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不染情塵

【長篇小說】 惡魔聖域第二十八章 義無反顧

[複製連結] 檢視: 9069|回覆: 48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淨天佛者

    淨天佛者:淨佛域之主,破除七重冥界結界三人之一。

    白眉白髮加上一身白色袈裟,佈滿皺紋的臉上擁有睿智的眼神。

    曾經以七佛滅罪欲醫治渺天尋佛,但沒有成功。

    後來被吸去全身功力,目睹淨佛域被滅,毫無反抗地死在奉月之華手下。

    名稱:淨天佛者。

    詩號:天佛悲濁塵,如來憫世人。世間萬惡業,無垠業火焚。

    身分:淨佛域之主。

    性別:男。

    根據地:神無殿、淨佛域。

    朋友:不染情塵、狐心樂。

    組織門派:淨佛域。

    武學:淨天之惡、七佛滅罪。

    陣法:卍字天罡護法陣。

    其他:以自身佛氣和奉月之華冥氣合成凝晶。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2-28 02:17 PM 編輯 ]
     
    惡魔聖域

    http://www.gamez.com.tw/thread-359213-1-1.html


    三合院(新版)

    http://www.gamez.com.tw/thread-44605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八章  古遙十天峰

    被渺跡天尋絕招震飛的不染情塵、狐心樂,飛至一處陌生地方。

    這裡渺無人跡、荒煙蔓草,而遠處則有一地質古老山脈。

    「好痛......」不染情塵連點數穴,抑制住疼痛,順便拉起倒落在地的狐心樂。

    狐心樂看了一眼附近地形,眼中有著一絲疑惑和驚訝。

    「情塵,你還記得一個久遠的傳說嗎?」狐心樂突然問一句。

    不染情塵疑惑地看了一眼狐心樂,問:「哪一個傳說?」

    狐心樂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古遙十天峰,天地古神版。」

    不染情塵雙眼大睜,不敢置信地看著狐心樂,問道:「你確定嗎?那不是只是一個傳說而已?」

    古遙十天峰,傳說中的天地古神版被安置在此處。

    天地古神版是一塊紀錄女媧修補被大洪水肆虐過的大地瑪瑙版,被安置在一座遙不可及的山峰之上。

    「天地古神版,傳說中的神之紀錄。我們或許可以知道七神石的所有效用。」不染情塵喃喃自語。

    狐心樂看向遙遠的古遙十天峰,內心泛起一陣感慨。

    「心樂,你怎麼了?」不染情塵察覺狐心樂的異狀,有些擔心地問道。

    狐心樂嘆了一口氣,幽幽說道:「為了天下,多少人不擇手段地想得到神石。為了自我利益,又有多少人死在貪婪之下?人性貪婪一天不消失,蒼生就永無寧日。」

    不染情塵聽著狐心樂的話,想起戰死的戰友,以及月下皇族。

    「心樂,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更要努力;正因為長平永安是如此困難,我們才更要盡自己所能。」不染情塵拍了拍狐心樂肩膀,淡淡一笑。

    狐心樂欣慰地看著不染情塵,這位老友,真的成長不少。

    「我們一探天地古神版之秘吧。」狐心樂說道。

    不染情塵看著地質古老,高入雲天的古遙十天峰,重重地點了一下頭。

    這一趟行程,又將有多少波折?


    惡魔聖域‧執戒殿,四人回顧著七重冥界一戰。

    「目前邪殘已經取得聖龍膽和冰雪玉蟾,如果連盤古草都得到了,那補情缺甦醒之日不遠矣。」定神罪神色凝重。

    渺天尋佛同樣面有憂色,飛葉求殺亦同。

    月下千年稍微思索一下,問道:「如果補情缺真的甦醒,那惡魔聖域兵力可有辦法應付?」

    「邪殘和補情缺兩人默契絕佳,一冰一炎、一冥一邪,當初我和尋佛等四人久攻不下,所以,絕對要1他們兩人分開戰場。而七大將中,戰力最強的星凝語,我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的存在,因為百年前她並沒有參加大戰。至於冥界雙使,奉月之華和取夜之星,由水無痕和飛葉求殺對付應是五五之分。奉刀使.闇冥,則是跟隨在補情缺身邊,甚少和別人一起行動。吟遊三散分別是舟無人、江自流、醉臥吟,此三人戰力最低,因此,由聞刀、識劍、書滿腹三人對付即可。」定神罪徐徐說道。

    「那麼,星凝語該由誰對付?」月下千年問道。

    定神罪看了一眼月下千年,稍露惡作劇神情地說:「你。」

    月下千年苦笑,果然,還是有他的份啊......

    渺天尋佛在此突然開口叫喚:「三執戒。」

    三位高僧一同進入,同喊:「在。」

    「回心轉意,暫由你們保管。」渺天尋將袖中回心轉意交予三僧。

    「是。」三執戒異口同聲。

    月下千年見到這一幕,有些疑惑地問:「為何要將回心轉意將給三執戒?」

    渺天尋佛笑笑,沒有說話。

    「對了,情塵和心樂他們到底到哪去了?」定神罪突然想起似地問。

    「我在猜想,應該是誅殺渺跡天尋之事失敗,否則邪殘和星凝語不可能還有力氣攻擊你。」月下千年推測。

    「他們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因為我還能感受到他們的儒道之氣。」渺天尋佛安慰定神罪。

    月下千年深深地看了渺天尋和定神罪一眼,輕聲問道:「你們一定要開戰嗎?」

    「為了軒轅神州,為了天下蒼生,七重冥界非除不可。」定神罪笑了,但眼中有藏不住的悲傷。

    渺天尋佛輕按定神罪肩膀,希望能給這個老友一點安慰。

    「飛葉求殺,魔元殿只剩下你了,可別讓敵人給殺死。」定神罪搥了飛葉求殺一拳,故作輕鬆。

    飛葉求殺笑笑,說道:「魔君,你說錯了。」

    「喔?」定神罪有些疑惑。

    「魔元殿,還有你和我!」飛葉求殺豪氣萬千地說。

    「哈哈哈,這才是我的飛葉求殺!」定神罪霸氣地笑了。

    渺天尋眼露欣慰,帶著一絲擔憂,說道:「我來寫戰帖吧。」

    「嗯。」定神罪和月下千年輕點了一下頭。

    第三次七重冥界和惡魔聖域之戰,是否能夠了結這百年來的爭戰?


    七重冥界‧冥殿,七大將和邪殘、補情缺都在。

    「要煉出藥丸,必須七天七夜,這段期間,你們必須守護住七重冥界。」邪殘對七大將說道。

    「是!」七大將同時回答。

    邪殘看了一眼補情缺,心中暗自決定一定得讓他甦醒過來。

    因為,補情缺是他的上司,是他的同修,更是他的......知己!

    「冥皇,邪殘就算拼上我的性命,我也會讓你甦醒過來!」握住手中三樣物品,邪殘向邪殿而去。

    星凝語看著邪殘的背影,興中有無限地不捨和心疼。

    「邪主,你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為自己想呢?」星凝語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其他六大將看著這段艱辛的戀情,也不禁心疼星凝語的癡情。

    「奉月之華、取夜之星,由你們兩人佈下星月結界,加強七重冥界的守備。」星凝語向雙使說道。

    「可以。」兩人離開冥殿。

    星凝語轉過身來,對吟遊三散說道:「你們三人輪流監視有無任何可疑之人來到七重冥界。」

    「嗯。」三人也離開冥殿。

    最後,星凝語向闇冥說道:「奉刀使,好好守護冥皇。」

    闇冥沒有說話,只是輕點了一下頭。

    星凝語微微一笑,她知道這是闇冥答應的意思。

    「我也該開始我的事了。」星凝語離開冥殿,向邪殿而去。她要守護邪殘在這七天七夜,不受到任何干擾。

    七重冥界,比往日更加陰沉,也更加無語。


    尋天岩,渺跡天尋將盜夜偷星、笑人痴葬在一起。

    「嘆楓紅死了,你們兩人也死了,就算讓我得到七顆神石,又有何意義?」渺跡天尋語帶哽咽,眼眶泛紅。

    曾經不可一世的渺跡天尋,曾經叱吒風雲的絕代霸者,如今,部下的死成了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

    渺跡天尋滴落清淚,淚水滴落塵土帶起絲絲水煙,有如盜夜偷星等人的命一樣,終是無聲落土。

    渺跡天尋緩緩站了起來,卻有些力不從心。

    「呵呵,恨天無情,怨地不義,此心已死,盡戮寰宇此招一出,破封之力也就沒了。」渺跡天尋苦笑。

    恨天無情,怨地不義,此心已死,盡戮寰宇,渺跡天尋最強一招,一生只能使用三次,每次使用,功體便會下降三分。

    此次是因為有破封之力,功體才沒有只剩七分,但也是影響不小。

    「我累了。」渺跡天尋向尋天岩發出一掌,無數落石掩住山洞。

    「我會殺掉邪殘和星凝語,為你們報仇!」渺天尋佛向兩人墓碑說完,緩緩離去。

    孤高狂傲的渺跡天尋,會再掀起何種風雲波濤?


    古遙十天峰,年代久遠的山脈。

    一般來說,年代越久的山峰,高度通常不高,但古遙十天峰,卻沒有遵守這個規則。

    狐心樂和不染情塵向山頂而去,運起內力抵抗逐漸冰冷的氣溫。

    「這座山峰,似乎蘊藏了一股神秘之力。」狐心樂深沉說道。

    不染情塵望向四周,幾乎完全沒有生命的存在。

    「心樂,天地古神版會安置在何處?」不染情塵有些疑惑問道。

    狐心樂稍為思索了一下,說道:「或許在山峰之頂。但是,我也不敢確定。」

    兩人繼續向山頂而去,不安感有曾無減。

    此時,古遙十天峰之頂,有一條人影,定定地注視著兩人。

    「幾千幾百年來,古遙十天峰沒有任何一個訪客,想不到今天會一次來了兩個。」他說完,看著身邊的天地古神版。

    天地古神版上滿是歲月痕跡,而當初寫下的字跡也早已模糊不清。但即使如此,它的神秘仍是不減半分。

    「古神版,你所預言的人,難道就是他們?」人影輕聲說道。

    天地古神版上究竟寫了什麼,預言的人又是什麼?

    當人影在喃喃自語時,狐心樂兩人已經來到半峰上。

    「這樣下去,我們的體力會不夠的。」狐心樂已經有些疲憊。

    和渺跡天尋一戰,兩人內力和體力被耗去不少。

    不染情塵看了一眼狐心樂,便知道他想做什麼,背上曲笛飛旋而出。

    「笛音悠悠!」無數音符由他們所在之處飛向山頂,鋪成一條虛幻之路。

    「琴聲情深!」狐心樂變出琴深二胡,五線譜鋪上音符,變成流動之路。

    兩人一起躍上,順著他們的招式而動。

    人影在山頂上看到兩人默契無間,不禁讚嘆。

    「這兩個人,功力雖比不上神狩天夜,但卻創造了新的方法。」人影想到在百年前,也有一個人上古遙十天峰,但用的方法卻極度殘暴。

    「希望你們,能夠拯救世界。」人影淡淡一笑。


    惡魔聖域‧神無殿,月下千年注視著睡著的鏡落神淵。

    「怎麼了?」渺天尋佛在此時進入神無殿。

    月下千年看著渺天尋佛那平和的臉龐,一股愁緒湧上心頭。

    渺天尋佛拍了拍月下千年,說道:「情塵現在不在,你是情塵的弟弟,就先暫代儒首之位吧。」

    月下千年了解渺天尋佛所指為何,不禁笑了一下。

    「你是四先天之首,果真不是浪得虛名。」月下千年有些惡作劇地說道。

    渺天尋佛也笑了,他的個性真的和不染情塵很像。

    「尋佛,讓鏡落神淵恢復記憶,真的好嗎?」月下千年看著睡著的鏡落神淵問道。

    渺天尋佛知道月下千年的意思,他輕輕一笑,說道:「文武二官的死是一大打擊,但我相信,神淵不是這麼沒用的人。」

    月下千年再一次震懾渺天尋佛的智慧,他看著鏡落神淵,笑了。

    此時,水無痕進入神無殿。

    「佛尊、千年,可否告知水無痕道主他們的下落?」水無痕柔順的五官染上擔憂。

    渺天尋佛柔聲說道:「你放心,他們的實力夠自保,無須操心。」

    水無痕還想再說什麼,但話到嘴邊還是吞了下去。

    「是,那水無痕告退。」水無痕離開了神無殿。

    神無殿,再次剩下三人。

    「如果和七重冥界的一戰沒有成功,那犧牲勢必慘重。所以,我們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月下千年霍地站了起來。

    渺天尋佛笑笑,離開神無殿。

    而在魔元殿,定神罪和飛葉求殺正在練功。

    「混沌魔元!」飛葉求殺凝聚魔之力攻向定神罪。

    定神罪的眼神閃過一絲讚賞、一絲安慰,然後,迎擊!

    「混沌魔元!」遠超飛葉求殺的實力,混沌魔元震退兩人。

    飛葉求殺擦去嘴角血跡,心中滿是興奮。因為,定神罪用全部實力和他練習。

    「飛葉求殺,你之實力大增,快超越我囉。」定神罪是發自內心的讚賞。

    飛葉求殺突然笑了,笑中帶淚地說:「魔君,謝謝你肯用盡全力和我練習,我很開心。」

    定神罪看著飛葉求殺,對這位魔將充滿復雜感情。

    「再來!」定神罪再次凝聚魔之力,露出一個壞笑。

    「好!」飛葉求殺精神抖擻。


    荒野之上,渺跡天尋徐徐而走。

    「現在我只剩下兩樣籌碼,一為冥界古牌、一為忘心丸解藥,我該如何我的下一步?」渺跡天尋握緊古牌,心中突起一陣無名火。

    渺跡天尋用力丟出古牌,哼了一聲:「我渺跡天尋何必去求你們?我自己去尋找七神石。」

    渺跡天尋離開,冥界古牌孤零零地落到地上。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2-28 02:1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九章  回憶封印

    不染情塵、狐心樂兩人合作無間,終於來到古遙十天峰之頂。

    蔓草荒煙,視線可及皆是沉沉死氣,令兩人倍感壓力。

    兩人步步為營,絲毫不敢大意。

    「此處似乎毫無人煙,看來已經許久不曾有人拜訪。」狐心樂伸手一摸地上塵土說道。

    不染情塵蹲下身握起一塵土,讓塵土隨風而飛。

    狐心樂默默地看著不染情塵行為,立即知道不染情塵用意。

    「情塵浮塵,非塵亦塵,塵隨風飄,引我所在。」不染情塵以自身功力附於塵土之上,引導他們到達天地古神版之處。

    塵土飛揚,慢慢飛向人影所在之處。

    人影輕笑一聲,單手一揚,塵土盡化虛無。

    「看來,我還是自己出去見客吧。」人影緩緩離開天地古神版,向兩人而去。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正要去尋找天地古神版,卻感受到一股清淨之氣。

    「真實幻境,無限虛空。回憶封印,戲夢浮塵。落葉深處,飄渺風間。迷離月夜,愁緒紛飛。」人影緩緩來到兩人面前,身上衣物彷彿天之羽衣,髮長及腰,雙眸如清淨白泉中兩顆閃耀玉石,雙頰嫩白如雪,纖纖倩影惹君憐。

    眼前之人宛如仙女下凡,不染情塵和狐心樂竟一時看呆了。

    「兩位俠士,小女子名喚回憶封印,今日上古遙十天峰不知有何用意?」回憶封印輕聲問道,聲音甜美中帶一絲剛直,十足外柔內剛型的女子。

    狐心樂首先回過神來,說道:「姑娘妳好,在下狐心樂,旁邊這位則是不染情塵,今日會上古遙十天峰,純屬因緣際會,剛好我們聽說過古遙十天峰.天地古神版的傳說,因此才會上山一探虛實。」

    不染情塵也說道:「傳說中天地古神版曾經記載了女媧造人以及補天之事,不知是否為真?」

    回憶封印淡淡一笑,說道:「紀錄者寫下天地古神版,而且預言了在遙遠的未來,將有人能夠控制七神石,得到隱藏在神石之後的強大力量。」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相望一眼,不明所以。

    「很抱歉,我不能讓你們在此時觀看天地古神版,等到時機成熟,我自會讓你們一探神版之祕。」回憶封印有些歉疚地說。

    不染情塵望著回憶封印許久,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獨自一人守著天地古神版,妳一定很孤單吧。」

    回憶封印有些訝異地後退數步,口中吶吶地問了一句:「什麼?」

    狐心樂聽不染情塵如此一說,似乎突然明白似地說:「妳不是真人,妳只是一縷芳魂。」

    回憶封印悽然一笑,讓人心疼。

    「是什麼讓妳如此執著地守著古遙十天峰呢?」不染情塵柔聲問道。

    回憶封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道來一段漫長故事。

    「遙遠年代的遙遠年代,盤古創世,女媧造人,天地安定,眾生平和。然而有一天,天上落下名為貪婪之魔物,吞噬人的善良,製造怠惰。眾生開始沉迷,不再勤勉向上。當大地資源幾乎要被消耗殆盡之時,天之主怒而降下洪水,欲讓天地再度重生。女媧當時年歲已高,但見到自己所造之人受如此浩劫,心中萬分不忍,於是,她到世界的七個角落尋找七顆神石,借助神石之力讓洪水消弭,卻也因為耗盡所有力量,從此沉睡,再不曾醒來。而當時目賭這一切的,就是我的爹。」回憶封印說完,眼淚已經控制不住地落下。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聽著這個故事,幾乎和所有流傳下來的故事一樣。而親耳聽到這樣宛如神話的傳說,更讓兩人為之一振。

    回憶封印輕拭眼淚,說道:「我失態了。」

    「謝謝妳告知我們這些事情,我們會照妳所說,等到時機成熟,再來一觀天地古神版。」不染情塵微微行了一個禮。

    「請。」狐心樂也向回憶封印行了一個禮。

    「你們是被強大外力送入古遙十天峰方圓百里,由我送你們出去吧。」回憶封印說完,玉手微揚,古遙十天峰土地竟似枯木逢春,綠意滿地。

    「彩蝶蜻蜓築幻道。」無數蝴蝶蜻蜓飛舞,變成一條繽紛之路。兩人輕輕踩上這條美麗之路,被送出百里之外。

    回憶封印看著兩人背影,心中夾雜了一絲開心和一絲孤寂。開心的是,終於再度有人造訪古遙十天峰;孤寂的是,他們再度離去。


    七天時間,邪殘幾乎耗盡全身功力,終於將三物煉成鎮魂丹。

    「冥皇,邪殘辦到了。」邪殘虛弱一笑,本就蒼白的臉變得更加無血色,像是透明似的。

    星凝語一見到邪殘煉成,立即衝進邪殿。

    星凝語將自身冥氣送進邪殘體內,淚珠滑落。

    「星凝語,七重冥界不能再有任何一絲悲傷,收起妳的眼淚,為七重冥界開創全新版圖。」邪殘輕撫星凝語的臉龐,聲音意料之外的柔軟。

    星凝語輕點了一下頭,擦擦眼淚,說了一句:「是。」

    邪殘將鎮魂丹交予星凝語,瞬間的肌膚接觸,星凝語緊緊握住邪殘的手。

    「星凝語,注意妳的行為。」邪殘雖是斥責語氣,聲音卻不嚴厲。

    星凝語輕輕放開邪殘的手,問了一句:「邪主,如果我們有一天並肩作戰,我遇到致命殺機,你會毫不考慮地保護我嗎?」

    邪殘輕笑,說道:「會。妳和冥皇以及六大將,都是邪殘最想保護的事物。」

    星凝語笑了,她知道邪殘的意思了。

    「邪主,我了解了。那麼,現在就要讓冥皇服下鎮魂丹嗎?」星凝語問道。

    邪殘慢慢來回走動,許久之後,他說道:「讓冥皇現在服下,妳和我去打敵人。」

    星凝語先是一怔,一回她就明白邪殘所指為何。

    「是!」星凝語立即向冥殿而去。

    邪殘知道惡魔聖域已經決定決一死戰,既然冥皇還沒甦醒,那他就只能硬拼。

    星凝語來到冥殿,將鎮魂丹交予闇冥,說道:「讓冥皇服下。」

    闇冥接過鎮魂丹的同時,從星凝語的手心所傳送而來的情感,讓他不解。

    「我走了。」星凝語又再度離開。

    闇冥看著星凝語的背影,心中升起不安感。

    邪殘等到星凝語一來,便說道:「星凝語,我要帶妳和吟遊三散去攻打惡魔聖域,此戰可能會是我們最後一戰,妳害怕嗎?」

    星凝語緊緊握住邪殘之手,將自己的唇送上,和邪殘的雙唇交疊。

    這個吻,是第一個,也可能是最後一個。


    惡魔聖域‧神無殿,聞刀、識劍、書滿腹正在聽著月下千年的戰略。

    「七重冥界和惡魔聖域決一死戰的日子即將來臨,雖然我只是暫代哥哥之位,但請你們能全力配合我。」月下千年誠懇地說。

    三人向月下千年行了一個禮,完全將自己性命交到月下千年手上。

    月下千年深吸了一口氣後,緩緩說道:「聞刀、識劍的屬性為炎、冰,書滿腹則是風屬性,雖然吟遊三散皆為水屬性,但仍大意不得。」

    三人輕點了一下頭,繼續聽月下千年說下去。

    月下千年繼續說道:「聞刀、識劍為輔,書滿腹為主,以刀劍之勢困戰三人,當三人筋疲力盡之時,書滿腹立即殺入,直取三人之命。」

    「儒首,如果戰圈被打亂呢?」書滿腹提出疑問。

    月下千年想了一下,說道:「戰力皆是五五之分,但是我還留了一張王牌。」

    三人面面相覷,不懂月下千年所指是何人。

    月下千年見到三人這疑惑的模樣,不禁笑了出來:「放心,他會是很強的助力。」

    天空海。

    而在魔元殿,定神罪也對飛葉求殺說明戰術。

    「你與水無痕一剛一柔,剛好對付雙使的一星一月。星月同屬黑夜,魔水卻是相對,但是我相信你和水無痕的合作,一定能夠打倒冥界雙使。」定神罪眼中滿是對飛葉求殺的信任。

    飛葉求殺重重地點了一下頭,說道:「屬下一定達成任務。」

    定神罪拍了拍飛葉求殺肩膀,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執戒殿,渺天尋佛坐在蓮華座上閉目養神,準備迎接最後一戰。

    渺天尋佛緩緩睜開雙眼,對自己說道:「世間云云眾生,皆有他存在的價值。雖然七重冥界作惡多端,但每個人皆是忠心耿耿。這樣說來,他們和我們也沒有什麼不同。但是,為了我要守護的正義,我不得不如此。唉......立場不同,心境不同;心境不同,作法不同。」

    當渺天尋佛在沉思之時,水無痕也進入執戒殿。

    「水無痕打擾佛尊了。」水無痕輕聲說道。

    渺天尋佛看著這名道子,嘴角浮起一絲微笑,問道:「水無痕,你有何事情?」

    水無痕看著渺天尋佛柔和的臉龐,許久之後才說:「佛尊,我是否罪不可赦?」

    渺天尋佛先是一愣,後就知道水無痕所指為何事,於是說道:「水無痕,當年一戰,你的實力是五道子之末,而土滋樹以及木枯榮會死,是他們心甘情願的不是?」

    「可是,我很內疚,百年來,我總是忘不了他們為我而死的場景。」水無痕柔順的五官浮現痛苦神色。

    渺天尋佛下蓮華座,突然!往自己手上劃出一道傷口。

    水無痕見到此景,立刻大喊:「佛尊,你在做什麼!」

    水無痕用水之力為渺天尋佛治療,渺天尋佛柔聲說道:「這樣,你能了解為何他們為何會救你了嗎?」

    水無痕抬起頭來看著渺天尋佛,心中頓時體悟。

    「謝謝佛尊的開導。」水無痕熱淚盈眶,此時渺天尋佛的傷已經痊癒。

    渺天尋佛拍了拍水無痕,說道:「水無痕,如果你是佛教之徒,你的心境是最純然的佛界。但你今日是道教之徒,以自然之心,去看待所有事情,好嗎?」

    水無痕沒有說話,因為他的眼神已告知渺天尋佛答案。


    當三殿皆已經交代完所有事情,邪殘帶領四大將來到惡魔聖域。

    肅殺之氣,籠罩整座天禁山.惡魔聖域。

    「冰封千里。」邪殘邪槍上手,開出一條冰之路,和四大將直接來到天禁山頂。

    定神罪、渺天尋佛、月下千年、聞刀、識劍、書滿腹、飛葉求殺、水無痕一起出現。

    「只有五個人?是你太高估自己,還是太低估我們,邪殘?」魔槍上手,定神罪氣勢凌人。

    邪殘以寡對眾,仍是穩如泰山,說道:「如果不怕日後被江湖之人取笑,你們自可全軍而出。」

    定神罪手一揚,飛葉求殺、水無痕立刻退下,而渺天尋佛也後退數步。

    「好友,不要讓我們失望。」渺天尋佛雖然心急,但他知道定神罪個性。

    定神罪直盯著邪殘,手中魔槍直指邪殘咽喉,輕聲說道:「五對五,有何可說舌?」

    聞刀、識劍、書滿腹對上舟無人、江自流、醉臥吟,月下千年對上星凝語。

    戰事,開始!

    「刀劍之壁!」聞刀、識劍刀劍合威,刀劍舞得密不通風,令吟遊三散一時難越雷池。

    而書滿腹在一旁全神注視,找尋三人破綻。

    月下千年對星凝語,千年月將再畫出千年之月。

    「我為兄弟,妳為邪殘,是親情會贏,還是愛情會贏?」千年月現,月下千年已無顧慮。

    「星月本是相依,何須苦苦進逼?」星凝語玉手揚起,五顆玉珠同現。

    劍對玉,一為剛強中帶柔勁,一為柔順中帶堅定!

    千年月、凝語星,等待的人雖然不同,但是心意相通!

    「千年月!」月下千年千年月畫出千年之月,玉珠被彈飛四處。

    星凝語後退數步,拉開攻擊範圍。「哈啊!」

    五顆玉珠再度飛回星凝語手中,再度彈出攻擊月下千年,五顆玉珠分別向月下千年五大命穴猛攻。

    月下千年額前緩緩滲出冷汗,漸漸感到力不從心。

    星凝語同樣不好受,五顆玉珠是她的功力所成,每次攻擊都得用出莫大力量。

    另一方的戰況。

    定神罪、邪殘,同是狂傲孤高之人,此時,竟有惺惺相惜之情。

    定神罪魔槍挑上邪殘邪槍,如蟒邪舞,似鞭無蹤,鏗鏘聲不絕於耳。

    邪殘舞動邪槍,護住周身命穴,不讓魔槍有可趁之機。

    此時,定神罪浮現一絲笑容說道:「邪殘,你的招式注定你敗北的命運!」

    邪殘心中一驚,邪槍凝聚冰之力。

    「邪冰天無滅世威!」定神罪高舉魔槍,然而,所發招式竟是邪殘絕招!

    邪殘不得已,也只能:「邪冰天無滅世威!」

    雙倍邪冰天無滅世威,讓惡魔聖域四周滿目瘡疤!

    這便是定神罪的重現之威!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3-9 04:5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回憶封印

    回憶封印:古遙十天峰上的一縷芳魂,默默守護著天地古神版。

    從上古時代便等待著承接天命之人,一生無愛。

    身上衣物彷彿天之羽衣,髮長及腰,雙眸如清淨白泉中兩顆閃耀玉石,雙頰嫩白如雪,纖纖倩影惹君憐。

    千百年前神狩天夜上古遙十天峰欲查天地古神版,因為是魂體才沒有傷及。

    名稱:回憶封印。

    詩號:真實幻境,無限虛空。回憶封印,戲夢浮塵。落葉深處,飄渺風間。迷離月夜,愁緒紛飛。

    身分:天地古神版守護者。

    性別:女。

    根據地:古遙十天峰。

    父母:紀錄者(父)。

    所有物:天地古神版。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3-16 08:2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十章  冥皇復活

    邪殘眼見自己所有招式皆已被定神罪學成,不禁又愁又怒。

    邪殘調氣納息,邪槍收回,說道:「定神罪,我們以一招決勝負,輸的人,就永遠從世上消失。」

    「喔?」定神罪定定地看著邪殘,魔槍同樣收回。

    星凝語眼見情況不對,五顆玉珠回到手上,對月下千年說:「邪主以命相搏,星凝語豈能不跟從?」

    月下千年收回千年月,冷汗滴落,心緒波動。

    「妳是強勁高手,更是可敬對手。」月下千年真誠說道。

    聽了月下千年之話,星凝語淡笑不語。

    此時,吟遊三散被書滿腹看出破綻,書滿腹使出奪命一招。

    「觀遍古今!」利掌擊斃舟無人。

    「不!」眼見舟無人身亡,江自流、醉臥吟悲痛大喊。

    「劍冷!」「刀炎!」聞刀、識劍同出絕招,兩人死亡。

    此時的七重冥界只剩邪殘和星凝語對抗惡魔聖域。

    「邪殘,你是一代梟雄,你的冷酷以及忠心,皆是我所不及。今日,就讓這最後一招見證你我高低。」定神罪沉聲說道。

    邪殘看著星凝語,死去的吟遊三散,內心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最後一招。」邪殘周身邪氣凝聚,渾厚之至,令在場眾人心中皆是一震。

    定神罪此時已無任何想法,有的只是--生死。

    「邪.無垠!」凝聚邪殘所有邪氣之招攻向定神罪,定神罪不甘示弱,沉聲大喝:「混沌魔元!」

    無垠之邪、混沌魔元,兩大黑夜之力,盡掩照世天光,生機不再。

    再勢均力敵,仍得分出勝負,邪殘--敗!

    「呵......」邪殘輕輕揚起一個笑容,準備迎接這致命一擊。

    但就在此時!

    「邪主!」星凝語以極快速度奔至邪殘身邊,為邪殘擋下這一死招。

    邪殘愣住了,看著星凝語的身體被貫穿一個大洞,但星凝語還是笑笑:「邪主,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星凝語最深的吻,將自己所有情意注入。然後,星凝語用盡最後力氣,將邪殘送出惡魔聖域。

    「妳......」定神罪完全說不出話了,此時的他,對眼前之人只有無限佩服。

    星凝語緩緩倒落塵土,而此同時,星凝語的星之力、吟遊三散的水之力全部衝向天際,向七重冥界而去。

    渺天尋佛緩緩走至遺體之前,為他們誦詠往生之咒。

    「請你們安息。」渺天尋佛滴落水晶之淚,四人身軀盡歸塵土。

    飛葉求殺走到定神罪身邊,有些擔心地拍了拍定神罪的肩膀,問道:「魔君,你還好嗎?」

    定神罪勉強扯出一個笑容,慢慢走回惡魔聖域。

    渺天尋佛也和書滿腹、聞刀、識劍、水無痕入惡魔聖域。

    月下千年望著遙遠的彼方,一向沉著的眼神也出現一絲慌亂。

    「你在擔心什麼?」飛葉求殺有些疑惑。

    月下千年看了飛葉求殺一眼,慢慢說道:「補情缺,即將復活。」

    飛葉求殺一驚,他相信月下千年不會騙他。

    「先回神無殿再作打算。」月下千年說完,便要飛葉求殺和他一起進入惡魔聖域。


    渺跡天尋漫無目的地走著,心中思索著下一步計劃。

    「如果我的記憶無錯,軒轅神州最南方有一處遺忘之地,嗯......」渺跡天尋低吟,搜索著過往回憶。

    就在渺跡天尋思考之時,渾厚嗓音唸出低沉詩號。

    「夜雨疏落掛枝頭,長江舟上愁。秋菊金風送飄香,遊子欲斷腸。孤樹切割月光練,雙吟悲淚垂。水波微蕩人憔悴,
    心茫飲茗醉。思鄉望天鎖深眉,求名是錯對?燭影搖紅映蒼顏,眼闔身疲累。玉壺輕洩起絲煙,再飲忘凡塵。」

    疲憊於世間之詩,緩緩吟出,讓渺跡天尋警戒來人是誰。

    「渺跡天尋,你在找尋什麼?」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找尋什麼?渺跡天尋自問,他到底在找尋什麼?

    權利?財富?部屬?還是......盜夜偷星他們的性命?

    「回憶。」渺跡天尋輕輕吐出這兩個字。

    「喔?」

    渺跡天尋淡笑,臉上是百年來智慧所累積出的溫柔。

    「何謂你的回憶?你確定你的回憶一定為真?」

    如同禪語、如同清談,令人不知他的話有何用意。

    渺跡貪尋亦非等閒之輩,回道:「我相信我的回憶,我記得我已不記得的記憶,我願意付出所有,將我的回憶取回。」

    一陣沉默,來人不再說話。

    「我有三位部下,他們現在皆已魂歸九天。我希望,你能將他們對我的回憶給我。」渺跡天尋輕輕行禮,這已是渺跡天尋最大敬意。

    又是一陣漫長沉默,來人終於開口:「要回憶的第一步,就是遺忘。」

    要回憶的第一步,就是遺忘。

    渺跡天尋了解來人意思,緩緩閉上雙眼,將所有思緒清空。

    來人究竟是誰?和渺跡天尋口中的遺忘之地又有何關係?


    被回憶封印送出古遙十天峰的狐心樂、不染情塵,緩緩回去他們的歸宿-惡魔聖域。

    一路上,兩人不斷思索著回憶封印的話。

    「情塵,你覺得天地古神版會紀錄何項秘密?」狐心樂淡淡問道。

    不染情塵低頭思索,不久說道:「回憶封印說天地古神版上有預言之人,但這一定是真的嗎?或許,是要讓眾人將注意力放在此人身上。」

    狐心樂點了下頭說道:「能夠控制七神石之人,必定是絕代高手,這招實在高明。」

    兩人不久再度陷入沉默,即使知道這個可能,但他們所掌握的神石下落仍是太少。

    在兩人路經一處山岳之地之時,一條人影緩緩清晰,在他們面前作畫著。

    「天映雲階無盡處,淡然心緒風悠吟。不為權名為山水,一筆靈動繪浮世。」來人長相清秀,但卻似乎蒙上一層陰影,讓人有不好親近之感,手中之筆在畫架之上白紙恣肆奔馳,一幅山水之畫現於兩人面前。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看著眼前之人,為他高超的繪畫技巧讚嘆不已。

    不染情塵微微向他行了一個禮,問道:「先生,可否請教大名?」

    那人冷然愀了不染情塵一眼,不作任何回應。

    不染情塵輕笑,他明白越是有能力的人越不會和人打交道。

    狐心樂上前一步,輕聲說道:「繪畫在於心境,如果你只能描繪實體之物,何可為?」

    那人似乎被激怒,沉聲說道:「這麼說來,你認為你的技巧比我高超嗎?」

    狐心樂和不染情塵相視一笑,一笛一琴同時現世。

    「你們想做什麼?」那人警戒問道。

    不染情塵開始吹奏起蘇堤漫步,狐心樂略顯滄桑的胡琴聲為其裝飾。

    狐心樂緩緩吟著詩詞:「漫步蘇堤,向晚斜陽照斷橋。殘雪輕吹,柳絮飄散爭白顏。深沉湖面,映現孤身影成雙。此般滋味,惟有留與自己嘗。」

    那人冷然神情緩緩變得柔和,換上一張畫紙,繪上狐心樂所吟之景。

    一曲盡,不同心緒。

    那人微微浮現笑容說道:「兩位修為深不可測,吟風賞雲.繪浮世甘拜下風。」

    「不,我與情塵也佩服你的繪畫技巧。」狐心樂收回胡琴,不染情塵也收回曲笛。

    不染情塵向繪浮世微微一笑,向繪浮世說道:「閣下因何在此作畫呢?」

    繪浮世眼神微變,但不久即恢復,回道:「偶來興致。」

    「喔?」不染情塵不置可否。

    繪浮世將畫架收起,似乎準備離去。

    狐心樂叫住繪浮世:「何不再多作幾幅?」

    繪浮世輕聲說道:「心境已經不同,再繪味已失。」

    兩人看著剛認識的人漸行漸遠,繼續他們的行程。

    狐心樂說出他的想法:「我總覺得剛才之人在此,原因必不單純。」

    「難道是為天地古神版?」不染情塵提出可能。

    兩人思索剛才之人來歷,越想越覺可疑。

    不染情塵搖了搖頭說道:「先回惡魔聖域再說吧。」

    「嗯。」

    兩人再次踏上回程。


    被星凝語以最後之力送會七重冥界的邪殘,心中起了無限哀悲。

    「星凝語,唉......」邪殘嘆氣,一向冷漠的心蒙上撥不開的傷痛。

    就在此時,四道邪冥之氣衝入冥殿之內。邪殘快步走入冥殿,邪殘發現四道真氣灌入補情缺體內。

    補情缺雙眼,緩緩睜開。

    「情無缺,如何補?心不全,烙印誰?」緩緩站起的不凡身影,不帶一絲感情的眼神看著邪殘。

    邪殘單膝跪地,奉月之華、取夜之星、闇冥也單膝跪地。齊聲大喊:「恭迎冥皇!」

    補情缺緩緩來到邪殘面前,將邪殘拉起。低沉渾厚的嗓音說道:「這些年辛苦你了,好友。」

    一聲好友,竟令邪殘一陣鼻酸。

    「屬下無用,無法保住吟遊三散以及星凝語。」邪殘自責說道,藏不住懊悔悲傷。

    補情缺輕拍邪殘之肩,手心傳來的溫暖微微驅散邪殘心中冰涼。

    邪殘重振精神,向補情缺說道:「屬下有一事相求。」

    補情缺點了點頭,意思是可以說了。

    「請讓邪殘退隱銀河拾夢。」

    一個要求,卻讓現場一片沉默。

    補情缺不語,只是盯著邪殘。

    邪殘了解目前正是七重冥界關鍵之刻,但他已無心武林。

    補情缺輕嘆一口氣,他了解邪殘的個性,因此他說道:「我應允了。」

    「謝謝冥皇!」邪殘向補情缺獻上最深謝意,離開冥殿。

    奉月之華、取夜之星、闇冥看著邪殘離去,了解邪殘心中苦痛。

    補情缺看著某一處,輕聲說道:「好友,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再振作起來。」

    而邪殘慢慢來到銀河拾夢,一步一慢,一慢一嘆。景色依舊,伊人已不在。

    「讓妳我永遠相伴吧。」邪殘進入銀河拾夢,轟然一掌,銀河拾夢緩緩隱沒。

    邪殘雖然退隱,但甦醒的冥皇又將為軒轅神州帶來多少變數?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3-30 09:0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星凝語

    星凝語:白瓷般的小巧臉蛋,娉婷身段,宛如從古畫中走出的古典美人。

    個性堅強,武功極端高強,卻不喜傷人性命,為七大將之首。

    對邪殘情有所鍾,即使送上性命仍是在所不惜。

    名稱:星凝語。

    其他稱號:無盡月夜。

    詩號:蒼穹無盡銀河夢,雲海飄渺星凝語。

    身分:七大將之首。

    性別:女。

    根據地:銀河拾夢。

    上司:補情缺、邪殘。

    同夥:奉月之華、取夜之星、闇冥、舟無人、江自流、醉臥吟(七大將)

    情人:邪殘。

    組織門派:七重冥界。

    武學:月夜無盡。

    兵器:玉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繪浮世

    繪浮世::長相清秀,但卻似乎蒙上一層陰影。個性略為自負,但卻能夠聽進批評之語。

    手中絕筆所繪,皆能以心志使其成真。

    曾奉天空海指示守護月下皇族,卻無法對抗渺跡天尋,只能尋求天空海援助。

    現在則待在聖龍峰,與天空海一起守護月神石。

    名稱:繪浮世。

    其他稱號:吟風賞雲。

    詩號:天映雲階無盡處,淡然心緒風悠吟。不為權名為山水,一筆靈動繪浮世。

    性別:男。

    根據地:聖龍峰、月下皇族遺址。

    上司:天空海。

    武學:筆畫成真。

    兵器:絕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十一章  各自的心情

    「奉月之華、取夜之星,在我甦醒的七日之內,我的功力是最低之時。我要你們加強七重冥界的防備。」補情缺下達第一道命令。

    奉月之華、取夜之星同聲應道:「是!」

    補情缺看著奉著情無缺的闇冥,下達第二道命令。

    「闇冥,情無缺像是我的另一半,而情無缺的威力更可以讓你自保。你懂我的意思否?」補情缺的語氣多了一絲關懷。

    闇冥輕聲回道:「是。」

    情無缺交代完事情後,看著諾大的冥殿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想不到我再次甦醒,竟然已失四位大將。」

    感受著體內四道真氣流轉,補情缺感受到四位大將的貞誠。

    「冥皇,現在正是七重冥界用人之時,為何你答應讓邪主退隱?」一向沉默的闇冥突然開口問道。

    補情缺看著某一個方向,良久之後才開口說道:「百年來的奔波,以及這段時間的戰鬥,他已經累了。」

    聽完補情缺的回答,闇冥不再說話。

    「放心吧,我會得到七顆神石,讓七重冥界完全控制天下!」充滿豪氣的話語,補情缺流露無限自信。


    惡魔聖域‧神無殿,月下千年和渺天尋佛正在討論著事情。

    「尋佛,當時邪殘退回七重冥界時,你應該也感受到另一股冥氣掘起了吧?」月下千年臉色凝重地問道。

    渺跡天尋雙眉緊皺,緩緩放鬆再度收攏,說道:「這是補情缺的冥氣,他的實力更勝邪殘,如果讓他再出,將是另一波殺戮!」

    定神罪此時也剛好進來,加入討論。

    月下千年和渺天尋佛看到定神罪,心中稍稍放下了心。

    「即使補情缺復活,我現在的實力也夠和他一戰!」定神罪狂傲說道。

    月下千年和渺天尋佛聽到定神罪這麼說,不禁微微露出笑容。

    而在此時,不染情塵和狐心樂也回到惡魔聖域。

    「情塵、心樂!」三人一起跑向兩人。

    久別重逢,五人各自交換著彼此的喜悅以及擔憂。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知道七重冥界和惡魔聖域大戰的開始以及結果,定神罪等人則知道古遙十天峰之秘。

    當各自得知所有事情之後,狐心樂開口說道:「這麼說來,補情缺現在已經甦醒了。」

    月下千年取出千年之月,翻到鎮魂丹那一頁,唸道:「鎮魂丹,以盤古草、聖龍膽、冰雪玉蟾所煉成,能令功力全失者甦醒,但在七日之內不可動武,否則將功力盡失。」

    「這麼說來,這七日是我們最好的時機。」不染情塵說道。

    但是渺天尋佛卻露出煩惱之色。

    月下千年有些疑惑問道:「尋佛,你怎麼了?」

    渺天尋佛說道:「七重冥界應該也擁有一顆神石,如果他們使用玉石俱焚之策,我們不可不防。」

    聽渺天尋佛這麼一說,眾人才了解渺天尋佛擔心為何。

    定神罪開口說道:「那麼我們只能坐以待斃?」

    不染情塵輕笑,說道:「我們何不將計就計?趁這段時間再去尋新的助力?」

    「喔?」定神罪有些疑惑。

    不染情塵解釋:「心樂,你何不趁這七日期間教導雙道子相生相剋.五行合一?」

    「好主意!」狐心樂稱讚道。

    定神罪思索片刻,對眾人說道:「我決定將邪殘的招式練熟,如此也是一項利器。」

    月下千年也開口:「那麼,我要將月神石帶回聖龍峰,請天空海前輩為我繼續守護。」

    狐心樂聽到此話,便將月神石交還給月下千年。

    不染情塵看到這一幕,便對月下千年說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嗯。」月下千年回道。

    「那麼,我請三執戒為惡魔聖域設下更強大的守護。」一直沉默的渺天尋佛開口了。

    「那麼,各自行動吧。」見到每個人都決定要做什麼了,不染情塵說道。

    不染情塵和月下千年帶著月神石向聖龍峰出發。

    定神罪開始練習邪殘招式。

    渺天尋佛回執戒殿,請三執戒設下更強守護。

    狐心樂回五行殿,欲讓雙道子的修行更上一層樓。


    月下千年和不染情塵走在往聖龍峰的路上,月下千年對不染情塵說著月下皇族之事。

    「浮塵哥,你知道你小時候多調皮嗎?呵。」月下千年偷笑。

    不染情塵搥了月下千年一拳,笑罵:「別偷笑,快告訴我!」

    兩人笑鬧之間,已經來到半途。

    「天映雲階無盡處,淡然心緒風悠吟。不為權名為山水,一筆靈動繪浮世。」熟悉詩號,熟悉嗓音,竟是熟悉之人-吟風賞雲.繪浮世。

    不染情塵有些訝異會再次遇到繪浮世,但還是向他打了招呼。「繪浮世,想不到我們這麼有緣。」

    繪浮世停下手中之畫,向兩人微微行禮。「月下千年、月下浮塵,恭迎你們回到聖龍峰。」

    「你這是?」月下千年不知此人為何意。

    繪浮世解釋:「兩位或許不知道我的身分,我是天空海的部下之一。」

    這下子,換兩人訝異了。月下千年訝異於他從不知道天空海還有部下;不染情塵訝異於他竟是天空海的部下。

    「等回到聖龍峰,我會完整說明。」繪浮世收回畫架,離開了。

    不染情塵和月下千年連忙跟上,想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

    三人來到聖龍峰頂,天空海正在閉目養神。

    月下千年和不染情塵微微行禮,說道:「前輩。」

    天空海緩緩睜開雙眼,各拍了拍兩人的肩。

    「前輩,你的事情我已聽千年說過,你是月下皇族的恩人。」不染情塵感激地說道。

    天空海平淡的臉龐浮現一絲微笑,慈愛地看著不染情塵說道:「或許是月下皇族和我有緣。」

    此時,繪浮世也加入談話之中,恭敬叫道:「主人。」

    天空海微微點頭,用眼神示意繪浮世將事情說明清楚。

    「其實月下皇族之所以叫作月下皇族,起源於月神石。當年月下皇族第一人--月下舞在滿月之夜得到月神石,再加上月神石神秘的力量,讓他自創皇族。後來主人派我守護月下皇族,不讓月神石落入權欲之人手中。但就在一百二十年前,渺跡天尋出現,我的實力不是他的對手,無奈之下只能回來請主人協助,也因此才只能來得及救出你們兄弟。」繪浮世說著久遠的故事,兩人恍然大悟。

    但是,不染情塵突然有一個疑問。

    「前輩,你為何會知道月神石下落,又為何月神石會被先祖所得?這其中又有何因緣?」不染情塵說出他的疑惑。

    天空海淡笑不語。

    不染情塵急了,連忙追問:「前輩,請你告知情塵。」

    月下千年拍了拍不染情塵,搖了搖頭。

    此時,天空海開口:「時機成熟之時,我會告訴你們。」

    兩人了解此話,便不再追問。

    月下千年取出月神石,交給天空海,說道:「請前輩代為保管。」

    天空海從月下千年手中拿走月神石,說道:「可以。」

    然後,兩人準備告辭。

    「浮塵、千年,往後如果有任何需要協助的地方,儘管開口就是。」天空海的語氣夾雜不易分辨的關愛。

    「謝謝前輩,我們告辭了。」說完,兩人離開聖龍峰。

    繪浮世在此時,終於忍不住開口:「為何不讓他們知道所有真相?」

    天空海輕嘆一口氣,說道:「他們尚無力承受。」

    此話,又包含了多少複雜情感?


    七重冥界‧冥殿,補情缺翻閱著冥界寶典。

    「當年闇帝在得到四顆神石之後,上古遙十天峰看過天地古神版,寫下冥界寶典。但是,令我費解的是,這三個名字是什麼意思?」
    補情缺看著自己撕下來的最後幾頁紙上,倒數第二張只寫了三個名字。

    最終傳說、永恆之謎、無限神話。

    補情缺將殘頁放上,手指輕輕撫過,冥界寶典變回完整。

    一旁奉著情無缺的闇冥冷漠地看著這一切,不發一語。

    「闇冥,我要你去做一件事。」補情缺突然開口。

    闇冥微微點頭。

    補情缺繼續說道:「將情無缺插入離七重冥界南方三十里的滅罪山上,希望此舉能令闇帝回歸。」

    闇冥微一行禮,消失於冥殿。

    補情缺不知道他為何要如此,或許是因為折兵損將,讓他心裡開始有了一絲不安。

    「闇帝‧神狩天夜。」補情缺喃喃自語。


    惡魔聖域‧魔元殿,定神罪練習著邪殘的所有招式。

    定神罪魔槍佇地,大喝一聲::「地流魔雷!」

    魔氣、狂雷馳騁地面,讓飛葉求殺一震。

    「魔君加入自我功力,讓地流冰邪變得更加強勁,真是高招!」飛葉求殺衷心贊賞。

    定神罪笑笑,回道:「或許同屬黑夜,同是舞槍之人,他的招式對我來說還滿容易學習。」

    同屬黑夜嗎?飛葉求殺心中突然有些感慨。

    「怎麼了?」定神罪察覺飛葉求殺有異,不禁問道。

    「想當初因為我們是魔族中的異端,不容於魔域,是道主和儒首不嫌棄地接受我們。」飛葉求殺憶起當年之事。

    定神罪何嘗忘記?狐心樂他們的恩、情、義,他以及魔族兄弟永遠銘記在心。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十二章  久遠的回憶

    聖龍峰,天空海緩緩思索著古老的回憶。

    千百多年前,四顆神石飛散四處,天空海派出四位部下保護四個地方的安全。

    但想不到,悲劇終究發生。

    當年的渺跡天尋依仗著誅神劍之威,四處找尋神石下落。

    而那時,月下皇族成了第一個犧牲品。

    「天空海,你在思索什麼?」繪浮世緩緩來到天空海身邊。

    天空海沒有回應,只是逕自來到宗祠前面。

    繪浮世心中疑惑,跟了上去。

    「繪浮世,你了解神石合一的下場嗎?」天空海的聲音隱藏著一絲恐懼。

    繪浮世聽到此話,心中一驚。

    天空海嘆了一口氣,說道:「古遙天峰,神嘆鬼泣。神石合一,指掌寰宇。這雖然像是遙不可及的傳說,但我卻相信它是真的。我真正的身分,或許已經將所有事情調查清楚了。」

    真正的身分?繪浮世對那個身分已經有些記不得了,只知道他是一名智慧者、強者、慈悲者。

    「繪浮世,你的能力可否借用?」天空海突然說出一語。

    繪浮世雖然疑惑,仍是將絕筆交給天空海。

    「我不知道行不行,不過我仍得一試。」天空海凝聚所有能力於絕筆之上,在白紙上艱困地想畫出神石。

    無奈,夢想終成空想。

    絕筆飛出,天空海被一股神力猛然一撞。

    「天空海!」繪浮世擋下天空海,兩人倒落地面。

    天空海擦去嘴角血跡,將絕筆還給繪浮世。

    繪浮世收回絕筆,說道:「神石果然無法以凡俗之力召喚。」

    天空海凝視著手中白紙,上面模糊的神石影像,幾乎耗盡他的內力。

    「天空海,我不知道該不該問,但是,你為何對月下皇族那兩名遺孤如此關懷?」繪浮世小心翼翼地問道。

    天空海緩緩說道:「他們或許便是預言之人。」

    「能夠控制第八顆神石之人?」繪浮世問道。

    天空海沒有說話,緩緩向聖龍峰更深處走去。

    繪浮世在後面叫喊:「等我一下!」

    兩人向聖龍峰最深處而去,緩緩消失蹤影。


    不染情塵與月下千年走在回惡魔聖域的路上,月下千年突然提議回月下皇族遺址一趟。

    「也好,這一次我是以不肖子的身分回去。」不染情塵心情凝重。

    月下千年了解不染情塵心中苦悶,他只是報以一個苦笑。

    緊緊相繫的血緣,兩人皆是彼此唯一的親人。

    兩人向月下皇族遺址而去,此時一條人影一閃而過。

    「誰!」月下千年向人影發向一招。

    人影以手中神兵擋下掌氣,同時也現身於兩人面前。

    不染情塵看清來人,驚呼:「闇冥!」

    現身於兩人面前之人,便是七大將排名第四的奉刀使.闇冥。

    「不染情塵。」闇冥見到兩人,居然是毫不畏懼,繼續邁開自己的行程。

    月下千年見闇冥如此囂狂,千年月劍現。

    闇冥見到月下千年殺意上漲,收起輕蔑之心。

    「說出你的目的,否則休想離開!」今日的月下千年,心緒似乎不寧靜。

    闇冥眼見少不了一場硬戰,將手中神兵立地。

    不染情塵此時才清楚看到神兵,竟是補情缺配刀-情無缺。

    「以一招為限,我敗,放你離開;你輸,說出你的目的。」月下千年說出決鬥方式。

    闇冥微微點頭,表示可以。

    兩人目光相對,各自警戒對方能為。

    不染情塵了解闇冥雖然只是排名第四,但手持情無缺的他實力將會大增。

    就在不染情塵思索之時,兩人同時出招。

    「月下淚!」千年月劍芒掃出,宛如新月之威。

    闇冥以自身冥氣以及情無缺之能,同時出招。

    一招過後,闇冥稍退數步。

    不染情塵心中一者驕傲胞弟的能力;一者則是鬆了一口氣。

    闇冥收回情無缺,開口說道:「我要往滅罪山而去。」

    「百年前戰役之處,你想做什麼?」不染情塵疑惑。

    但闇冥已經迅速離開,回應不染情塵的只有無聲。

    月下千年收回千年月,問道:「浮塵哥,你認為他有何意圖?」

    不染情塵百思不得其解,有些頭痛。

    「可惡!」月下千年突然怒吼。

    不染情塵忍不住問道:「千年,你今天為何如此暴怒?」

    月下千年深深地吸了好幾口氣,緩緩說道:「當年我雖然是襁褓之時被前輩救走,但這百多年來,我居然還是一點進步都沒有,不只不能殺了渺跡天尋,連月神石都只能請前輩守護!」

    不染情塵望著胞弟,一向沉著的眼神起了一絲心酸。

    「千年,你是我在這世上唯一、也是最後的親人了。我了解你想為月下皇族報仇的心情,但渺跡天尋根基超絕,他的實力不遜於邪殘、補情缺,要殺他,必須得有萬全準備才行,你了解嗎?」不染情塵輕輕將月下千年擁入懷中,感受著同樣血緣的流動。

    月下千年聽著不染情塵的話語,煩躁的心情緩緩沉澱下來。

    不染情塵感受到月下千年心情已經回復,說道:「當務之急,我們先去探索闇冥所欲為何。」

    月下千年重重地點了一下頭,說:「嗯!」

    兩人跟隨著闇冥腳步,來到百年前的戰場-滅罪山。

    闇冥一步一步上滅罪山,他了解背後有人跟隨,但他不在乎。

    滅罪山四周皆是掌氣、刀氣、冰炎、劍氣、冥邪之氣所留下的痕跡,見證了百年前的激烈戰爭。

    「就是此處。」闇冥將手中情無缺插入滅罪山中央,頓時冥氣衝天!

    不染情塵和月下千年在一旁觀視,不懂闇冥此舉何意。

    冥氣衝天,星月之光盡掩,瞬間伸手不見五指。

    闇冥辦完補情缺交代之事,便離開了滅罪山。

    月下千年千年之月現,衝散部分冥氣,得到一絲微薄之光。

    「闇冥此舉有何目的?他究竟想做什麼?」不染情塵百思不得其解,不禁看向月下千年,卻發現他也是一臉茫然。

    兩人無奈,只得先下滅罪山,向月下皇族遺址而去。


    惡魔聖域.五行殿,只見一金一紅兩道身影纏繞,互相扶持、互相對抗。

    水無痕在一旁觀看,當兩人將至功成,水無痕同時出招。

    「相生相剋.五行合一。」三人齊聲,火、金、水三道五行之力合一,現出燦爛光華。

    狐心樂此時剛好進入,在一旁滿意地看著三名徒弟默契無間,頓感安慰。

    絕招之後,三人各自分開,向狐心樂行禮:「水無痕/金霞君/火舞搖,參見道主。」

    三名道子長相各有特色,水無痕平順的五官如水一般柔和;金霞君五官樸實,但氣質高貴,身著淡黃古裝,也是五道子中唯一女性;火舞搖擁有赤火雙眼,五官俊俏,嘴角常常帶笑,身著火紅古裝。

    「你們三個果然沒讓我失望,第二絕招練習得不錯。」狐心樂發自內心地說。

    「謝謝道主稱讚。」三人又是齊聲。

    狐心樂停頓了一下,說道:「補情缺的甦醒,對軒轅神州是一大威脅,我只希望哪天你們遇到他,能夠有自保能力。」

    三道子了解狐心樂擔心他們安危,說道:「請道主放心,我等會盡力保護自己。」

    狐心樂點了點頭,離開了五行殿。

    狐心樂一離開,金、火兩道子便向水無痕詢問近來之事。水無痕一五一十地將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告知兩人。

    「想不到文武二官、聖主先後遭遇不測。」金霞君輕嘆,火舞搖亦同。

    水無痕柔順的五官蒙上一層陰影,但他隨即恢復,說道:「最重要的是仍在這世上之人,我們不能辜負道主他們的苦心。」

    其他兩人點頭表示贊同,三人不久之後便繼續修練同修之招。

    狐心樂慢慢來到神無殿,探視鏡落神淵。

    書滿腹連忙出來迎接,說道:「恭迎道主。」

    「書滿腹,聖主情況如何?」狐心樂問道,話語掩飾不住他的關心。

    書滿腹思索許久,說道:「聖主雖然情形得到改善,但常常出神。」

    狐心樂進入神無殿,看著出神的鏡落神淵,心中也開始思索究竟該不該讓他回復記憶?

    「道主,書滿腹斗膽一言。」一旁佇立的書滿腹突然開口。

    狐心樂疑惑地望了書滿腹一眼,開口說道:「你說。」

    「沒有過去,就沒有未來。」書滿腹淡淡說道。

    短短一句話,卻如暮鼓晨鐘地敲在狐心樂心頭上。

    狐心樂突然輕笑:「書滿腹,你點醒我了。」

    書滿腹也回以狐心樂微笑。

    「好友,我會找出方法來醫治你的,你相信我。」輕拍鏡落神淵,狐心樂的眼眸透露出不服輸的眼色。


    七重冥界,補情缺正在排定著計劃。

    「目前七重冥界只有三大將,以及冥邪之兵。如果以人海戰術圍攻惡魔聖域,勢必落得兩敗俱傷。再加上情無缺目前不在我手上,我不能冒險。嗯......那麼,我只能去尋找援兵了。」補情缺在紙上寫著作戰計劃。

    此時,闇冥也回到七重冥界。

    闇冥向補情缺行禮,說道:「冥皇要闇冥處理之事,闇冥已經辦完。」

    補情缺拍拍闇冥,輕笑說道:「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而奉月之華、取夜之星也進入,向補情缺報告:「冥皇,星月防護已經設下。」

    補情缺輕點了一下頭,表示了解。

    「與我入七重冥界最深處,我要請求援兵。」補情缺突然對三大將說道。

    三大將互相交換了一個疑惑眼神,接著看向補情缺。

    補情缺沒有說話,帶領三人進入冥殿冥皇座椅後面的暗門,欲求尋援兵。

    究竟援兵是何人?又會為戰局帶來何種變化?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4-26 08:0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十三章  援兵

    不染情塵和月下千年回到月下皇族遺址,蔓草荒煙的景象,再加上今夜缺月殘光,令兩人不禁悲從中來。

    「月下皇族的親人,爹、娘,浮塵回來了。」不染情塵語帶哽咽,無聲地流淚。

    失去至親之痛,家破人亡的傷悲,不染情塵也想到百多年前的落魄生涯。

    月下千年緊緊按住不染情塵之肩,他同樣淚流滿面。

    不染情塵擦擦眼淚,向月下千年緩緩道出百多年前之事。

    「從小,我便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為了生存,我曾經偷竊、說謊,甚至傷人。我沒有武功,沒有自保能力,因此,我只能常常使用一些小技巧來保護自己。直到二十歲那一年,我遇見了心樂,是他收留我,教我武功,讓我能夠保護自己,甚至教我識字,讓我當上神無殿之主。書滿腹是我最貼心的部下,也是朋友,因為當時他也是和我一樣的命運。在我當上儒首不久,心樂要我與他和尋佛、神罪全力阻止七重冥界的殺戮以及野心。」不染情塵一口氣說完,心情似乎舒服不少。

    月下千年想不到不染情塵受到這麼多苦難,心頭一緊,鼻頭一酸,眼淚更加氾濫。

    不染情塵自嘲一笑,繼續說道:「當年心樂教我武功之時,他告訴我,我的身體不適合練武,但我不在乎,我厭惡被欺負,我一定得堅強!心樂在我哀求之下,便教我掌、劍之招,我背上這口情塵不染,也是他所贈。但心樂告訴過我,我只能使用情塵不染三次,當第三次使用,我的命也即將消失。」

    月下千年一驚,難怪他從找到不染情塵開始,他從沒看過不染情塵使用背上之劍。

    「浮塵哥,雖然你不能使用情塵不染,但我的千年之月你可以使用啊!這是我們月下皇族代代相傳之劍,相信你可以發揮比我更強之力。」月下千年抽出背上之劍,將它交給不染情塵。

    不染情塵接過千年之月,撫摸著上面每一條傷痕,似乎想觸摸到那曾經擁有的溫暖。

    月下千年看著不染情塵,也想起自己以前的日子,但他比不染情塵幸運的多,他有天空海照顧、教導。

    「千年,我們回惡魔聖域吧。」不染情塵將千年之月插回劍鞘。

    月下千年點了點頭。

    兩人再深深地看了一眼月下皇族遺址,便離開了這裡。


    天空海進入聖龍峰最深處,手捻法印,口唸咒語。

    繪浮世在一旁觀看,屏息以待。

    「破!」天空海一聲破,只見一神秘圖騰出現,接著破除,接著一黑暗漩渦出現。

    「天空海,這是通往遺忘之地的虛幻之道,你想去尋找他是嗎?」繪浮世忍不住問道。

    天空海沒有理會繪浮世,逕自進入虛幻之道。

    繪浮世嘆了一口氣,跟著天空海進入。

    兩人緩緩走在虛幻之道,氣氛宛如凝凍奶油般沉重。

    繪浮世終於忍不住了,再次問道:「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我要了解剩下的神石在誰手中,我絕不讓七神石重聚。」天空海說道,語氣是不易察覺的恐懼。

    繪浮世了解他再勸阻,也是無用,只能和天空海繼續前進遺忘之地。

    就在兩人要到達遺忘之地時,一道強烈之氣攻向兩人。

    「哈啊!」繪浮世發出掌氣,擋下突如其來的一招。

    天空海疑惑,不知道是誰攻擊他們。

    就在兩人疑惑之時,一道雄渾嗓音緩緩吟著詩:「夜雨疏落掛枝頭,長江舟上愁。秋菊金風送飄香,遊子欲斷腸。孤樹切割月光練,雙吟悲淚垂。水波微蕩人憔悴,心茫飲茗醉。思鄉望天鎖深眉,求名是錯對?燭影搖紅映蒼顏,眼闔身疲累。玉壺輕洩起絲煙,再飲忘凡塵。」

    只聽其聲,不見其人,讓天空海不禁破口大罵:「你是怎麼了?連我天空海你都認不出是嗎?」

    繪浮世驚嚇地看著天空海,不敢相信他會發脾氣。

    「回去吧,目前遺忘之地不宜現世。」他緩緩說道。

    天空海聽到此話,不禁更加生氣,以非常容忍的語氣說:「補情缺甦醒,月神石差點被搶奪,你居然還不想現世?」

    他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不了解我現世會有什麼影響。」

    天空海終於忍不住了,天空之海飛旋而出。

    繪浮世見天空海如此激動,立刻勸阻:「你冷靜點!」

    「冷靜?他不是不知道七神石合一有何後果,但他居然還不出面!」天空海開始凝聚劍氣,蓄勢待發。

    「天空海,我當然了解七神石合一的後果,但如果我出面的話,神狩天夜也會出現。雖然我有可以和神狩天夜一戰的能力,但我不能忽略他會帶出的勢力。請你諒解我好嗎,天空海。」他無奈說道。

    天空海握住天空之海的手緩緩放鬆,天空海再次收回背上。

    繪浮世見到這一幕,知道天空海已經動搖,不禁鬆了一口氣。

    天空海吸了好幾口氣之後,再次說道:「我目前可以撐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希望你了解你該為之事。」

    說完,天空海轉身,再次踏上虛幻之道。

    繪浮世見狀,也跟著天空海離開,踏上虛幻之道。

    「唉......」一聲嘆息,無數悲哀。


    七重冥界,補情缺帶領三大將進入暗道之內,一路上四人皆是無語。

    四人來到一面巨大之牆,牆面上有一魁梧身影,被無數鎖鏈纏繞縛綁。

    「當年闇帝將冥界之主地位傳給我時,告知我在七重冥界用人之時,可以請求援兵,而他,便是闇帝留下之人。」補情缺向三大將解釋。

    闇冥等三人看著被束縛在牆上之人,皆能感受到他強大的力量。

    「冥邪印,縛天鍊,逆乾坤,赦鬼神。」補情缺唸著破印之咒,只見無數鎖鏈同時一斷,巨牆破裂,人影瞬動。

    奉月之華訝異地看著人影手中之刀抵住自己咽喉。

    補情缺連忙喝道:「住手!」

    人影冷冷地看了補情缺一眼,收回攻勢。

    奉月之華和取夜之星以及闇冥冷汗滿面,此人實力,不遜於邪殘。

    「竊日之耀,你是闇帝留予我的援兵,即使我非闇帝,我的命令你也得全部服從。」

    此人,他們才看清竊日之耀,他長相黑膚濃眉,魁梧健壯,手中全黑巨刀散發危險氣息。

    奉月之華以及取夜之星聽到他的名字,有些懷疑他是否和他們有關係。

    在他們思考之時,竊日之耀開口說道:「我只服從闇帝,會服從你的話,也只是因為你是闇帝的傳承。」

    補情缺聽到如此囂狂的話語,不怒反笑,說道:「好,我喜歡有個性之人。」

    「下達你的命令。」竊日之耀收回全黑巨刀。

    「等到我功力恢復之時,與我殺上惡魔聖域,為四大將復仇。」補情缺下達對竊日之耀的第一個命令。

    竊日之耀點了點頭,離開了此處。

    奉月之華忍不住開口:「冥皇,他真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補情缺輕笑,他當然了解越強之人越是囂狂。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4-27 09:5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45 , Processed in 3.099563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