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戰之源

[複製連結] 檢視: 1882|回覆: 10

發表於 06-11-24 23:52:26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第一回----受伏

  漆黑的夜裡,在樹林裡除了平常都有的蟲鳴聲還多了急促的馬蹄聲,奔跑的馬匹驚醒了還在睡眠中的動物,些許的鳥類飛上了天空。  
      
  兩個模糊黑影在出了樹林後漸漸明顯了起來,兩名騎在馬上的人有著同樣的穿著,由頭往下蓋到腰間的披風、一把繫在腰邊的配劍與身上隱隱發出光芒的鎧甲,唯一不同的是在前面的騎士懷中有一個不大的包裹。
  
  兩名騎士慢慢的並排在一起,兩人騎了五、六里路後看到前面有燈火,懷中有包裹的騎士示意的向另一名騎士揮了揮手,兩人開始放慢了速度,在看清楚前方的燈火是來自一間普通的木屋的時候兩人同時將馬停了下來。
  
  「傑斯,我看我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晚一點再繼續趕路吧。」抱著包裹的騎士對另一名騎士說著。
  
  「休息一下也好。不過得小心點,畢竟這時候潛伏的危險太多了。」傑斯頭也不回的看著木屋說著。
  
  「嗯,我知道,小心點吧。」騎士低下頭看著懷中的包裹淡淡的說著。
  
  「話說回來,羅可諾,你怎麼把他也帶出來了,讓他留在西恩身邊不好嗎?」傑斯回過頭指了指包裹說著。
  
  包裹裡面是一名熟睡的嬰兒,頭上的毛髮並沒有長太多出來,看樣子才剛出生沒多久。
  
  「唉─我也不願意啊‧‧‧不過我想帶著他在身邊總比在西恩旁邊還安全吧。」羅可諾低頭看著嬰兒嘆著氣說著。
  
  「別說那麼多了,先進去休息吧。我們兩個不累,說不定這小傢伙已經受不了了呢。」傑斯似笑非笑的說著。
  
  兩人騎著馬慢慢的走向了木屋,越靠近木屋裡面的喧嘩聲也越來越明顯。
  
  當木屋越來越明顯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間旅客常來的酒店,在旁邊的馬房已經有十幾匹的馬在休息了。
  
  兩人跳下馬,把馬匹牽進馬房中,傑斯與羅可諾同時摸了摸馬的臉,接著兩人就往門口走去。
  
  一推開門,酒店裡所有人目光飄向了兩人,大約停了一兩秒,又開始喧嘩的起來。
  
  傑斯與羅可諾走向了吧檯,隨邊找了個靠近吧檯的位置坐了下來。
  
  「兩杯瑪朵。」傑斯對著吧檯裡的酒保說著。
  
  酒保點了點頭,轉身拿兩個杯子走到了酒桶前面將酒裝滿在酒杯中,接著將兩杯酒放在傑斯的面前。
  
  瑪朵看起來是上面有著大量泡沫的黃色液體,雖然有點黏稠,但卻不會影響它香醇的口感。
  
  傑斯與羅可諾喝了一口瑪朵,接著把頭上的披風拿了下來。
  
  傑斯有著一頭金色的長髮,深藍色的瞳孔與明顯的五官,留著些許的鬍渣,身上不斷散發出戰士才有的氣質。
  
  而羅可諾也有著同樣的金髮,但不同的是他是簡單的短髮,瞳孔則是赤銅色的,俊俏的五官,如果不是穿著一身游俠的打扮,或許有人會以為他是貴族吧。
  
  「羅可諾,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傑斯盯著羅可諾說著。
  
  「不知道。但是我想先到駱市島一陣子。」羅可諾低著頭看著酒杯說著。
  
  「駱市島啊‧‧‧也好,先把這傢伙安置好再行動也比較方便。」傑斯指了指包裹中的嬰兒說著。
  
  羅可諾閉著眼睛搖了搖頭並嘆了口氣,突然兩人眼神銳利了起來,羅可諾慢慢的將嬰兒安置在一個不明顯的角落中,傑斯的眼神則是開始掃視四周。
  
  傑斯突然的向前趴去,並轉身將手中的酒杯往後一扔,狠狠的砸在後方舉起斧頭的壯漢臉上,傑斯趁壯漢還沒反應過來,馬上將腰間的配劍抽了出來往壯漢的咽喉一劃,接著只見狀漢丟下了手中的斧頭,雙手摀在喉嚨躺在地上抽蓄著。
  
  羅可諾在將嬰兒放置好後也將配劍抽了出來,而酒店中的客人全部都站了起來,手上都拿著各自的兵器面帶煞氣的看著兩人,而吧檯內的酒保則是顫抖著躲在吧檯下面。
  
  原本在酒店中的人就不多,大概只有一、二十人,但對只有兩人的傑斯與羅可諾而言,這可是非常不立的局勢。
  
  傑斯與羅可諾漸漸得靠在一起,背對背的警戒著。
  
  「看樣子非常不妙啊。羅可諾,你一次可以對付幾個?」傑斯眼睛不斷盯著眼前的敵人對著背後的羅可諾說著。
  
  「看他們的樣子應該只是普通的傭兵,所以我大概可以一次對付八個沒問題,但是超過十個我可能就要對你喊救命了。」羅可諾無奈的笑著。
  
  「嗯。我也差不多。戰鬥吧,為了生存!」傑斯最後一句吼了出來。
  
  「為了榮耀!」羅可諾也跟著大吼了起來。
  
  兩人一吼完,突然向外跳了出去,兩人各衝向了由傭兵組成的包圍網中。
  
  傑斯在距離面前的壯漢不到一公尺的時候,將身體向下壓去,恰好躲過了迎面掃過來的長劍,接著傑斯身體迅速的一轉將手中的劍斬向了壯漢的腰部,這一劍將壯漢直接從腰變成了對半,接著藉著轉好的角度又跳向了另一名傭兵前面並將他的頭斬飛出去。
  
  另一邊的羅可諾身手更是厲害,在他人還沒靠近傭兵之前,那人胸口已經插了一柄劍,羅可諾一腳踩在傭兵的胸口上另一手抓住了劍柄,用力一踢就將劍抽了出來,羅可諾在半空中右手劈向了一名傭兵的喉嚨並趁勢用左腳踢向了另一名圍過來的傭兵的臉,羅可諾在攻擊後,旋轉著身體平安的單腳跪在地上,但是嘴邊卻流出了鮮血。
  
  「該死‧‧‧剛剛的酒有毒‧‧‧」羅可諾擦了擦嘴邊的血罵道。
  
  旁邊的傭兵見毒效開始發作便開始不要命的攻向了兩人,羅可諾將手中的劍往上一劃,劃開了面前傭兵的胸口,接著用左拳轟在右方的傭兵胸口上,但這一下也讓羅可諾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傑斯,幫我把我的孩子帶離這裡,越遠越好!」羅可諾大喊著。
    
  而在另一邊的傑斯情況也沒多好,雖然傭兵還是跟他保持著距離,但是在他身上已經有好幾道傷口,左手不斷著滴血。
  
  「羅可諾,休想把這個爛攤子丟給我,你自己把他帶走,我幫你擋住他們!」傑斯也跟著吼了起來。
    
  羅可諾舉起劍往右邊砍去,一名傭兵應聲倒下,突然一道劃破空氣的聲音,後方射過來的箭矢貫穿了羅可諾的右大腿。
    
  「傑斯,我快撐不下去了,快走!」羅可諾半跪在地上對著傑斯喊著。
    
  「羅可諾,撐下去!你是他的父親,你要負責把他帶大的,當然是你把他帶走!」傑斯回過頭喊著。
    
  傑斯話一說完,旁邊的傭兵衝了過來,舉起手中的斧頭劈向傑斯的背後。
    
  「嗚啊─!」傑斯痛苦的喊著。
    
  「傑斯!!!」羅可諾瞪大眼睛看著傑斯大喊。
    
  「羅可諾,你的生命該結束啦!受死吧!」在羅可諾的背後傳來一個聲音。
    
  一把劍從羅可諾的胸口刺了出來並迅速抽了出去,羅可諾無力的跪倒在地上。
    
  羅可諾低著頭吐了幾口鮮血,嘴唇凱使微微著顫抖著,似乎在說些什麼。
  
  忽然,附近的傭兵們身上開始燃起了紫黑色的火苗,並快速的蔓延至全身,極高的溫度開始灼燒著肉體,痛苦的哀嚎聲與焦肉的蔓延在整個酒店中,過沒多久,只剩下灰燼在漆黑的地板上。
    
  紫黑色的火焰熄滅後,羅可諾的頭髮慢慢的從金色變成了白色,白煙也在同時從他身上冒了出來,漸漸的羅可諾的身體被這些白煙包覆了起來。
  
  「羅可諾!」傑斯捶著地板大喊。
    
  躲起來的酒保聽打鬥已經消失,才慢慢的從吧檯下面探出頭來。
    
  「我我我我跟這這次的事情沒沒沒有關係,我我我我真的什麼都不不不知道。」酒保顫抖的說著。
    
  傑斯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撐著手上的劍慢慢走到了吧檯旁邊。
    
  「你叫什麼名字?還有,我現在要你幫我一個忙。」傑斯盯著酒保說著。
    
  「我我我叫叫叫叫叫鐵克,什什什麼忙忙?您僅僅儘管說,我我一定會會會幫您辦辦辦好它的。」酒保驚恐的說著。
    
  「鐵克,我要你把這個孩子帶到駱市島去,並且把他交給信上的這戶人家,這裡是一千可絡,快點去吧。」傑斯轉過身指著躺帶角落的嬰兒說著。
    
  說完後傑斯從桌子底下的包裹裡拿了一包袋子遞給鐵克。
    
  鐵克接過袋子後,眼睛直盯著這個滿是金幣的袋子,漸漸的鐵克將情緒穩定了下來。
    
  「好的,我會辦好這件事的,不過讓我幫您請個醫生過來吧。」鐵克擔心的看著傑斯說。
    
  「不用了,這點傷不礙事。你只要快點去完成這件事就好了。記住,不要讓人知道這個孩子的來歷。」傑斯看著鐵克說。
    
  傑斯拍了拍鐵克的肩膀,轉過身拿起包裹,撐著手上的劍慢慢的離開了酒店。
    
  鐵克看著傑斯離開的背影又轉頭看著在角落安祥睡著的嬰兒,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慢慢的走進了後面的小房間,將行李間單的收拾好後,將嬰兒抱在懷裡,離開了這間殘破不堪的酒吧。



-----------------------------分隔線----------------------------

這是我之前打的歿英錄~不知道板上的各位還有沒有印象(因為很久沒有更新了=.=)

最近我想說把整個重新寫過,作品名稱也改了,內容也相對多寫了很多進去~希望各位不會不太適應我的新寫法~@@

我新作品大部分會先po在鮮網上面,而鐵傲這邊盡量同步更新,雖然覺得要重新寫過的路好長= =...

最後有任何意見跟發現錯字的話,請寄短訊給我~謝謝~@@

p.s.之前寫的那幾篇我會盡快的將他們修改完畢


[ 本文最後由 04747487 於 08-3-17 05:2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歿英錄-第二回-駱市島

第二回---駱市島


十六年後,在駱市島的村莊附近的一座小山丘上。

「肯斯,醒醒。小麥在找你呢,肯斯,快點起來啦!」一名有著烏黑長髮的少女猛搖著躺在樹下打盹的金髮少年。

「嗯‧‧‧范妮,又怎麼啦,小麥那小鬼又闖禍了嗎?」肯斯坐起來揉著眼睛說著。

「不是啦,他的狗好像受傷了,要你幫他治療的樣子。」范妮放手說著。

「受傷?他該不會拿他的狗去跟其他的狗打架吧?」肯斯面露懷疑的問著。

「我哪知道啊。看!他來了,你自己問他吧。我有些事要先走了。還有別忘了你答應我晚上要參加比賽的事。」范妮指著肯斯說
著。

范妮說完後,轉身走向了村莊,很快的就看不見她的身影。

山丘的另一邊,一個有頭褐色短髮的小男孩抱著狗跑了上來。

「肯斯哥哥,阿布牠跌到坑裡面摔傷了,快點幫我醫好牠啦。」小男童嘟著嘴催著。

肯斯慢慢的從小麥手中把阿布抱了過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中間,右手放在阿布的身上。

「LOKISAMA。」肯斯嘴裡念著。

肯斯說完後,手中發出了溫和的白光,慢慢的籠罩在阿布的身體,漸漸得,阿布身上的傷口開始瘉合了起來。

「好了。」肯斯邊把阿布放回地上邊說著。

小麥看到阿布恢復了元氣,開心的跟阿布在草地上玩了起來。

小麥抱著阿布在草地上轉了幾圈後,就把阿布放在草地上讓牠自己去玩。

「肯斯哥哥,范妮姊姊說你今天晚上會去參加鬥野豬大賽,那一定會很精采的!肯斯哥哥你一定會是冠軍。」小麥轉頭對肯斯說
著。

小麥說完後,便跟阿布邊跑邊玩的跑進了村莊裡。

望著小麥的背影離開,肯斯搖了搖頭探了口氣。

「唉‧‧‧我為什麼要自找麻煩去參加那個爛比賽呢?算了,不管了,還是得趕快回去準備準備了。」肯斯自言自語的說著。

肯斯雙手插在胸前走著,專心的連路人跟他打招呼都沒有注意到,肯斯就這樣慢慢的走到了一間木屋前。

肯斯停了下來,打開門走進屋中看了看。

「嗯‧‧‧該帶些什麼好呢?不過好像又沒有什麼東西用的上。算了,我還是先去睡一下補充一下精神比較實劑。」肯斯抓了抓
頭說著。

說完,肯斯走到了床邊,往床上一躺,便在床上開始睡了起來。

「肯斯,肯斯,這種緊要關頭你還有時間發呆!快過來幫我把這個該死的石頭弄開。」一名黑髮壯漢對著肯斯吼著。

「肯斯,你怎麼了嗎?你臉色好像不怎麼好。」范妮從左後方走了過來拍了拍肯斯的肩膀說道。

肯斯愣了一會兒,打量了一下周圍。

「喔‧‧‧我沒事,把這個石頭弄開嗎?麻煩你過去一點。」肯斯回過神說道。

壯漢放開雙手,離開石頭後走到了肯斯的旁邊。

「呼‧‧‧呼‧‧‧你什麼時候說話變那麼和氣啦?算了,不管了,快點把石頭弄走。」狀漢喘著氣說著。

肯斯把右手舉了起來,五指張開對著擋路的石頭。

「SABOM!」肯斯喊著。

一道強烈的白光從肯斯的手中射出,一聲巨響後,擋路的巨石應聲而碎。

范妮見障礙清除了,就快速的走到最前面。

「快走吧!晚了可能就來不及了。」范妮說著。

「咻─」淒厲的箭聲從洞口傳了進來。

箭矢就這樣不偏不倚的插進了范妮的胸口。

「范妮!!」肯斯坐了起來大喊。

肯斯摸著滿是冷汗的額頭看了看四周,印入眼裡的是熟悉的房間。

「呼‧‧‧呼‧‧‧還好,只是夢。」肯斯喘著氣說著。

肯斯把手放了下來,往窗外一看。

「啊!!比賽快開始了,完蛋了,遲到了。」肯斯大喊著。

肯斯匆匆的下了床,穿了鞋子,快速的衝出了家門。

[ 本文最後由 04747487 於 07-11-11 11:1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回---野豬大賽

「大家好,今天晚上是一年一度的鬥野豬大賽。我是賴克‧史巴斯,今晚比賽的主持人,比賽規則非常的簡單,比賽者要把緞帶綁在柵欄裡面的野豬的牙齒上就算獲勝了。」站在臺上的中年男子喊著:「而且,為了比賽的公平性,全程都是使用同一頭野豬。每次競賽完後,都會讓洛斯克來幫他回復元氣。獲勝的人則可以繼續下一場的競技賽。而失敗的人,我們也有指定幾名治療師在附近。」

賴克換了口氣繼續喊道:「現在就歡迎我們第一位挑戰者,利諾‧卡斯巴,進場!」

一名看似瘦弱的黑髮男子在賴克喊完後,慢慢的走進了廣場中間,「利諾,你一定要贏啊!」一名女子喊道。

利諾轉過頭對著女子笑了一笑,然後走到臺前拿了緞帶,慢慢走進的柵欄中。

「比賽開始!」賴克大喊。

在賴克說完沒多久,一隻巨大的野豬從另一邊的柵欄裡慢慢的走了出來,利諾和野豬互相看了看,野豬便發狂似的向利諾衝了過來,但是並沒有撞到利諾,利諾早在野豬撞到他之前跳了起來。

「嘩!他的動作可真靈敏啊!」在旁圍觀的人說著。

野豬又衝了過來,但是還是被利諾閃了過去。整個競賽就一直在野豬的衝撞和利諾的閃躲之下過了一個小時。

「利諾,你要躲到什麼時候啊!像個男子漢跟野豬拼了啊!不行的話就下場換下一個吧。」一名壯漢大喊。

在場內的利諾並沒有被那名男子影響到,還是繼續閃躲野豬的攻擊,「只要再繼續撐下去的話,野豬應該會開始疲憊的,只要我再撐一下。」利諾心想。

「喂!你不要說利諾的壞話,你自己都沒有下去比賽了,還在旁邊說風涼話,算什麼男人!」一名女子對著剛剛辱罵利諾的壯漢罵道。

「小妞,這場比賽老子也有參加。告訴妳,老子就是下一個要比賽的人,那個渾小子在那邊拖拖拉拉的,浪費老子的時間。去叫他快點認輸換我。」壯漢說完後把女子推倒在地。

「可莉。」利諾轉頭過去看著被推倒在地的女子,而沒有注意到往他衝過來的野豬。「利諾,小心!」可莉大喊。

利諾回過頭,但卻已經來不及了,被野豬用力一撞,利諾整個人飛了出去。

「真可惜,年輕人,下次再來吧。洛斯克來幫野豬恢復一下體力吧。那個誰啊,把利諾抬到旁邊的小帳篷吧。」賴克揮了揮手說著。

在一旁的壯漢冷笑道:「哼,這一下還不撞死你,終於要換老子啦。小妞,去關心關心妳的情人吧,哈哈哈。」壯漢說完後大笑著離開了可莉的視線。

可莉對著那名壯漢做了個鬼臉後,就馬上跑到旁邊的小帳篷裡看著被撞昏的利諾,「可莉,利諾沒事吧。」范妮走進來說著,可莉轉過頭去看著范妮說:「都是那個大猩猩害的,要不是他在旁邊亂說話,利諾就不會‧‧‧」

范妮拍著可莉的肩膀說著:「放心吧,這裡的治療師都非常厲害的,利諾不會有事的。而且我等等會叫肯斯幫他報仇的。」

可莉點點頭說著:「恩,肯斯哥哥一定會幫利諾報仇的。咦,奇怪?怎麼沒有看到肯斯哥哥呢?」

范妮抬頭左右看了一看說:「我也不知道,那個笨蛋八成又睡過頭了。不過他應該會來參加比賽的。如果他不來的話我就把他綁起來給妳打。」

可莉笑著說著:「好,范妮姐姐妳說的喔,如果肯斯哥哥沒幫利諾報仇的話,你就要把他綁過來讓我打喔。」

范妮:「恩,我答應妳。」說完兩人互相笑了一笑。

而在另一邊,吵鬧的競技場上。

「現在就換我們第二名參賽者,巴隆‧斯丹進場。」賴克喊道。

巴隆慢慢的走進柵欄裡面,野豬也在同一時間放了出來,「來吧!你這個小畜牲。」巴隆說著。

野豬在巴隆說完後衝向了巴隆,巴隆在野豬撞到自己之前,用雙手抓住了野豬的牙齒,就這樣僵持了許久。

「喝呀!」巴隆大喊,接著把野豬舉了起來,再重重的摔在地上,野豬在這麼一摔之下暈了過去。

「巴隆‧斯丹,擊敗了野豬,獲得了競技賽的資格。」賴克大喊。

巴隆在賴克宣布他獲得了競技賽的資格後,舉起了雙手對著群眾,炫耀著他的勝利。

「好,接著我們請下一位參賽者,肯斯‧傑諾克,請來臺前領緞帶。」賴克繼續說著。

過了許久,賴克見沒有人來臺前領緞帶又開始大喊:「肯斯‧傑諾克,請到臺前領取緞帶。」賴克說完後,左右看了看,還是沒有人來臺前領緞帶。

「那個小子八成是看到老子這種力量,早就嚇得逃跑啦。」巴隆在旁邊說著。

「肯斯他才沒有逃跑!」范妮聽到這句話後,憤怒的在臺下大喊著。

巴隆斜眼看著范妮說:「那妳說說看,那個膽小鬼人呢?」

范妮:「我‧‧‧」

巴隆:「說不出來是吧。賴克,直接判我是冠軍吧,那個膽小鬼不敢來比賽啦。」

「誰說我不敢來了!」肯斯喘著氣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回-競技賽


巴隆雙手插在胸前,帶著鄙視的眼神看著肯斯說:「小子,你居然敢來啊!你不怕你會是下一頭野豬嗎?」

肯斯並沒有理會巴隆的挑釁,慢慢的走到臺前拿起了緞帶,再慢慢的走進了欄杆裡面。

肯斯:「可以開始了嗎?」

賴克回過神來說:「好的,競賽開始!」

賴克一喊完野豬就向肯斯衝了過來,只見肯斯把手舉了起來,緩緩的說:「KESLO!」

肯斯一唸完,一道綠色的光芒從肯斯的手中射向野豬,野豬在被綠色的光芒擊中後,速度開始變慢,並慢慢的倒了下去。

肯斯見野豬倒了下去後,便走向昏倒的野豬,拿出緞帶在野豬的牙齒上綁了起來。

肯斯綁完後,站了起來對著賴克大喊:「我跟野豬的比賽結束了,現在請你旁邊那位下來跟我比一場!」

賴克看了看臺下的戰況,轉頭大喊:「好,現在有兩名優勝者,現在就讓我們這兩名優勝者在欄杆裡面決勝負。這次的規則只有一項,就是將對方擊倒在地,而且不能將對方至於死地,就算獲勝了。」

巴隆轉過頭看了看肯斯後,轉回來對著賴克大吼:「要我跟這個瘦皮猴打,簡直是看扁老子。」

賴克見巴隆對自己憤怒的大喊,趕緊對巴隆解釋:「這是大會的規矩,只要有兩人以上擊倒了野豬,就得以決勝負的方式來決定誰是冠軍,而且你對著我吼也沒有用啊。」

巴隆對著賴克哼了一聲,慢慢的走進欄杆裡。

巴隆舉起手指比著肯斯說:「小子,你有種。敢跟老子挑戰,今天你別想安然無恙的離開這裡!」

肯斯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抬起頭看著巴隆說:「是嗎?那我就來看看等等會是誰跪著喊投降!」

巴隆在聽了肯斯的話之後更火大了,轉過頭對著賴克大喊:「快點開始!我一定要把這個小鬼碎屍萬段!」

賴克聽到巴隆的話後,便大喊:「決鬥開始!」

巴隆一聽到開始後,馬上衝向肯斯,並大吼著:「小鬼,你死定啦!」

肯斯往後退了幾步後,舉起了右手對準了巴隆,接著緩緩的唸了幾個字:「KESACIT!」

肯斯一唸完,在巴隆的身上出現了發著光的繩索,快速的把巴隆整個綁的緊緊的。

巴隆見全身已經被綁的無法動彈,瞪著肯斯大喊:「你這個小鬼居然使這種小手段!」

肯斯發現巴隆無法動彈,就把手放了下來說:「對付你這種人,用光之束縛已經是很客氣了。」

巴隆臉冒青筋的大喊:「小鬼!你太小看我啦!」

巴隆喊完後,用力的將光之束縛的繩子扯斷。

肯斯見自己的魔法沒有用時,打算再舉起手唸咒文,但巴隆已經衝到肯斯的面前。

巴隆一拳揮向肯斯,並大喊:「小鬼,去死吧!」

肯斯眼看無法閃躲了,心裡想著:「沒辦法了,只好用那招了。」

就在那一瞬間,彷彿時間停了下來,只看到肯斯用雙手把巴隆的右手抓住後,用腳將巴隆的腳掃離地面,把巴隆整個人甩到了半空中。

"砰"的一聲,巴隆撞到地面後,便昏了過去。

賴克看見巴隆暈過去後,就興奮的大喊:「獲勝者是肯斯‧傑諾克。」

肯斯喘著氣看著昏倒的巴隆自言自語的說著:「好險,差一點就被他打到了。不過好像被他打到還比較舒服點。」

范妮見肯斯獲勝,高興的衝進了欄杆抱著肯斯說:「肯斯,你好棒喔!你打贏了那個大猩猩耶。」

肯斯被范妮抱著,漸漸的放鬆了握緊的雙手,慢慢的昏了過去。

范妮看到肯斯昏了過去,緊張的大喊:「肯斯,肯斯,你怎麼了?肯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回---疑惑



肯斯昏倒後,眾人慌張的把肯斯圍了起來,七嘴八舌的討論著,過會,洛斯克跑了過來說:「快點把他帶到我的家裡去!」

眾人一聽到洛斯克的話,馬上把肯斯抬了起來,往洛斯克家的方向跑了過去。

現場留下了不知所措的范妮與可莉,以及倒在一旁沒有人關心的巴隆。

可莉驚慌的對著范妮說:「肯斯哥哥會不會有事啊?如果他死了,那以後‧‧‧」

范妮急忙的安慰著可莉說:「不會的,肯斯不會這麼容易就死的!走,我們一起去洛斯克醫生的家裡看看。」

可莉擦了擦眼淚,點點頭對著范妮說:「恩,我們快點過去看肯斯哥哥。」

范妮牽著可莉的手往洛斯克的家跑了過去。

"碰"的一聲,門被慌張的人們撞開!

一群人快速的將肯斯抬了進來,其中一人喊道:「洛斯克,要把他放在哪裡?」

「呼‧‧‧就放在那張床上就好‧‧‧」洛斯克邊喘著氣說話邊指著窗戶旁的木床。

眾人慢慢的把肯斯放在床上,接著讓出一條路讓洛斯克進來。

洛斯克握著肯斯的手腕,慢慢的觀察肯斯的身體狀況。

「洛斯克醫生,肯斯呢?他有沒有怎麼樣?」范妮衝了進來大喊。

「范妮姐姐‧‧‧妳不要跑那麼快嘛,害我‧‧‧差點就跟不上了。」可莉喘著氣跑了進來。

洛斯克慢慢站了起來,轉了頭對著范妮說:「他沒事,只是操勞過度霸了,休息一下就好了。今晚他就在我這邊住著吧。」

范妮鬆了一口氣,整個人跌坐在門邊說著:「還好,還好肯斯沒有事,不然‧‧‧」

「好了,你們大家先回去吧。范妮,麻煩妳帶可莉回去。明天再過來看看吧。」洛斯克邊說邊把眾人趕了出去。

范妮被洛斯克趕了出來後,牽著可莉的手,慢慢的離開了洛斯克的家。

洛斯克見眾人走遠後,慢慢的走到肯斯的床旁,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下,自言自語的說著:「為什麼他會這個咒語呢?照理說,有關這些咒語書籍應該都被我跟村長銷毀了才對,為什麼他會找到這個咒語呢?難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個人應該已經被我們趕出這座島了,他不可能還在島上!算了‧‧‧別想太多了,反正等到他醒後,一切真相就會大白了。」

洛斯克說完後,緩緩的站起身,走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回---密咒


黑暗中,有個聲音喊著:「肯斯!別發呆了!快來幫我把這個石頭弄開!」

肯斯回了神,看了看四周圍,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肯斯,你沒事吧?」范妮從肯斯的左後方走了過來,拍了拍肯斯的肩膀說著。

肯斯:「嗯‧‧‧我沒事,麻煩你讓開點。」

原本在石頭旁的壯漢離開了石頭,喘著氣說到:「你什麼時候說話變的這麼和氣啦?算了,趕緊把這塊石頭弄開才是。」

正當肯斯把手舉了起來,要唸咒語時,肯斯突然想起,這裡的場景、人物、對話怎麼都跟上次的夢境一樣。

肯斯心想「不管了,反正我一定要阻止等等會發生的事。」

壯漢:「肯斯!你快點啊!不然我們就要來不及了!」

肯斯點了點頭說:「嗯。」

接著肯斯緩緩唸出「SABOM!」,一道強烈的白光從肯斯的手中射出,一聲巨響後,石頭就粉碎了。

正當范妮要往前走的時候,肯斯拉住了范妮,並對著她說:「范妮,你等一下!」

范妮一臉疑惑的看著肯斯,肯斯:「不‧‧‧沒事。」

肯斯話一說完就直接走到最前面。

「這樣范妮就不會有事了吧。」肯斯心想。

「肯斯!小心!」眾人大喊。

一把箭從洞口射了進來,射穿了胸口。

「范妮!不~~~!」肯斯大喊。

肯斯全身冒冷汗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你醒啦。」洛斯克推開房門走進來說道。

肯斯看了看四周圍,一切的景物都不一樣,難道跟上次一樣,只是個惡夢,但是卻又那麼的真實。

洛斯克看肯斯精神不怎麼穩定的樣子,就拉了張椅子坐在肯斯的床邊。

「怎麼啦?作惡夢了嗎?」洛斯克說道。

肯斯轉頭看著洛斯克,開口說:「我‧‧‧不,沒事‧‧‧」

洛斯克見肯斯欲言又止的樣子,就起身,走進了廚房,過會,拿著兩杯熱茶走了進來。

洛斯克遞了一杯肯斯,並說:「喝吧。喝了你精神會好一點。」

肯斯接過了杯子,卻沒有喝它的打算,只是一直盯著杯子裡的熱茶。

「放心吧,我裡面沒有下藥,你就安心的喝吧」洛斯克開玩笑的說著。

肯斯:「嗯。」肯斯還是沒有打算喝那杯熱茶的打算。

洛斯克看肯斯好像在想些什麼事,就拍了他的肩膀說:「肯斯,我問你,你在競技場上用的那個魔法,是誰教你的?」

肯斯轉了頭看著洛斯克說著:「我‧‧‧是看書上學的。」肯斯話一說完就把臉轉向別的地方。

洛斯克:「是嗎?那是在哪本書呢?」

肯斯:「我‧‧‧不知道‧‧‧」

洛斯克:「肯斯,我告訴你,你上次使用的那個魔法叫做肉體加速,那是一種會傷害人類肉體的魔法。」

肯斯:「哦‧‧‧」

洛斯克:「那個咒語,我跟村長都已經把它的來源從這座島上跟除了,知道那個咒語的人,除了我跟村長,還有就是三年前被我們趕出去的人,塔亦馬,一個學習黑魔法的人。」

洛斯克換了口氣繼續說:「他雖然是黑魔法師,但是他從來不曾傷害過這座島上的人事物,直到有一天,他像是發了狂的衝向了港口,並把港口的人全部殺了,所有被他殺死的人,全部都是死在同一種咒語之下,肉體腐敗。」

洛斯克嘆了口氣,繼續說著:「每具屍體,不‧‧‧應該說是每個被施咒的人,他們的肉體,都會快速的腐爛,而且不會奪走他們的性命,所以當我們趕到那邊的時候,在港口的人,還活著的都向我們伸手求救,但他們都沒辦法發出聲音,因為他們的喉嚨都已經腐爛了。」

洛斯克閉起了眼睛,彷彿就像在默哀著。

過會,洛斯克把眼睛睜了開來,對著肯斯繼續說著:「我們打算直接了斷了塔亦馬,正當我們要對他唸咒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道綠光,將塔亦馬整個人圍了起來,接著就消失了,在現場,只留下我們一群錯愕的人與躺在地上無法哀嚎的人們,還有‧‧‧塔亦馬的笑聲。」

肯斯聽到這,就打斷洛斯克的話說:「等等!三年前?爲什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而且我記得的明明是一場很大的風暴奪取那群人生命的啊!」

洛斯克看了看肯斯,接著繼續說:「那是因為我們封鎖了整個消息,我們快速的把屍體埋了起來,並把當時有看到的人施了記憶咒語,我們把這場屠殺,變成了一場大自然的天災,目的只是,不想讓這座島上的人們活在恐懼之中。」

肯斯聽了之後,整個人恍神了。

洛斯克拍了拍肯斯的肩膀說著:「這件事我會告訴你的原因就是,你使用的肉體加速這個魔法,就是塔亦馬發明的,而且整座島上除了他,沒有人會使用。」

肯斯:「我‧‧‧」

洛斯克:「肯斯,我也不勉強你說出你是怎麼會這個咒語的,只是我要你知道,魔法並不是只會幫助別人而已,它也是一種殺傷力很大的武器。」

肯斯:「嗯‧‧‧」

洛斯克:「好了,我也不說了,村長好像在找你。你快點過去吧!」

洛斯克說完後就離開了房間,只留下似乎在思考什麼的肯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回----情勢


「難道說‧‧‧我真的不應該學習那個咒語嗎?還是‧‧‧」肯斯低著頭思索著。

〝叩!叩!〝突然有人敲門。

可莉推開門走了進來,笑嘻嘻的說著:「肯斯哥哥,聽說你醒了,我來看看你好點了沒。」

肯斯抬起頭,看著可莉說:「恩‧‧‧我好多了‧‧‧」

可莉:「那就好,要不然我跟范妮姊姊可是會繼續擔心呢!啊!對了,聽說村長在找你呢。快點過去吧!」

肯斯:「是這樣子啊,好吧!我等等就過去。」

可莉:「嗯!那我要先回去看看利諾好點了沒,肯斯哥哥,再見囉。」

可莉邊說著邊走向了門口,就這樣離開了肯斯的視線。

肯斯看可莉走了,便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儀容,穿起了鞋子,也走了出去。

肯斯就這樣慢慢的走到了村長家。

「肯斯,你來了啊。快!快點進來吧!」村長家門口的一名壯年說道。

肯斯被半推半請的帶進了村長的家中,肯斯一走到村長家的大廳,發現范妮也在裡面,而且還有幾名在島上德高望重的人。

「肯斯,你來啦。」坐在最中間最裡面的長者說道。

肯斯看著長者,回了話:「村長,您好,請問把我找來這裡是要‧‧‧」

「來!你先坐下。我等等再慢慢的告訴你。」肯斯話還沒說完就被村長打斷。

「恩。」肯斯話一說完便坐在范妮的旁邊。

村長見肯斯坐下後,便開口說:「肯斯啊,你知道現在艾米特大陸的情況嗎?」

肯斯:「這‧‧‧我只知道現在艾米特大陸上的諸侯們都已經各自為王了,而且有時各諸侯會發起小爭戰。」

村長:「恩‧‧‧實際上的情況更糟,現在的艾米特大陸上的諸侯已經各自聯盟了起來,現在據我所知有四大勢力。在艾米特大
陸的西南方,是伊魯特聯盟,他們是由特薩、阿米斯、薩卡、羅伊跟卡斯丁五個王族一起成立的,他們雖然說勢力是全部勢力裡面最大的,但卻很少與其他勢力發生爭鬥。」

「而在東南方,是卡恩帝國,就如它的名稱,它並不是由聯盟所產生的,它的國王,卡迪斯‧帕恩,在短短的五個月內,將境內的六個王國全部統一,而六個國王全部遭到殺害,而卡迪斯卻在統一境內的王國後,休兵了一段時間,直到現在,卡恩帝國還沒有跟其他勢力發生爭戰過。」

「在北方,是帕迪亞教團,他們是信奉邪神〞達拉恩斯〝的團體,而至於他們為什麼能從一個小小的教團統一整著北方,據我的探子回報,他們利用邪神的力量,召喚魔物來屠殺那些不願意投靠他們的人,而現在他們有打算繼續往南發展。」

「在三個勢力的中心點,有一個最小的勢力,卡察德騎士團,他們是由卡察德‧沃斯所帶領的,他們還是只承認拜斯‧塔恩為整個艾米特大陸的帝王。」村長說到這,喝了口茶繼續說道。

「卡察德騎士團他們經常與帕迪亞教團戰爭,雖然卡察德騎士團的成員遠遠不及帕迪亞教團,但是他們都會以護衛帝王的口號,向卡恩帝國與伊魯特聯盟請求援軍,然而每次派援軍過來的都只有伊魯特聯盟,畢竟,卡迪斯他是不承認拜斯是他的主人。」

肯斯:「那爲什麼卡察德騎士團會擁戴拜斯為他們的主人呢?」

村長:「因為他是艾米特王國唯一的繼承人,而他的胞兄在十六年前就已經不知去向了。」

村長又接著繼續說道:「現在據我所知,帕迪亞教團有打算勾起卡恩帝國跟伊魯特聯盟的戰爭,只要他們成功,卡察德騎士團便會少了伊魯特聯盟的援助,這樣他們要入侵艾米特王國便會省事多了。」

肯斯:「恩‧‧‧那您找我來就是為了告訴我這件事?」

村長笑了笑說道:「肯斯啊肯斯,我找你來真正的目的是有兩件事,一是要告訴你的身世,二是要請你去抓回我們島上的叛徒,塔亦馬!」

[ 本文最後由 04747487 於 07-2-2 11:1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八回----身世

肯斯:「什麼?要我去抓塔亦馬!」

村長:「沒錯,我們大家都相信你有這個能力去把他抓回來,甚至是取他的性命。」

肯斯:「這‧‧‧村長,我不可能辦的到吧,他可是需要你們聯手才對付的了的黑法師啊!」

村長:「是啊,不過我認為你的實力在我們這群人之上,就在你在競技場上使用的光之束縛,這一招魔法我們只有少數人會呢。」

肯斯:「可是‧‧‧」

村長:「好了,別說了。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

肯斯:「我‧‧‧」

村長:「肯斯,還有另一件事,就是關於你的身世,你自己也知道你不是這座島上的人吧。」

肯斯:「嗯,我聽賴克叔叔說過,我是還在小嬰兒的時候被送來這座島的。好像是因為我的父母親都死了,所以帶到這座島上找親戚求助。」

村長:「嗯,有一半你說對了,而另一半呢,你這封信看完你就知道了。」村長說完後從袖口中拿出了一封信給肯斯。

肯斯拿到信後,急忙的拆了開來,看看裡面寫了些什麼。

肯斯:
 
 你拿到這封信的時候應該是十六歲了吧,這些年來不知道你過的好不好?啊!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是你父親的摯友,傑斯‧塔巴英,艾菲帝國的近衛隊副隊長,而你的父親,羅可諾‧傑諾克,則是近衛隊隊長。

  你父親在十六年前得知了一個秘密,而這個秘密我也不清楚,他打算先逃離艾菲帝國之後才告訴我,就在我們經過霧之森的
時候,我們碰上了一群自稱是帕迪亞教團的僧侶,他們企圖攻擊並奪取羅可諾所知道的秘密,當然他們並沒有得手,但是羅可諾怕他們會以他的家人作為要脅,所以連夜趕回了他的家鄉,帕布羅村,在那邊我們找到了你,也找到了被帕迪亞教團摧毀的村莊,以及你母親的屍骸。

  我們當時決定前往駱市島,至少在那邊我們可以慢慢計畫我們的下一步,而這封信也是羅可諾怕如果他自己遭到不測而要我寫的,如果你拿到這封信的話,你父親應該已經遭到不測了吧,而我應該也在艾米特大陸上過著遊俠的生活。

  現在,你需要找到你的夥伴,並且尋回屬於你的一切,到艾米特大陸來吧,這裡有你想知道的一切,還有很多你要面臨的挑戰。

                                                                                            傑斯 筆

肯斯:「這是‧‧‧」

村長:「肯斯啊,這就是我找你來的第二件事,這是屬於你個人的一切,出海去吧,離開這座島,到艾米特大陸上去尋找應該屬於你的一切!」

肯斯:「是!」

村長:「對了,順便也把范妮帶去吧。有她跟著你,可以替你想到更多你想不到的事,以及幫你解決難題。」

范妮聽到這句話之後,驚訝的說:「我?!」

村長:「沒錯,因為你還有很多事情是需要你自己去了解的。」

范妮:「我‧‧‧」

肯斯拍了拍范妮的肩膀說:「走吧!你不是也很想離開這座島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嗎?」

范妮:「嗯‧‧‧」

村長:「范妮啊,你就別再猶豫了,跟肯斯一起去吧。」

范妮:「好吧。肯斯,我們就一起出發吧!」

村長:「對了,這是你們的船票,時間是今天下午三點的船,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快點回去準備準備吧。」

肯斯和范妮:「嗯!」

說完後肯斯跟范妮便離開了村長家。

肯斯:「范妮,時間不太夠了,我看我們各自回去整理行李,等等碼頭那見。」

范妮:「嗯,知道了。那等等碼頭見吧!」

肯斯跟范妮分開了之後,興奮的回到了家中,開始整理起行李。

肯斯一邊思考著要帶些什麼,一邊思考著關於塔亦馬的事。

肯斯:「看樣子這本法書應該是塔亦馬寫的,雖然說裡面的法術並不是黑魔法,但還是他寫的。算了,還是帶在路上吧,畢竟有時候黑魔法還是挺實用的。」

過會兒,肯斯已經將行李整理好,衝出了家門,往碼頭的方向跑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九回---出航


「肯斯!!這邊這邊!」在碼頭邊的范妮揮手喊著。

肯斯看到范妮後,便快速的跑了過去。

「呼!呼!你怎麼那麼快啊?」肯斯喘著氣說著。

范妮:「我又不是你,拿個東西拖拖拉拉的。」

肯斯:「是是是。好啦,我們快點上船吧。」

兩人走向了船邊,肯斯正打算跨上去船的時候,被一名微壯的男子擋了下來。

男子:「抱歉,船票。」

肯斯:「知道啦,洛斯達大叔。」

肯斯說完後從包裹中拿了兩張船票出來並遞給了洛斯達。

「嗯‧‧‧往薩卡島的碼頭‧‧‧」洛斯達看著船票說著。

「咦??我們不是要去艾米特大陸嗎?怎麼村長給我們往薩卡島的船票?」肯斯小聲的跟范妮說著。

范妮:「喔唷,你忘啦?我們這座島只有特殊身分才能進出的。」

肯斯:「難怪我在島上很少看到陌生人。」

洛斯達:「好了,進去吧。」

兩人上了船。

在船上,肯斯跟范妮在甲板上聊著。

肯斯:「我說范妮,你到底帶了什麼東西啊?怎麼那麼快就到碼頭了?」

范妮:「就一些簡單的東西啊,還有一樣你絕對會忘記帶的東西。」

肯斯:「什麼東西啊??」

「當然是這個囉。」范妮從包裹中拿出一袋洛可。

肯斯:「啊!!我真的忘了帶了。」

范妮:「天啊,你沒帶這個出來,你要怎麼生活啊?當野人嗎?」

肯斯:「當野人多好啊,都不用受人約束,還可以‧‧‧」

范妮:「那你就慢慢當野人吧!本小姐要去休息了。」

范尼說完後轉身走向船艙。

「好啦!好啦!范妮大小姐,我知道錯了,可以了吧。」肯斯拉著范妮說著。

「哼!」范妮別過頭去。

「對了!范妮,你有沒有注意到‧‧‧」肯斯突然改變語氣說著。

「早就注意到了,門口旁邊那個人‧‧‧」范妮回頭小聲的說著。

肯斯:「嗯‧‧‧我記得上來的時候完全沒看到這個人。」

肯斯一說完,坐在門口旁邊的那個人站了起來,往肯斯的方向走了過來。

「你是肯斯‧傑諾克,對吧?」聽聲音看樣子是個男的。

「嗯‧‧‧我是。」肯斯小心的回答著,並仔細打量著站在眼前這位穿著斗篷略比自己高的人。

「你好,我是塔巴克‧羅伊,卡察德騎士團的衝鋒隊隊長。」男子拿下斗篷說著。

肯斯:「那你找我是為了‧‧‧?」

塔巴克:「我是為了艾米特大陸的統治權而來。」

肯斯:「統治權??這‧‧‧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塔巴克:「我看這件事,我們晚點再說。」

肯斯:「你到底要說‧‧‧」

「有海盜!!!」在船上的船員大喊著。

在距離肯斯他們搭的船不遠處,出現了一艘掛著骷髏旗的船,並筆直的向商船這邊衝了過來。

洛斯達:「看樣子是拉塔德,所有船員,準備戰鬥。」

「肯斯,你跟范妮先進去船艙躲一下,除非我進去,否則不要開門。」洛斯達說著。

肯斯:「嗯,我知道了。范妮,快!」

肯斯跟范妮快速的進去了船艙。

洛斯達對著塔巴克說著:「啊!還有你呢,快點進去!不然會被波及到的。」

塔巴克拔出了腰間的劍,冷冷的對洛斯達說:「我看應該是你們要進去吧。」

洛斯達:「這‧‧‧啊!!您是塔巴克殿下!」

塔巴克:「別廢話了,快進去吧。」

洛斯達:「是是是。」

「所有船員,通通躲好。」洛斯克大喊。

塔巴克:「快進去吧,不然‧‧‧」

洛斯達:「遵命,殿下。」

洛斯達說完後便躲進了船艙。

洛斯德一躲到船艙後,拉斯德的海盜船也靠上了商船。

此時一名獨眼的男子走了上來,看了看商船。

「哈哈哈!還想躲呢,兄弟們!把船上的人都給我宰了!」獨眼男子說著。

獨眼男子一說完,一群海盜拿著刀衝上了船。

「嗚啊!!!」一聲慘叫。

獨眼男子:「原來你也在船上啊,塔巴克。」

塔巴克:「塔斯德,要繼續我們之前的遊戲嗎?」

塔斯德:「當然,我一定要把你的眼睛都給挖下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回---甲板上的激鬥


洛斯達打開了船艙的門,並迅速的把門反鎖。

肯斯:「洛斯達大叔,你怎麼也進來了?」

洛斯達:「是外面那位長官叫我進來的,我看我們在這裡面應該會很安全。」

范妮:「那他一個人在外面會不會很危險啊?」

洛斯達:「這我也不清楚,但是再忍耐一下,薩卡島快到了,只要一到薩卡島,我們就安全了。」

肯斯:「嗯‧‧‧」

在甲板上‧‧‧

塔巴克與拉塔德的戰鬥一觸即發,只見拉塔德緩緩的拔起腰間的大刀,並向海盜們揮了揮,示意著要他們別出手。

塔巴克:「來吧!!」

塔巴克話一說完人已經衝到了拉塔德的面前,並揮出了有力的一擊,拉塔德見狀,急忙的將刀擋在胸前。

〝鏘〞巨大的金屬碰撞聲。

拉塔德雖然擋住了這一擊,但人也向後滑行了一段距離,拉塔德喘了口氣,抬頭一看,塔巴克又衝了過來。

拉塔德將手中的刀插入甲板中,在塔巴克衝到面前的時候迅速抽了出來。

塔巴克因為全力往前衝,來不及反應,硬生生的接下了這一擊,力道之大使塔巴克整個人向後翻了起來。

拉塔德見機不可失,便把刀再次揮向還再半空中的塔巴克。

塔巴克在半空中轉了個身,用劍刺向了拉塔德,企圖瓦解他的攻擊。

這一下的確奏效了,拉塔德為了閃躲塔巴克刺過來的劍,急忙的向後跳了開來。

塔巴克著地後,隨即用劍在面前劃了半圈並蹲了下來。

拉塔德:「看樣子是想用〝劍突〞來決勝負是吧,好!我奉陪到底。」

拉塔德話一說完,兩手握住刀柄,站成弓箭步,將刀架在右腰間。

拉塔德:「受死吧!!!塔巴克!!!」

拉塔德說完後便向塔巴克衝了過去,塔巴克在拉塔德向前衝過來的時候,將劍架在左腰並以蹲下時的姿勢,作為向前衝刺的力
量。

在兩人距離不到十步的距離,拉塔德將刀舉高,準備向下劈。

而塔巴克則是在一瞬間將手向外轉了九十度,使劍變成橫的。

塔巴克:「拉塔德!!你輸了!!!」

〝鏘〞一聲巨大的金屬碰撞聲。

兩把兵器因為巨大的力量而從主人的手中飛了出去。

而兩人則是站在相距不到五步的距離怒視著對方。

拉塔德:「該死的!你居然把劍的方向轉了過來!」

塔巴克:「你也不賴!居然向後跳了一步,使我的劍不會碰到你的身體,而是碰到你的刀。」

拉塔德:「哼!小意思。」

塔巴克:「怎麼?你還想在打嗎?」

拉塔德:「你是在說廢話嗎!我們之間的勝負還沒分出來呢!」

塔巴克:「但是我看今天是不會有結果了,除非‧‧‧」

拉塔德:「除非怎樣?」

拉塔德話一說完,附近揚起了陣陣的號角聲。

拉塔德:「該死!居然已經到薩卡島了。」

塔巴克:「如何?你現在還有時間可以走人,再等一下薩卡島的警衛兵就要上來了。」

拉塔德:「哼!下次再把這筆帳算清楚!」

拉塔德說完後,撿起了掉在附近的刀,收進了腰間後大喊:「兄弟們!咱們該走啦!!」

拉塔德就這樣帶著海盜們離開了商船,駛向了大海。

塔巴克劍拉塔德走後,也撿起了劍並收回腰中,轉身走到船艙門前,敲了敲門說:「你們可以出來了,海盜已經走了。」

門緩緩的開了一小縫,洛斯達將頭探了出來,左右看了看才將門完整的打開。

洛斯達:「長官,謝謝您的協助,要是沒有您的協助,恐怕這艘船早就‧‧‧」

塔巴克:「不用道謝了,我只是盡我自己的義務罷了。」

肯斯從船艙走了出來,對著塔巴克說:「剛剛我聽到你們之間的對話,似乎你們認識。」

塔巴克:「嗯‧‧‧的確,我跟拉塔德曾經是朋友,但‧‧‧」

肯斯:「看樣子你好像不想討論這件事。」

塔巴克:「可以的話,我是不想說的,因為這件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剛剛跟你說的‧‧‧」

肯斯:「有關王位的事是嗎?」

塔巴克:「嗯。」

肯斯:「我們下船後再說吧。」

塔巴克:「好吧」

洛斯達大喊:「船要靠岸了喔!」

塔巴克:「到了,下船吧。」

肯斯:「嗯。」

范妮:「等等我。」

肯斯轉頭看著范妮,驚訝的說:「啊!!差點忘了你也在裡面。」

范妮:「哼!」

肯斯:「抱歉啦,范妮,我們先下船再說好不好。」

肯斯話一說完,范妮早已下了船,並裝作沒有聽見肯斯的話。

肯斯苦笑了一下,也跟著下了船,追到了范妮的旁邊。

肯斯:「抱歉啦,范妮,剛剛真的不是故意要忘記你的。」

范妮:「是嗎??但是我看如果我沒有出聲的話,我可能就被丟在船上了吧。」

肯斯:「不會啦,那是因為我要跟‧‧‧」

肯斯話還沒說完,就被塔巴克打斷:「抱歉,兩位要吵的話等等在吵吧!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

塔巴克正要說下去時,被一個突來的聲音打斷。

「嘿!!外地來的旅人們,需要在地的地頭蛇為你們介紹這個村莊嗎?」一個有著一頭黑髮並帶著頭巾的看似二十出頭的青年說
著。

塔巴克:「我們不需要‧‧‧」

塔巴克一看到青年的臉,把要說出來的話收了回去,並轉頭跟肯斯說:「我看這件事我們晚點再談好了,我有事情得先去處理,再見。」

塔巴克話一說完便急忙的離開了三人的眼前。

青年:「他怎麼啦??」

肯斯:「我不知道。你剛剛說你是‧‧‧」

青年:「忘了自我介紹,我是羅伊‧卡丹斯,是薩卡島的居民,平常就為你們這些旅人介紹這座島的風景來賺點小錢,請多多指教。」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15 , Processed in 3.06664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