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叛逆者領域

[複製連結] 檢視: 1275|回覆: 2

發表於 06-11-30 20:43:36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序言》

這裡,是所有叛逆者最愛的地方,沒有煩惱ˋ沒有父母,

只有自己的想像ˋ幻想,無須在意別人的想法,

這種地方----只有一種東西能讓自己沉迷自我,

一種能舒發情緒又不傷身的東西,那就是-----

     
      
搖滾音樂。

誰說玩搖滾的是壞孩子,誰說搖滾只能男生玩,這裡沒有絕對,

也沒有對錯,狹小的空間,廣大的想像,必須由你自己尋找----

自己的,搖滾樂。

叛逆者領域---正式開始。




[ 本文最後由 雨芽 於 06-12-26 06:57 PM 編輯 ]
 
      

                    寒冷的冬夜裡 最想飛奔你那溫暖的擁抱
                                    
                    而你溫暖的擁抱   也是我唯一的依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

我們的相遇,是否是命運給予彼此的機會?

平凡真帶點香味?麻煩中帶點戀愛的氣息?

* *

《相遇》

和煦的陽光,從窗外照近來,鳥兒在樹上交談,白雲在天空上自由自在,一切景象很平凡。


但……故事卻隱藏許許多多的麻煩。

他們的相遇,不知是命運的捉弄還是彼此犯太歲。



  一位『RAKISH』的主唱ˋ貝斯──顏若亞,
萬萬沒想到自己和『PARTHER』的主唱──林君維有這樣的“緣分”。

  我──顏若亞,是『清榮集團』的千金,


而『清榮集團』國際非常盛大的集團之一,但我並不覺得驕傲,

我厭惡一切ˋ討厭一切,因為父母工作忙的關係,使我常常孤單一個人,

從小到大,只聽過父母曾跟我說過:「要乖…若亞。」,乖?哼…你們憑甚麼要我乖?




  我───決定了,成為一位判逆者。





「大小姐別跑阿。」兩位身材壯大的中年男子,氣喘如牛的追著前方瘦小的女子,

而前方的女子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沒想到他們盡然追到學校來了,真是可惡,以前就算我不回家也不會找我,

看來─────家裡出事了。

  「哼──我才不要回去勒。」我回頭一看,便做了鬼臉,卻沒發現,前面一位高大的男孩還正往這裡走過,『碰』糟糕撞上了,為甚麼偏偏在我“追殺”時走過來,害我摔了狗吃屎。

  「妳──沒事吧?」那位男孩扶住我擔心的說。

  我往上看,一位俊美帥氣、俊俏的臉龐,紅色的頭髮,綠色的眼珠,不知怎麼,


  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看著他感覺似成相識。

「怎囉?看我太帥?出神?」他邪笑的看著我,我滿臉通紅的說。

「胡說,我只是在想,你這傢伙好死不死幹麻走這,我正被人──算了。」

  我起身快速的奔跑著,剛剛看的出神,忘了身後還有人追趕著呢。

「欸欸────等等。」

清風飄飄,刺眼的陽光照耀著若亞淡咖啡色的秀髮,更為亮麗ˋ耀眼,白皙的皮膚,秀長的雙腿,高挑標準的身材,一對淡藍色的眼珠,令人不禁讚嘆著。

「唉唷───我跑不動了拉。」若亞停下腳步,享受著寧靜安詳的景色。

「偶爾這樣也不錯。」她嘴角勾起笑容,看著看著,享受大自然的美妙。

「小姐可終於找到你了。」爾位中年男子氣喘喘的說。

「好好好──我會回家的。」若亞看了一下,便繼續欣賞這美景。

「真───的嗎?大小姐!」兩位中年男子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或許是這美景感化了我吧?若亞笑著想著。

突然間,學校狹小的小路,傳來一陣女子的哭泣聲。

好奇的若亞,朝著狹小的小路走了過去,而兩位中年男子正要跟著若亞,卻被若亞叫住。

「在這等我回來。」

「可是───────」

「我不會逃走的。」





若亞越走越進去,哭泣的聲音越來越響亮,疑──────?是他───?


那男的─────?那女的旁邊又有一位男的─────?

這是怎麼回是?──。



若亞停下腳步,安靜的聽著他們的對話內容。




<以下用那男孩當第一人稱>

「你不是說要明天才────。」那女的驚嚇的看著他。

「我──是想早點來看妳,卻沒想到妳跟這男人在一起。」

「穗,妳不是跟他分了?」

「我──────。」

「我───真的很痛苦,你知的君維,因為分隔兩地的愛情很痛苦。」

這句話震撼了我的心,我一直以為相愛,就算分隔兩地心還是在一起,

────────我錯了。

「我很痛苦,真的。」穗又開始嚎啕大哭,這是我最後一次看見她哭了吧,我不今冷笑,
僵在那裡,突然間後面出現一位女孩,衝了過來,「啪!」的打了穗一巴掌。

她不是────今天撞到我的人?!

「妳以為哭就沒事了嗎?妳以為最痛苦的是妳嗎?我看妳搞不清楚狀況吧?
最痛苦的因該是他,他一直相信妳到最後,連責罵妳都沒有,而妳用哭聲來軟化他的怒氣,有夠───」

「妳誰阿!打我做啥!憑啥?靠──原來,妳和他有一腿是吧,害我還自以為你永遠愛我一個人,沒想到,你也背叛我?」

「小姐?妳這句話說錯了,“也”這個字好像不是用在他身上,我和他的關係─────」那女孩說到一半被我抓住,擁抱,接吻了起來。

「你──────」穗氣到說不出話來。

「沒錯就是這樣怎樣?」我摟住她的腰,她卻狠狠的瞪著我,我輕聲細語的說。

「要幫就幫到底」

「你───給我記住。」穗氣沖沖的拉著男友走了。

這次分手───我不知為何,沒有特別難過。





「你───幹麻吻我!」若亞滿臉通紅的說,君維則是邪笑的說。

「怎樣我的“吻攻”不錯吧?」

「你是誰阿?」若亞生氣的回答。

「我────?『清榮集團』的千金竟然不知道我是誰?」君維睜大雙眼不可思議的說。

「怎樣?就是不知道。」

「我是『長鴻集團』的少爺────林君維。」

「疑──?你是林鴻明伯伯的兒子?伯伯對我可好了。」若亞開心的說。

「恩…那當然的。」

「當然?」

「妳不知道我們彼此現在的關係?」

「不知。」

「我父親和妳父親原本是同盟集團,但最進彼此想要更進一步合作,因此我們父親決定要更親,親到像親家似的,這樣妳了了嗎?」

「這麼說─────我和你是?」若亞楞在那邊。

「我和妳現在關係是───未婚夫妻。」







啥───?出現的男孩竟然和若亞有這種關係?

若亞會乖乖回家舉行婚禮嗎?還是君維想到法子了呢?

但───他們的關係似乎還有另外一種關係。

                      TBC


[ 本文最後由 雨芽 於 06-12-26 07:0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計畫》

「我不要──我才不回去哩。」

「哈哈,早就知道妳會這麼說。」

「早就知道───?你今天才認識我欸?」

「因為我也不願意阿。」

「不過───我有好辦法。」

「喔?說來聽聽?」若亞好奇的眼光看著君維。

「在這說不好,不如我們待會到欣誼餐廳說吧。」

「阿?可是我有事情。」我可不能去,並境我待會還有比賽哩。

「喔?不會很久的拉。」

「這樣阿───那好吧。」





欣誼餐廳分為兩種不同的設施,一種是歐式風格,

是許多人時常進入的時尚地點,而另一種可就不同了,

風格獨特,黑色的燈光,白色的桌椅,牆壁上話著許多圈圈,

各分為不同的意思,紅代表熱情,綠代表孤僻,藍代表自由,白則代表死亡。




「哇────。」


若亞走近欣誼餐廳,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若亞全身上下穿的是英格蘭的搖滾風,黑色的格子裙,

高高的馬靴,襯托她秀長的美腿,看的人不禁多看一眼。

若亞看著人潮越來越多,而君維又不知去向,臉色越來越沉悶。


                    
要是他敢給我放鴿子我就給他好看。

                     
若亞心裡暗自咒罵著。

「嗨!美女等男友嗎?」

「不要來吵我。」若亞連看也沒看那男的一眼就走了。

「欸欸──妳在生氣噢。」君維一臉無辜的看著她。

「靠!這麼慢來還給我耍白癡,說甚麼等男友嗎。」

「好好好──大小姐別氣別氣,我這就說明我的計畫內容吧。」





君維找個隱密的位子,與若亞一同坐下。

「疑?妳會彈貝斯?」君維指著若亞手上厚重的貝斯箱。
                                      
奇怪?一般人會把貝斯和其他搞錯阿他怎麼───。


「恩。」

「我有很多朋友也會呢。」君維燦爛一笑。

「快點說明計劃。」

「喔阿~好的好的。」

「我的計畫是這樣的,如此這般,就是這般,就這樣,那樣。」

「林君維,你可以在白痴點。」若亞殺氣沉沉的瞪著君維。

「好拉,禁不起玩笑,我的計畫是,我們假裝是男女朋友,然後,答應父母的訂婚,」

「等等,不行,我不答應。」

「拜託只是假裝而已,再說我還沒說完。」

「之後,我們假裝很恩愛,後來我們彼此感情越來越不好,一直爭吵,而離婚。
如果我們一開始就看彼此不順眼,父母也一定會要我們訂婚,這樣就算我們在一起,
想要離婚父母也不答應,到不如假裝一下,父母就以為我們是真的不適合。」

「這計畫不錯──但要很久的時間對吧?」若亞拖著腮,還是有一絲絲的不滿。

「也可以我們假裝分手這樣不就好了?」君微笑著說。

「姆────。」若亞歪著頭思考著。

「這已經我想過最好的方法啦。」

「好吧──就這樣!」若亞說完拍拍屁股,拿起貝司箱走人去也。

「欸欸───等等。」





若亞走進欣誼餐廳的地下室,也就是令一個獨特風格的世界,

而也有人稱這裡為『叛逆者領域』,因為這裡是沒有邊際的世界,

許多熱愛搖滾便會在這裡舉行比賽,贏的一方,勢力擴大,輸的一方,被嘲笑,

勢力越大在這越有名氣,而轉變成『地下樂團』,不過,

『叛逆者領域』有一群隱密者,他們是專門收拾不遵守這裡的規則的人,

而這群引者也會私底下偷偷集合成為樂團,來與這裡的樂團比賽。


「若亞這裡這裡。」一位嬌小、妖媚的女子拉著若亞。

「奈嘉,對不起來晚了。」

「不會,差一點拉,要是在晚我們可就要輸哩。」



「阿哩勒,若亞可終於來了。」

「是阿是阿,有好戲可以看嚕。」

「不知道這次是誰贏。」

「我賭若亞贏。」

「嘿~我也是。」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看好這場比賽,並竟是兩大勢力最大的女子樂團的比賽。



                        
麻煩死了,早之就別來了。

若亞聳聳肩,一臉無奈的表情。


「怎了,是不是怕輸所以才遲到阿,喔呵呵~~」陳郁芬,銳利的聲音,自大傲慢的態度令若亞厭惡到極點。

「誰怕輸阿。」奈嘉一臉不悅的說。

「你們阿~~喔呵呵~~」

「閉上妳的大嘴,待會妳就準備被笑死吧!」若亞眼神轉變,原本一臉無奈漸漸轉為憤怒。
                                    
這女的真的很討厭,這次比賽得給她苦頭吃。

「嗨~~又見面了。」這個聲音是────該不會??!!

「林君維!?」若亞睜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妳的眼睛好大噢~~」君維逗趣的說。

「你你───跟蹤我?」

「不不不───我也是來比賽的。」君維燦爛一笑。


「阿?」




不會吧?這麼巧合阿?

這場比賽到底是誰贏呢?


而────在這場比賽結束後,若亞與君維的計畫也悄悄展開了。
                                                         TBC


[ 本文最後由 雨芽 於 06-12-26 07:0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7:54 , Processed in 0.209336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