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發表於 06-12-14 17:30:17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1.失序的真實
六月的雨在窗外下個不停,校門附近的椰子樹僅剩影子在搖曳著。
廣闊的操場上看不到任何一人,但仍可聽到自不遠處的唱片行所傳出的,那似有若
無的歌聲。
簡而言之,這是一個陰沉的放學後。
坐在廣告設計社的社辦,呆望著這一切的夏湘雲怔怔的吐出一句:「真是的,
令人討厭的天氣.....」
這並不是在對誰說,她只是在自言自語。端正俐落的五官與長髮,櫬著窗外迷濛的景色,倒意外地顯現出古典美女的氣質。
但是……
「吼喲!這場與要下到什麼時候啦,真她媽的煩。......(消音)」
一開口就是粗魯不加修飾的言辭,古典美女的形象毀了
「不要開口閉口都是髒話阿,小雲,唉,虧了你那張林黛玉般的臉喔…」
向她吐槽的,是一名坐在附近,手中捧著名為M.R Fans軍事雜誌的男生。
夏湘雲走上前去,一把將那本M.R Fans抽了出來,對那名男生露出的臉說道:「喔,真是謝謝你啦,不過那應該是兩回事,話又說回來……」她隨手翻了翻手中的雜誌「你什麼時候對這些醜八怪軍事機器人有興趣的啊?劉世朋?」
被稱劉世朋的少年一本正經的說道:「小雲,你說這是什麼話,M.R可是我們軍事科技和知識的結晶,何況它們又哪裡醜了。戰車般剛硬肅殺的外表,配上現代風格的槍械,可說是(後略)」
正當劉世鵬還在滔滔不絕的講述(自言自語?)M.R這種武器的優點時,夏湘雲已經不耐煩的將雜誌塞回他的手中。
「好好好,是我不對,算我說輸你成嗎?咦?」像是注意到什麼似的,夏湘雲偏著頭。
「怎麼啦?」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聲音…?」仔細一聽,還真有個螺旋槳拍動的聲音。
「喔,那只是直昇機的聲音啦。」
「我知道,可是它好像正朝著這裡飛…」
「什麼啦,小雲,這哪有可能…」這時劉世朋的聲音突然凍住。
因為,他也聽到了。
是撼動大氣的機械轟隆聲,緊接著,紅土的操場楊起了滿天飛沙,一架大型的黑色直昇機這麼大喇喇地降落在操場的中央。
然後,艙門被推開,十幾名身穿黑色戰鬥服的士兵簇擁著走了出來。在簡短的交談後,士兵們分成三組,向各個校舍前進。
「是防恐作戰訓練嗎?怎麼好像沒聽人提過。」一瞥之間,只見劉世朋臉色發白,還喃喃自語的說著:「不會吧……不會吧……」
「你怎麼啦?」
一聽到夏湘雲的聲音,流逝朋像是回過神來似的,連忙拉起她的手。
「快走、快走、不能讓他們發現了。」
「喂喂喂,到底是怎麼了?」
還弄不清楚狀況的夏湘雲掙開了他的手。
劉世朋急道:「不快點不行阿,他們是恐怖份子,要來攻擊學校的。」
「你說什麼!」這回換夏湘雲的臉色大變。
在這樣的時代,隨意高喊政治口號而採取激烈行動的人並不少。而且之前日本真理教的校園毒氣施放事件。及蘇聯的學校被游擊隊以M.R挾持的事件。都在在的顯示出近代的恐怖組織已將校園列入了攻擊對象。
「那、那怎麼辦?要逃嗎?」夏湘雲的語氣十分驚慌。
「冷靜一點,現在出去也只是被抓而已。三樓的家政教室應該有電話。趕快通知警方吧。」說完隨即挽起夏湘雲的手,急急忙忙地向三樓奔去。
在他們兩人離開後沒多久,一名自直昇機下來的士兵,以毫無破綻的姿勢,自相反的方向進入房間。
士兵在房內巡視了一會後,便自防彈衣中取出一張畫滿奇異文字的黃紙,並對著它以英文說道:「這裡是C隊戰士七號,C區校舍三樓有『惡魔』出現的跡象。」
一會兒後,黃紙傳出了另一個聲音。
「收到,立刻實施偵查。在A隊及B隊趕到前別輕舉妄動。」
「戰士七號了解。」


第一次寫的小說
還請各位大大不吝於指教 謝謝
想看更多的話 請點以下連結
http://www.wretch.cc/blog/ak6aq6


[ 本文最後由 七殺 於 07-8-28 01:2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可惡!」劉世朋惡狠很的摔落話筒「電話根本打不通!……你怎麼了?」
夏湘雲搖了搖頭,說道:「不,沒什麼。只是…」
從剛才開始,頭就有點重,而且在進入這個房間,和劉世朋單獨相處之後。這個感覺愈發地覺得強烈,真要形容的話……就像是一種詭異的不協調感吧?
「手機呢?應該打得出去吧?」彷彿要甩掉那種不協調感似的,夏湘雲如此問道。
「嘖,也不行阿。〈九紋龍〉的人早把對外界的聯絡給切斷了。」劉世朋啐了一口。
然而,這一句話引起了夏湘雲的疑竇。
「〈九紋龍〉?那是什麼?」
「啊……」驚覺到自己說溜嘴的劉世朋連忙想找話遮掩,但這一幕卻令夏湘雲的疑惑更深了。
「是那些恐怖份子嗎?為什麼你會知道他們的名子?還有,你從剛剛開始就沒拿手機出來,為什麼知道手機打不通?」
一連串的問題,頓時令劉世朋手足無措,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但,這只是一瞬間。
下一刻,劉世朋已恢復了平靜,並且還露出了冰冷的微笑:「首先我要稱讚妳,竟然能察覺我話裡的漏洞。不過,有些時候,太敏銳反而不好喔。」
「什麼意思?」
劉世朋並沒有回答她,而是將雙手伸到了自己的腦後。
「等等,你要幹什……」在夏湘雲尚未意會過來前,劉世朋已經……
將自己的頭顱,硬生生地撕下來。
「!!」夏湘雲驚愕的無力尖叫。因為他撕下的,是一張滴著鮮血,繪有「劉世朋的臉」的皮,而原先頭部的位置,則被一顆帶有四隻大角的羊首所取代。
「這、這到底是……」看見這幕說是惡夢也太血腥的場景,夏湘雲只覺雙腿一軟,整個人坐倒在教室的中央。
羊頭怪物撕下那張皮後,連接著頭顱的身體開始產生變化。人類的皮膚開始崩落,血肉糢糊的肌肉漸漸地脹大,並生出褐色的體毛及尾巴。過不多時,一個肌肉糾結的獸人身軀,就在夏湘雲的眼前出現。
「呼、呼、呼,成天披著這張皮還真累啊。」羊頭怪物抖落身上殘存的皮膚,醜陋的臉上露出邪異的笑容:「不過,我倒是沒想到,可以那麼快吃掉你這小美人呢。」
當羊頭怪物這麼說時,夏湘雲感到一股早已被遺忘的惡寒,那種感覺實在太過熟悉,一時之間竟忘了怎麼稱呼它。
下一瞬間,她便明瞭了,那是死亡的觸感-一個在母親死亡時,心中所浮現的那股惡寒,現在正在心中一點一滴,真真切切的甦醒。
驀地…….
「妳就這樣放棄了嗎?」
傳來了一個如遠處雷轟般的渾厚嗓音。
「咦……?」
很奇怪的,那個聲音即使在因恐懼而逐漸狂亂的意識中,仍聽的十分清楚。而聲音中透露出的異樣威嚴,令夏湘雲不由得回答:「不、不想……」
「我可以幫妳,但,妳必須呼喚我的名字。」那個聲音又說。
「名、名字?」朦朧的意識中,她看到一個前所未見的奇景。
一個包覆在熊熊黑色火焰之中,身材高大的男子。他的五官因火焰的光芒而顯得十分模糊,但不知道為什麼,夏湘雲對這人影感到十分熟悉。
「嘿嘿嘿,要從哪裡開始吃呢?」羊首怪物的粗手在夏湘雲的臉頰來回撫弄,但夏湘雲相是完全沒注意到似的,雙眼直勾勾地瞪著前方。
「已經嚇傻啦?呵呵,早知道就不用佈什麼『時空之劍』了,那,我看就從胸部開始好了。」說著,他的手臂已遊移到了她的胸口。
在此同時,那個聲音發出如雷霆般的吼叫:「我的名字是……」
這一瞬間,夏湘雲的體內有一道封印解開了。
「莫得雷德!」她不假思索的衝口而出。


[ 本文最後由 七殺 於 07-3-9 08:2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夏湘雲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在叫出這名字的一瞬間,她聽到了某種東西碎裂的聲音。緊接著,一道黑色的火線快速的劃過,斬下了羊首怪物的伸向夏湘雲的手臂。
「嗚噢噢噢噢噢噢噢噢!」驚覺到自己的手臂遭到斬落的怪物發出如刮黑板般的慘叫聲,並伸手按住了自己的手臂。但說也奇怪,原本應溅出血液的斷口,竟灑出了一連串的電光;然而,這並不是令夏湘雲最吃驚的事。
隨著「喀鏘」一聲甲冑的沉重聲響,揮出黑色火線的人影佇立在夏湘雲的眼前。
銀色的長髮,黑色盔甲的線條細緻而銳利,和他英俊冷酷的容貌十分相稱。 披在肩上的殘破披風隨著步伐左右擺動,最後,一柄沉銀色的大型鐮刀緊握在他的手中。
那是一名容貌精悍的青年,高大碩長的身軀載著如山岳一般沉穩的步伐,逐漸走向哀嚎的羊首怪物。
那不是在繪畫中看到的仿製圖案。
是真正的黑騎士。
「你、你、你是……『劫火之子』莫得雷德……」羊首怪物的聲音不斷打顫。但,不只是因為傷口所帶來的疼痛,更重要的,是這位騎士的出現所帶來的冰冷死亡預感。
這位黑騎士-莫得雷德在距離羊頭怪物的數步前停下腳步,並開口對夏湘雲詢問道:「他沒有對妳怎麼樣吧?」
渾厚如遠處雷鳴般的嗓音,令夏湘雲不由得「嗯」的一聲。
「是嗎?沒事就待在我的身後,不要離開。」
莫得雷德確認夏湘雲已經躲好後,便轉頭望向倒地的羊首怪物。
「嗯,原來是『雷之演奏師』巴伏爾,我就在想別的惡魔也沒這種興趣。」
「……為什麼………?」
面對巴伏爾理所當然的疑問,莫得雷德並沒有回答他。
「也好,殲滅像你這種色魔,也算是為我們『魔世』做點功德。」
「為什麼?你會在這.....」
莫得雷德冷酷的面容露出一絲笑意,右手的鐮刀也燃起了熊熊的黑色火焰。
「永別了,『火絢』。」
隨即將鐮刀向後一擺,用力的迴旋擲出。鐮刀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黑色的薄利圓刃,巴伏爾起身想要躲避,但來勢實在太快。
只聽的喀喇一聲,羊頭怪物頓時一分為二。而鐮刀餘勁未消,釘入了怪物身後的牆上。
望著自己的下半身則化作凋零的電光而消逝。巴伏爾的面容變的十分扭曲:「可、可惡,我的主上……不……不會默不作聲的,呵呵呵哈哈哈哈……」
隨著詭異的笑聲,巴伏爾的身體開始發出藍光
「糟了!」莫得雷德似乎知道他要做什麼,便伸手抓起了還處在混亂狀態的夏湘雲。
「等等,你到底……」不等夏湘雲把話說完,莫得雷德已經-用力的將他甩出窗外。
「咦?哇啊啊啊啊啊啊〜!」
自由落體中的尖叫,夏湘雲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校園。莫得雷德隨即化作一團火雲,緊跟著衝出窗外,在落地前一刻撈起他的身子。然後,一個銀髮的少年自火焰竄出,並帶著她朝校外奔去。
在他們衝出校門後沒多久,家政教室內竄出了強烈的電光,緊接著,是撼動大氣的爆炸聲。

在爆炸後的數秒鐘,自直昇機上走下來的士兵撞破殘缺的大門,簇擁著奔了進來,他們很快的佔據了房間的四角,以警戒的姿勢舉著自動步槍。其中一名士兵則取出了許多不知名的器材,在那把鐮刀上摸一摸,弄一弄的。
「狀況如何?」一名看起來像是隊長的男子問道。雖然在問話,但舉槍的姿勢卻一點也沒鬆懈下來。
「NSL值37,是相當高階的惡魔,說不準是上階的『騎士』,但……只會布下『時空之劍』的惡魔,應當沒有『騎士』的水準才是。」
士兵一面看著手上的儀器,一面如此回應著。
「是嗎?嗯?」那隊長一瞥之間,見那負責調查的士兵似乎面有憂色,便問道:「有問題嗎?」
那士兵搖了搖頭,說道:「不,只是我很在意剛才的尖叫聲,我好像在哪聽過這聲音……」
「聽過也是正常的吧,畢竟你也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啊。」
其中一名士兵並放下了槍,對他如此說著。
「或許吧,可……!?」那士兵的聲音突然凍住了。
「不、不會吧!」
「這、這是!?」
「難、難道!」
眾人的眼光朝著那士兵的眼光看去時,不約而同的發出喧鬧。
因為,那把看來十分厚實的鐮刀,竟在眾人的面前分散成黑色的火粉,逐漸地凋零下來。
「名為『黑夜織造者』的御魔使嗎?看來救了你同學的是位大人物啊。」
即使是那名身為隊長的男子,也怔怔地吐出這一句。
這時,隊長的口袋傳出了一個聲音。
「戰士長、戰士長,聽到請回答。」
那隊長隨即自防彈衣中取出了一張黃紙。
「這裡是戰士長,請說。」
「我方系統偵測到有十幾輛的警車正往這裡前進,看來是被爆炸引來的。」
「收到。我們立刻準備撤退。」
被稱為戰士長的男子收起擁有通訊功能的黃紙後,便對士兵們說:「警方已經過來了,全員彺直昇機移動。喔,對了。」
戰士長叫住了那名正在收拾器材的士兵。
「你不用和我們回<所羅門>報告,直接回家去找『將軍』請示他的意見。」
「收到。」
所有的士兵紛紛按照原先計畫的路線撤離,不久後,操場上的直昇機啟動了螺旋槳,向西方的天空飛去,僅留下恢復寧靜的校園,靜待著警車的到來。

位於山路附近的平台,在那裡,可以俯視整座方才爆炸的學校。
「呼嗯,是『魔性之子』及『黑夜織造者』啊。」
將機車停放在附近的男子放下望遠鏡,吊兒啷當的吐出這一句。
「現在事情似乎越來越有趣了,看來從『九黎王』接下這任務真是接對了。」
男子跨上機車,引擎的轟隆聲頓時響遍整座山。
「要不要跟他們打聲招呼呢?哎呀呀,真是煩惱。」
男子摧動引擎,朝下山的道路奔馳而去;此時,月光悄悄地自雲層中篩落而下,照亮了平台上的恐怖景觀。
男子剛才所站立的平台,竟灑滿了遭到亂刀分屍的屍塊。及無數輛利刃切割成碎屑的機車。

第一章 失序的真實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決斷
逐漸逼近的地面,被黑色的火焰遮著-
「咦……?」
醒來時,夏湘雲發現自己正睡在一個純白的枕頭上,眼前是一個點滴架,慵懶的午後陽光透過旁邊正方形的窗戶,緩緩的照射進來。
她在一間醫院的單人病房。
「這是一場夢,」她閉上雙眼告訴自己:「我夢到劉世朋變成了一隻怪物要殺我,而且我還招喚出一個黑騎士來打敗他。」
然而,這番脆弱的自我催眠,卻被不遠處一道如雷鳴般的渾厚嗓音徹底摧毀。
「你醒啦。」
夏湘雲睜開眼睛,見之前在夢中(她認為)救了自己的黑騎士-莫得雷德正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看報紙。此外,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他看起來似乎有些稚氣,而且身上還包著幾處繃帶。
「這、這到底是……!?」夏湘雲一臉不敢置信的坐起身子,但卻見莫得雷德揮了揮他的手,示意她繼續躺著。
「有什麼事待會兒再說,」他的眼光飄向病房的門「妳的朋友來看妳了。」
話剛說完,病房的門「碰」的一聲被推開,夏湘雲學校的熟面孔一股腦的湧了進來,有班上的軍事狂阿爆等六人,廣告設計社的社員五人,還有和她私交甚篤的武術社社長邱雨苓,以及班導胡老師。在這之中,夏湘雲班上的同學項怡,更是一看到她就大哭。
「嗚嗚嗚……小雲……」
「妳能沒事真是太好了。」
「對呀,聽說連天花板都被炸翻了呢!」
「關於肇事的原因警方還在調查,不過保險的問題妳不用擔心,我們會向業者爭取的。」
「哼!要是那群傢伙不賠償咱家小雲的精神損失,小心老娘的刀子!」
「喂喂喂,我們是來探病的,別講這種話行嗎?」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將夏湘雲擠在中間,雖然是被推擠著,但見到那麼多人是關心自己的,即使是夏湘雲這種好強的女性,也忍不住濕了眼眶。
「真是的,你們……」
這時,人叢中響起了狀似抱歉的乾咳聲。
「嗯……嗯咳……」
探望的眾人向聲音的來源望去,見是廣告設計社的社長許宜文所發,此刻她的臉上正堆起了曖昧的笑容。
「我們是不是應該……先走啦,這裡似乎有點擠。」
說完還意味深長的看了莫得雷德一眼。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的,突然不約而同的喧鬧起來。
「喔,對對對,這裡好像真的太擠了。」
「對阿,這個房間只能容的下兩人嘛!」
「嗯,沒錯沒錯,小雲你要好好把握機會跟劉世朋道謝喔,是他拼死把你從現場抱出來的。」
「哎呀,這件事就是古人所說的『患難見真情』嗎?真是真知灼見啊。」
「夠了啦,酸秀才別再掉書包了。姓劉的,我可警告你,要是對咱家的小雲做了啥失禮的事,小心挨刀子。」
「唉,現在的小孩都那麼早熟嗎?」甚至連胡老師都插了一腳。
然而,這些話的原意都不是夏湘雲耳中聽到的重點。
「等等,他又不是……」
為什麼大家會認為他是劉世朋,這個人明明跟劉世朋一點都不像阿,而且劉世朋不是已經……?
但這一連串的疑問尚未化作言語吐出,眾人已將帶來探病的禮物留下,快步跑出了病房,只留下了身為情侶的兩人(?)
「看來似乎產生了不必要的誤解了……嗯?」似乎是注意到夏湘雲的視線,莫得雷德將看到一半的報紙折疊起來。
「有什麼問題嗎?」
「你還問有什麼問題?」夏湘雲砰的一聲敲響床頭櫃「說!你到底是什麼人?還有,劉世朋他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大家都認為你是他?」
她的聲音絲毫不遜於開到最大聲的麥克風。
「說清楚啦!」
然而,得到的卻是莫得雷德語氣平淡的答覆。
「這名叫劉世朋的少年嗎?他很早以前就蛻化成『惡魔』『雷之演奏師』了,我只是借用了他留下的肉體,成為你們所『認知』的存在罷了。」
「……什、什麼?『惡魔』?」
夏湘雲重複著這熟悉,卻又離現實十分遙遠的辭彙。
「就是舊約聖經中的『非人之物』,由人類演化而成超級生命體。」
莫得雷德不急不徐地掏出一面小小的鏡片。
「中國有句俗語說,百聞不如一見。妳先用它看看四周吧。」
「……嗯」
雖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夏湘雲還是接過了鏡片。當她透過競面看出去時…
「……!!」
夏湘雲心中的『正常世界』,在此時徹底瓦解。
因為,她所見到的街上行人,竟混雜了為數甚多的『怪物』!
街角蹲坐的老人背上穿出血淋淋的肉翅,耳上掛著許多裝飾品的金髮男子竟有雙看似熊掌的手臂,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形貌更加詭異的生物在街上四處走動。然而,最令夏湘雲不敢相信的是,竟然『完全沒有人注意到』。
「妳所看到的,就是所謂的『惡魔』,」
像是知道她看到了什麼,莫得雷德說道。
「一般而言,當人類死亡時,構成其基本意識的靈魂便會脫離身體,接著便進入六界中的『冥界』等待轉世。這段時間內,『冥界』的因果會根據這其生前的作為給予不同的投胎機會。但,在進入『冥界』之前,靈魂會有一段『混沌期』,若是生前的作為超越所謂的『界線』或是受到外力的直接干涉,靈魂就會發生蛻變,進化成『天使』或是『惡魔』,並在同時前往其所屬的世界。這,就是維持六界平衡的法則。不過,在基督紀元元年的時候,這個法則就亂掉了。」
彷彿要令夏湘雲仔細聆聽似的,莫德雷德微微壓低聲音。
「導火線是『晨星之雙龍』路西菲爾閣下及其部屬的墜落,自那天後,原本隔開你們的『鋼』及我們的『魔界』的壁障變的十分不穩定。換句話說,『惡魔』們便可直接進入這個世界,並能夠直接以自身的力量干涉處於『混沌期』的靈魂,強迫他們進化成『惡魔』來厚植自己的勢力。而這些原本不該存在的『惡魔』們導致六界的平衡逐漸瓦解,嚴重時,甚至會造成無法想像的滔天災難。」
「因此,許多憂心此事的上階『惡魔』及『魔王』們便開始在輪迴中尋找靈力強大的靈魂來訂下契約,以他們的靈力召喚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並與他們以不同的方式共同剷除干涉此世的『惡魔』。這些人,就是所謂的『御魔使』。」
一口氣聽完這些說明後,夏湘雲只覺得頭腦像是要爆炸似的,什麼『惡魔』、『御魔使』的。全都是一些沒聽過,設置可以說是荒唐的事物。而且,還是這個世界所謂的真實.........
彷彿永遠的一瞬間,夏湘雲的內心拼命想否定這一切。
但,莫德雷德;以及因為太過震驚而落到地上的單邊眼鏡。都在向她齊聲唱著:「這是無庸置疑的現實。」
莫得雷德嘆了一口氣,正準備要說什麼時.........
夏湘雲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大聲道:「等、等一下,你剛才說『成為我們所『認知』的存在』,那不就表示,那不就沒有人會注意到,劉世朋…劉世朋已經……」
莫得雷德並沒有回答她,只是點了點頭。
「不會吧?這、這麼說……」
這麼說。
當自己週遭的人遭『惡魔』殺害後,就會被祂變成『惡魔』,繼續的去殺害別人,而且不會有任何人注意到他們已經『死亡』的事實。而且更可惡的是,那些『惡魔』還會以這些人的身分,在此世胡作非為;就算人類的法律能制裁這些人,但又有什麼用。制裁的永遠只是被變成『惡魔』的可憐人,而引發事端的真凶卻繼續逍遙法外。
這樣的事,她絕不允許,也不能允許它們的發生。
「莫得雷德……你說,我是屬於人類中靈力較為強大的人,對吧?」
「是的。」
「那……我也能戰鬥嗎?和那些『惡魔』……」
微弱的語氣中,聽得出一股堅定不移的意志。
莫得雷德並沒有回答她。
「這條路,可是通往與你日常生活廻異的戰鬥之路。我希望你是經過仔細考慮才決定踏上這條路的,而不是憑著半調子的決心及正義感。」
不容許「我也要加入戰鬥」這種隨口說出的答案的語氣。令夏湘雲陷入短暫的沉默。
「我……我不知道,」
靜默了半响的夏湘雲,悠悠的吐出這幾個字。
「我真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能力可以跟他們戰鬥,但是……」
「?」
夏湘雲一咬牙「叫我裝聾作啞,漠視這一切的發生,我怎樣也都做不到!」
隨著這句充滿堅定語氣,宛如宣誓一般的話語。一直聽著她的話的莫得雷德發出了如雷轟般的豪邁笑聲。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夏湘雲有些不快的嘟起嘴巴。
「喂,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回答你的問題耶。結果你竟然笑人家。」
「哈哈哈,抱歉抱歉,不小心想起了一些往事。喲,差點忘了。」
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莫得雷德打了個響指。隨即出現一段由黑色火焰繪成的古老文字。並直接纏繞在夏湘雲的小指。
「咦…?」
古老的文字在她的注目下不斷旋轉,過不多時,便幻化成一個小巧精緻的尾戒。
「劫火之戒『諾倫斯』,一個能將體內靈力轉化成黑色火焰的神器,同時也是『御魔使』『黑夜織造者』的象徵。」
夏湘雲端詳著手指上的工藝品,小小的,但卻意外的沉重。畢竟,這枚戒指所象徵的,是一條充滿未知及艱苦戰鬥的道路。
莫得雷德也不再說什麼,只是將報紙收進書包之中。看見一名『惡魔』做著與一般學生沒有兩樣的動作,夏湘雲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對了,你現在的身分是劉世朋,對吧?」
「嗯,沒錯。」
「那……你有辦法跟大家一起上課嗎?」問完夏湘雲才發現這個問題很失禮,不過莫得雷德倒是一點都不介意。
「這你不需要擔心,不過是一些課本的文字遊戲罷了。」說完臉上還浮現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這樣阿……」
不知道為什麼,夏湘雲對他的微笑有著一絲不詳的預感。


第二章 決斷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九紋龍>上
狀似古老聖堂的半圓形空間中央,有一個倒立著被繫在天花板上的十字架。
黃昏的陽光透過紋路複雜的採光照篩透而下,在地面上以影子刻劃出繁複而華利的魔法陣。
然而,在這充滿古老神殿氣息的空間中,卻擺著一套皮革製成的高級沙發。以及一名躺在其上,用黑色帽子遮住眼睛睡覺的男子。
『路西菲爾閣下。』
像是突然竄出一般,聖堂的某處傳來一個粗魯的女聲。
「喔~是洛西迪阿。」如此回答的男子並沒有起身,遮在帽簷底下的雙眼也沒有睜開。
「是的。」
聲音又再次響起,只是,這次並非不見蹤影。「她」的身影已出現在魔法陣的正中央。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上臂袖口寬鬆的中世紀風格服飾,附有馬刺的長靴踩在地面,發出叮叮噹噹的清脆聲響。然而背帶上吊的,並不是符合服飾風格的刀劍,而是一把M.56狙擊步槍。
眼前是一名容貌精悍的女子。修長的四肢配上清秀的五官,倒有幾分古典美的感覺。
她走到路西菲爾的跟前,對他行了騎士面見主上的禮節-----也就是所謂的半跪姿,但路西非爾只是擺了擺手。
「哎呀~算了算了,別那麼拘束。洛西迪阿,妳來的正好,我現在很煩惱一件事呢。」
「什麼事?」順著話語,洛西迪站直了身子。
路西菲爾的拇指向嘴上叼的那根草一指。
「就是這根在路上拔的小草啊,我以為這樣就可以突顯浪子的氣質。結果不知道是有毒還是怎樣,現在我的嘴角有點麻麻的------」
「碰!」的一聲,路西菲爾的帽子連同那根毒(?)草一起被彈飛。
「路西菲爾閣下,請您別開這種玩笑。何況草藥是有毒的話,您應該早點吐掉才是。」架著冒出硝煙的狙擊槍,洛希迪面不改色的說道。
面對這種一聽就知道是開玩笑,但卻仍然一本正經回應的態度。令路希菲爾不由得面露苦笑。
「既然知道是開玩笑就別開槍嘛……」
「?你說什麼?」
「不、沒有。話說回來,你來找我是為了『劫火之子』被召喚到『鋼』的事嗎?嗯~啊~」路西菲爾坐直了身子,並伸了個懶腰。
果然已經知道了,作如是想的洛西迪點了點頭。
「喔,那個我已經知道了。叫他回來時記得帶個M.R.還是什麼的,幾個月前『九黎皇』只用了3艘潛水艇就打下『神武』的東方艦隊呢。」
「是,不過這次的『黑夜織造者』是東國人,恐怕在執行上會有些困難。」
「你是說東國……?」路西菲爾的眼中閃過一絲光芒。
「正確來說,是台灣獨立自治區的嘉南直轄市市民。」
「喔~嘉南直轄市啊……這世界的運轉還真是充滿巧合呢~」
對於這句沒頭沒腦的自言自語,洛西迪似乎有些困惑。
「什麼意思?」
面對洛西迪的疑惑,路西菲爾信手ㄧ揮,地面上以影子繪成的魔法陣頓時射出無數道黑光。不多時,地面上的魔法陣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處山道的俯視畫面。
「?」
只見畫面上的山道似乎發生過什麼凶殺案似的。數名身穿藍色制服的「鋼界」刑警面色凝重的走來走去,地面上除了用白色石灰標示出的編號外。還灑滿了和機油混在一起的暗紅色血跡。以及早已看不出原先形狀的肉塊。
洛西迪不由得有些反胃。
「……屬下並不認為這是有趣的事。」
的確,光是看到如此血腥的凶殺現場。ㄧ般的女孩子恐怕早就嚇得不知所措,更別提會覺得有趣了。
但路西菲爾卻笑著搖搖頭。
「看來妳似乎沒遺傳到你父親的觀察力阿,『鷹眼』洛西迪。」
聽到這句話,洛西迪有些恙怒地白了路西菲爾一眼。但還是開始聚精會神的注意起畫面上的小細節。
驀地,她注意到了一件事。
「那些血跡……怎麼好像在灑出來前就已經凝固了?」
的確,那些遭到亂刀斬殺而飛濺出來的血跡,與其說『它』是噴灑出來的,倒不如說『它』是像漿糊那樣ㄧ團一團地被丟出去,正常人的血液怎麼可能會這樣呢…除非……
「………是『僵屍』?」
「嗯嗯,」
路西菲爾點了點頭。
「雖說在『鋼界』,『僵屍』並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但這次的問題就在於這些『僵屍』誕生的原因。」
「原因?」
路西菲爾彈了一下手指,地面上的影像隨即轉化成ㄧ座城鎮的俯瞰圖。
「大概在ㄧ個月前,東方的一名『魔王』注意到這地區突然出現了許多『僵屍』。後來經過那名『魔王』的勘查,發現到這個現象是一把被封印於此的妖刀『阿照流為』力量外洩所引起的,而這件事代表的就是……」
路西菲爾的嘴角勾勒出了一絲笑意。
「持有魔兵『惡路王』的『他』,已經來到這個城鎮了。」
洛西迪的大眼頓時ㄧ震。
「您說的,難道是我們『姆歐迪爾』騎士團持續追捕的那個叛徒嗎!?」
「嗯,就是那傢伙。」
「那應該快點調集人手,盡快支援『劫火之子』及『黑夜織造者』才行,要不然後果…」
「哎呀,不要那麼緊張嘛,」
相較於洛西迪的憂心忡忡,路西菲爾卻顯得ㄧ派輕鬆。
「雖說那傢伙既陰險又難纏,不過他的伎倆在『黑夜織造者』的面前根本沒用。而且啊,這次他的對手可不只是『劫火之子』跟『黑夜織造者』而已喔。」
「您指的是在此處佈下封印的『九紋龍』嗎?」
洛西迪問道。
「嗯,那也是其中之ㄧ。除此之外,發現這件事的魔王也不可能袖手不理吧。」
「您是指……?」
「就是東方魔界『刑軍』的司令。那些『僵屍』也是他處理掉的。」
洛西迪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撕裂的胡狼』塞特。」
路西菲爾「嗯」的ㄧ聲,道:「那傢伙雖然不太正經,不過他的戰鬥實力不容小覷。何況還有『九紋龍』的退魔師們,就算那傢伙再陰險也沒輒吧」
「我知道,但還是......」
洛西迪似乎還想說什麼,但路西菲爾卻擺了擺手,制止她再說下去。
「總之啊,這件事交給他們就夠了。嗯啊~」
語畢,路西菲爾伸了個懶腰。
「我要休息了,『姆歐迪爾』騎士團的指揮權就暫時交給妳了。可不要讓你父親丟臉喔,『鷹眼』洛西迪。」
面對路西菲爾促狹似的最後ㄧ句,洛西迪有些不快的看了他一眼。
「......是,那屬下就先下去了。」
但她並沒有表示抗議,只是做了個簡短的道別,然後,洛西迪就如同之前出現的方式ㄧ般。身影消逝在聖堂的黑暗之中。
「哎呀哎呀,看來她還是那麼開不起玩笑阿。不過......」
路西菲爾悠閒地躺回那套牛皮沙發上。
「『黑夜織造者』嗎?ㄧ定是個堅強又敏銳的女孩吧。」
路西菲爾露出平靜的微笑。


各位不好意思,那麼久才上傳一次....

[ 本文最後由 七殺 於 07-4-1 07:2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九紋龍 之2
「嗯啊~~~好熱啊.....」
不知此刻有一名大魔神正以「敏銳」、「堅強」等充滿肯定意味的詞彙來形容她。夏湘雲只管發出無精打采的埋怨。
「真是的,6月的太陽為什麼會那麼強啊.......」
她眼冒金星,四肢無力地攤在樹下的長椅上。姿勢看起來十分的不雅觀。至於路西菲爾口中的「堅強」,「敏銳」......當然,一點也感覺不到。
「小雲...看來妳真的很怕熱耶...」
坐在一旁的同班同學項怡如此說道。和夏湘雲相較之下,她的坐姿顯然美觀多了。
「沒辦法,就真的很熱嘛...而且我實在搞不懂耶,為什麼那些男生在這麼熱的天氣還能打球阿,他們是不會熱喔...」
夏湘雲的目光飄向操場的中央。在那裡,ㄧ群男生如同往常的體育課ㄧ般,正激烈的展開全場的鬥牛比賽。只不過,今天好像多了些什麼...
「啊啊啊!好帥呦!」
「啊~!你看你看!學長在看我了耶!」
「少來!那是在看我啦!喔喔~學長!」
多了ㄧ群在場邊尖叫的國中小女生。
「搞什麼阿...我們斑的男生是有那麼帥喔...?」
夏湘雲懶洋洋的牢騷,卻引來身旁項怡ㄧ陣似笑非笑的神情。
「唉唷,小雲妳是在裝傻喔?就是他呀,他。」
說完,她那雙被遮在瀏海下的雙眸,便飄向了在藍球場打球的其中ㄧ人。
那人有著一頭亮眼的白髮,靈活優雅的動作彷彿嘲笑著眾人的防守一般。在籃下的禁區中穿梭自如,絲毫沒有被攔截下來的跡象。
「......原來是他喔。」
這個人就是在日前取代「劉世朋」的存在,成為班上一份子的『惡魔』,『劫火之子』莫德雷德。
「怎麼?看小雲妳好像不太驚訝的樣子?」
「...什麼意思?」
項怡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少女。
「妳都沒感覺到嗎?他啊,自從從那個爆炸現場帶著你跑出來後,整個人都變了。原本平平的成績突然突飛猛進。體育能力也是,以前他根本沒有那麼強的。」
「....有嗎?他不是本來就這樣嗎?」
「哪有?」
看見夏湘雲仍是ㄧ臉蠻不在乎的,項怡終於提出了她的疑惑。
「喂喂,我說小雲啊,那個爆炸現場......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
這句話讓夏湘雲有些怔住,而眼尖的項怡並沒有看漏這點。
「果然有對不對?喂,告訴我啦。」
「沒有啦,怎麼可能有嘛!對不對!哈哈哈哈.....」
雖然夏湘雲並沒有明講,但項怡可以從她的笑聲中聽出「話題到此為止」的訊息。沒辦法,誰叫她已經認識她那麼久了。
「果然有問題...」
眼看問不出個所以然,項怡只好放棄,目光再次移向操場中央的男生們。

(籃球,)
穿梭在眾人以雙手構成的防衛網中,化身為劉世朋的莫德雷德冷靜的分析這項運動。
(ㄧ項計算將手中的球投入對方籃框的競賽,以投入的球數較多者為勝。)
建立在著個基礎上,衍生出許多特殊的規範。
(帶球行進時,需將籃球拍擊地面材才得以前進,否則視為犯規。除此之外,不得以衝撞對方身體來達成
進攻的目的。)
靈活的避開ㄧ名男學生的阻擋後,隨即切向無人防守的3分線外圍。在敵隊方的人還來不及衝過來攔截時
,手中的球便已投出。
「咻」的ㄧ聲,空心進籃。場邊的女生隨即大聲叫好(雖說他不懂這些女生尖叫的用意何在,不過他也不在意。)。
(分數的計算則根據投球的位置而有所不同,在3分線外為3分,內部則為兩分。)
進球後,對方的ㄧ名學生撿起掉落的球。並站到場中央的圓圈中。我方也有一名學生站到那裡,和他面對面相互傳球。

(當其中ㄧ方進球後,必須將控球的主導權交給對方,在這之前須經過ㄧ道名為「切西瓜」的手續,這個規則稱之為「鬥牛」。)
雖說他並不絕得這跟西班牙的鬥牛有任何關係,不過這並不是很重要。
(攔截持球方時,不能在對方已閃過自己身後時仍伸手阻擋,否則視為犯規。)
這條規定對他來說其實並沒有多大意義,因為大部分的人都閃不到他的身後去。
這時,紅色的籃球化做ㄧ道弧線,落在眼前的女孩子手上。她好像是剛剛才插進來的。
(她是.....?)
邱雨苓,校內中國武術研究社的社長。綽號「將軍」。
記得夏湘雲說過,這個綽號除了她曾在軍歌比賽擔任指揮時,以ㄧ身將軍制服驚豔全場這個原因之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她那得自家傳武藝的精湛身手,以及在舉手投足間散發的軍人氣質。
面對這樣的對手,莫德雷德不由得提起了一些精神。畢竟她和其他的學生不同,是個練家子。同時,身為在二戰時與眾多武術高手交手的過來人。對於他們那華麗的戰法以及無法理解的身體靈活度,也讓他對他們存在著些許的敬畏。
這時,莫德雷德眼前的纖細身影開始忽左忽右的移動。只見她腳步迅捷,但重心卻始終維持在一個水平,的確跟方才的男學生們截然不同。
(不過......)
她的動作的確十分靈活。但跟當時那些武術高手相較,力量的控制和步伐的穩定度都還太過粗略。
(看來她還太稚嫩了點....)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但莫德雷德並沒有說出口。只是專注的盯著邱雨苓運球的方向。
這時,邱雨苓的右腳微微抬起,莫德雷得知道,那是她即將往右邊踏出步伐的訊號。
(到手了!!)
做如是想的莫德雷德隨即向她的右方跨出ㄧ步,同時右手前伸,準備截下邱雨苓手中的籃球。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他撲了個空。
(!?)
好不容易站穩了身子,回過頭來。只見邱雨苓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竟然跑到了自己攔截的相反方向。並朝著籃框下衝去。
(不可能,我明明......)
在他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邱雨苓已經用閃過了籃下隊友的防衛網。在站定的同時,右手的籃球隨即出,「咻」的ㄧ聲,空心進籃。為他們的隊伍得下整場比賽的唯一分數。
同時,下課的鐘聲也在此時響起。宣告著這場比賽的終結。

[/table]

我不會讓它變成年刊的,嚎嚎嚎嚎~
還有,麻煩有看的人點進去ㄧ下我的網誌,若是對我的小說有什麼指教都可以在上面留言,謝謝。

[ 本文最後由 七殺 於 07-8-28 01:2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喂,莫德雷德。」
莫德雷德正待在二樓的教室出神的看著被夕陽染紅的天空。ㄧ聽到這問話才回過神來,只見他微微皺眉並調整坐姿,對著眼前的少女說道。
「不是說盡亮別再公開場合叫我的真名嗎?夏湘雲。」
這名少女--夏湘雲有些不快的嘟起嘴巴。
「沒差啦,反正這裏放學後根本不會有人再。倒是你,為什麼還待在這發呆啊。」
「沒什麼,只是在看夕陽,順便想些事情。」
察覺到這句話中的明顯迴避話題態度,夏湘雲露出了促狹的笑容。
「我來猜猜看喔~你在想今天中午『將軍』大姐在球場上打敗你的事,對吧?」
「!?」
看出莫德雷德神色中的微妙變化,夏湘雲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但還是開口安慰道:
「唉唷,這又沒什麼。就算你是西方的上級惡魔,籃球這種運動你也才打過2、3次而已吧?況且,暫時不論那群班上的『嫩咖』男生,就算是本校的校隊出馬也打不贏她呢。」
夏湘雲之所以會做出如此的安慰,其實跟之前莫德雷德告訴過她的西方魔界社會結構有關。
位於魔界西方的地區,主要是由3個種族所構成。分別是『晨星之雙龍』路西菲爾領導的「墮落天使族」,以『黑劍聖』梅雅提絲.德古拉為首的「吸血鬼族」,和『魔狼王』芬里爾率領的「獸皇族」。這3個種族中,只有「墮落天使族」擁有世襲的「爵位」。但這並不代表其他兩族都沒有機會獲得爵位,只要具有功勳,並獲得其本族族長及路西菲爾的認可後,就能獲得爵位。其中,又以路西非爾直屬親衛隊『姆歐迪爾』騎士團的『騎士』封爵,更是「墮落天使族」以外的眾惡魔所追求的最高榮譽。因為它不僅代表路西非爾對受封『惡魔』的信任,更是象徵受封者具有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或超卓才智的證明。
因此,對於擁有上級『騎士』封爵,而且又身為『姆歐迪爾』核心人物的莫得雷德來說。輸給像邱雨苓那樣的小女孩(以他的年紀而言),應該會覺得有些恥辱吧。
但莫得雷德搖了搖頭,徹底否定了這個想法。
「不,這只是個運動競賽的勝負,我並不是很在意。倒是我很在意另外一件事。」
「?」
「她的那種移動方式,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時一個豪邁瀟灑的女聲介入了兩人之間的談話。
「你們兩個,在說我啥阿?」
兩人一起轉過頭,見他們方才正在討論的主角,也就是『將軍』邱雨苓不知何時已站在兩人的身後。
莫得雷德表情沒有起任何變化,只是微微點頭向她打招呼。倒是夏湘雲夏的整個人跳了起來。
「唉唷!你幹麻突然出現阿?會嚇死人的知不知道?」
面對夏湘雲這半帶埋怨的語氣,邱雨苓只是瀟灑的笑了笑。
「我哪有阿?要不是你們沉浸在兩人的世界中,怎麼可能會沒發現我走過來咧?」
這句話中挾帶的強烈誤解,頓時令夏湘雲的臉一路紅到了耳跟子去。
「等...等一下!為什麼我會跟這傢伙是那種關係阿?」
說完怒氣騰騰的指向身旁的莫得雷德。
「喔?是嗎?那你為什麼要臉紅呢?」
「那是因為生氣!生氣!」
「唉...算了。喂,姓劉的。」
見邱雨苓向矛頭轉向自己,原本想置身事外的莫得雷德只得回應道。
「什麼事?」
「你跟小雲到底是啥關係?說來聽聽唄~~」
同時面對邱雨苓熱切的眼光,以及下湘雲眼中那猶如針刺般的視線。感受到「答的不好就會大事不妙」的莫得雷德,便開始審慎的斟酌字句。
「嗯...我們的關係雖然不是你所想像的那一種。但可以肯定的,我們的確存在著某種關係,而且這層關係絕對超乎你們所認知的範疇。」
這句話回答的十分模稜兩可,但卻同時否定了邱雨苓所謂的那種關係,以及間接承認了他與夏湘雲間的確存在著某種「特殊關係」。只是,身為一般人的邱雨苓應該不可能知道「惡魔」及「御魔使」等超乎一般認知的事物。因此在不違背誠信級為夏湘雲解圍的兩大前提下
,他選擇了這個答案。
豈料.....
這句話卻讓夏湘雲的臉色發青,而邱雨苓則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喔~~已經HOME RUN 啦,看來是我問太多了。」
「home run?」
在他還沒弄懂那個英文單字所代表的意義之前,夏湘雲已經走近他的身邊。掄起拳頭向他敲了下去。
「你白痴阿!你這種解釋只會讓誤解越來越深啦!」
「為什麼?難道你不釋希望我做出這種解釋嗎?」
撫著發疼的頭,莫德雷德一臉無辜的說著。但此舉卻引來夏湘雲更大的火氣。
「他x的(消音)!少給我裝無辜了!」
「女孩子還是不要隨便罵髒話比較好吧。」
「xxx(消音)!別給我轉移話題了!」
夏湘雲說完便舉起書包作勢向他打去,莫得雷德不由自主的採取防衛姿勢....
「哎呀呀...我說你們兩個也夠了吧?」
這時傳來了邱雨苓有些受不了的聲音。
「要打情罵俏也等回家在打嘛...真是。唷!被你們一鬧,差點忘了正事。」
「正事?」
邱雨苓點點頭。隨即從書包中取出一張剛撕下來的公告。
「你看,上面寫說在七點校舍要做全面性的消毒,所以在這時間前校舍要淨空。」
「啥?消毒?為什麼沒人提到過?」
邱雨苓聳聳肩,有些無可奈何的說道:「誰了啊?我也是剛剛才從教官那聽到這件事的。他x的學校,連這種事都不會早點提醒。」
說完還狠狠的啐了一口。
「好啦,將軍姐你火氣也別那麼大嘛。喂,莫...喔,不,劉世朋,我們趕快回家吧。掰掰囉」
說完這句話後,夏湘雲便向邱雨苓揮了揮手,隨即走向教室外的樓梯。而莫得雷德則是禮貌的向她致謝。
「謝謝你提醒我們,也請「將軍」你趕快走吧。」
聽見莫得雷德以一本正經兼紳士的口吻稱呼自己的綽號,邱雨苓撲哧一笑,道:
「好了啦,那個鬧著玩的綽號就別提了,趕快回家啦!」
「好的,我會記得的。那「將軍」,我們明天見吧。」
莫得雷德說完這句話後,便快步走向樓梯。不一會兒就看到他追上已在外面等的夏湘雲。兩人便在夕陽的餘暉下並肩走出校門。
「....真是的,那不是男女朋友是啥啊。」
看著兩人的行為,邱雨苓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
不過,劉世朋也就算了,夏湘雲那個好強的聽到了丫頭大概打死都不會承認吧。唉~雖說這也是她可愛的地方啦...
這時,那對情侶(?)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學校的大門口。邱雨苓的臉色一下陰沉了起來。只見她從制服的口袋掏出一個熟悉的物體。
那是一張寫滿奇異文字的黃紙。
「這裡是戰士七號,E區校舍已經淨空。現在要前往c區校舍。」
以流暢的英文說完這些話後不久,黃紙傳出了另一個聲音。
「收到。在c區校舍確認完畢後,於1910時到指定地點會合。」
「收到。」
邱雨苓收起黃紙後,目光便飄向校門口的位置。
「戰鬥....又要開始了。」
第三章<九紋龍> 結束
喔~沉寂已久的章節終於結束了。接下來的這一章會是一連串的刀光劍影與爆炸,而且艾蓮娜、金日成、韓貞語等人將會在下一張有精采的表現,敬請期待。


[ 本文最後由 七殺 於 07-8-28 01:26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4.激戰之1

即使已過了下午六點,太陽仍只是西斜。略顯泛紅的天空,為午後的校舍染上一層紅艷的色彩。
在這股有些慵懶的氛圍中,夏湘雲和莫得雷德一起站在校外的車牌等公車。
「唉唷,都是你啦...這下子誤會可結大了...」
不知是不是受到這股氛圍的影響,夏湘雲的吐槽現在顯得有些無精打采。
「我並不覺得我們需要在意這種事,反正像這種類型的誤會過不了多久,就會被人淡忘的。」
相較於夏湘雲的擔憂,莫得雷德的態度顯得一派輕鬆。雖然他自己身為夏湘雲口中的「誤會」的其中一名當事人,不過他好像一點都不在意。
「我說阿...問題應該不在這裡吧.....」
雖然莫德雷德說的的確是事實,但夏湘雲怎麼也輕鬆不起來。
不過說真的,自己幹麻那麼在意這件事呢?夏湘雲心想。對於這種謠言,最好的方法明明就是不理它,而且自己又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了。應該已經曉得如何處理這種無聊的謠言才是阿,還是說自己...........
夏湘雲便在這種心境下想東想西的,眼神也在不自覺間空洞了起來。
就在夏湘雲即將進入神游太虛的境界時,冷不妨的....
「妳...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一個清柔但略顯生硬的女聲,從校舍的方向響起。
不自覺的,夏湘雲向著聲音的方向望去。而莫得雷德似乎也聽到了這個詭異的聲音,也將頭轉向同樣的方向。
染上艷紅色彩的校舍景象中,「聲音的主人」就站在校門口到校舍間的柏油陸上。
那是一名少女。
她的年紀看起來不會比夏湘雲大多少,但在她身上圍繞的沉靜氛圍與淡淡的優雅氣息。讓她散發著十幾歲的少女還不會擁有的成熟與嫵媚。
(她是.....)
雖然現在是6月的盛夏時節,但她的身上卻穿著聖約翰高中--也就是夏湘雲就讀的私立學校--的冬季制服。而且不知道是夕陽陽光的染色還是怎麼的,她身上那件明明是黑色的冬季制服,卻閃耀著略帶紅色的光。
「嗯....那個...學姊?剛剛是你在叫我嗎?」
雖然她在校內並沒有見過這位女學生。但看她穿著本校的制服,而且又散發著一股沉穩又柔和的氣息。因此夏湘雲認定她應該只是位沒見過面的學姊。
女子點了點頭。
(.......嗯?.........)
不知為什麼,夏湘雲可以清楚的看見這個動作。但明明她和夏湘雲間隔了一段不短的距離.....
(等一等,難道她........?)
在夏湘雲腦中剛剛浮現這個想法之際,耳邊就已經傳來了莫得雷德冰冷徹骨的語調。
「妳應該不是人類吧?妳到底是什麼人?」
不知何時,莫得雷德已經將右手伸向女子的方向。並在同時燃起了熊熊的黑色火焰。
眼見致命的火焰已經指向自己,女子仍維持一貫平淡的語調。
「不用擔心,騎士,我不是你們的敵人。」
說完這一句話後,女子將臉轉向夏湘雲的方向。此時夏湘雲已經擺出了戒備的姿態....雖說是戒備,但那動作倒比較像從電影中學來的武術架式。
面對著兩人戒備的姿態,女子沒有做什麼,只是笑了笑。
『我已經等你很久了,編織火焰的王女。』
就在說完這句話的那一瞬間。
像是融入了背後的景物一般,女子的輪廓開始轉淡。
「什麼!?」
「怎...怎麼回事?」
察覺到女子身上氣息突然開始消失,莫得雷德瞬間將手中的火焰化作火球向她擲出,並在同時欺身而上,伸手抓向女子的手腕,要將她拉倒。
儘管莫得雷德的動作相當迅速,但女子消失的速度更快,早在火球擊中女子前,她的身形已消逝在夕陽之中。
「可惡!」
莫得雷德穩住腳步後,隨即將警戒程度提升到最高。現在的他眼神冰冷而銳利,已經跟方才那名斯文有禮的紳士截然不同。
但過了許久,他卻一點類似的氣息都感覺不到。
(『空間同化』嗎?那傢伙難道是.....)
「莫得雷德,剛才那是......?」
夏湘雲表情緊張的跑了過來。
「是高等隱身術『空間同化』,我太大意了。沒想到這附近居然有那麼強大的『惡魔』。」
莫得雷德神情嚴肅的望著四周,一旁的夏湘雲則是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那...那該怎麼辦?7點的時候不是有衛生所的人要來消毒嗎?」
「總之不能放著不管。雖然她口中說她沒有惡意,但實際上是如何我們並無法肯定。我們一定得在7點前找到那名女子。」
夏湘雲稍微鎮定後,便提出了目前最實際的問題。
「可是往哪找?現在不是因為她的什麼『空間同化』而感覺不到她的氣息嗎?」
「不用擔心,」
莫得雷德說道。
「使用了『空間同化』術後,便沒有辦法施展其他像是『轉移陣』的移動術或是『時空之劍』這類的結界。所以她應該還在學校附近,現在只要等『術』解除了,我們就可以逮到她了。」
夏湘雲點點頭。
「知道了,那我們趕快進去校內找她,一定得快點才行。」
說完這句話後,夏湘雲跟莫得雷德隨即衝進校門,往校舍的方向飛奔而去。

不遠處的大樓樓頂.....

「哎呀呀,『黑夜織造者』跟『龍』他們好像都開始行動了呢。」
語氣輕挑的說完這一句,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隨即將口袋中的墨鏡拿出來戴在臉上。
男子身材高大,黑髮,短鬚,面容十分削瘦。雖然穿著一身筆挺的黑色高級西裝,但在炎熱的六月天中卻也沒流什麼汗。
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他那道劃過左前額與右臉頰的超大傷疤,以及墨鏡下那對異常鋒利的雙眸。
「等一下去跟他們會合好了,順便見見那個玩黑火的小丫頭跟她的騎士吧。嘿嘿,那玩黑火的小女孩不知道正不正。」
以豬哥般的色咪咪表情說完這句話後,便走向停在附近的重型機車---一個理應不會出現在此處的交通工具。
但,就在他向機車邁出步伐的那一瞬間,一顆巨大的石頭砸在他準備前進的方向。
「呼嗯?」
男子向著石頭飛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群打扮時髦...或者應該說是很台的年輕男女站在那兒,手中持著棍棒及西瓜刀之類的各式凶器。滿臉陰森的站在那。
乍看之下,他們之間似乎並沒有任何關聯,只是一群烏合之眾。但,他們卻有一個相同的地方。
那就是他們的眼神。
那種與其說那是空洞,到不如說是人偶一般的詭異眼神,令人看的不寒而慄。
「哎呀,怎麼又是你們阿?上次被我教訓的不夠嗎?」
即使身陷重圍,男子語氣仍然十分輕挑,但已透露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但那幫人似乎沒有聽到似的,仍舉起手中的凶器,開始往男子的方向移動。
「是嗎?看來不下點狠招,你們的老大是不會知道我『撕裂的胡狼』塞特,有多麼可怕了。」
男子---塞特雙手一張,九道銀色的光芒隨即出現在他的身前。
「來阿!想再死一次的就上吧!『殭屍』!」
在塞特暴喝的同一時間,『殭屍』們手中的西瓜刀與棍棒,四面八方向他攻擊而來。
[/table]
待續...
帶完營隊後終於有時間寫了,呼~~ 沒有意外的話,韓貞語等人下次更新就要出現囉,敬請期待 ^ ^


[ 本文最後由 七殺 於 07-8-28 01:2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4.激戰之2修正版

「耶,莫得雷德,」
走在昏岸的校園走廊上,夏湘雲開口詢問道。
「剛剛那個女孩子.....你確定她是『魔王』嗎?」
「不知道,不過能無視咒文詠唱使用『空間同化』這種高等隱身術的,一定不會是簡單的角色。」
看來『空間同化』似乎不是一般的『惡魔』使的出來,夏湘雲在心中如此想著。
「總之絕對不能放著不理,這種能隨意使用高等法術的傢伙突然出現在這裡。而且還刻意在我們兩人的眼前現身,應該是有什麼特別的目的吧。」
莫得雷德表情嚴肅的說完這句話後,原本走的相當快的他突然停下了腳步。
由於這是第五次作出這樣的動作,夏湘雲知道,他又要採取『那個』行動了。所以她便向後站了一些。
只見他在手中用黑色的火焰凝聚出一連串古老的文字,在一連串高速的旋轉之後。手中的黑焰瞬間爆了開來,並化作無數絢爛的火星。在空氣中烙下繁複而且華麗的圖樣後瞬間消失。
早在莫得雷得第一次設下這個陣法時,夏湘雲便詢問過它的用途。
「這是結界『荷魯斯之眼』的紀號,只要在校區內設下五個,再將它連接在一起後,就可以察覺到被記號包圍區域的法術痕跡。,以你們的觀念來解說的話,大概就是搜索法術痕跡的雷達吧。」
「喔.......」
雖然當時莫得雷德解釋的很淺顯,不過還是很難想像這些奇怪的文字組合起來會有這種功能。沒辦法,誰叫自己在兩個禮拜前還待在以常識的高牆所包圍的象牙塔中,要一個年僅十餘歲的少女在那麼短的時間內適應這一切,畢竟還是太困難了些。
而這項作業現在....
「好了,這樣就行了。」
莫得雷德施完法術,便轉過頭來看向夏湘雲。
「接下來只要等那女人的『空間同化』解除就行了。如果有必要的話,再設下『時空之劍』把那些衛生所人員擋在學校外。」
「這樣阿...那接下來也只能等了吧。」
說完,夏湘雲走向走廊的另一端。
「你要去哪裡?」
夏湘雲臉上突然一紅。
「一般人會問女孩子這個問題嗎?」
「?」
見到莫得雷德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夏湘雲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廁所啦!廁所!」
這時莫得雷德才知道自己問了不該問的問題。連忙躬身向她道歉。
「真不好意思,這是我的疏失。」
看到莫得雷德作出如此的紳士舉動,夏湘雲莫名的害臊了起來。
「也...也沒那麼嚴重啦!總而言之,你可別用那個『荷魯斯之眼』來偷看,要不然我跟你沒完沒了。」
「放心吧,這個雖然可以察覺到法術的痕跡,但並沒有這種功能。」
「好啦,我知道了啦。」
說完,夏湘雲便很快的消失在走廊另一端的樓梯。
「呵....還有精神啊...現在明明是她第一次以『御魔使』的身分與高等『惡魔』交手...一般女孩子應該是緊張到連上廁所都要人陪的...」
莫得雷德將背靠向牆壁。靜靜的,那個熟悉的身影又浮現在他的眼前。
「.....我記得那個孩子,好像也是這個年紀跟我訂下契約的....」
想起那個人的聲音笑貌,莫得雷德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絲微笑。
「雖然長相不太一樣,不過好勝的個性倒是一模一樣....」
冷不妨的......
「!?」
一股冰冷的詭異觸感,從腳底一路竄上了頂心。
「難不成....」
莫得雷德看向自己的雙手。
只見雙手原本的肌膚開始化作黑色的火粉,露出包覆著黑色甲冑的手腕。
「原來如此...『加百列之眼』,難怪我的『火朧之鏡』會受到影響...」
由於受到『加百列之眼』的效果影響,莫得雷德索性解除了『火朧之鏡』的偽裝,露出原本黑騎士的模樣。
「不過...是那一個女人嗎....」
然而,就在他正準備運轉『荷魯斯之爪』之際,身邊的牆壁突然炸裂了開來--而自己在反射性的避開來襲的子彈的那一瞬間,莫得雷德才驚覺到那是被鎗擊破的。
「什麼?怎麼回....?」
可惜他現在連「多想一下」的時間都沒有。因為第二發,第三發的槍擊,已伴隨著爆破聲向他襲來。
「可惡!!」
莫得雷德穩住身子,右手隨即灑出點點的火星,只見火星在瞬間以黑色的火線連結起來,構成一道無形的壁壘。來襲的子彈頓時在撞上的瞬間爆開。然而,間不容髮地,一顆繪有咒文的的手榴彈飛了過來,只聽得一聲乾燥的破碎聲,手榴彈穿破了莫得雷德倉卒間構成的結界。
「糟了!」
沒料到自己的結界會被突破的莫得雷德連忙向後一縱,但手榴彈卻早一步炸開,伴隨著強烈的爆炸聲及閃光,莫得雷德頓時被竄出的火舌吞沒。
待得爆炸引起的煙霧逐漸散去,,黑暗的走廊突然竄出了藍白色的電光,待得電光消逝,走廊浮現了一個『原本並不存在』的人影。
那人影手持散彈槍,小心翼翼的靠近莫得雷德方才消失的地點,在逐漸浮現的月光照耀下,映照出人影奇特的模樣。
那是一名士兵,然而,卻沒有任何一國的士兵會穿著那樣的奇異裝備。
圓形的頭盔配上造型特異的面罩,再加上全身上下那充滿機械感的護甲。令人不禁聯想到美國電影中的「終極戰士」,然而這名士兵充滿科技感的高科技護甲及裝備上,卻用奇異的筆法刻滿了古老的拉丁文字與篆體。而背上那炳包覆在皮套內的中國制式長刀,更為他增添了許多不協調感。
那名士兵左顧右盼了一會兒,就像一頭警戒中的狼環顧著四周。
「.....」
然而,經過了30秒,沒有任何異狀發生。
正當士兵略顯鬆懈,並且準備轉身離開這裡之際.....
隔壁教室的大門在瞬間被衝破,莫得雷德從中躍了出來。夾雜著狂暴的殺意,右手在同時揮出重拳,將士兵手中的散彈槍擊飛出去。
「!」
突如其來的襲擊,讓猝不及防的士兵被撞的踉蹌向後。趁著士兵尚未穩住身子之際,莫得雷德早一步接住即將落地的散彈槍,並以持手槍的方式將槍口指向士兵。
這一連串動作的完成,僅僅經過了不到十秒的時間。
「.....『縮地』........」
聽見士兵刻意壓低的呢喃,莫得雷德隱約覺得,他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聲音。
(他是.....?)
但目前並不是在意這些微末小事的時候,現在最要緊的,是確認眼前的士兵跟那名女子,以及佈下『加百列之眼』的術士間的關係。
「說吧,你是什麼人?是誰派你來的?」
面對莫得雷德充滿死亡氣息的逼問及迫在眉睫的死亡,士兵並沒有回答,只是緩緩的站起身來。
「是嗎?.....雖然我並不喜歡殺人,不過.....」
莫得雷德的食指微一用力,板機....
就在這一瞬間,士兵消失了蹤影。
莫得雷德還沒來得及知道是怎麼回事,持槍的右手突然感到一陣衝擊,手中的散彈槍頓時飛了出去。緊接著,一道強烈的斬擊向他的左肩直劈而來。
「!」
百忙之中莫得雷德向右一退,好不容易避開了鋒芒,但胸前的護甲已經被劃出了一道痕跡。
這時莫得雷德才看清楚,那名士兵不知何時已站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的左方,而且手上多了一柄繪有符文的長刀。
「...『驅魔師』?等一下!」
但那士兵並不理會莫得雷德的叫喚,仍是高舉著手中的長刀,朝著他直劈而來。
「可惡!」
避開來自士兵的斬擊,莫得雷德不禁罵了一聲。
看來不把這名士兵制服,他是不會坐下來乖乖聽自己的話的。
作如是想的莫得雷德向後一縱,越出了士兵的攻擊範圍。並在落地之前將掛在頸上的十字架給扯了下來,只見他信手一揮,一柄附有花式劍柄
的沉銀色軍刀頓時握在他的手中。
那名士兵並不在意莫得雷德手上有了武器,仍是挺著長刀,朝著他的方向斬去。似乎在他的眼中,對方手中有無武器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但,他錯了。
只聽得「噹」的一聲,火花四濺,士兵向後躍了開來。或者說,是被莫得雷德劍上的威力給逼了回來。
而身為逼退士兵的當事人---莫得雷德仍好端端的站在原地。
「.......」
即使面對如此懸殊的力量差距,士兵仍沒有退縮的意思。只見刻在士兵護甲上的篆文及拉丁字母開始浮現出紅色的光芒,似乎象徵著士兵的鬥
志正猛烈的燃燒著。
看見對方的鬥志如此強烈,莫得雷德露出了無可奈何的笑容。
「真是...看來不管我說什麼你都不會聽了....」
語畢,莫得雷德將手中的軍刀指向士兵。

上完廁所,夏湘雲走到外面的洗手台洗手。並順手用水整理了一下她剛才因奔跑而散亂的頭髮。
「....唉」
看著自己在鏡中的倒影,夏湘雲淡淡的嘆了一口氣。
是什麼時候演變成這樣的?若是有人這麼問起,她可能也只能回答「天曉得」。在兩個星期前,她根本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是什麼對抗惡魔的『御魔使』,當然,也不會想到在兩個星期後的今天,居然會在這所熟悉的校園內,和一個不知名的魔頭正面對決。而且,自己竟然還能在這種狀況下,這麼理所當然的整理自己的頭髮.....
真是...,如果這是人類的本能的話,那人類的適應能力也未免太強了點。
冷不妨的.....
「!」
一股龐大的力量,慕地壓上夏湘雲的肩膀。
「什、什麼?怎麼回事?」
夏湘雲緊張的四處張望,就在這時,遠處的走廊傳來了槍聲與爆炸聲。而那個方向....
「莫得雷德!」
察覺到這些槍聲代表的意義,夏湘雲急忙朝著傳出槍聲的方向奔去。
然而,就在下一秒,一股針刺般的視線,倏地撞上夏湘雲的頸後。
「?」
有什麼東西在那裡。
作如是想的夏湘雲轉過身來。
在黑暗的走廊中,遠處迎面走來了一個人影。
「搞什麼嘛,原來是人阿。」
夏湘雲一面嘲笑著自己的神經質,一面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然而,她的表情卻在瞬間僵住。
因為,她看見了。
迎面走來的人群,雖然樣子的確是人沒錯,但卻『一點也不像人類』。
佈滿青筋的光頭配上了無生氣的眼神,佈滿獠牙的血盆大口中殘留著著血跡以及肉片,而一樣殘留著血跡及肉片的手上,則是像蛇一般佈滿了青綠色的鱗片。
「這、這是什麼啊!」
看見眼前生物那既詭譎又噁心的模樣,夏湘雲不由得退了一步。
「呃啊啊.....」
宛如低鳴般的沉重嗓音,隨著一股帶有腥味的風,鑽進夏湘雲的耳中。
擺脫不了的恐懼和死亡觸感緊扣著她的心臟。那感覺,就像兩個星期前第一次遇到『巴伏爾』一樣,但現在......
夏湘雲吞了吞口水,鎮定的提起勇氣。
(不能害怕,這時候害怕就輸了。)
眼前的怪物雖然形貌可怖,但比起之前遇到的『巴伏爾』,其魔力不知道弱上幾百倍。莫得雷德說過,憑著她現在的靈力和咒術,應該足以應付一般的低階『惡魔』。
(對、我已經不是那個只能躲在一旁的無助女孩,現在的我是『御魔使』『黑夜織造者』。)
她伸出帶著尾戒『諾倫斯』的右手,並比出了劍指。
眼前的怪物發出了震天價的怒吼聲,朝著夏湘雲撲了過來。
就再這時,夏湘雲清脆的嗓音也同時響起。
「炎盾!」
隨著夏湘雲的咒語,『諾倫斯』飛濺出了點點火星,並在空中以火線連結出一道看不見的牆。飛撲而來的怪物頓時被撞飛了出去。
趁著怪物還未站穩之前,夏湘雲隨即變化手印,以流暢的古拉丁文唸出她目前所學到的最強咒法,『炎靈劍』。
「沉寂於虛空,流於萬物之形的火之精靈,請聆聽吾之祈求,」
隨著夏湘雲清澈的詠唱,週遭的火之氣息開始化作黑色的火焰流竄,並凝聚到夏湘雲的手上。
「以吾身之力為燔祭,賜予吾汝之劍,為阻於汝前之愚昧之徒,賜予其絕對的毀滅及新生! 」
黑色火焰在靈力及咒語的束縛下,化作劍型。隨著夏湘雲的劍指下揮,『炎靈劍』斬向了眼前的怪物。
「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殺豬般的慘叫聲,怪物被火焰蒸發,連一點灰燼也沒留下。
「成、成功了....」
在確定勝利之後,夏湘雲雙腿一軟,精疲力竭地坐倒在走廊上。
我辦到了,我靠自己戰勝『惡魔』了。
然而,就在夏湘雲整個人鬆懈下來之際......
「不准動。」
略帶有韓國腔的國語,突然在夏湘雲的身後響起。
伴隨著手槍上膛的聲音。


這是修正過的版本,改掉了一部分不太合理的地方。不過還是要說,我真的很不擅長寫咒文
類的東西.....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8:29 , Processed in 2.488915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