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蛋黃飯糰

【長篇小說】 是結束也是開始

[複製連結] 檢視: 6547|回覆: 33

<三十一>

  「大概就是這樣了…」博軒呼了一口氣。

  「嗯…博軒,爸爸告訴過你,『選你所愛』對吧?」

  「有…而且常常說。」博軒回答。

  「當時你選蔡子茵,並不是你所愛的啊!」

  「……」「結果現在,你也喜歡上蔡子茵了。」

  「這一個決定錯了一個月啊…」博軒自嘲著。

  「有人按門鈴耶…誰啊?」陳爸爸轉頭望向門。

  「大概是芸瑄吧。」博軒走到門前。

  『軒…早安。』芸瑄臉上也多了很多疲倦…還多了悲傷。

  「進來在說吧。」博軒牽起芸瑄的手。

陳爸爸、博軒和芸瑄三人一直聊這一個多月的事,

博軒和陳爸爸都盡量避免提到有關芸瑄和子茵之間的關係。

  「……我記得今天就開放見客了,要不要去看看子茵?」博軒問。

  『嗯…也好。』「我準備一下…」博軒走出小房間。

  「芸瑄,妳都不在意嗎?」陳爸爸趁博軒不在的時候問。

  『嗯…我好怕…好怕他因為這件事去陪蔡子茵…』芸瑄忍不住眼淚了。

  「……」陳爸爸拍拍芸瑄的肩膀。

  『曾經…我還很過分地希望蔡子茵死掉…嗚…』芸瑄用手遮住臉。

  「爸…你欺負她喔?」博軒回來了。

  「哈哈哈!我們快點出發吧!」




星期六,在醫院。

阿信和家俊坐在手術室前的椅子上。

家俊非常擔心,強忍著眼淚,

但是阿信已經哭的嘻哩嘩啦的了。

  「你能不能不要哭成這樣?」家俊聽他哭聽煩了。

  「你又不懂!你只是陪我來,你不知道那種對情人的擔心!」

  「我不懂嗎?」家俊臉色暗沉下來。「所以子茵才會跟我分手。」

  「……總而言之,我們現在只能等了。」

  「不,門開了。」家俊站起來走過去。

  「你是…游家俊?」突然一個人從後面叫住家俊。

  「我就是…」「我是蔡子茵的爸爸。」

  「!!」「!!」阿信和家俊一樣地錯愕。

  「讓開,我去看看子茵怎麼了。」蔡爸爸推開家俊。

  「阿信,我們回去吧。」「嗯…」




星期日早上,在醫院。

博軒三個人走在醫院走廊上。

  「上次我和芸瑄來看你的時候,也是走這裡呢!」陳爸爸打趣。

  『好像也是這條路呢…』「真的是…朋友的絕望啊…」博軒說。

  「……」『……』陳爸爸和芸瑄兩人看著博軒。

大家又繼續往前走,看到一個認識的人。

  「博軒、伯父!」「家俊…早安。」

  「家俊,你還是喜歡蔡子茵吧?」陳爸爸突然說出這一句話。

  「……是的。」家俊紅著臉回答。

  『噗…』芸瑄竊笑一聲。「妳笑什麼?」博軒問。

趁陳爸爸和家俊在聊的時候,芸瑄把博軒拉到後面。

  『我的男朋友真是大情聖唷。』「……什麼意思?」

  『我和子茵喜歡你…楊世華喜歡我,黃誠信和游家俊喜歡子茵…』

  「嗯…我還是不太懂。」博軒歪著頭說。

  『笨耶!就是你可以影響很多的人。』芸瑄親了一下博軒的臉頰。

  「喔…」  「好啦!走了。」陳爸爸對博軒他們說。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7-3 09:1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三十二>

---------------------------------
  『這裡是哪裡?』我四處張望著。

  『好可怕…如果軒在就好了。』

  「我一直都在啊!」博軒從我後面走出來。

  『李芸瑄呢…』我無奈地問。 「不要說她了…子茵,我還是喜歡你。」

  『!!』什麼…真的假的…『你在騙我吧?我…』

突然,我被軒抱住。 「子茵…我是認真的!我真的喜歡你。」

我等這句話等多久了?但是我卻一點都不高興…

心中浮生許多罪惡感…李芸瑄知道了會怎麼樣?

她會笑著說:幫我好好照顧博軒啊!

這只是我自己的幻想,想得到博軒、天真的幻想。

還是她會生氣罵我地說:為什麼你要跟我搶博軒!?

  『可笑…』這只是我希望被原諒。

因為家俊,我對博軒說了多少謊言;

和博軒交往之後,我又說了多少謊話去拯救上一個謊;

最後跟阿信在一起,我還是不斷地說謊…

參雜在謊言中的真實,早已無藥可救。

家俊、阿信、博軒…為什麼偏偏我喜歡上不喜歡我的呢?

  「子茵?」博軒看著我的臉。

從我轉學到現在,到底說了多少謊呢?

現在博軒抱著我,但我卻完全沒有那種被心上人抱著的興奮。

現在抱著我的…只是一個冰冷的身體而已。

  『軒…不要這樣。』我推開他。

  「……為什麼?你不是喜歡我?」博軒歪著頭問。

  『我喜歡你沒錯,但是…』我吸了一口氣。

  『我不希望你違背自己真正的感情。』「……」

我轉了半圈,背對博軒。

  『選你所愛…這是你爸爸跟你說的吧?我也要說一樣的話。』

  「子茵…」『!?』咦?聲音變了…

我轉過頭。 『…家俊?博軒呢?』真是奇怪了,大家都會瞬間移動嗎?

  「軒仔?不知道耶。」家俊往前走了一步,跟我幾乎沒有距離。

  「子茵,你還是喜歡軒仔嗎?」『我正在努力忘了他。』

  「那為什麼要跟阿信…」『家俊,可不可以不要再問了…』

一提到我很敏感的話題,我低下頭…

  「嗯…對不起,我要回去了。」『咦咦?』抬起頭,家俊又不見了。

  『下一個…阿信,出來吧。』我閉著眼睛說。

  『我看起來像男的嗎?』……女孩子的聲音。

我張開眼睛。『李芸瑄啊!軒沒跟你一起來嗎?』我很故意地問了。

  『我想跟妳單獨說話。』李芸瑄用認真的口氣說。

  『什麼?』『就是…有關軒的事。』

  『嗯…然後呢?』我並不期待她說感謝我的話,那只會讓我更慚愧。

  『因為妳,博軒變的很開朗。這都是妳的功勞。』『……』

  『妳結束了他的憂鬱。』

  『是嗎…』唉!為什麼妳還是要說呢?我再次閉上眼睛。

  『阿信…這次總該是你了吧!』

  「唷~變聰明了。」阿信摸摸我的臉,我才張開眼睛。

  『唉…跟你在一起不精明一點怎麼行?』「嘿嘿!」

  『我可不是在讚美你!』我捶了阿信一下。

  「沒關係,我當作是讚美就好了。」看著阿信奸詐的笑容…

我好想打他喔…

突然,阿信的表情暗沉下來。

  「子茵…答應我…」『答應什麼?』我答應你的事夠多了…

  「妳一定…」阿信居然流下眼淚。「一定要活下來。」

---------------------------------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三十三>

陳爸爸、家俊、博軒和芸瑄四個人走在醫院的走廊上。

就算多了家俊跟博軒,但一路上卻還是一樣地安靜。

走了幾分鐘,家俊在一間病房前面停下來。

  「應該是這間。」家俊說。

  「嗯…」博軒走過去打開門。

大家往病房裡看…

  『沒有人…』「奇怪,二零二號房啊…」家俊走出去確認。

  「……」「咦?沒有寫名字…」家俊一臉疑惑地走回來。

  「她熬不過了嗎?」陳爸爸小聲地說。

  「不可能的!她一定還在!子茵!快出來!」家俊激動地大吼。

  『噓!這裡是醫院耶。』「…對不起。」

突然,一個人走進病房。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一個看起來像是護士長的護士說。

  「我們…來找朋友的。」博軒回答。

  『啊!你不是上一次的那個…』「是的…」

  「住在這個房間的人呢?」家俊緊張地問。

  『蔡子茵小姐嗎?她在今天凌晨…』「……」

  『……斷氣了。』護士小姐帶著憐憫的表情說。

  「子茵…騙人的吧…」家俊的眼淚終於衝破防線。

  『這種事是不能開玩笑的!』「嗯…謝謝您。」博軒說。

  『如果你們想待一下的話,這個病房暫時不會用到。』

知道這一件事,在場的每個人都受到了相當的打擊。

家俊坐在病床上,低著頭哭泣。

陳爸爸看著窗外,喃喃自語著。

博軒和芸瑄無力地靠在牆壁上…

  『博軒,為什麼…我一點都不傷心呢?』芸瑄轉過頭問。

  『只是覺得鬆了一口氣。』「嗯…我也有一點這種感覺。」

  『她那麼喜歡你,但是我…』芸瑄眼裡泛起淚光。

  『蔡子茵會原諒我嗎?』「會的…一定會的。」

  『……嗚哇哇哇!』終於,芸瑄在博軒的懷裡放聲大哭。




兩週之後,蔡子茵的葬禮。

神聖的音樂回盪在耳邊,彷彿是在為死者哭泣。

大家都一臉哀愁地看著棺材,只有博軒…

面無表情地看著遠方。

  『你又變回來了…』芸瑄說。「什麼變回來?」

  『你的臉和表情。』「……是嗎?」

  『原本你很像被雨淋濕的小孩,無助地看著天空。』

博軒說不出話。 『跟蔡子茵交往一個月後,你越來越開朗。』

  『子茵結束了你的憂鬱,卻又開始你的另一段無助。』

  「是結束…也是開始啊!」博軒無意間說出這句話。

  『是啊…子茵對你來說也是很重要的吧。』芸瑄和博軒一起望向遠方。

  「芸瑄,對不起,我應該早一點選妳的。」『沒關係。』

芸瑄撥了一下一頭飄逸的長髮。『選子茵找回你的笑容,並不是不好。』

  「唉!但是,她在也不知道你對她的感謝了。」

  【不…我知道。】「!?」博軒突然聽到子茵的聲音。

  「芸瑄…你剛剛有說話嗎?」

  『咦?我說「選子茵找回你的笑容,並不是不好。」呀!』

  「不,那句之後呢?」『嗯…沒有呀。』

  「……」【軒…你聽的到吧!就像你媽媽跟你說話一樣。】

  「(嗯…我聽到了。)」【謝謝你…你和芸瑄一定要好好過唷!】

  「(我知道……真的知道…)」博軒閉上眼睛。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完結篇>

六月十九號,畢業典禮。

  「頒縣長獎,三年二班陳博軒,請上台領獎。」

  「頒議長獎,三年八頒巧麗,請上台領獎。」

  「頒校長獎,三年十五班李芸瑄,請上台領獎。」

司儀用成熟的嗓音,一個一個地唸出來。

博軒坐在頒獎代表專用席,看著一個一個上台的同學。

  「頒特殊服務獎,三年二班蔡子茵,請陳博軒上台代理受獎。」

  「!?」博軒愣了一下,但是馬上反應過來,走到台前。

  【軒,加油!】「(嗯…我會的。)」博軒向天花板看了一眼。

  「立正,敬禮!」博軒熟練地唸出口號。

就這樣,經過了一段零碎的儀式,

終於到了唱畢業歌:萍聚。

  「不用費心的,互相約束,更不需要言語的承諾。」

  「因為我們,曾經擁有過,對你我來講,已經足夠。」

  【是啊…曾經擁有過,已經足夠。】子茵的聲音回盪在博軒耳邊。

  「(一起唱吧…妳生命的畢業歌。)」【呵呵,等我心情好一點。】

  「人的一生有,許多回憶,只願你的追憶有個我…」

---------------------------------
我的追憶…有三個人

媽媽,謝謝你一直陪我到現在,給我加油打氣。

子茵,謝謝你給了我開朗,我會努力找回笑容。

芸瑄,一直都是你在身邊關心我,我會好好報答你的。

還有所有在我身邊的朋友們…

是你們陪我一路走來。

沒有你們,就沒有陳博軒。

陳博軒謝謝你們!

---------------------------------
  『博軒?你不回去嗎?』畢業典禮結束後,芸瑄拍拍博軒的背。

  「等一下…我想多待一會兒。」博軒沒有轉過來。

  『嗯!我等你。』芸瑄坐到還沒搬走的椅子上。

  「芸瑄,我有沒有跟妳說過我媽媽的事?」

  『有啊!』芸瑄輕快地回答。

  「我是說,我聽的到我媽媽的聲音。」博瑄背對芸瑄說。

  『…沒有耶,不過是真的嗎?』「嗯…我也有聽到子茵的聲音。」

  『是喔…』芸瑄一臉驚訝的樣子。

  「很奇怪吧!這根本是我幻聽而已。」博軒自嘲著。

  『我不認為是幻聽耶…死了就可以跟你的心說話…』

  「等一下…你想說什麼?」博軒轉過頭來。

  『如果我死了…你會哭嗎?』芸瑄低下頭。

  「……」『哈哈!開玩笑的啦!』

  「真是的,我們走吧!」博軒拿起剛剛上台領的東西。

  『嗯!去哪?回你家嗎?』「不…我們去看看子茵吧。」




六月十九日下午,子茵墳前。

博軒把他代理領的東西放在子茵的前面。

  「子茵,謝謝妳。」博軒簡短地說。

  『蔡子茵,謝謝妳把博軒給我。』芸瑄雙手合十,認真地說。

  「嗯…芸瑄,我們一定要好好在一起,才不會對不起子茵。」

  『嗯!』說著,博軒緩緩伸出他的手,撫摸芸瑄的臉頰…

  『博軒…』「不要說話…」慢慢地,兩個臉越臉越近。

芸瑄閉上眼睛…

終於,兩個小小的嘴唇,輕輕地碰在一起…

                    <是結束也是開始‧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7 , Processed in 2.208906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