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不會再錯過妳

[複製連結] 檢視: 2056|回覆: 2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小月兔的討論版
    --------------------

    「苓,都幾點了你還在家啊?快出來啦!聯誼還遲到會很丟臉欸!」月說,

    「真的要去啊!我還以為你是跟我開玩笑哩!」我回答,

    「誰跟你開玩笑啊!我是真的要幫你介紹一個好對象啦!快出來啦!掰!」,

    「喂!喂!掛斷了!噯!真是的!又沒叫她幫我介紹!」,

    「真麻煩!月每次都這樣!但不去不行啦!只好去啦!」我想。


    -----「就這樣我和你認識了!」-----

    「夏苓大小姐,你終於出現了,看看人家男生多準時啊!還很有耐心的等你。」月像機關槍一樣的抱怨著。

    「你就是我要認識的女生吧!」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對我說,

    他長得還算帥,看起來很有氣質,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認為我們會在一起

    「等一下!要認識之前要先把話說清楚!」月說,她還真像一個要幫女兒相親的媽媽。


    「我說殷月小姐,什麼話要先說清楚啊!」男生那邊的發言人楓說話了,


    「诶!當然要說清楚啦!我們夏苓條件可是非常好的,總不能給你們站便宜吧!」月說,

    「是噢!條件很好還會大三了還沒男朋友喔!」楓有點諷刺的說,

    「是啊!人家來追都過不了我這一關,本關主可是很嚴格的!」月理直氣壯的回答,

    站在旁邊的我有點不知所措,月真是一個好朋友,因為事情不是這樣的,大學三年級的我的確是從來沒交過男友,

    畢竟我父母是離婚收場,我12歲時被送到爺爺家去住,從此再也沒見過他們了,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心中的一塊陰影,

    所以我不敢輕易接觸男女關係,

    「條件開出來吧!我就不信有多難!」楓信心滿滿的說。


    「好!我開始說囉!第一首要原則,你必須真心對待我們家夏苓,千萬不可腳踏兩條船!」月說,

    我什麼時候變成「她們家」夏苓了,只不過這條件真是開到我心坎裡了!月的確了解我,知道我在抗拒什麼。

    「第二條...........」月繼續說,

    而且是沒完沒了的說下去,批哩啪拉的說個不停,終於等到她說完了。

    「就這樣?」楓問,

    「條件就這樣?」我的天啊!這樣還不夠啊!我看天下所有能開的條件都被她開完了吧!

    「恩!就這樣!」月肯定的回答,

    楓看了一下他身後的那個男生,又看了一下我,

    「我們接受,現在可以讓他們兩個自己了解一下對方了吧!」楓說,

    「可以啊!」月說,

    接著她轉過身來面對我,

    「你自己要小心歐!有事叩我,他敢欺負你,我絕對讓他好看!」月鄭重的說,

    這句話顯示了他多麼在乎我這個朋友,但是卻讓我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你好!我叫劉雅臣,你叫夏苓吧!看來你的好朋友很在意你的幸福歐!」

    他輕輕的一笑讓我感覺到一股熱血衝上臉頰,我想當時我的臉應該很紅吧!

         劉雅臣,一個高高瘦瘦,善良體貼的大男生,算起來我們是在朋友的期待下開始交往,他真的好的沒話說,每天下課,

    他都會帶著一杯咖啡來找我,假日時,他都會帶我出去玩,就這樣,交往了三年,我們決定住在一起,

    我們搬到我爸媽以前住的房子,在這裡有我快樂純真的童年,卻也藏著我害怕的時光;在這裡我和雅臣住了兩年,

    雖然簡單卻快樂的生活在一通電話下畫下了休止符,那天,雅臣的媽媽打電話來,一向孝順的雅臣卻對著電話大吼,

    我知道,我們要分別了!

    「我想也許你不應該這樣對她大叫,畢竟她是你媽媽。」我說,

    「不管怎樣你還是得面對他阿!」我說。

    那天晚上,他回家去了,而且沒有回來,過了幾天,我接到她姐姐的電話,

    「不好意思,我媽對這件是蠻堅決的,而且事情她已經定下來了.......」她說,

    「沒關係,只請你幫我獻上我的祝福,拜託了!」我說。

            就這樣我決定去當空姐,到處旅行,三年過了,一次我到去德國,在某個廣場上散步時,一個小孩跑到我身邊,

    他用他天真無瑕的大眼睛看著我,

    「飛走了!」他說,

    「鴿子飛走了!」,

    我微笑的對他說「對阿!鴿子飛走了!」,

    突然一個女人跑過來,

    「寶寶,怎麼可以亂跑呢!」她抱起小孩並說道,

    這時一個熟悉了面孔出現了是雅臣,我愣了一下,但很快的恢復平靜,

    「嗳噢!又不是多了不起的事,讓他多跑跑也好啊!」他說,

    當他轉頭看我時,他整個人僵住了,

    「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我說,

    當我轉過身時,我聽見他顫抖的聲音,

    「夏苓!」他叫道,

    我沒有回頭,我繼續往前走,

    「夏苓,聽我解釋!」他說,

    「沒有什麼好解釋的,我都知道。」我說

    我堅決的往前走,試著不讓他發現我的眼淚,不是他的錯,他又何必解釋呢?

    這一次見面,又勾動了傷處,才發現我還是很愛他。為了忘記他,我繼續我的旅行,我不在乎去哪裡,我只是一直飛行。

         有一天,下了飛機,一直都和我同一飛機的機長─丹尼爾,一個中法混血帥哥,追上來,

    「你急著要走嗎?」他問,

    「沒有。」我平淡的回答,

    「那跟我一起去吃晚餐,好嗎?」,

    「好啊。」,

    我接受了他的邀請。他帶我到一家很浪漫的法式餐廳,浪漫的風格和他帥氣的容顏互相照映,

    「你有男朋友嗎?」他天真的問,

    「沒有。」我搖搖頭,

    「那我來當你的男友!」他高興的說,

    他天真的令人莞爾,我看著他的眼睛,

    「你是認真的?」我質疑,

    他很用力的點點頭,

    「你.......」我不知道如何回應他,

    因為在心中閃過了一個人─劉雅臣,

    「好嗎?」他渴望的看著我,

    我猶豫的點點頭,看到我的回應,他高興的跳了起來,我卻有點懷疑我真的願意..............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7-13 03:18 AM 編輯 ]
     
    愛是一種夢想,或許過於沉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丹尼爾的溫柔和浪漫真的讓我一度脫離了對雅臣的想念,可是對我來說,沒有所謂的遺忘,只有暫忘。

    一天晚上,在丹尼爾進浴室後,我那鮮有人知的手機響了。

    「喂?」

    ...

    「喂?有人嗎?」

    「夏苓,是我,楓」在一陣沉默後,楓開口了。

    這時的楓已經和月結婚了,照理來說他的語氣中不應該有任何的傷痛及憂愁,然而他的話語間透露著深

    深的傷痛。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我盡量讓自己的口氣聽起來不心急。

    「是這樣的,照理說我是不應該打電話給你的,月知道了八成會殺了我吧!」他苦笑。

    「但不管如何,這件事應該只有你能幫的上忙吧!拜託妳!」突然他的語音中出現的哭音。

    「雅臣出了車禍,他和小孩只受了輕傷,但他老婆不治身亡,雅臣完全崩潰了,他需要你啊!夏苓!」

    光聽到他出車禍我的雙手就開始顫抖,一顆心不斷的往下沉,上次那優雅的身影出現在眼前,神啊!

    祢為何那樣的不公平,那個女人對雅臣來說絕對是好的,你又何苦再將他從雅臣身邊奪走呢?

    另一個面孔重疊了,我又該怎麼面對丹尼爾呢?他那樣全心全意的愛我,我怎能如此離開他呢?

    這時,一隻溫柔的手輕輕放在我的肩上,我轉過頭,是丹尼爾,他深情的看著我,

    用十分擔憂的眼神看著我,他輕輕接過電話,那一頭的楓還再試著說服我,

    丹尼爾聽了一會兒,接著把電話還給我,

    他把話筒摀住,並非常小聲的問我:

    「妳愛他嗎?」

    一瞬間,我的眼淚像壞了的水龍頭一般不斷的流,他輕輕摟著我,

    「那你就去吧!」

    他把手從話筒上拿開並要我回應楓。

    「好的,我會趕回去的。」

    「謝謝你!夏苓。」楓說。

    我把電話掛掉,愣愣的看著丹尼爾,我一邊搖頭一邊不解的問: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讓我去?」

    「因為妳還愛他啊!」丹尼爾輕輕抱著我,

    「不過,在你離開前,可以再好好的陪我一次嗎?

    那一晚,我睡的很香很甜,我哭過也笑過,我總覺得我對不起丹尼爾,畢竟他一點也沒有反對我離開,

    他是那麼的愛我,我卻什麼也不能回報給他,我這樣就走,會不會太無情了一點?

    神啊!祢為何如此的安排呢?這樣對雅臣和丹尼爾都不公平啊!

    在臨走前我心中掙扎著。

    丹尼爾特地送我到機場,在上飛機前,我停下了腳步,卻聽到丹尼爾的聲音:

    「不要回頭,那個人正在等你,別讓自己有留下的理由。」

    聽到了這句話,我的淚水不禁在眼框中打轉,我真的對不起你,丹尼爾!......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5-31 04:3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坐在飛機上,我心中十分的凌亂,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一路上胡思亂想,

    就昏昏沉沉的陷入昏睡,回憶就像一張張的照片閃過,一下回到和雅臣認識時,

    一下跳到丹尼爾問我是否願意時,一下又掉到德國的那個廣場上,

    那個孩子又一次指著那些鴿子,

    「飛走了。」他說,

    「你不去追嗎?」他接著問,

    追!?什麼意思?難道他在暗示什麼?

    突然一陣搖晃,我睜開雙眼,

    「飛機即將降落,請各位旅客留在座位上。」

    走下飛機,心中一陣惆悵,我坐上計程車,一路直達雅臣所在的醫院,

    問清楚了那間病房的位置,我慢慢的走去,站在門前,我開始猶豫,

    最後下定決心推開了門,門緩緩的滑開,門後有兩個病床,一個是雅臣的,

    一個是他兒子的,雅臣失魂的坐在床上,看著他,我的心一陣絞痛,

    他的兒子用天真的大眼睛看著我,他笑了笑,

    「鴿子!」他說,

    我輕輕的對他點了點頭,我慢慢的走到雅臣的床邊坐下,

    「雅臣,是我,夏苓。」我說,

    雅臣空洞的雙眼仍盯著他的雙手,完全沒有回應,我低下頭看看他的臉,無神、

    憔悴、失落,在他清秀的臉龐上有一條條的繃帶包著,

    「雅臣...」我哭了,

    門突然被打開了,

    「啊!夏苓!」是月的聲音,

    我沒有回頭,我只是拉起雅臣的手,無聲的掉淚,

    「夏苓,這...」月想解釋些什麼,

    「月,我知道,我已經知道了,不管如何,我已經知道了,你也別怪楓,是我自願回來的。」我打斷月

    的話,

    「雅臣,你要趕快好起來喔!」我說......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5-31 04:3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12:52 , Processed in 2.458970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