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同人]秋之回憶.從今以後《楓葉飄落》

[複製連結] 檢視: 1526|回覆: 1

此篇連載以男主角的觀點寫的
所以我以"我"自稱
另外,我只有假日能上線
所以連載速度很慢
請大家見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VOL.1分手

鈴鈴!!
鳥在叫嗎?不是...
.......
...........
「啊!起床要去打工了啦!」

順手拿起手機,抓了衣服
又要遇到那個小野..成天只會幻想的傢伙,害我都不能好好工作

「我可不想進入幻想的黑洞世界」

到了熟悉的中央公園,依然是充滿著朝氣,從原處就可以看到身體健朗的老人家在練拳,還有..
鄰居在晨跑;樹葉毫不留情地掉落下來,訴說著秋天的到來嗎..

打開店門,看到的是..

「一蹴!你真的是我們的典範呢!每天都很準時!」
靜流姐,全名《白河靜流》,是我們的代理店長
「妳太挖苦我啦..每天都講一樣的話,倒是妳比我還早到呢!」
「呵呵!」
靜流姐以她莊雅大方的笑容回應,難道她都不會累嗎?每天都要研發新菜單,還要加班,真是偉大,看來店長的位子應該由她來做

「Pea─ce,一蹴早安!」
唉..該來的還是來了,「Pea─ce」是小野的獨創打招呼用語,只要一聽到這個,認識她的人馬上知道是她
「唉呀!小野有遇到什麼趣事嗎?看你很高興呢!」
糟糕了!靜流姐掉落黑洞的話,我們該怎麼辦?我可以感受到,黑洞開始運作了..
「小野!現在是打工時間!」
靜流姐被拉出來了,整個人恍神中
「店長!要開店囉!」
我的心靈深處,似乎已把靜流姐當成店長,至少比那個整天躲在廚房的真正店長好太多了!
「啊!..好!」
終於恢復神智了,放心多了..

「歡迎光臨!Pea─ce,彼方」
「Peace,小野,笨一蹴!我們來陪你了!」
這是世上會罵我笨一蹴的,大概只有《黑須彼方》吧!是個專業的模特兒,非常有名
「嗨..一蹴,我是被.拉來的..」
「啊!祈早阿!」
祈,全名《陵祈》,是我的女朋友,有一頭烏黑、又有點棕色的長髮,每天早上總是愛賴床,頭髮就會變得亂亂的,她之所以留長髮,好樣是我對她說過:我喜歡長髮的女生

嗯...?飄來一陣高雅的香水味..

「梨果凜小姐早啊!」
我不由自主的打招呼,這大就是親合力吧?但沒有小野那呆子來得強
梨果凜,全名《花祭果凜》,也是個專業模特兒,跟彼方是同個經紀公司,名氣與她不相上下,而梨果凜,是她的小名

「早!爺part2」
「呃..我什麼時候變成爺part2?」
爺,是梨果凜的司機兼管家兼僕人兼男傭兼..,唉唷!反正就是這樣,他到底是誰,連梨果凜都不太清楚
「大小姐,我30分鐘後再來接您,請安心用餐」
「ok!」
「碰..」「啊!...好痛」
在梨果凜和祈的後面,出現了一個淡藍色頭髮,看起來純真,但其實很天真的女生
「唉...緣!小心一點,為什麼連你都來了呢?」
梨果凜急忙扶起緣,並瞪著我看,像在說:你這哥哥怎麼當的?
沒錯,緣是我妹妹,但其實我們沒有血緣關係,因為我是收養過去當她哥哥的,所以我才叫《鷺澤一蹴》,而她,叫做《鷺澤緣》

「來!我們找張大桌一點的坐」
彼方還是一樣,愛發號施令,以為自己很厲害一樣
「今天來的人還真多呢!」
我急忙上前幫她們點餐
「一蹴!要不要來我家玩啊?」
「你是在邀請我嗎?我沒聽錯吧?」
沒想到梨果凜這麼大方,果然有名就是不一樣
「對啊!能跟心愛的人在一起,再好不過了!」
梨果凜一講完,我突然感覺到兩股殺氣,一個是祈,一個是緣
「那個...」
難道祈要保護我不被別人搶走嗎??哈哈..
「一蹴不能給妳!」
呃..祈好像火大了.竟然會這麼斷然地幫我拒絕
「唉呀!也不能給妳呀!」
女人的戰爭好像開始了,火藥味越來越濃了
「他是我的!」
「不!是我的!」
店裡充斥著火藥味,快要爆炸了啊!..
「喂!不要那麼激動啦,店裡還有其他客人」
不管我怎麼說好像都沒用..
「不要吵了!」
彼方和緣同時出聲,我被嚇到退後兩步
「如果你們真要得到笨一蹴..」
不用加個笨吧?
「有什麼好方法?」「你要說什麼?」
變成梨果凜跟祈同時出聲了,難道女人同步率非常高?
「我推薦你們,可以到濱吹神社去祈禱,神明自然會選出一個人的」
我還以為彼方能阻止他們,結果出了這餿主意,煩死了
「是真的嗎?」
緣你還信以為真勒..

「就是那個三角傳說吧!」
嗯?那是?
「嗯!」
「等等,什麼什麼三角傳說的?我怎麼沒聽過?」
「那可是讓彼方失戀的地方呢!」
梨果凜詭異的笑著
「這句話是多餘的!」
「那是個會讓三角戀人做出了斷的地方」
祈皺起眉頭說著
「祈..妳知道嗎?」
「不過妳們..有勇氣嗎?」
祈還沒講完話,彼方就插進來
「那可是絕望的選擇」
既然會絕望,幹麻建議她們去?
「可以吧?哥哥」「一蹴..」「快點決定吧!」
...........
....三個女的夾攻我阿..我真受不了女人
「但是...我已經有祈了」
「我不管啦!」
梨果凜開始嗲起來了,我最受不了女人撒嬌了!
「那好吧..隨妳們,反正是騙人的」
翁翁....
引擎聲??
爺來接梨果凜了
「那傍晚下班時,到神社集合喔!祈..妳一定要來!」
好恐怖的敵意...女人還真不是好惹的生物
「......」
祈的眼神變了,似乎意味著:我一定會贏的!
一切等下班吧!讓彼方失戀的地方..
究竟是何方神聖呢??

下班之後,我一如往常般地收拾店面
完全沒注意到,我的心即將受創
「靜流姐,我先下班囉!」
我舉起疲累的手,對著櫃檯揮手
「Pea─ce.一蹴掰掰!」
聽到小野的聲音,我反而更沒精神了
坐上電車,坐在冰冷的位子上
我的心來越來越不安,到底是什麼讓我這麼不安?
感覺像是大禍臨頭一樣

「濱吹到了!濱吹到了!」
「啊!」
我竟然還打瞌睡,接下來可是又要面對那些人啊
看著老舊的招示牌,走在往神社的路上
走上階梯,看到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
「祈!」
祈看到我,似乎被驚嚇到
「啊..一蹴..」
「你沒跟彼方他們來?」
我好奇地問
「啊..嗯!」
她摟著我的手,摸著我的唇
但又馬上離開
「怎麼了...?」
我的心撲通撲通地跳
「一蹴...」
「有什麼話就快說!不要扭扭捏捏的」
我急了...
「一..蹴..我們..分手吧?」
「......」
「........」
我不發一語
「為什麼要分手呢?開玩笑的吧?」
心裡莫名的衝動湧上來,原來我的心不安定的原因
就是因為這個嗎?
「其實...我一開始就不是那麼喜歡你..」
「....是嗎..告訴我原因!」
我很急,急著想知道原因
「因為..爸媽說不能在見你,阻礙到我..」
「等等,你就不能反抗爸媽嗎?」
鈴鈴!..
美麗的和絃聲響起
「是!是....喔...」
「怎麼了?...」
「再見...一蹴...」
「啊?..喂!別走阿!」
可惡..為什麼
是什麼原因要她跟我分手?
心好痛..

看著天空,看著祈的背影
不禁泛出兩行淚光
此時我已沒辦法抑制自己
眼淚如洩洪般地落下
「烏烏啊!....」
交往了那麼久
"一開始我就不是那麼喜歡你"
那為什麼還要繼續交往?
「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失望地走下神社階梯
「一蹴!」
「啊...彼方阿!還有大家..」
小野跟梨果凜也在旁邊
為什麼她們會遲到?
「妳們..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我突然發現,她們遲到的原因
「對!我們是早就知道了,我們到你打工的店,也是演的」
彼方對著我大吼
「所以也就是說!梨果凜跟祈的爭吵也是演的是嗎?」
我把所有的情緒都宣洩出來
「一蹴..對不起..」
「沒想到堂堂的大小姐兼模特兒也會道歉!」
我留下這句話,很生氣地繼續往下走
我後悔了
我後悔那麼生氣地對著她們大吼
算了
既然都分手了,我不想在想了
回家睡一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vol.2
心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鈴鈴!...
這什麼聲音..吵死了..
「對啦..要去打工阿」
起身才發覺,枕頭全是濕的
對了,昨天祈跟我分手了..一回家我大哭了一場
這種失戀、澀澀的感覺還是第一次
「.........」
不行..心裡,頭腦裡都是祈的影子,祈的回憶
啊~~好煩喔..
暫時不要去想好了,專心在工作上吧!

走到店門口,看著店招牌上的店名
「原來店名是這樣的啊..」
咦?是因為分手的關係,使我變的多愁善感的嗎?
「各位好..」
平常的我,是不會這麼有氣無力的
「一蹴,我聽說了..你..」
靜流姐擦桌子的手停下來了
「聽說什麼?」
該死,連靜流姐都知道了嗎?
「就是你跟祈..」「是彼方講的吧?」
我馬上插了靜流姐的話
「嗯...」
「果然是..算了,開店時間快到了,我先去準備」
我明顯地在逃避有關分手的事,明顯地不承認這件事

換好衣服,開店時間已到
鐺鐺!!
「歡迎光臨!」
沒想到這麼快就有客人,但我有種不詳的預感
「一蹴先生在不在呢?」
「是的!我在!」
「那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沒有關係,梨果凜」
果然是..
「昨天..我很抱歉,來吧!我請妳」
心裡總覺得對梨果凜過不去
「不行,是我有錯在先」
梨果凜很堅決地回答
「你不要那麼固執,況且,妳沒有錯,是我有錯才對,我不該對妳大吼..」
我推著梨果凜,安排她到最靠近窗邊的位子坐下
「來吧!盡量點,我會跟靜流姐講的」
「沒有關係嗎?」
梨果凜擔心地看著我
「嗯..」
嘴巴上是這樣講,但其實心裡跟說的完全相反
「那..阿薩姆紅茶好了..」
「ok!馬上來!」
我以非常快的速度衝向廚房
現在的我,只能用工作來暫時撫平心裡的創傷嗎?
雖然說可以忘掉,但也只有在認真工作時才忘的掉
..........
...........
「啊!紅茶已經泡好了」
我在發...呆嗎?
「來!妳的紅茶」
我突然想起,梨果凜今天不是要工作嗎?
「妳今天怎麼不用工作呢?」
我對梨果凜投出這個疑問球
「我今天只有下午才有排工作..算是很輕鬆的一天!」
「喔喔!原來是這樣啊!」

因為很早的關係,店裡只有我跟梨果凜兩人在交談
「一蹴..現在沒什麼人,先坐下來談談吧!」
「啊?嗯...」
「一蹴你..你為什麼跟祈交往呢?」
哪有人開頭挑這種最痛的話題?
「因為是祈跟我白告白的」
我理直氣壯的回答
「啊?哈哈..」
「不必那麼驚訝吧?」
「原來一蹴你那麼有女人緣啊!」
「你在諷刺我嗎?」
我苦笑出來
「有什麼事就跟我說,沒有關係的!」
「嗯..我沒事的!」
我根本在騙人
「說出來沒有關係的!
「我沒事啦!」
「騙人!看你的臉就知道了」
還是被看穿了,女人還真是不可小看
但其實我最需要的,只是一個傾訴的對象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有什麼困難就打給我!」
梨果凜留下這張紙條,就起身去櫃檯付錢了
「一蹴!要堅強起來喔!」
臨走前又留下了這句話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但我就是不知道什麼叫做堅強
為什麼..梨果凜這麼的擔心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28 , Processed in 2.386472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