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你的笑容,我忘不了

[複製連結] 檢視: 3778|回覆: 10

發表於 06-10-28 13:23:26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序言》



  從小到大,我不曾認真喜歡過一個人。

  對我而言,愛情,不過是彌補心靈上的空虛,並為自己帶來快樂。

  但是,我不懂,為何有人可以為了愛情而拚命,甚至默默守護一輩子也樂意?

  尤其是現在的社會,看新聞時經常出現離婚鬧自殺的字眼,既然選擇了逃避,那當初又為何嫁給新上人呢?

  媽說這一切都是愛情。

  是嗎?愛情……我不曾真正愛過一個人,所以不了解愛情的影響。



  TBC
 
悟者,覺悟本性;
本性不動,是名自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卷》



  .九月一日,晨光,悅耳的鬧鐘鈴聲響起,但身軀感到疲倦、眼皮沉重,因此翻了個身,打算繼續熟睡。

  「偉翔,該去報到了!」耳邊傳來陣陣敲門聲及媽催促的聲音,聽完媽的話後,趕緊從床上爬起,打了個呵欠、並用手稍微撥一撥凌亂的頭髮。

  過了一會兒後,開始褪去黑色上衣,就在打開衣櫥,拿出學校制服的剎那,門忽然被打開……

  「媽,進來先敲門。」皺眉,目光停留在媽身上,嘆了口氣,心情感到無奈。

  「啊--抱、抱歉,只是想提醒你快點。」只見媽雙手合掌,不停道歉著。當然,我也知道媽不是故意的,揚起嘴角,走近媽身旁,說道。「謝謝,不過我要換衣服,是否能請媽先出去呢?」

  看著媽關門之後,才將制服換上,這套制服的款是和以前所見過的有些不同,袖口為湛藍、還附了一條紅色領帶,但我從小到大都還不曾打過領帶,只好要求媽幫忙了。

  大致整理好後,手上拿著領帶,走出門外,正好媽坐在廚房吃早餐,向媽的方向走了過去,以懇求的方式向媽請求。「媽,請幫我打領帶。」

  「看清楚媽的動作,以後學著自己打領帶。」媽一邊幫我打領帶、一邊碎碎念,其實我很喜歡聽媽在念,只有這樣我才能感覺到家的溫暖,從小就失去父親,媽時常工作到凌晨才拖著疲倦的身軀回到家,所以只有在早晨及假日時,能跟媽在一起說話。

  我仔細看著媽打領帶時的步驟,就在媽打完領帶的那刻,我露出一抹笑容,發自於真心的笑容,並道。「媽……謝謝。」

  「走吧!媽開車帶你去學校。」雙眼凝視著媽那張蒼老而佈滿皺紋的臉,心裡便是一陣酸,我對著媽搖頭示意拒絕,隨手拿起一片烤吐司往嘴裡塞,吐司上所塗的花生醬,那濃郁的滋味很快就散擴至嘴裡。

  「我騎腳踏車去就可以了,媽你就好好休息吧!」從媽臉上的黑眼圈及憔悴的臉孔,我大約可以感受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以上才回家時的疲倦,那精神與勞力上的付出,並非一抹笑容就足以遮住。

  聳了聳肩,提著書包,蹲在門口前,翻覆著木櫃,勉強將放在深處的鑰匙拿出來,穿上最近才買的白色球鞋,就在手觸碰到手把時,回頭對媽說。「那……我先走囉!掰。」

  語畢,便加快腳步移至公寓附近的腳踏車停放區,停放區上蓋了個為些透明的綠色玻璃,應該是為了防止腳踏車被雨淋濕才設置的。經過十分鐘的觀察後,總算是在角落找到那台放了將近一個月的銀色腳踏車。

  將鎖鏈放入書包後,把腳跨過腳踏車,往新學校出發。

  我對新學校沒什麼研究,不過常聽到學校的名字--光銀高中。聽我媽說,那裡的品質還不錯,裡面也有許多社團活動可參加,如田徑、音樂、運動……等,那時媽說了很多關於那所學校的事情,不過我幾乎都沒在聽,所以只記得一些。

  經過了許多彎道後,總算是到達光銀高中了。光那些彎道,就足以讓我產生暈眩,不談這個了。

  話說,光銀高中,頗有特色的,建築物的風格和服裝,都是我目前所沒見過的款式。看著學生紛紛進入學校,也得找個地方停腳踏車,我選擇停在學校門口附近五公尺距離外的巷口。

  背著書包,以轉學生之名,認識這個新的環境。



  TBC

[ 本文最後由 賽亞王子 於 07-6-6 10:4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卷》



  才剛踏入校園第一步,就被拖去辦公室報到。

  辦公室裡瀰漫著沉重的氣氛,抬頭,目光停留在眼前這名年紀稍有些大,頭髮邊緣染上白色的男老師,頓時,腦袋一片空白。

  「三年C班的轉學生--藍偉翔?」男老師坐在椅子上,啜了口水,對著我問道。瞧男老師一副皺眉的模樣,似乎是僵持不住如此僵硬的氣氛。

  沒多說什麼,只是點點頭。

  因為、因為我忘記自己是在哪一班了……不過,既然老師都提到我的名字,那應該就是三年C班沒錯了。

  「你好,我是三年C班的班導,粱書友。歡迎你來到光銀高中。」梁老師簡略的自我介紹著,並不時露出笑容。「老師,現在要做什麼?」抬頭,壓抑住心中的無奈,以疑惑的口氣問道。

  就在老師感到尷尬,不便開口時……

  「報告!」一道宏亮的聲音,劃破了辦公室。我往門口的方向望去,是名少年,他有著一頭黑色短髮,頭髮的樣式和飛輪海裡面的炎亞綸很相似,該怎麼說呢?總之,就是那種會成為新一代少女殺手的帥哥。

  先聲明,我不是什麼GAY,只是單純的羨慕。

  「老師,主任希望你趕緊去參加開幕典禮。」少年露出笑容,並對著梁老師說道,他的笑容,有一種靦腆的感覺。「哎呀!都八點了。」梁老師看著手錶,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將放在椅子上的外套拿起,慌忙的離開辦公室。

  看著老師的背影離開視線後,回頭看著少年英俊的臉龐,兩人互看了好一陣子,少年主動開口說道。「嗨,你好,我是一年B班的徐家恩。」

  家恩嘻皮笑臉的自我介紹著,並伸出手示意要彼此認識。

  「唔……我是三年C班的藍偉翔。」回了個笑容給家恩,並握住家恩的手,我感覺臉上的笑容似乎變得更燦爛。

  忽然,家恩拉住我的手,往門外跑去。對於剛轉來學校的我,有些不解的詢問著家恩。「要去哪?」語畢,家恩便停下腳步,對我詳細解說道。「雖然我是一年級新生,但也要去開幕典禮。」

  「既然如此,你方才怎不跟老師一起去?」

  聽到我這番話,家恩吐出舌頭,臉龐多出一些嫣紅的跡象。「因為跟你聊天,結果忘記了。呵、呵呵……」天哪!虧他還笑的出來,換做是我,恐怕找以覺得尷尬了。

  就在我準備開口說話,家恩又邁出步伐,往開幕典禮的場所前進。

  開幕典禮位於體育館裡,裡面的場地夠寬廣,上面也有設立司令台,二樓還有座位,裡面更是擺放了約五、六台的冷氣機,問我為何知道?很簡單,因為我人就在體育館。

  方才,家恩拉著我到體育館門口時,那強勁的涼風,就從門內往外襲上。

  我走進體育館,對於體育館內的一切,我很陌生。正當我準備去找老師時,被講台上的少女給深深吸引住,她穿著光銀高中的制服,褐色微捲的長髮,並綁了個馬尾、一雙碧眸,美、真的很美。如果加上笑容,那應該會令許多人著迷吧?



  TBC

[ 本文最後由 賽亞王子 於 07-6-10 04:2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卷》



  被講台上的美人兒給吸引住的我,毫無察覺到家恩的存在。

  直到我回神過來,回頭看著家恩所在的方向,卻不見人影,不禁苦笑道。「現在也只好先去找位置了。」

  「咦--?」邁開步伐時,梁老師的身影出現在眼前,他穿著方才那件外套,而他的口氣充斥著疑問。

  抬頭,勉強擠出一抹笑容。「嗨,老師……」覺得自己還蠻幸運的,家恩離去不到幾分鐘,就馬上出現梁老師這位救星。

  「藍同學,你怎麼在這?」梁老師佈滿額頭的皺紋隱約縮成一團,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副眼鏡,並戴上。

  「就、就無意間走來的。」這個謊言,似乎有點瞎。

  但梁老師還是相信我說的話,他拍著我的肩,說道。「既然如此,你就先坐在這裡吧!」

  抿者唇,坐下。又回頭看著梁老師,梁老師沒說什麼,只是露出笑容。

  就在我陷入沉思時,聲音打斷了我,抬頭看向司令台,是方才那名少女,她手上拿著麥克風。頓時,我有撇了一眼在座的學生,大部分的男生眼睛幾乎都成了心型、流口水,感覺就像是在任何地點遇見自己心儀的偶像或暗戀對象。

  「咳、咳咳,各位同學,歡迎你們參加三年一度的開幕典禮。」酷似校長的男子,站在司令台的講桌後面,一臉嚴肅的說著。他可以說是禿頭,身上穿著灰色西裝、紅色領帶,穿的很正式就對了。

  「希望這所高中……」冗長的演說,使我感到無趣。

  那名男子,不,應該說是校長,大略講完後,換那名少女走過去。她以背台詞的模式開始說話。「大家好,我是三年A班的班長--徐怡寧,今天很高興能站在台上和各位分享。」她的聲音很甜美,也很柔和,整個聽了就是很令人舒服。

  原來那名少女叫做徐怡寧,名字取的還不錯。不過,我並沒有和她同班,蠻可惜的。

  過了約莫三十分鐘,其實這三十分鐘內,大部分都是主任和校長等職業較大的人在上面碎碎念,聽得都快睡著了……

  事後,梁老師帶著我來到三年C班,站在講台上,被全班盯著看,這種感覺很不自在,而身旁則傳來梁老師用粉筆寫字的聲音。

 「好了,現在正是介紹這位轉學生,他叫做--藍偉翔。」梁老師才剛說完,大部分的女同學都爭先恐後的舉手發問。就在老師打算叫全班安頓時,一名男同學用非常宏亮的聲音諷刺著。「哼,什麼嘛!醜死了。」

  聽到這句話時,我不禁皺起眉頭,嘆了口氣。醜?大家都說我像陳冠希,我想應該是這位男同學在忌妒吧?

  「那藍同學你就先坐在後面那個空座位。」順著老師手指的方向看去,是方才挑釁我的那名男生後面的空座位。「好。」語畢,便提著書包,往座位走去。毫無理會那名男同學的眼神攻擊,並透露出招牌笑容。

  由於開學第一節課,大家都還沒領課本的緣故,所以很輕鬆。我一整節課幾乎都沒在聽梁老師叮嚀,只是往窗外看去。瞧見那蔚藍的天空,心情就變的很好。



  TBC

[ 本文最後由 賽亞王子 於 07-6-10 04:2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卷》



  下課鐘聲響起,眼看梁老師的背影離去,而我才正準備起身去逛校園,身旁馬上圍了一群女同學。她們爭先恐後的搶著說話,整個局面很亂。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要忙,能放我走嗎?」說完,還不時附上笑容,但那些女同學眼中還不都是愛心,趁這個機會,我硬擠出人群外。不過,現在要做什麼?逛校園,熟悉環境一下好了。

  「碰!」

  才剛下樓、轉身而已,就馬上撞到一個人,我跌坐在地上,往那人的方向看去,很熟悉的味道……是徐家恩。

  起身,拍去褲管上的灰塵,伸手把家恩拉起來。

  「家恩。」說此句的並非是我,只是這聲音似乎在哪聽過,好像是方才在體育館的那位美人兒?抬頭,果真是徐怡寧,她往家恩的方向跑去。

  「姊,我跟你介紹,他是我早上認識的新朋友--藍偉翔。」家恩嘻皮笑臉的說著,並用食指指著我。等、等等……家恩叫她姊?難不成他們兩個是姊弟關係?

  「你好,我是家恩的姊姊,徐怡寧。」她伸出右手,並露出一抹如同陽光般的燦爛笑容。

  「我是三年C班的轉學生,藍偉翔。」握住她的右手,我也以笑容回饋,這種感覺,很溫暖。就好像有一顆小太陽,填補我心靈上的空缺,並用陽光照耀著。

  而且,她的一抹笑容,就令我著迷。問我是看外表嗎?其實我也不知道,就感覺怡寧的體內有股魔力,深深把我吸引住。就如同飛輪海和Hebe對唱的『只對你有感覺』中的一句歌詞……微笑再美、再甜,不是妳的,都不特別。

  現在是怎樣?氣氛如此僵硬,根本不知該如何開口。

  「呃……這禮拜六有一場萬人演唱會,我剛好有三張票,一起去看吧?」頓時想起之前我媽有買三張萬人演唱會的票,聽說還是前座。好像有蠻多藝人會去的,詳細情形我不是很清楚。

  就在怡寧準備回答時,家恩擋在他姐面前,說道。「好啊!」

  「我都可以,那要在哪集合呢?」怡寧露出燦爛的笑容,此時的她,身旁像是散發著氣質的光芒,令人感到與眾不同。


  「復興三段的麥當勞。」家恩又搶先一步回答,我苦笑,似乎一切都是由家恩在做主。

  談好時間及地點後,我們三人就在樓梯口分手。

  雙手插在口袋,前往三年C班,一路上所見的只有兩種情形,女同學的尖叫聲此起彼落、男同學每個都露出一副忌妒的神情。難道……長得像陳冠希也是一種錯嗎?

  「偉翔同學,請問你有女友嗎?」
  「偉翔,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
  「偉翔,你的生日多少?」
  「偉翔,請問你有心上人了嗎?」
  「……」

  才剛踏進門口,就一群女同學迎上,並帶著許多疑問。我苦笑,或許老媽真的不該把我生得這麼帥,噢!--不,是這麼像陳冠希才對。

  我露出該有的紳士笑容,勉強從女性堆中鑽出來,走到位置上,上節課取笑我醜的那名男生,轉頭看著我,說道。「抱歉,剛剛只是開玩笑的,你不會介意吧?」

  搖頭,何必為一個字而斤斤計較呢?

  「嘻……你好,我姓張、名徹平。」徹平伸出右手,並露出一抹異常燦爛的笑容。

  「你好,徹平同學。」我握住他的右手,不過,他的外表和個性映襯出,他是個陽光男孩。

  我們倆也在此結為好友。



  「噹、噹--」

  下課鐘聲響起,伴隨著鐘聲響完,傳來柔和的音響,是元氣G-BOYS的離別歌,與其說是離別歌,還不如說是畢業歌呢!在之前的學校,只要高三生一畢業,就會放這首歌,使得大家聽到這首歌總會感到鼻酸。

  看著班導的身軀消失後,班上的同學紛紛提起書包,準備回家。我撇了眼手錶--五點五分,距離打工時間,也還有二十五分鐘,不過還是先去王叔那裡好了,反正目前也閒閒沒事做。

  什麼?你問我沒有功課嗎?也不能說沒有,只是上課無聊就把他寫完了。

  不知不覺中便走到腳踏車前面,跨上腳踏車後,往九點鐘方向的"來一碗"小吃攤販前進,不錯,那正是我的打工地點。

  將腳踏車靠在店面旁的區域,綁好鎖鏈後,對正忙著炒菜的王叔招呼道。「王叔,我來了。」

  對我來說,王叔就像是我的親戚,我也都把王叔當成我的父親看待,只有這裡才能讓我感受到--父愛的溫暖。

  「小翔,你去幫我招呼客人,下廚就交由我來做。」王叔手中拿著一個鍋子,說道。基本上,偶爾是由我下廚,別看我這樣,其實我廚藝還算OK。

  或許因為今天是開學的關係,所以生意蠻不錯的,看來這個月的資薪會增加呢!



  TBC

[ 本文最後由 賽亞王子 於 07-6-10 04:2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卷》



  五點半開始打工至七點,這段時間,已經有數十位的客人了,可見今天的生意真的很不錯。

  「王叔,我能提早下班嘛?」我垂著頭,邊說邊用抹布擦桌子。

  「好、好,你也累一天了,今天早點回去休息吧!」果然還是王叔了解我的想法,我擦完桌子後,提起書包,走出門外。並對著王叔揮手,示意再見。

  騎了一段路程後,總算是到達公寓了。

  搭乘電梯至三樓,走到自家門口,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打開門,屋裡一片漆黑。

  苦笑,摸黑狀態打開燈,才剛打開燈……我看見媽的身軀躺在地上,臉上盡是憔悴的神情,我趕緊走向前,手搭在媽的肩膀上,額頭不停冒著冷汗。

  「媽!媽妳、妳怎麼了?」我搖著媽的身軀,但過了許久,依然沒動靜,沒有回應,只有我的呼吸聲。

  我拿起手機,快速的撥打一一九,道。

  「喂,是一一九嗎?美村路二段樹橫公寓三樓,有人昏倒了。嘟--嘟--」

  因為著急,所以我說的很快,而電話那頭的人就在我說完時,掛斷電話。

  用盡力氣,背起媽,很快的走到公寓門口,等待救護車到來。


  一分鐘過去,救護車的聲音漸漸逼近,救護車停在門口前,經過醫護人員,我跟著走進救護車內,看著媽帶上氧氣筒的模樣,心很酸,也很難過。

  在闖蕩了幾條馬路後,到達了距離最近的台中醫院,醫護人員熟悉的將躺在小型病床的媽推入醫院,醫生對著身旁的護士說道。

  「陳護士,快去準備三號房。」

  「是。」那名護士說完,便帶著醫生走進急診室。

  而急診室門口上方的燈也轉變為紅色,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現在的我心情很焦急,深恐媽會就此遠離我……


  過了一陣子,急診室的門被打開,醫生走出來,我捉住醫生的肩膀,很焦急的問道。

  「醫生,我媽她沒事吧?」

  「放心,只是一般的急性腸胃炎,但建議適當休息,作息也盡量正常。」

  聽完醫生的話,我不禁嘆了口氣,祝賀還好只是一般的腸胃炎,不然我可能快崩潰了。不過我也不能放媽一人在這休息吧?

  跟著醫生走到櫃檯,填寫了住院單子,寫完後,我馬上打電話給老師,說請一天的假。你說為何會有老師電話?很簡單,因為老師今天把他的行動電話寫在黑板上,說有問題都可以CALL他。

  經過我一天的照顧,媽的病情總算稍微有好轉了。



  TBC

[ 本文最後由 賽亞王子 於 07-6-10 04:2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卷》



  隔天,我才剛坐在座位上,幾乎全班的同學都圍過來,問我昨天為何請假。

  「我媽生病,家裡沒人,所以……」
  我尚未說完,一名女同學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並說道。「咦?你爸呢?」

  聽她這麼一說,眼神不禁黯淡了起來,沉默多時,徹平似乎知道我的心思,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悠悠卡,用炫燿的口氣說道。「不談這個了啦!你們看,王健民的悠悠卡。」

  「唔……張徹平,想不到你家還蠻有錢的。」說此句的是我們班的班長--吳庚旻。

  他擁有一頭削薄的黑色短髮、戴著一副黑白分明的後框眼鏡,其實我跟他不是很熟,所以不太了解他的個性,依外表來講,不僅帥氣,還多了份專屬男性的氣質。

  因為美國職棒,所以王健民也頓時風靡全台,就連他的一個公仔都得花上好幾千元,可見王健民的魅力很大,也對,畢竟人家為國爭光嘛!



  「其實……是在公園檢到的。」



  徹平吐出舌頭,右手搔著後腦杓,雖然說是檢到的,但也未免太幸運了吧?

  「嘖,不過也很幸運啦!」吳庚旻推了推鼻樑上的厚框眼鏡,圍在一旁的同學也跟著點頭。

  我轉回身軀,無奈的搔著後腦杓,從書包內取出尚未讀完的小說--1/2王子。雖然說到後期,是有些偏離原本的故事,不過內容也相當精采。我很欣賞主角王子,她雖然是女性,對於扮演男性是一種嘗試,為了不讓其他人發現自己的真面目,用外向結合內向,所組合出的個性,勉強讓遊戲中沒讓人察覺身分。


  就這樣,混過這一整天,但思緒早已飛去禮拜六的萬人演唱會了。


  不知不覺禮拜六就到來了,我在復興路三段上的麥當勞等候,但遲遲不見人影,剛好口渴,便進去麥當勞乘涼加上購物。

  「一杯中杯紅茶。」我手上拿著湊足三十五元的硬幣,眼前垂著頭正在忙碌的工讀生抬起頭,就在他抬頭的瞬間,我嚇到了……是班長,實在很難想像他會來麥當勞打工。

  「好的。」他回答,並走近左手旁的飲料機,拿起中杯杯子,放在紅茶那格。之後,他將杯子放入紙袋,我將手上的三十五塊遞給庚旻。「收你三十五元,謝謝。」

  他很熟悉自如的操作著收銀機,並將發票塞至我手中,我捧著紙帶,走出麥當勞外,將紙帶收入背包內,開始喝著檸檬紅茶。

  「偉翔哥--」是徐家恩的聲音,我抬頭看著七點鍾方向的家恩及怡寧,徐怡寧綁著馬尾,搭配灰色無袖的裙子,很美麗,有如女神般的美麗。

  「娜!演唱會的票。」翻開背包,將壓在皮包下的票拿出來,三張剛好平分。
  「謝謝。」
  怡寧收下票後,便露出一抹笑容,柔和的聲音搭配甜美的笑容,整個就是令人聽了舒服。


  我們撘著計程車來到票上所寫的地點--演奏廳。寬闊的舞台,約一、兩萬的座位,燈光效果也不是蓋的,將三張票一同遞給工作人員,看著他滿頭大汗的認真工作,我不禁把背包的毛巾拿給工作人員,說道。「辛苦了。」

  「呃……不會,謝謝。」他接過我手中的毛巾,一臉錯愕的說著。

  正想和工作人員哈拉下去時,我的手被拉進演奏廳內,是徐怡寧。她吐著舌頭,笑著說道。「笨蛋,演唱會都快開始了。」

  也對,我怎麼都沒想到演唱會即將開始呢?撇了眼家恩,瞧見他正在憋笑,很想插嘴說句話:「想笑就說嘛!」

  頓時,四周漸漸黑暗,舞台冒出乾冰及五顏六色的燈光效果,主持人--吳宗憲在此現身,他一出場,便是許多廢話……也不能說是廢話,只是我的心思全都放在怡寧身上,手上拿著最新型的數位相機,準備拍些照片送給怡寧。

  一開始登場的歌手是最近發行新專輯的吳克群,看著他帥氣的登場,尖叫聲不斷傳出,對準鏡頭,按下快門,一張清晰的特寫照便入手了。

  吳克群一出場,就唱著最近打的很兇的歌曲,將軍令。

  尤其是他那獨特的饒舌風格,特別令我印象深刻。

  心情很悶,在這裡不僅吵鬧,且擁擠,還是出去走走比較好。我將相機塞入家恩的手上,對家恩輕輕說道。「家恩,我先出去公園走走。」

  「喔!」他輕輕應聲,毫無理會我的話。


  擠出人群,我喝著方才未喝完的紅茶,走在鳥語花香的公園內,微風吹過、鳥兒在樹上引吭高歌、花草散發著花香,頓時,我感覺大自然是多麼的美好!

  我繼續往前走,不料瞧見榕樹下有三名男性正圍毆著一個人,那人好像是……張徹平。

  張徹平臥倒在地上,雙手抱著頭,只見三名流氓正猛力的踹著,充滿正義感的我,當然是不顧一切的上前拯救,不過想一想,我好像也只停留在小學時代的跆拳道黑帶耶?不管這麼多了,反正至少能幫忙做些事情吧?

  「喂!你們三打一,不覺得羞恥嗎?」握緊拳頭,慢慢走近他們。

  只見其中一名流氓抬起頭,一臉不悅的對我說。「幹!老子爽就好,小鬼你管屁啊?」

  他將拳頭硬生生的落在我臉頰上,我反應喪未恢復,便被打了一拳。不甘心、當然不甘心,我使出學過的跆拳道,管他生不生疏,先給他一記迴旋踢,在他準備爬起時,送給他二旋踢。

  二旋踢,顧名思義就是兩迴旋在一記飛踢,加上迴旋的速度及重量,腳裸的力量也跟著增強。

  其中一個被解決後,徹平對我吼道。「偉翔,小心--!」

  大概知道情況,我轉身往左閃,卻還是被帶頭的瑞士刀襲到左眼皮,血流不止,閉著左眼,但該有的疼痛還是有的,這種痛覺還真不是蓋的,就在我站不穩,準備昏倒時,我隱約瞧見家恩和怡寧。

  其餘的,我都不記得了……


  當我醒來時,我躺在一張單人床上,左眼皮應該是被貼上OK繃,所以左眼只能勉強看見一些,房間內的佈置簡單明瞭,卻帶有著一點花香味。

  吃力的從床上爬起,只見家恩連忙制止我,他說。「偉翔哥,這是我的房間,你大可不用擔心。」

  「謝謝你,家恩。」嘴角往上揚起清淡的笑容,不過家恩這小子卻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偉翔哥?」

  「嗯?」






  「你……喜歡我姊,對不對?」



  TBC

[ 本文最後由 賽亞王子 於 07-6-10 04:3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卷》



  「你……喜歡我姊,對不對?」



  在一陣沉默後,家恩突然冒出一句驚人的話,假設我現在正在喝茶,那我可能會把含在嘴裡的茶噴出來。

  記住,這並非什麼誇飾法,是依照我個性而去判斷。

  渾然之中,不禁點了頭,我愣在床上,四目盯著家恩。

  「嘻--不過,我姊她正和他們班的同學交往呢!」家恩對我露出一抹笑容、很靦腆的笑容。等等,交、交往!我崩潰了,不,應該說我的心靈被摧毀了……他深深吸了口氣,繼續方才的話題。「但是,我並不喜歡他,甚至厭惡他。」

  語畢,我隱約瞧見家恩的瞳孔充滿著血絲及憤怒的火花。

  「厭惡?」皺起眉頭,感覺家恩憤怒的模樣,充斥著一抹濃濃的火藥味,有如隨時都會打架一般。

  「嗯!他的企圖是錢,為了奪取我們徐氏的錢,他不惜犧牲任何手段,靠近我姊。甚至利用無辜的小動物來取得芳心。」

  聽他這麼敘述,感覺那人很--賤。貪圖利益的手法,似乎是只有那些卑鄙且下流的賤人才會做的事。

  「家恩……」就在一片沉默時,門口傳來帶有中年女子神韻的聲音及陣陣敲門聲,我推測應該就是家恩的母親吧?

  家恩壓抑住憤怒,對我回眸一笑,道:「請近。」

  門漸漸被拉開,一名中年女子走進,我上下瞧了一遍,她臉上有著些許皺紋,顯示出她已過時期。但若去除皺紋的因素,整體來講--很美麗。

  「呵,你醒了,眼睛如何?」伯母用柔和的語氣問道,臉上掛著那副和怡寧相似的笑容,果然是母女。

  搖頭,看了一眼家恩後,說道。「伯母,我沒事,謝謝。」

  而伯母對我們倆露出燦爛的笑容,便轉身離去,使我有些搞不清楚伯母的目的。

  一整個下午,就這樣混過去了。下午將近六點時刻,我告別了家恩等人,一路上,不是哼著歌,就是皺眉頭……我想,在眾多路人眼裡,我就像扮演著從精神院走出來的瘋子吧?



  隔日正午,在頂樓食完便當後,便沉沉睡著了。

  頓時,頂樓傳來一陣物品掉落的聲響,緩緩睜開雙眼,瞧見怡寧和一名男同學正在談論,而一個藍色便當盒掉落在地上。而那名男同學,應該就是怡寧的男友--林駿誠。

  「去你媽的,我說過很多遍,這種難以下嚥的東西,我不屑吃!」

  林駿誠手指著倒在地上的便當盒,並吐了口口水,表示不屑。但說真的,那傢伙看了真令人火大,給人感覺拉塌、傲慢,我敢肯定他是個不則不扣的……花花公子。

  只見,怡寧她彎腰檢起地上的飯盒,氣氛相當沉重,就連身為旁觀者的我,都吞不下這口氣,我走近怡寧身旁,幫她收拾局面。

  誰知,好心沒好報,反而被林駿誠那畜生打了一下?

  「你娘的,很好嘛!私底下和這隻畜生混在一起啊?」

  我胚,要不是紳士風度的關係,不然我早就嗆回去了。我漂了他一眼,真是脫離不了流氓樣,看了就火大……

  「畜生,你到說說話啊?怎麼,你啞巴啊?」

  林駿誠不僅吐口水在我制服上,還一把抓住衣領,給我來一季過肩摔,造成手臂的舊傷口又復發了。

  忽然,門被打開,一名嬌小並附有娃娃臉的女同學手拾著兩盒便當,她從後面抱住林駿誠,嘻笑道。「阿駿,你不是說要陪我吃便當嗎?」

  「嘖,虛偽……」我手撫摸著傷口,看著景象便又冷哼一聲,林駿誠便又投了個目光,彷彿敘述說:你死定了。



  之後,怡寧拉著我的手走進保健室,這時的她和林駿誠,已經分手了。護士阿姨在替我裹上繃帶後,便離去。

  此時,保健室只剩下我和怡寧兩人,氣氛相當嚴肅--

  「呃……抱歉,害妳跟他分手了。」
  「反而我要跟你道歉,因為我,害你受傷……」
  「既然如此,我們就彼此不缺欠了?」
  「應該吧?」

  怡寧露出一抹燦爛笑容,果然,女生還是要保持笑容比較好看。

  只是,從對話來看,我真的是在安慰她嗎?但我想,以她的個性來講,並不會因感情而斷了堅持的信念。

  或許,因為這個因素,讓我對他產生強烈的感覺。


  TBC

[ 本文最後由 賽亞王子 於 07-6-10 04:3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八卷》



  至從那次事件發生後,我、徹平、家恩和怡寧,四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很快的,一轉眼就從九月升上了二月,在這段期間內,我們四人經常一起去K書中心讀書,與其說是讀書,還不如說是聊天呢!



  「麻煩給我兩份四號餐,飲料紅茶,內用。」我手拾著三張百元鈔票,揚著笑容對麥當勞櫃檯的服務員說道。

  「請問薯條和飲料需要加大嗎?」女服務員嘴角掛著那副招牌笑容,熟練的敲打著收銀機按鈕。

  「不用,謝謝。」

  「好的,總共二百三十元,收您三百。」服務員動作迅速俐落的將七十塊遞給我。

  今天是學測的最後一天,考完試後,我和徹平一同來到麥當勞享用美味的午餐,並順便分享考試時的心情……

  稍微等了一分鐘後,我手捧著盤子走到二樓,遠遠瞧見徹平正對我揮手,便朝徹平的方向走去,才剛放下手中的盤子,我便狠狠的敲了一下徹平的腦袋,在他耳邊輕輕咒罵道:「白痴--」

  「喂!你很沒禮貌耶!」徹平口氣為些憤怒的反駁著,他嘟嘴的神情真的是……雖然明顯看出有可愛的感覺,但那表情真的很不適合用在他的臉。

  「別亂裝可愛……」語畢,一記手刀落在張徹平的頭上,並乾瞪著他。

  徹平雙手環住頭,豎起眉輕聲說道。「嘖……果然很沒禮貌。」

  抿著唇,忍住心中的不悅。

  「在沿海地帶放逐我的愛,孤單也很精采……」
  當我和徹平聊得正起勁時,手機鈴聲忽然想起,但這一響,使我萌生不祥的預感。

  「喂?」
  「偉、偉翔哥……」是家恩!家恩他哽咽的說著,使我不禁亂了陣腳。
  「家恩,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吞了口口水,氣氛顯得十分嚴肅。
  「我姊她、她……」
  家恩將方才所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全描述給我聽。

  豎起眉,將手機放入口袋,對徹平講一句:「不好意思,我先離開了。」後,便迅速離開麥當勞,跨上腳踏車後,我將目標鎖定離這裡不遠的--台中醫院。


  家恩方才是這麼說的:「就在我們準備返家時,一輛酒醉駕駛者闖紅綠燈造成車禍。但有個地方很奇怪,雖然我們一開始已越過斑馬線,但駕駛者彷彿是惡意傷害,忽然轉方向盤,撞上我姊。而我姊……她也因無法承受那股衝擊力,身軀直接向前飛了約十公尺遠--」


  可惡,如果讓我抓到那混蛋駕駛者,我一定要把他扁得落花流水,甚至連他父母親都看不出來。

  飆到台中醫院後,我隨即將腳踏車停好,以時速不知多少公里的速度,直接衝上三樓的手術室門口。瞧見伯父、伯母和家恩待在門口環繞,我壓抑住心中的怒氣,朝家恩的方向走去。

  「唰--!」
  手術室的門猛然被打開、綠燈也隨即亮了起來。

  「醫生,我女兒沒事吧?」伯父一把捉住醫生的肩膀,激動的詢問著。
  我總覺得,這幅畫面似乎曾在哪發生過?

  醫生面無表情的搖頭,隨後說道。
  「所幸並無大礙,但……」說到這後,醫生的眼神開始黯淡了起來。

  「但怎樣啊?」伯父顯得相當激動,也對,自己的女兒躺在病房中,做父親的誰不會難過?

  「用說的不方便,麻煩跟我走一趟。」
  醫生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帶著我們走進一間視聽間。

  螢幕播放出一幅畫面,而醫生用手比著一個彷彿腫瘤的地方。
  醫生的口氣頓時轉為嚴肅:「這是病患的細胞情況,我所指的地方便是腫瘤--現在發覺實在過晚,腫瘤已成長至末期了,你女兒恐怕活不過多時……」

  「什麼?」

  伯父、家恩和我都顯於無法相信的狀態下,雙瞳撐大、嘴巴張的很開。
  而伯母則是手捂住嘴,淚水在眼框打轉……



  如果,讓怡寧知道她的病情……她會很難過吧?




  TBC

[ 本文最後由 賽亞王子 於 07-6-10 04:3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在此要先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呆亞為了不讓文章變成八點檔,所以在匆促之下完成結局。
或許有點潦草,有點混亂,有點灑狗寫芭樂之肥皂劇情。
但呆亞還是努力讓文章進入尾聲。


  《最終卷》


  握緊拳頭,憤恨自己的無能……
  為何我如此無能?當怡寧受到困惑時,我卻在和朋友聊天--如今,她受傷了,我卻一點忙也幫不上,這樣的我,憑什麼資格當她朋友?



  在洗手台思考了好一陣子後,才離開洗手台。

  就在到病房的路途中,經過方才的視聽間,隱約聽見伯父、伯母在和醫生對談的內容,雖然了解偷聽不是件好事,但還是忍不住在門口旁聽對話內容。

  「醫生,我、我女兒究竟還能活多久?」伯父的口氣聽起來似乎有點激動。
  「隨著骨癌的增長,恐怕……無法活過今年。」
  醫生的話,直接震撼我的心。

  「為什麼我女兒非得受這種苦?為什麼?--」伯父捉住醫生的衣領,頓時哽咽了起來,聽了連我都不禁充斥著哀傷。

  眼淚滑過臉龐,現在的我根本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行--在這樣下去,遲早也是怡寧受苦,我怎能在這就倒下?至少,我要陪怡寧走完一圈。

  勉強將臉上的淚擦盡,神情裝得不知情的樣,抬起頭走進病房。
 
  「咦?偉翔你來……咳、咳。」嘴角露出一抹燦爛笑容,但隨即又被咳嗽掩蓋。
  「妳沒事吧?」我承認,我慌了、心也急了。
  「咳、咳……沒事,只是輕微的咳嗽。」搖頭,怡寧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

  別逞強了,妳彷彿是一朵在冰天雪地的北極圈內生長的花兒,只要沒有光,隨時都會枯萎。我是這麼推測的,但我沒說,只是虛偽的笑著。

  我對怡寧是否有抹喜歡,自己也不明確,但比起別人,她給我的感覺更強勁。
  或許我真的對她有好感,但又如何?死到臨頭,保護她是我的責任--


  「如果有天--」抿著唇,該死的又鼻酸了。我吸了口氣,忍著疼痛說。「妳發現自己到了極限,妳會怎麼做?」

  「直到那天,我會一直守候自己所愛的人。」
  徐怡寧輕描淡寫的說著,但我聽了心卻十分沉重,並努力克服淚水。
  「為何……妳可以說得如此輕鬆?」
  用咬牙切齒形容我現在是最好不過了,沉重劃過心靈,一筆一劃的慢慢劃過,
  「因為這是我目前唯一的希望。」
  「妳、妳都知道了……?」
  「嗯,我的病好不了是吧?」
  「那……妳怎不擔心?」
  光聽妳說句話,心情就又再度滴血,我不忍妳如此殘虐自己,真的不忍心。


  「至少,我沒有遺憾。」停頓,怡寧吸了口氣,繼續說道:「且況,人終究得面對死亡,我不過提早時間和它會面。」
  除了沉重還是沉重……
  也對,我不過是個旁觀者,何必比受害者還緊張?

  「對我而言,死亡,是一種無止境的盡頭。它會在你不知情的狀況下,讓自己走進那條道路。」
  在怡寧的臉龐,搜索不到哀悼及傷痛,出現的永遠只有那抹笑容,那抹燦爛笑容。

  「別談這個話題了。」再說下去,我恐怕會崩潰。
  心靈沉重的負擔著,我勉強揚起笑容,但笑容卻是虛偽的--

  「謝謝,」微笑,怡寧抬頭輕輕說道。
  「呃,呃……」停頓,腦袋一片空白,完全說不出個所以然。
  「謝謝你陪我聊天……咳。」
  「呃,這沒什麼。」
  搔著頭髮,總絕得心跳的速度有微些加快。
  結束對話後,我踏著沉重的步伐,騎著腳踏車回家。



  返家的畫面直接跳過。
  眼睛凝視著電腦螢幕,全身異常提不起勁,是怡寧的關係吧?苦笑,我推論著。

  操控著滑鼠點擊WordPad的圖示,待畫面跳出後,我熟悉自如的敲打著鍵盤,將今天的心情化為短文,在減減刪刪之後短文逐漸成形。朗誦著內容,彷彿一把刀再度刺入心坎,那種痛苦很難想像及說明。
  不知不覺中,鼻樑開始感受到一絲酸意。
  用手逝去淚水,看著顫抖的手掌,自己不禁疑惑。
  「我,真的喜歡她嗎?」
  為何,自己如此沒用?連喜歡一個人,去承認或否認的勇氣都沒有?
  如果真的喜歡怡寧,明天就直接述說心意吧--


  倏然想起以前和同學說的鼓勵:
  「愛一個人,就放手去追逐,別在意眾人的目光,放手追逐就是了。」

  嗯,明明自己都如此說了。
  有何不敢訴說及告白?要怪,就怪自己懦弱吧。




  站在黑暗處。
  「怡寧--」用僅剩的力氣嘶吼著。
  但著怡寧的身軀逐漸消逝於黑暗,明明目標就在前方不遠處,自己卻無法動彈。



  「阿--」一句話一個夢境,讓自己驚醒過來。
  「原來是夢……」倏然,我明顯感受到心跳震動跳動,還有自己急促的呼吸聲。

  看了眼鬧鐘,才六點二十一分。
  走到鏡子前,透過鏡子倒映出的是我,一個十分憔悴、神志恍惚的自己。
  「最近的我,是怎麼了?」是阿,以往的我究竟跑去哪了?眼前這位憔悴不堪隨時都可能做蠢事的少年,一點也不像自己,但卻提不起勁來恢復面貌及心情。

  頓時,時間彷彿止住,對我而言,人生的樂趣似乎也失去了一半。

  換上學校制服後,漫無目的的朝學校前行。
  一路上,眼神成空洞,腦袋也一片空白。
  踏入教室後,便趴在自己的位置上。

  頓時,徹平背著書包進入教室,即便他向我揮手,我依舊不理會他。
  隨著時間過去,他似乎開始有所感觸,說道。「偉翔,我知道你無法承受怡寧所受的痛苦,但也用不著跟著自殘。你這樣,不就跟那些成天想自殺的人沒什麼兩樣嗎?」

  聽完徹平的話後,我不禁愣了一下。
  沒錯,明明痛的是怡寧而非我,我憑什麼摸著心坎喊痛?在這時候,該振作的是我才對,我不該讓任何人擔心包括自己。

  瞬間彷彿清醒似的,我恢復以往的笑容,雖然有那麼一點的虛偽,但重點是我不能如此容易受影響。

  「徹平,你說得沒錯。」對著徹平露出笑容,心情暢快了許多。
  「沒什麼啦!」從徹平的口氣,可得知他似乎有點驕傲及得意,聽了有點想出面送他一巴掌。
  「呃,徹平,有件事我想拜託你。」
  「請說……」
  「幫我跟老師請假,謝謝。」
  不等他回應,我便背著書包離開教室。


  跨上腳踏車,狂採腳踏板,朝醫院前進。
  進入四零二號病房,遠遠便瞧見怡寧正在食用早餐。我盡量將心情壓制,露出自然的神情,朝怡寧的方向走去。

  「嗨。」揮手,臉上硬是擠出笑容。
  「嗨。」停下吃早餐的動作,怡寧對我露出笑容,或許只是平凡的笑容,但我卻趕到異常溫馨。
  「你不去學校嗎?」
  「今天想翹課。」苦笑,翹課是一半的理由,另一半則是為了妳,怡寧。
  「原來如此。」語畢,怡寧繼續食用她的早餐。

  抬頭看了眼窗外,蔚藍的天空搭配白雲,不禁想起散步的感覺。
  「待會要出去走走嗎?」我手指著窗外。
  「嗯--」她點頭示意答應。



  等怡寧食用完早餐後,我便帶他至附近的公園散步,
  簡單寒喧幾句後,我開始嘗試切入正題。


  停下腳步,上前將怡寧抱住,並秉著氣息說道:「怡寧,自從認識妳到現在,我一直有話想對你說,在我眼裡,妳就像童話故事的天使,照耀著我的心靈。或許話肉麻了點,但這是我最誠懇的真心話,希望你能接受。最後不管如何,我都會陪伴在妳左右,怡寧我喜歡妳--」

  「抱歉。」隱約感受到她的手在顫抖,嚴重的顫抖著。
  當我鬆開手的瞬間,她奮力將我推開,她愣住我錯愕,氣氛十分尷尬。

  「抱歉,我激動了點……」雖然她話這麼說,但我感覺得出來,她在和心情掙扎。
  「不,是我莫名其妙……」看著怡寧的臉,內心不禁擁起愜意。

  經過這次的莫名告白,我和她的關係似乎又疏遠了,現在只要一碰面心裡便會感到尷尬。





  西元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

  在怡寧被推入手術室前,我握住她的右手,她對著我露出笑容,說道。「偉翔,其實我也喜歡你……」
  一愣,她的嘴唇直接往我嘴貼上,就這樣僵持了十秒。
  當她離開我的那刻,我體會到當生命中失去支柱的感受。



  「四零二病房的病人,進行急救--」
  大批醫生及護士進入手術房,並將我們請退離開病房。

  當紅燈開始閃爍時,我開始萌起不祥預感,希望直覺別發生才好。
  但一切,似乎都來得太慢了。


  經過整整三小時二十分鐘的搶救,手術室的門打開醫生從內走出來。
  醫生沒多什麼,只是帶著黯淡的神情,搖頭表示手術的結果。


  「這、這不是真的吧?……」
  直接衝入手術室,看著怡寧的臉蓋上一張白布,倏然我啜泣了起來。

  「偉翔哥……」隨後走進的家恩,看見自己的姐姐躺在通往天國的路上,不禁抿起嘴唇,明顯看見淚水在眼框打繞。




  事後,我和徐家的人一同來到怡寧的墓前,我雙手合掌祈禱著她在地球的另一端能過得平安無事。
  而我,也會連同怡寧的份一直努力下去--




  「人,終究是面臨死亡的窘境。」
  THE  END


[ 本文最後由 賽亞王子 於 07-6-10 04: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44 , Processed in 0.722725 second(s), 25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