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愛你?不,喜歡你

[複製連結] 檢視: 6309|回覆: 25

很平常的一天
很平常的午後
搭配上很熟悉但在今天還是很平常的學校
沒有目的
我真的很想回家...
因為我國三
因為我不想聽老師講課
所以,我翹課了
很平常的一天
很平常的午後
搭配上一點都不熟...
但看上去卻很平常的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奇翔如飛之神  我很贊同  發表於 06-8-15 19:50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1>
九分?十分?
我不知道自己認真的時間到底有多久,但我可以確定的,是絕對不可能超過十分鐘
我沒喝過酒,宿醉的感覺我沒有經歷過
聽說頭會暈暈的,而且沒辦法集中精神
那我想,我現在就有宿醉的感覺...
「夏乾冬雨,地中海地形最主要的特色,其分布大多在...」
分布在哪?
我沒聽到
因為我正處於"假"宿醉的狀態

對,我國三
我為什麼國三?
很簡單
因為我國二讀完了

國三的日子不外乎是讀書和考試
讀的,是國一國二學過的東西
考的,也是國一國二學過的東西
但是,很重要的一點,我國一國二根本沒在上課
套一句成語,這就叫...呃...花前月下?

「最好是啦,花前月下哪是這樣用的?」
還是一樣
在很無聊的下課時間,伊婷聽到我的抱怨後生氣的糾正
而我,也用平常的態度回道:「是喔...不然怎用?」
「自己查字典啦」她瞪著我說,每次我用錯成語伊婷都會毫不留情的糾正,「別對自己沒信心,你絕對有讀書的資質的」
我苦笑了一下
全班第一名這樣鼓勵我,總覺得並不會讓我心情好過一點,甚至還有適得其反的效果
「好!我決定了!」我快速的坐了起來
「決定什麼?」
「我要翹課!」
「什...什麼!?」
收拾書包的期間,伊婷的下巴一直沒有合起來過
直到我背起書包,當著全班的面往後門走去的時候,她才回過神來
「喂喂!等等啦」一股力量把我拉住
「等?等什麼?等老師回來抓人嗎?」
「可...可是...」
我笑了笑,「放心啦」
邊說著,我朝班上同學豎起了大拇指
這沒有什麼意義
只是我的習慣動作
同學們好像也習慣了,並沒有針對我的舉動多說什麼
一些比較熟的男同學也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正派的女同學則對我的行為嗤之以鼻,但也沒做什麼明顯的舉動
「看吧,根本沒人管我阿」我驕傲的對伊婷說,雖然沒什麼值得驕傲的...「回去吧,全班第一名」
說完後,我朝著被我稱為"翹課之門"的後門走去

伊婷沒有再追上來
我也沒有再回頭
熟練的翻上後門,我展開了第五次的翹課行動

「...笨蛋」落寞的眼神直勾勾望向我翻牆的背影
我不知道這個眼神的存在,不了解這個眼神的意義
等我知道後...也是好幾年後的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別放費時間在我身上,妳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


<1>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7-20 10:1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
我不認為自己很懂愛情
因為我沒有談過戀愛,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伊婷對我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
我不知道
朋友吧

伊婷有著細短的頭髮,一雙水汪汪的圓眼睛
臉型的話...我不太會形容,這也許跟我的美感有關

她給我看過以前國小的照片
我覺得唯一不同的只有那頭長髮
當我把這點提出來後,伊婷很快的罵我一句「遲鈍男!」
接著便掉頭就走了

事後我問她,她說她從來沒有拿小學的照片給我看過

回到家後,我很高興的發現家裡跟我預期的一樣空無一人
媽媽應該還沒下班
妹妹就更不用說了,八成還在她的學校奮鬥
老媽不希望她變的跟我一樣,所以她放學後還得去補習

我走進房間
將身上這件在我眼裡看來才值一百塊的爛制服脫下
為什麼說它爛?
因為這件制服害我不得不去跟老媽學縫釦子
她說都國三了釦子要自己縫
結果我苦學了一個禮拜才終於學會怎樣才不會縫到一半就突然打結

我換上乾淨的便服,拿了鑰匙走出家門

街上跟我想像的一樣,人少的可憐
這個時段本來就不應該有人像我一樣到處亂晃
我從漫畫店晃到遊樂場
再從遊樂場晃到網咖
沒有一個場所可以讓我逗留
因為當我走進第一家漫畫店時...
我發現我找不到我的錢包
good!
這下說不定回學校聽課,然後在課堂上享受"危險"的睡眠都比這個情況有趣
最後我晃到了新學友
打算在書店裡看看白書

我一直不能諒解書局這樣開有什麼意義
既然都看完了那就不會有人買回去了阿...

我挑了一本亞森羅頻的書,開始打發時間
亞森羅頻的書都有一個很好玩的共通點
目錄總會有一篇"羅頻現身"或是"他就是羅頻"這類的標題
他是一個怪盜
剛開始你絕對看不出來誰是那個主角
這也就是這本書好玩的地方

「為什麼亞森羅頻的書總是一成不變阿」
一聲抱怨傳入我耳裡
我反射性的抬起頭來,不自覺的反駁道:「誰說的?這明明很好看...」
她也抬起頭...

我突然有種遺憾的感覺了
因為我的美感不足以形容這種美麗

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一點三十三分
她第一次闖入我的生命中
用的是一聲抱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若是可以的話,我希望羅頻的書可以寫的再爛一點

<2>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15 08:1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
「呃...我...這個...」
突然之間,我編不出話語來
她也沒有說話
只是一直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
「那個...不好意思!」
慌亂中,我能想到的只有道歉

她微微的笑了笑,搖搖頭,「沒有關係,是我太激動了,不應該抱怨的那麼大聲」
「阿?呃...恩」
「你看起來不像大學生阿,今天不用上課?」
「恩,我翹課了」
「咦?我也是呢」她笑了笑說
「真的!?」
「對阿,你國三?」
我點了點頭
「呵呵,我也是」

我不知道世界上有沒有巧合這種東西
如果有的話,我會感謝巧合
如果沒有,那我已經創造巧合了

對,她跟我一樣國三
她為什麼國三?
原因跟我一樣,她國二也讀完了

那天我得到的,是她的笑容和姓名

「拜託...你回神一下好不好?尚霖」
「恩?」
我將意識從昨天的景象移回,望向在我眼前猛揮手的旭宏
「你到底怎麼了阿?從昨天翹課後就一直這樣魂不守舍的...」
「阿?有嗎?」
「當然有,不然你把我剛剛跟你説的話重複一遍」
剛剛?
除了到現在還迴盪在我腦海裡的那句「我叫詩芸,你呢?」以外,其他我都想不起來了...
「報告長官,我忘了」邊說著,我還刻意擺出敬禮的動作
「......我說」旭宏一臉無奈的開始重複剛剛說的話「昨天上課的內容,都寫在你抽屜的那本筆記本裡,記得要好好讀,就這樣」
我疑惑的低下頭,果然看到一本封面印著一隻白熊圖案的筆記本躺在我乾淨的抽屜裡
為什麼乾淨呢?
因為我都沒帶書來
「你抄的?」我皺著眉翻了一下,怎麼看都不像旭宏的蚯蚓字
「不會吧?朋友那麼多年了你竟然連分辨我的筆跡都不會?」
「認的出來阿,這個絕對不是你的字」
「對對,真沒枉費我跟你朋友一場......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你的字絕對沒有這麼好看
想是這麼想啦,可是我沒有說出來
「沒有阿,哪有什麼意思」裝傻,奘傻~
「......你給我記住」
「那是誰抄的?」
「還用問嗎?」旭宏擠了一下眉,朝一個空空的座位望去
我也順著他的視線轉過頭
我知道那個座位是誰的
剛剛廣播各班班長集合時這個座位才空了出來
至於我們班的班長是...
伊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知道嗎?也許我們之間永遠創造不出巧合...

<3>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4>
「我又不是處女座的」我沒好氣的說
「這跟處女座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處女座比較龜毛阿」
「這已經不是龜不龜毛的問題了好不好,重點是你很臭」
「剛打完球回來當然很臭」
「那快去洗澡阿」
「可是我不想那麼早洗阿」
「真是...你就不能愛乾淨一點嗎?」
「我又不是處女座的」
結果...
吵到後來又回到了原點
我妹見我怎麼說都說不通,索性轉身離開我的房間
她常常這樣
當然,不是我對處女座有偏見啦
只是剛好她就是處女座的
這大概也就是為什麼我妹她不太能容忍家裡有任何一個人發出汗臭味的原因吧

我朝門口很幼稚地吐了一下舌頭,繼續看詩芸傳來的簡訊
那天我們互相留了手機號碼
原本我只想說我跟她要就好了,可是...

「不行,你的也要給我」她嘟著嘴說
「阿...?為什麼?」
「因為這樣不公平阿」
「...可不可以不要?」
「不行!」
「說真的,妳很任性」
「恩,認識我的人都這麼說過」她驕傲的笑著

我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歡上她了,畢竟那時我也才剛認識她而已,要說喜歡...也太突兀了點
但我一直記得
她露出笑容時,我心底突然冒出得那鼓感覺,彷彿要把我的胸口衝破一樣...

這是她傳的第一封簡訊
裡面寫的只是一些今天發生的日常小事
但我不在乎
我了解,這封簡訊我絕對不會刪掉

「呵呵,結果最後你還是洗澡了嘛」妹妹跳到我旁邊,露出滿意的表情
「是阿...還不都是妳害的」我埋怨著
一小時跑來我房間五次,感覺還真像一個定時鬧鐘,只是那個鬧鐘還會在遠距離朝你丟塑膠玩偶...(用我的)
「真是的,反正你早晚都要洗的,幹麻不在我第一次叫你時就去呢?愛逞強的哥哥」
「囉唆,安靜一點啦」我不耐的揮揮手
「喔喔」她望著我手上的手機,發出讚嘆的聲音,「想不到耶,哥哥,妳在傳給誰阿?女朋友?」
......吵
當時我腦中只有這一個字
我不明白到底是老媽多給了她一根筋,還是少給了她一根筋
所以,我回了她一句話...
「......」
她看著我,沒再多說話
我讀不出她的眼神
是失望?
是悲傷?
是沮喪?
我不知道
那晚
她眼睛裡隱隱約約的閃著淚光

我跟她說的是:「對阿,她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女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沒辦法安慰妳,因為我不知道要用什麼話來解釋這句很單純的玩笑...

<4>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7-15 07:4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5>
她跟我沒有血緣關係
記得是我三歲的時候吧...一個不認識的女人突然在一個早晨把我叫醒
那就是我的新媽媽
當然,她身邊還帶著紫晨
也就是我的妹妹
那時我還小,對於她們沒說一聲突然出現在我生活圈裡我並沒有什麼感覺

紫晨給人的感覺就是那種乖乖牌的
很漂亮?
我不知道
因為凡是我從小看到大的人通常都沒辦法把他們的容貌交給我的價值觀
不過她倒是有一個外號
"國二的校花"
也不知道是誰取的
記得旭宏告訴我的時候我還驚訝了一陣子

「欸欸,你知道你妹變成校花了嗎?」下課時,他把沉睡中的我搖醒
「恩...?不知道...」我睡意朦朧的回說
「不知道?吼~你的情報網真的很爛耶」
「囉唆...別吵我...」我無力的揮了揮手,打算再趴回去睡
「欸欸,等等啦」他把正要倒下去的我用力的撐起,「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你聽過有女生才國二就被三個男生告白過的嗎?以前沒有啦,但現在有了,那個人就是你妹」
「啥!?」當場,我的睡意全消

那天我妹的班級被我的突襲行動給嚇了一跳
我腦中沒想什麼
直覺的想到
"受歡迎"加"漂亮"等於"告白"又等於"騷擾"

那現在呢?
那滴眼淚代表什麼?
沒代表什麼
真的
她只是想睡而已

「欸,哥,今天一起睡好嗎?」他揉了揉眼睛問
「不要,妳又不是沒床」
「可是,如果你將來有女朋友的話,她就會睡你旁邊,那我就不能跟你睡啦...」
如果我現在有喝東西的話,我很確定我一定會把它噴出來
幸好,我沒有在房間喝東西的習慣
「妳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阿?」我敲了敲她的頭
「本來就是嘛,不過,哥如果交女朋友的話...」她笑了笑,「那以後我就不用再替不在家的爸媽照顧你了,耶~」
說完後,她還興奮的在我房間跳來跳去,讓我非常懷疑她的精力來源
「請問一下,妳哪時照顧過我了?」等她跳完回到我的面前時,我面無表情的問道
「有阿,你看喔...」她伸出手指,開始數著「叫你起床啦,還有放學回來後做晚餐給你啦,阿!洗衣服也不能忘記,還有...恩!雖然只有一次,但有一次我看過哥的課表後發現你忘記帶國文課的課本,還有幫你送到班上去唷」
「...是喔,那,妳看」我伸出手,將她的指頭一個一個按下去「叫我起床時妳也跟著我一起賴床,所以每次的結局都是我們兩個一起遲到。做晚餐時...不用我提了吧?妳自告奮勇說不用我幫忙的那一次差點害我們見到消防隊叔叔。然後阿,洗衣服每次洗衣精都忘記加,那我乾脆跑到湖邊用洗衣板洗說不定還比較乾淨,這個的結局都是,我得再把妳洗過的衣服再丟回洗衣機裡。還有...那天的國文課要考試,國三誰還在跟你上課本阿?完畢」
恩,完美
紫晨望著那一根根被我按下去的指頭,臉頰生氣的鼓起,「哥討厭啦」
「我哪有?我在陳述事實耶」
「哼,我不管啦,你要賠償我」
「阿?為什麼要賠償阿?」
「精神賠償阿」她生氣的說,「今天我要跟你睡」
「什麼?不行啦!」

那天我們玩到半夜一點
這讓我再一次懷疑她的精力來源
當然,隔天還是重演同樣的戲碼
我仍舊被颼颼的涼風冷醒
仍舊發現紫晨睡在我旁邊
然後...
「妳幹麻睡我旁邊阿?」我著急的再重新確認一下書包裡的東西有沒有忘記帶的
「沒禮貌,我再叫你起床耶」她的聲音從薄薄的牆壁後,她的房間,傳來
「叫我起床誰叫妳跟我一起睡的?」
「吼~誰叫你看起來睡的很舒服的樣子害我忌妒」
「......」
「哥?」
「恩?」
「你生氣了嗎?」
「沒」
「呼...太好了」牆壁後的她聲音聽起來像是鬆了一口氣,「欸,哥,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唷」
「阿?為什麼?」
「沒為什麼,除了哥以外,別的男生我都不會多看一眼的」
「阿...?」
我的腦筋一時轉不過來,接著只聽見她下樓的聲音...

為什麼?
我不知道
我沒辦法解釋為什麼當我聽到那句話
胸口的感覺竟然和我看到詩云的笑容時一模一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糟糕,要遲到了!

<5>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5 11:0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6>
「嗨嗨!」
「恩...?」我抬起頭,伊婷的笑臉出現在我面前
「吼~看課外書,小心我報告老師喔」她幸災樂禍的威脅道
「...這是我跟學校圖書館借的」
「哼?是喔」她露出無法置信的表情「記得你以前都不會看書的喔」
「嘿嘿,我改變了阿」
「少來,你才不會無緣無故就改變呢」
「誰知道?妳又不是我」
「我就是知道」她很有自信的回說
我習慣了
彷彿伊婷下課過來找我聊天已經是一個類似呼吸的存在
「對了,上次謝謝囉」
「上次?」
「筆記,幫了我很多」
「呵呵,你高興就好」伊婷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翹課了?」
「......」
我們回家的路有一段是順的
所以如果配合到的話,我們大多都會一起回去
「為什麼?」
「......」
「你是可以唸書的阿,為什麼都不用心呢?」
「...哈哈...沒關係啦....反正我媽也不管我...」
「那...如果我管你呢?」
「阿?」
「你不是說你媽不管你嗎,那如果我管你呢?」
「呃...我...」嗚...好認真的表情...
「可不可以?讓我管你...你不要再翹課了...好嗎?」
風吹拂著伊婷的頭髮
這是我第一次...
覺得伊婷很漂亮的時候

「我回來了」
「恩!荒淫懷來(歡迎回來)」紫晨的聲音從廚房裡口齒不清的傳來
「媽跟爸呢?」我習慣性的把書包扔到沙發上,發問著
「出去了」她從廚房裡走出來「好像要出差一陣子吧...」
「是喔」我走到客廳的一個桌子前,將抽屜拉開
「恩......」
「怎樣?」紫晨探頭過來
「......比上一次多了八千」我數了一下那些鈔票「...等等,妳要繳學費了嗎?」
「對阿」她點了點頭
「那要扣掉一萬...去,這次的生活費比上次少」我定下結論
「說不定他們這次會比較早回來吧」
「哼哼...是喔」我苦笑著,抬頭望了一下時鐘「阿!你補習的時間到了」
「我知道阿」邊說著,她指了指放在玄關的背包「我準備好了,連晚餐也吃完了」
「好,那走吧」
「恩」
我載著紫晨來到補習班門口,然後來了一個漂亮的甩尾...失敗版(也就是普通的煞車)
「我今天要補到十點喔」
「恩,我知道」
「不可以遲到唷」
「好啦」
「恩!哥拜」
「拜拜」
我望著紫晨的背影漸漸遠去,將腳踏車掉個頭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自己錯過了卡通"鋼之練金術士"
不知道今天演了什麼...
等價交換阿...
這樣想一想,我最近好像都沒看到詩芸了...
雖然有在通簡訊,可是好久沒看到也怪難受的
「好吧!」我邊騎著腳踏車,邊自言自語著「如果讓我在今天之內見到詩芸的話,我願意騎這台腳踏車去加油站加油」
才剛說完,一個聲音喊住我
「尚霖!?」
我回過頭來,在我前方出現了要讓我去做一件蠢事的關鍵
「詩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尚霖:95加滿
店員:......

<6>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7-18 11:5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7>
幸好這個時間沒人跟我一樣在外面遊蕩
否則如果被我們班的人看到的話那恐怕在畢業前這個話題永遠也不會落下...
首先,旭宏一定會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然後說:「兄弟,人家加油站的人很辛苦的,別增加他們的工作量好嗎?」
至於老師聽到之後呢?八成會把我叫到教師室裡罵一頓,說一大堆類似放著正經事不幹跑去做這些無聊事之類的
我老媽呢?沒反應
老爸看我媽沒反應後大概也不會說什麼
那...紫晨呢?
大概會纏著我問東問西的吧
伊婷....
恩,不知道
以前的話我敢肯定她會用不亞於老師的哲理狠狠的勸導我一番
但現在...
我真的不確定了

「不好意思,打擾了」在店員奇怪的目光下,我牽著腳踏車離開加油站
其實我大可不要遵守諾言的
我也不知道我幹麻真的跑去加油站牽著一台破舊腳踏車跟那個長的像金城武的店員(個人觀點)嚷著要加油
但沒辦法
我有一種衝動
想把自己狠狠打一頓的衝動
現在是晚上九點
幾分鐘前...在我面前...有個女生哭了

「呵呵,好巧喔」詩云笑著看我從腳踏車上下來
「恩,是阿」我也回她一個微笑,「已經七點了耶,那麼晚還在外面好嗎?」
「七點不算晚阿」
「阿?喔...那我換一個說法,七點了還穿這種衣服在外面走路不怕遇到色狼嗎?」
「呵呵,你還真有趣呢」她笑著,心情看起來很好,「不怕你笑,這件裙子已經是我的藏貨裡面算長的了喔」
我驚訝的望著那件高於膝蓋以上,已經稱的上是迷你裙的米色短裙
如果...這件都算長的話...那其他...
「阿哈,開始在幻想了吧?」詩芸得意的指著我說
「我...我哪有阿?」好吧,我承認真的有,只不過我只承認在心裡
「少來,你們男生都一個樣」在那一瞬間...只有一瞬間...我捕捉到了詩芸臉上閃過的一絲憂傷
「別太早下定論喔」
「恩...我了解,這樣有點不公平吼」詩芸笑著回道

心痛...
我第一次嘗到這種感覺
母親過世時我還小,不會心痛
紫晨有一次在我帶著她出門時不見了
後來找到她後她哭著衝到我懷裡
我沒有心痛的感覺
伊婷在我國二時也在我面前哭過一次
我也沒有心痛的感覺
這是第一次...
我因為看到女生的眼淚而感到心痛
我晃到附近的一個公園,隨便將那台在騎乘時會發出嘎茲嘎茲聲音的腳踏車停在旁邊,自己則坐到公園的椅子上

「對了,妳現在在外面做什麼?」
「阿,買這個」她從塑膠袋裡拿出一個便當
「晚餐?」
「恩,對阿」
「喔...」說到這裡,我好像也還沒吃晚餐呢...
「那你呢?在外面做什麼?」
「我正要回家阿」
「不是啦,在那之前你出來做什麼?」
「喔,恩...我送我妹去補習班」邊說著,我邊拍著我旁邊的那台腳踏車,「用這台破爛」
「哈哈,還好吧」她走過來,低下頭感興趣的查看我那台破爛
而我,則後退了幾步
因為我聞到了她的髮香
「你很疼你妹?」
「阿...還好啦」應該說是我妹很愛管我...不過現在似乎不是說出來的場合
「真好阿...有個妹妹」她露出羨慕的眼神
「哈哈...沒你想像中的那麼好啦」我苦笑,目光瞥到詩芸的塑膠袋裡「咦?你們家有四個人阿?」
「沒有阿,只有兩個」
「那為什麼有...四個便當?」
詩芸愣了愣
連忙低下頭翻查塑膠袋裡的便當
「真的耶...我買了四個...」
她不說話了
我疑惑的湊近她,發現一滴滴的眼淚正從她的眼角滑落
「妳...」
「對...對不起」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道歉
但也猜不到了
因為她跑了

我沒去追她
一方面我跟她不熟
一方面我覺得她會哭是我的錯
沒事去注意別人的便當幹麻呢?

那是我第一次因為看到女生的眼淚而感到心痛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吧...我睡著了
就在公園的椅子上
等我醒來後,才慢慢的走回去
有個不知道多缺錢的窮光蛋把我的破爛給偷了
回到家後已經十二點了
我想都沒想就直接上樓
在精神恍惚的情況下我什麼都沒注意到
當然
包括我沒洗澡
包括我沒洗澡所以不能上床睡覺
因為沒想到,所以我直接躺到床上
因為沒想到...
所以
紫晨正在無人的補習班門口
一個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心痛的感覺可以讓我變成這樣...那,妳會有為我感到心痛的一天嗎?

<7>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8-26 08:4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亜紀玥    發表於 06-7-17 15:4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8>
「呃阿~」我伸了一個懶腰,從床上爬了起來
身上還穿著學校的制服,因為昨天沒洗澡的關係,我到浴室去沖了一下
出來後看了看時鐘,發現才七點而已
......這就奇怪了
我站在浴室門口,脖子上圍了一條浴巾
總覺得......忘了什麼.......

不可以遲到喔

「紫晨!!!」
笨蛋笨蛋笨蛋
這種事怎麼可以忘記
我衝到紫晨的房間門口,她出房門時都會把門鎖起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房裡有沒有人
「紫晨!妳在嗎?」我著急的敲著她的房門,「在的話應一聲阿!!喂!」
可惡!
我顧不得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無袖的襯衫和一件短褲
衝出家門後我往紫晨的補習班跑去



哥...
哥哥...
好希望...我可以不用再叫你哥哥...
你...聽不到吧...
也對...
紫晨阿...
一直在這裡喔
我不會再離開的
你說過的...
走丟時不能亂跑...
我...等你...


「紫晨!!!」
「哥...!?」她抬起頭,眼神充滿著無助和痛苦
「對不起,我.....」
「...太好了」
「哪裡好了?」
「當然好,哥哥,來接我了阿」她笑著
但我心裡...卻笑不出來
「...妳一直蹲著?」
「恩,我不喜歡站」她搖了搖頭,試圖想要站起來,「哎呀...」
「怎麼了?」
「腳...麻掉了」
......
「那,我背妳吧」我蹲到她面前
「咦?」
「沒關係」
「可是...我很重...」
我笑了笑,「放心,不會比我們國三生的書包重的」
「呵呵,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她說著,我感覺到她的體重慢慢壓上我的背
「紫晨...」
「什麼事?」
「妳該減肥了」
「怎麼可以在女生面前講這種話?哥大笨蛋啦!」她生氣的敲著我的頭,輕輕地
「哈哈,好啦,不鬧了」

「紫晨~」
「阿?」她的聲音從浴室裡傳出
「早餐弄好了,我放在餐桌上囉」
「恩!」
「還有,衣服給我吧,我幫妳洗」
「......」她沒說話
我在門外等了一陣子,紫晨還是沒有應答
「怎麼了?」
「那個...衣服我自己洗就好了」
「可是...」
「讓我早點獨立阿,這樣...沒問題吧?」
「呃...我是沒問題啦...」
「恩!那就這樣囉」
好吧,既然她都說要自己洗的話

我走回房間,看了一下時鐘
已經九點了阿...
邊想著,我拿起話筒打電話到學校
跟紫晨和我的班導請了上午的假,他們都了解我們家的情況,因此只要我打電話過去就可以請了
學校的老師忙來忙去的,要找到兩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等我都請好也已經是半小時以後了

浴室裡嘩嘩的水聲仍傳入我的耳裡
我都不知道,女生洗澡原來那麼久阿
「紫晨?」
「阿!」
碰!
浴室裡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
「妳還好吧?」
「阿?嗯嗯,沒事」她的聲音這樣說著
「可是剛剛...」
「那個阿,被你的聲音嚇到了啦」她不好意思的解釋
「是喔...對了,假我請好了喔」
「恩!謝謝哥」
「不會,妳也洗快一點吧」說完後,我又回到房間裡

等紫晨洗好之後已經十點了
她探頭進來
「哥...」
「洗好啦?」我將目光從漫畫上移開
「恩...那個...我去洗衣服囉...」
「喔,可以阿」我皺著眉,總覺得她今天有點怪怪的...
「所以...可不可以請你...不要偷看?」
我又疑惑了
我沒事看她洗衣服幹麻?
「我還沒閒到這種地步啦」
「恩....」說完後,她轉身正要離開
「紫晨」
她回過頭來
「記得...加洗衣精喔」
她愣了一下,隨後便笑了出來
「知道了啦,哥老是把我當小孩子」
「知道就好」我將目光再度移到漫畫上
耳邊傳出陽台開門的聲音


沉浸在漫畫的情節裡
我不知道紫晨現在在幹麻
我不知道她有了什麼改變
我不知道...在不久的將來,我得為了這些不知道...付出多大的代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今天好像是模擬考的第一天耶......

<8>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7-19 10:2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亜紀玥    發表於 06-7-18 16:3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霖?」
在一家很普通的咖啡店裡,坐在我對面的男生語帶遲疑的呼叫著
我從窗外的景色移回男生臉上,他正用在觀看稀有動物般的眼光看我
「幹麻?」
「什麼幹麻?很受不了你耶」他不耐煩的說,「每次到了今天你就好像變成我不認識的人了,拜託,振作一點好嗎?」
「...沒差吧」我再度看向窗外,「只有今天阿,讓我鬱卒一下又沒關係」
「阿阿...鬱卒的霖就是很奇怪嘛」
「欸,他們還沒到嗎?」我沒理會那男生的抱怨,眼神仍沒離開窗外
「還沒,應該還要再久一點吧」
「喔」
天...飄起細雨來了


<9>
下午
我和紫晨回到學校
各自在校門口告別後,我往自己的班級前進

嘿,運氣真好

我看著教室內亂哄哄的情形,暗自慶幸著不用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出場
在沒被任何人發現的情況下(大概吧...),我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這節好像是藝文課
按照慣例,老師放我們自習
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在沒人管的時候
我們班便開始盡情的揮發國三這一年所累積的壓力
風紀呢?
在這種動盪的情形下,我們班的風紀...正帶頭聊天中
我走到風紀的位子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回過頭,驚訝的看著我,「尚霖!?你回來啦?」
「恩,我只請上午的」我回頭看著班上的情況,「你這風紀真的是做假的耶,旭宏」
「...又不是我想當的」他用帶著怨恨的眼神望著我
「嘿嘿」我奸笑了一下
學期初是我帶頭陷害他的
不過,他也回我顏色
讓我爭取到午餐小秘書的位子
也就是所謂的"虛位"
因為這個股長根本沒事做
「耶?你回來了呀?」一隻手點了點我的肩膀
我轉過頭,伊婷的笑臉又出現在我眼前
「算你運氣好,你知道你請掉模擬考了嗎?」
「恩,知道阿」
「真過份耶,你在家裡舒服的休假,我們在學校考的死去活來的」
「說!你是不是故意的?」旭宏也幫著伊婷數落我
「哪有阿?」我抗議,「真的非請不可好不好」
「哈哈,好啦,相信你」伊婷笑了出來,「那現在,要補囉」
「阿?補什麼?」
「你昨天回答我什麼,那就是答案阿」
「昨天...」難不成...是那時候?
「想起來了嗎?」
「妳...妳玩真的阿?」
「當然是真的」他嚴肅的表示,「走吧,到我座位去囉」
「阿阿!等...等等啦!」我用力的掙扎著,企圖想將她緊抓的手爭脫掉,另一隻則朝向旭宏
結果...
他竟然給我樂在其中的觀賞這場在光天化日下進行的綁架案
更糟糕的...是我竟然甩不掉伊婷的手
我有預感,將來在學校的休閒時間必將大幅度的減少
原因就在那隻緊抓不放的那隻手
還有...我認為應該是我看錯的那一陣紅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尚霖:伊婷...下課了耶
伊婷:還沒,在你搞懂立法院和司法院之間的差別前不准離開
尚霖:嗚嗚嗚嗚嗚.......

<9>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7-19 12:1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7 14:22 , Processed in 0.612889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