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蛋黃飯糰

【長篇小說】 是結束也是開始

[複製連結] 檢視: 6548|回覆: 33

<十一>

  「子茵,老實跟你說…」『?』

  「其實我早就知道巧麗喜歡家俊了。」

  『!?』

  「你聽好啊…」

---------------------------------
  巧麗:我很喜歡家俊耶,你能不能幫我…

  陳博軒:怎麼幫?(家俊那麼喜歡子茵…)

  巧麗:……不行嗎?

---------------------------------
  「這是之前巧麗跟我說的話。」

  『……』

博軒慢慢地把他和巧麗說過的話,做過的事說給子茵聽,

子茵就只是靜靜地聽,完全沒有插嘴。

  「嗯…子茵,你現在對巧麗有什麼感覺?」




過了幾天,博軒也冷靜了一些,帶著自然的表情到處亂逛。

  「啊…」『啊…』博軒在走廊上和芸瑄相遇。

  「(她有喜歡的人…)」『(他和蔡子茵在交往…)』

他們下意識地撇開視線。

博軒「逃」上三樓,開始回想剛剛看到的光景,

他在芸瑄的眼裡看到兩個字。 「悲傷。」

悲傷到讓人心疼的地步,但博軒不太懂原因,這跟理化題目也不同。

而芸瑄坐在教室裡,想辦法讓自己忘記剛才的那一瞬間…

不過,她總覺得博軒的表情裡多了一個東西:多了憂愁。

  『他喜歡的人不是子茵…到底是誰呢?』

---------------------------------
媽媽說軒軒一直都是媽媽最喜歡的小孩子,

媽媽和軒軒約定,媽媽不能讓軒軒難過;

軒軒也不可以讓媽媽擔心…

軒軒一直都這麼乖,沒有讓媽媽擔心呀!

媽媽,妳好過份,為什麼妳不遵守約定…

---------------------------------
  「……」午休時間還沒結束,博軒卻又被自己的夢搞醒了。

不過不是嚇醒,最進的夢越來越不可怕,越來越不悲傷…

博軒總覺得,最近的夢有越來越仇恨,怨恨媽媽離開了他。

但是,博軒完全不會恨他媽媽。

在夢裡,他幾乎每次都有哭。

他很期待他醒過來時真的在哭,

每次都沒有順他的意…

經過檢查,他眼睛並沒有疾病。

流不出眼淚完全是他自己的問題…

  「我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個想哭的人吧。」博軒用自嘲的口吻說著。

離下課還有十分鐘,博軒也沒有打算繼續睡,坐在位子上發呆。

想著想著…從媽媽想到爸爸、子茵、巧麗、家俊…芸瑄。

  「……我還是喜歡她呀,和子茵交往沒什麼用。」

  『跟我怎樣沒用?』子茵突然從博軒後面竄出來。

  「沒事…我剛剛在說夢話。」『是嗎?我看你醒很久了耶。』

  「你都沒睡啊?」博軒問。

  『我睡不著…哈哈!』

  「剛剛我遇到我喜歡的人耶…」『嗯?怎麼了?』

  「我的女朋友啊,你都不在意嗎?」『廢話!當然在意。』

  「嗯,其實沒發生什麼事,我和她都故意不看對方。」

  『唷!開始躲你啦?』「也許吧…」

博軒不理子茵,走出教室。

  『哎呀哎呀~我這男朋友心事真多耶!』

雖然子茵總是笑笑的,但在博軒不時,

她總是露出別人沒看過的難過。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7-3 08:4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十二>

大概過了一個月,四月初,博軒這一屆面臨了基測的考驗。

這一個多月,博軒全心全意地陪子茵。

人是會改變的,博軒用這一個月完全忘了芸瑄,他的生活重心剩基測和子茵。

  『軒,剛剛有一個男的拿一封信給我耶。』子茵擠到博軒的椅子上。

  「嗯?情書唷?」博軒沒有轉頭,直盯著桌上的講義。

  『對…而且他說他喜歡我很久了。』「!(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噗,你的表情好好笑唷!』子茵捏捏博軒的臉。

  「是誰給你的情書啊?」『就是對面一樓那個阿信呀!』

  「喔…果然沒錯。」『嗯?什麼?』

---------------------------------
有關於為什麼我會認識阿信,那是一個很不偶然的偶然:那天我和家俊一起

去把妹(Just for fun),結果那兩個女孩子說想去KTV 。我對自己的歌喉沒

什麼信心,家俊不喜歡KTV 給他的感覺,所以我們就拒絕她們回家了。在回

家的路上看到子茵、阿信和子茵的哥哥走在一起。我叫家俊別過去,因為當

時我就覺得阿信想把子茵,故意走在中間。家俊聽完後說那更要過去,但被

我阻止了。子茵他們聊的很開心,但是子茵他哥哥完全不知道他最看好的學

弟想把他妹妹。    (當時家俊和子茵還沒分手)

當天晚上,我和家俊去子茵家。剛到房子外就覺得不對勁…進屋一看,靠!

阿信果然在這裡,我和家俊會認識阿信就是這一天。當時我還故意請「游夫

婦」別說出他們的關係,讓我整整這個蠢蛋。

不過沒想到,子茵的家人都不知道他有男朋友。

---------------------------------
過了幾天,博軒去找阿信國二時甩掉的女朋友。

她說阿信會跟她分手是因為有很多同學年的和學妹喜歡他。

有女朋友的話會少很多「好機會」。

不過這只是一個爛藉口,阿信的真心話是:我已經不喜歡妳了。

真不錯,他和家俊花心的程度有得比了。

這樣看來…「(子茵跟他交往大概沒多久又會被甩掉吧…)」

博軒現在希望不要讓阿信知道子茵已經有男朋友了,讓阿信保持現在幻想。

不過很好笑:整個訓導處都知道蔡子茵的戀愛史,

阿信又是任務性的導護生,過兩天就知道了…不過只知道子茵和家俊分手。




  「喂!阿信!」博軒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

  「唷,陳博軒啊!幹麻?」正在執行任務的阿信轉過來看了看。

  「聽說你要把蔡子茵啊?」「沒錯!我超喜歡她的。」

  「可是他不喜歡你呀!啊…糟了。」說溜嘴囉~

  「!!」阿信錯愕了一下。「她有喜歡的人了?」

  「沒有,嚇嚇你而已。」「你去死吧!」

  「不過,和她交往要有心理準備唷。」「?」

  「她有時候很煩的。」這是博軒的真心話。

  「那正好,我喜歡!」阿信彷彿是找到了寶一樣地高興。

  「(這人是變態?)」博軒一臉無奈。「希望你在高興之後不要絕望。」

  「不會的,你放心吧…啊!對了,你有小茵茵的手機號碼嗎?」

  「(好熟悉的親密稱呼…)有啊,0955-588-485。」(作者的電話)

  「聽說她連很要好的女同學都沒給,謝謝你啦!」

  「嗯。加油唷!」

  博軒冷冷一笑。「(很要好的女同學都沒給,那為什麼我有?)」

看著阿信離去的背影,博軒開始計畫要如何來…

和阿信玩一玩。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7-3 08:4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三>

打掃時間,博軒拿著夾子到處閒逛。

看著大家忙著打掃的樣子,博軒卻還是一點幹勁都沒有。

  「…煩死了!」這次模擬考成績不是很理想,

博軒用力的把夾子丟出去。

  「啊…好痛!」夾子狠狠地打在一個人的頭上。

  「對不起,你沒…家俊!」博軒趕緊跑過去看看。

             ---滴…---

鮮紅的血從家俊的頭讓湧出,染紅了家俊的頭髮、手

以及地板。

  「陳博軒!你…你這個渾蛋!」家俊一手按住頭上的傷口,

一手抓起那隻夾子往博軒砍了下去。

  「家俊,住手!」博軒順式轉了半圈,躲過了家俊的攻擊。

博軒一直閃躲,但是他知道這樣下去遲早會被砍到。

  「靠…」博軒一手把那夾子給抓住,家俊嚇了一跳。

  「幹什麼幹什麼!?你怎麼受傷了?」好死不死,訓導主任路過。

  「他拿夾子打我!」家俊一看機會來了,馬上大喊。

  「我…那個……」凶多吉少了。

  「哎呀,原來是你呀!跟我回訓導處!」博軒被主任一手抓住,

拉去訓導處。

這時,游家俊臉上露出了一絲絲邪惡的笑容。




  「真幸運…大過一隻。都是你幫我的。」第二天,博軒在家俊教室門口

對家俊說。

  「活該!誰叫你要打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是故意的啊!早就看你很不順眼了,終於給我抓到機會了!」

  「……」博軒說不出話…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之前那個游家俊嗎?

  「還搶我女朋友~不過真要謝謝你,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什麼叫美女。」

家俊把巧麗摟進懷裡。

  「……你不要太過份。」「我過分?你搶我女朋友還說我過分?」

博軒忍不住了。

  「這種事你還敢反過來講!?難道你真的你很希望你和巧麗私底下的事

情被我公開嗎!?」

  『!!』「……」

  「子茵不知道為你流了多少眼淚,你這樣說話都不會愧疚嗎?也許是因

為我沒哭過才覺得嚴重,但是你還是不當一回事!」博軒用力地捶了一下桌

子。 「為了一個女人,為了滿足自己個自私,你連羞恥心都可以不管!」

  「廢話連篇!搶別人女朋友的廢渣沒資格說我!」

  「誰是廢渣!?誰搶你女朋友!?明明就是你自己喜歡上別人,還找不

到理由跟她分手!自己廢不要拖別人下水!」

  「X!」家俊一拳揮了過來,又被博軒給擋住。

  「想打架?你贏不了我的,你應該最清楚。」博軒手腕一轉,定住家俊

的關節。 「好痛!放開我!」家俊慘叫。

  「哼…就憑你也敢說那種話。」博軒收回拳頭。

  「……我真的打不贏嗎?」家俊趁博軒收手的時候,往博軒的胸口重重

打了下去。 「…嗚…卑鄙……」博軒一時呼吸困難,當場昏了過去。

---------------------------------
媽媽,軒軒是不是也要一起去天國了?

媽媽,我們可以一起玩了?

媽媽,妳終於可以來陪軒軒了!

媽媽…

對不起,軒軒做了不該做的事…

---------------------------------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7-3 08:4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四>

一台救護車停在仁愛大樓的門口,引來許多同學圍觀。

家俊面無表情地跟在醫護人員後面,後悔五分鐘前做的事,

巧麗也默默走在家俊旁邊。

此時再多的話語也是多餘,大家的想法只有一個:

博軒不要死。

  『芸瑄,聽說那個被送醫急救的人就是陳博軒耶!』一個女同學說。

  『!!』錯愕…『他跟我沒關係!』

  『嗯…沒關係…』『別騙我了!妳的眼淚已經…』

  『啊…』芸瑄用手擦掉眼淚。

  『妳還是請假去看看吧!』

  『不要!』『算了,妳自己決定吧。』




  「你這個王八蛋!」陳爸爸在醫院打了家俊一巴掌。

  「博軒從小跟你那麼要好,你居然做這種事!」

  『陳先生,請冷靜一下。』護士小姐輕聲地說。

  「我已經失去我最重要的人了!如果博軒又…」陳爸爸流下了兩行眼淚。

  「如果博軒走了…那我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了…」

  『請不要這樣說!還是有很多人需要您的。』

  「我只剩博軒了…游家俊!回答我,你為什麼要這樣!」陳爸爸聽不進

護士小姐的話。 「我……」『……』巧麗默默地坐在家俊旁邊。

一段沉默的時間流逝,在場的人臉上都帶著一樣的悲傷、一樣的難過。

在這靜悄悄的空間裡,只有哭泣聲恣意地瀰漫著。

  『陳爸爸!』子茵慌慌張張地走進醫院。『軒他…還好吧?』

  「……」陳爸爸沒有抬頭看她,低著頭什麼話也不說。

  『唉…游家俊,謝謝你。』子茵背對著家俊,用冷靜的口氣說著。

  「……閉嘴。」家俊強忍著眼淚。『……』

  『蔡子茵!呼…呼……』子茵順著聲音看過去。

  『博軒呢……』『妳是…芸瑄?』子茵問。

  『是的,妳怎麼…』『軒應該是妳的,我卻把他搶過來…』

  『什麼?』芸瑄歪著頭看著子茵。

  『妳也喜歡軒對吧…其實軒也是。』『!!』

  『對不起…我不該現在才說的,但是我怕…』子茵難過地蹲下來哭泣。

  『我怕他離開我,但現在他真的要…』『噓!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

  「蔡子茵,她是?」陳爸爸終於開口說話了。

  『她是軒的補習班同學。』『伯父你好…』

  「嗯……想不到這兔崽子挺有兩下子的,但是…」陳爸爸又低下頭。

  「在這裡撐不過去,再厲害也沒用了…」

芸瑄看著亮起的手術燈,心中紛紛擾擾的思緒不停地飛…

雖然肇事者就在旁邊,但芸瑄卻一點也不恨家俊,

只希望,他會醒過來。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6-26 04:5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五>

---------------------------------
這裡好舒服啊!沒有煩惱,沒有痛苦。

可以飛上飛下,完全靠我自己的意識移動。

  「媽媽,是因為這樣你才要來這裡的嗎?」

  【呵呵,笨軒軒,當然不是呀!】

  「又不然呢?」【唉!軒軒…】

  「?」我看著表情變來變去的媽媽。

  【你時辰未到,快點回去吧…】「咦?什麼東西?」

  【不要讓你爸爸和你的朋友擔心!快回去吧!】

  「……」

---------------------------------
手術室中

  「快快,CPR!」執刀醫生說。

  『醫生,心臟停止,血壓急速降低,直接用電擊吧!』一個護士說。

  「電擊器!快!」醫生緊張地命令。「手術就是和患者的生命搏鬥,時

間要把握!」

          ---三十秒後---

  『醫生,心臟開始跳動,血壓回升到安全值。』

  「呼…太好了!」在場的醫護人員都鬆了一口氣。



手術室外

  『出來了!』敏感的巧麗發現手術室門打開了。

  「醫生,怎麼樣?」陳爸爸嚴肅地問。

  「已經脫離險境了,只要醒過來就沒事了。」醫生說。

  『(那醒不過來呢…)』『(那醒不過來呢…)』子茵和芸瑄同時想到。

  『請讓一讓,現在要送去病房了,明天開始見客。』護士說。

一群人看著醫護人員走向走廊的盡頭。

  「……回去吧。」沉默了一會兒,家俊的聲音劃破了周遭的寧靜。

  「你們先回去吧,我有些話要跟游家俊說清楚。」陳爸爸站起來,擋住

家俊的路。



  「呼……呼……呼……呼……呼……」

  「好難過…這裡是哪裡?好暗…」博軒躺在病床喘息著。

博軒四處看了看,確定這裡是醫院,又躺下去休息了一下。

  「對…我被家俊偷襲了一拳,然後我就昏了。」閉者眼睛,博軒說。

  「可惡…」




第二天,芸瑄和子茵約好在校門口碰面。

芸瑄已經到學校了,但就是等不到子茵。

  『好慢呢…我先去好了。』芸瑄找了張紙,寫下:

          「我先去了。 芸瑄」

把這張紙貼在柱子上,芸瑄開始走向醫院。

大概過了五分鐘,芸瑄到了醫院的門口,

雖然是假日的早上,但來看病和找朋友的人來是很多…

芸瑄四處張望,希望能找到個認識的人。

  『陳爸爸!』她找到了。

  「嗯?妳是…李芸瑄對吧?」

  『嗯,伯父早安。』

  「你要來看博軒啊?」陳爸爸直接切入重點。

  『嗯……是的。』

  「多加油啊,我陳家可要靠你生個陳小弟。」

  『……』芸瑄的臉瞬間變的紅通通的。

芸軒和陳爸爸網博軒的病房走,一路上芸瑄都沒有說話,

她還在思考陳爸爸說的話,和之前博軒說的「我還以身相許呢!」

嘴角無意間泛起了一絲絲的微笑。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7-3 08:4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六>

  「……對不起。」家俊一臉狼狽,不敢直視陳爸爸的臉。

  「你說,你們發生了什麼事。」陳爸爸用命令的口氣說。

  「我們…唉!算了!」家俊放棄了。「陳爸爸,聽好喔。」

家俊把他、博軒、子茵、巧麗和芸瑄之前的關係說了一次,

又把子茵和他分手、和博軒交往的經過描述一下,

最後把他和巧麗的關係講出來。

  「嗯…果然是我兒子。」陳爸爸用一種奇特的表情說。

  「不過陳爸爸,其實我還是很喜歡蔡子茵…」

  「我知道,所以你才會跟博軒打起來。」

  「嗯……我對不起她,巧麗也是。」

  「家俊啊,要多珍惜你身邊的女孩子。」

  「為什麼這樣說?」家俊問。

  「我就是不珍惜,才會讓博軒的媽媽…」陳爸爸的臉色瞬間陰沉下去。

  「對不起,我忘記了…」「沒關係啦,我已經原諒你了。」

  「……啊?為什麼?」「你不也是因為喜歡的人嗎?那就算了。」

  「……」家俊一下不知道要說什麼話。

  「陳爸爸我,也是有這麼一段歷史的。」陳爸爸把視線轉向窗外,

回憶起一段往事。

---------------------------------
  「陳真諒,跟你說過幾次了?不要打架!」一個小學老師罵。

  「因為他欺負秦玉玲!」陳真諒大聲說。

  「你也是!有事沒事去拉女同學的頭髮幹什麼?」那老師對另一個小

孩說。 「……」那小孩一臉無助。

  「說理由啊!根本就是故意的!」陳真諒一拳揮過去。

  「不要再打了!」老師把陳真諒的拳頭擋住。

  「老師,我知道錯了…」那個同學說。

  「!?」「我以後不敢了…」

  「他被我打怕了。」陳真諒得意洋洋地說。

  「唉!兩個死孩子!」

---------------------------------
  「等等,秦玉玲是誰?」家俊問。

  「哦…那是博軒的媽媽呀!」陳爸爸笑著說。

  「您從國小就喜歡上她啦?」以家俊的花心程度,根本無法想像居然有

人這麼專情。 「是啊!她家跟我家只隔一條巷子而已,我們從小就常在一

起玩。就像你和博軒一樣。」




一路上都沒有說話,陳爸爸試著用輕鬆的話題化解尷尬。

  「芸瑄啊!」『!?』芸瑄從思緒中被拉回現實。

  「你喜歡我家那兔崽子多久啦?」

  『這個喔…快一年了吧。』芸瑄紅著臉說。

  「嗯,為什麼都沒讓他知道呢?」

  『我…我怕說出來會破壞我跟他的關係。』

  「哈哈!博軒不會這樣啦!」陳爸爸闊氣地笑了兩聲。

  『為什麼這樣說?』「博軒啊…根本就是第二個我。」

  『真的嗎?』「是啊…就連在,我們兩個作夢都會夢到他媽媽呢。」

  『是唷!那陳爸爸你也不會哭嗎?』

  「沒錯…出生到現在我只哭過兩次。」

  『第一次是什麼時候?』芸瑄興奮地問。

  「我爸過世的時候。」陳爸爸輕鬆地說。

  『第二次呢…?』

  「博軒他媽媽過世的時候…」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七>

陳爸爸和芸瑄走了大概一分鐘,到了三二七號病房門前。

  『陳博軒…沒錯,是這間。』芸瑄看著門上的名子說。

  「但是…門怎麼鎖住了?」陳爸爸疑惑地轉動門把。

  『博軒自己鎖的嗎…?』

  「不可能呀!博軒還不能下床走動。」

  『!』芸瑄也意識事情的突發性。『蔡子茵…』

  「什麼?」『大概是蔡子茵…我去找護士小姐來。』芸瑄跑向櫃檯。




三二七號病房中

  「呼…呼…」博軒串喘息著。「睡了一晚,胸口好多了。」

  『呵呵,笨蛋軒。』子茵笑嘻嘻地說。

  「……」『以後不可以跟別人打架,知道嗎?』子茵盯著博軒的臉說。

  「好,現在你最大。」換博軒笑嘻嘻地說。『……』子茵臉紅了。

  「幹…幹麻?」博軒看著子茵一直靠近的臉…

  『軒…不要說話。』「……!」

子茵的臉越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終於,子茵和博軒的雙唇,輕輕地觸碰在一起。

  『啊…』

  『!!』「!!」門口傳來一聲叫聲,兩人馬上把嘴唇拉開。

  『我…我要回去了。』芸瑄急急忙忙地撿起掉到地上的包包。

  「芸瑄?」陳爸爸看到從病房裡跑出來的芸瑄。

  「唉呀!博軒一直在傷她的心呢。」陳爸爸走進病房。

  「爸!」「博軒,下次不可以再打架了。」陳爸爸恢復了爸爸的口氣。

  「我知道,現在爸最大。」『……』子茵一臉不悅。

  「嗯…蔡子茵,妳可以出去一下嗎?我有事想跟他單獨說。」

  『沒關係,我要回去了。陳爸爸再見,軒你最好去死一死~』

子茵一走出病房就和一個人相撞,重重地摔到地上。

  『好痛!』子茵揉著屁股說。

  「對不起,妳…」子茵沒抬起頭看是誰,只裝出一臉快哭的樣子。

結果那個人在她的頭上敲了一下。「蔡子茵,你這招早就對我沒用了啦!」

  『我…我又不知道是你!』子茵一臉狼狽。

  「嘿嘿,這就是妳笨的地方了。」家俊得意洋洋地說。

  『算了!我要回去了。巧麗呢?她怎麼沒跟你來?』

  「…我發現其實我沒喜歡上她。」家俊認真地說。

  『唷…那你又喜歡上哪個女孩子啦?』




  「博軒,要好好珍惜身邊的女孩子啊。」陳爸爸望向窗外。

  「我知道,你說過好多次了。」博軒看著爸爸的背說。

  「我看…你好像出生到現在還沒哭過吧?」「嗯…大概吧。」

  「如果想要找回眼淚,就要放手去愛…爸爸就是這樣。」

  「……我聽不懂。」「沒關係,你會明白的。」陳爸爸摸摸博軒的頭。

  「陳爸爸!博軒!」家俊在門口呼喊他們。

  「家俊啊!你們聊吧。博軒,我先回去了。」「嗯…爸爸再見。」

  「家俊,好好跟他道歉啊。我要先回去了。」「嗯,伯父再見。」

兩個人看著陳爸爸離去的身影,沉默了一下子,

家俊一直思考該如何開口。

今天天氣真好。老套了。

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好像連續劇裡面的台詞。

X!再跟我搶女朋友試試看。等等,這好像不是道歉…

不過,在家俊還在煩惱時,博軒卻先開口了。

  「家俊…」「……什麼?」

  「昨天早上…」「……」

  「你那一拳力道還不夠,如果是我打你的話你已經在太平間了。」

聽到這話,家俊和博軒都笑了。「你這小王八蛋,害我擔心死了!」

家俊手搭著博軒的肩膀,牽起了原本的友誼。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八>

過了幾天,博軒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也回到學校繼續上課。

經過學校的討論,博軒和家俊都不用被退學或是記過。

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好結果,但只是大多數,

總是有說閒話的人。

  「唷~陳博軒,聽說你不用被退學啦?」阿信一臉沒好氣地說。

  「嗯…還好。」「倒楣。」

  「什麼意思?」博軒嘴巴上問,但心裡早就已經明白了。

  「如果你被退學,那我就可以跟蔡子茵交往了。」

  「……她不會喜歡你的。」博軒小聲地說。

  「嗯?什麼東西?」

  「沒有…我是想說:加油啊!」

  「那還要你幫忙呢!」

雖然兩個人都帶著笑臉,但戰爭氣焰不斷地上升。

另一方面…

  『為什麼…』「對不起,我已經知道了…我不喜歡妳。」

  『……』「巧麗,分手吧。」家俊毫不猶豫地說出來。

  『……蔡子茵!』「不過,如果你敢對蔡子茵做什麼的話…」

家俊捲起袖子。「你會和博軒一樣進醫院。」




  「子茵…」『嗯?怎樣?』

  「妳好過分啊!」『為什麼?我哪裡過分?』

  「趁我沒辦法逃跑的時候親我。」

  『唷~這個喔,你明明就很高興。』

  「……(我很高興嗎…?)」

子茵的這句無心之言刺進了博軒的心崁裡。

  「(我很確定,我喜歡的人還是芸瑄…我被子茵親的時候我很高興?)」

  『上課了,我先回座位囉!』「嗯…」

博軒不斷地思考這一切,連課也聽不進去…

放學後,他還是沒有辦法走出他自己的思緒。

---------------------------------
媽媽,軒軒選擇子茵好像是錯的,

妳說過要做我認為正確的事啊!

現在軒軒該怎麼辦?

軒軒覺得繼續交往和分手都不會是正確的。

……媽媽,為什麼妳都不說話?

  【軒軒,你已經長大了,自己決定吧!】

  「媽媽?」【以後媽媽不能在陪你了…媽媽該走了。】

  「為什麼!?媽媽!媽媽!」

---------------------------------
  「媽媽!」「玉玲!」博軒和陳爸爸同時醒來。

  「是夢啊…」「是夢啊…」

博軒又躺了下去。

  「唉…媽媽,連妳都沒辦法給我建議,那我應該問誰呢?」




第二天早上。

  『軒!你看這個…』子茵拿出一本破破爛爛的課本。

  「怎麼會被用成這樣?」博軒接過來看看…是子茵的課本。

  『會是誰呀?』「這個嘛…我也不清楚。」

  『……』「啊!對了,子茵,我們還是…」

  『我一定要找出兇手!』子茵打斷博軒的話,說完氣呼呼地走出教室。

  「唉!真是的…」博軒拿起他媽媽的照片。

  「媽媽,我決定要跟子茵分手,但是我該怎麼說呢…」

傍晚,博軒一如往常去補習班上課。

雖然博軒以為是和以前一樣,但是今天門口站了一個人。

  「芸瑄?」博軒拍了一下芸瑄的肩膀。

  『博軒!』芸軒一轉過來撲到博軒身上,抱住博軒。

  「!?」博軒一臉錯愕。「妳…怎麼…」

  『博軒,我喜歡你…』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九>

第二天的下午,家俊氣喘噓噓地跑到博軒的教室。

  「博軒…你跟子茵分手了喔…呼…」

  「嗯…我對不起她。雖然我強迫自己喜歡上她,但是…」

  「還是沒有辦法喜歡上她對吧?其實,我還是喜歡她…呼…」

  「但是你們要複合…好像有點難。」

  「不,我並沒有打算要重新開始。」

  「那…她要怎麼辦?」

突然博軒心中閃過一個名子。

          ---黃誠信!---

  「你也想到阿信了是吧?」家俊問。

  「不能讓子茵被他…」博軒的表情變的扭曲。

  「不如…唉!上課了,等一下再討論吧!」

看著家俊走開,博軒坐回自己的位置。

該怎麼辦呢?博軒這樣問著自己。

博軒手緊握著他的皮夾,任由煩擾的思緒穿梭的大的腦。

  「我不能再問媽媽…我要自己決定。」

雖然這麼說,但博軒還是很想拿出照片。

  「我該怎麼辦呢…?」博軒又問了一次。




早上的時候,博軒走進教室…

  「(子茵呢?)」

  『你在找子茵嗎?她今天請假。』

  「為什麼要請假?(為什麼妳和芸瑄總是會無故消失…)」

  『她說她昨天在你補習的地方看到一個畫面…』

  「……」博軒此時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子茵她跟我說…如果你有話要跟她說就打電話給她。』

  「嗯…謝謝妳。」博軒拿出手機,走出教室。

教室裡的每個人都看個博軒講電話的樣子,又開始說閒話。




睡前,博軒打開即時通。

  陳博軒:芸瑄?在不在?

  李芸瑄:我一直都在呀,什麼事…

  陳博軒:昨天的事…我很抱歉。

  李芸瑄:為什麼要道歉?你什麼都沒做啊。

  陳博軒:嗯…我也喜歡妳沒錯,但是…

博軒打到這裡停了一下。

  陳博軒:我還是覺得我們先不要交往。

  李芸瑄:……

  陳博軒:對不起,原諒我的幼稚。

  李芸瑄:沒關係…我也一樣。

  陳博軒:我要先去睡了,晚安。

  李芸瑄:晚安。

---------------------------------
好冷…這裡是哪裡…

是我的夢裡面呀,為什麼…

為什麼這麼冷…以前都是那麼的溫暖…

……

我知道了,原來我的心中這麼冷…

一直以來都是媽媽給我溫暖…

現在我要靠自己了!

媽媽,妳看好,

軒軒不會在依賴媽媽的!

---------------------------------
  「呼…」博軒起來坐在床邊。

  「這個夢…好真實。」

  「博軒,這麼早就醒啦?」陳爸爸走進房間。

  「嗯…爸也是啊?」「…也是啊!」此時父子倆不用明說也知道彼此作

的夢。「爸爸,選我所愛…就好了嗎?」

  「嗯,沒錯。」

  「芸瑄…妳等我!」說完,博軒走浴室梳洗一下,準備去上學。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二十>

---------------------------------
  「喂…子茵嗎?」博軒拿著手機。

  『嗯,說吧,我會認真聽的。』

  「對不起,子茵,我們還是分手吧…」

  『……我知道了,謝謝你。』

  「謝我什麼?」『謝謝你給了我一個月的幸福。』

  「……」

          ---嘟…嘟…---

子茵掛斷電話,博軒一時也沒辦法清醒。

我真的傷到她的心了。博軒對自己說。

拖著無力的步伐,博軒走進教室…

---------------------------------
  「咦?為什麼我會夢到這個…」午休時,博軒醒來。

博軒回想著昨天子茵說的話,內心的愧疚一波接著一波而來…

  「芸瑄…」博軒毫無意識地說出這個名字。

  「對了!我要去找芸瑄…好痛!」正當博軒要站起來的同時,

一股疼痛感刺在他的小腿上。「……」

他看著紅色的左邊小腿,一臉錯愕…

  「誰這麼無聊…」博軒拿出OK繃貼傷口。「黃誠信…」

但是博軒跟子茵已經分手了,阿信沒什麼理由做這種事啊!

  「應該不是阿信…會是芸瑄的追求者嗎?」

突然博軒感覺到有人用不友善的眼神盯著他,他拿起筆…

             ---唰!---

  「啊!」門外傳來一聲慘叫。

  「你在幹什麼?」博軒走過去那個同學的前面。

  「我要找朋友啦!」「朋友?把你要找的人用成這樣會是朋友?」

博軒指著自己的小腿。「又不是我弄的!」

             ---唰!---

第二隻筆插在他的手臂上。

  「我不想跟你廢話。」「對…對不起!」

說完,那個同學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好痛!」博軒痛的站都站不穩。「太勉強了…」

  「今天沒辦法去找芸瑄了…」




放學後,博軒讓爸爸載回家。

  「怎麼搞成這樣?老師說你說是跌倒,我看不是吧…」

陳爸爸故意拉長語調。「說吧。」

  「我猜應該是喜歡芸瑄的人用的。」

  「哦?你有看到他嗎?」「有,長的很帥。」

  「小心點啊!再不把握芸瑄就不是你的囉!」

  「……我會的。」博軒此時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接著兩人沒有再說話,沉默到家。

  陳博軒:芸瑄,問你唷…

  李芸瑄:什麼?

  陳博軒:是不是有我以外的人喜歡妳?

  李芸瑄:你怎麼知道…我已經跟他說過我喜歡你了。

  陳博軒:嗯…我把今天發生的事說給你聽。

  李芸瑄:嗯。

大概過了十分鐘,博軒說完了。

  李芸瑄:太過分了,居然對我的小軒軒做這種事!

  陳博軒:小軒軒…好耳熟的稱呼啊!

  李芸瑄:不喜歡嗎?

  陳博軒:不…我很高興。

  李芸瑄:嘻嘻!

  陳博軒:對了,芸瑄,我已經決定了。

  李芸瑄:決定什麼?

  陳博軒:就是…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7-3 08:5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8:39 , Processed in 2.140144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