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不染情塵

【長篇小說】 惡魔聖域第二十八章 義無反顧

[複製連結] 檢視: 9061|回覆: 48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二十一章  雪之淚

    七重冥界,月之冥氣、星之冥氣、闇之冥氣同時回歸,注入邪殘體內。

    「三大將的冥氣?看來,冥皇......死了!」一聲狂喝,整座七重冥界應聲崩塌。

    塵埃落盡,久違的黑色人影再現塵寰!

    順著殘餘冥氣,邪殘施展絕頂身法,向冰華極地而去。

    越接近冰華極地,邪殘的心越來越冷。那漸漸清楚的血色人影,令邪殘的心如被掐住一般地難受。

    緩緩蹲下,輕輕將那已無氣息的身軀抱起,無聲凝視著那霸氣的臉龐,一滴冰淚點落,在紅潮中濺起一絲輕煙。

    「冥皇,你不是答應過我,會凱旋而歸的嗎?」帶著哽咽的話語,邪殘再一次嘗到失去摯友的痛苦。

    星凝語的死、補情缺的死、六大將的死,邪殘再難控制情緒,無聲流淚,冰冷的氣息,竟讓冰華極地再次變回原狀。

    將補情缺手中櫻雪之玉取出,邪殘輕聲說道:「冥皇,我要帶你上去玉香閣,你可要跟好。」

    沉重的腳步踏出,一步步向玉香閣而去,他要讓補情缺和天飄櫻雪相聚,即使他已死去。

    另一方面,渺天尋佛、不染情塵急忙趕至,卻遍尋不著狐心樂。

    不染情塵難掩焦急神色:「心樂怎麼不見了?連補情缺都不見了!」

    渺天尋佛冷靜思索,說道:「我們先回惡魔聖域,讓三道子想想有沒有找尋的方法。」

    不染情塵點頭,兩人一起離開。

    冰華極地再次回歸寧靜,只偶爾有冷風吹過。


    冷月風雪.眠冰居,神秘之人將狐心樂放於冰床之上,氣凝劍指,順著狐心樂受傷地方劃過。炙熱之氣被吸引而出,狐心樂皺緊的眉頭稍稍放鬆。

    將自身功力注入狐心樂體內,以冰抗火,修復著狐心樂的傷口。只見傷口上緩緩浮現薄冰,瞬間長出新肉,止住血液流失。

    最後,他從袖中取出一顆純白藥丸,讓狐心樂服下。

    「你的傷實在太過重了,我只能先幫你處理外傷,等到你的意識回復,我再將刀氣逼出你的體內。」不管狐心樂有沒有聽到,神秘之人自顧自地說道。

    突然,他看到狐心樂手上緊握住的夜神石,臉色微微一變。又感受到另一股神石之力,他從狐心樂懷中找到月神石。

    將兩顆神石取出,他緩緩來到另一間房間。房間中央有一張石桌,石桌上有一法印封住另一顆神石。

    受到兩顆神石的牽引,桌上神石釋放劇烈白光!

    他手中羽扇輕搖,硬是擋下三顆神石互相牽引之力。

    「想不到還能見到另外的神石,而且一次就是兩顆。當年實在不該答應那傢伙的拜託啊......」輕聲一嘆,他將神石收好,白光慢慢消失。

    在桌上的神石如白玉一般,圓滿光滑,它是七神石之一-人神石。

    神秘之人離開小房間,走出眠冰居,到冷月風雪漫步著。手中羽扇不斷輕搖,風雪竟絲毫不能近身。

    他嘆了一口氣,輕聲吟詩:「雪風冷梅平生意,遺世獨立不知年。莫問桃源何處尋,天堂地獄亦人間。」


    聖龍峰,先是第一道詩號:「天映雲階無盡處,淡然心緒風悠吟。不為權名為山水,一筆靈動繪浮世。」繪浮世回歸。

    第二個人是定神罪,他只是疑惑地看著天空海,希望得到解釋。

    接著,夜蒼穹回歸:「身披紫鱗冠雉羽,舞動秋水頓銅牆。豈知沙場誰可回?佳人一曲含淚別。」

    天空海開心地看著夜蒼穹,右手一揮,他身上衣物再次變化。只見身上紫鱗盔甲帶給人無限壓迫,頭盔上的雉羽更添英氣,手上長劍、銅盾出現,儼然是大將軍的氣勢。

    「神罪,我明白你有許多話要問我。好吧,我就一五一十地說了吧!」天空海決定不再隱瞞。

    天空海停了一會,繼續說道:「當年神狩天夜與我對上三掌,他身上的日、月、星、夜四神石飛往四地,月神石被月下皇族的先祖所得,所以我派了繪浮世去保護月下皇族;夜神石則被補情缺搶回,因此,我讓夜蒼穹殺掉竊日之耀,取代他的身份,在七重冥界之內做臥底。」

    定神罪還是有些不明白:「既是如此,何以剛剛他還要和我戰鬥?」

    繪浮世大笑:「他就是鬥雞性格,總是喜愛挑戰強者,神罪,你該開心呢!」

    聽到這話,定神罪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此時,夜蒼穹開口:「天空海,我的身體似乎被冥邪之氣入侵了,想辦法幫我逼出來。」

    天空海淡笑搖頭,他已經習慣夜蒼穹直接的話語。

    天空之海出鞘,雲、水之力同時注入,將冥邪之氣徹底逼出他的體內。

    「謝謝。」輕輕點頭,代表他的謝意。

    定神罪突然想起似地說道:「對了,心樂呢?」

    天空海回道:「他似乎被震飛,不過我想,他應該沒事。」

    定神罪疑惑地看著他,天空海解釋:「神石在身,多少能擋下一些攻勢。」

    定神罪點了點頭,向三人告辭,離開了聖龍峰。

    「剩下兩個,你們何時會回來呢?」天空海眺望遠方,眼神中期待和擔憂交雜。

    繪浮世和夜蒼穹在一旁默默不語,他們也希望早日有其他兩人的下落。


    抱著補情缺的屍身,邪殘緩緩來到玉香閣。

    玉雲飛、紫霜吟本想攔下,但在見到補情缺的屍身,以及邪殘那比死還絕望的表情,不覺退到一旁。

    進入玉香閣,邪殘直直來到天飄櫻雪面前,將補情缺屍身交給天飄櫻雪。

    有那麼一瞬間,天飄櫻雪覺得自己的心似乎碎了,眼前變成黑白。流不出的淚,是痛到最極端的感覺。

    「是誰殺了他?」不帶感情地問道,天飄櫻雪有些說不出話來。

    邪殘輕輕吐出一個名字:「惡魔聖域。」

    爆發的威力,令整座玉香閣為之一震。

    「玉雲飛、紫霜吟。」輕聲叫喚,兩人立刻來到,齊聲問道:「閣主,有何吩咐?」

    天飄櫻雪冷笑:「調查惡魔聖域的所有資料,接著,各個擊破!」

    「是!」兩人立刻去執行任務。

    輕輕吻上補情缺已失去溫度的冰冷嘴唇,補情缺的身體開始一點一滴消失。

    邪殘默默地看著這一切,輕聲說道:「再見了,冥皇。」

    天飄櫻雪不語、無淚,她必須振作,為補情缺復仇!

    此時,邪殘將櫻雪之玉交還給天飄櫻雪,說道:「七重冥界已滅,我現在的任務只剩復仇。櫻雪之玉,我也不需要了。」

    天飄櫻雪取回櫻雪之玉,對邪殘說道:「情缺交予我冥界古牌,告訴我能調動七重冥界所有大將,現在,你能為我所用嗎?」

    邪殘輕輕行禮:「可以,但在復仇完後,我就會自盡。」

    天飄櫻雪點了點頭,說道:「去淨身吧,我不想......再嗅到情缺血液的味道......」

    邪殘點頭,赤雨滌出現,帶領他去淨身。

    輕輕撫著櫻雪之玉,上面,似乎還留有補情缺的餘溫。

    「情缺......唉......」輕聲一嘆,餘音繚繞整座玉香閣。


    回到惡魔聖域的渺天尋佛、不染情塵、定神罪,開心地見到所有人都沒事。

    不染情塵和渺天尋佛與定神罪互相交換著各自的情報,月下千年和鏡落神淵也加入。

    月下千年有些埋怨說道:「這次我都沒表現到呢!」

    不染情塵笑笑地看著他,他這時看起來才像個小孩子。

    「三道子,你們能感應到心樂的氣息嗎?」渺天尋佛急急問道。

    火舞搖回答:「道主的氣息我能感應到,但......相當薄弱......」

    眾人一驚,定神罪說道:「我們立刻去找心樂。」

    但火舞卻搖了搖頭,回答:「雖然薄弱,但很平穩,應該沒什麼大礙。」

    一片寧靜,雖然焦急,也只能相信火舞搖的話語。

    眾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殿堂,好好養傷休息。

    「心樂,你一定得平安......」同樣的話語,在三個地方的三人同時說道。

    [ 本文章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8-3 09:36 編輯 ]
     
    惡魔聖域

    http://www.gamez.com.tw/thread-359213-1-1.html


    三合院(新版)

    http://www.gamez.com.tw/thread-44605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二十二章  煉佛魔殿

    滅罪山,今日被無盡漆黑所籠罩。

    一道黑色人現身滅罪山上,渾身散發強烈魔之氣,令天地為之慘然。

    只見他手所輕揚,凝聚掌氣,突然!「轟!」強烈掌氣向遠在彼方的惡魔聖域而去!

    「惡魔聖域,這是見面禮。」冷笑一聲,人影消失,四周再次空無一人。

    就在此時,以人影所站之地為圓心,滅罪山開始崩毀,一瞬間天搖地動、萬物驚恐,不到數刻,滅罪山已成平地。


    惡魔聖域之外,天外一道掌氣攻來!感受到強大魔之氣,渺天尋佛翩然現身。

    只見渺天尋佛雙眸微闔,猛然睜大,周身運起蓮華之力,地生金色蓮華,擋下這道驚天掌氣。

    定神罪感應到魔之氣,同時出現惡魔聖域外圍。

    「這是怎麼回事?」沉聲問道,定神罪有了不好的預感。

    渺天尋佛輕嘆:「看來,那令我們害怕的災星,重現軒轅神州了。」

    饒是定神罪,聽到此語同樣驚訝。因為,那人,是一個久遠的惡夢!

    此時,不染情塵也出現了,他看著兩位好友憂心忡忡,不禁問道:「發生何事?」

    兩人不語,只是各自回殿。

    見到兩人如此,不染情塵縱有滿腹懷疑想脫口而出,也只能再次吞下肚。

    回到神無殿,月下千年迎了上來:「剛剛好像有一道強烈掌氣,向惡魔聖域而來。」

    不染情塵點了點頭,但他不明白誰擁有這麼強大的魔之氣。

    「我們要不要去問天空海前輩?」月下千年小心問道。

    不染情塵點了點頭,兩人向鏡落神淵交待數語,便離開了惡魔聖域。

    但他們不知道,這一趟行程,竟會讓他們兄弟陷入一個大陷阱內!


    玉香閣,淨身完後的邪殘來到玉香閣前部,見到天飄櫻雪翻閱著冥界寶典。

    「閣主,妳想從寶典內知道什麼?」緩緩問道,邪殘心情已經平靜許多。

    天飄櫻雪停下手邊動作,回道:「我對一事感到奇怪。」

    邪殘疑惑地看著她,天飄櫻雪解釋:「闇帝既是你和情缺的師父,因何他在數次戰役中皆為現身,讓他一手創建的七重冥界覆滅?」

    邪殘不語,雖然他和補情缺是闇帝一手栽培,但他們始終摸不著闇帝心思。

    「還有另一件事情也相當奇怪,這上面提到了一個地方-煉佛魔殿,難道是他創建的另一組織?」天飄櫻雪再次問道。

    邪殘回道:「煉佛魔殿是位於魔之深淵內的一處組織,該組織擁有許多實力莫測的魔將。」

    天飄櫻雪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麼,我們就與該組織合作,聯手消滅惡魔聖域!」

    邪殘思索著可行性,他不認為天飄櫻雪擁有足夠籌碼。

    天飄櫻雪輕笑:「櫻雪之玉加上冥界寶典,這總該讓他們和我們合作了吧?」

    邪殘點頭,說道:「既是如此,那就由我去與他們接觸。」

    天飄櫻雪向邪殘交代:「記得,先以櫻雪之玉為條件,探探他們的反應。」

    「我知道了。」說完,邪殘離開了玉香閣。

    此時,赤雨滌出現,雙手奉著情無缺,向天飄櫻雪問道:「閣主,這口情無缺該如何處置?」

    天飄櫻雪接過情無缺,冷冷說道:「我要用這口情無缺,親手血刃仇人!」

    赤雨滌輕嘆一口氣,不想見到天飄櫻雪如此悲恨模樣。


    冷月風雪.眠冰居,神秘之人將內力注入狐心樂體內,卻如吹一個破洞的氣球般徒勞無功。

    「你傷成如此,看來真的是回天乏術了......」神秘之人臉色凝重。

    但就在此時,狐心樂雙眼卻突然睜開,猛烈刀氣被硬逼出體內!

    神秘之人輕搖羽扇,避開情無缺猛烈的刀氣,在狐心樂身上數點穴道,緩住他的氣息。

    「你......是誰?」狐心樂虛弱問道,他完全是靠著一絲意志力撐到現在。

    神秘之人輕笑:「我是寒山近雪.臥冰眠,這樣滿意了嗎?讓我先幫你療傷吧。」

    讓狐心樂盤腿而坐,源源不絕的冰寒之氣注入狐心樂體內,讓體內炙熱得到舒緩。

    療傷完畢,再次讓狐心樂躺下,但狐心樂缺再也坐不住,他想回惡魔聖域。

    「你總得先將傷養好,才有體力回去吧?」臥冰眠還是輕笑,讓人不得不乖乖聽話。

    臥冰眠再次離開眠冰居,他打算抓些白魚為狐心樂補充體力。

    但在臥冰眠離開之時,狐心樂卻搖搖晃晃地下床,想要回到惡魔聖域。在要走出眠冰居時,被一道冰寒之氣擋下。

    明白臥冰眠設下結界,狐心樂只能無奈地躺回床上。

    「你們這些孩子,真是不聽話呵。」輕搖羽扇,來到一處結冰湖泊。

    只見臥冰眠羽扇一揮,厚冰瞬破,幾尾湖底白魚躍出湖面,在月光輝映下更顯光亮。

    丟出一個魚簍,白魚入魚簍,臥冰棉再次回到眠冰居。

    輕聲對狐心樂說道:「這些白魚我已用冰凍之氣封存,你就這樣食下吧。」

    狐心樂訝異地看著他,他要他吃生魚?

    「不用擔心,吃不死的。」手指輕輕在魚身上劃過,冰涼魚肉慢慢送入狐心樂口中,雖然有些異樣,但滋味真的不錯。

    很快地,幾尾白魚皆已入腹,但臥冰眠的手上卻無一滴血液,可見功力高深。

    狐心樂向臥冰眠說道:「在下名喚狐心樂,是惡魔聖域道主。感謝閣下搭救,但我身上的石頭呢?」

    不想明說,他對眼前之人無法完全放心。

    臥冰眠輕笑:「你是說月神石和夜神石?」

    狐心樂訝異他也知道神石,更對眼前之人起了疑心。

    像是看穿他的心思,臥冰眠解釋道:「你知道天空海嗎?」

    又是一次震驚,狐心樂點了點頭。

    「他是我一名老友,當年他將他身上的人神石交予我,要我為他守護。」臥冰眠道出人神石的來歷。

    狐心樂明白了,也得知另一顆神石的下落。但是,月神石和夜神石呢?

    臥冰眠再次開口:「你目前的功體,帶著神石對你的傷勢有害無益,就暫時由我保管吧。」

    又補上一句:「我對神石可沒興趣,別把我當陰謀者唷。」

    狐心樂不禁笑了,他對眼前之人終於放下戒心。


    邪殘緩緩來到魔之深淵.煉佛魔殿,強大魔氣逼得他不得不運起邪氣抵擋。

    煉佛魔殿被黑色魔氣包覆,無法看清它的外觀,同樣地,邪殘也無法進入。

    「七重冥界邪主.邪殘,特來拜訪煉佛魔殿之主,懇請現身一談。」邪殘運起內力,將音量發揮到最大。

    但是,回應他的,只有無盡的沉默。

    邪殘冷笑,敢跟他拿喬?「邪指千流!」千縷邪絲向煉佛魔殿而去,但皆被外層魔氣所吸收。

    只見煉佛魔殿猛然一震,一道低沉老邁嗓音自內傳出:「邪殘,想與魔君見面,就將定神罪帶來。」

    魔君?定神罪?邪殘完全被搞糊塗了。

    「你只有這個方法。」說完,又是一片沉默。

    邪殘無奈,只得先行離去,心裡卻是疑雲重重。

    何以煉佛魔殿要抓定神罪?為何主事者被尊稱為魔君?難道他們有所牽連?

    [ 本文章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8-9 21:0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二十三章  受難

    惡魔聖域‧魔元殿,定神罪神情凝重,思索著久遠之事。

    飛葉求殺靜靜地看著定神罪,他似乎也知道了往後的命運。

    就在此時,渺天尋佛緩步進入魔元殿,擔憂地看著定神罪。

    「神罪,要我與你去一趟嗎?」柔和嗓音,撫平定神罪些許不安。

    定神罪搖了搖頭,他不想拖累其他三先天。

    一直沉默的飛葉求殺,此時開口:「魔君,該來的總是會來,我們去一趟吧。」

    定神罪深深地看了飛葉求殺一眼,在他的眼中看到驚恐和堅定。

    兩人向渺天尋佛交代幾句,便離開了魔元殿,離開了惡魔聖域。


    不染情塵、月下千年,為了解開心中疑惑,再一次向聖龍峰而去。

    此時,奉天飄櫻雪之命的玉雲飛、紫霜吟偷偷跟在兩人身後。

    就在兩人行至半途時,漫天白羽飄落,一道人影來到,詩號響起:「幻化千影敵迷惘,羽飄天地歸何處?亦真非真似還真,翼展翱翔返虛無。」

    現身於兩人面前之人,一身黑白相間古衣,一頭銀髮隨風而飄,眼眸微閤,散發妖異紫光,手持輕薄長刀,雖然看似斯文,旦卻代給人無限壓迫感。

    「不染情塵、月下千年,隨我回煉佛魔殿。」來人說道,手中長刀斜持,似乎打算兩人不從,便訴諸武力。

    兩人暗自警戒,不染情塵開口問道:「閣下是誰?煉佛魔殿又是何地?」

    來人臉色似乎有些不耐煩,但仍是說道:「定神罪發跡之處。」

    兩人一驚,正欲再開口,定神罪、飛葉求殺來到。

    「幻羽非翼!」一聲驚呼,兩方訝異。

    只見幻羽非翼臉色一變,手中長刀向定神罪攻去!

    定神罪魔槍上手,迎擊對手,雙器交擊出燦爛光華,讓不染情塵等人一時看呆。

    幻羽非翼招招無情、式式狠絕,似乎非置定神罪於死地,但定神罪卻像顧忌什麼,魔槍失了三分狠度。

    就在雙方交纏不休之時,一道邪氣來到,向定神罪背門一擊!

    定神罪不敢置信地看著邪殘,沒料到他會出現於此。趁此機會,幻羽非翼再贊一掌,順勢帶走定神罪。

    「神罪!」月下千年、不染情塵驚呼,欲追,又有兩條人影從他們背後而至。

    玉雲飛、紫霜吟雙雙出招,兩人不察,頓時受創!邪殘同時出招,兩人再次受創,趁此時機,玉雲飛、紫霜吟帶走兩人。

    飛葉求殺眼見三人被帶走,不禁又急又怒,但邪殘只是冷冷說道:「要救回他們,就叫狐心樂到玉香閣。」

    邪殘也離開了,只剩下飛葉求殺,心中滿是空虛。無奈,他只能先回惡魔聖域。


    冷月風雪.眠冰居,休養數天的狐心樂,功體已恢復七、八分。

    「狐心樂,你的身體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再過個幾天,你便能回去。」臥冰眠輕聲說道,臉上是不變的淡笑。

    狐心樂點點頭,他很感激臥冰眠的幫助,也一定會回報於他。

    然而就在此時,狐心樂突感一陣心痛!「唔......」輕按胸口,狐心樂有不好的預感。

    臥冰眠也察覺到狐心樂的不對勁,但他並沒有點破,這只能靠他自己去解決。

    「前輩,我覺得相當不安,我希望現在就回去。」狐心樂懇切地說道。

    臥冰眠無奈一嘆,羽扇一揮,月、夜兩神石回到狐心樂手中。

    臥冰眠說道:「我在冷月風雪中開了一條路,順著這條路走,你就可以回到冰華極地去。祝你順利。」

    狐心樂收起神石,再次向臥冰眠深深一行禮。看著狐心樂離開的身影,臥冰眠明白,迎接他的是無盡的挑戰。

    輕搖羽扇,臥冰眠淡淡說道:「天空海,你可得好好幫助這些孩子。」淡似涼水的話語,卻包含了最多的關懷。


    惡魔聖域‧執戒殿,飛葉求殺急急而入。

    見到飛葉求殺如此驚慌失措,渺天尋佛心中已猜到七、八分,但還是問道:「怎麼了?」

    飛葉求殺緩過一口氣,連忙開口:「魔君被擒回煉佛魔殿,儒首和千年被兩名女子所捉,邪殘說要救回他們,就叫道主前往玉香閣。」

    渺天尋佛一向柔和的臉龐,如今變得相當凝重,惡魔聖域只剩他能掌管大局,但如果再調派人馬,惡魔聖域的守護將會相當薄弱。

    飛葉求殺明白渺天尋佛的顧慮,他慢慢說道:「佛尊,依三執戒之能,要守護惡魔聖域並非難事。而玉香閣我們並不了解,所以,必得由你或道主親身前往。至於煉佛魔殿......我想,就由我去吧。」

    默默地望著飛葉求殺,渺天尋佛看到了他的成長,他點了點頭,說道:「傳令神無殿、五行殿,讓他們全到執戒殿來。」

    飛葉求殺領命,開始執行他的命令。

    渺天尋佛叫喚:「三執戒。」三名執戒同時現身。

    「佛尊有何吩咐?」三名執戒恭敬問道。

    「以你們所能,將守護佛光籠罩整個天禁山頭。還有,一有敵人來犯,不以硬取,一切以防守為要。」渺天尋佛交代。

    此時,所有人員來到執戒殿。看著這群為四先天出生入死的大將,渺天尋佛心中有無限感激和心疼。

    三道子靜靜地看著渺天尋佛,書滿腹靜靜地看著渺天尋佛,鏡落神淵靜靜地看著渺天尋佛,飛葉求殺靜靜地看著渺天尋佛,等待他下達命令。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渺天尋佛已經有了腹案:「儒首、千年、魔君被擒,道主失蹤,這是惡魔聖域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危機。現在,我必須親自前往玉香閣,救回儒首、千年。而飛葉求殺必須去煉佛魔殿,了結他們之間的恩怨。因此,在四先天都不在的情況下,我將惡魔聖域管理權交由聖主,一切行事,以他為主。」

    只聽眾人同聲:「是!」

    「那麼,事不宜遲,我們各自行動吧!」渺天尋佛說完,和飛葉求殺一起消失。

    在兩人消失的同時,三執戒同時以最大之能,以守護佛光籠罩整座天禁山頭。

    三道子回到五行殿,繼續修練更高段的道術;書滿腹、鏡落神淵回到神無殿,思索著下一步。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飄楓戀蝶    發表於 08-8-17 16:53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二十四章  苦戰

    一步步行至魔之深淵,熟悉卻又陌生的魔氣襲捲而來。

    被幻羽非翼所擒,雖然可以掙脫,但定神罪希望能親手做一個了結。

    「定神罪,自你背叛煉佛魔殿,槍部形同虛設,而驀然白首的得力助手-飛葉求殺也一併被你帶走,你該當何罪?」幻羽非翼話語之中,雖然帶有憤怒,卻又有另一種情感。

    定神罪靜靜地聽著幻羽非翼的話語,心中滿是複雜難解的情感。

    終於,再次回到這個地方,煉佛魔殿。只見幻羽非翼口唸咒語,外層魔氣一瞬間消失,兩人同時進入。

    走在由萬人之血鋪成的修羅道,定神罪不喜歡這種感覺。

    最盡頭,一把由萬人骷髏所成的座椅上,一條邪詭魔魅的身影斜躺,赤紅雙眼盯視著定神罪。

    光是一個眼神,竟然就讓狂傲的定神罪不寒而慄。

    「神罪啊神罪,你之罪,我該如何定呢?」平淡嗓音如銳刀般切割著定神罪的心神,他害怕眼前這個男人。

    幻羽非翼雖然冷眼旁觀,但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擔憂和關懷。

    定神罪深深吸了一口氣,挺起背脊,就算是死,他也要光榮戰死!

    然而,就在他不及反應之時,右手傳來一陣激烈劇痛!

    「我來告訴你一件事,你那一點功力,在我眼中不堪一擊。還有,你們四人所創造的惡魔聖域,對我來說,同樣是小石頭。我給你一個機會,回歸煉佛魔殿,我可饒惡魔聖域不滅。如果你仍是執意要反抗我,我就一天殺一個惡魔聖域的人。」如刀子般的話語,刺痛了定神罪的心。

    就在此時,另外一道魔氣來到。幻羽非翼微微揚眉,他知道此人是飛葉求殺。

    逆天斬佛冷笑,一個彈指,外層魔氣瞬間消失,飛葉求殺回到煉佛魔殿。

    飛葉求殺沒忘了輩份,恭敬道:「魔君、刀部執首。」

    逆天斬佛右手輕揚,一道魔氣擊中飛葉求殺,他當場嘔紅!

    「飛葉求殺!」定神罪想奔到他身旁,無奈被幻羽非翼制止住。

    逆天斬佛再次開口:「你叫的魔君,是我?還是神罪?」

    飛葉求殺不敢開口,眼前之人,總是帶給他們一股強大的壓迫感。

    就在此時,逆天斬佛看著座椅旁的血色琉璃,裡面浮現了一個人影,是狐心樂!

    逆天斬佛將血色琉璃遞到定神罪眼前,戲謔說道:「這個人好像也是你的同伴,我就先從他下手吧。」

    定神罪瞳孔睜大,魔氣暴發,震開了幻羽非翼同時,定神罪以左手化出魔槍刺向逆天斬佛!

    逆天斬佛右手一揮,無數由魔氣而成的長針向定神罪反擊。

    定神罪以左手使槍,雖然有些不順暢,威力仍是不減半分!

    只見逆天斬佛咬破指尖,至邪之血形成血龍,貫穿定神罪胸膛!定神罪的眼神開始失焦,緩緩倒落修羅之道。

    見到定神罪如此,幻羽非翼知道他只是暫時昏厥,因為,逆天斬佛並沒有使出全力。

    「幻羽,將飛葉求殺和神罪帶往煉佛地,交由軍師看守。另外,叫他去殺了狐心樂。」逆天斬佛回復悠然臉色,輕聲交代著。

    幻羽非翼點頭,將重傷的飛葉求殺和昏迷的定神罪帶下。


    狐心樂漫步在冷月風雪,循著開出的冰雪之路緩緩回冰華極地。

    然而,卻在此時,一道魔氣、一條人影緩緩踏雪而來,挾帶強大殺氣。

    狐心樂暗中警戒,因為他知道這不是他熟悉的魔氣。

    「劍揮問道路崎嶇,塵落凡俗心不平。月下孤吟雙蝶曲,痕裂天地鬼神驚。」低沉嗓音,人影在風雪中現身!

    來人一身墨綠古衣,一頭濃厚短髮,身形魁梧,宛如怒目金剛。背上一口厚重黑鐵劍,未出鞘便已震驚四座。

    狐心樂緊盯來人,開口問道:「請問閣下是誰?為何殺氣騰騰而來?」

    「煉佛魔殿劍部執首-劍塵月痕,奉魔君之命,收拾你!」話語甫落,背上之劍出鞘!

    魔君?他說得魔君是誰?

    但狐心樂不及思索,劍塵月痕已經提劍攻來!

    狐心樂明白自己的傷仍未完全復原,不與硬接,決定先退為上。

    但劍塵月痕看穿他的心思,鐵劍劈雪地,捲起漫天飛雪,模糊了兩人的目光。

    狐心樂運起功力,雙眼看著看不見的敵人。就在此時,劍塵月痕從他背後出現!

    狐心樂沒有回身,只是反手一擊:「碎心掌!」

    碎心掌氣擋下鐵劍之威,同時拉開兩人的距離,狐心樂回身,再次出招:「相生相剋.五行合一!」

    以掌代劍,五道光芒圍困住劍塵月痕,令劍塵月痕一起不察,肉體頻頻受創!

    但劍塵月痕不甘示弱,鐵劍再揮,竟切斷了其中一條光芒!

    狐心樂趁此時機,急忙離開冷月風雪,但劍塵月痕緊追不捨,宛如索命死神!

    玄墨之身、素白之影,兩人在冷月風雪形成一場追奪、殺戮戰。

    就在劍塵月痕即將追上狐心樂之時,一道掌氣攻向劍塵月痕!劍塵月痕回身擋下掌氣,狐心樂趁勢離開。

    臥冰眠輕搖羽扇而來,悠閒說道:「有什麼深仇大怨,讓你這樣追殺他呢?」

    劍塵月痕明白此人非是易與,但無法達成的任務,讓他憤怒異常。

    「一劍擋千軍!」鐵劍劈地,劍氣從雪地爆發而出,雜亂無章地出現,臥冰眠足挪身移,避開無數劍氣。

    劍塵月痕仍是心有不甘,但他決定先回轉煉佛魔殿。

    另一方面,臥冰眠羽扇輕揮,梅香飄散整個冷月風雪,消去了無數劍氣。

    「又是一個麻煩人物,他是何來歷呢?」臥冰眠臉色凝重,他擔心狐心樂在剛剛一戰,傷勢可能會更嚴重。


    渺天尋佛慢慢向玉香閣而去,心繫兩位好友的安危。

    就在來到玉香閣之時,玉雲飛、紫霜吟現身,向渺天尋佛說道:「請隨我們進入。」

    渺天尋佛點頭,這可能是她們對惡魔聖域最後的禮遇。

    進入玉香閣,渺天尋佛有些不習慣。胭脂香、麗人影,佛界之人難以承受。

    天飄櫻雪翩然現身,望著渺天尋佛,她開口問道:「狐心樂呢?」

    「心樂失蹤,由我代表心樂前來,希望閣下能讓我帶回我的兩位好友。」渺天尋佛平靜說道。

    天飄櫻雪杏眼圓睜,憤怒說道:「狐心樂殺了情缺,我要他血債血償!」

    渺天尋佛輕聲一嘆:「那麼,只好得罪了。」

    只見渺天尋佛運起蓮華之力,蓮華波運出,將玉雲飛、紫霜吟困住時,向玉香閣內部而去。

    天飄櫻雪臉色一變,想要阻止,轉念一想,有邪殘看守,應該不會有問題。

    渺天尋佛四處搜尋,終於找到兩人所在之地,但是赤雨滌守護在此。

    「佛陀之憫。」渺天尋佛流下水晶淚,滴落地上的淚,瞬間結出強大防護,赤雨滌無法攻破,渺天尋佛趁勢帶走昏迷的兩人。

    就在回到前部之時,邪殘現身,邪槍橫掃,渺天尋佛一心二用,難以施展全功。

    天飄櫻雪再贊一掌,渺天尋佛被步步逼退。

    「蓮華聖光耀世淨!」渺天尋佛單足踏地,蓮華法陣開、邪殘櫻雪散!

    兩人擋不下這清聖之氣,連退數步。渺天尋佛抓住一瞬時機,帶著兩人離開了玉香閣。

    然而,追殺並未停止,天飄櫻雪率領玉雲飛、紫霜吟、赤雨滌緊追在後!

    邪殘身影瞬動,來到渺天尋佛面前,一掌轟出!

    只見渺天尋佛手捻法印,口誦梵文,漫天梵字金語從天而降!

    「雲飛霜吟雨滌瑕!」三人合招,為天飄櫻雪擋下漫天佛氣。

    天飄櫻雪玉手一揮:「如櫻似雪!」非櫻非雪,白色花雨飄散大地,卻帶有致命殺機!

    渺天尋佛避之不及,當場受創!

    邪殘再補一掌,擊向渺天尋佛胸膛,渺天尋佛被震退數步,不染情塵、月下千年同時倒落地上。

    就在邪殘邪槍入地,欲再施展絕招之際,一道劍氣射向邪殘!

    擋下劍氣同時,邪殘看到不染情塵和月下千年竟然已經甦醒過來。

    「千年一瞬!」簡單一道劍氣,卻帶著強大破壞力。

    邪殘橫槍擋下,竟被震退數步,令他無法置信。月下千年的進展,讓他訝異。

    渺天尋佛見到兩位好友甦醒,蓮華之力再運,只見遍地開滿蓮華,清聖之氣,天飄櫻雪眾人難擋其纓。

    不染情塵曲笛飛旋上雲霄,極招應運而生:「無盡飛旋!」

    天之無盡,龍盤九天,向地上眾人襲捲而來!

    天飄櫻雪、邪殘兩人合招,擋下無盡之時,卻被蓮華之力而傷!

    「走!」一聲大喝,月下千年、不染情塵、渺天尋佛同時遠離。

    天飄櫻雪倒落塵埃,她居然讓他們給跑了!不甘的眼淚滴落,高傲的自尊竟被他們給踏碎!

    邪殘擦去嘴角血液,緩緩回玉香閣。他不語,為何他總是一再輸給他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飄楓戀蝶    發表於 08-8-23 17:41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二十五章  魔威

    狐心樂跌跌撞撞地回到惡魔聖域,氣血翻騰,嘔出一口鮮血。

    此時,渺天尋佛、不染情塵、月下千年也回歸。

    「心樂!」三人同時驚呼,連忙扶住狐心樂。

    四人回到惡魔聖域,互相為彼此療傷。

    狐心樂經過調養,身體已恢復不少,但仍是有些虛弱。

    「心樂,說說這段時日的經歷吧。」恢復氣力的渺天尋佛說道。

    狐心樂開始將這一段時間的經歷,慢慢訴說給眾人知道。

    不染情塵思索片刻,回道:「天、月、夜、人四神石現世,或許會成玉香閣、煉佛魔殿之目標。」

    渺天尋佛說道:「臥冰眠既為天空海前輩之好友,或許我們能尋求他的助力。」

    狐心樂嘆了一口氣:「不知前輩可否安好,那名劍客實力不凡,我真的很怕。」

    此時,書滿腹進入神無殿,說道:「儒首,繪浮世前來惡魔聖域,希望請儒首、千年、道主前往聖龍峰。」

    不染情塵看向兩人,他們點頭,表示願意和繪浮世前往聖龍峰。

    「知道了,我們走吧。」三人離開,與繪浮世前往聖龍峰。

    渺天尋佛向鏡落神淵說道:「好友,神罪之事,我們該如何處理呢?」

    鏡落神淵嘆了一口氣,雖然不能言語,但卻包含最深的關懷情感。


    煉佛魔殿,劍塵月痕回歸。

    「劍塵,你沒有成功除去狐心樂是嗎?」冷冷的話語,劍塵月痕身體一震。

    幻羽非翼連忙替劍塵月痕說話:「魔君,狐心樂有一名高手援助,劍塵未探敵人實力,才會失敗而回。」

    逆天斬佛只是慵懶地玩著髮絲,一道輕微魔氣擦過劍塵月痕臉龐,留下一道血痕。「小小懲罰,下次可不許再失敗。」

    劍塵月痕行禮,敬畏說道:「是!」

    此時,一道蒼老嗓音響起:「驀然回首已白頭,空留斜陽向晚照。」

    一身灰衣,一頭白髮,臉上有少數皺紋。身形單瘦,外形為中年之貌。驀然白首緩緩走出。

    逆天斬佛輕聲說道:「現在,我有三件事情,要你們去辦。」

    三人同時行禮,等待逆天斬佛下達命令。

    「第一件事,與玉香閣接觸,我要得到冥界寶典和櫻雪之玉,幻羽,此事交你。」說完,幻羽非翼化為光影消失。

    逆天斬佛順順口氣,繼續說道:「第二件事,上聖龍峰,將天空海引到煉佛魔殿,劍塵,由你辦妥。」劍塵月痕離開。

    最後,逆天斬佛看向驀然白首,聲音有一絲起伏:「上古遙十天峰,找尋天地古神版。這是相當危險的事,希望你自重。」

    驀然白首向逆天斬佛行禮,離開了煉佛魔殿。

    逆天斬佛緩緩閉上雙眼,輕聲說道:「神石一一現世,當七神石齊聚,我必定要到那份力量。」

    煉佛魔殿.煉佛地,一條人影嘆道:「魔君,你因何要如此執著呢?」

    而被關進地牢的定神罪、飛葉求殺緩緩醒來,發現自身穴道已經被制住。

    「魔君那掌,可真重啊......」定神罪苦笑,他沒死真是萬幸。

    飛葉求殺沉默許久,只說了一句:「在飛葉求殺心中,只承認定神罪是魔君。」

    深深地看著與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定神罪只覺心中充滿了暖流。

    定神罪柔聲說道:「飛葉求殺,當初你毅然決然背叛驀然白首,與我和槍部弟兄殺出煉佛魔殿。在百年前的大戰,你是唯一存活之人,因此,你對我來說,不只是我的戰友,更是我的兄弟。」

    飛葉求殺輕笑:「有這句話,飛葉求殺就心滿意足了。」

    就在此時,逆天斬佛親臨地牢,氣氛剎時結凍!

    「神罪、飛葉求殺,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回歸煉佛魔殿,與我一同滅掉眼前所有阻礙。」再次冰冷的聲音,如刀般切割兩人的心。

    定神罪無奈說道:「我不可能回歸,飛葉求殺同樣也是。當年死傷已經夠慘重,請你不要再增加兩條人命的死傷。」

    一揮掌,地牢搖搖欲毀,兩人警戒十分。

    「好,既然如此,三日後,與我在魔之深淵決戰,你勝,我讓你們兩人回去;你敗,你們的命就是我的!」說完,逆天斬佛怒然離去。

    相對無語,這一次的決戰,勝的機率可能不到百分之一。


    奉逆天斬佛之命的幻羽非翼向玉香閣而去,一路上心思都在定神罪身上。「神罪,不要再讓魔君動怒啊......」

    就在來到玉香閣之時,邪殘出現。「你是那時之人,來玉香閣有何事?」

    幻羽非翼靜靜地看著邪殘,一黑一白的身影,周遭空氣為之凝結。

    就在此時,玉雲飛出現,向幻羽非翼說道:「先生必是欲見閣主,請隨我來。」

    幻羽非翼隨玉雲飛進入,天飄櫻雪的情緒已經恢復,她開口說道:「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幻羽非翼。」算是給了天飄櫻雪一個回答。

    這麼直接的回答,天飄櫻雪雖然些微不悅,但她不露於形色:「不知閣下之主想要什麼?」

    「冥界寶典和櫻雪之玉。」

    天飄櫻雪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問道:「不知條件為何?」

    幻羽非翼沉默片刻,再次開口:「妳可與魔君仔細詳談。」

    天飄櫻雪沒有開口,本來她就打算以這兩樣物品和煉佛魔殿交易,但她無法確定煉佛魔殿的誠意。

    或許是看出天飄櫻雪的顧慮,邪殘開口說道:「不知貴主可否先展示誠意?」

    「如何表示?幻羽或許可先代辦。」這個回答,算是他退了一步。

    天飄櫻雪思索片刻,向幻羽非翼說道:「引出狐心樂,我要他血戰血還。」

    幻羽非翼挑挑眉,問道:「此人有何特徵?」

    邪殘代為回答:「短髮、濃眉,背上一口無刃之劍。」

    幻羽非翼微微點頭,向兩人說道:「要引他至何處?」

    「將他引至玉香閣前方三里之處,我在那裡等待。」天飄櫻雪回答,眼中殺意隱藏不住。

    幻羽非翼聽完,離開了玉香閣,向惡魔聖域出發。

    邪殘靜靜看著,良久之後才開口:「妳要親自為冥皇復仇,我是樂觀其成,但是,狐心樂的實力也是難以測量。」

    天飄櫻雪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本無逐鹿天下之野心,情缺死後,早對軒轅神州已無眷戀。」

    玉雲飛、紫霜吟心疼地看著天飄櫻雪,她被同一個男人傷了兩次心,一次生離,一次死別。

    邪殘不語,為冥皇復仇完,他的人生似乎也失去目標。


    劍塵月痕向聖龍峰而去,欲引出天空海,卻在山腳下遇上月下千年等人。

    「是你!你為何上聖龍峰?」狐心樂激烈問道。

    劍塵月痕眼見情勢不對,加緊腳步奔上聖龍峰,月下千年等人連忙追上。

    來到聖龍峰頂,劍塵月痕巨劍一揮,向天空海攻去。夜蒼穹手持長劍回擊,擋下殺招。

    天空海眼見來人來勢洶洶,天空之海出鞘,回擊劍塵月痕!

    縱使一對二,劍塵月痕仍是不落下風,巨劍橫擋,以夜蒼穹之劍擋下天空之海。

    就在戰局僵持之時,狐心樂三人趕上聖龍峰,同時發掌向劍塵月痕攻去!

    「一劍擋千軍!」巨劍入土,激射劍氣擋下六人的攻勢。劍塵月痕心念一轉,向月下千年殺去!

    月下千年不及防備,被劍塵月痕所擒!

    不染情塵又急又怒,欲向劍塵月痕攻去,無奈月下千年在劍塵月痕手中,眾人不敢妄動。

    「天空海,想救他,就和我來。」慢慢後退,劍塵月痕慢慢引天空海離開。

    天空海想也不想,立刻追了上去。不染情塵欲追,卻被繪浮世擋下。

    繪浮世解釋道:「天空海一定會救回千年的,相信他的能力。」

    不染情塵只能無奈點頭,眼中盡是對胞弟的擔憂和關懷。


    幻羽非翼來到惡魔聖域,欲闖入之時,三道子現身阻擋!

    「來者何人,竟敢擅闖惡魔聖域。」火舞搖嚴厲問道,全力警戒。

    冷冷地看著三道子,幻羽非翼緩緩問道:「狐心樂在哪裡?」

    水無痕警戒問道:「請問閣下找道主何事?」

    幻羽非翼不耐地皺眉,飄羽長刀出鞘,直指三道子。

    「看來,你是想一戰了!」金霞君說完,出手便攻,速度之快令人不敢置信。

    水無痕、火舞搖同時出招,水火之招相剋相生,直取幻羽非翼!

    幻羽非翼身形飄幻,飄羽長刀一一擋下三道子的攻勢。

    金霞君見狀,絕招上手:「金色光華!」聖耀光華籠罩幻羽非翼,令幻羽非翼一時受阻。

    水無痕把握時機,絕招同出:「水之縛!」水之繩索縛住幻羽非翼,牽制他的動作。

    火舞搖凝聚火之力,絕招再出:「玄狐天火!」以掌使玄狐天火,雖不及狐心樂,仍具強大之威!

    危機逼命,幻羽非翼奮力一抗:「羽飄天地!」漫天白羽飄落,被觸及者無不傷重!

    三道子絕招被化消,汗水、鮮血緩緩滴落塵土。幻羽非翼同樣不好受,白羽是他的攻力所凝,使用越多白羽,他的功力損失就越多。

    就在三道子鬆懈之時,幻羽非翼身影瞬動,擒住火舞搖!

    「火舞搖!」水無痕、金霞君又驚又急,無奈他們的力量已消耗得差不多了。

    幻羽非翼緩緩開口:「叫狐心樂來到玉香閣前方三里之處,我自會將此人還他。」

    說完,幻羽非翼便快速離去。兩人懊惱地看著消失的幻羽非翼,心中盡是自責。

    [ 本文章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9-6 17:4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二十六章  劍之決

    劍塵月痕一路引著天空海追逐,慢慢來到魔之深淵。明知此是請君入甕,天空海義無反顧!

    就在接近煉佛魔殿的那一瞬間,外層魔氣消失,一道詩號響起。

    「佛曰:『何謂魔性?』魔曰:『何謂人性?』世間眾生,只相信渺茫的神助,卻從不肯自助,可笑亦可悲。」

    逆天斬佛現身,強大魔氣令天空海也不禁動容。

    兩大不世高手冷然相對,天空海打破沉默:「放開千年。」

    逆天斬佛手一揮,劍塵月痕放開月下千年,讓他回到天空海身邊。

    逆天斬佛開口:「我只有兩個問題要問你,如果你能回答,我就讓你們平安離開。」

    天空海點頭,他不想硬戰。畢竟,此處是敵人陣營。

    「第一,天地古神版的秘密。第二,遺忘之地在哪裡?」逆天斬佛問了問題,等待天空海解答。

    天空海嘆了一口氣,無奈說道:「很抱歉,我不能告訴你。」

    逆天斬佛冷笑:「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劍塵,上!」

    話語甫落,兩人身影同出!天空海無奈,天空之海出鞘!月下千年見狀,千年月同出。

    逆天斬佛對上天空海,魔威難纓,空海無痕,一者剛中藏殺氣,一者柔中取勝機!

    再觀月下千年對劍塵月痕,千年月對上巨劍,是內力的拼鬥!

    「既然你是用劍之人,我也用劍式回擊,逆天劍,現!」只見一口闇黑神兵現於逆天斬佛手上!

    天空海不敢大意,天空之海盡情揮灑,如入無人之地。

    雙劍交擊,兩人虎口同時一麻,心中各自讚賞對方實力。

    逆天斬佛握劍指天,絕招上手:「劍裂天痕!」劍氣直衝雲霄,化作漫天劍雨殺向地面的天空海。

    天空海以自身為中心,天空之海入地,化成風之屏障,擋下源源不絕的劍氣。

    絕招過後,兩人已有些疲憊,但不屈的眼神,交織著激烈的戰火。

    再次交鋒,天空海竟被逆天斬佛逼退數步!

    汗水順著臉龐滴落,天空海決定反守為攻!「雲海映天空!」

    如風似水的招式,不只困住逆天斬佛的腳步,也消減著逆天斬佛的功力。

    「你真是強勁的對手。」劍劈大地,讓天空海只能分心擋下隨之而來的劍氣。

    另一方面,劍塵月痕看出月下千年破綻,巨劍逼命。月下千年明白躲不過,千年月硬是與巨劍交擊!

    月下千年口溢腥紅,握劍的手在發抖,感受到死亡的陰霾。

    「你贏不了我。」提劍走向月下千年,劍塵月痕打算結束他的性命。

    「月下劍式‧殘月孤照!」就在此時,月下千年斜揮千年月,殘月劍氣對準劍塵月痕左臂射去。

    劍塵月痕反應不及,巨劍欲擋已來不及,左臂血流如注!

    又驚又怒,劍塵月痕劍式再出:「劍斷魂!」十字劍氣直攻月下千年胸口,月下千年再次受創!

    明白再一招,自己將會沒命,月下千年決定使用月下劍式第二層。千年月飛旋天際,宛若天邊明月。

    月下千年絕招再出:「月下劍式.斷橋白月!」強大光亮劍氣籠罩劍塵月痕,硬是阻擋下劍塵月痕的腳步。

    不只擋下劍塵月痕的腳步,他身上魔氣被月下劍式慢慢化消,令劍塵月痕痛苦難當。

    無力地握著劍,月下千年已無力再戰。

    逆天斬佛見劍塵月痕陷入苦戰,只能虛發一招,將劍塵月痕帶入煉佛魔殿。

    天空海擋下劍氣,來到月下千年身邊。關心問道:「千年,無恙否?」

    月下千年虛弱地笑笑,月下劍式果然不能常常使用。兩人離開魔之深淵,往聖龍峰而去。


    驀然白首來到古遙十天峰,欲探查天地古神版之秘。

    「古遙十天峰,傳說中的聖峰,不知此趟有何收穫呢?」驀然白首飽提內力,緩緩上山。

    遠在峰頂的回憶封印感受到強大魔氣,心中驚恐不已。

    魔氣越來越靠近,回憶封印以靈氣將自身與天地古神版隱沒。

    驀然白首緩緩在峰頂徘徊,空氣中隱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靈氣。

    驀然白首沉聲說道:「嗯......守護者,請現身一談。」

    回憶封印不敢出聲,她不能讓驀然白首發現她!

    驀然白首嘆了一口氣:「既然如此,別怪老者不客氣了。奪靈掌!」奪靈掌氣向回憶封印所在之處而去,她被打出原形!

    不敢相信他的掌氣能傷及靈體,回憶封印全力守護天地古神版。

    「只要妳告知老者,天地古神版之秘為何?我就不再為難妳。」驀然白首背對回憶封印,不知他的思緒為何。

    回憶封印冷笑:「你非被選上的人,恕無法告知。」

    驀然白首轉身,冷冷說道:「既然如此,我就自己探查!」再發一掌,回憶封印被逼得離開天地古神版!

    驀然白首想一手搶過天地古神版,卻被一股強大之力震退數步!

    驀然白首疑惑這股力量何來之際,回憶封印以自身靈氣為引,召喚自然之力。「風!」

    強勁之風吹襲著驀地白首,眼見再留無益,他決定先行離去。

    逼退強敵,回憶封印無力地倒在地上,她消耗太多靈力了。

    「怎麼辦,再來一次,我真的會魂飛魄散......」虛弱地苦笑,回憶封印心中真的很驚恐。


    幻羽非翼擒捉火舞搖來到玉香閣前方三里之處,欲等待狐心樂尋來。

    火舞搖警戒地看著幻羽非翼,準備一有機會就逃跑。

    「不要白費力氣,你的速度不及我。」像是看穿火舞搖心思,幻羽非翼冷冷開口。

    無奈之下,火舞搖只能聽天由命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幻羽非翼臉上的不耐之色,也越來越明顯。

    飄羽長刀入地,地面為之一震,火舞搖再次受到驚嚇。

    幻羽非翼不耐地低吼:「狐心樂到底來不來?竟敢讓我等這麼久!」

    看著他毫不保留自己的情緒,火舞搖突然有種想笑的感覺。幻羽非翼狠狠瞪他一眼,他敢笑他就殺了他!

    就在兩人僵持之際,一道天外之音響起:「幻羽,速回煉佛魔殿。」

    聽到逆天斬佛的命令,幻羽非翼只能捉著火舞搖趕回煉佛魔殿。

    一路上,幻羽非翼心思急轉,是什麼事情,會讓魔君使出千里傳音呢?


    終於回到聖龍峰,等待許久的四人連忙迎了上去。

    狐心樂、不染情塵注入儒道雙氣進月下千年體內,繪浮世、夜蒼穹同時注入自身內力,幫助天空海調氣納息。

    兩人調整過後,身體已經好了許多。

    天空海苦笑:「那傢伙的實力還真是高深,第一次有亡命的感覺。」

    月下千年想到與劍塵月痕一戰,自己居然得使出月下劍式才能抽身,不禁渾身一顫。

    不染情塵拍拍月下千年,看他這麼害怕,他真的很心疼。

    狐心樂開口問道:「對了,為何劍塵月痕要引你到煉佛魔殿?」

    「他想得知天地古神版之秘和遺忘之地的地點,但我不能說。」天空海輕笑,他可不能說出來呢。

    夜蒼穹和繪浮世聽到遺忘之地,心頭思念之感也越來越深。

    明白兩名部下的心思,但天空海目前不宜讓遺忘之地現世,否則,那人的努力就將白費。

    一陣沉默,不染情塵說道:「前輩,你可知道煉佛魔殿的背景?」

    天空海思索片刻,開始為眾人解答:「魔之深淵‧煉佛魔殿,一座以血腥和殺戮築成的殿堂。內中暗藏許多魔族高手,分為槍、掌、劍、刀四部,而你們的朋友-定神罪,就是槍部之首。」

    眾人聽到這句話,臉上現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對於煉佛魔殿,我只略知一二,為何定神罪會成為四先天之一,我就不明白了。」天空海停下話語。

    狐心樂三人仍是尚未從那句話中反應過來。明白這句話是一顆震撼彈,天空海只是默默地眺望天之一方。

    不知過了多久,不染情塵才打破沉默:「前輩,謝謝你告知我們此事。我們就先行回去了。」

    天空海點點頭,三人離開了聖龍峰。

    一路上,不染情塵不斷問著剛剛一戰,以及敵人實力的深淺。

    「劍塵月痕的劍式招招沉重,一交鋒就是內力的拼鬥。剛剛在危急之際,我不得已,只能使出月下劍式。」月下千年苦笑。

    不染情塵說道:「月下劍式共有三層,月下劍式‧殘月孤照、月下劍式.斷橋白月、月下劍式‧聖月淨世。可惜,我們的功力,無法施展出第三層。」

    月下千年笑笑:「如果能以笛劍合流破蒼穹,我可能就打得倒他。」

    不染情塵點點頭:「下次再遇上,我之無盡就先借於你。」

    月下千年點頭,心中已經擬好下次的對戰方式。狐心樂一路上沉默不語,不知心中所想為何。


    幻羽非翼回到煉佛魔殿,發現地面上有打鬥過的痕跡。心中頓感不安,立即入內。

    一入煉佛魔殿,只見逆天斬佛以自身功力注入劍塵月痕體內,消除體內斷橋白月招式之力。

    幻羽非翼見狀,也將魔氣灌入,助劍塵月痕一臂之力。

    逆天斬佛臉色不定,心中思索月下劍式為何能傷劍塵月痕至此。

    幻羽非翼小心翼翼地問道:「魔君,究竟發生何事?」

    逆天斬佛沉默片刻,嘆了一口氣,緩緩將所有事情告知幻羽非翼。

    「原來如此。」

    就在此時,逆天斬佛才注意到火舞搖。「這傢伙是?」

    幻羽非翼回答:「我也不知道,在惡魔聖域隨便抓的一個人。」

    逆天斬佛嘴角浮現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一招擊昏火舞搖!

    幻羽非翼、劍塵月痕沒有多大反應,反正逆天斬佛的作法總是如此殘酷。

    抓著火舞搖向地牢而去,逆天斬佛有了讓定神罪臣服的方法。

    「火舞搖!」見到逆天斬佛擒捉著的火舞搖,定神罪、飛葉求殺同時驚呼。

    逆天斬佛冷笑,重情重義一直是定神罪的缺點以及優點。「神罪,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回歸煉佛魔殿,我就放了這個人,一是繼續拒絕,我就殺了他。」

    定神罪陷入天人交戰之中,他不想讓火舞搖受他連累,但他也不想再步回修羅道中!

    就在此時,火舞搖緩緩睜開雙眼,見到定神罪和飛葉求殺,不禁驚呼!

    定神罪無奈地看了火舞搖一眼,向逆天斬佛說道:「好,我答應你。」

    火舞搖不明白此時是什麼情形,但他從定神罪眼中的無奈讀出了不尋常。「魔君,這是怎麼回事?」

    定神罪不語,飛葉求殺無言,逆天斬佛冷笑,再次將火舞搖抓上去,他的目的已經達成。

    逆天斬佛冷冷向火舞搖說道:「雖然我答應不殺你,但還是有一個條件。中我一掌,你如果能及時回到惡魔聖域,執戒殿的佛氣就能化消,如果來不及,你就只能含恨囉!」

    語畢,逆天斬佛一掌擊向火舞搖背門!火舞搖只覺心口像被揪住一般,無奈,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奔回惡魔聖域。

    「幻羽、劍塵,你們先在煉佛魔殿休息。等到白首回歸,由他決定飛葉求殺的生死。我有事情,得先出去一趟。」

    幻羽非翼、劍塵月痕同時領命,恭送逆天斬佛離開。

    就在逆天斬佛離開不久,一道詩號自他們背後響起:「願度軒轅半世緣,獨恨此心難求全。」

    一身淡藍古衣,長相俊俏,手持羽扇,談笑風生,來人正是佛心煉無情。

    「軍師。」兩人同時向佛心煉無情行禮。

    煉無情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神罪答應回歸了?」

    兩人點頭,算是回答了他的疑問。

    「魔君把太多心思放在神罪之事,這對煉佛魔殿有害無益,接下來,必須由你們配合我。請把魔君交代你們的事情,告知於我。」

    幻羽非翼和劍塵月痕同時應聲:「是!」

    將所有事情詳細交代之後,煉無情開始說出他的佈局:「櫻雪之玉、冥界寶典仍是首要目標,幻羽,由你去追上那名道子,解除魔君所下的殺招。接著,將他平安送回惡魔聖域,再讓狐心樂到玉香閣前方三里之處。」

    幻羽非翼聽完,立即去追火舞搖。

    接下來,煉無情向劍塵月痕說道:「劍塵,待得到冥界寶典和櫻雪之玉之後,由你帶領兵馬,滅掉玉香閣。」

    劍塵月痕問道:「那玉香閣主呢?由劍塵對付是嗎?」

    煉無情輕笑:「由我對付,雖然我不了解她的實力深淺,但我會找出她的罩門。」

    劍塵月痕點頭,表示他應允了煉無情的命令。

    煉無情輕搖羽扇,他知道他必須對逆天斬佛毫無隱瞞,但他的責任,是讓煉佛魔殿得到最大的利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大頭小松松  小染…你的對話和描述幾乎一半一半了。 ...  發表於 08-9-17 03:41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飄楓戀蝶    發表於 08-9-13 20:3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書滿腹

    書滿腹:惡魔聖域神無殿之人,專門探查情報。

    全身白衣,手執一卷經書的書生,身材瘦削。

    雖然武力不強,但卻是不染情塵的得力助手。

    名稱:書滿腹。

    其他稱號:觀遍古今。

    性別:男。

    上司:不染情塵。

    同伴:古罪難泯、昔情今消、聞刀、識劍。

    朋友:水無痕、飛葉求殺。

    組織門派:惡魔聖域。

    根據地:神無殿。

    武學:觀遍古今。

    兵器:經書。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二十七章  未盡的復仇
    逆天斬佛一步步踏上冷月風雪,欲奪取人神石。

    魔氣形成屏障,寒風冰刃絲毫進不了逆天斬佛的身邊。

    眠冰居內,臥冰眠感受到令人備感壓力的魔氣,無奈,只能應戰了。

    「不知閣下來到冷月風雪,有何要事?」雖然表面上神色自若,握著羽扇的手卻在微微發抖。

    逆天斬佛只說出了三個字:「人神石。」

    嘆了一口氣,臥冰眠堅定地說:「不可能。」

    逆天斬佛冷笑,右手微舉,一口純白長刀現於手上,正是斬佛刀。

    臥冰眠警戒十分,凝聚冷月風雪天然之力,欲一抗逆天斬佛滅世魔威。

    「斬天逆神佛!」充滿力道的一揮,凝風成刃,以魔氣為輔,遮蔽敵人視線。

    臥冰眠羽扇輕搖,以風成結界,擋下自四面八方而來的風之刃。然而,根基畢竟稍遜一籌,風之結界開始出現裂痕。

    逆天斬佛掌氣再出,風之結界瞬間被擊碎!臥冰眠口溢腥紅,連退數步。

    逆天斬佛不讓臥冰眠有喘息之機,身影瞬移,斬佛刀往臥冰眠各處死穴砍去,臥冰眠左支右絀,頓時險象環生!

    一瞬之機,斬佛刀在臥冰眠右上臂砍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冷汗順著臉龐滴落,鮮血在雪地上開起淒麗的紅花,臥冰眠改以左手持羽扇。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交出人神石。」斬佛刀直指臥冰眠,逆天斬佛的語氣帶有不容拒絕之意。

    輕聲一笑,臥冰眠絕招上手:「冷梅飄逸。」

    只見如雪花瓣飄散整個冷月風雪,漸漸在逆天斬佛身旁凝聚,最後,將逆天斬佛封在裡面。

    「寒香淡白!」強力風力攻向逆天斬佛,欲帶給他重創,無奈!「哈啊!」

    一道迴旋刀氣破解冷梅飄逸同時,再迎接寒香淡白,臥冰眠再次重創!

    單膝跪地,臥冰眠已無力回天。前眼之人,竟有如此壓倒性的威力。

    逆天斬佛向眠冰居而去,欲找尋人神石。臥冰眠想阻擋,逆天斬佛再發掌氣,重擊臥冰眠心口,數條筋脈同時斷裂。

    「天意啊......天空海好友,我讓你失望了。」即使已身受重創,臥冰眠笑容不變。

    進入眠冰居,逆天斬佛找尋著人神石的下落。突然,一道白光吸引了他的注意。進入小房間內,石桌上的人神石散發著柔和白光。

    一刀砍下,守護結界瞬間被破,人神石,落入逆天斬佛手中。

    再次走出眠冰居,看著雪地上的臥冰眠,逆天斬佛本欲再下殺手,但一想到剛剛那一擊,臥冰眠身體應受創不輕,無能再和煉佛魔殿抗衡,便快速離去。

    臥冰眠緩緩坐下,以冷月風雪天然之力,治療受傷的功體。


    幻羽非翼追上火舞搖,一掌擊向他的心口,逼出逆天斬佛所下殺招。

    「好了,魔君的殺招已經化解。」幻羽非翼冷漠說道。

    疑惑地看著幻羽非翼,火舞搖實在不明白他們的心思。

    幻羽非翼開口:「我護送你回惡魔聖域,但你必須叫狐心樂前往玉香閣前方三里之處。」

    不待他回答,抓住火舞搖手臂,幻羽非翼以極快速度向惡魔聖域而去。

    在半途之上,遇上了欲回歸的不染情塵等三人。

    「火舞搖!」見到火舞搖被擒捉,狐心樂掌氣一發。

    幻羽非翼擋下掌氣同時,沉聲說道:「狐心樂,我可以將他還給你,但你必須前往玉香閣前方三里之處。」

    狐心樂急急點頭,幻羽非翼將火舞搖推過去,立即向玉香閣而去。

    狐心樂檢查火舞搖有沒有受傷,急切的關心之意讓火舞搖心中頓感溫暖。

    狐心樂向不染情塵說道:「情塵,麻煩你們先將火舞搖帶回惡魔聖域,還有,月、夜兩神石交你們。」

    取出月、夜神石,交給他們之後,狐心樂只想早日了斷這紛亂的糾纏。

    「小心。」一句關懷,狐心樂默默收在心中。

    這一去,是否又是另一場苦戰的開始?

    幻羽非翼來到玉香閣,向天飄櫻雪說道:「再等片刻,狐心樂就會到來。」

    天飄櫻雪緩緩闔眼,從袖中取出櫻雪之玉、冥界寶典交予幻羽非翼。

    拿到物品的幻羽非翼沒有多做停留,就離開了玉香閣。

    「邪殘,這場戰鬥,請你不要插手。」柔和的嗓音中,帶著不容拒絕的堅決。

    邪殘不語,但他已在心中默許了。

    離開玉香閣,前方三里之處,便是她和狐心樂了斷的地方。

    遠處,一條白色人影緩緩踏來。「人海浮沈難自拔,何坐孤崖望天涯?幾時可得仲淹樂,洞庭湖上小舟伐。」

    手持情無缺,天飄櫻雪臉上是深沉的凝重。「望幽幽,坐優優,音悠悠,心憂憂。淡紫水晶瞳,瞳中映何人?剔透珍珠淚,淚落為何人?天飄櫻雪,落落心碎。月圓人缺,煢煢泣淚。」

    雙方緊盯住彼此,戰端,開啟在呼吸的瞬間!

    「碎心掌!」狐心樂凝聚掌氣,碎心之掌向天飄櫻雪而去。

    天飄櫻雪蓮步輕移,衣袖翻飛,掌氣瞬間被化消。接著,橫刀一揮,凌厲刀氣殺向狐心樂!

    狐心樂手捻數種法印,道威再現:「五行劍法!」

    地面只見五道光芒立現,將天飄櫻雪圍困其中,金、木、火、水、土五種劍氣相生相剋。

    明白此招威力槍大,天飄櫻雪輕笑,咬破指尖,血珠滴落,瞬間五行劍法被破!

    狐心樂心中暗驚,以女性陰柔之血破陽剛劍法,天飄櫻雪果然不是簡單人物。

    「我給了你兩招的機會,接下來,輪到我出招了。珍珠淚!」滴落的珍珠剔透淚,凝於情無缺刀鋒之上,瞬間化為萬縷千絲,向狐心樂纏去!

    狐心樂生本不樂出鞘,無鋒之劍直指天飄櫻雪,絕招再現:「玄狐天火!」直衝而出的天火纏繞劍身,同時萬化千影,盡擋珍珠淚!

    天飄櫻雪再變攻勢,連發數掌,讓狐心樂應接不暇。但狐心樂揮劍一一化消,同時劍氣再出,天飄櫻雪左臂竟被震傷!

    「你很強,難怪情缺會命喪你手下,但是,復仇之心,可以讓一個人變得更強。地獄情火融櫻雪!」只見天飄櫻雪將情無缺插入地,面,地獄之火被引至凡塵,同時,櫻雪再飄,竟成火雪同現之景!

    面對火雪攻勢,狐心樂再出道教絕式:「玄夜狐火照百里!」狐火戰情火,道威拼櫻雪,極招相抗,舉目皆殤!

    狐心樂虎口緩緩流下鮮血,握劍的手竟有些發抖,非是害怕,而是興奮。

    久攻不下,天飄櫻雪眼中怒火越燃越盛,刀飛九天,櫻雪飄散。「如櫻似雪!」

    必殺之招,每一片櫻雪皆是強大內力所凝,被碰觸者無不傷重!

    狐心樂生本不樂入地,躍上劍底之時,以反作用力躍上雲霄,同時,生本不樂同時被引至天上。

    手握生本不樂,狐心樂凝聚所有功力,正欲向地面發出強力絕招之時,突感胸口氣血翻騰,被如櫻似雪重傷,摔落地面!

    明白自己的功體未復,口溢丹紅,狐心樂雙目開始呈現渙散,滴落的鮮血,訴說著重創的身軀。

    最想除去的仇人就在眼前,握刀的手卻遲遲不動,天飄櫻雪內心掙扎。似乎感受到她的心思,情無缺竟微微顫動。

    「是我輸了,請下手吧。」狐心樂臉上沒有驚懼神色,只有處之泰然的安寧。

    天飄櫻雪下定決心,收回情無缺,冷冷說道:「等到你功體真正復原的那一天,我一定會為情缺復仇。」

    大步踏出的腳步,眼淚順著臉龐一路滴落塵土之上。

    狐心樂輕笑,連點數個穴道,為自己止住傷勢,慢慢離開了此地。


    幻羽非翼趕回煉佛魔殿,見到逆天斬佛把玩著手中人神石,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魔君,你取得神石了?」明白問的是廢話,幻羽非翼只能轉移逆天斬佛的注意力。

    逆天斬佛魔魅雙眼盯著幻羽非翼,僅是如此,就令幻羽非翼渾身顫抖。

    半晌,逆天斬佛才開口:「將你身上之物交給煉無情,他知道該如何做。」

    幻羽非翼點頭,連忙向煉佛地而去。

    看著幻羽非翼的背影,逆天斬佛不禁嘆息:「怎麼我的部下,都如此怕我呢?」

    來到煉佛地,煉無情正在一旁自己與自己下棋,一旁兩名童子,一者一身白衣,手奉拂塵,名曰冷影;一者一身黃衣,手持經卷,名曰焱光。

    幻羽非翼取出冥界寶典以及櫻雪之玉,交給佛心煉無情。

    煉無情頭也不抬地道:「焱光,將冥界寶典抄寫一遍,冷影,將櫻雪之玉擦拭乾淨。」

    兩名童子領命,各自執行命令。

    「軍師,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麼呢?」幻羽非翼問道。

    煉無情最後一步,竟是王對王,紅棋敗!「接下來,玉香閣之事必須做個了結。」一抹殘酷笑容,一閃而過。

    [ 本文章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9-21 09:4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二十八章  義無反顧

    狐心樂緩緩回到惡魔聖域,不染情塵等人才真正放下心來。

    狐心樂盤坐於地,三道子同時以水、火、金元素注入狐心樂體內,消除情火櫻雪之威。

    就在此時,渺天尋佛來到無行殿。向眾人說道:「神罪之事,不可再拖。我決定直接入煉佛魔殿救人,再拖延下去,我真的很怕。」

    眾人沉默,無法為彼此分擔悲傷,因為每個人同樣悲傷。

    「心樂必須休養,由我和千年跟你一同前往。」不染情塵打破沉默,向渺天尋佛說道。

    渺天尋佛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們多帶些人手,以防萬一。」

    狐心樂聽及此,提議道:「讓三道子一同前往吧,惡魔聖域有三執戒,守護應該不成問題。」

    三名道子同時福了福身子,領下命令。

    不染情塵對鏡落神淵叮嚀:「神淵、書滿腹,心樂就有勞你們照顧了。」

    書滿腹代為回答:「請儒首放心。」

    事情交代完畢,兩人離開惡魔聖域,向煉佛魔殿而去。明知此趟行程危機重重,但他們毫無猶豫。


    煉佛魔殿‧煉佛地,焱光已經抄寫好冥界寶典,同時,冷影也將櫻雪之玉擦得煥然一新。

    煉無情手搖羽扇,向修羅道‧魔之座而去。臉上,是欲飲血的殘酷。

    煉無情微微行禮:「魔君,櫻雪之玉、冥界寶典已經入手,玉香閣再無利用價值。請魔君允許佛心帶領人馬,殲滅玉香閣。」

    逆天斬佛沒有應答,只是懶散地揮了揮手,煉無情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謝魔君。」

    接著,他向劍塵月痕說道:「請劍部執首與我同行。」

    劍塵月痕點頭,與煉無情、冷影、焱光一同出發,準備殲滅玉香閣。

    「接下來,又該做什麼呢?劍雨。」一聲叫喚,一名劍客出現。他是劍塵月痕直屬部下-劍雨,因其劍法如雨紛飛,而得此名。

    劍雨單膝跪地,恭敬問道:「魔君有何指示?」

    逆天斬佛把玩著血色琉璃,冷冷開口:「有一群煩人的傢伙來了,與我一同殺得痛快。」

    逆天斬佛又開口叫道:「幻羽、白首。」兩人同時出現。

    「這三名道子交你和劍雨,這兩名儒生就交白首,而這名佛者,就交給我。」逆天斬佛冷笑。

    渺天尋佛等人來到煉佛魔殿的瞬間,驀然白首、幻羽非翼、劍雨同時現身!

    「又有人來送死了。」驀然白首一掌轟出,渺天尋佛以蓮華之力擋下。

    逆天斬佛強威登場,魔魅雙眼緊盯來犯之人,惡魔聖域眾人竟不寒而慄。

    左手輕揚,強大魔元聚集,接著,轟然而出!

    三道子同施能為,金、火、水三元素聯合擋下這隨意的一招。

    逆天斬佛化出逆天劍,冷然說道:「今日,我就看你們能有多少人活著回去。」話語甫落,惡戰再起!

    幻羽非翼、劍雨刀劍合攻,對上三道子的三元素之力;不染情塵、月下千年合擋實力莫測的驀然白首;逆天斬佛一對渺天尋佛。

    幻羽非翼挑上火舞搖,一者快意狠絕,一者如火肆虐,但顯然,火舞搖位居下風。

    「白羽襲面。」幻羽非翼飄羽長刀凌厲狠絕,但每一招卻都避過火舞搖命穴。

    火舞搖心中雖感訝然,但仍不敢掉以輕心,火之力上手!「玄狐天火!」

    以掌使火,火舞搖拼命一擊,幻羽非翼飄羽長刀竟被震飛!

    劍雨眼明手快,長劍一擋,飄羽長刀再次回到幻羽非翼手中。

    「不錯,居然可以震飛我的長刀,再來!」幻羽非翼眼神一變,背後竟生虛幻雙翼!

    火舞搖暗提內元,準備擋下這致命一招!

    只見幻羽非翼白羽紛飛,在火舞搖來不及防備之時,變數已生!「幻化千羽!」

    一瞬間,幻羽非翼消失,只留滿天白羽,接著,是一道銀光劃過火舞搖咽喉!

    火舞搖不敢置信地按住自己咽喉,鮮血將火紅之衣染得更加赤狂。

    「火舞搖!」金霞君、水無痕欲趕往救助,無奈劍雨劍勢如雨,兩人難越雷池一步。

    兩人明白唯有搏命,才能救火舞搖那渺茫生機之命!當下默契已成,絕招再出!

    「相生相剋‧五行合一!」水、金兩元素互相纏繞,形成強大氣旋,將劍雨暫時逼退。

    兩人奔至火舞搖身邊時,不染情塵順勢一掌,將三人送出煉佛魔殿之外。

    見到敵人脫逃,逆天斬佛再下命令:「給我追,一個活口都不許留!」

    聽到命令,幻羽非翼、劍雨欲追,但不染情塵、月下千年笛、劍同出,一時難破。

    驀然白首在一旁觀視,找尋兩人破綻。「你們,又能撐多久呢?」

    「情塵界印!」不染情塵單足一踏,雙心界印生成,逼退幻羽非翼、劍雨。

    「月下劍式‧殘月孤照!」殘月劍式殺向劍雨,劍雨虎口頓時見紅!

    驀然白首抓緊兩人發招完後的一瞬,宏大掌氣向兩人而去!「索命掌!」

    兩人被掌氣擊中胸口,口溢腥紅,情塵界印瞬間破解!

    驀然白首不留喘氣時間,殺招再至:「斷魂掌!」強大掌氣向兩人天靈攻去,被擊中非死即傷!

    不染情塵、月下千年互視一眼,心中默契生成!「月下劍法‧斷橋白月!」

    不染情塵以笛使劍,交擊的雙器開啟雙倍威力的月下劍法‧斷橋白月!

    只見白月生天際,聖潔之氣洗滌眾魔殘酷邪殺之氣!

    「啊!」眾魔將難擋聖潔之氣,痛苦不已。

    渺天尋佛見狀,蓮華法陣再開!「佛陀聖氣‧蓮華法陣!」

    浩瀚佛氣、無上儒威,強大威力讓逆天斬佛也不禁動容。「好!你們果然是難得一見的好敵手。」

    只見逆天斬佛高舉逆天劍,聚集強大魔元,絕招應運而生:「劍裂天痕!」

    轟然魔氣擊向地面,連驀然白首等人皆受波及!蓮華法陣、月下劍法-破!

    三人各自負傷,但眼中不屈的鬥志始終不曾減滅!

    「今日,我們非得救出神罪!」擦去嘴角鮮血,不染情塵再次發動攻勢!

    但逆天斬佛速度更快,一掌擊向不染情塵胸口,負傷之軀再次重創!

    「浮塵!」月下千年擋下不染情塵,將自身真元注入不染情塵體內,撐過這波攻勢。

    渺天尋佛眼見情勢不妙,手捻法印,以自身功力為引,吟唱往生淨土神咒。

    逆天斬佛也察覺到了,冷笑一聲,逆返法印同出,口中吟唱著魔魅鬼樂之音。

    「往生淨土‧大乘引航!」如炸藥引線,無限佛氣順著渺天尋佛直逼逆天斬佛!

    「地獄黃泉‧萬劫不復!」魔氣爆衝,向渺天尋佛佛氣直攻而去!

    佛魔兩大極端,不斷抗衡消長,四周再起激烈晃動!最後,渺天佛氣破魔威!

    三人抓緊時機,魔氣消除的瞬間,進入煉佛魔殿!

    [ 本文章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9-1-26 20:0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7   檢視全部評分
    飄楓戀蝶  邪不勝正啊~  發表於 08-11-16 00:2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大頭小松松  小染的功力有進步!  發表於 08-10-31 02:26 聲望 + 5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4:16 , Processed in 0.718029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