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1.本主題不含糟糕成分...

    喂...你們怎麼這樣...聽到沒糟糕就跑了

    2.在(更新中)消失前,請勿回覆本主題

    待更新結束在發表閣下之意見


    ------------

        週日,眾人卸下繁忙工作,好好休息的一天。但這個週日略為不同的是,今天是在幻想高中開拍的電影的首映日。
    一年三班的同學大多到了電影院前的集合地點,準備入場欣賞自己在大螢幕上的表現…雖說只有一兩幕。
    「妳好慢喔!魔理沙。」靈夢對著剛好趕上的魔理沙說。
    「我…去…請假…嘛…」魔理沙按著自己的膝蓋喘氣說道。
    「嗯…大家差不多都到了…」紫看著同學們,「啊啦?萊特呢?」
    同學們這時候看著自己的四周,就連同為主角的鈴仙也特地來了,反倒是萊特還沒出現。
    「靈夢同學!文同學!」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米…米娜姐?」靈夢吃驚的看著身穿深藍色套裝,留著黑色長髮的米娜說,「妳…怎麼會來了?萊特呢?」
    「這個…其實昨天我看到他拿著首映票,我也很想來看,不過首映票早就賣光了,我不小心羨慕了一句…那孩子就要我代替他來…」
    「啊?…」
    「他硬是把票給我,又在剛剛把我給推了出來…我只好來了…」
    「很像那小子會做的事…」魔理沙說。
    「好了,現在說這麼多也沒用。」紫說,「再不入場,我們就會被關在外面喔!」

    ─────

       「謝謝喔。」
    本來坐在客廳中,看著電視新聞一成不變的無聊報導的萊特。當看到某議員的緋聞時,門鈴響起,一名郵差要他簽收一個包裹。
    「會是誰寄來的?…」
    萊特疑惑著,然後拆了包裹。裡面有一封信,還有一個長方形壓克力盒。
    萊特先拆了信。這是輝夜寫來的,大意是(內容用莫名奇妙的文言文寫)感謝他協助拍攝,還有希望他能在學校好好照顧鈴仙,隨信附上演出費的支票與電影劇場版的首批典藏版DVD。
    萊特看了一下同樣夾在信封內,那張面額驚人的支票,然後將注意力轉移到DVD上。
    「…既然人家都送了…就看吧…」萊特想,「這好像…是我第一次用姐姐的家庭劇院…」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6-8-14 10:0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0   檢視全部評分
    仙刃  GJ!  發表於 07-2-7 16:24 聲望 + 1 枚
    ●人○  大型聲望炮.....發射!!  發表於 06-11-13 18:21 聲望 + 1 枚
    lean1281  噗噗XD"文章收下=w=a...(喂)  發表於 06-11-13 05:22 聲望 + 2 枚
    博麗紅夢    發表於 06-8-16 21:15 聲望 + 2 枚
    pospowolf  好棒XD   發表於 06-8-14 21:58 聲望 + 2 枚
    Fenrir  這...讓某F聯想到了涼宮春日 ...  發表於 06-8-14 21:57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東方Project  MAD

    永遠亭相關企業聯合出品

    領銜主演:
    鈴仙.優曇華院
    萊特.凱特薩耶

    幻想高級中學
    警方相關單位
    幻想市灣岸碼頭
    協力感謝
    ─────

        「或許是過著正經八百的生活…我…從來沒有想過…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是什麼…」鈴仙的聲音說著,「直到那天…對…一切…都是從那天開始…」

    ─────

        在市區內的一棟巨大白色建築的地下室,響起了陣陣槍響。這不是搶劫或犯案,這很平常,因為這裡是市內的警察訓練所。
    一名戴著兔耳與防護耳罩,穿著合身的迷你裙女警制服的少女,正拿著槍對著鏢靶練槍,只見子彈會自動飛向標靶中心似的,每一槍都漂亮的打中了要害。
    一旁有一群菜鳥警察正在見習…或許該說他們對射擊技術興趣缺缺,只是來看少女的。
    「鈴仙警官。」一名警察步入訓練室說道。
    「嗯?」鈴仙取下耳罩,並甩了甩他的灰藍色秀髮。
    「長官麻煩妳去一趟。」
    「好的。」鈴仙笑了笑,轉身對著菜鳥們揮手致意,「今天先到這裡,失陪了。」

    ─────

        「報告。」
    鈴仙乘著電梯到了某一層樓,敲了敲眼前的木質大門說道。
    「請進。」裡面傳出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打擾了。」鈴仙扭開門把道。
    「報告就放那邊桌上吧!」
    在正對著大門的木製辦公桌前,一名身穿筆挺警察制服的中年男子正埋首於文件中。他連抬頭看鈴仙都沒有,就直接指著會客用的桌椅說道。
    「呃…那個…長官…我不是來交報告的…」鈴仙說。
    「啊?」男子抬起頭來,「喔!是鈴仙啊!真是抱歉,我還以為上面的又要丟工作給我了。」男子苦笑道,「最近上面的顧著自己度假,都把工作往下丟。」
    「局長辛苦了。」
    「不會不會。」局長笑道,並伸手把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給推到一邊去,「假期過的如何?南方小島還不錯吧?」
    「啊…嗯!很好啊!」
    「不好意思啊…妳剛放假回來就要妳出任務。」
    「不會的,我不介意。」
    「妳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局長說,「那麼就進入正題吧!我們接獲情報,最近有一個規模頗大的販毒集團已經滲入幻想市了。」
    「販…販毒集團…」鈴仙看起來有點激動。
    「不要激動,鈴仙警官。」局長說,「我知道妳對販毒集團的印象很不好…畢竟如果我的父母也是受毒所害,我也會這樣…不過這是任務…請妳要冷靜。」
    「是…對不起…」
    「在市區的販毒集團,我們所布下的警網會努力追緝,不過…」
    「不過什麼?」
    「我們收到可靠消息…他們派了人進入校園中販毒。」
    「學校?…太過分了…」
    「沒錯…我們自然不能放任他們為所欲為,這就是我找妳來的原因。」
    「您想找我去臥底嗎?」
    「是的。」
    「可是…局裡不是還有很多資深警官…他們的能力應該…」
    「但是他們的年紀都太大了。」局長說,「雖然派他們進入校園當老師是很簡單,不過老師畢竟還是跟學生有些許隔閡。」
    「您的意思是…」
    「我要妳以學生的身分進入校園臥底,這樣才能收集到更詳細的情報,也比較不會受到懷疑。」局長說,「妳年紀輕輕就跳級唸完警察大學的,也剛好讓妳體驗一下普通高中生的生活。」
    「…」鈴仙顯得有點面色凝重。
    「如果妳不願意,我也不勉強。」
    「不!我要去!」鈴仙說。
    「妳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局長欣慰的說。
    「那麼…有關於校園內販毒份子的資料嗎?」
    「這個…很可惜…我們雖然掌握了他們進入校園販毒的事實,卻還是查不出進入校園的成員是誰。不過不用擔心,情報組已經在努力調查,相信這段時間就能查出來了。」
    「是嗎?…」
    「先送妳個小禮物吧!」局長拉開抽屜,拿出了個小盒子放到靠近鈴仙的桌緣,「打開看看吧!不知道妳喜不喜歡。」
    鈴仙打開了盒子,發現裡面有支精緻的高級手錶。
    「這個…這麼貴重的禮物…我…」
    「這個除了是禮物外,也是方便妳執行任務的道具。」局長說,「錶面有個轉盤,往左轉動半圈,然後往右轉動一圈試試。」
    鈴仙照著局長的話做,只見錶面「咖」的一聲升了起來。
    「然後用力壓下錶面。」
    突然局長的辦公室內警報聲大響。
    「這、這是?」鈴仙被嚇到。
    「長官,」通訊器傳來名女子的聲音,「鈴仙警官的示警器響起。」
    「不用擔心,剛剛是測試。」局長回話道。
    「知道了。」
    「懂了吧!這支手錶可以對總部發出求救求援訊號,裡面有衛星定位裝置,不管妳在哪,我們都能找到妳的。」
    「謝謝您。長官。」鈴仙把錶戴上手腕道。
    「好了,先去準備吧!明天就開始執行任務。」
    「是!」鈴仙敬禮道。
    目送鈴仙離開後,局長又將注意力移到桌上的文件,「唉…這幾天又要加班了…」

    ─────

        幻想高級中學一年三班,導師八雲紫正要宣佈事情。
    「好了好了,大家安靜。」
    在講台上的紫拍著手,示意要台下的同學們安靜下來。
    「今天,我們有位轉學生。」紫說。
    提到轉學生,全班同學的注意力都來了。
    「請進來吧!」紫對著教室門口說道。
    門敞開,鈴仙步入教室。只聽見同學們一陣驚嘆。
    「各位同學好,」鈴仙禮貌的鞠躬道,「我是鈴仙.優曇華院,請多指教。」
    「好了...我看看鈴仙同學要坐哪...」紫張望著四周。
    「這裡這裡!」只見好幾名男同學紛紛拉開了附近的空位,想獲得青睞。
    「那麼,妳坐在萊特同學旁邊吧!」紫說。聽到這句話,男同學們如洩了氣的皮球,「就跟同樣是轉學生的萊特同學互相照顧吧!」
    「好的。」鈴仙走下講台,走向靠窗的最後一排,「你好,請多指教。」
    原本盯著窗外的萊特,只是轉過頭來,還以個冷冷的眼神,然後又看向窗外。
    「唔...」鈴仙似乎有點被嚇到。「充滿敵意的眼神...好可怕...」
    「好了好了,拿出課本來,要上課了。」紫喊道,「翻開課本...」

    ─────

        「吶!妳為什麼要戴那對兔耳朵啊?」
    幾名同學-男性居多,在國文課結束後,圍在鈴仙的桌旁問東問西。
    「這個...只是我的嗜好啦...」鈴仙有點不好意思的摸著自己的兔耳道。
    「那麼妳有男朋友嗎?」其中一名男同學單刀直入的說。
    「我...」鈴仙臉紅了,「沒有...」
    警察群中幾乎都是年紀比她大很多的,根本不可能在裡面交到男朋友。
    「太好了!我們有機會了!」男生們擊掌慶賀道。
    「真是的!你們問問題很沒有創意欸!」幾名女生把男生們擠開。
    「對了,」鈴仙問,「凱特薩耶同學...人怎麼樣?看起來有點可怕的感覺...」
    「他啊!長的是不錯啦...不過就是太冷酷了一點。」
    「對啊!」另一名女同學搭話道,「妳知道嗎?他才轉來兩個禮拜,就有兩個同年級的女生還有三名學姐跟他告白耶!」
    「真的嗎?」
    「真的啊!然後妳猜怎麼?普通男生如果不想跟女生交往也會做最起碼的道歉。結果他居然只是回了句『不要。』,轉身就走了。傷了不少女孩子的心呢!真不知道該說他酷還是遲鈍。」
    「這樣啊...好像...很容易想像呢...」鈴仙想起剛剛萊特瞪她的眼神,苦笑的說。

    ─────

        「呼哈...」
    隔天早上,鈴仙獨自走在還籠罩在淡淡薄霧下的街道。
    「昨天寫報告寫的太晚...一大早又莫名奇妙的醒來...」
    昨天為了寫關於臥底學校的報告,鈴仙熬夜到了凌晨一點多,早上卻五點半自己醒了過來。
    「早點到學校...補一下眠吧...」鈴仙在踏入校園時想著,「嗯?那個是?」
    鈴仙注意到校舍旁眷養小動物的房子前,似乎有個人蹲在那。鈴仙有點好奇的走近。
    「那個...」鈴仙小心翼翼的說。
    蹲在籠子前,拿著紅蘿蔔餵著兔子的白色長髮少年轉過頭來。
    「萊...萊特同學...」
    「鈴仙同學?...妳早...」
    「啊...嗯...早...」
    萊特轉頭回去繼續餵著兔子。
    經過了一段有點尷尬的沉默。
    「你...喜歡動物啊?」鈴仙鼓起勇氣問道。因為就昨天從班上女同學得到的情報,萊特似乎一個眼神就能盯死對方。
    「...嗯!」萊特答的乾脆。
    「看...看不出來呢...」
    「是嗎?...很多人都這樣說...」萊特回答,「妳呢?」
    「啊...我喜歡啊...」
    實際上,鈴仙在宿舍偷偷養了隻兔子。
    「是嗎?」萊特把剩下的紅蘿蔔塞進籠子,並站起身來。
    「你都這麼早來餵動物?」
    「我...我自己一個人住...住公寓...不能養寵物...」
    「這樣啊...」
    「那妳又為什麼這麼早?」
    「我...我只是莫名奇妙的提早醒來而已...只是這樣。」
    「是嗎?」萊特拿起丟在一旁的書包,「這樣的話要小心身體。」
    「啊?」
    萊特頭也不回的走向校舍。
    「他也會...關心別人啊...」鈴仙有點吃驚的想道,「真看不出來...他也有溫柔的一面嘛...」

    ─────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6-8-14 10:0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嗯...好的...我知道了...」
    放學後的樓頂空無一人-本來應該是這樣的,鈴仙剛剛突然接到局裡打來的手機,連忙跑上頂樓接聽。
    「那麼就這樣,再見。」鈴仙掛掉手機,鬆了口氣,「真是的...就已經放學了,可以等我回去再說嘛...」
    「嗯...」她的背後突然傳來一個有點慵懶的呼聲。
    「啊...是...是誰?...」
    「妳...講話也太大聲了吧?...」萊特從架在頂樓樓梯間上的水塔旁現出了身影。
    「你...你剛剛在作什麼?」
    「睡覺。」
    「吵...吵到你了嗎?不好意思。」鈴仙想了一下,剛剛自己的嗓門似乎真的太大了。
    「...沒關係。」
    「不過...已經放學了...為什麼還在這呢?」鈴仙問,「我...我是說,睡覺的話,回家睡不是會比較舒服嗎?」鈴仙怕萊特誤會似的,連忙接下去道。
    「...」只見萊特舉起手指著遠方,「那個...」
    「嗯?」鈴仙循著萊特指的方向看去,「哇啊...」一聲驚嘆,「好漂亮喔...」
    遠方的夕陽慢慢沉入海平面,閃爍著寶石般的光輝。
    「你每天都在這看夕陽?...」
    「嗯。」
    「喔...真的啊...」鈴仙有點難以相信的說。
    「很奇怪嗎?」
    「不、不會啊!」
    「這裡...是這附近景色最好的一處...看夕陽最好的位置...」
    鈴仙被萊特這麼一說,也想到樓梯間的上面看看。
    「嗯...方便...我也上去嗎?」
    萊特的藍色左眼看著她,鈴仙覺得似乎自己心裡在想什麼都被萊特給看透般,有股被侵入心靈的奇怪感覺...卻又如冬陽一般異常溫暖...
    「請吧。」萊特挪動了一下身子。
    「啊...謝謝。」鈴仙還怕萊特直接轟她出樓頂,有點高興的答道。
    略高處的視野更好了,似乎連夕陽也更加美了許多。
    「萊特同學?...」
    「...啊?...什麼事?」萊特剛剛似乎在想事情般,突然回神過來。
    「你...沒有傳聞中的冷淡嘛...」
    「他們怎麼說我...我不知道...我也沒興趣...」萊特說,「我只是想避開不必要的麻煩而已...」
    「不必要的麻煩?」
    「...沒什麼...當我沒說...」
    現在鈴仙似乎可以理解告白同學跟學姊的心情。沐浴在夕陽光下的萊特,臉上帶著些許的憂鬱,似乎不像他會露出的憂傷表情,帶著淡淡的美麗與帥氣。
    「怎麼了?」萊特注意到鈴仙一直盯著他的臉看,「我的臉上沾了什麼嗎?」
    「啊...不!沒、沒什麼!」鈴仙連忙別過紅著的臉。

    ─────

    劇場版-IM  Still I Love You~みつめるよりは幸せ


    或許只是想多了解這位同樣為轉學生,卻讓同學們誤會已深的少年;又或許...少年早已在少女的心中...悄悄的埋下了種子...
    鈴仙已經習慣了,習慣了薄霧中,與少年輕蹲在兔籠旁餵著兔子;習慣了在夕陽下,兩人並肩而坐,由少年肩膀傳來的溫柔;不經意觸碰到的雙手...緊緊的交握在一起...
    「就是這麼不可思議吧...」鈴仙的聲音說著,「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就是不知不覺想靠近他...」

    ─────

        「哼哼哼...」
    「放開她!」
    「只要你乖乖的替我們做事,我保證你親愛的姐姐沒事。」
    「可惡...」
    「不要聽他的!萊特!」
    「閉嘴!女人!」
    「不準你對她動手!...我...我做...」
    「萊特!」
    「哈哈哈!!」

    ─────

        「姐姐!」
    深夜的郊區,少年猛然從床舖爬起。他按著自己的額頭,緊張的喘著氣。
    「可惡...可惡的夢...討厭的組織...」
    萊特走入浴室中,旋開水龍頭並將頭放在水中讓自己清醒。
    「呼...呼...可惡...可惡!」萊特似乎越想越氣,舉拳往洗手台上的鏡子重重的一敲。
    「可惡...」他的雙頰流下了兩條淚痕。

    ─────

        「啦啦啦...」
    位於警察大樓旁的宿舍中,鈴仙愉快的邊哼著小曲,邊將隔天上課用的課本放入書包中。
    「鈴仙~」
    「啊...前輩。」
    跟鈴仙同住一個房間的,是一名資歷比她還深的女警。
    「看妳這樣子...這次臥底妳好像撈到了好處喔...」
    「什、什麼?...」鈴仙連忙別過略紅的臉,「您在說什麼,我...我聽不懂。」
    「別裝了,」女子柔聲說道,「看妳每天上學都滿面春風的樣子...交男朋友了喔?」
    「我、我哪有!」
    「少來了,才說到就這麼害羞。怎麼樣?對象是誰啊?」
    「我就說沒有嘛!」
    「鈴仙警官。」另一名女警開門進入房間,「局長希望妳能馬上去見他。」
    「好的!我知道了!」鈴仙如獲大赦,默默的感謝那名來通知的女警,「不好意思喔!前輩。我得走了。」
    為了盡速逃離前輩的追問,鈴仙連忙跑出了房間。

    ─────

        「呼...前輩真是的...」鈴仙頭也不回的一路跑到局長辦公室前才停下來,「我哪有男朋友啊...那、那個才不算呢!...對啊...應該不算吧...」
    她伸手敲敲辦公室的門。
    「請進。」
    「打擾了。」鈴仙進了辦公室,並行了一個舉手禮,「請問局長找我有什麼事嗎?」
    「鈴仙啊!」局長說,「有好消息,我剛剛從情報組那拿到了有關學校中的販毒份子的資料了。」
    「真的嗎?」鈴仙喜出望外的說。
    「嗯!這是那個人的照片跟資料。」
    局長拉開自己的抽屜,拿出了一個牛皮紙袋,上面用迴紋針夾了張照片。
    但看到照片的鈴仙,心中猛然的一震,原以為搜查會輕鬆點的愉悅已經瞬間消失。
    「怎麼了嗎?」局長注意到鈴仙的表情有點奇怪。
    「不...沒、沒有什麼。」鈴仙拿起紙袋,「對不起...我明天還得去學校...先告退了...」
    「啊...嗯...」
    鈴仙退出房間,並關上房門,卻站在門口停滯不離。
    「騙人...」鈴仙的口中緩緩的吐出這句話,「騙人的對不對...」
    她的目光移到夾在紙袋上的那張照片-那張早已熟悉的面孔,對著她溫柔笑過,一起看著夕陽的少年。
    「怎麼可能是你...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對不對...」鈴仙倚著房門,無助的滑下到地面,「怎麼可能會是你...一定是哪裡錯了...對啊...就算...就算局裡的情報組是國內的菁英團隊...一定也有百萬分之一的出錯機會啊...你一定...一定就是那百萬分之一...你說對嗎?...」
    鈴仙緊緊抱著那疊資料,兩行淚水悄悄的滑過她的雙頰。

    ─────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6-8-14 10:1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唉....」
    昨夜的那份資料似乎給了鈴仙很大的衝擊,導致她整晚翻來覆去無法入眠。好不容易睡著了,鬧鐘卻與她作對般的馬上響起。
    她沒什麼精神的走在校園內的走廊上。
    「喂!萊特!」一名男同學的聲音在下一個轉角傳來。
    鈴仙連忙停下腳步,並將身子靠在牆邊偷偷的看著轉角的另一邊。一名穿著有點隨便的男同學站在萊特身邊。
    「做什麼?」萊特還是像平常一樣冷冷的說。
    「東...東西沒有了...有沒有貨啊?」男同學有點焦燥的說。
    「...有啊...」
    「太、太棒了,對啦!我最近手頭緊,欠一次好不好啦?」
    萊特用似乎可以冰凍火焰的冷漠眼神看了一眼男同學,然後將手伸入自己的外套中。
    「哈...你真好啊...」
    「免費的貨沒有...」萊特從外套內掏出一把手槍抵著同學的下巴,「...我可以免費請你吃一顆子彈...」
    萊特這個舉動嚇到了躲在轉角旁的鈴仙,讓她差點叫出聲來。
    「好好好,錢、錢拿去!別這樣!」男同學連忙拿出張鈔票道。
    萊特拿走了鈔票,並將槍收回外套裡,然後從書包中拿出一小包白粉末給同學。
    「聽著,有本事下次就在說一樣的話看看,我馬上送你上西天。」萊特冷冷的說,並轉頭就走。
    「每次都拿這個傢伙沒輒...可惡...好貴...這次要省著點用...」男同學說。
    「...萊特...」牆角的鈴仙懷中緊緊的抱著書包,蹲坐在地上。

    ─────

        夕陽的美麗不曾變過,但同樣坐在夕陽下的少女,心境卻悄悄的變了。
    今天的鈴仙,無論是上課還是放學後的現在,都不願去看身旁少年的面容。她還是打從心底否定萊特是販毒份子的情報,儘管她今早已經看到了鐵証,她還是告訴著自己,那只是自己沒睡飽所看的幻覺,一個令她無法承認的真實。
    「我要走了。」
    兩人沉默著看著夕陽一段時間後,萊特開口道。
    「啊...今天怎麼這麼早?」
    「...家裡...有點事...」
    「那我還想坐一下,明天見。」
    「...明天見。」
    萊特拿起了書包,直接跳下了樓梯間。
    「...萊特同學!」
    「嗯?」萊特停下了腳步。
    「你...真的要直接回家喔...」
    「...嗯...」
    萊特步下了樓梯。
    鈴仙這時候也開始行動了。她拿出預藏好的繩索丟出樓頂,並穿上了垂直下降設備,手腳俐落的搶在萊特前面降到了地面,並躲在可以監視校門的轉角旁等著萊特出現。
    「來了...」鈴仙看到萊特走向校門口,有點緊張的吞了口口水。
    鈴仙偷偷的跟在萊特的身後一段距離,經過了許多大街小巷。
    「萊特...就這樣回家去吧...」鈴仙心中暗暗的祈禱著,「這樣我就知道了...絕對不是你的...對不對?拜託你...回家去吧...」
    鈴仙跟著萊特來到了城市中一處偏僻的角落,萊特拐進了一條十分狹窄的小巷,鈴仙巷裡面偷窺,卻發現有一個身穿黑衣,腰間配著手槍的高大男子,站在一扇看起來十分沉重的鐵製大門前。男子拉開了大門讓萊特進入,還不時神經兮兮的看看小巷兩旁。
    這下鈴仙的希望已經完全破滅了,有哪個正常學生家會在這種根本連隻貓都不可能經過的地方,卻需要一名保鑣看著大門。她知道自己現在該做什麼,儘管她非常的不願意,她轉開了手錶上的安全裝置,使力的往錶面一壓。

    ─────

        「哼...臭小子...回來了啊?」
    在萊特進入的房間內,幾名男子隨意的躺坐在房間內堆放的沙包上。
    「生意怎麼樣?」一名似乎是帶頭的男子輕浮的問道。
    「...」萊特沒有答話,只是掏出一個皮夾丟向男子。
    男子接下了皮夾,「看起來還不錯嘛...」男子秤秤皮夾的重量得意的道,「沒有人跟著你回來吧?」
    「...有個人跟在我後面過來了...」
    「什麼?」男子有點不開心的道,並向另一名在擦槍的男子使了個眼色,「幹掉她。」
    持槍男子很高興的站了起來,「終於可以試槍了。」
    「站住。」萊特叫住他,「我又不是沒帶槍,要殺她我早動手了。」
    「你說什麼?」
    只見萊特冷不防從外套中抽出槍來指著持槍男子,這個舉動嚇了男子一跳。
    「連槍已經拿在手上還輸給要拔槍的我,你也不怎麼樣嘛!」
    「臭小子,給我克制一點。」帶頭男子說,並要持槍男子坐下,「那你怎麼不殺她?」
    「這是你教我的。」
    「什麼?」
    「我們的工作可是見不得光的。如果我在街上光明正大拔槍殺人,你覺得會發生什麼事?」
    「你這小子...什麼時候氣勢變的這麼大了...」
    「你與其去擔心這個...不如擔心外面那個人吧...有誰會緊緊跟蹤一個人跑到這種偏僻角落...」
    「...呿...該死的條子...」
    「大哥!」剛剛看門的男子急急忙忙的開門進來,「有警車過來了!」
    「該死!」男子啐了一句,「上車!臭小子!你也是!」

    ─────

        「鈴仙警官,就是這裡嗎?」收到訊息趕來支援的警網已經包圍這處,一名警官問鈴仙道。
    「啊...嗯...」鈴仙支支吾吾的答道。
    「妳還好嗎?鈴仙警官。」
    「我...我沒事...」
    「霹靂小組已經往這裡來了,請放心。」
    「好...好的...」
    鈴仙有一股衝動,想對屋子裡的萊特大喊快逃。
    突然一聲牆壁塌下來的巨響,全部的警察都嚇退了一步,隨即一部小貨車從牆洞衝了出來,撞開了警車陣向外飛奔。
    「糟、糟糕了!追!」
    「是!」
    警察們連忙上車鳴笛追趕。
    「鈴仙警官,這裡就交給我們,您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不、不用了!我也要去!」
    「這...您都這麼說了,好吧。」
    即便知道自己跟過去也不能改變萊特是販毒份子的事實,但是鈴仙還是毅然決然的上了車,跟著警車群追蹤逃逸的小貨車。

    ─────

        「狀況如何?」
    這裡是通往市郊的一條濱海公路,這裡如事故現場一樣拉起了封鎖線,路旁的護欄被撞開了一個大洞,地上還有長長的煞車痕。
    「長官!」局長剛剛才開車抵達,調查中的警察放下工作敬禮道。
    「嗯...似乎是車子失控,直接撞上護欄...看來是直接掉入海中了。」調查的警察翻著手上的資料說道,「目前沒有找到生還者或屍體...不過...」
    「不過什麼?」
    「鑑識人員說,不能排除是為了湮滅證據而自行把車子推入海中。」
    「是這樣嗎?...」
    鈴仙站在路旁看著海的遠方,「你沒有死吧...萊特...沒有吧...」她緊握著路旁的護欄想道。

    ─────

        「鈴仙,妳怎麼了?」隔天早晨在學校,鈴仙沒精神的趴在桌上,女同學們關心的問道。
    「呃...沒事...」
    如果跟她們說在擔心萊特的安危,這可是條大八卦,足夠她們挖苦好一陣子。
    「早。」一個熟悉的聲音問早道。
    「早...」鈴仙有點恍神的回答道,直到下一秒才意識到剛剛是誰向她問早,「萊...萊特?」
    「怎麼?」萊特拉開自己的椅子說。
    「不...沒有什麼...」
    「太好了...」鈴仙暗中想著。
    鈴仙現在才意識到,這份工作的意義早在不知不覺變了,原本是想逮到令她痛惡的販毒組織,現在只是想待在眼前的少年身邊...即使他是販毒份子...也無所謂了...

    ─────

        原本以為日子會繼續的平靜過下去,例行性的學校臥底,局長辦公桌上上級丟下來的成堆文件,夕陽下肩並肩的頂樓。只希望這樣平靜的過著,只想抓著他的衣角...如此而已...
    但是現實...總喜歡在最平靜的時候殺出程咬金...

    ─────

        「...這樣...就好了...」
    深夜,郊區的山間的一座看起來十分老舊的廢棄倉庫,一般人是不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這種地方。不過萊特卻在這個時候緩緩的步出了倉庫大門,販毒組織的人馬隨即從倉庫旁的樹林冒出並包圍了他。
    「哼...臭小子...沒想到你會來這...」
    「你們...還來的真快啊!也好...」萊特拿出一個引爆裝置,「看場大型煙火秀吧。」
    「什麼?難道說?」
    萊特按下了手上的按鈕,後方的廢棄倉庫隨即一聲轟然巨響,並陷入熊熊火海。
    「啊...你!」
    男子想拔槍攻擊,但萊特的動作更快,手從外套內抽出槍來,打掉了男子的槍。
    「是你們先不遵守約定的,」萊特冷冷的說,「所以我也沒必要客氣。」
    「唔...開槍!開槍!」男子氣急敗壞的吼道。
    其他的販毒份子也拔出槍來指著萊特。
    「哼...人多就能贏嗎...太天真了...」

    ─────

        「報告!」
    「進來。」
    今天警察局一早就十分忙碌,因為郊區的一間老舊倉庫突然爆炸。
    一名警官走入局長室。
    「是跟倉庫爆炸事件有關嗎?」位上的局長問道。
    「是的,爆炸原因研判是用瓦斯與遙控點火裝置,現場有找到未燃盡的毒品。」
    「所以說...那裡是販毒組織藏匿毒品的地方?」
    「應該是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而被炸掉的。」
    「那麼倉庫前遺落的那把槍是?」
    「目前正在比對指紋中,不過應該是販毒組織所有。」
    「可是...為什麼會掉在那?」
    「嗯...似乎是爆發了場槍戰,」警官看著手上的資料,「我們在那找到了幾處血跡,很奇怪的是...遺留血跡的人似乎都圍繞在倉庫前廣場的周圍,就好像有許多人同時對著廣場中央開槍一樣。」
    「那麼中央有血跡嗎?」
    「唔...沒有,只有幾個腳印,也送鑑識組進行比對了。」
    「...我知道了,辛苦了。資料放著就好,你先下去休息吧!」
    「叛變嗎?...」在負責報告的警官離開後,局長自言自語道,「可是為什麼?...又是誰?」

    ─────

        「貨被燒光了?」上半身隱藏在黑暗中的男子冷冷的說道。
    「是...是的...老大...我們實在沒有料到...」一名黑衣男子卑躬屈膝,有點畏畏縮縮的回答道,「他會突然出現在屯放貨品的倉庫...然後把倉庫給炸掉...我們出動能動用的人去堵他...結果...」
    「結果呢?」
    「那...那個小子比想像中還強...他打掉了弟兄們手上的槍...最後搶了台車跑了。」
    「看來那個小鬼真的氣炸了...不過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實力我才會找上他來幫我們賣東西...反正他也沒有利用價值了...」
    老大指頭一彈,黑暗處走出一名拿著中提琴箱的男子。
    「找我嗎?」男子問道。
    「有工作,去清掃一下吧!」
    「是。」

    ─────

        「怪了...萊特今天怎麼了?沒來學校...」早晨的第一堂課,鈴仙看著身旁的空位置想道,「怎麼會這麼難得...他居然沒有來學校...難道說...是凌晨的那場爆炸案...」
    「鈴仙同學!」台上的慧音叫道。
    「啊!是!」
    「唸一下課本第三十四頁。」
    「好、好的!」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6-8-14 10:0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結束了今天的課程,萊特還是沒有出現。
    鈴仙擔心與無奈之餘,卻也不曾問過萊特的地址或電話,便想早點回到宿舍去整理一些例行報告書。
    「這是?」
    打開鞋櫃的鈴仙,發現鞋子上放了一封信。雖然說以這種方式出現的信都是情書,鈴仙之前剛轉來也是收了好幾疊,都沒有理會後才比較少了一點。不過這封信的信封是純白的素色,一點都沒有情書的感覺。
    「會是誰放的?...」
    鈴仙拆開信封來閱讀,裡面只寫著短短的幾句話。
    「這一切也該結束了,今天日落,在老地方見。」
    當鈴仙看到屬名的時候嚇了一跳,「萊特.凱特薩耶。」
    「萊...萊特...」

    ─────

        「小鬼...居然還有心情看日落啊...」
    販毒組織派來的殺手站在校舍頂樓,冷冷的看著站在另一棟校舍頂樓,望著遠方夕陽的萊特。地上敞開的中提琴箱旁,架著一把狙擊槍。
    「你可不能怨我啊...我也是拿人錢做事的...」他點起一根菸道,「要怪就要怪你自己背叛組織了...嗯?那個是...」
    殺手看到了打開樓梯間門,走進頂樓的鈴仙。
    「原來如此...那麼讓我看完這齣爛劇後,再殺了你也不遲...」

    ─────

        「萊特...」鈴仙輕聲叫道。
    萊特轉過身來,但也順勢拔出外套內的槍。
    「啊!」
    鈴仙反射性的壓低身子,拔出了夾在後方腰帶上的槍。
    「為什麼...?」鈴仙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兩人拿著槍互指。
    「我在信裡說過了...『這一切也該結束了』...」
    「騙人!為什麼?學校那麼多可能的人!為什麼偏偏是你?告訴我!」鈴仙哭喊道。
    「不要天真了!」萊特吼道,這讓鈴仙嚇的不敢再流淚。萊特看著她,就像剛轉學過來看著她的眼神,那種眼簾後似乎架起一道高牆的孤傲冷酷眼神。
    「妳不要以為我已經習慣了妳陪伴我看的夕陽了...我可是真的會開槍...如果妳真的是個警察...就開槍吧!要不然就等著被我殺吧!」
    「哼...事情開始有趣了...」用著狙擊鏡看著兩人的殺手冷笑道。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一聲槍響迴盪在無人的校園,硝煙散去,只留下冷笑的萊特與一臉驚愕的鈴仙。
    「...結束了...」
    手槍墜地的清脆聲,接著是少年的無力的倒地。
    「萊特!」鈴仙連忙跑上前去扶起萊特,「到底是...」鈴仙拿起了萊特掉在地上的槍,卻感覺異常的輕,「沒...沒有子彈?」
    「妳應該也知道了吧...」萊特虛弱的說,「我...背叛了組織...炸掉了他們放毒品的倉庫...」
    「為什麼...這麼突然?」
    「哼...那些傢伙...扣了我姐姐當人質...」
    「姐、姐姐...」
    「我必須幫他們賣毒...才能保障姐姐的生命安全...」
    「那又為什麼...?」
    「他們...不遵守諾言...殺了我的姐姐...」
    「什、什麼?」
    「反正我一定...會落到被組織追殺的命運...」
    「萊特!不要再說了!」
    「我寧可被妳殺死...也不要給那些莫名奇妙的傢伙解決掉...」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鈴仙傷心的抱著萊特喊道。
    「危險!」
    萊特突然轉過身來抱住鈴仙。接著就是一聲槍響。
    「呃!」
    「什麼?」
    「可不能讓不相干的人知道這種事啊...」殺手再次替狙擊槍上膛道。
    「可惡。」鈴仙拔槍對著在另一棟校舍的殺手開了一槍。
    「什...什麼?怎麼可能...」殺手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胸口的槍傷,「就差一點...」殺手想再次握住槍把,卻直接失去意識。
    「萊特!萊特!我馬上替你叫救護車!要撐下去啊!」
    鈴仙摸索著自己身上的口袋,想找出自己的手機,然而萊特卻伸手拉住了鈴仙的衣角。
    「萊...萊特...」
    「我...把跟組織有關的資料...藏在我的鞋櫃後方...去拿出來...然後...把那群傢伙給...」
    「萊特!不要說了!萊特!」
    「不要...再讓他們...為非作歹下去...」
    「萊特!」鈴仙搖著失去意識的萊特哭喊著。

    ─────

        「原來如此...沒想到陪在妳身邊的卻是敵人啊...」
    這裡是永遠亭醫院的急診室前,鈴仙跟局長坐在長椅上,耐心等待著萊特的急救結果。
    「對不起...」
    「不要道歉,畢竟妳很少有機會可以跟同年紀的人接觸的。」
    「如果我直接把他給逮捕...還是...還是...他就不會...就不會...」
    「別再自責了。」局長安撫道。
    這時急診室的門敞開來,一名醫生走出病房。
    「怎、怎麼樣了?醫生!」鈴仙連忙迎上前問道。
    「...」醫生低頭不語,然後緩緩的搖搖頭。
    「...怎麼會這樣...」鈴仙無助的跪了下來,低頭啜泣。
    「長...長官...」一名警察跑了過來,但是看見了鈴仙的樣子,突然閉口。
    「有什麼事嗎?」局長問。
    「啊...我們從少年鞋櫃後取出的資料已經完成讀取,已經大致上查出了他們的大本營在哪了,不過完全找到還要一點時間。」
    「是嗎?」局長站起身來,「鈴仙妳...」
    「我要去。」
    「鈴仙...」
    「我答應過萊特的...我不會...我不會讓那些傢伙胡作非為!」

    ─────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隔日下午,幻想市的灣岸碼頭,警察車的頂燈閃著紅藍光芒,警察正對著一間倉庫喊著話。
    「沒有反應...準備攻堅!」
    突然一個人影手持雙槍衝出了警車陣,衝向了倉庫大門。
    「鈴、鈴仙警官!」
    鈴仙衝進了大門,隨即響起兩聲槍響。
    「不好了!攻堅開始!」

    ─────

        「帶頭的在哪?出來!」
    隻身衝入倉庫深處的鈴仙,帶著悲傷的怒吼迴盪在貨櫃間。
    「哎呀...這樣一名小姐直接衝進來...可不好吧...」一名身穿西裝的持槍男子站在貨櫃上說道。
    「你就是老大嗎?」
    「哼...妳就是臥底在那小鬼學校的條子吧?」
    「你...我不準你用那種三流的名詞汙辱萊特!」
    「那個小鬼死了...值得妳這麼傷心嗎?還是說...哼...妳喜歡上他了?真是諷刺,條子喜歡上毒犯。」
    「不要拿萊特跟你相提並論!!」
    鈴仙舉槍對著老大連開了兩槍,老大退了一步避開了這兩槍,隨即開了兩槍回擊,這兩槍卻漂亮的打掉了鈴仙手上的雙槍。
    「什麼?」
    「哼!」
    男子冷哼一聲,隨即補上一槍,貫穿了鈴仙的左肩。
    「啊!」鈴仙按住自己的左肩,倒坐在身後的貨櫃旁。
    「好了...該送妳去跟小鬼作伴了...不用擔心...我會讓妳走的很痛快的...」
    「唔...」


    交叉的意志...人生...往往決定在那一秒...你的抉擇是?...

    A.第三把槍

    B.新的槍響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6-8-14 10:0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END-A 第三把槍

    「好了...小姐...去死吧...」
    一聲槍響迴盪在倉庫深處。
    「怎麼...可能...」
    男子吃驚的看著從外套中拿出另一把槍的鈴仙,他手中的手槍已經被鈴仙擊飛。
    「啊...啊!」男子不小心失去重心,摔下了貨櫃,「唔...妳...妳怎麼還有第三把槍...」
    「這是...萊特在救護車上交給我的...」鈴仙走近男子,淚流滿面的緩緩說著,「他還...他那時候還跟我說...跟我說他沒那麼容易死的...他會...他會永遠陪在我身邊...」
    「別...別激動...」男子剛剛的傲氣瞬間煙消雲散。
    「結果你居然...你居然...啊!!!」
    鈴仙瘋狂般的開槍連射,但是居然在這種短距離下,男子居然連個擦傷都沒有,不過男子卻已經嚇得失去知覺了。
    就在子彈全數用光,鈴仙不管怎麼扣不能再擊發子彈後,她將槍一拋,左手揪住男子的領帶,右拳正想揮向男子的臉之時,一隻手伸了出來拉住了她。
    「局...局長...」鈴仙有點錯愕的轉頭看著拉住她的局長,「請放開我...我要...我要痛打他一頓!」
    「已經夠了!」局長說,「我們已經達成殲滅販毒組織的目的了,已經結束了。」
    「還沒有!萊特是...萊特是被這傢伙...」
    「帶鈴仙到警車上休息。你們,把他銬起來帶走。」
    「是!」

    ─────

        (「妳喜歡動物嗎?」)
    (「這裡...是看夕陽最好的位置...」)
    (「不要天真了!」)
    (「我...會陪在妳身邊的...」)
    「萊特...」
    少年的每一句話都圍繞著鈴仙的心靈久久不能散去。攻堅行動結束後,她獨自走在防波堤上,懷中抱著萊特交給她的那把槍。
    「你騙人...」她的淚水再次湧出眼眶,「你騙人...你答應我的...答應要一直陪著我的!你會一直陪著我看夕陽的!」
    她抬頭看向海平面的夕陽,還是一樣的美...卻多了點悽涼...
    「你怎麼可以騙我!!!笨蛋!!!」鈴仙對著海的另一邊哭喊道,「笨蛋...笨蛋...」
    夕陽的光輝在海平面盪漾著...就如夕陽的淚水..流入了大海...

    END-A  ED
    CrossGate-BGM



    ─The END─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6-8-14 10:1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END-B新的槍響

    「好了...小姐...去死吧...」
    鈴仙似乎放棄的啜泣著,「對不起...萊特...我不能遵守諾言了...」
    一聲槍響迴盪在倉庫深處。
    「怎...怎麼會...」接下來卻是男子吃驚的叫聲,他的右手多了個彈孔。
    「混帳...我要拿你的命去祭我姐姐...」萊特身穿病人袍,有點虛弱的站在一旁,手中還握著把槍。
    「萊...萊特...你怎麼會...」
    「臭小子...」男子撿起了自己被打掉的槍。
    「事到如今...還想抵抗嗎?」萊特再開一槍,這次男子手中的槍飛的老遠。
    全副武裝的霹靂小組衝了進來。
    「萊特!」鈴仙喜極而泣的撲向萊特。

    ─────

        「這裡是鈴仙,我已經接近強盜擄人集團佔領處的中心區域了。OVER。」
    幻想市的一棟大樓遭到歹徒佔領,並綁架了幾名人質,雖然外圍已經被警察群包圍,但歹徒揚言引爆安裝在大樓內的炸彈,以至於遲遲不敢攻堅。這時候他們所做的決定,是派出少量的精英部隊執行救援,以防止大隊人馬造成歹徒心理壓力而狗急跳牆。鈴仙就是其中一人。
    「呼...」
    鈴仙在大樓八樓的樓梯口,下面七層已經經過嚴密的搜索,就只剩八九樓了。
    「好像沒人...」躲在樓梯口偷偷看著走廊的鈴仙想著。
    不過鈴仙才想完,突然她的臉旁就多了一個彈孔。
    「糟糕!」鈴仙連忙轉身開槍還擊。
    才擊倒剛剛襲擊她的歹徒,馬上又是一陣槍聲大作,剛剛的槍響引起了其他歹徒的注意。
    「可惡...這樣根本不能推進啊...」
    鈴仙先一個側滾出了樓梯口,對著歹徒的方向開了兩槍,然後順勢滾進另一邊的辦公桌後,鈴仙聽到了一聲悶哼,她知道她擊倒了一名歹徒,可是這樣還是不夠。
    突然電梯傳來抵達樓層的「叮」聲。
    「什麼?這種時候了誰還搭電梯啊?」鈴仙想道。
    不過剛好就站在電梯口的歹徒似乎顯的很緊張,一名手持衝鋒槍的歹徒對著電梯門有點顫抖的等著。待門一打開,也不管裡面有沒有人,就是一陣瘋狂掃射,結果只是電梯間被打了一整排的彈孔。
    「呼...呼...」開槍的歹徒似乎緊張的過了頭,射光了整排彈閘。
    突然電梯間的上方跳下一名白髮少年,一槍打掉了歹徒手中的衝鋒槍,又在他的肩上補上一槍。然後側滾出電梯對著剩餘的歹徒進行掃蕩,掃蕩結束後,卻突然回身用槍指著鈴仙。
    「萊...萊特...」
    少年沒有開口,扣下了板機。一名想從鈴仙背後偷襲的歹徒倒下。
    「小心一點。」萊特說。
    「真是的...你想嚇我啊...」鈴仙沒好氣的說,「這個是?」
    鈴仙注意到剛剛想偷襲他的歹徒帶著一個引爆開關。
    「就是這個吧!」鈴仙取下了引爆器的電池,「狀況解除。」她對著無線電說道。
    「...」萊特轉身走入電梯。
    「等等!萊特,你要去哪?」
    「回宿舍。」
    「啊...等我啦!」

    ─────

        「真是的...你可是有我的推薦才能進來當特殊隊員耶!講簡單點,我是你的長官!」
    夕陽西下海邊,鈴仙跟萊特走在濱海公路旁,目標是公路盡頭的宿舍。
    「是是。」萊特心不在焉的答道。
    「你為什麼每次執行完任務就都直接走人啊?一年來都這樣,對長官很不禮貌耶!」
    「我只是不想聽那些老傢伙講一些了無新意的陳腔濫調。」萊特答道,「什麼『感謝你的努力,讓市民們有更好的生活環境』...又不是要選市長...」
    「別這樣嘛...」鈴仙說,「對了...」
    「嗯?」
    「我想問卻一直沒問...一年前...你為什麼要聯合醫生...騙我...你死了?」
    「...如果我沒死...你會怎麼做?」
    「我...我...」鈴仙別過略紅的臉,「當然是想留在醫院...免得那些販毒組織的...跑回來殺你啊...」
    「就是這樣,我才會假死的。」
    「連我的心情都猜的這麼準!你未免也對自己自信過了頭了吧?」
    萊特沒有答話,只是自顧自的走向宿舍。
    「萊特。」鈴仙突然叫住他。
    萊特轉過身去,卻看見鈴仙走在防波堤上。
    「喂...很危險的...」
    鈴仙有點搖搖晃晃的走在防波堤上,就快超過萊特時,卻突然失去重心的往外偏。
    「喂!」萊特伸手拉住了鈴仙,「這麼有膽,就不怕跌下去啊?」
    「不怕!」
    「什麼?」
    「因為...你會緊緊拉著我的手啊...」
    「...真是敗給妳了...」
    鈴仙跳下防波堤,「好了,本姑娘累了,背我回宿舍。」
    「為什麼?」
    「因為我是長官。」
    「...是...長官。」
    鈴仙跳上了萊特的背。
    「吶...萊特...」
    「嗯?」
    「你...喜歡我嗎?」
    「...答案不是很明顯嗎?」

    END-B ED
    鋼之救世主-JAM project


    「那答案是什麼?」
    「...喜歡啊...」
    夕陽西下,海邊重疊的雙人影,夕陽...似乎在祝福著他們...


    ─The End─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6-8-15 10:2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後記:

    劇場版...真的好長啊orz

    雖然只是比平常的多了五千字左右...

    這次嘗試了加入背景音樂與雙結局的要素

    美中不足的地方是

    月小姐沒把圖交給我ˊˋ

    等拿到在更新上來並貼到大雜鍋

    這次因為是新主題的SP版

    所以有任何的意見

    歡迎直接回覆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6-8-14 10:0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以下皆意見

    無言...滿分

    [ 本文最後由 ●人○ 於 06-11-18 12:5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1-1-21 23:32 , Processed in 0.085528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