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夢柔

[複製連結] 檢視: 3964|回覆: 31

發表於 06-10-30 22:28:49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這不是我的第一篇小說
卻是我第一次在這發文
如有任何批評或意見
不用客氣
歡迎告之
而如有任何人對我的其他小說有興趣的話
也請告之
我會很高興的
第一章   惡夢
「你在祈禱什麼?」                                               
「我在祈禱這是個噩夢。」

※※※※※※※※

黃諒之倏然睜開眼來,坐起身來,搖了搖發昏的頭,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夢見這段對話了。每次醒來,他都清楚的記得這段對話,像是出生以來就刻在他心上一樣,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汪汪!汪汪!」他家的狗突然狂叫,打斷了他的沉思。
每當他家的狗──宥寬在吠時,不用思索就知道一定是有人來了,他揉了揉發酸的眼睛,略略整了一下儀容,開了門。
「是誰啊……一打清早的!」他抱怨。
黃諒之開了門後,愣住了。在他面前的,是一個美麗的彷彿不是人間之物的女子,一雙黑白分明,清澈水靈的眼睛,還有一身蒼白的衣裳。
「什麼是真的?什麼又是假的呢?」陌生女子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黃諒之對這突然的問題,只能以茫然的表情當作回答。
陌生女子伸出手來,握住了黃諒之的手,黃諒之感受到了一股溫暖,眼前的世界開始糾結,色彩在眼前狂舞。

※※※※※※※※

一陣刺骨的冰涼激醒了黃諒之,他爬起身來,卻發現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周圍林立著廢棄的建築物,空氣中沉悶得像是要凝結了一般,他抬頭看了看天空,暗沉沉的,間歇幾聲轟隆,更增添了詭譎的氣氛。黃諒之疑惑無比,自己在家好好的,卻怎麼突然跑到了這種地方呢?他重重的擰一下自己,會痛,似乎不是作夢。一陣陰風吹來,他機伶伶的打了個冷顫。為了壓抑心中的不安,他四處的走了走,去發覺盡是些段垣殘壁,以及永不止盡的荒涼景色。突然,他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他轉身一看,看到一個衣衫襤褸的瘦高男子,向他走來。
「請問……這裡是哪裡?」黃諒之問道。
「你的衣服這麼上等,你是奈美爾人吧?」那男子咬牙怒道。
「咦?」
那男子抬頭望著天空,喃喃不知唸了些什麼,然後兩行眼淚滑下他的臉旁。突然,他撲向了黃諒之,雙手扼住了黃諒之的頸子。
「我要殺了你!」那男子大聲的叫著。
黃諒之被扼的喘不過氣來,他雙手用力的把那男子推開,那男子倒在地上,卻馬上爬了起來,發了瘋似的咬住了黃諒之的手臂,黃諒之淒厲的慘叫登時劃破了天際。
要是有武器就好了,黃諒之腦中掠過了這個想法。
黃諒之拚命的掙扎著,但那男的卻是死都不鬆口,把黃諒之壓倒在地。「武器!我需要武器……」一陣冰涼的感覺突然出現在黃諒之的手中,黃諒之本能的雙手往上一抬抵抗,卻感受到了溫熱的血液順著自己的手臂流了下去,那男子吐了幾口血,身子一軟,倒了下去。一直到臨死前,他還是充滿恨意的看著黃諒之,像是希望這樣就能殺死黃諒之似的。
黃諒之迷迷糊糊的站起身來,楞楞的看著渾身浴血的自己,卻發覺不知什麼時候,雙手之中已經多了一把匕首,他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那人,噹的一聲!手中的匕首掉在地上,他凝視著顫抖的雙手,上面沾滿了殷紅的鮮血,他跪倒在地,忍不住恐懼的狂嚎起來……
「汪!汪汪!」黃諒之的臉上的臉上被一個溫熱的東西舔著,他悠悠的睜了開眼,看到了宥寬拚命的舔著他的臉,他站起身來,冷汗涔涔而下,適才的情景歷歷在目,好像真的發生過一樣。他四周望了望,那奇異的女子已是杳無蹤跡,心裡突然一陣茫然,像是失去了什麼東西一樣。他凝視著雙手,適才的溫暖還殘留在雙手間,但隨即又想起了剛剛滿手鮮血的畫面,不禁打了個冷顫。
刺耳的手機鈴聲突然想起,黃諒之匆匆跑去接了起來。
「黃經理,今天的重要客戶預定是八點接見,不要又睡過頭了喔。」是他的秘書小紅的聲音。
黃諒之緊張的看了一下時間,卻顯示著是七點半。他隨便的準備了一下,用最快速度衝去了公司。
「那只是個惡夢罷了,別在意。」他對自己這麼說著。
黃諒之在一家建築公司上班,那公司是屬於他叔叔潘承陽的。他叔叔是個立法委員,最近因為要參選市長,沒辦法兼顧公司的營業,所以他全權交給了黃諒之處理,黃諒之的職稱雖是經理,但實際上,大家都把他當董事長看待。
而黃諒之為了報答自己的叔叔,也努力的經營公司,想要幫助他湊足為數膨大的競選資金。
黃諒之雖是盡自己最大努力趕去公司,但到公司時,已經是八點二十分了。他跑到會議室中,小紅和客戶已經坐在那兒好一會兒了。
「抱歉!遲到了。」黃諒之邊喘氣邊說著。
「黃經理,結果你還是睡過頭了。」小紅邊把資料遞給他邊抱怨,「好在今天的客戶是你之前的老師,不然我看你怎麼跟公司交代。」
「小紅,別再責怪他了,他是忙人啊。」客戶出來打圓場。
黃諒之打量著眼前的客戶,雖已邁入了耳順,但仍精神矍鑠。而他也是黃諒之國中時的恩師,後來轉行從事建材方面的工作,開了一家建材公司。
為了報答他,黃諒之每當有大工作時,總是第一個找他合作。
「老師,看你身體健康,真令人開心。」黃諒之笑著說。
「哈哈!別跟我客套了,你是不是又想要跟我單挑了呢?」黃諒之的老師也笑了起來。
「不敢。國中時已輸過一次,現在當然更是不行了。」
國中時,黃諒之誤入歧途,卻沒想到他的老師突然約他單挑,黃諒之本沒放在心上,卻沒想到老師輕輕鬆鬆的就打贏了他,從此以後,黃諒之開始受到了老師的影響,慢慢的轉變。
「當時多虧了老師下手這麼狠,才打出了現在的我來。」
他們倆相視一笑,同時坐了下來。
「言歸正傳,諒之。今天我們是來簽合約的。」
「是的,老師你看看,這條件如何呢?」
黃諒之把合約遞了過去,老師看過之後,點了點頭。
「這可真是一大筆生意啊。我要挪用全公司的資產才負擔的起呢。」
「但是一旦成功,老師你這輩子就不愁吃穿了。」
老師考慮了一下之後,在合約上簽了名。
「好!這筆生意我接了。希望我們能以誠信合作,一起獲利。」
「當然。」
黃諒之站起身來,跟老師握了一下手。接著他就要在合約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但幾滴液體突然從他手上滴了下來,落在合約上。
「咦?諒之你怎麼流血了?」老師關心的問著。
黃諒之不安的望著合約上點點的血,他迅速翻起了自己的袖子。赫然看到了一個深深的齒痕!
他的視線,模糊了起來…..

[ 本文最後由 chase1126 於 06-10-31 03:02 PM 編輯 ]
 
minamike~shared by Nat~20071122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章    扭曲
黃諒之睜開眼來,第一個映入眼中的,是暗沉沉的天空。
「奇怪?我又回到了那個惡夢中了嗎?」他不安的說著。
他站起身來,卻踢到了東西,差點跌倒。他往地上一看,看到了一把染血的劍。
「咦?這麼說的話……
他慢慢的轉身過去,果然,地上躺著一個男子,雙目圓睜的眼神似乎在述說著他對黃諒之的恨意,以及黃諒之是殺人兇手的這個事實。
黃諒之感到恐懼莫名,他拔腿就跑,心裡只想離那眼神愈遠愈好。

就這樣,他在這惡夢徘徊了三天,他的精神也到達了崩潰的臨界點。無止盡的陰森景象以及沉悶安靜,在他心裡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他總覺得四周的建築物會有人突然衝出來扼住他,所以他也不敢睡覺,即使抬頭想找尋著一思慰藉,他也只能看到暗沉沉的天空。
他快瘋了,他知道他再這麼下去,他一定會失去理智。
他握著那把匕首,靠在一面牆上,閉目休息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感覺有人靠近,他舉起那把匕首,就要往前刺。但再看清楚眼前只是個小女孩時,他趕緊止住匕首,但已在那小女孩臉上畫出了一道傷口。
「叔叔不要殺我。」那小女孩驚恐的哭了出來。
黃諒之無力的癱在地上,氣喘不已。
「叔叔,你還好嗎?」那小女孩關心的靠近了他。
「不要靠近我!」黃諒之推開了她。
那女孩倒在地上,大哭了起來。
那個哭聲讓黃諒之冷靜了下來,他不禁責備起自己的神經質。他把女孩扶了起來,不斷的安慰她。
「抱歉。叔叔我剛太粗魯了,小妹妹,妳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那女孩止住哭聲,小小聲的說道:
「這裡…..叫方朱寧。」
方朱寧?這是什麼地方啊?黃諒之不禁這麼想著,但隨即又對自己說:這不過是個惡夢,管它那麼多做什麼?
「小妹妹,這裡很危險,妳怎麼會在這裡呢?」黃諒之親切的說著。
「我不知道。這裡好可怕喔。」那女孩發起抖來。
黃諒之心想:原來她也跟我一樣。
「叔叔,一個人好可怕,我知道出口在那兒,你跟我一起去好嗎?」
「妳知道出口?!」黃諒之激動的跳了起來。
「是啊。」那女孩點了點頭。
「快!妳快點帶我去!」黃諒之拉著她的手,往前跑去。

他們倆作伴走了兩天,黃諒之無微不至的照顧那女孩,那女孩也很開心似的跟著他,每當黃諒之感到四周景色的壓迫時,他就會轉頭看著那女孩天真的笑容,而一切的不安,一下子就會煙消雲散。
他認為是那女孩拯救了快發瘋的他。

這幾天黃諒之也發現了一件怪事,只要他想要某種東西時,想像那個東西的畫面,手中就會出現刺骨的寒冷,東西就會出現。他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但也多虧如此,他的食物才能不虞匱乏。

不斷的往前走著走著,終於,那女孩說,出口到了。
「叔叔,這裡就是了。」她指著一幢高大但顯然已經廢棄許久的建築物。
「終於到了,妹妹妳累不累?」
那女孩搖了搖頭。
「叔叔,你累嗎?要不要我背你?」小女孩天真的對黃諒之說。
「哈哈!妳背不動的。」黃諒之開懷大笑,自從他到這惡夢以來,他第一次展現出笑容。
他跟那小女孩,走近了如墨般的入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知在黑暗中摸索前進了多久,突然眼前一亮,走到了一個天花板中開了一個洞的大房間。
「妹妹,到了嗎咦?」黃諒之回頭想要跟那女孩說話,卻發覺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
他著急了起來,不斷的呼喚那女孩,但卻沒有人回應他。
就當黃諒之要放棄時,那女孩從暗處中走了出來。
「妹妹!太好了,妳平安無事」黃諒之掛在臉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他看到了她身後跟了一個男子,而從其他地方也陸續的走進一些衣衫襤褸的人,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包圍了黃諒之。他們之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小,但他們的共同之處是-那充滿怨恨,令人不寒而慄的神情。
「叔叔,我們要…..殺了你!」那女孩面孔扭曲,這麼說著。
黃諒之覺得他內心深處似乎有某個東西,斷裂了。

滴答…..滴答…..
在黑暗中,黃諒之抱著匕首,縮成一團坐著,身上的血不斷的往下滴。其中有自己的,也有別人的。在不見天日的黑暗中,只聽到他的喘氣聲和血的滴落聲。黃諒之不太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他只記得他拚命的揮著匕首,而且殺了不少人……其中或許也有那個女孩吧。想到這,他縮的更緊了,他不斷的喃喃自語:「不是我的錯……不是我的錯……
黃諒之只能用這種方式來保護快失去理性的自己。
但即使如此,他還是不斷想起他適才自己殺人的觸感,他不禁發起抖來,同時眼神也狂亂了起來,他抱著頭,只覺得好冷…..好冷…..
不知道過了多久,黃諒之始終沒冷靜下來,他想逃,但他不知道能逃去那兒,他就這樣一個人佇立在黑暗中,讓黑暗吞沒了他。

然後,有人走近了他。
「不要過來!」黃諒之發了瘋似的揮著匕首。「為什麼你們都這麼恨我!為什麼你們都要殺我!」他砍到了自己左手,但他毫不自覺。「我要離開這裡!我──要──離──開──」他聲嘶力竭的大喊。
但那人卻毫不畏懼的走向他,把他的匕首拍落。
「沒事的沒事的…..
那是那天早晨神秘女子的聲音…….
她握住了他的手,一股溫暖遞了過來,那是一股足以抹去之前所有事情的溫暖。「沒事的……
在黃諒之的意識模糊前,他又看到了那雙清澈的眼睛。

※※※※※※※※

「黃經理!黃經理!」
黃諒之睜開眼來,看到了小紅跟老師擔憂的神情。
「原來我回來了。」
「咦?黃經理你在說什麼啊?」小紅疑惑的望著他。
「不,我只是做了個惡夢罷了,不要擔心。」
黃諒之坐起身來,不自覺的看著自己的雙手,他的心情很複雜。他不捨著那女子雙手的溫暖,還有那雙令人懷念的眼睛,他有感覺,似乎認識那女子很久了。
但另一方面,他也深深恐懼那個世界,混沌漆黑,又充滿殘酷。他想起了那個小女孩天真的笑容,但那笑容背後,卻有個扭曲的面孔,甚至不惜去欺騙他,只為了殺了他…..
黃諒之忍不住發起抖來,冷汗模糊了雙眼。
「諒之,你臉色好差呢。身體不舒服嗎?」老師湊上前來。
「是啊。我想……我先回去好了。」
「說的也是。」
「不!等一下,小紅,合約拿來。」
「不急,諒之。你的身體比較重要,合約改天在簽好了。」
老師溫柔的話語,黃諒之稍稍好了些。
「不!我不能給老師添麻煩。」
他匆匆的在合約上簽了名,把合約遞給了小紅。
最後,他跟老師握了一次手,轉身離開會議室。

在會議室外,他遇到了另外一位經理,張繼文。這位經理平時是他得力的左右手,但卻是個性太過尖銳,說話不留任何一點餘地。
「黃經理,這合約不能簽。」他突然對著黃諒之說。
「為什麼?」黃諒之頭痛了起來,他現在只想趕快結束對話,回去休息。
「我就是覺得不能簽。」
「為什麼?」
「你只顧著跟你的老師談生意,卻沒考慮到其他廠家的條件好不好。」
「我看過了。雖然利益很重要,但誠信更是必須的,跟我的老師做生意,我比較放心的下。」黃諒之耐著性子回答他。
「不!你只是被私情所蒙蔽,你因私廢公,是個差勁的決策者!」
「住口!」黃諒之大吼。
全公司的人被黃諒之這吼聲震懾住,在他們的印象中,黃諒之是很少大吼大叫的。
「張經理,請你說話有分寸,不要忘了你的身分。」黃諒之冷冷的說。
「我只知道,我的身分跟你一樣,都是經理。」張繼文瞪著他。
「很好……」黃諒之語音帶著一絲顫抖,「很好……
全公司鴉雀無聲的看著這兩人,甚至有人緊張的把茶翻倒了而不自知。
「從今以後,你不再是經理了。」黃諒之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說著。
「是嗎?」張繼文的眼中,閃過一絲危險的光芒,「你總有一天會對這個決定後悔的,相信我。」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忙的不可開交,為了這件創業以來最大的事業,全公司的人力、物力,幾乎都投資在其中了。為了方便管理,黃諒之開了一個戶頭,把所有的開銷收入都歸納在這戶頭中。他的老師也找到一間大倉庫,把所有材料都屯放其中。
事情很順利的進行著,而這段時間黃諒之卻再也沒有做過那個怪夢了。
就在即將成交時,黃諒之卻發現本來應該放在保險櫃中的合約書,卻已是不翼而飛。他原本以為是自己隨手一擺不知放那兒去了,但直到他翻遍整個辦公室後,他依然沒有找到。
「奇怪……到底在哪兒呢?」他喃喃自語著。
這時,小紅突然闖了進來。
「黃經理,不好了!」
「怎麼了嗎?」
「張經不!張繼文他擺了一封辭職信在他桌上,然後就走了。」
「喔……」黃諒之不禁有點愧疚,那天,他是因為那個怪夢,所以心情十分煩躁,才會一時衝動做了如此的處置。他嘆了口氣,「他還有留什麼話之類的嗎?」
「呃……」小紅吞吞吐吐的樣子,令黃諒之感到奇怪。
「算了。小紅,妳有看到合約書嗎?」
「咦?合約書不見了嗎?」
「是啊。」
「太奇怪了吧。我把合約書拿去備份了好幾份影本,可是今天我發現,那些影本也全都不見了,我還在想是不是經理你拿走了呢?」黃諒之心裡掠過一陣不好的預感。突然,會計主任砰的一聲推開了門。
「黃經理!我們戶頭裡的錢,全沒了!」他氣急敗壞的大喊。
黃諒之腦子裡嗡嗡作響,沒了?全公司五分之四的資產,沒了?
「他們說,有一位我們公司的人,在早上告知了密碼,並且全領走了。」
黃諒之思索著,密碼應該只有少數人知道才對,其中一個想法突然浮現,他趕緊衝到張繼文的辦公桌那兒,拆開了那封辭職信,裡面除了敘述他要辭職外,只有一句話──你一定會後悔的。
砰的一聲!黃諒之一拳重重的打在他的桌子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黃諒之心情煩悶的走在街道上,他不斷的盤算怎麼彌補這個失誤,但在設想各種可能的方法後,他放棄了。
「金額實在太龐大了……」他無奈的對自己說著。
如果可以的話,他還真想把張繼文砍的碎碎的,然後再丟到海浬去。現在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他必須親自去向潘承陽叔叔報告。他轉過方向,朝向他叔叔的住所走去。
微風陣陣的吹來,舒服的令他惡劣的心情稍稍好了些,春天大概到了吧。但風突然停止了,一陣異樣的感覺襲向他,周遭雖然有不少的行人,而且也聽的到他們的聲音,但黃諒之卻感覺有一曾隔閡出現在他們之中,那種不協調感,就像他跟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一樣。
但在他們之中,一個白衣女子緩緩的走來,黃諒之之前遇到這麼多的怪事,追根究底,都跟這女的有關,他是應該要跑的,但不知為什麼,他卻向她走了過去。
「我的名字,是夢真。」夢真清澈的眼睛注視著他,握住了他的手。在一股溫暖中,黃諒之閉上了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祈禱
黃諒之睜開眼來,第一眼映入眼簾的,是夢真的臉龐。他嚇得從床上坐起身來。
「咦?你醒了?」夢真用她鈴鐺般的聲音說著。
「這裡……是哪裡?」黃諒之用著戒備的神情打量四周。
「這裡?算是我家吧。在方朱寧跟奈美爾的交界處。」
黃諒之看著眼前的夢真,夢真是個清麗脫俗的女孩子,美麗的幾乎令人目眩,她穿著一件水藍色的袍子,腰間繫著一條皮帶,上面插著兩把匕首。
黃諒之看著週遭,這是個破爛的建築物,但卻不知為什麼十分的明亮,房間裡有著一些簡陋的裝飾品,只有三隻腳的桌子上擺著一個破爛的花瓶,牆上掛著一面缺了一大片的鏡子,還有幾幅難看的畫,而最令黃諒之訝異的,是在房間角落裡,一架彷彿鋼琴的東西。
「那是鋼琴嗎?」黃諒之問。
「是啊。只不過已經不能彈了。」夢真用惋惜的表情說著。
「妳的名字,是夢真嗎?」
「咦?你怎麼會知道。」夢真一副吃驚的表情。
「妳為什麼要把我帶來這兒?」
「因為那時你很虛弱,身上又沾了血,而且──」
「不!我的意思是,妳為什麼要把我帶進這個夢?」
「抱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夢真疑惑的看著他,黃諒之低頭沉思著。
「所以……妳跟突然出現在我家的,是不同的人囉?」黃諒之做了推斷。
「我還是聽不懂……」夢真表情更加的疑惑。
看到夢真疑惑的表情,黃諒之更確信了自己的推論。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夢真問。
「我嗎?我叫黃諒之。」
「我以前見過你嗎?」夢真注視著他,「我總覺得……好熟悉。」
「我對妳……也有這種感覺,我們認識嗎?」
夢真沒回答,而黃諒之也不再問。接下來的時間,他們之間沒有任何一句交談。疲倦的黃諒之,忍不住躺下閉上了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到他再度睜開眼時,天已經黑了,身邊也出現一些陌生的人,他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你們是些什麼人?」黃諒之不安的問。
「喔?你醒了。」一個笑容滿面的人靠近他,「我是夢真的朋友,我叫既魰。這是我的寶貝老婆,名叫篠虹。」他摟著一位漂亮女子,接著,又指了一下角落,「那位個性陰沉的人叫呈佯,雖然話不多,但人很好。」既魰比手畫腳的講著,看的出他是個活潑的人。黃諒之看著角落的呈佯,呈佯也恰好在此時看了他一眼,黃諒之不禁被他的異於常人的眼神嚇了一跳。
「你叫做黃諒之吧?你跟夢真是什麼關係?」篠虹饒有興趣的看著他。
「呃……」黃諒之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之後,他們又不停的問了許多問題,令黃諒之煩不勝煩。不過,那個叫呈佯的倒是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說,可是黃諒之卻注意到,他的眼神很冰冷。隨著他們的問話,黃諒之也暗暗的鬆了一口氣,他本來還以為,那個小女孩的事件要重演了。
「請問,夢真在那兒?」黃諒之問。
「這個時間,她應該在屋頂吧?」

黃諒之踏著破爛的樓梯走向屋頂,一眼就看到夢真跪在中間,雙手合十,沐浴在星光下,閉上眼不知在說些什麼,黃諒之走近她身邊。
「妳在祈禱什麼?」他問。
「我在祈禱這是個噩夢。」
黃諒之愣了一下,因為這兩句話他似乎在那兒聽過。
夢真站了起來,拉著他走向屋頂邊緣,黃諒之又感受到了那股溫暖,不過這一次他的意識並沒有模糊。
他們一起向下俯視,在一片漆黑中,他們看到了點點的燈光鑲在其中。
「妳剛為什麼要祈禱呢?」黃諒之問,但夢真沒回答。
「很美吧。」夢真指了指下面。
「是啊……」黃諒之附和著說。
「但你又怎麼知道,在下面的燈火旁,有多少是快凍死的,有多少是在煮著根本不能吃的石頭,甚至是在焚燒親人的屍體呢?」夢真說著說著,難過的低下了頭,黃諒之震驚的啞口無言。
「在方朱寧跟奈美爾之中,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與事。奈美爾的環境較好,食物也較多,所以就把方朱寧的人當畜生看待,把他們抓去虐待或是當作奴隸。方朱寧人為了生活,只好欺騙、搶奪、設計自己身邊的人,只是為了能活下去……,所以,方朱寧充滿了混沌還有悲傷。」
黃諒之腦中閃過自己在這夢中發生過的事,登時恍然大悟,原來之前那些人充滿恨意的眼神,就是因為以為他是奈美爾人。
「所以。妳才祈禱嗎?」黃諒之問。
「不是。」她搖搖頭,「我從小在方朱寧長大,看過太多事情,所謂祈禱,根本就不能改變什麼。」
「那妳又為什麼要祈禱?」
「我只是希望能改變什麼,所以才祈禱。」
黃諒之看著身旁的女子,說不出話來。
夢真轉頭向他笑了一下,「不過說來也好笑,我希望這是個惡夢,但是什麼是美夢我卻想像不出來。」夢真嘆了口氣,「所以,所謂的現實,就是無法改變的。」
「妳過的很難過吧?」黃諒之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嗯。」夢真直率的點了頭,而她雖然紅了眼眶,但她沒哭出來。「諒之……
「嗯?」
「我啊殺了我爸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章   對錯
「啊!」在那一瞬間,黃諒之以為他聽錯了。
「我爸媽在方朱寧生下了我,讓他們本來困苦的生活顯的更加的拮倨,但他們從不顯露出來,在我六歲之前,他們盡心的照顧我,讓我享受了家庭的溫暖。」夢真邊回憶邊幸福的笑著,「那時多快樂啊……一起去找食物,一起去戲弄奈美爾人,互相照顧安慰,即使方朱寧充滿殘酷,我仍天真的不以為意。」
「但好景不常,在我六歲時,奈美爾大舉入侵,把本來就很少的食物給搶光了,我們家登時陷入了困境,一連餓了四天,週遭的人一個接一個的死去。而當有一天我醒來後,發現爸媽不在自己的身邊,我以為自己被拋棄了,而這種事在方朱寧已是司空見慣。那時又下起雨來,我就一直待在原地,淋著雨,直到不支倒地。」
「那時真有死了算了的感覺,但我畢竟沒死。幾天之後,爸媽帶著滿身的傷回來了,發著嚇死人的高燒,直喊著好餓好餓……
「雨不停的下著,我不眠不休的照顧他們,但他們情況卻漸漸惡化,意識也逐漸模糊。而在一天晚上,事情就這樣發生了。他們把我綁了起來,用混亂的眼神看著我,一副要吃人的可怕表情。媽媽生著火,爸爸拿著一把破刀向我走了過來,我害怕莫名。我心裡突然明白,爸媽是想把我吃了,把我這個親生女兒吃了。這時,我也不知道那兒來的力氣,我掙脫了束縛,但爸爸已經撲了上來,緊緊的咬住我的手臂不放,瘋狂的似乎不像個人類。害怕的我,搶走了刀子,猛一下就……
一陣冷風吹來,黃諒之抖了一下。
「等我回過神來,爸媽都已經倒在血泊中了。我撲在他們身上,嚎啕大哭著。媽媽笑著摸了我的頭,流下眼淚,她說:『妳要好好活下去,夢真……』直到死前,她不斷流著眼淚說著對不起,還有……我愛妳……
夢真痛苦的蹲在地上,身體不斷顫抖,但她還是沒哭出來。
「在那之後,我就不再哭了。我發誓除非有更難受的事,否則我絕不再哭了。諒之……你覺得什麼是對,什麼又是錯呢?」
「呃…………」黃諒之答不出來。
「你或許會覺得殺人不好,吃人不對,是件錯的事。而我也不喜歡,但我如果承認這是件錯事,就等於責備我死去的爸媽,否定他們最後的眼淚,以及他們最後的話語,還有,也否定了我。所以,根本就沒有對錯可言,那只是我們人自己拉起的分界線。如果在一開始,我們就定義殺人事件對的事,吃人是好的,所有現今應該做的事都是錯的,那麼世界就會完全改觀吧?而所謂的對錯,又該怎麼評定呢?」
「嗯……」黃諒之努力思索,至今建立的價值觀被完全顛覆,使他想反駁,但是夢真的話又無可辯駁。「可是對的是應該是大部分的人都會做的,所以才──」
「在方朱寧,大部分的人,都殺過人。」
黃諒之倏然閉上了嘴,他的腦子混亂無比,而其實他也知道,並不是大部分的人做的事就是對的,所以說不定,至今他所做的,都是錯的。
「而我就是因為不明瞭對錯,才無法想像出美夢為何,但應該是個很純粹….又很美的世界吧?」
夢真向黃諒之笑了笑,那是個令人看了為之心酸的悲傷笑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那一夜,黃諒之腦中不斷迴響著夢真的話,失了眠。

隔天,他被夢真叫醒,夢真笑著說她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什麼主意?」黃諒之揉著睡眼,打著哈欠問道。
「就是讓方朱寧的人團結起來,共同對抗奈美爾的方法。」
「妳要怎麼做?」
「嘿嘿嘿……」夢真笑了笑,沒回答他。
「各位請肅靜!肅靜!」既魰對著眼前的群眾大喊。
觀眾的目光,聚集在台上的黃諒之上。
「感謝各位的到來。」夢真徐徐的說著,「在很久之前,有人曾預言,方朱寧的人將會陷入黑暗,過著不是人過的生活。」「而這些,也都應驗了。但是那人也說了,這一切都是夢,一切都是一位夢之神所創造的,而在之後的某些日子,夢之神會降臨方朱寧,拯救我們,讓我們從惡夢中醒來。」
「他現在,就站在你們面前!」夢真指著黃諒之,大聲說著。
群眾沉默的盯著黃諒之看,那些目光讓他十分的不自在。過了一段時間後,群眾開始竊竊私語。
「他是夢之神,就憑那模樣?」
「什麼預言啊?第一次聽到。」
「他X的,如果這世界真的是他創的,我就要殺了他。」
「請大家安靜!」篠虹喊了一聲,但沒人理他。一個長相粗壯的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一把抓起篠虹,惡狠狠的說:「你們是不是奈美爾的人!又想跑出來玩什麼詭計了?」
這句話起了極大的效應,場面登時升起了一股騰騰的殺氣,所有的人怨恨的瞪著夢真一行人。
啪的一聲響,那男子痛的放開了手,哇哇大叫。篠虹手中拿著一條鞭子,冷冷的說:「除了既魰,沒有其他人能碰我。」
「你們果然是奈美爾人,大家上,殺了他們。」不知是誰,突然這麼喊著。
既魰拿出一支長槍,呈佯拔出一支長劍,夢真則是從腰間拿出兩把閃亮的匕首,雙方對峙著,場面一觸即發。
「你們該不會是真的要殺起來吧?」黃諒之不安的問著身邊的呈佯。
「廢話。」
「可是他們都是無辜的人啊。」
「你真的很令人厭惡,你知道嗎?」呈佯瞪著黃諒之。
黃諒之錯愕無比,這時,既魰的長槍橫掃,登時三四個人飛了出去,篠虹跟在既魰身邊,配合著他的槍法,不斷的舞著長鞭,他們倆不用多久就在人群中清出了一片空地。
夢真則是以閃電般的速度衝入人群中,兩把匕首上下揮舞,通常敵人都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就倒下了。
雖然他們三人實力高出對方甚多,但他們都手下留情,不傷任何一人的性命。但呈佯就不是如此了,要不是黃諒之一直在旁邊阻止他,他大概已經殺了十來個左右。
「黃諒之,你再阻礙我,小心我對你不客氣!」呈佯的劍抵在黃諒之的胸口。
「我還是覺得這樣不好!」黃諒之大喊,身體因為害怕而顫抖著。
「滾開!」呈佯一腳把他踢了開,手舉著劍,就要往身旁的人刺下。眼見就要透胸而過時,突然一陣白光耀眼,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
原來黃諒之在情急之下,靠想像製造了一個聚光燈,在一向暗沉沉的方朱寧,聚光燈的光顯得格外的明亮。所有人驚訝的看著籠罩在光中的黃諒之。
「各位鄉親父老,請大家冷靜一點,這只不過是一場誤會。」黃諒之向群眾開了口。
「你你真的是夢之神?」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聽到別人這麼問,黃諒之下意識的就要拒絕,但轉念一想,如果他否認了,他們說不定又會打起來。
「是,我是。」黃諒之點頭承認。
群眾瞬間騷動了起來,黃諒之無助的看著眼前的人,突然發覺夢真在人群中,看著他笑得很燦爛。黃諒之不禁想:夢真似乎早就料到會變這樣了。
「口說無憑,請你證明給我們看!」之前的那個男子,又跳出人群,指著黃諒之說著。
「請問貴姓大名?」黃諒之問。
「鍾和肯。」
「嗯讓我想想……」黃諒之沉吟著,想著要變出什麼東西,接著他看到了眼前一個枯瘦如材的小孩子,他明瞭了這些人最需要的是什麼。
一大堆的食物突然出現在大家面前,大家不禁噫了一聲。
「大家別客氣,儘量吃吧。」黃諒之笑著對大家說。
但他卻發覺大家都沒有任何動作。
「咦?大家怎麼了?」黃諒之不安的問,他以為他做錯了什麼。
但突然咚的一聲響,鍾和肯帶頭跪了下去,有如浪潮一般,群眾一波波的跪了下去,在一片伏地的人中,黃諒之昂然的站著,全身閃著金黃的光芒,就好像真的神一樣。
夢真看著這一切,一抹微笑出現在她白玉般的臉龐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夢真,妳是不是早就料到會變成這樣?」黃諒之問。
「嘻嘻我那裡像咱們偉大的『夢之神』一般,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呢?」夢真頑皮的笑著說。
現在的時間已是深夜,黃諒之來到屋頂,在夢真祈禱完後,他忍不住問了早上的事。
「別再叫我夢之神了,我並不是。」
「那有什麼關係,大家認為是就好了。」
「唉就是這樣才糟糕。」黃諒之嘆了口氣。
在那個早上之後,只要有人看到黃諒之,就開始跪下膜拜。甚至連既魰跟篠虹,也都認為他真的是夢之神。黃諒之費盡唇舌,好不容易才使他們從深信不疑變為半信半疑。
「對了,為了答謝你,這個送你。」夢真遞了一個東西過來,那是一個酷似花朵的石頭,上面帶著些微溫。
「這是什麼?」黃諒之問。
「我爸媽在5歲時送我的生日禮物。」
「咦?!那我不能收,這對妳應該很重要吧?」
「嗯。但我就是覺得你應該收。不要拒絕,好嗎?」夢真握住了他的手,把他張開的手合了起來,黃諒之又感受到了夢真手中的溫暖。
他們相對無語,一起看著底下的方朱寧。
「夢真,這是我的回禮。」黃諒之笑著說。
突然,一架鋼琴出現在他們面前。夢真高興的跳了起來,雙手抱住鋼琴。
「諒之,鋼琴!鋼琴耶!」夢真像個孩子似的跳上跳下。
「嗯。」黃諒之微笑著看著她。

那一晚,方朱寧天上傳來了天籟般的聲音,其中有夢真的琴聲,篠虹的歌聲,還有既魰和呈佯的笛聲。
第一次,黃諒之不再害怕方朱寧這個地方。

隨著時間的進行,夢之神的信徒愈來愈多,而方朱寧的人,也因為黃諒之,生活不再痛苦。在夢真一行人的帶領之下,方朱寧與奈美爾爆發了幾場小型的戰役。
每天晚上在夢真祈禱完後,他們都會開一場小型的演奏會,那一段時間,是黃諒之一生中最平靜的時候,他有時甚至會慶幸自己來過方朱寧,因為來過,所以才能遇見夢真他們。
只是,他錯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2-18 17:37 , Processed in 1.35760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