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不染情塵

【長篇小說】 惡魔聖域第二十八章 義無反顧

[複製連結] 檢視: 9066|回覆: 48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四章  月下皇族

    「又一名戰友離開我們了。」狐心樂幽幽說道。

    「淨天佛者以命換來的凝晶,我們絕對要讓尋佛恢復!」不染情塵似乎下定決心。

    「嗯,回惡魔聖域吧。」狐心樂說完,三人一起離開淨佛域。


    奉月之華緩緩走回七重冥界,卻遇到傷重的取夜之星。

    「你受傷了。」奉月之華連點取夜之星數個穴道,讓取夜之星稍感舒適。

    「定神罪果真沒死。」取夜之星說出這個事實。

    「連邪主都無法擊敗他,你受傷也是無可厚非。」奉月之華淡淡說道。

    「哼!雖然很不甘願,但他真的很強悍。」取夜之星半是惱怒、半是佩服地說。

    「回七重冥界向邪主報告吧。」奉月之華說道。

    「嗯。」兩人一起回去七重冥界。


    不染情塵三人回到惡魔聖域,便直接往執戒殿去。

    蓮華座上的渺天尋佛,渾身雪白佛裝,原本黑亮的長髮,經過百年,轉為素白的長髮。

    「參見儒首、道主。」三執戒向兩人行禮,對月下千年露出疑惑表情。

    「這一位是月下千年,今天就是特地帶他來醫治尋佛。」狐心樂解釋著。

    「原來如此。」三執戒異口同聲。

    「千年,開始吧。」不染情塵催促。

    「嗯。」月下千年取出凝晶,讓渺天尋佛服下。

    「三執戒,請助佛尊一臂之力。」狐心樂說道。

    「是。守護佛光。」三執戒再次圍成三角,讓祥和的佛光罩住渺天尋佛全身。

    不染情塵、狐心樂、月下千年三人在旁觀視著,希望渺天尋佛能盡早清醒。

    「呼……」突然,渺天尋佛緩緩地吐出一口白氣。

    下一刻,渺天尋佛的手指緩緩抽動。

    「心樂,成功了!」不染情塵喜不自勝。

    「太好了。」狐心樂也露出了笑容。

    「佛尊可能要再一段時間,才會完全清醒,請三位先回去休息吧。」三執戒說著。

    「嗯,一有消息請立刻通知我們。」狐心樂吩咐。

    「是。」三執戒回道。

    三人便先回神無殿去。

    「儒首,你們回來了。」書滿腹說道。

    「書滿腹,聖主情況如何?」不染情塵問道。

    「聖主仍在沉睡。」書滿腹回道。

    「這樣啊……」不染情塵低語。

    此時,水無痕突然進入神無殿。

    「道主、儒首!」水無痕的聲音很快很急。

    「發生什麼事了?」狐心樂有些訝異一向沉穩的水無痕會有如此慌忙的一面。

    「飛葉求殺剛剛來五行殿找我。」水無痕有些喘地說著。

    「喔?」不染情塵和狐心樂都有些不敢相信。

    「飛葉求殺說他感受到魔君的強大魔氣。」水無痕說道。

    「神罪果真沒死!」兩人又是訝異又是歡喜。

    「魔君是?」月下千年疑惑地問道。

    「我等一下再和你說明,飛葉求殺現在在哪裡?」不染情塵急問。

    「他還在五行殿。」水無痕回道。

    「心樂,我想去和飛葉求殺問個清楚,你要一起去嗎?」不染情塵轉頭問狐心樂。

    「你去問吧,我還有事要與千年聊。」狐心樂說道。

    「嗯。走吧。」不染情塵催促著水無痕。

    「是。」說完,兩人一起離開。

    當兩人離開,神無殿只剩下月下千年和狐心樂。

    「千年,月下皇族是被誰所滅?」狐心樂單刀直入。

    「這樣問,你不覺得有些無禮嗎?」月下千年有些不悅。

    「我在想,你應該和情塵有關係?」狐心樂試探地問。

    「月下皇族,在一百年二十前一夕之間被滅,就為了奪取月神石。」月下千年緊握拳頭。

    「七神石之一?」狐心樂有些不敢置信。

    「是啊……七神石之一。」月下千年無奈說道。

    「知道是誰所滅嗎?」狐心樂再次問道。

    「不太記得了……只依稀記得他唸了一首詩,渺……唯有天……雲霧……飄……人。」月下千年努力地回想。

    「渺跡天尋!」狐心樂訝異。

    「他是何方神聖?」月下千年急問。

    「能一劍劈開山岳的高手,他和邪殘合作,破了我和情塵所設下的封印。」狐心樂回答。

    「他人在哪裡?」月下千年又問。

    「千年,我知道你想要復仇,但只有冷靜,你才有贏的機會。」狐心樂安撫著。

    「滅族之仇,不共戴天!」月下千年怒吼。

    「千年,只要你告知我你和情塵是何關係,我便告訴你渺跡天尋下落。」狐心樂試著轉移月下千年注意力。

    月下千年慢慢冷靜下來,調整了自己的情緒。

    「月下皇族只有兩個人逃過死劫,一個是我,另一個就是不染情塵。」月下千年緩緩說道。

    「所以你和情塵……是兄弟?」狐心樂再問。

    「百年前你們創立惡魔聖域時,我當時是二十歲,看到不染情塵的那一刻,我便懷疑他是我的哥哥。」月下千年回憶。

    「為何你會認為情塵就是你的哥哥?」狐心樂有些疑惑。

    「他和我長得如此相似,再加上這幾天我看到他的左上手臂有一新月疤,我便知道他是我哥哥。」月下千年回答。

    「百年前,我遇到情塵的時候,他當時正被一群流氓圍攻,是我救了他。後來他和我成為好朋友,他告訴我他的身世,
    說他是一個孤兒,從小就是自食其力。他說他厭惡以強欺弱,才會和那群流氓打起來。所以後來我們才會繼續尋找武功
    高強的人,組成惡魔聖域。」狐心樂回憶道。

    「心樂,你為何會知道月下皇族之事呢?」月下千年突然問道。

    「我是聽江湖道上的消息,才會知道的。」狐心樂回答。

    「心樂,此事先不要告訴不染……哥哥。」月下千年終於改口。

    「嗯。」狐心樂淡淡一笑。

    「算了,我還是先冷靜下來,再去找渺跡天尋復仇吧。」月下千年苦笑。

    「呵。」狐心樂拍了拍月下千年的肩膀。


    七重冥界.冥殿,冥界雙使一同回來。

    「說說你們的經歷。」邪殘冷冷地道。

    於是,奉月之華和取夜之星便將所經歷的事情全報告給邪殘知道。

    「定神罪果真沒死……」邪殘低語。

    「邪主,你下一步打算如何做?」奉月之華問道。

    「由我親自去會會他吧。」邪殘冷笑。

    「邪主出馬,必定凱旋而歸。」取夜之星笑著說。

    「你們兩個與闇冥一同守護冥皇,我這就去會會定神罪。」邪殘慢慢離開七重冥界。


    山洞內的定神罪,突然感受到一股強大邪氣。

    「定神罪,好久不見。」邪殘慢慢走向山洞。

    定神罪在山洞內發出一掌,被邪殘用掌力擋下。

    「神之罪,唯吾能定;吾之罪,唯天能定!邪殘,今日讓你入黃泉。」定神罪雙目變得赤紅,魔槍上手。

    「有意思。」邪殘冷笑,邪槍上手。

    邪槍對魔槍,邪人對魔人,究竟是誰技高一籌?

    「邪之刃!」邪殘邪氣成刃,自四面八方攻向定神罪!

    「雷燄!」定神罪引動魔雷,奔雷如燄,與邪之刃互相噬滅!

    風沙過後,兩人各自警戒十分。

    「哈啊!」一聲沉喝,邪殘邪槍上手。

    「喔?喝啊!」同一時刻,定神罪魔槍同樣上手。

    一者冰邪,一者狂雷,兩股巨大黑夜之力互相消長。

    「冰柱千峰!」天降萬千冰柱,挾帶毀天滅地之威。

    「神罪天定!」定神罪運起神力,千鈞魔槍射向天際,槍身周圍環境雷力,吸收著冰柱之力。

    邪殘眼見冰柱之力緩緩被魔槍消去,再出一招。

    「邪指千流!」邪殘氣凝劍指,千流邪氣射向毫無防備的定神罪!

    「喝啊!」定神罪雙掌擊向地面,滾捲而起的飛沙擋下這波攻勢。

    「五邪爪!」邪殘如急雷般飛向定神罪,五邪之爪眼看就要穿透定神罪胸膛!

    「你上當了!」定神罪冷笑,天上的魔槍同時釋放冰雷兩大自然之力!

    邪殘橫槍一擋,擋下死劫,卻擋不下重創!

    「邪殘,你還有力氣打嗎?」魔槍回到手上,定神罪氣勢更凌人。

    「地流冰邪!」邪殘邪槍入地,冰邪雙威自地面迅速蔓延,無奈氣力已失三分。

    「逆五芒!」定神罪單足一踏,逆五芒星盡消冰邪雙力。

    邪殘氣血紊亂,腳步有些不穩。

    「該結束了吧?」定神罪凝聚魔雷之力,欲發最後一招。

    「哼!」邪殘穩住腳步,邪槍拄地。

    兩人都知道,最後一招,終將有一人倒下。

    「魔雷滅天罰神罪!」萬里魔雷轟向大地,日月無光、鬼神驚怕!

    「邪冰天無滅世威!」天之冰、地之邪,盡鎖敵人生機!

    就在兩大絕招要互相衝擊之時,突聞熟悉聲音!

    「斬天無敵!」渺跡天尋揮灑誅神劍,無數劍雨加入戰局。

    三道絕招,方圓百里盡被摧毀殆盡,宛如末日人間。

    「渺跡天尋?」邪殘眼眸微微瞇起,帶著危險的氣息。

    「為何擾我戰局?」定神罪語氣帶著不悅。

    「破封之力果然強大,竟然可和邪主和魔先天打成平手。」渺跡天尋笑得肆意。

    「你可知你的下場是什麼?」定神罪冷笑,魔雷之力再度聚集。

    「是什麼?」渺跡天尋仍是一派輕鬆。

    「死。」話語甫落,定神罪轉眼已到渺跡天尋身邊。

    數聲脆響,兩人短兵相接數十招。

    「魔先天果然不凡。」渺跡天尋借力使力連退數步。

    「不奉陪了。」邪殘說完,化為光影離去。

    「試驗目的已成。」渺跡天尋也離去了。

    「哼,一群怪人。」定神罪回到山洞。



    惡魔聖域‧魔元殿,飛葉求殺再度感應到定神罪魔氣。

    「魔君果然沒死。」飛葉求殺眼神帶著欣慰。

    此時,水無痕和不染情塵進到詭譎黑暗的魔元殿。

    「飛葉求殺,神罪果真沒死?」不染情塵藏不住喜悅問道。

    「是。」於是,飛葉求殺將他所感應到定神罪魔氣之事,全告訴不染情塵。

    「嗯……你可否知道大概位置?」不染情塵又問。

    「依魔君個性,他要回來自會回來。」飛葉求殺說道。

    「也是,不過至少神罪沒死,這樣就夠了。」不染情塵微微一笑,連日來的憔悴已不復見。

    不染情塵又和飛葉求殺交代幾句,便和水無痕離開了魔元殿。

    「儒首,看來四先天不久就會再度相聚,再一次引導惡魔聖域。」水無痕開心說道。

    「是啊……」不染情塵心中又何嘗不開心呢?

    兩人回到神無殿,狐心樂詢問消息,不染情塵一五一十地答覆。

    「哈哈哈!」狐心樂放聲大笑。

    月下千年則是看著不染情塵,若有所思。

    「千年,怎麼了?」不染情塵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但卻不感到討厭。

    「浮塵哥……」月下千年輕聲說出不染情塵真正名字。

    「浮塵是誰?」不染情塵疑惑,殊不知這是他真正名字。

    「對不起,我叫錯了。」查覺自己失態,月下千年連忙掩飾。

    「好哇!居然連我的名字都叫錯,納命來!」不染情塵笑鬧著。

    狐心樂在旁看著這一幕,也只能露出無奈笑容。


    七重冥界‧邪殿,邪殘運功療傷。

    「想不到我竟會中計。渺跡天尋擾局擾得真是時候,沒有他,我大概早被魔雷吞噬了。」邪殘自嘲地說著。

    此時,冥界雙使進入邪殿之內。

    「您受傷了。」兩人難掩驚訝擔心神色。

    「死不了。」邪殘不在意地說道。

    「冥皇情形如何?」邪殘問道。

    「仍在沉睡。」兩人回道。

    邪殘沒說什麼,只是緩緩離開邪殿,到了冥殿。

    「冥皇啊冥皇,你再不快清醒,邪殘就要支撐不下去了。」邪殘語氣有些疲倦、有些像撒嬌的小孩。

    「邪主,你現在是七重冥界支柱,請不要說出如此喪氣話。」奉刀使‧闇冥淡淡說道。

    「呵……」邪殘苦笑。

    七重冥界‧銀河拾夢,星凝語走出銀河拾夢慢慢地來到冥殿。

    「蒼穹無盡銀河夢,雲海飄渺星凝語。」吟詩同時,星凝語同時進入冥殿。

    星凝語有著白瓷般的小巧臉蛋,娉婷身段,宛如從古畫中走出的古典美人。

    「星凝語,妳怎麼會過來?」邪殘口氣有些訝異。

    「屬下願意出任務。」星凝語微微行禮。

    「嗯……既然如此,妳去負責渺跡天尋方面,讓他的力量可以納為所用。」邪殘想了一下說道。

    「他在何方?」星凝語問道。

    「尋天岩。」邪殘回道。

    「屬下了解。」星凝語緩緩步出七重冥界。

    「邪主魅力可真大。」闇冥輕笑。

    「什麼?」邪殘還是不知道星凝語為何突然願意出任務。

    「邪主,你還是不懂我的心嗎?你以為我感應不到你受傷嗎?」星凝語笑了,笑得很苦。


    古章聖閣‧執戒殿,渺天尋佛雙眼緩緩睜開。

    「三執戒……」渺天尋佛輕喚。

    「佛尊醒了!」三執戒欣喜欲狂。

    「請解除守護佛光吧。」渺天尋佛說道。

    「是!」三執戒解除了使用百年的守護佛光。

    「謝謝你們。」渺天尋佛自蓮華座起身,腳步有些不穩,但有驚無險。

    「佛尊,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下?」大執戒‧大日無藏問道。

    「不用,我必須得了解百年來發生什麼事。儒首、道主呢?」渺天尋佛問道。

    「在神無殿。」二執戒‧殘月幽泣回答。

    「嗯。」渺天尋佛活動了一下筋骨,離開了執戒殿。

    神無殿,狐心樂、不染情塵、月下千年正在喝茶聊天。

    「佛陀喜見眾生貌,如來悲憫人間劫。縹緲雲天琉璃心,今入紅塵消罪業。」熟悉的聲音,
    伴隨熟悉身影進入神無殿。

    「尋佛!」狐心樂大喊。

    不染情塵原本在喝茶,一看到渺天尋佛,整口茶都噴了出來。

    「好友,百年不見了。」渺天尋佛淡淡一笑,除了黑亮長髮變為雪白長髮,他無太大改變。

    「尋佛,我好想你!」不染情塵飛奔過去,抱住了渺天尋佛,像小孩子一樣。

    「你還是這麼愛撒嬌。」渺天尋佛說出讓人差點吐血的字眼。

    「什麼撒嬌,我又不是小孩!」不染情塵有些不滿。

    「呵呵,是是是。」渺天尋佛笑顏逐漸舒展開來。

    「這一位是?」渺天尋佛這時才注意到月下千年。

    「尋佛,他可是讓你清醒過來的功臣唷。」狐心樂笑道。

    於是,四人再度坐了下來,不染情塵則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完整說了一次。

    「原來如此,想不到惡魔聖域遭受如此浩劫。」渺天尋佛輕嘆一聲。

    「不過沒關係,我們可多了一位得力助手唷!」不染情塵拍了拍月下千年。

    「我怎麼覺得我被推下火坑?」月下千年苦笑。

    「你逃不了了,放棄吧!」不染情塵笑鬧。

    神無殿內,一片歡樂笑語。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2-21 07:33 PM 編輯 ]
     
    惡魔聖域

    http://www.gamez.com.tw/thread-359213-1-1.html


    三合院(新版)

    http://www.gamez.com.tw/thread-44605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月下千年    發表於 08-4-4 07:27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定神罪

    定神罪:劍眉星眸,面皮有些黑,但更顯現出他的俊俏,身材魁梧。

    四先天之魔先天,百年前受邪殘偷襲一掌,落下滅罪山,百年來毫無消息。

    雖然是魔族之人,但不喜濫殺,只會斬殺罪惡之人,因此惡魔聖域上下都很尊重他。

    力大無窮,能舞動背上千鈞魔槍,更擁有重現能力,能使用別人的招式。

    名稱:定神罪。

    其他稱號:魔君。

    詩號:神之罪,唯吾能定;吾之罪,唯天能定!

    身分:惡魔聖域魔元殿之主、四先天之魔先天。

    性別:男。

    根據地:魔元殿。

    朋友:鏡落神淵、渺天尋佛、狐心樂、不染情塵。

    部屬:飛葉求殺。

    組織門派:惡魔聖域。

    專長:重現。

    武學:神之罪、神罪罰、雷燄、神罪天定、逆五芒、魔雷滅天罰神罪、魔之意‧滅、混沌魔元。

    兵器:魔槍。

    其他:情塵笛聲如流水,心樂琴音滌煩憂。神罪擊鼓震九宵,尋佛梵唱天上聞。(四先天合奏時所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月下千年

    月下千年:月下皇族遺孤,不染情塵胞弟。

    一身輕薄白衣映照黑髮如夜,臉上總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

    與不染情塵長得相當神似,柳葉眉、單鳳眼。

    個性少年老成,一生以找到不染情塵和殺掉滅了月下皇族之人為重心。

    名稱:月下千年。

    詩號:蒼天淚,泣星沉。月下千年,淚吟流夜。

    身分:月下皇族遺孤。

    性別:男。

    兄弟:不染情塵(兄)。

    朋友:狐心樂、渺天尋佛、鏡落神淵。

    武學:千年一瞬、月下千年、千年淚、月落凡塵。

    兵器:千年月。

    所有物:千年之月、佛冥凝晶。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五章 暗黑雙合

    尋天岩外,渺跡天尋拿山頭來練習誅神劍威。

    只聽轟隆作響,山崩地裂!

    「老大最近好像越來越暴力了。」盜夜偷星有些擔心。

    「你有何好方法可以阻止他嗎?」笑人痴無奈說道。

    在兩人嘀嘀咕咕之時,一道倩影緩緩來到尋天岩,冥氣之強大,連渺跡天尋也不得不停下。

    「渺跡天尋,願意與七重冥界合作否?」星凝語開門見山。

    「喔?妳怎麼知道我便是渺跡天尋?」渺跡天尋表面輕鬆,心裡警戒。

    「破封之力。」星凝語簡短回道。

    盜夜偷星和笑人癡則被她的氣勢震懾,久久說不出話來。

    「與冥界合作,我有何好處?」渺跡天尋笑笑問道。

    「各取所需、各得其利。」星凝語不想和渺跡天尋廢話太多。

    「何需?何利?」渺跡天尋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想在氣勢輸人一籌。

    「破封之力、神石。」星凝語輕道。

    渺跡天尋暗驚,想不到七重冥界也知道神石之事。

    「好,我應允了。」渺跡天尋答應這次合作。

    「冥界古牌,你可以用它進出冥界。」星凝語取出一塊材質不知為何的牌子,交給渺跡天尋。

    渺跡天尋收下古牌,心中開始構築新的計劃。

    「請。」星凝語離去了。

    渺跡天尋仍在為剛剛之事失神,直到兩人喚他,他才回過神來。

    「七重冥界到底有多少此等高手?」渺跡天尋握緊冥界古牌。

    尋天岩和七重冥界合作,又將為軒轅神州帶來多少殺戮?



    惡魔聖域‧神無殿,房間內的鏡落神淵緩緩醒了過來。

    這裡是哪裡?我是誰?我又為何會在這裡?為什麼我不能說話?

    一連串的問題浮現在失去所有記憶的鏡落神淵心中。

    於是,鏡落神淵緩緩離開房間,向神無大殿走去。

    原本聊得很開心的四人,也察覺到鏡落神淵。

    「神淵……」不染情塵看著鏡落神淵,心中百感交集。

    你們是誰?為什麼我似乎記得我已不記得的記憶?

    「神淵老友,你應該已經不記得我們了……」狐心樂相當痛心,因為他知道服下忘心丸的後果。

    我……我叫做神淵?

    「神淵……唉……」渺天尋佛在剛剛的聊天當中,已經大概知道百年來的事情。

    為什麼你們都要露出那種痛苦的表情?我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神淵,你不要害怕,我們都是你的老友。」不染情塵心疼得摟著鏡落神淵。

    「我想……我有辦法可以醫治鏡落神淵。」月下千年突然說道。

    「真的嗎?」三人異口同聲。

    「我回月下皇族遺址一趟,找尋千年之月。」月下千年回道。

    「千年之月?」狐心樂疑惑。

    「一本古書,裡面記載許多藥物的效用,或許能找到讓鏡落神淵回復記憶的方法。」月下千年解釋。

    「我和你去!」不染情塵急道。

    「嗯。」月下千年應允了。

    「既然如此,那心樂和我就負責照顧神淵等你們回來。」渺天尋佛說道。

    「嗯。」狐心樂也答應了。

    於是月下千年和不染情塵便向月下皇族遺址而去。


    七重冥界‧邪殿,邪殘再度翻閱冥界寶典,欲找出能讓補情缺清醒的方法。

    「欲讓功力全失的人再度清醒,以聖龍膽、盤古草、冰雪玉蟾所煉出的藥丸效果最佳。」邪殘讀到此處,
    眉頭已經深深皺起,因為此三樣物品都是相當希罕且難得到的。

    「聖龍膽產在聖龍峰,外型為一擁有七彩的軟石,但在一萬顆石頭之內才有一顆。盤古草,生在不毛山,
    外型為赤紅之態,百年才會生長一株。而冰雪玉蟾為玉蛙冬眠在極寒冰雪突變而成,在雪之山最為常見。」
    邪殘慢慢閱讀。

    冥界雙使靜默一旁,神情同樣沉重。

    「我該派你們去冒這個險嗎?」邪殘像在問他們,也像在問自己。

    「能助冥皇和邪主,屬下不畏上刀山下油鍋。」雙使一起向邪殘行禮。

    「唉……好吧。你們一起去找尋盤古草吧,這是三樣之內難度比較小的。」邪殘拍了拍兩人肩膀。

    「是!」兩人領命完,便一起離開。

    「也該是將他們三人叫回來的時候了。」邪殘喃喃自語。


    不染情塵和月下千年慢慢來到了月下皇族遺址。

    漫天塵沙、荒煙蔓草,斷垣殘壁訴說著曾經的光榮。

    月下千年帶領不染情塵來到月下皇族地下宗祠,當他逃過死劫後,他碰到了一個人幫助他葬了所有族人。

    「爹、娘,以及所有的族人,不肖子孫千年回來看你們了。」月下千年手捻三炷清香,語氣哽咽。

    「月下皇族的眾英魂們,我是千年的朋友,我會協助千年為你們報仇!」不染情塵不知為何,對月下皇族有特別的感覺。

    月下千年很想開口對不染情塵說明一切,但他不能如此做。因為不如此,他怕不染情塵會比他更激動。

    「情塵,你也來拜一拜吧。」月下千年遞給他三炷香。

    兩人短暫沉默,插完香後,月下千年找出千年之月。

    「這本書就是千年之月。」月下千年將書交給了不染情塵。

    不染情塵看著這本書,外表毫不起眼,黑色書皮上懸掛著如刀新月。

    「忘心丸,能讓人忘掉所有回憶的朱紅藥丸,少有藥物能夠消除它的效力。但如果能狗尋找到回心轉意,再加上摯友
    的心血,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能夠恢復回憶。」不染情塵緩緩唸道。

    「回心轉意……回心轉意……」不染情塵找著回心轉意的說明。

    「有了!回心轉意,一種稀有植物,十年生長、百年開花、千年結果,生長在忘年山,外型根為深黑、葉為雪白、果為
    煙波藍。」不染情塵慢慢唸出回心轉意的說明。

    「回心轉意……好美的名字。」月下千年聽得有些入迷。

    「美是美,要得到可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不染情塵苦著臉說道。

    「不用擔心,只要你能找到,不管有沒有開花我都能令它開花。」月下千年信心滿滿。

    「既然如此,我們先回惡魔聖域和心樂他們討論吧。」不染情塵說道。

    「嗯。」

    於是,兩人離開地下宗祠,回到地面。

    「史事消散,岳山依舊。立佇殘垣,葉落無聲。」月下千年緩緩落下一滴清淚。

    「走吧。」不染情塵拍了拍月下千年肩膀。

    兩人離開了,獨留斜陽照蕭條。


    尋天岩內,渺跡天尋正在思索著如何得到最大利益。

    「老大,你在思考什麼?」盜夜偷星奉上一杯茶。

    「思考如何得到神石。」渺跡天尋回道。

    「什麼是神石?」盜夜偷星問道。

    「開天闢地七神石,七石合一得天下。」渺跡天尋唸著古老傳說。

    「七重冥界有這種東西嗎?」盜夜偷星有些疑惑。

    「就算沒有,也脫不了關係。」渺跡天尋很肯定地說。

    「你的下一步呢?」盜夜偷星問道。

    「上七重冥界和邪殘交換條件。」渺跡天尋站了起來。

    「我和你去。」盜夜偷星急道。

    「不,我有任務要交給你們兩個。」渺跡天尋搖了搖手。

    「請說。」一旁的笑人痴開口說話。

    「找尋回心轉意。」渺跡天尋說道。

    「忘心丸的解藥成分之一,老大你有何用意?」盜夜偷星更加疑惑不解了。

    「我要惡魔聖域心甘情願為我做事。」渺跡天尋似笑非笑。

    「原來如此,屬下明白了。」兩人異口同聲。

    渺跡天尋離開尋天岩,向七重冥界而去。


    同一時候,不染情塵和月下千年也回到了惡魔聖域。

    不染情塵將回心轉意一事告知渺天尋佛和狐心樂,兩人同樣表情凝重。

    「此事該由誰去好呢?」狐心樂喃喃自語。

    「忘年山一行,由我去吧。」渺天尋佛突然開口。

    「尋佛,你才剛恢復,這樣好嗎?」不染情塵有些擔心。

    「呵呵,無須擔心我。」渺天尋佛淡淡一笑。

    「既然如此,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我會轉告三執戒此事。」狐心樂拍了拍渺天尋佛肩膀。

    「嗯。」渺天尋佛離開神無殿,踏向未知的忘年山。

    「千年,你要不要和我合奏一曲?」不染情塵突然說道。

    「好啊!」月下千年欣然接受。

    「我也來湊個熱鬧。」狐心樂變出情深胡琴。

    流水笛音,情深琴聲,交織出鳳韶之音。

    鏡落神淵坐在一旁,表情變得柔和,心中充滿溫暖。

    雖然他已不記得他們,但曾經的情誼不可能被抹去。

    「遠方炊煙裊裊,蓬扉小舍菜香繚繞。幾杯杜康入喉,好不逍遙。」狐心樂吟著詩,
    勾勒出田園風光。

    此時的惡魔聖域,不知道更大的危機已然降臨。


    荒野之上,星凝語緩緩走回七重冥界,卻突然感受到強大魔氣。

    「如此強大的魔氣,是定神罪!」星凝語心頭一顫。

    而在山洞之內的定神罪,同樣感受到星凝語的強大冥氣。

    「又是七重冥界?」定神罪警戒十分,不敢大意。

    「看來,只能加快腳步了。」星凝語苦笑,連忙奔走。

    定神罪在此時離開山洞,剛好看到星凝語。

    「妳是誰?難道妳也是七重冥界之人?」定神罪犀利問道。

    「我是七大將之首‧星凝語。」星凝語知道少不了一場硬戰。

    「喔?妳就是百年前未現身的七大將之首?」定神罪眼露一絲贊賞。

    「就是你打傷邪主?」星凝語突然想到,口氣也變得冰冷。

    「百年前他偷襲我一掌,我是一報還一報。」定神罪義正詞嚴。

    「呵呵,想不到堂堂魔之先天也這麼愛計較。」星凝語忍不住挖苦。

    「我不負人,人不負我。」定神罪聳聳肩。

    「好了,閒話說得夠多了,你是讓我過去,還是再展開一場戰鬥?」星凝語故作不在乎地問道。

    「妳離開吧,我感覺得出妳不是壞人。」定神罪轉過身,欲回山洞。

    「請。」星凝語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

    「幫我轉告邪殘一句話。」定神罪走到一半突然說道。

    「嗯?」星凝語停下腳步。

    「他不是一個好人,但他卻是一個好上司。」定神罪回到山洞。

    「好上司嗎?哈!」星凝語苦笑,她不想要邪殘是一個好上司。


    渺跡天尋來到七重冥界,望向四周結界。

    「渺跡天尋要求見邪主一面。」渺跡天尋出示冥界古牌說道。

    結界解除,渺跡天尋一進入,結界又立刻回復。

    渺跡天尋慢慢進入七重冥界內殿,不依靠任何人帶領,來到了邪殿。

    「你有什麼事嗎?」邪殘冷冷問道,他仍在研究冥界寶典。

    「我願意為你出一項任務,只要你答應將神石給我。」渺跡天尋說明來意。

    「……哈哈哈!你以為一項任務就能換得神石?渺跡天尋,你別癡人說夢了!」邪殘面帶怒容。

    「不論你要我出什麼任務皆可。」渺跡天尋絲毫不受邪殘怒氣影響。

    「不可能!」邪殘說得斬釘截鐵。

    「是嗎?真是可惜了。」渺跡天尋也動了肝火,誅神劍蓄勢待發。

    突然,邪殘想到另外一個方法。

    「等等,我不可能給你神石,但我可以讓你一觀冥界寶典。」邪殘說道。

    「喔?」渺跡天尋被邪殘突然的改變弄得不知所措。

    「你或許不知道,七神石的傳說冥界寶典記載得最完整。」邪殘解釋。

    「你有何證據說服我?」渺跡天尋半信半疑。

    「七重冥界第一代之主,闇帝‧神狩天夜曾經見過完整的天地古神版。」
    邪殘再次說道。

    「天地古神版!」渺跡天尋相當訝異,因為在遙不可及的年代,有人在瑪瑙版上記錄了開天闢地
    的詳情,因此被稱為天地古神版。

    「這樣夠不夠交換一個條件?」邪殘問道。

    「好!我要現在觀看!」渺跡天尋說完就要拿邪殘手上的冥界寶典。

    「可以,不過我只能讓你觀看神石記載部分。」邪殘擋下渺跡天尋。

    「嗯……好吧。」渺跡天尋勉強同意。

    邪殘將冥界寶典拿給渺跡天尋,但一直警戒著。

    渺跡天尋翻閱著神石記載,但卻訝異地發現最後幾頁被撕去。

    「這是怎麼回事?」渺跡天尋質問。

    「我也不知道是被誰給撕去。」邪殘聳了聳肩。

    「算了。」渺跡天尋將書還給邪殘。

    「好了,現在你聽好,我要你到聖龍峰找尋聖龍膽。」邪殘開出條件。

    「你開的條件還真嚴苛啊……」渺跡天尋苦笑。

    「需要我派幫手給你嗎?」邪殘有些挖苦地問道。

    「不必,我大概五天之內就能拿回來。」渺跡天尋搖了搖手。

    「這麼有自信?」邪殘笑笑。

    「請。」渺跡天尋轉身欲離開。

    「你可不要失信。」邪殘冷冷提醒。

    「我答應你的事有哪件沒做到?」渺跡天尋微怒。

    「是啊……但你也得到對等的回報了。」邪殘對著越來越遠的渺跡天尋輕聲說道。

    忘年山,一座被遺忘的荒山。

    山上到處是毒蟲猛獸、瘴氣荒草,一不小心,命就不保。

    渺天尋佛一步一步踏上未知的旅途,心中無畏。

    就在渺天尋踏上忘年山之時,笑人痴和盜夜偷星也同時來到。

    「嗯?除了我們,居然還有別人?」盜夜偷星有些訝異。

    「難道他也是來尋找回心轉意?」笑人痴猜測著。

    「我們跟在他後面看看。」盜夜偷星低語。

    「嗯!」

    於是,兩人便偷偷地跟在渺天尋佛後面。

    「意想不到的訪客。」渺天尋佛輕笑,表面不動聲色。

    突然!無數黃蜂飛向渺天尋佛!

    「蓮華波。」渺天尋佛手捻法印,黃蜂們被包進透明泡泡中。

    「等等再幫你們解開。」渺天尋佛輕笑,繼續路程。

    「看來他不喜歡殺生。」笑人痴喃喃自語。

    「如果是我,早就一招解決這些黃蜂了。」盜夜偷星也深有同感。

    兩人繼續他們的跟蹤行動。

    而他們在行程中遇到了許多猛獸的攻擊,但渺天尋佛只是用蓮華波將他們包住,
    未曾傷害任何生靈。

    「終於快到山頂了。」渺天尋佛露出笑容。

    「他果然是來尋找回心轉意!」兩人異口同聲。

    忘年山頂,生長了許多珍貴藥草,而回心轉意便隱藏其中。

    「這麼多藥草,該怎麼是好呢?」渺天尋佛微露困苦表情。

    「我們要不要去幫他找啊?」笑人痴問道。

    「你瘋了嗎?老大要我們把回心轉意帶回去,幫他找豈不是便宜惡魔聖域?」盜夜偷星低聲罵道。

    「喔。」笑人痴閉上嘴巴。

    兩人繼續躲在一旁,看渺天尋佛該如何找出回心轉意。

    「有了!」渺天尋佛開始梵唱,柔和歌聲令植物們慢慢迷離,其中一株植物被太陽反射,
    映照出如淚之光。

    回心轉意,摯友為摯友貢獻的一份心意。

    「就是你囉。」渺天尋佛輕柔地摘下回心轉意,眼露笑容。

    「就是現在!」盜夜偷星先衝出來,笑人痴隨後。

    「蓮華波。」渺天尋佛手捻法印,送出兩個透明泡泡。

    笑人痴出劍,欲斬兩個泡泡,卻斬不斷!

    「可惡!」兩人被困在泡泡之中,無法脫逃。

    「是誰派你們來的?」渺天尋佛輕聲問道。

    「渺跡天尋。」盜夜偷星看著那張柔和臉龐,暴戾之氣慢慢消減。

    「是你們兩個將神淵害成如此地步?」渺天尋佛還是輕聲問道,但表情微起怒容。

    「是!」笑人痴毫不畏懼地看向渺天尋佛。

    「你們可知神淵現在是什麼樣子?你們可知我們有多麼痛苦?」渺天尋佛說得悲痛,
    令兩人一時說不出話。

    「我……」盜夜偷星想起死去的嘆楓紅,深知失去朋友的痛苦。

    「我……」笑人痴想起當臥底的時候,不染情塵和狐心樂對他付出關懷,雖然後來和他們
    兵戎相見,但他還是忘不了那段日子。

    「我希望你們能好好想想。蓮華波在三刻後就會解除。」渺天尋佛說完,便緩緩離開。

    笑人痴和盜夜偷星則繼續保持緘默。


    荒野之上,三條人影急回七重冥界。

    「邪主怎麼會叫我們立刻回去?」中間的男子問道。

    「不知道,或許是有新的任務。」左邊男子猜測著。

    「不是還有其他大將嗎?」右邊男子又提出疑問。

    就在三人急奔之時,正好碰上同樣要趕回七重冥界的星凝語。

    「星凝語,妳也要趕回冥界嗎?」三人一起停了下來。

    「吟遊三散?」星凝語看著三大將,不禁有些疑惑。

    七大將分別為星凝語、奉月之華、取夜之星、闇冥、舟無人、江自流、醉臥吟。

    星凝語為七大將之首,出不出任務隨自己心情。

    奉月之華、取夜之星合稱冥界雙使,大部分是和別人談合作以及出最危險的任務。

    闇冥是奉刀使,專門為冥皇拿情無缺。

    舟無人、江自流、醉臥吟合稱吟遊三散,大部分是搜集情報。

    「想不到能讓星凝語出任務,看來是很大的任務囉?」舟無人笑笑。

    吟遊三散穿著相同的淡藍衣物,同樣是清秀詩人型,平時一起在小舟上談天說笑,
    實為搜集情報手段。

    「閒話休提,速回七重冥界。」說完,星凝語加快腳步。

    「嗯。」三人也加快腳步。


    惡魔聖域‧魔元殿,飛葉求殺正在修煉混沌魔元,欲讓自己更接近定神罪。

    「喝啊!」一聲大喝,飛葉求殺雙手凝聚的巨大魔元破了魔元殿之封印!

    「魔君,飛葉求殺破了你設下讓我們練習的封印了,你看到了嗎?」飛葉求殺開心地笑了,
    滿是汗水的魔魅臉上,慢慢變得柔和。

    同時,水無痕來到魔元殿。

    「你來做什麼?」飛葉求殺冷漠問道。

    「飛葉求殺,當年七重冥界和惡魔聖域的戰爭,很感謝你救了我。」水無痕露出真心笑容。

    「我們是同一線上的人,救你是應該的。」飛葉求殺轉過身去,掩飾害羞。

    「木枯榮、土滋樹為護我而亡;火舞搖、金霞君為救我而傷,我真是五道子中最差勁的一個。」
    水無痕像在和飛葉求殺說話,也像在和自己說話。

    「都已經過那麼久了,再說又有何用?好好珍惜他們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飛葉求殺不著痕跡
    地說著安慰之語。

    「呵呵,謝謝你聽我說這麼多,因為金霞君和火舞搖正修煉中,我只能找你說話。」水無痕露出
    一絲落寞。

    「我可以跟你說話,不過可不要常來。」飛葉求殺看到水無痕的表情,突感一陣心痛。

    「謝謝你,飛葉求殺。」水無痕微笑,離開了魔元殿。

    「我又何嘗不想找人說話呢?」飛葉求殺輕嘆一口氣,也想起百年前的戰爭。

    百年前,所有魔元殿人員死傷至只剩飛葉求殺,因此,飛葉求殺才會不顧一切保護
    即將休命的水無痕。

    「當人,好難。」一聲輕嘆悠揚魔元殿內。

    聖龍峰,傳說聖龍曾經停息的地方。

    山峰終年繚繞雲霧,更添縹緲色彩。

    「要找聖龍膽,可不是簡單的事。」渺跡天尋苦笑,凝聚內力上山。

    山路崎嶇、視線不良,令渺跡天尋幾乎寸步難行。

    「撥雲眼!」渺跡天使用撥雲之眼,看清眼前之路。

    「好多了。」渺跡天尋繼續上路。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閃過!

    「誰!」渺跡天尋虛晃一招。

    「你是何人,為何上聖龍峰?」來人一身淡藍白衫,絲帶般的黑色長髮,淡藍眼眸,冷漠五官不染凡塵痕跡,背上一把奇特神兵。

    「找尋聖龍膽。」渺跡天尋直接說出來意。

    「聖龍膽非是凡物,不可能如此簡單便給你。」年輕男子搖了搖頭。

    「我是受人之命,忠人之事。」渺跡天尋想繼續上路。

    「我是聖龍峰守護者,不能讓你再過去。」年輕男子擋下渺跡天尋。

    「喔?你想和我打一場?」渺跡天尋冷笑。

    「如果你執意過去,我只能如此。」年輕男子淡淡說道。

    「你的名字。」渺跡天尋問道。

    「天空海。」天空海報上名字。

    「渺跡天尋。」渺跡天尋誅神劍出鞘。

    「雲海映天空。」天空海率先出招,如風似水的招式攻向渺跡天尋。

    「開山闢岳!」渺跡天尋劍斬險地,衝擊而出無數碎石。

    天空海使用內力擋下渺跡天尋碎石攻擊,仍是老神在在。

    「斬天無敵!」劍雨四射,難銳其纓!

    「天空淚。」天空海指一彈,一滴凝淚吸引住所有劍雨。

    「你……你究竟是何人?」渺跡天尋有些難以置信。

    「我只告訴你,立刻下山。」天空海警告似地說完,緩緩離開。

    「難道他是?」渺跡天尋想起百年前滅了月下皇族之時的事。

    「看來,他更強了。」渺跡天尋不得已,只好先下山了。


    七重冥界‧冥殿,邪殘正和剛回來的四位大將說著話。

    「這是能夠讓冥皇清醒過來的三樣物品。」邪殘將所寫之紙給他們看。

    「目前聖龍膽由渺跡天尋負責,盤古草由冥界雙使負責,冰雪玉蟾由誰去比較適當?」邪殘問著四人。

    「我們之中沒有一個的功體能夠抵擋雪之山的冷度。」星凝語淡淡說道。

    「我瞭解這一點,但這是目前唯一能讓冥皇醒過來的方法。」邪殘無奈說道。

    接下來,是一陣長得令人窒息的沉默。

    「我去。」闇冥突然開口說道。

    所有人全訝異地看著闇冥。

    「我也想為冥皇盡一份心意。」闇冥看了補情缺一眼。

    「不行,你得守護冥皇。」邪殘搖了搖頭。

    「那麼,該由誰去?」闇冥反問。

    「這……」邪殘無語,其他大將亦無語。

    又是沉默時刻,邪殘輕嘆了一口氣。

    「我去吧。」邪殘表情緩緩變得堅定。

    「邪主……」

    「星凝語,七重冥界就先交給妳管理了。」邪殘淡淡一笑。

    「是。」看著邪殘的笑容,星凝語只能答應。

    「舟無人、江自流、醉臥吟,你們三個負責維護七重冥界安危。」邪殘對三人說道。

    「是。」三人微微行禮。

    「闇冥,守護冥皇安全。」邪殘轉過身交代闇冥。

    「是。」闇冥微一欠身。

    邪殘離開了,找尋最後一樣物品-冰雪玉蟾。


    惡魔聖域‧神無殿,渺天尋佛將回心轉意交給了月下千年。

    「還差百年才能結果。」月下千年看著開花的回心轉意說道。

    「難道要等百年?」不染情塵問道。

    「不,我要使用神石之力。」月下千年說完,全部的人都沉默下來。

    「千年,你說的神石,指的可是月神石?」狐心樂問道。

    「是。」月下千年回答。

    「難道當初渺跡天尋沒有成功得到神石?」狐心樂又問。

    「等等,滅月下皇族之人是渺跡天尋?」不染情塵訝異地問道。

    「嗯,此事我等等再和你說明。」月下千年示意不染情塵先別問。

    「當初渺跡天尋欲殺我和哥哥之時,有一個人救了我們,神石也就沒有被搶走,而我也是他養大的。」月下千年解釋。

    「那麼,月神石現在下落呢?」渺天尋佛問道。

    「在他那裡。」月下千年回答。

    「他叫做什麼名字?」狐心樂問。

    「天空海。」月下千年說出救命恩人的名字。

    「那他在何方呢?」渺天尋佛問道。

    「聖龍峰。」月下千年回答。

    「一起去找他?」不染情塵建議。

    「不……就我去。」月下千年婉拒。

    「千年,你應該知道,神石只能使用一次。」狐心樂似乎在擔心什麼。

    「我知道,但我想為朋友們盡一份心意。」月下千年露出淡淡笑容。

    「好吧,你自己要保重。」狐心樂拍了拍月下千年肩膀。

    「謝謝你幫助惡魔聖域這麼多。」渺天尋佛感謝地說。

    「不要這樣說,這樣就太見外了,我們是朋友啊。」月下千年急忙說道。

    「祝你順利。別忘囉,我還在等你說月下皇族的事。」不染情塵握緊月下千年的手。

    「我會的。」月下千年感受到冰冷手掌傳過來的溫暖。

    於是,月下千年也朝著聖龍峰出發,正確來說,是回去。

    「情塵,你可得好好把握千年這位好朋友。」狐心樂話中有話。

    「我當然會把握啊。」不染情塵覺得有些奇怪。

    剛剛和月下千年握手之時,兩道相同血緣似乎被喚醒了。

    「好奇怪的感覺……」不染情塵喃喃自語。

    忘年山,盜夜偷星和笑人痴慢慢下山。

    「笑人痴……我們真的做錯了嗎?」盜夜偷星低聲問道。

    「嘆楓紅死的時候,我們感受到的強烈心痛,不染情塵他們一定也感受過。或許這就是古人所說:『立場不同,做法和想法就會不同。』」笑人痴像在回應盜夜偷星,也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呵……是啊。」盜夜偷星苦笑。

    兩人之後便一直保持著沉默,慢慢下山。

    「回尋天岩等老大回來吧。」盜夜偷星拍拍笑人痴肩膀。

    兩人離開了忘年山,回該回的歸宿。


    不毛山充滿奇岩怪石,奉月之華、取夜之星小心為上。

    「這裡幾乎寸草不生,盤古草應該很容易便能找到。」奉月之華說道。

    「赤紅之草,難道它是炎屬性的物品?」取夜之星問道。

    「或許是。」奉月之華繼續找尋盤古草。

    「冥五芒。」取夜之星足畫五芒,冥力一催,五芒星開始慢慢變大。

    「這倒是一個好方法。冥新月。」奉月之華足畫新月,冥力一催,新月也開始變大。

    兩人用著冥新月及冥五芒,很快地便找到盤古草。

    「找到了。」取夜之星連忙跑去盤古草所在之地。

    「等我一下。」奉月之華緊跟在後。

    兩人來到盤古草所在之地,看著鮮艷血紅的盤古草。

    「怎麼只有一株?」取夜之星疑惑。

    「你記得邪主說要取幾株回去嗎?」奉月之華問道。

    「忘了……邪主有說嗎?」取夜之星歪頭。

    「多拔個幾株回去比較保險。」奉月之華俯身欲摘。

    「等等!」取夜之星擋下奉月之華。

    「怎麼了?」奉月之華不解。

    「以內力包住手掌再摘吧。」取夜之星擔心會有危險。

    「嗯。」奉月之華以內力包住手掌,卻在碰到盤古草之時被彈回。

    「怎會如此?」取夜之星大吃一驚。

    「看來它們可能有保護特性。」奉月之華猜測地說。

    「屬性相剋和相同無法碰觸?」取夜之星問。

    「嗯。」奉月之華回答。

    「可是我們的屬性是暗黑屬性,照理說應該是不會和火屬性相剋才對……」取夜之星不太有把握地說。

    「或許……盤古草不是火屬性。」奉月之華提出猜測。

    「那麼,它應該是光明或暗黑囉?」取夜之星得到結論。

    「我們居然會被它的色彩所騙,看來我們太容易相信自己所見。」奉月之華自嘲地說。

    「現在該怎麼辦呢?」取夜之星苦惱地說。

    「硬闖!」奉月之華用盡全力欲取盤古草,卻被狠狠彈飛出去!

    「奉月之華!」取夜之星以身體擋下奉月之華,兩人一起摔倒在地。

    「看來用的力量越大,反擊力量越強。」奉月之華擦去嘴角血跡。

    「盤古草……麻煩的小東西。」取夜之星輕嘆一口氣。

    「我們就在此思索破解方法吧。」奉月之華招來一塊大石,坐了下來。

    「嗯。」取夜之星也招來一塊大石,坐了下來。

    不毛山上,兩個人對著一株草發呆,蔚為奇觀。


    定神罪緩緩離開山洞,想要回去找惡魔聖域的老戰友們。

    「不知道情塵他們想不想我?」定神罪在心中勾勒出相逢之後的畫面。

    但就在走到一半之時,他遇到正要去雪之山的邪殘。

    「邪殘?」定神罪暗自警戒。

    「定神罪?」邪殘同樣感到訝異。

    「你要上哪去?」定神罪雖然不知邪殘目的,但憑直覺知道非是對惡魔聖域有益之事。

    「閃開!」心繫補情缺的邪殘虛晃一招,加速離去。

    「別走!」定神罪緊跟在後。

    一為冥邪,一為魔魅,兩道身影畫出詭譎迷離。

    「奇怪,跑哪去了?」定神罪一不小心跟丟了。

    邪殘等到定神罪遠離視線,才繼續趕路。

    「哼,小小把戲就上當了。」原來定神罪只是故意讓邪殘放鬆戒心。

    「但今日的邪殘似乎失去平時的冷靜,嗯……算了,繼續跟蹤。」定神罪心中納悶,但他暫時不想那麼多。

    邪殘是否能順利找到冰雪玉蟾?定神罪又是否能夠知道他的目的?


    月下千年緩緩往聖龍峰而去,心緒紛飛。

    「滅族之仇,究竟何時才能報?」月下千年輕嘆一口氣。

    當他接近聖龍峰時,一條人影吸引他的注意。

    「那人......難道是!」月下千年似乎認出了他。

    渺跡天尋!

    「這位朋友,你上聖龍峰要做什麼呢?」渺跡天尋問道。

    被天空海阻礙而取不到聖龍膽的渺跡天尋,在山腳下思索應對方法。

    「我是來取聖龍膽的。」月下千年靈機一動,想出一個絕妙方法。

    「喔?」渺跡天尋同時思索如何利用月下千年。

    「難道你也是來取聖龍膽?」月下千年假意詢問。

    「是啊,但我卻被一名高手擋下。」渺跡天尋苦笑。

    「我們何不一起上聖龍峰,由我來引開他,你去取得聖龍膽?」月下千年提出建議。

    「好主意!」渺跡天尋心中大喜。

    於是,兩人一起上聖龍峰。

    「我是渺跡天尋,小兄弟你呢?」渺跡天尋先報上姓名。

    「我叫天月。」月下千年報上假的姓名。

    「天月,那名高手所使招式相當特殊,你引開他時可得小心。」渺跡天尋提醒著。

    「我會多加注意。」月下千年心中暗笑,天空海是養他之人,天空海的招式早已看過不下上千次。

    「你又想來奪聖龍膽嗎?」天空海再次出現,表情仍是冷漠。

    「天空海就交給你了。」渺跡天尋說完,就要離開。

    「哈啊!」月下千年暗襲一掌,渺跡天尋口溢腥紅。

    「你!」渺跡天尋不敢置信地看著月下千年。

    「訝異嗎?」月下千年不再掩飾,眼中仇恨令人膽寒。

    「千年,需要我的幫忙嗎?」天空海淡淡問道。

    「前輩,讓我對付他即可。」月下千年向天空海微一行禮。

    「開山闢岳!」渺跡天尋誅神劍出,用力往地面一劈,無奈氣力已失三分。

    「千年淚。」月下千年流下水晶之淚,淚滴凡塵,擋下誅神劍威。

    「渺跡何處尋!」渺跡天尋射出白色劍芒,攻向月下千年。

    「千年之月。」月下千年千年月現世,劍畫千年之月,再次擋下誅神劍威。

    渺跡天尋深知那掌造成的傷害,因此只能速戰速決。

    「斬天無敵!」渺跡天尋摧動破封之力,風威劍雨傾巢而出!

    「月落凡塵。」千年月入地三分,月之力勉力擋下斬天無敵。

    渺跡天尋欲趁月下千年對抗斬天無敵之時離去,不料!

    「雲海映天空。」天空海如風似水招式再度重傷渺跡天尋!

    「可惡!」渺跡天尋凝聚剩餘之力,血露開道!

    月下千年對抗斬天無敵之時已經耗去太多力量,被渺跡天尋拼死一招所傷。

    「走!」渺跡天尋趁此時離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渺天尋佛

    渺天尋佛:一身雪白袈裟,雪白長髮搭上柔和臉龐,讓人忍不住想親近。

    執戒殿之主,四先天之佛先天,百年前受邪殘、補情缺聯合一掌,因此昏迷至今。

    武功為四先天之首,但不喜殺戮,秉持著佛門溫和作風。

    梵唱佛音,讓眾人如沐浴在和暢春風之中。

    名稱:渺天尋佛。

    其他稱號:佛尊。

    詩號:佛陀喜見眾生貌,如來悲憫人間劫。縹緲雲天琉璃心,今入紅塵消罪業。

    身分:惡魔聖域執戒殿之主、四先天之佛先天。

    性別:男。

    根據地:執戒殿。

    朋友:鏡落神淵、定神罪、狐心樂、不染情塵、月下千年。

    部屬:大日無藏、殘月幽泣、隕星昊辰(三執戒)。

    組織門派:惡魔聖域。

    武學:蓮華波、佛陀之憫、佛之意‧憫。

    專長:梵唱。

    所有物:回心轉意。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天空海

    天空海:聖龍峰守護者,救月下千年之人。

    一身淡藍白衫,絲帶般的黑色長髮,淡藍眼眸,冷漠五官不染凡塵痕跡。

    背上一口神兵,為以水打造而成的天空之海。

    名稱:天空海

    詩號:星隱蒼雲落螢淚,月湧浪海照紅塵。天上人間兩稀微,悲歡離合總是緣。

    身分:聖龍峰守護者。

    性別:男。

    根據地:聖龍峰。

    武學:雲海映天空、天空淚。

    兵器:天空之海。

    所有物:聖龍膽、月神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六章  月神石

    「我還是沒能為月下皇族報仇!」月下千年無力倒下,眼淚緩緩滴落塵土。

    「渺跡天尋本就根基超絕,而且聽說他又吸收破封之力,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天空海慢慢將月下千年拉起。

    「前輩,我還有進步空間嗎?」月下千年急迫問道。

    「你的身體本不適合練武,要不是聖龍膽之效,你早在習練月下皇族之招時就已死亡。」天空海不想讓月下千年再有所奢望。

    「難道沒有別的方法能讓我再更上一層樓?」月下千年聲音悲哽。

    「沒有。」天空海淡淡說道。

    短暫沉默,兩人心情皆是凝重。

    「前輩,可否將月神石交還於我?」月下千年打起精神,抹去臉上淚水。

    「喔?月神石無法幫助你的功體啊。」天空海一時疑惑。

    「我不是要自己用,是要讓回心轉意結果。」見天空海誤會,月下千年連忙解釋。

    「回心轉意?」天空海更不解了。

    月下千年便將這段日子所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說給天空海聽。

    「原來如此。」天空海終於明白月下千年用意。

    「前輩,月神石在何處?」月下千年問道。

    「你應該知道,使用神石的下場。」天空海臉色凝重。

    「我知道。」月下千年平靜地說。

    神石只能使用一次,使用的代價,就是使用者的性命......

    「唉......跟我來吧。」天空海帶領月下千年往聖龍峰更深處走。

    「至少,我還能為你做這樣的一件事。浮塵哥......」月下千年淡淡一笑。


    雪之山,白雪皚皚之山。

    「冰雪玉蟾,你將藏身何處?」邪殘運起功力,抵達直入骨髓的寒冷。

    「這裡還真是冷。」定神罪同樣運起功力。

    白雪無盡,處處是路,處處不是路。

    「冰封千里!」邪殘邪槍上手,在白雪之中開出冰之路。

    「如果有炎之力,就能將這片大雪融盡。」定神罪嘀嘀咕咕。

    「什麼人?」邪殘向聲音來源發出一招。

    「被你發現了,我也不必躲躲藏藏了。」定神罪從冰雪中現身。

    「煩人的傢伙!」邪殘煩極怒極,冰邪之力再度凝聚。

    「雷燄!」定神罪魔槍上手,奔雷如燄,竟融出一條大路!

    「嗯?」邪殘轉念一想,想借助定神罪魔雷之力。

    「定神罪,我可以給你一個條件,前提是你得使用魔雷滅天罰神罪。」邪殘開出條件。

    「你究竟想要找什麼東西?」饒是定神罪,也不禁好奇。

    「我要冰雪玉蟾。」邪殘也不隱藏。

    「冰雪玉蟾......是玉蛙冰眠冰雪之中變異而成,你要冰雪玉蟾做什麼?」定神罪疑惑。

    「牠可是玩毒之人的最愛,我與人有交易,他的條件便是冰雪玉蟾。」邪殘說著謊言。

    「嗯......」定神罪半信半疑。

    「要或不要?」邪殘有些不耐煩。

    「好!我的條件就是,將你所有招式展現一次。」定神罪開出條件。

    「成交。」邪殘說完,盡展畢生所學。

    邪之刃、邪指千流......直到邪冰天無滅世威。

    「邪殘,你再也不是我的對手。」定神罪浮現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該你履行條件。」邪殘收回邪槍,因為動用太多邪力,臉色更加蒼白。

    「魔雷滅天罰神罪!」萬里魔雷落向無盡白雪,一瞬間,白雪已成水煙。

    邪殘使用千里之眼找尋冰雪玉蟾。

    「在那!」邪殘急奔,以內力包覆手掌,將冰雪玉蟾緊緊拿在手中。

    「冥皇,邪殘做到了!」邪殘情緒有些激動。

    定神罪默默站在一旁,這一瞬間,他覺得邪殘非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邪主,只是想為朋友盡一份心意的平凡人。

    「定神罪,謝謝你。」邪殘真心地說。

    定神罪訝異的一瞬間,邪殘已經離開。

    「他也是一個血性漢子。」定神罪淡笑。

    看著已無白雪的雪之山,定神罪緩緩下山。


    不毛山,冥界雙使終於想出方法。

    「冥之月,」奉月之華結起手印。

    「冥之星,」取夜之星結起手印。

    「冥月神力,」奉月之華畫出圓弧。

    「冥星神力,」取夜之星畫出圓弧。

    「星月掩日。」兩人同時發出掌氣。

    星與月同是黑夜之力,但加成效果卻能創出混沌。

    盤古草連根飛起,奉月之華以內力包覆手掌取得。

    「盤古草入手。」奉月之華欣喜說道。

    「回轉冥界。」取夜之星同樣欣喜。

    但在兩人要下山之時,盤古草居然再次結起防禦。

    「冥之星。」取夜之星再次使用星之力,握住盤古草另外一邊。

    「看來只能如此下山。」奉月之華無奈說道。

    兩人於是就一人一邊握著盤古草慢慢下山。


    惡魔聖域‧神無殿,不染情塵等人不斷和鏡落神淵說話,欲喚醒他的回憶。

    「看來神淵情況已好許多。」不染情塵露出笑容。

    「千年那方面不知如何?」狐心樂難掩擔心神色。

    「心樂,為什麼你會這麼擔心?」不染情塵疑惑。

    狐心樂看著老友疑惑的眼神,很想將所有事情說出來,但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

    「隨遇而安。」渺天尋佛淡淡說了一句。

    「隨遇而安嗎......」狐心樂喃喃自語。

    此時,鏡落神淵看著三人,眼神漸漸改變。

    「神淵,你怎麼了?」不染情塵察覺異狀,急急問道。

    情塵......?

    「難道神淵想起我們了?」狐心樂感到訝異。

    心樂......?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渺天尋佛同樣感到疑惑。

    尋佛......?

    當三人感到訝異之時,渺天尋佛想到一個可能性。

    「難道是回心轉意?」渺天尋佛看了一眼手中的回心轉意。

    「可是神淵還沒服下不是嗎?」狐心樂疑惑。

    「嗯......或許,回心轉意的花同樣有恢復記憶的功能。」不染情塵猜測地說。

    「要試試嗎?」狐心樂提出建議。

    「但是千年不是要取來月神石嗎?」不染情塵提醒著。

    「神石能夠不用是最好的。」狐心樂淡淡說道。

    「什麼意思?」不染情塵問道。

    「算了,還是等千年回來再做打算。」狐心樂搖了搖手,表示不想再繼續這話題。

    「喔。」不染情塵安靜下來。

    渺天尋佛看著鏡落神淵,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渺跡天尋受到重創,跌跌撞撞地下山。

    「想不到月下皇族遺孤居然會在聖龍峰上。」渺跡天尋氣血翻騰,嘔出一口腥紅。

    「哼!只能先回七重冥界了。」渺跡天尋連點數穴,抑住痛苦。

    渺跡天尋緩緩離開聖龍峰,內心滿是屈辱。

    「擁有破封之力的我,居然還會被打敗。」渺跡天尋用力握拳,指甲深陷手掌中。

    孤高狂傲的他,第一次受如此重的傷。

    「邪殘,真是讓你失望了。」鮮血順著手掌傷口流下,渺跡天尋笑了,痛苦又瘋狂的笑聲令人毛骨悚然。

    渺跡天尋慢慢來到七重冥界,現出冥界古牌。

    「渺跡天尋?」接待渺跡天尋的是星凝語。

    「邪主不在七重冥界嗎?」渺跡天尋心中疑惑,表面不動聲色。

    「邪主正在閉關,你有何事情可以告知我。」星凝語不想讓渺跡天尋知道邪殘不在七重冥界

    「你告知他,我的任務失敗,等我養傷完畢會再次執行。」渺跡天尋說完,轉身欲離去。

    「等等,你受傷了?」星凝語問道。

    「是。」渺跡天尋毫不隱瞞。

    「這是冥邪草,服下之後能夠讓內傷快速痊癒。」星凝語從袖中取出一株全黑之草,遞給渺跡天尋。

    「怎麼會對我這麼好?」渺跡天尋接下冥邪草問道。

    「有條件的。」星凝語淡笑。

    「說吧。」渺跡天尋就知沒有如此便宜的事。

    「為七重冥界擋下一次攻擊。」星凝語開出條件。

    「什麼意思?」渺跡天尋不解。

    「意思就是,如果七大將有逼命危險,你得保護他們一次。」星凝語解釋。

    「可以。」說完,渺跡天尋離開七重冥界。

    「你當真以為這麼容易?」星凝語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

    詭譎暗黑的七重冥界,星凝語緩緩消失其中。


    邪殘、冥界雙使同時回轉冥界。

    「邪主,這便是盤古草。」奉月之華將盤古草交給了邪殘。

    「盤古草、冰雪玉蟾,現在只剩下聖龍膽。」邪殘看著手中之物說道。

    此時,星凝語也進入邪殿。

    「邪主,我有事情要向你報告。」星凝語微微起了一個禮。

    「說吧。」邪殘坐了下來,讓身心得到舒展。

    星凝語將渺跡天尋來七重冥界,以及他失敗的事情都告訴邪殘。

    「聖龍峰是三地之中最危險的,但想不到連渺跡天尋都失敗了......」邪殘面露苦惱。

    「屬下已將冥邪草給渺跡天尋,相信他不久就會痊癒。」星凝語說道。

    「喔?」邪殘有些不解。

    於是,星凝語將她的計劃告知邪殘。

    「哈,果然是個好方法。」邪殘拍手讚道。

    星凝語看著邪殘的笑容,表情漸漸變得溫和。

    冥界雙使站在一旁,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


    聖龍峰,天空海帶領月下千年來到最深之處。

    「神石便在宗祠裡面。」天空海指了指前面的宗祠。

    宗祠大約半人高,用小小的門封住,裡面放滿了天空海祖先的牌位,最中間放著月神石。

    「得罪了。」月下千年打開宗祠,伸手將月神石拿了出來。

    月神石外表如絲絨般柔和,整顆石頭籠罩在柔和月暈之下。

    「七神石之一,也是你們月下家的遺物。」天空海看著月神石,表情不為所動。

    月下千年握緊月神石,想從冰冷石頭上感受到一絲溫暖。

    天空海望著月下千年,心中泛起一陣心疼。

    「前輩,謝謝你守護神石這麼久。」月下千年雙膝跪地。

    天空海一陣錯愕,但一會兒他就笑了,將月下千年拉了起來。

    「無須謝我。」天空海輕拍月下千年肩膀。

    「前輩,那我先離開了。」月下千年向天空海道別。

    天空海轉過身去,一任眼眸濕潤。

    下山的月下千年,手中緊緊握住月神石。

    「能夠幫助你們,就算要我的命也在所不惜。」月下千年笑笑,笑容中帶著滿足、痛苦、欣慰、害怕等複雜情緒。

    黃昏下急急而奔的身影,是為朋友、為兄弟而不顧一切的月下千年。


    尋天岩,渺跡天尋緩緩而回。

    「主人!」

    「老大!」

    盜夜偷星和笑人痴開心地叫喊。

    渺跡天尋面無表情的看著兩人,心中卻起了溫暖。

    兩人將忘年山一行的種種經過,全告知渺跡天尋。

    「回心轉意還是沒有到手是嗎......」渺跡天尋思索下一步。

    有那麼一會,尋天岩內外皆是無聲無息。

    「告知惡魔聖域,我有忘心丸解藥。」渺跡天尋打破沉默開口說道。

    兩人面面相覷,不懂渺跡天尋想要做什麼。

    渺跡天尋只是笑笑,連鎖計劃要開始了。

    聖龍峰一行,讓他再次看到當年救了月下皇族遺孤的人,於是,他便推測月神石應該是在他的身上。

    回心轉意十年生長,百年開花,千年結果,如果回心轉意還沒結果,他們不可能再等那麼多年。

    月下千年會上聖龍峰,必定就是為了使用月神石生長之神力,但使用神石,必須以命為代價。

    惡魔聖域那群人,必定不會讓月下千年犧牲,所以,將忘心丸解藥給他們,便可以和他們交換月神石。

    「你們該怎麼應付呢?」渺跡天尋舒服地坐下,得意於自己的計劃。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神無殿,不染情塵等人正在等待月下千年的歸來。

    鏡落神淵的表情已經變得相當柔和,慢慢恢復本來神情。

    「不知道千年能不能順利成功?」不染情塵微露擔心神色。

    狐心樂看著不染情塵,心中既想告知真相又無法說出口,坐立難安。

    「千年不會有問題的,你放心好了。」渺天尋佛安慰著他。

    就在此時,書滿腹帶著一封信進入神無殿。

    「儒首,這封信指名要給你。」書滿腹將手上之信交給不染情塵。

    「喔?」不染情塵將信打開,上面只有兩句話,我有忘心丸解藥,到尋天岩用月神石交換。

    「嗯......」不染情塵看著信沉思著。

    狐心樂和渺天尋湊近一看,也不禁沉思。剛好在這個時候,月下千年也回到惡魔聖域。

    「怎麼了?」月下千年見到三人圍在一起,心中覺得訝異。

    「千年,你確定你真的要用月神石?」狐心樂嚴肅地問道。

    月下千年只是笑笑,說:「我願意為你們盡一份心意。」

    狐心樂臉色凝重,渺天尋佛亦同。

    不染情塵看了一眼月下千年,將手上之信交給他。

    月下千年接過信,看過一遍,問了一句:「你們應該不會真的要和他們交易吧?」

    「千年,使用神石的代價就是付出性命,這真的值得嗎?」狐心有些心痛問道。

    月下千年無語,手中月神石發出柔和黃光。

    「告訴我,你明知道會付出性命,為何還要如此?」不染情塵訝異狐心樂之言,連忙問道。

    「哥哥,因為你是我的哥哥,月下浮塵。」月下千年索性將事情說出。

    不染情塵不敢相信地看著月下千年,嘴巴訝異地張開。

    月下千年輕拍不染情塵肩膀,說道:「滅了月下皇族之人,便是渺跡天尋。」

    不染情塵再一次受到震撼,拳頭緊緊地握住。

    「為什麼?心樂,你為何從不肯告訴我!」不染情塵用力搖著狐心樂,但狐心樂毫不抵抗。

    月下千年嘆了一口氣,先讓不染情塵冷靜下來之後,慢慢將月下皇族被滅經過一五一十道來。每聽一句,不染情塵的心就更痛一分。

    「我饒不了你,渺跡天尋!」不染情塵猛然站起,臉色變得猙獰。

    月下千年將不染情塵再度按下,說道:「浮塵哥,我們要有完整的計劃,才能夠殺了渺跡天尋。」

    「我一定要殺了他,為父母報仇!」不染情塵咬牙切齒,雙目赤紅,十分嚇人。

    狐心樂和渺天尋佛一直站在一旁默默聽著,眼淚早已流下。

    「對了,我回聖龍峰上取月神石之時,遇上渺跡天尋。」月下千年突然想起似地說道。

    這下,所有人都被挑起了好奇心。

    「他的目的是取得聖龍膽,但令我不解的是,聖龍膽的功用是讓失去功力的人醒過來的物品之一,為何他要聖龍膽呢?後來,我想到心樂向我所說的七重冥界,冥皇.補情缺正是失去功力之人,所以,我在想,他應該是和七重冥界合作要取得聖龍膽。」月下千年題出他的猜測。

    「如果真是那樣,那絕不能讓他取得聖龍膽使補情缺醒過來!」不染情塵沉聲說道。

    「情塵,我剛剛想好一個計劃,你要不要聽聽看?」狐心樂擦去眼淚,平靜問道。

    不染情塵遲疑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我在想,我們和七重冥界合作如何?」狐心樂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皆訝異不已。

    狐心樂只是淡笑,慢慢說道:「渺跡天尋想要得到月神石,而七重冥界想要聖龍膽,因此,我們便用七重冥界之力去消滅渺跡天尋勢力。我們先用聖龍膽和七重冥界交易殺渺跡天尋,再趁混亂之時搶奪忘心丸解藥,然後趁七重冥界不備之時,攻打七重冥界,你覺得如何?」

    「一石三鳥!」不染情塵讚嘆。

    「那麼,兵力你要如何分配?」月下千年問道。

    「首先,由我和情塵到七重冥界和邪殘談條件。然後尋佛去將神罪尋回,在我們談條件之時,將所有事情告知神罪。等到我們回來,由尋佛、神罪、千年、水無痕攻打七重冥界,我和情塵帶著月神石去和渺跡天尋交易。」狐心樂緩緩說道。

    「那麼,我便先去尋找神罪了。」渺天尋佛立刻開始他的任務。

    狐心樂看著鏡落神淵,眼神更加堅定:「千年,由你照顧神淵。水無痕!」

    水無痕聽到叫喚,立刻進入神無殿。

    「在。道主有何吩咐?」水無痕恭敬問道。

    「要聞刀、識劍守護惡魔聖域,在我們不在期間全力保護惡魔聖域!」狐心樂大聲說道。

    「是。」水無痕退下了。

    「走吧。」不染情塵輕聲說道。

    狐心樂看著不染情塵,臉色相當複雜:「情塵,你得冷靜。」

    不染情塵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抱了月下千年一下,然後便離開了。

    「千年,把聖龍膽給我吧。」狐心樂說道。

    月下千年將手伸入袖子,拿出一顆七彩軟石交給狐心樂。

    「謝謝你的全力配合。」狐心樂也離開了。

    月下千年看著鏡落神淵,沉默不語。


    渺天尋佛以佛之氣找尋定神罪的蹤跡,不久就在雪之山下找到了定神罪。

    「神罪!」渺天尋佛壓抑不住自己的開心。

    一佛一魔,但卻是最交心的知己。定神罪激動地摟著渺天尋佛,已經思念了百年的好友。

    「神罪,我在百年前昏迷至今,最近才剛甦醒過來,但是心樂他們已經將百年來的事都告知我了。」渺天尋佛開始訴說著這百年來的事情。

    定神罪聽完渺天尋佛說完這些事情後,也開始交換著他最近的情報。

    「喔?看來邪殘真的想讓補情缺甦醒。」渺天尋佛深鎖眉頭。

    「尋佛,我們要回去惡魔聖域了嗎?」定神罪問道。

    「嗯!我們得快點下一個任務。」渺天尋佛說道。

    於是,兩人一起離開雪之山,朝惡魔聖域而去。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向七重冥界而去,小心謹慎。

    來到七重冥界,狐心樂大聲說道:「邪殘邪主,惡魔聖域儒首和道主來拜訪你了。」

    話一說完,一條人影出現,來者是星凝語。

    「找邪主有何事情?」星凝語不客氣地問道。

    狐心樂和不染情塵有些疑惑星凝語是何人,百年前的大戰她並未現身。

    「我要和邪主合作,希望妳能引見。」狐心樂客氣說道。

    「嗯......跟我來吧。」星凝語思索了一下,領著兩人進入七重冥界。

    三人緩緩來到邪殿,邪殘正在觀看冥界寶典。

    「喔?真是稀客。」邪殘露出嘲諷笑容。

    狐心樂沒有說什麼,只是將聖龍膽拿出來:「這是聖龍膽,想必你很需要。」

    「聖龍膽!」邪殘有些訝異,但立刻就恢復冷靜。

    邪殘打量著兩人,思索著他們要開出何種條件:「你們要什麼?」

    「合力殺渺跡天尋。」不染情塵開出條件。

    邪殘定定看著他們,接著微微一笑說:「可以。」

    「那麼,我要你以及這位姑娘幫忙。」狐心樂指著星凝語。

    「可以。」邪殘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當事成之後,我會將聖龍膽給你。」狐心樂說道。

    「什麼時候殺渺跡天尋?」邪殘問道。

    狐心樂和不染情塵互看一眼說道:「現在。」

    「嗯。」邪殘叫來冥界雙使交代幾句,便和星凝語跟狐心樂他們離開。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向惡魔聖域而去,互相提防。

    「請你們先在山腳下等待片刻。」狐心樂說道。

    狐心樂和不染情塵化為光影躍上天禁山進入惡魔聖域。

    「邪主,真的沒問題嗎?」星凝語有些擔憂。

    「他們就算想玩什麼把戲,七重冥界的兵力還是很充足。」邪殘冷笑。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進入惡魔聖域.神無殿,見到了定神罪。

    「神罪!」狐心樂、不染情塵異口同聲。

    四先天加上月下千年以及鏡落神淵,強勢陣容足以撼動天地!

    「我們開始進行計劃吧!」定神罪豪氣萬千地說。

    就在此時,飛葉求殺緩緩來到神無殿。

    「魔君!」飛葉求殺忍不住哽咽。

    「這些年來辛苦你顧守魔元殿了。」定神罪語帶感激及不捨。

    「請讓屬下參與計劃!」飛葉求殺單膝跪地。

    「那麼,水無痕,你留在惡魔聖域顧守惡魔聖域!」狐心樂說道。

    「是。」水無痕恭敬說道。

    「等我和情塵帶邪殘他們離開,你們立刻攻打七重冥界。」狐心樂說道,將記憶中的七重冥界內部位置告訴他們。

    說完,互看一眼便知道彼此心情。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再度來到天禁山腳下,和邪殘他們出發去七重冥界。

    「我們也出發!」等到他們離開,定神罪等一行人也出發去七重冥界。

    「四先天,你們一定要平安無事。」水無痕顧守著鏡落神淵,顧守著惡魔聖域。


    尋天岩,今日將掀起腥風血雨!

    「喔?怎麼連邪主都來了?」渺跡天尋氣定神閒地問道。盜夜偷星、笑人痴全意警戒。

    「邪主、凝語姑娘,請你們擋下盜夜偷星和笑人痴,不要讓他們壞事,但請不要取他們性命。」不染情塵還是不想傷害太多人命。

    「可以。」邪殘看著盜夜偷星和笑人痴,絲毫不將他們放在眼裡。

    戰鬥,開始!

    「笛音悠悠!」不染情塵無盡之笛飛旋而出,無數音符迴旋攻向渺跡天尋。

    「玄狐天火!」狐心樂生本不樂出,玄狐天火纏繞劍身,攻向渺跡天尋。

    渺跡天尋面對兩大絕招,絲毫不敢大意,誅神劍立刻上手!

    「渺跡何處尋!」渺跡天尋射出白色劍芒,立抗笛音悠悠和玄狐天火。

    三大絕招衝擊,三人各退數步。

    「渺跡天尋擁有超絕根基,再加上破封之力,要殺他不容易。」狐心樂心中思索應對方法。

    另一方面,邪殘和星凝語對上盜夜偷星和笑人痴,顯得游刃有餘。

    「邪之刃。」萬千邪刃攻向盜夜偷星,盜夜偷星力抗此招:「竊雲霄!」

    笑人痴對上星凝語,警戒十分。

    「我只用單掌。」星凝語冷冷說道,她並不把笑人痴放在眼裡。

    「哈啊!」笑人痴利劍上手,拼死一戰。

    星凝語身影輕移,來到笑人痴背後,纖纖玉手扣住他的背部命門。

    「你要茍且活下去,還是要求個好死?」星凝語冷冷問道。

    「哈!」笑人痴大笑一聲,利劍竟往自己體內刺入!

    星凝語心中微微一驚,立刻拉開數步距離。

    「笑盡世間痴愚人!」笑人痴凝聚所有元功,發出最強一招。

    星凝語手凝邪印,擋下這波攻勢,但雙耳已流出鮮血。

    「主人,笑人痴讓你失望了......」笑人痴軀體緩緩倒下,含恨歸天!

    「笑人痴!」盜夜偷星眼見好友慘死,出招再無章法。

    「偷星!」竊雲霄射出星型劍芒,邪殘一時不察竟被傷到。

    邪殘抹去嘴角血跡,眼神從輕蔑轉為尊重:「看來我太小看你了。」

    邪殘邪槍上手,邪之威凝聚周身。

    而另一方面,狐心樂想出辦法抵抗破封之力。

    「情塵,使用琴笛合流!」狐心樂變出琴深二胡,準備使用兩人最強招式。

    「好!」無盡之笛回到不染情塵手上。

    「琴聲情深!」狐心樂一撥弦,譜線之氣出現。

    「笛音悠悠!」音符射出,合上線譜之氣。

    「琴笛合流!」兩人之招合併,威力遠超單獨一招。

    不斷飛旋而來的雙重絕招,渺跡天尋再次使用破封之力:「斬天無敵!」

    斬天無敵對上琴笛合流,誅神劍竟彈上雲霄!

    「就是現在!九狐妖火!」狐心樂躍上雲霄,九倍玄狐天火之威盡燃誅神劍。

    「可惡!」渺跡天尋當初是用誅神劍來承接破封之力,如果失去誅神劍,那就等於失去破封之力!

    「情塵不染!」不染情塵以笛使劍,掌氣配合音符形成強大氣旋。

    渺跡天尋失去兵器,猛然地又受到如此強招,來不及擋下的他瞬間被彈飛數步!

    「老大!」盜夜偷星見到渺跡天尋重傷,用盡全力想奔向渺跡天尋身邊。

    「別想。冰封千里!」邪殘邪槍一揮,冰之路擋住盜夜偷星去路。

    「不要煩我!」盜夜偷星揮舞竊雲霄,使出最強招式:「竊雲霄!」

    竊雲霄使竊雲霄,雙倍雲霧攻擊,即使強如邪殘,也不禁為之震懾。

    「邪兵天無滅世威!」天之冰,地之邪,冰邪雙威盡鎖敵人生路。

    毀天滅地的戰鬥,盜夜偷星-敗!

    「老大......啊......」盜夜偷星身軀倒地,魂歸九天。

    接連失去兩名手下,渺跡天尋心性大變!

    「我饒不了你們!」一聲狂喝,誅神劍竟像回應般地消滅九狐妖火,再度回到渺跡天尋手上。

    不染情塵、狐心樂、邪殘、星凝語不敢大意,全心應付渺跡天尋。

    渺跡天尋將自身功力全注入誅神劍內,紅色劍氣變得更加駭人!

    「恨天無情,怨地不義,此心已死,盡戮寰宇!」最強一招,最後一招,渺跡天尋,已經捨棄一切。

    紅色劍氣讓方圓百里盡成廢墟,四人同時被震出數丈!

    「呵呵,什麼都沒了,什麼都沒了......」渺跡天尋對天狂笑,笑出眼淚,笑得如此瘋狂痛苦,讓蒼天也動容了。

    渺跡天尋慢慢將兩人屍體一起抱起,眼淚不斷落下。

    「你們......才是我最重視的東西啊......」從不在別人面前流露真感情的渺跡天尋,如今部下的死成了他永遠的遺憾。

    渺跡天尋無語問蒼天,無力地跪倒在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七章  三方之戰

    惡魔聖域‧神無殿,不染情塵等人正在等待月下千年的歸來。

    鏡落神淵的表情已經變得相當柔和,慢慢恢復本來神情。

    「不知道千年能不能順利成功?」不染情塵微露擔心神色。

    狐心樂看著不染情塵,心中既想告知真相又無法說出口,坐立難安。

    「千年不會有問題的,你放心好了。」渺天尋佛安慰著他。

    就在此時,書滿腹帶著一封信進入神無殿。

    「儒首,這封信指名要給你。」書滿腹將手上之信交給不染情塵。

    「喔?」不染情塵將信打開,上面只有兩句話,我有忘心丸解藥,到尋天岩用月神石交換。

    「嗯......」不染情塵看著信沉思著。

    狐心樂和渺天尋湊近一看,也不禁沉思。剛好在這個時候,月下千年也回到惡魔聖域。

    「怎麼了?」月下千年見到三人圍在一起,心中覺得訝異。

    「千年,你確定你真的要用月神石?」狐心樂嚴肅地問道。

    月下千年只是笑笑,說:「我願意為你們盡一份心意。」

    狐心樂臉色凝重,渺天尋佛亦同。

    不染情塵看了一眼月下千年,將手上之信交給他。

    月下千年接過信,看過一遍,問了一句:「你們應該不會真的要和他們交易吧?」

    「千年,使用神石的代價就是付出性命,這真的值得嗎?」狐心有些心痛問道。

    月下千年無語,手中月神石發出柔和黃光。

    「告訴我,你明知道會付出性命,為何還要如此?」不染情塵訝異狐心樂之言,連忙問道。

    「哥哥,因為你是我的哥哥,月下浮塵。」月下千年索性將事情說出。

    不染情塵不敢相信地看著月下千年,嘴巴訝異地張開。

    月下千年輕拍不染情塵肩膀,說道:「滅了月下皇族之人,便是渺跡天尋。」

    不染情塵再一次受到震撼,拳頭緊緊地握住。

    「為什麼?心樂,你為何從不肯告訴我!」不染情塵用力搖著狐心樂,但狐心樂毫不抵抗。

    月下千年嘆了一口氣,先讓不染情塵冷靜下來之後,慢慢將月下皇族被滅經過一五一十道來。每聽一句,不染情塵的心就更痛一分。

    「我饒不了你,渺跡天尋!」不染情塵猛然站起,臉色變得猙獰。

    月下千年將不染情塵再度按下,說道:「浮塵哥,我們要有完整的計劃,才能夠殺了渺跡天尋。」

    「我一定要殺了他,為父母報仇!」不染情塵咬牙切齒,雙目赤紅,十分嚇人。

    狐心樂和渺天尋佛一直站在一旁默默聽著,眼淚早已流下。

    「對了,我回聖龍峰上取月神石之時,遇上渺跡天尋。」月下千年突然想起似地說道。

    這下,所有人都被挑起了好奇心。

    「他的目的是取得聖龍膽,但令我不解的是,聖龍膽的功用是讓失去功力的人醒過來的物品之一,為何他要聖龍膽呢?後來,我想到心樂向我所說的七重冥界,冥皇.補情缺正是失去功力之人,所以,我在想,他應該是和七重冥界合作要取得聖龍膽。」月下千年題出他的猜測。

    「如果真是那樣,那絕不能讓他取得聖龍膽使補情缺醒過來!」不染情塵沉聲說道。

    「情塵,我剛剛想好一個計劃,你要不要聽聽看?」狐心樂擦去眼淚,平靜問道。

    不染情塵遲疑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我在想,我們和七重冥界合作如何?」狐心樂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皆訝異不已。

    狐心樂只是淡笑,慢慢說道:「渺跡天尋想要得到月神石,而七重冥界想要聖龍膽,因此,我們便用七重冥界之力去消滅渺跡天尋勢力。我們先用聖龍膽和七重冥界交易殺渺跡天尋,再趁混亂之時搶奪忘心丸解藥,然後趁七重冥界不備之時,攻打七重冥界,你覺得如何?」

    「一石三鳥!」不染情塵讚嘆。

    「那麼,兵力你要如何分配?」月下千年問道。

    「首先,由我和情塵到七重冥界和邪殘談條件。然後尋佛去將神罪尋回,在我們談條件之時,將所有事情告知神罪。等到我們回來,由尋佛、神罪、千年、水無痕攻打七重冥界,我和情塵帶著月神石去和渺跡天尋交易。」狐心樂緩緩說道。

    「那麼,我便先去尋找神罪了。」渺天尋佛立刻開始他的任務。

    狐心樂看著鏡落神淵,眼神更加堅定:「千年,由你照顧神淵。水無痕!」

    水無痕聽到叫喚,立刻進入神無殿。

    「在。道主有何吩咐?」水無痕恭敬問道。

    「要聞刀、識劍守護惡魔聖域,在我們不在期間全力保護惡魔聖域!」狐心樂大聲說道。

    「是。」水無痕退下了。

    「走吧。」不染情塵輕聲說道。

    狐心樂看著不染情塵,臉色相當複雜:「情塵,你得冷靜。」

    不染情塵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抱了月下千年一下,然後便離開了。

    「千年,把聖龍膽給我吧。」狐心樂說道。

    月下千年將手伸入袖子,拿出一顆七彩軟石交給狐心樂。

    「謝謝你的全力配合。」狐心樂也離開了。

    月下千年看著鏡落神淵,沉默不語。


    渺天尋佛以佛之氣找尋定神罪的蹤跡,不久就在雪之山下找到了定神罪。

    「神罪!」渺天尋佛壓抑不住自己的開心。

    一佛一魔,但卻是最交心的知己。定神罪激動地摟著渺天尋佛,已經思念了百年的好友。

    「神罪,我在百年前昏迷至今,最近才剛甦醒過來,但是心樂他們已經將百年來的事都告知我了。」渺天尋佛開始訴說著這百年來的事情。

    定神罪聽完渺天尋佛說完這些事情後,也開始交換著他最近的情報。

    「喔?看來邪殘真的想讓補情缺甦醒。」渺天尋佛深鎖眉頭。

    「尋佛,我們要回去惡魔聖域了嗎?」定神罪問道。

    「嗯!我們得快點下一個任務。」渺天尋佛說道。

    於是,兩人一起離開雪之山,朝惡魔聖域而去。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向七重冥界而去,小心謹慎。

    來到七重冥界,狐心樂大聲說道:「邪殘邪主,惡魔聖域儒首和道主來拜訪你了。」

    話一說完,一條人影出現,來者是星凝語。

    「找邪主有何事情?」星凝語不客氣地問道。

    狐心樂和不染情塵有些疑惑星凝語是何人,百年前的大戰她並未現身。

    「我要和邪主合作,希望妳能引見。」狐心樂客氣說道。

    「嗯......跟我來吧。」星凝語思索了一下,領著兩人進入七重冥界。

    三人緩緩來到邪殿,邪殘正在觀看冥界寶典。

    「喔?真是稀客。」邪殘露出嘲諷笑容。

    狐心樂沒有說什麼,只是將聖龍膽拿出來:「這是聖龍膽,想必你很需要。」

    「聖龍膽!」邪殘有些訝異,但立刻就恢復冷靜。

    邪殘打量著兩人,思索著他們要開出何種條件:「你們要什麼?」

    「合力殺渺跡天尋。」不染情塵開出條件。

    邪殘定定看著他們,接著微微一笑說:「可以。」

    「那麼,我要你以及這位姑娘幫忙。」狐心樂指著星凝語。

    「可以。」邪殘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當事成之後,我會將聖龍膽給你。」狐心樂說道。

    「什麼時候殺渺跡天尋?」邪殘問道。

    狐心樂和不染情塵互看一眼說道:「現在。」

    「嗯。」邪殘叫來冥界雙使交代幾句,便和星凝語跟狐心樂他們離開。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向惡魔聖域而去,互相提防。

    「請你們先在山腳下等待片刻。」狐心樂說道。

    狐心樂和不染情塵化為光影躍上天禁山進入惡魔聖域。

    「邪主,真的沒問題嗎?」星凝語有些擔憂。

    「他們就算想玩什麼把戲,七重冥界的兵力還是很充足。」邪殘冷笑。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進入惡魔聖域.神無殿,見到了定神罪。

    「神罪!」狐心樂、不染情塵異口同聲。

    四先天加上月下千年以及鏡落神淵,強勢陣容足以撼動天地!

    「我們開始進行計劃吧!」定神罪豪氣萬千地說。

    就在此時,飛葉求殺緩緩來到神無殿。

    「魔君!」飛葉求殺忍不住哽咽。

    「這些年來辛苦你顧守魔元殿了。」定神罪語帶感激及不捨。

    「請讓屬下參與計劃!」飛葉求殺單膝跪地。

    「那麼,水無痕,你留在惡魔聖域顧守惡魔聖域!」狐心樂說道。

    「是。」水無痕恭敬說道。

    「等我和情塵帶邪殘他們離開,你們立刻攻打七重冥界。」狐心樂說道,將記憶中的七重冥界內部位置告訴他們。

    說完,互看一眼便知道彼此心情。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再度來到天禁山腳下,和邪殘他們出發去七重冥界。

    「我們也出發!」等到他們離開,定神罪等一行人也出發去七重冥界。

    「四先天,你們一定要平安無事。」水無痕顧守著鏡落神淵,顧守著惡魔聖域。


    尋天岩,今日將掀起腥風血雨!

    「喔?怎麼連邪主都來了?」渺跡天尋氣定神閒地問道。盜夜偷星、笑人痴全意警戒。

    「邪主、凝語姑娘,請你們擋下盜夜偷星和笑人痴,不要讓他們壞事,但請不要取他們性命。」不染情塵還是不想傷害太多人命。

    「可以。」邪殘看著盜夜偷星和笑人痴,絲毫不將他們放在眼裡。

    戰鬥,開始!

    「笛音悠悠!」不染情塵無盡之笛飛旋而出,無數音符迴旋攻向渺跡天尋。

    「玄狐天火!」狐心樂生本不樂出,玄狐天火纏繞劍身,攻向渺跡天尋。

    渺跡天尋面對兩大絕招,絲毫不敢大意,誅神劍立刻上手!

    「渺跡何處尋!」渺跡天尋射出白色劍芒,立抗笛音悠悠和玄狐天火。

    三大絕招衝擊,三人各退數步。

    「渺跡天尋擁有超絕根基,再加上破封之力,要殺他不容易。」狐心樂心中思索應對方法。

    另一方面,邪殘和星凝語對上盜夜偷星和笑人痴,顯得游刃有餘。

    「邪之刃。」萬千邪刃攻向盜夜偷星,盜夜偷星力抗此招:「竊雲霄!」

    笑人痴對上星凝語,警戒十分。

    「我只用單掌。」星凝語冷冷說道,她並不把笑人痴放在眼裡。

    「哈啊!」笑人痴利劍上手,拼死一戰。

    星凝語身影輕移,來到笑人痴背後,纖纖玉手扣住他的背部命門。

    「你要茍且活下去,還是要求個好死?」星凝語冷冷問道。

    「哈!」笑人痴大笑一聲,利劍竟往自己體內刺入!

    星凝語心中微微一驚,立刻拉開數步距離。

    「笑盡世間痴愚人!」笑人痴凝聚所有元功,發出最強一招。

    星凝語手凝邪印,擋下這波攻勢,但雙耳已流出鮮血。

    「主人,笑人痴讓你失望了......」笑人痴軀體緩緩倒下,含恨歸天!

    「笑人痴!」盜夜偷星眼見好友慘死,出招再無章法。

    「偷星!」竊雲霄射出星型劍芒,邪殘一時不察竟被傷到。

    邪殘抹去嘴角血跡,眼神從輕蔑轉為尊重:「看來我太小看你了。」

    邪殘邪槍上手,邪之威凝聚周身。

    而另一方面,狐心樂想出辦法抵抗破封之力。

    「情塵,使用琴笛合流!」狐心樂變出琴深二胡,準備使用兩人最強招式。

    「好!」無盡之笛回到不染情塵手上。

    「琴聲情深!」狐心樂一撥弦,譜線之氣出現。

    「笛音悠悠!」音符射出,合上線譜之氣。

    「琴笛合流!」兩人之招合併,威力遠超單獨一招。

    不斷飛旋而來的雙重絕招,渺跡天尋再次使用破封之力:「斬天無敵!」

    斬天無敵對上琴笛合流,誅神劍竟彈上雲霄!

    「就是現在!九狐妖火!」狐心樂躍上雲霄,九倍玄狐天火之威盡燃誅神劍。

    「可惡!」渺跡天尋當初是用誅神劍來承接破封之力,如果失去誅神劍,那就等於失去破封之力!

    「情塵不染!」不染情塵以笛使劍,掌氣配合音符形成強大氣旋。

    渺跡天尋失去兵器,猛然地又受到如此強招,來不及擋下的他瞬間被彈飛數步!

    「老大!」盜夜偷星見到渺跡天尋重傷,用盡全力想奔向渺跡天尋身邊。

    「別想。冰封千里!」邪殘邪槍一揮,冰之路擋住盜夜偷星去路。

    「不要煩我!」盜夜偷星揮舞竊雲霄,使出最強招式:「竊雲霄!」

    竊雲霄使竊雲霄,雙倍雲霧攻擊,即使強如邪殘,也不禁為之震懾。

    「邪兵天無滅世威!」天之冰,地之邪,冰邪雙威盡鎖敵人生路。

    毀天滅地的戰鬥,盜夜偷星-敗!

    「老大......啊......」盜夜偷星身軀倒地,魂歸九天。

    接連失去兩名手下,渺跡天尋心性大變!

    「我饒不了你們!」一聲狂喝,誅神劍竟像回應般地消滅九狐妖火,再度回到渺跡天尋手上。

    不染情塵、狐心樂、邪殘、星凝語不敢大意,全心應付渺跡天尋。

    渺跡天尋將自身功力全注入誅神劍內,紅色劍氣變得更加駭人!

    「恨天無情,怨地不義,此心已死,盡戮寰宇!」最強一招,最後一招,渺跡天尋,已經捨棄一切。

    紅色劍氣讓方圓百里盡成廢墟,四人同時被震出數丈!

    「呵呵,什麼都沒了,什麼都沒了......」渺跡天尋對天狂笑,笑出眼淚,笑得如此瘋狂痛苦,讓蒼天也動容了。

    渺跡天尋慢慢將兩人屍體一起抱起,眼淚不斷落下。

    「你們......才是我最重視的東西啊......」從不在別人面前流露真感情的渺跡天尋,如今部下的死成了他永遠的遺憾。

    渺跡天尋無語問蒼天,無力地跪倒在地。


    七重冥界,定神罪、渺天尋佛、月下千年、飛葉求殺同時到來。

    「飛葉求殺,使用混沌魔元破七重冥界結界。」定神罪向飛葉求殺說道。

    「嗯。」飛葉求殺開始凝聚魔之力。

    「混沌魔元!」雙魔同使強大魔元,結界如水晶般地慢慢碎裂。

    七重冥界結界破除同時,五大將同時現身。

    「大膽!居然敢到七重冥界撒野!」奉月之華怒上眉山。

    渺天尋佛看著局勢,是惡魔聖域佔上風。

    「吟遊三散,由我和千年當你們對手。」渺天尋佛和月下千年挑上舟無人、江自流、醉臥吟。

    「好友,你可真會撿便宜。」定神罪輕笑,魔槍上手。

    戰事,一觸即發!

    「月之陰!」奉月之華五指成爪,攻向定神罪。

    定神罪冷笑,魔槍引魔雷,發出強力一招:「雷燄!」

    奉月之華邪氣盡凝五爪,竟硬生生地擋下雷燄。

    「這招連邪殘都接不太下,你實力不賴。」定神罪稍露嘉許神色,但接下來是更強的一招。

    飛葉求殺對取夜之星,同是對自己組織盡忠職守。

    「飛葉刀刃!」飛葉求殺聚葉成刃,刀之葉,葉之刀,挾帶毀滅殺機。

    取夜之星不敢大意,取星劍上手:「流星之光!」

    一瞬流星光,飛葉千刀刃,雙招竟是難分上下!

    「你是高手。」飛葉求殺輕聲說道。

    「你的實力同樣令我讚嘆。」取夜之星輕笑。

    一冥一魔,一正一邪,一樣的,是那顆赤血之心。

    而月下千年和渺天尋佛對上舟無人等人,戰況一目瞭然。

    「蓮華波。」三個晶瑩水泡出現,向三人逼近。

    舟無人等人用盡全力,還是消滅不了蓮華波。

    「可惡!」三人被包入蓮華波中,無法逃脫。

    「你真強......」月下千年有些目瞪口呆。

    「我們就在這等神罪他們的戰局結束。」渺天尋佛輕笑。

    「嗯。」兩人便觀看著雙使對雙魔之戰。

    奉月之華被雷燄傷及,不得已只能以守備為先。

    「下一招,你還可以接下嗎?魔雷滅天罰神罪!」萬里魔雷轟向大地,日月無光、鬼神驚怕!

    「可惡!」奉月之華心中震驚,死亡竟是如此接近!

    取夜之星見此招如此強大,連忙奔到奉月之華身邊。

    「飛月穿星!」雙使合力一招,星月之力發揮最大威能。

    渺天尋佛、定神罪、月下千年、飛葉求殺連退數步,避免被餘波衝擊。

    「痾......」雙使仍是略敗一籌,口溢朱紅。

    「好了,進入冥界深處。」定神罪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雙使,冷冷說道。

    但在七重冥界即將被滅之時,兩條人影出現。

    「邪指千流。」「月夜無語。」兩大強招讓定神罪一時不察而被傷及。

    「邪殘、星凝語。」定神罪吐出一口鮮血,有些站不住。

    渺跡天尋使出最強一招,邪殘和星凝語借力使力地離開現場,回到七重冥界。

    「惡魔聖域真是說一套,做一套啊。」邪殘的眼神變得更加冰冷,難掩他的憤怒。

    「條件自然會履行。」月下千年從袖子取出一顆七彩軟石,拋給邪殘。

    「聖龍膽。」邪殘得到聖龍膽,難掩欣喜。

    渺天尋佛見戰況已經逆轉,便不再戀戰。

    「離開。」一聲離開,四人同時消失。

    邪殘揮舞邪槍,三個蓮華波被解除了。

    「謝謝邪主。」三人微微行禮。

    邪殘沒有說什麼,他和六大將一起進入七重冥界,四周再次結起結界。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2-18 08:0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補情缺

    補情缺:七重冥界之主,邪殘上司。

    外表為全身灰衣古裝,蒼茫白髮配上淡默五官,眼中隱藏無數心事。

    手段比起邪殘更加殘暴,但對邪殘極度看重,兩人一同管理七重冥界。

    當補情缺殺人之時,闇冥會默立一旁奉著情無缺。

    名稱:補情缺。

    其他稱號:冥皇、心不全。

    詩號:情無缺,如何補?心不全,烙印誰?

    身分:七重冥界之主。

    性別:男。

    根據地:冥殿。

    朋友:邪殘。

    部屬:星凝語、奉月之華、取夜之星、闇冥、舟無人、江自流、醉臥吟(七大將)。

    組織門派:七重冥界。

    武學:暴火焚情、情落流水、心不全、補.缺。

    兵器:情無缺。

    所有物:夜神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22 , Processed in 3.069504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