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鬥士豪

【長篇小說】 罪與罰之戀

[複製連結] 檢視: 4807|回覆: 21

回覆: 罪與罰之戀

(第九話)

[LEFT]第一次看連續劇時大約是在國中階段吧
那時正在流行所謂的"偶像劇"
平常沒事做時就會也會瞄上一眼,當然,看過後的吐槽語自然是免不了的
「這太扯了吧?」
「哪有這麼巧的事?」
「根本不可能發生的」
類似這些
我沒想過這些很老套的事情會真的發生在現實世界中

心裡明白的...
心裡明明就有答案的...
我喜歡的人,一直沒變
打從她對我說:「我喜歡你」的那天開始,我喜歡的人,就一直沒變過
心裡很清楚,卻無法開口...
猶豫不決的愛情只會造成更多人的傷害,這我了解,可是...
「這個...可以以後再談嗎?」
曖昧不明的答案,明知道不可能一直躲下去的
「恩...對不起」
「用不著道歉啦」我強裝起笑容,將兩碗泡麵端到餐桌上「吃吧,妳一定餓了吧?」
「恩」

我不記得從中午到晚上的這段時間是怎麼打發的
也不想回想這段尷尬的時間
現在我只想躺在床上,讓頭腦冷卻一下
很不巧的,老天似乎打定主意要整我整到底...
鈴-鈴鈴-鈴-鈴
OH MY GOD!
真的是很...
我望了一下床頭的時鐘,上面顯示了一個足以讓我痛罵這個半夜亂打電話的豬頭還不會被告的數字
我從床上爬了起來
瑄似乎沒有被吵醒的樣子,睡的很安穩,說真的還真羨慕她阿,我雖然很愛睡覺,但卻是屬於那種就算是職業殺手也絕對不可能在我"熟睡"時把我殺掉的類型
我抓了抓頭,有點火大的下了床,拿起餐桌上的手機按下通話鍵準備開罵的時候....
「翼,是...你嗎?」
「恩?」
這聲音好熟悉,該不會...
「妳是...嘉?」
「恩...」
「怎麼了?為什麼妳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哭?
「我...先ˋ先別管那麼多好不好?我問你,你現在...有空嗎?」
搞什麼阿?怎麼有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感覺...
「這不是有沒有空的問題吧?重點是妳在凌晨兩點打電話過來幹麻?」
「我...我...嗚嗚阿阿阿阿!」
怎ˋ怎麼突然哭起來了?
「喂喂?妳到底怎麼了?嘉」
「我...店....我再也受不了了...嗚阿阿阿阿阿阿!」
「好好好,等等,先別哭啦」可惡,說話不清不楚的,誰知道她在說啥阿?「先冷靜一下,好好的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在電話裡說不清楚」她平靜了一下後說「可以請你...過來這裡一下嗎?」
「喔,好,等我一下」她說的"這裡",應該是指她的店吧?
嘉的情緒似乎很不穩定,剛聽到她的聲音時就覺得不太對勁,從來都不知道她的聲音也會透露出脆弱...
我掛了電話,抓了一件外套,奔出夜晚的街道...

(第九話)  完




[/LEF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十話)
「我說阿...現在是什麼情況?」
四個我熟悉的面孔轉向我,露出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
「喔,你終於來啦,全部的人等你一個耶」
「對阿,這時候應該要說"對不起,遲到了"才對」
「喔,對不起,遲...不對啦!重點不是這個好不好,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
「什麼為什麼?就是我們找你來的阿」霖用輕鬆的語氣回說
「那剛剛的電話...」
「喔,那是霖教我這麼做的」嘉露出愉快的笑容「因為你在高中的綽號是"千年睡豬",所以霖說不這麼做的話你根本不會過來」
「........」很好,霖,看來你很想來個"英年早逝"嘛「那找我過來做啥?」
「同學會」庭望著我說
「啥?哪有人在半夜開同學會的?」
「所以說嘛,翼,我問你,你多久沒去網咖了?」霖認真的問道
這跟網咖有什麼關係?
「恩...有一個月了吧」最近爸媽都忘了匯錢,光三餐都有點問題
「就知道」霖嘆了一口氣,「現在在場的有寄通知信給翼的舉手」
可想而知,所有人都舉手了
「看吧,我們有通知你耶」
「可是,就算有通知好了,辦在半夜也很奇怪吧?」
「不在半夜的話就沒辦法包店了阿」嘉笑著從廚房走出來
「對嘛,到頭來有來的還是只有這些本來就有在聯絡的,感覺失去同學會的意義了...」霖有點喪氣的說
所以,這個人是來湊數的囉?
我望著還是沒有笑容的側臉有點同情想著
不過他好像沒有露出特別厭惡的表情,只是專心的在看書罷了


結果到後來,我還是留在這裡
有可能只是單純的歸屬感,也有可能是因為想沉澱一下心情


其實說是同學會,但也不過是坐在位子上聊聊天,吃吃嘉親手做的東西,不然大不了玩玩遊戲罷了
像現在,我就有點後悔為什麼我當初不選擇我那溫暖的棉被
「1,2,3,木頭人」
「......」
開玩笑阿!我都已經大二了竟然還在玩這個早就淡忘多年的遊戲,就算身為提議人的霖自願當鬼也一樣!(不過這讓我發現彥的另一個優點,他超會玩這個遊戲的,遊戲期間我還以為他真的變成木頭人了)


「好了,拜拜」
「掰」
「明天見」
「再見」
就這樣,經過了瘋狂(?)的晚上,我還是得回去面對現實
好幾次我都想跟那些好友們談談,可是每次都作罷
這又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所以我都沒有說出來
可是...胸口好像越來越悶了
找人談談一定會比較舒服,但我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
這是我的傷口...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
「恩?這是...」在回家的路上,我發現口袋裡有著一張紙條
"心裡喜歡誰,你自己是最清楚的,別傷害別人,相信你自己的選擇              BY   永遠的朋友們"
他們...怎麼知道的?
心裡邊這樣想著,我發現紙條後面還有一行字
"P.S.我們為什麼會知道呢?很簡單,問讀者就好了阿,好好加油喔"
讀者?什麼東西...
算了,想再多也沒用,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是一個不能侵犯的領域阿

謝謝你們,我想...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不管未來會怎樣,只要相信心理的那個身影...
我,大概不會再喜歡上別人的吧
為此
瑄...對不起了

(第十話)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0 11:4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一話)
「阿阿?為什麼?」
「不要啦,我總覺得自己已經跟她建立起良好的關係了耶」
「把我的初戀還我!」
拜託,誰管你的初戀怎樣阿?
我在心底默默的抱怨了一下
今天一來學校,系上的同學馬上一窩蜂的跑過來,而我也馬上說出了她已經離開的事實
接著就得接受一連串的抱怨
「她觀摩的時間完了當然就得回去,不然你要她永遠住這裡阿?」我有點不滿的說
「可以,我的家讓她住」
「不對吧,要住也是住我家」
「才怪,你家連小貓都養不起,要住也是來我這...」
「放屁!」
我趁著這團混亂偷偷的溜回座位,霖走了過來用看熱鬧的眼光望著那騰騰的殺氣,打趣的問我:「不阻止?」
「管他的」要鬧是他們家的事我為什麼要去阻止阿?
「可是追根究底...她離開應該也是你害的不是嗎?」
「才不是呢,觀摩的時間真的只到今天而已」
「是-嗎?」
「是-的」
「怯,真不好玩」霖無趣的抓了抓頭「那結果呢?跟她談過之後」
「恩...?」
「別裝做沒聽到,你明白我在說什麼的」
「.......」


「恩,沒關係的」
「瑄...」
她笑了笑,從包包裡拿出一個吊飾
「這個,是要送你的」
我伸出手接過來,上面刻著我的名字
「這是...」
「這個,是我對你的思念」瑄還是保持著笑容「當然,是我自己刻的,因為...找不到外面有做"刻吊飾"這種工作的人嘛」
「......」為什麼...妳為什麼還笑的出來?
瑄望了望窗外,黃昏的陽光從窗戶外射進來
她真的很漂亮
我沒辦法否認著個事實
可是...我...
「表哥」
「...什麼事?」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選擇這所大學嗎?」
「.......」隱隱約約的,腦中出現了答案,可是我沒有說出來
「因為...為了和你可以在接下來的歲月中更接近一點,我希望....你能夠多看我幾眼,從小時候搬家...一直到現在,我都一直希望你能夠看我幾眼」
...妳知道嗎?我根本忘了有你這個表妹的存在
「可是...我也明白」瑄的笑臉上,一行眼淚靜靜的滑下「不管我再怎麼努力...我們之間都有"親人"這條界線在,就算你,真的喜歡上我....結局都是一樣的」
就是這種理由嗎?因為結局都會一樣,所以才能一直保持著笑容...
「來台中時,我住到了表哥家,跟表哥住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發現到...」她轉過頭來,看著我「表哥,是個比我想像中還要棒的人,真的...很高興」
「瑄...」
「所以..所以...我想要,永遠喜歡下去,永遠喜歡著...你,至少,讓我擁有這個權利...可以嗎?」
「......」瑄她,是真的喜歡我的,她是我的表妹,卻種植著一個永遠不會開花的果實
"相信自己的想法"...嗎?
「...不可以」
「為什麼?」
「因為,妳是,我的表妹阿!」
我希望的,是妳可以永遠開心的活下去
我想看到的,是妳可以笑著走向未來
所以,果實...該拿掉了

「喔,還不錯的結局嘛」
「...我什麼都還沒說耶」這小子吃錯藥啦
「嘖嘖嘖,難道你的直覺沒告訴你這是一個不可侵犯的領域嗎?」霖伸出手指朝我晃了晃
...到底是怎麼搞的
「好了,別再想了,如何?解決了一件事,心情輕鬆多了吧?」
「恩」
「那就好,下節要換教室上課,先准備吧」
「喔」
霖說完後便走回自己的座位

確實,瑄的事解決後我的心情是放鬆了不少
可是,還有一塊石頭壓在我的心上
晴...
(第十一話)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7 08:4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二話)
說真的,我很不喜歡搭公車的感覺
其實我家離學校那麼近,像我這種窮學生也不可能時常出遠門,所以根本就很少有機會體驗這種不舒服的公車之旅
記得,晴第一次聽到我不喜歡搭公車時還質問了我一頓

「你為什麼不喜歡搭公車阿?」
「沒有為什麼,只是不喜歡那種跟陌生人搭同一部車的感覺罷了」
「可是...搭公車很環保耶」晴是一個完美的"綠色地球"主義者
「我走路又不會排放廢氣」
「對對,走路再加上你貪睡的個性才會造成你接連的遲到紀錄」
「沒錯!」而且還在更新中呢
不過...這有什麼好驕傲的?
「不管啦,從明天開始跟我一起搭公車」
「阿?不要啦」
晴盯著我,問道:「你喜不喜歡我?」
「...這跟搭公車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如果你愛我的話就得為了我克服心理的恐懼!」
喔喔,還蠻有道理的嘛

隔天...
「噁---」
「阿!翼,你要不要緊阿?」
我發誓,我再也不要搭公車了

「......」
我站在公車站牌前面等候著
再強調一次,我真的很不喜歡搭公車
說也奇怪,舉凡摩托車ˋ汽車ˋ船(只搭過一次)甚至是當年為了趕補習班而托霖載我用的腳踏車(被他稱為"疾風一號",庭曾經因為這件事跟他吵過一架),都不會讓我有噁心的感覺
像這種時候我就很慶幸自己沒有讀台北,我想捷運八成也是這種感覺吧...
一台公車在前面的路口因為紅燈停了下來,我看了一下編號,就確定這台是讓我站了將近二十分鐘的公車
紅燈變綠燈了
我伸出手去招呼了一下,公車便停在我的面前
接著響起了我不知道該用何種狀聲詞形容的聲音,車門應聲開啟
我...
不,應該說我"們"走了上去
「好了,現在可以跟我解釋你們幹麻跟在我的後面了嗎?」找到空位坐下後,我不耐的對坐在我後方的人問道
「喔,被你發現啦」
「廢話!」
我轉過頭去,霖和庭的面孔映入我的雙眼
「快,找個人解釋,否則...」我意味深長的看著霖,他在我手上的秘密可多著咧
霖聳了聳肩,一臉無辜的說:「出來約會而已阿,我們也是剛剛才看到你的耶」
「沒錯」
好阿,你們聯合起來整我就對了
「那說,你們要去哪?」
「幹麻告訴你?」
「霖,你要是不說的話...」
你寄放在我家的A片就得在明天"飛"到你家啦
像是了解我心中的想法一樣,霖打了一個寒顫
「好嘛,那一起說」
「說什麼?」
「目的地阿」
「......」
應該沒損失吧
我在心裡默想著
「那好,數1ˋ2ˋ3後說喔」
「OK」
「1-2-3!」
「中山堂!」「中山堂!」
...很好,霖,你知死了!

(第十二話)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2 07:4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番外篇-1)
「兒子,起床囉!」老媽的高分貝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今天...不想去學校」我一如往常的陳述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休想,你以為你現在幾年級阿?離基測只剩不到一百天了還想偷懶,快起來,然後來樓下吃早餐」
「喔...」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坐了起來,反正不用去學校也知道今天要幹麻
考試ˋ考試或是...考試
無聊死了
話說回來,如果我的成績是班上前幾名的話那不去學校就一定沒人會管我
但...
「上次模擬考考幾分?」吃早餐時,老媽問起了前幾天模擬考的事
「177」
「啥?你這樣是要考哪一所高中阿?」
我聳了聳肩,沒有回答
未來的事誰知道?
「個別科目的成績」
又來了
每次總成績問完後就問這個...
「社會25ˋ國文21ˋ自然44ˋ英文27ˋ數學60」
「又是這樣,上次也是,為什麼數學就可以考滿分,其他就掛成一片?」
「不知道,也許是遺傳?」
為了這句話,我今天得走路去學校了

「喔,早阿,同學」班導一如往常的用欠扁的語氣說著
想當然,我今天又遲到了,不然他哪能用這麼欠扁的語氣
我沒回答班導的招呼
自從上次我當著他的面在上課時離開教室後他就再也沒給過我好臉色
其實我是無所謂啦,反正他那欠扁的話聽一聽就算了,我倒是沒把它放在心上過
所以我只是默默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一聲不響的坐下

早自修很快就結束了,這是以我的觀點來看的,因為我才剛坐下十分鐘而已
「瑜!」我轉過身叫了一下坐在我後方的女孩
「幹麻啦?不是跟你說過要叫全名嗎?陳殷瑜,念一遍」
「我不要,太麻煩了」
「好阿,那我以後也只叫你一個字好了,翼」
「笨蛋,妳叫他這個名字他只會更爽而已」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喔,早阿」我揮了揮手道
「早」他笑著說「今天又遲到啦?」
「對阿」
莊蔡瑋是這個男生的名字,他是我在這個非人哉的時段裡最要好的朋友,也是班上的前幾名之一
人很和善,長的也不難看,連體育都是一等一的
也許你會說:「真是完美的人阿」
但其實並不然,他也有缺點的
那就是...音痴加路痴
他在畢業旅行時跟我同一個小隊,晚上的時候在小木屋裡他自告奮勇要去幫我們買飲料
當然,我那時候還不知道他是一個百分之百的路痴,直到那天半夜一ˋ兩點我們玩牌玩到一半才發現他還沒有回來急忙跑出去找之後
後來才發現他在離商店街幾公尺外的公園徘徊
至於音痴...是班上絕對公認的
因為音樂課考試時沒人敢跟他同組
他是音樂老師口中的"拉拉"隊
「怎樣?又沒寫功課了?」
「你明明就知道我是絕對不會寫功課的還問我」
蔡偉笑了笑,看了一下殷瑜,又轉頭看了看我說:「你也明知道她不會借你的」
「對阿,我是知道」開玩笑,殷瑜的脾氣全班沒有人不了解的,簡直就是一個將來要當法官的人才
「可是說不定哪一天她會開竅」
「開竅什麼阿?你永遠也別想從我這裡抄到作業」
殷瑜烙下狠話(?)後便低下頭讀自己的書了
我聳了聳肩,看向蔡偉:「那就交給你囉」
「沒問題」
他走回自己的位置,從書包拿了幾份考卷交到我手上
「拿去,建議你先抄英文,因為再三十秒後就會用到了」
嗚...蔡瑋你給我記住

今天還是跟平常一樣,考不完的試,下課後跟朋友聊聊天,反正就像我之前說的,國三的生活根本沒有什麼樂趣可言
但唯一不同的,今天我碰到了她
碰到了那個唯一值得我認真去守護她一輩子的女孩...

(番外篇-1)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7 08:4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番外篇-2)
「不是吧...又這麼多?」我望著桌上成堆的考卷,心裡暗暗罵著沒人性的各科老師
「沒辦法,你就認命一點吧」蔡偉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
其實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的,因為到頭來寫功課的絕對不會是我
我將考卷一股腦塞進抽屜,給了蔡偉一個勝利的笑容:「明天也要拜託你囉」
「...又要用抄的阿?」
「那還用說」我將書包背上,放學的鐘聲早已響很久了,要不是各科小老師要發考卷我早就拍拍屁股閃人了
「明天見囉」我向蔡偉揮了揮手
「喔,好好讀書嘿,翼」
我笑了笑
要我讀書?天塌下來都不可能
我走出了教室,往校門口移動...
「喔,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富家子弟阿」
這個聲音...
我轉過頭來,班導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
「怎麼?放學鐘聲都響了那麼久了還不回家?小心我記你一支警告」
還是一樣
我一點都不想跟老師在這裡耗下去,還有我壓根都不記得校規有規定學生放學後不馬上回家要被記警告的
「不好意思,老師,剛剛在發考卷所以才晚了一點,我現在正要回去」恩...演技還不錯,看來我可以去當演員了
「考卷?你是在找理由嗎?我不認為你是那種會等考卷發完的人,因為你根本就不會寫,對吧?」
「如果老師不相信的話就算了」我隨口丟出一句
「要我相信可以阿,把考卷拿出來我看看」
...我哪來的考卷阿,都塞進抽屜裡了
「報告老師,我把考卷放在抽屜」
「恩-哼-,恭喜你啦,現在多一條欺騙師長的罪行...」
「我才沒有騙你」
「再多一條頂撞師長」
嗚...你這他媽的渾蛋!
「如何?還要講嗎?跟我到辦公室一趟...」
「...我不要」
「什麼?」
「你耳聾了是不是?我說"不要"!」
罵完後,我轉身跑向校門
我搞不懂他幹麻這麼恨我?
我當著他的面出教室又不會少他一塊肉,而且還是他自己要我出去的

那天我的心情不爽到了極點,衝出校門後我也懶的回家,因為憑班導的個性他一定已經通知我爸媽了
而且爸媽也一定不會相信我的話
一個是班導,一個是普通的國三生,任誰都知道該相信誰

一邊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辦,我晃到了學校附近的公園
誰知道走著走著,一個人影朝我撞了過來...
碰!
「痛...你幹麻啦」好小子,敢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撞我...
「對...對不起」人影站了起來,嘴裡還不停的道歉
這時候我才看清楚眼前的人
一頭凌亂的長髮加上泛著淚光的眼睛,整個人散發出文靜的氣息
是...女的?
我的目光從這個女生的臉上慢慢的往下移...
強調一下,我絕對沒有非分之想,只是純粹想觀察的仔細一點而已,可是...
我還是看到了白色的....
女孩往下一低頭,驚訝的睜大了眼
「色狼!」
邊喊著,她的右腳用力的朝我臉上踢來
「噗哇!」
痛...這女孩的力氣竟然在我的想像之外...

這就是我跟晴第一次的會面
從被她認定我是"色狼"開始...

(番外篇-2)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7 08:5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番外篇-3)
「真...真的很對不起!」
「喔,沒關係」我苦笑著
她已經說這句話不下十次了
「...還痛嗎?」
「當然還會」我摸了摸頭,這女孩的勁道有夠強的
「真的很抱歉啦」她雙手合十著「因為今天心情不太好...所以就...」
「恩,我知道,我也有不對的地方」早知道不要興起往上看的念頭就好了「妳跑那麼快做什麼?」
「因為...」就在要回答時,她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打住「呼,好險喔,不能告訴你啦」
「...什麼阿?」
「因為,你一定會笑我」她吐了吐舌頭「那麼就先這樣囉,我得回家了」
「喔...」有點失望,才剛開始對她有點興趣的...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阿?」
「單名翼,姓氏我不想說」
「你叫翼阿?還真有詩意呢」她笑了笑「我叫絲晴,姓氏的話...我跟你一樣,也不想說」
「是嗎?那我們還有相似之處喔」
「恩,拜拜囉」
「掰」
她轉身離去,這次,她很優雅的走著

跟晴第一次的會面就到這裡結束了
當時我對她沒有其他感覺,因為只是相撞而已(再加被她踢一腳),我不認為以後還會有所交集
從制服來看就知道,她並不是同校的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跟她見面後...我的心情比之前輕鬆了不少

跟晴分開後,我又在公園裡閒晃一會兒,而後開始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我回來了」打開家門後,我平淡的說著
「回來啦」
嗚...真不巧,老爸在家阿
而且...這段時間老媽剛好出去買菜,看來接到電話的是這位不常回家的親人了
「喔,爸,你在家阿」
「對阿,我不但在家,剛還接到你們老師打來的電話呢」
哼,果然是這樣
「是喔,他說了什麼嗎?」我不在乎的問道,反正就算是世界末日來臨他也絕對不可能是打電話來表揚我的
「說了什麼?」老爸的身影從書房走了過來,就算智商低於一百也看的出來他氣炸了「頂撞ˋ辱罵ˋ欺騙師長還有在外面逗留到這麼晚才回來,說!你到底到哪裡去了?」
「心情不好到公園走走」我邊平淡的說著邊往房門移動
「心情不好?我看是你耍脾氣吧!怎麼?被老師罵就跑到公園,還頂撞回去,長那麼大我有這樣教過你嗎?」
是阿是阿
因為工作的關係一個月才回來個那麼一兩次,當然不是你教我的
「是他自己先挑釁我的」我平靜的陳述事實
「虧你還說的出這種話,挑釁你?你以為你是誰阿?還要老師挑釁你,根本就是...」
「說完了沒?說完了我就回房間囉,今天書包挺重的」
「你...」
啪!
一個巴掌甩到我的臉上
「真是夠了,從沒看過像你這麼沒教養的小孩,聽說你這次模擬考也考不好是吧?廢物一個!」老爸氣呼呼的罵著
我摸著我的臉,一滴滴不甘心的淚水從我臉上滑下
「那...又怎樣?廢物又怎樣?」我大喊著「至少我還是一個明理的人,對啦,我沒教養,我成績不好,既然這樣你幹麻生下我?喔,我知道了,這樣讓你有成就感是吧?在外地坐著高薪的工作,就想要生一個小孩來幫你把錢花掉是吧?那好啊 ,你自己再生一個,我不屑做你的孩子!」
我一口氣吼完後,將書包摔到地上,不給我爸反駁的機會,我開門衝了出去

心情很亂的我又踱步到之前的公園裏,晚上公園的人很少,正好是個讓我能冷靜一下的地方
我走到公園的長椅上坐下,腦海中又浮現剛剛的畫面
眼淚又開始不聽話的滑了下來...
...乾脆死了算了
我那時真的浮現這種想法
但只出現一下
因為...
「翼...?」一個不怎麼肯定的聲音呼喚著
我將頭從手裡抬起,那個留著凌亂長髮的少女又出現在我面前
「妳是...絲晴?」


(番外篇-3)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7 08:5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番外篇-4)
「真的是你阿」晴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我還怕我是不是叫錯人了」
「怎麼?你很怕叫錯人阿?」我露出微微的笑容
晴用力的點了點頭「對阿,這樣很丟臉呢」
她邊說著,邊坐到我旁邊,「你...剛剛在哭嗎?」
「我?沒有啦」
「那你的眼睛怎麼紅紅的?」晴毫不留情的質問
「因為...眼睛過敏」
「是嗎...」
奇怪,明明就才見過一次面的,但為什麼...我很在乎她看到我哭...
這種感覺還真詭異
「不說這個,這麼晚了妳為什麼還在這裡?」一方面為了轉移話題,另一方面我也很好奇她的事
「沒為什麼,學校晚自習到現在阿」她用像是在回答"太陽為什麼從東方出來"般的語氣回道
「喔」對了,我們學校也有辦,只是我堅持不參加這種沒意義的行動,所以我媽拿我沒輒,就不讓我參加了
要不然其他同學也是讀到現在
「...妳成績應該很好吧?」我有點像是在自嘲一樣的問
「我...是全班第一名」
「是嗎...那很厲害阿」我苦笑著
週遭的人都在前進,只有我滿足於現狀...
「才...沒有」
「恩?」
「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我皺了皺眉,不太懂她的意思
她抬起頭,定定的望著我,「我一點都不想當第一」
「為什麼?」我不能理解,如果今天我是第一名,就不會和我爸發生爭執了
而她卻...
「我不喜歡這樣」晴低下頭,緊緊的環抱著自己的手臂「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平凡一點...如果可以,我希望不要帶著大家的期望,那份期望...好重ˋ好重,好希望可以拋下,可以自在的...過下去」
一滴眼淚滑下她的臉龐,她趕緊伸手擦拭
「妳哭了?」
「才ˋ才沒有」
「...都看到了還說沒有」
「沙子跑進眼睛裡啦!」
晴抬起頭,看了看我
「...你不相信?」
「這麼老套怎麼可能相信」我笑了笑
晴又低下頭,她望著地面,輕輕的說:「我...不想讓你看到我哭」
「阿?為什麼?」
她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
「......」
接下來,她都靜靜的望著地面
很寧靜的夜晚...

「你很狡猾...」
「阿?」怎麼沒頭沒腦的冒出這一句?
「因為你還沒跟我說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阿」她將眼光移向我的臉
「我...想看月亮」慌忙之中,我胡亂掰了一個藉口
晴沒說話,眼光也沒移開我的臉
「...妳不相信?」
「這麼老套我怎麼可能相信?」她露出勝利的笑容
「哈哈,也是啦」我輕鬆的笑了出來
「只是想冷靜一下而已」
妳所希望的平凡,並不是像你想像的一樣...

「什麼阿?怎麼可以這樣?」
在我說的時候,晴只是靜靜的聆聽
但我一說完,晴馬上激動的跳了起來
「只是成績不好和不喜歡讀書就這樣對你?這已經是一種偏見了嘛,身為大人怎麼可以這樣?難怪教育會....」
喂喂喂...好像越扯越遠了
「好了好了,別那麼激動啦!」我趕緊阻止正要進展到國家未來議題的晴
晴深吸了一口氣,又坐了下來
「其實我也已經習慣了,老師這樣對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我跟老爸也吵過很多次,而且這次還不是最嚴重的,所以還好啦」我解釋著
「......」
「之前還因為月考的事鬧到我三天沒回家呢,這次我根本沒放在心上...」
「......」
「反正我本來就不喜歡讀書,老師對我這樣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
「我一點都不介意啦,真的....」
「......」
「真的...一點都...」
我說不下去了
眼淚又開始無法控制的湧出
那天
我只覺得自己哭了很久
最後意識開始模糊...

我不記得那天是怎麼回到家的
醒來後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坐起來看到的是熟悉的房間
有一瞬間我以為,昨天發生的都只是一場夢...
但是桌上的紙條卻告訴我那都是真實的

"再怎麼大的容器都有裝滿的一天,人的心也是,期待在未來看到你時可以見到你真心的笑容          絲晴   筆"

(番外篇-4)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嗚嗚...好沉悶,本人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阿><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7 08:5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番外篇-最終話)
一直以為不會有變化的
至少國中階段,日子每天都得這樣過下去
但現在一切不同了

由於同學們的辯護,班導不得不承認這件事是自己亂找麻煩引起的,最後親自來我們家道歉
老爸聽說了這件事也不常跟我吵架
他辭去了在外地的工作,回來跟我和老媽住在一起,全家也終於團園了,而後...

「不對,十三行文化是金屬器時代不是新石器啦」
「阿...?是喔」
「翼,你的文科真的是亂七八糟耶」晴抓著我的考卷,毫不留情的數落著
「沒辦法嘛...」我右手撐著額頭,努力逼迫自己去讀那些會殺精神的文字「晴...我好想睡...」
「不行!既然都已經下定決心要讀了那就不可以偷懶」
嗚嗚...那就別把我關在妳房間裡嘛,這樣要不亂想都難
「翼...?翼!別睡啦,快起來!!」
「不行...我好想睡...」
「......」
咦?嘴唇怎麼好像接觸到軟軟的東西?
我睜開了眼睛,睡意馬上消失了一半
「晴!?妳...」
「呵呵,有精神了吧?」她紅著臉笑著說
「妳...為什麼...」
「想知道答案?」
我點了點頭
「等你考上跟我一樣的學校再說吧」
「阿...」
「還"阿"?問你,古羅馬文明的第一位皇帝是?」
嗚...我哪知道阿!!!

就這樣,一切事件都圓滿的落幕了

目標的第二次基測很快就到了,在進考場前晴還特別過來看我

「怎樣?還可以嗎?」
「妳當我是誰阿?」我自信滿滿的說
「...文科很爛的笨蛋」
「喂喂...現在不是了啦」
「真的?古羅馬文明的第一位皇帝?」
「屋大維」
「喔喔,答對了」
「哼哼,別小看我」
「那就加油囉」
「沒問題」我笑著揮了揮手,走進考場內

「....喂喂?」
「嗨!晴」
「喔,是翼阿,什麼事?」
「答案」
「阿?什麼答案?」
「嘿嘿,我考了251」
「是嗎?恭喜你」電話那頭的她高興的說
「那答案呢?」
「......」
她沉默了會兒,我耐心的等著...
「翼...」
「什麼事?」
「我可以當你的女朋友嗎?」


(番外篇-最終話)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6 08:2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三話)
如果晴現在還是我的女朋友的話,我最想跟她說的是什麼?
這個問題是不久前霖在學校問我的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經霖一提起我才想到
對阿...
如果有一天得跟晴碰面時要說些什麼呢?

現在我就得到了答案
我現在就很想跟晴說我搭公車已經不會吐了

「那就到這邊囉」
「恩」
我望著霖和庭越變越小的背影,呆了一下...

霖真的幫了我很多
雖然他常常說些沒有建設性的話
可是當我遇到困難時他就會變的很認真,然後盡全力來幫我想辦法
就是有這些朋友
不管是霖還是彥或著是嘉,他們都在不知不覺中幫了我很多
我笑了
真的,很謝謝你們

四月十七日
要不是霖問了在前面的那個問題,我根本就不會想起這件事

我漫步在中山公園裡
雖說是漫步,但也是因為緊張
左右張望著,尋找一個很想看到的身影

那天的天氣也跟現在差不多
也是一樣陰天
也是一樣風大的嚇人
樹葉在我的腳底下不安分的舞動著
彷彿在將我帶回那天的情景...

「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妳!!」

她聽到那句話後的表情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因為根本忘不掉嘛...

「你還真的一點都沒變呢」
嗚...被抓到了?
「是嗎?這次我有準時吧?」我轉過頭對著那個人影說道
「恩...讓我等了十個小時,不過還算合格啦」
我笑了笑,朝人影走去
「妳聽過"誇飾法"不可以亂用嗎?」
「哼,還輪不到你這個文科笨蛋來教訓我」
她甩了甩長髮,走到我的身旁
「這兩年...過的好嗎?」
「還可以,至少每天都睡的飽」
「...你愛睡覺的習慣還是沒改過來阿?」
「妳覺得呢?」
「...根本不可能改過來」
「那就對了嘛」
她走近了點,用不甘心的眼神看著我,「你沒有什麼話要說嗎?」
「恩...有阿」我抓了抓頭「我很想知道妳的用意」
「用意?」
「對阿,像對狠心把你甩了的男朋友說出"兩年後的今天再約最後一次會"這種約定的用意」
她沉默了一下,突然把我的手握起
「想知道答案?」
我點了點頭
「呵呵,等今天的約會過了之後再說吧」
說完後,她抓著我的手往前衝

...妳知道嗎?其實我現在已經不在乎答案了
只要妳還肯再對我露出笑容的話

(第十三話)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一次就是最終話囉!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8 01:0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15 , Processed in 2.560862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