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黑夜之心

[複製連結] 檢視: 1553|回覆: 7

發表於 06-10-23 22:59:47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序章>
啪!
「嗚哇!」克理斯被這突如其來的掌擊嚇到,從床上躍起。
他定了定神,看向前方的人影......。
「搞什麼......是你阿,雷恩。」他喘了一口氣,夢裡那一值逼近的身影他到現在還忘不了。
一頭紅色的長髮,手臂整體看來雖然纖細但力道卻大於常人,彷彿.......要把她所握住的自己的手指給扯下來一樣......。
雷恩抬了抬眉,直勾勾看著不知為何突然喘起氣來的克理斯,「你還沒換衣服。」
「......阿?」還沒會意過來,克理斯只能以疑惑的眼神看著擁有和自己同樣面貌的雷恩。
很少會有人不認識他們,知名企業董事長的雙胞胎,就像是在祝福這個家庭一樣的到來。
尤其......身為雙胞胎的兩人,卻有不同顏色的瞳孔和髮色。
克理斯是偏紅的橘色和金色的髮色。
而雷恩卻是深沉的藍和與其搭配的銀色頭髮。
如此特別的雙胞胎,在這原本就不平凡的家庭裡更增添了他們的知名度。
「今晚的宴會。」連個性都不相同的他們,卻和平的一起活到十三歲,此刻,雷恩還是以平常不帶情緒的語氣簡短扼要的解答克理斯的疑惑。
「嗚......。」而克理斯......是屬於溫和的人,就像現在,他只敢將不滿表現在表面,卻沒能將感想發表出來。
他一點都不想去參加這所謂的宴會,每次都有一堆大人指著他們滿臉笑容問東問西的,話題老是圍繞在他們的課業ˋ人際不然就是談到他們將來的路。

「他們未來將會繼承我的事業!」每次,爸爸總是會很自豪的說,「他們的才能要是能用在這方面上,一定會.......。」

接下來的話克理斯就算沒猜到也想的到八成了。
況且,反駁也沒用,要是跟他爸說他將來想當音樂家,結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叩!
門在這時應聲打開,他們的媽媽-施翠˙帕斯出現在他們面前。
「哎呀......你怎麼還沒換衣服呢,克理斯?」施翠是克理斯和雷恩的第二任媽媽,還很年輕,才二十歲多而已。至於他們的親生母親,聽說是難產,也就是說,是生下這對雙胞胎之後。
克理斯略抬了一下頭,雷恩的身上果然已經穿上一件禮服,這倒是有一個好處,他不需要照鏡子就可以知道自己穿上後大概的模樣,前提是要把眼睛和頭髮遮起來。
「......我馬上就換。」邊說著,克理斯從床上跳下,左手邊正好是一個偌大的窗子,黃昏的夕陽餘光正好照耀在剛跳下床的克理斯身上。
他稍轉了一下頭,半面對陽光,沒什麼動機,只是想看一下好像很久沒看過的夕陽而已......。
「阿!」驚叫聲引起了正要離房的雷恩和施翠的注意。
「怎麼了?」「......?」施翠關心的問,雷恩雖然快速的趕回來,但卻只是露出不解的表情。
克理斯眨了眨眼睛,原本令他驚叫的事物卻已經消失了......。
「沒有......應該是我看錯了吧.......。」
「你......還好嗎?要不要我去跟爸爸說你不舒服?今天的宴會你不要去好了......。」
「不,不用,沒關係。」明明是個好機會可以推掉這次的宴會,可是克理斯不想只讓雷恩一個人去那個地方,他雖然不說,但克理斯明白雷恩也很討厭這個宴會。

夕陽已經落下了,地平線一點點的光令天空呈現有點憂鬱的淡灰。
克理斯剛換好了禮服,再度走到窗前......。 
剛剛畫過夕陽ˋ那自由的影像......還印在他的腦海中......。
「......天.......使?」

<序章>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7-1-25 06:36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話-相同的時間,不同的道路

車窗外的景物一樣樣的晃過,伴隨夜晚的都市理應有的燈光拖過一道細細的線條。
克里斯和雷恩各靠在左右兩旁的車門,彼此都沒有交談。
這並不是代表他們感情不好,正確來說,他們兩人之間擁有超越平常兄弟的牽絆。
只是,以"目前狀況"來說,他們不願意交談罷了。
克里斯看著車窗一閃而逝的景象,嘴裡哼著歌,腦中也漸漸譜出音譜。
(名字......叫做"紅之權"吧)
克里斯開心的想著。
只要是和音樂有關,他都會在不知不覺中展露出笑容,只是本人尚未察覺而已。
相較之下,雷恩只是低著頭,盯著手機螢幕,抓著手機的右手靈活的按著。
表情......意料之內的沒有變化。

車子停在一棟氣派的大樓前,接待員打開車門,雷恩第一個下車,克里斯則跟在其後方。
再來是熟悉的大廳,水晶燈跟以前一樣掛在大廳前面,只要往前走一些,便可以看到這個大廳真正的面貌。
「嗯......還是看不到天花板。」克里斯抬起頭,大廳兩側牆壁一直往上延伸,每一層樓站在走廊上有看到他們的人,皆友善的揮了揮手。
克里斯也笑著跟他們簡單招了一下手,跟著雷恩往前方的電梯走去。
「沒必要招手的。」雷恩進到電梯裡,在門關上時說道。
「咦?可是別人都先揮手了......。」
「那只是身分因素罷了,裡面沒包含任何感情。」雷恩轉過頭,藍色瞳孔印著克里斯的身影,「因為我們是"爸爸的兒子",如此而已。」
電梯門上方的數字跳到B2,門應聲打開。
「走吧。」
「嗯.....。」
一條鋪著紅地毯的走廊上,幾個穿著西裝的大人手中抓著玻璃杯聊天,這裡,就是貴族聚會的場所。
兩人像普通人似的走到宴會入口,站在前面的侍衛一瞄到他們,便露出殷切的笑容道:「兩位便是諾砍董事長的兒子了吧?」
「嗯。」
「.......。」雷恩微點了點頭。
「那就用不著檢查身份了,裡面請。」侍衛行了一個九十度的躬,兩隻手順暢的做出請進的動作。
現場的樂團在兩人踏進會場時停止演奏,而同時,所有人也看向入口。
接著像往年一樣震耳欲聾的聲音,「各~位~!諾砍董事長的公子!克里斯和雷恩已抵達會場!」
啪ˋ啪啪啪啪啪啪.........
掌聲完全蓋過目前正在解說兩人生平的聲音。
不過,其實也沒什麼值得聽的,反正說詞跟去年大同小異,大不了就是他們的爸爸已經將克里斯拿到今年全市"音樂演奏第一名"和雷恩蟬聯"空手道冠軍"這件事公布出去,而比去年多了這項解說而已。
掌聲持續一段時間,宴會也慢慢從兩人到來的轟動中平息下來。
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一對白色的翅膀收進紅色長髮少女的背部,好像那原本就是身體的一部分。
在她的旁邊,另一個留著金色短髮的少女也重複著她的動作,將另一對可以融入黑夜顏色的翅膀收回背部。
「目標,在地下二樓。」擁有黑色翅膀的少女語氣平淡的說。
「嗯,"黑夜之心奪取作戰",開始!」
兩道影子在漆黑的夜空中俯衝而下,從高達四十多層的高樓上。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12-30 08:4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優美的琴聲迴盪在會場中。
克里斯坐在早已事先準備好的鋼琴前面,專心一致的編出美妙的旋律。
所有人都自然而的閉上眼睛,在琴聲的沐浴下,所有除了聽覺以外的感官似乎都是多餘的。
曲子進行的不快,這首曲子,沒有任何人聽過,因為這是克里斯自己編的。
不是說他討厭演奏有名的曲子,而是,當他被要求上台演奏時,他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這一首。
台上的他,也隨著音樂的進行輕輕搖擺......。
「呃......!」突然,琴聲中斷。
觀眾們有些睜開了眼,有些則還沒適應這一瞬間的轉變,又或著是,還想捕捉殘留在空氣中的感覺。
最後,目光所觸及到的,便是緊抓著自己右手ˋ面露痛苦的克里斯。
議論聲漸漸擴大起來,緊接著,一個人影衝到台上。
「怎麼了?」
克里斯抬起頭,一雙湛藍的瞳孔正看著自己。
「這個......我.......。」連編出話語都有些困難。
見到這一幕的雷恩,抓住他的手,「先下台再說。」
「嗯......。」微點了點頭,雷恩朝台下代替克里斯行了個禮。
「走吧。」

無人的走廊上,兩兄弟蹲靠在牆壁上。
其中一人微微的喘著氣,而另一個,則在等待他的情緒平靜下來。
「......謝謝。」語氣恢復了些。
「不會。」停頓了一下,雷恩看著克里斯說,「你很少失誤過。」
「嗯......因為這個。」克里斯伸出自己的右手。
在他的食指上,戴著一枚戒指。
「剛剛它突然發熱。」
雷恩看了一眼這個其實自己也擁有的東西。
這是他們的親生媽媽在死了之後遺留給他們的,雷恩拿的是項鍊,而克里斯拿到的就是此刻克雷恩看到的戒指。
兩樣東西都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戒指的環上沒有多加什麼裝飾,那個項鍊的帶子甚至只是用一條細繩。
但相同之處,戒指上鑲嵌著一顆黑色的小石頭,項鍊也掛著同樣的東西。
說穿了,就算那是什麼珍貴的寶石也不稀奇,出生在這種家庭,這點程度的禮物應該是合乎常理的。
但,並沒有。
石頭只比一張紙厚一些,沒有明亮的光澤,甚至,也無法斷定它是什麼種類的礦石,因為書上根本就找不到。
久而久之,兩人只把這兩樣東西當做對母親的依戀,每天帶著,也變成一種習慣。
雷恩伸出手碰了一下克里斯戒指上的石頭,「......沒有熱度。」
「咦?」克里斯皺了皺眉,自己也摸著,「哪有......明明還溫溫的。」
兩人對看了一下,接著默契十足的看向另一顆石頭的所在之處-雷恩的胸前。
將項鍊拉出,伸出手觸碰著......「溫溫的。」
「真的?」克里斯也用手感覺一下,「嗯......果然,這種溫度只有你感覺的到。」
雷恩搖了搖頭,這種超現實的東西令他感到有些不適。
雖然正常人碰到這種是多少都會有這種感覺,可是對雷恩來說,會特別強烈。
譬如,要他相信有外星人?先殺了他再說吧。
「以前有發生類似的事嗎?」不是肯定的"這種"而是"類似",這就是克里斯式的發言。
假如,要他直接衝到自己喜歡的女生面前說"我喜歡妳"?請先找個催眠大師來再說吧。
「不,沒有。」
「那到底是......!」一雙手突然從牆壁裡竄出,環抱住雷恩的頭,將他往後拖入牆壁裡。
「雷......雷恩!」情急之下,克里斯直接喊出自己哥哥的名字,並拍打著牆壁,「喂!你沒事吧?在的話就回答.....。」
「沒有用,他不可能回答的。」一個平淡的語氣說著。
克里斯轉過頭,無人的走廊上不知何時出現一個少女。
她穿著一件連身的長裙,一頭粉色的長髮自然的垂著,正以一雙比克里斯的瞳孔還要紅的眼睛看著他。
對望著,女孩突然一步步慢慢的接近,「那麼,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吧?」
克里斯坐在地上,拼命往後退,「妳......是誰?」
「呵呵,這不重要,」她露出冷冷的笑容,「乖乖的把"黑夜之心"交出......呃阿!」
碰!
克里斯呆望著趴在地上的女孩,頭腦將眼睛所看到的東西進行分析,最後得出這樣的結論-「她"竟然"跌倒了!?」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7-1-1 12:3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冷靜。)
克里斯在心中告訴自己。
(說不定只是整人節目而已,因為我們是大企業家的兒子,所以......。)
思及此,眼前的少女從地上坐了起來。
「嗚.......好痛......。」她右手摀著鼻子,眼角還隱隱約約的閃著淚光。
克里斯小心翼翼的出聲,「呃......不要緊吧?」
「嗯,還可......」似乎意識到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少女即時將話打住,「用.....用不著你關心啦!」
她站起身,盯著克里斯說,「把"黑夜之心"交出來!」
「呃......黑什麼?」有點跟不上氣氛變化的克里斯抱著"好像可以交談"的想法問道。
「黑夜之心啦!快點還來!」
「你......找錯人了?我沒有那種東西阿。」克里斯小心的回說,這個東西他連聽都沒聽過,怎麼可能放在身上?
「怎麼可能!距離這麼近,我不可能弄錯的。」她停頓了會,突然將臉湊近。
「哇......哇阿!」這個舉動讓克里斯又倒退了幾步。
少女皺了皺眉,「喂,你。」
「什......什麼?」
「我,有那麼可怕嗎?」少女有些生氣的問。
(不......沒有......。)
在克里斯的觀點裡,他甚至覺得這個女生很可愛,而且,還散發著一種他說不出來的氣質。
簡單的來說,單就外表而言,他一點都不討厭這個女生。
只是......。
「呃......這個.....。」
(嗚......這時候該怎麼回答啊?)
「怎樣阿?」
「我......。」
克里斯語塞著,他明白自己不擅長撒謊這方面的事,就算要轉移話題好了......。
(好像......對這些都不在行阿.....)
「那個......」經過選擇後,克里斯戰戰兢兢的開口說,「妳長的不可怕。」
「嗯?呃......是喔?」少女似乎對克里斯突然轉變的態度有些不習慣,不知是不是錯覺,克里斯好像看到她臉有些紅潤,「總.....總之,快點還來吧,黑夜之心。」
少女對著還坐在地上的克里斯伸出手,他仍一臉茫然,「我真的沒那種東西阿。」
「嘖!你怎麼講不聽阿!」突然,她伸出來的手將克里斯的手腕抓起,在面前晃了晃,「不就是這個嗎?」
鑲著黑色石頭的戒指,少女將另一隻手緊緊抓住克里斯的食指,「既然你不還的話,那我就自己......」
「阿!喂,等等......呃......」難以置信的熱度又透過戒指傳出,但跟剛剛不太一樣的是,這次的熱度不像剛才一樣"粗魯",有種要克里斯放心的感覺。
「哇啊!」一聲驚叫後,少女的手鬆了開來。
明顯的燒傷出現在她剛摸過戒指的手掌上。
「這......難道!?」少女看向克里斯,眼神跟剛才完全不同,帶著憤怒。
克里斯站起身,一步步後退,「呃......剛才不是我用的,我......。」
「哼,原來阿。」
「咦?」
「既然如此,我也不用隱藏實力了!」一雙純白色的羽翼在少女背後伸展開來,帶著跟剛剛完全不一樣的氣勢。
「妳......。」
「喝阿!!」少女身體往前一頃,羽翼跟著拍打而出,數不清的羽毛飛快的往克里斯衝去。
「哇.....哇阿!」連驚訝的時間都沒有,克里斯反射性的將雙手護住臉,戒指在此時發出耀眼的黑光。
「什......什麼!?」
幾秒後,發現自己並沒有受傷,克里斯鼓起勇氣睜開眼。
黑色光芒形成一個屏障作用的存在,擋下接踵而致的羽毛。
「這......怎麼會......?」
(不用擔心。)
「咦?」克里斯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食指。
(你,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一個溫柔,且傳到心裡的聲音。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7-1-20 11:1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滴著血的黑色槍尖充滿威脅性的舉起,在槍的前端,金色短髮的少女按著血流不止的肩膀,背後的黑色羽翼垂在地板上,掉落的羽毛散佈在周圍。
那雙藍色的瞳孔裡,帶有怨恨,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感情。
這個畫面維持了好一陣子,打破沉默的,是那個不屬於人類的女孩。
「為什麼停下來?」
「......。」
「殺了我阿!像你殺其他的天使一樣!」不甘心的咆哮傳到雷恩的耳裡。
一點也沒被氣勢壓倒,雷恩用平淡的語氣說:「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咦......?」
「為什麼要擾亂我們的生活?」沒握槍的左手緊緊握拳,指甲深深的刺進手掌心裡。
「......理由,你不是很清楚嗎?」少女毫不畏懼的面對著槍尖,銳利的眼光直視雷恩,「因為你們擁有黑夜之心。」
「那是我們母親的遺物。」
「阿,沒錯,」她諷刺的笑著,「是有這麼一個報告,但無所謂,那個本來就是我們的東西,還給我們有什麼不對?」
「......這東西,很重要,」雷恩下意識的握緊胸前的繩子,但掛在上面的黑色石頭早已不在了,「說過了吧,這是我們母親的遺物。」
「所以,你是不打算還囉?」
「對。」
「哼!前幾個天使也是這樣被你殺害的嗎?」少女緊咬著牙。
「......我不會饒過任何想傷害我哥哥的人,如果,妳也是那其中一人的話.......」黑色槍尖突然逼近,和少女的臉只差一公分,「那我,也會殺了妳。」
碰!
「呃......。」撞擊聲從遙遠的另一邊傳來。
黑色槍尖從少女的面前移開,雷恩急忙往聲音發出的方向跑去。
「沒有用的.....」少女緊抓著肩膀,但血還是沒有停止的跡象,「我在周圍設下屏障,憑你這單單的人類......是不可......能......」
雷恩沒去理會在他後方倒下的身影,緊抓著手上的槍,奮力朝看似空無一物的地方刺下去。

(這是......?)
目光從克里斯的身上移開,看向旁邊的牆壁。
(屏障開始薄弱.......這麼說,那個人,不是哥哥,而是弟弟?)
「可惡......」

克理斯疑惑的看向前方,那個女孩,不知為什麼顯的有些著急。
溫柔的聲音也沒再出現過,戒指也安份下來,也就是說,再發動一次攻擊,克理斯一定沒辦法逃過。
(不攻擊嗎......?)
連視線也不在自己身上,而是看向旁邊......。
才想到這,少女回過頭。
「這次,算你走運。」
「......?」
「不過,我們一定還會再見的!」說完後,純白的羽翼往上伸展,「很快。」
補上這句有些多餘的話,少女的身影朝天花板一躍,穿越過去。

克理斯看著旁邊正被自己的母親強迫擦藥的雷恩,他還沒有問牆壁後面發生的事。
雷恩出來後,手上緊抓的黑色長槍,雖然馬上就消失了,但克理斯還是有看到。
然後,走到他面前,坐下來,謹問了一句,「沒事?」
「啊?嗯.....沒事。」有些遲疑的回答後,雷恩點了點頭。
神情好像放鬆了些,但其實跟原來的表情沒有差別,只是克理斯感覺上而已。
眼前的保安人員被自己的父親罵到臭頭。
他們堅稱已經把整棟樓都翻過來找了,但為什麼就是沒找過克理斯所在的那條走廊?這點,連當事人自己都不明白。
是那個女孩的力量嗎?

兩人坐在轎車裡,克理斯如往常一樣的哼著歌,腦中想著樂譜。
雷恩也一樣,低頭按著手機。
皎潔的月亮。
兩個自由飛翔的......。

第一話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7-1-23 06:3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話-期限

早晨的陽光,從窗戶外射進來。
單薄的眼皮好像無法完全擋住陽光的照射,我張開了眼,面對刺眼的太陽。
這就是我每天的開始,第一眼是陽光,接下來,是比普通家庭還大的房間。
叩!
只敲一聲門便不客氣闖入的,是我弟弟。
雷恩˙霍爾。
他的學生制服已整齊的穿在身上,相較我,還穿著睡衣。
「起床。」很平淡的吐出這句我每天都會聽到的話。
「......那個......我已經起來了阿。」雖然已經習慣了,可是仍忍不住反駁道。
雷恩像沒聽到一樣,離開我的房間。
這就是我們兩個的差異吧......雖然是雙胞胎,卻很容易辨認。
因為,不只是個性上的極端,眼睛和頭髮的顏色也有所不同。
我下了床,走到衣櫃前。
制服是以藍色系為主,女生和男生的樣式一樣,只有褲子和裙子之間的差別。
我就讀的貴族學校,除了語言ˋ算數和本國歷史及地理這些上午的主課以外,下午完全是以學生興趣為主修。
我不討厭這樣的學習方式,因為這樣,我才能在下午學習自己最喜歡的音樂。
換上制服,將書包背著下樓,走向熟悉的飯廳。
才剛轉進,一個塑膠袋擋住我的視線。
「太慢。」這種簡短的說話方式還真是讓人印象深刻......不是像我一樣從小跟他長大的人,聽過一次後就算被這樣擋住眼睛也猜的到是誰吧。
「呵呵,又沒辦法進飯廳了呢,克理斯。」
後方,我的母親施翠˙帕斯帶著微笑走過來。
雷恩將塑膠袋放下,一樣平淡的說:「太晚起了。」
「阿阿,果然又是這個理由呢。真的不需要買個鬧鐘嗎?」
「嗯,不用。」幾乎每天早上都得聽到的問句,因為我喜歡睜開眼就看到太陽的感覺,所以不想用鬧鐘起床。
「唉.......那不勉強囉,出門前記得要刷牙洗臉,路上小心。」母親說完後,便上樓了。
我很少看到我母親吃早餐的模樣,早上看到她時,就是一副"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只換衣服"的樣子,又很晚睡,父親也很少回家,這就是所謂的親情缺乏吧......。
雷恩將早餐塞到我手裡,「拿去。」
「阿.....謝謝。」我將目光從我母親上樓的身影移開,看著手上的早餐,我不由自主的開口,「雷恩。」
「嗯?」
「你.....有跟媽媽一起吃過早餐嗎?」
「.......。」換來的是一陣沉默,這時我才意識起,這種時機問這個問題有多麼奇怪。「......抱歉,當我沒說過好了。」
我往浴室走去,他也沉默的跟在後面。
雖然平常也是這樣,但今天的氣氛卻顯的有些凝重。

「啊!早安!克理斯!」學校前的斜坡上,充滿朝氣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我和雷恩停下腳步,看著熟悉的友人跑到我們旁邊,然後按著膝蓋喘氣。
「呼......累死我了。」
「早安阿,琳。」我笑了笑。
琳˙欣。
愛逞強的個性一直是我對她最深的印象,總是用一條藍色緞帶綁著馬尾,偶爾會在這個斜坡上遇到,但就算沒遇到,到教室後也會看到她,琳和我在同一個班級。
「喔?雷恩也在阿,早阿!」
「早。」語氣上有些不滿......是因為琳到現在才發現他嗎?不過,我想太多的可能性比較高,因為他表情根本沒有變化。
打招呼完後,我們三人便並肩繼續往前走。
「欸,克理斯。」
「什麼?」
「週末的作業會寫嗎?」
......又來了?
「妳又沒寫了阿?」
這句話一出,琳馬上理直氣壯的頂回來,「才不是呢!是不會啦!不會!」
「少找藉口了。」阿......完了。
「阿~?兩天不見,說話還是一樣毒阿!雷恩!」
「不是毒,是事實不是嗎?」
「你這傢伙......!」
「那個......兩位......。」剛好走在兩人中間的我話才說到一半,馬上被琳加大的音量打斷。「道歉!」
「不要。」
「我說......那個......。」
「你是要逼我動手就對了!」
「四十三勝一敗。」
「咦......?」
雷恩微撇了撇頭,「妳跟我打鬥後的結果。」
他突然加快腳步,我往前走幾步後停了下來。
琳愣在原地,好一會才回過神,「什......什麼東西啊!記下來做什麼!」
她生氣的吼著,不過走在前面的雷恩連回頭都沒有。
我猶豫著要不要追上去。
他是我弟弟,早上我們兩雖然沒有吵架,雷恩的態度也跟平常一樣,可是......。
(果然......沒辦法放著不管。)
「真是的,你跟雷恩的個性怎麼會差那麼......。」
琳有些溫怒的走到身旁,我出聲打斷她的抱怨,「抱歉,我有些事情,琳先到教室吧。」
「阿......喂!克里斯!」我往前跑去,雖然好像有點對不起琳。
(找個時間請她吃東西好了)
邊這樣想著,學校的大門已經進入我的眼裡。
入口處是一個不怎麼大的圓形廣場,中間誇張的弄了一個尿尿小童噴水池。
不管怎麼說,一個貴族學校用這種噴水池會不會有損形象?這我就不清楚了,聽說校長本來就是怪人。
「阿,看到了。」雷恩的背影有些寂寞的走著,跟剛才加快腳步的速度不一樣,他看起來就是很悠閒的樣子。
「欸!雷恩!」
聽到我的叫喊,他轉過頭,露出有些詫異的......不,應該又是我想太多才是。
我跑到他的面前,調整一下呼吸。
在斜坡上跑真的好累......有點能體會琳的心情了。
通常,都是她追我們,而要是我們有機會在爬坡時看到她在我們前面,可想而知,雷恩是那個絕對不會用跑的追上去的人。
「琳呢?」
「應該還在下面,我請她自己先到教室。」
「喔。」簡單應了一聲,雷恩繼續悠閒的往前走。
我配合他的速度,跟在旁邊,「你......還好吧?」
「什麼意思?」他不習慣看著別人說話,所以,此刻他的目光還是向前看。
「總覺得你心情有些不好......。」
「......」
雷恩低下頭,好像在思考一樣,最後,平淡的說:「沒有。」
「那為甚麼要先走呢?」我們已經繞過噴水池,眼前呈現的,是偶爾才會用到的集合場。
通常只有室外活動才會用到,兩旁就是我們一年級的教室。
「因為想要。」很簡單的回答。
「喔......那就好,我還以為你生氣了。」我苦笑著。
「沒有產生那種情緒的理由......呃!?」
他突然停下腳步,我有些疑惑的看著他,「怎麼了?」
雷恩臉上出現絕對不是我看錯的情緒。
驚訝。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一個少女站在前面。
她留著金色的短髮,身上穿著同校的制服,用她那翡翠般的綠色瞳孔看著我們。
我看了看她,又看向雷恩,「認識的?」
少女已經別開目光,自顧自的走了。
雷恩搖了搖頭,「不認識。」
「喔.....這樣阿。」
他臉上又恢復平靜。
我了解那個少女絕對不是跟他毫無關係。
但只要是雷恩決定不說的事情,就算是我這個做哥哥的再怎麼問也得不到答案。
又一起走了一段路,雷恩的教室已經到了,而我的教室在更裡面一點的地方。
「那放學後見囉。」
雷恩看著我,揮了揮手後走進去。
我回過頭,繼續朝熟悉的方向前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票選結束!
這次的人數跟上一次一樣......還是沒什麼人氣說(苦笑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7-1-20 11:1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沒過多久,我坐在教室右後方的位置,聆聽在這沒有老師管的空檔期大肆聊天的同學們的吵雜聲。
會坐在這麼偏僻的地方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不喜歡出風頭,也不喜歡大家看到我時老是投以異樣的眼光。

「只要別妨礙到我就好。」

這句話是雷恩回答我的,以前我問過他這方面的問題。
但我不同,我討厭每天早上進到教室那種突然寂靜的感覺。
好像我是異類一樣。
這麼有名也不是我造成的,只不過是我爸的成功影響到下一代而已。

「那麼,讓你坐後面的位置怎樣?」

茵非˙席洛哥-我們班導學期初的時候想到這個方法。
覺得沒什麼不妥,所以我接受了他的提議。
也因此,班上的氣氛沒因為我的到來而改變。
「一聲不響就跑開,你好樣的啊?克里斯。」琳的聲音。
雖然知道這一刻一定會到來,但沒想到這麼快......。
「不好意思,我.....。」
「道歉就有用啊!」琳彎下腰,在耳邊吼道。
「妳聽我說完嘛,」我反射性的將頭往後,「我知道我不對,下一次請妳吃東西可以吧?」
「請我吃東西?恩......勉強接受吧。」嘴巴上這麼說,臉上卻露出開心的笑容。
她有些愛吃,但奇怪的就是怎麼吃都吃不胖。
「琳,麻煩請妳坐好。」茵非老師不知何時已經站到台上,有些不悅的要琳回她的位置上。
我將眼神從琳急急忙忙跑回座位的背影移開,望向講台上的茵非老師。
「今天呢,有些事情要公......伊德!把橡皮筋收起來!」
坐在靠近中間位置的男同學有些洩氣的從射擊姿勢改回正常坐姿。
窗邊的一位男同學興奮的朝他吐了吐舌頭。
「柴染,舌頭很大,但不需要現出來。」
全班發出笑聲,那個男生有些臉紅的坐正,但頭低低的。
「很好。接下來呢,我要宣佈一件事,雖然學期中你們可能會有些疑惑,不過,有位新同學要轉進我們的班上。」
她話打住,看了看門口。
一個女孩走進來,站到講台上。
從她進來的瞬間,全班都是安靜的,那個女生散發的氣質,就是有能力辦到這件事。
我屏住呼吸......。
「同學們好,」
一頭粉色的長髮。
「今天開始,」
火紅的眼睛看著全班。
「我將和大家一起生活,」
昨天晚上,才聽過的揉和聲音。
「我叫做光霽˙捷霖頓,請多多指教。」接著,以我沒見過的溫柔笑容做結束。
我喪失了思考能力,那個女孩低聲跟老師說了幾句話,便下了台。
掌聲如雷般的響起,班上來了一位可愛的女生當然會有這種反應,但我卻沒力氣拍手......。
「以後請多多照顧囉,克里斯。」她悄悄靠過來說。
全班唯一的空位,在我的旁邊......。

「我想,我們之間有一點誤會。」第一堂課結束,她無視我緊貼著牆壁那種明顯就是想離她遠一點舉動,自顧自的開口。
「那天晚上,任務內容從"奪回黑夜之心"改為"監視其使用者",所以這次完全沒有敵意。」
她頓了頓,看著我,表情嚴肅,「你幹麻啊?」
「沒有,只是想在物理法則的限定下拉開妳我之間的距離。」我誠實的回答。
「都跟你解釋過了,沒必要這麼害怕吧?」她皺著眉,好像不喜歡我的舉動。
我深吸幾口氣,緩和一下情緒,從牆壁上離開,「真的?」
「騙你幹嘛!?」
這句話問的好,要說妳會騙我的理由,我說不定可以寫滿整張影印紙。
「那,回答我幾個問題。」
「規定內的我可以回答。」
「妳是什麼東西?」
「血倫昕。」她從嘴裡吐出三個像是從字典裡隨便湊出來的字。
「......什麼?」
「我們那裡都是這樣稱呼自己,你們都怎麼稱呼有翅膀的人類?」
「呃......天使......?」我遲疑著開口。
「喔,那你把我當作天使就好了。」
(......別用那種不在乎的語氣說這句話阿。)
她好奇的東張西望著,「這裡就是你們的世界?」
「啊?恩......對。」
「還可以,接下這次的任務果然是對的。」她滿意的笑了。
「妳......是第一次來?」
「恩,不過我的搭檔不一樣,他已經來過很多次了。」
「喔......。」所以,上一次把雷恩拉進牆壁裡的就是......。
我甩了甩頭,總之,她沒有敵意,雷恩也過著平凡......。
等等!
「這麼說!妳的搭檔......」
噹~噹~噹~
一成不變的聲音將我的話蓋過去。
「啊?這就是上課鐘嗎?」光霽有點興奮的問。
「咦?」
「好棒喔,以前只有在書上聽說過而已。」她陶醉的瞇起眼睛,享受在我耳裡有些單調的旋律。
這是第一次,我有種她只是普通人類的錯覺。
光霽˙捷霖頓。
一個要我稱呼她為「天使」的女孩。

上午的課很快的結束,吃過午飯後,我帶著期待的心情走到音樂教室。
四面跟普通教室一樣的牆壁,黑版換成有些凹凸的白板。
這裡唯一的一台鋼琴就放在講台的旁邊。
我推開掛著"音樂社"這三個字的門,教室裡已經有幾個學生在準備自己的樂器。
而我,只帶了夾著譜的資料夾。
因為我的樂器就是放在講台旁的黑色物體。
音樂社唯一彈鋼琴的人。
教室裡發出幾個單音,學生們正在試試看自己樂器的聲音有沒有走調。
我坐到鋼琴前。
馬上......就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黃昏的陽光灑進教室,我按下最後一個音符,讓餘韻充滿空蕩蕩的教室。
凱魯老師滿意的看著我。
「今天狀況很不錯喔,克里斯。」
「謝謝。」我笑著回道。
其他樂器的學生都已經結束練習,凱魯老師是負責鋼琴的指導,因為熟知我的個性,所以都會陪我練到放學後。
不同樂器都會有不同的指導老師,音樂教室的後面有幾間設備完善的隔音室,他們都在那裡分別練習。
這棟樓上方也有專設幾個個人練習的隔音室。
只為了一個小小的社就大費周章......校長果然是個怪人。
「幫我一個忙吧,克里斯。」凱魯老師在我收拾東西的時候出聲。「三年級的畢業典禮,你知道吧?」
「恩,我知道阿。」我將鋼琴蓋上,回答。
「籌辦的那些人要求我找兩名學生上台負責其中一項演出,每個社都得要在畢業典禮表演的,你應該清楚吧?」
「恩。」
「所以,其中一個我希望是你。」
「咦!?」
凱魯老師像是在欣賞我臉上的表情,笑了笑,「當然,我有和負責其他樂器的指導老師討論過,他們都有去聽你比賽的演奏,也都認同你的實力。」
「可......可是......。」我不太記得當天的事情。
只記得全身一直發抖,輪到我時,甚至無法讓手指平擺在鋼琴上。
那天我一直覺得自己演奏的不好,得獎時也沒特別開心。
如果,只是因為我的身分的話......。
總之,那並不是什麼值得誇耀的回憶
「不過,只是告訴你你有資格而已,也要看你的意願才行,怎樣?要給你時間考慮?」
「我......呃......。」凱魯老師直直的看著我,我沒辦法迴避他的目光,那雙眼眸裡充滿著期待。
(......勝負已定阿......)
我微嘆了一口氣,好像從以前就不擅長拒絕別人給的工作......。
「我......答應。」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凱魯老師笑著,我差點忘了他很了解我的個性,這個結果......他早就預想到了。
「那,接下來就是搭檔的問題......。」他看著我,「你得自己找。」
「凱魯老師......沒有人選嗎?」
他搖了搖手,「你的鋼琴是主旋律,搭配的人默契要是沒辦法和你切合那演奏出來的曲子就只能騙外行人而已。」語句到這裡停頓,凱魯老師靠近了些,「而且,每次都會有各行業的貴族受邀,三腳貓的演奏騙不過他們的,這會影響到學校的名聲。」
這所學校,簡單的說就是以各貴族的投資來維持,要是名聲不好,投資者就會減少,有可能會面臨倒閉。
我熟知這一點,所以,也了解這件事的嚴重性。
(早知道不要答應了......。)
「那,有沒有限制?」
「沒有,搭配的樂器你可以自由決定,基本上是建議你可以找練習唱歌的學生,畢竟只有兩個人,用其他樂器來搭配會有種單調感,實力好的自然另當別論了。」接著像是想到什麼,凱魯老師補上一句,「曲子用自創的也可以。」
「喔......。」
「畢業典禮是六月多的事,還有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可以準備,那就加油囉,克里斯。」
我只能點點頭。
腦袋有種負荷不了的感覺,今天發生的事也真是夠多的了......。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7-1-23 06:3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家的路上,跟早上來時不同,沒有走上坡的疲累感。
傍晚的天空還是如往常一樣,我和雷恩,每天都是在這樣的天空下一起回家,然後閒聊。
隨便猜也知道,說是閒聊,講的人大部分都是我,雷恩只負責點頭或是應答而已。
「是嗎?那你打算怎麼辦?」跟平常不太一樣,雷恩在聽說我得在畢業典禮上台表演時發問。
「呃......這個......我不知道。」我老實的回答,「曲子沒有問題,我不打算用我自己編的曲子。」
目前,我編的曲子有三首,但都只有鋼琴的部份,加上找搭檔的時間,三個月的時間就有些不夠用了......。
「那另一個人呢?」
我有些驚訝的盯著他,他剛剛說話的量好像已經遠遠超過平常的話了。
「......今天有發生什麼好事?」
「沒有。」他毫不猶豫的回道。
「喔......」又是不想回答的問題嗎......「應該會去看一下其他樂器的練習情況後決定吧.......這件事明天再考慮好了。」
搭檔的問題,我不是沒考慮過。
可是,從以前就沒有配合其他人演奏的我,突然被要求這種事實在有點困難.......。
加上,我對交際那方面的事一點都不擅長。
接下來,雷恩沒再說話,我們兩個,就這樣靜靜的走回家。

「欸,雷恩。」
「嗯?」他將頭從書後面抬起,身上穿著睡衣,脖子還掛著浴巾。
睡覺前我們倆都會再相處一下,他會安靜的看書,而我,則隨便打發時間。
在主人都很少使用的我爸爸的書房裡。
「如果你的老師要求你做跟我相同的事你會怎麼做?」我隨手轉著放在我爸辦公桌上的藍筆,看著他問。
「我不會彈琴。」......還真是只照字面回答阿。
「不......我說的是被要求你們那個社團的表演。」
他看著我,沒有馬上回話,但應該是在思考吧。
「拒絕。」
「......好直接。」
「因為這件事我不想做。」沒必要的事剛好又是自己不想做的事......。
雷恩就是一直用這個做為原則來決定事情的吧?
一段時間後,和母親以及雷恩道過晚安,我一個人躺在床上,盯著漆黑的天花板。
(......我跟雷恩不一樣)
再一次,深刻的體會到。
(沒有辦法像他一樣拒絕別人,可是......)
我喜歡音樂,就某一方面來說,應該是不討厭這個工作。
......那就拼一下吧。
在心中下定主意後,我進入深邃的夢鄉。

第二話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7-1-21 09:4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3:58 , Processed in 2.866901 second(s), 23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