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xxx96352

【長篇小說】 檸檬女,別想逃

[複製連結] 檢視: 6928|回覆: 32

11

白浩揹著我走,但路越看越熟悉,不就是要到我家的路嗎?

「欸!泰山,你要帶我去哪?」我拍了他的肩膀。

「死八婆,帶妳回家啦!吵死了!肥婆。」他那張嘴一樣賤…

「不是要去別的地方嗎?」我故意在他耳邊輕聲的問。

(哇賽!這小子會臉紅?!)

「X的!不要在我耳邊說話啦!在叫我拿布袋把妳裝起來,丟到大汪洋!」

我嘟了嘴巴,看向前面的路,轉了彎,熟悉的房子出現…等等!還有個…熟悉的身影。

「白…白浩,停下來、下來!」(他…他….)

「妳扭到還要走……路?!」

白浩瞬間把手放下,我就這樣活生生摔下來,這傢伙…怎麼了?

「準閑。」白浩說完後,蹲了下來,對’’他’’很客氣。

那個身影熟悉的’’他’’開了口,就連聲音…也好熟悉。「準棠,好久不見,起來吧。」他看向我。「好久不見,維涵,妳變好多。」

我想了一下,這個身影、這個聲音、這個個性…還有動作,全部全部都好熟悉…他,是…振云?!

「…振云?!」眼框含著眼淚,就快撐不住了。

「妳認出來了。」一樣陽光燦爛的笑容,在三年後的夏天…終於見面了。

「振云!」我撲到振云胸懷,三年沒見、三年沒聯絡、三年沒擁抱、三年沒交男朋友、三年…沒有對話;我把握機會,狠狠的將雙臂抱住振云,我不要再讓你離開我身邊…

「…涵,我回來了。」振云也抱著我,這時候我已經不管周圍有誰(死泰山),我都要抱振云。

「準閑,親熱等等在說,先說一下怎麼回事好不好?」白浩無奈的說。

(死泰山,這時候插手!)

我和振云鬆手。

「到我家來聊,這裡有蚊子。」我氣呼呼的說。




到了客廳,我給振云倒了他最愛喝的牛奶,給泰山一瓶苦到不行的黑咖啡(沒加半點糖),嘿嘿…我可不是心機重,而是要報仇!可是想想,他剛剛揹我,還是給他加點糖好了,嗯!加’’點’’糖~,一點!!

「來吧,你們的。」我把牛奶端給振云,露出微笑;把黑咖啡給了泰山,兩眼銳利的瞪著他。

「謝謝妳…涵。」振云對我笑,害我心裡久沒心動的小鹿又再度復活。

「謝謝妳!齊、維、涵!」泰山喝了一口咖啡,他的臉迅速變色,回瞪我,嘴巴卻是笑著。

「不客氣~」我對他們兩個說。

(哼!老娘可是去過戲劇班!)

「先說說你們兩個吧,怎麼認識?」振云的聲音一樣開朗,但整個人成熟好多。

「某個泰山因為我買了他要的扇子在鬼吼鬼叫。」我把沙發上的雜誌疊了一疊,裝做很忙的樣子。

「喂!我可是……」

(咦?怎麼不說話了?)

我稍微把眼珠子移動一下,用餘光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振云好像在瞪白浩。

「我…我可是有給妳錢的!」白浩說。

「喔。」我轉身,又坐下。

「那…今天準棠怎麼揹涵?」振云的話聽起來好像是在生氣。

(什麼準棠準閑?!)

「因為他的腳扭到,我盡男人的責任而已,她這種女人我還看不上咧!」白浩呿了一聲。

「那真是辛苦你囉!咖啡快喝吧,涼了就不好喝喔!」我瞪了他。「我們的事大概就這樣,剛認識而已,真是孽緣!」

「嗯,我還以為準棠是涵的男朋友。」振云的聲音變的跟以前一樣,原來是小吃醋呀!也對,以前交往沒有多久振云就出國了,所以吃醋的機會很少。

「振云,我們一直沒有分手。」我很認真的跟振云說。

白浩喝了一口咖啡,聽到我說的話,咖啡用噴的,把整張桌子都是。「你…你們是男女朋友?!」

---
呵呵~心情好~
這篇是情節高潮的開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12

「………」我和振云都沒說話,因為剛剛我們兩個都以為是自己的空間,完全忘記旁邊還有一個不知道我們過去的泰山──白浩。

「說啊!你們在交往?」白浩很激動的說。

「……嗯。」我說,振云也點點頭。

(我在幹麻?交往…那麼說不出口?)

「呿!你是準閑耶!隱瞞這種事情…這種事情…算什麼?!」碰!白耗用力的拍桌子。

(什麼是準閑…?)

「什麼是準閑?什麼是準棠?我完全聽不懂……」我真的…不懂。

「……我們有個組織,叫做BE,那個組織…裡面有安排階級,準奾是最大的,接下來是準閑,然後是準棠、準方、準展,最低的是準淌。」振云說了他們BE的階級。

(原來之前說的BE就是這個…準棠,排第三…)

「每一階級的身分都不一樣,權力也不一樣,但是有一個規則,就是…」振云停下話。

「如果有另一半…必須馬上告知。」白浩淡淡的說。

「為什麼?」我問。

「因為…準奾說過:『一個人,如果有情人,那麼就會分心,對於BE…是困擾。』所以,沒人真心交過女朋友。」白浩說。

我看像振云。「你什麼時候加入BE?」

「……認識妳之前。」

啪!

很響的一聲……我用力的打了振云的臉。

「所以…你也是玩玩而已。」我跑走,離開客廳…

我氣什麼呢?我早該知道,當初…像他這種風雲人物,怎麼可能看上我這種鄕巴佬?怎麼可能有時間把我改造?一切一切…都只是謊言罷了;就連跟我約定回國也是吧…根本沒有要去留學吧…只是想去跟其他女人交往吧!

「涵!」

(好痛…好痛…我的腳阿…)

腳痛,心更痛,像凋萎的花一樣,失去原本的光彩。

愛情,應該是可以相信的東西,往往人總是把愛情變成不可相信的東西,而現在的我,就這樣變的黯然失色,跟熊貓一樣,僅剩的那兩個顏色──黑和白,牠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拍張彩色的相片,然後告訴別人它是色彩亮麗的吧。

(熊貓,我發誓,我就快跟你一樣了。)

我躲在老媽最心愛的花圃的小角落,不到三十秒,還以為可以搞自閉搞久一點,卻沒想到被討厭的死泰山找到。

「哭吧哭吧!我不看總行了。」白浩轉身說。

「哭啥?」我故作堅強。

「吼!真不懂妳們這些女人耶!要哭就哭,不然就找我幹架,我會放水的啦!棟未條~」白浩那狂妄的口氣又出現,真要打架,你放水我也不想打。

「謝謝喔,不過…我只在喜歡的男人面前哭。」現在…沒人可以陪我哭了。

「去找準閑阿。」

(說的簡單…做的困難。)

「他不愛…我。」

(眼淚,不要滴下…不要哭…不要哭…)

「妳又知道他不愛妳?小姐,拜託妳改改這個性,還沒做就先舉白旗,我想看紅旗啊。」白浩的聲音聽起來似乎被打敗。

「撲…沒辦法,紅旗賣的太貴,買不起。」我稍稍微笑。

「那去賣花好了,妳家這麼多花。」

「沒種玉蘭花。」我開玩笑的說。

「那…賣身好了。」他說。

「能賣才怪~」我把頭撇過去。

「也對,妳也不像花。」白浩那討人厭的賤嘴又出現,這是安慰嗎?!

(去死啦,我當日日春行不行啊?)

「過份的傢伙…對啦對啦!賣不出去啊!」我站起來,手叉腰。

「那正好阿。」白浩轉身走向我。

(正好?)

「欸欸欸…走過來幹麻?什麼正好?不懂。」

「因為我要妳這朵向日葵。」白浩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
呵呵~~待續。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7-28 04:0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3

「什…什麼跟什麼啊?剛剛不是才說我不是花…」

「向日葵是很多很多的花,妳看到的那一點一點圍在中間的咖啡色,通通是花~」他拉起我的手。「所以,妳不是一朵花,而是好幾朵美麗的花,聚成的…向日葵。」

那一秒,心跳動很快,就像第一次見到振云一樣,好快好快…這表示,我心動嗎?

「可是…你也是BE的成員,說實在的,不就只是在安慰我,然後說說笑而已,根本…不是認真的。」我像自嘲一樣的說。

他一拉我的手,我的身體就朝他撲過去。「妳現在仔細聽好,不准插嘴。」

「我喜歡妳,在第一次見到妳開始,過去的女人看到我不是撲過來就是在你面前要你電話,有的更大方,搶走的車鑰匙就想到你家,上床算什麼?這一直是我對女人的感覺。但是遇到妳就不一樣了,第一次有女人敢跟我嗆,而且這一區的女人還沒有不知道我是誰的,好笑的是,我們竟然因為一把扇子而認識,約妳也是一樣,那是我第一次約女人,所以顯的有點奇怪,我不擅長跟女人說話,所以要我說甜言蜜語是必須好久好久才擠出的一句話,剛剛也是,那是我約妳那天開始想到的…揹妳也一樣,我第一次揹女人揹的這麼開心,這麼說有點變態,可是以前揹的都是喝個爛醉的女人們,幫妳撿高跟鞋雖然很討厭,但是卻也是第一次幫女人做牛做馬的,而且妳知道一件事嗎?」他停止說話,哇…這是經過幾百年沒聽見的告白話啊?

「什麼事?」

「就是…現在,我的臉很紅,不要看我。」

(嘻嘻…這傢伙滿可愛的嘛!)

我故意把眼珠子往上飄,卻還是被泰山發現。

「不准偷看!」

(現在又不可愛了。)

「那…我為什麼一直要被你抱?」我一臉無辜的口氣說。

「抱歉抱歉!」他馬上推開我。

(撲…這裡又變可愛了!)

和白浩在一起,很舒服、很自然,不用擔心打扮、語氣,一切都好輕鬆,可是…

「白浩,你也是BE的成員,被查到你有喜歡的人,怎麼辦?」

「帶妳給準奾看。」

(什麼?把我給你們的老大看幹麻?)

「為…為什麼要我去見準奾?」

「埃唷!幹麻擔心這麼多,女人真的很麻煩捏!」

我嘟起嘴巴,這傢伙,嘴討厭的就是麻煩事了吧!

「真是個不可愛的男人。」我學他之前說我的那句話。

「妳、說、什、麼?!」他火大的樣子滿可愛的。

「不可愛不可愛不可愛!」我不要命的重複三遍。

「齊維涵,給我記住!」

「哈!這輩子都不要忘記喔!」

(咦?我在說什麼?)

「痾…我是說,像我這麼有魅力的女人,你想忘記都難。」我馬上堆了一些藉口,他的臉色變的不太好看。

「有魅力才怪。」

「好啦!帶我去擦藥,我還沒擦藥,痛死了。」

白浩扶著我走,這時我才真正了解,被愛…好幸福,而愛人…好辛苦。


---
慢慢慢慢走~
故事慢慢慢慢走~
說不定到100多篇咧~
哈~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4

一直以來,總是很討厭白浩那種自大狂,可是在剛剛,我真的對他產生某種…異樣的好感,這麼說有點奇怪,但是是真的、千真萬確的好感。

白浩扶著我,我用金雞獨立的姿勢跳著走,有點白痴樣……

「啊──」金雞獨立的方式有點不妥,歪歪斜斜的…

「噢!妳很笨欸!」白浩在扶我的過程中,拼命的罵。

(阿~阿~這是第四十二次罵我笨。)

「喂,走啦!」白浩扶著我走,卻停下來,一直看著地上的我,完全不知道振云就在面前。

「謝謝,但…現在是我要扶涵的。」振云很有氣勢的說。

一向力氣很大的白浩,被振云用手一撥,看似輕輕鬆鬆不費力氣的推開,但我卻隱隱約約看見白浩的手變的紅潤。

「走吧。」振云對我笑了笑。

我停住腳步不動,沒有往前走。

「振云,在這裡問你,請你老實回答好嗎?」我的頭低低的。

(我想問你…你愛我嗎?)

「我愛妳。」振云說。

(等等…我都還沒問,怎麼就回答啦?BE的人是不是都會讀心術啊?)

「對妳沒有絲毫欺騙,我試圖想帶妳去見準奾,但那時候準奾出國辦事情,一直沒有機會,之後我就留學,就算見到準奾,也不能帶妳去見他,所以…我是真的真的愛妳,絕無欺騙之情。」振云說。

「一點…也沒有騙我嗎?真的…愛我?」我承認…我真的真的很愛他,所以…對他說的話就快完全相信。

「真的、絕對、肯定、一定、絕無欺騙!」振云很快很流利的說。

「好了!」白浩走到我們兩個中間。「我可是無法再看下去,讓妳自己選擇,齊維涵…妳要誰?」白浩的聲音聽起來有氣勢有威嚴,但是…又有點害怕。

白浩站到振云左手邊,我站在振云和白浩中間的前面,形成一個梯字型。

「我們轉身,妳自己選擇妳要誰。」白浩說完後,跟著振云轉身。

(怎…怎麼辦?要我做這種選擇……)

三十分過去了,依然無聲無息,白浩和振云覺得奇怪,兩人決定轉身,卻沒有看到維涵的身影,只見地上有著樹枝寫過的痕跡:

謝謝,我兩個都愛>///<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7-8 10:1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5

城堡,許多女人崇拜的…


某英國式城堡──


「雷里……」一個留著長髮及腰,身穿貴族公主裝的女人口裡說著。

「瑞蓮公主,別執迷不悟了!」一名身穿鐵甲的士兵說著,似乎是那公主的手下。

「是阿是啊!瑞蓮公主,快!跟我們走吧!」另一名士兵也催促著瑞蓮公主,兩名士兵的目的看來都是要瑞蓮公主離開這座城堡。

兩名士兵開始動手,兩個抓住瑞蓮公主的左、右手,而瑞蓮拼命掙扎,想留在城堡的想法不變。

瑞蓮被緊緊抓住,逃也不是、走也不是。「不!不要!放開我!放開我!雷里在這哩,我要陪著雷里!」瑞蓮口中的雷里,是瑞蓮最心愛的戀人,幾個月前,瑞蓮在城堡附近的森林裡玩耍,卻不巧被正要狩鹿的雷里用箭刺中小腿,雷里沒有逃跑,反而幫瑞蓮處理傷口,也拿了一大比金子給瑞蓮賠罪,但是瑞蓮沒有接受金子,因為瑞蓮是公主,錢對她來說根本是小東西。在雷里和瑞蓮相處的過程中,兩人墜入愛情。

「瑞蓮公主,雷里先生已經死了!快跟我們走吧!」

「你說謊,不要騙我!雷里還活著,今天我們還在森林裡摘花,剛剛他還送我回城堡、幫我擦藥,我的傷口還沒好!雷里不會離開我的!不會的!」

「瑞蓮公主!瑞蓮公主!走吧!走吧!」


BE──



「準奾、準奾?!」振云用手拍拍準奾熟睡的臉。

「雷里!!」準奾馬上起身,看見在身邊的不是雷里而是振云,從微笑轉為冷淡的臉龐。

「我說…別每次都把我當成雷里,小心妳的身分被發現阿。」振云無奈的甩甩頭。

「……」

「找我有什麼事情?」準奾的聲音顯地冷淡冷漠。

「是這樣的,我跟準棠那小子,愛上同一個女人了。」

「哪個準棠…?」

「白浩那小鬼。」

「是嗎…那女的是誰?」

「這我就不需要說了吧!反正…準奾妳算一算就知道啦!呵呵…」振云一臉笑笑的,但又有某種令人害怕的氣勢。

準奾眼神銳利的看著振云,振云停止嘻皮笑臉,正經起來。「開玩笑嘛!是齊維涵。」

「寫。」準奾從她身上穿的白色西裝拿出一隻銀筆。

振云接了銀筆,在自己的手掌寫了「齊維涵」三字。「吶。」

「我會去調查這是哪個女人,你先下去吧。」準奾說。

「欸欸,我們很久沒聊天了耶,我有叫人準備紅酒唷!」振云拍拍手,一名振云的手下拿了瓶紅酒進來,振云接了紅酒又比了手勢要他退下。

「我可沒說我要喝。」準奾冷冷的說。

「哎唷,喝嘛~」振云走到掛著高腳杯的櫃子,拿了兩個又走回來。「我倒囉,妳睡覺的樣子很可愛喔!」

「小心我殺了你。」準奾的嘴角稍稍上揚。

「好怕好怕喔~」振云不怕死的說。

「拿來。」

振云把酒倒進杯子的三分之一,遞給了準奾,和準奾分享這瓶美酒,而準奾的頭腦也在想著不一樣的計畫……

「她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嗯?妳說維涵阿?」振云把頭轉了邊。「她很開朗、勇敢、有正義感,作的飯好吃,又不像其他醜女一樣做作…是──…」

「是最吸引你的人。」

振云笑的很開心,眼睛都成彎彎的月亮,用力的拍了準奾的背說:「嘿嘿!不愧是認識那麼久的朋友!」

「只是──…嗎?」準奾很小聲的說。

「什麼?」

「去蕪存菁。」

「嗄?」

「我要走了。」

「Why?hey!陪我喝酒咩!」

「你都喝光了我喝什麼?」

------

SORRY
很久沒有po新文了~~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7-28 04:0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6

「瑞蓮,妳看…」雷里把紅玫瑰上的刺用刀子割掉。「就像妳一樣…多適合妳。」雷里把割刺後的紅玫瑰放在瑞蓮散在背上的絲絲秀髮。

「雷里…我們…在一起吧。」瑞蓮害羞的說。

瑞蓮依偎在雷里懷中,但是雷里明白,自己的身分和身為公主的瑞連差距太大,毫無自信可言。

「瑞蓮…我們…不要再見面了…」雷里的聲音顫抖著,他無法相信自己說出這種話,但是那已經讓高高在上的公主和他在一起那麼久,他覺得已經知足了,他不再有任何奢望,只希望公主能夠和一個對他很好的王室在一起。

「雷…里?!」


BE──

(雷里,我還是想著你…你在…哪?)

叩叩──!

「誰?」準奾冷冰冰的聲音讓人感到一陣悽涼。

「準奾大人,是齊維涵的資料。」外頭手下的聲音有點恐懼準奾。

「進來。」

手下把資料拿給了準奾,準奾看了看,丟到桌子上。

「你可以滾了。」

「嗄?」手下不明白準奾的話。

「fire.」準奾站起來,身材高挑的她,穿起白色西裝,身上帶起一股古龍水的味道,剛染後的金髮變成銀髮,散發著威嚴及貴氣。「你給的資料,根本是要準棠、準閑他們的五分之一都不到!BE不需要你這種廢物!」

「我…我…」手下沒有話可以回,準奾一個指示,又來了兩個手下,拖走這名被準奾稱為”廢物”的人。「不!不要!我要在BE!大人!大人!」

準奾拿起剛剛那名手下給的資料:

姓名:齊維涵

出生日期:77/07/14

年齡/性別:18/女

地址:台北市@#$%^&*()_+|

聯絡電話:2*******/0912******

學歷:清光中學/清光高中

家世:父親是某公司小經理,母親是烹飪老師,為獨生女。

……


「爛透了。」


-------------

謝謝各位支持,
但是記得要看板規唷^^!!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7

17

眼看著暑假就要到尾聲了,但是自己的暑假作業卻依然堆在哪兒沒有動靜……

「涵涵,妳的功課做完沒?」媽手上拿著澆水器,在院子內照顧著她心愛的花兒們,對著我問。

「別叫我涵涵啦,噁死了…」嘴巴含著西瓜冰棒,不滿媽這麼說。

「小時後我都這樣叫妳的…現在…現在妳都不叫我媽咪了!嗚~老公!」

(噁死了!噁死了!超噁的!快吐了!)

的確,小時後媽都這樣叫我的,不過現在媽這麼叫,我可是渾身起雞皮疙瘩…

「媽,後天我要去學校喔。」(暑期輔導。)

「嗯?恩。」




暑期輔導,煩死了。

(好好的暑假不到幾天,又來個暑期輔導,真是討厭啊。)

雖然嘴巴這麼嘮叨,但其實對於學校也有某種期待,像是…有轉學生嗎?會換走討人厭的老師嗎?有新老師調來嗎?重要的是,很久沒和允陽及愛尋見面了,自從上次愛尋幫我打扮那天開始。

允陽也沒有給一通電話,所以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和好如初。

這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手機。

但是,我的手機帳單爆千了,媽收到帳單的那時候,頭髮豎直了對我吼:「齊維涵,妳媽咪辛辛苦苦照顧妳,妳爹地辛辛苦苦賺來的錢,妳通通拿去講電話啦?!」

媽罵歸罵,但最後還是幫我付一半的錢…

(其實媽不也把錢拿去買衣服了?!)


暑期輔導當天。

穿上了制服,自戀的在鏡子前轉了一圈。(嗯,pretty)

「媽,我餓了。」假日總是熬夜,隔天又睡到自然醒,但今天一大早起床,昨天也沒吃宵夜…(餓死我了餓死我了!)

媽拿著鍋鏟,兩眼睜大的看著我說:「…!涵涵…妳…今天要帶傘喔…」

頭上充滿問號。「為…為什麼?」

「因為…妳沒事…幹麻這麼早起床?」可見媽忘記今天是暑期輔導。

「媽,我暑期輔導什麼時候?」

「嗯…」媽想想。「明天?不對不對!後天才對!不不…好像是大後天…」

「是今天!!」我大吼,爸一臉疑惑的從房間走出來。

「怎麼有烤焦味?」爸問。

我和媽對看了兩秒,接著,傳說中小孟的聲音出現…

(今天的早餐…)

「我突然想到有暑假作業在學校,先去學校寫囉!早餐我跟愛尋要!掰!」揮了揮手,以最快的時間穿好一梆梆皮鞋,不到五分鐘,我已經在家外了。

暑期輔導…有不好的預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8

18

離開充滿烤焦味的家,一臉睡眼惺忪的走在巷口。

一步、兩步、三步…

(咦?好像踩到什麼…)

十步、十一步、十二步…

(呃…好像聽到”嗚”的聲音…)

停下腳步,靜靜的往後看…

(啊!原來是狗狗呀~)

嗯嗯~一、二、三!跑!

「救命啊!阿們啊!不管是誰快來救我啊!該死的我踩到牠的尾巴!噢唷!!!」

不顧一切直直衝,距離終點不遠啦,一號!一號跑者齊維涵直往終點跑去。糟糕!不明物體出現!現代版史萊姆!!

磅!

「唉唷…好痛…我的鼻子…」我揉揉被撞歪的鼻子。「可惡!狗狗跑過來了啊!」我直覺性的跑到現代版史萊姆身後。

現代版史萊姆蹲下來。「噓~噓~乖~乖喔,小L,不可以咬人喔…」

(小L?牠的名字嗎?現代版史萊姆的狗?)

奇蹟似的,那隻”小L”很聽現代史萊姆的話,”小L”從兇狠變的溫馴。

「呃…謝謝。」我彎下腰鞠躬表達謝意。

「不會。」現代版史萊姆…不,是帥哥ABC…

他的眼睛深邃神秘,卻又帶著一絲哀愁氣息。

「糟糕,上課要遲到了!」我看了手上的錶。

「我送妳去吧。」帥哥ABC牽著腳踏車,對著我說。

(有這麼好的事?嘿嘿…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我很大方的坐上他的腳踏車,他的身上散發著玫瑰香味,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他和我也是清光高中的學生,不過…之前怎麼都沒看過他呢?是轉學生嗎?



校門。

「啊…謝謝。」(第二次道謝了。)

他露出陽光的微笑,讓我不禁退後三步,這ABC…也太可怕了!

「對了…妳的膝蓋…」他指著我的膝蓋說。

低頭看著膝蓋,才發現破皮流血了,大概是剛剛撞到他的時候,磨破了吧。

「這個喔?沒事沒事,清水沖沖就沒事了!」我揮揮手,笑著說。

他蹲下腰,從口袋拿出一條手帕,綁在我的膝蓋上。

「呃!不用了啦!血會沾到你的手帕。」(現代人身上會隨時帶手帕?)

「待會我有事,不能送妳去保健室,先用這個隔著避免細菌感染,趕快去擦藥吧,難得不是蘿蔔腿可要好好保養。」他邊綁邊說。

「咦?…呃嗯。」

------
很久沒有PO新文
抱歉咧~~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9-7 09:2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9

19

陽光ABC(又取了一個暱稱…)的舉動讓我覺得…嗯,煞到我啦?!哈哈!

幫我綁好後,他便匆匆騎上腳踏車走了,走的時候,風中又帶來一股玫瑰香味。

「向日葵!」

遠方傳來我不想聽到的聲音,因為他這一叫,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簡直無地自容…

白浩身後沒有跟班,害我失望了一下。他跑到我面前來,手上還拿著籃球,額頭上冒著汗,露出比太陽還要燦爛的微笑。

(拜託…這…光芒是怎樣?)

「不要叫我向日葵!」我不悅的說。

「欸欸!向日葵,妳看!我今天有什麼不一樣?」他完全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一臉傲慢自大的樣子,還有什麼不一樣?!

「啊啊…我知道。」我點點頭。「比以前還要欠扁、傲慢、自大、驕傲、沒禮貌、無視他人!」我吐了舌頭後轉身就走人,也許哪條神經亂了…我才有那個膽吧…

白浩用力的抓住我的手。「喂!妳這女的真的很奇怪耶!妳自己看那邊的女人,她們多正常阿。」

我看了在校門旁邊那群無可救藥的女人,我說無可救藥是因為她們每個人手上不是拿著寫了"白浩我愛你",就是拿著"白浩LOVE",更誇張的還在衣服上寫著"浩浩愛你10000年",尖叫聲響徹雲霄啊!

(哇咧…這?就是所謂的正常喔?)

「怎麼樣?知道我白浩的魅力了吧!」白浩自大的說著,一手繼續拉著我,一手撥著滿是汗的頭髮,而那"正常"的女人們看見白浩的動作,再度把我的耳膜轟破。

「我要上課,懶的理你。」我用力甩開他的手,讓他又看了一次落跑雞的厲害。

「向日葵!不准跑啊!」

白浩也跑了上來,籃球往後一拋,那些女人搶著要,別問我怎麼知道,因為我後面長眼睛不行啊?

好死不死來個上坡,我使勁往上跑,卻不及白浩的腿。

「看我怎麼抓住──…」

一陣玫瑰香味傳來…

(呀!ABC王子!來救公主唄!)

等了個一兩秒…

(咦?應該是要把我拉上腳踏車,然後一起走啊!怎麼完全沒動靜?)

不一會,ABC把白浩拉上腳踏車,騎走了,嗯…對,他是救了我,問題是…公主為什麼是白浩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0

20

傻了眼,直瞪著想下車但又不敢下車(怕摔下去)的白浩被ABC帶走,這…這…怎麼回事啊?!

「齊維涵!妳的森林裡那個小木箱裡我有留下手機,送給妳!收到打電話給我喔!」他口中的森林一定是媽的院子,小木箱大概是爸DIY的信箱。

白浩不顧身旁的人,也不管現在坐在哪,肺活量超厲害的他一口氣把整句說完,但是…男生目光在我身上(我想那不是我的魅力吸引的…),遠方…不,是不遠方,也射來一股陰涼的目光…(白浩迷…)

「我…我不認識他!」我丟下這一句話,一股腦往前走,低著頭看地上,不敢抬頭(是不敢受到那麼多人的目光),這…就是不好的預感嗎?


到了教室,允陽和愛尋也跑來找我。

「維涵!妳開竅啦?!」愛尋一樣的白痴話…

「什麼開竅?」我無奈的反問。

「就是白浩啊!轉來的帥哥~噢!傑克,真是太神奇了!」愛尋花痴的把手掌交扣,不知道在幻想些什麼。

「愛尋,妳有我就夠了吧…」允陽比我還無奈的說。

「不... 痾…我是說,夠了夠了!愛你~允陽陽!」愛尋一開始是想説”不夠”吧?他們能合好真是太好了。

「打擾你們甜蜜。愛尋,妳說白浩轉來啊?」我摸摸乾燥的頭髮。

愛尋拖了一張椅子,坐下說:「是阿,好像是…和我們同班的樣子。一定是來追維涵的啦~嘿嘿!」

「神經…」我翻了翻白眼。「那個…我有男朋友了。」

「嗯,振云是吧…那傢伙,去了英國也不給個回應,到現在都沒有消息…」允陽說著。

我搖搖頭,正經地說:「不…振云回來了,我和他見面了…在不久之前。」

「怎麼都沒聽妳說?」他們兩個比我想像的還要冷靜,不搞笑,很正經的問我。

「我想,我和振云的事情就留給我們自己處理,畢竟…那是別人干涉不了的。」

愛尋握住我的手,說:「嗯。這就是我認識的齊維涵,加油!」

(愛尋…其實我在困惑,一條叉路,選擇了一邊,就改變你的永遠…)

叮噹叮噹──

鐘聲響,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上,白浩是在我們班,所以…待會他要進來吧,呃…

我慢慢走到愛尋旁邊。「愛尋,就跟老師說我早退!先走了!掰!」

我提著書包彎著腰,當手要拉開門把時──很好,門也打開了…

「齊維涵,妳要去哪啊?不會是想在暑輔第一天就翹課吧?!」說話的人是個禿子。禿子老師,我給他的暱稱,褲子總是川的鬆垮垮,是數學老師,上課時總是一直擤鼻涕,真希望他得鼻竇炎然後直接退休。

「痾嗯…我…我…我肚子痛,老師你知道,女生有一點不方便嘛!」我故意彎著腰,抱著肚子,又搭配著幾個哀號聲。

「給我坐回去,說謊不打草稿,這招妳用幾遍啦妳?!」禿子用他的食指不停戳著我的額頭。

(真是夠了…)

禿子的後面正式那熟悉又不熟悉的人──白浩。我說他不熟悉,是因為他穿的不是便服(不知道什麼時候換的衣服),而在白浩後面又隱隱約約站著一個人。

「看!還看!快坐回去!」

「是…」我站的直挺挺,準備走回去,眼睛又偷瞄了一下,原來那個人是救我的ABC。

(太好了!同班耶!)

「YES!」我說。

「齊維涵,還不坐下,還什麼”業死”,在不坐下妳就”等死”!」

白浩也在一旁偷偷的笑,全班也笑成一團,不過ABC只是微微笑,看~多麼有氣質呀!

---*---*---*

到第二十篇囉~~
高興高興^^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2:04 , Processed in 1.78772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