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chase1126

【長篇小說】 夢柔

[複製連結] 檢視: 3977|回覆: 31

第五章   殘酷
有一天,鍾和肯渾身是血,抱著一個已發臭的屍體前來找黃諒之。
「夢之神,拜託你!讓我妻子復活!」他跪了下去,眼淚無止盡的流著。
「這個」黃諒之被眼前的場景震懾住,不禁退了一步。
「拜託你!我已跟她相依為命了十幾年,沒有她,我也不要活了!」
黃諒之閉上了眼,緩緩的搖了頭。鍾和肯不敢置信的抬起頭來看著他。
「為什麼!為什麼夢之神你不救她!她是在與奈美爾的戰役上陣亡的,她是為了你而死的啊!」鍾和肯抓住黃諒之的衣領,激動的吼著,「你不是創造一切的神嗎?你救她呀!救她呀……」鍾和肯的聲音嘶啞了起來,「我求你我求求你只要讓她復活,做什麼我都願意,即使是要我替她死……
「那麼,你就死吧。」呈佯冷酷的聲音從黃諒之身後傳了過來。
黃諒之轉過身去,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夢真他們一行人已站在他身後。
噹的一聲,一把劍扔在鍾和肯的前方。
「不要害怕死亡。這一切只是夢之神創造的噩夢,只要你死,你就會醒來,身處在美夢之中,你的妻子,只不過是先走一步罷了。這是夢之神所給的恩典,你應該高興才對。」呈佯繼續說著。
「只要我死了,我就能再見到我的妻子嗎?」鍾和肯捧著劍,顫抖的問著。
「當然。」呈佯點著頭。
「那麼」鍾和肯舉起了劍。
「不────」黃諒之大喊。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長劍已毫不留情的穿過鍾和肯的身體。
「夢之神……」在死去前,鍾和肯這麼說著,大概是因為堅信自己將會再見到妻子,他笑得很幸福。
黃諒之抱著他死去的屍體,忍不住痛苦的用手猛鎚地。
「終於死了。」呈佯冷冷的說著。
黃諒之跳了起來,抓住呈佯的衣服,大聲怒吼:「你為什麼這麼做!」
「因為死對他而言是最好的。」呈佯不帶感情的回答。
「那你為什麼又要說那些話!你在騙他你知道嗎?」黃諒之搖著呈佯的身體。
「當然知道。但他不是因為我的話而死的,他是因為相信你,相信你這個夢之神。」
黃諒之顫抖的退了幾步,手捂著臉,顫抖的道:「他們等於是我間接殺害的……
「沒錯,他們是你殺的。」
這句話像是一把槌子,狠狠的敲了黃諒之一下,黃諒之跪倒在地上,腦子一片空白。
「真正應該責備的,是你這個令人厭惡的天真傢伙。」呈佯的語氣,冷得像冰。
「我……
「呈佯,別說了!」夢真斷然的暍了一聲。
呈佯閉上了嘴,但他的臉上滿滿的都是厭惡。
夢真蹲了下去,抱住了黃諒之,一股溫暖籠罩住了黃諒之。
「諒之這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夢真溫柔的說著。
黃諒之像是找到了依靠一般,也緊緊的擁著夢真。在溫暖與夢真令人安心的話語中,閉上了眼。

※※※※※※※※
 
minamike~shared by Nat~20071122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當黃諒之再度睜開眼時,他已是回到了人來人往的街上。黃諒之迷惘的走著,一時之間還不能接受自己已經回來了。
他透過衣店裡的落地窗打量自己,除了臉色差了點,並不有什麼其他的不同。他心想:我是不是瘋了,一直做這怪夢。
但隨即他發覺了自己的脖子上掛了一個東西,他把東西拉出衣服一看,只見夢真給他的石頭,在陽光下,閃著光芒。
那一瞬間,黃諒之混亂了,他突然搞不清楚,這裡究竟是那裡。他就那樣站著,直到天色完全暗掉。

腦筋的混亂,令黃諒之無法思考。所以接連幾天,他都沒去公司,也沒回家。他住在飯店,整理自己的心情。
但突然電視的一篇報導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現任立法委員潘承陽的建築公司目前已宣布倒閉,原因為現任經理黃諒之的捲款潛逃,損失金額為數十億元,目前嫌犯行跡不明……
黃諒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貼近了電視,想再看得更清楚一些。
「潘立委表示他並不相信他姪兒會做出如此的事。但警方已在黃諒之住處搜出數百萬的贓款,推測是其不及攜出所遺留的,另外還有一封坦承其罪行的自白信,而即將競選市長的潘立委表示……
黃諒之再也聽不下去,他又不斷的思索究竟是誰在陷害他,究竟是誰跟他有著如此深的仇恨。
「這一切事件,起源於一位張姓人士的匿名告發,不論……
黃諒之氣得把電視砰的一聲砸毀,他大吼:「張繼文,我要殺了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黃諒之身著破爛的衣服,在街上走著。想到昨天前自己還是經理,今天卻已是人人得而誅之的逃犯,他不禁自嘲似的笑了起來。
如今他已無處可歸,他左思右想,覺得自己只能去投靠他的老師。
但當他走到老師的住處時,卻發現已是一片荒涼,庭院雜草叢生,門前貼著:吉屋出售。
黃諒之十分驚訝,上星期他還因為生意而前來拜訪,但如今卻……
踏踏的腳步聲突然從身後傳來,黃諒之轉過身去,但他的視線卻在此時模糊了起來。

※※※※※※※※

「諒之,你終於醒了。」夢真笑吟吟的望著他。
「我我怎麼了嗎?」黃諒之搖了搖頭。
「你睡了一整天。」
黃諒之看了看四周,他已經回到了夢真的家,屋裡只有他們兩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也難怪你的打擊會這麼大了。不過,諒之我希望你不要恨呈佯。」
「為什麼?他根本就不把人的性命當作一回事,這種人
「你不能怪他。」夢真打斷他的話,「小的時候,我有爸媽的陪伴。既魰和篠虹有著彼此,但呈佯他始終是孤獨一個人。你想想,在方朱寧的殘酷中,一個小孩子,過得下去嗎?所以他只好用盡一切骯髒的手段,詛咒所有人,憎恨這個世界。如此,他才能讓自己活下去。並且藉由這些負面情感來保持自己的理智,不至於發瘋。嘗盡人生苦難的他,才能擁有那種眼神。」
黃諒之是著想像自己從小就一個人生活在方朱寧,不禁冷汗涔涔而下。同時,對呈佯的厭惡也因為同情而減少了。
「在方朱寧的每個人,都有著悲慘的過往,你不要看既魰整天笑嘻嘻的,篠虹在既魰身邊時笑得如此幸福。其實,他們曾經是奈美爾人的奴隸,更貼切的說,他們是奈美爾人的玩具。從小他們就被奈美爾人從方朱寧擄走,奈美爾人把他們倆關在個小小的籠子中,食物跟水是想給才給,不高興拿他們做各種不人道的遊戲。炮烙、倒吊,甚至是逼著兩個奴隸空手做生死搏鬥,而奈美爾人則在籠外開心的笑著。而女的奴隸,當然更是提供了他們另外的玩法。」夢真皺了皺眉頭,這是黃諒之第一次看到夢真露出厭惡的神情。「我去奈美爾搶奪食物時,遇見了他們,當時因為已是自身難保,心裡雖然同情,但也只能轉身而走。但這時他們說了一句話,讓我不禁停下腳步,冒著危險去救他們。」
「他們說什了什麼?」黃諒之不禁開口問。
「他們哭著求我,殺了他們。」
……」黃諒之想著那情景,忍不住有想替既魰他們流淚的衝動。
「有時候死,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我的父母是如此,既魰跟篠虹也是如此,當然,鍾和肯他也不例外。而就因為每個人都有著悲傷的過去,所以在方朱寧中,沒有人是應該被責備的,當然,也包括你。」
黃諒之這時才明瞭,原來夢真說了這麼多話,都是為了要安慰他。
黃諒之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但夢真突然垂下頭來。
「真正應該責備的」夢真幽幽的嘆了口氣,「或許是這個世界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接下來的在方朱寧的日子,一如往常。黃諒之跟夢真他們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的相處著,在方朱寧各處散發食物,在屋頂看著祈禱的夢真,以及,每晚聆聽令人心醉的音樂。
黃諒之也多了個習慣,每當深夜時,他會坐在屋頂上,看著身下的方朱寧,吹著深夜的冷風,他總是會想起很多事,這個怪夢、現實,以及夢真。
他總覺得似乎忘了什麼,而某項事情正要發生。
到底……他是為了什麼而在這裡呢?
看著眼前的世界,他不斷的想著。

方朱寧和奈美爾的戰事愈演愈烈,抱著憎恨前進的方朱寧人,銳不可擋,再加上夢真的策略引導,既魰、篠虹、呈佯高超的武力,簡直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但是隨著時間的進行,奈美爾人莫名奇妙的扳回了劣勢,總是能清楚的預測方朱寧的動向和戰術,然後設計陷阱和伏兵攻擊他們。
第五章   內奸
「我們一定有內奸。」
此時,他們在屋頂,討論著明天的戰術,夣真突然這麼說著。
「內奸,不會吧?」篠虹搖了搖頭。
「我倒是支持夢真的說法,要不然我們的情報怎麼會一直外洩呢?」既魰開了口。
夢真皺著眉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麼。一直沒開口的呈佯,遞了一張紙條給夢真,夣真臉色登時沉重了起來。
「沒事吧?」黃諒之擔心的問。
夢真笑了笑,但還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當夜,夣真下令,全軍明夜12點集結此地,準備決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夢真,夢真!」黃諒之追著匆忙下樓的夢真。
夢真不理他,繼續走著。
「夢真,妳到底怎麼了?為什麼突然說要決戰,還有,呈佯他給的紙上寫了什麼?而且……
「諒之,」夢真打斷他的話,「你跟我來一下。」
夢真拉著黃諒之,穿過許多樓層,到達一間上了鎖的房間,夣真掏出匕首,迅速揮了幾下,鎖登時被切了下來。
一股塵封許久的味道湧了出來,黃諒之摀住了鼻子。夢真走進去,在一堆瓦礫中東翻西找,似乎在尋找些什麼。
然後,整張紙從石頭中挖了出來。夢真看了看,難過的嘆了口氣。
「夢真,到底是怎麼回事?」黃諒之著急的問。
「你看這張,是奈美爾人的證明文件,但是期限只有兩個月。另外幾張,則是我們最近的戰術和動向。」
「原來是真的有內奸。」黃諒之恍然大悟。
「我猜奈美爾人大概是以這份奈美爾人的證明文件當作交易條件。奈美爾人大概是這麼說的:只要你幫我,從此以後你就是奈美爾人了。」
「那麼,誰是內奸呢?」黃諒之問。
「呈佯紙上寫的,就是叫我來這看看。那些文件上的戰術很多都是只有我們才知道的。」
「也就是說……」黃諒之起了不好的預感。
「是的。內奸就在我們這些人之中。」夢真沉重的點了頭。

在門外,一個身影站在暗處,目光閃爍,微微冷笑著。

「喲!夢之神你怎麼來了?」既魰欣喜的喊著。
「夢之神,你沒跟夢真在一起嗎?」篠虹問。
「唉你們怎麼還是叫我夢之神,你們也知道,我這個神是被你們拱出來的。」黃諒之無奈的說。
「哈哈!不過你的能力真的很特別。對了,你怎麼會來我們的房間呢?」既魰問。
「沒有只是因為明天要決戰了。所以來跟你們說聲保重。」
既魰跟篠虹愣了一下,隨即大聲笑了出來。
「咦?我我說錯了什麼嗎?」黃諒之疑惑的說著。
「我們啊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既魰說。
「所以我們不需要保重。」篠虹接著說。
「我們這輩子已經過得很滿足。」既魰說。
「只要能活在一起。」篠虹說。
「死也在一起。」既魰說。
「那就夠了。」他們異口同聲的說。
黃諒之看著滿面笑容的他們,心知自己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不過,夣之神,你可要保護你心愛的夢真喔。」篠虹突然這麼說,笑得很曖昧。
「我」黃諒之滿面通紅,說不出話來。
看到黃諒之這種反應,既魰和篠虹忍不住大笑起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黃諒之走進呈佯的房間,卻發現裡面沒有半個人。然後,就在沒有預警的狀態下,突然一把長劍架在黃諒之的脖子上。
「呈佯!是我,是我!」黃諒之嚇得大喊。
「你這個天真的傢伙來這做什麼?」呈佯撤了長劍,冷冷說著。
「沒什麼,只是來看看你,還有說聲保重。」
……」呈佯面無表情。
「呃我知道你很討厭我,覺得我天真又過於軟弱。」
……
「但是,這就是我。就像你有著殘酷跟果決,但我也有我的特質。或許你會說我太天真,但我真的希望週遭的人都能快樂,所以不論你再怎麼厭惡我,我還是不會改變。」
……
呈佯還是沒說話,黃諒之也不知道他到底聽進去了沒。黃諒之嘆了口氣,又說了一次保重後,轉身離開。
「保重……」就在黃諒之出門前,他聽到了這麼一句話。
「咦?呈佯你剛是不是說
「趕快滾!看了就礙眼!」

黃諒之一步步的往屋頂走去,他知道夢真就在那兒。打開屋頂的門之後,一幅美麗的圖畫呈現在眼前。
夢真跪在地上,閉著眼祈禱著,藍色的袍子和長髮隨著夜風,像跳舞似的躍動著,夢真身上似乎閃耀著某種光輝,讓周圍的一切黯然失色。儘管黃諒之已經看過很多次,他還是會因為夢真的美麗而差點停止呼吸。他靜靜的看著,直到夢真祈禱完畢。
「諒之,有什麼事嗎?」夢真轉過深來笑著問。
「沒有,只是希望妳明天能小心點。」
「謝謝。」
「明天,我能做些什麼?」
「你只要站在大家看得到的地方就好了。這樣大家就會士氣大振。」
看著下面的方朱寧,他們沉默了。
「夢真,其實妳並不想發動戰爭吧?」黃諒之突然這麼說。
「咦?」
「我知道的,因為妳是個很溫柔的人。妳會突然說要決戰,只是因為妳,永遠不想知道內奸是誰,大家對妳來說很重要吧?」
「嗯,諒之,你真厲害。」夢真笑得很悲傷,「其實真的能的話,我好希望這些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不論是戰爭,還是內奸的事……如果可以,我好希望能5個人一直在一起,就像是家人一般。」
黃諒之用自己的手把夢真的手覆住,一股熟悉的溫暖在兩人的手之間流竄。
「夢真,這些日子以來,就是妳的這股溫暖支撐著我。對我而言,只要有了這股溫暖,我就能忍受任何事,所以,不要難過,一切都會過去的。事情過後,我們再5個人一起生活。」
「嗯……事情一定會過去的。」夢真像是要確信著什麼,緊緊的握著黃諒之的手。
直到夢真去就寢前,他們的手,沒有分開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章   慘劇
黃諒之沒有睡,他坐在屋頂上,想著事情。
夜深了,四周寂靜無比。但突然一聲尖叫劃破了寂靜,驚醒了沉思中的他。
黃諒之匆匆的跑下樓,朝向聲音的來源跑去。
在呈佯的房間中,黃諒之看到了令人無法置信的景象。
躺在床上的呈佯,胸膛上插著一把劍,鮮血不斷的從床上滴落,而站在床前的是……
「篠虹!」此時趕到的既魰,大聲驚呼。
「原來,妳就是內奸。」夢真在諒之身後,平靜的說著。
「這不可能是真的」既魰踉蹌的往前走了幾步。「篠虹,快告訴我啊,說妳只是在開個玩笑,說妳只是鬧著玩的……」既魰抓住篠虹的肩膀,激動的搖著,「妳為什麼不說話,妳
啪的一聲!篠虹的鞭子狠很的打在既魰的手上,既魰退了幾步,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這是第一次,他被篠虹拒絕碰觸。
「我真的是奈美爾的內應,而我剛殺了多事的呈佯。既魰,這樣你滿意了嗎?」篠虹悲傷的望著他,「是時候,說再見了
篠虹拔起了呈佯胸中的劍,就往自己的脖子抹,既魰不顧一切的拿起自己的長槍往前刺去,想要阻止篠虹。但篠虹卻拋去了長劍,往前衝了幾步,接下來的那一瞬間卻像是錄影帶的慢速撥放似的,黃諒之清楚的看到長槍貫穿筱虹的身體,在她身後濺起火紅的血花,看到篠虹以一個漂亮的弧度倒了下去,發出碰的一聲響……
夢真和既魰衝了過去,既魰顫抖的抱起了篠虹,篠虹看著他,眼中不斷的流著淚,像是有千言萬語要述說,但她一張口,幾口血馬上喀了出來。
「既魰,她的右胸被刺穿,肺部全毀,再這樣下去,也只是徒增她的痛苦而已」夢真看過傷後,痛不欲生的對既魰說著。
此時,既魰懷中的篠虹,因為痛苦而不斷的掙扎著,美麗的面孔也扭曲了起來,「我知道了
既魰舉起了長劍,往下──
黃諒之閉上了眼,一陣輕微的響聲過後,房間再度變成一片靜寂。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知道有多久了?既魰就只是抱著篠虹,不吃、不喝、不說話,甚至連動都不動一下,而他也沒留下任何一滴淚,只是緊緊的抱著她抱著

夢真跟諒之在他身邊,不發一語的看著,黃諒之好想痛哭一場,大聲責備著什麼,但是,他卻不能責備誰,因為誰都沒有錯。
「夢之神……」既魰終於開口,聲音乾啞又無力,「幫我弄出木頭來,我…..要把筱虹火葬了。」
「喔」黃諒之點著頭,在他們中間,一堆染過油的木頭突然出現。
此時,黃諒之對上了既魰的目光,他突然發覺,既魰看著那堆木頭的眼光很異樣,就在那一瞬間,黃諒之的左肩突然一陣劇痛襲來,讓他不禁驚呼了一聲。
他搖搖晃晃的退了幾步,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既魰,還有刺入他左肩的長槍。
「我懂了我終於明白了」既魰喃喃的說著。
「既魰
「這一切都是你的錯!」既魰狂亂的喊著,「你是夢之神,創造這一切的人,所有這一切,都是你創造的!」
既魰揮著長槍,想要殺了黃諒之,但夢真卻在此時躍了過來,噹的一聲擋住了長槍。
「既魰,你冷靜點,我這個神,是假的,是你們叫我當的,你忘了嗎?」
「那你可以解釋你那異於常人的能力嗎?你可以透過想像創造物品,那這世界你當然就可以透過想像創造出來!」
「這這不可能」黃諒之被既魰的話震驚住。
「一定是你創造的!一切的一切!篠虹怎麼可能是內奸,怎麼可能會是」既魰激動的流下眼淚,「我跟她從小受盡奈美爾人的荼毒,她不可能會去幫奈美爾人的,這不可能」啪的一聲,他的長槍被夢真從中砍斷,而兩手也被刺傷,血花在空中漫天飛舞著,但既魰仍然不放棄,想要徒手突破夢真的攻擊網。
「這一切都只是你所創造出來的惡夢,你讓我親手殺了篠虹……你竟然讓我殺死最愛的人,你這個罪魁禍首!我要殺了你!讓這個惡夢結束!」既魰紅了眼,但他的雙腳被砍傷,無力的跪在地上。
「既魰」黃諒之想要解釋,但他卻發現沒有任何事實能證明他的說法。難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他
「哈哈哈」既魰像個瘋子似的大笑著,他在地上的木堆上點起了火,「夢之神,我不會讓你如願的,我要醒來!我要從夢中醒來!」火勢迅速的蔓延,在一片火焰中,既魰瘋狂的笑著。
「既魰,快出來!」黃諒之大叫。
「只要我死,我就會從惡夢醒來,篠虹我要見妳」火舌舔舐著既魰,但他似乎毫無感覺。他緊緊的抱著篠虹的屍身,微笑得很幸福。
火勢愈來愈大,火花像無數細碎的花瓣飄落在他們之間,夢真想要把既魰拉出來,但都被火勢逼了回來。
「篠虹在這惡夢中過了28…..28….天天受苦但如今我們在一起,我很滿足,我們要永遠在一起……永遠」在一片光亮中,既魰忘我的說著,「我們終於能醒過來,終於贏了夢之神,哈哈我們贏了……」既魰仰天大笑,「哈哈!我們贏了!我們贏了!贏了!」
一句句的話語打擊著黃諒之,黃諒之無力的跪了下來,在眼前的火光中,在方朱寧的一切,一幕幕的閃過。那個小女孩他第一次殺了人他被稱為夢之神鍾和肯的自殺眼前令人無法接受的慘劇……
這一切,都是他……
都是他
都是他……
「啊啊啊啊啊─────」黃諒之大聲嚎叫著。
一切事情他都已無法承受,他衝進了眼前的烈火之中。
他終於崩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八章   真假
在一片空白的世界中,黃諒之不斷的墮落墮落
或許他已經死了吧?
他不禁這麼想著。
不過這樣也好
只要不要回到那個惡夢之中,去哪裡都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黃諒之感到自己停了下來,但他仍然緊閉著雙眼,不願意見到任何事情,也不想再思考。如果能的話,他真想跟周圍的空氣一起,變成一片空白。

一隻溫暖的手突然碰觸了黃諒之的臉頰,他不由得睜開了眼。
「夢真
「我不是。」眼前的白衣女子,微微笑著,「我,像是一面鏡子,我只是映照了你的內心。」
「鏡子……我要回去。」黃諒之堅決的說。
「回去哪裡?」
「回去現實。」
「回去方朱寧嗎?」
「不是,我要回去的,是現實。」
「那麼,方朱寧難道不是現實嗎?」
鏡子清澈的眼睛看著黃諒之,黃諒之突然問迷惘了。
「對你來說,什麼是現實,什麼是夢呢?」鏡子問。
「現實,是指真的的事吧而夢,則是假的。」黃諒之遲疑的答著。
「你在你所謂的『真的』世界裡,受了傷,會痛,會流血嗎?」
「當然會。」黃諒之不解的答道。
鏡子走到他面前,指著他左肩被長槍刺到的傷口,開了口:「那麼,這裡在方朱寧所受的傷,會痛,會流血嗎?」
……會。」
「當你在所謂真的世界時,受不了時會哭泣嗎?高興時會笑嗎?可以觸碰到別人,可以跟別人說話嗎?」
「可以。」
「在方朱寧呢?」
……
「那麼,真假是什麼?現實跟夢又有什麼分別呢?」
「我……分不清楚了。」黃諒之眼神迷惑的搖著頭。
鏡子笑了一下,眼神望向遙遠的彼方。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真假也好,夢跟現實也罷,全部端看你自己怎麼想。那麼,真正重要的是什麼呢?」
鏡子把手一揮,眼前的世界開始崩解。
「最後,又會剩下什麼呢?」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12 , Processed in 1.615498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