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燕陳

【長篇小說】 艾普夏大陸戰記

[複製連結] 檢視: 22285|回覆: 100

第十節        艾普夏大陸

  一望無際的綠色草地上,碧波搖曳,無數駿馬奔馳,聲音震天,一隊人馬追隨在後,逐漸加快坐騎速度,慢慢靠近馬群。這對人馬紛紛拿出韁繩,朝馬群用力拋擲,如漁網般密而規律,套住幾匹駿馬,逐漸縮小隊伍,準備將套住的馬捕獲。

被套住的馬奮力抵抗,想要擺脫韁繩,可惜這隊人馬經驗老到,不管馬怎麼掙扎,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很快就被這隊人馬捕獲。這隊人馬見今天成果豐碩,無不大聲高歌,其中兩名穿著較華麗的男子領在前頭,這兩人容貌一模一樣,如果不是衣服的顏色不同,實在分不出是兄還是弟。

「奇洛,今天也要去妹妹那裡嗎?」兩名男子中,身著紅衣的兄長見弟弟愁眉不展,輕拉韁繩,放慢馬的腳步,靠向弟弟。

「我實在不甘心,明明是真皇帝,卻留在邊疆與我們一起生活,如果他願意收回帝位,我們一族絕對可以搶回祖先基業。」奇洛一見到兄長,多年積下來的怨氣瞬間爆發。

「咱們在邊疆的生活多快活,何必去那些已經不屬於我們的地方。」奇羅聽完抱怨,反而放聲大笑。

「哥哥,你應該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慫恿我們奪回失去的土地,可是現在卻推得一乾二淨,你怎麼可以這麼坦然。」奇洛不禁擺出一張怨毒表情,他沒有想到崇拜的〝阿拉泡〞竟然只有這點程度。

「我倒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他讓整個艾普夏大陸真正成為一個共和共存的國家,他已經盡力了。你知道當我看到拆掉圍牆的那一刻,我的心中有多感動,我們能夠奔馳的地方已經不只這片草地。」奇羅伸手指著草原邊際,神遊在家鄉遙遠的土地,就像是利用一日將所有的艾普夏大陸走遍一樣,是這麼多采多姿,把本來沒機會見到的奇景,一次收攬在眼底,是多麼的舒暢。

「其實我對現在的生活沒有什麼不滿,只是他竟然把王位又還給現任皇帝,這個國家真的有改變嗎?況且他還用肉身去擋傳說之劍,弄到自己都殘廢了,這實在不值得。在我看來,這個世界一點改變也沒有。」奇洛的眼神移向碧綠草地,馬腿不斷踏實的奔馳著,就像是他不平的心理一樣,在那一刻起,從來沒有間斷過。

  艾普夏大陸數年來的戰爭,就在雷嚴用肉身擋住制裁之劍的那一刻起,劃下了句點,也讓皇帝底下的行政體制發生變化。鶙在雷嚴的建議下,選賢與能,李凜、土居與楊將軍也在雷嚴的建議之下,官復原職,只有鐵衫軍堅持退隱,不願意在出仕與這位皇帝的體制下,確實依奇洛的觀點來看,要職依然是這些熟面孔,可說是換湯不換藥。但是在許多人眼裡,能夠將黃老先生的干政連根拔除,再加上處置貪官污吏,這個國家無疑已經換血一次。

  白騎士卻在和平號角的吹奏下,消失在艾普夏的歷史中,連同陰謀者黃老先生也跟著消聲匿跡。鶙曾經多次派人尋訪,卻已經尋不著蹤影,經過募集的百姓透露,白騎士最後的身影,就在戰爭快要落幕的最後幾分鐘,與一名道士以及兩名武將辯論激烈,最後帶著一名老先生離開王城。有人謠傳雷德將軍已經移居海外,更有人將他神話,認為他是天上派下來的使者,因為任務達成,而回到天上去,不管是哪一種可能性,鶙再也沒有獲得關於白騎士的任何消息。

  雷嚴成功的改革體制後,卻因為傷重而不願意奪回失去的帝位,決定回到邊疆與妻子一起過安祥生活,辭別了所有認識的將領,與奇洛回到邊疆。雷嚴能夠放棄一切名望,回歸成為一個平凡人,使鶙感到相當佩服,並承諾將邊疆的城牆拆除,正式接納多年脫離艾普夏的遊牧民族,讓整個大陸歸於統合。

  邊疆民族一直被關內百姓認為是豺狼虎豹,這個政策引起強烈的反對聲浪,直到城牆拆除的那一刻起,還有許多居民抗議,在李伏龍與露蓮的勸解下,沒有釀成災禍,卻也一度造成緊張情勢,最後在邊疆民族的見證下,完成了霸道且充滿風險的政策。情況沒有關內民眾想得這麼糟,因為雷嚴從中牽線,兩邊民族在衝突最小的情況下,順利融合在一起,雖然雷嚴未能幫助奇洛等人奪回失土,卻給他們新的世界觀。

  奇洛在哥哥的安慰下回到了部落,男人們一回到村莊口,伴隨著歡呼聲將戰利品帶回村內,老弱婦孺全都歡喜出來迎接,只有蕾卡強顏歡笑的站在角落,看著人們歡欣鼓舞的樣子,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小女孩,而是一個成熟的女人。在奇洛將雷嚴送回時,她本來整天哭泣,自怨自哀,心智也在短短的幾天老了好幾歲,直到這幾年歲月的洗禮下,她才終於想通。

「妳怎麼又一個人站在這裡,不過去跟他們一起同樂。」房門被緩緩推開,雷嚴正好看到妻子倚牆而立。

「我只是在回想…當我還是小女孩時…與現在的我有什麼不同…」

「對不起…我當時只想著自己…」雷嚴本來想撫摸妻子的秀髮,手卻在中途停住。

「不用擔心,我已經不是哭哭啼啼的小女孩,我不快樂的原因已經不是因為你,而是我自己的問題。」蕾卡接過丈夫的手,輕輕放在臉頰旁。

「我只要看到妳,就覺得心情非常平靜,我在妳眼裡,大概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雷嚴的笑容充滿調侃意味。

「是啊,你這個不懂事的孩子,看你還敢不敢在做危險的事。」雷嚴的笑容對蕾卡而言,無疑是融雪的陽光,本來的鬱悶都一掃而空,她用食指碰碰丈夫的額頭,光是這個簡單的動作,她已經感到很滿足。

「今後也請妳多多關照了。」雷嚴笑得相當溫和,他也跟蕾卡一樣,只要是單純的天倫之樂,就可以很快樂。

「說什麼關照,都已經在一起這麼久了…」蕾卡打了雷嚴一個爆栗。

「比起娜娜婷與盈詩小姐,我覺得我幸福多了,該才的那句話不可以再說第二次。」蕾卡撫著胸口,回想起娜娜婷與楊盈詩在離去時,幾次叮嚀她,一定要好好照顧雷嚴,那種得不到心上人關愛的心情,讓她感到自己很幸福,也相當同情兩人。

「是的,老婆大人。」雷嚴突然正經八百的大喊,就像是聽到將軍嚴令的士兵一樣。

「我們的第一大軍師什麼時候成為懼內一族啦。」奇洛聽到雷嚴的聲音,立刻把視線移過來,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那我們的奇洛先生好像還是個單身漢,不知道是不是想要參加單身一族的行列?」雷嚴不改調皮個性,對奇洛扮了一個滑稽的鬼臉。

「我只是格調比較高而已,才不是…總之,我只是還沒認真找而已,只要我奇洛大爺認真起來,還有哪個姑娘不心動的。」雷嚴的挑臖一針見血,奇洛立刻跳下馬衝到妹婿面前,說話開始結結巴巴,雷嚴笑得更得意。

「你們兩個不准再吵了!」蕾卡雙手插腰的擺起臉孔。

「是…」兩人像是被剪掉羽毛的鳥類,已經沒有再爭吵的動力。

「這樣不是很好嗎?艾普夏大陸能夠這麼安祥和平,這才是我們真正追求的。」奇羅環視村子裡的每個人,直到雷嚴與奇洛身上,這就是他所追求的和平世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6 , Processed in 2.76253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