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是結束也是開始

[複製連結] 檢視: 6546|回覆: 33

<一>

  『小軒…你要好好活下去…』一個倒在血泊中的女子對一個小孩子說。

  「……」

  『很好…沒有眼淚的孩子,勇敢的走下去吧!』

  「媽!」

西元一九九八年,七歲的陳博軒

失去了他的母親。

---------------------------------
陳博軒是一個國中生,現年國中三年級。

成績優良的他,被所有老師相當看好。

但是,很奇怪的:

不論多有趣的事物,他從來沒笑過;

不論多難過的事物,他從來沒哭過。

他的招牌動作--沉思。

  『又在想事情啦?』看著陳博軒正在思考的臉,蔡子茵故意鬧他。

  「……」陳博軒沒說話,只是看著迷惑的子茵。

  『為什麼你都不說話?』

  「麻煩…」說完,陳博軒不管子茵走出教室。

蔡子茵是陳博軒的轉學同學,

全班只有她不清楚陳博軒的麻木,

不過也只有她會主動找博軒說話,

雖然不是很熱絡,但和博軒算是不錯的朋友了。

  「軒仔,子茵在教室裡嗎?」博軒一出教室就遇到了家俊。

博軒隨手一指,又朝著沒有人的走廊盡頭走去。

游家俊和博軒住很近,從小到大都是很好的朋友:

一起打打鬧鬧的朋友,一起惡作劇的朋友。

除了博軒的父親之外,只剩家俊知道博軒的過去。

家俊也很體諒博軒,從來沒有向其他同學提起…

就算是他的女朋友子茵。

  『俊~』看到家俊,子茵興奮的叫了一聲。

  「子茵,你又把軒仔搞火啦?」

  『沒有啊!』

  「但是…算了,下星期日下午有空嗎?」

  『有。』

  「嗯,兩點的時候去紅磨坊?」

  『好~』




當天晚上,陳博軒一如往常地去補習班上課,

一進門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博軒~』李芸瑄看到了他。

  「Hi!」博軒向他揮了揮手。

感覺起來,全世界只有兩個女人會讓博軒有所回應:

一個是他的母親,

一個就是芸瑄。

  『為什麼你最近都沒用即時通?』芸瑄用著審問的口氣說。

  「你管我。」博軒的嘴角泛起了一絲絲的微笑。

  『吼唷~哎呀,上課了,走吧!』說完,芸瑄拉著博軒的手走向教室。

  「芸瑄,你有喜歡的人嗎…?」博軒小聲地說。

  『嗯?什麼東西?』

  「不,沒事……」博軒把臉轉向牆壁,不想讓自己的表情讓她看到。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6-26 04:3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二>

  『博軒~你在幹麻?』過了幾天的早上,子茵走到博軒旁邊。

  「寫信…別亂看。」博軒急急忙忙用書把那張信紙蓋住。

  『情書唷,讓我看看啦!』子茵把博軒的手扳開,準備拿起來看…

  「不要拿!」博軒大吼一聲。

  「……」『……』全班頓時安靜了下來,連子茵都嚇的不敢拿信。

  「……對不起。」博軒坐下來,把那封信放進抽屜裡。

博軒拿出參考書,子茵也識相地走開。

因為剛才的那一吼,班上的同學交頭接耳地傳悄悄話,

這是博軒第一次在班上生氣

以前博軒不曾笑過、不曾哭過、不曾生氣過……

大家七嘴八舌麼討論博軒和子茵是不是有一腿。

雖然說想也知道不是,不過總是有嘴巴臭的人。

  『咦?博軒呢?』子茵轉過頭看博軒的位置,但是人不在。

  『他剛剛出去了。』一個女同學說。

  『……(到底是什麼信那麼重要?)』

  『你要看他到底寫什麼嗎?』那個女同學問

  『不…他會生氣的。』子茵用輕鬆的口氣結束了早上班上的尷尬。


 
 
  「操……」博軒在廁所裡捶牆壁。

  「我反應太大了…」博軒後悔的在牆邊坐了下來。

博軒腦袋中一片空白,根本沒辦法冷靜,

或者說,他不想冷靜。

  「軒仔,你在這幹麻?抽煙啊?」家俊剛好來上廁所

  「去你的…我才不會抽煙。」

  「我知道,逗逗你而已…子茵又幹麼什麼?」

家俊在博軒前面蹲下來看著博軒。

  「沒什麼,我要回教室了。」博軒站起身,準備走出去。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家俊問。 「!!」

  「算了,當我沒說。」

博軒回到班上後,所有人都看著他。

博軒也不是白痴,大家的眼神都告訴他說「你怎麼了?」

他一言不發,坐回座位上。

往抽屜一看,那封信還在裡面沒被動過。

博軒鬆了一口氣,子茵沒有拿來看…剛才忘記拿就走出去,

他還很擔心會被偷看。

  「蔡子茵,對不起。」博軒站在子茵的後面說。

  『沒關係,是我先亂拿的……』

  「嗯…那就好,我先回去了。」

  『喔…』




傍晚的時候,博軒打開即時通看留言。

雖然大部分都是一些有的沒的或是病毒,

不過,他看到了一句話…

minaquerl(2006/3/1 下午 17:52:20):博軒,今天早一點來補習班喔。

這是芸瑄的留言。

博軒看了看錶,拿起書包就往外跑。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三>

  『姓陳的!不是叫你早點來。』一到補習班,博軒就接到芸瑄的怒火。

  「已經很早了啦,早了三分鐘…」

  『三分鐘哪夠!?如果是三十分鐘我會高興一點。』

  「三十分鐘前我還在學校啊,而且你是在三十分鐘前留言的。」

  『你喔…算了,改天在罵你。』說完,芸瑄丟下博軒跑到教室裡。

雖然說是上課,但是整個補習班裡真正有在認真聽課的只有陳博軒,

其他人除了發呆聊天就沒有其他的「休閒娛樂」。

今天芸瑄特別高興,

因為博軒的位置換到她的旁邊。

  「換位置?我現在才知道耶。」博軒說。

  『所以我叫你早點來啊!』芸瑄推一下博軒的額頭。

  「你剛剛說三分鐘哪夠,什麼夠不夠啊?」

  『就是,其實我啊…』

  「李芸瑄,不要找博軒講話!」老師打斷芸瑄的話。

  『明明是他跟我說話的。』芸瑄小聲的說,吐吐舌頭。

  「對不起。」博軒說。

  『你還是乖乖上課吧,第一名。』芸瑄一臉很可惜的樣子。

博軒面向黑板,拿出鉛筆盒,

突然,芸瑄的手機響了。

  「誰的手機?」老師轉向我們,用老鷹看到獵物時的眼神看我們。

  『糟糕!要被沒收了!』

  「老師,對不起,是我的。」博軒把芸瑄的手機抽過來。

  「嗯……算了算了,再響要沒收了喔。」老師轉回去繼續講課。

  「聽到沒,再響要沒收了喔。」

  『是是是,多謝大俠相助,感激不盡。』芸瑄說。

  「我還以身相許呢!」博軒開玩笑地說。

  『!!』芸瑄臉紅了。『我……』

接下來的時間,博軒很認真地聽課,把芸瑄當成透明人。

因為芸瑄很了解博軒的個性,剛才那句話給了她很大的震撼。




星期天的下午,家俊坐在紅磨坊咖啡廳發呆。

  「已經兩點半了…子茵從來沒有遲到那麼久過啊!」

  「家俊…」「!!」

  「吼!軒仔,你想嚇死我啊?」家俊生氣地說。

  「子茵說他今天不會來了,她家有急事。」

  「喔…謝謝你,那我要回去了。」說完,家俊拿起皮夾走出去。

這時博軒向門後看了一點眼…

一個女孩子走了出來。

  『抱歉啊,要你幫我說謊。』

  「沒關係,不過不要在說話了…」

  『為什麼?』

  「妳不覺得這一話的對話很多嗎……」

  『唷,我覺得還好。』

博軒又開始沉思,不管子茵在旁邊。

子茵也很乖地等他思考完。

---------------------------------
今天我起的很早,媽媽說要帶我去買新衣服唷!

下午的時候媽媽載我去買衣服,媽媽原本一直和我說話,

但是突然碰的一聲,

我就飛在空中,找不到媽媽。

結果,我看到了

媽媽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
  「啊啊啊!!」

  『博軒?你怎麼了!』子茵被博軒嚇了一跳。

  「呼…呼…沒什麼……」博軒流了一頭冷汗。

  「沒事的,我們回去吧……」博軒說。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6-24 07:4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四>

  「巧麗?我回來了。」

  『這麼早?有遇到蔡子茵嗎?』

  「沒有。」

  『你什麼時候要跟他分手啦!?』巧麗激動地說。

  『還是你根本不喜歡我?』「怎麼會呢?你比子茵漂亮多了。」

  『哼…只會說~』這時巧麗躲進家俊的懷裡。

  「!」博軒正好看到了這一幕。「哈哈…子茵說的沒錯!」




  「為什麼你不見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博軒問。

  『他喔,他喜歡上別人了,是他們班的。』子茵說。

  「是嗎…」這時剛好走到了子茵家門口。

  『我先進去囉,再見!』「嗯,再見。」

目送子茵進屋後,博軒走到附近的一個圖書館,

拿了一兩本有關藝術家的書走到了閱讀室。

  「(家俊喜歡上別人?雖然說我從小跟他一起長大,但是他的個性我還是

不太清楚……不過他換過很多女朋友倒是真的,他和子茵之間的感情我無權

干涉,但是…算了算了,又不一定是真的,我還是早點回去好了。)」

博軒把剛剛拿的書放好,走出圖書館。

在轉角的地方,有個博軒的熟人,但是抱著一個博軒只見過幾次的女孩子。

這時博軒心中閃過兩個感覺,

一個是驚訝,一個是不齒…

他很想走過去打家俊一拳,

可是,他也意識到後果……

  「反正子茵都不在意,那我就當做不知道吧……」博軒小聲地說。

天真的博軒以為這樣可以避免他們之間的戰爭,

但是,博軒卻成了這件事的導火線。

---------------------------------
媽媽說,不哭的小孩子最勇敢。

軒軒都沒有哭唷,所以軒軒很勇敢。

媽媽說如果軒軒可以保護媽媽,那媽媽會很高興。

我很勇敢!我要保護媽媽!

媽…

---------------------------------

  「啊啊啊!!」博軒拿起床邊的毛巾,擦了擦汗。「媽媽……」

  「不哭並不是勇敢,勇敢也不一定可以保護別人。」博軒失意地說。

  「媽媽,對不起,是我害死您的……」越想越傷心,

可是博軒的眼睛太爭氣了,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

  「不哭,只是忍耐;勇敢,只是在逞強…」

博軒放下毛巾,閉上疲累的雙眼…被詛咒的雙眼。

一閉上又會看到那天的情景,

那麼的真實,卻又如此的虛假…

博軒並不是沒有感情,而是他的感情已經在那一天!

在那一天被自己封印了。

  「真好,我哭不出來,我難過別人不會知道。」

  「但是,為什麼我都笑不出來?每次想笑時就會很難過……」

  「博軒,怎麼還沒睡?」陳爸爸起來上廁所剛好看到博軒坐在床邊。

  「不…剛剛撞到頭,醒了。」博軒隨便向爸爸撒個謊。

  「早點睡啊,明天上學別遲到。」

  「好。」說完,博軒躺回床上。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6-24 07:4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五>

巧麗是家俊的同班同學,

算是他們的班花,而家俊也勉強可以說是班草。

從小到大都很有女孩子緣的家俊,

不知不覺中變的比較放肆。

而巧麗成績很優異,僅輸博軒一小截。

只是她有時候做事很陰險,所以並不是所有老師都喜歡她。

巧麗要家俊和子茵分手,然後把家俊搶過來,

家俊還很猶豫,因為不知道他真正喜歡誰…

或者說他兩個都喜歡。




星期一的早上,博軒主動走到子茵旁邊。

  「蔡子茵,妳說的好像沒錯。」

  『嗯…你覺得我跟俊要不要分手?』

  「如果你們分手巧麗不就得逞了?」

  『可是…我越來越討厭家俊耶。』

  「唉…」

  『而且還有另一個原因。』子茵正經地說。

  「?」『改天在跟你說吧~』

話題無法延續下去,博軒走出教室。

壞話不能亂說,一出教室就遇到家俊。

  「軒仔,子茵呢?」

  「你要來跟她提分手啊?」博軒冷冷地說。「!」

  「她就在裡面,你自己摸摸良心再決定吧。」

博軒利用這種讓家俊反省的話來刺激他。

  「軒仔,你都知道了?」「嗯…我不是有意要調查你,對不起。」

博軒繼續走向走廊的盡頭,留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家俊。



星期二的傍晚,博軒一如往常地去補習。

因為子茵、家俊和巧麗的事,讓他臉上多了幾絲疲倦。

  『你怎麼了?』

  「芸瑄,如果你很好的朋友腳踏兩條船,你會怎麼辦?」

  『嗯……我不知道耶。』芸瑄歪著頭說。

  「唉…好煩啊。」『對了,博軒,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請問。」『就是…你有喜歡的人嗎?』

  「……有(就是妳啊!)」『!』

聽到了她不願聽到的答案,芸瑄低下頭,遮掩自己的眼淚。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哈哈…因為我有興趣啊!』整理完情緒的芸瑄,用自然的笑容說。

  「這樣喔…」博軒還是一臉疲憊,芸瑄也不多說什麼了,靜靜地聽課。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祟,博軒覺得今天的課好長,

一直沒辦法靜下心來聽課,博軒就趴下來休息一下。

---------------------------------
爸爸說:媽媽只是很累,睡著了。

等軒軒長大以後,如果做了媽媽高興的事,

那媽媽就一定會醒過來說「軒軒好棒!」

媽媽,軒軒一定會努力的…

就算軒軒知道,媽媽已經不會再醒過來了…

---------------------------------
  「!!」博軒被敲醒了。

  「上課不要睡覺。」博軒抬頭一看,原來是老師。

  「對不起…」「算了,繼續上課。」

  『真稀奇耶,你也會上課睡覺。』芸瑄小聲地說。

  「嗯…芸瑄,我可不可以也問妳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博軒吸了一口氣,慎重地說:

  「妳有喜歡的人嗎?」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六>

第二天,博軒面無表情地走進教室裡。

  『博軒?你怎麼了?』子茵問。

  「我…」『你是不是被甩了?』

  「嗯…算是吧?」博軒有氣無力地說。

  『為什麼?』子茵完全搞不請楚狀況。

  「我喜歡的人有喜歡的人啊…」

  『……』這時子茵卻露出一絲絲高興的表情。

  『博軒,下午第一節下課的時候來找我一下。』

  「喔…」

今天一整天博軒都沒什麼精神,

連體育課也不想打球,

這時大家又開始說閒話了…

博軒也沒體力去跟他們爭,只是乾乾的等,

等下午第一節下課。

---------------------------------
媽媽她說她會回來,

媽媽她說她會再跟軒軒玩,

媽媽她說她會再說故事給軒軒聽!

媽媽,你為什麼要騙軒軒……

---------------------------------
  「!」博軒又嚇醒了。「呼…呼……」

博軒看了看牆上的鐘,快下課了…

他想起子茵早上說的話,起身走向子茵。

  「蔡子茵,你找我要幹麻?」

  『嗯…這給你。』子茵拿了一封信給博軒。

  『慢慢看吧~』說完子茵一溜煙就跑出教室。




博軒:

  其實我已經決定了,我要和家俊分手,他跟我不合。

  而且老實說,我也喜歡上別人了…最近你的配合,我

  很感謝。雖然對不起家俊,但這已經是最好的方法了

  ,希望他可以了解好聚好散的好處。而你,我們之間

  的友誼,我不想讓他破滅。

         這星期六下午(3/18) 一樣在紅磨坊

  兩點的時候…我希望你能來。

                     茵 3/13




這封信博軒看來看去,還是不太懂他的意思。

博軒和子茵配合什麼?子茵喜歡上誰?

  「芸瑄的事,子茵的事,家俊的事…」

博軒快被煩死了,又陷入了沉思…

子茵看到了這一幕,也難過在心裡。

博軒又像以前一樣,走出教室。

只不過今天不一樣,他是去找家俊的。

  「游家俊!」

  「嘿!幹麻?」剛好家俊在窗戶旁邊。

  「巧麗呢?」「你找他幹麻?」

  「子茵說…他也想跟你分手。」

  「……」『真的嗎?』巧麗高興地說。

  「巧麗…恭喜妳了。」博軒說完轉頭就走。

  『等一下?陳博軒?』

  「對不起,先失陪了。」博軒頭也不回地走。

  『……』「他是什麼意思?」

  『他在責備我…』「啊?為什麼?」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蛋黃飯糰 於 06-6-26 04:4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七>

三月十四日的傍晚,博軒無力地走進補習班。

  『你剛打完仗啊?累成這樣。』芸瑄說。

  「不是…我很煩惱。」『煩惱什麼?』

  「我慢慢說給你聽吧。」

博軒把他和子茵、家俊、巧麗的事情簡略地說給芸瑄聽。

雖然說芸瑄和他們都不同班,不過她的人脈很廣,

學校裡大大小小的八卦她都略知一二。

  「這是子茵昨天拿給我的。」博軒從皮夾裡拿出那封信,遞給芸瑄。

  『我看看…嗯…』「……」

大概沉默了五分鐘,芸瑄轉過來對博軒說:

  『蔡子茵喜歡上你了。』

  「!!」聽到這話時,博軒差點把飲料噴出來。

  「喜歡上我…為什麼這樣說?」

  『不知道耶,直覺吧。』

  「那我這樣問好了…你覺得我有被喜歡的本錢嗎?」

  『有啊,不少呢!』「……這樣啊(但是你就不會喜歡我…)」

博軒拿回那封信,開始思考芸瑄的每一句話…

可是他卻無法理解,這和參考書裡的理化題目不同。

越想越煩…博軒放棄了,他拿出一張照片,對著照片說:

  「媽…我該怎麼辦呢?」【去做你覺得正確的事就好了,軒軒。】

  「!!」博軒彷彿聽到了他媽媽的聲音。「誰…?」

  「陳博軒,專心一點!」老師轉過來瞪博軒一眼。

  『怎麼了?』「不…大概是我聽錯了。」

  『聽錯什麼?』芸瑄越來越不懂了。

  「沒什麼…上課吧!」『……』




三月十八日下午,博軒坐在上禮拜家俊坐的位置發呆。

  「(如果芸瑄說的沒錯,那我要怎麼辦…?雖然說家俊也喜歡巧麗,但不

代表他不喜歡子茵呀…我和子茵的友誼還沒破滅,但是我和家俊大概完了…

為了一個女孩子,這值得嗎?)」

  『博軒!等很久嗎?對不起,我遲到了。』子茵慌慌張張地走向博軒。

  「不,我剛來。」『呵…那就好。』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

  「不…沒事。」因為芸瑄的直覺,博軒不敢直視子茵的眼睛。

  『軒…我可以這樣叫你嗎?』「隨便妳,習慣就好。」

  『你有心事喔,是不是在想我喜歡上誰?』

  「算是吧。」博軒隨口說說,他真正在意的並不是這個。

  『告訴你也可以,不過不要讓別人知道。』

  「那…可以讓你喜歡的人知道嗎?」

  『哈哈,隨便你吧!不過在我說之前…』「怎樣…?」

  『今天誰付錢?』「呃…這個嘛。」無言三秒。

  『男生請女孩子才對吧!嘻嘻。』「我們又不是在約會…」

  『!!』子茵表情瞬間垮了下去。『嗯…我們只是同學而已。』

  「什麼意思?」博軒一直都很焦躁,根本沒有辦法認真思考。

  『算了,先告訴你我喜歡上誰吧!』「……誰?」

  「(可以的話,我並不想知道。)」博軒這樣想著。

子茵重整了一下心情,緩緩地說出一個字。

  『你。』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八>

  「……我?」博軒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個字。

  『嗯!我喜歡你!』「操…(芸瑄,為什麼?)」

  「這就是…你說的友誼?」博軒已經瀕臨崩潰…

  『對,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

  『可以回答我嗎,軒?』子茵正經地說。

  「回答什麼?」博軒完全無法冷靜。

  『當我男朋友啊…』「但是,我…還是……」

  『噗,你現在好可愛唷。』「…給我時間考慮,可以嗎?」

博軒現在根本只是一個無法思考的機器,只能用這最簡單的藉口敷衍子茵。

  『嗯!手伸出來。』子茵在博軒的手上寫下一排數字。

  「這是你的手機號碼?」『咦?你怎麼知道?』

  「……」『算了算了,你好好考慮吧,有答案打電話給我唷~』

說完,子茵拿起包包走出咖啡廳。

而博軒一時無法站起來,打擊太大了。

  「啊…」突然,博軒想起一件事。「我真的要付錢了…」

---------------------------------
  「媽媽,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什麼問題?】

  「如果軒軒和軒軒不喜歡的人交往,會不會怎樣?」

  【媽媽不知道呢。不過,軒軒,去做你覺得正確的事就好了。】

---------------------------------
  「怎麼還是這句…」博軒坐在床邊發呆,剛才的夢實在太真實了。

  「媽,只要去做我覺得正確的事就好了對吧,但是…」

  「怎樣才是對的…?」

博軒回想今天下午子茵說的話,還有芸瑄的直覺。

雖然他已經冷靜下來,但還是一樣無從開始。

  「我…對子茵來說,是結束也是開始吧…」博軒無意識地說出這句話。

  「因為我,她走進另一個感情迷宮裡。但是,我的迷宮裡還有別人呀。

我是子茵離開家俊的鑰匙…那我呢?沒有鑰匙,沒有盡頭…」




三月二十日,星期一。

博軒帶著毫無血色的臉走進教室。

  『怎麼啦?這麼憔悴。』子茵問。

  「……沒什麼,昨天沒睡好。」

  『太期待今天可以看到我嗎?嘻嘻。』

  「(應該是害怕跟迷惑吧…)」

博軒的表情非常痛苦,非常悲傷。

但是他那被詛咒的雙眼就是流不出一滴淚…

  『欸欸!軒,你第一次哭是什麼時候?』

  「我還沒哭過。從出生到現在。」

  『咦!?真的?』子茵像是看到了天使一樣地驚訝。

  「嗯,所以我媽媽常叫我沒有眼淚的孩子…」

突然,一股波瀾在博軒心中掀起。「(媽媽…我該怎麼辦?)」

  『是唷,你媽媽幾歲?』

  「……如果還活著的話是三十六歲。」

  『啊!對不起,我不知道…』「沒關係,我不在意。」

  「對,不在意……」『……』

  「媽媽,對不起…」一股悲傷湧上來,但是博軒還是流不出眼淚。

子茵也知道博軒非常在意,識相地走開。

博軒一個人呆坐在教室裡,旁邊的同學吵吵鬧鬧的,

但現在他卻一點聲音都聽不進去…

  「為什麼…為什麼我不會哭…」

  「上帝,告訴我…」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九>

第二天傍晚,博軒走進補習班。

  『博軒,為什麼你臉色又這麼難看啊?』

  「子茵…跟我告白了。」博軒說。

  『是唷,你怎麼回答啊?當她男朋友?』

  「我還沒決定…」『那你喜歡她嗎?』

  「喜歡…同學的那種喜歡吧。」

  『那就好…』「什麼?」

  『沒有沒有!我只是在想:為什麼你都願意跟我說這個?』

  「因為我喜…不不不,我只是想找個比較熟的人說而已。」

  『嗯…謝謝你。』

博軒心裡也很清楚,他喜歡的人是芸瑄,

不過子茵他也不能說完全沒感覺…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

博軒還是有所動搖。

雖然博軒不想和家俊一樣,但是已經有點像了。

突然,博軒心中閃過一個念頭:

  「(反正芸瑄都不喜歡我…那我乾脆用子茵來忘記她好了。)」

雖然這樣想,但他還是很恐懼。




星期三的早上第一節課,博軒匆匆忙忙地跑進教室。

  「老師…呼…對不起,我遲到了…」

  『哇哇,第一次遲到耶~』子茵在旁邊偷笑。

  『趕快去坐好吧,以後不要在遲到了!』老師對博軒說。

因為博軒睡眠不足,早上起不了床,

還連續睡了三節課…但任課老師都沒多說什麼,

只因為博軒的成績他們都很肯定。

中午吃飯時,博軒還是昏昏欲睡,被子茵敲醒。

  『軒!你是要睡到什麼時候?』

  「被你這樣一敲,醒了…」

  『你是怎樣?這麼累。』

  「因為昨天我做了一個決定…很晚才睡。」

  『什麼決定?』「就是…」

博軒深深地吸一口氣,認真地說:

  「當我女朋友吧。」

  『!!』子茵嚇了一跳。『好呀!』

  「(媽…我這樣做,對嗎?)」

  『嘻嘻,頭過來一下。』「?」

博軒感到額頭一陣溫暖,但沒有力氣去想,

不過他知道子茵大概做了什麼事。

  「!」博軒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唷~果然有一腿!」一個嘴巴很討厭的同學說。

             ---唰!---

  「啊啊啊!軒哥,我知道錯了!」那個同學慌慌張張地道歉。

  「下次說話前先思考一下。」博軒把剛才射在那同學手上的筆拔出來。

  「拿去,OK繃。」「謝……謝謝!」

  『哇…好準喔。』子茵用亮晶晶的眼神盯著博軒。

  「沒什麼…晚安。」說完,博軒又趴了下去。


---------------------------------
媽媽說媽媽最喜歡軒軒,

可是現在軒軒做了一些不對的事,

媽媽還會喜歡軒軒嗎…

如果媽媽討厭軒軒,那軒軒…

我…我不要!

---------------------------------
  「芸瑄,對不起…」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

  「老師,芸瑄呢?」博軒發現芸瑄沒來上課。

  「她唷?她說她不想繼續補習了。」

  「是嗎…(也好,幫助我忘記她…)」




星期三的中午,芸瑄在走廊上閒逛,走到了博軒的教室。

  『!』子茵親吻博軒額頭的鏡頭剛好被芸瑄看到。

  『嗚…博軒…我……』芸瑄轉頭就跑,不想讓自己停留在現場…

讓她心碎的現場,只留下一地的眼淚。

當天晚上,芸瑄打電話去補習班,說她不想再去補習了。

雖然補習班很缺學生,但還是答應了。

芸瑄打開Mp3,想用音樂麻痺一下自己的眼淚,

  『斬斷糾纏的愛~從今,就一了百了!嗚……』

這些音樂不但沒有平息芸瑄的難過,反而加深了她個痛苦。

  『博軒,我喜歡你,但是你卻…』芸瑄呆呆地望著時鐘。



博軒坐在補習班裡,心中卻一直想著芸瑄。

  「(為什麼她不來了呢…連上帝在都幫我忘了她嗎?)」

無心聽課,博軒索性拿出筆記本塗鴉。

但是,畫來畫去都是芸瑄…

沒有辦法去畫其他的東西。

  「(我現在應該夠難過吧……為什麼還是哭不出來…?)」

  「陳博軒,你今天很不專心唷!」老師站在博軒前面說。

  「對不起,今天我有點累。」

趁老師去講課時,博軒拿出他媽媽的照片。

  「(媽媽,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做的對不對…)」

補習班下課後,博軒慢慢地走回家。

在進門之前,

他看到認識的一個人站在他家門口。

  『小軒軒~你是去哪啦?』巧麗高興地跑過來。

  「(呃!好親密的稱呼…)我去補習啊。」

  『唷~難怪我每次考試都輸你。』

  「我只是運氣好而已,剛好多猜對幾題…」

  『你一直都這麼謙虛,還是說你在笑我笨都猜不對?』

  「我哪有這樣說…(家俊,趕快出現把她帶走好不好?)」

  『嘻嘻,開玩笑的。』「妳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聽說你跟子茵開始交往了。』

  「嗯,算是吧。」博軒曖昧地說。『謝謝你!』

  「為什麼你知道我家在這?」『俊跟我說的。』

  「很好…姓游的,星期一不要被我遇到!」

  『是我問他的啦!不要怪他啦。』巧麗說。

  「那…為什麼你要問?」

  『來鬧你啊!』「呿!無聊…」說完,博軒走進屋裡。




  「叮咚!」

博軒往電腦螢幕一看…是巧麗用即時通敲他。

  陳博軒:幹麻啦?

  巧麗:你很過分耶,把我丟在門外!

  陳博軒:不然妳希望我怎樣做?

  巧麗:送我回家呀,這還要我說~

  陳博軒:留給家俊去做吧。

  巧麗:哼哼!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

  陳博軒:是是是,只有家俊懂。

  巧麗:都只說俊…算了!不管你了!

         ---巧麗 已經離線了---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5:56 , Processed in 1.641058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