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公婆說的是

[複製連結] 檢視: 3267|回覆: 12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一章》--郁慈

    唐朝--東城洛陽
        眾人都知道,紡織是唐朝最受歡迎的工商業,而洛陽首富朱府的紡織最受皇上喜

    愛,不但花樣繁多,樣品更是多到不知該如何算起。

    朱府中的宅邸更是豪華奇艷阿,朱府的遠名連外頭的達官雅士都慕名而來啊!

    就算他們花大錢買織品,也不見得買得到,不過他們可以為一覽織品,遠道而來。

    一道纖細的女子正在花園裡,彎下腰挑選盛開碩美的花朵,衣與粉紅色的高腰裙,像是

    採集花蜜的蝴蝶般,穿梭在花朵之間。

    「小姐阿,我們進屋裡去吧!」一個拿著雨傘的丫鬟,開口叫道。

    相較於她的擔憂,比不己她家的小姐,清秀佳人像是沒聽到的繼續採花兒,丫鬟卻嘆氣

    的走了過去,大聲的跟她小姐說:「小姐,別採了,正午時刻最為毒辣,咱們進屋歇歇

    吧!」

    「什麼?」清秀佳人 終於抬起頭來,看著自己貼身丫鬟再說一次,清秀佳人漾起甜美

    的笑容。

    「春天,不礙事的,我再採幾朵就回去,聽說今天會來2位客人,我想把今日採的花放

    進大廳裡擺設。」

    知道小姐的脾氣固執,春天就只拿著傘,盡量不讓小姐的雪白肌膚曬傷,一張與清秀佳

    人相似的面貌男子走了過來,望見兩人忙碌身影開口叫道:「郁慈,大太陽底下做啥

    啊?」還沒走近就大聲嚷嚷道:「妳身體不好還曬那麼大的太陽,小心又昏倒啦!」

    聽到有人幫忙卻道小姐,連忙扯扯小姐的衣角。

    「大哥。」朱郁慈望向來人,露出笑容,拿起手上的花籃。「我在為等下來的客人採花

    呢!你說哪一朵較美呢?」男子手隨便指一下:「就那朵啦!」剖有敷衍小妹的意圖。

    「郁慈阿,先把花拿給春天,我有話跟妳說。」看見大哥臉色嚴肅,就把花籃給了春

    天,吩咐春天準備一點甜點,就走進屋裡去。

    郁慈優雅的地坐下,她抬眼看了看他大哥,似乎難以啟齒,郁慈極有耐心等著大哥的問

    話。

    等到春天提著茶水和一些點心回涼亭時,朱郁痕才胡然開口說:「小妹,妳想嫁人

    嗎?」

    他知道,最近小妹的好友的一一的出嫁,而她屆時已經18歲了,卻因為沒有中意對

    象,而不結婚..

    她家小妹是那麼的美麗動人、溫柔體貼啊!一想到她可能都會孤家寡人一個,他的心就

    會開始隱隱作痛。

    「啊!」大哥是怎麼了麼?怎麼會突然要她嫁人呢?

    「妳也該找個好婆家,嫁出去。」以為小妹沒聽到,又再說一次。

    「大哥,你是不是因為我的姐妹掏都出嫁了,所以才會由此一問。」不久,郁慈笑然開

    口說:「大哥,不必擔心啦!小妹一個人也過的很好阿,更何況有你們照顧我一辈子

    啊!」他開玩笑似的說。

    小時候他們的爹、娘就在郁慈出生後就一一走了,他們幾位哥哥沒因為這樣虐待郁慈,

    凡倒是珍惜她,可以說是,朱府的上上下下都把她當成公主一樣的呵護。

    「胡鬧,小妹..妳知道女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嫁個好夫婿,生一堆小蘿蔔頭,大哥可是

    希望妳有個幸福的歸宿阿!」

    他臉滿是哀愁,彷彿做不到就會死不瞑目。

    郁慈忍不住的輕笑出聲,彎彎的小嘴開口說:「大哥,小妹真的很想幫你啊!可是小妹

    我真的找不到喜歡的對象嘛!所以我也是愛莫能助。」

    豈料,她大哥不像之前一樣,老是氣餒就放棄,現在反倒是露出開心的笑臉..

    「現在這個不成問題了,只要妳肯,我就幫你辦妥。」不等小妹的回答,就直接用他的

    輕功溜走了。

    「春天,大哥有說要把我許配給哪戶人家?」依照大哥急躁的個性,一定先找個順眼的

    對象,再探他的空風。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8-4 10:4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遊戲千千  XD  發表於 06-7-12 13:32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二章》---敬邵

    揚州---嚴府

    「嚴敬邵,你好大的膽子阿。」一位才15.6歲的女孩,大聲叫著前面用輕功跳著的男

    子。

    「只是吃了妳的蟹黃包子而已,妳幹嘛那麼小氣阿。」男子眉毛挑高,莫有23.4歲。

    「你不只吃一個欸,你吃5個包子了,現在又叼走最後一個,你到底是不是我大哥

    阿?」嚴敬月喘吁吁的停下腳步的繼續說:「上次你也吃了我的燒賣..你..你..你還我

    啦。」氣的嚴敬月直跺腳。

    「吵什麼啊?」一位47.8歲的貴夫人走了出來說:「如果要吃的話,在叫廚子用阿,

    那麼大了,還跟小孩似的爭吵。」

    「娘~~廚子說沒材料了,所以現在出去採購,那一個是最後的了,可是偏偏大哥要搶

    我的包子,真是氣死我了。」嚴敬月氣呼呼的像娘親抱怨著,反倒是嚴敬邵輕鬆的笑

    著。

    「邵兒,你怎麼跟小孩子一樣啊?為了包子跟你小妹吵呢?」雖沒嚴利的話語,但是透

    過嚴母口中就顯得有一點威嚴。

    「娘,我逗她的啦!下次不會了。」嚴敬邵笑笑的道。「每次都這麼說,還不是下次又

    做出同一件事來。」她憤憤的說著。

    達達達達的急促的腳步聲,往嚴敬邵他們這兒跑近,有一位下人跑到夫人面開口說道:

    「夫..夫人..有一位從洛陽來的人說要見少爺。」跑著喘呼呼的下人緊張的說。「見

    我!?」嚴敬邵走去大廳一看,每想到..自稱洛陽來的人撲向嚴敬邵,但是被嚴敬紹閃

    過了。

    「你還是一樣不可愛,我大老遠來,你也不給我抱抱..」那位男子就是洛陽朱府的大

    少--朱郁痕

    「你來這裡有何貴幹?」雖然口氣不佳,但是朱郁痕卻不以為意。「聽說你答應皇上要

    給他紡織品,對不。」嚴敬邵訝異的看著眼前粗壯的男子,開口道:「你怎麼知道?」

    「我知不知道不打緊,今天來我家,我就給你需要的。」朱郁痕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嚴敬邵與朱郁痕是在洛陽認識的,嚴敬邵也是做紡織為業,因為同等是紡織之人 ,所

    以偶而嚴敬邵也會來到洛陽,因為某種因素,皇上突然指名要嚴府的紡織品,可是因為

    嚴敬邵少了某件東西,而無法開始動工,為了得到那某件稀有的東西,到處打聽,好不

    容易打聽到,那件東西實在太稀有了,嚴敬邵曾經為了那件寶貝跑去洛陽,但是那件寶

    貝太稀有了,所以被朱郁痕拒絕。如今,期限快到了,他也只好動身去一趟洛陽。

    嚴敬邵也有人心理準備,不管對方要的是黃金千兩還是虎皮萬件,他都一定會答應的。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11-10 10: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三章》---郁慈初次相見

    唐朝--東城洛陽

    一輛由黑匹黑狀駿馬所拉動的黑色馬車,平穩地在通往洛陽東城的官道上前進。其車身

    沒有太多的花樣,單單只有那講究的木材,以及馬栓、車簾都是上等貨。

    黑色瑪車進入東城南邊的城福門後,便朝城中央最熱鬧的那條大街前進。

    「大少爺、大總管,朱府到了。」待車身停穩之後,車夫轉頭的恭敬的說。

    他略帶笑容,巡視了一遍朱府的環境,他那英氣劍眉、烔烔有神瞳眸,和他那蕭灑的英

    俊外表,引起這帶女子的親睞。

    男子下車後,直入朱府,男子敲了敲朱府的大宅院,表示有人到來。

    男子並未等候太久,一道豪邁的笑聲隨即出現在男子面前,是一位莫過28.9歲。

    「老弟阿,我等候多時了,請進。」朱郁痕用他的粗手熱情拉著嚴敬邵,嚴敬邵也不掙

    扎,任由朱郁痕粗手粗腳的半拉半扯地帶近大廳。

    待他們一一坐好時,朱郁痕撤走所有奴婢想要跟嚴敬邵談經商的事情。

    「說吧!你的條件是什麼?」嚴敬邵不廢話的單刀直入的說,「嚴弟阿,我可以無條件

    的給你喔!」朱郁痕笑的很開,看他樣子就知道有所企圖。

    「如果是真的我當然會感謝你,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有所需求,請你不要拐彎抹角的,有

    話就請妳直說吧。」嚴敬邵冷淡的說。

    「嚴弟,真是單刀直入阿,我很欣賞你。」朱郁痕越說笑的越開,看到這副景象的嚴敬

    邵,打了一個冷戰。「好吧!我就直說吧,只要你娶我家的小妹,我就把寶貝送你。」

    「小妹!?」嚴敬邵眉頭皺了皺,朱郁紹繼續開口道:「是的,只要娶我家小妹,我就

    無條件送給你。」

    「小妹,小妹,小妹..」一位男子衝向朱郁慈房裡,郁慈看見男子跑來自己的房間時,

    到了一杯水遞給了他,好讓他順順氣。

    「二哥,你跑的那麼急,有什麼事麼?」郁慈悠悠哉哉的喝了一口茶,又問道:「是不

    是三哥受傷啦!」

    三哥是練武者,每次練完武,都會傷痕累累,不過他卻不及大哥的強勁,不及二哥的劍

    術,所以他天天都在練,終於有了自個地武術了。

    「不是啦!大哥要把妳給賣了,妳..居然還悠悠哉哉的喝茶。」朱郁飛有股掐人的衝

    動。

    不理會妹妹的回應,一手把她給抱了起來,飛快的速度來到了大廳。

    「妳看,妳覺得那個男的長的如何?」郁慈看著二哥所指的地方一看,那個男人只能用

    一個字來形容就是"俊"。

    「二哥,他是誰啊?」郁慈一邊問著二哥一邊看著那個男人,二哥看著郁慈的小臉有著

    暈紅,笑著說:「那是大哥看中的男人,大哥好像希望妳嫁給他。」

    "嫁給他"聽到這居話,郁慈的心開始撲通撲通的跳著,她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她現在

    只知道她的臉蛋正在發燙呢。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7-6 06:1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四章》---兩人的相見

    東城洛陽---朱府

    「那麼,大哥現在在..」她有點擔心的問,朱郁飛笑著說:「大哥在逼婚呢!」他以玩

    笑似的說,但再下一秒卻變的很嚴肅的說:「大哥粗魯規粗魯,但是看人看的真是不

    錯,我相信妳嫁過去應該會很幸福。」朱郁飛雖然這麼說,心裡卻是百般不捨啊!

    「二哥,你在胡說什麼阿!」郁慈羞紅了臉頰,看起來十分嬌羞。「二哥,大哥是開玩

    笑的吧!二哥。」

    雖然只是那麼一眼,她真的覺得他是一位美男子,但是突然要她嫁給他,她還是會覺得

    怪怪的,她其實都知道,哥哥們其實都為她好,希望自己有好的歸宿。

    嚴敬邵眼尖的望見旁邊的一位嬌小的人影跟一位高大壯碩的男人,嚴敬邵開口道:「那

    位是....」,指向他所看見的那兩個人,朱郁痕望向嚴敬邵指的方向,看見那兩位,居

    然是自己的小妹跟二弟。

    「郁飛、郁慈,過來。」唉~~既然都被抓到了,當然要乖乖的出去。「他是我二弟朱

    郁飛還有我小妹子朱郁慈。」

    郁慈發現更靠近他時,發現她比遠處看他時更俊了,郁慈害羞的把頭低低的垂了下去,

    她發先自己的心跳也開始不規律的跳動,連小手也不禁的在發抖。

    嚴敬邵看著眼前那一位嬌小的清秀佳人,她有雙大眼睛和一張小小的櫻桃嘴,小嘴看起

    來特別的粉紅,讓很想輕咬她的唇,嚴敬邵一想到自己有這樣的想法,馬上臉色大變。

    「嚴弟,她就是我的小妹。」朱郁痕得意洋洋介紹自己的小妹,沒想到嚴敬邵突然別開

    臉突然說:「朱兄,事情就這麼決定了,我還有事,先告辭了。」嚴敬邵向他們一一告

    辭時,臉正眼都不看著朱郁慈,就離開了。

    此時郁慈心理不知為何,有著說不出的難過。

    程坐在馬車上的嚴敬邵想著剛剛的清秀佳人,她那嬌小的身子跟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其

    實都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本能都想跟她說話,但是因為家裡有一位...指腹為婚的妻子

    了,他到底該怎麼做呢?

    不過....為了他家的『嚴敬紡織』他一定要接受這分工作,如果一定要娶她,他也一定

    會照做的。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7-6 06: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五章》---狠話

    揚州---嚴府


    「你說什麼?」嚴母生氣的拍了一下桌子,嚴敬邵沒有因此被嚇到,反而開口道:

    「娘,我有我的打算,如果那件東西不拿到手的話,我們家可能會因此被滅門的,更何

    況,娶她,連那件都稀有東西都會嫁過來。」嚴敬邵冷靜了分析他們家的狀況。

    「哥,你意思是說,你真的要娶那個女人啊?」嚴敬月瞪著眼看著她的親哥哥,等著他

    的回答。

    「對,沒錯。」嚴敬邵很乾脆的回答。

    「那..那..寶兒怎麼辦,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嚴母突然又開口說。

    盛寶兒,他的青梅足馬,向來以嚴敬邵的未婚妻自居,彼此雙方都答應這場婚姻,就等

    著嚴敬邵的回應,好讓寶兒隨時嫁過去。

    嚴敬邵沒回應是因為,他對寶兒的感情如同兄妹,為什麼會讓寶兒自己自作多情也是因

    為他沒別的人選。

    嚴敬邵笑著說:「寶兒一定明白我的苦心的。」但是嚴母並未他的說詞有所同意。

    「邵兒,你怎麼能讓寶兒苦苦等你3年呢!你的回應居然時要娶別的女人,你說,你要

    娘跟寶兒怎麼交代阿?」嚴母故作為難的樣子,好讓自己的兒子放棄娶別的女人。

    「娘~~您知道麼,那件稀有東西是價值連城,我們傾家蕩產也不見的買的到阿,不過

    您真的不喜歡您的兒媳婦的話,到時候在用光明正大的理由,把她送回洛陽,這樣不

    就,一舉兩得。」

    嚴敬邵笑的人畜無害,眼底閃著狡猾的光芒,嚴母也開始放鬆眉頭的緊眉,似乎有所打

    動...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7-6 06: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六章》---落寞的開始

    揚州---嚴府

    龐大的房裡,被貼的到處是喜氣洋洋,連窗子也貼著

    字,所有的傢俱和擺設全都是雙雙對對的,唯有做在床上的新娘,一個人受著

    孤單寂寞的房間裡。

    朱郁慈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自己的夫君,讓郁慈的頭感到一些頭疼,郁慈拿下鳳冠,

    垂垂自己痠疼的肩膀,她撐起她那又酸又不舒服的腰,眼看夜越來越深,眼皮也越來越

    沉重,忽然聽到有人走了過來。

    一道女子的聲音靠近說:「小姐,就是這兒了。」一個尖銳的聲音說道,聽到她的用語

    和尊稱,應該是丫鬟。

    「是這兒麼?」被尊稱為『小姐』的人開口說道,隨即壓低聲音說道:「她應該睡了

    吧!都這麼晚了。」

    聲音尖銳的丫鬟又開口道:「小姐,放心啦!就算她向少爺告狀,少爺也不會理她的

    啦!」那位小姐不但沒責備丫環的意思,反而冷笑的說:「也對,那今日就放她一馬

    吧,我們回去休息吧。」

    那位聲音尖銳丫鬟沒有打算放過她的意思說:「不過小姐,以她那種姿色居然能讓少爺

    娶她欸,真是不要臉阿」越說越過分的丫鬟,不但沒小聲說,反而越說越大聲,好像要

    讓裡面的朱郁慈聽到似的。「還好以後少爺不會碰那女人,不然寶兒姑娘會很可憐

    的。」

    沒多久郁慈聽到腳步開始走遠,她忿恨的站起來說:「什麼嘛!不來就不來,我也不會

    怎樣。」郁慈口中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落寞。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7-6 06:3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七章》---欺凌
    揚州---嚴府

    翌日

    嚴敬邵昨日沒進新房,讓郁慈感到寂寞,心理想‧果然如同昨日丫鬟說的話,嚴敬邵可能不把她當

    作他的新娘吧!

    一早郁慈起了個大早,春天給喚了近來。

    春天是陪嫁的,所以才會跟到這裡來,郁慈開口道:「春天,妳可以幫我打個水嗎?我想要更衣梳

    洗。」春天點點頭道:「好的,小姐。」郁慈抬頭看著春天說:「妳要改口了。」她拉拉春天的鼻

    子戲道,雖然有些半開玩笑,但是郁慈心理還是讓她明白,自己可能不會是名正言順的『少奶

    奶』。

    「對吼,該叫妳一聲少奶奶了。」春天笑嘻嘻的說,郁慈扯扯嘴角說:「春天,把我的茶葉拿來,

    都這個時候了,我該去跟爹、娘請安了。」

    郁慈拿著剛泡好的茶,走進大廳,便看到嚴父和嚴母做在大廳等候了。

    郁慈拿著茶走上前的說:「郁慈跟爹、娘請安。」面帶笑容的郁慈笑的很甜美,嚴父開口說:

    「恩,乖。」嚴父才剛說完,就被嚴母踩了一腳,痛的嚴父哇哇叫:「唉呦,好疼阿。」

    接著嚴母開口說:「都這麼晚了,才來跟我們請安,真是太不像話了。」其實今早公雞提一聲,郁

    慈就下床泡茶,就走來大廳,嚴父和嚴母也才剛剛到而已。

    「是,下次郁慈會注意的」她點點頭,表示知道。

    春天聽到他們這樣說自家小姐,很氣憤的想回嘴,但是礙於只是一個小丫環,無法替小姐辯解。

    這時,嚴敬邵剛好走進大廳時,以聽見剛剛的話語了,他走了進去說:「爹、娘孩兒向您請安。」

    嚴敬邵鞠了鞠躬的說。

    嚴敬邵盯著朱郁慈看,看她有什麼法子應付那兩老,嚴敬邵心理想--果然對她敬而遠之是在正確不

    過啦!瞧她一副笨笨的模樣,臉頂嘴都不會。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小妮子手藝還真不錯,茶葉喝起來不但不會太老,沒有苦味,反而有一種淡

    淡的茶香味。

    嚴母看見郁慈沒有什麼回應,氣憤的繼續說:「看妳長的還不錯,所不定會去偷漢子也說不定呀!

    邵兒阿,你要小心阿,可別讓自己帶了個綠帽啊!」

    嚴母刻薄至極的批評郁慈,郁慈全身顫抖,握緊雙拳,像是要打人似的,當然,嚴敬邵全都看在眼

    裡了,卻不動聲色的繼續觀察眼前的清秀佳人。

    看了好一回,嚴敬邵開口說:「娘,不會的,郁慈不會做這種事。」嚴敬邵笑笑的說,郁慈看著

    他,她發現嚴敬邵眼裡有種說不出的冷漠,好像只有看著自己時才會有這樣的眼神。

    「罷了,下次在好好的治治妳,妳出去吧。」嚴母手揮了揮,郁慈正要踏出第一步時,嚴敬邵開口

    說:「娘,那孩兒也要去紡廠看看了。」說完就轉身離去了,郁慈狀見,馬上跟了出去,開口叫

    道:「相公。」郁慈喚了一聲,嚴敬邵停了停腳步,回頭看,郁慈跟上去開口說:「我可以跟你去

    嗎?」郁慈用她的杏圓的雙眼看著嚴敬邵,嚴敬邵開口說:「妳去那兒做什麼?」

    「我想看看那兒的環境,順便看看寶貝。」(稀有寶物=寶貝)

    「妳怕我不守性用嗎?」嚴敬邵直盯著朱郁慈看,郁慈因被看的緊張,臉蛋開始暈紅,顯得嬌媚。

    「不..不是的,我只是..」郁慈因為想去看看嚴敬邵工作模樣,所以才想跟去,至於看寶貝只是一

    個藉口。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7-7 01:4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八章》---難過

    揚州---嚴府

    「只是什麼?」嚴敬邵盯著朱郁慈每一個表情,發現她的表情很豐富,一下皺眉、一下

    暈紅、一下嘟嘴,讓嚴敬邵看的忍不住輕笑出聲。

    「呵呵。」朱郁慈聽的笑聲馬上抬頭,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張俊俏的臉孔,郁慈看著他,

    臉開始發燙,當嚴敬邵回過神之後,就見到朱郁慈一直看著他,嚴敬邵開口說:「怎麼

    了嗎?」

    下意識郁慈驚覺到自己看他看的太入神了,又把頭往下垂,嚴敬邵見她又低下頭開口

    說:「沒事的話我走了。」聽到嚴敬邵要走,郁慈便把頭了起來說:「不要走。」嚴敬

    邵看著她那張楚楚可憐的模樣,不自覺的低頭吻了她。

    郁慈驚訝的忘了呼吸,嚴敬邵感覺到吻下的可人兒身體僵硬,馬上退出她口中,嚴敬邵

    心中暗罵自己,怎麼會為了一個女人而情不自禁呢!

    嚴敬邵轉身,豪不留戀的走開,郁慈回過神時,嚴敬邵早已走人了,這時讓郁慈感到難

    為情又難過。

    在一旁從頭瞧到尾的嚴敬月,吃驚的不敢出聲音,每想到哥哥已經被朱郁慈那個妖女迷

    走一半了,我一定要盡快趕走朱郁慈,嚴敬月心中下定了這個決定,便離開現場。

    見到朱郁慈回到大廳時,嚴母跟嚴敬月早就遲遲等候著了,郁慈見了知道等下他們母女

    倆又要找她的麻煩了,郁慈開口說:「娘、小姑。」聽見郁慈叫人,他們母女倆不但不

    給好臉色,反而劈頭就罵郁慈:「妳死哪去啦,晚飯時間就快到了,還沒去煮飯,是不

    是去偷漢子了。」嚴母的話語,讓郁慈感到很氣憤,道德和貞操是她最重視的觀念,被

    人誤會去偷漢子,郁慈生氣的握住拳頭。

    「怎麼,不說話就是默認了,是吧!」嚴母的冷潮,讓郁慈頭起頭來說:「娘,剛剛我

    去找想公,算不算偷漢子啊?如果您不信的話,可以問問小姑阿,那時她可在場呢!」

    其實當郁慈紅著臉回過神時,便見到敬月匆匆的離去,就知道剛剛的事情她都見到了,

    所以遇慈才敢開這個口,嚴敬月驚覺到自己被人發現,有點難開口的說:「妳..妳..妳

    胡說,我哪有見阿!」嚴敬月心虛的低著頭說著,「那..剛剛妳是不是也沒見到敬邵吻

    我的情景阿。」郁慈笑笑的開口說。

    「誰說我沒見到阿,我看到妳還一副害羞的臉呢!」警覺到自己說溜嘴,便低著頭不說

    話了,見到自己女兒打了敗仗,馬上開口說:「好,就算妳沒偷漢子,哪也應該快點回

    來燒飯煮菜吧!」郁慈右開口說:「那不是...」沒等郁慈開口,嚴母又搶著說:「身

    為嚴家媳婦,要懂得燒飯煮菜、洗衣晾衣,懂了還不去做。」

    郁慈聽了,默默著走了出去,嚴母和敬月見了,開心的哈哈大笑。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7-10 01:2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阿勒安安    發表於 06-7-12 13:32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九章》---郁慈危機的開始

    揚州---嚴府

    郁慈在廚房努力的想想,他們到底喜歡什麼口味,於是,郁慈走了出廚房問了一個丫鬟:「請問一

    下...」郁慈才問了一下,丫鬟便開口說:「我什麼都不知道?」便匆匆的離去。

    郁慈了解,一定是嚴母告訴這些下人不要告訴她這些疑問,郁慈這時陷入低潮難過,直到聽見外頭

    有小販路過喊到:「冰冰涼涼的梅子冰....冰。」聽到許許多多的外頭喊叫,郁慈便匆匆的出去。

    --------------------------------------------------------------------------------

    晚上時..

    嚴母跟敬月看見昨桌上一盤盤的好菜時,母女倆頓時目瞪口呆,嚴敬邵因為得知朱郁慈要親下廚,

    便早早結束紡織的工作就回來了,以為朱郁慈是一個千金小姐不會下廚,如果沒聽見娘親的話,嚴

    敬邵是不會相信這是朱郁慈做的。

    嚴敬邵看著一桌好菜時,笑笑的說:「真是厲害。」

    郁慈走進來時,又端著一碗湯進來,開口說:「我都弄好了,可以開動了。」嚴母跟敬月只看不

    吃,反而嚴敬邵開始動筷子吃著,這樣的情境雖然郁慈有點難過,相對的,看見嚴敬邵吃她煮的東

    西,讓郁慈的難過全都不見了。

    嚴母和敬月看著嚴敬邵開始吃的樣子,讓他們不進肚子餓了起來,嚴父見到兒子已經吃了,才敢開

    始動筷子,沒多久,嚴母、嚴父、嚴敬月也開始吃了起來,郁慈見了越看越開心。

    晚餐過後,郁慈跟僕人一樣,開始收起碗筷,不過郁慈沒因為自己像個下人而氣憤,反而開心的收

    碗筷,這些情景嚴敬邵都在外面看見,嚴敬邵沒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已經往上揚起來了,嚴敬月看見

    自己的大哥看著朱郁慈,讓她很生氣,敬月走過去開口說:「大哥,你不要喜歡上她喔,不然寶兒

    姐會很可憐喔,她等你等了好久了,我們都希望這個朱郁慈趕快離開,讓寶兒接快點嫁進來。」嚴

    敬邵看著自己的妹妹一直說自己的妻子不好,讓他的心裡很不高興,嚴敬邵開口說:「這件事情,

    我自有打算。」說完,嚴敬邵就轉身離開了。

    嚴敬月看著嚴敬邵離開,開始說:「你不把她趕走的話,我就跟娘自己來。」她說的很小聲,深怕

    被嚴敬邵聽見,說完嚴敬月就走回房開始計畫了。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7-13 01:0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那種感覺叫煩惱嗎

    《第十章》---驚覺

    揚州---嚴府

    郁慈開始了她像下人一樣的生活了,可是她有一點跟下人不太一樣的地方是....她睡的

    地方是在嚴府的花月樓裡,那裡開滿了花和

    草,夜晚時,從那裡看月亮會特別美麗皎潔,但是沒有人敢來,這裡有一個傳說,這邊以前住著一

    個女子,但是因為自己的夫婿不愛她了,在屋子裡上吊自殺,嚇壞那些下人,所以別說下人會來,

    連一隻蒼蠅都沒看到看隻。

    郁慈並不在意這些謠傳,她認為這裡很美,不過太久沒人住也沒人打掃,顯得髒亂不堪,郁慈看著

    即將屬於自己的地方,有些高興,雖然打掃起來很辛苦,但是她很喜歡這裡的環境和花草,只要在

    整理一下,馬上就是美麗的小屋了。

    「這裡的灰塵好多喔。」郁慈摀著鼻子說道,過了好幾個時辰,好不容易打掃好,突然一陣風吹

    來,把她的樹葉和垃圾吹的一地都是,郁慈嘆嘆氣的拿起掃把在掃一次,郁慈沒發現有一雙眼睛一

    直噔著她。

    「妳挺辛苦的嘛。」一道男人的聲音,嚇到了正在掃地的朱郁慈,「你來幹麻?」郁慈警戒的問

    道,嚴敬邵笑笑的說:「再怎麼說我也是妳的夫婿阿。」看著郁慈警戒的樣子,讓嚴敬邵心情大

    好。

    「你不是不過來,你現在過來做麼?」郁慈一邊說一邊退,嚴敬邵反而越靠越近,讓郁慈心兒撲通

    撲通的跳,「你..你..你不要再靠近我了。」嚴敬邵已經到了朱郁慈都面前,鼻對鼻,「請你離我

    遠...遠一點。」嚴敬邵看郁慈臉上浮出兩片暈紅,讓他覺得她姣美可人,沒經朱郁慈的允許嚴敬

    邵以把他那性感的唇貼近她的柔軟唇,「唔~」郁慈發出了聲音,讓嚴敬邵頓時回過神,離開那甜

    美的唇,「你..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沒..沒經過我..我的同意就...就..就親我」郁慈越說越小聲,

    「為什麼不可以,我是妳的夫婿,我要什麼時候親,不需要經過妳的同意。」嚴敬邵嚴肅的說,

    「你..你怎麼可以這麼霸道。」她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讓嚴敬邵覺得有點愧疚,「妳幹麻一副可

    憐的樣子。」嚴敬邵緊張的問。

    「你好霸道喔。」郁慈淚水就這樣落了下來,「喂~妳幹麻哭呀!」嚴敬邵見到朱郁慈淚落的樣

    子,讓嚴敬邵不知如何是好。

    「那不然這樣好了,只要妳不要在哭的話,我就答應妳一件事。」嚴敬邵剛說完,朱郁慈馬上抬頭

    笑著說:「真的嗎?」閃亮的雙眸,又讓嚴敬邵看傻了眼,「那~~我可不可以找春天跟我在一

    起,她不知道怎麼樣了,我很想她。」看著朱郁慈頭又低下去了,讓嚴敬邵馬上開口說:「好。」

    這一個"好"讓嚴敬邵吃驚了一下,她的笑臉讓他想把全世界的東西都送給她。

    這個警覺讓嚴敬邵嚇了一跳,以後他要離她遠一點才行。



    [ 本文最後由 可愛造型伊文 於 06-7-24 12:1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11:45 , Processed in 0.782985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