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希我

【長篇小說】 火願

[複製連結] 檢視: 4503|回覆: 24

火願《張之十一》

其實焰炘大可不必擔心,紫炎除了有點睡眠不足外,其他一切安好。

紫炎的睡眠不足是從焰炘被抓走的第一天開始的……

看著身旁空盪盪的座位,不祥的預感再度浮上心頭。一連二天,紫炎一到放學就到街上瘋狂的尋找焰炘,但都一無所獲;到她家去,也只能對著空無一人的屋子生悶氣。四處奔波的勞累,再加上只睡2.3個小時,體力透支也是正常的……

到了第二天……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學,紫炎拿了書包就要往外走,卻被一個突然閃出的人影給擋了下來──姐弟檔之中的弟弟,元熲。

「讓開。」紫炎冷冷的說。他不想浪費力氣和元熲說話。

「我知道焰炘在哪。這是地址。」元熲將寫了地址的紙遞過去。

紫炎默默收下,「為什麼幫我?」

「我只是覺得…這次姐姐做得實在太過分了…我其實是被她派來殺你的……」

「……」紫炎還沒決定要不要相信他。

「拜託你,去救焰炘…也請把我姐姐帶回來!」

「……我知道了,不過我需要你的幫助。」

元熲看紫炎答應了,擔心的表情一掃而空。「我一定會盡全力協助你的!」

兩人對看,眼神中透露出堅定的決心……


~未完待續~
 
「無論怎樣的痛,都不可能感同身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火願《張之十二》

第二天,元煊又來了。她想盡辦法要說服焰炘加入姬火,卻無意間透露了一件事……

「妳知道嗎?妳擁有非常強大的能力,而那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只要妳肯加入,我們一定不會虧待妳的!」

之前任憑元煊講的天花亂墜,焰炘從頭到尾就只有一個「不」字,看都不看她一眼,但這幾句話引起了她的注意力,終於轉頭看向元煊。

「妳……知道?」

「妳總算肯理我了。」元煊吁了一口氣,「是,我們全都知道妳的能力有多麼強大,已經強到可以稱之為傳說的境界……連當初被派去誘發妳能力的人都沒回來。一併葬身火窟……」

「……」焰炘恢復沉默狀態,不管元煊又說了什麼她是一律不理。元煊只好留下一句「我明天會再來」就逕自離去。

元煊離開之後,焰炘仍然不發一語的盯著地板,彷彿想把地板燒穿一個洞似的……

   *   *   *

第三天,元煊進來時身旁還跟了一個白色的漂浮火球。

「妳知道這是什麼嗎?」她一邊問著一邊將火球喚到掌心。

焰炘沒有開口,她當然不可能知道。

「這是弟傳回來的消息,代表著……」元煊邪邪一笑,「任.務.成.功。」

焰炘心中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

「什麼任務?」她警戒的問。

「也就是說,」元煊不在乎的把玩著手中的小火球。

「紫炎死了。」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十三》

「紫炎……死了?」

「對~呀~」

焰炘完全無法思考,只能夢囈般的重複著︰「不會的…不可能……」

「隨便妳怎麼想,」元煊攤攤手,「反正事實就是這樣。」

焰炘低下頭,在下一個瞬間,外焰圈內成了一片火海,從旁邊看去,就像是柱狀的火焰。

元煊一呆,接著揚聲大笑,「整整兩天不吃不喝,沒想到妳還有力氣?」

焰炘在火中緩緩抬頭,現在她不只左眼是血紅色,連右眼也是,雙眼在橘紅色的火焰中閃爍著紅光……

突然,柱狀的火以焰炘為中心,逐漸的向外拓展範圍,沒多久便衝破外焰圈。元煊只看見眼前一閃而逝的火光……

等她恢復視覺,她看到了一個──

惡魔。

火焰衝破外焰圈之後,全都回到焰炘的身上。全身包覆在火中的焰炘,只看得見她閃爍紅光的血色雙瞳,搭配著身上的火焰,根本就是一個標準的『火之惡魔』!

「我要殺了妳!!」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十四》

「我要殺了妳!!」

焰炘一步步向元煊走去,元萱趕緊喚了條黑色的火龍上前抵擋。但焰炘一揮左手,黑火龍立刻灰飛湮滅。

元煊一次又一次的召喚黑火龍,焰炘只是左手一揮,又解決掉一隻。

「浪費我這麼多時間,」最後一隻火龍在元煊面前當場消失。「現在,輪到妳了。」

「妳…妳先等一下…」元煊有點不知所措。她雖然知道焰炘擁有傳說中的力量,但沒想到竟然強到這種程度。

盛怒中的焰炘根本聽不進任何話語,右手握拳往元煊臉上轟下。

焰炘的拳頭在打到元煊之前就先打到了一面已黑色火焰築成的牆。

「別再做垂死掙扎了,這點小把戲……」她吸了口氣,「對我根本不管用!!」說著又是一個重拳。

火牆震了一下,焰炘趁勝追擊,連續揮拳擊向同一個位置。元煊知道事情不妙︰

『再一下子,火牆就會整個塌掉,必須再想新的辦法……』

火牆又震了一下。終於,被焰炘轟出了一個大洞,她雙手撐住洞口,試著將它掰得更大。

「放心吧,再等一下,我就送妳下地獄……」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火牆竟從門邊開始轉為青藍色,並一直延伸到兩人所在之處……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十五》

「到了。」

紫炎抬頭一看,是一棟廢棄的舊式公寓。

「焰炘在五樓。」

「五樓是嗎……」紫炎說著就要往裡面走。

元熲趕緊拉住他,「等一下,我姐現在在那,她還放了一圈外焰在焰炘周圍,你有辦法突破外焰嗎?」

紫炎自信的笑了,「放心,我可是馴火者呢!外焰也是火啊,一定會有辦法的。重點在元煊,她有交代你什麼嗎?」

元熲想了想,「有…她要我任務完成後放火球通知。」

「那你先放吧,我怕她起疑。」

元熲點點頭,放了顆白色的火球浮上去。

而紫炎則踏出步伐,走進公寓。

到了五樓,紫炎側身由門口望入,就見元煊躲在一道火牆後面,而火牆正承受著變成『火之惡魔』的焰炘無情的攻擊,眼看就要撐不住了……

『不用處理外焰自然是省事許多,焰炘看起來也不需要我來救。可是再這樣下去,元煊會死的……』

想著想著,紫炎將手搭上直到門邊的火牆。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十六》

延伸過來的青色火焰,在到洞口時也順著焰炘的雙手往上竄,讓她在一瞬間被青藍的火焰覆蓋。

有一種…心安的感覺,是你嗎?紫炎……

兩人一同看向門口,只見一個人影笑著,倚著火牆站在那,一頭的銀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光芒……

冷紫炎。

紫炎笑著走到焰炘身旁,撤掉了火牆及她身上的火焰,並接住用盡力氣軟倒的她。

「紫炎……你來了……」焰炘恢復了一眼紅一眼黑。

「是我沒錯,妳好好休息吧。」紫炎溫柔的看著她。

焰炘微微一笑,閉上雙眼,進入沉睡。

紫炎將她打橫抱起,往門外走去,完全無視元煊的存在。

元煊愣住了,『冷紫炎不是死了?』,看著他們離開,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喂!等等,把焰炘留下!」

紫炎像沒聽到似的繼續走。

「喂!不理我?」元宣不悅,換了條火龍就朝紫炎撲去。

紫炎連頭都沒回,任由牠撲向自己。火龍張大嘴,往紫炎的手臂咬下,紫炎不閃也不躲,就站在原地等牠過來。

在牠的尖牙咬上紫炎手臂的瞬間,一陣青藍色由火龍的口部向外蔓延,讓牠整隻由黑色轉為青藍。

「不要逼我動手。」紫炎和火龍轉過身。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十七》

「怎…怎麼會……」元宣有點語無倫次。

「別忘了,我是『馴火者』,馴服火的人。火焰只要接觸到我的身體就會變成我的;當然,姬火的火也包括在內。」紫炎的語氣沒有任何起伏,但看得出來他很不高興。「我只重複一次,別逼我動手。現在牠可是我的乖寵物呢!」他冷冷的笑著,並伸手拍拍火龍的頭。

「呃……」元煊猶豫著。雖然那隻火龍是她召出來的,但依操控者的不同,火龍的威力也會隨之提升或減弱,就算她再召一隻出來跟紫炎那隻打,也沒把握能拼得過。可是…帶回焰炘是她的工作啊……

過了一會兒……

「我知道了,人,你帶走吧。」

「記住妳說過的話。」紫炎很滿意這個結果,收掉火龍,走出大門。

原本坐在門邊等紫炎的元熲,看到他成功的帶回焰炘,立即迎上前去。恭喜的話尚未出口,先瞥見紫炎身後一閃而逝的刀光。「紫炎小心!」

紫炎往旁邊閃開,不到一秒,一個以黑色火焰形成的貓爪出現在剛才他頭顱的位置。

元熲也以火焰化作貓爪上前抵禦,黑白二色的貓爪在空中交會,擦出火花。

「元煊,你的記性會不會太差了點?」焰炘救到了,紫炎也多了一分開玩笑的心情。

不過元煊可不領情,冷哼一聲,「我說人讓你帶走,可沒說不殺你哦~」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十八》

「熲,你讓開!」元煊不耐煩的叫道。

「姐,妳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好不好?」元熲對元煊吼著。這恐怕是他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對自己的姐姐大聲。接著他看向紫炎,「你先帶焰炘走,姐姐交給我來應付。」

紫炎點點頭。反正他也幫不上什麼忙,留下來只會礙事。他召出一隻火狼,抱著焰炘乘上。

火狼在高樓樓頂奔跑、跳躍。現在是黃昏,白天和夜晚的交界,天空被夕陽的餘暉染紅,彩霞佈滿了天。

到了焰炘住家公寓的頂樓,火狼將他們放下,紫炎拍拍牠的頭,「辛苦了。」

火狼親密的舔了一下紫炎的臉頰,隨後消散;紫炎則抱著焰炘下樓,走進她家。

他輕輕的把她置在床上,接著轉身走出房間外加順手將房門旋上。不一會兒,一陣陣的奇怪聲音從廚房傳了出來……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十九》

「你想燒了我家?」

紫炎正專注於眼前的事物,被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頭一看,焰炘正靠在牆邊看著他。

他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很蠢──右手拿著平底鍋,騰在一隻一臉無辜樣的青藍色火狼頭頂……

「不會啦!我有把踏墊拿起來。」紫炎若無其事的笑笑,左手指向捲成一束擱在牆邊的小墊子。

火狼此時正可憐兮兮的望著焰炘,『救我…』

焰炘嘆氣,「換我弄好不好?別這樣欺負她。」

「我能說不嗎?」乖乖的把鍋子交給她並收回火狼。

「你要吃什麼?」

「妳隨便弄我隨便吃。」

「……」這樣的回答挺令人無言的,不過焰炘還是拿了幾樣東西開始調理。

紫炎就在一旁坐下看她弄,直到她把鍋子放上瓦斯爐……

「沒瓦斯了。」紫炎提醒。

「所以?」焰炘沒有看他,一彈指爐上便冒出了火。

「……難怪我剛才怎麼弄都沒用……」差點忘了焰炘是降火者。

「……就算是契主也不可以這樣欺負召喚獸啊……」

控火和姬火只要與動物訂了契約就可以隨時隨地的召喚牠們,也就是「契主」與「召喚獸」的關係。至於召喚獸出現時的樣貌,契主要在訂契約的當下決定好,只要屬同科之生物即可,例如元煊的火龍(蜥蜴)、紫炎的火狼(犬)。

由於馴火者無法召出除召喚獸之外的火,因此紫炎才想把火狼當作瓦斯爐使用……

「諾,好了。」焰炘端了一盤不明物體上桌。紫炎湊過來,「好香。這是什麼?」

「番茄炒蛋加泡麵。」

紫炎想都沒想就開始吃。

「…還真的能吃啊……」看紫炎吃得那麼開心,焰炘一臉的訝異。

「什麼話,這是妳做的耶!哪有廚師自己在講這種話的?」抬頭看向焰炘。

說完之後紫炎才想到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話似乎不太禮貌,不過焰炘好像不怎麼在意的樣子,接著說下去。

「因為啊…是你要我隨便弄的,我就真的拿到什麼放什麼啦!所以你應該慶幸這裡剛好只有那三樣東西。」

紫炎愣了一下,喃喃一句「那我還真幸運啊!」之後,埋頭照吃不誤。

焰炘坐在對面看了一會兒,起身從冰箱中取出半條土司──正確來說是『沒切過的半條土司』──,邊走邊用手心加熱,再坐回原位。紫炎的視線就跟著她繞了一圈。

「有事嗎?」焰炘注意到紫炎的目光。

「妳這樣吃……」紫炎本來想說「小心會肥死。」,但又想到她已經兩天沒吃了便作罷,改成別的……

「不會覺得很乾嗎?」

她側頭想了想,放下湊近嘴邊的土司,小心翼翼的從中間剝開(直的),然後伸手搶走紫炎的筷子。

「借用。」

這句話有效的擋住他未出口的抗議。

焰炘夾了些番茄和蛋放入土司,再把筷子遞回去,開始啃她兩天份的早餐、午餐、晚餐和宵夜。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火願《張之二十》

「他們真的什麼都沒給妳?」紫炎突然冒出一句。

焰炘有點反應不過來,「你是指什麼?」停下嘴邊的動作。

「全部。包括食物和水。」

『原來是指這個啊……』焰炘再咬了一口土司,「元煊並沒有說不行,但不管是什麼,一碰到外焰就直接化成灰了,他們也沒輒。」

挺令人無力的理由,不過焰炘看起來狀況還不錯,所以就算了。

「嗯……妳明天會去學校嗎?」

「再看看。」

「……」

紫炎沉默了一陣,起身。

「好啦!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掰。」

   *   *   *

隔天,紫炎才知道焰炘所謂的「再看看」就是「不會」的意思…因為他身旁的座位還是空的。

「紫炎,外找!」

「誰啊?」

「一個男的。」

「……」『什麼跟什麼啊!?』一邊這樣想著,紫炎步出教室。有個人靠著牆在等他,頭低低的。

「原來是你啊!」紫炎笑開了,看著元熲。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8:18 , Processed in 0.221588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