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禁忌の羽翼 

[複製連結] 檢視: 2609|回覆: 4

發表於 06-10-30 19:58:09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禁忌の羽翼 <<第一部>>                     

江湖傳聞,在北方的闇邪山上住著一位嗜血的邪魔,經常無故傷害百姓、破壞村落,村子裡的居民不分男女老幼,無一倖免!只剩下一個村落還好端端的,原因無他,只因此處住著一位天使───白翎,在村落的四周佈下了結界,使得妖魔鬼皆無法靠近,只好個個無功而返,回去見他們的大姊───黑羽,等著挨揍……

「嗚~~」

「伊~~」

「啊~~」

「哦~~」

「全世界最漂亮的羽姊!!拜託妳!饒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我一定會………哇……!!」話未完,此"下等小妖"已向後飛去,成了牆上的一幅圖畫…

「拜~託~!這是你"上次"的台詞耶!換一句吧!都過期了!」黑羽滿臉不爽的說

「可…可是……那邊有個叫做…白翎的…天…天使…!他在四周布了結界,我們過不去啊……!!」說著說著,此"下下等小妖"已成了牆上的另一幅圖畫……

「真是的!怎麼不早說嘛!!害我家的牆上多了這麼多沒品味的裝飾品,討厭!!」黑羽再度不爽著,但念頭一轉,心想:

「非得把這村落攻下不可,否則我必然會成為眾人的笑柄,不行!我絕對不容許這樣的是發生!!(自尊心超強的黑羽!)」於是黑羽便轉過身去,對其他的小妖說道:

「群魔聽令!…」

「是!」小妖們立刻立正站好,準備報數,他們都很清楚──要是黑羽生起氣來,可不是鬧著玩的!!

「全部準備……在家裡看家!!」黑羽接著講下去

「………」小妖們無言以對…

「反正你們又進不去,還跟來幹麻?礙手礙腳的!我自己去就好了!Bye Bye!!」黑羽振翅飛去

「拜…拜……」小妖們有氣無力的回應著

===================我是分格線~~===================

快到村落時,黑羽便飛進樹林裡,心想:

「還是用走的過去好了,才不會嚇到太多人!(看我多好心啊!)」嗯!就這麼辦吧!

但黑羽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她一身黑的服裝以及她背上的那一對翅膀,就擺明了是在告訴大家:「我是惡魔!」嘛!!

黑羽壓根沒想過這回事,就大搖大擺的進了村子。

村民們一點也不驚訝,他們以為白翎的法力很強,沒有任何妖魔有辦法靠近他所佈下的結界,更別說是走進來!所以他們只是將黑羽當作一個奇怪的小孩罷了。

啊!看到了!那個白衣男子就是白翎吧!走!去找他去!

「喂!天使!」白翎聞言轉身,隨即對上一對俏麗的大眼。

「請問…有什麼事嗎?」白翎一邊問,一邊端詳著眼前的這位黑衣女子。

血紅色的雙瞳、帶著邪佻笑意的臉、性感的唇辦、如黑瀑般宣洩而下的及腰長髮以及那尖尖的耳朵和黑色的羽翼………

「我叫白翎,請問妳是……?」

「黑羽;我是來叫你撤除結界的。」

「不可能!我的結界是用來保護村人不受妖魔鬼怪侵襲的,怎能說撤就撤呢?」

「不受妖魔鬼怪的侵襲?那我怎麼會在這?」

「妳是個人類,當然進得來啊!」

啥?竟敢說我是個人類!?

「你不想活了是嗎!?竟然說我是人類這種弱小又低等的生物!你知不知道這樣我很丟臉啊!?」大怒

黑羽振翅飛起,對白翎怒道:

「我可是堂堂的魔界皇子耶!!你把我當成什麼了呀!?一個普通的人類嗎?別笑死人了!」話落,飛出結界,消失。

徒留一地的黑色羽毛,是她來過的證據……

拾起其中的一根羽毛,白翎愣住了

黑色的羽翼……魔界皇子……?

也不管議論紛紛的村人們,白翎逕自展開雪白的雙翅,往位於村子郊區的家飛去,村人們又是一片嘩然…

夜晚來臨,白翎頭一次嚐到失眠的滋味……

把玩著手中黑色的羽毛,他想了很多……

……黑羽…她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隔天清晨……

黑羽集合了所有的各種妖魔鬼怪……

「群魔聽令!我將前去敵方陣營,暫時沒空管你們,所以從現在開始放假,至於放到什麼時候……等我事情辦完了再通知你們回來上班,有問題嗎?」

「沒~有~」

「那…我先走囉!Bye!!」

小妖們可樂了!居然還站在門口列隊歡送呢!

「真是群可愛的傢伙!」輕輕的笑著

不一會兒,便到了白翎所在的村子

「咦!?白翎跑到哪裡去啦?」

正好對面走來一位"路人甲",黑羽一把將他抓住,問道:

「白翎在哪裡?」

「在…在他家裡…」

「他家在哪?」

「在村子的邊…邊緣……」

「嗯!很乖!我就放你走吧!」

「謝……」

黑羽一放手,路人甲便以火速落跑了…

「真是的……我有那麼可怕嗎?」

一邊念著,一邊往白翎家飛去……

白翎正坐在窗台上玩弄著黑羽掉落的羽毛…

「這羽毛…黑得可真漂亮啊……」不禁讚嘆出聲

「唷!一大早就有人在想我呀!?真是感激不盡!!」

「嚇…!妳怎麼在這裡!?」跌坐在地上,望著從屋頂上倒吊而下的黑羽

「來找你啊!」順勢翻身而下

「找我?」坐回窗台上

「嗯啊!昨天的事還沒講完呢!」

「就繼續吧!啊!你要不要進來坐?」離開窗台,讓出空間

「喔!好啊!」由窗口跳入,「對了,你們村子裡到底有多少人啊?」

「村子裡?不到一百人啊!」

「不到一百人!?那怎從這裡看起來那多?」指著窗外

只見窗戶邊、門口、任何有縫細的地方都"塞"滿了人,原來是剛才的路人甲去跟大家通風報信的,大家都想知道昨天那位『美麗的皇子』是來做什麼的……

「呃……我們去外面談好了…不然我擔心他們會把房子擠爆……」三條…

「……也對………」點點點……

「就到廣場去吧!」

「可是…要怎麼出去啊!?把他們炸掉,再踩著屍體出去?好像蠻不錯的!^_^」

「妳很暴力耶!」轉頭又對村人們說道:「嗯…各位先生小姐們,麻煩讓個路好嗎?」

原本站在窗口的村人們立刻往兩邊"閃"開,深怕一個不小心什麼事沒弄好,就被黑羽拿回去當地毯了…

「哇靠!低智商生物果然很聽話!」

「什麼叫"低智商生物"啊!?」

「就是指人類嘛!!連這個也不懂!」

「咦!!為什麼?」

「因為連我們魔族智商最低的也不過170而已,我查過資料了,人類居然還有30的!!那還不叫低智商生物嗎?」

「這麼說好像也沒什麼不對……那…妳呢?」

「我?210啊!你應該也差不多吧!還有,我們到底要不要出去啊!?」

「哦!對哦!我都忘記了」

「真是……」換我三條線了…

「那…走吧!」

「廢話!」

說完便飛出窗外,往廣場飛去

而不會飛的村民們只好用〝小跑步〞跟上……

廣場很快就到了,村民們在廣場中心圍成圓圈狀,讓黑羽他們降落在其中

「好了!我們繼續吧!撤結界,要還是不要?」

「不~要~」耍賴~

「你……」冷靜!冷靜!

「我什麼?」裝傻

「…確定不要?」在手中凝聚起充滿邪惡氣息的黑色光球,冷笑著

「如果我說是呢?」

「那你就……自己看著辦!」

說完之後,黑羽便將光球往白翎身上扔去,白翎往旁邊閃開,光球撞到結界,反彈至一間草屋,剎那間,原來草屋的位置只剩下一堆灰燼,村人們被嚇到,全進屋裡避難去了,頓時,偌大的廣場上只留下一男一女,一黑一白的身影互相注視著……

「呿!太可惜了!居然沒打中!」好浪費呀~~

「哇!要是真的被打到可就不得了了!!」飛起

「你也知道喔!?要不要試試看啊!?」跟上

「謝謝!不用了!」

這時剛好有個〝不知死活〞的小孩走了出來……

「嘿!正好有個〝目標〞來了!!」一臉興奮貌,重新在手中凝聚了一顆光球,準備將之丟出

「住手!!」白翎趕緊用自己的翅膀包圍住黑羽︰

「要打,就打我吧!」

「哇……你…你不要突然冒出來啦!!」

黑羽說完後,便硬生生把光球收回體內,柔軟的身子一陣顫抖,接著便整個癱軟,垂直向下墜落,白翎一驚,立刻向下俯衝,趕在黑羽美麗的臉與堅硬的地板kiss之前將她救了起來,原先躲在屋中看好戲的人們一見到黑羽墜落下來,便又鼓起勇氣,從屋中走了出來……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因為…你的翅膀好美……要是破了個大洞可就難看了……」闇黑色的羽翼逐漸轉為透明……★<註1>

「……妳真傻……」望著她逐漸消失的羽翼,白翎惋惜著…心疼著………慢著!心疼!?我在發什麼神經啊!?又望了望懷中的黑羽,發現她早已陷入昏迷,白翎下意識的展開雙翅,正準備將她帶回家,好好調養一番之時……

「白先生,請先等一下!!」村長喊道

白翎轉過身,挑了挑眉,算是無言的詢問

「請問…你要將這邪魔帶到哪去?」

「當然是帶回我家啊!」這還要問嗎?

「可是……她是邪魔耶!!」

「不管她是邪魔還是其他的什麼東西,只要她現在是傷者,我就會帶她回去治療,其他的事等她復原之後再說吧!我先告辭了,村長先生!」說完便頭也不回的振翅飛去

「喂…!白………算了,真是的,飛那麼快做什麼啊!?又不是房子被燒了……」

誰曉得村長無心的一句話,竟成了日後白翎家的真實寫照………

★<註1>神族和魔族等有翅膀的族群,在受傷或很虛弱之時,背後的翅膀會逐漸轉為透明(依受傷程度而定),復原後會再長出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希我 於 06-11-12 10:1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禁忌の羽翼 <<第二部>>

禁忌の羽翼 <<第二部>>                     

回到家後,白翎將昏迷不醒的黑羽安置在柔軟的床舖上之後,便找了張椅子坐在床邊,看著黑羽,思考著他們的相遇,以及他們的未來會如何發展……想了很久,他赫然發覺自己已不可自拔的喜歡上她了!!!但是他們其中一人必須捨棄自己的族群,否則…是不可能會有結果的……

而且…他也不知道她是否也有相同的感覺………


當天使來到人間,漸漸的…也成了一個普通的人…

也會哭,也會笑,也會憤怒,也會墜入愛河…

但戀愛這種事是無法控制的…

這場禁忌的愛戀也不是我所能選擇的…

不過…如果重來一次,我想我還是會愛上她的……


入夜之後,黑羽才悠悠醒轉過來,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熟睡的白翎,忽然想起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白痴……」幹嘛要救我啊!?

「………黑羽……」白翎突然叫了一聲

「什麼啊!?居然會說夢話!真是個可愛的傢伙!!」黑羽溫柔的撫著白翎銀白色的髮

「……我…好喜歡妳……」白翎又突然冒出一句話

黑羽的臉『刷』的一下變紅,忍著很想用力打下去的念頭,仔細的看著眼前的他

銀白色的及肩中長髮、全白的法袍、雖是蒼冰色卻很溫柔的雙眼,黑羽不禁看得入迷了……

過了一會兒~~

「喂!不要在我身上睡死啦!!很重耶!!還有,有沒有東西吃啊!?我快餓死了!!」

「哼?哦!我知道了!!」馬上爬起來,深怕壓傷了最愛的她(希︰好像有點太肉麻了…)

「喂!我問你哦!你…知不知道你會說夢話?」

「咦!?有喔!?以前不會的啊!!」

「那…你剛才夢到了什麼?」

『糟了!一定是剛才講出來了!!啊~不管了!豁出去了!!』白翎心想

「妳啊!」低下頭,等著一頓痛扁伺候,沒想到竟然什麼事也沒發生!

白翎抬起頭,望著黑羽,心想︰「怎麼沒被K?」,而後驚訝的發現,黑羽竟溫柔的看著他!!!

「你還記不記得你那時說了什麼?」

「我…說了我喜歡妳……」這該不會是所謂〝暴風雨前的寧靜〞吧!?

「我知道…」

「那……」真的豁出去了!

「妳………」

「OK!我懂你的意思,我先給你我的回答,免得再講下去就尷尬了!>////<我的回答是︰好,我同意!」^_^

白翎呆了一下,一分鐘後才會意過來,高興得簡直要飛起來了!!(黑︰他本來就會飛啊! 希︰只是比喻嘛!!)

「走!我們出去慶祝一下!!」興奮地牽起黑羽的手

「可是……」似乎有些猶豫不決

「怎麼了?是不是又有哪裡不舒服?」擔心的問著

「沒有啦!只是我現在又不能飛,用走的又很慢…」

「這妳不用擔心,我有辦法!」說完便一把抱起坐在床上的黑羽

「你…你幹什麼啊!?」黑羽的臉迅速變紅

「帶妳出去玩啊!你不要哦!?」裝傻

「要去哪裡啊?」

「嗯……啊!有了!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摘星祭』,村子裡有舉辦慶典,還有夜市,一起去逛逛吧!!」

「咦!慶典!!夜市!!帶我去!!」拉著白翎的手,興奮的前後搖晃

「妳也太興奮了吧!?」真可愛

「可是…夜市耶!!人家都沒去過,只從很遠的地方看過而已……」

「等一下不就要去了嗎?我先帶妳飛到那附近,再用走的過去。」

「嗯!走吧!」

「那…妳要抓緊喔!免得掉下去。」

「喔!好像很好玩耶!第一次被人家這樣抱著飛!」

不知不覺中,白翎已飛出窗外,待黑羽發現時已是幾分鐘後的事了……

「咦!?已經離開家了哦!?我怎麼都沒發現!?」轉頭看向另一邊︰

「哇!我看到夜市的燈火了!!好亮喔!!翎你看!」

「我…已…經…看…到…了……」喘了口氣,接著說︰

「拜託妳不要一直動來動去好不好?要是被妳弄到〝墜人〞就好笑了!」

「對不起嘛!!人家太興奮了……」一臉無辜樣

「…算了,下次小心點!」

「是!」

看著黑羽逗趣的模樣,白翎不禁笑了起來,黑羽也和他笑成一團,兩人就這樣笑著到達目的地──夜市……的附近

「從這裡開始就用走的吧!」

「啊~可是……被你抱著很溫暖耶!!」

「總不能抱著妳逛夜市吧!?那要怎麼玩?」

「對厚!」自己跳下,並拉著白翎的手︰

「快走吧!!」

「嗯!」微笑著回應

「喂!!等一下!!」突然想起重要的事…

「什麼事?」

「那你的翅膀怎麼辦?」

白翎彈了一下手指,賊笑道︰「什麼翅膀?」

只見純白的羽翼逐漸轉為透明,最後消失不見

「原來你會這一招喔!?都不跟我講,害我白擔心半天!>︿<」

「嘻…對不起嘛!!我也是剛剛才想到的啊!」

「好吧!原諒你!不過…等一下你要帶我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OK?」

「嗯!當然好囉!」

「快走吧!!」

黑羽和白翎手牽著手,像單純的小孩一般,興奮的往夜市跑去,雖然一白一黑的兩人非常顯眼,但由於夜市裡的人很多,並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兩人完全放鬆,玩到半夜……

回到家後………

「呼~累死人了~~」攤在白翎床上

「你要睡這喔!?」

「嗯………Zzz……」

「睡著了啊!?」跟小孩子一樣

白翎只好再變出一張床,躺上去………不一會兒,也進入了夢鄉………

早上……

白翎一醒來,在半睡半醒之間感覺到──有人在自己身旁,仔細一看…

「原來是黑羽啊!」

又想了想…

「黑羽!?」

「嗯~一大早的~~叫我幹麼啊!?~~」濃濃的睡意

「妳…妳怎麼會在我床上!?」

「因為…你的床看起來比較溫暖嘛!所以不知不覺就………Zzz…」

「咦!?又睡著了呀!妳是豬哦!?」輕戳她的額頭

「唔!才不是哩!……」皺了皺眉

「好啦!不鬧妳了,那我出門囉!」輕吻上她的額

「嗯~Bye~Zzz」

當日午時………

白翎坐在村長家裡和他聊天……

「白先生,一個上午跑那麼多地方,真是辛苦你了」

「哪裡,應該的!!」

………過了許久………

「白先生,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

「嗯…好像是東西燒焦的味道…」有股不祥的預感…

「村長,請稍等一下。」

白翎口中念念有詞︰

「受我之招聽令──風兒,發生了什麼事嗎?」

『…失火了……』

「地點?」

『…你家……』

「什麼──」理智瞬間斷裂

白翎轉過頭,對村長說道︰

「村長先生,我有點急事,先告辭了。」

「嗯!下次有空再繼續聊!」

不待村長答覆,白翎早已心急如焚的往家的方向飛去……

「黑羽,妳可千萬不能出事呀!!」低聲念著

想到這裡,白翎就飛的更急了……

到了家屋附近,只見原本的屋子早已化作一團火球,而屋子邊圍了一群拿著火把的村民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呀!?」白翎怒道,並施法將房屋復原

「我們要殺了這妖女!!」

「為什麼?她又沒有做什麼!!」

「最近有很多人進了森林之後就一去不回,而森林就在你家後面,既然不可能是你,若不是那妖女做的,那會是誰?」

「黑羽現在靈力根本還沒恢復,哪有力氣去做那種事?」

「白先生,你千萬不要被那妖女所騙了呀!!其實她的力量早就恢復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你們這樣口口聲聲說是黑羽做的,有人親眼看到嗎?還是有什麼黑羽的東西遺留在現場?」開始不爽了

「這……」

「既然沒有,就不要隨便亂講話,各位請回吧,不送!」

眾人離去

白翎從容走進屋內,「還好有事先在黑羽身上設結界!」

原本坐再結界中的黑羽一看到白翎回來了,便走過去,輕輕地抱住他

「翎…我好怕……」

「怕什麼呢?我不是回來了嗎!?」

「我怕……我在也見不到你了……」~昏~

「真是的!愛逞強!」口中雖然這樣念著,還是溫柔的把黑羽抱到床上,「好好休息吧!放心,我會留下來陪妳。」


當惡魔到達人間,慢慢的…變得溫和…

不自嗜血,不在兇殘,但也會墜入愛河…

我無法自拔…也無法了解…

但我知道這是不被允許的,一場禁忌的愛戀…

說不出口的愛戀…


下午三點,黑羽醒了過來,原本迷濛的雙眼,一看到坐在床邊的白翎,便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有沒有好一點?」白翎溫柔的問

「嗯…好多了……翎…帶我去森林……」

「去森林!?你要做什麼?」

「我…之前聽到他們說…有人進森林後就…一去不回……我想去找看看……兇手…是誰……」~喘~

「不行!!妳現在這樣怎麼能去?太危險了!」

「謝謝你的關心,我…自有辦法!!」

黑羽一把抓住白翎,在他還來不及反應之時,以嘴對嘴的方式吸取他的靈力(希︰kiss就kiss,說那麼好聽幹嘛? 黑︰還不是你說的……),不久後,白翎就因為靈力過少而昏倒了……而黑羽在他耳邊說了一段話之後,便往森林的方向走去……

黑羽才剛走進森林沒多久,就看見有棵大樹被硬生生截成兩半,當然這對黑羽來說只是件輕而易舉的小事,但真正令她驚訝的,是橫斷的樹幹中央刻上的大字──影……

「影…妳果然來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希我 於 06-11-12 10:1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禁忌の羽翼 <<第三部>>

禁忌の羽翼 <<第三部>>                     

「翎~我回來囉!!有沒有好一點呀!?……翎?」

「妳還敢說!!還不都是妳弄的!?」

「好嘛!!對不起啦!!你就原諒我囉?」

「哼!!」

「不要這樣啦!!人家已經找到『兇手』了說…」

「嗯~好吧!原諒妳!」

「感激不盡!」順勢再白翎臉上親了一下,而白翎則是整個人呆掉…

…………

「唷呼!!回神了沒!?」伸手在白翎面前晃了晃

「哼?什麼?」呆呆的~~

「噗~你很好笑耶!!才這樣就不行了喲!?那我出門前的那一下咧?」

聽到這句話,白翎立刻回神,紅著臉,別過頭去,「那…那一下之後我就昏了,這…我哪知道啊…!?」

黑羽繞到他前面︰「害羞了厚~~」

「才…才沒有!」

「就有!」

「沒有!」

「有!」

「沒有!」

「再掰嘛!明明就有!」

「就跟你說沒有了咩!」

「我不信!不然…我們再試一次看看到底有沒有!」

「好啊!誰怕誰!」

很好!上當了!(黑羽賊笑中~~)

一說完這話,白翎馬上就後悔了,不過黑羽可不給他後悔的時間,飛快的吻上他的唇之後,隨即要離去,就在此時,白翎的手繞到她身後,箝制住她的行動,原本的淺吻也越來越激烈,對於白翎這種「轉被動為主動」的做法,黑羽著實嚇了一跳,心想︰

『這不像平常的他啊!難不成…用了「激將法」就會這樣……』

白翎看出了她的不專心,不給她繼續想的時間,靈巧的舌撬開她的脣齒長驅直入,黑羽整個人就像醉了一般攤在他的懷裡,直到白翎離開他的唇都毫不知情,接著白翎一放手,黑羽便跌坐在地上,白翎彎下身,輕輕的在她耳邊說道︰

「這次,害羞的是妳哦!」

「才…才沒有!我只是…被你嚇到而已啦!!」黑羽紅著臉,硬掰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

「還是你對我最好!」

「對了!妳不是說找到『兇手』了嗎?結果如何?」

黑羽沉默了一陣子,才緩緩道出幾個字……

「是我妹,夜影…」

「咦!你和你妹的姓怎麼不一樣?」

「啊!我忘了告訴你,你們神族的姓氏是在前面吧!?我們魔族和你們相反,姓氏在後面,所以我的全名是『黑羽.靈闇』,而我妹是『夜影.靈闇』,了解了吧?」

「妳是靈闇家的!?」大吃一驚

「嗯啊!我沒跟你說過哦!?現任魔王就是我爸啊!」一付不以為然的樣子

「那…妳不就是魔界的皇子!?」

「嗯!我是啊!我不是一開始就說了?」

「好像真有這麼一回事…」

「厚~你都沒在聽人家說話>︿<」鼓起臉頰,便身為〝河豚〞

「噗…哈哈…哇哈哈…妳…妳這樣…哈哈…超…可愛的…哈哈…」白翎大笑不止

黑羽恢復原狀,並順手搥了白翎的頭︰「好了啦!沒形象了你!」

「哈…哈……對…對不起……」

「喂!你夠了哦!」

一陣子之後,白翎才好不容易止住了笑

「等等,先讓我整理一下,妳說妳知道村人們所謂的『兇手』就是你妹──夜影了,對吧!?」

「嗯!」

「那…妳打算怎麼做?」

黑羽閉上了眼,一陣沉默過去………

「黑…黑羽…?」似乎感覺到空氣中異樣的波動,白翎輕聲喚了黑羽的名

黑羽慢慢的睜開眼,魔魅的雙目直勾勾的望向白翎,白翎顫了一下,伸手要拍黑羽的肩,但黑羽退了一步,白翎的手就這麼愣在空中

「黑羽?妳到底怎麼了…?」

黑羽再退了一步,站在窗前,接著,揚起一抹意義不明的,高傲狂妄的邪笑

白翎接收到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彷彿室內的溫度降到了十度以下……

終於,黑羽開口了,雖然只說了幾句話,卻已足夠令白翎震驚好幾個世紀………

「你知道嗎?你這個人真的是很笨又很雞婆耶!你自己想想看,有誰會把受傷的敵人帶回家又照顧得好好的啊?通常是直接殺了以除後患吧!再說,你很好騙耶!隨便說幾句話就可以把你迷得團團轉,你不知道嗎?惡魔媚惑人的功力可是和狐仙不相上下的唷!………」

聽到這哩,白翎放下了他的手,低下頭……他的心……是碎了呀……

白翎不知道的是,在他低下頭的瞬間,黑羽眼中的淚幾乎要奪框而出,冷酷的面具再也戴不下去了,用壓抑的聲音說出了最後的一句話,轉身,飛出窗外……

白翎跌坐在地上,腦中還迴響著黑羽臨走前最後的那句話…

「我最討厭你這種人了!這麼笨,這麼好騙,又這麼雞婆!!不過………」

那種壓抑著近乎崩潰的聲音一定有問題………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希我 於 06-11-12 10:1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禁忌の羽翼 <<第四部>>

禁忌の羽翼 <<第四部>>                     

對不起……

我不知道要怎麼做

才不會使你受到傷害

我依然愛著你

即使我知道你心已碎……


黑羽眼角噙著未乾的淚,臉上掛著淡淡的、已乾的淚痕,在夜風中疾飛,試圖讓夜風將自己打醒

飛著飛著,竟飛回了自己位於闇邪山上的老窩,黑羽獃立在洞口……大家…都好嗎…?

無意識的,走進了洞中,果然,黑羽手下的妖怪們都在,大家一看到是黑羽回來了,全都高興的圍上前去,爭先恐後的發言︰

「羽姐!妳終於回來了!」

「羽姐,我們好想妳唷!!」

「羽姐,妳有沒有帶名產回來呀?」

某小妖才剛說完這句話,馬上被其他小妖們吐槽

「你白痴哦!?羽姐是出去工作的,怎麼可能有時間去買什麼名產嘛!!」

「你浩呆厚!」

「笨蛋!」

看著他們鬥嘴,黑羽心中的陰霾少了一大半,她蹲下來,將淚拭乾,溫柔的笑笑,並伸手摸了摸某小妖的頭

「好了啦!你們就別再罵他了,這樣他很可憐耶!」

全體小妖一呆,而某小妖則瞪大了眼睛,看著黑羽︰

「羽姐,妳變了耶!妳以前都不會笑,而且好兇哦!一直打人…」

黑羽愣了一下,隨即恢復微笑,問道︰

「那你們比較喜歡以前的我還是現在的我?」

「現在的~~」

「羽姐,妳就一直維持現在這樣,好不好?」

「對啊!而且羽姐妳笑起來好漂亮唷!」

黑羽又和他們聊了一陣子,直到一陣如絲妖惑的嗓音隨著「喀、喀、喀」的高跟鞋聲傳了進來…

「老姐,真是好久不見啊!我聽說妳回來了,特地過來看妳呢!感動嗎?」

那似曾相識的語調……黑羽立刻轉頭望向山洞口……

棕色的短髮,和自己極為相似的臉蛋,淺棕色的爬蟲類倒豎瞳孔還有那吸血鬼的註冊商標──強化的虎牙和蝙蝠般的翅膀………這些都是黑羽再熟悉不過的……

夜影!

而在夜影的身後,用繩子綁著拖在地上的……

竟是村人們的屍體!

黑羽起身走到夜影身旁,看著那些屍體──每個人的頸子上都有兩個齒洞,且全身乾枯,雙眼睜的老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很顯然是全身血液被吸盡而亡的……

黑羽顫抖著,問道︰

「這些…是怎麼回事?」

「這個啊!」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屍體,「妳離開之後,我天天來幫妳餵妳的小妖們,本來都是抓山豬的,但前幾天找不到山豬,就抓了些森林裡的人來代替,以前沒抓過人,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不過血的味道不錯就是了!>w<」露齒微笑,那兩顆尖銳的虎牙令黑羽看得刺眼

對於夜影這樣毫不在乎的語氣,黑羽的怒燄瞬間爆發︰

「妳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裝傻?我們之前不是協議好『不動村子裡的人』嗎!?」

夜影一臉不屑樣,不答反問︰

「那妳自己呢?妳之前不是也殺了一堆,還被那些無知的低智商生物尊稱為『嗜血的邪魔』,不是嗎?而且,人我是在〝林子裡〞殺的,又不是村子裡,我可沒有違反協議唷!」

「話不是這麼說的呀!妳知不知道妳差點害死我?」

「這樣啊……」夜影收起了上揚的嘴角,語氣也陡的一降,「那真是……太.可.惜.了!!」

黑羽膛大了她的血瞳,一臉不可思議貌

直到夜影的冷幽細語再度響起,黑羽才稍稍回過神來

「看來妳還是不明白,妳一定不知道魔父準備要退位了,而他竟然要把王位傳給妳!!
 妳一年四季中有三季都在外面鬼混,我卻留在家裡讀書、做事,就算說是要照輩分來排,所以傳位給妳,我們的年紀差距還不到一分鐘,幾乎可以說是同時出生,哪有什麼輩分可言?妳說這口氣我怎麼嚥得下去!?
 但魔父的個性妳也知道,一但他下定決心是沒有人勸得動的,要改變他的決定只有一個辦法──只要預定的繼承人死亡,自然就是由我繼承囉!
 怎麼樣?這個計畫不錯吧!?」

「妳要殺我!?」黑羽漾起詭燦的笑,「再等100年吧!!妳以前可是從沒贏過我哦!」

「哼!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早已不是從前的我了!看招!!」

話音一落,夜影翅膀一揮,震動空氣化為風刃迎面朝黑與橫掃過來,黑羽向上一躍,躲過了!只在洞穴的牆上留下了一道痕跡

既然被打了,當然要還手!黑羽也不甘示弱,隨風飄逸的長髮像通了電似的全豎了起來,說時遲那時快,一道雷擊準確無誤的擊中了夜影的左翼,雖然不至於會廢掉,但是對本來就飛不快的吸血鬼來說,飛行的速度更是大打折扣!!

夜影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感到一陣劇痛,左翼就已焦了一大半……

「果然……〝黑髮雷使〞的實力不可小看(雷使一般都是白髮),不過我也不是省油的燈,這裡空間太小,我們到外面去打!」

接著,一陣黑影掠過夜影身旁,傳回來的是黑羽魅然的氣音︰

「妳追得上我再說吧!」

「哼!」夜影氣得跳腳,隨即飛出洞外

洞裡的小妖一片靜默,不知道是誰小聲地說了一句話……

「羽姐她…受傷了耶…她的腳……」

===================我是分格線~~===================

不知不覺中,早晨的初陽緩緩升起……

黑羽負傷在樹木間穿梭、疾飛,鮮血由小腿上的傷口滴落,染紅了幾片樹葉…

的確,剛才在洞中黑羽遭受風刃的攻擊,向上一躍的同時,也暗叫了聲『不好!』,只有她自己和兩旁圍觀的小妖們看見風刃的左端劃中了她的右小腿,而發出風刃的夜影似乎沒注意到…

「還好現在是在打空戰!」黑羽卒喃,事實上,黑羽右腳膝蓋以下已經麻木、沒知覺了,如果回到地面上,大概沒辦法站吧!

隱隱聽到後方夜影用風刃在〝砍樹〞的聲音,幾年不見,這傢伙還是沒變,這麼沒耐性!

「老姐!這樣我追你跑的遊戲有什麼意義呢?不如我們面對面,一決勝負吧!」

「妳是因為追不到我才這樣說的吧!」說是這樣說,不過黑羽還是停下來,坐在一棵樅樹上等著夜影

這時,竟又一陣風刃朝黑羽砍來,黑羽立刻設下結界……

雖然黑羽已成功的躲過風刃的攻擊,但除了她坐的那棵樅樹之外,方原五裡內已無任何樹木……

「咦!老姐妳在這裡哦!?我還以為妳不會等我咧!」

「沒差,剛好清場,我們就在這裡打吧!」黑羽擴大結界,將夜影困在其中

「妳終於想認真跟我打了嗎?這下子不是妳死就是我活囉!」

<要解開結界只有施術者自己撤掉或是施術者死亡>

「廢話少說,來吧!」黑羽揚起手,朝著空中叫道︰「雷斬!」

萬里無雲的空中無端端劈下一道雷,落在黑羽的右手上,形成一把刀的形狀

「這是我的武器──雷斬刀,輪到妳了!」

「妳用新武器啊!我也有!」夜影雙手平推,揚聲喊道︰「風迎!」

密閉的結界中狂風四起,吹亂了黑羽的一頭長髮,遮蔽了她的視線,待她將頭髮整理好,定睛一看…

夜影手上的刀,從正面看去,可說是幾乎沒有厚度;而從側面看,根本就是透明無色,黑羽還是利用陽光的反射才勉強看出來的…

「這是我的愛刀──風迎刃!別小看它,它可是很利的喲!!」

「既然都有刀了,那就開打吧!」

「早該這麼做了!」

夜影持刃朝黑羽砍過,黑羽舉刀回檔,兩人就在空中你來我往、僵持不下。

「你的速度有變快哦!不過,比蠻力的話我是不會輸的!」

說完黑羽使勁將夜影推開,已右手持刀,在左手掌心凝聚起邪氣滿溢的黑色光球(不要懷疑,就是當初拿來對付白翎的那種),瞄準、發射!

由於剛才被推開,夜影一時失去平衡,等她穩住身體,光球已經近在眼前。看來是躲不掉了。夜影嘆了一口氣,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將未受傷的右翼往身前一擋……

光球在空中撞擊、消失,襲面而來的黑霧將兩人籠罩,黑羽用翅膀吹散自己身邊的黑霧,對著眼前的另一團黑霧喃喃自語︰

「這招雖然不會置妳於死地,不過妳應該也傷的不輕,我看我們就別再爭了……」

「笑話!」

突來的一陣風將黑霧吹散,只剩下半焦黑左翼的夜影就這麼浮在半空中

「妳…妳怎麼……」黑羽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我可是〝魔風使〞呢!如果連漂浮都做不到,那我還當什麼風使啊!?
想要我別跟妳爭?這擺明了就是瞧不起我!!妳就認定我不可能贏過妳,是嗎?」

「我…不是……」黑羽急於辯解

「妳閉嘴!我不想聽!」

密閉的結界再度起了風,而夜影就隨著這陣風,手持風迎刃,臉孔因憤怒而扭曲,有如惡鬼般的朝黑羽襲擊而來……

「嘖!沒辦法了!」黑羽操起雷斬刀上前抵禦

在刀光劍影間,突然有股強大的力量硬是將她們彈開,黑羽設下的結界也隨之破碎

「這…這是怎麼回事…?」夜影一臉訝異

黑羽實在想不出誰有這般能耐,能擋住我們的攻擊、還能破了我的結界?

就在兩人發愣的時候……

「妳們兩個都給我住手!」

帶著怒意的聲音,擋在兩人中間的──是白翎。

黑羽怎麼也想不到白翎居然會出現在這,斗大的淚珠無聲的落下

「翎……」黑羽輕聲叫喚

「我知道妳可能不想看到我,但我還是想保護妳。我想為妳做些什麼,即使妳討厭我也一樣。我不會放棄妳的…」白翎背對著黑羽,想讓聲音不帶溫度,但似乎不太成功

白翎的話尚未說完,黑羽就從後面抱住他,輕聲說到︰「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也很喜歡你……我只是不希望你受傷…」

黑羽越說越小聲,到最後幾乎變成了耳語…

白翎發現不對勁,轉身一看

黑羽臉色慘白,額上滲出冷汗,右小腿的傷已深的見骨,而且似乎還有越來越深的頃向……

「這是怎回事?」

「這可是我的傑作喔!如何呀?」夜影媚惑的嗓音再度響起

「原來妳……早就…知道了呀……」黑羽硬擠出一個微笑,逞強中…

白翎摟住黑羽的肩,對夜影怒道︰「妳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沒啊!這是我風刃的特殊能力──砍中無生命物,一定砍到斷為止;如果是砍中生物,就要看個人的求生意志了!
 她的求生意志還算強的呢!才斷一半而已。如果不快打倒我的話………」夜影露出一抹詭異的笑

白翎沉默不語,接著將幾乎虛脫的黑羽打橫抱起

「啊…等等………」黑羽小聲對白翎交代了幾句

聽完之後,白翎溫柔的對她笑笑,「妳放心,我會轉告她的。」

而黑羽,在一個信任的表情之後,沉沉睡去,白翎看著她的睡臉︰

「妳做得很好,剩下的事,就交給我吧!」

白翎展開翅膀,準備離去

《在此補充,神族可以直接浮在空中,要移動時才會用到翅膀。浮在空中時翅膀並不會消失,只是摺起來而已,所以剛才黑羽是從後方環著白靈的頸,頭靠在白翎肩上》

見到白翎要走,夜影衝上前,擋住白翎的去路

「等一下!要走可以,把黑羽留下!」

白翎面無表情,淡淡的,開了口︰

「我問妳,妳父親說要把王位傳給黑羽,他有問過黑羽要不要接嗎?」

「呃……」

「其實黑羽什麼都知道,她只是不說而已;她早就知道魔王要將王位傳給她,也想到妳一定會來跟她爭,她根本就不想要什麼王位,也不想傷害妳。
 妳還沒發現嗎?她目前為止用不到全力的一半!!她會來這裡就只是為了和妳說這件事而已,而妳卻連一句話都不肯聽她說!!」白翎越說越激動,只得閉上演,緩和一下情緒……再睜開眼時,他是看著黑羽說話的……

「黑羽她…老是愛逞強,老是把最沉重的東西往肩上扛……她只是單純的不希望身邊的人受傷……真是個笨蛋……」

夜影看著兩人親暱的模樣,默默的低下頭,念了幾句咒語

一團黑霧從黑羽的傷口冒出,白翎則是一臉迷惑的表情

「這樣傷口就不會再惡化了。」夜影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老姐…就麻煩你照顧了!順便…幫我跟她說聲抱歉…」

白翎也笑開了,對夜影道過謝,展開雪白的翼,振翅飛去

「你們一定要幸福哦!!」夜影對兩人的背影大喊

一陣狂風颳起……

風止,夜影的身影也隨之消失不見……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NEKO & DREA    發表於 07-1-10 17:17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稚氣16歲﹏★"    發表於 07-1-7 11:2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這不是羽翼!!

為了因應讀者的要求,希我在此附上本喵的"作者談心"--

http://www.gamez.com.tw/viewthre ... &extra=page%3D1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21 , Processed in 2.648609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