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惡魔聖域第二十八章 義無反顧

[複製連結] 檢視: 9062|回覆: 48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發表於 06-11-17 20:45:18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序幕

    白雲深處,與天比高的天禁山上,一座清聖中隱含魔氣,儒生氣質中含有道教意味的聖堂--惡魔聖域蜿蜒整個山頭。

    此聖域由儒生、道子、佛者、魔人共同組成。

    大概可以分成五個部分,神無殿--主事者為不染情塵,是儒之先天。

    五行殿--主事者為狐心樂,是道之先天。

    執戒殿--主事者為渺天尋佛,是佛之先天。

    魔元殿--主事者為定神罪,是魔之先天。

    而在惡魔聖域的最底層,是渾沌殿--只有四位先天能夠進入。

    在惡魔聖域之下有一分支--古章聖閣,主事者為鏡落神淵,帶領一批儒生,是惡魔聖域的第一道屏障。

    但不論是四先天,或者他們的部下,都是以維護天下和平,消滅世間所有兵燹、狼煙為主旨。


    聖魔聖域.神無殿

    神無殿中擺著許多山水名畫、珍奇古玩,完完全全是儒教才有的華麗。

     「儒首,古章聖閣傳來消息,最近江湖上出現一名高手,到處找三教之人挑戰,輸了便把他們抓走。」一名全身白衣,手執一卷經書的書生模樣的瘦削男子報告著。

     「傳我的口諭:『如果那人再出現,那古章聖閣便阻止他抓人。』」坐在聖椅上的男子,白衣滾著綠邊 ,背上一笛一劍,長髮飄逸、柳葉眉、單鳳眼,體型修長,他便是儒首-不染情塵。

     「書滿腹領命!」觀遍古今.書滿腹微一欠身,便轉身離去。

     「四處抓三教之人,難道是他?」不染情塵低頭沉思。

     就在此時,一名道子走進了神無殿。

     「儒首,道主派我過來請您前去五行殿。」那名道子恭敬地道。他一身水藍、髮長且黑,五官柔順、討人喜歡。

     「我知道了,走吧。」不染情塵與道子一同前去五行殿。

     數分鐘後,兩人來到充滿道教氣息的五行殿。

    五行殿中,四處擺著書卷、煉丹爐,而正中間擺放一張石桌,後面一把石椅,上頭坐了一名男子。

     「道主,我把儒首帶過來了。」道子恭敬地道。

     「辛苦你了,水無痕,你先下去休息吧。」一頭短髮,濃眉大眼,臉色和悅,一身白衣如雪,他就是道主-狐心樂。

     「水無痕告退。」水無痕說完,便先行離去了。

     「找我有什麼事?」不染情塵直接坐上桌子。

     「喂……那是我的桌子。」狐心樂有些無奈。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不染情塵露出他頑皮的一面。

     「是是是。」狐心樂對這老友一點辦法都沒有。

     「到底是什麼事?」不染情塵再次問道。

     「你有收到古章聖閣傳來的消息吧?」狐心樂臉色轉為嚴肅。

     「我懷疑那人……是他?」不染情塵收去嘻笑神情,雙眉緊鎖。

     「邪殘。」狐心樂說出一個名字。

     「百年前唯一逃出封印之人!那他為什麼現在才行動?」不染情塵眼神閃過一絲驚慌。

     「或許,是因為當初衝出封印,使他失去所有力量,他才潛藏這麼久。」狐心樂平靜地回答。

     「那他現在抓三教之人,難道是為了……」不染情塵不敢再說下去。

     「我想,他是為了解開當初我們兩個設下的封印。」狐心樂接著不染情塵的話說下去。

     「但是武功、德行都是一流的三教之人,短時間內應該是找不到。」不染情塵說得不甚把握。

     「未雨綢繆,必須在他下次抓人前阻止他。」狐心樂已開始擬定計劃。

     「你想怎麼做?」不染情塵問道。

     「我決定讓邪殘找上我挑戰。」狐心樂道。

     「這樣風險似乎太大……」不染情塵擔憂地說。

     「這是目前所想得到的方法,一切見機行事吧。」狐心樂拍了拍不染情塵的肩膀。

     「也只能先這樣了。」不染情塵的眉頭又鎖得更緊了。

    百年前,一個作惡多端的組織-七重冥界,與惡魔聖域展開一場激烈決鬥。

    五行殿的金、木、火、水、土五位道子-金霞君、木枯榮、火舞搖、水無痕、土滋樹,死傷至只剩金霞君、水無痕、火舞搖。

    神無殿的神無二君-眠櫻戀蝶、柳絮吹雪都受了極重的傷。

    執戒殿幾乎全軍覆沒!

    魔元殿除了飛葉求殺外,死傷殆盡!

    而七重冥界則只有死小兵,七大將皆只有輕傷。

    當四先天與冥皇-心不全.補情缺、邪殿主-邪殘在滅罪山決戰時,渺天尋佛受補情缺、邪殘聯合一擊,重傷昏迷至今。

    定神罪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部下死傷殆盡,體內魔族殘爆之血爆發,失去心性、胡亂攻擊。

    不只補情缺、邪殘受傷,連不染情塵、狐心樂也受到波及。

    後來定神罪氣空力盡之時,受邪殘背後偷襲一掌,掉落山谷。

    狐心樂、不染情塵以琴笛合流此絕招將補情缺、邪殘,以及七重冥界所有兵力逼回七重冥界,再以道、儒無上神力封印住七重冥界。


    轉載需註明出處以及原作者

    原創作者姓名  不染情塵

    著作權保護條款欲轉載請先行詳閱之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4-27 10:07 AM 編輯

    [ 本文章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10-31 17:58 編輯 ]
     
    惡魔聖域

    http://www.gamez.com.tw/thread-359213-1-1.html


    三合院(新版)

    http://www.gamez.com.tw/thread-44605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1   檢視全部評分
    e3524816  我很贊同  發表於 08-7-28 17:25 聲望 + 3 枚
    水鏡明君    發表於 08-4-19 22:32 聲望 + 2 枚
    月下千年    發表於 08-3-13 21:50 聲望 + 1 枚
    sophia27  這讓我想到遊戲王的一張牌(囧  發表於 07-10-14 18:08 聲望 + 1 枚
    狐心樂    發表於 07-6-11 18:11 聲望 + 1 枚
    夜之罪  精華文章  發表於 06-11-19 17:26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一章  邪殘再起

    惡魔聖域.五行殿

    「情塵,我在想……」狐心樂欲言又止。

    「想什麼?」不染情塵問道。

    「我想跟你借軍師-飄痕風染。」狐心樂道。

    「神無殿除我之外,唯一掌劍雙修之人。你想做什麼?」不染情塵問道。

    「補情缺以刀法為主,邪殘以槍法為主。武功主要四類-劍法、刀法、掌法、槍法。有互相抵制,也有互長威力。劍法可以和刀法、掌法搭配,而刀法屬於大開大闔之式,所以對上以近身取勝的掌法,將會失去威力。槍法屬於長距離攻擊之式,劍法能保護周身,也能進行遠距離攻擊。飄痕風染實力只略遜你一籌,我們再將儒、道最強絕招傳授予他,到時,如果七重冥界解開封印,我將和他一起迎戰補情缺、邪殘。」狐心樂道出他的計劃。

    「為何要他?我也同樣掌劍雙修不是?」不染情塵眼露疑惑。

    「如果我和飄痕風染都不幸戰死,你就封印惡魔聖域。」狐心樂平靜地說。

    「什麼!」不染情塵跳了起來,眼中盡是驚訝。

    「你先別激動,如果我能夠讓邪殘上我的當,那這個計劃我就不會用。」狐心樂笑笑。

    「就算邪殘沒上你的當,我也不准你用這個計劃!」不染情塵聲音大了起來。

    「這是目前我所能想到,最好的方法。」狐心樂露出一個似有若無的笑容。

    「我絕不答應!」不染情塵欲轉身離去,卻被狐心樂按住肩膀。

    「情塵,我們須以大局為重。」狐心樂的聲音有些無奈。

    「尋佛昏迷、神罪失蹤,如果連你都遭遇不測,你要我如何支持下去?」不染情塵的聲音掺雜了生氣、無奈、悲傷、不忍。

    「惡魔聖域的主旨,就是消滅世間所有兵燹不是嗎?」狐心樂拍了拍不染情塵的肩膀。

    「那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不染情塵的眼神轉為堅定。

    「什麼事?」狐心樂問道。

    「一、定、要、贏。」不染情塵一字一字地說出。

    「我答應你。」狐心樂堅定地道。

    而就在此時,一名佛者進入五行殿。

    「參見儒首、道主。」佛者行了一個禮。

    「發生何事?」不染情塵問道。

    「佛尊情況非常不樂觀,三執戒希望儒首、道主過去執戒殿一趟!」佛者的聲音很焦急。

    「我知道了,走!」說完,三人一起消失。

    不染情塵與狐心樂趕至執戒殿,只見三執戒催動內力,盡全力護住渺天尋佛真元!

    「儒之意.仁!」不染情塵氣凝劍指,一道紫色氣芒進入渺天尋佛體內。

    「道之意.玄!」狐心同樣氣凝劍指,黑色氣芒進入渺天尋佛體內。

    三執戒守護佛光,再加上儒道雙先天的幫忙,渺天尋佛紊亂真氣緩緩平定。

    「謝謝儒首、道主的幫忙。」三執戒向兩人欠身。

    「這是應該的。」狐心樂淡淡一笑。

    「尋佛……」不染情塵緩緩步至盤坐在蓮華座上的渺天尋佛身邊,眼中盡是對老友的不捨和悲憫。

    渺天尋佛是帶髮修行的高僧,白首皓顏,臉上是讓人望而尊敬的祥和,但此時的他緊閉雙眼,正和體內冰寒、炎熱兩道魔氣抗衡。

    「你放心,我和心樂會盡快找到能完全醫治你的方法,不讓你再繼續承受這種痛苦!」不染情塵用力握拳,似乎下定決心。

    「情塵,我們先離開吧。讓尋佛好好休息。」狐心樂輕拍不染情塵之肩,想給這個老友一點安慰。

    「嗯。」不染情塵和狐心樂緩緩回到神無殿。

    回到神無殿之後,不染情塵背上之笛飛旋而出,不染情塵吹起蘇堤漫步。

    狐心樂變出他的二胡,和不染情塵合鳴。

    流水般的曲笛聲加上溫暖的二胡聲,洗盡兩人剛剛的煩憂。

    一曲過後,氣氛緩和不少。

    「情塵笛聲如流水,心樂琴音滌煩憂。神罪擊鼓震九宵,尋佛梵唱天上聞。」不染情塵吟著四人合奏時的詩詞。

    「情塵,總有一天,我們會再一次合奏。」狐心樂聲音淡淡的,卻有讓人心安的感覺。

    「一定會的!」不染情塵受到狐心樂鼓舞,眼神變得堅定。

    「心樂……我在想,還是由我來引出邪殘吧。」不染情塵輕聲說道。

    「但……」狐心樂不知這樣是否妥當。

    「我的武功雖是四先天之末,但是論對戰況的判斷力,我可是比你們厲害唷。」不染情塵再次露出他調皮的一面。

    「好吧。但你要答應我,先試試他現在的實力即可,不宜硬碰硬。」狐心樂慎重說道。

    「會的。」不染情塵保證。

    但不染情塵心中,卻另有打算。

    市集之中,平凡的氣氛,卻隱隱夾藏了高手的氣息。

    「邪殘,難道真的是你嗎?」不染情塵喃喃自語。

    突然!冷冽殺氣襲捲而來!

    「嗯……?」不染情塵聚氣凝神,不敢大意!

    「久違了,儒首.不染情塵。」來人一身黑衣,黑髮飄揚,如雕刻出來的冷峻白淨五官,如黑夜般的雙眼,令不染情塵心驚。

    「你真的沒死……」不染情塵鳳眼微瞇,腦中思索對應之策。

    「冥皇犧牲自己,讓我脫出你們的封印,我怎麼能死呢?」邪殘的聲音雖然淡淡的,卻有一種威懾的感覺。

    「如果,你要找我復仇,我願意接受你的挑戰。」不染情塵緩緩說道。

    「我的目的,不只是找你復仇。」邪殘身上的氣息變得更加嚇人。

    「喔?」不染情塵也準備應戰。

    「是要覆滅整個惡魔聖域!」邪殘發出第一招,攻向不染情塵!

    「啊啊啊!」一名村女被邪殘攻勢嚇到,不禁放聲大叫。

    此時市集開始騷動不安,令人心煩意亂。

    「不能讓他傷了無辜。」不染情塵急奔,引邪殘離開市集。

    「你逃不了。」邪殘追了上去。

    一黑一白兩道急奔身影,往荒地跑去。

    不染情塵停下腳步,轉身便是回擊。

    「逃不了,想拼死一戰是嗎?」邪殘冷笑。

    「不,我只是不想傷及無辜。」不染情塵也冷笑。

    「邪指千流。」邪殘凝氣劍指,千流如絲邪氣,盡數攻向不染情塵!

    「笛音悠悠!」不染情塵背上之笛飛旋而出,無盡音符一抗千流邪氣。

    兩大強招互相抗衡,不染情塵、邪殘身上多了幾道傷口。

    「儒首,你的實力更勝當初。」邪殘讚賞。

    「你也是。」不染情塵也讚道。

    「邪之刃!」邪氣聚化成刀刃,自四面八方攻向不染情塵!

    「情塵之網!」似有形、若無形,情塵之網包住無止無盡的邪之刃。

    「情塵之網,怎麼可能困得住我的邪之刃?破!」一聲破,邪殘再催邪之力,情塵之網承受不住如此邪力,瞬間邪氣四竄!

    「情塵界印!」雙心界印分開兩人之時,再度消去所有邪威。

    「哼!」邪殘見不染情塵久攻不下,不禁有些氣惱。

    「你怒了嗎?真是沒耐心。」不染情塵有些嘲諷。

    「想激我?哈哈哈!」邪殘不怒反笑,邪槍上手!

    「你認真了。」不染情塵斂去輕鬆,無盡長笛飛上九宵。

    「冰柱千峰。」邪殘邪槍指天,無數冰柱射向地面,夾帶毀天滅地之威。

    「無盡飛旋!」不染情塵將自身功力凝於笛上,只見無盡之笛如龍盤旋於天。

    無盡飛旋,千峰冰柱,兩人將此場戰鬥勝負寄予這一招。

                   「 碰!」

    無盡之笛飛回不染情塵手上,邪殘邪槍迎面擊來!

    紅塵只聞一脆響,雙器交擊,竟是--無盡之笛被打飛!

    「糟糕!」不染情塵以雙掌強擋邪殘邪槍之威!

    「喝!」邪槍被不染情塵擋下,但邪槍之邪力,傷到了不染情塵!

    「走!」不染情塵劃開兩人距離,無盡之笛飛回不染情塵背上,不染情塵抽身而去。

    「哼!封印即將被破,惡魔聖域也將走向滅亡之路!」邪殘將邪槍收回,也離開了荒地。

    不染情塵緩步走回天禁山,思索著剛剛的戰況。

    「百年前和邪殘戰鬥時,我和心樂聯手都還只是擊退他而已,怎麼今天他似乎戰力不如從前?是因為強行衝出封印的關係嗎?」
    在不染情塵思索同時,他也走到了惡魔聖域大門。

    「見過儒首。」守門侍衛向不染情塵行禮。

    「你們辛苦了。」不染情塵輕拍了兩人之肩。

    「儒首,你的手?」兩侍衛看到不染情塵受傷的雙掌,不禁吃了一驚,因為很少有人能傷到四先天。

    「我沒事。」不染情塵輕輕揮手,進入惡魔聖域。

    走到五行殿時,水無痕向不染情塵行禮。

    「儒首,道主正在等你。」水無痕尊敬地說道。

    「好友,你似乎知道我的一舉一動啊。」不染情塵輕笑,踏入道教味道濃厚的五行殿。

    「一劍一笛步情塵,不染權名不染雲。與友悠閒把酒樂,臥躺西風望星辰。」不染情塵一面吟詩,一面走向狐心樂。

    「此戰如何?」狐心樂倒了一杯茶,遞給不染情塵。

    「邪殘實力大不如前,與他一戰中,他的性格也較以往暴躁。」不染情塵接過茶水,輕啜一口。

    「你的手?」狐心樂口氣有一絲擔憂、一絲生氣。

    「我的無盡被打飛,只好用手擋啦。」不染情塵無所謂地聳肩。

    「無盡被打飛……」狐心樂的表情看起來快要暈倒。

    「他的邪槍太重啦……」不染情塵無辜地說道。

    「算了算了,水無痕。」狐心樂叫道。

    「在。」水無痕走了進來。

    「以水之招,治癒儒首的雙掌。」狐心樂吩咐道。

    「是。水過無痕。」水無痕輕撫過不染情塵受傷的雙掌,如涼水般的觸覺讓不染情塵覺得涼沁心脾。

    「謝謝你,水無痕。」不染情塵衷心感謝。

    「能幫儒首,水無痕很開心。」水無痕柔順的五官浮現一絲笑意。

    「情塵,趁邪殘的威力還沒完全復原,我們先下手為強。」狐心樂說道。

    「但他這次已經曝露行蹤,還會再次出現嗎?」不染情塵疑惑。

    「會的,七重冥界之人皆驍勇善戰,躲躲藏藏不是他們一貫的作風。」狐心樂很有把握。

    「邪殘,我下次一定會殺了你,替尋佛和神罪報一半的仇。」不染情塵鳳眼微瞇,是要開殺的前兆。

    洞穴之內,邪殘看著抓來的三教之人。

    「要破不染情塵和狐心樂的封印,必須要三個武功、德行皆是上乘的三教之人……這裡面……似乎沒有。」邪殘喃喃自語。

    洞穴裡的人皆被邪殘以邪之力困住,無法動彈。

    洞穴外,一條身影一閃而過。

    「誰?」邪殘發出一掌,打向外頭之人。

    「我不是你的敵人。」外頭之人不急不徐,緩步走了進來。

    「七重冥界邪主.邪殘,我可以幫著你找到解開封印之人。」來人長相端正,素黃古裝,手上一把拂塵,一看便是道教之人。

    「你能幫助我?」邪殘打量著眼前來人。

    「在下一葉知秋.嘆楓紅。」來人報上姓名。

    能找到這裡,邪殘對眼前之人抱持警覺。

    「三教目前除了惡魔聖域四先天之外,德行、武功最上乘的,是淨佛域的淨天佛者、古章聖閣的鏡落神淵、無極教的玄天為。」他說出了這三個人名。

    「嗯……他們雖然不比四先天,但也是難纏的對手,你要如何幫我?」邪殘問道,他還是不相信嘆楓紅有此能力。

    「淨天佛者以慈悲聞名,只要抓住淨佛域僧人,相信必能引出他來。」嘆楓紅向邪殘說著。

    「的確,但你為何要幫我?」邪殘疑惑。

    「吾主一直注意七重冥界的動向,如果我幫助你解開封印,七重冥界必須與吾主結為同盟。」他嘆楓紅開出了條件。

    「你的主人是?」邪殘問道。

    「渺跡天尋。」嘆楓紅說出這個名字。

    「渺跡天尋……傳聞中能一劍闢開山岳之高手,想不到他會找上我。」邪殘思索道。

    「吾主已殲滅無極教,生擒玄天無為。這是吾主的誠意,現在就看邪主如何表示了。」嘆楓紅雖是輕鬆口氣,
    但卻有不可拒絕的感覺。

    「好,如果汝主能幫我解開封印,我會說服冥皇。」邪殘說道。

    「嗯。吾主會盡快生擒其他二人。嘆楓紅告退。」嘆楓紅離開了洞穴。

    「嗯……渺跡天尋要與七重冥界結盟,究竟有何目的?」邪殘陷入沉思。

    惡魔聖域神無殿,不染情塵正在名列兵力。

    「神無殿目前兵力,眠櫻戀蝶、柳絮吹雪、飄痕風染、書滿腹。五行殿目前兵力,水無痕、火舞搖、金霞君。
    執戒殿目前兵力,大日無藏、殘月幽泣、隕星昊辰。魔元殿目前兵力,飛葉求殺。」不染情塵寫下兵力,眉頭也越來越緊。

    「人海浮沉難自拔,何坐孤崖望天涯?幾時可得仲淹樂?洞庭湖中小舟伐。」狐心樂緩步至神無殿。

    「心樂,你怎麼會過來?」不染情塵連忙把兵力表藏起來。

    「別藏了,剛剛你喃喃自語時,我都聽到了。」狐心樂輕聲道。

    「如果邪殘真的解開封印,勢必又有一場硬戰,我實在不希望惡魔聖域再增加傷亡。」不染情塵沉重說道。

    「目前惡魔聖域的兵力大不如前,只能想辦法阻止邪殘了。」狐心樂說道。

    「你覺得……邪殘會找上哪三個人?」不染情塵問道。

    「依我的猜測,應該是淨天佛者、玄天無為,以及你我好友--鏡落神淵。」狐心樂的直覺很準,三個都猜對了。

    「需要將他們帶至惡魔聖域保護嗎?」不染情塵再問。

    「他們的武功也是數一數二,應該是沒此必要。」狐心樂答道。

    「那至少先提醒他們要小心。」不染情塵提議。

    「好,此事你我分頭進行。」狐心樂同意了。

    「現在就做!」不染情塵說完就要離開。

    「等一下,不用先吩咐一聲嗎?」狐心樂苦笑。

    「我都忘了。書滿腹!」不染情塵叫喚。

    「屬下在。」手持經書的書滿腹出現。

    「加強惡魔聖域守護,我與道主要出去一趟。」不染情塵吩咐著。

    「是!」書滿腹消失。

    「你去找神淵好友,我去找玄天無為。」狐心樂說道。

    「嗯!」兩人一起消失。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2-17 12:5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9   檢視全部評分
    e3524816  我很贊同  發表於 08-7-28 17:26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鏡明君    發表於 08-4-19 22:4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狐心樂    發表於 07-6-11 18:13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夜之罪    發表於 06-11-20 21:51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不染情塵

    不染情塵:惡魔聖域神無殿之主,四先天之儒先天。與定神罪、渺天尋佛、狐心樂共同創立惡魔聖域,欲維持天下和平。

    外表為一身白衣古裝,單鳳眼、柳葉眉,渾身上下充滿儒生氣質。

    背上一笛一劍,笛曰:「無盡」,劍號:「情塵不染」。

    個性大而化之、不拘小節,與外表完全不符。

    百年前惡魔聖域和七重冥界展開一場激烈戰爭,後不染情塵和狐心樂合力封印七重冥界。

    名稱:不染情塵。

    其他稱號:儒首、月下浮塵(本名)。

    詩號:一劍一笛步情塵,不染權名不染雲。與友悠閒把酒樂,臥躺西風望星辰。

    身分:惡魔聖域神無殿之主、四先天之儒先天、月下皇族遺孤。

    性別:男。

    根據地:神無殿。

    朋友:定神罪、渺天尋佛、狐心樂、鏡落神淵、淨天佛者。

    兄弟:月下千年(弟)

    部屬:眠櫻戀蝶、柳絮吹雪(神無二君)、飄痕風染、書滿腹。

    組織門派:惡魔聖域。

    武學:情塵不染、情塵之網、情塵界印、無盡飛旋、笛音悠悠、儒之意.仁、儒之威、雙儒威(與鏡落神淵合使)、
    琴笛合流(與狐心樂合使)。

    兵器:曲笛(無盡)、情塵不染。

    其他:情塵笛聲如流水,心樂琴音滌煩憂。神罪擊鼓震九宵,尋佛梵唱天上聞。(四先天合奏時所吟)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2-17 01:0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e3524816  我很贊同  發表於 08-7-28 17:26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狐心樂

    狐心樂:惡魔聖域五行殿之主,四先天之道先天。與不染情塵、定神罪、渺天尋佛共同創立惡魔聖域,欲維持天下和平。

    外表為一身白衣古裝,濃眉大眼,短髮俊俏,臉色和悅,讓人舒服。

    狐心樂之劍為無刃之劍,傷人不見血,劍名:「生本不樂」。

    個性溫和,不喜與人爭執,但在遇到需要守護的正義,則不會退讓。

    百年前和七重冥界展開一場慘烈戰役,最後和不染情塵一起封印七重冥界。

    名稱:狐心樂。

    其他稱號:道主。

    詩號:人海浮沈難自拔,何坐孤崖望天涯?幾時可得仲淹樂?洞庭湖中小舟伐。

    身分:惡魔聖域五行殿之主、四先天之道先天。

    性別:男。

    根據地:五行殿。

    朋友:定神罪、渺天尋佛、不染情塵、鏡落神淵、月下千年、淨天佛者。

    部屬:金霞君、木枯榮、土滋樹、火舞搖、水無痕(五道子)。

    組織門派:惡魔聖域。

    武學:玄狐天火、琴聲情深、相生仙剋.五行合一、碎心掌、道之意.玄、九狐妖火、琴笛合流(與不染情塵合使)。

    兵器:生本不樂。

    所有物:二胡(琴深)。

    其他:情塵笛聲如流水,心樂琴音滌煩憂。神罪擊鼓震九宵,尋佛梵唱天上聞。(四先天合奏時所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e3524816  我很贊同  發表於 08-7-28 17:26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二章  破封

    無極教,曾經子弟百千的無極教,如今遍地死屍,斷垣殘壁。

    「這裡怎會變得如此?」狐心樂訝異地看著眼前殘酷景象。

    「乾坤無形!」一道微小之招攻向狐心樂,狐心樂出招化解。

    「你也是渺跡天尋的人嗎?」眼前的道子滿臉血跡、衣衫破爛,臉上滿是驚恐疲累之色,想必是經過一場恐怖經歷。

    「不是,我是惡魔聖域道主,我今天是來探訪玄天無為道長。」狐心樂輕輕說道,試圖讓他冷靜下來。

    「道長……玄天道長被渺跡天尋抓走了。」道子一放鬆,跪倒在地上。

    「怎會如此?」狐心樂將自身內力注入道子體內,讓他恢復體力。

    「我也不知道……千百名同修就這樣死在我面前……」道子瑟縮著,彷彿再次經歷那殘酷的屠戮。

    「我先葬了這些道子。」狐心樂說道。

    狐心樂掘出一個大洞,將道子們都葬進大洞裡。

    「你和我回惡魔聖域吧,繼續留在此太危險了。」狐心樂柔聲說道。

    「我……你能幫我救回玄天道長嗎?」道子問道。

    「會的!不只是為你,也是為枉死的道子們!」狐心樂緊握住道子之手。

    「謝謝你。」道子一個欠身,向狐心樂行禮。

    「這是狐心樂該為之事。」狐心樂背起道子離開。

    另一方面,不染情塵緩步至古章聖閣。

    「嗯……前方怎麼會有打殺之聲?」不染情塵心念一轉,立刻跑了上去。

    「惡徒!死來!」不染情塵只見聞刀、識劍圍攻著一個人。

    「小小侍衛,怎麼會是我的對手?」中央之人冷笑,劍氣飛射!

    「情塵界印!」不染情塵單腳一踏,雙心界印立即保護兩大侍衛。

    「你是誰?為何要插手?」中央之人問道。

    「惡魔聖域儒首.不染情塵。」不染情塵報上名號。

    「不染情塵?你就是不染情塵?真是巧啊!哈!」他冷笑著。

    「那你又是誰?為何要在古章聖閣開殺?」不染情塵問道。

    此時,他才看清眼前之人,輕巧的衣著,孩子氣的長相,讓人覺得他只是一個大孩子。

    「我是盜夜偷星,渺跡天尋麾下三大劍客之一。」來人也報上名號。

    「渺跡天尋?傳說中能一劍闢開山岳的劍界高手。」不染情塵露出敬佩之意。

    「想不到你也知道我的老大,呵呵呵。既然你來攪局,那我就先走啦!」盜夜偷星輕功了得,轉眼不見蹤跡。

    「渺跡天尋……為何要派盜夜偷星來攻擊古章聖閣呢?」不染情塵低吟。

    「感謝儒首相救。」聞刀、識劍對不染情塵行禮。

    聞刀、識劍是古章聖閣侍衛,體格壯碩,虎目鷹眉。

    「不必多禮。」不染情塵手輕輕一揮。

    「儒首怎麼會來拜訪古章聖閣呢?」兩人問道。因為儒首只有在有重大事情發生時,才會離開惡魔聖域。

    「我來找聖主.鏡落神淵。」不染情塵說出來意。

    「回首前塵,昔情今消。」一名全身紅衣的美豔女子慢慢走了出來。

    「悲嘆過去,古罪難泯。」另一名全身灰衣的冷默男子也走了出來。

    「文武二官見過儒首。」兩人一起對不染情塵行禮。

    「好久不見,古罪難泯、昔情今消。」不染情塵也回應。

    「儒首欲見聖主,請隨我們來。」兩人帶領不染情塵入古章聖閣之內。

    而在古章聖閣之內,鏡落神淵正等著他們。

    「鏡落神淵見過儒首。」鏡落神淵微一欠身。他有一張端正微方的臉,一對劍眉,眉心上有一顆朱砂痣。

    「你們先下去吧。」不染情塵對文武二官說道。

    「是。」兩人一同離開。

    「鏡落神淵老友,最近你要小心啊……」不染情塵對著鏡落神淵沉重說道。

    「發生什麼事了?」鏡落神淵問道。

    「邪殘……沒死。」不染情塵說出這令人震驚的事實。

    「居然……他居然真的逃出你和心樂的封印。」鏡落神淵難掩訝異之色。

    「我想,邪殘現在最大的目的,便是找出能破我和心樂封印的三教之人。」不染情塵說道。

    「武功、德行皆是上乘的三教之人,扣除你們四先天,難道?」不愧是聖主,一下子就想到了可能性。

    「是的,你是可能的儒之人選。」不染情塵平靜說道。

    「唉……看來會有一場硬戰。」鏡落神淵輕嘆。

    「但我疑惑的是,為何渺跡天尋會派盜夜偷星來攻擊古章聖閣呢?」不染情塵疑惑。

    「你說什麼?」鏡落神淵聽到了不染情塵的自語。

    於是,不染情塵將剛剛事情完整訴說一次。

    「嗯……的確是很奇怪。」鏡落神淵聽完,也覺得疑惑。

    「好友,你一定要加強古章聖閣的守備,千萬不可讓敵人趁虛而入。」不染情塵慎重說道。

    「我知道了。」鏡落神淵輕點了一下頭。

    「我先走了,你要保重。」不染情塵拍了拍鏡落神淵的肩膀。

    「你也是。」鏡落神淵也拍了拍不染情塵肩膀。

    不染情塵緩緩離開古章聖閣。

    「恭送儒首。」兩大侍衛、文武二官一同向不染情塵道別。


    惡魔聖域,水無痕以水之招治療著狐心樂帶回的道子。

    「你好多了嗎?」水無痕柔聲問道。

    「謝謝你,我好多了。」道子道謝著。換上乾淨的衣服,傷口被治療好之後,道子恢復了他眉清清目秀的模樣。

    「你先休息一下吧,你可以先睡我的床。」水無痕說道。

    「嗯。」道子躺上水無痕的床,慢慢進入夢鄉。

    「好好睡吧。」水無痕離開了他的房間,慢慢走向五行殿。

    不染情塵也在此時,回到了惡魔聖域.五行殿。

    「儒首,你也是要來找道主的嗎?」兩人剛好遇到,水無痕恭敬問道。

    「是啊,你也是要去找道主嗎?」不染情塵問道。

    「嗯。」水無痕答道。

    「一起走吧。」不染情塵和水無痕一起走向五行殿。

    五行殿內,狐心樂心海洶湧。

    「心樂,我回來了。」一聲低喚,喚回狐心樂心緒。

    「嗯,此行如何?」狐心樂問道。

    於是,不染情塵娓娓道來剛剛的事情。

    「又是渺跡天尋!」狐心樂突然握拳打向桌子,令不染情塵、水無痕嚇了一跳。

    「心樂,你怎麼了?為何如此失控?」不染情塵很少看到狐心樂如此發怒。

    狐心樂也說出了他此行的經過。

    「無極教被滅,玄天無為被擒……渺跡天尋為何要如此做?」不染情塵心中疑惑越來越深。

    「水無痕,那名道子情況如何?」狐心樂轉向水無痕問道。

    「我治療完他後,他便睡著了。」水無痕答道。

    「嗯,你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狐心樂柔聲說道。

    「屬下告退。」水無痕退出五行殿。

    「心樂,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淨天佛者不就危險了嗎?」不染情塵焦急問道。

    「淨佛域高僧無數,再加上卍字天罡護法陣,淨天佛者應該是暫時無危險。」狐心樂安慰道。

    「無極教、古章聖閣相繼被攻,難道邪殘與渺跡天尋合作?」不染情塵把所有事情想了一次,得到這個可能性。

    「有這個可能。」狐心樂也覺得不染情塵推論有理。

    「渺跡天尋,不管你是不是和邪殘合作,你滅了無極教是不爭的事實。」狐心樂握緊拳頭,臉色變得猙獰。

    清聖的淨佛域,今日卻染上一絲邪氣。

    「令人厭惡的佛氣。」邪殘緩緩步至雲霧飄渺的淨佛域。

    「施主,請問您為何而來呢?」兩名僧人叫住邪殘問道。

    「今日,我要一取淨天佛者。」語畢,邪指千流立即施展!

    「啊!」僧人瞬間爆體而亡!

    「真輕鬆。」邪殘繼續前進。

    此時,嘆楓紅也同時踏上淨佛域。

    「真是殘暴。」嘆楓紅輕嘆,也跟著走了進去。

    淨佛域內部也感受到邪氣入侵,三名高僧現身一擋。

    「妖孽!為何上淨佛域殺人?」三明高僧見到僧人慘死,怒極而罵。

    「交出淨天佛者,可饒你們不死。」邪殘淡淡說道。

    「誇口!卍字天罡護法陣!」三僧圍成正三角形,將邪殘困住。

    三僧口唸經語,手捻法指,欲控制住邪殘之邪威。

    邪殘四周皆是金字法號,頂上則有一巨大卍字鎮壓住他。

    「卍字天罡護法陣……喝!」邪殘一聲大喝,無數邪氣撞擊著金字法號,三僧頓感吃力!

    三僧凝氣聚神,口中唸頌經語不斷。

    「冰柱千峰!」眼看邪氣被佛氣壓抑,邪殘邪槍上手。

    千峰冰柱落下,夾帶毀天滅地之威!

    「糟了!」一個分神,一名高僧瞬間被邪槍穿心而過,魂歸九宵。

    「我再給你們一個機會,交出淨天佛者。」邪殘抽出邪槍,高僧屍體倒地。

    「我佛慈悲啊……」一名白眉僧人慢慢走了出來。

    「你就是淨天佛者?」邪殘看著眼前僧人,連一向狂傲的他也感覺到僧人的威嚴與慈悲。

    「請別再傷及無辜。」淨天佛者雙掌合十,似乎是乞求,卻更像是悲憫邪殘。

    「要我不繼續傷及無辜,可以。只要你乖乖地和我走。」邪殘收回邪槍。

    「可以。」淨天佛者竟如此簡單就答應了。

    「佛者!」剩下的高僧叫喊。

    「做你們該為之事。」淨天佛者輕聲說道。

    「走吧。」邪殘和淨天佛者化為光影消失。

    「我怎麼都沒表現到呢?」嘆楓紅嘀咕著,也化為光影離開。


    惡魔聖域,不染情塵來到水無痕的房間,探視被救回來的道子。

    「你還好嗎?」不染情塵看著道子問道。

    「請問你是?」道子有些瑟縮。

    「你不要怕,我是惡魔聖域儒首,和救你回來的道主狐心樂是好友。」不染情塵柔聲道。

    「見過儒首。」道子輕輕點頭。

    「你……能訴說一下……發生在你身上之事嗎?」不染情塵有些支吾,他知道這很殘酷,但一定得了解事情始末。

    「不要!我不要……不要殺師兄.....不要……」道子突然渾身發抖,眼神渙散,不斷揮舞著雙手。

    「不要怕……我在這裡……不要怕……」不染情塵緊抱住道子身軀,不管道子的拳頭不斷落在他的身上,一直安慰著道子。

    「呼……喝……呼……」道子慢慢恢復冷靜,眼神緩緩聚焦。

    不久,道子完全恢復了冷靜。

    「當時,我們正在練功,玄天無為道長教導著。突然,一名劍客走了進來,一劍擊斃四、五名同修!」道子身體又開始發抖,
    不染情塵連忙拍拍他的背。

    「玄天無為道主要我們快逃,但是,那名劍客揮了好幾劍,又是十幾條人命消失!」道子握住自己的衣領,情緒相當激動。

    「玄天無為道長和他拼死一戰,但仍是不敵。我甚至看到道長的無為劍被砍成兩段……」說到這裡,道子已經說不下去。

    「整個無極教只剩下你?」不染情塵問道。

    「是的,當時他在大敗玄天無為道長之後,在道長面前屠殺,我被師兄的屍體壓住,逃過一劫……」道子流下了眼淚。

    「渺跡天尋,你怎麼會如此泯滅人性!」不染情塵的拳頭越握越緊。

    「儒首,我好累,我可以先休息嗎?」道子的聲音變得虛弱。

    「嗯,你休息吧。我先離開了。」說完,不染情塵離開了水無痕的房間。

    不染情塵走回神無殿,一路上仍在思索剛剛的對話。

    「邪殘,難不成你真的和渺跡天尋合作?」不染情塵塵疑惑。

    「儒首,大事不妙!」書滿腹在此時突然出現。

    「發生什麼事了?」不染情塵訝異一向冷靜的書滿腹竟如此慌張。

    「據說邪殘在剛剛殺入淨佛域,抓走了淨天佛者!」書滿腹的聲音很焦急。

    「怎麼會如此……」不染情塵突然身子一軟,倒向聖椅。

    「玄天無為、淨天佛者皆被擒,鏡落神淵老友危機將再一次降臨!」不染情塵焦急說道。

    「請示儒首之意。」書滿腹微一欠身。

    「立刻將古章聖閣所有人帶至惡魔聖域,我不容許再有任何人受傷!」不染情塵急下指令。

    「書滿腹領命!」書滿腹立即消失。

    「此事必須告知心樂,速往五行殿!」說完,不染情塵離開。

    尋天岩,其實是一山洞,洞裡暗黑,但其實另有玄機。

    山洞下是一寬敞的空間,渺跡天尋高坐椅子上,正在擦拭著誅神劍。

    這裡沒有什麼東西,四把靠背高椅、中央一巨大石桌,桌上一壺酒和幾個杯子。

    「盜夜偷星,為何你的任務失敗?」渺跡天尋冷冷問道。

    嚴峻的五官,一對能窺探人心的銳眸,灰衣白髮,高瘦的身形,再再發出震懾人的氣息。

    「老大,我本來要解決掉那兩個守衛了,但不染情塵突然出來擾局,我不想和他硬碰硬,就先撤退了。」盜夜偷星仍是一付無
    所謂的痞子模樣。

    「哼!我等等再和你算帳。嘆楓紅,玄天無為現在情況如何?」渺跡天尋轉向嘆楓紅問道。

    「他已經完全瘋了。」嘆楓紅恭敬回道。

    玄天無為此時被關在角落的一個籠子,披頭散髮、滿身傷痕、神情呆滯。

    「很好。接下來,嘆楓紅,我要你去找邪殘,讓他把淨天佛者帶來這裡。」渺跡天尋下達命令。

    「是!」嘆楓紅消失。

    「盜夜偷星,顧守玄天無為,我要出去一趟。」渺跡天尋說完,將誅神劍收回到背上。

    「是。」盜夜偷星回道。

    渺跡天尋離開尋天岩,目標所指是何方?


    而此同時,奉不染情塵之命的書滿腹,急奔古章聖閣。

    「渺跡何尋?唯有天邊。雲霧纏繞,飄忽伊人。」索命死神來到。

    「嗯?」書滿腹看著來人,被對方的威嚴給震懾住。

    「不染情塵真是罔顧部下性命,居然派一個小小探子去通知古章聖閣。」渺跡天尋嘲諷道。

    「嗯?」書滿腹訝異此人竟然知道自己的目的。

    「玄天無為、淨天佛者皆被擒,再笨的人也知道下一個目標是誰。」渺跡天尋冷冷說道。

    「走!」書滿腹知道眼前之人比自己強太多,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別想離開。」渺跡天尋追了上去。

    一前一後,是逃命和追命兩種心情。

    「逮到你了。」渺跡天尋越來越接近書滿腹,極掌將發,書滿腹之命如風中蠟燭危矣!

    「喝!」書滿腹回身一掌,先發制人!

    「不自量力!」渺跡天尋回掌以對,書滿腹當場口溢朱紅!

    「安息吧。」渺跡天尋欲再以一掌結束書滿腹性命。

    「喝!」就在此時,不染情塵、狐心樂雙雙出現,擋下這致命一掌!

    「怎會如此?」渺跡天尋借力使力,往後退去。

    「情塵,帶書滿腹速往古章聖閣。」狐心樂急道。

    「嗯!」不染情塵背起書滿腹,繼續趕往古章聖閣。

    「惡魔聖域道主‧狐心樂。」渺跡天尋手按劍柄,蓄勢待發。

    「你就是渺跡天尋?」疑問句,卻是肯定的口氣。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渺跡天尋輕蔑地說著。

    「替無極教慘死在你劍下的道子們償命來!」語畢,掌氣發出。

    「尋天跡!」誅神劍出鞘,劍氣硬是擋下狐心樂的掌氣。

    「對付你這種泯滅人性之人,狐心樂不會留情。」生本不樂出鞘,劍鋒直指渺跡天尋。

    「有實力,渺跡天尋之命任你拿去。」渺跡天尋誅神劍散發出紅色強氣。

    「相生相剋.五行合一!」狐心樂長劍揮舞,揚起朵朵劍花。金、土、黃、紅、藍五種氣芒,射向渺跡天尋。

    「相生相剋.五行合一……五行殿第二絕招。」渺跡天尋心驚,狐心樂是真的欲置他於死地。

    「渺跡何處尋!」渺跡天尋揮出白色劍芒,欲一抗此招。

    五色氣芒相互合併又分離,幻化出無數繽紛。

    「難纏!」渺跡天尋看著自己的劍芒被五色氣芒圍困,不禁煩躁起來。

    五色氣芒不斷擦過渺跡天尋之身,每當擦過之時,渺跡天尋就多一道傷口。

    「煩死了!開山闢岳!」誅神劍用力往地一劈,威力直逼狐心樂!

    「碎心掌!」狐心樂用力往地發出掌氣,擋下這道勁威。

    「喝啊!」渺跡天尋奮力一搏,衝出五色禁錮!

    「嗯?」狐心樂訝異渺跡天尋居然能承受氣芒瞬間穿體的疼痛!

    「斬岳!」誅神劍迎面劈來,狐心樂橫劍一擋!

    「走!」渺跡天尋跳開之後,化為光影離開。

    「渺跡天尋,強勁的對手。」狐心樂的虎口因為擋下斬岳之招,而流出鮮血。


    荒野之上,不染情塵背著書滿腹急往古章聖閣。

    「書滿腹,對不起……」不染情塵相當自責。

    剛剛去找狐心樂時,狐心樂認為獨自讓書滿腹去找鏡落神淵太冒險,兩人急急尋找書滿腹。

    「你再支撐一下,我們就快到古章聖閣了!」不染情塵給書滿腹打氣。

    「儒首……」書滿腹的聲音有氣無力。

    「嗯?」

    「下次別再叫我送死了……」書滿腹埋怨地道。

    「啊……對不起……」不染情塵又尷尬又自責。

    當兩人趕到古章聖閣時,鏡落神淵正在小眠。

    「神淵好友,快幫幫忙啊!」不染情塵大叫。

    「發生什麼事了?」鏡落神淵被嚇醒,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幫我一起救書滿腹。」不染情塵放下書滿腹,讓他盤腿而坐。

    「雙儒威!」雙儒先天同時將自己內力,注入書滿腹體內。

    書滿腹接收著兩人內力,化消渺跡天尋之傷。

    不久,書滿腹已經好了七、八分。

    「多謝儒首、聖主。」書滿腹站了起來。

    「對了,文武二官呢?」不染情塵問道。

    「我請他們去尋找邪殘下落。」鏡落神淵回道。

    「這妥當嗎?」不染情塵憂慮。

    「我相信他們兩人的能力。」鏡落神淵淡淡一笑。

    「神淵老友,現在連淨天佛者也被捉走了。」不染情塵說道。

    「怎會如此?」鏡落神淵相當驚訝。

    不染情塵將事情完整說過一次,鏡落神淵眉頭越來越緊。

    「玄天無為、淨天佛者皆已被擒,神淵好友,快隨我回惡魔聖域吧!」不染情塵聲音盡是擔憂。

    「聞刀、識劍。」鏡落神淵叫喚。

    「在!」兩人立刻入內。

    「你們兩人先隨書滿腹回惡魔聖域。」鏡落神淵吩咐道。

    「神淵老友,你這是……」不染情塵疑惑。

    「相信我。」鏡落神淵只說出了這三個字。

    「唉……好吧。」不染情塵只得答應。

    於是,書滿腹、聞刀、識劍三人一起消失。

    「情塵、神淵。」此時,狐心樂也來到古章聖閣。

    「與渺跡天尋一戰如何?」不染情塵問道。

    「難纏的對手,居然能脫出相生相剋‧五行合一。」狐心樂苦笑。

    「嗯……」不染情塵低頭沉思。

    「對了,剛剛進入古章聖閣,怎麼見不到任何人?」狐心樂問道。

    「文武二官被我派去找尋邪殘,聞刀、識劍和書滿腹一起回惡魔聖域。」鏡落神淵解釋著。

    「神淵好友,你有何用意?」狐心樂再次問道。

    「附耳來。」不染情塵和狐心樂同時前進,鏡落神淵說著他的想法。


    另一方面,文武二官奉鏡落神淵之命,找尋邪殘下落。

    「佛邪之氣。」兩人發現空氣中殘留著佛氣、邪氣,尋此找尋。

    「佛氣……難道淨天佛者已經被擒?」兩人同時意識到這一點,更加加快腳步。

    「兩隻螻蟻,想要跟蹤我嗎?」邪殘冷笑,一個轉身,想先殺掉兩人。

    當文武二官越來越接近邪殘之時,另一道身影也越來越接近邪殘。

    「我就陪你們玩一玩。」邪殘雙手環胸,等著兩人前來。

    「嗯?」文武二官停下腳步,看著眼前強如鬼神的狂妄男子。

    「邪指千流。」氣凝劍指,無數邪流攻向文武二官!

    「難泯之罪!」「此情消逝!」文武二官同時出掌,欲擋下此殺招。

    而就在此時,奉渺跡天尋之命的嘆楓紅也來到地。

    「又開始打了……」嘆楓紅輕嘆一聲。

    「嘆楓紅,帶淨天佛者先回到山洞。」邪殘命令道。

    「是是是。」嘆楓紅撇了撇嘴,帶著淨天佛者離開。

    「啊……」昔情今消功力較低,身上不斷出現傷口。

    「可惡!古罪!」古罪難泯眼見同修受傷,將所有力量凝聚於拳,用力打向邪殘。

    「邪之刃。」邪之氣如刀似刃,不斷傷害古罪難泯!

    古罪難泯不畏疼痛,古罪拳扎實地打中邪殘心口!

    「哦?」邪殘神色多了一絲贊賞,但下一刻卻是變得更加陰沉。

    「此拳力道不差,但還是難傷我半毫。五邪爪!」邪殘之掌攻向古罪難泯,竟直接穿過古罪難泯胸膛!

    「古罪!」昔情今消悽厲地一喊,眼淚不停落下。

    「痾……」古罪難泯不敢置信地看著邪殘手掌穿過自己胸膛,眼神慢慢失焦。

    「哼!」邪殘用力將手一抽,古罪難泯爆體而亡!

    漫天血雨,灑落昔情今消臉上,臉上所流,不知是淚是血。

    「妳還想要找死嗎?」邪殘看著已呆滯的昔情今消,冷冷地道。

    「古罪已泯,此情,也將消。」昔情今消露出一個淒然的笑容,豁命向邪殘攻去!

    「玉石俱焚!」昔情今消凝聚所有力量,欲和邪殘同歸於盡!

    「邪之璧!」邪殘邪槍上手,凝聚邪氣成璧,擋下昔情今消此招!

    昔情今消畢生功力,全數被邪殘邪之璧所化消,但邪殘臉龐也被劃出一道傷口。

    「嗯……可敬的對手。」邪殘緩緩離開,只餘幽魂飄散。


    嘆楓紅帶著淨天佛者在離開途中,突生變故!

    「淨天之惡。」淨天佛者出手,嘆楓紅毫無防備下,被清聖佛氣打傷。

    「邪殘不是封了你的穴道嗎?」嘆楓紅錯愕。

    「我佛慈悲,老納早已自解穴道。」淨天佛者淡然說著。

    「你既已自解穴道,剛剛何不逃跑?」嘆楓紅疑惑。

    「與邪殘硬碰硬,老納無絕對把握能贏,但與你,老納有絕對優勢。」淨天佛者解釋。

    「哼!」嘆楓紅知道自己非是對手,只得先離開。

    「我佛慈悲。」淨天佛者緩緩離開,他欲往何方?


    邪殘回到山洞之中,只見傷重的嘆楓紅,卻不見淨天佛者。

    「你受傷了。」邪殘先為嘆楓紅療傷。

    「淨天佛者自解穴道,我被他打了一掌,只好先離開。」嘆楓紅說著。

    「哼!果然,淨天佛者之力不輸渺天尋佛,怎可能如此輕易讓我擒回。」邪殘冷哼一聲。

    「是我無用。」嘆楓紅有些自責。

    「算了,現在最要緊的是抓回淨天佛者,你在此療傷,我先前往古章聖閣。」邪殘說完,便離開了山洞。


    尋天岩,被狐心樂所傷的渺跡天尋,正在調氣納息。

    「想不到相生相剋‧五行合一竟有如此威力……」渺跡天尋回想剛剛戰鬥,仍是心有餘悸。

    「老大,擒捉鏡落神淵之事,需要先停下嗎?」盜夜偷星露出少有的關心。

    「嗯……看來不染情塵他們已有警覺,要擒捉鏡落神淵將會相當艱辛。」渺跡天尋已好七、八分,緩緩站了起來。

    「我倒是有一個好方法。」盜夜偷星露出了一個殘酷笑容。

    「哦?」渺跡天尋被挑起了好奇心。

    「呵呵……」盜夜偷星在渺跡天尋耳邊低語。

    「哈哈哈!不愧是我麾下最強劍客。」渺跡天尋大笑。

    盜夜偷星看著關在籠子裡的玄天無為,又笑了出來。


    惡魔聖域之內,被救回的道子靜靜地躺在水無痕床上。

    「儒首、道主皆不在惡魔聖域,此時的惡魔聖域是最空虛之時,我該出手嗎?」道子喃喃自語。

    「你在說什麼呢?」水無痕緩緩走了進來。

    「沒有、沒有……」道子有些慌張。

    「唉……此時的惡魔聖域只剩下三執戒,如果要對付渺跡天尋、邪殘此等高手,絕對是打不贏的,但如果是像我這種等級,
    應該是不用擔心。」水無痕話中有話。

    「嗯……」道子似乎也有些明白。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水無痕離開了房間。

    「水無痕話中有話,似乎是在警告我。」道子露出猙獰表情。

    此時,書滿腹、聞刀、識劍也回到惡魔聖域.神無殿。

    「聞刀、識劍,此時的惡魔聖域儒首、道主皆不在,佛尊昏迷,魔君又失蹤,如今有你們兩人,也可以幫惡魔聖域多加一分
    力量。」書滿腹說著。

    「軍師呢?」聞刀問道。

    「軍師修練道主、儒首所授之招,目前閉關中。」書滿腹解釋。

    「嗯。」


    玄天無為已瘋,淨天佛者又欲往何方?鏡落神淵又有何計謀?被救回的道子到底是何身份?

    嘆楓紅在山洞內療好傷後,便回去尋天岩。

    「主人。」嘆楓紅行禮。

    「嗯……你受傷了。」渺跡天尋淡淡說道。

    「是屬下無能。」嘆楓紅將所有事情說了一次。

    「如今能解封印三人,一者在尋天岩,一者在鏡落神淵,一者不知去處。」渺跡天尋低聲道。

    「老大,要實施我的計劃了嗎?」盜夜偷星問道。

    「什麼計劃?」嘆楓紅問道。

    「讓玄天無為幫我們擒捉鏡落神淵。」盜夜偷星露出殘酷笑容。

    「此舉不會太過冒險?」嘆楓紅似乎不太贊同。

    「玄天無為是正道一大支柱,不染情塵和狐心樂對附他也會有所忌憚。」盜夜偷星解釋著。

    「嗯,那淨天佛者下落呢?」嘆楓紅又問道。

    「我在想,他應該是到古章聖閣,或是惡魔聖域。」渺跡天尋說道。

    「下一步,將是鏡落神淵落入尋天岩。」渺跡天尋冷笑。


    古章聖閣,不染情塵、狐心樂、鏡落神淵等文武二官回來,卻遲遲不見人影。

    「難道他們出事了……」鏡落神淵難掩擔憂神色。

    「望天保佑。」不染情塵也有些擔憂。

    而在此時,邪殘也來到古章聖閣。

    「居然沒有半個人,難道全去避難了?」邪殘不敢大意,緩步前進。

    「邪氣。」狐心樂突然站了起來。

    「難道是邪殘?」不染情塵和鏡落神淵也站了起來。

    「難道……他們兩人真的遇難?」鏡落神淵有些站不穩。

    「先出外一探。」狐心樂率先出去。

    「神淵,走吧。」不染情塵說完,也跟著出去。

    「只能如此。」鏡落神淵最後一個出去。

    邪殘感受到三大高手之氣,邪槍上手。

    「邪殘,果真是你。」狐心樂看著百年前的對手,心中一動。

    「哼!看到你,只是勾起我不快的回憶。」邪殘冷言。

    此時,不染情塵和鏡落神淵也出來了。

    「邪殘,你對文武二官怎麼了!」鏡落神淵聲音難掩焦急。

    「文武二官?是我所殺的一男一女嗎?」邪殘無所謂地問道。

    「你!」鏡落神淵心冷了一半。

    「鏡落神淵,你真是不愛惜部下性命啊。」邪殘笑道。

    「我饒不了你!」鏡落神淵身影一動,已至邪殘面前。

    「哼!」邪殘邪槍一擋,擋下鏡落神淵萬鈞之掌力。

    「你如果這麼想他們,我可以送你下去陪他們。」邪殘拉開距離,邪槍插入地面。

    「地流冰邪!」邪殘將自身邪力結合邪槍冰之力,冰邪之力流遍地面。

    「情塵界印!」不染情塵單足一踏,雙心界印硬是擋下冰邪之力。

    「碎心掌!」狐心樂碎心之掌發出,打向邪槍。

    「神淵鏡,現!」精巧小鏡出現,代表鏡落神淵即將使出絕招。

    「可惡!」邪殘眼見情況不利,邪槍再次上手,用力打向地面,只見冰之力四處飛竄!

    「盡化虛無!」鏡落神淵手上之鏡發出亮光,將所有冰之力盡數吸入鏡內。

    「走!」邪殘想要離開,卻被不染情塵牽制。

    「情塵不染!」紫紅雙掌氣互相交纏,形成巨大氣旋直攻邪殘。

    「喝!」邪殘橫槍一擋,借力使力離開,卻也受了傷。

    此時,鏡落神淵也無力地單膝跪下。

    「古罪、昔情,是聖主讓你們平白而死,是聖主對不起你們。」一滴一滴的清淚滴落塵土,瞬間被吸收,但自責,
    是無法忘卻的怨傷。

    「唉……」狐心樂輕嘆了一口氣。

    不染情塵沒有說什麼,但他搭在鏡落神淵肩上之手,代表了他的關懷。

    「心樂、情塵,你們回惡魔聖域吧。」鏡落神淵站了起來。

    「神淵老友……」不染情塵擔憂地看著鏡落神淵。

    「如果這是命運,那我就要逆天!」鏡落神淵對天狂吼,令兩人動容。

    「我和情塵永遠支持你的決定。」狐心樂按緊鏡落神淵肩膀,三人不語,因為心意相通。

    「自己保重。」兩人化為光影消失。

    「不恨天無情,恨世間處處修羅行。」鏡落神淵看著諾大的古章聖閣,如今只剩自己,不由得一陣心酸。


    邪殘負傷而行,心中思索剛剛古章聖閣一行。

    「剛剛只見到不染情塵、狐心樂、鏡落神淵,卻不見淨天佛者,看來他應該尚未與他們見面,嗯……」邪殘緩步走回山洞,
    已不見嘆楓紅蹤影。

    「看來他已經離開了。」邪殘盤腿而坐,慢慢治療自身傷勢。

    「剛剛,還真是差點沒命呢。」邪殘自嘲地笑笑。

    邪殘站了起來,開始殺戮山洞內的三教之人。

    不一會,山洞之內盡是血腥氣息,屍骸遍地!

    「沒有利用價值,也無須再活。」邪殘步出山洞,不想再聞如此血腥空氣。

    「冥皇,邪殘一定會解開儒道封印,讓七重冥界再次現世。」邪殘握拳說道。

    天際此時已是黃昏,斜陽晚照,邪殘臉龐變得有些柔和。


    狐心樂和不染情塵慢慢走回惡魔聖域,兩人心情皆是相當沉重。

    「惡魔聖域再次受創,一次失去兩位大將……」狐心樂難掩悲痛。

    「邪殘,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濫殺無辜,天地難容!」不染情塵怒上眉山。

    兩人此時剛好回到惡魔聖域。

    進入神無殿,只見聞刀、識劍守在大門之外。

    「恭迎儒首、道主。」兩人一起行禮。

    「辛苦你們了。」狐心樂、不染情塵進入神無殿,書滿腹正看著經書,也起身行禮。

    「書滿腹,麻煩你喚水無痕過來好嗎?」狐心樂說道。

    「是。」書滿腹離開神無殿。

    不一會,水無痕和書滿腹一起進入神無殿。

    「儒首、道主。」水無痕行禮。

    「那名道子狀況如何?」狐心樂問道。

    「仍在休養當中,似乎已經恢復不少。」水無痕恭敬回道。

    「好,繼續照顧他,有任何事都立刻向我報告。」狐心樂命道。

    「是。」水無痕回去自己房間。

    「心樂,你在懷疑那名道子嗎?」不染情塵問道。

    「渺跡天尋麾下有三名劍客,盜夜偷星、嘆楓紅、笑人痴。兩人已現,只剩笑人痴
    未出,而此名道子出現的時機,實在太巧……」狐心樂說出他的質疑。

    「所以你一開始帶他回來,讓他在水無痕的房間,名義是讓他休養,實則是監視他?」
    不染情塵想通一切。

    「然也!」狐心樂輕笑道。

    「但如果他真的是無極教遺孤呢?」不染情塵又問道。

    「練劍之人,觀他手掌便可知一二。無極教除了少數之人用劍,其餘之人皆是練習拳術,我不相信一名小小道子能夠練劍。」
    狐心樂又輕笑。

    「看來你觀察入微。」不染情塵也輕笑。

    「渺跡天尋,你想用來混入惡魔聖域的棋子,快成死棋了。」狐心樂眼中,滿是自信神采。

    道子真的是笑人痴嗎?他又會有何命運呢?

    尋天岩中,盜夜偷星讓玄天無為吞下一種朱紅藥丸。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盜夜偷星滿意地看著玄天無為表情變化。

    「忘心丸,你是從哪弄到手?」嘆楓紅知道此藥丸非同小可。

    「忘了。」盜夜偷星聳了聳肩。

    「哈啊!」突來掌氣,打向兩人。

    「嗯……」嘆楓紅拂塵一擋,看著眼露殺機的玄天無為。

    「唉呀呀,怎麼會連我們都攻擊呢?」盜夜偷星有些訝異。

    「發生何事?」閉目養神的渺跡天尋此時也睜開雙眼。

    「忘心丸的力量,讓玄天無為變得更強,但卻也敵我不分,見人就殺。」嘆楓紅回道。

    「盜夜偷星,你做事就不能小心一點嗎?」渺跡天尋的語氣有些氣惱,身影瞬移,連封玄天無為穴道。

    「對不起嘛……」盜夜偷星也不知道服下忘心丸會有如此副作用。

    「現在好了,如果玄天無為沒失手殺了鏡落神淵,那才真是奇蹟。」渺跡天尋仍是餘怒未消。

    「我會在旁邊看著,絕對不讓玄天無為錯殺。」盜夜偷星連忙說道。

    「我會親自帶領玄天無為前往古章聖閣。我另有要事命你們去辦。」渺跡天尋又補上一句。

    「請吩咐。」兩人恭敬回道。

    「找尋淨天佛者下落,從惡魔聖域、淨佛域兩處下手。」渺跡天尋命道。

    「是!」兩人一起消失。

    「玄天無為,現在該是你表現之時。」渺跡天尋也帶著玄天無為離開。


    惡魔聖域,一道清聖佛影緩緩步上。

    「天佛悲濁塵,如來憫世人。世間萬惡業,無垠業火焚。」來人是脫逃而出的淨天佛者。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感受到強大佛威,內心一動。

    「這道佛氣,不比尋佛弱。」不染情塵贊賞地道。

    「看來應該是淨天佛者。」狐心樂猜測道。

    此時,淨天佛者也來到神無殿外。

    「請問佛者是?」聞刀、識劍問道。

    「老納淨天,欲見儒首、道主一面。」淨天佛者說著。

    「淨天佛者大駕光臨,惡魔聖域失遠迎,還請見諒。」此時兩人一起出來。

    「見過儒首、道主。」淨天佛者雙手合十。

    「淨天佛者,你不是被邪殘所擒?怎麼會出現於此?」不染情塵疑惑。

    淨天佛者將所有事情說過一次,不染情塵和狐心樂越聽越心驚。

    「你說當時山洞之內被囚住許多人?」不染情塵問道。

    「是的。」淨天佛者回道。

    「看來應該便是之前邪殘所抓之人。」狐心樂說道。

    「看來他們已是凶多吉少……能解封印之人已經找到,邪殘絕不可能留下他們的性命。」不染情塵臉色沉重。

    「我佛慈悲。」淨天佛者同樣臉色沉重。

    「佛者,你願意留在惡魔聖域受我們保護嗎?」狐心樂問道。

    「老納不怕無命,只怕蒼生因老納無命。」淨天佛者輕聲說道。

    「那便是答應了。」狐心樂笑笑。

    「對了,可否請佛者看看尋佛的傷勢?」不染情塵突然開口。

    「嗯?」淨天佛者有些不清楚。

    於是,不染情塵將百年前的戰爭,說給淨天佛者了解。

    「原來如此,老納願意一試。」淨天佛者答應了。

    於是,三人一起到執戒殿去。

    「恭迎道主、儒首。」三執戒一起行禮。

    不染情塵和狐心樂看著蓮華座上的渺天尋佛,心更加痛了。

    「好友,我們讓你受苦了……」不染情塵自責地道。

    「請讓老納一試。」淨天佛者緩緩步向蓮華座,手捻法印、口唸法語。

    「離婆離婆帝。求訶求訶帝。陀羅尼帝。尼訶囉帝。毗黎尼帝。摩訶伽帝。真陵乾帝。莎婆訶。」七佛滅罪真言,緩緩將
    渺天尋體內邪魔之氣慢慢逼出。

    三執戒見狀,也一起頌起七佛滅罪真言,欲幫淨天佛者一臂之力。

    「離婆離婆帝。求訶求訶帝。陀羅尼帝。尼訶囉帝。毗黎尼帝。摩訶伽帝。真陵乾帝。莎婆訶。」淨天佛者臉上冷汗滴落,
    邪魔之氣實在太過強大。

    此時,渺天尋佛嘴角緩緩流下血液。

    「不行……」淨天佛者立刻停止,三執戒也同時停止。

    「此舉似乎太過激烈……」淨天佛者說道。

    「唉……」兩人再次失望。

    「還是很謝謝你。」不染情塵露出真誠笑容。


    古章聖閣,今日再掀戰爭!

    「鏡落神淵,今日你將成階下囚。」渺跡天尋帶領玄天無為來到古章聖閣。

    「誇口!」人未至聲已至,鏡落神淵緩步踏出古章聖閣。

    「玄天無為,看你的表現了。」渺跡天尋解開玄天無為穴道,玄天無為立刻胡亂攻擊。

    「哈啊!」一道強過一道的掌氣,不斷打向鏡落神淵!

    「玄天無為?他就是玄天無為?為何他會幫渺跡天尋做事?」疑惑環繞鏡落神淵之心。

    鏡落神淵稍稍分心,玄天無為利掌已至!

    「哈啊!」無奈,鏡落神淵只得硬擋。

    「痾……」鏡落神淵口溢朱紅,連退數步!

    玄天無為殺紅了眼,下手毫不留情!

    「神淵鏡!」鏡落神淵手一揚,神淵鏡現。

    「鏡化虛無!」鏡化虛無,盡化虛無,為鏡落神淵擋下殺招。

    此時,一直按兵不動的渺跡天尋有了動作。

    身影瞬移,瞬間來到鏡落神淵身後,封住他的穴道。

    「辛苦你了,玄天無為。」渺跡天尋以同樣方法,封住玄天無為穴道。

    「哈哈哈,終究還是我渺跡天尋魔高一丈。」渺跡天尋帶領兩人離開。

    邪殘緩緩離開山洞,向七重冥界走去。

    「破封之日將至,冥皇,邪殘不會辜負你的託付。」邪殘喃喃自語。

    邪殘慢慢走到七重冥界,外圍皆是荒野,顯得更加孤高。

    「儒道封印之氣……還是如此強烈。」邪殘低語。

    「邪之殘、冰之力,冰邪雙威、破天無敵!」邪殘邪槍上手,冰之力、
    邪之槍,雙威攻向七重冥界。

    「碰!」儒道封印之氣、冰邪之力雙衝擊,邪殘倒退三步。

    「果然還是不行。」邪殘收回邪槍。

    此時,渺跡天尋緩步來到七重冥界。

    「邪殘,久聞大名。」渺跡天尋渾身散發強者之氣,讓邪殘心中一動。

    「你是?」邪殘全神戒備,不敢大意。

    「渺跡天尋。」渺跡天尋報上名號。

    「我知道了。我問你,你究竟為何目的要幫我?」邪殘問道。

    「當儒道封印解除的瞬間,我要得到那股力量。」渺跡天尋說出目的。

    「有實力,儘取無妨。」邪殘無所謂地聳肩。

    「爽快!」渺跡天尋喜悅地道。

    「目前你擒到幾人?」邪殘問道。

    「鏡落神淵、玄天無為。」渺跡天尋回道。

    「淨天佛者的下落呢?」邪殘又問。

    「再給我一些時間,我會擒到他。」渺跡天尋說道。

    「當你擒到淨天佛者時,這股力量就是你的。」邪殘說完,便化為光影消失。

    「哈!當取得這股力量,又有誰是我的對手?」渺跡天尋也消失。


    奉渺跡天尋之命找尋淨天佛者下落的盜夜偷星、嘆楓紅潛入惡魔聖域。

    「淨天佛者真的在惡魔聖域嗎?」盜夜偷星嘀咕著。

    「小聲一點,你想被發現嗎?」嘆楓紅沒好氣地說。

    此時,道子也從水無痕的房間出來。

    「笑人痴,你當臥底當到忘了回來了!」盜夜偷星有些生氣。

    「主人要我摸清惡魔聖域內部,但我一直被逼在水無痕房間內休養,剛剛感受到你們的氣,所以才冒險出來。」笑人痴埋怨道。

    「敘舊夠了嗎?」狐心樂突然出現。

    「抓到兩隻大魚。」不染情塵也出現。

    「道主猜得果然沒錯。」水無痕緊接兩人之後出現。

    三人如臨大敵,絲毫不敢大意。

    「今日,渺跡天尋將失去三名大將。」一聲冷笑,狐心樂生本不樂出鞘。

    「走!」嘆楓紅急道。

    「情塵封印!」不染情塵使出情塵封印,封住整個五行殿。

    「今日,誰都逃不了。」血戰,開始!

    盜夜偷星之劍竊雲宵出鞘,戰上不染情塵!

    長笛對長劍,盜夜偷星斂去嬉皮笑臉。

    「笛音悠悠!」無盡之笛飛旋,旋轉音符全數攻向盜夜偷星!

    「偷星!」星型劍芒飛旋,力抗笛音悠悠!

    另一方面,嘆楓紅初展能為,秋楓劍力擋生本不樂。

    「嘆飄楓!」劍起劍落,宛如秋夜飄楓。

    「玄狐天火。」狐心樂下手毫不留情,一出手便是絕招。

    玄狐天火纏繞劍身,九道火舌攻向嘆楓紅命穴!

    「痾……」秋楓之劍橫擋,反被玄狐天火纏繞!

    「玄狐天火,滅盡世間萬惡。」狐心樂身影瞬移,經過嘆楓紅身邊,嘆楓紅喉上多了一道紅痕!

    連最後一句話都來不及說,嘆風紅倒地,魂歸九天。

    「嘆楓紅!」眼見好友身亡,笑人痴發出慘烈叫聲。

    「我饒不了你們!」和不染情塵戰到一半的盜夜偷星,看到這一幕,立刻失去理性。

    「竊雲宵!」竊雲宵使竊雲宵,雙倍雲霧之力,逼退水無痕!

    「笑人痴,想辦法衝破結界!」盜夜偷星趕到笑人痴身旁。

    「笑盡世間愚昧人!」笑人痴猛提真元,音波之威竟震碎一隅封印!

    「走!」盜夜偷星急道。

    「水之縛!」水無痕水之力如繩似索,困住兩人腳步。

    「煩!」盜夜偷星竊雲宵用力一斬,卻無法斬斷這柔軟之力。

    「情塵不染!」紫紅雙掌氣交纏,巨大氣旋打向兩人。

    「痾……」兩人同時負傷。

    「可惡……」盜夜偷星竊雲宵佇地,不讓自己倒下。

    「今日,你們無力回天。」狐心樂冷酷地道。

    「哼!道貌岸然之輩!」笑人痴咒罵一聲。

    「道貌岸然,總比泯滅人性好。」狐心樂劍下將再添新亡魂。

    此時,一道掌氣破空而來,震碎整個結界!

    「渺跡何尋?唯有天邊。雲霧纏繞,飄忽伊人。」來者竟是渺跡天尋。

    「渺跡天尋。」不染情塵訝異渺跡天尋之威。

    「我會讓你們為今日之事付出代價。」不帶一絲感情的語氣,讓不染情塵、狐心樂、水無痕同時不寒而慄。

    「走!」渺跡天尋抱起嘆楓紅屍體,三人一起消失。


    尋天岩內,充斥著悲憤的氣氛。

    「哼!」渺跡天尋看著嘆楓紅的屍體,冷哼一聲。

    「主人,請讓我為嘆楓紅報仇!」盜夜偷星眼神滿是仇恨。

    「嘆楓紅死,只能怪他實力不夠。」淡淡的言語,卻包含了許許多多的情緒。

    「那我們的下一步呢?」笑人痴問道,同是悲憤表情。

    「讓鏡落神淵服下忘心丸,我要令他們互相殘殺!」渺跡天尋下達殘酷指令。

    「是!」盜夜偷星取出朱紅色的忘心丸,走到關著鏡落神淵的籠子前,強逼他要吞下。

    「鏡落神淵寧可一死,絕不受你們控制!」說完,就要咬舌自盡!

    渺跡天尋身影瞬動,來到籠前,割下他的舌頭!

    「啊啊啊!」鏡落神淵全身穴道被封住,痛苦不堪,只能大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渺跡天尋放聲大笑,隱藏著殘酷和淒涼。

    盜夜偷星和笑人痴同時起了一陣寒慄。

    「給我服下!」渺跡天尋取過盜夜偷星手上忘心丸,塞進鏡落神淵口中,逼他嚥下。

    快速閃過腦海的記憶,快速消失的回憶,鏡落神淵眼神漸漸變得無神。

    「不染情塵、狐心樂,你們又該如何應付我這一招呢?」渺跡天尋冷笑。


    惡魔聖域.神無殿,不染情塵、狐心樂思索應對之策。

    「此次讓笑人痴、盜夜偷星等人脫逃,往後難再擒到。」不染情塵臉色凝重。

    「嘆楓紅的死,必會帶給渺跡天尋一大打擊。」狐心樂淡淡說道。

    「如今局勢,渺跡天尋已擒得玄天無為,不知鏡落神淵是否安好?」一直沉默著的鏡天佛者開口說話。

    「神淵好友技藝非凡,相信他有足夠能力自保。」不染情塵流露出對好友的信任。

    「但是……如果渺跡天尋、邪殘一起出手呢?」淨天佛者又問。

    「這……」不染情塵、狐心樂同時沉默。

    「今日已夠多波折,先休息一晚再說吧。」狐心樂說道。

    「嗯,好吧。」眾人各自離去。


    翌日,渺跡天尋再度會見邪殘。

    「嗯……你又來做什麼?」邪殘冷冷問道。

    山洞內仍是瀰漫著血腥氣息,讓渺跡天尋微皺起眉頭。

    「好重的血腥味。」渺跡天尋說道。

    「少說廢話,你今天來此的目的為何?」邪殘不耐地說著。

    「今日,便是七重冥界破封之日。」渺跡天尋輕輕說道,卻讓邪殘為之一震。

    「你說什麼?」邪殘簡直不敢相信。

    「今日,是七重冥界破封之日。」渺跡天尋又重覆了一次。

    「你擒到淨天佛者了?」邪殘懷疑地問道。

    「尚未擒到,但我敢保證今日絕能破封。」渺跡天尋信誓旦旦地說著。

    「你要如何做?」邪殘目光滿是疑惑。

    「附耳來。」渺跡天尋在邪殘耳邊說著計劃。

    「哈,夠絕。」邪殘冷笑一聲。

    「你現在就先到七重冥界封印之地去。」渺跡天尋說著。

    「用不著命令我。」邪殘化為光影消失。

    「淨天佛者,你已是囊中物。」渺跡天尋冷笑。


    惡魔聖域,今日充斥緊張氣氛。

    「儒首,收到一封匿名信,指名要給你。」書滿腹進入神無殿,將手上之信交給不染情塵。

    「喔?」不染情塵抽出信紙,看了起來。

    「將淨天佛者帶至七重冥界封印之地,否則鏡落神淵將無命!」不染情塵越看越心驚。

    「聖主被擒?」書滿腹也感到訝異非常。

    「書滿腹,立刻和聞刀、識劍至古章聖閣,查清聖主是否還在。」不染情塵急下命令。

    「是!」書滿腹立刻去辦事。

    不染情塵急奔至五行殿,將手上之信讓狐心樂看過。

    「怎會如此……」狐心樂無力地坐下。

    「如果這是宿命,老納無怨矣。」淨天佛者平靜說道。

    「此事我已叫書滿腹去查清,一有消息他會立刻回報。」不染情塵臉色滿是擔憂。

    「看來,邪殘打算在今日破封。」狐心樂說道。

    「嗯……」不染情塵無語。

    五行殿滿是沉默,大約兩刻鐘後,書滿腹終於回來了。

    「儒首、道主,聖主真的失蹤了!」書滿腹痛心道。

    「唉……」一聲輕嘆,無盡無奈。

    「淨天佛者,對不起了。」不染情塵語氣滿是歉意。

    「老納不怨任何人。」淨天佛者平靜地道。

    「走吧,到封印之地去。如果真的順利被破封,也是天意。」狐心樂緩緩站了起來。

    「水無痕。」狐心樂叫喚。

    「屬下在。」水無痕回應道。

    「願意與我們並肩作戰嗎?」狐心樂輕聲問道。

    「屬下願意!」水無痕答得很堅定。

    「書滿腹,與聞刀、識劍一同顧守惡魔聖域安危。」不染情塵也說道。

    「儒首,我也願意一起作戰!」書滿腹大聲說道。

    「你留下來,惡魔聖域此時已無多少兵力,你必須擔起這個責任。」不染情塵輕拍書滿腹之肩。

    「唉……是。」書滿腹答得無奈。

    「走吧。」說完,水無痕、狐心樂、淨天佛者、不染情塵一起消失。

    「你們一定要阻止破封。」書滿腹喃喃自語。


    七重冥界,邪殘、渺跡天尋、盜夜偷星、笑人痴等著不染情塵等人到來。

    「玄天無為、鏡落神淵分別對付不染情塵、狐心樂,我則伺機擒淨天佛者,一旦擒得,立即施展破封之力。」
    渺跡天尋說著計劃。

    「沒有問題。」邪殘說道。

    此時,不染情塵等人來到七重冥界。

    「開始!」渺跡天尋解開玄天無為、鏡落神淵穴道,兩人瘋狂攻擊!

    「神淵!」不染情塵訝異鏡落神淵竟會攻擊他。

    「哈啊!」狐心樂見對方來勢洶洶,生本不樂出鞘!

    「你們無論再怎麼喊都無用了,鏡落神淵、玄天無為皆以服下忘心丸,早已失去所有記憶。」渺跡天尋殘酷說道。

    「情塵不染!」不染情塵見鏡落神淵招招狠辣、式式凌厲,只得回招。

    另一方面,盜夜偷星、笑人痴對上淨天佛者、水無痕,又是一場生死。

    「今日,你們別想活著回去!」盜夜偷星揮舞竊雲霄,淨天佛者以柔克剛。

    「偷星!」星型劍芒飛舞,淨天佛者口唸梵語、手捻法印。

    「受死來!」笑人痴掌劍雙攻,水無痕使用水之力。

    「水無盡。」水無痕雙手微張,水之力包覆著他的雙掌。

    掌力對水威,水無痕擊退笑人痴。

    「哼!」笑人痴受創,吐出一口鮮血。

    此時,盜夜偷星則被淨天佛者所牽制。

    「施主,回頭是岸。」淨天佛者勸著。

    「少囉嗦!」盜夜偷星出招亂無章法,淨天佛者一時不察,竟被打傷!

    「時機已到。」渺跡天尋身影瞬移,再次重創淨天佛者!

    「痾!」淨天佛者口溢朱紅。

    同一時間,狐心樂、不染情塵因為出招有所保留,被失去記憶的玄天無為、鏡落神淵所傷。

    「為什麼會如此……」不染情塵痛心疾首。

    鏡落神淵的眼神中,沒有友情、沒有理性,有的只是想置不染情塵於死地的瘋狂!

    「喝啊!」邪殘見到渺跡天尋已擒得淨天佛者,立即封住玄天無為、鏡落神淵穴道。

    渺跡天尋也立即趕至邪殘身旁,再次牽制不染情塵、狐心樂。

    「邪殘,破封吧。」渺跡天尋大聲說道。

    「絕對不行!」狐心樂再次發動攻勢,無鋒之劍直襲渺跡天尋。

    「喝啊!」不染情塵也加入戰圈。

    「我絕不會讓你們破壞!」渺跡天尋以一擋二,誅神劍神威赫赫,不染情塵、狐心樂居然久攻不下!

    「九狐妖火!」狐心樂再度引火燄之力纏繞生本不樂,紫紅妖火妖豔詭譎。

    「儒之威!」不染情塵再贊一掌,掌氣、妖火交纏,形成巨大氣旋!

    「渺跡何處尋!」渺跡天尋誅神揮舞,雜亂無章的劍法,竟硬生生地擋下儒道雙先天的絕招!

    「快點!」渺跡天尋抹去嘴角鮮血,大聲喊道。

    「邪之殘,冰之力!」邪槍入地,冰邪之力纏繞三人之身。

    「冰邪雙威,破天無敵!」三人全身元功竟被全數抽出!

    「儒道封印.破!」玄天無為、鏡落神淵之力破儒道封印,結界如水晶般碎裂,淨天佛者之力衝擊整個七重冥界,冥氣佛氣
    互相衝擊,喚醒沉睡已久的七重冥界!

    「糟了!」不染情塵、狐心樂絕望地看著破封的七重冥界。

    「喝啊!」渺跡天尋高舉誅神,吸取破封後的所有威力!

    「哈哈哈!天下有誰,能與我爭鋒?」渺跡天尋對天狂笑,誅神劍散發朱紅之氣。

    「可惡!」不染情塵悲極怒極,不顧一切攻去!

    「哼!」渺跡天尋誅神一揮,不染情塵竟倒退數步!

    「就拿你們來試試誅神之威。」渺跡天尋誅神劍直指狐心樂,狐心樂竟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笛音悠悠!」不染情塵搶先攻擊,無數音符攻向渺跡天尋!

    「琴聲情深!」狐心樂變出二胡,一撥弦,線譜之氣也攻向渺跡天尋。

    「斬天無敵!」渺跡天尋誅神高舉,納風之力為己用,風之力、邪之氣,竟將不染情塵、狐心樂之招反擊回去!

    「可惡……」不染情塵長笛佇地,鮮血自虎口緩緩滴落地面。

    「破封之力,竟如此強大……」狐心樂幾乎快站不穩,身上多了好幾道傷痕。

    「惡魔聖域,覆滅之期不久矣。」邪殘進入七重冥界,七重冥界四周結起層層結界。

    「我們也離開。」渺跡天尋說完便離開了,盜夜偷星、笑人痴也一起離開。

    不染情塵解開三人穴道,但玄天無為已無氣息。

    「唉……」狐心樂將玄天無為雙眼闔上。

    「神淵好友……」不染情塵看著昏迷過去的鏡落神淵,一滴清淚滴落他的臉龐。

    「蒼生之劫……」淨天佛者虛弱地說道。

    「水無痕。」狐心樂叫道。

    「屬下在。」水無痕走了過來。

    「幫我們帶著他們回去吧。」狐心樂輕聲說道。

    「是。」水無痕攙扶起淨天佛者。

    不染情塵背起鏡落神淵,狐心樂抱起玄天無為屍身,慢慢地走回惡魔聖域。

    斜陽晚照,蕭瑟春秋。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2-17 01:0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e3524816  我很贊同  發表於 08-7-28 17:26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月下千年    發表於 08-3-13 21:51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邪殘

    邪殘:七重冥界邪殿之主,地位僅次於補情缺。

    一身黑衣古裝、黑髮飄揚、黑夜般的雙眸,如雕刻出來的冷峻白淨五官,再再令人震懾。

    個性冷默、殘酷,但對部下卻是不著痕跡的關愛,對補情缺的命令也是絕對服從。

    百年前在七重冥界將被封印的前一刻,補情缺將所有功力傳予他,成為唯一逃出封印之人。

    名稱:邪殘。

    其他稱號:邪主。

    身分:七重冥界邪殿之主。

    性別:男。

    根據地:邪殿。

    上司:補情缺。

    部屬:星凝語、奉月之華、取夜之星、闇冥、舟無人、江自流、醉臥吟(七大將)。

    同夥:渺跡天尋。

    組織門派:七重冥界。

    武學:邪指千流、邪之刃、邪之璧、冰柱千峰、五邪爪、地流冰邪、邪冰天無滅世威、冰封千里。

    兵器:邪槍。

    所有物:冥邪草、冥界寶典、盤古草、冰雪玉蟾、聖龍膽。

    其他:邪之殘,冰之力。冰邪雙威,破天無敵(破儒道封印所唸)。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2-24 06:3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盜夜偷星

    盜夜偷星:渺跡天尋麾下最強劍客。外表單純,如一個大男孩,但個性隱藏著殘酷和深沉。

    一身青衣,凌亂長髮。

    奉渺跡天尋之命擒捉鏡落神淵,卻被不染情塵所阻礙。

    名稱:盜夜偷星

    詩號:紅月戲蝶,獨弦悲音。雲繞天際,盜夜偷星。

    性別:男。

    根據地:尋天岩。

    朋友:笑人痴、嘆楓紅。

    上司:渺跡天尋。

    武學:偷星、竊雲霄。

    兵器:竊雲霄。

    所有物:忘心丸、忘心丸解藥。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e3524816  我很贊同  發表於 08-7-28 17:26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第三章 七重冥界

    「久違的七重冥界。」邪殘緩緩走進暗黑的冥殿,四周似乎有人的氣息。

    冥殿之內,擺設相當簡單,整個冥殿之內瀰漫著詭譎的氣息,冥座上坐著沉睡的冥皇.補情缺。

    「恭迎邪主。」兩名站在冥座旁邊的使者恭敬說道。

    「奉月之華、取夜之星。」邪殘冷冷說了一句。

    奉月之華為一黃黑古衣雙分的魁梧男子,冷默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取夜之星為一著白衣的瘦高男子,俊俏的臉上有著世故的眼神。

    「勞煩邪主破封,闇冥代冥皇感謝邪主。」站在冥座前面的奉刀使.闇冥說道。

    闇冥雙手奉著補情缺之刀--情無缺,膚色死白,眼中無任何情感,著一灰衣古裝。

    「你們被封的這一百年,冥皇有甦醒過嗎?」邪殘問道。

    「冥皇在將所有功力傳授給你之後,便陷入沉睡。」闇冥回道。

    「嗯……你們的戰力現在如何?」邪殘又問。

    「與百年前相去無遠。」奉月之華回道。

    「她呢?」邪殘突然問道。

    「她在銀河拾夢。」取夜之星回道。

    「喔?」邪殘淡笑。

    「邪主,我們是否要立刻攻下惡魔聖域?」奉月之華恭敬問著。

    「無須操之過急,七重冥界破封,惡魔聖域勢必走向滅亡之路。」邪殘露出殘忍笑容。

    「邪主,請下達命令,讓吾等能再次大展身手。」取夜之星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嗯……取夜之星,你去尋找定神罪的下落。百年前受我和冥皇聯手一擊,如今生死未卜,但我相信他絕不會如此簡單就死。一有他的下落,立刻回來通知我。」邪殘下達命令。

    「是。」取夜之星緩緩離開冥殿。

    「奉月之華,滅掉淨佛域,讓惡魔聖域無治療渺天尋佛的方法。」邪殘轉身對奉月之華說道。

    「是。」奉月之華也離開了冥殿。

    「闇冥,好好守護冥皇。」邪殘只對闇冥說了這一句。

    「闇冥會的。」闇冥恭敬道。

    邪殘緩緩離開冥殿,走向邪殿。

    「邪殿啊邪殿,我的歸屬。」邪殘露出真心的笑容。

    邪殿之內,也有人在等待著。

    「你們三個,現在混入軒轅武林,打聽所有武林消息。」邪殘對著暗處的三人說著。

    暗處三人聽完指令,化為光影消失。

    「一次讓這麼多大將出任務,是否妥當呢……」邪殘喃喃自語。

    「呵……冥皇,邪殘真的很開心能夠再見到你。」邪殘輕聲說道,這長久以來的辛苦,終於值得了。


    惡魔聖域,狐心樂、不染情塵將玄天無為埋在天禁山頭,淨天佛者為他唸著咒語。

    「有為無為,最終仍是黃土一坏。」狐心樂撒下最後一把黃土。

    「願英魂,安息天際。」不染情塵立起墓碑,雙手合十。

    「願施主能前往西方極樂。」淨天佛者停止唸咒,誠心說道。

    「淨天佛者,今後你有何打算?」不染情塵問著。

    「老納打算回淨佛域,帶領佛門子弟立抗七重冥界。」淨天佛者的表情很堅定。

    「這是你的打算,我們也不再多留了。」狐心樂說道。

    「就此與兩位告別。」淨天佛者對兩人行了個禮。

    「請。」不染情塵微一欠身。

    「請。」淨天佛者離開了惡魔聖域。

    「道主、儒首。」水無痕走向兩人。

    「聖主情況如何?」不染情塵沉重地問道。

    「全身內力盡消、武功盡廢、記憶盡失。」水無痕說到最後,已經有些哽咽。

    「渺跡天尋、邪殘,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狐心樂拳頭緊握。

    「水無痕,雙道子的修道如何?」狐心樂突然問道。

    「他們已經成功習得相生相剋.五行合一。」水無痕回道。

    「嗯……看來他們已經有能力可以與七重冥界一戰。」狐心樂說道。

    「心樂……」不染情塵知道,如果七重冥界七大將再出,惡魔聖域此時的戰力絕對不夠。

    「情塵,如果飄痕風染能夠習得我們所有招式,我相信他可以代替神罪和我們一起作戰。」狐心樂轉身對不染情塵說道。

    「軍師.飄痕風染是嗎……」不染情塵低語。

    「水無痕斗膽,如果能夠請飛葉求殺協助呢」水無痕突然說道。

    「魔元殿最後遺孤,他只聽神罪的命令不是?」不染情塵對水無痕說道。

    「也是。」水無痕吐了吐舌頭。

    「天冷了,我們各自回殿吧。」狐心樂說道。

    「嗯。」三人各自回自己的地方。


    武林道上,最近相當不平靜。

    「你知道了嗎?聽說百年前做惡多端的組織--七重冥界破封了。」一名村民打扮的人對別人說著。

    「真的嗎?可是那是儒首和道主合力的封印,怎麼可能會被破呢?」另一名村民半信半疑。

    話語是致命的武器,這幾句話,開始在市集中捲起了波濤。

    「你知道嗎?七重冥界破封了!」

    「破封的七重冥界,會帶來怎樣的殺機!」

    「據說七重冥界破封了,惡魔聖域會怎麼對付他們呢」

    諸如此類的話語,讓村民們開始不安,人心惶惶。

    「真是愚蠢,一句話就讓他們自亂陣腳。」一開始發佈消息的人冷笑著。

    而在市集的一隅,一人緩緩離開。

    「蒼天淚,泣星沉。月下千年,無語流夜。」清亮的詩號,伴隨著飄逸的身影。

    「不染情塵,我一定會找到你。」來人輕聲說道,他為何要找不染情塵,他與不染情塵又是何關係?


    尋天岩,渺跡天尋擦拭著誅神劍,臉上是得到寶物後的表情。

    「如此強大的威力,終於落入我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渺跡天尋仰天長笑。

    「老大,我們還要繼續和七重冥界合作嗎?」盜夜偷星問道。

    「我現在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根本無須我去找他們,他們自然會來找我。」渺跡天尋狂妄地說著。

    「老大……」盜夜偷星看著渺跡天尋如此自滿,不禁開始擔心起來。

    「惡魔聖域、七重冥界,對我有何可懼?哈哈哈。」渺跡天尋再次大笑。

    黑夜來臨,明月高懸天際。

    一處隱密的山洞之內,一魁梧的身影正在調息納氣。

    「呼……」男子緩緩吐出一口氣,此時他已滿身是汗。

    「這冰之氣折磨我百年了,總算讓我化消。」男子抹去臉上的汗,淡淡一笑。

    男子有著劍眉星眸,面皮有些黑,但更顯現出他的俊俏。

    一身由野獸皮革所做成的衣服,讓他充滿了一種狂野之感。

    而背上一把全黑長槍,給人有無限壓迫感。

    「邪殘、補情缺,該是讓你們一還百年之仇了。」男子眼眸微斂,散發出懾人殺氣。


    荒野之上,淨天佛者緩緩走回淨佛域。

    「不知域內是否一切安好呢?」淨天佛者喃喃自語。

    但當他看到淨佛域的第一眼,淨天佛者的心有如掉入無限深淵。

    淨佛域宛如人間煉獄,遍地皆是死屍、血液。

    而唯一站著的人,卻非淨佛域之人。

    「喔?還有一個?」奉月之華轉過身來,看到淨天佛者,淡淡說道。

    「是誰派你來此?」淨天佛者不知為何要問,甚至不知他為何還沒出手殺了眼前之人。

    「邪主。」話語甫落,奉月之華發動攻擊!

    「月之陰。」奉月之華五指成爪,逼向淨天佛者。

    淨天佛者沒有回擊,甚至連動都沒動,就這樣承受月之陰穿體而過。

    「嗯?」奉月之華有些訝異。

    「老納一再容忍,便是相信人性本善,但看來老納錯了。」淡淡一笑,血液自淨天佛者嘴角緩緩流下。

    「哼!」奉月之華用力抽出手掌,淨天佛者緩緩倒地。

    「佛之氣,望能淨化施主。」淨天佛者只剩下一口氣,但佛氣竟慢慢飄浮在奉月之華四周。

    「走。」奉月之華欲走,卻被佛氣所困。

    「可惱!」奉月之華有些不耐,以冥氣對抗佛氣。

    「冥之月。」冥氣成月,掃開部分佛氣。

    奉月之華離開了,只留下被屠殺殆盡的淨佛域。

    而就在此時,一道人影緩緩步上淨佛域。

    「怎麼會這樣……」來人不禁被眼前景象所震懾。

    「施主……請為老納……做一件事……」一道微弱的聲音進入他的耳中,竟是淨天佛者。

    「嗯……什麼事?」他蹲下身子,想知道淨天佛者要他做什麼。

    「佛氣和冥氣交纏,請施主將它凝晶,給惡魔聖域的佛之先天服下,體內冰炎之氣便可化消。」淨天佛者如迴光返照,
    說出許多話。

    「好,我答應你。凝晶.化!」他比了幾個手勢,雙氣成晶落入他的手中。

    「謝謝……施主……」淨天佛者強提的一口氣,散了……

    「安息吧。」他闔上淨天佛者的雙眼。

    「剛好可以趁此機會,見到不染情塵。」他說道。

    「蒼天淚,泣星沉。月下千年,無語流夜。」吟著詩,他也離開了淨佛域。


    惡魔聖域,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神淵好友……」不染情塵看著躺在床上的鏡落神淵,突然的愁思讓他紅了眼。

    「你如今武功、記憶盡失,這叫情塵情何以堪?」淚,無聲落下。

    「神淵、情塵……」狐心樂走了進來,看到這一幕也為之心酸。

    「心樂,你告訴我,我們創建惡魔聖域真的錯了嗎?」不染情塵心碎地問著。

    「江湖本就多變,武林即是無情,我相信每一位犧牲的戰友,絕對無尤。」狐心樂拍了拍不染情塵的肩膀。

    「但是……我真的好痛苦……」不染情塵雙手抱頭,無助地說著。

    「幸好神淵還保住性命,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狐心樂安慰著。

    此時,聞刀、識劍通報。

    「道主、儒首,外頭來了一人,說能醫治佛尊。」兩人向不染情塵他們說道。

    「嗯……請他進來。」狐心樂說道。

    「是。」兩人便出去了。

    「能醫治尋佛,他會是誰?」兩人同時升起疑問。

    「蒼天淚,泣星沉。月下千年,無語流夜。」清亮的詩號,伴隨著飄逸的身影進入。

    「見過兩位。」他稍稍欠身。

    「請問閣下是?」不染情塵有些震懾,因為眼前之人和他長得相當神似。

    「月下千年。」他報出自己的姓名。

    「你是月下皇族之人?」狐心樂突然問道。

    「喔?閣下見識果真非凡。」月下千年有些訝異。

    「你……怎麼會和我長得如此相像?」不染情塵忍不住疑問。

    「世上會有三個和自己長得像的人,或許你我便是其中之一。」月下千年淡笑。

    「你說有方法醫治尋佛,是什麼方法?」狐心樂問著。

    「這是一名佛者託我所做的凝晶,說只要讓佛之先天服下,體內冰炎之氣便可化消。」月下千年拿出凝晶。

    「佛者?難道是淨天佛者?」不染情塵疑問。

    「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但他已經逝世。」月下千年說道。

    「為什麼他會死?」不染情塵有些激動。

    「我不知道。我在半路突然感到一股邪冥之氣,於是我便跟著氣息去到一處佛門淨地,但所有僧人皆已慘死。」
    月下千年說著剛剛的事。

    「邪冥之氣……七重冥界已經開始行動了……」狐心樂喃喃自語。

    「後來呢?」不染情塵急急問道。

    「後來那名佛者便要我將佛冥之力凝晶,又要我來找佛之先天。」月下千年繼續說著。

    「可否帶我們去你所到的地方?」狐心樂突然說出這個要求。

    「那醫治佛之先天的事呢?」月下千年疑問。

    「此事可以先擱下,還有三執戒的守護佛光能擋一陣子。我也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不染情塵也說著。

    「嗯,那好吧。」月下千年答應了。

    「書滿腹。」不染情塵叫喚。

    「屬下在。」手持經書的書滿腹出現。

    「好好照顧聖主。」不染情塵囑咐著。

    「是。」書滿腹恭敬回道。

    「走吧。」說完,三人一起離開惡魔聖域。

    荒野之上,奉邪殘之命的取夜之星,開始尋找定神罪下落。

    「不過百年前失蹤的定神罪,現在到底會在何方呢?」取夜之星不禁有些氣餒。

    當他在自言自語時,一道人影緩緩接近他。

    「誰?」取夜之星回身便是一擊。

    「哼!功力不差。」來人不與硬拼,借力使力拉開數步距離。

    「你……定神罪!」取夜之星感受到莫大魔氣。

    「神之罪,唯吾能定;吾之罪,唯天能定!百年來一直想辦法化消邪殘冰之力,如今化消,就先拿你來活動活動筋骨。」定神罪冷冷說道。

    取夜之星全神戒備,一抗魔之先天-定神罪。

    「曜日白星!」取夜之星雙拳向天,瞬間光芒萬丈,使定神罪一時睜不開眼。

    「神之罪!」定神罪魔槍上手,揮舞地密不通風,光芒瞬間被掩住。

    「冥之星!」取夜之星見定神罪力鼎千鈞,取星劍上手,在地上畫出五芒星,五芒星困住定神罪動作。

    「逆五芒!」定甚罪咬破舌尖,魔族之血滴落塵土,封印竟逆衝回去!

    「痾……」取夜之星看著自己所下的封印逆衝而回,一時反應不過,被擊退數步。

    「小子,我知道你也是七重冥界之人。你叫什麼名字?」定神罪沒有繼續攻擊,停下攻勢。

    「取夜之星。」取夜之星報上自己姓名。

    「你和飛葉的感覺很像,我實在很不想殺你。」定神罪有些惋惜地說。

    「不想殺我,就讓我殺你!」取夜之星突然舉起取星劍用力一射!

    「喝啊!」定神罪魔槍橫擋,魔氣冥氣雙衝擊,取星劍竟被彈上雲霄。

    「兵器都沒了,你還想打嗎?」定神罪冷笑。

    「哼,你幫了我大忙。」取夜之星露出詭計得逞的笑容。

    「喔?」定神罪眼露疑惑。

    「天墜流星!」被彈上雲霄的取星劍旋出無數流星,盡向定神罪攻去!

    「神罪罰!」只見定神罪魔槍迴旋周身,逐漸形成強大氣旋,天墜流星盡被魔槍所擋下。

    「走。」取夜之星取回取星劍,抽身而去。

    當定神罪消去所有天墜流星,取夜之星早已不見人影。

    「七大將排名第三,果然不凡。」定神罪稍露嘉許之色。

    「該回惡魔聖域嗎?但現在回去,恐怕會帶給情塵和心樂麻煩……過一段時間再說吧。」說完,定神罪離開荒野。


    七重冥界,邪殘看著邪冥寶典,最後一章提到七顆神之石的事情。

    「神之石,開天闢地所使用的七顆神石。在遙遠地年代,七顆神石被使用完之後,便被分散在軒轅神州的七個地方。當七顆神石再聚,第八顆神石便會出現,握有第八顆神石之人,便能得到至高的權力。」邪殘慢慢地讀著。

    「不過……七顆神石,如今有一顆在七重冥界最隱秘處,剩餘的六顆又在哪裡呢?」邪殘低語。

    「神之石,只能使用一次。神之石的能力各有不同,日神石,擁有控制烈陽之能,可以使世上所有的水一瞬間蒸發;月神石,擁有控制明月之能,可使受到照射的生物瞬間死亡;星神石,擁有控制群星之能,可以使所有星宿同時隕落;夜神石,擁有控制夜之能力,可以使白晝變為黑暗,不再出現白天。」當邪殘讀到夜神石後,便不再讀下去。

    「最後幾頁被撕去,會是冥皇所做嗎?」邪殘猜測著。

    「夜神石……算了,我沒有資格使用。」邪殘蓋上寶典,到銀河拾夢去。

    「就只有這裡最不像七重冥界。」邪殘輕嘆一口氣。

    銀河拾夢,是七重冥界內的世外桃源。

    遍地百花,假山假水環繞蘭柱玉樓。

    「蒼穹無盡銀河夢,雲海飄渺星凝語。」涼亭中一道倩影吟著詩,銀鈴般的聲音讓人覺得悅耳。

    「妳肯出戰了嗎?七大將之首。」邪殘淡淡地問道。

    「邪主,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歡傷人性命。」女子輕嘆。

    「如果是四先天呢?妳有興趣了嗎?」邪殘又問。

    「我還以為四先天已經被邪主解決了。」女子輕笑。

    「星凝語,注意妳的用詞。」雖是責難的口氣,邪殘的表情卻沒有不悅。

    「邪主,只要是你的命令,星凝語都會遵守,但你何時才肯對星凝語鬆開心防呢?」星凝語再次嘆氣。

    「七重冥界,無須此東西。」邪殘口氣轉為冷淡。

    「邪主……」星凝語欲言又止。

    「算了,既然妳不想出戰,我也不再勉強妳。」邪殘說完,便要離開。

    「邪主,何不留下來與凝語共飲一杯?」星凝語的聲音帶著些許期待。

    「不了,我還得去看冥皇。」邪殘說完,便離開了銀河拾夢。

    「邪主,百年不見,為何你不再多陪凝語一會呢?」星凝語心中滿是苦澀。


    不染情塵三人來到了死傷殆盡的淨佛域。

    「淨天佛者啊!」不染情塵看到淨天佛者屍身,不禁放聲大喊。

    狐心樂看見如此慘狀,用力地握緊了拳頭。

    「當時託我做凝晶的人便是他。」月下千年指著淨天佛者說道。

    「此地的冥之氣……是七大將排名第二的奉月之華!」不染情塵認出了冥氣氣息。

    「七重冥界好快的動作……」狐心樂壓抑情緒說道。

    「現在要做什麼呢?」月下千年問著。

    「將僧人們的屍身安葬吧。」不染情塵悲痛地說著。

    「嗯。」兩人同時點頭。

    於是,三人慢慢將所有僧人屍身安葬。

    [ 本文最後由 不染情塵 於 08-2-17 01:1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e3524816  我很贊同  發表於 08-7-28 17:27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月下千年    發表於 08-4-4 07:26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鏡落神淵

    鏡落神淵:古章聖閣聖主,四先天的好友。

    長相端正微方,一對劍眉,眉心上面有一顆朱砂痣。

    個性嚴謹中帶一絲幽默,不喜動武。

    雖然武功高強,但鮮少大開殺戒。

    帶領一批儒生,是惡魔聖域的第一道屏障。

    百年前惡魔聖域與七重冥界大戰時,亦曾加入戰役一抗邪冥之威!

    名稱:鏡落神淵。

    其他稱號:聖主。

    身分:古章聖閣聖主。

    性別:男。

    根據地:聖閣。

    朋友:定神罪、渺天尋佛、狐心樂、不染情塵。

    部屬:古罪難泯、昔情今消、聞刀、識劍。

    組織門派:古章聖閣。

    武學:鏡映人心、鏡迷離、鏡化虛無、盡化虛無、雙儒威(與不染情塵合使)

    兵器:神淵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惡魔聖域儒首

    惡魔聖域人物介紹-渺跡天尋

    渺跡天尋:傳聞中能一劍闢開山岳的劍界高手,但為人邪派。

    嚴峻的臉上,從來不帶一絲笑容。

    一身灰衣,背上一把誅神劍,使敵人聞風喪膽!個性嗜殺、殘暴,雖然為道教中人,卻對權力有著無比強烈的渴望。

    名稱:渺跡天尋。

    身分:劍界高人。

    性別:男。

    詩號:渺跡何尋?唯有天邊。雲霧纏繞,飄忽伊人。

    根據地:尋天岩。

    同夥:邪殘。

    部屬:盜夜偷星、笑人痴、嘆楓紅。

    武學:尋天跡、渺跡何處尋、開山闢岳、斬岳、滅天毀地、斬天無敵、撥雲眼。

    兵器:誅神劍。

    所有物:儒道釋破封之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8 , Processed in 0.360528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