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永恆的詩人

【長篇小說】 封魔戰爭

[複製連結] 檢視: 7844|回覆: 46

第五章  聖戰的終結

第一節  士氣受挫

    卡諾為了趕回本家去救鈴音,抱著依莉絲拼命地向天泉本家衝回去,雖然他們目前距離本家還有一段路,但是卻已經可以感受到強烈的瘴氣,就在快要到達本家的大門之時,不知道是否受到瘴氣的影響,依莉絲開始抗拒起來。


    「卡諾哥哥,快放我下來。」依莉絲掙扎著要從卡諾的手中下來,卡諾這才發現依莉絲看起來不太對勁,她的臉色有些發白,冷汗不停地冒出,而且呼吸變得很亂,眼神也有點虛弱,卡諾趕緊將依莉絲放到地上,讓她靠著牆坐在地上休息,不過依莉絲的狀況看起來並沒有好轉。

    「妳沒事吧,怎麼突然會變成這樣?」卡諾擔心地問著,雖然依莉絲的情況看起來不太妙,但是他也擔心鈴音的安危,使得卡諾陷入了兩難的局面。

    「我身體的抵抗力比較差,大概是因為剛才吸入太多瘴氣了,身體變得很不舒服。」依莉絲語氣虛弱地說著,她的表情看起來很疲憊,說著說著眼睛就快要瞇起來了,而且說話的音量也愈來愈低。

    「對不起,都怪我沒有注意到,才會害妳遇到這種事情。」卡諾自責地說著,他把依莉絲緊緊地抱在懷中,沒料到依莉絲居然輕輕地把他推開。

    「我不要緊,讓我睡一會兒就會恢復了。」依莉絲淺淺地微笑著:「你不是要去救鈴音姊姊嗎,再不快一點的話,鈴音姊姊真的會沒命的。」依莉絲明白卡諾的溫柔,要是她沒有明確拒絕卡諾的話,卡諾肯定是不會離開,會繼續留在這裡照顧她。

    「那我先去救鈴音,等我救到鈴音之後,我馬上回來看妳。」卡諾當然也知道依莉絲的用心,雖然他捨不得離開依莉絲的身邊,但是他更不能錯過救援鈴音的黃金時間,所以他還是毅然離開依莉絲的身旁。

    「卡諾哥哥,你一定要加油喔。」依莉絲一直看著卡諾,直到卡諾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視線,她才安心地閉上眼睛沉睡。

    愈是接近本家的地方,瘴氣也明顯地愈重,連卡諾都感覺到呼吸時會疼痛,而且開始產生頭暈目眩的症狀,彷彿是得了重感冒一般,身體就像是揹著許多鐵球一樣,連要抬起一隻腳都感到沉重無比,每向前跨出一步都吃力萬分,卡諾停下腳步來喘口氣,他發現附近也有幾名行人因為身體不適而昏倒。

    卡諾突然感到有睡意襲來,他的眼皮逐漸沉重,身體慢慢產生一種輕飄飄的感覺,卡諾有點失去重心地搖搖晃晃,讓他有點想要順著這種感覺倒下,不過當他的腦中閃過要救鈴音的念頭之時,他又重新振作起來。

    「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倒下!」卡諾咬緊牙關,用力地朝自己的大腿捏了下去:「哇啊,好痛、真要命!」卡諾痛得差一點掉出眼淚,不過至少因為疼痛已經讓他清醒許多。

    卡諾利用清醒的時候,一口氣衝進了天泉家的大門,卻迎面遇上了安古斯,安古斯看見卡諾似乎不感到意外,彷彿原本就已經知道卡諾一定會來一般,只不過他是用一種憤怒又危險的目光瞪著卡諾,緊握在劍柄上的手像是受到壓抑一般在顫抖,卡諾可以感覺出那是因為憤怒而發抖,而且那把劍看起來隨時會出鞘來攻擊他。

    「又見面了,德利安,這一次我一定要殺了你。」安古斯似笑非笑地說著,他說話的語調聽起來很奇怪,像是強壓住心中的怒火而裝出冷靜的樣子。

    「我叫做卡諾.奇拉,並不是你口中的德利安。」卡諾的額頭冒出了汗珠,其實他已經被安古斯驚人的氣勢給震嚇住,但是他還是故作鎮定地說著:「你所借用的身體是我的朋友索亞.凱吉,我想請你把索亞還給我。」

    「真遺憾,他的意識已經被我所取代,所以不可能恢復的。」安古斯用手輕輕地指著腦袋搖搖頭,不過他看著卡諾的眼神依然沒有改變過,還是充滿仇視的眼神:「就算你沒有前世的記憶,你我之間的仇恨也不會因此而消除,我要毀滅有你存在的世界。」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針對我來吧,不要牽扯其他人。」卡諾衝向安古斯,一拳朝著安古斯的面門揮打而去。

    「無聊。」安古斯看見卡諾居然做出如此單調的攻擊,內心覺得有幾分無趣,他拔劍砍出一道黑色的劍氣,卡諾馬上反應而使出「絶對防禦」的結界,不過這一次安古斯的力量卻不同於以前,卡諾雖然擋下了攻擊,但是還是因為強大的衝擊力而彈飛了出去,直接撞破了窗戶,掉到鈴音家的大廳裡。

    「這和先前的力量完全不能比!」卡諾驚訝地說著,他感覺到胸中有一股熱流湧了起來,當場吐出了一口鮮血,卡諾另外還感覺到呼吸時內臟會隱隱作痛。

    「是…卡諾嗎?」卡諾聽到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回過頭一看正是鈴音,鈴音用手扶著牆壁,緩緩地從樓梯走了下來。

    「鈴音,妳不要緊吧?」卡諾擔心地問著,不過他已經沒有餘力從地上爬起來,只能乖乖地躺在地上。

    「我已經替自己做過治療了,只不過身體虛了一點,而且與其擔心我,不如擔心你自己的身體狀況吧。」鈴音靠近卡諾,把卡諾抱起來,讓卡諾躺在她的腿上,但是當鈴音要幫他治療的時候,安古斯已經砍破牆壁走了進來。

    「這就是我們現在的實力之差,真是可悲呀。」安古斯走到了卡諾和鈴音的面前,把手中的劍高高舉起來。

    「住手,安古斯,我們來談條件如何?」鈴音面對氣勢強大的安古斯卻沒有任何懼色,反而要和他談條件,而且看起來自信滿滿的樣子。

    「妳憑什麼能和我談條件?」安古斯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子感到有些興趣,他停下動作要聽聽鈴音如何回答。

    「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我保證帶著卡諾去和你了結恩怨,如果你堅持要在這裡殺了他的話,我會不惜用我全部的魔力發動自滅禁咒把你和整個天泉本家都消滅掉。」鈴音用威脅的語氣說著,並且放出身上的魔力來證明她不是在說謊。

    「竟然敢威脅我。」安古斯雖然覺得很沒面子,但是鈴音的魔力的確足以毀滅他,所以他還是不情願地答應鈴音的要求:「好吧,我就給妳一週的時間,一週後我會在古劍寺等你們的到來。」說完話後,安古斯化為一陣黑色的旋風消失在天泉家,周圍的瘴氣也跟著一倂消失。

    「鈴音,妳真大膽,面對魔王居然還面無懼色。」卡諾抬頭看著鈴音,臉上露出欽佩的表情。

    「才不是呢,其實我也怕得要命,只不過剛才只想著要保護你的性命安全,把害怕拋在一旁。」鈴音在安古斯消失之後,整個人癱軟在地上,身體還不停地顫抖。

    「只剩下一週的時間了,我該怎麼辦呢?」卡諾靜靜地躺在地板上,眼神茫然地望著天花板。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11-3 04:30 PM 編輯 ]
 
剎那即是永恆 詩人的工作在寫下剎那美麗的瞬間 留下永恆的記憶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節  里亞的決心

    在鈴音幫卡諾治療之後,卡諾回到依莉絲休息的地方,所幸依莉絲已經恢復了氣色,於是卡諾把依莉絲帶回天泉本家,讓她能夠安心的修養,里亞在接獲鈴音的電話之後,也隨即趕到本家來探視情況。


    「卡諾學長、鈴音學姊,聽說魔王安古斯來襲擊本家,好在你們都沒有大礙。」里亞看見卡諾和鈴音安然無事的樣子,心情也頓時輕鬆不少。

    「這一次多虧有鈴音的幫忙,不然我可能早就命喪黃泉了,說來慚愧,我本來是要回來救鈴音的,沒想到反而是被她救了一命。」卡諾尷尬地搔搔頭笑著,臉上帶著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是這樣呀…。」里亞每次聽到卡諾在稱讚鈴音的時候,總是覺得很不自在,而且她也注意到卡諾看著鈴音的眼神不同於以前,是一種欽慕且帶有愛意的眼神,光是想到卡諾用那種含情的眼神看著別的女孩子,里亞的心中就鬱悶得無法形容,她的表情也在不經意中顯得有些失落。

    里亞轉頭望著窗外,突然發現映在玻璃上的自己的臉,眼角上居然帶著淚光,她害怕自己現在這種狼狽的樣子會被卡諾看見,於是趕緊跑出大廳。

    「奇怪,里亞今天怎麼怪怪的?」卡諾從剛才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鈴音身上,所以完全在狀況之外,根本沒有察覺里亞的情緒變化。

    觀察力敏銳的鈴音卻早已發現,而且她也老早就知道里亞對卡諾有一種愛慕之情,雖然說里亞算是鈴音的情敵,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其實鈴音早就把里亞當成姊妹來看待,所以她自然也不願意看到里亞傷心難過的樣子,因此這一次鈴音打算先退一步,並且設法讓卡諾和里亞增進感情。

    「喂,卡諾,從明天開始我家要進行大規模的整修,所以你先回你家去住吧。」鈴音刻意讓自己的音調顯得很冷淡:「依莉絲就留下來讓我照顧吧,你有空的話多陪陪里亞。」

    聽到了鈴音的提醒,卡諾這才明白里亞那看起來怪怪的舉動是因他而起,他會意地向鈴音道謝之後,便追出去找里亞,這時候里亞早已經不在天泉本家之中了,不過卡諾心中確信里亞會去一個地方,一個他和里亞都很熟悉的地方。

    里亞站在卡諾家的門口,她一邊望著屋子一邊用外套的袖子輕輕地擦拭眼淚,她的眼框雖然含著淚水,但是臉上逐漸展露出笑容:「學長,我還記得你說過,微笑的女孩子最可愛。」

    這時候卡諾也回到了自己的家門口,不過他並沒有驚動里亞,只是靜靜地走近里亞,從後方輕輕地抱住她,在她的耳旁輕聲說著:「我回來了。」

    里亞的臉紅了起來,就像是有一朵紅雲飛到她的臉上似的,里亞把雙手輕輕伸起,抱著卡諾摟住她的雙手,彷彿卡諾的這個舉動已經溫暖了她的全身,里亞閉著雙眼,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接著她也以溫柔的語氣說著:「歡迎回來。」

    卡諾和里亞手牽著手走進了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回來的家,由於沒有打掃的關係,家裡稍微積了一點灰塵,卡諾環顧著家裡的景象,幾乎每一處都有他和里亞回憶,自從封魔戰爭開始之後,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都沒有像以前那樣獨處了,想到了這裡,卡諾似乎能夠理解里亞那種不安的心情。

    「我先打掃一下吧,看到自己的家裡這麼髒亂,心裡總覺得不太好受呢。」卡諾微笑著說,他馬上就去儲藏室裡拿出了打掃用具。

    「學長,我也來幫忙吧。」里亞也積極地接過卡諾手中的打掃用具,兩個人一邊打掃一邊聊天,雖然幾乎是每天都見面的兩個人,居然像是闊別已久而碰面的好朋友一樣,一聊起來就聊個沒完。

    當他們把屋子徹底打掃完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卡諾和里亞肩靠著肩坐在客廳的椅子上,重溫著難得的獨處時光,即使兩人都不開口,里亞也覺得這是幸福的瞬間,她心中多麼希望時間能夠靜止下來。

    「之前我忽略了妳的想法,不知道在這段期間裡,妳的內心是那麼地不安,實在是很對不起。」卡諾終於說出心中的話,他看著里亞的眼神帶有幾分歉意。

    「不,是我沒有明確地表達讓學長知道,所以現在我已經下定決心…」里亞話說到這裡突然停了下來,她表情認真地看著卡諾,看起來像是鼓起勇氣一般地抱住卡諾熱吻起來。

    里亞突然的親吻讓卡諾嚇了一跳,他從來不知道里亞的力氣居然這麼大,讓他無法掙脫,熱情的親吻讓卡諾覺得喘不過氣來,卡諾好不容易才把里亞推住,他驚訝地望著里亞,無法理解里亞這突然的舉動。

    「學長,還不夠、我還要。」里亞又擠近卡諾的身旁,繼續熱情的親吻,不過這一次卡諾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他也抱著里亞在親吻。

    「里亞,妳今天好熱情。」卡諾在接吻完後,看起來反而比里亞還要害羞,滿臉通紅地看著里亞。

    「我一直愛著卡諾學長,所以我決定了,既然要愛,我就要愛得讓學長忘不了我,我希望學長不要只是看著鈴音學姊而已。」里亞緊抱著卡諾,對卡諾做出異常大膽的告白。

    卡諾的思緒開始在腦中盤旋,過去他把里亞當成既像妹妹又像戀人的存在,界定非常模糊,但是他真正到底對里亞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倒是考倒了他,但是眼前的里亞正在等待他的答覆,讓卡諾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我…」卡諾想到了封魔戰爭的開始,里亞為了救他,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慢慢又回想起在里亞受傷時,他那種焦慮又難過的心情,卡諾在心裡似乎浮現出答案了:「我也愛著里亞,我保證今後不會再讓妳焦慮不安了。」

    「剩下一週的時間了,學長,我要讓自己變得更厲害,絶對不會再成為你們的累贅。」里亞聽到了卡諾的答案,心情異常開心,同時也給卡諾這個承諾。

    「好阿,從明天開始就進行修練吧,至少不要被安古斯看扁了。」卡諾笑著說,在認清自己對里亞的感覺之後,卡諾心裡也輕鬆許多,而且對里亞又多萌發出一種特別的情感。

    「明天要修練呀,那至少今天要好好獎勵我。」里亞又把臉接近卡諾的臉:「戀人式的接吻感覺真棒,我們再繼續吧。」
    「什麼,還要親阿!」卡諾有些驚訝地說。


    「當然,要親到我滿意為止。」里亞態度轉為強硬,整個人撲到卡諾的身上,熱情地親吻卡諾。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11-6 04:5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節  決戰前的準備時刻

    很快地,一週的時間馬上就過去了,所有人都集中在天泉家的別館內,依莉絲的病情已經康復了,恢復成和平時一樣優雅、可愛的模樣,鈴音則是坐在紅檜木製成的椅子上悠哉地喝著紅茶,看起來充滿自信的樣子;修練結束的卡諾和里亞一起坐在放有坐墊的木頭椅子上,愉快地談著這一週所發生的事情。


    目前缺席的只剩下一組人馬,就是到山上修行的門矢和卡洛多,大家之所以會這麼悠閒地等待門矢他們來集合,是因為這一次可能是最後一次可以這麼悠哉的時刻,等到明天一早他們就必須前往古劍寺和魔王安古斯一較高下,究竟自己的命運是生是死,沒有人可以下定論。

    「嘿,門矢大爺來了,快出來迎接吧!」門矢在距離天泉家的別館還有一段路程的地方就開始大呼起來,屋內的人很快地就聽到了他自以為是的呼叫聲,不過並沒有人起身準備要去門口歡迎他。

    「快開門,我已經在門外了。」門矢一邊拍打著門板一邊在門外大聲叫著,這時候只有依莉絲輕快地跳起來,蹦蹦跳跳地到門邊幫門矢開門。

    「嘻嘻,在三閤屋送米的門矢哥哥,你終於來了!」依莉絲的聲音顯得活潑且充滿朝氣,但是她的問候語卻讓門矢嚇了一跳。

    「誰說我在三閤屋送米的,亂講。」門矢露出了詫異的神情,不過他對於用這種方式問候的依莉絲並沒有覺得生氣,反而把頭低下來靠近依莉絲的臉問道:「是誰跟妳這麼說的?」

    「是卡諾哥哥說的,他說你叫做三閤屋門矢,專門在三閤屋米店送米。」有時候看起來很早熟的依莉絲,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偏偏在這個時候非常天真,把卡諾開玩笑的話隨口說了出來。

    「可惡,卡諾,你竟敢說我是送米的,想找死嗎?」門矢跳上前抓住卡諾的衣領,不過看他的樣子並非真正的生氣,只是找卡諾打鬧而已,而卡諾只是側著頭僵硬地笑。

    「咦,難道不是嗎?原來你不是送米的呀!」原本喝著紅茶的鈴音突然蹦出這句話,她睜得圓溜溜的大眼睛似乎透露出「原來是這樣阿。」的訊息,看來她原本也認定門矢是送米的,不過這句話讓扭打在一起的卡諾和門矢都刷白了,氣氛頓時冷場。

    「鈴音學姊,門矢他家是開教會的,並不是米店。」里亞微笑地說著,幫已經冷場的氣氛稍微緩和一下,畢竟里亞和門矢是同班同學,所以對門矢的了解還是比卡諾和鈴音多了一些。

    由於今天的時間還早,現在也只不過是下午三點左右,所以鈴音決定讓大家保持輕鬆的心情,一邊休息一邊開作戰會議是他們的選擇,里亞和依莉絲一起進廚房幫其他人準備茶和點心,鈴音則是和卡諾、門矢和卡洛多在客廳裡先以閒聊來當開頭。

    「我本來以為門矢在修行之後會變得比較穩重一點,沒想到還是跟以前一模一樣,俗話說『牛牽到北京還是牛』真是一點都錯不了。」卡諾看了門矢一眼,吁了一口氣,露出一臉無可奈何的模樣。

    「哼,你說什麼話呀,要是我改變了,那就不是原本的我了。」門矢理直氣壯地說著,坐在門矢旁邊的卡洛多只是安靜地看著他們談話,完全插不上嘴。

    「對了,你們兩組人馬都進行了修練,有沒有練出什麼驚人的招式呢?」鈴音把身體向前傾,把雙手的手肘放在大腿上,再把頭架在雙手的手掌上。

    「嘿嘿,那可是秘密唷。」不知道是不是鈴音的問題正好問到門矢的爽處,門矢半瞇著眼發出了有點噁心的笑聲,臉上還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

    「幹嘛裝出那種臉,小心我一拳打在你的臉上。」卡諾看著門矢的那張怪臉,露出了厭惡的表情,對於卡諾的說法,卡洛多也是頻頻點頭。

    「算了,問門矢也是白問。」鈴音把視線從門矢那張討人厭的臉上移開,換看向卡諾問:「你們那組呢?」

    卡諾手摸著下巴側著頭,一副認真思考的模樣,大約想了三十秒之後,似乎已經把腦中的資料整合完畢,開始說道:「里亞在這一個星期裡有超乎常人的驚人進步,如果她不是聖徒的話,恐怕打死我都不會相信,她已經熟練到可以馬上靈活運用手中製作出來的各種武器。」

    「那你呢,有什麼進步嗎?」鈴音問話的眼神和語氣似乎都比剛才更充滿興趣,在她臉上那難以捉摸的甜美微笑,搭配著水亮動人的雙眸,看起來是無比魅惑的表情。

    「我…我嗎…?」看到鈴音的臉,卡諾從脖子以上的地方都變得紅通通,好像熱氣都要從領口噴出來一樣,說話也變得結結巴巴:「我…已經可以…控…控制絶對防禦的範…範圍大小,魔力也…也可以自由運用。」

    這時候里亞和依莉絲從廚房裡出來了,里亞端著銀色的圓形托盤,上面放著茶壺和茶杯,依莉絲則是端著比較小的橢圓形瓷盤,上面放著已經切好的蜂蜜蛋糕,她們把盤子放在桌上,讓圍著桌子坐的其他人自行取用,聽著里亞用溫柔的嬌聲說「來,請用。」讓在場的男性感覺全身麻酥酥的。

    「好了,全員都到齊了,我們差不多開始進入正題吧。」鈴音看見男士們的心和視線都快要飄到里亞身上去,趕緊發出聲音讓他們回神過來。

    經過眾人討論的結果,最後的決定是明天到達古劍寺的時候,由鈴音和依莉絲留在山腳下製作結界,將古劍寺包圍起來,避免有魔物衝出去攻擊無辜的人,其他的四個人則是一起行動,攻上古劍寺和安古斯進行最後的對決,並且設法將安古斯封印起來。

    等到討論結束之後,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鈴音決定讓他們留在天泉家的別館中過夜,如此一來明天早上就不用重新集合一次,可以直接出發迎戰,在大家一致同意之後,鈴音幫他們安排了房間,並且催促他們早一點休息養精蓄銳,才有精神面對明天的決戰。

    卡諾倒在房間的床上,本來睡意已經逐漸出現,就在他快要入睡之時,門外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雖然聲音不大,不過卡諾卻注意到了。

    「請進。」卡諾睡眼惺忪地到門邊開門,映入他眼簾的是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長袖白襯衫的里亞,從襯衫底下露出的白皙大腿顯得有些誘人,看到這個景象的卡諾已經完全從睡意中驚醒,當他驚訝地要問里亞「為什麼只穿這些?」的時候,里亞已經先摀住他的嘴了。

    「卡諾學長,我想和你一起睡,只要今天晚上就好,拜託。」里亞濕潤的眼眸充滿了懇求的意味,卡諾只有點點頭同意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11-10 04:0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節  再訪古劍寺

    隨著黑夜漸漸褪了色,清晨也悄悄地來訪,雖然天色尚未明亮,而且因為薄霧的關係而顯得灰濛濛的,但是有些鳥兒已經醒來活動了,即使窗外麻雀吱吱喳喳的叫聲並不大,不過卡諾也被牠們所吵醒,他轉頭看著依然在熟睡的里亞,白嫩嫩的肌膚從襯衫的領口處依稀可見,卡諾不禁佩服自己的意志力,在昨天晚上看見里亞那麼惹火誘人的服裝之下,他還能把持住自己的理性。


    卡諾起身走到窗邊,把窗戶打開來通風一下,窗簾隨著早晨的微風輕輕舞動著,由於天氣已經轉涼,所以就算是微風而已,還是多多少少把早晨的寒涼送進了窗內,卡諾覺得頭腦頓時清醒了很多。

    「早安阿,卡諾學長。」不知道是否因為這陣涼風的關係,使得里亞也被吵醒了,她將棉被披在肩上,用纖細溫軟的小手輕輕地揉著眼睛,從她打招呼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還沒有完全睡醒。

    「早阿,里亞,早上的氣溫比較低一點,趕快回房間裡多穿一些衣服吧。」卡諾擔心穿著單薄的里亞會感冒,細心地叮嚀她要多加衣物。

    「嗯,好。」里亞輕輕地允諾一聲,穿上室內拖鞋緩緩地走出房間。

    卡諾套上一件外套之後,便離開了房間到客廳去,這時候的客廳裡還沒有其他人,卡諾本來以為他是最早起的,卻在客廳的窗口看見卡洛多盤腿坐在屋外的草皮上,卡洛多身上的魔力隨著他的意念控制之下,整個凝聚在身體的表層,看起來就像是一層保護罩一般。

    卡諾本來不想打擾到卡洛多的冥想修練,不過觀察力敏銳的卡洛多卻早已經察覺到卡諾的呼吸聲,他將身上的魔力收了起來,轉過身來向卡諾點頭問好,並且起身走到窗邊。

    「不好意思,打擾到你的修練。」卡諾搔搔頭笑著說,卡洛多微笑著搖搖頭,似乎在表示卡諾並沒有吵到他。

    「沒想到你會這麼早起,是習慣使然嗎?」由於現在只有他們兩個而已,所以卡諾就找一些話題和卡洛多談談,用來打發時間。

    卡洛多聽到卡諾的問話後,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搖搖頭,並且用手握拳放在胸口,把眼睛睜得大大的,然後又裝出深呼吸的樣子。

    「你也會緊張呀,想不到即使是聖徒,在遇到這種情況之下也會緊張呢。」卡諾在得知就算是聖徒的卡洛多也會緊張之時,心裡的壓力突然減輕了不少,畢竟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沒多久之後,其他人陸陸續續地出現在客廳裡集合,幾乎所有人的表情都像是如臨大敵一般,顯得戰戰兢兢的,只有門矢還一臉沒睡飽的模樣,頻頻打著呵欠,看起來還沒有進入狀況的樣子。

    「好了,大家都醒來了,我們馬上就出發吧!」在鈴音的一聲號令之下,卡諾一行人就搭著天泉家的專車往古劍寺出發,沿路上或許是因為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的關係,彼此都不發一語,只是默默地低著頭。

    到達古劍寺山腳下的時候,那裡的景色依然和卡諾上次來的景象差不多,只不過今天是陰冷的天氣,偶爾還會有寒涼的風從樹林間吹過,發出了像是在悲鳴的聲音,讓原本就很陰森的古劍寺顯得更加陰森,在沒有陽光的照射之下,樹林間的樹葉和草叢看起來顏色是接近黑色的。

    「我的媽呀,這種氣氛怪恐怖的。」在一陣寒涼的風從眾人身邊吹過之時,門矢打了個寒顫,他平時最怕一些靈異的東西,所以在他看到這種景象之後,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跟過來。

    當大夥人都踏上通往古劍寺的石階,依莉絲馬上又後退了一步,卡諾感受到這裡的瘴氣明顯地比上次來的時候要強很多,古劍寺的山區本來就充滿了瘴氣,這一次又加上了魔王安古斯的關係,所以此地的瘴氣變得十分強烈,如果是普通人踏入的話,可能會因為吸入瘴氣而馬上病倒,並且會在短時間內衰竭而死。

    「受不了的話就不要勉強。」卡諾溫柔地摸著依莉絲的頭:「妳留在山腳下等吧,我們很快就回來了。」

    「我也要留下來。」鈴音也走下階梯,站在依莉絲的身旁:「我和依莉絲在山腳下設立結界,避免瘴氣的範圍逐漸擴散,也可以防止有魔物闖出去攻擊無辜的人,你們四個人上去應該就夠了。」

    「太狡猾了,我也要留下來。」當門矢要跑下階梯的時候,被卡洛多一把拖住,他用認真嚴肅的表情對著門矢搖搖頭。

    「少廢話,是男人的話就給我上去幫忙,目前的戰力吃緊,已經不能再分散了,而且設立結界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簡單,那會持續大量地消耗術者身上的魔力,在維持結界存在的期間,對於精神上的折磨也是超乎常人想像的,以我的能力只能支撐兩個小時左右,所以你們要在這段期間內打倒安古斯。」聽到鈴音嚴厲的斥責之後,門矢馬上安靜了下來,乖乖地摸著鼻子往回走。

    「準備好了嗎,依莉絲?」鈴音轉頭看著依莉絲,在依莉絲點點頭之後,兩人開始同步唸起咒語,聚集在兩人手掌前的魔法範圍逐漸擴大,在經過沒多久之後,結界已經把整個古劍寺的山區包圍起來了。

    「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們一刻都不能浪費。」卡諾帶頭往石階上衝,身為聖徒的卡洛多和里亞很快就超越了卡諾,剩下門矢在後面氣喘吁吁地追著,在他們跑了一段石階的時候,許多看起來黑漆漆的魔物便從石階兩側的樹林裡衝了出來,分別把卡諾他們包圍住。

    跑在最前頭的卡洛多和里亞被牽制在第一段石階要通往第二段石階的平台上,卡諾則是被困在階梯上,跑得最慢的門矢只有前方被魔物所阻擋,看來魔王安古斯打算把他們分開消滅。

    「卡諾學長,我馬上就回去幫你了,先支撐一下。」里亞知道以現在的情形而言,被困在階梯之間的卡諾是處境最危險的,所以她不顧一切地回頭殺入敵陣,趕著要去救援卡諾。

    卡諾完全不敢大意,更不敢輕舉妄動,他施展「絶對防禦」的結界將自己保護住,用來抵擋從四面八方猛烈攻擊過來的魔物。卡洛多雖然也想轉回去幫忙,但是在眾多魔物近距離包圍的情況下,弓箭手難以發揮效用,他用長弓和魔物進行肉搏戰,一邊試圖找出可以拉弓的機會。

    就在卡諾他們的戰鬥陷入膠著的時候,階梯的下方發出了一道銀色強光,緊接著有一群魔物被彈飛了起來,在空中被消滅掉,當卡諾他們轉過頭一看,使用出那個能力的人竟然是門矢!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11-13 04: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節  將過往的恩怨做了斷

    原本將卡諾他們團團包圍的魔物,在門矢施展厲害的招式之下,紛紛往兩邊散開,被困在最不利的地形的卡諾得以稍微喘口氣,危機算是暫時解除了,里亞和卡洛多趁機跑到卡諾的兩旁,阻擋魔物繼續向前攻擊,在魔物還沒有重新整頓好之前,門矢也移動到卡洛多的身旁待命。


    「如何,見識到門矢大爺的本領了吧。」看著佔據石階外兩側草叢的魔物遲遲不敢行動,門矢得意得笑盈盈的表情看起來特別刺眼,不過也顯現出他的胸有成竹,看來門矢在修練期間的確有習得什麼驚人的秘密絶招。

    「真不簡單,沒想到你還偷藏這一步,看來我要對你另眼相看。」卡諾故意配合得意洋洋的門矢,把他誇讚得快要飛起來了,不過卡諾確實是對現在的門矢有幾分佩服。

    「哈哈哈,就讓老子來替你們開路好了。」被卡諾誇讚了幾句的門矢心情大悅,馬上自告奮勇要當前鋒,當他自信滿滿地詠唱咒語之後,從門矢的腳下出現一個大型的銀色十字架魔法,那個魔法發出了神聖柔和的光芒,宛如一個莊嚴不可侵犯的聖殿。

    「這就是門矢秘密修練的成果呀,總算是見識到了。」里亞微笑著說,她同時對卡諾眨眼,看來她的意圖和卡諾一樣,只要稍微讚美門矢一下,他馬上可以發揮出超越平時的實力。

    「這招『十字聖殿』是我參考蘇菲的十字劍陣所研發出來的絶招,你們可要好好跟上喔。」門矢跑在最前頭向階梯上衝,其他三個人則是緊跟在後,雖然魔物又開始發動攻擊,但是牠們始終無法突破那神聖莊嚴的十字聖殿,都在聖殿的邊緣就被強大的神聖魔法所消滅。

    多虧有了門矢這一招的協助,卡諾他們省下了不少時間和精力,只要他們以一定的速度跟在十字形的魔法陣之中,即使有數以萬計的魔物都無法碰到他們一根頭髮,但是這種好運氣並不長久,大約十分鐘之後,門矢跑步的速度愈來愈慢了,魔法的威力也開始減弱了。

    「鈴…鈴音她說的…果然沒錯呢,呼…呼,要維持大型魔法的存在真的很累人,我不行了。」門矢轉過頭來說著,他的臉色開始有點發白,全身冒出的冷汗已經汗如雨下,看起來好像已經快要整個人癱了下去。

    「門矢,快把魔法解除,不然你會支撐不住的。」卡諾趕緊制止門矢繼續硬撐下去,並且機警地通知里亞和卡洛多準備應戰,果然當門矢一把十字聖殿解除之後,魔物群就像是看見老鼠的貓一樣撲了過來。

    魔物群的動作早在里亞的預料之中,她從雙手各製造出五支紅色的小刀,朝著兩旁射出去,紅色的小刀貫穿了魔物的身體,當里亞將雙手收回來的同時,紅色的小刀也迅速飛了回來,互相交叉而過,在卡諾他們的上方形成一張紅色的網,把飛撲過來的魔物群切割消滅。

    「哇阿,我研發的『八方交織雨』果然很實用呢。」里亞開心地笑著說,當魔物群再次襲來的時候,里亞又試了一次,果真還是沒有魔物能夠突破。

    「里亞,試試另一招吧,不然就算是沒有魔物能夠傷害到我們,我們還是被困在原地,等於是白白浪費時間而已。」卡諾說著,因為鈴音和依莉絲的結界效果只有兩個小時而已,他們必須趕在充滿瘴氣的黑霧擴散出去之前打倒安古斯,不然瘴氣將會影響到市區。

    「好的,命令收到。」里亞調皮地對著卡諾行舉手禮,然後閉上眼睛開始用意念製造其他的兵器,從里亞的周圍出現了和彩虹顏色相同的七顆光球,以里亞為中心開始進行衛星軌道的移動。

    里亞的這個招式命名為「七色圓舞曲」,是以七顆魔法光球從不同角度和方向繞行在里亞的周圍,只要有敵人接近或踏入魔法球的攻擊範圍內,魔法球就會主動追擊殲滅敵人,當里亞將魔法球繞行的範圍擴大之後,便把卡諾他們一行人都保護在魔法球的攻擊範圍內。

    卡洛多當然也不是跟來吃閒飯的,他從箭筒中抽出兩支箭,把弓拉滿弦,朝著階梯上方射去,射出去的兩支箭就像是兩道強大的光束一樣,將阻擋在前方的魔物群轟得粉碎,讓他們一路通行無阻。

    大約又過了十五分鐘之後,卡諾他們已經到達了古劍寺,眼前所見的景象,古劍寺的寺廟已經被破壞,剩下的只有斷垣殘壁而已,用一塊塊小石板所鋪成的地板也顯得坑坑洞洞,魔王安古斯坐在已經半毀壞的木製階梯上等候他們的到來,眼神充滿了睥睨一切的高傲態度。

    「沒想到你們能夠安然到達這裡,總算是沒有辜負我的期待。」安古斯冷冷地說出這句話,依然是不動聲色地坐在原地,從階梯下方湧上來的魔物群,在安古斯的意念之下幻化為黑色的魔法能量,然後形成一道巨大的黑色圍牆,將古劍寺的周圍整個圈了起來,讓所有的出路都被阻斷。

    在巨大的黑色圍牆完成之後,安古斯又釋放出身上的魔力,將魔力分散形成三個黑色的球體,把里亞、卡洛多和門矢分別困住,被困在黑色球體內的三個人不管用什麼方法嘗試,都無法破壞黑色的球體。

    「你抓住他們想要幹什麼,安古斯?」卡諾以憤怒又驚恐的語氣問著。

    「你放心,我不會殺他們,更不會拿他們來威脅你,只不過我想要和你將過去的一切恩怨做一個了斷,並不希望有其他人來插手。」安古斯還是冷漠地回答,他的聲音就像是從無底深淵中傳出來一樣,讓人聽了感到全身發寒,他恐怖且銳利的眼神,感覺只要被他盯上,心臟就會整個凍僵,卡諾感覺到自己緊張到呼吸都亂了,心臟狂跳就像是要衝破胸骨跳出來一樣。

    「好吧,該來的終究會來,把我們之間的仇恨畫下休止符吧。」卡諾似乎已經覺悟了,他毫不猶豫地走了上前,安古斯也像是在回應他一樣站了起來,兩人走到大約距離十公尺的地方停了下來,濃厚的決鬥意味逐漸升起。

    首先出擊的是安古斯,他手中那把漆黑色的長劍直接刺向卡諾的心口位置,卡諾當然也是繃緊神經應戰,他把絶對防禦的結界範圍縮小在左手上,形成了一面盾牌,他用左手上的盾牌擋住了安古斯招招致命的攻擊。

    「輪到我反擊了!」卡諾抓到反擊的機會,把魔力集中在右手,凝聚在右手上的魔力看起來就像是拳擊手套一般,他一拳打在安古斯的左肩,把安古斯肩上的黑色鎧甲打得粉碎,安古斯也被打得連退幾步。

    「拿出全力應戰吧,我也會把我的答案用拳頭告訴你。」卡諾表情認真地說著,他也自知沒有退路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11-17 03:4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節  寬恕

    卡諾異常積極地想和安古斯分出勝負來,他趁著暫時對自己有利的情況下繼續進攻,安古斯雖然對卡諾剛才的那一擊感到驚訝,不過卻也沒有影響到他應戰的心情,他從容不迫地擋下卡諾凝聚魔法力量的拳頭,再用力把卡諾甩了出去,讓自己有可以喘口氣的時間。


    「你要我拿出全力應戰,當然可以,不過在竭力廝殺之前,還是該暖暖身比較恰當吧。」安古斯發出冷漠的笑聲說:「從剛才到現在應該已經暖身得差不多了,就讓你看看我的實力吧。」

    安古斯將漆黑的長劍高舉起來,從長劍的前端出現了一個黑洞,黑洞的出現造成時空的扭曲,彷彿一切事物都要被那個扭曲的空間給吸入並且攪碎,卡諾感受到那個黑洞就像是個磁力強大的磁鐵一般,就算他用絶對防禦的結界將自己包圍起來,還是無法抵擋那個強大的吸力,連人和結界一起被吸了過去。

    因為被困在黑色魔法球裡而在一旁觀戰的里亞,此刻的心情既是焦慮又是緊張,她做過了各種嘗試都無法破壞魔法球體,而且連聲音都無法傳到魔法球體之外,雖然她已經看出該如何破解那個黑洞魔法,可惜的是她根本無法給卡諾任何建議和提示。

    「可惡,為什麼到緊要關頭的時刻我卻什麼忙都幫不上。」里亞用力地捶打魔法球體,心中的無奈和感到不甘心的情緒讓她落下淚來。

    「里亞,妳聽得到我的聲音嗎?」在里亞的腦中響起一個男性的聲音,那是一個她從來沒有聽過的男性聲音,不過卻讓她覺得似曾相識。

    「你是什麼人?」里亞對這個聲音並不感到害怕,那名男性的聲音反而讓她難過的情緒稍微穩定下來。

    「我是卡洛多,雖然我平時無法說話,但是我卻可以用意念和人溝通。」里亞轉頭看著旁邊的魔法球體,卡洛多正專注地閉著雙眼。

    「卡洛多,我知道該怎麼破解那個黑洞魔法,但是我無法和卡諾學長交談,你能幫我傳話給他嗎?」里亞貼近面向卡洛多位置的魔法壁,臉上露出求助的表情,眼見卡諾已經快要被黑洞魔法所吸入,她更可以感受到時間的急迫性。

    「很遺憾,我剛才就試著要聯絡上卡諾,但是他完全無法接收到我的訊息,在我們之中只有妳能接收到我的意念而已。」卡洛多的回答讓里亞更急了,但是此時此刻她也只能向卡洛多求救了。

    「那我該怎麼辦?」里亞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助且絕望。

    「我相信里亞應該可以幫助他,因為我感覺得到妳有無限的潛力,意念創造這種極其特殊的能力並不是每個聖徒都能辦得到,只要妳能活用它,將能創造出無限的可能性,也就是所謂的奇蹟,這也是我和妳溝通的原因。」里亞睜大眼睛看著卡洛多,這時候卡洛多已經睜開了雙眼,停止用意念和里亞繼續交談,他堅定的眼神彷彿是在告訴里亞:「放手去做吧!」

    「我明白了。」里亞將雙眼閉上,把意念集中在腦中,想像著困住她的魔法球體逐漸破裂而崩解的樣子,在她腦中的意象由模糊而轉為愈來愈清晰,並且愈來愈真實,里亞突然聽到在她腳下的魔法壁發出了像是玻璃裂開的聲音,當她睜開眼睛一看,腳下的魔法壁已經裂開了,光線正從裂縫透進魔法球體之中。

    「這是唯一的機會了。」里亞用力朝裂縫處一捶,魔法球體果然整個碎掉了,變成結晶般的碎片,里亞也從破碎的魔法球體中掉了下來。

    卡諾雖然奮力地抵抗,但是仍然無法阻止自己的身體被向前拖行,眼見旁邊的樹木和石頭被吸進黑洞,發出物體被擠壓攪碎的恐怖聲音,卡諾心裡想著:「很快就要輪到我被吸進去當絞肉了。」

    當絶對防禦的結界和黑洞魔法相衝撞的時候,絶對防禦結界的外形開始扭曲了,就像是把浴缸的塞子拔掉,讓水從排水口流掉的情形一樣,結界流進了如同渦流般的黑洞裡。

    「卡諾學長,攻擊那把黑劍。」里亞闖進了絶對防禦的結界之中,從後方抱住卡諾,讓卡諾暫時停止向前。

    「攻擊黑劍嗎,我明白了。」卡諾用左手的魔力繼續維持結界的存在,另外將身上的魔力分散一些集中到右手上,然後再把凝聚在右手上的魔力像光束一樣射了出去,把安古斯手中的黑劍從中段直接打斷。

    在黑劍被打斷的同時,黑洞逐漸縮小,很快地就消失不見了,先前要把人拖進去的壓迫感也瞬間停止,安古斯除了驚訝之外,身上也有大量的魔力從斷劍的切口流失,他趕緊把黑洞魔法停止。

    「妳是怎麼出來的,過去從來沒有任何一位聖徒擁有這種能力。」看來更令安古斯震驚的是里亞竟然能破解他的魔法球體,在他臉上那種高傲蔑視人的態度已經被慌亂的神色所取代。

    「我是為了幫助卡諾學長打倒你而出來的,沒有人能夠傷害我的學長。」里亞瞪了安古斯一眼,然後握住卡諾的手說:「卡諾學長,我們給他最後一擊吧!」

    「嗯,多謝妳的幫忙,里亞。」卡諾溫柔地說著,他也握緊了里亞的雙手,里亞運用意念製造出蘇菲的「虛無聖劍」握在他們的雙手中,他們同時朝著安古斯跑了過去。

    「別開玩笑了!」安古斯也將身上的所有魔力集中在劍上,在他手中的斷劍瞬間變成一把火焰般的巨大黑劍,他也向卡諾他們砍去。

    兩把威力強大的劍在交鋒之時,勝負似乎已經分出,安古斯的巨大黑劍被卡諾他們手中的虛無聖劍所斬斷,化為微粒而崩解,同時安古斯也被聖劍直接命中,掛在他脖子上的完整聖器掉落到地面。

    「嘿嘿,這一次算你贏了,不過我會繼續詛咒有你存在的世界,只要有下一次復活的機會,我就會殺掉你。」安古斯單膝下跪地坐在地上,口中一直唸唸有詞,似乎要把他無止盡的詛咒都加諸在卡諾的身上。

    「住手,安古斯!」一個嬌小的身影闖入安古斯所設下的巨大圍牆,她靈敏的動作就像是在雪地裡飛舞的妖精一般,跑上前抱住安古斯的那個人正是依莉絲,她溫柔地說:「已經夠了,你受的煎熬已經夠多了。」

    「依莉絲…!」安古斯驚訝的臉直盯著依莉絲看,兩行眼淚破堤而出:「對不起,為了妳我已經淪為惡魔了。」

    「沒關係,我早就原諒你了,大家也都會原諒你的。」依莉絲抱緊了安古斯,用溫柔的語氣笑著說,安古斯也緊抱住依莉絲,隨著兩個人安靜地擁抱,安古斯漸漸化為金色的微粒消失了。

    「結束了,安古斯已經安心地離去,再也不會出現了。」依莉絲語帶悲傷地說著,她憂鬱的紅色眼睛直望著天空。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里亞看著自己逐漸變透明的身體,她慌張地叫了起來,在一旁的卡洛多也是開始變透明。

    卡諾突然想起法西斯曾經提到的事情,只要封魔戰爭結束,聖徒也就達成使命了,達成使命的聖徒會消失,直到下一次的封魔戰爭開始才會再出現。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11-20 04:3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節  嶄新的明天

    卡諾想起法西斯曾經說過,聖徒是為了封魔戰爭而存在,封魔戰爭一但結束,聖徒也會因為達成使命而回歸於聖靈所應該去的地方,直到下一次的封魔戰爭再度開始,聖徒才會再以契約者之姿現身,但是根據依莉絲所說,魔王安古斯的怨念已經消散,將不會再出現,也就象徵著今後不會再有封魔戰爭,所以里亞消失之後將永遠不會出現在卡諾的面前。


    「該怎麼辦,再這樣下去里亞真的會永遠消失的。」卡諾看著漸漸變透明而微粒化的里亞,他想要上前去握住里亞的雙手,但是卻已經辦不到,他已經碰觸不到里亞的身體,眼見里亞將要化為靈體而消失。

    「依莉絲,告訴我該怎麼做?」卡諾實在沒有任何辦法,只好向依莉絲求助,不過依莉絲根本無心回答他的問題,她只是以憂傷的眼神直望著天際,整個人就像是失了神一樣,卡諾自知依莉絲也沒有答案。

    「你還傻站在那裡做什麼,卡諾。」從通往古劍寺的階梯下又走上來一個人,她就是天泉鈴音,鈴音用責怪的語氣說:「還好我趕上了,不然還不知道你要傻傻地浪費多少時間呢。」

    卡諾看到鈴音就像是看見救星一樣,眼睛都亮了起來,身為聖器持有者本家的鈴音,對於封魔戰爭的了解應該是比其他人還要透徹,也就表示著鈴音有可能知道怎麼救回里亞的方法。

    「妳有什麼妙計嗎,鈴音?」卡諾慌張地急問著鈴音,他急得跳腳的模樣像極了踩在火坑上的猴子一樣,只差沒有發出猴子吱吱的叫聲而已。

    鈴音撿起了地上的聖器,把它丟給卡諾,然後打開嗓子說:「在封魔戰爭剛開始的時候,我不是和你說過,打倒魔王之後,持有完整聖器的聖器持有者可以對著聖器許願,你的願望是什麼,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才對。」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當卡諾打算對著聖器許願之時,鈴音卻拉住了卡諾的手,讓卡諾愣了一下,他看著鈴音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等等,我的話還沒有說完,聖器是以聖徒和魔王還有聖器持有者的靈魂來作為許願的能量,先前安古斯完全復活的時候,已經花費了不少能量,而聖器持有者除了你之外,還有我、門矢和依莉絲,聖徒也還剩下卡洛多和里亞,所以現在聖器的力量並不完整,如果要許願的話,可能連你的命都會賠上喔。」鈴音的語氣像是在警告卡諾,也像是在考驗他的語氣。

    「我無所謂。」卡諾早就有壯士斷腕的決心了,他毫不猶豫地向聖器許願,心中默唸著「請讓里亞恢復原狀,讓她回到我的身邊吧。」

    聖器在感受到卡諾的意念之時,發出了淡藍色有如靈魂力量的光芒,並且開始震動起來,但是果然如同鈴音所說的,聖器的力量並不完整,卡諾很快就感覺到聖器開始在吸收他的生命力,全身很快地感到虛脫,而且力量好像從手上流失到聖器之中,卡諾頭一昏就整個人跪到地上。

    「算了吧,卡諾學長,如果因為我而賠上你的性命,這樣太不值得了。」里亞也知道成功機率並不高,她早就放棄掙扎了,她難過地勸著卡諾打消念頭。

    「開什麼玩笑,如果妳消失了,我要怎麼和妳的家人交代,而且連心愛的女孩子都救不了的話,我就不算是個男人了。」卡諾依然堅持自己的想法,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率,他也會義無反顧地去嘗試。

    「真拿你沒辦法,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固執。」鈴音把手握在卡諾拿著聖器的手上,或許因為生命力量被吸收的緣故,她勉強擠出笑容看著卡諾說:「讓我來幫你分擔一些吧。」

    「鈴音…」卡諾驚訝地睜大眼看著鈴音,沒想到卡洛多也把手放上來,他堅定的眼神彷彿是告訴卡諾他也要將剩下的魔力分出來幫忙,接著連門矢也把手放了上來,他笑的一臉痞子臉說:「也算我一份吧。」

    最後一位把手放上來的是依莉絲,她已經從悲傷的情緒中恢復了,她用看起來有點天真卻又有幾分成熟的笑容說:「雖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是偶爾做一點這種傻事又何妨呢。」

    「謝謝你們…」卡諾和里亞都感受到無比的感動,聖器的光芒愈來愈強,但是聖器上也開始出現了裂痕……。

    從那時候算起來,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魔王不會再出現固然是好事,但是我也無法再看到蘇菲、潔拉和千尋那些具有美好德行和潔操的女孩子,當然也看不到席翁和卡洛多那些一起相處過的夥伴。

    聖器在那次的使用後已經全毀,還好今後不會再有封魔戰爭出現,身為本家的鈴音看到聖器那種殘破的模樣,當然是氣得暴跳如雷,不過她還是把剩下的那些碎屑回收回去,今後不用再有人保管聖器,鈴音也可以恢復一般女孩的身分,不用再以聖器本家持有者的身分自居,我也替她感到慶幸呢。

    對了,在那次事件之後,依莉絲和門矢之間的關係迅速發展了,依莉絲幾乎整天都纏著門矢不放,真想不到門矢那種討人厭的傢伙也有可愛的美眉喜歡,真是讓他爽到了,但是更令我驚訝的還有別的事情,聽說依莉絲是某個國家的公主,這一次是為了封魔戰爭才會到這裡來,在她極力勸說之下,門矢終於答應要去她的國家留學,而且他們的出發日期就是今天呢。

    「卡諾哥,快一點啦,不然會趕不上送門矢他們出國的時間唷。」
    「好啦,我已經在準備了,馬上就好。」
    趕著我出門的人就是里亞,是我們好不容易才救回來的可愛學妹,在那次事件過了沒多久的時候,她改口叫我卡諾哥了,那種稱呼本來是千尋叫我的方式,或許她也開始懷念起那位曾經住在我家的美麗食客。


    在里亞的催促之下,我們準時到達了機場,還有閒時間和依莉絲他們寒喧幾句,說真的聽到依莉絲要回國,我的心裡是有幾分不捨,而且她竟然還要門矢陪她一起回去,如果我真的是依莉絲的父親,我絕對會打門矢一頓,叫他不要接近我可愛的女兒。

    和我們一起來送機的人還有鈴音,鈴音和幾個月前相比,變得更有氣質而且更會打扮了,今天的鈴音看起來簡直美得讓我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我才光是看了一眼就覺得無法消受了,全身像是沒了骨頭一樣。

    「怎麼了,一直色瞇瞇地看著我。」
    不妙,我陶醉的視線被鈴音發現了,我趕快把頭轉向別處,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里亞裝出氣嘟嘟的嘴直瞪著我,我也只好向她們道歉了。


    門矢他們的飛機終於起飛了,我們三個人就站在一起目送他們離去,我和里亞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還可以感覺到彼此的體溫,也許我們都不希望彼此會分開吧,在我抬頭看著飛機離去之時,鈴音也偷偷握住我的另外一手,我趕緊偷瞄一下里亞,還好她並沒有發現,我想在我的身邊雖然已經沒有封魔戰爭了,但是女人戰爭恐怕還是免不了。

本篇小說已經結束
多謝諸君的閱讀。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11-24 02:4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02 , Processed in 1.315772 second(s), 25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