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隱流風

【長篇小說】 獵獸師 20070214更新至卷七

[複製連結] 檢視: 2093|回覆: 10

卷七



經過幾百年的時間,地球的氣機才開始轉好,那時僅存的少數人就各自約定,決不可以重蹈覆轍。但是再經過幾十年後的安逸生活,很快的就全部忘光了,只要眼前有大批的寶物,又有誰不會心動?只要有了利益存在,管你是天王老子還是創世神,先變成自己的再說。當然到了最後,這些人也是因為人類無度的欲求而再次生靈塗炭。

後來,出現了一位默默無聞的老者。

因為他穿著一身破爛的服裝、頭髮凌亂、皮膚黝黑,很難不讓人當作是路邊的乞丐。在當時,突然有人提議要來辦一場決定誰是天下強者的武鬥會,每個人都想表現自己,想要證明自己才是最強的,當然沒人反對。這名老者也在其中。

正因為怕贏不了別人,有的人就在暗地裡下手,在比賽時才能不戰而勝,更進一步。而這名老者以驚人的速度向上竄升,在比賽過程中他僅以左手便擠進前四強,這樣的結果無不令人譁然。

不過這名老者在當時只留下了一句話……

「對於人類我已不再抱任何希望,我來參加這個比賽只是想來看看你們有多少人記取了歷史的教訓,但是卻很遺憾的沒有。假若歷史再度重演,我將會毫不猶豫地……把所有人殺光!」

丟下這句話後,再也沒有人看過老者的身影出現。而比賽也就這樣不了了之。

後來,天上突然掉下來一塊隕石。因為好奇,看到的人一傳十,十傳百,弄的接防鄰居都曉得這件事情而爭相前往觀看。

只見一道痕跡拖得長,盡頭只見一塊還在發燙的鐵石不斷地冒著氣。久久沒有動靜,一個年輕小夥子忍不住而想更進一步觀看,又因為好奇而身手想摸,就在觸碰的那一瞬間年輕人突然大叫一聲就倒頭在地。一個滿嘴鬍子的中年人上前察看,卻不由得吃驚,中年人用手碰了碰他並且還試著將他提起,卻發現如同裝了水的袋子一樣,原來年輕人除了外觀無異之外,體內的器官根本如液體一般,摸起來的觸感更叫人噁心。看到這樣的情況哪還有人敢以身試石?

直到某天突然傳出消息,說那塊鐵石其實是材質極佳的礦石,若是有宗師級的鑄造家,所打造出來的可媲美神器。

聽到這話,大家都想搶這塊上等礦石,有了這能夠統一世界的工具,誰也不讓誰的爭奪,雖然經過了年輕人的例子後還沒有人有辦法直接觸碰礦石。事隔多年,誰也不記得當年老者所留下的那句狠話,人的劣根性又再度被發揚光大。

穿著一身布衣、頭髮凌亂、皮膚黑的就像焦炭一般的老人站在離礦石的幾百公里處。看著整天圍在礦石附近的人們,他不禁感嘆:「唉!為什麼總是無法放下這虛有的名和利呢?」仰望天空好一會兒,一絲寒光從臉上閃過,冷哼道:「既然如此,就把這禍端給毀去……」說完,身形便從原地消失。

「砰!」一塊巨石從天而降。一名布衣老者緩緩降到巨石上。

老者怒吼道:「你們這些傢伙,只會追求這些虛有的名利,而弄得其他人家破人亡,難道前幾年我所說的話都當成耳邊風嗎?」

「你!就是前幾年那個老頭!」眼尖的人聽到這話後,立刻認出他就是當年的那名老人。

聽見有人認出他來,他微笑道:「不錯,還有人認得老朽。」他負手在後,用低沉的聲音警告在場的人:「你們就此回去吧,安逸的過自己的生活,不要再打這塊廢鐵的意思了。」

「老頭!難道你想一個人獨吞嗎?」一個身形壯碩但臉上盡是猥瑣表情的男子在他剛說完話就立即反駁。

「對啊!這哪裡是什麼廢鐵,明明就是能夠稱霸世界的神兵!」聽到猥瑣男子說的話後,也有人紛紛附和。

「別一副自命清高的樣子,你來的目的不就也是為了這塊礦石嗎?」

「滾開,別妨礙我們!」

老者以冰冷的聲音說:「難道這還不是廢鐵嗎?」說完,左手在礦石上一拍,瞬間扭曲的亂七八糟。眾人一陣譁然,沒想到眼前的老者實力這麼恐怖,但是真正的礦石哪是這麼一拍就會完全毀壞,一些貪生怕死的人就此離去,在場只剩下一些對自己帶有自信的人留著。

但是在隔天之後,礦石所落之處,到處都是大小不一的坑洞,沒有人知道當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唯一的線索就是那名老者,可是在現場卻看不到老者以及那塊天外落下的礦石,多人都認為那塊礦石是被老者所取走。

這陣礦石熱潮也就因為這樣而莫名奇妙結束了。

但整件事情就因此結束了嗎?錯!而且是大錯特錯。精采的還在後頭呢!

有消息傳出,在某個城鎮出現一名布衣老者,更有人認出他就是取走那塊礦石的人,但是那個城鎮卻遭到屠殺,無人存活。接下來的幾天,都有被屠城的消息傳出。

直到老者確定這世界上除了他在也無人存活後,才把這礦石所打造出來的神兵藏匿起來,然後以自身功力引發爆炸而自盡。而地球上的生態卻因為這名老者自爆,而發生嚴重變異。

因為老者所處的地方,正好離地球核心較為接近,在自爆的同時和地心引起共鳴,進而產生岩漿從地表噴射而出的情況,而這樣能量外洩的情形持續三天後,地球也因此毀滅。經過宇宙的時間轉移,由氫、氮原子聚集成為核心,進而吸引附近的金屬原子,再度產生一個樣貌類似地球的行星。

「不知道前輩所說的這個事情,還有沒有下文?」子陽問道。

在戰場上遇到葉光的師父後,方翔及紅髮大漢便帶著他一起回到總部去,而妖魔道人一臉凝重地告訴方翔等人這些事情後,子陽見他在這裡停下來後,好奇的想知道接下來的發展情況。

「接下來的情況,就如同古書所記載的,地球歷經46億年的發展過程,只不過在歷史所記載的內容是稍微有點誤差,而我們現在所處的行星也無法再叫做地球,只是以前的人突然想到的名詞罷了,跟原來的地球卻是完全不一樣。」

而方翔心裡突然產生一個想法,正想發問時,妖魔道人卻像是看透他的想法,搶先一步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其實我也很訝異,我在阻止了那場大戰之後就躲進山林裡想要重新修練。在一次誤打誤撞中看到一個玉簡,我拿起來之後這些事情就莫名奇妙從我腦海裡一一浮現,到最後突然出現那個老者的聲音,他說:『於後世的生物啊,不管你聽不聽的懂我的語言,不管你贊不贊同我的作法,看到這樣的情況之後,我希望你能把那個神兵給找出來並且加以封印,以免被有心人士所利用,再度使得世界陷入危機。』」

「那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沒憑沒據的教我上哪找那件神兵?但是在這個時候我的手上就感覺到被一股力量鎖緊,低頭一看就發現了這個……」妖魔道人露出他的右手給在場人看,一個手環狀的東西緊緊套在他手上,「一直到前幾年,我遇到了葉光這孩子,這東西突然發出一股炙人的能量,我花了好大的工夫才壓制住。」

方翔打斷妖魔道人的話,道:「這麼說,葉光那小子的體內就藏著這件神兵?」

「或許應該說他就是一件神兵!」

「不可能……」子陽失聲道。

妖魔道人搖頭,嘆氣道:「不曉得,或許是因為那件神兵在他體內已久,跟他同化了也說不定……」

就在大家都不出聲的情況下,方翔突然站起,握拳道:「先不管這件事情了,現在的敵人是那群混帳,剛剛收到消息,我的小燕子被他們打傷了,我要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否則我誓不為人……」

「對,俺要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哭爹喊娘。」

「老朽累了,面對這樣的打打殺殺已經累了,就由你們去應付吧,我想去找那孩子……」

子陽起身道:「前輩,我替你帶路吧。」妖魔道人對他點點頭,兩人便離開了這個房間。

「蝦叔,先去看看小燕子……」

方翔話還沒說完,就被紅髮大漢打斷,「是是是,誰不曉得你最掛記的就是那女娃兒。」說完,兩人的身形便消失了。


子陽帶著妖魔道人到葉光的門口前便停了下來,轉身對他說:「前輩,盡頭的門就是葉光的房間,我還有一點事情要忙,就不打擾你們師徒倆了。」說完便轉身離去。

妖魔道人打開門,眼前的情況讓他傻了眼。

床上哪還有少年的人影,牆壁被轟的坑坑疤疤,窗戶的玻璃碎裂在地,地上還有斑斑血跡,病床不知道被什麼外力擠壓而嵌入牆壁,露出一半的病床在外。

「難到這裡出了什麼事情?」妖魔道人喃喃自語道,「不好!葉光那孩子傷勢未癒,要是真的碰到什麼敵人哪能應付的了。」隨即躍出窗外,搜尋葉光的蹤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59 , Processed in 2.90584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