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鬥士豪

【長篇小說】 愛你?不,喜歡你

[複製連結] 檢視: 6307|回覆: 25

「不要」他再度用最簡短的語句回答
「為什麼?」
「麻煩」
「又沒關係,回去找一下啦」
「不要」
「嘖,你很任性耶」
「彼此」
可惡...這就是所謂的"剋星"嗎?從小到大除了他以外沒遇過這種人
「一本書就好......」我停頓了一下,勉為其難的加上一句印象中好久沒說過的話,「拜托...」
他斜眼瞄了我一下,站起身,離開
那時,我以為真的沒望了...

車子以不超過限速的速度前進著,我坐在他的旁邊,盯著他的側臉...
他有點不自在的轉過頭,八成在幾分鐘前就在注意我的舉動了吧,「妳幹麻?」
「沒,我在想第一次跟你談話的時候」我笑著。我們在不同的系所,那時我要交一則報告,內容是針對一本出版年代久遠的書
會認識他只是一個偶然,因為他是霖的好友,我們是幾經搌轉才認識的
「喔」他簡短的應了一下,心思似乎也飄到了兩年前在教室的那場對話
「最後的結果,你還記得吧?」
「......」他有點難為情的別開臉
我在旁欣賞著他的表情,要是在兩年前有個人跟我說他也會有難為情的時候我一定會認為這是胡說八道
真的,甚至比尼斯湖水怪的存在還要虛幻
「呵呵」不自覺的,我笑了出來
隱隱約約,我好像也看到他那面無表情的側臉浮現出微笑

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
霖有霖的
我有我的
我們這六個朋友,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當車子停在我們不常去的那家餐廳前,我將車子熄火後,我們邊聊著天邊走進餐廳內
霖在我們都坐下後,拿出一疊影印紙,上面打滿了文字
「...你確定嗎?」我們都明白這疊影印紙上打的是什麼,就是因為這樣,這個問題除了坐在霖旁邊的女生,其他人有像我一樣問出口的,不然就將之表現在臉上
霖點了點頭,「因為,我珍惜你們這些朋友」
「也許...我不應該打出來,將這段過去文字化,我得邊打邊承受著心理的痛。但因為是你們,我才願意將這不能做的想法化為行動」
對,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
都有一個...由不願意想起的過去所構成的故事

<20>
我不了解,她的舉動,我從來沒真正了解過
就連這跟平常一樣的景象,我還是有不了解的地方
「我問妳...」我換上學校的制服,面對牆壁
「什麼?」她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那裡是她的房間
「為什麼妳每次都要把我的鬧鐘按掉?」今天的遲到機率接近90%
「因為我要叫你阿」
「那妳可以不要跟我一起睡下去嗎?」
「可以」
「...這跟妳上次的回答一樣」
「是喔」她俏皮的聲音這樣回答著
我則嘆了一口氣
算了...早該知道這些話她聽不進去
我將書包單手背在身後,走出房門...
「哥~你太慢了」
「!!」聲音從樓下傳上來,我往樓下望去
「嘿嘿~這樣會遲到唷」
「妳...怎麼這麼快?」
「才不是,是哥哥太慢了」她對我吐了一下舌頭,往玄關跑,「這次我要比哥早到學校!」
「辦的到就試試看阿」我笑著衝下階梯
既那天之後已經過了兩天
我中間請了一次事假,因為爸媽要跟我談談
那天我了解了這整件事的原委
爸媽根本沒離開台灣,只是住在外面的旅館
他們說因為紫晨不想讓我知道真相
經判斷後,他們也認為我還不需要知道這件事情
我就這樣被矇在鼓裡
不過,我並不生氣
因為他們後來又說了一句話
「自責不是壞事,尚霖。但對你來說,自責的感情還太過沉重」

想到這...我不禁望向包著繃帶的右手
那是我前天晚上打牆壁打出來的

「...你不是太蠢,就是熱血過了頭」旭弘搖了搖頭,看著累趴在座位上的我
「少...囉唆」我連回嘴的力氣都寮剩無幾
「諾」他丟給我一張摺疊好的紙條
「......?」我回他一個詢問的眼神
「伊婷要我給你的。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她要幹麻」他說完後便回座位K書去了
上面工整的寫了六個字
我看到後不知為何心臟露跳了一拍

"放學後一起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由最不想想起的記憶所構成

<20>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17 06:0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霖當時的表情我到現在還記得
是驚訝?是慶幸?
我看不出來
總之,那天我們誰都沒有碰都疊影印紙

我承認,我想知道為什麼霖在今天會變成這樣
但我還是不想看
「我不認為看朋友黑暗的過去有什麼好玩的」我聳了聳肩
「嗯,我的想法跟他一樣」
「同意」
「......嗯」
「是嗎...」霖笑了笑,那時的表情就是我到現在都無法忘記的

<21>
自責的感覺很不好受
我不喜歡,真的很不喜歡
包著繃帶的手指仍然隱隱作痛,心就像是打了一個結一樣...雖然有在跳動,但卻好像少了什麼東西
紫晨沒有怪我
但這樣並沒有讓我好過些
見到她展露的笑容,反倒讓心中的結打的更緊
「你看起來氣色很不好耶...」她繞著操場走,探頭過來觀察我的臉
「阿...是有點啦」
「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沒有發生什麼事」
「...?哥哥好奇怪喔」
紫晨的笑容永遠是這麼天真,和我的表情形成強烈的對比
所以我也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面對
「哥......」她露出擔心的表情,看來我的笑容裝的很失敗
「我沒事啦,不用擔心」我拍了拍她的頭
「真的?」
「嗯!」對...自責沒有用
我不是早已得到這個答案了嗎?
「不會有事的」現在...不要再讓她受傷,「一定...」

放學後,我回到了家中
心中感到順暢,這應該是伊婷的功勞吧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嗚....這是?
聲音來自廚房,而我好像聞到了一種不妙的味道...
我三步併做兩步衝進廚房,看到了那奇妙(?)味道的來源
「...泡麵?」不會吧...妳的廚藝當真那麼爛?
「嗯?泡麵怎麼了嗎?」她歪著頭,將泡麵的蓋子翻開嗅著,「嗚...怎麼會有這種味道?」
「我怎麼知道?」類似臭掉雞蛋的味道飄出,我摀著鼻子一步步靠近,瞄了一眼「妳...做了什麼?」
「沒阿,就打了一顆蛋進去...」
「不會吧?妳幹麻做這種自殺...不對,白癡的行為?」
「因為想吃蛋阿」
「......」我的頭好痛...

後來原因查出來了
紫晨打的蛋是順手在料理台上拿的,也就是我正要拿去丟掉的
「...第一次聽到」我將泡麵道進廚餘桶裡,「將蛋打進...」泡麵的盒子被我扔進垃圾桶,「跑麵裡的人」
「...對不起嘛。不是有一種蛋叫做水煮蛋嗎?所以我想...」
「好了,了解,STOP」我的頭又再開始痛了,「今天要補習對吧?」
「嗯」
爸媽回來不到兩天便又出差去,因為他們的事還沒處理完,是臨時返回的
對了,腳踏車...
「那妳要快點囉,因為沒腳踏車載妳」
「耶?為什麼?」
「被偷了啦」
「阿?誰那麼窮阿?」她疑惑了,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一台連變速器都沒有,腳架還時常卡住怎麼踢也踢不下來,騎起來會"笑"的腳踏車也有人要偷...
「想這麼多沒有用啦」反正都被偷了...
「嗚...」她露出些許失望的表情,「那,哥...」
「什麼?」
「陪我一起走」
我毫不猶豫的點頭

用不著妳說的...
絕對不會再讓妳受傷,我發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生一世的保護...起源於一次心痛以及自責

<21>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27 03:3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2>
詩芸真的很聰明
說真的,我有一段很長時間沒跟她聯絡了
但我還是覺得她很聰明

三年級下半學期的開始令我們所有國三生下課第一件事就是睡覺,不再是我個人的專利
反倒平常就在睡的我竟然沒趴下去
「因為海南島低緯度,所以屬於熱帶季風氣候,產業很自然的偏向熱帶栽培業」
伊婷又開始了她的斯巴達授課
因為這樣,我的社會科有明顯的..."小"進步
不過這就很偉大了
我在下學期進了加強組,也體會到那不是人過的生活

我問過伊婷她為什麼肯原諒我
她回答不知道
她只說以後不准我再翹課,要是再翹的話她保證隔天我來時會沒有桌子用
我只能點頭
至於失約的事她沒提到,不過我了解
因為伊婷為了將我的書包還給我,在學校待到了晚上七點
直到被工友發現
這件事是旭宏告訴我的

跟詩芸再聯絡上是因為她傳來的簡訊,那時是星期日,她說要在一家咖啡店前等我
「紫晨,我出門一下喔」我面向牆壁喊道
「喔,會很久嗎?」
「這個...不確定,不過我要煮晚餐,所以不會太晚」
「嗯!那哥慢走」
「拜拜」
說完後我離開了房間

那家咖啡店的咖啡很難喝,不過生意卻很好
店裡的擺設偏向不明顯的西式,沒有太多裝飾,走的是比較純樸的路線
詩芸就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
「嗨!」我抬起手揮了揮,坐到她的對面
她回了我一個微笑
「怎麼那麼突然?」
「妳還記得那件事嗎?」她反問我,彷彿我問的問題不存在
「呃...記得阿」應該是指便當的事吧...
她輕咬了一下嘴唇,沉默了一會
「那個...我要先跟你道歉...」
「喔,沒關係啦,是我當時說錯話了」
「不,我還是要跟你道歉...」
「真的沒關係」
因為詩芸的關係,所以紫晨才會發生這樣的事...
只是我一瞬間閃過的想法,我知道這不能怪詩芸
「那...你不問嗎?」
「問什麼?」
「問我當時為什麼會那樣...我還想你會不會打電話來問的...」
「最近發生很多事,我根本沒空問,不過就算有空,我也不會問的」
「...為什麼?」
「因為妳沒說我可以問,所以我不會問」
她驚訝的看了我一會,露出開心的笑容
「你真的...很奇特」
「會嗎?我倒覺得妳比較奇特」
「呵呵,是喔」

詩芸還是跟我解釋了便當的事,但在這裡,我不會說出來
畢竟這跟故事的關連性並不大

「那就先這樣囉,尚霖」
「嗯,回家路上要小心」
「去跟公車的司機說吧」她笑了笑,往公車站牌走去

後來我又開始收到她的簡訊
但在高中時又失去了連絡
到現在我還會想...她現在在哪裡?
但每次都沒有答案,她最後一封簡訊是這樣的:

「我會想念你...因為你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我會想念你...因為只有你肯和我分享回憶。我會想念你...因為我有無法傳達給你的心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會想念妳....因為如果沒有妳,我絕對不會發現我真愛的人

<22>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3>
「喂,我跟你說喔」
「阿...我在聽阿」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反正我從來不把旭宏的話當話,眼神還是盯著課本不放
「我戀愛了」我想他的表情一定很認真吧,只可惜...
「喔,恭喜」
「什麼恭喜阿?你這豬頭!」
「喔,那我該怎麼說?」這是真心話,雖然我還是不怎麼想理他
「你應該說"真有你的"!」
「你又還沒成功,憑什麼要我說這句話?」
「嘖...你就不能偶爾配合我一下嗎?」伊婷阿...妳怎麼還不回來?
「那我配合你,你就會滾蛋嗎?」
「嗯!」
「真-有-你-的-」
「...感情阿!尚霖」
「真!有!你!的!」
「幹麻那麼用力阿?我又沒欠你錢」
就這樣,我那節課一直跟他玩這個遊戲,根本沒讀到書
只有心裡那被我念過一百遍的"去死吧!旭宏!"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旭宏談起感情的事
當然,那時我們還是處在該死的國三
而紫晨還是一樣幾乎每一節下課都來報到
我曾經因為好奇問過她的成績,她只是笑而不答
後來我被她出現在百名榜上的名字嚇到

也許吧...自從那件事過了之後,我想就是故事的結尾了
我們平安的國中畢業,我第一次基測考出了預期以上的成績,本想就此打住的...
「笨蛋」
「阿?」
「說你笨你不承認,明明就沒發揮出實力」
「哪有阿」小姐...224耶!
「還說!你給我考第二次!」
「為什麼?」
「...尚霖,知足也不是這樣的好嗎?」
我一頭霧水,那時我在電話裡被這位考出怪物分數的小姐罵到臭頭
十一點三十七分四十秒
我永遠都記得我掛下電話那一瞬間電子時鐘顯示的數字

爸媽沒有反對我考第二次
在他們歷經一個月又十五天終於踏進家門時我跟他們提起
他們說這是好事,還摸著我的頭說感覺我長大了些
我實在不知道該高興還是失望,因為本來預想中爸媽會阻止我的

跟紫晨的生活一直沒有變化,唯一有的...就是她幾乎每個晚上都跑來我這邊賴
而我也只好每天晚上都在她睡著時跑到樓下睡沙發
「你為什麼每次都要跑走呢?」一天星期日早晨,紫晨坐在我的旁邊
「阿...?呃...我會夢遊」
「騙人」
「不不不,是真的」
「...哥,討厭我嗎?」
「才不是呢!我怎麼可能討厭妳?」我愛妳都來不及了...這句話我沒說出來,連我自己在心裡想都覺得很肉麻
「才怪...一定是...嗚哇!哥哥討厭我了!」
她竟然還真的給我掉下眼淚,那天早上我都在忙著哄她
不過最後我還是沒告訴她是因為她睡我旁邊我心跳的太快睡不著的緣故

對,故事結束了
嗯?少來了?
不...我想,這就是結局了
畢竟我也不敢再寫下去
高中,是我永遠也忘懷不了的階段
也許我只會逃避
但我也承認,我真的只會逃避

紫晨後來死於腦炎(確切的名稱我不太記得了)
我永遠忘不了當我用家裡的備份鑰匙打開她房間的門時,內心傳來的酸楚
她,躺過這個床
她,曾經坐在這書桌前
她的書包擺在地上,拉鍊扣著我送她的沒嘴巴的貓(我還是想不起來那叫什麼)
當時我跪在她房間裡哭了好久
回到自己的房間,這裡給我的傷痛其實不會比較少
我期待過,那面牆壁會再傳來她天真的聲音
但從來沒有
那裡再也不會傳來我期待的聲音

我是愛妳的,對吧?
這個答案是肯定的
但,當妳把我愛的感覺帶走時我還剩下什麼呢?
喜歡
就只剩下喜歡了
所以
對不起,我不能愛妳
我...喜歡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不起,我不能愛妳
我,喜歡妳

<23>   
全文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27 02:0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後記>
結束!
嗯?太隨便了?
那我沒辦法,這是預定的行程

這篇故事,主要是在敘述主角與妹妹之間的愛情
我曾經想過這樣發展好嗎?
結果我自己回答自己說不好,但我還是寫了
從來沒打算把紫晨去世的過程完全的寫出來,這是預定的,但我想...這也是因為我自己很喜歡這個角色的緣故(笑

我好想把所有的角色描寫的更完美...但只可惜辦不到
最後主角與旭宏的談話中,我試著描寫主角的周圍也有其他故事,旭宏最後有沒有追到女朋友呢?我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吧

其中某些段落,我寫出主角在大學時的生活,以未來的手法描寫過去,同時過去的故事也在進行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這種寫法,前後呼應表現的不好...雖然這種結果我在動筆前就想到了,只可惜沒能防止...

故事中的某些角色,還是一樣,大都是借代成我身邊的親朋好友
詩芸是我國小同班四年的同學,到現在為止每次同學會還會看到她,在故事裡算是一個戲份不怎麼重要的角色(小小的玩笑:在詩芸出現時把她誤認為女主角的讀者......我只能說你們被騙了,在此付上小小的歉意)
主角是我國中時最要好的朋友,他一聽說我寫了以他為主角的故事便跟我要了網址,但他應該不會看吧...在現實世界中他是一個不愛看字的人
紫晨為虛構人物,雖然我很喜歡她有點天真的個性,但很抱歉的是...這個人物是我虛構的

大概就是這樣吧,故事結束了...恩?主角最後跟誰在一起?
這個...請讀者們自己猜囉

期待下次的見面喔

by    淡海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28 09: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新年特別企劃-<愛你?不,喜歡你-番外篇01>

尚霖:「各位好久不見阿,我是這篇故事的男主角,這次的故事據說是因為作者發現這篇文章竟然沒有被鎖之後突發奇想所創作的,主角自然還是我......耶!?不是我!?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啥!?主角換成開車的那位!?喂!不公平!你給我重寫一次......什麼叫做"有讓你說話就算便宜你了"!?你這不負責任的.....」
作者:「那麼,各位,故事要開始囉。」
尚霖:「聽我說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我也沒辦法阿,」我呆呆地坐在一顆叫不出名字的樹下,這裡是一所面積還不算小的公立中學,因為我一位朋友是這所學校的校友,跟著他進來一點都不困難,「他們死都不肯考駕照,反正我也當司機當慣了。」
我拖著腮,用腳玩弄著地上的落葉。
「可是,如果你不想的話跟他們討論一下也是不錯的辦法阿。」
「也不是不想,反正一年也只有這麼一次,我是不介意啦。」
邊說著,我轉過頭看了看她的側臉。
她的臉永遠都像是長不大一樣,像這樣子,我都還能想起跟她第一次碰面的時候。
一樣,是從那張側臉開始。

高一的時候吧,我記得是從那個時候開始。
「那個......不好意思......。」我禮貌性的點了點她的肩膀,那時她坐我旁邊,第一次上課時她就很專心的看著黑板。
見她沒有反應,我只好硬著頭皮再點一次,「同學?」
「......嗯?」
呼......終於回過頭了。
「我的橡皮擦掉到妳的位子下了。」
「喔,」她回應了一下,彎下腰去,「諾!」
「謝謝。」想一想後,我補上一句,「妳上課很用心呢。」
「呃......嗯......謝謝。」似乎不太習慣有人誇獎她一樣,她有些臉紅的別開臉。

「殺了我吧。」
「好阿,我願意效勞。」......我還真後悔交了你這種朋友。「幹麻?為什麼突然突然說這句話?」
「你自己看阿。」我無力地指了指後面的公佈欄,他站起身離開,幾分鐘後又興沖沖的跑回來,「欸!我段考進前十名耶!」
......我真的很後悔交了你這種朋友。
「對,我跟你一樣,進了前十名。」
「那很好阿。」
「倒數的。」
「......」他無言地看著我,我回望著他。
「別用那種"你上課到底都在幹麻"的眼神看我。」
「我沒有阿,蠢蛋。」
「......你剛剛說什麼?」
「蠢蛋阿。」
「你再說一次你就完了!」
「蠢蛋。」
對,我的新綽號就這樣成立了-「小蠢」
如果你真的要問我虛度了高一我最遺憾的是什麼,大概就是這個綽號。
阿,還有交了一些損友。

記得是暑期輔導的時候吧,這所貴的嚇死人的學校宣布要分班考。
有些女生在那節下課時就哭了出來,然後緊抱著"那群"朋友哭喊著不想要分開。
男生的情況當然不可能那麼誇張,這就跟男生不可能手牽手一起上廁所的道理一樣。
「耶!終於可以跟你分開了!」這是普通男生式的告別方式。
「媽的!那我馬子怎麼辦?」這是欠打式的告別方式,尤其是單身男子。
「不!我捨不得你啊!小蠢!」......這是針對我的告別方式。
我人緣好嗎?這我一點都感覺不出來,只是有些男生不知為何就是喜歡跟我玩這種遊戲,是因為這種話不能講給女生聽嗎?
「別那麼噁心好不好?」
「那怎麼可以呢?你已經是我的了阿!」喔,還真希望說這句話的是個女生。
「現在ˋ馬上ˋ離我十公尺遠,若是你可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那就在好不過了。」
說了他們也不會聽,我也早就習慣這種情況了,反正到上課時他們自然會鳥獸散的。
就跟我預料的一樣,當上課鐘響時我放鬆地吐了一口氣。
「你人緣很好呢。」我轉過頭,那個女生帶著笑容看著我。
「......妳真的這樣認為嗎?」都過了一年,偶爾也會跟她搭上話,所以跟她說話時也比較沒有障礙了。
「對阿,熱熱鬧鬧的很不錯。」她是個比較內向的女生,至少,我沒看過她跟除了我以外的學生說過話,公務除外。「分班會難過嗎?」
「不會。」快點分班吧......這樣就可以擺脫那群人......除非我們真的有緣到分班後還在一起。
「你好冷淡喔。」
「還好吧,交到那種朋友我可是一點都不高興喔。」
「嗯......可是......我還是覺得......」她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能有朋友的話......會比較好......」
看到她有些落寞的側臉,我差點脫口說出「妳有啊!那個人就是我!」。
但理智控制了我一時的衝動。
等心情平靜下來後,老師也開始上課了,她又恢復成認真上課的她。
那時,我在心裡暗暗發了個誓。
如果能跟她分到同一班的話,我,一定會幫她。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尚霖:「什麼嘛,好老套的故事。」
小蠢:「別那麼沒風度喔,你自己看看你當主角當了多久。論老套,你的故事也很老套啊!」
尚霖:「誰說的!」
小蠢:「看你的故事還會教壞小朋友咧,無故翹課,哼!」
尚霖:「這叫特色!」
小蠢:「胡說!」

作者的小小叮嚀:「翹課真的是不對的行為喔,別讓不材的我的文章帶壞,乖乖上學才是乖學生喔(笑」
尚霖:「你還笑!把主角的位子還我!」
作者:「祝各位新年快樂。」
尚霖:「喂!你有沒有在聽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6 09:59 , Processed in 2.383417 second(s), 23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