,他是伊可智,是我在流浪中遇到的朋友。」
 
  「你好,我是珍妮德利。」
  
  伊可智對珍妮笑了一下,接著觀看周圍。「華之風城變太多了,曾經那麼繁榮的……」

  「不好意思,打岔一下......能不能請你們幫個忙。」終於有話可說的村長說。「能不能......請你們幫華之風城的人們忙?能否幫助我們壓制蜘蛛山的妖怪?」

  「我正有打算。」瑞娜克娜和伊可智對看後,異口同聲的說。

  「順便......給我們的聖少女一點經驗。」伊可智笑著說,然後畫好五星陣。

  「不不!妖......妖怪耶!又大又毛的蜘蛛怪耶......我──我不要──」珍妮已經被瑞娜克娜拉到五星陣內。

  瑞娜克娜將珍妮拖到正中央,對伊可智笑了笑,伊可智點點頭,開始唸著傳點術的咒語:「特里魯斯,德馬齊魯,到達蜘蛛山!」說完,他們便隨著五星陣的光芒消失在城裡。(註:傳點術是魔導士使用的瞬間移動,同樣也適用在近距離內的瞬間移動,但是無法在戰鬥中使用。)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7-6-18 10:16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9-2-9 14:4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汝汝@@  good  發表於 07-2-23 16:41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
作者的話:
嗯,今天跑去農場玩,

沒有很多時間去編輯,
所以只重新編輯一篇,
編輯的時候總覺得~
以前的文筆真是有頭沒有尾,
寫的很差勁@"@
總之~還請各位多多支持
有建議與意見可傳悄悄話喔!
---
對於本篇:
什麼阿哩哩忽嚕嚕的?
我不會咒語啦!什麼?
聖少女不用背咒語?記名字就好?
嘿嘿……其實聖少女也不錯嘛!
不對!怎麼會這樣!
真的要進去嘛……?
---


3.蜘蛛山


  蜘蛛山位於城外東南方處,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但大多習魔法的人都會利用魔法到達想要的位置。

  「不好意思,瑞娜克娜,能不能--多告訴我一些事情,對於這一切,我真的完全不懂。」珍妮低著頭。

  「說的也是,那麼想問什麼就問吧。」

  「我可以問妳……為什麼妳的長笛會變成棍子啊?還有那水晶又是怎麼一回事?加上妳剛剛給我的那些金幣和打怪的事情,我完全不懂。」

  瑞娜克娜拿出長笛。「這個長笛只是掩人耳目的,逼--」她用力的吹了長笛,卻發出魔音傳腦的聲音。

  「不能演奏的,這只是個武器,至於為什麼會變成棍子是因為……」

  『是因為我!』從笛子發出一個女孩的聲音。

  珍妮瞪大眼看著笛子。「笛子會說話?!」

  從笛子的壓孔突然蹦出一個手掌大的小精靈,因為差一點卡在壓孔中,臉瞬間漲紅。

  『我是主人的心童--娜娜,身為心童必須幫助主人,像是幫忙收納錢幣或藥品、幫忙主人攻擊妖怪,打怪的時候,通常心童會附在主人的武器上,像是這樣--』娜娜說完話,衝進長笛壓孔,長笛在瑞娜克娜的手中忽長忽短,末端的銳刀也不時冒出來。

  「夠了唷,娜娜,身為心童要謙虛。」瑞娜克娜笑著說。

  「所以,剛才我看見的,全是娜娜在幫妳?」

  「差不多是這樣,但在這個世界並非只有這種攻擊,也有所謂的魔法,那些魔法待會再交你,接著讓對水晶有所研究的伊可智告訴你水晶的事情吧。」

  伊可智將手中的魔杖伸出來,上頭鑲著清澈的翠綠色水晶。「水晶的顏色代表不同屬性,有水、火、風、雷、光、闇六種屬性,像瑞娜克娜笛子上鑲的是光屬性的白水晶,我的就是風屬性的綠水晶。」

  「我的是黃水晶。」珍妮從口袋拿出水晶。

  伊可智笑了一下。「錯了唷,聖少女的水晶在陽光下是金色的,但雷屬性的水晶才是黃色,但雷屬性水晶在陽光下卻不會發出金色光芒,在這裡很多人假借雷屬性的水晶到處招搖撞騙,說自己是聖人,只有平民百姓會被騙而已。」

  「原來是這樣,那魔法又怎麼來的?」

  「魔法只是一種能力,學不學是自己的選擇,當然有沒有天份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但通常選擇自己屬性的魔法會比較好練就是了,只有那些天才會選擇全方位。」

  「既然說到魔法,現在就來學吧珍妮!」瑞娜克娜拍了手,興奮的說。

  「我不會啦~

  「學了就會啦,再說我們終究是要進去蜘蛛山的,現在在山底下也不是辦法。」伊可智也說。

  「可是……

  伊可智無視珍妮的抗議。「我現在教妳幾個魔法,妳要好好記得,身為聖少女,只需要看別人施一次法,就可以把對方的魔法練成一半,而且並不需要唸咒語和佈星陣,只需要勤練魔法和緊記魔法名稱,懂嘛?」

  「姆……」

  「說"是"!」瑞娜克娜大吼。

  「是!」珍妮馬上站的挺挺挺。

  「首先是攻擊魔法──聖陽光線,這魔法必須在有光的時候施法,現在炎炎夏日,最好用了。」伊可智看見旁邊有一隻蜘蛛,拿著魔杖對準說:「葉赦呼呼,皮安特魯,聚集燦爛光芒──聖陽光線!」接著彷彿所有光線聚集在魔杖上,一切動作很快,光芒一下子變成了光團,然後投擲在小蜘蛛上,小蜘蛛馬上就被KO,消失後只剩下兩枚硬幣和草藥。(註:咒語只要說出一次,就可以連續施法,除非中途又換別種咒語。)

  「來,這草藥給妳,待會受傷的時候只要塗在傷口上,很快就會復原。」伊可智將硬幣和草藥檢起來,在把草藥遞給珍妮,珍妮也將草藥和金幣放進口袋中。

  「那接下來換我了,我要教妳治癒魔法──速補魔法和基礎護士,看好囉!」瑞娜克娜看見一隻差點被蜘蛛吃掉的蝴蝶,將蜘蛛網打散後,那隻翅膀受傷的蝴蝶卻也垂到地上。

  瑞娜克娜兩手向上,開始念著:「法哈地利,萬素皆聚,傷痛回補──速補魔法!」突然不知道從哪,在笛子前面突然出現紅色十字,而那紅色十字如同一片紙張,慢慢飄到蝴蝶身上,然後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到蝴蝶的傷好了,紅色十字也消失。

  「好厲害!」珍妮不禁讚嘆。
  
  「接著是基礎護士,嗯……伊可智,來一下。」瑞娜克娜說完,伊可智乖乖過去。

  接著瑞娜克娜狠狠的用笛子劃破他的手,留下一條十公分長的傷,開始冒出血來。

  「天啊!妳在幹麻?!突然攻擊我!」雖然瑞娜克娜給的傷看起來很嚴重,但早就習慣戰鬥的伊可智對於疼痛也沒什麼感覺,站在一旁看的珍妮也傻了眼。

  「法加迪安,普安芬,基礎護士──維安!」瑞娜克娜一說完,突然從笛子慢慢跑出一條白色的空氣,接著白色的空氣越變越大,馬上變成一個人形,而五官也漸漸顯露出來,佼好的身材也露出來,那是一個護士!

  「親愛的傷患,請讓維安幫您治療!」那個叫作維安的護士輕輕碰觸伊可智的傷口,食指沿著伊可智一條傷口撫摸,傷口卻也跟著密合並且不留任何痕跡。

  「那大致上是這樣,記下來了嗎?聖陽光線、速補魔法和基礎護士。」伊可智問。

  「呃……應該──啊啊!!」珍妮看見一群蜘蛛向他們蔓延過來,大叫了一聲。

  「看來已經要開始戰鬥了,珍妮,加油!這不過只是LV3的小蜘蛛!」

  聽妳講的很容易,我可是起雞皮疙瘩了!

  「聖陽光線!」因為剛剛示範魔法的時候,伊可智曾說過一次咒語,所以他現在可以連續使用,直到他換另一個咒語為止。

  伊可智的「聖陽光線」由光團變成了一條投射的光線,如同掃描機般,秒殺好多隻小蜘蛛。

  「嚇!」因為只是LV3的小角色,對於遊俠這個角色,魔法值也沒有魔導士高,能省著點用就省著點用,而且只是利用武器普通攻擊也可以增加精神力,所以瑞娜克娜只是揮著笛子簡潔俐落的砍掉好幾隻小蜘蛛。

  「天......天啊......」珍妮完全不敢動。

  「珍妮!使用聖陽光線啊!」伊可智邊喊邊秒殺小蜘蛛。

  珍妮吞了一口口水,眼看著一隻滿大隻的蜘蛛靠近,無意識下指著那隻蜘蛛大喊:「聖陽光線──!」所有光芒好像聚在珍妮的食指,珍妮閉著眼睛亂揮亂指,聚在珍妮手指上的光團變成一條光線,只要被珍妮指到的地方全部秒殺。

  伊可智和瑞娜克娜也傻了眼,真沒想到第一次使用「聖陽光線」的人竟然可以將聖陽光線練到LV3,剛剛伊可智使用的聖陽光線(並非示範的時候)也不過LV2,這跳級也跳太大了吧?!

  「聖陽光線、聖陽光線、聖陽光線──!啊啊啊──」珍妮邊尖叫邊喊著,不僅亂指著也亂喊著,伊可智和瑞娜克娜不僅要躲著珍妮的聖陽光線,還要邊砍怪。

  終於在三人的合作下,不到一分鐘,成百上千隻蜘蛛只剩下屍體。

  珍妮開心的撿起地上的硬幣和草藥。「我撿了這麼多,可是我沒有地方放啊!」

  「我看……心童課程之後再教給珍妮好了,我先讓小伊保管好藥草和錢。」伊可智向瑞娜克娜說完,瑞娜克娜也點點頭。接著伊可智又說:「小伊,這裡有好多藥草和錢喔!」突然從伊可智的魔杖蹦出一個有著褐色頭髮,被上有對白色翅膀頭頂上還有著光環,身穿綠色天使服的小天使。

  「這是伊可智的心童囉?」珍妮驚訝的說著。

  「呀~妳就是聖少女對吧?我在伊可智的心知道妳了唷!我是小伊,請多指教!」小伊大概只有手掌大小,向珍妮拉了自己的兩邊裙擺說著。

  「只要學會『心童之術』,通常都會有一隻心童,但這需要時間俢練,妳的心童等我們活著走出蜘蛛山再說吧。」瑞娜克娜摸摸小伊,轉頭對珍妮說。

  「嗨!瑞娜克娜,好久不見。」小伊笑著說。

  「這些錢和草藥都給妳吧。」珍妮說著,把手中的草藥和金錢給了小伊。

  「好啦,我們快點進去蜘蛛山吧。」小伊回到伊可智的魔杖裡。

  「那……走吧!」

  「嗚……不要啦──」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7-6-18 10:16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9-2-9 15:2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汝汝@@    發表於 07-2-24 16:44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
作者的話:
恩,這幾篇忙著寒假作業

(作業堆到後面才作的後果……)
總之現在還是很努力的重新寫起

大概在第六回會接上原本的故事
畢竟越寫越偏也不好
希望快點更新完就是了!
---
對於此篇:
你說!這些蜘蛛想幹麻?
為什麼越來越多?
救命啊--
瑞娜克娜!為了我……受傷!
我卻如此懦弱……
為什麼--?
---




4.蜘蛛后



  蜘蛛山內外充滿瘴氣,雖然珍妮他們三人在身上已經做好防護措施,但身在充滿瘴氣的蜘蛛籠中,仍感到渾身不舒服。


  蜘蛛山的規模比想像中還要大,不僅路難走,還要到處殺掉那些小怪,也難怪這裡是妖怪的大本營。


  「我說……我們還要走多遠?」珍妮右手抓著左手,希望兩手別顫抖的太厲害。目前越走越深、越走越黑,周圍的臭味也越來越臭、越來越不舒服,像她這種膽小糊塗的個性,從沒想過冒險打怪這種東西,也從未碰觸這類型的遊戲,從以前到現在,玩過的遊戲不是美少女夢工坊,就是明星志願,凡是驚悚或是RPG的遊戲,也只玩過幾次就不玩。

  「我想前面就是首領的所在地。」伊可智走在前頭,轉頭說。

  「什麼?!就在前面?我不要!該不會要和首領打起來吧?」珍妮停下腳步大喊著,剛剛那些小怪已經打到手酸了,現在還要打?!

  「珍妮,這就是這個世界,妳不再是活在妳過去的世界了,懂嗎?」瑞娜克娜很坦然的說,她並不希望珍妮老是這麼畏畏縮縮。

  「是啊,珍妮,再說……這整座山,以我和瑞娜克娜冒險了這麼多年,規模並不是最大的,怪也不是最難打的,妳要有信心吃下這一戰,第一次總是比較害怕,沒關係的,慢慢來。」伊可智說完話,走在前頭,繼續往前走,瑞娜克娜也跟上。

  「等等!」

  伊可智和瑞娜克娜被珍妮的大喊停了下來。

  「我不要……為什麼我要這樣?我要回去……魔法呀!你們不是會魔法?!把我送回原本的世界……把我送回原本的世界……」珍妮的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既然努力過了就別再囉哩巴嗦的了!」瑞娜克娜哧了一聲,轉身就往前走。

  珍妮緊緊咬著下嘴唇。

  「珍妮,奧奇烈馬魯也許和你的世界相差很多,但你的世界有妳的世界的現實,奧奇烈馬魯也一樣,這就是我們的現實,妳無法去抗議什麼,我們能幫的只是為你解答我們知道你的東西。從以前到現在,能回去原本世界的異聖……少之又少。」伊可智溫柔的摸摸珍妮的頭,抹去珍妮臉龐殘留的淚痕。

  珍妮點點頭,說:「對不起……」

  「走吧。」在珍妮的眼中,那隻伸出來溫熱的右手,好像給予希望般強烈。

  「嗯!」珍妮用力擦拭臉龐,揉揉剛剛被打地響亮的左頰。

  「還不快點!小心蜘蛛們吃掉你們!」瑞娜克娜在前面喊著。

  「來了!」

---*---

  陰暗的此地,只有幾把小火在壁上點亮著微光,微光反照在黑水晶上,仔細一看,一片的黑水晶上還佈滿著蜘蛛絲,那些黑水晶底下,充滿著女人和小孩,他們被僵凍在黑水晶內,猙獰的表情、無助的表情……反射出無奈的微光。

  欣賞這些黑水晶的人,悠悠哉哉坐在用黑水晶打造的水晶椅上,那是個從黑蜘蛛妖化成人的女人,婀娜多姿的模樣令人垂涎,皮膚呈非常淺的紫色,性感厚唇搽著深紅色口紅,濃濃的紫色眼影及黑色大波浪捲髮,美麗的身材搭上黑色的露肩式長禮服,禮服還閃爍著點點銀光,唯一令人冒汗的就是背後多出來的六隻手。

  「女后!他們已經來了。」突然來一隻小蜘蛛通風報信。

  「還不快帶他們來,我想好好的……招待。」蜘蛛后說完,突然涮的一聲,從口中吐出無限長的舌頭,吃掉通風報信的這隻小蜘蛛。

  「果然是這裡。」伊可智看見滿滿山洞的黑水晶底下的女人和小孩,更加確定這裡就是首領所在地,只是……怎麼沒看見人呢?

  「歡迎光臨……讓我來好好招待你們吧……」山洞內回蕩著蜘蛛后的聲音。

  霎時間,突然冒出好多不同於剛剛遇到的小蜘蛛的蜘蛛,這些蜘蛛是紫色的,不僅會亂跳亂爬,重點是他們吐出來的絲還有腐蝕性。

  「珍妮,小心點,這麼大的數量我無法顧妳,這些絲會有腐蝕性,總而言之,妳小心!」伊可智說。

  珍妮吞了一口口水,深呼吸說:「好!」看著面前數十隻蜘蛛,兩顆眼睛對上好幾百顆眼睛,挖咧咧……這時候只能靠自己了!

  「聖陽光線!」……怪了?怎麼沒有效?

  再一次!「聖陽光線!」……眼看著衝上來的蜘蛛,為什麼使不出聖陽光線?!我不是有無限精神值嗎?

  「伊可智!我無法使出聖陽光線!」珍妮閃著蜘蛛吐出來的蜘蛛絲,還好此時反射神經好一點。

  「怎麼會……!」伊可智皺了眉頭,還是要忙著使出魔法。

  「笨蛋,這裡沒有光,當然無法使出來!」瑞娜克娜說。

  「哪個魔法不教,我怎麼教了一個沒有用的魔法?!」沒辦法,只好現在臨時教學了。「珍妮!看好囉!」

  「葉伊斯安,易魯斯安,岩石滅!」伊可智使出岩石滅,從魔法杖不知從何而來滾滾岩石,重重壓在蜘蛛上。

  「看是看了……但我該怎麼做……剛剛說什麼咒語都忘了!呃!」

  伊可智說:「我現在教妳幾個魔法,妳要好好記得,身為聖少女,只需要看別人施一次法,就可以把對方的魔法練成一半,而且並不需要唸咒語和佈星陣,只需要勤練魔法和緊記魔法名稱,懂嘛?」珍妮突然想起伊可智說過的話,看著眼前就快接近到她的數十隻蜘蛛,豁出去了!

  珍妮高高舉起雙手,再將手對準眼前的蜘蛛,十分有魄力的說:「岩石滅!」

  喀咖!

  ……怎麼只有兩顆岩石?!重點還沒有壓到任何蜘蛛?!

  「柯西柯西柯西──」

  這是怎麼一回事?連面前的蜘蛛都在嘲笑著?明明那麼有魄力的說……

  「珍妮,第一次想要成功使出中等魔法,並不是很容易的啦……」伊可治安慰著。

  「我……我……」珍妮真想說,那我現在要怎麼辦。

  「小心!」瑞娜克娜看見一隻蜘蛛躱在珍妮身後的黑水晶牆壁,準備吐絲,將笛子伸長,是成功殺死那隻蜘蛛沒錯,可是瑞娜克娜也被她這邊的蜘蛛吐了絲,緊緊拴住她的右腳踝。「啊!」別忘了,這絲可是有腐蝕性的。

  「瑞娜克娜?!……可惡!岩石滅!(註:提醒一下,只要唸出咒語,可只唸魔法名稱連續使用,直到換另一個魔法為止。)」伊可智使出岩石滅,好幾顆岩石壓在瑞娜克娜身後流著口水的蜘蛛。

  「對不起……」都是我這樣猶豫不決,老是慢慢吞吞的,自己的麻煩也不好好想想,老是麻煩到別人……都是我……

  「對不起,瑞娜克娜,我……」珍妮深深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珍妮高高舉起雙手,對著面對著越來越多的蜘蛛,似乎股起全身上下的勇氣,大聲的喊:「岩石滅!」

  一秒、兩秒、三秒……

  什麼動靜也沒有。

  難道我又失敗了?!

  就在珍妮快流出眼淚的時候,從對面傳來輕微地震。「怎麼一回事?」珍妮小小聲的說。

  在珍妮施魔法的另一端,突然岩石滾滾,冒出好幾十顆岩石,而且是特大號岩石!朝滿山蜘蛛而來。

  「該不會……這些石頭也不認主人的……」珍妮看著越來越近的石頭。

  「不……應該說……這些石頭比正常使出來的岩石滅大三倍!躱的過嘛……」伊可智也傻了。

  「天、天啊──啊──」怎麼會這樣?!看見眼前蜘蛛被壓死是很好,可是接下來被壓死的就是我了,怎麼辦啊啊啊!

  「啊──」伊可智也喊著,防禦魔法他最不會了,早知道當初就多學一些防禦魔法了!

  「法地特蜜,達因莫魯,西安爾登,超──防護!」瑞娜克娜半躺在地,看到這些石頭,連走路都有問題的她,才是第一個被壓死的!

  瑞娜克娜先在手上畫著魔法陣,然後用力拍擊地板,這樣的魔法效果雖然比在地上畫魔法陣還要弱,但是瑞娜克娜使出的可不是一般的防禦魔法,這是高等魔法的「超防護魔法」,就算是畫在手上使出,防禦效果也是很強的,只是防禦範圍並非十分廣,還好伊可智和他們兩個站的不遠,手畫魔法陣的範圍能到達。

  乓!

  濃濃煙霧夾帶著沙子,停下來了嗎?!珍妮緊緊抱著瑞娜克娜,伊可智嚇傻了兩腳開開坐在地上。

  「還好來的及……」瑞娜克娜虛脫的說,突然使出那樣耗精神的魔法,不累才怪。

  「好厲害……」伊可智不禁讚嘆。

  「嗯~還挺有兩下子的嘛,就讓你們見見我──蜘蛛女后吧!」蜘蛛后誇張的說,接著一群蜘蛛扛著她那座黑水晶打製的椅子,而她就坐在上頭,下面的蜘蛛慢慢的運著,爬了過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7-6-18 10:15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9-2-9 15:3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
作者的話:
老實說

我覺得標題名字好難取
想了老半天才決定這一回的標題叫「勇氣」
聽起來不怎麼樣
但這是珍妮第一次真正面對「真正的對戰」
也是擁有勇氣的一開始
所以取這個名字的……
---
對於本篇:
自從到這個世界,

什麼好事都沒發生,
現在真的要和蜘蛛后對戰了?!
天啊……真是臭到不行!
會不會還沒對戰前就被薰死了?
哼!可不要小看聖少女了!
看我的~聖陽光線!
---



5.勇氣


  「嗚……這什麼進場?!」撲面而來的惡臭味,珍妮馬上捏著鼻子說。

  「真沒禮貌的小丫頭,這可是我身上的香味呢……」蜘蛛后身上的臭臊味撲鼻而來,惹的每個人都想在自己的鼻孔塞軟木塞。

  倒是珍妮比較慘,蜘蛛后其他六隻手突然從背後跑了出來,每隻手都完全沒有頻率的揮著,主要的兩隻手反而乖乖放在大腿上,但左手慢慢伸向珍妮,慢慢伸長……最候捏著珍妮的下顎,臭味已經達到破錶。

  珍妮猙獰的表情看得出她的痛苦。「妳……妳想幹麻?」

  「妳是誰?為什麼妳身上有種不一樣的味道……」說完話,蜘蛛后的脖子也伸長到珍妮的脖子旁,這根本就是日本妖姬長頸怪!

  蜘蛛后深深的在珍妮脖子旁吸的一口氣。「好香……」珍妮瞥見蜘蛛后的舌頭呈黑紫色,伸長舌頭輕觸珍妮,惹的珍妮全身雞皮疙瘩。

  「妳想幹麻?!」伊可智看不下去了,深怕蜘蛛后下一個動作就是吃下珍妮。

  「唷~怎麼?想來個英雄救美?」蜘蛛后轉頭看向伊可智,接著頭又拉長到伊可智那裡。(重點是她的身體仍然在距離珍妮十公尺的水晶椅上。)

  「噫──」伊可智馬上聞到那股味道。「想碰珍妮前,先過我這關!」

  「呵呵呵呵……多麼偉大呀!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呀!小、帥、哥……」蜘蛛后說完話,向伊可智拋了個媚眼,才終於將手和脖子縮回。

  伊可智趕緊吸氣,剛剛的憋氣可受不了。

  「還有個小妞不是?妳當甜點囉。」蜘蛛后指著側坐在地上的瑞娜克娜。

  「哼,吃我?就憑妳這個醜陋的蜘蛛?」瑞娜克娜冷笑起來。

  蜘蛛后聽完瑞娜克娜的話,挑起的眉毛,顫抖了一下。「妳就是飯前甜點了!」蜘蛛后說完,吐出綠色的絲。

  因為行動不方便,瑞娜克娜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綠色的絲固定受傷的腳踝,這綠色的絲並沒有腐蝕性,但是凝固能力卻十分強,緊緊將瑞娜克娜的腳踝固定,跑都不能跑。

  瑞娜克娜趕緊用笛子想割開,卻怎麼用力也割不開。

  「妳以為我的絲和那些小蜘蛛一樣容易斷嗎?」蜘蛛后笑著說。

  「岩石滅!」伊可智馬上施法,許多顆巨大的石頭這次不是從魔法杖的方向跑出來,是從蜘蛛后的頭頂跑出來。

  「哈哈哈阿,就這麼點能耐?!」沒想到落下來的石頭一一被蜘蛛后的八隻手接著。

  「可惡……這裡一點光線也沒有!」伊可智嘖了一聲。

  「伊可智!這裡有光啊!」珍妮指著牆壁上的小火把,小聲的說,以免蜘蛛后聽到。

  「不行啊!那麼一點光,聖陽光線根本不能施!」

  「伊可智總會其他魔法吧?」珍妮想起以前卡通演的,有水系、火系……等等。

  「畢竟不是我的屬性,雖然傷害可能不大,只能試試了……」伊可智說。

  「伊可智,這些蜘蛛的弱點在頭腹部,你攻擊她的頸部看看。」瑞娜克娜當初救珍妮的時候,只有用笛子一擊必昏的地方就是頭腹部。

  「好!──帕麗克恩,甫克恩,麻水!」(註:麻水魔法是水系魔法,這不是普通的水,此魔法的水擊含有麻藥,會讓人麻痺個幾秒,若此魔法等級高,甚至可以麻痺五分鐘,耗精神值不多,攻擊力也不高,常用於逃跑。)從魔法杖噴出水,直直往蜘蛛后的頸部噴。

  「這麼一點水就想--……!」蜘蛛后連話都說不出來,瞪大眼睛看著他們三個。

  「我的麻水魔法等級只有2,可能只有維持一分鐘,我們快走!」伊可智說。

  「可是瑞娜克娜的腳……」珍妮擔心著。

  「可惡的蜘蛛!……帕麗芙恩,甫克恩,基礎水魔法!」(註:基礎水魔法舊址是普通的水魔法,等級差別只有水的大小和衝擊力。)

  從魔法杖跑出好多個小水球,碰到瑞娜克娜的腳踝時,馬上就破而變成一攤水,伊可智只希望這水能夠軟化蜘蛛絲,也不知道有沒有效、不知道趕不趕的上一分鐘!

  「基礎水魔法!」珍妮已經不知不覺學會控制魔法的大小,從手中跑出好多小水球。

  「基礎水魔法!」伊可智也趕快施法。

  「帕麗芙恩,甫克恩,基礎水魔法!」瑞娜克娜也不希望自己扯後腳,三個人一同使出基礎水魔法。

  『那種水魔法,就算三個人都施魔法,也不可能在一分鐘內軟化的!』蜘蛛后心想著,在心裡偷偷笑著。

  「還有一點點了!」珍妮說完話,想著時間也差不多一分鐘了,為什麼還蜘蛛后還麻痺著?「伊可智,一分鐘應該過了啊……」

  「是啊──怎麼會……」伊可智也覺得怪,他很久沒練基礎水魔法,該不會在這時後基礎水魔法升等?!

  「也許是魔法升等了。」伊可智又說。

  「那把握這幾秒,趕快──」瑞娜克娜話還沒講完,就看見蜘蛛后的笑容,看見蜘蛛后準備對珍妮吐絲的模樣。「小心!」瑞娜克娜推開珍妮,讓自己去承受紫色的絲,這紫色的絲才是真的有腐蝕性,現在腳有絲,連手臂也有絲,而且效果更痛!血肉都看的一清二楚。

  「可惡!這女人來偷襲!」伊可智馬上站在瑞娜克娜的前面,不讓蜘蛛後再攻擊到她。

  『為什麼……總是要人保護……這是瑞娜克娜第二次為了我受傷!都是我!』珍妮掉下眼淚,哽咽起來。

  「珍妮──」伊可智話也還沒說完,蜘蛛后又吐出米黃色的絲。

  「我只要那個女孩,留下她,我可以放過你們。」那米黃色的絲似乎沒有任何腐蝕性,只是想要綁住伊可智,不想讓伊可智動。

  「我……」

  「珍妮!別答應她!……可惡!」伊可智好不容易弄斷這絲,但絲卻粘的他滿身都是,伊可智知道蜘蛛后沒有要殺他的意思,不然就不會吐出這種普通的絲。

  「都是我……總是拖累你們……」


  「是啊~都是妳!所以……留下來讓我好好品嘗,就放他們自由吧!」蜘蛛后笑著說。

  「帕麗克恩,甫克恩,麻水!」伊可智馬上說。

  但這次蜘蛛后已經躲開伊可智的攻擊,說:「你以為我會重蹈覆轍?小心我連你也吃下肚!」蜘蛛后瞪著伊可智說。

  「噫……珍妮!千、千萬不要答應!」瑞娜克娜喘著氣說著,這些腐蝕性的絲,簡直痛到爆炸。

  「可是、可是我……」

  「答應吧~答應吧~」蜘蛛后的聲音好像在珍妮的耳邊回蕩著。


  「我問妳,如果我留下來,妳會讓他們走,也會讓那些人放出來嘛?」珍妮指著那一排黑水晶底下的女人和孩子。

  「當然會!只是……那些死人~妳也要嗎?」蜘蛛后笑著說。從他們被抓來的那一刻就死了,保存在黑水晶底下到現在,就是想要吃最新鮮的肉呀。

  「什--」

「是女神的眷顧!」
「上帝聽見我們的禱告了!」
「聖少女會拯救華之風城!」......
珍妮想起那些村民們曾經說過的話。

  「他們是無辜的……而妳卻--」珍妮緊緊握著拳頭,掉下眼淚,慢慢的走到牆壁上火把的位置,然後取下火把。

  「珍妮,妳想幹麻?這點火聖陽──」伊可智摸不著頭緒。

  珍妮看向伊可智,馬上打岔說:「你忘了嗎?剛剛我的岩石滅可是比你厲害好幾倍呢!」

  「就算妳這麼說,我也不懂妳想幹麻啊……」伊可智抓抓頭。

  「別阻止珍妮,伊可智。」瑞娜克娜轉頭向伊可智說。

  「……」

  『原來是聖少女呀!百年難得一見,哈!如果我吃到她,魔法不知道會大增多少呢!』蜘蛛后在心裡盤算著。

  「我倒要看看妳想幹麻。」蜘蛛后笑著說。

  珍妮吸了一口氣。『村子裡的人……將希望放在我身上,瑞娜克娜為了保護我、伊可智為了保護我……他們都為了我付出太多,現在該我……做好聖少女的責任了!』心想著。

  「妳可以靠近我,我願意讓妳吞下肚。」珍妮說。

  「什麼──」伊可智正要說話,卻又被瑞娜克娜瞪了一眼。

  蜘蛛后聽到珍妮的話,馬上變成原樣,變成一隻宇宙無敵霹靂大,就快塞滿整個山洞的蜘蛛。

  「那我就不客氣了,哦齁齁。」蜘蛛后伸出紫色的舌頭,慢慢的靠近珍妮。

  「聖陽光線──」珍妮抓著手上的火把,靠近火源大喊著,把火把丟向蜘蛛后的舌頭上,沒想到珍妮的聖陽光線從原本的火源燒到木把上,接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變成一顆如同剛剛使出岩石滅的岩石一樣大。

  「看我怎麼燒傷妳的舌!」只是這火球雖大,但蜘蛛身軀更大,只能燒傷她的舌,卻不能燒傷她整隻蜘蛛。

  「啊──」蜘蛛后的舌頭被火燒到麻痺了,連話都說不出口,但她心裡也暗笑著,這點傷她仍可以吐絲。

  就在蜘蛛后趕緊用口水把火滅了,馬上也做好吐絲的預備,就在要吐絲的時候──

  「岩石滅!」突然傳來比剛剛更大的地震,從蜘蛛后的後頭,衝出比剛剛更多、更大的石頭,而且不只後頭,就連蜘蛛后的上方也跑出好多好多岩石,重重壓在蜘蛛后的身上。

  「捨磨?!(什麼?!)」蜘蛛后大舌頭的說著,她想也沒想到,這是她最後一句話。

  只是這地震越來越強,伊可智揹著瑞娜克娜,還好最後一次蜘蛛后吐出來的不是綠色的絲,不然現在瑞那克那可能還粘在地上。

  「珍妮!快跑!」伊可智喊著。

  「好!」珍妮跟著伊可智跑出來。

---*---

  差那麼一點時間,也許三個人都被壓在蜘蛛山裡頭,雖然還是有幾隻小蜘蛛跑了出來,但蜘蛛后……這次是真的結束了吧?

  「法加迪安,普安芬,基礎護士──維安。」跑出來的維安幫瑞娜克娜治療傷口,基礎護士和速補魔法的差別,就在於基礎護士能徹底解決傷口,內傷外傷都適用,就消耗比較多的精神值,但速補魔法常用於外傷,也比較不會消耗太多精神值。

  維安很快就幫瑞娜克娜療好傷,也因為瑞娜克娜的基礎護士已經等級3,可以說是治療到毫髮無傷。

  「傷好了,任務就結束了吧……」珍妮虛脫的說。

  「不,殺死蜘蛛……必須取走心臟上的水晶。」伊可智說完,珍妮才馬上想到當初瑞娜克娜救她的時候,拿下紫色水晶的那一幕。

  「我去給她最後一擊。」瑞娜克娜站了起來。

  「我也──」珍妮想跟上去,卻被伊可智攔了下來。

  「可別跟來,這臭蜘蛛今天老往我吐絲,我要親自解決她,解決不了可不讓人看低我?!」瑞娜克娜怒火沖沖的說,好像瞳孔都有無名火燃燒著,黑色的頭髮也好像炭,正從頭燒著熊熊怒火。

  「只是那些村民--」珍妮低著頭。

  「珍妮,這就是這個世界--現實的地方。」伊可智摸摸珍妮的頭,讓珍妮哭個痛快。

  十分鐘後,珍妮也靜下心,看見瑞娜克娜就捧著一顆黑色的心臟回來。

  「嘖嘖,真黑心,我看這黑水晶不拿去淨化會帶來厄運。」瑞娜克娜左右手拋著心臟說。

  珍妮皺起眉頭說:「去哪淨化?」

  「通常城鎮都有淨化之泉,必須將被污染的水晶拿去泡,水晶才會擁有原來的光澤,雖然拿去賣只值一點錢,但日積月累也可以堆積很多錢。華之風城也有一個淨化之湖,就是我們一直提到的真實之湖,可惜湖水乾涸,不曉得什麼時候還會有雨水,所以我們就先去達若貝斯特鎮吧!那裡也有淨化之泉。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先回去華之風城告知村長吧。」瑞娜克娜說。

  珍妮點點頭。

  利用傳點術很快的又回到華之風城,跟村長交代一切都結束,可以恢復原本的生活,只是那些孩子和女人回不來了……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嗚嗚!」村長大哭著,在一旁躺在地的人也哭著。

  「對不起,身為聖少女的我──」珍妮的眼眶也濕了起來。

  慢慢的,烏雲聚集在上空,從一開始的綿綿細語,變成傾盆大雨。

  「村長別難過了,這一定是……死去的村民們,給予的謝禮……」

---*---

  從來不知道有一天會到另一個世界,到一個有魔法、有妖怪的世界,這和地球不一樣,這裡的一切都像奇幻小說或卡通才有的情節,為什麼會到這個世界,身為異聖,真的沒有回到原本世界的可能嗎?

  身為聖少女,所謂的「拯救這世界」,此時的珍妮一點頭緒都沒有。

  『馬傑……也在這個世界嗎?希望你平安無事。』

  馬傑,也在某個角落,對吧?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7-6-18 10:15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9-2-9 15:4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汝汝@@    發表於 07-2-24 16:43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寫的不錯...
繼續加油~~
 
只有你,我才願意去照顧,因為你永遠是我所愛的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
作者的話:
這次的重新更新費了一番功夫

雖然也刪掉一些文,基本上
也終於讓馬傑、艾美莉、費爾斯登場
只是快開學了,就怕又要沒時間寫文了@ˇ@
---
對於本篇:
這裡是哪裡?奧奇烈馬魯?什麼怪地方?

我只想知道我那個笨姊姊在哪!
誰知道一醒來這愛幻想的女人開口閉口都要跟我吵架
還好--以後就讓我剋死你吧!臭女人!
---



6.高傲VS高傲


  「噫……」頭好痛……這裡是哪裡?

  馬傑一醒來,模模糊糊的看見四周的裝潢──到處都是薄紗。

  軟綿床上疊著好幾層白紗,床也是公主式的樣式,還有著漂亮的粉色紗窗,地板是漂亮的白大理石磚和透明水晶,角落也都有滿滿的娃娃,和一個粉紅色的梳妝檯,重點是從床往前看,就是那長達五公尺的大門,整個房間可以說是又大又華麗,就快刺痛馬傑的眼睛。

  在大門的兩旁有兩個士兵,一見馬傑醒來,其中一個就走了出去,不一會兒,來了一個年紀看起來和馬傑相當的女孩子。

  女孩的頭髮綁成兩個馬尾,漂亮的金髮搭上火紅色的緞帶,穿著白色的迷你連身裙,除了白色迷你裙,也穿著火紅色的皮長袍,和紅色皮長靴,仔細一看,連身裙露出白皙的鎖骨區帶上還有著一條鑽石打造的鏈子,鏈子的垂端是一顆又大又亮的紅水晶。衣服沒話說,臉蛋也是沒話說,大大的眼睛有著藍色瞳孔,粉頰微紅的模樣像顆水蜜桃,但看見服裝又覺得是顆蘋果……但如果那漂亮的雙眼別那麼帶殺氣的話就更好了。

  「看什麼?」甜美的聲音在這麼大的房間充滿著回音,實在難以形容甜美聲音和殺氣的融合。

  馬傑上下打量這女孩,說:「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哪裡關你什麼事?重點是本小姐是你的救命恩人,還不快謝謝。」女孩兩手別在胸口,高傲的說。

  馬傑也一副沒聽到她在說什麼似的。「可別說這麼公主的房間是妳的,以免笑掉我的大牙。」高傲VS高傲,以為我會輸?

  一旁的士兵聽見馬傑說話的態度,想向前教訓他,女孩卻馬上臉紅,惱羞成怒的大喊,士兵們也不敢多說什麼,以免變成另一個砲灰。

  「你說什麼!難、難道我不能有這種房間嗎?話、話說,這也不關你的事啊!」

  馬傑看見女孩臉紅的模樣,開始大笑。「哈哈哈、阿哈哈哈哈……」

  「笑什麼啦!」女孩看見馬傑笑她的模樣,皺起眉頭。「哼,還不快報上名來!」

  馬傑停止笑容,白了她一眼,說:「妳不知道要別人說自己叫什麼名字之前,要先報上名來嗎?」

  「哼……」艾美莉也白了馬傑一眼,說:「艾美莉˙絲菲安。」

  「馬傑˙德利。」

  「嗄?」

  「我說我叫馬傑˙德利!笨女人耶妳。」

  「你、你竟然說我笨?!可惡……炎里克,布魯葉安,基礎火球!」艾美莉將雙手放在鎖骨上的紅水晶,接著托出手,對準馬傑。

  小小顆火辣辣的球就這麼飛了過去,還好馬傑閃的快,但火球點著了床的紗窗。

  馬傑馬上下床,看見火勢越來越大。

  「啊啊啊──我的公主紗床!」艾美莉尖叫。

  一旁的士兵馬上施水魔法,才馬上將火平息,但整張床也浸濕了。

  「你們這兩個笨蛋!你們把我的床弄濕了!還不快退下!」艾美莉又大罵。

  「妳這女人很奇怪耶,他們不用水澆熄,難不成要燒掉整間房間……等等,為什麼會有火從項鍊跑出來?!還有──士兵的劍為什麼會跑出水?!」馬傑終於回過神。

  「哼,你這個異聖!說異聖還真是便宜了你。」

  馬傑的個性當然不容許別人說出他不懂的事情,也惱羞成怒了起來。「什麼異聖?!醜女,還不快告訴我!」

  艾美莉聽見馬傑的話,綁成兩邊的馬尾更是被怒火沖了起來。「你說什麼……」

  「艾美莉大人!異聖不懂,息怒呀!」士兵們趕緊向前安慰。

  「我今天不殺了你我就不叫艾美莉──啊啊啊──」就在艾美莉衝向前動手時,艾美莉的長袍卻被抓住。「放開你們的手,我今天不教訓一下他,我不甘願啊!」

  「艾美莉。」低沉的嗓音艾美莉的身後傳出,只見艾美莉的表情越來越難看。

  艾美莉來個皮笑肉不笑,用那會讓馬傑起雞皮疙瘩的甜美聲音笑著說:「費爾斯,好久不見~」然後轉身撒嬌。

  「別來這一套,妳這次怎麼會發揮愛心撿了個異聖回來?」費爾斯看起來二十歲左右(實際上是二十二歲),一頭及腰的銀髮,身高大概有一百八十公分,高挑的身材穿著白色的長袍,看起來像個傳教士。

  『撿?這裡的人說話真討打。』馬傑心想。

  「我在森林那裡巡邏,聽說最近有蛇妖在那裡出沒,要不是他那全身上下充滿著能量的味道,我也不會撿他回來。」

  「原來能量的味道來自你身上。」費爾斯走向馬傑,嗅了一下。

  「這裡是哪?」馬傑問。

  「來我的房間吧,我好好跟你說。」費爾斯說完,便走了出去。

---*---

  費爾斯的房間不像艾美莉的房間華麗,反差十分大,十分空曠,當然該有的家具都有,全部都是大理石,寬廣的房間,看的出來十分空虛。

  費爾斯招待馬傑坐下後,艾美莉的士兵幫艾美莉搬了張柔軟的椅子,她當然知道費爾斯的旁間除了大理石冷冰冰的椅子外,沒有任何軟椅子。

  「這裡是奧奇烈馬魯,一個魔幻世界,擁有魔法、妖怪、精靈的世界,在我們的世界常常會有時間扭曲帶,時間扭曲帶會讓未來或過去的人來到現代,就連別的世界的人,也會因為時間扭曲帶而進到奧奇烈馬魯,那些被時間扭曲帶捲來的人,稱為──異聖,但異聖是聽不懂我們的語言,我們也聽不懂你們的語言。」費爾斯慢條斯理的說。

  「那為什麼我聽的懂?」

  「哼,我幫你施了魔法,只有一個禮拜的效果,你再不乖乖聽我的話我就永遠不幫你施法,讓你永遠都是個笨異聖!」艾美莉高傲的說。

  「這裡沒有平凡人嗎?」馬傑雖然十分不相信這一切,但還事故作正經。

  「你所謂的平凡人是……?」

  「不會魔法的人。」姊姊也來到奧奇烈馬魯對吧?她一定很慌張!

  「當然有。」

  「在哪?」

  艾美莉大笑。「哈哈哈,到處都有好嗎?蠢問題,有學魔法就有魔法,沒有學就沒有,有潛力的人就會成為魔法使,沒有的就會放棄魔法,當你所謂的平凡人!」

  「……告訴我──」

  「什麼?」艾美莉嚇到馬傑沒有馬上回嘴。

  「告訴我,怎麼做,才能馬上找到人。」

  費爾斯挑起眉毛。「加入聖天使團。」

  「什麼?!費爾斯,這笨蛋什麼都不會,你要他加入聖天使團?」艾美莉本來只是想撿個能量很多的人回來當僕人,早晚吸取對方的能量,以增加自己的魔法能力,沒想到卻被費爾斯說出來的話,完全破滅!

  「什麼是聖天使團?」

  「奧奇烈馬魯有北大陸和南大陸,北大陸稱為聖天使國,南大陸稱為無團國,聖天使國由聖天使團帶領,想加入聖天使團,必須是能力頂尖的人,不需要每樣魔法都會,像艾美莉,專精於火魔法,她的火魔法可以一次毀滅一個村鎮,只要你加入聖天使團,你就有權力,有了權力,就能為所欲為,到時候你想找人,也十分容易。」

  「……告訴我,我要怎麼加入聖天使團?」馬傑說完,艾美莉的臉頓時抽畜了好幾下,費爾斯也露出笑容。

  「學會魔法。」

  「像讀書那樣?」馬傑推了推眼鏡問。

  「就像讀書那樣。」

  馬傑嘴角上揚,讀書?哼,就是他的強項呀!

  為了找到姊姊,我要成為頂尖的魔法師!

  「在這之前,我要先知道你的屬性。」

  費爾斯要馬傑站到六芒星內,說:「迪里斯,諾班習理斯,屬性!

  馬傑發現額頭熱熱的,馬傑按著額頭,直到灼熱感慢慢緩去,雙手放下,才發現手上握著藍色的水晶。

  「這是什麼──?」馬傑沒想到自己的額頭竟然會生出水晶。

  「你是水屬性的,就先從水魔法開始吧,我會派人教你水魔法,另外,我幫你安排了房間,就在我和艾美莉中間的那間房。」

  「什麼!我才不要這笨小孩住我隔壁!」

  「水剋火對吧?我可要好好練水魔法囉!」馬傑故意走到艾美莉身旁,輕吻手中的藍水晶,然後走出費爾斯的房間。

  艾美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憤怒的大喊:「可惡啊啊啊啊──!」

  『終於出現一個能夠治一治艾美莉的人了。』費爾斯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姊姊,我一定要──找到妳!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9-2-9 16:2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丰匠  我很喜歡  發表於 09-2-20 21:3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27 , Processed in 2.860206 second(s), 23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