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小說與散文】 Lineage-只屬於妳我的攻城宣戰

[複製連結] 檢視: 3357|回覆: 6
  • 一般的英雄

    只是最單純的陌生人

    發表於 06-10-20 21:41:07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廢言區=====


    由於某徵文活動敝人被同學拉去寫這個玩意兒ˊˋ
    敝人就在最初之際嚐試了小說寫作活動。

    …也就是第一次寫小說啦Q囗Q/

    也由於敝人完全沒有玩過天堂這個遊戲,
    所以內容中寫的不合理的地方就請多多包含了(_ _)

    另外我的Blog也有貼上這篇囉,這是從10/16就已經開始寫作的了,
    目前還未得知是否有入圍,有入圍的話我在公佈我投稿的筆名,
    希望大家屆時能多多支持哩^^


    =====廢言區=====

    那...本篇開始...@▽@

    [ 本文最後由 九能 紫苑 於 06-10-20 09:5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一般的英雄

    只是最單純的陌生人

    『又醒了…』

    『不知為什麼…每次醒來都會覺得四肢相當的沉重,就像是鐵塊一般…。』

    『好想…永遠的沉睡下去。』

    一名青年從早地上緩慢的起身,看著四周的木頭人,不禁趕到一股無力感。

    『難到我只能打這種不會動的東西來讓我便強嗎?』
    說著說著就將手中握住的劍收起,往著城市裡走去。

    「唉唉,奧,你又不練劍術了阿?」另一名看起來像是年近五十歲,
    也許是臉頰稍微消瘦讓他看起來年紀稍大,似乎是長期的辛勞造成,
    從白髮間紅色明亮的眼神卻充滿光彩,身上的金色鎧甲也無法遮蓋他那強壯高大的身體。

    『范德,難道你不認為打這種不會動的東西一點力都會使不上嗎?』

    「哈哈,果然是你的風格阿,你每次練習的時候想偷懶都會這麼說。」
    范德似乎已經看慣了奧的【理由】

    『懶的理你,別煩我。』

    說完,奧便向著商店街走去。
    少數來往的人群、笑臉盈盈賣著不知是否為真貨的商人、
    看似永遠站著不動不知是人還是稻草人的警衛。
    這裡是亞丁第一的港口。也是海上的貨物轉運站。
    …【古魯丁】

    由於上面國王的政策規定說因為近日來魔物有增多的現象,
    所以准許每個人都能夠佩帶自己擅長的武器對抗魔物。
    於是有許多的民眾紛紛舉起了自己的武器奮勇的去滅殺魔物了。
    當然,奧也不例外。

    看著哪裡有著好武器的奧無意間走到了一間小屋的窗子口,看到了數名強盜正在襲擊民房,
    五個高大魁武的強盜正在掠奪民房中一名女孩的財產,強盜們將金錢、食物、一點也不剩的搶走了。

    奧見情勢不對,立刻拿出手中的劍上前與五名強盜對峙。

    『把那女孩的財產還給她,不然我就對你們不客氣了。』說完奧緊握著手中那把劍身極細的長劍。

    強盜頭目聽完後立刻大笑了幾聲。

    「哈哈哈哈…如果我們會因為你的幾句話就嚇到逃跑的話,那我們還做強盜幹什麼?」

    「兄弟們,上!!順便把他身上的財產也一併搶過來!!」

    四名魁武壯碩的強盜拿著毫無光澤的斧頭向奧衝過來,奧看著他們的武器並沒有特別的鋒利,
    且破綻百出,嘴角微微的上揚了起來。
    奧以飛快的速度,將位在最前面強盜的斧頭砍成了兩半、並用刀柄將他敲暈。
    其他強盜忽然覺得大勢不妙,強盜頭目也露出了不對勁的神情。
    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其他三名強盜也被瞬間的解決了。

    『呵,果然打會動的傢伙比較有趣多了。』
    奧說完便扭扭脖子活動筋骨。

    赫然發覺強盜頭目不見了,原來剛剛在奧解決其他強盜的時候,
    強盜頭目已經趁機烙跑了,當然女孩的財產並沒辦法帶走,命比較重要咩。
    幸好沒有跑太遠,還在奧的視野範圍內。
    正當奧起身去追之時,女孩便說話了…

    「那個…可以請問你的名字嗎…?」女孩低著頭問著奧。
    奧看著這名女孩,穿著上看來似乎不是古魯丁本地的人,
    帶著一個特殊的頭環,留著一頭金髮、水藍色的眼眸、修長的耳朵、
    身穿黑色的法袍、黑斗篷、黑手套、黑長靴。
    就像是個法師一般,但是從頭冠看來又好像不是普通的法師。

    『我?我叫做奧薩瑞斯.阿斯泰,你叫我奧就可以了。』說完便起身去追強盜頭目。

    「嗯嗯,謝謝你,我相信…我們以後還會見面的…」女孩在遠方對奧這麼喊著…

    但是奧不以為意,繼續追著那個強盜頭目,卻不知之後即將發生的危險…
    ----------To be continue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英雄

    只是最單純的陌生人

    從樹上枝葉間所飄下的光暈無聲無息的將奧籠罩著;
    雖然那光暈感覺上會帶給人們溫暖,
    但那光卻無法照進奧那深邃迷濛的雙眼,
    且四周安靜的完全沒有任何一點聲音,彷彿世界就像是停住了一般。

    奧也開始慢慢的覺得森林四周的氣氛不太對勁,
    強盜不是只出現在奇岩附近進行掠奪的嗎…
    為什麼會來古魯丁這種小地方…

    『可惡,沒時間想這麼多了,這個死強盜頭目跑的還真他叉的快。』

    說完便從背包中拿出了一瓶如手掌大小般的含有紫色液體的藥水,並將那瓶藥水大口的喝下。
    全身就像脫胎換骨一般,速度變的極快,就像雷電一樣,突然的跑到了強盜頭目的面前。

    『玩小把戲對我來說是沒有用的,安心的受死吧!』奧掏出了劍身極細的長劍,
    但是劍身上的光澤卻與之前的完全不同,劍身散發著一種令人畏懼的紅光。

    「受死…!?!?你不是沒殺我的手下嗎?為什麼只殺我一個而已?」
    強盜頭目驚訝到雙腿發軟,整個人攤坐在地上。

    『哈哈哈哈,那是你太蠢了,有人看我的表演怎麼可以獻醜呢?』

    『如果你乖乖的讓我打昏或許還能饒你一命,不過你逃走了…』

    『根據食物鏈的不變規則,狩獵者"我"目的就是追著跑掉的獵物,並且…殺了他!』

    說完,奧的眼睛瞬間從深邃的咖啡色轉為成鮮血一般的血紅色,頭髮也從身黑色漸漸的變成了白色。
    原來,奧是黑暗妖精與人類結合之下的產物,當奧產生了【殺意】就會還原為黑暗妖精的樣子。
    並且與原本的性格完全不同,一但開始殺戮,他那瘋狂的殘忍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

    奧強大的殺意如具像化般,一股黑紅色的【氣】圍繞著他的身邊。
    握緊了手上那血紅色的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強盜頭目的頭砍了下來,
    灰紅色的血液瞬間濺滿四周、染紅了屍體四周的草地。

    但是奧將強盜頭目的頭砍下後並沒有立刻就停手,
    反而像是病態似的將屍體的手、腳等器官一一之解開來分屍,
    顯現出了黑暗妖精一族極度慘忍的殺戮本能。
    只看到滿臉是血,穿著一身騎士鎧甲破破爛爛的懸掛在身上的黑暗妖精 - 奧薩瑞斯.阿斯泰。

    手臂上都是被刀劃過的舊傷,儘管如此還是不斷揮舞著手上的細劍,
    不斷切割著已經沒有生命的肉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一股不服氣的高傲自尊,
    只見屍體已經被他砍的蕩然無存…

    奧在狂笑之後揚長而去…並且走向亞丁的方向…
    此時從奧的身後傳來一股熟悉的男子聲…
    「奧!你這傢伙,你果然又殺人了,師傅不是告訴我們學劍術不是用來殺戮的,難道你都忘了嗎?」
    原來范德從澳離開後一直偷偷的跟在奧的身後,但中途因為奧喝了勇敢藥水,
    范德沒趕得及阻止奧殺人。

    『你懂什麼?像你這種只會為了古代艾爾摩亞丁帝國的末代皇帝「巴溫」獻盡一生,
    最後被鐮刀死神變成吸血鬼的傢伙也沒資格說我!!』奧血紅的眼神直視著范德。

    『你還不是跟巫妖殺人殺的很開心?你的先王巴溫早就已在300年前死了。』
    奧帶著不屑的語氣激怒范德。

    『現在的巫妖只是鐮刀死神所操控的魁儡,你還沒清醒嗎?』奧大聲的對著范德說著。

    范德被奧這麼一說也失去了原本的理智,握緊了腰際間的瑟魯基之劍並衝向奧。

    「幹!不准你這垃圾汙辱巴溫大人!!」
    說完,范德立刻拿起劍跳往奧的身上砍去。

    兩個戰士之間的爭鬥就此展開…
    ----------To be continue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英雄

    只是最單純的陌生人

    看見手持瑟魯基的范德如狂爆似的向奧衝過來,奧並沒有感到太驚訝,
    反而相當開心,就好像是已經計畫好一般似的。
    范德拿著手中的瑟魯基往奧身上用力的一揮,只見因為奧擁有黑妖血統輕鬆的閃開了范德狂暴的這擊。
    范德連續揮空了幾刀,都沾不到奧的邊,這使他感到自己被敵人玩得團團轉,
    使的范德大罵…
    「媽的…帶種就不要跑阿!難道你不敢跟我打嗎?」

    只見奧露出了冷笑並且往後退了幾步,右手便從腰際間拿出了血色細劍,
    那光芒還是相當的耀眼,彷彿可以吞食一切的生命。
    奧也擺開架勢準備一劍割斷對方的咽喉。

    『好吧…你那不值一塊錢的小命我要了。』
    說完,左手也從身後掏出了一把一模一樣的血色細劍,並且反握著。
    黑妖之血讓奧覺醒並且可以自由無障礙的使用雙刀,
    右手抓著的細劍二話不說就往范德身上送,奧迅速的跑向范德並砍下了重重的一刀,
    雖然他什麼也沒打中,但范德卻感到背後一陣刺痛,他不敢置信的回頭一看,
    一個長得和奧一模一樣的人手裡也抓著細劍,一口氣便刺穿了范德那厚重的鎧甲,
    且刺入了范德的左後胸椎,只見眼前這個奧的形體漸漸的消失…
    血從傷口激流而出,流經背部…大腿…小腿,好似急流而下的小瀑布一般在腳邊匯成了一個小血池。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范德的右手撫了左邊受傷的傷口,設法不要讓血流出來太多,
    但是這一擊威力實在太大,出血的速度之快使的范德越來越感到虛弱,
    左手的瑟魯基只當成拐杖般的插入地面勉強支撐自己身體的重量。

    『我只是用了我們族人擅用的暗影術而已,沒想到對付你卻這麼好用,啊哈哈哈哈…』
    黑暗妖精一族擁有的暗殺能力似乎遠遠高於范德的基本力量。

    『你今天就要死在這裡…』奧不帶感情的嗓音振動著,傳到范德的耳中顯得格外的刺耳。

    「巴…巴溫大人…」
    隨著時間的經過,范德此時的意識越來越糢糊,持續大量出血已讓他的身體無法保持站姿,
    連支撐自己站著的力量都沒有了,跪坐了下來,呼吸也沒辦法正常運作,
    此時的范德只感受到…【天國近了】。

    『好了,你就到另外一個世界去懺悔你的一時大意吧…』
    說完奧便將抓著血色細劍的手抬高了許多,在正要揮下之際,
    突然在范德的腳邊滲透出了綠色的光芒,並且包圍了范德的全身,
    同時范德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天空也頓時被黑暗壟罩…

    「聖結界!」一個陌生的聲音從范德身後竄出。
    巨大的身軀讓人一開就知道不屬於人類,穿著紫色的法袍,
    一頭綠色的長髮,綠色長髮恰好擋住了那個似乎不是屬於人類的臉孔,
    一個漂浮在半空中的巨大怪物…

    『這…這招式!!難不成你是…巫妖!?!』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這個龐然大物沒想到會真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巫妖身上散發的強大魔力似乎也讓奧不禁打了個冷顫…

    巫妖神情一貫冷漠帶點輕蔑的望他一眼,拿出法帳…
    唸著奧聽不懂得咒文,奧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一瞬間,從灰暗的空中閃出了一道白色光芒壟罩了巫妖以及范德,兩人便此消失於森林之中。

    『可惡,被逃走了嗎…』奧雖然為了沒能夠殺死范德而感到可惜,
    但是不用與巫妖正式交戰也使他鬆了一口氣,巫妖與范德消失後傳出了一個聲音。

    「如果你有膽的話就上來傲慢之塔吧,哈哈哈哈哈…」
    聲音遠去後,天空中的黑暗瞬間又還原為原本的天藍色。

    『看來…我必須要親自結束這場鬧劇了。』說完奧便起身往傲慢之塔的方向移動了。
    ----------To be continue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英雄

    只是最單純的陌生人

    『嘖…拖著疲累的身體去戰鬥固然不好…但是傲慢之塔並不是個小地方,
    從一樓走到八十樓我想我也只剩半條命了,該怎麼辦呢…』

    『…』

    『…算了,先回附近的城鎮休息吧。』

    亞丁城-世界上最大的首都,在這裡貿易相當的頻繁,
    四處都能聽到混雜的腳步聲和吵鬧聲、喧鬧的市集,還有賭場的吆喝聲。
    這裡充滿著酒精氣味和金錢的味道,這裡會繁榮不是沒有原因的。

    雖然本來應該是這樣子的,但因為魔物的侵襲使的城市裡看不到一點繁榮,
    「戰亂」、「恐慌」、「飢寒」、「掠奪」似乎成了這的最佳代名詞,
    這裡因為魔物而變的沒有了法治,這裡的地方官員不是被魔物殺了不然就是逃走了,
    城主也貪求利益而不管人民的痛苦。

    奧來到這看到這麼一個慌亂的景象只能夠無限的感嘆而已…
    走在大街上尋找著可以投宿的旅館,於是選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館,
    比較能夠好好的休息。

    輕輕的推開了破爛不堪的門,看到裡面的老闆,白髮之下堆滿了許多的滄桑,
    臉也因為似乎過度勞累顯的特別的蕭條,眼帶之下也多了許多黑眼圈,
    衣服也破爛不堪,兩眼無神、表情呆滯。

    『…』

    『老闆…??』奧試探性的問了一聲

    「嗯…客人啊…真是稀客呢。」老闆拿起了眼鏡並且帶上,擺出了招牌的和藹笑容。

    『請問這裡有多的空房間能讓我住嗎?』確定老闆還沒恍神的奧走向櫃檯詢問是否有空房。

    「有有有,當然有。」

    爾後老闆便帶奧前往休息的房間。
    奧付了旅費後便交待老闆別隨便打擾,以便達到休息的最大效果。
    奧托著疲力的身軀以及裝備進入房間後一倒頭就呼呼大睡了。

    ……



    這一躺就悄悄的經過了一天,奧也從睡意中醒來,睡夢中並沒有特別的看見了些什麼,
    只是在夢醒之時聽見了一首相當優美的歌聲…



    「All alone, somewhere far away from home
    In a lonely place where no one knows your name
    Lost inside a corner of your mind
    Looking for a place to hide and none to find

    Back in the days when you were just a child
    The sunrays danced eternally
    And when you least expect it, you hear a voice inside
    Telling you to begin the life of your dreams

    You have the power to believe
    Take a look inside your heart
    A road is waiting for you
    The truth is written in the stars
    No matter who you are
    You feel the force of love

    Like a wind blowing high above the clouds
    You were moving fast but couldn't touch the ground
    Think of the days when you were just a child
    You felt a joy so tenderly

    And if you stop to listen to what you feel inside
    You can be everything you wanted to be

    All the pain and tears and broken dreams
    Flowing like a river
    It's never easy to see
    Trust what you feel and just keep your spirit free
    You can be all the things you wanted to be
    In your dreams

    It's written in the stars」
    (By:Lia-THE FORCE OF LOVE歌詞)

    當奧醒來之際,看見陽台的對面正有著奧睡夢中所聽見的聲音。

    而唱歌的這個人,正是…

    ----------To be continue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英雄

    只是最單純的陌生人

    奧看見眼前的這位女孩,正是之前所救的魔法師。
    但不同的是,女孩的眼神與之前相較之下是更加的成熟、堅定了。
    女孩看見奧已經睡醒,面對著奧以和善的笑容回應。
    那一剎那,彷彿是看見了天使在對他微笑,
    奧看見了這女孩的笑容,心裡似乎也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感。

    『好巧阿…這麼晚,妳不睡嗎?』

    「我不累阿,因為我一直在等你…只要看見你,我就不會累了…」

    這名女孩說完這句話後,反而使奧納悶了起來…

    『等我…?』

    「是阿。」說完後女孩便向房裡走進去,留著一個不知所措的奧。

    過了數秒,奧的房門被女孩輕輕的推開了。

    『呃…妳怎麼沒經過我的同意就進來啊…』奧的表情上明顯的充滿了無奈。

    「哎呀,沒關係啦。」女孩調皮的說著。

    「呵呵,接著我要跟你說正事囉。」說完,女孩的臉轉變的很嚴肅,也接著說出了亞丁目前的慘狀。

    「我的名字叫做賽尼斯,相信你一開始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了亞丁的慘狀了吧…
    慌亂比古魯丁還要來的慘,原本我以為來到亞丁可能過的會比較好,結果事實並不是我想的那樣…
    黑妖軍團-拉斯塔巴德軍隊的暴行已經遍步了整個亞丁大陸了,民眾都生活在黑妖的暴政之下,
    過著非人的日子。」

    「所以…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女孩的眼中似乎充滿了淚水,奧看見這個景象,
    即使流著黑妖的血液,也無法鐵齒的直接拒絕,畢竟受著人類的教育比黑妖的教育還要來的久。

    『好吧…妳說說看,只要我辦的道的一定會幫妳。』奧一手抱著女孩細小的身軀,
    一手撫摸著女孩柔軟的頭髮,試法安慰女孩傷心的情緒,但是女孩的要求使的奧大吃了一驚。

    「請你………幫助我攻下亞丁城!!」賽尼斯堅定的眼神告訴著奧這個並不是玩笑話。

    『呵呵…原來如此。』奧也看見了賽尼斯堅定的眼神明白了她是認真的。

    『好,我答應妳。』
    雖然嘴上是這樣說…但是奧其實還是很擔心自己單槍匹馬的突入亞丁城的下場不外就是死路一條。

    「不用擔心,我當了魔法師以後會了一些簡單的補助魔法,可以保護我們將拉斯塔巴德軍隊擊潰,
    只是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如此龐大的斯塔巴德軍隊,所以才會請求你的幫助…」

    『喔喔?』奧懷疑的看著賽尼斯。

    賽尼斯嘟著嘴對奧說「別小看我喔,我可是會媽媽教我的【靈魂昇華】呢。」

    『靈魂昇華是嗎…呵呵呵,有趣,太有趣了。』

    『那我們馬上準備突襲吧。』說完奧便馬上開始準備武器、裝備。

    「那個…這把劍送你。」
    賽尼斯從行李中拿出了一把刀身微彎的長劍,
    但這把長劍散發著奧完全沒看過的【劍氣】,
    這種感覺就像是劍的外行也能輕鬆的看出來這把劍是把神兵。

    『這……到底是什麼劍?為什麼他散發的劍器如此的強大?』

    「這把叫做…【末日刀】喔。」賽尼斯依然保持著她那和善的微笑,她倒底是何方神聖呢…

    ----------To be continue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一般的英雄

    只是最單純的陌生人

    『是嗎…【末日刀】啊。』奧拿起這把神兵時突然覺得全身有股強大力量一擁而上,
    力量好像多到要從心臟處爆滿出來的感覺。

    『這…這力量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拉斯塔巴德軍隊算什麼,來幾個、殺幾個,今日攻下城堡,
    明日我就是【反抗拉斯塔巴德的新亞丁之王】,反王-肯恩。』

    從這一刻開始,奧就自封為肯恩,隱藏自己的真實姓名,並且與賽尼斯攻進亞丁城。

    與其他反抗軍不同,肯恩與賽尼斯是直接走正門進攻的,不像其他反抗軍走小路進攻反被陷阱滅團,
    手持大劍的拉斯塔巴德守門人看到兩人不懷好意的走向正門,起初以為只是來亂的,
    趕個幾下就能搞定的那種,兩個守門其中之一便向前,像是趕狗一般的方式想趕走肯恩與賽尼斯…

    「嘖嘖…這裡不是你們來的地方,不論你有什麼要求或是意見,我們都是不會接受的。」

    『哈哈哈…就憑你也想趕我走?我肯恩今天就是來拿你們這座城的!!』

    「別妄想了!」拉斯塔巴德守門人舉起了手中原本就像是裝飾般的雙手劍揮向肯恩。

    肯恩不慌不忙,輕輕的往後一跳,手拿個末日刀輕輕一揮就產生了數發強大的劍氣波,
    拉斯塔巴德守門人被劍氣波碰到邊邊就立刻飛到身後十公里處,並將城門打碎了,
    另一位拉斯塔巴德守門人看見被光是被劍氣波掃到就變成血肉模糊的樣子嚇的趕緊跑進內門裡。

    「庫諾斯將軍,不好了,城外出現了兩個要來攻城的人了!」
    庫諾斯一聽到覺得很可笑,兩個人怎麼攻城?一定是你在開玩笑。

    「將軍,請派城內所有的兵去對付他們吧,小的絕對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的。」
    庫諾斯發覺事情好像有點不太對勁,便招號令使城內所有士兵一共三千餘人一同對付這
    【兩個入侵者】。

    只見肯恩與賽尼斯的四周不斷的湧出大量的拉斯塔巴德士兵、城牆上的拉斯塔巴德弓箭手。

    「跟我預想的完全一樣…那接著就看我的吧。」賽尼斯說完便緊接著開始唸起一長串的咒語
    只見天空原本萬里無雲,一瞬之間變的烏雲密佈,並且雲間閃透出了詭異的光芒…

    「【冰雪暴】!!」

    說完,天空慢慢的落下了一片片的雪花,突然間變成了一隻又一隻的冰柱從天而降,
    這些冰柱有如雨下般的急墜而下,刺穿了一個又一個的拉斯塔巴德士兵與弓箭手,
    拉斯塔巴德瞬間士兵被掃了一半,而肯恩也沒有閒著,手用力一轉,散出了無數的劍氣波,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亞丁城堡瞬間屍橫遍野,也沒半個士兵趕出來應戰了。

    『唉呀呀,看來是不必要對我使用靈魂昇華了,都死光了還要放什麼,呵呵。』

    肯恩與賽尼斯走入了被封印的王座間,看見了一個跟奧樣子神似的人坐在王座上。
    白色頭髮間血色的雙眼無法掩蓋住強大的殺意,細長的耳朵就猶如妖精一般,
    但是米色的皮膚以及健壯的身軀足以說明了他與精靈並不是同個種族。

    「沒想到…我亞丁竟然會被兩個人輕輕鬆鬆的攻下來…」
    庫諾斯從王座上站了起來,不愧為亞丁最終的防線,手持的鋼爪發著深藍色的光輝,
    穿著白銀的鎧甲、紅色的斗蓬,氣勢與之前的小兵完全不能相比。

    「不過也只能到此為止了!!」說完便採取低姿勢的方式迅速的接近肯恩與賽尼斯。

    「看我的會心一擊!」這一擊不偏不倚,正重了肯恩的心臟。

    「就算不能送你們兩個一起下地獄,至少也可以拖一個下水…
    我死了還會有幫我報仇的人的…給我記著。」

    只見庫諾斯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倒地不起。

    『原來…』肯恩拔出了刺中自己心臟的鋼爪。

    『亞丁只是個外強中乾的城而已阿…哈哈哈哈阿,這個黑妖還真不是普通的蠢,
    明明自己的血量多到不行卻選擇了以魔力為主的會心一擊,亞丁竟然是給這種人守,愚蠢。』

    舉起了手中的末日刀,給予庫諾斯最後的一擊,
    便前往王座的最終封印,成為了亞丁城的城主,【反王】的傳說便流傳至今。

    ----------The End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10-18 22:17 , Processed in 0.163032 second(s), 3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