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幽痕[ 第七章新增! ]

[複製連結] 檢視: 1327|回覆: 6

發表於 06-12-12 22:50:52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前言 :這是我自己在鮮鮮發表的無名小說  ̄﹃ ̄~有些地方會修飾一下,鮮鮮那邊暫時不發文了ˊˇˋ我也算是個新手喔!希望各位指教!可以的話幫推~感謝=ˇ=!

-本文-


第一話:魔女、殺手、楓之國


達達達達達……
  

  一群騎著馬的商人正往楓之國-商城的方向走去,馬背上滿是珠寶、食物等商品。他們正準備到那裡去大撈一筆。  
  

  「商城到了……」  
  「咦…?」一個老商人擺出疑惑又驚訝的神情。
  「怎麼了嗎?」一個年輕商人第一次才到這裡來做生意,他關心的問那個老商人。  
  「去年我到這裡的時候,不管多晚燈火依舊通明的。怎麼今年看起來像個死城一樣?」 


-楓之國:主公的房間-


  主公看著鏡子顯示出那些商人的影像和對話,生氣的拍著桌子說道:「豈有此理!竟敢說這裡是死城?!來人啊!」


  「請問主公有何吩咐?」一個蒙面、全身黑衣服的銀髮殺手從主公的窗戶跳進來,低著頭蹲下來等待主公的命令。
  「把城外的那些商人全都殺掉!他們的商品全都拿回我的『國庫』裡。」主公半高興半生氣的說著。


  「遵命!主公!」殺手永遠都是用那種『撲克臉』來應對主公的。殺手在百姓的眼中都只有:「冷酷無情、絕對不笑」的印象而已。


  殺手離開後,主公開始奸笑:「嘻嘻嘻~讓你們知道罵我們楓之國的後果吧!!」


-城門外-


  「阿……!!」最後一個商人應聲倒下。


  殺手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就把四十多位商人全數解決掉!而且連氣都不喘一下。他吹了一聲口哨,五位同樣是黑衣人的殺手就趕到他面前了,他們把商人的東西全部帶回去。
  銀髮殺手是最後一個離去的,他一直覺得有個女人在監視著他們。他瞄了城門一眼之後,就離開了。



  躲在城門後的女人走了出來,她眼睛瞪的很大…簡直不敢相信這些要來做生意的商人竟在一瞬間就被殺掉了。她緊握著拳頭,表情非常憤怒…


  她臉上有兩條「抓痕」,那是「秋楓魔族」的的刺青。


  秋楓魔族是非常古老的魔法族。只要小孩一出生,就得學各種魔法,族裡每年都會舉辦魔法競賽,只要能力獲得全族的認同,就能當選五年一次的『領導人選拔』。


  而她-神田薰,正是全族認同為下一屆的領導人!


  淡黃色的短外套,直立的領子。左肩頭至右肩頭垂著一條掛滿獸爪的細繩子。外套第一個釦子以下岔開,裡面有一件和短外套同樣短的黑衣服。外套袖子的長度只到手肘而已。腰帶鑲滿鑽石,腰帶下面垂著許多短細繩。穿著一件絲質的裙子,裡面有一件短褲。



  「真是可惡!不可原諒……!」薰緊咬著下唇說著…



-主公的房間-



  「都帶來了嗎?」主公的眼睛發亮的問著,而殺手們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他心想,只要把這些東西全部高價賣給那些愚蠢的老百姓,再跟他們課多一點稅…哈哈哈~真是不錯的想法阿…!主公想著想著就不禁開始奸笑…


  殺手們看到主公這樣,都露出疑惑的神情。主公看到他們還站在那邊,就用高分貝的音量大喊著:「你們還賴在這邊不走做什麼?快滾阿你們!」
 

  這句話聽在殺手們的耳裡不是滋味。儘管如此,他們表面上還是對主公十分恭敬。
  

  晚上,那個銀髮殺手坐在樹上看著月光,想起了以前……
 


                            -☆- 



  「今天是『殺手實習課』的最後一節課,目前只剩下『銀狐』、『月』、『嗜血』這三個人沒給我成績。我限你們每個人殺死一個不指定的人。」老師說完大家就解散了。    


  「我到底要殺誰呢…?」銀狐-也就是那位銀髮殺手。


  他邊走邊想,記得老師以前說過-殺手本來就是冷酷無情的職業,你絕不可殺了人而為他感到愧疚或是同情,這是違反的殺手的法則。記住…要殺人必須要”快、狠、準”三項必備條件。


  「咦…?」他想到一半突然踢到一個有點軟又有點硬的東西。往下一看,是月!她胸口不斷的湧出血,躺在那邊不動。


  銀狐想起月認真的說過:「我以後要當一個了不起的女殺手!我要比任何一個男生都還強!」
  沒想到現在的她-早已是一具冰冷冷的屍體了!


  「到底是誰?」銀狐憤怒的說:「是誰殺了她!?」
  「沒想到第二個獵物又出現了!」
  這個聲音是…嗜血?!


  「是你殺了她?!」
  「沒錯!」嗜血用理所當然的表情說著。
  「你跟她又沒有什麼恩怨情仇,為什麼…?」
  「是沒有啊!只是想得到更高的成績罷了!」


  「你可知道…」銀狐原本蹲著的身子慢慢站起:「你已經把她的夢想給毀了?」
  「反正又不是我的夢想!毀了也沒關係啊!」


  銀狐見嗜血那完全不在乎的冷漠表情,他怒視著他:「你以前不是常說-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朋友嗎?」
  「笨蛋!那只是表面現象而已!現在才是我的真面目。老師不是常說-在殺手法則裡面是不能有朋友的嗎?」
  「可惡…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銀狐說完話立刻往嗜血衝去。憤怒,使他快速殺了嗜血。


  銀狐冷冷的看著倒下的嗜血:「這就是你破壞人家夢想的下場!」 


  「銀狐…」戴著眼鏡的老師在他背後發出聲音:「你要打成績了嗎?」
  「……我想不用了!」銀狐臉色陰沉,不想在多說什麼。


  這時,老師從腰帶附近拿了一個有毒的苦無。


  當銀狐發現老師向他衝去時,老師就把苦無往銀狐背上一刺。

  「呃…!!」銀狐發出痛楚的聲音。


  老師便用邪惡的眼神看著痛苦的銀狐說:「本來我是想給我的兒子-嗜血分數最高的,但是他卻被你給殺了…」

  
  銀狐有些驚愕-他們是父子?!


  說完老師又把苦無刺的更深入些:「我們父子平常裝作不認識,過幾天就會有『主公爭奪選拔』,到時候不只可以殺了正在選拔的參賽者,還能把楓之國的人民都殺光!重新建立自己的王國…!廢話不多說…我要了結你的生命了…」


  正當老師要替銀狐補上最後一刀的時候,一到光線把他的苦無射到遠處,他往射出光線的地方抬頭看:是個魔女!她拿著掃把站在屋頂上。老師未清楚的看她的容貌時,她便騎著掃把從屋頂上飛下來。老師見情況不妙,馬上逃的不知去向。


  本來那位魔女是想去追那個老師的,但見銀狐傷勢不輕,馬上從掃把上下來救銀狐。


  魔女從口袋中拿出一片葉子,另一隻手指著那片葉子,葉子瞬間變成液體,魔女把液體灑在銀狐身上,銀狐那被老師刺深的傷口,慢慢的消失了。銀狐這時也恢復意識了。


  「好了!我只幫你把外表受傷的部分修復好而已,傷口還是要靜養一段時間才行。好了!你可以回家了!」魔女半推著銀狐,溫柔的說著。


  當時只有五歲的銀狐,對剛剛老師殺他的恐懼消除不了。身體顫抖著,不敢往前一步。魔女蹲下來問他:「小孩,你不敢回家嗎?」


  銀狐搖搖頭:「我…沒有家…」


  魔女看出他對那個男子有恐懼,於是便說:「我看你就住在我家好了!一方面我可以幫你療傷,一方面也不用怕那個人來暗殺你。」


  銀狐看著她,好像是在說「我知道了」的感覺。魔女摸著他的頭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銀狐…」
  「銀狐是吧?你好!我叫做庫沙娜卡,是個魔女醫生。今後請多多指教!」


[ 本文最後由 水都明希 於 08-1-1 02:16 PM 編輯 ]
 
買醉,我與寂寞對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2話:殺手的宿命?



  銀狐將自己的手伸向月光處,輕聲的說:「嗜血…我恨你……」



  「怎麼了?又想起以前的傷心往事阿?」一位黑衣人把身子靠在樹幹上,諷刺的說著。



  「是你阿!陵…。你怎麼會在這裡?」銀狐在回想的時候總是沒辦法察覺到陵輕聲走來的聲響,他總是無聲無息的接近別人,這種事銀狐已經習慣了。



  他-村雨陵,名字雖然像女生,但是他在暗殺方面可是專長。曾經是銀狐「殺手實習課」的同學。


  「這附近到處都是『怨念』,我是跟著『怨念』的氣味過來的。」陵得意的用最擅長的「抽象」來描述事情。
  「是嗎…?每個殺手難免都會有內心的創傷吧…!」



  「是阿…」陵憂傷的看著月亮:「我的父母都死在『他』的手上,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把這筆帳討回來!」陵說完便緊握著拳頭不放。


  「他」其實是指現任的主公。陵的父母因為沒有捐出足夠的食物以及珠寶等「國稅」,於是主公下令立刻斬首。這一幕看在陵的眼裡,簡直就像是剝走他的皮一樣的難受。因為這樣,所以陵才決定要當一個殺手以報一箭之仇!


  陵之所以說「他」而不說「主公」是因為他在主公身邊待了兩、三年了,主公雖然從來不出門,但是只要有人做壞事、說壞話的話,他都會第一個知道。殺手們一直想調查這件事,但是都掌握不到好時機。


  「等時機成熟了在一起解決他吧!」銀狐平淡的對陵說。


                          -*-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一個手受了重傷的窮男子。為了防止自己的手腐爛而截肢,他找個有錢人家偷了創傷藥之後,馬上逃到離村莊有些距離的「楓湖海森林」逃難。


  這時,未入睡的主公看穿了那個窮男子的行動,於是便高喊:「來人阿!!」。


  銀狐馬上出現在主公房間的窗口:「請問主公有何吩咐?」


  「有個受傷的小偷現在正往楓湖海森林逃走了,趕快把他給解決了!」
  「是!」銀狐說完馬上消失了。


  「呼…呼…呼…」那個窮男子他氣喘吁吁的跑著,深怕有殺手殺了他。其實,以平常人的速度根本逃離不了殺手的魔掌,但是「逃跑」是個活命的反射動作。


  這時,神田薰剛好在這附近採草藥,她看到那個窮男子害怕的跑著。於是上前盤問:「先生,你看起來很慌張的樣子,需要我幫忙嗎?」
  窮男子狂點頭。


  薰問他:「你怎麼了?」
  那男子這才慢慢的把他的右手掌打開,是個創傷藥。



  而男子顫抖說:「我偷了創傷藥,要是被殺手知道了,我會被宰的……」
  「我知道了!我等等在你身上施魔法,別人看不到你。但是切記:『你絕對不可以發出聲音』否則魔法會失效的!」薰鄭重的告誡他。
  「是…是的!我知道了!!」男子聲音仍然是顫抖的。



  薰把身上採的草藥放在掌心,吹散那些草藥,並在草藥掉落地上前說了幾句咒語便施魔法。草藥便變成了液體,薰便把液體灑在那個男子身上,那男子馬上隱形。



  銀狐早已發覺那個男子的位置了,但是當他進入楓湖海森林的時候,發現映入眼簾的不是男的!是位魔女!!


  薰看到銀狐便說:「一個殺手…怎麼會無緣無故到魔女森林-楓湖海森林來晃晃呢?」


  銀狐瞄了她一眼:「我是來抓小偷的!」


  薰直接了當的說:「我看你是來『殺』小偷的吧!」


  銀狐不理她說什麼,只是問她:「妳有沒有看到一個手受重傷的小偷?」


  薰神色自若的說:「沒有阿!你可以走了。」


  當那男子看到銀狐的時候,嘴巴竟然不聽使喚的發出了「阿」的聲音。


  這時,魔法馬上破解,銀狐發現男子就在薰的後面。於是便射出一記苦無,男子太驚慌竟然忘了要逃跑,薰馬上施了魔法。
  施完魔法後那個男子馬上就被彈到很遠的地方。那個男子馬上昏厥。
  薰知道再不救那個男子的話,他以後就會變成獨臂人了。


  銀狐不解:「妳為什麼要救他?」
  「那你為什麼要殺他?」
  「因為他偷了東西。」銀狐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著。


  「想殺了他!先跟我打再說!!」薰擺出了戰鬥架式,銀狐意識到她是真的想跟他打。於是便說:「那麼…如果妳有個什麼萬一,我是不會負責的!」


  薰不等銀狐準備好便使出魔法。


  這時薰身旁出現一大團的煙霧,為了是要混亂銀狐的視線。但是銀狐可是從小時候就開始嚴苛的殺手訓練,所以這點煙霧不算什麼。


  他馬上從煙霧中衝出來,使出分身術。拿出苦無出來朝薰的方向射去。薰意識到煙霧裡面射出大量武器,馬上跳開。


  薰又唸了幾句咒語。此時銀狐身上出現了一條藍色的細繩子,綁住銀狐的身子。薰再把剛剛他射出的其中一支苦無往他臉上射去,此時銀狐臉上蒙面的黑布馬上掉落。


  薰看到他的臉愣住了一下下:殺手都長的那麼「冷酷」但又「帥」的嗎?不!不對!不能被他的外表給騙了!!他可是一個冷血的「撲克臉」殺手!


  薰拿住那條繩子,把繩子拉得更緊。就在這時,銀狐變成一陣煙霧消失了,薰由原本自信的表情轉為慌張:「糟糕!動不了……」


  「妳是打不過我的!」銀狐的聲音由後面傳來,原來剛剛那個是分身!


  其實銀狐剛剛偷偷的把殺手專用的毒針刺進薰的雙腳。被刺的人沒有知覺,時間一到,藥效就開始發作,不能移動身體,等到被刺的人失去知覺就會死去。


  但是,薰她可是楓之國魔法學校的驕傲,怎麼可能把學校會教的東西給忘記了呢?
  暗自說完咒語後,薰她又能動了。


  「小case!這種毒針傷不了我的!!」
  「哼!」銀狐說完便飛快的消失了。


  銀狐還沒完成任務阿!為什麼他就這樣跑掉了呢?
  真的跑掉了嗎?還是躲著?
  即使銀狐止住了氣息,薰還是能查覺到銀狐還在楓湖海森林的某個地方。


  但是為了安慰眼前這個剛剛才醒來、又飽受驚嚇的男子,薰就說:「放心吧!他走了,幸好你保住了一條命。」
  銀狐在距離她們約一百公尺的地方靜靜的聽他們的談話…



  「謝…謝謝妳阿…小姐…」男子好像很怕陌生人的樣子。
  「不用叫我小姐啦!這樣好奇怪喔!你叫我神田薰就行了!」
  「我看…還是叫妳神田薰小姐比較適當…」
  「你真是守規矩!好吧!隨便你怎麼叫就怎麼叫吧!」
  「好的…神田薰小姐…」



  「先別說廢話…我先治好你的手…!」薰說完便從腰帶拿出一顆發光的珠子,耀眼的光芒連銀狐那邊都看的到。薰把這顆珠子塞到男子的嘴巴:「把這個吃下去吧!」


  男子乖乖的吃下那個發光的珠子,神奇的是傷口上面的腐爛漸漸的消失了。這一幕連銀狐都看呆了。


  男子看到他的傷口好了,便以九十度鞠躬方式連續向薰道謝:「真是謝謝妳了!神田薰小姐…謝謝!謝謝!」


  薰就說:「在你離開之前,我想問你一件事:你剛剛看到那個銀髮殺手為什麼特別害怕?」


  「因為…他是…『他』身邊最得力的助手。只要是那個銀髮殺手接到的任務,他都一定會達成的。他殺人都是一瞬間的…所以每個百姓都怕他…」


  「我以前怎麼都沒有看過他呢…?」薰自言自語。


  薰看著那個男子:「那個人叫做什麼來著?他在『他』身邊幾年了?」


  「他叫做銀狐,在『他』身邊服侍了半年,但是卻有亮眼的成績。」


  因為薰是魔女,所以她只對主公有些許的了解而已,對其他的事一概不知。因為魔女總是與世隔絕,和平常人有些「難以親近」的距離。



  「那他剛剛為什麼還沒完成任務就跑掉了…?」薰拖著下巴思考著。
  「這……我就不得而知了…神田薰小姐,我已經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訴妳了,那我可以走了嗎?」
  「喔!謝謝你!你可以走了!」


  銀狐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男子走掉了。


  「別躲了!出來吧!」薰往銀狐躲藏的地方看去,而銀狐也迅速的跳到她面前。
  「妳找我有什麼事嗎?」銀狐的表情就好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沒什麼,只是勸你不要再當殺手了…」薰垂下眼簾這麼說著。


  「這是不可能的!」銀狐冷冷的說:「我一出生的時候,當殺手便是我一生的宿命。」
  「宿命……?」薰不解的看著銀狐。
  「不多說了,我要回去了。」銀狐說完,才剛轉身,薰就回答他:「你根本是在逃避現實!!」


  銀狐不回答她,逕自轉頭走掉了。


  「哼…!什麼宿命嘛!一個人的命運是這樣決定的嗎?」薰不解的說。


[ 本文最後由 水都明希 於 06-12-21 10:1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3話:陰謀




  某天,主公意外的出門了。


  他要拜訪的那個人正是前幾天薰救的那位「手腐爛的男子」。到了那個男子的家門口時…


  「是、是主公大人阿!你、你你、怎麼會來……?」男子驚訝的說著。就在此刻,主公身旁所有的武士都拔出劍來,刀口都指向那位男子。其中一位武士說道:「還不跪下向主公大人問安?」


  男子發現他再不跪下就要被殺了,腳瞬間癱軟跪在地上:「主、主公大人好…主公大人好…」
  「你好阿!」主公瞄了他一眼,便逕自走到屋內。


  「主、主公大人…來我寒舍有何貴事?」男子相當害怕。因為主公知道他之前偷了東西,還要派殺手來殺他…!今天卻突然跑到他家裡…想必是為了當天發生的事。


  「你應該知道…前幾天你偷了創傷藥的事情吧…」主公沉住氣對他說。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偷藥的、只是我家窮…,買不起藥來治療…」



  「那件事我可以原諒你!我不追究了。我只是想問你…上次救你的魔女她的大名叫做……?」
  「喔…阿!主公大人你是說…神田薰小姐嗎?」一聽到主公不追究他的過錯他當然高興的要命,但是為什麼主公大人突然想知道神田薰小姐的事?
  「對對對~!就是她!」主公表面上看起來非常高興,其實他心裡正在策劃一個陰謀。
  「主公大人找神田薰小姐有什麼事嗎?」男子用試探的口氣問主公。



  「你叫什麼名字?」主公不回答男子的話,好像是刻意迴避這個問題似的。
  「我、我叫松下助!」


  「松下!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主公聲音忽然壓低,深怕被其他人聽到。
  「主、主公大人請說。」


  「我要你…殺了那個魔女!」松下這時看到主公的臉是非常奸詐而陰險的,他很害怕:「我、我殺不了她…她根本是怪物!!主公大人若要我殺了她,還不如讓我先死吧!」


  主公靜靜的聽他說完。「主公大人…可以派殺手去暗殺那位魔女阿!這種是如果派我這個小老百姓去的話,我的性命會不保的…。」


  這時主公就招呼他身邊的武士:「把那個東西拿過來。」
  「是!」武士說完立刻拿了一的用布包裹著的盒子到松下的面前。


  「打開看看吧!」主公對松下說。


  松下雙手顫抖的把那蓋住的布打開,裡面竟然是一大堆的金銀珠寶!松下看傻了!因為他這輩子
從沒看過這麼多的金銀珠寶,嘴巴一時合不起來。


  「這只是給你的一點酬勞,你不是家裡貧窮嗎?我這個作主公的當然要救濟一下人民嘛!」主公拍拍松下的肩膀,之後他就把手停放在松下的肩膀上,臉色陰險的跟他說:「如果成功的話,酬勞可是現在的三倍喔!!」


  松下不知道該不該接收這份酬勞,因為神田薰小姐救過他的命,他總不能忘恩負義吧?!但是想到他這四十幾年來這麼苦命,只要有這些金銀珠寶,他就可以改變眼前的生活了!
  該如何選擇呢……


                     -☆-            


  第二天,松下走進楓湖海森林,手上拿著其中一個主公贈送給他的酬勞-「血紅石」把玩著,走到上坡路段的時候,他的手滑了,血紅石就這樣滾下山坡去了。
  一直滾滾滾…滾到幾百公尺遠的小河岸邊。


  松下觀察一下地形,若到小河岸邊去撿那顆血紅石的話,他一定會傷痕累累的!因為那個地勢實在是太複雜了!


  這時,薰剛好經過那邊散步著。她看到松下的表情很煩惱的樣子,於是便走過去問他:「嗨!你不是上次那位…」
  「我叫松下助,神田薰小姐。」
  「你好啊!松下!你在煩惱什麼啊?」


  「其實…我有一顆傳家之寶…掉到那邊的小河岸邊了…」松下越說神情越低落:「那、那是我今後要生活的東西、本來是想拿去典當的…」


  「好好好、你別慌!我這就幫你撿回來!!」神田薰快速的跳到小河岸邊幫松下找那一顆血紅石。


  這時松下露出詭異的笑容…他手上拿著一個紅色的按鈕,等著神田薰上鉤。


  「是這一顆嗎?」薫拿著一顆血紅色又帶點光澤的石頭問松下。
  「是的…恭喜妳…」松下這時按下那顆紅色的按鈕。
  「恭喜我?你在說什…」薫話未問完,此時……


-砰!!-

  一陣響亮的爆炸聲,薰來不及躲開,爆炸衝擊到薫,讓她飛到幾公尺外的岩壁。


  薰全身傷痕累累,這時薰還有些許意識,她眼前一片模糊,而松下到她面前,她一聽到腳步聲就很吃力的說:「為什麼…你……」


  松下就邪笑著:「哼哼!妳想問我問什麼我會忘恩負義嗎?!在妳臨死之前我就告訴妳吧!其實血紅石是主公大人給我的謝禮,而我是故意讓它滾到我有埋炸彈的小河岸邊,讓妳掉入我的陷阱當中!」


  薰在聽完他的計謀後,意識越來越模糊了…


  松下看到她已經倒下後,大笑幾聲後就離開楓湖海森林了。




[ 本文最後由 水都明希 於 06-12-21 10:1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4話:庫沙娜卡



  銀狐一聽到爆炸聲立刻從睡夢中驚醒,醒了一會兒,覺得好像沒什麼事情,就閉目繼續睡。忽然,他覺得有種不祥預感湧上心頭,立刻睜開雙眼,他在樹上看到遠處的楓湖海森林冒著煙,且空氣中瀰漫著火藥味,他心想不妙,便以飛快的速度衝向楓湖海森林。
  

  樹木都被爆炸的衝擊給拉倒,而爆炸中心點從四面八方延伸幾百公尺呈現碗狀。河水不斷從地底下湧出,小河岸邊的岩壁被波及到變成不規則形。


  銀狐映入眼簾的,就是這副滿目瘡痍的模樣。他仔細的搜尋傷者的位置。
  他閉目幾秒,感覺到有個氣息微弱的人,在離爆炸中心點幾公尺外的岩壁上。銀狐過去查看-是那個女人!叫他別再當殺手的魔族女人-神田薰!
  他輕跳的幾下,跳到薰的面前。扶起薰:「喂!女人!」,見薰沒反應,搖了幾下:「還活著嗎?」


  其實銀狐是故意去搖晃她的,只是想看薰的反應如何,不然憑一個殺手怎麼會無法判斷出一個人的生死?


  「是、是你阿…『撲克臉殺手』。」薰用微弱的聲音回應銀狐。

  
  撲、撲克臉…當殺手的悲哀?在大家的印象都是如此嗎?銀狐不解的想。

  「我、跟你、說…」
  「噓!別出聲!女人!」銀狐一隻手的食指擋住薰的嘴巴:「再出聲,我可不會讓妳活命的!」
  「活命?真是好笑!」薰心裡想,那你現在大可把我殺掉吧?趁我狼狽不堪的時候…把我了結了不是嗎?你說的話在我聽來完全不具威脅性…。薰心裡這樣想的,但是為了自己受重傷的身體著想,還是乖乖閉嘴不說半句話。
 

  這時,銀狐橫抱起薰,馬上又以飛快的速度衝出楓湖海森林。看薰這樣痕累累,銀狐的打算沒錯!他正要帶薰去給他的保母-庫沙娜卡治療。
  薰還是有些許意識,她驚覺銀狐離開楓湖海森林,急叫著:「等、等一下……!咳咳咳…」。薰的腳不安的晃動著,而激動的話讓她不時咳出血來。
  

  銀狐那深遂的銀色眼眸冷冷的瞥了薰一眼,一般人看到銀狐用冰點以下的眼神都會不禁打個寒顫。但薰倒是沒感覺,反而用她虛到不行的手去搥銀狐的胸膛:「放、放開我…咳咳…我要回族裡療傷…放───」話未說完,薰便昏迷過去。讓薰昏迷的正是銀狐!他用庫沙娜卡給他的”昏迷針”藏在衣袖裡,偷偷的給薰一記。


  庫沙娜卡給他的昏迷針可無限期使用,每使用一次,針會自動脫落換成新的。給他的用意是倘若有不該殺的人,卻還是殺了,豈不是濫殺無辜?(但是他跟隨主公這半年來,倒是常濫殺無辜…因為那是不得已的任務…!)

  
  銀狐想剛才薰硬要他帶她回族療傷不禁覺得好笑…世界上大概沒幾個魔女醫生的醫術比庫沙娜卡還精明的吧?雖說秋楓魔族的學校有在學習醫術…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回到他半年沒回的老家-庫沙娜卡的住所。


  路上行走的行人完全沒感覺銀狐經過他們,還以為是一陣風。就算有人看到黑影,但沙子揚起後黑影卻不見蹤影。


  銀狐踹開門,看到庫沙娜卡果然在屋裡!她那潔白美麗的臉龐,和當年撫養五歲銀狐的臉一模一樣,完全沒有一絲皺紋。很難想像她是帶了銀狐二十年的四十歲女人。

 
  直立領子的黑色短外套,袖子長及手腕,裡面有件和短外套一樣長的紅色低胸衣服。灰色鑲有各種顏色寶石的腰帶加上一件黑色迷你裙,更顯出妖艷的氣息。鞋子則是黑色的長統馬靴。


  但是這種美麗的形容只有持續幾秒。因為當銀狐踹開門的那一瞬間,一記右勾拳就這樣向銀狐飛來,雖然銀狐及時偏個頭,但還是被右勾拳的衝擊給劃破了臉。


  銀狐冷靜的看著庫沙娜卡。這麼多年來,他早已習慣被偷襲的日子了,但卻總是躲不掉庫沙娜卡的攻擊,有時候有躲過攻擊還是會被她空手揮出的衝擊給波及到。可見兩人實力懸殊。


  「真是的!怎麼才受點小傷?」庫沙娜卡雙手一攤,滿面惋惜的說著。銀狐抽動一下嘴角,平淡的對她說:「難道要讓我死了才甘願?」
  庫沙娜卡停了幾秒把一隻手放在嘴邊,眼神瞄向旁邊:「喔呵呵呵呵…我只是想多多磨練一下自己的醫術嘛!」
  銀狐在一旁吐槽:「我看妳根本就是在說謊!」
  這時庫沙娜卡轉移話題,走到銀狐的面前:「哎呀呀!有病人啊!她傷的蠻嚴重的耶!快!把她放到病床上去。」 
 
  
  這女人……一說出事實就這副德行…。銀狐無奈的想著,便乖乖的把薰放到病床上,自己走到旁邊的椅子上坐著。  

  
  庫沙娜卡快速唸完咒語,把身上自備的櫻花花瓣灑滿薰的全身,此刻,櫻花花瓣就像是有生命般,每一片都慢慢的滑過薰受傷的地方。每滑過一次,薰身上的傷口就會癒合一些,滑了好幾百次後,薰身上的傷都復原了!若是給不精明的醫生救治,傷口可能要花三個月的時間才能完全復原。

 
  這時薰慢慢睜開眼睛並起身,看到眼前有銀狐以及───



  「咦?!」薰驚叫一聲:「妳、妳不是那個、那個傳說中的超級天才魔女醫生-庫沙娜卡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超、級、天、才…?我是不是哪個耳朵有問題啊?還是說這女人在作夢啊?銀狐邊想,邊把疑惑的眼神移到庫沙娜卡的身上……   


[ 本文最後由 水都明希 於 06-12-21 10:1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因為家裡電腦壞了ˊ口ˋ所以爬文時間拖延阿阿阿~=口=|但是幸好學校電腦課多,就了我一命=ˇ=

﹡改名子是因為原本的名子我很早就想改了,只是不知道要改啥,所以在上課的時候就叫我朋友幫我想----一想就是3節課[汗∥]想這個名子應該不錯聽吧?@ˇ@



第5話:意外

  超、級、天、才?!她怎麼從來沒跟我提過這件事?難怪當初救我的時候醫術就已經不賴了……銀狐心裡這麼想。
  
  「妳知道我?難不成妳是……”秋楓魔法技術學院”的學生?」庫沙娜卡狐疑的指著薰。
  「是的,我叫神田薰,請多指教。」薰說完接著說:「BOOK!」後,她手上馬上出現一本學校的的參考書,她翻開書本後開始唸:「庫沙娜卡,歷年來年紀最輕的醫術士,且赤手空拳的功夫與力道都足以讓人重傷或致命。但在某次意外被校長退學,並被本族領導人永遠逐出楓湖海森林。她從沒公開過她的醫術,就算有人見識過了,也沒人模仿的成。所以,她的醫術從此變成了謎。」
  薰唸完那段文字後便把書闔上,這時書就消失了。

  銀狐好奇的問:「意外?什麼意外?」
  庫沙娜卡憂傷的說:「那是……在我十五歲成了全校最出色的醫術士那一年……」

                          - * -

  「庫沙娜卡!伊利德……伊利德他…受傷了!」一位女子扶著受重傷、衣服破爛的男子到正在醫護室的庫沙娜卡面前。
  醫護室只有庫沙娜卡一個人,因為其他醫護室的人員老早就跑去準備今天營火晚會的東西了。
  「好的,希雅!妳先把他扶到病床邊去。」庫沙娜卡以專業的口吻告訴她的朋友。
  「好的!」希雅將伊利德扶到床上去後,希雅用很擔憂的眼神說:「那…我先回宿舍了…」
  「恩…」庫沙娜卡輕應一聲。
  
  其實希雅會擔憂也是正常的,畢竟伊利德是她的未婚夫,再過幾年他們就要舉行婚禮了。
  
  
  庫沙娜卡仔細檢視他受的傷——是內傷!而且內部器官多處毀損,外表也有許多刀痕,看來是不同的人一起對他下手的!可是…是誰會那麼狠心?!

  他這樣是非救不可了!但這是我第一次治療受這麼重的傷的人…我怕他會……

  庫沙娜卡害怕的想著,手不斷的發抖。這時,她身後出現一個人,而庫沙娜卡察覺到那個人非常強,絕對不是她可以應付的對手。
  那個人開口了:「這種人……我勸妳別救的好!」
  庫沙娜卡慢慢轉頭看清那個人的樣貌,她頓時臉色鐵青-因為在她面前的正是目前全國重金懸賞A級通緝犯-白燕沙。

  A級通緝犯…怎麼會來偏僻的楓湖海森林?!難不成…伊利德跟A級罪犯扯上關係?!  

  「你…你憑什麼說我不能救他?」庫沙娜卡鼓起勇氣問他。
  「小妹,我只是勸妳,沒強迫妳啊!只不過…他就算被救活了…下場也是死!」白燕沙撥了撥他那金色的紳士髮,推一下黑色粗框眼鏡理所當然的說著。

  「伊利德他又沒得罪你,別殺他!否則……」庫沙娜卡擺出凶狠的眼神:「休怪我無情!!」庫沙娜卡做出空手道的打架姿勢。
  「很有勇氣!不錯!不過…妳是打不過我的!」白燕沙表情甚是得意:「況且…他要不要死甘妳什麼事阿?嗯?」
  「他…是我一個朋友重要的人…」庫沙娜卡低聲回應他。
  「真是遺憾,就算是多重要的人,只要他知道我方的情報───就是殺無赦!」白燕沙一邊說著,一邊抽出他背上的細鞭子抽打伊利德。

  「不可以!!!」庫沙娜卡替伊利德吃了不少鞭打的痛。她咬緊下唇,儘管身上傷痕累累,保護伊利德還是最重要的。
  但白燕沙不會因為庫沙娜卡是女的而手下留情,反而鞭打速度變快了。庫沙娜卡盡可能閃避他的攻擊,雖然沒辦法完全閃過,但是他每鞭打個十幾下,庫沙娜卡總會被擊中兩三下。

  難道───都沒人來支援嗎───?

  庫沙娜卡有種想呼救的念頭…但她忽然想到:今天學校有營火晚會,全村、全校的人老早就都跑到遠處的小山坡了,根本不會特地跑來這邊───我真是異想天開!!
  白燕沙邪笑著:「哼哼~我這樣算是優待妳了…沒讓妳跟他一起同歸於盡。其實我不習慣用這麼慢的速度揮鞭呢!」
  「同歸於盡?!難道…你!」庫沙娜卡心一驚,慢慢的回過頭看伊利德───全身沾滿血跡,比剛被扶來醫護室的情況還嚴重!
  
  「怎麼會…我明明使用魔法罩保護伊利德,怎麼會這樣?」庫沙娜卡快哭了,伊利德是不是已經死了──?如果死了該怎麼跟希雅說…?
  白燕沙看側頭看著庫沙娜卡:「妳那個魔法罩對我的『鞭硰』一點用處都沒有。我的『鞭硰』可以突破魔法陣,藉由我這『錫牙鞭』的影子去鞭打其他人,讓敵人以為已經躲掉所有攻擊,其實被攻擊的是另外一個人。」
  
  「任務完成了,我先走一步了。哼!」他冷笑一下,語畢,白燕沙便化做一陣煙消失了。
  庫沙娜卡摸伊利德的胸膛,早已沒有心跳。庫沙娜卡看了看自己雙手沾滿伊利德的血跡,失控的搖頭大吼著:「不─────」  
  



  朋友的死,讓她心碎─────。




  淚水不斷的湧出,止不住悲傷────

[ 本文最後由 水都明希 於 06-12-21 10:2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六、舞影朔月


  「庫沙娜卡!依利德他的--」希雅她充滿期待的來看依利德的傷勢,就在營火晚會舉行的兩個小時後…但,當她看到眼前這滿目瘡痍的景象時,她失望了。


  「希、希雅…」庫沙娜卡淚流滿面的跪在伊利德的床邊,轉頭看著希雅…
  「不…不可能…」希雅的眼淚在她的眼框打轉,看到依利德全身沾滿血跡,她不相信庫沙娜卡是那種會醫死人的朋友!她看了看庫沙娜卡的手心,也是沾滿鮮血!難道說…是她殺了他?!
  「是妳,殺了他…對不對?」希雅憤怒的衝過去抓住庫沙娜卡的衣領質問著。
  「不--是我--是、是一個A、級罪、犯-白、白燕沙殺了他…」庫沙娜卡被希雅這樣一抓喘不過氣來,說話斷斷續續,但希雅仍然聽得一清二楚。
  「庫沙娜卡,妳編個故事也編高明一點行不行?A級罪犯會來這?笑話!」希雅冷笑著。「A級罪犯都被關在牢裡了,怎麼會有理由來這邊閒晃?一定是妳殺了他!妳不滿我跟依利德在一起,我知道妳也喜歡依利德,但妳也不要用報復的手段好嗎?」
  「我……我沒…有…」庫沙娜卡很想對她說:「因為白燕沙說依利德知道他的情報所以白燕沙才特地跑過來殺了依利德的!」。但她知道,不能說,因為只要說了,希雅也會被殺的!她一定會去調查有關A級罪犯的事情幫依利德報仇,所以她死都不鬆口。


  希雅用力鬆開庫沙娜卡的衣領,眼神冷冰的對她說:「我們以後,不再是朋友!」
  說完後,她便衝出門外,遠遠的就能聽到希雅的哭聲---
  「關於本校學生精英醫術士-庫沙娜卡,涉嫌殺害精英魔力術士-依利德,各位對此事有何看法?」校長摸摸他那白蒼蒼的落腮鬍。在事發的六個小時後,校長緊急召開會議,而庫沙娜卡神情低落的坐在牆腳處等待會議結果。
  「我認為--」不多話的魔力術士老師-洛以基輕搖著他手中那杯紅酒:「讓她死刑!」
  死、死刑---?!庫沙娜卡滿臉驚慌,這是她青春年華的時期,竟然有人要她死--她的青春還沒灑完呢--!她看其他兩個術士及一位廚師還有術士實習生們都開始竊竊私語,好像認為洛以基的決定是對的!
  「庫沙娜卡絕不是恐怖的學生!請大家別誤會!想一下她剛剛的說詞吧!小孩子是不會說謊的。」庫沙娜卡的醫術士老師-琪拉琪替她說情。
  「吶,如果是醫療疏失,那依利德身上的鞭傷、刀傷以及內傷要如何解釋?」獵術士-艾蘇駁回琪拉琪的說法。
  「庫沙娜卡已經解釋過了,是A級罪犯白燕沙造成的鞭傷,而其他傷口是他同夥下的手。而且庫沙娜卡也遭受鞭傷!」琪拉琪邊說邊推著她的圓形眼鏡。
  嗯!還是老師說的好!庫沙娜卡想,說不定琪拉琪老師能幫她脫險
  「若是A級罪犯白燕沙的話,那他的揮鞭速度不可能只讓庫沙娜卡遭受這點傷害!我曾經有跟白燕沙對峙過。」艾蘇用「看妳要怎樣說下去」的眼神看著琪拉琪。
  「說的對!她可以先鞭打自己,再用力鞭打依利德,本校武器室裡面有鞭子,也有村正劍,憑她的醫療技術能讓依利德的內部器官受重傷。本校並無死刑制度,有嚴重情節者則以退學處分。」女廚師瑪伊補充說明。
  會議上的人除了琪拉琪之外其他人都點頭表示贊同。
  「你們怎麼可以認定她有罪呢?」琪拉琪大聲說著。
  「不然,」洛以基啜飲一口紅酒:「妳還能告訴我有更合理的假設嗎?」
  「庫沙娜卡的解釋就是最合理的假設!」
  「她的說法太戲劇化!」洛以基斜眼看著琪拉琪,琪拉琪怒氣就快爆發了…
  「好了!」校長開口:「會議結束!宣布庫沙娜卡強制退學!接下來的事情由秋楓魔族領導人來處理,解散!」話剛說完其他人皆化作一陣煙消失了。
  「……」庫沙娜卡表情平靜,好像接受事實。
  琪拉琪解散的時候她經過庫沙娜卡,拍一拍她的肩膀,長嘆一聲後也化作一陣煙消失了。想必是捨不得失去一位這麼棒的精英吧!?


  庫沙娜卡被退學以後,全村的人都不敢靠近她,深怕靠近她的話會被殺。她也只能無奈的跑到沒人的小山坡上發呆--。
  「妳就是…庫沙娜卡吧?!」一個男生的聲音從庫沙娜卡的背後傳來。聽到有人叫她,庫沙娜卡簡直是嚇了一大跳,因為自從發生那件事以後,沒人敢跟她說話。她轉頭一看:是秋楓魔族領導人-賽銀斯!
  庫沙娜卡驚訝道:「你是--賽銀斯領導人---!」她不僅沒行禮,反而用平常對朋友說話的的口吻說著。
  幸好賽銀斯對不拘小節的人都非常欣賞,但基於處理公務上,他就直接切入正題:「秋楓魔法技術學院校長說任我處置,嗯---我想聽聽妳怎麼想的?」
  庫沙娜卡慢慢站起身子,眼神空洞的說:「人都死了,朋友都背棄我了,沒人能信任我了,我還能做什麼?」
  「其實--我沒打算處置妳!而且我個人也很欣賞妳的個性和醫術
  庫沙娜卡冷哼著:「哼!會醫術有什麼屁用?」賽銀斯非常認真的回答:「能救人」庫沙娜卡哭笑不得,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老實的人啊?「哈哈哈哈…第一次看到像你這麼老實的人!」
  「心情有比較好了吧?!」賽銀斯竟然會這麼問她
  「嗯,是啊!」庫沙娜卡坦率的回答原來剛剛賽銀斯只是單純想安慰這個被誣賴殺人的庫沙娜卡阿
  「我不想處置妳,」賽銀斯又非常認真的說:「妳離開,到什麼地方都行,就是別再回來楓湖海森林知道嗎?」

  「嗯,謝謝你。」庫沙娜卡說完便召換掃把:「OUT!」
  「我有預感,我們兩個有朝一日會在某個地方相遇,在一個只有戰場沒有和平的地方…」賽銀斯攸攸的說著,彷彿知道未知的一切。
  庫沙娜卡揚起嘴角,丟下一句「在說吧!」便騎著掃把飛向遠方----
  之後,她花了五年的時間遊走全世界,在她二十歲時回到楓之國村莊,還買了一間房子。有一次在天空上騎掃把散心時,恰好看到銀狐遭老師刺殺而出手搭救,撫養了銀狐二十年-----



                         --*--

  「這麼說--」薰指著庫沙娜卡:「妳現在四十歲、銀狐現在二十五歲摟?」
  庫沙娜卡得意的說:「是阿!看不出來吧!」
  「是阿,是看不出來---」薰回答完後手托著下巴,喃喃的說:「這麼說--銀狐才大我兩歲--。」
  「薰妹-!薰妹-!」庫沙娜卡喚著薰,此時沉思中意識到有人叫她,「阿阿--什、什麼事?」
  庫沙娜卡手放在胸前:「妳知道A級罪犯嗎?」
  「當然摟!以前學校的參考書上有寫喔!」薰說完便召喚出魔法書:「A BOOK!」說完手上出現一本魔法書。
  銀狐疑惑的問:「既然是以前學校的參考書,那現在多出的罪犯那本書上應該沒有記載吧?」
  薰認真的解釋:「學校的魔法書只要有新的資訊出現都會自動更新或加頁,不用擔心。為了讓學生有朝一日也能捕到A級重金懸賞犯特地出這本書的。」
  「那---庫沙那卡老師妳要我拿出這一本書是--?」
  「妳幫我查一下目前A級罪犯人數有多少。」
  「好,我看看---」薰翻到最後一頁:「0020,已經有二十個人了。」
  庫沙娜卡眼神轉為嚴肅:「人數又增加了四個…」
  銀狐問庫沙娜卡:「A級罪犯難不成跟妳說的"那個組織"有關?」
  「是的,我二十歲遊走全世界五年間可不是在走馬看花,我都在認真的蒐集情報,關於那個組織-舞影朔月。」庫沙娜卡見他們都露出疑惑的表情又繼續解釋:「他們是一個由A級罪犯組成的極機密的組織,平常都各自行動,若有人知道他們的事情,他們便會追殺那個人。我這幾年都守口如瓶,所以都平安無事。而他們每到朔月之日,全員便會鎖定一個目標大開殺戒。例如檢年的"迷茫之道"那一區的人民,因為其中有人知道這個組織的事情,而在朔月之日讓那個地方成為廢墟。至於他們如何得知其他人知道組織的事,我就不得而知了。」
  銀狐緩緩的說:「那妳---」
  「幹麻告訴我們啊?!!」薰和銀狐同時說出這句話。
  這時庫沙娜卡背向他們,手放在嘴角旁:「喔~呵呵呵呵呵呵---朋友當然要共患難、同甘苦才行啊!!」
  銀狐吐槽著:「妳這女人!分明是想拖我們下水!!」
  薰擔憂的說:「對啊!老師!妳這樣一定會波及到楓之國的人民的!」
  「沒關係!只要我按下這顆按鈕---」二話不說,庫沙娜卡便把按鈕按下去:「組織就只會追殺我們了!」
  「妳這個……」銀狐和薰一起瞄準庫沙娜卡的臉揮拳道:「大笨蛋!!」
  只見庫沙娜卡無辜的倒在地上,用脆弱的眼神說著:「人家開開玩笑而已嘛~!!」
  「妳這女人…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吧!」銀狐訓了她一下。
  「難道你是因為害怕被追殺才對我說這種話的嗎?!啊?!」庫沙娜卡跟銀狐挑釁。
  「妳……!」銀狐欲言又止,他不想跟她再辯下去了,於是他坐在地上:「算了!反正遲早都是要被追殺的!至少這樣讓我比較有點興趣勒!」
  薰靠在牆上答道:「說的對。」語畢,薰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對銀狐說道:「對了,銀狐,之前你沒殺掉的小偷-松下助」,被主公收買來殺我的。

  銀狐心一驚,神情變的嚴肅。


  「他」──知道我那時候的任務沒完成嗎──?!


  銀狐這麼想著────────。




[ 本文最後由 水都明希 於 07-1-17 05:3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庫沙娜卡說道:「說到那傢伙,我懷疑他有『先知石』。」
  當然,「那傢伙」指的就是主公。
  「先之石?!怎麼會落在他手上?!」薰焦急的說:「那本來是我們學校製造出來的耶!」
  庫沙娜卡雙手擺在胸前,沒好氣的說:「哼!那傢伙會什麼事都知道才有鬼!!」
  銀狐打斷她們的談話道:「妳們兩個,妳們在說什麼先知石阿?」
  「笨蛋!連這種不算情報的事情你也不知道阿?那我就告訴你吧!」庫沙那卡開始講解:「全球有七個國家,每個國家皆有魔法學校。其中有四顆石頭分別是其中四個磨法學校製造的石頭,稱之為『神之石』。它們各有其功用──可事先知道或是事發前知道你想知道的事是紅色的『先之石』、可增加自己體力、魔力、戰力的黃色『威力石』、不需任何飛行工具即可飛行的藍色『飛行石』、任何傷口、疾病只要有了綠色的『治療石』就能瞬間痊癒。」
  「這樣你懂了唄!」庫沙娜卡得意的問銀狐。
  銀狐點點頭,而薰開口道:「如果神之石落在舞影朔月的手中,那就麻煩了!」
  庫沙娜卡點點頭道:「是阿!畢竟它們都是A級罪犯,若石頭在他們手上簡直如虎添翼。」
  銀狐道:「先別管舞什麼月的事情了,現在應該先解決『那傢伙』吧!先知石在他手上,他又這樣殘害百姓──」
  「我看,先說說你自己吧!」薰瞪著銀狐說道。
  銀狐無奈的說:「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去執行那些任務的好嗎?」
  「別吵了!」庫沙娜卡折折她的手道:「我現在等不及去痛扁那傢伙了!」她邊說邊往門口走去。
  「你們先去吧!」薰看著銀狐及庫沙娜卡,眼睛發出憤怒的火焰,身體周圍還有怒氣圍繞著:「我還得去解決別的事,等完成以後再跟你們會合!」
  銀狐和庫沙娜卡看薰雖然嘴角上揚著,但卻有一股令人雞皮疙瘩的感覺湧上,不禁臉色發青,顫抖的說道:「好、好、好、妳先去忙吧!」
  「OUT!」薰一喊,掃把便出現在她手上,她充滿怒氣的坐在掃把上道:「GO!」
  銀狐和庫沙娜卡本來擋在門口,建勳要出去便自動讓出一條路,薰騎著掃把快速的衝了出去。只見銀狐跟庫沙娜卡害怕的揮手道:「慢走阿…」
  等薰離去後,庫沙娜卡就打銀狐的頭道:「你幹麻阿?就這麼怕她啊?死小鬼!」
  銀狐用手肘撞庫沙娜卡的手道:「妳自己還不是一樣,老太婆!」
  「總之-」庫沙娜卡一手叉著腰一手搔搔頭走出屋外道:「記住,女人這種生物,是萬萬惹不得的,知道嗎?」
  銀狐回想剛才薰那恐怖魔王的模樣便點點頭,因為他可以想像後果是如何。
  「走吧!」庫沙娜卡說著:「OUT!」掃把出現在她手上,她坐穩了以後便對銀狐伸手道:「上來吧!」
  銀狐抬頭看她,回絕道:「不了,我用腳一樣可以跟上的妳的速度。」
  「是嗎?那我等著看摟!GO!」庫沙娜卡人不見了,但聲音卻迴蕩在其中。
  「哼!」銀狐嘴角微微上揚,用那像風一般的速度追了上去……

  「松下那傢伙---好啊!早隻蕩出你應該被殺的!救你真是我天大的錯誤!」薰氣的緊握掃把:「不過,你是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說完她在空中停了下來:「MAP!」在她面前出現了一張會飛的地圖。
  「請問主人要到哪裡去呢?」地圖說話了。
  「松下家在哪?」
  「報告主人,前進幾公尺後您右手邊最大間的房子便是!」
  「好,謝謝你,」薰道謝完便說:「MAP!」地圖就消失了。
  薰降到地面上後說道:「OUT!」掃把消失了。
  她剛踏進松下家們一步時,被門口的五名侍衛擋了下來:「妳是誰?」
  這傢伙……錢多到請侍衛保護他阿…真可笑!薰淺笑一下。
  「妳是誰?」侍衛見薰沒答他們的話,又問了一次。
  本來是不想把精力浪費在這些人身上,但見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問,讓她有點煩。於是她唸了幾句咒語,侍衛們通通無力的倒在地上。
  她剛開門進去,裡面一片漆黑,薰停下來警戒四周,這時──從天花板上降下來一個大鐵籠把薰困住,而薰兩手順勢的被大鐵籠裡附上的鎖鏈給纏住,整個人懸在鐵籠的半空中。薰想掙脫那個鎖鏈,但鎖鏈竟纏的更緊。
  「歡迎啊!神田薰小姐。」一盞燈打在房子的最盡頭正中央的位子上──那個人正是松下助。他翹著二郎腿,旁邊還有幾個女生。有的幫他搧風、有的幫他擦汗、還有的餵他東西吃。跟當時那個無助的松下助簡直是兩面人。
  「哼哼!你終於出現啦?忘恩負義男!」薰抬頭看著他,嘴角上揚的她讓人看不出是笑意還是恨意──
  她恨他!這個忘恩負義的男子!她一定要把這筆帳討回來!!  

  「忘恩負義男?!哼!我這大爺的名字可不是這樣叫的喔!」松下那跩到不行的臉讓薰很想掙脫手上的束縛過去狠狠K他一頓,但不知為何就是使不上力。就算可以使用魔法,但攻擊力量非常小,因為這些原因,讓薰更不爽的看著他。
  「別一副可怕的表情嘛!說一句松下大爺後我就可以放妳自由,不過你得留下來服是我才行!」
  「我‧不‧要!」薰故意把這三個字加重,惹得松下極為不高興,便命令她身旁期中一個女僕:「按下那個開關吧!」
  「是的,主人。」女僕說完便按下一顆在松下位子旁、附在牆上的藍色按鈕。
  「哇阿──」薰大叫一聲,那按鈕一按下時便會馬上通電,一路通到束縛薰的鎖鍊及身體。過幾秒後,松下示意女僕把按鈕再按一次,這時電不再流通了。而薰也頻頻喘氣。

  「主公大人對我真是寬容,給我這麼好的鎖鍊……哼哼!」松下手托著下巴說道。
  「你這鎖鍊,該不會是"傲堤"吧?!」薰有氣無力的說著。
  「傲堤?!那是什麼東西?魔法嗎?還是人名?」松下只知道撿好康的,就是不懂東西的價值。
  「白癡……那是一種吸收魔力的礦石,這可是常識阿!」薰用嘲笑般的表情看著松下,這表情可惹惱了他。女僕見情況不對,馬上再按下那顆按鈕。
  「哇──阿──」看薰這樣痛苦的大叫,只有松下才會笑得出來,他真是個虐待狂!
  過了幾分鐘後,按鈕才按下,此時薰已經全身麻痺了。
  "真是……一定是我戰鬥經驗不夠才會有這樣的遭遇…我不應該太情緒化,不經思考就進屋裡的…不然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狼狽了。"薰心裡愧疚的想。
  不過松下會知道薰要來殺他也是主公告訴他的,他特地到松下家跟他說"薰沒死,她一定會回來報仇!"不然松下現在早已被解決了。

─咻─

  「阿──!」旁邊的女僕們驚叫連連。
  「怎麼了?」松下連忙問女僕們,「松下大爺…」其中一位女僕開口了:「你、你的臉…」
  松下一是到他的臉有些地方涼涼的,他摸了一下,再看看自己的手──是血!!
  他轉頭看一下他旁邊,竟然插著一隻苦無!上面還沾有他的血跡,他開始慌了:「怎麼會?!我房子上上下下都不滿許多陷阱,還有士兵,還會有誰闖進來……?」女僕們嚇得跪坐在地上,而松下嚇得拔腿就跑,跑了幾公尺遠的時候,他背後出現一個人的聲音:「就是我闖進來的,怎樣?」
  松下連動都不敢動,因為有一把小刀抵住他右邊的脖子,而那個人從松下左邊低下頭來笑道:「我叫木村陵,你好啊!」





---------------------------



太久沒發文了= =

[ 本文最後由 水都明希 於 08-1-1 02:1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41 , Processed in 1.317548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