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暗之誓約

[複製連結] 檢視: 3937|回覆: 20


在這個大陸上多年來人與魔族的戰爭持續進行魔族利用自己的魔力創造理想的桃花源結束了與人爭地的長期戰爭,但人們與魔族的交流卻沒有因此結束,人與魔族的混血隔代的誕生,他們徘徊的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歸屬,引發了各種爭端及靈異現象。
第一章  耳語
夕陽的餘暉映在一旁的河水上,呈現了詭異的血紅色,在加上紅色的鐵橋的倒影,看起來好像只要穿過水面,底下就是一個染血的可怕世界;一個男孩抱著膝蓋坐在一旁的草皮上,他身上的衣物都是污泥,他藍色的眼眸映上了一抹血紅,表情卻顯得絕望與憔悴,顯然受到很多人情冷暖的洗禮;男孩的身後站著一名金髮的女郎,女郎純白的絲質外衣也映上一抹血紅,她黑色的長裙隨著微風輕輕飄揚,飄來淡淡的香水味,藍色的雙眼憐惜的看著那名男孩。

「我已經不行了,對人來說我根本就是個怪物,恨不得我消失在這個世上。」男孩露出絕望的神情,雙眼離不開那個猶如染血的世界。

「我們來打個賭吧,如果我再來的時候,你還是沒人願意和你分享情感的話,我…」風聲阻擋了女郎對男孩的耳語,女郎留下這句話後,悄悄的離開了男孩的視線。

「上…上野…上野!」一個聲音從模糊轉而越來越清晰,使這個回憶的主人回到了現實。

「大早在睡什麼大頭覺,是不是又熬夜啦?你還真是的拼命三郎,老這樣小心短命喔。」少年醒來一個大手已經壓到他頭上,這個手的主人是他的好友-中理,他的大手正在拍打的腦袋。

「你發什麼神經,你想把我打笨嗎?真是的,像原始人一樣,怪不得沒有女朋友。」上野出手防禦,口頭上還不忘反擊,中理見他出手防禦就沒趣的把手移開。

「那你就太小看我了,我可是女人緣好到沒人比得上,你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中理露出奸笑,將書包往座位一丟,坐到位置上就翹起腳來。

「你是不是夢到女人?」中理雙手放到腦後。

「咦!?」上野被說中了,不好意思的耳根都紅了。

「是個美人吧。」中理見說中了,幸災樂禍的繼續追問。

「那是我姊姊啦。」上野不想再繼續被追問,一臉無所謂的撇開頭。

「這麼大還在想姊姊,你還真是長不大。」中理露出沒趣的表情。

「其實我的父母和親戚都很討厭我,所以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姊姊在我小學的時候來看過我,後來就沒再來過。」上野露出苦笑。

「你們在討論什麼?」一個女孩走到兩人身後,那個女孩有著棕色的亮麗長髮,勻稱的身材及漂亮的臉蛋,是校內男性的憧憬,她靈動的雙眼盯著兩人。

「我們可是在討論上野的人生哲學,妳就算坐在他旁邊這麼久,也沒有聽說過吧。」中理見機不可失,故意誇大的讓女孩注意。

「不要講得一副很神聖的樣子好不好?」上野知道中理的意圖,不以為然的反駁。

「我也想聽,也告訴我吧。」女孩露出溫柔的微笑,拉椅子坐到兩人旁邊。

「理奈說他也想聽,你不說的話就太對不起人了。」中理見理奈對上野特別溫柔,吃醋的眼神盯著上野。

「我沒有什麼大道理可以講啦,是中理瞎掰的。」上野被理奈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也注意到一旁忌妒的怨念,露出投降的表情。

「我從來沒有看過上野拿下眼鏡的樣子,可以拿下來借我看嗎?」理奈伸手想要拿下上野的眼鏡。

「對喔,連我這個做哥兒們的都沒見過,他連游泳課也沒有拿下來過。」經理奈一說,中理也好奇起來。

「不可以拿下來。」當理奈碰到眼鏡的瞬間,上野像是遇上什麼害怕的事一樣,趕緊擋住理奈的手。

「對…對不起。」理奈看上野的反應這麼激烈,趕緊向他道歉。

「對不起。」上野見理奈露出過意不去的表情,後悔的也道了歉之後,就匆匆的走出教室。

「那傢伙搞什麼?只是摘眼鏡而已,幹嘛大驚小怪的。」中理也摸不著頭緒的發牢騷。

「對不起,我不知道上野同學不喜歡拿下眼鏡。」理奈低著頭,露出難過的表情。

「沒什麼,他有時候會這樣,可能是壓力太大,妳別太在意。」中理想不到安慰的話,只好賠笑的隨便解釋。

走廊上的人匆忙的走到教室裡,耳邊也傳來響亮的鐘聲,在凌亂的腳步聲中,上野失魂落魄的穿梭在人群之間,在他的眼中只有一直延伸的長廊,所有和他擦肩而過的人都只是匆匆而過的影子,上野靜靜的走到長廊的盡頭,激動的心情才慢慢的沉澱下來。

「絶對不能讓他們看到我拿下眼鏡的樣子,我不想回到從前的樣子。」上野心中難過的受過去的陰影束縛。

放學的鐘聲響起,上野怕中理細問早上的事情,混雜到人群裡,匆忙的回家,他的舉動全被中理和理奈看在眼裡,中理知道上野只要遇到自己不擅長的事,就絕對不會輕易的說出來,知趣的自行回家。

「我一定要跟上野同學道歉才行,他這麼匆忙的回家,該不會還在生氣吧,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跟他道歉。」理奈看著上野離去的背影,猶豫不決一陣子,最後還是鼓起勇氣的尾隨上野。

上野因為想著早上的事,並沒有在意背後有人跟蹤他,拿出鑰匙打開門,走進了公寓裡。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死亡之翼    發表於 06-6-29 20:10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暗之誓約

第二章  衝突
理奈見上野就要關上門,趕緊衝到門前直喊等等,把上野嚇了一跳,理奈被上野看得不好意思,腦筋一片空白,忘了要說的話。

「要不要進來坐坐?」上野見理奈看著自己卻說不出話,露出微笑的把門打開,理奈從沒單獨進過男孩子家,再加上屋子裡只有上野一人,擔心的搖搖頭,上野知道理奈的意思,走出公寓,站在理奈面前。

「我想和你道歉而已。」理奈滿臉通紅的低著頭。

「妳的臉好紅,不要緊吧?」上野不知道理奈為什麼滿臉通紅,擔心的看著。

「我不要緊,那我回去了。」上野關心的眼神讓理奈更害羞,趕緊逃離現場,留下一臉錯愕的上野。

在公寓的小房間裡,除了本來具備的家具以外,就是上學使用的書籍及用具,看起來很簡陋,但對上野來說,這個空間是他的天堂,可以躲避任何世人異樣的眼光,上野看著桌上的一個掌上型電動,露出溫和的表情,那個電動是中理送他的禮物,當時他不會操作,中理先是驚訝,後來經過中理的教學,他才發現這個小型的電子用具有多大魅力。

「趕快把作業寫完,晚上還要去打工呢。」上野將書包放下,找著要寫的作業,開始動筆。

到了夜晚,上野離開了公寓,往打工的小吃攤方向去,路上總是經過一間病院,那間病院到了夜晚顯得格外陰森,有時會發出可怕的哀嚎聲,附近的住戶都認為是病人的哀嚎,並沒有人敢去深入了解,上野雖然也有魔族血統,但經過這個陰森的地方,還是發個寒顫,想要快速走過。

「這個地方果然很詭異,還是快走好了。」上野為了壯膽,忍不住自言自語起來,腳還是發顫起來。

「那是…」一個熟悉的身影閃進病院裡,讓上野吃驚的停下腳步,他擔心這個人的安危,硬著頭皮的跟進病院,那個人影動作很快,上野才一走入病院,已不見那個人影。

「這麼晚了,理奈怎麼進到這間詭異的病院?我可是男子漢,我要保護她才行。」原來上野看到理奈穿著修女服衝進病院裡,雖然理奈是用跑的進入,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響,讓上野感到很意外,他四處走動,尋找理奈的身影,卻在這時傳來一股令人做噁的血腥味,上野聞得有些頭暈,索性就用手摀住口鼻,但好奇心驅使,上野還是朝著氣味的源頭走去。

「這是…」上野走到了院長室,看到恐怖的血腥畫面,害怕的呆住。

「你看見了!我只好殺了你。」從門上倒掛下一名護士,上野嚇得跌坐在地上,護士閃著異樣的紅光,雙手一甩就出現了手術的用具,當她要將用具招呼的上野身上時,一個大型的十字架擋住了護士的攻擊。

「上野!你怎麼在這裡!?」那個十字架的主人就是理奈,她看到救的人是上野,感到很意外。

「可惡,教會的走狗。」護士見理奈穿著修女服,露出憎恨的眼神,將手術刀丟向理奈,理奈迴轉的跳開,身上甩出數個十字架,十字架在迴轉間放出聖光術,四面八方的攻擊那名護士,那名護士吃痛的退到院長室的辦公桌後。

「為什麼每個人都這樣對待我,我好不甘心。」上野突然聽到護士的哭泣聲,但他抬頭看理奈,理奈卻不動聲色,顯然只有他聽到。

「原來她也和我一樣。」上野露出淒然的表情。

「理奈,讓我和她談談。」上野擋住了理奈。

「怪物能談嗎?讓開,別礙著。」理奈一把將上野推開,毫不留情的放出數個十字架追擊,護士放出手術刀打下數個十字架,卻還是中了聖光術的攻擊,發出哀嚎聲。

「住手。」數道像利刃的光線砍向理奈,理奈知道這招厲害,趕緊退開,理奈身後的圍牆被切的千瘡百孔。

「上野,你…」發出這個恐怖攻擊的竟是上野,他利用魔力將一旁的空氣化成利刃,全身上下發出了淡藍色的妖氣,看起來極為駭人。

「她和我是一樣的,請妳放過她吧。」上野知道只要自己一出手,兩人再也無法恢復原來的關係,但那個護士的心聲讓他想起自己過去的傷痛,使他忍不住出手相助。

「謝謝你。」那個護士見機不可失,趕緊奪門而出,消失在現場。

「沒想到你竟然是魔物。」理奈見上野竟是他的敵人,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

「對不起。」上野想不出任何安慰的話,只是露出無奈的表情。

「我真是個笨蛋。」理奈留下這句話,就快速的消失在黑暗裡。

「這就是身為半魔族血統的命運吧,姊姊。」上野低著頭,想起那天與姊姊定下的誓約,露出惆悵的表情。

第二天早上,上野醒來發現桌上放著豐盛的早餐,認為自己在作夢,又用棉被矇住頭,可是打開棉被,又看到這個景象,驚訝的從被窩裡跳出來。

「阿囉哈。」一個人影衝過來抱住上野,把上野嚇了一跳。

「妳…妳…。」上野看到那個人影,露出驚訝的表情。

「昨天多謝你救我,啊!我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蘇利亞.馮.雷諾瓦,請多指教。」原來抱住上野的人,正是那個護士,她留著棕色的長髮,綁著馬尾,綠色猶如寶石的晶亮大眼,再加上水嫩的肌膚,和昨天怕人的模樣完全不同。

「妳怎麼知道我家?妳又是怎麼進來的?」上野被抱得不好意思,趕緊轉移話題。

「你真沒戒心耶,我一路跟到你家,你難道沒發現,我看你窗子開著,我就溜進來了。」蘇利亞放開上野。

「妳是忍者嗎?」上野露出沒辦法的表情。

「趕快吃吧,不然涼掉了,就不好吃了。」蘇利亞想起她做的料理,將上野拉到桌子旁。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暗之誓約

第三章 理奈親衛隊
上野想到與蘇利亞獨處,覺得不好意思的匆匆的吃了早餐,就直往學校去,蘇利亞看上野慌張又害羞的模樣很可愛,露出微笑;上野這時才想到,自己是魔物的事,恐怕已經在學校傳得沸沸揚揚了,心中不安的腳步越來越沉重,彷彿在眼前的人群都已經對他產生懷疑,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上野…上野…豬頭幸技!」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由於上野想著心事,並沒有聽到有人在叫他,那人見上野沒有回答他,氣得直喊他名字。

「中理…」上野不安的回頭,看到中理在背後看著他。

「一大早在發什麼呆,我看工地的施工洞窟,你都可以跳下去了。」中理走到上野旁,上野看中理沒有異狀,鬆了一口氣。

「你昨天做了什麼蠢事?理奈昨天晚上來我家哭一晚,什麼也不說。」中理懷疑的眼光看著上野。

「無法挽回的大錯。」上野知道這件事絶對不能告訴中理,含糊的回答。

「我就知道你這個傢伙粗心大意,沒有什麼無法挽回的,交給我這個好兄弟吧,我幫你跟理奈解釋。」中理看上野露出遺憾的表情,知道上野多半不是故意的,事態可能還沒嚴重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你不是也喜歡理奈,為什麼要幫我。」上野見中理對這件事顯得熱心,感到大惑不解,竟然幫助自己的情敵,不是有目的、就是吃錯藥。

「公平競爭才符合我這個紳士的決鬥條件。」中理故作偉大的樣子,上野差點想吐,中理突然回頭露出無奈的笑容。

「騙子。」上野會意的嘆口氣。

突然一個不好的預感同時穿過兩人,兩人感到背後有強烈的殺氣,一回頭只看到黑壓壓的一片,一群凶神惡煞的人惡狠狠的盯著他們看,手還拿著一大面白色的旗子,上頭寫著”我愛理奈”四個大字,所有人頭上也綁著同樣字樣的白布條,突然衝上前將兩人團團圍住,把兩人嚇壞了。

「上野幸技、中理誠一郎,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讓高貴的理奈小姐傷心,真是罪該萬死,大家上。」眾人一把抓住兩人,不容兩人辯解就把他們五花大綁的抓走。

兩人本來擔心會被抓到無人的地方被海扁,眾人卻將他們往學校抬,兩人鬆了口氣,中理看眾人進入學校的行進方向,露出不安的表情。

「他們要帶我們去哪裡?。」上野看中理似乎知道他們要去的地方。

「那個方向是摔角社。」中理不安的回答,換來上野的驚呼。

果然來到了摔角社的門口,眾人魚貫而入,無奈的兩人當然也被抬進去,被丟到摔角社的擂台上才被鬆綁,一個龐大的影子出現在兩人面前,兩人看到那人馬上露出絕望的表情,那個人正是摔角社的社長-熊本荒井,他滿臉橫肉、一身肌肉,可比健身房的健美先生,有兩百公分的身高簡直像頭熊一樣,恐怕一掌就可以擊暈人。

「用眾毆就太野蠻了,就由我來應付你們吧,你們一起上也無所謂,不過恐怕是徒勞無功。」熊本咧嘴一笑,身上的肌肉動了起來,樣子極為怕人。

「開什麼玩笑,簡直要我們對付一頭熊,上野看起來好像不會打架,我來引開他注意力好了。」中理見到熊本的那一刻就知道沒勝算,決定幫上野脫身,哪知道他才剛一想完,熊本那像熊掌的手已經招呼到他的頭上;熊本的一掌威猛,一掌就把中理擊倒在地。

「中理!」上野見中理一掌就被擊倒,直冒冷汗,熊本二話不說就一掌擊向上野。

理奈走到了學校,聽到同學們紛紛議論,好奇的走到一旁聽。

「聽說上野和中理被抓到摔角社裡,一定被熊本整慘了。」理奈聽到這個消息知道不妙,趕緊追問原委後,直奔摔角社而來。

熊本不管怎麼攻擊上野,卻被無形的力量將手移開,眾人不知道情況,只覺得熊本像在耍猴戲,生氣的直罵,原來是上野巧妙的利用操控風的能力,利用氣流逼開熊本的攻擊;理奈衝進來大聲阻止,可是眾人的喧嘩聲過大,理奈說什麼話沒人聽見,她只好將被解決在擂台上的中理抱下來;上野見熊本已經氣喘呼呼,作出打擊熊本的姿勢,將風壓與拳頭的動向一致,熊本被強力的風壓直擊,飛出了擂台,跌在場外,眾人見連威猛的熊本都被打敗,就安靜下來。
在保健室裡,充滿藥味的刺激氣味,讓中理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保健室的床上,他本來想要下床,卻聽見上野和理奈再屏風的另一端說話的聲音,又安靜的倒回床上,偷聽兩人說話。

「對不起,都是我害你們遇上今天的狀況。」在屏風另一端雖然看不見理奈的表情,卻可以感受到她充滿歉意的心情。

「沒關係啦。」上野不知該說什麼,只是安慰道歉的理奈。

「昨天晚上的事,我不會告訴別人,你也不能說出我的秘密。」理奈的表情轉為嚴肅,顯然她對上野是魔物的事,還是無法認同。

「嗯,我連中理也不會說。」上野知道理奈要保密身分的重要性。

「中理不知道醒了沒?」理奈擔心的繞過屏風,中理趕快裝睡,兩人見中理還再睡,鬆了一口氣。

「我不放心把中理交給你照顧,還是由我來吧,你快去上課吧。」理奈惡狠狠的瞪了上野一眼,對她來說,把普通人交給上野看管,實在是太危險了,萬一魔根性發作,恐怕中理難逃喪命的危機。

「那我去上課了,中理就麻煩你了。」上野知道理奈的意思,心中難過的離開了保健室。

「真奇怪,聽理奈的口吻似乎喜歡上野,卻為什麼又護著我?還是想不出他們為什麼爭吵,但上野那麼頑固的個性,他答應了,就一定不會告訴我,我該怎麼幫他們合好…」中理本來想偷聽他們是為了什麼事爭吵,但兩人說得神秘,讓他無法找出蛛絲馬跡,聽到理奈對上野的態度曖昧不明,心中的疑惑更加濃厚。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暗之誓約

第四章 轉機
理奈一直守著中理心中卻和自己長久以來的觀念交戰理奈出生的家族一直都是聖職人員魔物對她們而言形同水火但上野是魔物又不是出自本意自己又怎麼能以魔物的身分就完全否定上野中理睜開眼看著理奈理奈見中理醒了用溫柔的眼神看著他
  
「理奈,妳喜歡上野吧?既然這樣,妳應該給他機會,說不定誤會解開了,你就可以真正了解他了。」中理本來不想說出這句話,可是看理奈的表情一直很掙扎,知道理奈心中只有上野,她們倆人在一起才能得到幸福,中理抱著心痛還是說出口,中理見理奈沒反駁他的假設,又繼續說下去。
  
「謝謝你,你真是我的好朋友。」理奈聽了中理的建議,心中漸漸釋懷,可是她的話卻重重的打中中理進心裡。

上野離開了保健室,沮喪的走在走廊上,因為是上課時間,走廊上空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上野走到轉角與化學老師插身而過,突然感覺到一股懷念的氣息,使上野停下了腳步,那個味道正是魔族之血的味道,老師和上野插身而過時,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就離開了上野的視線,進到教室裡;山崎紅砂雖然是個化學老師,和人的互動卻非常少,見過她的人都會被神秘的致命美感而對她,只敢遠觀卻不敢親近,所以了解她的人並不多,上野頭一次看到紅砂老師的笑容,心中的不安感越來越強烈。

到了放學時間,中理硬拉著上野去體育館,說有好東西要給他看,但今天早上遇到熊本,一想到要去體育館就想起那個恐怖的遭遇,兩人還是發了個寒顫;體育館外觀都是用灰色帶有點赤鐵色的磚瓦和帶有點湖水綠的玻璃所組成,四方形的外型排列所形成的空間,給人一種莊嚴又規律的感覺,往上延伸的樓梯上有綠鐵架撐起的雨棚,綠色的鐵架無暇的形成一體,就好像沒有加上綠漆修飾,而是天然的綠色一樣,雨棚間固定的橫形鐵上有著燙金邊的方形圖樣,可以看出設計師對這棟建築的考究程度,樓梯每一樓層的門都是不同形狀的色塊拼成,乍看之下,這個門觸碰起來會有凹凸不平的感覺,可是真正觸摸起來卻平滑順手,可見這些圖形的接合處也是精心計算,樓梯呈現可以映出人、事、物的亮黑色,還有燙金邊的防滑設計;上野和中理走到樓梯上,不自覺的小心起來,深怕自己的魯莽行為會破壞這裡的藝術氣息,兩人喃喃自語,認為這簡直是美術館而不是體育館,中理帶上野到了劍道社,理奈正在裡頭等待著,上野想要回頭問中理這是怎麼回事,卻發現中理已經悄悄的離開了,兩人尷尬的不知該誰先開口。
  
「我想要知道你真正的為人,今天晚上和我去調查一個靈異事件,我可以直覺到那是魔物所為,如果你真的認為魔物可以溝通,就證明給我看。」理奈見上野一直不開口,就開門見山的把來意告訴上野。
  
「嗯,如果妳願意試試,我義不容辭。」上野本來以為理奈是要殺他,但聽她說了這句話,鬆了一口氣。
  
「那今天晚上我在火車站等你,你可別遲到。」理奈解開心中的大結,感到輕鬆許多,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劍道社,上野聽到了火車站,直覺突然想到私奔,後來覺得失態,趕緊搖搖頭,突然想到了自己忘記了一個很大的困難。
  
「喂,我是中理,什麼!要我幫你打工。」上野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好友中理,中理一接電話顯得有些不情願。
  
「突然有急事,拜託。」上野知道不能告訴中理真正的原因,頭痛的不知道怎麼說服中理幫忙,只好使出裝可憐戰術,一試果然奏效,中理的濫好人個性使他忍不住答應。

上野心中覺得對中理有點過意不去,但是為了理奈,只好犧牲朋友了,回到家發現蘇利亞竟然在他家煮料理!
  
「嘻嘻嘻,你回來啦。」蘇利亞賢淑的模樣,讓上野看得呆了,蘇利亞對他嘻笑的打招呼,他才驚醒過來。
  
「妳該不會打算住這裡吧?」上野不好意思的盯著蘇利亞看。
  
「因為我先前住的地方,人都說我是怪物,所以…」蘇利亞想起了先前讓她起殺心的原因,喃喃自語。
  
「這裡雖然不大,住兩個人倒是沒關係,如果妳不嫌棄的話。」上野知道觸及對方心裡的傷口,趕緊轉移話題。
  
「哇,太好了,那我就不客氣的打擾了。」蘇利亞得到了上野的同意,高興的又叫又跳,上野見她這麼大了還這麼天真,也忍不住發出會心的一笑。

到了夜晚,上野比約定的時間還早到,他想要如何說服這次有魔族血統的人,但畢竟沒有見過對方,想了一個小時還是沒有一個確切的結論,到了約定的時間,果然看到穿修女服的理奈來到火車站。
  
「這次的魔物都在夜間的火車上奪人性命,如果不能說服他,就只能消滅他。」理奈簡略的將行動的大綱告訴上野,兩人點點頭就上了火車。

在夜晚的火車上,只有五名乘客,一個婦人、一個女高中生、兩個中年男子和一個小女孩;婦人棕色的頭髮後梳綁著包包頭,穿著上班族的衣服,閉著眼睡覺;女高中生留著俏麗的短髮,黑色的頭髮,穿著附近高中的制服,手腕上有個粉紅的手錶,一段時間就察看手錶上的時間;中年男子其中一個看起來壯碩,膚色呈現小麥色,臉上有個刀疤,穿著迷彩軍服,棕色高統靴,用銳利的目光看著上野和理奈;另一名中年男子高瘦,一身上班族打扮,帶著個公事包,看了剛進來的上野和理奈一眼,又將眼神移回車窗上;小女孩身著白色洋裝,頭髮上有白色蝴蝶結的髮飾,紮著兩撮小馬尾,領子上還有一個小熊的別針,正在玩著手邊的小熊娃娃;上野和理奈不知道有魔物血統的人是誰,不敢掉以輕心的偷看五名乘客,到了下一站,女高中生匆忙的跑下車,像是有急事一樣;又過了兩站,上班族樣的男子和小女孩下了車,顯得不疾不徐;之後一直到達終點站,都沒有什麼異狀,壯碩的中年男子下了車,上野和理奈也放棄的想下車,卻發現婦人依然在睡,理奈好心的想要叫醒婦人,可是怎麼叫卻叫不醒,拍她的肩才發現已經冰冷,兩人直覺性的追趕中年男子,可是中年男子已經不知去向,兩人只好放棄的回家,決定第二天夜裡再調查。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暗之誓約

第五章  夢連接的死亡
上野一大早起來,就看到蘇利亞正在看一則新聞,內容正是他們昨晚搭的火車裡,那名死去的中年婦人,根據新聞的說法,那名婦人是不明原因猝死,讓上野想不出這次的魔物是怎麼出手殺人的,蘇利亞見上野的表情有異,已猜到他的心事,蘇利亞移近上野。

「我想這應該是用夢境勾魂的魔族所為。」上野聽到蘇利亞的話心中的疑惑解開,覺得有道理的點點頭,婦人的確是在睡夢中死亡,根據新聞的報告,這個婦人身上並沒有毒物反應。

「我趕快告訴理奈。」上野高興的拿起電話就撥,蘇利亞見上野高興的模樣,不想打擾他靜靜的離開。

「妳…」蘇利亞走出時,發現一名男子用驚訝的目光盯著她看,但她怎麼也想不起來那個人是誰,那人卻向上野住的公寓走來,蘇利亞的直覺認為他可能是來找麻煩,收伸到口袋裡準備拿出手術刀,沒想到那個男子卻繞過她,把上野家的門打開。

「這是怎麼回事!?」上野聽到門口的大叫,驚訝的轉過頭來,看到中理就站在他家門口,正用銳利的目光盯著他看,上野馬上知道中理的來意,趕緊將電話掛斷。

「呃哈哈哈,中理,你聽我解釋,我和蘇利亞只是共租這棟公寓,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上野覺得中理的目光很可怕,趕緊賠笑。

「你可不要做什麼對不起理奈的事。」中理聽到上野的解釋,表情轉為溫和,上野心中暗叫好險,中理覺得自己錯怪上野,尷尬的走出公寓。

「等一下啦!中理。」上野趕緊將制服隨便套上,拿著書包追上來,蘇利亞聽到上野的解釋,心中有一種難過的情緒浮現,心情複雜的看著上野離去的背影。

「理奈的事是你幫我的吧。」上野稱兄道弟的拍中理的肩膀。

「少臭美啦,我怎麼可能幫情敵。」中理推開上野的手,又裝出高不可攀的樣子,上野忍不住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中理見到上野笑他,顯得有些惱怒。

「對不起,只是你太不會掩飾了。」上野依然停不住笑。

「笑什麼?跟蠢蛋一樣。」中理冷不勝防的將書包砸在上野的頭上,上野不但沒生氣反而和他嘻鬧起來。

到了午休時間,上野將得到的結論告訴理奈,理奈果然露出豁然開朗的表情,但兩人又陷入沉思,因為這樣就無法斷定誰才是魔物,只能在他施法時,才能看出他釋放魔力,兩人細細的回想昨天列車上的乘客,卻想不出什麼結果來,決定提早去等待,兩人決定下午編個理由請假,來抓這個狡猾的魔物;中理見兩人同時在下午請假,寂寞的感覺開始湧現,只覺得那兩個好朋友離他越來越遠。

理奈帶著上野到火車站去擬定計畫,兩人就搭上火車,並確認每一個睡著的乘客,卻沒有發現任何異狀,看著乘客來來往往都安然無事,兩人開始覺得只有昨   晚看到的那些人最有嫌疑,到了與昨晚相近的時間,那四名乘客果然又陸續上車,兩人突然發現一個最不尋常的客人,正是那名抱著熊布偶的小女孩,先前她和一名中年男子一起下車,使他們誤認那個中年男子是她的父親,才沒發現這個疑點,那小女孩看起來只有十歲,怎麼可能一個人搭這麼晚的火車,兩人確認目標後,小心的靠近小女孩,怕驚動她其他乘客會有危險。

「嘻嘻嘻,被你們發現了。」小女孩似乎知道兩人的意圖,微笑的從座位上站起來,火車被恐怖的粉紅色光幕所包圍,一部分的人倒地不起,有一部分的人卻沒事害怕的躲在一旁。

「原來妳還選擇性殺人,還真是”有原則”。」理奈諷刺的口吻引起對方注意,同時拿出一個小十字架,十字架受到理奈魔力的影響變大。

「我只是完成他們的宿願而已,那些人心中存在著死的意念,受到無數關愛的妳可能不曉得那些活在恐懼裡人們的心裡,那種渴望解脫的心靈,我想這位哥哥應該很了解才對。」少女看著倒地不起的人們,露出憐惜的表情,又抬頭看著上野微笑。

「少用這些話來迷惑我。」理奈聽到少女的話只覺得妖言惑眾,憤怒的用十字架攻擊少女,十字架和魔力合成出現像矛一樣的兵器,直刺小女孩,突然眼前出現一個大型熊娃娃攻擊她,她趕緊轉攻為守。

「在我的領域裡,妳是贏不了我的。」小女孩的笑容轉為邪惡,四周的影像完全改變,兩人就像是置身在一個充滿泥沼的樹海裡,所有的樹藤都動起來攻向理奈。

上野聽到小女孩的話,心中開始起了漣漪,過去痛苦的時光又像走馬燈一樣歷歷在目,像是伸手就可以觸及,小女孩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小女孩的身後有著一片令人嚮往的桃花源。

「很痛苦吧,這樣的世界,這樣還讓你留戀嗎?只要將你的生命交給我,你再也不用嚐這種不平等的待遇,而是前往大家的理想鄉」小女孩對上野真誠的伸出手,上野像是受迷惑的漸漸伸出手來。

「我可不能讓妳帶走他,他可是定下了暗之誓約,他的目的跟妳一樣。」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上野前面,金色飄逸的長髮、藍色清澄的雙眼、白色的絲質外衣加上黑色的長裙,正是上野的姊姊-上野伊織。

「姊姊,我好想妳喔。」上野看到姊姊露出高興的表情,本來受到的迷惑也解開了,小女孩看到伊織像是看到什麼可怕的事物一樣,花容失色的逃走。

「幸技,好久不見了,你看起來不錯嘛。」伊織開朗的抱住上野,上野卻注意到理奈還被困在小女孩製造的夢境裡。

「姊姊,我要怎麼救理奈?」上野緊張的看著理奈,又看看姊姊。

「那個女孩是你女朋友啊?好。」上野聽到姊姊說的話,不好意思的低著頭,伊織見上野不否認,就走到理奈的面前用手輕輕的在理奈面前揮過,上野擔心的看著理奈,希望她趕快醒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3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暗之誓約

第六章 小女孩
理奈被困在樹藤的攻擊下,小女孩微笑的指著她,樹藤直刺向理奈的胸口,理奈害怕的閉上眼,突然四周的景象恢復在電車裡。

「妳終於醒啦。」伊織微笑的看著直冒冷汗的理奈。

「妳…」理奈看到伊織大駭,她的身上散發著可怕的魔力,理奈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對手。

「我是上野的姊姊伊織,妳好。」伊織不知理奈在害怕什麼,露出疑惑的表情,但上野知道理奈在害怕姊姊的魔力,不知該說什麼。

理奈發愣一陣子才恢復,她雖然非常討厭魔族,可是活潑可人的伊織卻讓她有親切感,她也和伊織自我介紹,上野見兩人相處融洽才鬆一口氣。

「姊姊今天有住所嗎?沒有的話可以住我租的公寓,呃…」上野突然想到蘇利亞也住在他家,說話突然結結巴巴。

「你怎麼啦?怎麼突然說不出話。」伊織和理奈見上野的反應奇怪,開始起疑的盯著他看。

「這麼晚了,姊姊住我租的公寓好像也不方便。」上野趕緊接著說。

「我只是來看看而已,我正準備回去,沒想到我的打賭會輸,不過不算完全輸就是了。」伊織微笑的離開。

「你們做了什麼打賭?」理奈和上野也下了車,理奈好奇的追問。

「那是小時候的事了,我想不起來。」上野思索了一陣子,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和姊姊打賭什麼,只得搖搖頭。

第二天還好是假日,上野睡到中午才起來,蘇利亞已經將午餐準備好,蘇利亞見上野陷入沉思,只好把本來想要邀上野出去的話吞回去。

「我出去走走。」上野吃完了午餐就出門了,外頭烈陽高照,陽光刺得讓人快無法睜開眼,上野只好走進了刨冰店。

「中理,你…你…」上野走到店裡就看到中理,正想要和他打招呼,卻發現昨晚的小女孩卻和中理一起吃冰。

「怎麼啦?臉色這麼難看。」上野的臉色難看,中理一眼就看出。

「那個女孩…」上野指著小女孩,中理看小女孩恍然大悟。

「莉莉蘇.菲潔.艾靈兒,請多指教。」小女孩拉著裙子和上野行禮。

「莉莉蘇是我剛才認識的,她對照相技術很有興趣,我們正在討論關於照片拍攝的好壞。」中理將攝影社的相片亮給上野看,上野想要告訴中理莉莉蘇是魔物,可是說了中理會相信嗎?中理從來就沒看過魔物。

「那個小女孩…」理奈看到兩人和莉莉蘇在一起,不知所措。

「理奈認識莉莉蘇嗎?」中理見理奈的反應,大惑不解,為什麼上野和理奈都這麼怕一個小女孩。

「大哥哥的朋友好像不喜歡我。」莉莉蘇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們有什麼過節,不過這樣對她太可憐了。」中理也為莉莉蘇打抱不平,兩人知道多說無益,只好裝親近監視莉莉蘇。

莉莉蘇談到自己喜歡的話題顯得很健談,兩人也看不出她有什麼危害中理的舉動,反而像是兄妹和諧的交談,兩人相視的眼神換來一個答案-她喜歡中理。

「大哥哥,可以告訴電話嗎?。」莉莉蘇向中理撒嬌,又用眼神掃視兩人。

「可以啊。」兩人沒想到中理竟然那麼容易就給人電話,都驚訝的看著他,上野知道中理喜歡的是理奈,這時卻又和莉莉蘇這麼親密,使他完全想不透中理到底有什麼企圖。

其實中理看到上野和理奈這麼親密,心裡一酸想要忘記理奈,於是決定轉移目標,轉換心情,但自己心裡的想法又怎麼讓上野看出,只好在兩人眼前上演這一幕,但兩人卻看不出他的用意,兩人只認為他是”蘿莉控”。

「大哥哥,我們下次再聊,掰掰。」莉莉蘇開朗的招招手就離開了,兩人驚訝的看著莉莉蘇離開後,又回頭看看中理。

「你們怎麼這種表情!?」中理見兩人呆若木雞的盯著他看,不好意思的說。

「沒什麼?」兩人揣測不安的坐到中理旁邊。

「中理,謝謝你幫我打工。」理奈聽到上野對中理的道謝,才知道自己對上野做了無理的要求,不好意思的紅著臉。

「這沒什麼,反正我們是好兄弟。」理奈臉紅的反應馬上被中理察覺,但他還是客套的說,一邊思索理奈的反應,但一想到深夜兩人在一起做什麼?中理不安的情緒立刻顯現在臉上。

「那兩天晚上我的另一個打工地點要我輪晚上的班,畢竟是便利商店。」上野趕緊編一個理由,可是中理的表情顯然不相信。

「我們想拍螢火蟲的照片,所以我們和我哥哥一起去拍相片。」理奈知道中理喜歡照相,只要提到照片的事,他就會心情轉好。

「我很想看看照片,可以拿給我看嗎?」中理依然不相信,堅持要看照片。

「今天我才拿去洗,我明天拿給你。」上野的自信讓理奈更不安,沒想到撒謊反而引起中理看照片的慾望,他們根本就沒去拍螢火蟲,哪來螢火蟲的照片?

「如果不方便就算了。」中理話一說出來就感到後悔,竟然他們的感情這麼好,自己根本就無權過問,想看照片的話只是因為忌妒脫口而出。

「我明天一定拿照片去你家。」上野沒看出中理後悔的表情,堅持要拿照片給中理看。

「那我明天就留在家等你。」中理見騎虎難下,只好答應。

三人吃完刨冰就分開,兩人對中理突然離去感到一種失落感,本來三人是好朋友,現在中理像是在躲避什麼,一見到三人在一起的場面,總是找到機會就離開,已不像以前一樣對兩人熱絡。

「中理變得好多。」理奈忍不住把心中的感慨告訴上野。

「嗯。」上野知道把真相告訴理奈,理奈會害怕中理受傷而苦惱,只好隨便回答。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3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章  螢火蟲照片
一個有著螢火蟲飛舞的夜晚,一名男孩正調皮的要抓螢火蟲,一名女孩微笑的看著少年抓螢火蟲,少女留著亮麗的綠色頭髮,身著有著精工刺繡的和服,又圓又大的眼睛,看起來精明幹練,少年抓不找螢火蟲露出氣餒的表情。

「上野不要去抓牠們,牠們可是大自然的精靈。」女孩溫和的眼神看著小男孩,小男孩聽女孩的話停下腳步。

「姬野姊姊喜歡看螢火蟲,我只是想要抓一隻給姊姊。」男孩露出失望的表情。

「我們用拍照留念吧。」女孩拿出一台照相機。

「這麼暗,不可能拍得到的。」男孩看著正在拍照的女孩。

「姊姊有魔法喔。」女孩甜甜的笑。

到了上野就讀國中時,在一天早晨醒來,看到姬野慘死在公寓裡。

「姬野姊姊!」上野驚醒過來,發現原來是夢而鬆了一口氣,但這個夢卻勾起了他塵封已久的記憶,那天他氣憤的想要將兇手碎屍萬段,一邊安置姬野的後事。

「上野,我今天是晚班,可能明天早上才回來。」蘇利亞走到上野的房間。

「嗯。」上野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的回答,可是蘇利亞的眼神似乎已經看出他不太對勁,但她不想去挖掘人的隱私,畢竟自己也有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所以她還是悄悄離開房間。

「姬野姊姊的死如果是魔物所為,那我的論點怎麼立足,現在我才知道,我的認知有多麼微弱。」上野開始自怨自哀起來,但想到要找照片,才振作的開始翻箱倒櫃起來。

這時上野的手機響了起來,上野一看是理奈打來的電話,高興的趕緊接起,理奈擔心上野找不到照片,表示願意幫上野找照片,上野說他已經有照片要理奈不用忙,電話另一端傳來理奈放心的語氣,接著兩人開始討論要帶什麼禮物給中理,畢竟中理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帶普通的禮物不知中理會不會收?兩人最後決定帶哈密瓜去看中理。

上野終於在下午4點時才找到螢火蟲照片,他看與理奈約定的時間快到了,趕緊開始準備,突然一種灼熱的飢渴感傳到喉嚨,上野開始直冒冷汗,全身的血液沸騰起來,他忍受不住的抓住喉嚨喘氣,視線越來越模糊,他痛苦掙扎時不小心眼鏡就掉落到地上;眼鏡一離開上野的眼睛,他的眼睛開始發出妖異的藍光,他像是變了個人似的走出公寓。

「喂,中理,上野已經去你家了嗎?」理奈在約定的地點等了一個小時,卻不見上野來,以為上野已經先到中理家。

「沒有。」中理根本就沒看到上野來,被理奈問的一頭霧水。

「我打他的手機,但都沒有人接,我擔心他是不是出事了。」理奈已經無法鎮定。

「我出去找找看,妳先別急。」中理安撫了一下理奈的情緒,就匆匆的出門。

這時天色已晚,路燈都已經亮起,中理往上野住的公寓走去,一路上人煙稀少,畢竟上野想要躲避人們奇異的目光,所以挑在人煙較少的地方,中理只感氣氛讓人不寒而慄,但想到好友住在這裡,稍微放心的繼續前進,走到一個一閃一滅的路燈旁,一個人影突然從巷子裡走出來。

「上野,你跑去哪了?理奈很擔心你,你的眼鏡呢?」中理看到的人影正是上野。

「中理,你來的正好,本大爺正覺得渴。」上野不等中理說下一句話,已操控風將中理砍倒。

「上野…」中理虛弱的倒在地上,重傷使他動彈不得,更令他害怕的是看到上野竟然在飲他的血。

「中理!呃…呃…我在做什麼!?」上野飲了中理的血以後,恢復了原來的意識,當他發現自己在飲好友的血時,精神幾乎快要崩潰。

「中理!不要啊!」這時理奈正好走過來,看到這個可怕的場景,害怕的尖叫。
中理被兩人送到了醫院,兩人的淚一路上沒有停過,他們萬萬沒想到自己的隱瞞會造成這樣的悲劇,中理蒼白的臉讓兩人幾乎快崩潰,兩人不停的叫喊,中理只是沉沉的睡,沒有因兩人的呼喊醒來;兩人待在急診室外沉默不語,只希望中理不要就這樣離開他們。

「中理是你的好朋友,你竟然忍心傷害他。」理奈終於忍不住的對上野咆嘯,上野沉默不語。
因為這件事讓他知道更殘酷的事情,睦霖姬野正是他親手葬送的,他無法想像姬野要被殺以前是什麼樣的表情,在眾人面前他只是帶著羊皮的狼,他一抓狂起來就六親不認,他更害怕知道中理被他砍傷前的表情,是多麼害怕及憎恨。

「我真是看錯你了,魔物不該在這個世上生存,我要消滅你們。」理奈見上野不反駁,氣憤的走掉了。

上野靜靜的守在急診室外,害怕好友從此就離開他了,可是又害怕中理就算是活著,恐怕已經無法再和他當朋友,心裡的掙扎到了醫生出來才暫時終止,上野緊張的追問醫生,醫生表示中理還沒脫離險境,今晚是關鍵時刻,如果能熬過就沒問題了,上野不安的待在中理的病床旁,見中理正和死神搏鬥,心如刀割,想到從此理奈和他再度成為敵人,甚至危害到蘇利亞的安危,更自責的不能自己;哭累的上野忍不住進入夢鄉,他睡著了之後,伊織悄悄的走進來,看著睡著的弟弟與中理一眼,又悄悄的離去。

早晨的陽光溫暖的照耀著兩人,一隻手輕拍上野的肩膀,上野輕哼了一聲卻沒有醒來。

「起來啦!豬頭幸技!」一個響亮的聲音驚醒了上野,那個聲音的主人正是中理,中理正不滿的看著他的睡相。

「中理,你沒事太好了!」上野高興的緊抱住中理。

「放手啦!很噁心耶。」中理被上野嚇了一跳。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6-6-10 02:2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亜紀玥  看來他們還是朋友,真是太  發表於 06-6-10 15:0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ya?不錯的文文唷~
期待下聞~^^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八章        染血的友情
上野坦白的告訴中理他是魔族的事實,中理靜靜的聽著卻沒有什麼表情變化,上野看不出中理在想什麼,心中開始焦急,只怕中理已經無法保持平常心的看待他,如果跟其他人一樣用異樣的眼光看他,他又要如何面對?
  
「這就是你一直沒有其他朋友的原因嗎?」中理不冷不熱的回答,上野不知該怎麼回
     答才妥當,不安的點點頭。
  
「你想要什麼答案?」中理的這句話更讓上野摸不著頭緒。
  
「我知道傷害你是我不對,我無法控制魔化的自己,我實在沒資格當你的朋友,可是
     我…」上野想要找一些話來平息不安,可是這些殘酷的事實擺在眼前,再多的藉口
    也是強辯。
  
「我知道。」中理語氣平和的回答,上野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中理…」上野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中理想要接下去的話。
  
「你知道我為什麼當你的朋友?」中理微笑的看著上野,上野只是想不出來的搖搖
    頭。
  
「看來你真的不記得了。」中理露出傷腦筋的表情。

在一天傍晚,一個小男孩正被一群不良少年包圍,那群不良少年是這個小男孩同學請來的打手,他們不滿的原因正是這名男孩的才華,一個一路上都位居第一的優等生,突然被另一個人超過開始只能位居第二時,心中那種無法承認的感覺轉成恨意。
  
「我不覺得我有做錯什麼事,你們可以成熟點看待事情嗎?」小男孩面對強權卻不甘
     示弱。
  
「中理誠一郎,你不會天真到認為這樣就可以算了,好心給你一點社會教育,你卻還
    自認為了不起,你是不想活了。」將不良少年找來的小男孩聽到中理竟然還說出這
    種話,心中的怒火更旺。

正當那幫人要動手時,突然一個小男孩走過來,他身上有著強烈的妖異光芒,所有的不良少年見到他忍不住發個寒顫,連中理看到他也害怕的倒退。
  
「我口正渴,你們一群人正好。」小男孩露出詭異的笑容,那些不良少年見只是個小
     男孩,就算是魔物也不足為懼,決定先下手為強。

可是四周的風突然向利刃一樣,將他們割的片體麟傷,小男孩正想對倒著的傷者痛下殺手時,中理股起勇氣的張開雙臂擋住他。
  
「你真是個怪胎,竟然想救痛扁你的人。」中理做出的反常舉動讓小男孩感到錯愕。
  
「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你也不能隨便就置別人於死地。」小男孩聽到中理的話傻
    了,遇過的所有人只要看到他都會害怕的逃走,可是中理不但沒有逃走,反而對他
    說教。

其中一個輕傷的不良少年拿鐵棍朝中理的頭揮去,小男孩趕緊將中理推開,硬是挨下這一棍,那名不良少年也被風刃所傷而倒地,中理拉著小男孩逃離現場,拿手帕幫小男孩止血。
  
「對不起,我害你受傷了。」中理滿是歉意,小男孩挨下那棍傷勢不輕,手帕都被染
    成血紅色。
  
「你把血給我,我就有魔力自動恢復了。」小男孩抓住中理拿手帕的手。
  
「這樣就可以了嗎?好,你儘管拿去吧。」中理毫不猶豫的就一口答應。

上野聽到中理說的過去,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他猜想那時的自己恐怕是暴走狀態,這時他也明白中理看到他暴走的樣子為什麼不害怕了。
  
「你為什麼不早說?沒看過我拿下眼鏡應該也是騙我的吧?」上野知道實情後不知所
     措,怪自己沒有發現
  
「因為我看你完全不記得了,認為你不想被別人知道,所以也跟著不說。」中理看上
     野的反應,已經知道上野是確實不記得了。
  
「你不害怕哪天被我殺掉嗎?」上野對中理這個超乎常理的想法感到好奇。
  
「我要是害怕早就遠離你了,畢竟我的命是你救的,你要就拿去吧,我不想欠別人人
     情。」中理的話讓上野更不了解他了,恐怕他花一輩子的時間也無法弄懂好友在想
     什麼。

上野不想讓中理再說這麼多話,畢竟中理的身體還很虛弱,上野要中理多休息,課業方面會盡量給他援助,中理對上野非常了解,他一眼就看出上野的用意,應諾的安心靜養。

上野一回到家裡就和蘇利亞說這個不幸的消息,希望她小心理奈,他知道理奈和中理也是摯友,自己的行為對她來說已經不可原諒,他也有失去愛情的準備,但不願自己的行為危及到蘇利亞,還是決定和理奈對抗。

上野和蘇利亞交代後就趕到學校上課,這天的課正好是化學課,紅砂老師看到上野遲到卻沒有責備,大家都感到訝異,紅砂是學校裡最嚴格的女老師,竟然可以無視上野遲到,所有人只能用她的脾氣古怪來解釋,上野也對老師的反應感到意外,但得到無罪赦免也是好事,就沒有特別去在意;理奈正好就坐在旁邊,讓上野感到很尷尬,雖然沒有轉過去看理奈的表情,但可以感受到理奈的殺氣,上野不想和理奈起衝突,只是待在人多的地方,理奈見人多示眾也不便出手。
  
「上野同學,山崎老師找你。」到了放學時間,上野本來想要早點離開,班上的副班
    長突然過來,副班長-菱祺沙苓是個戴著眼鏡的女孩,留著棕色的長髮紮成辮子,
    溫柔婉約的個性,讓人看了都想要幫助她。
  
「嗯,謝謝妳。」上野知道老師一定要詢問他遲到的原因,但還是不敢大意的混在人
     群裡,不讓理奈有為難自己的機會。

理奈卻沒有特別去在意上野的行蹤,一放學就跑去探望中理,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他,並向他道歉自己不該隱瞞上野的身分,中理想不出要怎麼幫上野說話,只是客套的要理奈不要在想昨晚的事,理奈只當中理害怕昨晚的事,就不再提那件事,將自己的筆記拿出給中理看,中理靜靜的看著筆記,理奈看著虛弱的中理,漸漸的由愛生憐,她以前看中理沒有這樣的感覺,但個性具有強烈侵略性的理奈,看到虛弱的中理漸漸的想要保護他,開始對中理產生愛慕之意。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6-6-14 08:0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九章        未說出的事實
上野往教師辦公室走去,走進辦公室迎面一個人影走出來,正是姊姊-伊織,伊織熱絡的抱著上野,上野露出沒辦法的表情,心中卻充滿喜悅,自己的家人在身邊的溫暖是最讓人安心的。
  
「姊姊別這樣啦。」上野看到一旁的人都在注視著他們,他不好意思的提醒姊姊,伊
  織才放開他。
  
「姊姊怎麼在這?」上野不知姊姊為什麼從教師辦公室出來。
  
「上野我跟你說喔,你老師好無情呢,我跟她詢問你的近況,她卻什麼也不告訴
  我。」伊織天真的表情完全沒有姊姊的架式,上野卻喜歡姊姊跟他嬉鬧的滑稽模樣,
  只是微笑的聽她說。
  
「山崎老師在找我,我先去找老師一下,妳在這等我。」上野很想跟姊姊再多說話,
  可是總不能讓老師等自己。
  
「就是那個老師不理我,她是壞人,別去。」伊織仍然無頭無腦的說著,上野一笑置
  之走進辦公室。

所有人看上野走近山崎紅砂,所有人都露出訝異的表情,紅砂看四周人的眼光特殊,就帶著上野走出辦公室,一走出看到伊織好奇的大眼睛直盯著她看,她以很不友善的眼神看著伊織。
  
「她是我姊姊,雖然淘氣了點。」上野不知姊姊做了什麼讓老師不快的事,只好含糊
  的替姊姊解圍,沒想到姊姊對紅砂扮了鬼臉就逃走了,上野很想笑出來,但還是勉強
  忍住,氣氛顯得尷尬。

紅砂帶著上野來到實驗室,拉著椅子要上野坐下,自己也走到上野對面坐了下來,上野不安的看著老師,因為老師也是擁有魔族血統,不知她找自己要商量什麼大事。
  
「我知道你昨天做了什麼,誠一郎死了嗎?」紅砂突然的問題讓上野錯愕,憤怒接踵
  而至。
  
「老師我不知道您為什麼會這麼問!?」上野聽到老師竟然問中理是不是死了,簡直
  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但老師稱中理為誠一郎,兩人的關係又好像很親近。
  
「我真的傷害他,甚至差點殺死他,但他卻一點也不怪我,如果他和正常人一樣對我
  指責,甚至遠離我,我會覺得好受一點,我說的冠冕堂皇魔族的生存理論,根本只是
  因為我是魔族,想要找一個能夠在人類世界裡生存的藉口,我不離開他,總有一天會
  殺了他。」上野突然情緒決提,他不能對理奈說的心事卻爆發出來,只因為老師跟他
  一樣有魔族血統。
  
「誠一郎並不是不凡,他只是真正了解情況。」紅砂本來冷酷的表情轉為感傷,她的
  話讓上野如墜入五里霧。
  
「你訂了暗之誓約吧,誠一郎就是知道這個誓約的內容,還有你訂這個誓約的原
  因。」紅砂的話讓上野越聽越好奇。
  
「你之所以會攻擊他,只是因為契約使然,有人在操控這個誓約的成功性,誠一郎很
  痛苦,他是唯獨了解魔族血統的人活在人類世界的痛苦,當他看到這個契約的內容
  時,他天真的想要解救你,雖然知道自己可能會失敗而死亡,但他卻想要試一試。」

紅砂已經說出所有中理沒說的秘密,上野卻怎麼也無法相信中理為什麼有這種精神。
  
「為什麼要這麼做?我越來越不懂他。」上野越來越搞不懂他的好友,中理誠一郎只
  能說是個大笨蛋。
  
「誠一郎遇過像你一樣的人,他本來也和其他人一樣害怕,甚至遠離他,可是那個人
  卻因為這個強大的挫折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沒有任何人在意他的死亡,只有誠一郎默
  默的安葬他,他留下了遺書給誠一郎,內容寫著:『為什麼我有魔族血統,我們就再
  也不是朋友,我多想再重來一次,但命運之輪會允許嗎?誓約因為我的死解除了,誠
  一郎的生命不會再受到威脅,但我的同胞們又如臨冬天,請你幫我好好照顧他們,這
  是我最後的要求,你會答應吧?』誠一郎經過這件事後完全改變了,他的知識開始突
  飛猛進,從不起眼的學生變成人人稱羨的優等生,想要藉著改變來忘掉一切,可是你
  又出現在他的眼前。」紅砂的話一句句的打入上野的心裡,他終於知道所有的事實,
  沒想到在眾人面前亮麗的中理誠一郎,私底下是一個受傷過的人。

上野默默的退出了實驗室,紅砂希望上野不要說出今天的事,只怕中理一旦知道了,會再度陷入痛苦的回憶,上野應諾的走出學校,他一路思考的往醫院走去,
當他走到中理的病房外,看到兩個保鑣站在病房外,用凶狠的眼神盯著他看,他雖然不寒而慄,卻還是鼓起勇氣的去開門,病房裡傳出理奈關心的聲音,在門的隙縫裡看到理奈細心的在照顧中理,心中一痛的離開了病房;突然一種不適的噁心感傳來,上野靠著牆用手摀著嘴,開始不安起來,恐怕自己就要暴走,他跌跌撞撞的猛喝飲水機的水,他一回頭嚇了一跳,醫院裡的人竟然都倒下了,可見並不是自己要暴走,而是其他人也感受到這個噁心的感覺,他擔心理奈和中理的安危,趕緊往回衝,但這個噁心感使他跑了不久就慢下來。
  
「求求你救救他們,另外一個我…」上野不顧一切的將眼鏡摘下,就失去意識的倒在
  地上。
  
「是誰這麼大膽,敢在我面前班門弄斧,我倒是想要見識看看。」上野帶著強烈的魔
  力緩緩站起,四周血紅色的空氣都被強風吹開。

中理因為這個噁心感而昏迷,理奈感覺到四周不對勁,從口袋裡拿出十字架放到中理的手上,中理四周架起了聖屬性的結界,她看結界架起來才放心的走出病房查看,門外的兩個保鑣都倒在一旁,一隻手突然拍她的肩膀把她嚇了一跳,她向後跳開,從身上飛出的十字架對目標施展聖光術,沒想到十字架卻被強烈的風壓給壓碎,聖光術也偏離了軌道,理奈這時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正是上野。
  
「這些是你弄得嗎?」理奈生氣的對上野咆哮,上野卻顯得不以為然。
  
「妳認為老子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我也是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而來。」上野的話讓
  理奈錯愕,他簡直變成了另一個人。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6-6-20 11:1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亜紀玥    發表於 06-6-21 17:1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5:30 , Processed in 3.038931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