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鬥士豪

【長篇小說】 愛你?不,喜歡你

[複製連結] 檢視: 6286|回覆: 25

「那,今天也照預定行程嗎?」坐在我對面的男生不甘無聊的問道
「恩」
「他們遲到真久耶」
「恩」
「喂喂,你有看昨天的籃球嗎?」
「恩」
「......」男生識相的閉上嘴,開始學我一起望向窗外
只見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
我站了起來,空洞的說一句:「先走吧」
「咦?」
「用手機傳個簡訊給他們,我們先走」
「恩?...喔」男生有點會意不過來的樣子,忙不送的點點頭
我推開咖啡店的大門,迎向那雨

<10>
「尚霖,外找!」班上的一個男同學衝著我叫道
「喔!馬上來」求之不得呢,「那個...有人找我...所以...」
「恩,你先去吧」伊婷闔上桌上的參考書,這樣跟我說著
我站起身,走向教室的門口,在那裡等著我的,是面色有些蒼白的紫晨...
「紫晨?」我驚訝的望著她,因為她很少來我們班上找過我
「嗨...哥...」她一手摸著肚子,另一隻手朝我揮了揮
「妳怎麼了阿?肚子痛?」
她點點頭,「恩,剛剛才吐過,哥...我可以...先回去嗎?」
「可以阿」我同意,順手接過她的請假單
簽上我的名字後,我將請假單遞還給她
「拿去,路上小心喔」
「恩...」
「阿!記得請老師寫一張紙條解釋一下為什麼是我簽的,那個警衛老是不通情理」
「恩...」
「那就先這樣囉,拜拜」
「掰...」
她看起來真的是有點不舒服的樣子,連說話都有氣無力的
我不知道那跟我那天把她丟在補習班門口有什麼關聯,已經過了三天了,要感冒也太晚了吧...
不安的情緒從我的心底升起,我突然想起紫晨最近的行為都有點怪怪的...難道是青春期發作嗎?
甩了甩頭,我將那股不安壓了下去
「你妹要請假阿?」伊婷在我回到座位時問我
「對,身體不舒服」我停頓了一下,看著伊婷
「幹...幹麻阿?這樣看著我」伊婷被我的眼神弄得不知所措
「伊婷...妳是女的」
「廢話!」她生氣的作勢要打我
「那,當女生行為怪異時都是因為什麼?」
「阿...?」伊婷聽到這個問題後放下了那顆原本要打向我的拳頭,認真的思索著,「通常...是因為戀愛吧」
「戀...愛?」
「對,你妹八成是戀愛了」
「...妳怎麼知道我是在問我妹?」
「太明顯了嘛」她聳了聳肩,「怎麼?你妹最近的行為很怪?」
「恩,是蠻怪的」我想了一下,「感覺好像...是在彌補什麼似的...」
「彌補...?」伊婷也陷入思考的狀態,一陣沉默後,她突然笑了出來
我呆望著伊婷傻笑的樣子,心理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笑
「笨阿你」她笑著敲敲我的頭,「居然是在彌補什麼的話,那就是她做錯事囉」
「阿?」
「總之,她做錯事不敢跟你說啦」伊婷神氣的解釋著
...是這樣嗎?
如果照理論上來說的話伊婷講的並沒有錯
彌補是因為自己犯了錯才會想要彌補
這樣似乎也可以解釋紫晨最近的行為
可是...
還是有一些...
她為什麼最近洗澡時間變長了?
為什麼最近常聽到她房裡傳來哭泣的聲音,然後在我趕過去敲她 的房門時又跟我說是我聽錯了?
我不懂
這些真的是因為她做錯什麼事不敢跟我說嗎...?

「我...回來了」進家門時,我有氣無力的說道
那可惡的伊婷,竟然給我課後加強
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課後加強比課後打球還要累...明明都沒動阿...
我依然將書包丟上沙發,然後也將自己丟上去時,樓上傳來紫晨的聲音,「你回來了阿,哥」
我抬起頭,紫晨的身影果然出現在樓梯口
她身上已經換上一套睡衣,想必是洗完澡了
臉色也較之前有血色
「肚子還好嗎?」我在紫晨坐到我旁邊時這樣問
「恩!好多了」她很有活力的回道

「哥...」晚上時,紫晨突然跑到我房間來
「恩?」
「今天可以跟你睡嗎?」
「當然不可以」我直接了當的回答
「......」斗大的淚珠漸漸滑下她的臉頰,突然看到這一幕的我頓時失去思考能力
「妳...妳幹麻阿?」
「...來不及了阿」她依然站在那哭著,「再拖下去...就來不及了阿...」
我不懂她在說什麼,但我只懂一件事
那天心痛的感覺...同樣的為了紫晨出現在我身上
我走到她面前,用手幫她擦掉眼淚
「好了,別哭了,要跟我睡以後也有機會阿」我試著安撫她
「不...以後...就沒機會了」她抬起頭,看著我,「爸跟媽...明天就要回來了」
「所以?」
「所以...哥,好不好?今天...讓我跟你睡,一次...就好了」
我為難的望向那張單人床
又看了看紫晨
最後...
我點頭了
「謝謝...哥」她露出這個晚上第一次的笑容

「哥...?」
「哥...?你...睡著了嗎?」
「......」
「明天之後...你大概就不會像這樣跟我睡覺了」
「明天之後...你可能就會討厭我了...」
「明天之後...你可能就...不會再...」
「......」
「哥...」
「我喜歡你」
「一直...一直以來,我都喜歡你」
「我不記得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當我會意過來時...就喜歡上你了」
「不是以兄妹的身分...我是以...紫晨這個身份...在喜歡著你的」
「哥...你...睡著了對不對?」
「...沒關係的」
「這樣就夠了...」
她翻了個身
紫晨...妳知道嗎?
當我想要捉弄妳而故意裝睡時...此刻的我多痛恨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我的思念敗在一個玩笑上時,妳的思念打動了我的心

<10>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7-20 01:3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過去的記憶
通常,痛苦的不會比快樂的少
我不知道,霖他以前發生過什麼事
但我也從來不問
因為,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友誼
他從來不問我的過去,除非我自己跟他說
我也一樣
所以,當我默默的開車載他到一間破舊的房子前,他還是一樣保持沉默
「謝謝,」他臉上出現了今天的第一個笑容,「到這裡就好」
「恩」我點點頭,在附近找了個停車位
這已經是我第二次來了
去年的今天,我們這群好友都在
其中不乏有知曉內情的人在
「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吧」他嚴肅的表示,「今天對他來說...很特別」
我想
他大概會慶幸自己認識了我們
因為我也是
我也很慶幸自己可以認識這群朋友
停好車後
我下車往那棟房子望
霖還沒進去
彷彿像是在懷念什麼似的...
「...要一起進去看看嗎?」霖對走到他身旁的我問道
「你同意的話」我笑著回說
他驚訝的看著我一陣子,隨後點了點頭
我們便一起走了進去

<11>
「所以說呢,關於...喂!」伊婷晃了晃我的身軀
我抬起頭
我現在八成處於睡意朦朧的狀態
看不清課本裡對我擠眉弄眼的希特勒
「真是的...」伊婷闔上書本,有點喪氣的跟我一起趴到桌上,「你認真一點行不行阿」
「......」講的根吃飯一樣...哪有這麼容易專心的阿
「尚霖!外找!」一個男同學的聲音迴響在教室內
我抬起頭
隱隱約約的看見紫晨的長髮
「...又是你妹阿?」伊婷也看向教室的門口,「去吧,反正我看你今天的精力也用光了」
「阿......」我隨口應了一聲,便站起身
紫晨的精神看來不錯,不像是為了請假來的
她一見到我後便抓著我的手,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硬是把我拖向後門
「妳...妳幹麻阿?」
「拜託...先不要問」她微微轉過頭,要求般的說道
到了後門,我發現一個書包靜靜的躺在門口
那個書包不是別人的...它的主人正是站在我前方的紫晨
「妳......」
「哥...」她轉過頭,背對著陽光,陽光照在我的臉上,也反射著她的決心,「我要...翹課」
「......啥!?」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她怎麼會突然興起這個念頭?「為什麼?」
「你早晚都會知道的」她微笑著說,「我想...這件事應該跟哥說一聲,所以才帶你過來」
「...是嗎」我走向前,到她的書包旁,「我跟妳一起翹」
「咦!?」
「快點啦」我催促著,「翹課時要快ˋ狠ˋ準,再慢就要被抓到囉」
紫晨在聽到我的話後,才終於移動起她的雙腳
「可是...為什麼?」翻過門的時候,紫晨在我旁邊疑惑的問
「...我擔心妳」
「什麼?」一台卡車正好在這時呼嘯而過
「沒聽到?」我邪笑了一下,「那就沒辦法囉」
「阿!?哥哥好卑鄙,再說一次啦」
「不要」
「哥...拜託」
「嘿嘿,拜託也不行」
「怎麼這樣阿......」
我望著她喪氣的樣子,心裡那種不確定的感覺越來越清楚
昨天的話...我聽到了
當我裝睡想捉弄她時,我聽到了
在今天...我確定了
比詩芸的感覺,要來的強烈
我...愛上了自己的妹妹
愛上了...紫晨

很慶幸自己沒衝動到跟詩芸告白,很慶幸那種感覺到現在還沒確定
但我遺漏了一個人...
那天答應她的事
我忘了

今天...我翹課了
伊婷的話
跟伊婷的約定
在不到一個禮拜的今天
被我打破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過去的記憶,通常,痛苦的不會比快樂的少

<11>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把喜歡留給了她,把愛給了那早已不存在的妳......

「這裡以前是客廳喔」霖像是在要把房子租給我般的介紹著,「以前這裡還有個沙發呢,每次放學後我都會直接把書包扔上去,接著就會被......」
被怎樣?
我不知道
因為他沒再說下去了
良久,他都沒再說話
「......欸」
「什麼?」
「你...哭了?」
他聽到我說的話後,將手摸向自己的臉頰
「哈哈,真的耶......」
「霖...」
「抱歉...」他轉過身,背對著我,「我上樓一下,你可以......在下面等嗎?」
「喔,沒問題阿」我乾脆的回答
「謝謝」
簡單的答謝後
霖的背影慢慢的移向階梯

<12>
「話說回來」
「什麼?」紫晨手上提著書包,疑惑的問
「最近很少聽妳管我了耶」我想了想,「沒有罵我為什麼將不乾淨的書包丟上乾淨的沙發,也沒再催我洗澡了」
她沉默了會,開朗的回答說:「因為....講了也沒用阿」
「是喔...好像真的是這樣」
「本來就是這樣嘛......阿!」
我被她的叫聲嚇了一跳,只見她跑向旁邊的一個商店前,彎下腰觀看了一下後,對我招了招手
「看,很可愛吧」她開心的指著櫥窗內其中一個鑰匙圈
「...這什麼?」我不解的看著那隻頭上綁著蝴蝶結的貓,「沒嘴巴的貓?」
「什麼沒嘴巴的貓阿」紫晨生氣的鼓起臉頰,這個表情真的好可愛阿!
不過...
「不然這是什麼?」我又問了一次,因為我還是不知道這是什麼
「kitty貓啦!」
「喔......」什麼東東?
「唉...哥,你情報網很差耶」奇怪,這句話好熟悉阿......
「囉唆」對了,旭宏也這樣說過
「欸,哥......」
「幹麻?」
她沒說話
要是我現在深處於某部名為蠟筆xx的漫畫裡,她的眼睛八成會射出光芒
我考慮了會
錢包裡好像還有一些錢......
「等我」丟下這句話後,我走進店裡

「諾」我將那隻沒嘴巴的貓交給紫晨
心裡則罵了那隻貓數百次
沒嘴巴竟然還這麼貴...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阿!!!!
「謝謝哥」她開心的將鑰匙圈扣到家裡的鑰匙上
「阿...不客氣」算了,她高興就好

「哥,進去一下好不好?」紫晨指著一個公園
「恩?可是......」我看了一下時間,因為雖說是翹課,但我們也才翹最後一節而已...「爸媽...今天會回來吧?」
「...對阿,他們昨天有打電話」
「那......早點回去應該比較...」
話還沒說完,紫晨突然抱住我的手
「妳...」
「...拜託」她像是快哭出來一樣,緊緊的抓著我的手不放,「晚一點回去...好嗎?」
「......」我臉很紅吧...幸好太陽正對著我
「哥,陪我......」
我低頭,用另一隻手摸了摸她的頭髮
「笨蛋,就算妳不說我也會陪妳的」
「咦...?」
「走吧」我往公園裡走去
紫晨也跟隨著那隻仍緊握住的手...

我們爬上吊單槓的竿子

「哥,我們爬上去好不好?」
「...不要」光想像就覺得好蠢
「為什麼?」
「這是給人家"吊"的耶」
「有什麼關係?這裡沒人阿」
「...真的搞不懂妳」
「嘿嘿」她笑了笑

「你看,很漂亮吧」紫晨伸出手,好像想觸摸那輪夕陽,「好大,看起來好近...可是卻摸不到」
「阿......」很大嗎?頂多十元硬幣吧...
她靠向我的肩膀,輕輕的說著,「以後...還可以來嗎?」
「可以阿」
「......」
她不說話了
我開始覺得自己很自私
明明紫晨的行徑都跟平常很不一樣
我卻一直沒有問,只是...單純的享受那越來越親近的行為
「哥......回家吧」

啪!
「阿!」
才剛踏進家門,一記巴掌便把紫晨打倒在地
我吃驚的望著那記巴掌的主人,不知道該怎麼辦
因為那個人...是我爸
連笨蛋都看的出來他氣炸了
但我...不知道為什麼
我媽坐在沙發上,眼淚不停的掉
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
「妳...妳這個...」爸爸指著倒在地上的紫晨,食指因氣憤而顫抖著,聲音也是,「妳...竟敢...」
紫晨正試著要運用那因不名原因而不聽她指揮的手腳再度站起,聽到爸說出這句,緊張的出言阻止,「等等,先...不要說」
「什麼不要說?妳...」
「不要讓哥聽到...爸,求求你...」
爸爸怒氣降了些,將眼神意味深長的飄向我
「...污穢」他嘴裡吐出這兩個字,但我不知道他是對著我說,還是紫晨
「爸...求求...」
「知道了!」爸不耐煩的揮揮手,「尚霖,你先上去」
「為什麼?」
「同樣的話別讓我說第二次,上去!」
我懂我爸的脾氣
當他這樣說的時候我就別無選擇了
紫晨...在哭
我媽...也在哭
但我誰都不能安慰

我上樓了

那天晚上,我沒再聽到有人上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把喜歡留給了她,把愛留給了那早已不存在的妳......

<12>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7-22 12:2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3>
「阿哈哈哈哈哈」
「...好了,不要再笑了啦!」我一手抓著吐司,另一隻手摸著我頭上有點浮腫的包
「可是...阿哈哈哈哈哈,好像河童....哈哈哈哈」中間停頓了一下,紫晨仍指著我大笑著
一聽到她說的話,我趕緊往鏡子前跑去,「...哪有那麼大片阿,別嚇人好不好?」
還以為從以後開始都得戴帽子去學校了
我走回廚房,坐到椅子上繼續啃著我的吐司

約半小時前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從床上坐起,隱隱約約想起今天的日期
「...星期六」我喃喃自語了一下,確定我心中的想法
不用這麼早起吧
心中邊這麼想著,正打算躺回去時...
昨天的記憶......
「...紫晨!」
對了,昨天發生了那種事,怎麼可以這樣悠悠閒閒的躺回去!
我從床上跳起,穿上放在床邊的拖鞋後,衝出了房門
「紫晨!!妳在嗎?」我敲著她緊鎖的房門,邊喊著,「在的話快開門阿!」
可惡...不在?到哪去了.....
我著急的衝下階梯,快到一樓時,我的右腳拌到了左腳,接著就......
「嗚哇阿阿阿阿!!!!!!!」
碰!


「這還算不幸中的大幸吧」
我瞪了紫晨一眼,都撞成這樣了怎麼還能說不幸中的大幸?
「至少哥是快到一樓時才摔跤的阿」她樂觀的笑著
而我則在一旁苦哈哈的點了點頭
也不想想是被誰害的......
「不過呢......」
「?」不過?
「哥哥是因為擔心我才跌倒的,只要一想到這樣就很高興呢」
「...別說這種肉麻的話啦」我將頭甩到一旁,根據我臉部的熱度的我猜我的臉應該是紅了

吃過早飯後,我和紫晨一起坐到客廳的沙發上
平常週末沒事時,我們大都會坐在這裡聊天
也在此時,我發現了一個重要的事情
「對了」
「恩?」剛坐到我旁邊的紫晨疑惑的看著我
「爸媽呢?」
「他們...出去了」
「那昨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嗚呃...什麼什麼事?」...看也知道妳在裝傻
「就是昨天阿,爸不是打妳一巴掌嗎,為什麼?」我直切問題的中心,也偷偷觀察著紫晨的臉色
「喔,那個阿,沒事啦,後來爸有跟我道歉喔」...沒有異常?
「是嗎...他為什麼生氣?」
「小事,不用提啦」
「那既然是小事,那我昨天為什麼要被趕上樓?」可惡...一定排練過!
「因為很丟臉嘛,所以不想被哥聽到」她仍保持著自然的笑容敘述著
「喔」
看這情況,再問下去也沒意義了
沒有確切的證據說她在說謊,連表情都很自然...難道真的只是小事?只是我小題大作?
一切的思緒到這裡被打斷
鈴鈴鈴鈴鈴
紫晨的座位比較靠近電話,所以她便先探頭過去
「怎樣?是誰打的?」
只見她猶豫了一下,坐回來說,「是伊婷學姐啦」
「喔...那妳為什麼不接?」
「想也知道她一定不是要找我的嘛。再不接她會掛掉喔」
氣氛怪怪的......紫晨是在生氣嗎?可是感覺又不太像......
「喂?」我將電話接起,沒注意到那顆一直探頭過來想要偷聽的小腦袋
「什麼?喂喂!等等......」嘟-嘟-嘟-
....搞什麼阿?
我一頭霧水的掛上電話,繼那嘟嘟聲後傳入我耳朵的是紫晨那帶著奇怪語氣的問題,「學姐她...剛剛說什麼?」
「阿,要我到學校一趟」我們學校有所謂的優等班,星期六還是得照常上課,要翻過牆進去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為什麼現在要......
「那我出門一下,妳乖乖看...紫晨?」嘴裡那"看家"兩字尚未出口,我正要站起的身體被一股力量拉回
「...去」紫晨嘴裡傳出微弱的聲音
「什麼?」
「...要去」
「什麼阿?大聲一點啦,我聽不到」
「不要去!」
「!!!!」結果反而是我被她那突然增大的聲音嚇到
她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我,彷彿...也在告訴我她自己的情感
「...為什麼?」
「不知道」她的聲音開始哽咽起來,「我有...不好的預感...所以哥,拜託...」
「......」不好的預感...?我該相信嗎?
腦子一片混亂,好多個聲音在我心裡頭吶喊著,但到最後......
"別讓她哭"
只剩這個了
「好阿」
「...咦?」
「我說"好阿",意思是,我不去」我笑著解釋,也欣賞著紫晨開心撲到我懷裡時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未來的脫軌...我只覺得自己越來越難掌控了

<13>   完

呼阿~~~這篇我想的有點久...不過總算是完成了。高中的生活開始了,我寫文的時間也越來越少......真的希望各位多多見諒喔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5 10:4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說真的,我很後悔......
望著那空蕩蕩的房間,從很久沒擦過的窗戶觀看外面的雨點
這件事...一直在我腦海裡
它沒有離開過,以前,我也這樣
觀看著雨打在窗戶外的景觀
但現在,卻不一樣......
重點不是這間房間已經什麼都不剩
也不是這裡佈滿了灰塵
這些改變,在我眼裡真的不算什麼
(要一直...在一起喔)
不知不覺地,眼淚又開始滑落
對,重點不是這間房間的改變
而是...我臉上跟當時完全不同的表情


<14>
轟!
「恩?」我將目光從書桌上的教科書移開,望向我眼前的窗戶
又是一次氣象報告的失誤阿......
腦中閃過這種無趣的想法,我不以為意的繼續看書
細細的雨點打在窗戶上,從原本的"情歌"轉變成"搖滾樂"
我發現到.....
那該死的新聞真的很不準
「這樣...要先去關窗戶吧......」我自言自語著
晾衣服的陽台有一個很大的窗子,要是不關起來的話,那原本快乾的衣服又會全濕了
「唉...麻煩」難得有心情看書的耶
我站起身,開門往陽台走去
轟!
「!」冷不防的雷聲害我微微嚇了一跳
接著又像是忍不住的樣子,連續打了幾個
為什麼會說忍不住呢?
這又要歸咎到旭宏的身上了
沒品的他認為打雷是天神在放屁......
算了,這是題外話

雖然接連打了幾個,但我並沒有被後面的連環(屁?)嚇到,只要不是像剛剛一樣毫無預警,我壓根都不會怕雷聲的
只是...
「嗚阿哇!」我還是被嚇到了,因為轉過彎後看到那蹲在接近陽台走廊留著長髮的人影
人影也被我嚇到似的,身體抖動了一下,緩緩抬起頭......
「紫...紫晨?」
「哥...哥...」她虛弱的看著我


「...笨蛋」我從陽台外走進來,緩緩吐出這兩個字
「我想....幫忙嘛......」
「那也得等沒有打雷的時候去吧?」紫晨很怕雷聲,雖然剛下雨時我有想到,但覺得她待在房間裡應該不會有事
「我有阿」她委屈的說,「出房間時明明沒有打雷......」
「所以,還是笨蛋」
「至少我有想到阿」
「好吧,那就是"有想到要關窗戶,但卻被雷聲嚇到"的笨蛋」
「......對不起啦」
「恩?幹麻道歉?」
「因為你看起來...很生氣」
「對阿,很生氣」我簡短的回答
「阿...別生氣啦」
「不要」
邊說著,我們已走到我房間裡
「哥---別生氣啦」
「不行,誰叫妳不懂得照顧自己」我坐回書桌前,其實我沒那麼生氣...只是看到紫晨這樣,就會有種奇怪的感覺......為了掩飾,我只好先裝生氣
「好啦,下次我會注意」她走到我旁邊,像是在發誓似的雙手合十
「確定?」
「恩!」
「......那好吧」
「真的?耶!」望著紫晨高興的表情,我發現自己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剛剛的感覺...應該是無力感吧......

「其實仔細看...這樣看雨也很有趣呢」她眼神發光看著雨滴打在我的窗戶上
「會嗎?妳房間也有窗戶吧?」
「嗚嗯...不一樣啦」她神秘的解釋,「在這裡,有一個不一樣的,我房間沒有的東西」
「是喔......」
「嗯!」她點了點頭,「哥,坐過去一點」
「喔」我移了移身軀,移出一個足夠她坐下的空間
「謝謝」她開心的坐下,我感覺到紫晨瘦小的身軀緊緊靠上我的身體

星期六
普通的下午
我們,在家裡看雨
這是幸福嗎?
我想...這就是吧
紫晨最後睡著了,靠在我的肩膀上,睡意朦朧地......
「哥,要一直...在一起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房間的改變,不算什麼。重要的改變....是我和當時完全不同的心情

<14>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車子漸漸駛離了那棟房子,只見霖還是有點依依不捨的一直回頭觀望......
看到他這樣,我不禁開口,「其實你可以常常來阿」
說這句話不為別的,身為他的朋友,我只希望可以再度看到平常的霖
他沒答話,輕輕搖了搖頭
「為什麼?」
「...因為,不是今天」他簡短的回答,似乎不太想再觸碰到這個話題
我也沒再追問下去,靜靜的開著車
車窗外的景象回到了鬧區,人行道上的人們展現著都市特有的忙碌
最後,我看見了
「是那裡吧?」
「嗯」他點了點頭,我在這所國中旁找了一個停車位,才剛將車子停好......
「哇喔!」
「怎麼了!?」我急忙轉過頭,望向剛剛發出驚呼聲的霖
車窗外站著幾個熟悉的人影,看來他們是打定主意要在這裡等我們的
「抱歉,他們堅持要在這裡等......」說這句話的是我現任的女友,她一臉委屈的指著後面那幾個人
「嗯,我想也是」我苦笑著,他們老喜歡搞這套
下了車後,我將車子鎖好
雨...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停了......

<15>
「妳又來了!」同樣的,星期一早晨
「誰叫哥哥看起來睡的很舒服嘛」紫晨的聲音再度從隔壁傳來
她就不能偶爾換換理由嗎?
「阿阿!要遲到了啦」
「麻煩妳在說這句話前先想想是誰造成的好不好?」我不甘示弱的回嘴,走出房間
紫晨的身影也剛好在這時出現在她房門口
在走廊上遇見的我們......
對對方笑了笑
「那,要跑囉」
「嗯!」

「尚霖,遲到了」阿阿...沒趕上
「是...不好意思」
邊跟滿臉不悅的老師道歉,我正要走回位子上,突然......
「!?」背瘠感到一陣陰寒,現在全班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要是東張西望的一定很奇怪吧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回到位子,斜眼觀望著同學們開始做起自己的事的身影
終於,我看到了那令我感到奇怪的來源
是伊婷
雖然表面上她只是在讀書而已,但我就是感覺的出來
...要道歉
我在心底這樣想著
失約總是不好的吧?就算我沒答應她星期六那天會來學校

「唉......」事實和想像總有一段差距的,我今天一整天都沒見到她
也不知道學校是看我不爽還怎樣,今天廣播班長的次數竟然比平常還多
不過想想也對啦,基側快到了嘛......
「這樣,今天就不能道歉了」我趴在桌上自言自語,不巧的,被剛好要來找我的旭宏聽到了
「道歉?跟誰阿?」他坐到我前面的座位上,看著我問
「...不關你的事」
「沒差,不說也沒關係」他聳了聳肩,「反正隨便猜也知道是誰」
我抬起頭,旭宏邪惡的笑容映入我的眼睛
「班長大人,對不對?」
「喔,不錯的想像力,要不要來寫童話故事呀?」我刻意裝傻著
「這招我已經免疫了,大情聖」他嘆口氣搖了搖頭,我則疑惑著自己什麼時候有"大情聖"這個綽號,「平常會來找你聊天的,連班上也在討論著你們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但看今天的情形阿......連白痴都知道你們吵架了」
我不以為然的趴回去,不覺得這種事被發現是什麼丟臉的事
「...你知道你什麼時候有"大情聖"這個綽號的嗎?」
我搖了搖頭,今天也是第一次聽到旭宏用這個稱號叫我......(也許平常就有人在叫了,但我大都是在睡覺,除非是跟我比較熟的人)
「從上禮拜開始吧......常有外掃區的說在早上看到你跟一個女生走在一起」
「!!」
「一天兩天還不算什麼,可是阿,那個女生在下課時找你的次數突然變多了」
...住口
我像是被抓到把柄似的在心底吶喊
「上禮拜五,還把你抓了出去,之後你就沒再回來了」
閉嘴!
我開始有種想把耳朵摀起來的衝動
「連書包也沒拿。那個女生是誰?我想你很清楚對吧?」
逃避的心情漸漸退去,我發現自己的手不知不覺的已然握緊
「都這樣了你還想糟蹋伊婷的心情?沒看過像你這麼遲鈍的人,你和你妹......」
我不知道接下來他想說什麼,因為當我回過神來時,旭宏已經倒向後方,將前面的桌子和椅子給撞的東倒西歪
我沒看旭宏的表情,反而怒目瞪視著全班
為什麼會那麼生氣?
我不知道
是不甘心被別人窺見到自己的心事嗎?
還是......不想聽到別人談到自己和紫晨的事
是前者還是後者?
...不了解

我衝出了教室,帶著心中莫名的疑問,我心中只剩一個想法
遠離...那個地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脫軌了

<15>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6-上>
以前,在國中心情最不好的一次是在國二
伊婷那時候就像現在一樣是那種類似大姊頭的存在
而我,也跟現在一樣,沒什麼朋友

那時爸剛好升官,在公司裡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常常為了談一筆生意就得出差
起初,媽還會留在家裡照顧我和紫晨,但顧及到一個人在外生活的爸爸,到最後便將紫晨託給我照顧,自己則陪著爸爸
從那時候,我就養成一個習慣,下課時常常會看著鉛筆盒裡全家人合照的照片發呆
直到...伊婷將我的照片撕破的時候

她應該不是故意的
只是單純的想要跟我玩,結果不小心撕破了......

那時候,心裡確確實實浮現這個想法,但我還是重槌一下桌面,「妳去死算了!」
狠狠罵出了這句氣話
然後,就跑到這裡來......
跑到學校的頂樓
而現在,我又回到了這裡

我也不明白自己是怎麼發現這個地方的,學校頂樓通常都上了鎖,但我就是有辦法找到一個沒上鎖的門
頂樓空蕩蕩的,我走到一年沒來的地方,心裡卻還記得當時我站在哪裡
從這裡......可以看到很遼闊的景象
...如果這樣就好了
我面對的是一片牆壁
欄杆外的景色我連瞄都沒瞄上一眼
就這樣...過了許久......

<16-上>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們真聽話阿」我邊說著,邊步上通往學校頂樓的階梯
「嗯,真難得」她推開了鐵門,映入我眼簾的是一片熟悉的景象
我繞了空空的頂樓一圈,接著看向欄杆外......
「....怎麼樣?」
「有點後悔...當初看著這副風景也許比較好吧」
「呵呵,有膽子翹課到頂樓就不錯了,還在乎當時看的是什麼風景?」
「....別笑我了啦」一陣風吹過,我感覺,心情真的好多了
不過......
我伸出手,抬起頭對著天空,說出了幾句話
停下後,我將手收回,感覺到了另一隻緊緊牽住我的手
「...每到了今天,眼淚都特別多」我苦笑著任由一滴眼淚滑過,「這裡,雖然不是世界上最高的地方,但我總覺得......在這裡講話,"他"一定聽的到」
「嗯...他一定聽的到的」在我旁邊,一張總是能讓我安心的臉
在這裡
你,真的聽的到嗎?

<16-下>
過了許久,我聽到了鐵門被打開的聲音,瞄到了一個身影在我旁邊坐下
...我猜的到,是誰告訴他我在這的
就算這樣,我們倆還是安靜的坐著
我沒看他,雖然不知道他有沒有在觀察我,但我想,他跟我一樣吧......
「...初次見面」
「!?」
「我叫旭宏,在這剛開始的國中生活裡,我崇景著一個能和我分享心事的朋友」他轉過頭,臉上掛著的,就是國一上學期第一次見面時的笑容,「你願意,成為他嗎?」
不能說我壞心
現在,我的回應,跟以前那時候完全一樣
「不要」我也笑著
「為什麼?」
「我媽說,不能跟奇怪的人來往」
「我很奇怪嗎?」
「從你的開場白來看的話」
「放心,兄弟」...又是這個,那副欠扁的表情,「當你跟我相處久了,你會發現我比陳水扁還要好玩」
「...你當時明明是說呂秀蓮」不過,這才是旭宏
「時代不同了嘛」
不需要言語,我想,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友情
沒有分誰對,誰錯
我們,是邊打鬧著邊離開頂樓的

快到教室時......
「一定被記曠課了吧......」
「不,不會」旭宏充滿自信的說
「咦?為什麼?」
「這個嘛...先賣個關子」他神秘的說完後,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嚴肅了起來......「你...是真的不知道嗎?」
「什麼?」受到他認真的表情影響,我也直了直身軀
「伊婷她...一直喜歡著你阿」
「......」我們都停下了腳步
旭宏,是因為看到我突然止步才停下的
而我,是被這句話嚇到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聽的見吧......我心中的話

<16>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7 08:0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搞什麼鬼阿?
我有點不爽的走到那埋首在小說裡的身影,敲了敲他的頭
「拜托,都什麼時候了,你就不能先把自己的習慣放下嗎?」霖上頂樓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這傢伙竟然不聞不問的......就算明瞭他的個性也實在是看不下去
他抬起頭,一樣是那副沒有表情的面孔,「擔心,沒用」
簡短的回道,接著又繼續低下頭去
「你......」我氣到說不出話來,乾脆將他手上的書抽走
「阿...」
「在你跟霖說上一句話前不還你...阿!剛好下來了」我手指著霖,「去!」
他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去,跨開步伐
...他說了什麼呢?
我好奇的在旁邊觀察著
只見霖聽到他說的話後笑了笑
那時我心想他一定是說了什麼鼓勵的話,沒想到......

「還我」他將書從目瞪口呆的我手中拿走,我則莫名奇妙的望向他手上多出的一百塊
對,霖後來從口袋裡拿出錢包
「你幹麻站在這裡阿?」霖面帶笑容的問,看來心情已經好多了
「...那傢伙,剛剛跟你說了什麼?」
「嗯?喔,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我˙要˙知˙道!」
「呃...他說:"上次,一百塊",就這樣」
「就...這樣?」我發現自己的怒氣開始上升了
「對阿,上次我吃午餐時忘了帶錢,所以就....喂喂!」我沒理會霖剛說了什麼,直接往那再度看起書來的身影衝去

「誰要你說這些了阿?」
「還是,說了」
「這不算!」
「...他們,在幹麻?」我看著那兩人吵架的景象,心裡完全不明白在我上頂樓時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道,反正他們就常常這樣吵來吵去的不是嗎?」輕柔的笑聲在我身旁響起,「雖然這樣看起來也蠻恩愛的,不過,那邊的比較浪漫」
我轉過頭,果然看見那坐在同一棵樹下的兩人
「這也難怪,他們的愛情得來不易嘛」我苦笑著,他們的愛情史可比我的輝煌多了
「嗯,可是...這樣就沒人開車了阿」
...的確,剛剛載我過來的人在那裡享受兩人時光
「那就再多待一會吧」
「嗯!」

<17>
我們兩人就這樣對望著,直到打掃的鐘聲響起......
「那...先走囉」旭宏是做外掃區的
「嗯」我點了點頭,心臟還像是剛跑完百米賽一樣快速跳動著
「放學後見」他說完後,便往負責的區域跑去
...我懂
這句話的意思,代表著放學後他還要跟我談這件事
我踏著沉重的步伐,回到教室

「肚子還會痛嗎?」
「不,已經不會了」原來,他跟老師說我去保健室阿
「那就好,今天我看你就先不要做掃地工作了,先回位子......」
「尚霖,外找!」一個男同學的聲音喊著,打斷老師的話
我向老師行了個禮,往門口走去,並勉強忽略掉同學異樣的眼光
來的,是紫晨
「嗨!哥」她精力十足的朝我揮著手,看來這次不是要請假的
我點了點頭
「什麼事?」
「那個阿...今天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回家?」
「印象中,我們的家好像是同一個阿」我皺著眉回道
「不是啦,我指的是"一起"回家」她強調了那兩個字
「喔」我想了一下,可是放學後......
(伊婷她...一直喜歡著你阿)
旭宏的話在這時浮上
說真的...我很在意
很在意他是怎麼知道的
很在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很在意......
「如果...有事的話也沒關係啦」紫晨見我好像有點為難,失望的低下頭
我,只是看著
就只是...看著......
「不,我沒事阿」
「真的?」
「嗯」我加重了語氣
「太好了!那放學後見囉」她開心的揮手朝我道別,我目送著她漸漸離去的背影

再一次的
我選擇了紫晨
這樣到底是不是對的?
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但她還是我的妹妹
我明白,所以,我不可能告白
紫晨...跟我的想法應該一樣吧

現在,這樣就夠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能夠看到妳的笑容,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

<17>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10 07:3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8>
放學後,我跟旭宏提起今天沒辦法留下來的事
...應該,會被罵吧?
雖然明明知道推辭有可能會和他再吵一次架,但沒辦法...
我承認,在我心裡,紫晨的事就是比伊婷的重要
「嗯,我本來也想跟你說今天沒辦法的」旭宏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我則將緊閉的雙眼睜開,對旭弘投以疑問的眼光
「伊婷今天很難得的要晚自習,我漏算到了」他笑了笑,指著伊婷座位上專心讀書的人影
我也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不一樣
看著伊婷的背影
雖然不知道哪裡不同,但就是跟平常的她不一樣......
「就是這麼回事啦,」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明天見...阿,對了」
「什麼?」
旭宏將我拉到牆角,小聲的說,「雖然,計畫取消了,但我有一件事還是得先問你......」
「嗯...什麼事?」
「關於你妹...你跟她...沒有什麼吧?」他的問題一出口,我的心臟瞬間露跳一拍...
「..你在說什麼阿?當然沒有什麼」這不是說謊,我們之間真的沒發生什麼事
「...真的?」
「當然」我肯定的點點頭,「那傢伙,是我妹妹阿」
對,紫晨她,是我的...妹妹

「阿!這裡這裡,哥哥」紫晨站在後門旁,朝我揮著手
因為離放學的巔峰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所以四周的學生比較少,就算她不揮手我還是看的見的
「用不著那麼誇張的揮手啦」我走到她旁邊,雖然心裡覺得她揮手的樣子很可愛......不過這樣會有點難為情
「可是,看到哥哥很高興阿」
「...別說這種肉麻的話」
「呵呵,哥哥臉紅了~」
「囉唆,妳還不是一樣」
...總覺得,她好像越來越大膽了
雖然以前也會有找我撒嬌的時候,但也沒有這樣阿......
果然,是從那次補習班的事情過後才......
「哥?」紫晨探頭過來
「嗯?」
「你怎麼了阿?」
「喔,沒有,想事情而已」我笑著回應,那件事...果然不能放著不管,「那走吧」
「嗯!」

回家的路上,我們邊走邊聊著一些瑣事
...這樣很像情侶吧?
我在心裡想著,不知為何有種失落感
「哥,你們班上有人會欺負女生嗎?」紫晨突然從訓導主任的禿頭轉到這個話題
「多少會有吧」
「是喔...」她停頓了會,「紫晨班上阿...有這種人」
「嗯?」
「有些人是所有的女生都會欺負,但有一個男生卻只會欺負我」
「...為什麼?」
她搖了搖頭,「不知道...他老是拿我的東西,有時候......」
「怎樣?」
「還會拉我的頭髮」
「...是喔」
「嗯...好討厭」
「不可能喜歡吧?」我壓抑心中的無名火,回道
「....哥,你在生氣嗎?」八成是看到我的臉色有些難看
「當然,會生氣」
「真的?好高興!」紫晨突然抱住我的手
「嗚阿!別這樣,好熱!」一方面是因為難為情的關係,一方面是因為真的好熱,我試著將紫晨的手推開
「喂!妳」一個剛剛經過我們身邊的男人突然出聲
我們轉過頭,在我身旁的紫晨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果然,是妳阿」男人帶著怨恨的表情瞪著紫晨,「很厲害嘛,要不是我逃的快恐怕現在也在監獄裡了」
「...你,是誰?」我平淡的問,剛沒推開的紫晨的手在不知不覺間越抓越緊
男人看了看我,打趣的問,「你是...她的男朋友?」
「......」我沒答話,紫晨則在旁拼命的搖頭
「是嗎...那就好玩了」他露出陰險的笑容,「要不要,我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阿?」
「不要......」紫晨耳語般的呢喃著
「你身邊那位女孩的事」
「不要...說出來」
「什麼事?」我仍舊平淡的問,不顧旁邊有點接近失控的紫晨
...我想知道
就算是從這個我不認識的男子口中得知的,我還是想知道
為什麼紫晨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
這件事一定不是跟我無關的,甚至,我有預感,自己...得負責
難人玩味似的看著我,吐出了一句話......

「這個女人,被我們......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有預感...自己得負責
而那個預感,實現了

<18>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25 11:4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就是在這裡」
「嗯?」我轉過頭,車子目前正駛過一條街道,左右兩旁大都是住家,三不五時可以看到幾個老人在街上慢行著
「在這裡....我才知道的」霖用只有坐在旁邊的我才聽的到的音量說道
「...是嗎」幾年前...在這裡阿

我並不是一個很愛哭的人
甚至,我可以斷定除了去年的今天以外,中間我可以說連一滴淚都沒流過
也不是一個記性很好的人
甚至,我也可以斷定你現在就跟我交代一件明天要做的事我也可以忘記給你看
但,就只有今天,我怎樣都忘不了
我不喜歡念舊
我也不喜歡老是趴在別人身上尋找安慰
是誰?
讓我可以在今天變的一點都不像我...

那個人...早已不存在了

<19>
有人說,溫柔也可以化作一把利刃
這句話,我以前都聽過就算了
而現在...我真的百分之百相信這句話

磅!
盤子摔落在地板上,碎片舖滿了客廳的地板
「哎呀,要掃地了」我刻意忽略掉把我做的晚餐給掃落地上的人
我沒有安慰她
應該說,我不知道要怎麼樣安慰

那個男人...說完那句話後就大笑了起來,接著便坐到路邊去了
我撥了電話到警局報案,孤疑的看了那男子一眼
「別小看我,小子」他瞪著我,「我不會逃,就算你沒報案,我也是要去自首的,遇到你們...算天意吧」
「...告訴我實情,只是順便的?」
「當然,誰叫你一臉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看了,就討厭」
...怪人一個

後來紫晨堅持不想再看到警察,我便先將她帶回家了
到家後她就一直坐在沙發上
「肚子餓了吧?」
「......」
「那我先做晚餐,妳就先看電視好了」
想當然,我在廚房根本沒聽到電視的聲音
弄好之後,我將盤子端到她面前,誰知她右手一揮......
「真是的...妳還是一樣笨手笨腳的」我刻意挖苦她,在客廳的地板上掃著地
她沒說話,看著我掃地的身影,良久
「好了」我擦了擦額頭的汗,將畚箕裡的碎片拿到垃圾桶倒掉,然後回到客廳
「妳不餓阿?」意料中的,她沒回答我,當她默認好了
我轉身,正想去處理自己的晚餐時...
「......不要」紫晨的聲音,微弱的從沙發座上傳來
「阿?」
「不要...再對我溫柔了...」
「......」
「你...為什麼不罵我?」聲音漸漸開始帶著哽咽,「做什麼都行...不要...再勉強自己對我溫柔...」
我走回客廳,坐到紫晨的旁邊
她兩隻手環抱自己的肩膀,不停顫抖著
「這樣我會更難受的!我好怕...好怕哥哥知道真相後會討厭我!」
不對,知道真相後...我只會更討厭我自己
「所以,我拜託爸爸別說出來,看到哥哥上樓後...雖然有點寂寞,但我還是很高興哥哥不會聽到這個」
聽到這裡...我想我都明白了
紫晨,做了正確的選擇,她讓爸爸和媽媽知道,這...就需要很大的勇氣了
不知不覺中,我無意識的擁抱著紫晨,她也倒向我的懷中
「我...在爸媽出去處理我的事的時候,還站在鏡子前練習怎樣擺出自然的笑容,因為我知道哥哥一定會問,而且哥哥還很會觀察別人的臉色......」
...是阿,我真的被妳騙過去了
「那天,我被雷聲嚇到...還有,補習班時,我看到哥哥跑過來接我,我發現...我真的很需要哥哥」
她的眼淚無法克制的湧出,「在公園的時候...在家裡看雨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沒辦法告訴哥哥實情...所以,我想...就這樣過下去...也...很好」
「因為...我怕哥哥討厭我...我不要這樣...不管要我拿什麼東西換...不管要我做什麼事...只要,哥哥不會發現...不會討厭現在的我...我...都願意...可是...」
我...還是知道這件事...
「所以...拜託,別對我溫柔...這樣...我會更難受的...」
我下意識的抱緊紫晨,像是要把她瘦弱的肩膀捏碎似的,我只想用盡全力...抱著這樣的她,哪怕是只能分擔一點也好..我希望他的悲傷能傳遞一點過來...
「我...不會討厭妳」像是在安撫她似的,我小聲的說,「因為...我根本沒辦法討厭妳」
因為....我愛上妳了
「就算...紫晨做了什麼壞事...我也沒辦法討厭」
單純的...我愛上了這樣的妳
「所以...別哭了」
紫晨還是在我懷裡啜泣著,聲音微弱的傳出,「...謝...謝...」
「沒關係的」我拍了拍她的頭
「哥...我真的...很喜歡你...」
「......恩」
「喜歡...真的...很喜歡!」
「我明白」我笑著,「我也是...」

既使知道不可能在一起,我還是想說...
「我也...很喜歡紫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希望得到的...和不能得到的...

<19>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13 08: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3:36 , Processed in 0.661208 second(s), 2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