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會員創作】 [創作]世紀版會員創作專區

[複製連結] 檢視: 56592|回覆: 82

在此提供給有興趣的世紀版的版眾分享文章

內容可以是跟自己打過或自行想像的戰役,甚至是要記述被凌辱或凌辱人人的經過

亦或是跟世紀板上的版眾相關文章皆可

希望字數至少能在兩百字以上(應該不難吧!

另外請使用正確的標點符號,盡量不要有錯字(幾個字沒關係,不要整篇文章字都沒挑過。

新增規則:接力小說請引用文章的最後一句話以及作者ID,這麼做是希望給各會員方便瀏覽。

^^

我希望能夠帶動世紀板上的人氣,也希望世紀板上不只有討論與開場

開這主題也為了讓世紀版能夠有更多的發揮空間

再今日世紀迷日益減少的情況下,希望能讓別人知道我們留下的不只是遊戲上的成就。


[ 本文最後由 天地神兵 於 07-3-25 11:4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6   檢視全部評分
櫻夏  為眾人加油  發表於 07-2-17 22:42 聲望 + 2 枚
~幻滅~  總是有很多好點子呢..  發表於 06-10-21 22:23 聲望 + 2 枚
楓羽竹    發表於 06-10-11 21:59 聲望 + 2 枚
紫影亦星    發表於 06-9-8 23:50 聲望 + 2 枚
水希月鈴    發表於 06-9-8 22:04 聲望 + 2 枚
翼端神    發表於 06-9-7 21:24 聲望 + 2 枚
sai10162    發表於 06-9-7 20:04 聲望 + 2 枚
高原万葉  good idea !!  發表於 06-9-6 23:52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那就由我來當頭香吧

-------

戰場:凌辱河

時間:糟糕紀元20XX年○月○日下午

勢力:不明 (估計有兩個)

戰況:目前兩軍正於凌辱河兩岸隔海佈陣相互對峙著

角色視點:最終痴漢 (不列顛)

-------

碰碰、碰碰、碰 !!
此起彼落的槍聲,劃破了寧靜橋口。一小隊輕騎剛成為火槍兵的槍下亡魂。
在河岸邊,土耳奇火槍兵的槍聲不絕於耳,彷彿在向敵人宣示「別想通過我的防線!!」
相同的景象已經發生不下十次,使得橋口也堆滿了遍地的輕騎兵屍體。這使得前來探路
的斥候也寸步難行,不得已只好放棄原本的探勘路線返回本陣報告前線戰況。


「報告大人!!經過斥侯半天下來的探查,依然還是無法找到能安然渡河的橋口.....」
聲音宏亮的副官正在向痴漢軍的軍團長‧最終痴漢‧簡報。
※【最終痴漢:糟糕軍團第三集團軍‧痴漢軍團‧的軍團長。】
「..............那派出去趁隙突圍的輕騎兵小隊呢 ?」
統帥低聲的問道。
「是的..........。很遺憾的................他們全在橋口遭到火槍兵的伏擊......
已經全滅了.....。」

副官用著難以啟齒的語氣說著。
「是嗎...........」
聽著副官的簡報之後統帥便陷入了沉思。

《可惡!!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再這樣下去就算是再強悍的糟糕軍士兵也會被拖垮的。
已經被圍困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長達一週了,沒有任何的補給與增援,如果再不想辦法
突圍的話,早晚會全軍覆沒.......》


糟糕軍團第三集團軍‧痴漢軍團‧現在已經被逼入絕境。原本有8個師團的兵力經過之前的會戰與之後的圍城,現在只剩下不足3個師團的兵力。

《土耳其火槍兵.....。根據斥侯的回報來看,那些火槍兵應該是隸屬於水紋流痕的部隊.....為什麼連水紋流痕的部隊也出現在這裡呢?他不是應該在凌辱高地被翼端的部隊給牽制著嗎?》
※【水紋流痕:凌辱軍團第一集團軍‧凌辱王軍團‧的軍團長。】
※【翼端邪說:糟糕軍團第二集團軍‧邪鷹軍團‧的軍團長。】
當凌辱河攻防戰爆發的同時,為了防止凌辱軍增援凌辱河上的戰事,邪鷹軍團在凌辱高地上佈陣,等待正打算前往凌辱河支援糟糕貓部隊的凌辱王軍團。
※【糟糕貓:凌辱軍團第二集團軍‧速H軍團‧的軍團長。】

《難道說邪鷹軍團已經被凌辱王軍團給擊敗了?》
痴漢的心中出現了這個想法

《這是不可能的!!就算翼端真的被擊敗了,凌辱王軍團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到達這裡》
正當痴漢陷入萬劫不復的沉思時,突然,警鈴聲大響。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發生什麼事!!外面在吵什麼!?」
痴漢不悅的對帳蓬外大喊。
「是..是敵襲!!他們準備要強行渡河了!!速H軍團的遊俠正猛攻左路的橋口,左路橋口的步兵團已經快撐不住了!!」
副官氣急敗壞的跑進帳內大喊。
「立刻把在中路橋口的戟兵團和長弓團調到左路橋口支援步兵團!!絕對不能讓遊俠衝破防線!!」
痴漢當機立斷的下了這道命令。
「可是大人,這樣一來中路橋口的守備不就出現斷層了嗎!?」
副官不解的問道。
「無所謂!!如果讓騎兵團衝破橋口的話,他們一定會直衝中央陣地,目前中央陣地只剩下重裝步兵和輕裝騎兵團而已,根本無法抵抗遊俠的攻擊,要是他們衝進來的話我們就完蛋了!!」
痴漢大聲的解釋著。

事實上,痴漢軍團的中央主陣地的兵力已經所剩無幾。就算進行攻擊的不是騎兵隊,也能把痴漢軍團全滅。

《他們就這樣想凌辱我嗎?難道他們對10年前的事還懷恨在心!?》
痴漢望著遠方進入了回想世界。
「唉。只不過是兩本X書而已嘛.......。何必這麼執著呢 囧」
痴漢拿出了兩本X書說道。
「啥?軍團長您剛剛說什麼 囧~」
副官很囧的問道。
「不 囧~ 沒什麼。走吧,出去迎接兩位充滿怨念的故友吧」
說完之後痴漢就往帳外走去。
「難道說.....。我們現在會被圍困於此,全都是因為那兩本X書的關係嗎.....」
此時副官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_-"

另一方面......

就在橋口快被突破的同時,位於糟糕平原上,有一支由重裝騎兵所組成的神秘部隊正以最快的速度往凌辱河戰場開拔。

為首的領兵者回過頭來大聲的喊道。
「再給我快一點!!你們的能耐應該不只如此吧!!身為色狼騎兵隊你們自已要有自覺!!給我跟上來!!一個人都不準脫隊!!」
※【色狼騎兵隊:隸屬於糟糕軍第一集團軍‧正直軍團‧旗下的精銳聖騎兵部隊】
※【正直軍團:糟糕軍第一集團軍】
「現在痴漢軍團已經呈現壞滅的狀態,為了避免他們全軍覆沒,各位弟兄們!!
所有人就隨著我‧正直的水希‧去救人吧!!」

※【正直的水希:糟糕軍團第一集團軍‧正直軍團‧的軍團長。】
《如果痴漢戰死了......。那我以前借給他的30幾款糟糕遊戲不就都拿不回來了
=皿=,就算拼了我這條命,我也要去把我那30幾款的遊戲給救回來!!》

當時正直水希的心裡頭,只出現了這樣的想法........。

待續

-------

就先到此吧,看有哪位版眾要繼續接下去掰的或是另開新戰局 XDDDDD

[ 本文最後由 万葉本命 於 06-9-7 02:33 PM 編輯 ]
 

                                                                     【死神のテスタメント】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6   檢視全部評分
~幻滅~  原來你無時無刻都在糟糕!?XD  發表於 06-10-21 22:28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楓羽竹  加油...請續文^_^  發表於 06-10-11 22:0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紋流痕  只有2本而已嗎XD  發表於 06-9-12 23:57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紫影亦星  XDD  發表於 06-9-8 23:5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希月鈴  這之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發表於 06-9-8 22:04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翼端神  帶頭糟糕...(笑)  發表於 06-9-7 21:2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天地神兵  感謝來搶頭香  發表於 06-9-7 20:3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sai10162    發表於 06-9-7 20:04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某路人文筆爛~沒万葉寫的那麼好~”~就請多見諒了。
------------------------------------------------------------------------
就在正直的水希正帶著精銳騎兵隊回去救援的當時,翼端邪鷹正努力的對抗著另一批勢力。
翼端邪說:「戰爭正陷入膠著……哪裡冒出來的軍隊阿。」翼端軍因為之前速H遊俠的突襲損失了大半的邪鷹,正苦於面對來路不明的劍兵勇士,看著自己的邪鷹越來越少心裡不免焦慮。
翼端:「兄弟們!把秘密武器拿出來!」
士兵們推出了40多台的重型弩炮努力的扳回劣勢,果然弩炮是步兵殺手,沒多久總算是敵軍寥寥無幾,可是呢!!對手也不是等閒之輩,蒙古當初征服歐亞大陸的快速攻勢出來了,精銳蒙古突騎配著重型衝撞車、重型投石車、重型弩炮、火炮,以快速的攻勢掃過翼端邪說軍團的陣地。
翼端邪說:「怎麼?剛只是試探實力而已!!等等!蒙古沒有火砲阿!看來不只一批軍團,至少兩批,可惡……全軍撤退。」
就在某人的軍營帳篷裡。
一位軍團長正笑著說:「哼哼!糟糕軍跟凌辱軍,這一刻終於來臨了,當初被凌辱的怨恨我要讓你們嚐嚐。」
*這就是傳說中的第三勢力,由不知名人物率領的抗議群眾組成的反對凌辱與糟糕的團體
由於人數眾多,雖然戰術運用不太靈巧,但還是跟凌辱與糟糕軍分庭抗禮。
可是就在凌辱與糟糕軍即將分出勝負的當時,万葉軍團長手拿兩本X書正向憎侶一樣對水紋軍團長和糟糕貓軍團長進行招降動作,万葉的副官冷汗直流心想:「這會有用嗎?」
万葉:「如果你們不願意放過我們所有人一條路走我就把這兩本…..應該知道會怎樣吧?」
糟糕貓和水紋心想:「我們這麼辛苦打過來不就是為了這兩本極品!可是這麼辛苦才包圍他,放棄太可惜了,可是在打下去書會被XXX。」
*万葉手上兩本書是傳說中由獨孤求射所創造出來的極品,聽說沒有忍耐力的男性看完之後通常都會滿足的死去。(據傳言万葉就是創造此書的人)
即使是万葉這種身經百戰的人這時也不免冷汗直流(真的打過來我也XX不下手= =”)
正在水紋偷偷叫火槍兵準備偷襲打死万葉之時。
「万葉!!要死也把遊戲環我!!」水紋:「!!」糟糕貓:「可惡…是水希最正直的糟糕眾,」
這時速H軍團長糟糕貓打了個手勢,速H最精銳的遊俠就轉身抵抗正直水希的糟糕拜佔庭騎兵團。水紋:「火槍兵預備!!射擊!」這時翼端邪說軍團狼狽的逃回來。
翼端邪說:「万葉!趁現在趕快逃!不知哪邊冒出來的第三勢力正過來…讓凌辱軍去對付他們吧!」「喂!水希,等等要趕快跑阿!加裝火炮的蒙古攻程海太強了,我軍團的攻程器全滅了。」
水紋、糟糕貓、水希:「什麼!」
万葉:「印象中只有夜神月、紫影亦星會用蒙古海,那火炮是哪方勢力?」
翼端邪說:「這還需要斥候去調查,現在得趕快回去重整軍勢才行。」
糟糕貓、水紋:「這不太好,得趕快回去保護營地。」
凌辱軍撤退
糟糕貓:「連那方勢力也出動了,是不是該差不多找幻滅出來了呢!」
水紋:「的確是!當初擁有1v2實力的他應該沒問題。」
---------------------------------------------------------------------
接下來會如何呢= =?我結尾沒很漂亮,請多包含了…雜字也是多包含^^”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6   檢視全部評分
~幻滅~  真是糟糕阿..XD  發表於 06-10-21 22:3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楓羽竹    發表於 06-10-11 22:0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紋流痕  喔喔喔 極品阿!!  發表於 06-9-13 00:0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高原万葉  w口w  發表於 06-9-8 23:5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希月鈴  一定有陰謀..  發表於 06-9-8 22:0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sai10162    發表於 06-9-7 22:1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翼端神  毒菇求射(?)大好~XD  發表於 06-9-7 21:2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天地神兵  嗯嗯  發表於 06-9-7 20:3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大家真是踴躍,身為發起人當然不能落人後。

原文由 魔力天使 於 06-9-7 08:37 PM 發表
水紋:「的確是!當初擁有1v2實力的他應該沒問題。」


各方開始收回各自的部隊離開了戰場,這時候詭譎多變的大霧正瀰漫在這糟糕河的附近地帶,戰局正像大霧一般無法揣測。

異端正在想辦法迅速的離開戰場,但是移動速度緩慢的步兵,卻造成部隊的移動速度一直無法增快。

「這種情況下最容易被追擊,加上万葉和水希也不知跑哪去了。」

「該怎麼辦?到底要怎麼解決?無法拋下移動速度慢的部隊而去,但是在這樣下去我們只會更不利。」

「不,要冷靜判斷情勢。現在霧太濃了,並不適合胡亂行進。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遭遇追擊更是不堪設想,到時候必定會全軍瓦解的。一切還是等霧散了在決定吧!」

「傳令下去,令所有軍馬停止前進,原地休息直到霧散了在繼續前進。」我對著旁邊的傳令兵說著,最後我還是決定下令停止全軍前進,畢竟並不知道身在何處,現在需要的是穩定軍心。

另一方面……

「真是的,居然起霧了,這樣子視線有限不利行動。」速H騎兵團的騎兵長——糟糕貓自言自語的說著。

「不過,糟糕團的可能正處於休息狀態,必須加緊腳步,能早一點消滅他們才是明智的選擇。但是現在不適合交戰,只好慢慢前進了。」

「報告!斥侯回報前方似乎有軍隊的蹤影,不知騎兵長有何指示?」

「先不要輕舉妄動,因為在這個戰場上的不是只有糟糕軍,似乎有另一方的勢力正在介入,我們先迴避他們。」雖然急於消滅糟糕軍,但是現在不能輕舉妄動,而且也無法斷定是敵是友。

速H軍團正快速的離開,而異端卻不知道他們遲早會在命運的十字路口上交會……。

待續……請繼續接吧!

[ 本文最後由 天地神兵 於 06-9-9 06:1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0   檢視全部評分
楓羽竹  加油!  發表於 06-10-11 22:0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紋流痕    發表於 06-9-13 00:0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希月鈴    發表於 06-9-9 04:2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高原万葉    發表於 06-9-8 23:5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sai10162    發表於 06-9-7 22:1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Rank: 3Rank: 3Rank: 3

「哈哈哈,弟兄們,盡情的廝殺吧!讓他們知道融合中國技術的蒙古人是多麼的厲害!」
狂傲的笑聲迴盪在凌辱河週遭的平原上,而聲音來源者竟是第三勢力的紫影亦星
※【紫影亦星:第三勢力第三集團軍‧閃電軍團‧的軍團長。】

「糟糕軍及凌辱軍啊,長期以來你們仗著強大的勢力不斷打壓著我們這群弱小的民族,
當時你們所帶給我們的恥辱,現在將還給你們!」

仗著神出鬼沒的精銳蒙古突騎及高速移動的火砲,不一會兒的時間糟糕軍及凌辱軍來不及撤退的兵力一下子就被殲滅了。

「嘖嘖,好戲還在後頭呢,天地神兵及凌辱機早已分別去奇襲幻滅軍及水希軍了,即使你們再厲害也無法擋住他們的攻擊的。」
「接著,該去向万葉討回之前的那筆帳了。」

說完紫影軍即消失在迷濛的霧中。
※【天地神兵:第三勢力第二集團軍‧神兵軍團‧的軍團長。】
※【凌辱機:第三勢力第一集團軍‧反凌辱軍團‧的軍團長。】


另一方面   【凌辱軍本營】
「可惡!沒想到竟然會遭遇其他勢力的奇襲,導致我方損失不少兵力,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被打敗的!」
幻滅不耐的說著。
「報告!目前水紋軍團及糟糕貓軍團因遭遇敵人奇襲而朝本營撤退中,但是糟糕貓軍團因大霧關係而無法與其聯絡上,不過水紋軍團約10分鐘即可趕回救援!」
一位副將緊急跑進來向幻滅大喊。
「很好,只要水紋回來我方就有勝算了,兄弟們,支撐下去!」

幻滅大聲的喊道,而士兵們也鼓起士氣奮勇抵抗敵人的入侵。

【霧漸散去】等待在糟糕貓前面的是?
「嗯?那個前方軍隊的旗幟..難道是?……看來,我們命中注定要做一個了斷了..翼端!」
「糟糕貓?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裡遇上……很好!今天我們所有的恩怨就在此畫下句點吧!」

【山頂上】
「嘖嘖……鷸蚌相爭,得利的卻是漁翁啊!」
一位謎之人物如此說著

待續

-----

XD

沒時間寫了..就先這樣吧 (炸)

[ 本文最後由 紫影亦星 於 06-9-8 11:5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0   檢視全部評分
~幻滅~  為什麼我是凌辱眾囧  發表於 06-10-21 22:3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紋流痕    發表於 06-9-13 00:08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天地神兵  我居然也有機會出場(驚  發表於 06-9-9 07:27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希月鈴  變態軍團.紫影= =+  發表於 06-9-9 04:2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高原万葉  =口=\\\\\\\\\\\  發表於 06-9-8 23:5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霧漸散去,卻又排徊在這山谷小路上,
蕭瑟的秋風更增添了淒涼之感。

這裡,正是當年最終癡漢的祖先與凌辱の王的祖先的流風遺蹟,
當年正是最終癡漢向的祖先向凌辱の王的祖先借了兩本X書,

沒想到事隔多年又因為同一件事引發了戰爭...
不過,這次兩位當事者的子孫都不在此...

這裡,就是九糟十八辱


「報告糟糕貓團長!水紋派來增援!是土耳其征服者!」

「是嗎?就是那個新開發的四腳凌辱兵器?」
貓團長若有所思的說著。

「那麼,兄弟們!動手吧!」

--

「翼端主人!糟糕貓有援軍!似乎是水紋所訓練的土耳其征服者!」
一名女僕簡略的向他的主人,翼端神報告。

「哼!就憑那隻貓也敢與我動手?就算加上那些火槍,我親手調教的邪鷹們依然會把他們吞啦…」

翼端邪鷹乃翼端神親屬護衛軍,實力無法得知,也許是鮮少高手需要他們出動,
亦或是那些人讓護衛軍動手的人都死了,因此世間只有極少數人才知道他們的實力。

傳聞,翼端神訓練翼端邪鷹軍隊時,先用手銬和腳銬銬住士兵們的手腳,
之後前方在放置...



但,鍊條只到這些物品的正前方。
翼端邪鷹就是這麼被訓練出來的。

--

兩軍對峙

「我的邪鷹們!上!把對方都給糟糕掉!」

「兄弟們!殺!通通把他們H!」



 九糟十八辱大戰一觸即發!

身經百戰的糟糕貓遊俠軍以騎兵優勢加以人人擅手中揮武的刀劍,
企圖強壓下翼端神所領的邪鷹軍,邪鷹軍頓時亂成一團,
有的倒退,有的前進,都擠成一堆。

糟糕貓望向翼端神的方向,竟見到翼端神笑著像是在看一場戲劇,
完全不在意邪鷹軍被速H軍團殺的東倒西歪。

「這傢伙難不成瘋了?不過這樣也好,此戰贏得倒也輕鬆!」
糟糕貓心裡暗笑著。

只見場上邪鷹軍只剩幾十人,而速H軍團仍有數近百騎,
勝卷已在握,只要那要命的吉他沒有出現的話!

是的,是吉他,翼端神緩緩從身旁的女僕取來一吉他。

「鏘!」弦竟響澈整個戰場,眾人煞時皆一望翼端神,似乎忘了自己正在與敵軍交戰。
翼端神輕輕一笑,開始彈起吉他並唱起那宏亮的歌聲……

--

劇中歌《愛的Lolita》←請點擊

演唱:翼端神 副唱:翼端邪鷹

翼端:Lolita,Lolita,愛的Lolita。散發著牛奶般的味道。
     Lolita,Lolita,愛的Lolita。在那光滑的肌膚上輕輕一吻。

翼端邪鷹(台詞):老溼,我最近有些奇怪。
        乳房漲漲地發痛。
        看到摔跤表演,身體就變得像要燒起來一樣。
        老溼,我在保健室等您哦。

翼端:還是未開的、花蕾般的嘴唇,開始微微鼓起來的胸部。
   還是孩子氣的動作,隨風飄拂的直直的頭發。

Lolita,Lolita,愛的Lolita。小鳥般的熱乎乎的體溫。
Lolita,Lolita,愛的Lolita。在乾爽的臉頰上輕輕一吻。
......略= =a
.....
....
...
..
.
完整歌詞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忽地傳來許多慘哼聲,糟糕貓的騎兵隊,突然胡亂砍殺己方士兵,
而邪鷹軍則士氣大增,更加緊砍殺這匹瘋狂的騎兵隊。

刀劍響聲、吉他聲、慘叫聲早已分不清。
似乎一切都血紅、狂亂了起來。


「可惡啊!!努喔喔喔喔喔喔!」
糟糕貓怒,因為他訓練的騎兵們竟一個個不明白死去,是以,他怒了!

貫注全身之力,騎著快騎衝刺直向翼端!

翼端以單手撐地,起了風車的架勢,連續以七百多種變化角度,
試圖閃開糟糕貓這致命的一擊。

「糟糕貓.速H.凌辱擊!」

「翼端流.糟糕七十二轉!」



轟!瞬間.貓的劍擊在一顆參天的古樹上,樹竟不堪承受被斬斷了。


「猝!據然讓你給閃過了!」
糟糕貓嘔了一聲,言語中表達出不屑之意。

僅管閃過這致命的一擊,翼端的臉頰依然被劃過一道血紅的痕跡。
畢竟這擊威力太過霸烈,加上戰馬的速度更強化了威力...



「碰碰碰碰!!」「嗚啊!」

慘叫聲,幾名邪鷹軍隊隊員竟飛跌而出,從翼端的身邊飛了過去。

一陣亂槍聲響,是水紋的援軍部隊抵達了!

水紋新式軍-土耳其征服者

還來不及想---

邪鷹軍眾多人竟又飛跌而出。

「怎麼可能!?火槍怎麼可能連發!?」
翼端吃驚的喊出。

「主..主人...快逃吧!他們手持AK-47突擊步槍啊...」
被流彈打中的女僕喘著氣道。

「喔喔!天殺的啊,這不是世紀帝國嗎?怎麼會有AK47啊?寫這段的是那個白癡啊?」
翼端恨恨地說著。


兩軍情勢緊張...而潛藏在山頂的謎之人是誰呢.....?
而万葉等人又如何了呢?

待續....

------------------------

文筆不太好 加上快扯不下去了XD
今天先到這裡吧= =a
如有任何不妥之處,悄悄話給我立做更改


[ 本文最後由 水希月鈴 於 07-7-7 08:10 AM 編輯 ]
 

「抱枕大師── 」茶神大人,GP+1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2   檢視全部評分
神秘的白熱法師    發表於 06-9-20 22:5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水紋流痕  ㄧVㄧ"  發表於 06-9-13 00:0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高原万葉  九糟十八辱..........  發表於 06-9-9 23:0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翼端神  ( ̄▽ ̄")  發表於 06-9-9 14:08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紫影亦星  是疾風耶XD 水希好棒XDD  發表於 06-9-9 08:18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天地神兵  異端好厲害(誤  發表於 06-9-9 07:2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原文由 水希月鈴 於 06-9-9 04:21 AM 發表
兩軍情勢緊張...而潛藏在山頂的謎之人是誰呢.....?
而万葉等人又如何了呢?


「世界為什麼如此狹小?不過水紋似乎不在這,看來軍團已經分兩邊行事。」我自言自語著。

看著兩方的軍馬正在混戰,水紋與糟糕貓正合力殲滅異端的邪鷹部隊,兩方包圍著異端軍。如同灑上大網,而邪鷹部隊就像是網中魚兒,凌辱軍開始逼近。

而水紋距離距離糟糕河最近,不能讓他有機會到達河岸。

「不知軍團長有何指示?」傳令兵來到我身後說著

「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尤其是水紋的AK-47部隊。那實在太危險了,必須瞬間殲滅,否則必定受到強烈反擊,去把投石車推出來,並且命令連弩隊就戰鬥位置,目標水紋,記得先讓投石車攻擊。讓騎兵隊分兩邊繞到速H軍團與水紋軍後方。我們要一口氣殲滅這三個人,留著是禍患,不然這個世界又將繼續著凌辱與糟糕的戰爭。」

「是!屬下這就立刻去傳達。」傳令兵匆匆離去。

「來看看你們有多少能耐吧!要怎麼逃過我的攻擊,大神的指令是不可違背的。」

這時候投石車緩慢的推出,而連弩隊也已做好準備,只剩下騎兵隊尚未抵達位置。

而戰況卻發生了變化,邪鷹部隊已經快突破了最薄弱的包圍區。

「軍團長怎麼辦?他們快要突破了,到時候水紋與糟糕貓必定會追上去阿!」
身邊的副官緊張的說道,這時候騎兵隊已經抵達速H軍團與水紋軍的後方。

「更改連弩攻擊目標,改為攻擊邪鷹與速H軍團。投石車與連弩隊開始攻擊,攻擊完畢後,隨後吹響號角令騎兵隊突擊速H軍團。」

只見副官的手勢一揮,大量的石頭飛出,絲毫不差的擊中水紋的AK-47部隊,緊接著箭海飛出,邪鷹部隊與速H軍團也相繼倒地。

「準備第二次攻擊,連弩隊繼續射擊,第二次攻擊完命令騎兵隊立刻追擊。」

「哈哈哈!中國人的連弩是不容小覷的。」

水紋軍……
「什麼?哪裡來的石頭與箭雨?」

「報告,發現附近山頂上有軍隊埋伏,人數未知另外AK-47部隊全滅。」

「怎麼會這樣?」水紋的副官一臉錯愕的看著山頂,卻像是看到了可怕的鬼怪一般,大聲的喊著。

「快!快命令全軍撤退,立刻退到糟糕河附近。動作快!」
一臉疑惑的士兵響收兵的號角,突然奇襲與現在的收兵號角,已經令他們士氣大減。

而他們卻不知道他們已經無法順利退到河岸邊。

邪鷹部隊……
「異端大人,邪鷹部隊只剩二十餘人,剛才的箭雨攻勢令我軍折損大半。另外水紋軍不知為何正迅速離開當中,現在請盡快下達指示。」

「為什麼水紋會撤退?他們在想什麼?不管了這正是我們逃脫的大好時機,令全軍快速離開。」

「是!」

速H軍團……
「報告軍團長,因剛才的箭雨損失不少弟兄。」
我看著山上的軍隊,箭仍然落下,看來他們不打算停止攻擊。

「現在第一要務是追擊異端,別讓他逃了。」說完糟糕貓指揮速H軍團開始追擊異端。

另一方面,謎之軍團的騎兵正在速H軍團後方虎視眈眈。

謎之軍團……
「哈哈哈!投石車第二次攻擊發射!」
無數的石頭砸向正在撤退的水紋軍,水紋軍已經士氣低迷。

「很好!吹響號角。」
規律的號角響起,追擊的騎兵開始攻擊了。

而這名軍團長的身後的一只旗子,正隨風擺動……。

待續……
=========
那個軍團長請後人來想要用誰吧!

我為什麼還要去學校上課阿~~~~~!(吶喊

[ 本文最後由 天地神兵 於 06-9-9 07:3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原文由 天地神兵 於 06-9-9 07:25 AM 發表
規律的號角響起,追擊的騎兵開始攻擊了。
而這名軍團長的身後的一只旗子,正隨風擺動……。

戰局刻不容緩,凌辱河岸山谷地帶的某座軍營中正召開緊急會議:

「究竟是何人的援兵!打壞了我方連盟的全盤計劃!」坐上位者,緊握拳心擊向會議桌,強烈的衝擊震起了置於桌面的兩本X書。

「真料不到,居然會有這樣多方人馬參與此役,這樣下去……」

  連番爭戰,逐漸空虛的國庫即將無法負荷士兵們糟糕的行徑與一流的凌辱配備,万葉開始思索如何開源節流、讓軍隊取得最精良的裝備渡過危機。

  閃過腦海的,是謬思女神賜予的糟糕靈感。

「來人!將這兩本X書置於修道院…不!置於市集,本王要以此為餌,增產報國!」

『是!』

「殿、殿下!」御旨方落,四方鄰座的眾臣無不露出一副慌恐的神情,畢竟,那可是絕無僅有的鎮國至寶。

「眾卿切莫驚慌!」 万葉說著起動椅背機關,嚇然出現在眾人面前的竟是──

「此乃同盟軍於C70活動中搜括而來,真正的X書亦在此,這才是我軍真正實力之顯現!」

  拿起堆積如山的物件中的幾本X書,万葉一面把玩一面說道: 「以此為餌,讓貿易車隊取得與敵方市集談判的籌碼,進而與敵方私下通商,我軍不但有機會取得大量軍用資金的來源,更有機會在交流之際混入刺客,讓敵人內部自亂陣腳,至於這些X書我還多的是,何不來個偷天換日,犧牲少許拋磚引玉,值得!」

  語畢,眾人不禁對万葉之心思慎密感到折服,紛紛拱手致意:「殿下英明。」

然而,此時又有一疑問,癡漢軍團大量物資究竟從何而來?不知道,只見万葉身後物品上,皆印上一謎樣象形文字:

『x > O~ > Q』

* * * * *
  凌辱河谷戰場上,經過來自山頂的第二次投石車襲擊,在佈滿碎石及箭矢的戰場上,宛如第二次毀滅般觸目驚心。

「………」 有一人半跪在粉碎的吉他旁,躺在懷中的血紅色女僕,殘破的制服中只包裹著半身軀體。

「將她帶下去……」 身旁的侍衛領著少女的身軀遠去,緩緩站立的翼端向著身旁僅存之護法說道: 「右護法,來個笑話聽聽?」

「是的‧主公,您‧已‧途窮。」 身著巫女服的右護法以機械般的生冷腔調吐出斷續的句子。

「這笑話,由妳口中說出,特別精彩啊!」 翼端說著,眼神望向血流成河戰場中心: 「戰場上的邪鷹死傷過半,左護法身亡,無兵之師又無處可藏的我卻在這享受笑話,又何解?」

「途窮‧者‧另有法‧寶。」

「好,右護法,就由妳去啟動“阿茲特克的百合花”,我要在最短時間內,看到成效!」

 領受翼端命令,右護法前往修道院,大批的敗家資金汨汨而出,引動邪鷹殘留在場的驚人怨念;另外,換上一身僧侶服的右護法立於高處,領著一群僧侶開始唱頌法咒:

皮爬刑病序  文:翼端邪眾
『糟糕江頭夜接客,御姐蘿利羞澀澀。主人架馬客在喘,濁汁欲飲無管鹹;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漿浸悅。忽聞床上嬌喘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穿腦的魔咒、惱人的誘惑,戰場上不分敵我的殘餘傷者開始恢復體力,並接二連三形成人牆,意在掩護翼端軍順利撤退,追擊而來的速H軍團見狀立即稟報。

「哈,翼端這傢伙怪招特別多,可是僧侶法力有限…,速H軍團又豈會因而退縮……」正當速H軍團將領思量時,軍情再至!

『再報!被我軍遊俠所傷之敵方僧侶,正在以互相“補魔力”的方式,回復傷勢並招降我軍!而且戰場上怨念濃烈,敵人邪鷹受其影響更見兇殘!』

「好個糟糕的百合!」 速H軍團長糟糕貓一聲冷咋,雖然質疑對手從何調來一批女僧侶取代原本的老禿驢,隨即想起暗處的第三勢力,向來先發制人的他立刻做出裁決:

「全軍聽令!斥侯將前線情況回報後方水紋大軍,並要求查明暗處投石車出自何人,主力隨我繞路追擊,務必在糟糕軍團整合前,斬草除根。」

  軍令一出,速H軍團隨即以首為尾、以尾為首反方向抄小路展開追擊;就在同時,另一股響徹雲霄的鐵蹄聲也風馳電掣般來到。

「追討遊戲不是請客吃飯,是不能溫良恭謙讓的!今天,全東羅馬的聖騎兵、站起來了!」

  勢要奪還遊戲的水希軍,暗地出手的不明者,兩者齊登場,勝利的女神,將對那一方露出微笑?

  遊戲歸還聲再起,翼端邪咒四方傳;山頂奇計佈智巧,誰人暗作壁上觀?

  小小騎士,亦有出頭之日……。

==================================
好像牽連了不少人進來...(汗),快變成全面性戰爭了@@a
文末出現的謎之軍團長似乎實力堅強,應該知道所指何人吧^ ^"
黑字部份因為怕再寫下去會上車,所以點到為止,
另外,就如同來歷不明的女僕,我也不知該巫女出自何處XD

最後,雖是隨意創作,若有不願曝光的版眾還請私下通知修改。

[ 本文最後由 翼端神 於 06-9-9 05:09 PM 編輯 ]
 



<翼動雲波,端坐森羅;千古謬論一邪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水希月鈴  翼端好H....(?)  發表於 06-9-10 15:24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高原万葉  我...我是國王 !? 囧rz  發表於 06-9-9 23:1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紫影亦星  我笑了 XD  發表於 06-9-9 18:4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怕這串主題糟糕過頭,貼些別的換換胃口XD
這篇是個人性質,內容是關於兩個記錄檔的(大噓)回憶,
想繼續接龍的版眾煩請跳過在下繼續.…


* * * * *
 翼端本傳(大噓) 上、墜落雲端的翼(意)志

  記得那日,也是個炎熱的夏季,高張的豔陽好似和平的時光會永遠停留般的殷勤照射……

「好!這樣就可以了,眾人辛苦了。」

  建築工人們紛紛鞠躬致敬,隨後回到各自的崗位採集資源,這片族群的統治者,也就是我的陛下,正前往新建造的馬廄發表演說。

「隨著城堡時代的來臨,我族將面臨多方的威脅!」 當時的我,不過是個在馬廄中清理馬房照顧草料的“弼馬溫”,僅能隔著木牆聽見外頭廣場上、即將成為新一代騎士的戰士們接受精神激勵;陛下深知初入戰場、科技又略為落後的我族將有一番苦戰,在開戰前夕即對所有將士曉以大義:

「戰場生死難料,沒人能預見下一秒將發生什麼事,請各位務必以自身性命優先,留住有用之身,將帶回的榮耀插在祖國的道路上。」

  彷彿是回應陛下的話,城鎮中心的幟旗被一股強風揚起,“翼振雲端”四個大字在風中飄盪,象徵著直達雲頂、撼動蒼穹的精神志向;然而我卻隱約感覺到,這陣風的風向似乎透露著些許不尋常……

  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一陣震耳欲聾的警報隨著淒厲的慘嚎響起,敵軍的身影穿梭在逃竄的村民間,並迅速地撂倒了迎擊的槍隊!

「是東面!敵人的騎士來偷襲了!」
「閃開!小卒!」

  我被那衝進馬廄的戰士踹倒,看著他們的身影慌慌張張地駕馬衝出,但是,敵人的身影很快地銷聲匿跡,就像深夜中的吸血鬼般留下永眠的獵物揚長而去。

「該死,跑的真快!」 撲了空的騎士回到市鎮中心,自告奮勇地向陛下請願: 「敵人已經進犯,請陛下容許我倆前往敵人本陣進行游擊,為我族爭取時間!」

「………」 陛下望著倒躺塵囂的士兵屍體沉默不語,良久,他回過身來,緩緩移動的右手貼上右臉眉角:

「……拜託你們了。」

  在陛下的鞠手禮下,兩位騎士的身影消失在視野的彼端,沒想到前腳才踏出領土、敵軍後腿再度闖入無防備的礦區,陛下趕緊下令修繕防禦工事,並加蓋了一座城堡協防;然而敵軍的攻勢卻始終未曾停止,不久前才擦身而過的村民,才一眨眼的功夫便已血濺五步。

  至於那兩位毛遂自薦的騎士,則是再也沒有任何的消息。

「敵人不止一個!」

  當敵人聯軍將城堡雙雙建築在北面出口時,我族幾乎面臨滅絕的危機,為此,陛下發佈了緊急動員令,徵召起剩餘的騎士團,欲前往敵營進行游擊戰,接著,對我們這些留下的村民說: 

「我不敢勉強諸位!」 語氣中帶有些微的顫抖與歉意,陛下站在城鎮中心外圍大聲宣佈: 「事態至此,我必須負起全責,現在眼前我們仍有一條生路,但,也是險路!」

  陛下的用意是,留下防備空虛的基地,遷往中央繼續發展,然而此時比起毫無開發的中央無人之境,原來的基地還比較安全些,於是,少數不願離開的村民選擇抵抗到底;而我隨同另一批村民前往踏上為知之地的旅程,當然這種行為與棄戰而逃沒兩樣,就在我離開生長的土地時,我親眼見到那敵國的軍旗,就聳立在那不遠處的城堡頂端隨風飄盪。

沒多久,本營被攻陷了。

前去敵營的游擊隊無人生還,站在臨時建立在森林附近的根據地入口,陛下以背水一戰的口吻問道:

「敢問諸君,可敢再以我族的命運與我賭上一把?」

  因為遷徙的成功,不少村民附和陛下的想法,所有的資源集中於劍兵的科技,意在以最少的資源消耗量發動反擊;巧合的是,在前線取得優勢的同盟國,正準備一舉掃蕩地圖上所有的敵軍,我們搭上了這班順風車,所有的劍兵踏上佈滿異國建築的熟悉故土,與同盟浴血前進,為因應局勢,陛下開始研發輕騎隊並隨時待命,在前往前線興建軍事建築時,我感到四周的風,挾帶著嗆鼻的血腥味。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翼端神 於 06-9-9 05:4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水希月鈴  翼端變了,變得糟糕、老溼。  發表於 06-9-10 15:2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高原万葉  翼端本傳 !? 看來你有篡位之  發表於 06-9-9 23:11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接上篇>

  我方連盟終於取得最後勝利,但在佇立遠處、看向滿目瘡痍的基地舊址的陛下身影中,找不到一絲喜悅;往後,歷經了接下來幾場傷亡慘重的戰爭後,在僅剩數人存活的廢墟裡,陛下對連我在內的所有村民說道:

「要應付邪惡的敵人,最快的方法,便是使用邪惡的力量來對抗。」

  在那之後,我們被迫撤下了那面“翼振雲端”的幟旗,換上了新一代的象徵,也就是後來的“翼端邪說”。


 翼端本傳(大噓)下、邪惡的傳說

  陛下變了。

  變得狡猾、冷酷,完全不似以往那位愛惜羽毛的領導者,只是名殘忍的暴君,指揮著他的軍隊進行無謂的爭戰。
  那次戰役,我族的科技依舊落後,然而在來犯的騎士離開後,陛下竟然下令自己的騎士以牙還牙,讓他們一一枉死在敵軍的重槍下!只為了隱瞞自己暗藏的劍兵團能發動奇襲;後來奇襲雖然成功,但卻遭到蒙古突騎的襲擊,我親眼看見陛下漠視劍兵團的死傷報告,只為加速生產他的王牌奴隸兵。

  之後,戰事陷入膠著,陛下開始慘絕人寰的砲灰戰,重槍、戰矛奉命輪番上場以做奴隸兵的馬前卒。

「掩護主力直到奴隸兵殺盡突騎為止!」

  在無數的屍堆上,槍山矛海一批批地湧向生命的盡頭,此時陛下又將自己的精銳部隊調往敵軍後方,在偷襲得逞後即放其自生自滅,所幸同盟軍與我方左右夾擊結束了戰事,否則真不知道還要有多少的無辜犧牲!

  踩踏著漫天烽火留下的焦痕,陛下的嘴角掛起了久未出現的自信笑容,看在當時的身為副官的我的眼中,竟是如此的陌生……

「叛變者,一律殺無赦!」

  幾番建言,陛下皆含糊其詞地打了回票,宣稱自己的行為是因應世局而生,為此,我遭逢左遷,我卻感到慶幸,我因那場由同伴的鮮血換來的勝仗而升遷,卻怎麼也不想穿上那一身華服,總覺得上頭有股血腥味逼得我鼻頭一陣酸楚。

  後來,陛下身邊出現了位新的參謀,專為他分析戰情並指導進階的糟糕技巧,在該參謀的攬權時間,翼端邪說的幟旗越見腥紅,人民的反抗聲浪也越來越大。

  就在此時,陛下病了。

  他被一種奇怪的執念纏身,為了無法到手的怨念物歇斯底里,此時,J參謀奉命前往未知島嶼視察,卻不幸遭遇船難一去不回,變本加厲的陛下由於無人規諫,變得加倍陰沉狠辣,不但開始飼養一批半人半鷹的怪物,更以怨念為號召,將旗幟竄改為“翼端邪鷹”進行名為『離巢』的全面侵略,傷財耗力的人民,再也無法忍受如此的暴政......

  終於,在丙戌年某個炎熱的夏日夜晚,嘈雜的鳥鳴聲平息了……

  現在的我,負有將全族人民導向正軌的重責大任,但我卻無法忘記第一次在戰場上感受到的戰慄不安,從身邊呼嘯而過的馬蹄聲似乎在提醒著我,陛下的邪靈,永遠纏繞在世界奇觀的尖頂上等待著復辟的時機,他在臨終前口中喃喃自語的說話,無時不刻在我耳邊迴盪:

『……善待他人者、人恆善待之;凌辱他人者、人恆凌辱之!』

『……你們都是共犯,是這條“不是凌辱你就是我流亡”的詛咒道路上……同流合汙的共犯!咯哈哈哈哈……』

  (遭逢凌辱若是天命所歸,逆天之路、不由分說!)

  在繼起的新帝國,我如此立了誓,以我“千目王酋”之旗幟立誓:「世局板盪、千目悠悠、凌辱風起、莫怪王酋。」

  糟糕的傳說,就此翻過了新的一頁。

=======================
 相近的時間點總讓人回想起過去的事,兩篇本傳,描述的正是個人與鐵傲眾的
處女戰,以及之後邪說、邪鷹的一些牽強附會的情節,故事多少與真實情況有關,
就請各位版眾糟糕之餘,在往後的日子中多多指教。  相關記錄

[ 本文最後由 翼端神 於 06-9-9 06:0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10 07:05 , Processed in 2.75290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