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希我

【長篇小說】 火願

[複製連結] 檢視: 4500|回覆: 24

火願《張之二十一》

聽見紫炎的聲音,元熲微微抬頭,紫炎這才發現他面色凝重,好似發生過什麼事。

「怎麼了……?」紫炎很擔心,語氣也顯得小心翼翼。

元熲沒有回答,只說了句「跟我來。」就轉身走掉。紫炎注意到他的左手纏滿了紗布,似乎傷的不輕。

「你的傷……」

「不礙事。」元熲揮了一下還能動的右手表示沒事,足下步伐不停,紫炎只得跟著他走。

到了頂樓,元熲趴在欄杆上看著校外的景色,紫炎則倚著他旁邊的欄杆看天空。

「你沒有事要問我嗎?」元熲轉頭看向紫炎。

「該講的你自然會講,不用我問。」紫炎沒有看他。

「……」元熲想了想,將視線移回校外。

一陣沉默過去……

「…焰炘…還好嗎?」元熲這次沒有回頭。

「還好,沒有受什麼傷。我放學後要去找她,跟不跟?」她應該不反對吧!?

「嗯。」

心裡最在意的事已獲得解答,其他的事也就沒那麼難以啟齒了。元熲換了個姿勢,和紫炎一起看天空。

微風撫來,元熲帶了一個消息給紫炎──

「我姐被姬火的人帶走了。」

紫炎倏的回頭,臉上顯現訝異的神情。


~未完待續~
 
「無論怎樣的痛,都不可能感同身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火願《張之二十二》

紫炎帶著焰炘離去後,元煊收起貓爪,在一旁的階梯上坐下。

元熲也收回貓爪。他一直是處於守備狀態,既然攻的人都不想打了,他也沒必要繼續防禦。

沉默在兩人間旋繞……明明身上流的是相同的血液,為何要這樣彼此反目?

「為什麼要幫他們?」元煊的語氣很平靜。

「……」

「你想背叛姬火嗎?」

「……」元熲避而不答,低頭看著地面。

「熲,回答我。」

「……我只是覺得你們這次做的太過火了……」

元熲的聲音細如蚊蚋。畢竟是自己的姐姐,說話還是要顧及一下輩分。

本來以為元煊要破口大罵的,沒想到她卻像鬆了一口氣似的抬頭看著天空,喃喃念著︰「太好了……」

「……姐?」看到元煊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般,元熲有點不知所措。

「你要走就快點,等一下『那個人』來了你就走不掉了。」元煊還是看著天。

元熲猶豫了一下,接著他又想到︰「姐,那妳呢?」

「我?」元煊一時沒會過意來,愣了一下才看向元熲,露出一個微笑。一個很輕、很柔的微笑。

那是元熲從沒看過的表情……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二十三》

「我啊…已經無法回頭了唷!」元煊維持著淡淡的笑容,眼神沒有怨、沒有恨,只有無盡的哀傷。

「什麼無法回頭?只要離開這裡,一切都能夠重新開始啊!」元熲的不解全寫在臉上。

「你不會了解我的悲傷,就像我不懂你的想法……不,我想我應該要懂的,只是我不願去接受。」元煊站起,凝視她目前唯一的血親。「我不想再承受有人要離開我的這個事實,但現在我該放手了,所以……」

元煊話音突的一頓,臉上的笑容緩緩消失,眼神也變得尖銳起來,語氣更是180度的大轉變。

「熲!你趕快走!」

「可是……」元熲還是想帶她一起走。

「快點!再不走就……」元煊倏的仰頭望向天。

「來不及了……」

元煊用力推開元熲,在下一個瞬間,一束鮮橘色的火焰由空中直朝元煊而下。

「姐!!」看見元煊的身影隱沒在火裡,元熲慌了。他衝上前想要確認元煊的安危,卻在緊要關頭不得不停下腳步。

一個人突然出現,接住倒下的元煊,並將視線對上元熲的雙眼。元熲被他的眼神震住,完全無法動彈,連元煊的生死都不得而知。


他戴著遮住半臉的面具,因此元熲只看得見他上揚的唇線,還有迎面而來的橘色火光……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二十四》

  「等我醒過來,全身上下只有左手嚴重灼傷,其他地方則連擦傷都沒有,而左手也已包紮完畢。我想大概是姐姐救了我,她留下一顆黑火球和寫了『我不會有事,不用擔心我』的紙條在我的床頭。」

  「那姬火呢?」

  「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姬火的人來找過我,我想他們暫時還不會有什麼動作。」

  「我不是問這個啦!」紫炎失笑。「我問的是你。」

  「我?」元熲不解。

  「你現在還是姬火嗎?」

  元熲想了想,攤手。「我也不知道。外表沒什麼改變,髮色、瞳色也都還是原本的顏色。聽說脫離姬火的話,頭髮和眼睛就會變回原本成為控火時的顏色。」看到紫炎頭上冒出的問號,元熲補充說明。

  紫炎點頭,接著發問:「那火焰呢?火的顏色應該也會變吧?」

  「值得一試。」元熲同意,隨手就召出一顆火球。

  這一召,兩個人都愣住了。元熲的火球不再是先前死氣沉沉的灰白色,而是耀眼奪目的金黃色。

  「恭喜啊!」紫炎笑得非常燦爛。

  「是啊……」元熲訝異和欣喜的表情同時出現在臉上,而紫炎注意到他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

  他的瞳色,由原本的淺灰轉為金黃……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二十五》

  紫炎和元熲站在焰炘家門口,按下電鈴。

  幾分鐘後,一個年約二十上下的年輕男子開了門。

  紫炎看出二十歲很明顯的只是外表年齡。男子艷紅色的長髮隨意的紮在頸後,琥珀色的瞳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

  「焰炘還在睡,你們先進來。」

  接著轉身進入屋內。

  門外的兩人驚愕的對看,紫炎朝元熲點點頭後率先進入屋內。

  年輕男子沒有理會他們,筆直的走向一扇門,在上面敲了幾下,「炘。起來了,有人找妳。」

  門內一片寂靜,不知道焰炘是睡死了還是早就醒了。

  男子也沒有非要叫醒她的意思,指著沙發示意紫炎他們坐下,自己也在對面就坐。

  「那麼,同伴跟前姬火來這,」男子頓了一下,「有何貴幹?」

  元熲整了愣住,紫炎則一如往常的笑笑,代為發言。

  「沒什麼,只是順道來看看焰炘。」

  男子瞇起眼,獸瞳銳利的看向紫炎,紫炎也不甘示弱的回看。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會,幾乎就要擦出火花。在情勢一觸即發的現在,元熲想的卻是完全不相干的事——

  「這個人……好眼熟?」

  此時焰炘默默的從房內走出,並在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抄起放在一旁的時裝雜誌,毫不留情的就往男子頭上狠狠敲下。

  「別太過分了,煉。」

  「……妳又穿我的衣服……」男子一臉哀怨的看著焰炘身上明顯過大的襯衫說。方才與紫炎對看的氣勢都不知道飄去哪了。

  「是你自己收錯的。」焰炘答的理直氣壯,順手將雜誌往沙發上一丟。

  雜誌落在元熲旁邊,正好翻到介紹當季最新流行的單元。元熲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眼前的男人有印象了——

  目前最紅的男模特兒.封煉。

  焰炘對紫炎舉起右手當作打招呼。

  「妳看起來還不錯。」紫炎對焰炘笑笑。

  焰炘則注意到坐在紫炎旁邊的元熲。

  「誰?」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22 , Processed in 1.915531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