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chase1126

【長篇小說】 夢柔

[複製連結] 檢視: 3974|回覆: 31

第九章   真相
當黃諒之回過神來,他已回到了他所希望回到的世界,但他的心裡並沒有自己預期的那麼快樂,相反的,他反而有點失落。
然後,就在無預警的狀況下,他啪的挨了一個巴掌。
「黃諒之!你還有臉回到這裡啊!」眼前的人大吼。
此時,月光從濃密的雲層中透了出來,映照在那人的臉上。
那個人是老師的兒子──邱道遠。
「道遠,你在做什麼?」黃諒之驚訝的問著他。
「你──」邱道遠咬牙切齒,「你殺了我爸。」
看著邱道遠指向他的手指,黃諒之登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他本來是因為受不了方朱寧的殘酷,所以才逃回了這個世界,但如今又有什麼不同呢?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黃諒之艱難的開了口。
「你吞沒了公款,而我們的合約又不見了,所以你們公司不承認這筆生意,我爸的公司倒了…….」邱道遠流下眼淚,「激動的公司員工,每天來我家鬧事。爸媽受到這樣的打擊,終於受不了了。在一天深夜中,他們關在房間中,燒了炭。」「他們死了嗎」黃諒之問,感到喉嚨乾澀。
「不,我及時發現,但他們現在,比死還慘。」邱道遠怨恨的看著他,「他們,都變成了植物人。」
黃諒之感覺自己的腦中一片空白,彷彿再也不能思考。
「你怎麼可以這樣!」邱道遠抓住了黃諒之的衣服,激動的喊著,「你為什麼要背叛我爸!為什麼?」
「即使在公司倒了後,我爸也從沒恨過你,他一直跟我說,你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
「為什麼你能毀了一個這麼好的人?為什麼!」
他扼住了黃諒之的脖子,眼神溢滿了憎恨。
「我要殺了你,為我爸報仇!」
黃諒之沒有抵抗,他也不想再抵抗。
小時候,爸媽對他漠不關心,是他老師教導了他這世界的溫暖,也教了他什麼是父親。
在漸漸模糊的意識中,老師對他的呵護不斷浮現。
竟毀了一個對他而言,如此重要的人。
那麼,這就是報應。
黃諒之逐漸的停止呼吸,最後,他好想跟老師說一句對不起。
 
minamike~shared by Nat~20071122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咚咚的聲音吵醒了黃諒之,他不情願的睜開眼,一片銀白的陽光照在他身上,讓他覺得有點熱。他向四周望了望,是個很陌生的房間。這時,房門打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微笑著看著黃諒之。
那個人,是張繼文。

※※※※※※※※

在方朱寧,夣真跪在屋頂,像往常一樣的祈禱著。只是她的神情卻十分落寞。她想起了5人團聚在屋頂演奏音樂時,那幅熱鬧的景象。如今,卻只剩她一人。
「為什麼大家都不在了呢」她喃喃的說著。
夣真眼眶紅了起來,望著暗沉沉的天空,她思念著其他四個人,尤其,是黃諒之。

方朱寧的人聚集在這個大樓下,等待著夣真的命令,準備要決戰了。

夣真走向鋼琴,決定彈奏這生中最後一首曲子。
此後,再也不彈了,因為,已經沒有人在她身邊聆聽了。

※※※※※※※※

黃諒之憤恨的衝向張繼文,心裡只想把他傷得愈重愈好,但他卻輕易的被制服在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黃經理,我可是柔道三段喔,更何況,你左肩又受了傷,勸你還是不要太激動比較好。」張繼文平靜的說著。
「放開我!你這混蛋。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黃諒之大喊。
「我知道。」張繼文放開了他,「你所有認為是我做的都不是我做的,你誤會了。」
「你以為這種鬼話我會信嗎?你害了我,而且又誣陷我──」                              
「那麼,就不能也有人誣陷我嗎?」
黃諒之呆了一下,但隨即又搖了頭。
「不可能,種種跡象都顯示是你做的。」
「比方說?」
「我們帳戶的密碼,只有少數人知道。」
「但我並不是唯一一個知道的,不是嗎?」
「還有,你的突然辭職,還有留下的那句:『你一定會後悔的。』」
張繼文嘆了口氣,「相信我,我不是做出這一切的人,要不然,我也不會把快被別人扼死的你救出來了。」
「每個殺人兇手,都不承認他有殺人。」黃諒之冷冷的說。
張繼文再度深深的嘆了口氣,並且沉默了下來。
過了一段時間後,他彷彿下定決心似的開了口。
「黃經理,請你安靜的聽我說。」他抬起了頭,看著窗外。「事情,要從我高中說起,那時,我很喜歡一個女孩子,喜歡到無可自拔的地步,但是,那女孩卻不認識我。後來高中畢業後,我就再也沒看過她了。」
黃諒之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突然說這個,但他還是很專注的聽著。
「在一天深夜中,我無意的在公司聽到了一段對話,我知道了有人要對你不利,但是我卻無法告訴你是誰要害你。所以我不斷的找理由反對這項大生意,同時也突然辭職,留下警告的話語:『你一定會後悔的。』希望你能自行發現。」
「那麼,到底是誰要害我?」
……」張繼文搖著頭,表示不能說。
「到底是誰?」
張繼文依舊搖著頭。
「快說!你──」黃諒之喊著,但他突然住了口。
在那一瞬間,黃諒之猛然發覺了一件事情,繼文跟既魰,音同字不同,都唸...
那麼,小紅就是篠虹,承陽就是呈佯。
他想起合約書的不知去向,如果一開始就沒有影本呢?
他又想起了在方朱寧,誰才是內應。
「張繼文,是小紅吧。」
張繼文痛苦的點了頭。
「而你不能告訴我誰是兇手,就是因為小紅就是你所深愛的人吧。」
「黃經理,真的很抱歉。」張繼文說。
「算了,這不能怪你。」黃諒之苦笑了一下,沒想到繼文對小紅,跟方朱寧的既魰對篠虹一樣,都有那麼深的感情在。
「但是,黃經理,你只說中了一半。」
「咦?」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悲傷的旋律自夢真的指縫中流瀉而出,她專心的彈奏著,希望自己的琴聲能傳達給她想要給的人。
這夜空中安靜得彷彿只剩下了琴聲,琴聲傳到了方朱寧,傳到了奈美爾,傳到了世界的每個角落……
在廣漠的夜空下,夢真獨自的彈著。

※※※※※※※※

黃諒之彷彿聽到了琴聲。他的目光向四周搜尋著,最後認定了是自己的錯覺。
「張繼文,你說只說對一半是什麼意思?」黃諒之問。
「黃經理你想想,小紅一個女孩子要這麼多錢做什麼呢?再來,誰進去你家過,誰進銀行領錢,只要調出監視綠影帶一看不就真相大白了嗎?但為什麼警察都沒這麼做呢?你又為什麼這麼輕易的就被認為是兇手呢?」
「你是說」黃諒之心裡起了不安的感覺,一股龐大得幾乎令人無法承受的不安。
「誰需要這麼龐大的金額,誰又能因此上電視增加曝光率,表現其寬大懷仁不計其疚的胸懷呢?」
黃諒之腦中浮現了電視上的報導..…他並不信姪兒會做出如此的事…..他要競選市長……
「有人在背後主使這一石多鳥之計。誰的力量這麼大呢?」張繼文看著他,緩緩的開了口,「那人是……

※※※※※※※※

夢真彈到最後一個章節時,突然感到一陣頭昏腦脹。她倒了下去,只覺得眼前模糊,呼吸困難。
「鋼琴塗了」夢真斷斷續續的說著。
一個人走向了她。

※※※※※※※※

「那人是你叔叔,潘承陽。」張繼文說。
黃諒之迅速的奪門而出,原來,他們都搞錯了。
「夢真她有危險了!」

※※※※※※※※

應該已經死的呈佯往下看著夢真,冰冷的臉龐浮出了微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真是抱歉,夢真。不過這毒無藥可解,妳應該再一會兒就會死了。」他抱起夢真,「不過妳可別死,妳還有事要做呢。啊!對了!妳的琴聲….真的很好聽。」
呈佯的微笑愈來愈深。

※※※※※※※※

黃諒之在街上毫無目標的跑著,他想去方朱寧,但他卻不知道該怎麼去。

※※※※※※※※

在方朱寧大軍的上方屋頂,一根長竿豎了起來,夢真像是死了一般被綁在上頭。方朱寧人看到這副景象,登時混亂了起來。
此時,奈美爾大軍像潮水般由四周湧入。

※※※※※※※※

「快點!我得快點才行!」黃諒之邊跑邊喘著,他得找到鏡子,他得快點去警告夢真。

※※※※※※※※

群龍無首的方朱寧人,士氣全無,被奈美爾人輕易的打敗。方朱寧人不斷的被砍殺在地,他們逃跑,但他們根本無路可逃。沒多久,這大樓底下已是血流成河,屍首遍地,方朱寧大軍全軍覆沒。
奈美爾大軍衝入方朱寧,到處殺人放火,姦淫擄掠。
方朱寧人哭喊、求饒,但一點用都沒有。奈美爾人完全沉浸在殺人的快感中。
方朱寧變成了一片火海,方朱寧人也幾乎被屠殺殆盡。

※※※※※※※※

在之前遇到鏡子的街上,黃諒之終於找到了鏡子。
「鏡子,我要去方朱寧!」黃諒之著急的喊著。
「為什麼?」
「我要去警告夢真。快!」
「為什麼?方朱寧只不過是個夢,你擔心什麼呢?」鏡子面無表情的說著。
心急如焚的黃諒之忍不住聲音大了起來,「是不是夢對我來說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重要的是」他跺了一下腳,「是夢真啊!」
「很好。」鏡子微笑著,握住了他的手,「這是最後了。」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到了方朱寧的黃諒之,看到了一副有如地獄般的景象。
受傷的人在地上掙扎著,死了親人的、好友的倒在地上痛哭,一向暗沉沉的天空,被大火映照得一片艷紅。
黃諒之雖然很想幫助他們,但他卻只能視而不見的跑向那棟大樓。一路上,他不斷的責備自己,為什麼他不能早點發現呢?事實明明就擺在眼前。
如果他能早點發現,或許一切都不會發生。
看著眼前連綿不斷的慘況,他狠狠的責備自己。

跑到了目的地,濃厚的血腥味差點讓黃諒之暈倒。視線所及之處都是方朱寧軍的屍首。他忍不住閉上了眼,轉過頭不忍看。
就在這時,四個奈美爾人發現了他,並且呼嘯著衝向了他。
黃諒之看著他們,突然一股狂爆的怒氣湧了上來。
他閉上了眼開始想像。
地表突然冒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縫,兩個奈美爾人掉了下去,其餘的看到這景象之後一呆,接著就驚恐的往後逃跑。但是他們頭上突然一道洪水落下,把他們沖進了裂縫之中。
「我要結束這一切。」黃諒之看著夜空,下定決心似的說著。

打開了屋頂的門,一眼就看到了被綁在柱子上的夢真,還有站在她旁邊的呈佯。
「呈佯,果然是你。」黃諒之冷冷的說著。
「沒錯,不過你似乎不是很吃驚。」
「因為某種緣故,我事先知道了。可惜的是,沒辦法阻止你。」
「先說好,夢之神,不要輕舉妄動。夢真中了毒,解藥在我身上。」
「你要怎樣?」
「沒什麼。我們來個決鬥。不過,你可不能用那創造世界的力量。」呈佯把夢真的兩把匕首丟在地上,「你贏了,我就把解藥給你。」
黃諒之別無選擇,撿起了地上的兩把匕首,不過他知道自己糟了,因為他左肩受了傷,而且他這輩子大概是菜刀的刀法最好。
他們兩人擺開架式,底下的火光在他們的影子拉的長長的,在地上不斷的晃動著。
「呈佯,在決鬥前,我要問你幾件事情。篠虹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啊,哈哈!大笨蛋一個。」呈佯哈哈的狂笑不已,「我只是化裝成了既魰的模樣,然後去跟她說:『篠虹,我就是內奸,不過呈佯好像已經發現了。為了我拜託你殺了呈佯,然後再說自己是內奸,再在眾人面前自殺好嗎?』」
黃諒之腦海閃過了篠虹臨死前的一句話:「既魰,這樣你滿意了嗎?」
「哈哈!篠虹對既魰的愛可真是深刻啊。為了他,竟然就這樣無條件的照做了。當然,在她來之前,我就已經佈置成自己已死的情景,而一切果然如我所預料的發展,篠虹死了,深愛她的既魰也跟著自殺。他們的愛可真是深啊!哈哈哈!」
黃諒之看著眼前的呈佯,第一次發覺自己竟可以這麼恨一個人。他利用了他們兩人之間的愛,讓他們兩人因為對方的關係而死,真是不可原諒!
「你這麼做良心不會不安嗎?」
「良心?什麼是良心?」呈佯看著他,「從小就沒有人對我有良心過,每個人都把我當垃圾。你知道嗎?我是方朱寧人跟奈美爾人的混血兒,不論我到哪裡,每個人都恨不得將我殺了。這世界完全沒有我的容身之處。我又被無數個我認為是朋友的人所背叛。最後,我終於得出了一個結論。」呈佯扭曲的笑了起來,「那就是,這個世界是為了讓我們受苦而存在的。所以,我要結束這個世界。如今方朱寧已經毀了,再來,只要把你殺了,把創造這世界的你殺了。一切就會通通結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不是創造這世界的人,你恐怕要失望了。」
呈佯突然仰天大笑著,黃諒之怔怔的看著他。
「夢之神,你只不過是在逃避罷了。」呈佯衝向前來,噹的一聲,兵器相交碰出了火花。「你只是在害怕,害怕這個事實。你仔細想想,這世界真的不是你創的嗎?」
黃諒之想到了自己的能力,還有方朱寧與原本世界的種種巧合,呈佯他們的名字繼文對小紅的感情真正的內奸他突然明白了
原來他真的是創造這世界的人。
「你還不懂嗎?你才是最應該責備的,你才是罪魁禍首!」呈佯大喊。
黃諒之再也握不住匕首,匕首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原來,方朱寧的殘酷,是他創的。
原來,大家的痛苦,是他創的。
那麼,死過的那麼多人之中,其實最該替他們而死的,就是他。
黃諒之無力的跪倒在地,等待著呈佯的長劍貫穿他。
「一切都結束了。」呈佯把劍抵在他的胸口,嘆了一口氣。
他把長劍往前刺了出去。

噹的一聲,長劍竟然無法刺入。黃諒之低頭一看,劃破的衣服中露出了一顆石頭,一顆花朵狀的石頭。
黃諒之抬起頭來,目光恢復了生氣。
他們兩人之間的地板突然壟起,幾根藤蔓似的石頭像鞭子似的捲向呈佯。呈佯動作靈敏的左閃右避,衝向了夢真。但突然一道火牆阻擋了他的去路,整個屋頂化作了無數的石藤蔓包向了他,但他揮舞著長劍,竟將石藤蔓一根根的斬斷。
「結束了。」黃諒之說。
被斬斷的石藤蔓化作了水落了下來,當碰到呈佯時,就凝結成了冰。沒有多久,呈佯的四肢就被凍在一面石牆上。
「對不起,我沒守信。但我真的不能現在死。」黃諒之走向呈佯,後者很狠的瞪著他。黃諒之翻遍了呈佯全身,終於在他的口袋中找到了一瓶藥水。
黃諒之走向夢真,解開了她的束縛,溫柔的把她抱在懷中。
夣真面色蒼白,但她嘴巴仍小聲的說著話,聽不清楚的黃諒之,把耳朵湊近了她的嘴巴。
「諒太好了,你沒事」夢真虛弱的說著。
黃諒之心裡一動,幾乎要感動的落下淚來。
「是,我沒事。妳也會沒事的,來,嘴巴張開。」
黃諒之把藥水灌進了夢真的嘴中。過了一會兒,夢真的面色漸漸紅潤了起來,黃諒之鬆了一口氣。
「夢之神,放開我!」呈佯大叫著。
「呈佯,抱歉。即使這世界是我創的,即使所有的悲傷痛苦都是因為我,我還是不能讓這世界消失。」他看了一眼懷中的夢真,「這世界是屬於大家的,大家一定也跟我一樣,有著重要的人。也一定有人在無限絕望時,有股支持他的溫暖。我不能這麼自私,隨意的就讓它結束。」他低下了頭,「即使我罪不容赦。」
「你真的很天真,老是把事情想的那麼好。」呈佯厭惡的說。
「但是,這就是我。」
「那麼我就來教你什麼是殘酷的現實。」呈佯冷笑。
黃諒之懷中的夢真突然猛烈的顫抖起來,口中不斷的冒出鮮血。
「這是怎麼回事?」黃諒之憤怒的質問著。
「沒什麼,只不過是本來不會死的她,被你灌了毒藥而已。怎麼樣?親手殺死自己最愛的人,感覺如何呢?好玩吧,哈哈!」呈佯大笑著。
「你這混蛋!解藥在那兒?」黃諒之衝到他面前,揮了他一拳。
「你不用擔心這種事。」
「啊?」
一把小刀突然從呈佯嘴中射了出來,閃電般的飛向黃諒之。
「因為你也要去地獄跟她作伴了。」
一道血泉噴向了空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在千鈞一髮之際,夢真衝進了小刀和黃諒之之間,擋下了小刀,小刀插進了夢真的胸膛中,夢真倒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呈佯大聲笑著,但那卻是他這生中最後的笑聲。四肢的冰開始向他的身體蔓延,把他的身體整個冰凍住。
「夢之神,我詛咒你!最後一無所有,永遠在悔恨中度過餘生,活在無邊無盡的痛苦中,就跟你所創的世界一般,我詛咒你!我恨死你,恨死這個世界,恨死….」冰蔓延到了嘴巴,呈佯的聲音消失了。直到最後,他還是說著,他恨死了一切。

黃諒之抱起了夢真,身體無可抑止的顫抖著。
「諒之你冷嗎?」夢真微笑著。
她艱難的要舉起手,但她只稍稍抬起了一點,就無力的垂了下去。黃諒之趕緊握住了她的手。
「諒之還會冷嗎?」
黃諒之感到夢真的手漸漸冷了下去,但他還是搖了搖頭。
「是嗎?那就好
「夢真,對不起,都是我害的。」黃諒之痛苦的說著。
「不在方朱寧,沒有人事應該被責備的你忘了嗎?」
「可是夢真這世界這充滿痛苦的世界,是我創的!妳每天都祈禱這是個惡夢。但是這惡夢….都是我所造成的。妳應該恨的人就是我!」
黃諒之自白似的說著,但夢真並沒有回應他。
此時,天空開始下起雪來。
「諒之好美啊」夢真看著天空,笑得很開心,「我以前常想,為什麼爸媽臨死前要我好好活著,原來是希望我總有一天,能看到這美景,還有,能遇見你…..

黃諒之驚訝的看著夢真,因為他發現淚水從夢真眼中湧了出來。
「嘻嘻諒之,我哭了說不定啊,我是很喜歡方朱寧的,所以….我不恨你..…真的
夢真的身體,愈來愈冷。
「如今我要走了我很捨不得
「我捨不得這個世界
「我捨不得呈佯他們
「我捨不得你
夢真的聲音愈來愈弱,眼淚也愈來愈多。
「我還不想死……
她的眼睛,閉了起來。
「夢真?」黃諒之輕輕叫著。
夢真沒有回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鵝毛般的雪變成了大雪,不斷的下著。
雪飄啊飄的,飄到了戰場
飄到了奈美爾
飄到了方朱寧
飄到了所有地方……
一切的一切,都逐漸的被一層銀白所覆蓋。

大雪無止境的下著,把這世界變成了一個純粹、美麗的銀白。


黃諒之抱著夢真,像是失去靈魂般的動也不動。
夢真的手掌,早已失去了溫暖,但是黃諒之仍然緊緊的握著。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黃諒之只是不斷的呼喚著夢真。
大雪落到了他的身上,他毫無感覺。
他再也不想改變什麼,他只想永遠待在這兒,抱著夢真,喚著她的名字。
「夢真夢真」黃諒之喃喃叫著。
大雪下啊下的,下了好久…..一片銀白中,彷彿廣大的天地間只剩下了他們兩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過了好久好久好久…..一個人影站在了黃諒之面前。
黃諒之抬起頭。
「夢真妳終於來了」黃諒之欣喜的說著,「我好想妳…….想妳彈的琴聲…..
…….
「想著妳的溫柔…..妳的笑容…..
…….
「想妳所有對我做的一切,妳第一次遇見我時,妳對我述說妳的過往時,我和妳的所有時光。最重要的…..是妳雙手間令人安心熟悉的溫暖…..」黃諒之握住了她的手,卻發覺那雙手一片冰冷。
「我是鏡子。」鏡子平淡的說
黃諒之頹然的低下了頭,喃喃的道:「為什麼?為什麼?我不是這世界的神嗎?為什麼夢真沒有如我所想的活過來,為什麼?」
「只因為,夢真是真的。」
「啊?」
「什麼是真的?什麼又是假的呢?」鏡子看著他,「答案是,真的事情無法重來,真的事物也無法再創造。」她指著夢真,「夢真無法活過來,只不過是表示,她在你心中,是個無比真實、重要的存在。」
「可是最後我什麼都失去了」黃諒之痛苦的說著。
「失去又是什麼呢?你所經歷、擁有的,終有一天會逝去。但是你在方朱寧的經歷,難道沒有教會你什麼嗎?失去並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你的心。此刻,夢真就在你懷中,即使下一刻你放開了她,她也永遠在你心中。你不是失去,你只是以另一種形式再度擁有。」
黃諒之聽了這番話,沉默的低下了頭。

「該走了。」鏡子說
「嗯
黃諒之站起身來,輕輕的把夢真放了下來,小心的彷彿怕碰痛了她。
「鏡子……再給我一點獨處的時間…..
「嗯。」鏡子走到一旁。
黃諒之摸著夢真的臉頰,專注的看著她,她依舊一樣的美麗,他輕輕的對她說:「夢真,我要走了…..這麼久以來,我只是不斷的逃避,逃避現實,逃避真相,逃避我不想接受的事情。所以這次,我必須走,學會接受現實,不再逃避,就跟妳一樣。」他笑了一下,「我很高興能遇見妳…..真的很高興…..
「只是….只是….」他眼前模糊了起來。
「我對不起妳…..我真的對不起妳!」他這些日子的情緒終於潰堤而出。他大哭著,眼淚不斷的落下,落到夢真的臉龐,眼淚順著她的眼睛滑落,像是她也在哭泣。

黃諒之走向鏡子。
他與鏡子轉身離去。
最後,他無線眷戀的回頭看了一眼。

夢真躺在無數的雪花之中,那副情景,幻麗得像是一個美夢。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01 , Processed in 2.50162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