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檸檬女,別想逃

[複製連結] 檢視: 6930|回覆: 32

HI 讀者可以到xxx96352文學綜合版與我討論此書內容。

故事開始:




夏天來了,暑假也跟著來了。
還在泡網咖的我,想起那些沒良心的朋友們(允陽和愛尋不知道跑到哪裡私奔去了),丟下我一個人去度過兩人甜蜜的暑假,好歹我也是你們的朋友呀!說到那天就氣,桌上只放著一張紙,上面寫著:

親親小唯涵:

對不起啦!允陽和愛尋要一起去過甜蜜的暑假了,唯涵也快點找個男朋友吧!

                                                                                                        允陽&愛尋

現在想到這件事還會起雞皮疙瘩,因為他們兩個還把我的''維''寫成''唯'',小學生都會的字,這兩個高中生怎麼還錯啊?
受不了熱天的折磨,我起身,不打算繼續泡網咖,決定到外面走走。
一出網咖,才發現外面更熱,難道是非洲地帶嗎?熱死了、熱死了!
我到附近的文具店(幾百年沒去了),買了一隻小扇子,邊走邊搧,準備去便利商點買個冷飲。
一進去,便看到三個個子高我一顆頭的高個子,三個長的都不錯(我發誓,我只瞄一眼而已...呃..老實說...是兩眼啦...),大概是同年紀的混混吧!
我經過他們,直接走到飲料區,聽到他們三個其中一個男生大叫。

「白浩,那女的拿的不就是你要的?」染金髮的男生拉著他嘴巴叫''白浩''的衣袖。

「啊?」那個''白浩''轉頭看著我,我也轉頭看著他,他盯著我的扇子看,我反射動作把扇子往後藏,那個''白浩''臉色大變,氣沖沖的走向我。

「喂!妳在哪弄到的?」他的口氣很差,不怕死的我也口氣很差的回他。(店員快來救我啊...)

呃!看來好像和這個脾氣男挑上同一把扇子…不管了!難道他沒聽過"先搶先贏"嗎?!

「不爽啊?我偏不告訴你。」我裝高貴的轉頭,看見他那兩個好友正不停的咯咯笑。

「我、叫、妳、跟、我、說!」

我承認,有一點被他嚇到,稍微退後一步,忍住害怕,不怕死的也嗆回去。

「在你家的馬桶找到的啦!」

我亂說一通,但他卻毫不猶豫的相信我說的話,讓我又氣又好笑。

「淵銘,我的手機拿來。」他一說,另一個穿了白色襯衫,頭髮和當紅藝人差不了多少,皮膚又白,一看不就是我喜歡的那一型嗎?(還在笑…)

淵銘垮褲的口袋拿出一隻現在最新款的手機,走到我面前(其實是在白浩的面前),給了那討人厭的白浩。

「要是讓我發現妳在騙人妳就死定了!」他翻開蓋子,準備要按。

(糟糕,我就是騙他阿!)

「拜託,誰會相信有一把扇子卡在你家馬桶,我還去你家馬桶撿扇子阿?」我發出高分貝的音量大叫,原本要進來買東西的客人都跑走了。

「他x的,死女人敢騙我?」白浩一眼瞪著我,我也不甘示弱,瞪回去!

我向他吐舌頭,想走,但沒想到他一手搭住我的肩膀,力氣可真大...埃唷!我逃不了了...

「不要想走!」白浩大吼。

「你煩不--...」我還沒說完話,淵銘便替我說話。

「好了啦,白浩,幹麻沒事嚇她?」

媽媽咪呀...超帥的。

「淵銘喔,這死女人騙我耶!」白浩和淵銘感情一定很好,白浩一聽到淵銘的話,用力的甩開我的手(我叫了一下),口氣差很多。

金髮的那個男生走過來。「好啦好啦!白浩,你真的是喔....」

「是什麼?」

拜託...他到底知不知道對方想說什麼呀?

「是單細胞生物啦,沒腦筋的啦!」我衝動的個性爆發,一口就喊。

(埃唷....這樣他們兩個替我說話就沒用啦!我真是白痴…)

「妳....」他似乎被我打敗了,把手機遞給我。「把妳的電話給我打上去!」他威脅我。

「為什麼?」(哼!誰要聽你這脾氣男的話)

「妳也是單細胞生物啊,我看哪天不爽約妳出來打一架最好阿!」他一口有道理的說。

我反駁。「喂!我是女生耶!」

「埃喔!妳是女的喔?」他看了一下我的胸部。「明明就是男的。」

我噘起嘴。「我好歹也有B!」

「有嗎?明明就沒罩杯!」

「討厭!我有啦!」

「討厭,我有啦!」他學我的口氣說話。

我從冰箱拿出一瓶檸檬飲料,用力的往他一摔,趁他不注意馬上逃跑。

「喂!臭女人!」他看到我跑走,大吼。

「哼!臭男人!」我瞪著他,跑走。





---------
嗯.....
真的!!這篇會繼續~~
一定會!!
不過進度大慨會很慢= =
埃呀呀~~
呵呵...
其實有改變風格啦><會不會不喜歡呀??
嗯...這小說可能有很多粗魯的話,我盡量用他們所說的話
但真的太過我會用x來代號
很抱歉!但要詮釋這角色= ='''
-----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7-2-12 02:44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8-6-21 23:10 編輯 ]
 
xxx96352的詩詞駢賦  →不定時新增
xxx96352的散文小品→不定時新增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檸檬女,別想逃

2

在他大叫之前,我以過去田徑隊的隊長,利用我飛毛腿的速度跑走,只聽見白浩在我後面大吼大叫。

「X!死女人,跑這麼快!追!」

店員走出來,嘴巴顫抖的說:「先生…飲…飲料…錢…」

「吵死了!」

(媽呀…要追過來呀?!不妙!快逃啊!)

我跑到一個陰暗的巷子,巷子裡有四個木箱,我躲在這木箱後面,後面還不時傳來一陣陰涼的風,若要躲白浩那傢伙,我死也不會躲在這種地方!

「給我出來!躲去哪了?!」白浩開始大吼大叫,在旁邊的路人看到他便指指點點。「看什麼看?小心把你的眼睛戳瞎!」所有路人都怕了,加快腳步走了。

(欸欸!路人甲乙丙,你們不要走啊!救命啊…)

我不敢露出頭,只靠敏銳的耳力聽見淵銘說話。

「白浩,算了吧!幹麻因為一把扇子變的那麼小心眼。」

「淵銘,你說我小心眼?」白浩的口氣突然變很差。

「是。」淵銘不怕白浩,不否認。

「對啊!白浩,要找她又不是什麼大問題,我們向BE找就好啦。天氣這麼熱,跑來跑去更累人。」這聲音大概是那名染金髮的男生吧。

(BE?)

「呿!要讓我找到我非要她跟我下跪求饒!」白浩說。

我一不小心說溜了嘴。「誰要向你求饒啊?」

(啊…死了!)

白浩聽到我的聲音,跑向我這邊。「那個臭女人!」

「啊──」我跳了起來,也不知為什麼閉上眼睛來個高分貝。

白浩沒想到我會從木箱旁邊跳出來,也被我嚇到。「啊──」

(咦?他幹麻叫…?)

「你幹麻叫?」我停下叫聲,理直氣壯的說。

「妳叫我就不能叫喔?」他口氣又變的很嗆。

「飲料呢?」(剛剛丟他的檸檬飲料…)

他笑了笑。「嘻嘻…」

「幹麻不說?」(笑!還笑!)

「我沒事幹麻幫妳付錢?笑死我的大牙了啦!哈哈!」

(……幼稚。)

「喔。」我覺得有點累了,渇死又不想跟他吵,把扇子拿出來給了他。「二十。」

「啊?」他似乎不懂我在說什麼。

「你不是一直要扇子嗎?給你啊!錢給我啊!二十、二十、二十!二十元!」我拉起他的耳朵,大叫。

他馬上按住自己的耳朵,一臉真的想殺我的眼神。「臭女人!你真的不要命了啊!」

我把扇子在他面前揮了揮。「你不要啦?漲價,二十五。」

「搶劫喔!一把扇子二十五,而且還被妳這種沒氣質的女人摸過,一塊我都不要!」

(這個男人真的很奇怪耶!扇子要給他了還像媽媽一樣機哩瓜啦的。)

「後!你真的很"盧"耶!到底要不要啦!吵死了!三十塊、三十塊!」

「呿!淵銘。」他一叫淵銘,淵銘又走過來給了我三個十元硬幣,我心裡很不滿。

「星期四晚上八點,便利商店見。」白浩說完這句話後,跟著淵銘和那個金髮男人走了。

(星期四…八點?便利商店…?他又要耍什麼把戲…?)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6-18 09:56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8-6-21 23:1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檸檬女,別想逃

3

PM9:00

去?不去?

(眼看著星期四越來越近,後天就是星期四了,該怎麼辦呢?)

坐在床上,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去,家裡是沒什麼門禁,但…到底是去那裡幹什麼的…?還有,BE是組織嗎?一天之內遇到這麼多事情,真是快把我搞糊塗了。生命一定也減短很多,都是那個臭男人──白浩。而那個叫做淵銘的…真是我理想中的男朋友,帶出去一定很風光,嘿嘿!

鐺鐺叮──叮叮鐺──叮叮哩叮鐺──

(手機?)

我拿起手機。「喂?」

「HI!維涵,我是愛尋啦!想我嗎?哈哈!」愛尋電話的另一頭,還不時傳來允陽吵鬧的聲音。

我忍不住氣,大聲的罵。「臭愛尋,丟我一個人在這,害我今天遇到討厭的男人!」

「唉呀!這樣阿…」愛尋似乎在想什麼。

「怎麼啦?」電話另一頭的允陽說。

「維涵犯爛桃花啦。」愛尋沒頭沒腦的說出神經病的話。

「誰犯桃花啦!」我生氣的掛斷電話。

(爛桃花咧…不過…我這麼有魅力呀?嘻嘻!)

叮咚──叮咚──

(這麼晚還有人按電鈴呀?)

我去開門,看著門孔,只見一盒蛋糕。

(…誰呀?)

我打開門,看見愛尋和允陽大叫:「生日快樂!維涵!」

(阿阿──好感動喔!)

「快進來吧!我媽今天不在家。」我拉著他們倆進來我家。

回到我的房間,愛尋問了我到底發生什麼事?而我也全部告訴他們兩個,愛尋還邊聽邊笑,不客氣的拼命吃我家的洋芋片;允陽則是以男人的方面告訴我一些事情…

「聽妳這麼說,他們三個一定都是大帥哥吧!」愛尋吃著洋芋片,嘴巴發出『喀滋喀滋』的聲音。

「呃……」(我不能否認。)

允陽馬上解救了我。「我覺得維涵妳還是小心一點,因為根本不知道他們所說的"BE"是什麼,說不定是黑道咧!」

聽到允陽口中的"黑道",我並不疑惑,因為那個白浩的口氣就像是混混老大一樣……

(不會吧…)

「要不要我們陪妳去?」允陽很有義氣的說。

「太好了!真的可以嗎?」我興奮的說。

「我不行去耶…」愛尋一臉不好意思的說。「星期四那天我要去參加同學會…」

「這樣阿…那允陽你去陪愛尋吧!」我拍拍允陽的手臂。

「不不不!允陽,你不用陪我,因為到時候有很多同學,你都不認識,一定會無聊的,你就連我的份,保護維涵吧!」

(嗚哇…認識愛尋近五年,第一次覺得愛尋人真好…)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6-18 09:57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8-6-21 23:1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檸檬女,別想逃

4

"久違"的星期四終於來臨,一大早還沒睡飽就被愛尋拉起來,原來是要我更加女性化(其實原本根本都不女性化)。

在愛尋的逼迫下,莫名其妙被她換上我穿不習慣的衣服,上衣是性感的淺橘色小可愛,下衣則是露出我那八百年沒露的腿,露小腿也就罷了,連大腿也要我露!硬逼我穿上超迷你短牛仔裙,鞋子部分還拜託我一定要穿她的超高跟鞋,也是淺橘色的,高度大概是十一、二公分,還好沒什麼蘿蔔腿,不然我死也不穿這麼露的搭配。包包部分,愛尋丟了一個名牌包,要我在路上包包要拿好,不要被別人搶,真受不了,這麼擔心就不要借給我嘛!原本直髮及肩的頭髮,被愛尋拉去阿咲姊的店做頭髮(阿咲姊是之前畢業的學姊,事業上手後走向美容科,目前開了一家美容店),燙了可以媲美泡麵的髮型(小波浪)。

「髮型ok、衣服也ok、鞋子也ok、皮包也ok…到底是哪裡不順眼啊?」愛尋不停把我的身體繞圓圈,上下不停打量。

「愛尋…我口好渴喔,到底幹麻──…」我還沒抱怨完,愛尋大叫一聲。

「啊!就是臉部化妝!」愛尋想到之後,我嘆了一口氣,只見她在我面前不停的左右來回。「怎麼辦、怎麼辦!糟糕…」

「維涵,你們約幾點?」愛尋一臉擔心的樣子,拉著我的手問。

我稍微想了一下。「嗯……晚上八點。」

愛尋看了我的房間的數字鐘,上面寫著:「7:30」

「應該還可以…」愛尋自言自語。「走!」愛尋拉著我的手,讓我坐在自己的化妝台前,打開她的帆布包,拿出正方體的黑色大化妝盒。

愛尋幫我化上清淡的妝,好像故意要我當橘色小女孩,眼影橘色,又幫我刷長上下睫毛,幫我打打底,擦上粉紅色的蜜脣膏,再把臉頰打的更紅潤。

臉部化妝好了之後,只見愛尋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把我拉到長鏡前。

(天啊!這…這真的是我嗎?)

鏡子裡的我展現出從未看過的小女人樣,雖然穿著很露,但不會讓人覺得是故意的,但是…一大早爬起來弄造型弄到現在,原因到底是為什麼?

「愛尋,為什麼我要打扮的這麼漂亮?」

「呃…糟糕!時間不多了,快快快!親愛的灰姑娘,你的王子還在宮殿等妳呢!」

(什麼灰姑娘,被白浩說是男的耶…什麼宮殿,明明就是便利商店…)

愛尋推著我,把我推到門外。「bye~bye~」

「喂!愛尋!我包包還沒拿…」

「去去!快!我同學會也要去了。剛剛我打電話了,允陽大概在樓下吧!」愛尋拿了名牌包,硬塞給我,也不知道在趕些什麼,最後用力的推了一下…我已經在門外了。

(到底在搞什麼…?!)

我用力的拍門。「愛尋!要是我被欺負怎麼辦?妳要允陽一打三阿?」大吼。

「拜託!有妳允陽還上場幹麻?」愛尋的聲音聽起來就是被打敗一樣。

「丁愛尋!!」

「七點五十分了啦!遲到就糟糕了!」

(對吼!要是遲到一定又和白浩那傢伙吵更兇!)

我急急忙忙到玄關,穿上愛尋借我的那淺橘色超高跟鞋,站起來不穩的樣子真的有夠滑稽,在玄關前走了小台步,有點習慣之後便出門。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6-18 09:58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8-6-21 23:2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檸檬女,別想逃

5

出門後,因家裡經濟不錯,所以門外還有個大院子,周圍有黑色的鐵柵欄圍著,因為媽本身就愛種一些有的沒的,家裡的大院子根本變成她的寶貝區,和爸談情說愛也在這;黑色的鐵柵欄上有著牽牛花圍著,還有幾棵不知名的樹(也許有名字,但我一直不知道),柵欄的高度大概在我的肩膀(我不矮也不高,標準的一百六十五公分),很輕易就可以看見房子。

我在院子裡等待允陽來。

大約過了一、兩分鐘後,因柵欄矮,便看見一個身影,原本還以為是允陽,沒想到竟然是那個…淵銘。

(他怎麼會來我家?!)

「嗯?」淵銘看到了我,有點愣住。「妳…很面熟耶。」

「咦?」我臉大概有點泛紅,說話也變的結結巴巴、吞吞吐吐。「啊…嗯,你是…是那個脾氣男的朋友嘛。」

他聽到"脾氣男"三個字,噗哧笑了一聲。

「妳是說白浩吧,他個性火爆火爆,但是很重感情,是個衝動派直性子。」

「呃……」(他沒有發現今天我不太一樣嗎?)

「妳今天…和那天不太一樣,對了!是今天你們有約吧?!」

(唉唷我的媽呀!讀心術?那天我穿一件T恤和七分牛仔褲,邋遢到不行…)

「嗯嗯,你知道他要幹麻嗎?」(如果是要打架,我現在馬上去換T恤。)

「嗯,知道阿。」他燦爛的微笑。

(噢…我看見刺眼的光芒射著我,天啊!就快被蒸發了~)

「那…那他要幹麻?」

「就是…」淵銘看了一下手錶。「啊!糟糕,對不起,我還有事…嗯…可以讓我進去嗎?」

「咦?可…可是這裡是….」(我家耶。)

淵銘不顧我說話,側身一跳就跳進來,媽,妳花那麼多錢買這院子,還買了這矮到可以讓別人一跳就跳進來的柵欄?!真不划算。

「抱歉,妳認識丁愛尋嗎?她在這吧!」

(丁愛尋…丁愛尋…丁愛尋…淵銘認識愛尋?天阿,我沒機會了…)

「哈囉!」淵銘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回過神。「啊,嗯……」

「謝謝,妳也快赴約吧,再三分鐘就八點囉。」

「喔……」情緒失落到可以去見閻羅王了……

淵銘去按電鈴,允陽這時候來了。

「維涵!我在前面等妳耶,原來妳在這!」允陽看到淵銘站在門口,而愛尋又剛好出來。「丁愛尋,他是誰?」允陽的口氣變很多。

(不會吧?現場目睹…?)

「允…允陽!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淵銘和我只是國小同學而已!」愛尋皺起眉頭,大眼泛著淚光。

允陽一氣之下,用力的拉著我的手,看的出來他"醋勁大發"。「我們走,維涵。」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8-6-21 23:2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6

「允陽!允陽!允陽!……相信我啊!」愛尋在後面叫著,感受的出來她的難過。

愛尋攤在柵欄上,淚水不停的流,嘴巴不停喊著允陽的名字,只見淵銘在旁安慰著愛尋。他們的關係是什麼?我也想知道,因為我淵銘是我喜歡的那一型,而現場被男朋友誤會的感覺一定很難受。

我只是被拉著走,感受著皮肉拉扯的痛,而愛尋,則是心痛…

感覺不太對勁,用力甩開允陽的手,一看我的手滿是允陽拉過後的紅印。

「允陽…在還沒搞清楚事情之前,先別下定論!愛尋很難過的!」

「……維涵,我是個大醋罈子,每次看見愛尋和其他男人笑咪咪說著話時,心裡怒氣就一來,剛剛那男的長的那麼好,我真的沒有自信可以再和愛尋下去了...」從我認識允陽開始,我就知道他是一個會珍惜愛尋的人了。

「大笨蛋!愛尋最喜歡的人除了你還有誰?她異性緣很好沒錯,可是呀,她眼裡除了你誰都不會看的,我們去附近的公園聊聊吧。」我拍了允陽的頭,以我的方式安慰他,而他的情緒依然是很傷心,害我不知所措(我第一次安慰男人)。

允陽稍微抬起頭,看著我。「謝謝妳...維涵,可是...妳不是要去赴約?」

「三八啦!小事情而已啊!」我笑了笑。(白浩那傢伙大概會砍了我吧…)

允陽被我說服了好幾次,他才終於肯跟我去公園聊心事。



四年前,我還是個思想純真的國二小女生,面對愛情總是能逃避就逃避,還隱隱約約記得當時的記憶……

清光中學,名副其實的濫學校。校方一天到晚忙著處理問題學生的問題,許多老師正在會議室開一場"處置學生"會議。其他學生趁著沒有老師管,出校門的出校門、倉庫打架的倉庫打架、太妹聚集的聚集。

而我,只是一個趕不上時代的鄉巴佬(垂著兩條辮子,戴著大眼鏡,皮膚稍微黑,穿著長達半隻腿的長襪,制服裙子沒有比膝蓋長絕對不穿,裡面穿的不是性感小褲褲,而是阿嬤級的碎花褲,臉上還有幾顆小麻子。),走在路上不妨有幾個走在流行上的女生笑著,當時的我不以為然,只覺得自己是自己,外表不代表一切,但當時有個男人,讓我第一次感到…情竇初開的感覺。

中午時刻,班上的同學約一約,一起去校餐廳吃飯,而我這個鄉巴佬第一名,當然不會有人找我一同去吃飯,所以都是帶著親愛的媽咪給的愛心便當在學校吃。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最左邊窗戶的角落位置),教室裡安安靜靜(只有我一個人),還在安靜的空間吃著便當,外頭走廊卻傳來大呼小叫。

「阿阿阿──振云!看這邊看這邊!來~笑一個!」外面傳來女人叫聲,他們口中的振云大概是隔壁扳轉來的新生吧。「振云,你好帥喔!魅力四射!」

「哈哈!謝啦,美女們!」

我沒有轉頭看向走廊,反而吃著便當看著窗外操場上的人打球。

「她是誰?」振云的聲音停留在我們班前面的走廊。

(嗯…在我們班走廊…呃!難道是在說我?!)

「她啊!好像是什麼…鄉巴佬?」某女說。

「對對對!就是那個趕不上時代的阿桑!哈哈,笑死了!」另一個討厭的女人說著。

我依然沒有轉頭,專心吃著自己的便當。

「請問妳聽的到嗎?」

我嚇到了…

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問我這奇怪的問題,我不嚇到才怪……

仔細一看,這個振云長的的確很帥氣,黑髮層次打的很薄,瀏海斜斜的蓋住一半的額頭,眼睛大大的,皮膚白白的,嘴巴小小的、紅紅的,算是現在吸引人的美少男吧。

「唉唷~振云,快走啦!別管她了啦!」某女叫著。

「妳好漂亮喔!」振云對著我說。

(他是眼睛瞎了嗎?)

「請問…你…瞎了嗎?」

「沒啊!看的一清二楚,眼力一點五的咧!」他把手放在眼睛上面,看著外頭。

「撲哧!」(嗯…我笑了。)

「妳笑起來很好看,今天放學有空嗎?」

(在…約我?哇!第一次被約…)

臉上稍微泛紅,畢竟這是我第一次被人約,對方還是…學校的風雲人物。

「…嗯。」我很小聲的回應。

「大門口見啦!掰~」

就這樣,看著振云和其他大吼大叫的女生走了…放學,有點期待。

------
好累~~
之前太用功了!!哈哈!!
沒時間打~終於到假日啦!
才趕出來....:)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8-28 03:32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8-6-21 23:3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7

外頭天氣熱的要命,而我卻還在大門口呆呆的等著那風雲人物來,想了想,我也真夠白痴的,一個帥哥怎麼可能會約我這種醜女…還是走好了,在這等,大家看到我也只是拼命取笑我,才不會約我。

就在我轉身要走時,振云拉住了我的手。

他滿身大汗,露出來的那片額頭滿滿的都是汗水,喘吁吁的對著我說:「天阿,小姐,我急忙趕來卻看見妳要走,想放我鴿子阿?」

「…明明就是你遲到。」我小聲嘀咕。

「好啦!不說了,快走!」他一手拉著我,一手擦著汗,拼命的跑,可想而知,大概是在躲那群糾纏不清的女人吧。

我知道,我臉又紅了…心跳又加速了…,難道我愛上他了?

「你要帶我去哪?」我喘著氣說。

「改造!」他嘻皮笑臉的說。

我停下腳步,甩開他的手,抱住旁邊的電線竿。「改造?!我沒錢去整形,不要不要…我怕痛…」

「唉呀!誰要帶妳去整形,跟我走就是啦!」他又拉住我的手,我硬不放手。

「走啊!」他叫著。

我搖搖頭。

「為什麼?走啊!我把妳變美女啊!」

(美女?)我動了心,可是……

「走阿走啊!」他又拉著我的手。

「可是…我…我….」

「什麼?」

「我……」討厭…我咬咬嘴唇。

「什麼?」他不知道我要說什麼……

「我、我、我想……我想上廁所!」我臉漲紅,要一個女生說這種話,真是討厭到極點,更何況還是跟欣賞的人說…啊啊!煩死了!

「撲!阿哈哈哈!阿哈哈哈!」他一直笑,笑到趴在地上還在笑。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我不要跟你走了!討厭!」我腳踹了他一下,氣的頭髮發直,氣呼呼的轉身走人。

「喔,好痛!差一點踢到我命根子!」他爬起來,又拉住我。「好好好,對不起,我不該笑妳,這樣可以了吧!我們快去改造唄!」

「是不是該讓我去廁所…」我故意說。

「好好好,那邊。」他指著電線竿旁邊的水溝。

「可惡!我不去了、不去了!」我拼命跺腳。

「好啦好啦!開玩笑開玩笑,走,我帶你去最近的廁所。」

他拉著我走到附近的高級大廈,這附近我從來沒走過,所以有點生疏,走起路來有點怕怕的(自悲的個性造成的),跟著他走,經過管理員的小屋,穿過大花園,走過大停車場,越過好幾戶人家,我終於有點忍不住。

「到了沒?我…」

「抱歉抱歉,走幾步就到了,再忍忍。」他安撫我的急躁的情緒,摸摸我的頭。

跟著振云走了幾步,到了電梯,坐上電梯到七樓,振云帶著我到一間外表一看就知道有錢人家住的房子,應該是振云的家吧。

「到了,快進去吧。」

我點點頭,照著他的指示去了廁所,裡面很漂亮,有著大浴缸和大洗臉盆,一看就大約五坪,很大很大!坐上馬桶,輕鬆之後…!!

「啊啊──」我急忙穿上制服裙子和阿嬤級小褲褲。

振云在外面大吼:「怎麼了怎麼了?」

「為什麼會噴水?!」

「………那是防痔馬桶。」

「什麼房子馬桶!我不知道啦!我只知道屁股濕濕的!」

「哈哈!再坐上去會有暖氣~」他的聲音聽起來似乎在嘲笑我無知。

「哼!」我抽了幾張衛生紙,擦了濕濕的小屁屁,狠狠的丟進垃圾桶…等等,連垃圾桶也是"孔金"(台語)的!天啊!這個人多有錢阿?

我打開門,氣呼呼的說:「濫!服務不當!」

「撲…哈哈哈!是是是,來改造吧!」

「在這?」

振云點點頭,我還是不懂,這裡又不是SPA中心,也不是美容院,怎麼會在他家改造?

[ 本文章最後由 xxx96352 於 08-6-21 23:3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振云家出了玄關後,便是寬闊的客廳(兩張大大的乳牛花印沙發,和一張乾淨的透明玻璃茶几,上面舖了一塊針織白布;電視機是目前暢銷的液晶螢幕,最讚的還是可以上網咧!天花板還有七彩轉燈,簡直就是KTV,地上的地毯也是可愛的乳牛花印。),過了客廳後是兩間客房和振云的主臥房(堅持不肯讓我進去參觀),之後是那奢侈的浴室和似乎完全沒動過的廚房(設計很棒,天花板還釘了可以放高腳杯的板子,鍋碗瓢盆應有盡有,但好像不常開火),經過浴室和廚房後,有一間空間很大的房間(門關著,不知道有什麼),振云在這個房門前停下,從口袋拿出鑰匙。

「這是哪裡?」我問。

他笑了笑。「改造妳的地方!」

我還是搞不清楚狀況,如何改造?難不成真的要我換張臉孔整形嗎?

喀擦!

鑰匙解鎖後,進去我整個傻眼,我看見一排一排的衣服(女性服飾),還有掛在牆上一排一排的耳環、項鍊、皮帶、髮帶、手環…等等飾品,右手邊擺了兩張大長桌,桌上有琳瑯滿目的化妝品和各式各樣的燙髮器,門對面有著小窗戶,窗戶下面也有一張桌子,上面有很多護髮、洗髮的瓶瓶罐罐,桌子旁有設置小抽屜,抽屜裡有指甲油和幾包除濕包。

「天啊!這麼多東西,你是女的還是男的?」(不會是女的吧?!)

他瞥了我一眼,「我是有妳們女性特徵喔?下面有男性特徵,要看嗎?」

聽他開黃腔,馬上剔除他是女生的可能性。「死也不要!」

「好啦!我快等不及了!嘿…嘿…」

「你…你想幹麻?!」(非…非禮女子!)

「噗!阿哈哈哈!」他又趴在地上笑。「等我改造妳之後我再非禮妳也不急。」

(…這傢伙有讀心術!)

他的眼神從隨便變成認真,摸了摸我辮子的最下面那一端,之後後摸了摸我的瀏海,然後又摸摸我的臉,摸摸我的手,我終於忍不住!

「喂!你是在吃我豆腐還是改造我?」

他沒有回應我,只是「噓」了我一聲,然後又東摸西摸。

「髮質有點硬…嗯…皮膚油性…嗯…手皮膚太乾,想改造妳大概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工程。」他死硬硬的說。

(可惡!我是來給他罵的!)

「到那邊。」他指放了許多洗髮、護髮乳的桌子。

我走到那,他看了桌上的瓶子,挑了知名廠商YOHAIR和SURPRISED的洗髮乳、護髮乳,又把我的辮子拆開,捲捲的頭髮及肩,又拔掉我的眼鏡(我的眼前一片糢糊…),又拉我到那嚇死我的浴室去。

他打開浴室門,牆上有幾紅、藍、綠三種按鈕(奇怪…剛剛沒發現這按鈕),他按下綠色按鈕,牆打開後(在模糊的視線下隱隱約約看到牆向左拉開)。「跟我走。」

(我看不見啊!)「我…我…我看不到…」

「啊!對不起,我去拿妳的眼鏡給妳戴。」他走了之後一分鐘,回到這裡,幫我戴上眼鏡,害我小鹿的頭快噴腦漿……

「看的到了吧!」

「嗯。」我點點頭,很清楚看見這牆後的世界──有著美容院有的洗髮床。

「為什麼這個要擺在這裡?」

「在浴室裡看到這個會嚇到吧!」他仍不改搞笑的個性。

他拉了我上去洗髮床,又在我的肩膀上批了一條毛巾,就跟美容院的服務一樣。他開始幫我洗頭、護髮、軟髮,之後燙髮,然後平板燙,讓我多年來的自然捲困擾一瞬間say goodbye。

頭髮一切弄好之後,他帶著我到鏡子前照了一下鏡子。「怎麼樣?變很多吧!以後不准綁辮子,讓妳的頭髮放下來,除了我幫妳綁頭髮之外,妳不可以讓菜鳥綁頭髮。」

他鴨霸的要我聽他的指示,但是我卻沒有絲毫反抗,乖乖的聽他的話。

頭髮弄好之後,他拿了條髮帶給我戴,之後又幫我做臉部處理,很舒服,也很放鬆...

時間已經過了四個小時,我還在他的家裡…

「我想借一下電話,我要跟我媽說一下,現在很晚了。」

「妳坐好。」

他離開位置,之後又按了紅色的按鈕,牆上又跑出電話來(科技真發達…呵呵…呵呵)。

「Peter,去跟齊維涵的父母說一下她在我家…不是過夜啦!對啦…上次?上次我沒帶女人過夜啊!」他說到這,看了一下我,臉上有點紅,又馬上把頭轉回去。(帶女人回家過夜,心虛~)「唉呀!叫妳跟她媽說一下就是了!吵死了!」他氣呼呼的掛上電話。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呃…我…」他抓抓頭,語無倫次起來。「嗯…我…之前就一直注意妳了,想..改變妳。」


---------
我有同學在幫我看,
他看到這覺得奇怪,他說:「妳要怎麼連貫之前的故事?」
嘿嘿!說到這就有趣...
想知道嗎?想知道嗎?
哈!太早說就不好看啦!
慢慢看吧~
我有預感這本會比之前那麼更好...
*洗髮護髮乳的名字是亂取的=  =|||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9-13 08:0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9

「振云真的這麼說呀?」我和允陽在公園裡,談論著振云’’改造’’我的事。

「嗯。」

「很久沒看到振云了,他不是…去那個….」

「英國。」振云在改造我後一年,和我在機場離別。


一切良好,尤其是在被振云改造成功後,我完完全全成為一個走在路上被男人吹口哨、要電話的女人,振云也成了我第一位男朋友,還不時向我嘮叨’’早知道會被別的男人搭訕就不要改造我了。’’的話,聽了高興又好氣。

在學校裡,分班也和振云同班(振云功課很好喔),昨天熬夜讀書讀到一點,早上五點多又爬起來複習一遍,掛著熊貓眼去學校,趴在桌子上放空。

「涵!我跟妳說、我跟妳說!」振云高興的從外面跑進來,手上拿著一封信,對著我大叫。

「怎麼了?」我撐起累呼呼的身體。

「我要去留學!英國的普基思老師要培育我!哈哈!太棒了!」振云在我面前又跳又叫,看的出來他很高興,可是…我要和他遠距離戀愛嗎?

我硬湊出微笑。「是嗎?太好了…」

振云的微笑漸漸散去,他大概知道我為什麼難過的原因了。

「涵……」他蹲下來,跟我坐在椅子上差不多高。「我不去了…」

「振云,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去啊!」

「不要!去了涵就沒有人陪、沒有人玩、沒有人抱、沒有人親、沒有人……」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我的眼淚快滴出來了…)

「沒有人在涵生氣的時候當她的充氣娃娃、沒有人在涵被欺負時幫她出氣、沒有人在涵高興的時候讓她分享、沒有人在涵難過的時候安慰她、沒有人在涵想我的時候及時出現……」振云低著頭,一直說、一直說…

「振云…別說了,有愛就好了…」我將他的頭抱在自己的胸口。「生氣時想到你我就不生氣、被欺負時想到你我就堅強、高興的時候我就傳MAIL或打電話跟你分享、難過的時候想著你我就會高興、想你的時候拿出你的照片我就滿足…你去吧!我等你。」

叮噹叮噹──

上課鐘聲響起,(太好了!我忍住眼淚…)我拍拍振云的頭,說:「上課了,快去坐好吧,你不去會後悔的。」

一節課,我分心想著振云要去英國的事情。最後,我的決定依然不變──放手。


「我相信,只要我們之間有愛,就不會分開。」我坐在盪鞦韆上,說。

「之後振云就走了吧!還記得他走的那天,全班還去送他。」允陽、愛尋、我和振云當時是同一班的。

「是阿,那時候你和愛尋天天安慰我,之後我們三個感情非常好。」

「對阿,我和愛尋在一起也有五年了…」

「你們在一起那麼久呀?」

「對啊!」

我笑了笑,目的快到達了!

「所以,這五年來,愛尋不可能會背叛你的,不是嗎?」

「……嗯。」

我用腳停止盪鞦韆的動作,拍拍允陽的肩膀。「愛,就是要相信對方,就像現在我依然愛著振云一樣。」

「謝謝妳,我很對不起愛尋,我該怎麼賠償她?」

「這要問你啦!愛尋喜歡什麼、愛什麼、想要什麼…不是你最清楚嗎?」

「嗯!我們回去找愛尋,我要跟她道歉。」

我用力的拍允陽的肩膀,他挨了一聲。「幹的好!這才是我認識多年的好哥們!」

「齊維涵!我終於找到妳了!竟然放本爺鴿子,妳給我記住!」就在我站起來的同時,聽到熟悉且討人厭的咆哮聲。

「死了死了!」我馬上躲到允陽的後面。

「他是那個白浩嗎?」允陽很小聲的說。

「對對對對!」

----

感謝每一位支持我的人~~
我會繼續努力的[含著淚水]
呵呵~!才不會忘記你們呢!!
也不要忘記我喔~

[ 本文最後由 xxx96352 於 06-6-24 09:1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0


「滾!」白浩對著允陽大吼,我這天生正義感強的我,馬上跑出來和白浩對罵。

「死泰山!叫什麼叫啦!吵死了!憑什麼對允陽大吼?!」

「妳罵我什麼?!臭女人!我就是要他滾!滾滾滾!」白浩越來越故意。

(死泰山臭泰山!)

「算了!跟我走!妳知不知道被女人放鴿子我是第一次!」他一手就拉住我的手。

「允陽,對不起,你自己去吧!」

「妳很長舌耶!」他又拉了我手一下。

(痛死了!輕一點啦!)

「吵死你最好。」

白浩硬把我拖走,我隱隱約約聽到允陽說了:「掰掰。」這死沒良心的朋友,不過也好,這樣子,就少了一個電燈泡啦!

白浩拖的太大力,完全不知道今天我打扮怎麼樣,平常沒練過高跟鞋走法,要我快走真是天大的折磨。

「啊!」

(這下可好了,扭到了吧!)

「幹麻停下來,快走啊!」

「煩耶!我扭到腳了啦!白痴耶你,走慢一點就不要!」

白浩背蹲了下來。

「幹麻?」

「上來啊,不是扭到了嗎?」

我撇了他一眼。「一開始不要那麼快走路不就好了。」

「吼!妳這女人真的他X的嘮叨耶!叫妳上來就上來,嘀咕那麼多!」他轉頭看我。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讓他背。

「小心一點喔,曝光你害的。」

「又沒有叫妳穿裙子,幹麻今天打扮的這麼有女人味。」

(女人味?…真的有嗎?)

「又不是我要穿的。」

「妳這女人一點都不可愛。」

(呿!死也不要你說我可愛。)

「我就是不可愛,怎樣?」

「又胖。」

「你說什麼?!」

「都扭到了還叫,女人真難搞。」

「哼。」我嘟起嘴巴,雖然嘴巴和他吵吵鬧鬧,但是,他這樣背我,還真有點讓我刮目相看、頗有好感。

「我問你喔,你要帶我到哪裡?」我問。

「大海裡。」

「我不要變美人魚咧!」

「撲哧!妳這是當壞巫婆,不是美人魚吧!」

我又急速變臉。「你嘴巴真的很討厭耶!」

「天生的,沒辦法。」他聳聳肩。

(老王賣瓜自賣自誇…不,是老白賣瓜自賣自誇。)

白浩背著我,腳步越來越慢,是因為我腳扭到的關係嗎?

路途中,高跟鞋還掉好幾次,他拼命的罵髒話,然後說:「爛高跟鞋,他X的我真的變成奴隸了!」如果他真是奴隸…那我不就是紅心女皇?呵呵,嗯…愛麗絲比較可愛,對!愛麗絲愛麗絲!不不不…我根本不是夢遊仙境,而是夢遊地獄…我想快點回家──

他背著我,也沒有說累,只說我胖…但是我也藉此發現,原來他的肩膀那麼的寬,很有安全感,頭靠在他肩上,仔細一看,他真的挺帥的,唯一的缺點就是嘴巴討人厭吧!不然,他其實跟淵銘一樣,惹人喜愛。


----

哈哈!放暑假啦~
玩了兩天,終於來趕稿,不過...好像沒啥人在看...嗚嗚
算了!我會繼續努力直到大家發現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07 , Processed in 1.863341 second(s), 23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