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xxx96352

【長篇小說】 檸檬女,別想逃

[複製連結] 檢視: 6931|回覆: 32

21

21

當禿子站上台,介紹他們時,下台的女人們大叫:「呀--白浩!是白浩耶!」「啊啊──白浩竟然就在我眼前~噢!我要暈了~」「天啊!好養眼啊!」「白浩好帥,但另一個也不賴!」班上的女生很快的形成兩派──白浩派和瑞文派(經過自我介紹後,知道ABC的名字叫翁瑞文,在英國出生的台灣人。)

白浩雖然穿上了制服,頭上束了個頭帶,頭髮用了髮臘,但是天生的稚氣卻不因外表而影響;瑞文也是穿制服,斯文的髮型搭配斯文的舉止,可以和振云、淵銘不分上下。

「嗯...我看看,你們兩個要坐哪呢?」禿子的眼神飄來飄去,心裡祈禱白浩不是在我旁邊,而是離我十萬八千里的位置。

「你坐希萱的旁邊好了。」禿子對著白浩說。希萱是咱們班的班花,活潑可愛,直率的個性也討人喜愛。

當禿子下了這個決定,希萱的臉馬上紅起來,可見她是白浩派的。而希萱的好朋友──莉芳、庭梨、琴虹也跟著起鬨。

「希萱,你們坐在一起一定郎才女貌!」

而希萱也不好意思的說:「哪有…我才沒漂亮呢。」

(呿呿!裝,還裝!明明就睡覺也會偷笑還裝咧~)

(不…等等!我…我才不是忌妒咧!)

「喂。」白浩的聲音很小聲,但卻很有氣勢,全班安靜了下來。「我要坐那個位置。」白浩指著我左邊的位置,那是左邊數來第一排最後一個位置,因為我的身高,所以我在第二排最後一個位置。但說也奇怪,我右邊的位置是空的,他怎麼不坐那,要坐左邊那個有人坐的位置呢?

「呃…你…請你注意你的口氣!」禿子惱羞成怒,看來他今天又要掉幾根毛了。

白浩不理會禿子的話,直接走到坐在我左邊的瞿延翔。

「喂,起來,把你的東西收一收,這個位置老子要了。」白浩威脅的口氣讓我啞口無言。(為什麼啞口無言…?我不知道,但現在班上處於蚊子的聲音都聽的道的地方。)

「呃…好。」瞿延翔,班上最懦弱的男人,你說他是男人還有點怪,因為女人們都把他當作好姐妹,他只不過個性女性一點,但外表身材及性向都是正常的。

(延翔,別走!)我的眼神傳達著,但他看了我一眼,很為難的拿著課本、書包走到禿子旁邊。而希萱和希萱的朋友的臉都綠了。

白浩把書包一甩,大剌剌的坐下,對我說:「我有傳簡訊給妳喔,回家趕快看。」

(可惡!這時候說這個幹麻阿?!想要我被女人排擠啊?)

全班除了男人和瑞文派女人之外,白浩派女人都以敵視的眼神看著我。

(天啊,我還不想那麼早死…)

禿子也無可奈何,只能嘆氣又來了一個叛逆的小孩(其他叛逆的小孩是班上些許不良少男、女)。

「嗯…那,瞿延翔,你坐到齊維涵右邊好了。」禿子說。

「等等。」瑞文阻止禿子。「老師,很抱歉,齊維涵旁邊的位置是我的。」

(瑞文?噢噢!這個月還真的桃花朵朵開!)

「不行不行!怎麼可以!」禿子因為瑞文比較乖,所以就說話大聲一點,真是欺負人…

「不行的話…那我就強行。」瑞文說完話,走到我右邊,把書包掛好,坐下時還散發玫瑰香味。「維涵,請多多指教,妳的腳還好吧?」

(糟糕…)

瑞文說完話,全班除了男人之外,所有的女人敵視著我…原因,很清楚了。
 
xxx96352的詩詞駢賦  →不定時新增
xxx96352的散文小品→不定時新增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22

22

下課鐘聲響,愛尋和允陽跑到我旁邊,正要跟我說話時,瑞文和白浩一人拉住我一隻手(瑞文右手、白浩左手)。

「瑞文,你很清楚向日葵是我的。」白浩的口氣讓我嚇了一跳,我以為他的口氣會很差,沒想到竟然還滿好的。

「不好意思,維涵會比較喜歡我。」瑞文一口有自信的說,又對我說:「維涵,我送妳去保健室吧。」

「呃?恩…」自己的傷要趕快處理,所以我答應瑞文了,其實,不管是誰跟我去保健室,我都是可以的,當然除了禿子以外。

白浩的手沒有放開,更用力抓緊。「等一下!」

「啊!」手痛了一下。

「對…對不起。」白浩馬上鬆手。

「得了吧,維涵的手要是被你拉傷了怎麼辦?」瑞文說話咄咄逼人,但我知道他是在幫我說話,但…

瑞文趁機把我拉過去。「走吧。」

「…嗯。」


保健室。

「有人受傷了。」瑞文打開門,對著醫護老師說。

醫護老師讓我坐在床上,幫我包紮傷口,雖然很痛,但腦子裡一片空白,對於白浩的口氣感到疑惑。

不知不覺,已經包紮好傷口了,瑞文也幫我登記了。「嗯…謝謝。」

「走吧。」瑞文扶著我離開保健室,明明是剛認識不到一天的人,卻讓我感覺加倍信任,但瑞文卻又帶點哀愁的味道。

「那個…瑞文,你…」

「什麼?」瑞文扶著我走樓梯。

「不…沒什麼。」對於白浩和他,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要說原因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原因,亂糟糟的,感覺很不好。


回到教室。

時間過的很快,馬上就到放學時間,一整天和愛尋、允陽說話沒多少句(自從他們自我介紹後),一身疲倦的收拾書包。

因為瑞文和白浩是轉學生,所以跟著禿子去寫一些基本資料,十幾分鐘後,班上的人也都走了,只剩下希萱和她的好友們以及我(因為找筆記本所以花了很多時間),而她們趁這時候跟我説了一些話。

「齊維涵,我警告妳,離白浩遠一點!希萱才是最佳人選!」平常和我還不錯的庭梨對我這麼說,還真有點傷心…

「還有,請妳也別和瑞文太好…」看來琴虹是瑞文派的…可是,我有什麼辦法呢?

(妳們兩個這麼說,我有什麼辦法…我也不想成為全班公敵呀~)

「庭梨、琴虹,還有希萱,我不想成為全班公敵,也不想讓妳們討厭,可是…要我和他們關係遠一點是不可能的。」我一口有自信的說,之所以不可能,是因為坐在一起,想關係差都難。

「妳真的很不要臉耶!」

啪!

這輩子,好久沒被人打過巴掌…

痛,轉為麻痹。整個臉頰似乎被痛、麻,搞的沒有其他感覺,心情沒有憤怒、哀傷,卻很不自然的冷靜。

我嘆了一口氣。「打都打了,罵都罵了,該說的也都說了,我可以回家了吧。」我拿起書包(手提式),裝做很瀟灑的走。

(唉,齊維涵啊齊維涵,這輩子妳什麼人不惹,偏偏惹到不該惹的;桃花什麼時候不來,偏偏在這時候來,還兩個都來,挖哩咧…)

當我拉開門,不想看到的人卻出現了。

「白…浩?」我把書包遮住我紅腫的臉頰。

「書包拿開。」他的聲音很冷淡,不像以前一樣,應該說,自從瑞文出現後,他和早上差很多。

「不要。」(要是我拿開,一定會被追問…)

「拿開。」他的聲音威脅著我,但我堅持不拿下。

「不要。」我一樣的拒絕他。

「好,算了。」他的聲音淡淡的帶過去,使我的心情很沉悶。

我以為他會拿開我的書包,但是卻沒有,心裡卻小期待他拿開書包,發現我紅腫的臉頰,我為什麼會如此期待…?

「對不起。」我說了”對不起”…我對白浩說”對不起”…

我用跑的離開教室、離開學校、離開白浩…


回到家,打開爸DIY的木箱,裡面什麼也沒有。

(手機…收走了嗎?)

失望的心情帶進家裡,家人也感覺到我的不對勁。

「涵涵,妳怎麼了?」媽關心的問。

我露出勉強的笑容。「沒什麼…我累了,先去房間了。」

「那個…涵涵…」

「媽,有事明天再說好嗎?我累了…」我打斷媽的話,回房休息。

我,肯定傷害到白浩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擰懞女

我怎麼看到這好像是看漫畫一樣止不過變成文字敘訴一樣而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3

23

隔天,本來不太想出門上課的,但是媽卻逼我出門。

去了學校,面對的是女生的敵視及竊竊私語(當然愛尋不可能),愛尋和允陽也是急忙安慰著我,雖然嘴巴要他們放心,但其實我自己也放不了心…

第一節課的鐘聲響起,卻不見白浩,也許他是在躲我,也許他不想見我,但是…我的心卻好難過,這是為什麼?

(我愛的人…應該是振云才對。)

發呆,發現桌上橡皮擦的套子裡塞了一張紙條,打開來看:

維涵,我很抱歉讓妳的人緣下滑,如果她們欺負你,記得告訴我。
09********

原來是瑞文傳的,瑞文的字很乾淨整齊,看起來就是他的字,他的關心,現在只會成了我的危機。

我回了信,把我的信一樣塞進橡皮擦套內。

THX!她們不會怎樣的^_^我可是無敵女超人!

加了個心情符號,把橡皮擦丟到瑞文的桌上(同時也趁她們不注意的時候)。

瑞文看著我,笑了笑。


到了第三節,白浩一樣不在,禿子要我去辦公室,所以在體育課後,我便直接到辦公室了。

「報告,老師,找我嗎?」我對禿子說。

禿子一副驕傲自大的樣子,差點讓我的早餐從嘴裡吐出。

「來來來。」禿子手揮著。

「我說,妳跟白浩是什麼關係?」禿子大概是要我幫他說好話吧,真是虛偽!

「老師,你問這個要幹麻?」

「呃…這個嗎…老師想說…能不能請妳幫忙去白浩家,這裡有他們家的地址,妳知道嘛…妳跟白浩比較熟,這…老師…」禿子吞吞吐吐的說,原來是膽小不敢去他家。

(正好,我有事情要問他。)

「什麼事?我幫老師去就是了。」

禿子的金框眼鏡一亮,把一袋禮餅和一張寫了地址的紙條給我。「這個拜託妳囉!」

(唉,說到底還是要我拿東西巴結他。)

在離開辦公室之前,禿子還大聲的吼:「要記得跟他說是我送的唷!」

真受不了…這還是老師嗎?


回到教室,瑞文問了我去哪,我只淡淡的回他:「上個廁所。」我騙了他,因為,我跟白浩的事情,我想自己解決。

下午,我請愛尋幫忙我,我的打算…今天大概會很晚回家,雖然家裡沒什麼門禁,但怕媽擔心,所以我騙了媽。小謊,老天爺,原諒我吧。「愛尋,今天晚上要是我媽打電話給妳,妳就跟我媽說我在妳家讀書,拜託妳了。」

愛尋很夠意思的答應了,而放學之後,我提著禮餅和書包很快就走了。

老天是在懲罰我,好死不死,踏出校門的第一步,一滴雨從天而降,接著…傾盆大雨!

(可惡,我沒帶傘啊!)

脫下外套遮住頭,保護著口袋裡的紙條(地址),怕跑快掉了,又怕拿出來會淋濕。

剛好一台小黃經過,我便招手上車,前往白浩家。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4

24

唸著手中紙條上的地址給司機聽,司機慢慢的開,我不禁發起脾氣:「司機先生!請不要繞遠路!我趕時間!快點!」

司機開始心虛,加快速度往捷徑開。

到了地點,那是一家小公寓,比起振云家,雖然差很多,但是當時沒想什麼,直直往前衝。

雨一樣下著,我趕緊跑到樓梯間,看著地址上寫的,五樓,我跑上五樓。

喘吁吁的,汗流浹背,看見按鈕便按下去。

燈迅速的關閉!

(…原來我按到燈的開關了。)

開啟燈的開關,發現在鐵門旁有電鈴,我用力的按,一按再按。

過了幾分鐘,我不喘了,但是卻沒有人開門,我開始擔心了。

(快開門啊!白浩!)

我一直按、一直按,卻還是沒有人開門。

(沒人嗎?)

我放棄繼續按電鈴,但是我齊維涵的個性,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我跑到管理員那拿了鑰匙(管理員不在,但看到桌上串著很多鑰匙,我就拿走了,我可沒偷東西,我是借東西,因為我有留紙條喔!),又喘吁吁的跑回五樓。

(沒是住這麼高幹麻…)

我從一大串鑰匙中找到3-5的鑰匙,伸進鑰匙孔。

喀擦──

(這時候真愛解開的聲音~)

我急忙進去,家裡一片漆黑(下午七點,也沒開燈),客廳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台小電冰箱和一張桌子,大小因為太暗,所以並不是很確定。

「白…白浩?!在嗎?」

沒有聲音傳出來,轉角有一間房間,進去之後,我卻看見白浩蒼白冒著冷汗的他。

「白浩!」

我跑到白浩旁邊,扶起他到床上,用手擦了他的冷汗。

「天啊,怎麼這麼燙?白浩,快,我扶你到床上。」

「向…向日葵,是..妳…嗎?」白浩的聲音虛弱,跟平常的他差很多。

「對,是我,你要休息…」我的眼眶泛著淚。

費了一大番功夫才把白浩扶到床上。

「白浩,我去幫你買退燒藥,你等一下。」

「不要走...」白浩虛弱的聲音卻還是一樣霸道,手緊緊抓住我,好像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在抓住我。

「可是…你在發燒…」

「就..今天…陪在我身邊…」

我放棄買退燒藥,不停用衛生紙擦去他額頭的冷汗,他只穿薄薄的一件襯衫和長褲,被子也不厚,平常一定又吃不營養的東西,也難怪會發燒。

(該怎麼辦?沒有藥…沒有厚衣服和厚被子…怎麼辦?)

我決定放手一搏,我拿著外套蓋著他,脫去身上的襯衫,像這樣抱著他,我的體溫應該有效,我的衣服也希望可以給他一點溫度。在床上,我只希望給他溫度,那是我能為他做的事情了…

-----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12-15 06: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5

25

「…..欸...」

「起.........」

模糊的聲音在我耳邊吵著,就像蚊子一般。

「齊.......」

我揮揮手。「唉喔…死蚊子!」

啪──

我好像打到什麼東西似的,但實在太累了,所以又繼續睡了。

「齊維涵!妳要老子叫你多久啊!還打我?!給我滾下床啊!」

因為我的腳跨在被子上,露出一半的身體(上半身只有內衣),緊緊抓著被子,而白浩這一拉,被他甩到地上。

「痛......」我摸摸自己的屁股。

抬頭看見白浩,又看看自己的上半身。一、二、三…「啊啊啊───!」

「啊啊啊──!」白浩也跟著叫。

我立即住嘴。「你叫什麼?」我把床上的襯衫穿上。

「那你叫什麼?」白浩反問我。

「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喂!昨…昨天不知道是誰喔…不要走!別走!的叫,唉唷,還拉我的手拉的緊緊的呢!」

(呿!我的口才也是一流的呢!)

「妳…!」白浩不爽的點點頭,又說:「嗯嗯嗯,我說別走、不要走,那又怎麼樣?有個人不也脫掉衣服抱著我,抱的緊緊緊,還真不害羞呀!」

(啊啊啊──白浩!你這臭傢伙!)

我拿了床上的抱枕往白浩身上丟。「我..我真是眼睛瞎了、心腸太好了,才會幫你這傢伙,早知道昨天就讓你發燒燒壞頭!哼!」拿了書包等東西,我火冒三丈的走出房門,用力的甩了門,快步離開他家。


走在路上,還不停的碎碎念:「死白浩!臭白浩!了不起啊?!哼!早知道就不幫你了!虧昨天還挺可愛的說…」

轉角,來了一輛腳踏車。

「啊!」

碰!

「痛死我了...」

(腳踏車大概也被我撞毀了吧…)

「不要緊吧?」熟悉的聲音傳進爾哩,大腦回想著……啊!轉學生!ABC!現代版史萊姆!瑞文!「是妳?」

「啊...是我,齊維涵。」

「還好吧?」他扶我起來。

我拍拍屁股。「啊…嗯嗯。」

「痾...那個...」

「嗯?」

「妳的扣子…」

我往下看襯衫的扣子。

(呀阿,真丟臉!我竟然把扣子扣錯?!丟死了!)

「痾…我…噫…」不知道該說什麼…

瑞文脫下身上的夾克,圍住我的上半身,投看著左邊。

「快扣吧,這裡人沒多少,如果有人來,夾克也幫妳擋著,我不會偷看的。」

(…瑞文。)

「謝謝。」我用最快的速度把扣子全部更正,還好沒有人經過。

「那個…妳昨晚沒回家啊?」瑞文穿上夾克問。

「咦?你怎麼知道?」

瑞文指著我的襯衫。

(嗄…對吼,學校制服…)

「趕快打通電話回家吧,免得家人擔心。」

「嗯。」我打開書包。

(奇怪…在哪呢?)

我左翻又翻,就是找不到…

(不會吧?我的手機…)

「不見了嗎?」瑞文問。

「大概是...」

「用我的吧。」瑞文從口袋拿出手機。

「謝謝。」

撥下電話,果真被媽罵了一頓,平常沒什麼門禁,現在變成晚上十點前回家…算了,反正沒門禁的時候我也常常在十點前回家。

(沒差…)

跟瑞文道別後,發現剛剛跌倒的手傷,還有昨天撞到瑞文的腳傷,哀,怎麼都是傷?!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10-1 04:5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6

假日,真好……

換上衣服,大字型的躺在單人床上,抱著枕頭,左思右想,就是忘不了昨天白浩的模樣。

「從沒看過的...他…」嘴巴不由自主的說出話來。

自從遇到白浩,我的高中生活全變調了…

全是因為”愛”吧。

(如果沒有你的出現…我會跟振云再見面嗎?)

嘟嚕嚕──嘟嚕嚕──

家裡的電話響起。

(啊…吵死了!)

把自己藏在被子裡,就算知道躲在裡面也是聽的到聲音也一樣…

嘟嚕嚕──嘟嚕嚕──

鈴聲停了又響、停了又響,對峙了三十多分,我,投降了…

「喂?找誰?」口氣不太好。

「那個...謝謝。」

(白浩?)

「你說那個啊…算了啦,反正…」

「吃個飯吧。」

「吃…吃飯?!」(好呀!正好肚子餓了!)


某餐廳──

東張西望,這餐廳跟我可真搭不來啊…

「你…這麼多錢啊?」拍了拍蓋在腿上的紙巾。

白浩笑了一聲。「大概吧。」

「這麼多錢,幹麻不住好一點?」

我的一句話,白浩停下轉義大利麵的手,默默的沒說話。

(死了…又說錯話!)

「痾...那個!剛剛我有遇到瑞文耶!」我想扯開話題。

白浩稍微抬頭看了我,又低頭默默不語。

(糟糕!他們關係不好的…又忘了!笨蛋笨蛋!)

「嗯...痾…振…振云還好嗎?」(這問題就還好了吧…)

白浩把叉子甩了出去,叉子擦到盤邊,大聲的響了一聲。

「噫...對、對不起!我不知道……」

白浩起身,拉著我的手去結帳台。

(天啊…別把我賣了!)

「白…白浩…我…我……」(看他生氣的樣子,我真的被嚇到了…)

「......」白浩什麼話也沒說,就拉著我走了。

碰!

「噢!」我的鼻子狠狠的撞了白浩的背。(幹麻突然停下來?)

從白浩的另一邊傳來一個江湖味很重的男子的聲音。「喂!哩金齁大吼?[喂!你很大膽吼?]」

眼睛稍微瞄一下,是一個塊頭大的男子,兩手臂還刺著龍,身上穿著黑底繡花衣,肥胖的身材搭上手上的翡翠戒指,骯髒的牙齒充滿著檳榔垢,理著平頭還穿著夾腳拖鞋,天啊!分明就是知名的台灣大哥嘛!

「抱歉。」白浩冷冷的說,拉著我的手,把我拉到他的前面,接著推著我兩邊的肩膀。

「但咧![等一下!]修價金水喔?![小姐很漂亮喔?!]勞落賴勞落賴。[留下來留下來。]」台灣大哥用那肥胖的手掐著我的肩膀。

「痛...」我小小聲的叫。

「放開你的手。」白浩依舊是冷冷的說。

「哩公啥?[你說什麼?]」台灣大哥用他那凸到不能在凸的眼睛瞪著白浩。

(嗚嗚…別這樣,好可怕….不不不!齊維涵!妳是大姊頭呢!)

「放開你的手,別用你骯髒污穢的手碰她。」霎時間,有那麼感覺白浩很MAN,甚至莫名的心跳加速……

「X盃!怕吼哩細[打死你]!」台灣大哥一個手勢,後面五個小弟出現,客人跑走了,店員和老闆躲在櫃檯下。

他們和白浩大打出手,白浩把我甩到另一邊,

「不…不要打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7

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大打出手,五對一,實在太不公平了,白浩在厲害也不是五個人的對手…

「怎...怎麼辦?!怎麼辦?!」我急躁的說著。

叮叮叮───

巷子傳來腳踏車的車鈴聲響。

我的頭一轉…

(呀啊!是瑞文呀!救星!)

「怎麼了?」瑞文停下車,很冷靜的說。

「瑞...瑞文!幫...幫白浩!他..他要死了啦!」我結結巴巴的說著。

「死了正好,少了一個競爭對手。」瑞文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瑞...瑞文...」(怎麼這樣…?)

「開玩笑的啦!」瑞文摸了摸我的頭。「不過話先說在前頭,我是看在妳的面子,可不是幫他喔!」

「瑞文!謝謝!」

瑞文的眼神充滿鬥志與信心,彷彿許久沒上戰場的威武戰士。「嘿嘿…我來嚕!」

乓乓!碰!咚咚!乓!碰!

不同的聲音傳進耳朵,瑞文的身手也不錯,整個就是兩個帥哥上戰場,噢…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帥!

「不用你幫忙我也可以。」白浩和瑞文背對背,那五個兄弟把他們包圍起來。

「呿!我可沒有幫你,我是幫我的小親親。」瑞文說完話,又一副自信滿滿的看著我。

「外國人說話都這麼肉麻嗎?」白浩疑惑的問,又說:「幹完這場,我們再來幹一場!」白浩也是信心滿滿的說。

「我是ABC,不算完全的外國人,我也有東方人的氣質呢!對於我們那場…奉陪囉!」

「一、二、三!」白浩數著。

「上啊!」瑞文也衝了過去。


白浩和瑞文給了他們一拳又一拳、一腳又一腳,過肩摔也使了出來,還有在電視上看到那吊鋼絲踩牆壁後空翻的姿勢,通通使出來了,真是英雄救美…

「哼!」台灣大哥眼看著他們就快陣亡了,一手拿著小刀,一手挾持著我。

「喂..喂!」我誇張的叫了一聲。(搞什麼,要挾持就挾持好一點的刀,這生鏽了還用啊?還有,這台灣大哥的手在抖啥啊?!)

「別動!」台灣大哥很大聲的吼著,白浩跟瑞文看到之後,眼睛怒火熊熊燃燒。

「欸欸!繼續打啊!我這裡沒事啦!」我冷靜的說。

「......」他們不說話,聽了我的話又繼續幹架,沒兩分鐘,台灣大哥的手下各各躺在地上。

「換你了!死肥豬!」白浩罵著,慢慢的走過來。

「噢噢噢!我要小心打過去脂肪噴出來!」瑞文摸摸自己的手。

「別…別過來!過來我就殺了這女的!」台灣大哥沒種的說著。

「怕你啊?看招──…」白浩和瑞文衝過去的那一剎那!

乓!

台灣大哥倒下。

「你以為女人好欺負是不是啊?下次挾持人要換把刀!這生鏽了還用?要別人破傷風、蜂窩性組織炎啊!?呿!你們男人呀,天生就是有個缺點,就是那根!哼,看我怎麼讓你生不了小孩!」我對他的小孩踩了又踩,在地上輾了又輾。(爽!)

「......」白浩和瑞文傻了眼。

「啊啊!不..不要!不要!」台灣大哥喊著。

「哇塞!欺負你家小孩你還這麼爽?唉唷我的媽呀!天啊天啊!不要就是要!交給你們處理了。」我拍拍手,跟瑞文和白浩接手。

「好啊!敢惹我女人?不要命了!看我怎麼修理你!」白浩折折手指,發出”咖咖”的聲音。

「SORRY,冒犯了。」瑞文對台灣大哥眨眨眼。

說完話不到一分鐘,好在我摀住耳朵,只是小小的聽到…

「阿阿阿──」他的叫聲罷了。

接著,警察也趕來了,我們對警察做了些敘述,但我們動手也到派出所去做一些筆錄,也罷,反正…嘻!閒著也是閒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8

做完筆錄,伸伸懶腰,但看見前面兩個超級美男子,說真的,連我都想帶起太陽眼鏡了。

「還沒吃飯嗎?」瑞文關心的問。

「我會帶她去吃飯,不必你操勞。」白浩拉起我的手。「走吧。」

「哼,都不知道自己處在什麼樣的環境…」瑞文走向白浩,我和白浩一臉疑問。「還敢這麼大膽啊?我早說過維涵是我的,你怎麼還是那麼固執,難道…沒父母的人都這樣子嗎?」

(沒父母…?是說白浩嗎?)

白浩一手緊緊握著我,另一手送了瑞文一拳,卻被瑞文擋下了。

「像你這種三腳貓功夫,我隨便打打都贏過你,你要怎麼保護維涵,如果我將她帶走,你要怎麼挽回?」瑞文的口氣咄咄逼人。「承認吧!」

白浩用力的甩掉被擋住的手,兩人毫不理會在旁觀看的路人。「承認什麼?!」

「承認你沒有援兵……是輸家。」瑞文將輸家說的特別重。

「可惡!你──!」白浩又兩揍瑞文,而我卻毫不猶豫衝上前抱住白浩。

「不要打了!別打瑞文!白浩,冷靜一點!」

白浩鬆下手,不知如何的,推開了我,對我說:「妳站在他那邊?妳不是在我這邊?!為什麼要替他說話?妳知不知道妳在無意中傷害我很多!」

「不...不是的,白浩!不是你想的那樣!我──…」

「夠了,妳去做他的援兵吧,反正…你老早就拒絕我了。」白浩淡淡的說,慢慢的離開。

「白浩!」我向前想抓住白浩,但白浩卻頭也不回的說:「別碰我。」

是冷冷的一句”別碰我”,卻讓我感到大大的打擊。

「我承認我時常說錯話...可是...我從來沒有表明我拒絕你啊!」我的聲音漸漸大聲,想讓越走越遠的白浩聽清楚。

「那麼簡訊呢?妳怎麼解釋?為什麼要傳給我這種訊息?!」白浩停下腳步,從口袋拿起手機,伸手拿給我看。「我找妳出來就是為了這個,妳想解釋什麼?」

我伸手拿了手機,看那封簡訊:

白浩,我一點都不喜歡你,對於你的一舉一動都是我的困擾
我真的受不了你暴躁的個性,每次我所說的話都不是在損你的
是真心討厭你而說的,我有振云的陪伴、有瑞文保護我,
有你在只是多餘的,我根本就不需要你
尤其像你這種動不動就發脾氣的個性
跟小孩子沒兩樣,我真的受夠了!
拜託,快點離開我,我不想在演戲對你有多好多好了。
別再聯絡了,bye



等等…

根本不是我寫的啊!

天啊天啊!

誰能為我解釋這一切?!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9

29

那天,只剩下瑞文陪著我,而殘留下的思緒,連點邊都碰不著。

拿起手機、打好簡訊、取消、放下手機…

動作不曉得重複了幾次,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亂糟糟的。

「涵涵,趕快下來吃早餐了!妳不是還要去上課嗎?」老媽在樓下喊著,這時的我才想起…我還有輔導課要上。

坐在餐桌上,我不停想是誰傳那簡訊…以及瑞文說白浩父母…的那件事,

「媽,沒父母的小孩怎嚜生活?」我問。

「噎耶?!孩子的爸,涵涵是不是發燒了?她是不是不要我們了?嗚嗚…」老媽聽完我的話,衝動的跑到老爸那邊,可見他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沒父母的小孩他們怎嚜過生活?」不是「如果我能像沒父母的小孩一樣過生活那我不用父母也可以」

「傻瓜,維涵怎嚜可能不要我們呢?」老爸摸了摸老媽的頭,兩人甜甜蜜蜜,又抱又摟又親,看的我真有「不用父母也可以」的想法。

轉了轉白眼,吃了口吐司,我便起身上學去。「我吃飽了~」走向大門,「我出門了~」

老媽還依偎在老爸胸懷,摸摸他的胸口問:「你今天早點回來好了…」

(天啊天啊!真是受夠了!一大早就親熱!)

我不耐煩的吼著。「我、出、門、了!」

----***----***----

(還是跟白浩解釋一下好了…)

突然,小丸子的鈴聲出現!(我把簡訊鈴聲換了。)

簡訊內容:

如果,對妳而言,
玩笑話與真心話是不同的
那麼我要告訴妳
「我恨妳」
妳覺得是玩笑話還是真心話?
如果,對妳而言,
沒有父母的人也沒關係
那麼我要告訴妳
「別讓我再失去重要的人了」
妳覺得是玩笑話還是真心話?


眼淚奪框而出,我按下通話鍵,一陣鈴聲響起…

「糟糕!」白浩的聲音在離我不遠處。

「白浩…?!」

「不…不要靠近我,是…是妳說我們別再聯絡的…我…我...」白浩結結巴巴。

「我喜歡你!」我衝過去,抱住白浩。「管他是真心話還是玩笑話,管他信是誰偷發的,管他有沒有父母,管他是不是腳踏兩條船,管他有沒有情敵…管他聯不聯絡…我喜歡…喜歡白浩。」

那時才發現,當兩瓣唇與兩瓣唇碰觸在一起,那才叫戀愛。

「我說...妳要怎麼辦?妳現在可是腳踏兩條船。」

我將手機舉起,那封寄件匣內的備份信:

寄件者:維涵
收信者:振云
主旨:^^

振云,說久也不久
說早也不早
我知道我們彼此早已沒有感覺了
什麼BE什麼準奾的
我們之間的距離你也不是不知道
默默的…我們一起追尋屬於自己的愛
好嗎?
我們之間,
純純的戀愛,
該長大了。



「那...這樣我可是單身喔!」我說。

「那翁瑞文怎麼辦?真該死…」白浩吼著。

「瑞文那邊啊...你跟他滿熟的,你去說吧!」

「為什麼是我去說啊?!」白浩抗議。

我嘟起嘴。「那好吧,反正當女性單身同胞之一也不錯。」

「可惡...可是…還有準奾那邊啊。」

「大不了帶我去見他不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帶你去,然後說:『他是我的女人』這樣啊?」

「你不要就算了。」

「要要要!當然要!」

我們兩個邊聊邊走。

「那妳可不可以在親我一下?」

「混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12:53 , Processed in 1.135647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