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罪與罰之戀

[複製連結] 檢視: 4805|回覆: 21

[LEFT]...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罪...已經越來越深了...
雖然曾經試著扭轉這種局面,但...似乎來不及了...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今天...我會把一切都結束掉的...
這樣做...是對的嗎?
也許吧...[/LEFT]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8 11:2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ζ半分之間ζ  好好看阿@.@  發表於 06-6-19 22:45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罪與罰之戀

(序章)
[LEFT]「準備好了嗎?」一如往常的,她滿臉笑容的問道
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交往兩年多了,在放學時,她都會比我早一步收拾好書包,興奮的跑到我的座位旁問這句話
平常,我都會回他幾句類似「妳太大聲了」或是「又忘記吃藥了?」這類吐槽的句子
雖然我們交往的事全班早已知道的一清二楚了,但她每次都用那種充滿期待的語氣來問,就算已經聽了兩年了,我還是不太習慣...
「恩,好了」這次,我微笑著站了起來回說
她的眼神變了一下,但隨既改了回來
「那...走了喔」
「OK!」
帶著一點驚訝的眼神,她轉過頭來看著我,似乎是被我今天毫不推託的行為給嚇到了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我故做疑惑的摸了摸臉
「沒...沒有」她紅著臉轉過頭去
看著他的表情,我不禁心裡抽痛了一下,想到...也許以後再也看不到時...
踏著沉重的步伐,我走到他的身旁,牽起他的手道:「那就別站著發楞,走吧」
「咦...?恩...恩!」她有點結巴的紅著臉回說[/LEFT]

這條路其實跟回我家的路是反方向的,自從跟他交往後,我便幾乎每天陪她走這條路
牽著他的手,她的體溫自手心傳來,全身上下,似乎只剩牽著他的那隻手有溫度而已....每走一步,我便深刻的感覺到那股從心底傳來的悸動...
一路上,我都沒說半句話,只是靜靜的聽著她說一些雜七雜八的事...
她說話時很好玩,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就算全世界只剩她一個人,她也一定是餓死,決不可能會無聊死
「結果阿,他突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把我嚇了一大跳呢,於是...」嘰哩呱啦、吱吱喳喳...
就是這樣,她自己也可以跟自己聊的開心
剛剛那一段只是「過程」,等會還有「心得」,接下來是「延續」...永遠也不會結束的樣子...
要不是今天比較特別...不,應該說是特別過了頭。不然我早就打斷他的話了
現在...我只想在多聽幾次她的聲音,多一個字也好...我想...把這個聲音永遠的記在腦海裡...
人類...就是這種麻煩的生物
明知道,握著她的手只會讓自己更痛苦
明知道,記住她的聲音只會讓自己更難受
既然如此...當初為什麼要握她的手?
為什麼要聆聽她的聲音?
為什麼...要...

「喂,你...沒事吧?」
我回過神來,才發現不知何時,我們已經站在她的家門口了
這時候的她,正用著擔心的眼神看著我
「......」我沉默著回望著她,努力地平靜自己的心情...
見我沒說話,她開始有點著急了:「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事?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跟你道歉,拜託...別生氣...」
我苦笑了一下,用另一隻手拍了拍她的頭
「放心.我沒在生妳的氣...」確實,現在我心裡最氣的大概就是自己了...
聽到我的回答,她放鬆的吐了一口氣:「那,今天送到這裡就好了,明天見囉」
手一放,她轉身走向家門
當她的手一放開,我只覺得全身...連同那隻原本還有溫度的手...都喪失了熱度...
...要說出來,今天...一定要說出來!
「晴!」在他拿出鑰匙要開門時,我喊出了她的名字
「恩?」她疑惑的回過頭來
握緊了拳頭,我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我們...分手吧...」

之後的事...也不用再提了
對於跟晴分手...我只知道我沒有後悔
罪與罰之間的輪迴...
齒輪...終於開始走上正軌...
這樣做...是對的?
我不知道
也許...我只是害怕選擇吧....
真希望...還能再跟妳說一次...
我...喜歡妳...

之後
又過了兩年...
(序章)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8 11:2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罪與罰之戀

(第一話)
「喔喔喔喔!太厲害了....」
霖望著螢幕上被我和晴獨占第一、二名的標示驚訝的叫了出來
雖然我們是一起玩,也一起拿到名次
但很明顯的,拿到第一名的是...

「好耶!又贏過你了」晴邊把槍對準螢幕打上名字邊對我說
每一次都這樣,這個遊戲明明就是兩人一起闖關的,但只要我們一玩,這遊戲彷彿就變成了格鬥遊戲...
說也奇怪,我每次都贏不了她,包括她第一次玩的時候
「妳...是不是有打金手指阿?」我莫名奇妙的看著她問道
「哼!我才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呢,這是實力,實力」她調皮的看著我說
S Q U A R E
又來了
「為什麼是"廣場"?」霖探頭過來問
「嘿,不告訴你」她笑著回道
霖看起來像受了打擊一樣的將頭縮了回去,我伸手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別在意,這問題她連我都不回答」
「恩...」他無力的點了點頭
「喂喂喂,這樣說的好像我是壞人似的」
「妳本來就是壞人」
「才不是呢」
「那妳跟我們說妳為什麼要打"廣場"?」
「不~~~要」

GAME OVER!
螢幕上閃著這幾個字樣,緊接著,出現了要我輸入自己名字的畫面
理所當然的,我舉起了握在我手上已長達半小時的手槍(當然是假的),瞄準了每次都會被我射中的3個英文字母
S.A.W
接著出現的是排行前十名分數的跑馬燈,剛剛我打的紀錄一閃一閃的出現在畫面上
『…還是贏不了』我看著最前面那個S.Q.U.A.R.E的字樣想著
我伸出手把那把槍扔回放置台上,再把掛在旁邊的帽子戴上,硬是從那些圍觀的人群中擠了出去,並左右張望著尋找一個熟悉的身影
最後,我的目光停在一個低著頭坐在椅子上的人身上。其實,要發現他並不難,在這種場所裡,他就像被一盞聚光燈給照著一樣
自然,我指的不是他的面貌,而是他正在做的事
我滿臉不悅的走向他,衝著他叫了一聲:「俊!」
這是我平常對他的稱呼,叫三個字實在很麻煩,所以演變到後來就變成以最後一個字來代替他的全名
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內,他連頭都沒抬一下,原因也許是他正在讀的東西,也有可能是因為他耳裡正塞著耳機,當然啦,最有可能的是倆者都有
見他沒反應,我也不想白費力氣再繼續叫他,像這種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付諸行動」!
我緩緩的走到他的面前,左手熟練的抽走他的書,右手迅速的撥掉他的耳機
他身體抖動一下,抬起頭來用疑惑但卻帶著一點怒氣的眼神看著我
「終於注意到我啦?每次要把你從這種狀態中抓回來都很困難耶。」邊說著,我順手將那本從他手上搶來的書丟還給他
他把那本書接住,塞進了包包裡,嘴裡還估噥著:「正看的起勁說...」
我聽到之後只能在旁邊苦笑,如果他是在看一本小說或漫畫到還合理,偏偏他剛剛看的就不是這種東西,而是社會參考書
想想看,在一個每個人都洋溢著青春活力的遊樂場裡,一個國三生掃興的坐在旁邊看參考書,那種畫面可想而知有多奇怪,所以我才說他就像被一盞聚光燈照著一樣
「我說你阿,我是帶你出來玩的,不是帶你來讀書的,你了不了阿?」
「你還敢說我阿?表哥。當年你國三時還不是整天抱著書本不放」他抗議道
我聳了聳肩,沒多做解釋
的確,當年我的確有過這種非人類的日子,早上五點多就爬起來,只為了多看一點書
「對了,另一個人呢?」
他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我嘆了一口氣,心裡暗罵自己怎麼會笨到把希望寄託在進入「無我」世界的俊身上?
掏出了手機,我將裡面的電話簿案開,尋找著我想看到的名字
庭!
「阿哈,找到了」
我按下了通話鍵,一首流行音樂傳入我的耳裡
響了一下後...
「喂?」
「小姐阿,拜託妳別亂跑行不行阿」我不耐的說
「咦?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用調皮的語氣回道
「現在在哪裡?」
「恩,在...二樓」
「喔,我現在過去找妳,在電梯口等我喔」
說完後,我將電話掛上,對著還在收拾東西的俊說:「走了」
「喔,再等我一下...」他手忙腳亂的整理一堆考卷和筆記,看來是在等我的時候拿出來讀又胡亂放在旁邊的
趁著等他時,我再度環顧了一下這間遊樂場。這裡不算大,畢竟只是百貨公司用來吸引顧客逗留和花錢的其中一個場所
邊想著,我的目光又飄向剛剛玩的遊戲
這種遊戲其實不難見到,只要是遊樂場都至少會有一兩臺,剛開始時,我也沒打的多好,跟其他初學者一樣

「喂...妳真的是第一次玩嗎?」
「當然啦」
「那怎麼會那麼厲害?」
「嘿嘿,不告訴你...」

「......」嗚...糟糕,又再回想了
一股罪惡感從心底升起,儘管過了那麼久...我還是在意嗎...?
甩了甩頭,我轉過身去,俊正好在這個時候將包包背在肩上
「好了,走吧,表哥」
「恩」我用自以為最正常的聲音回道

「對不起」庭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
我輕點了一下頭,表示並不介意
反正她每次都這樣,我也已經習慣了
「俊,你自己回去嗎?」
「恩,我搭公車」
「...喔」突然想起了不怎麼愉快的回憶...「那路上小心囉」
「俊,掰掰」庭笑著說
「恩,再見」

(第一話)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6-6-18 11:4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罪與罰之戀

(第二話)


......
「等等...讓我再睡久一點...」我在一陣搖晃中無力的說
「不˙可˙以!」聲音堅決的回道
「嗚......五分鐘」翻了個身,我繼續做著毫無意義的反抗
「絕˙對˙不˙行!」聲音的主人見我沒反應,索性把我的被子拉開
一陣寒風竄入我原本溫暖的身軀...
...冷阿...好冷阿...
我放棄了抵抗,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晴正睜著大大的眼睛不滿的望著我...
一看到她的臉,我趕緊從床上跳了起來,「妳...什麼時候來的?
揚了揚眉,她望著我說:「來一陣子了,本來想說幫你弄好早餐後再叫你也不會遲到的,結果我太小看你這隻千年睡豬了...
聽她說出這番話,我將目光移向放在床頭櫃上的鬧鐘...
!!!!!!」我看到上面顯示的7:13,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就在我張大嘴巴,吃驚的望著鬧鐘時,一件衣服被扔到了我旁邊
「快換衣服吧,我在外面等你」她站在房門邊微笑著說...
當然...那天,還是遲到了....


鈴鈴鈴...鈴鈴鈴...
「呃......」發出了一聲悶哼,我掙扎著從被窩裡爬了起來,一隻手還盲目的在床頭上摸索著...
等我終於按掉了那個擾人清夢的噪音製造機後,為了預防自己又躺回去,我下床走到浴室,用清水洗了洗尚未完全清醒的臉
浴室的鏡子裡反映著我有點憔悴的面貌,我看著鏡中的自己,思緒不免飄到今天的夢境裡...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老是夢到以前的事...
而且,都跟晴有關...
我還以為,自己早已在這兩年中忘掉了...
但最近的感覺,似乎又在暗示著我...
...不對!
就算沒完全忘掉...又怎樣?既然下了決定,就不可以回頭!
像是為了振作自己的精神,我用手拍了拍臉
走出浴室後,我想了一下今天要上的課
「恩...第一節...不想上...第二節...」想來想去,今天好像沒有什麼課是我想去的...
「哼,上大學後...生活還真的變亂了...」我自嘲似的笑了笑後,換了衣服,並順手將桌上的手錶戴上...
「咦?」好像...有什麼東西...不太對....
我仔細的看了看手錶...三月...十七日?
抓了抓頭,還是不明白自己到底遺漏了什麼
...算了」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況下,我聳了聳肩,開門離開了自己的家

我就讀的大學,只隔了我的住所幾條街而已,用走的只要十多分鐘就可以了,...我總是得隔了三十幾分鐘才摸到學校,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嗨,我又來囉,阿姨」推開了玻璃門,我對著正在幫其他客人結帳的服務生揮揮手道
「喔,歡迎」她頭也不抬的回說
這裡是我每天早上必來的地方,以前我早餐是從來不出門吃的,但現在...都會來這裡,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大概...是從跟晴分手之後吧...
我走向平常習慣的位置,坐下後便開始望著窗外發呆
這條街不是什麼鬧區,甚至還到可以用"落後"來形容的地步,很少有看到人從這條街上經過,不過,也許就是因為這樣,這附近的寧靜總是可以帶給我安心的感覺,這個玻璃窗外的景象可以讓我暫時把心思變成一片空白...
為什麼呢?老實說我也不清楚,反正人類原本就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搞懂的動物
看著窗外一陣子後,一個悅耳又熟悉的聲音突然在我身旁響起:「牛奶加三明治來囉」
我愣愣的望著一個拖盤放在我面前的桌上,上面擺著一個肉鬆三明治和一杯微微冒著煙的牛奶
「妳怎麼知道我要點什麼阿,阿姨?」我抬起頭來望著正對著我微笑的女生問道
一聽到這個稱呼,她原本微笑的表情頓時垮了下來:「不是跟你說過別再叫我阿姨了嗎?我跟妳同年耶,憑什麼你可以叫我阿姨阿?再說,我有名字的耶,我叫...
「我又不是不知道妳的名字」我打斷她的話
「那你叫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她用帶著一點期待的語氣說
......嘉」
「咦?
「咦什麼阿?妳名字的最後一個字不是嘉嗎?
「是沒錯啦,可是...為什麼只叫一個字?」她歪著頭問
「因為...麻煩」我簡短的回說「還是說,妳覺得叫你"阿姨"比較好?
她搖了搖頭
「那不就好了,還挑什麼?況且,要放棄"阿姨"這個稱號可是很困難的耶...
...你只不過是覺得一個出社會的人叫"阿姨"是應該的吧?
「沒錯」因為塞了一口三明治的關係,我口齒不清的回道
「偏見!」她舉起手抗議
「這不叫偏見,這叫基本認知...
「才怪!

總是這樣,因為現在的時間是早餐和午餐的中間時段,店裡都沒有客人,所以我們都會很自然的聊起天來,該怎麼說呢...這就叫自在吧,跟她在一起時完全都沒有跟異性相處時的感覺,很自然的就會跟她說起話來,每天早上,都這樣悠閒的度過....


有時候...我會想
要是...高二那年沒有她的話...也許...我...根本不可能重新再站起來,過著像現在一樣的生活吧...

[RIGHT](第二話) 完 [/RIGH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罪與罰之戀

(第三話)


「原來...是這樣的阿...」她一臉哀傷的看著我...
....是誰?
心裡雖然閃著這個問題,但嘴巴卻不聽使喚的說:「恩...對不起...
「呵呵,為什麼要道歉?」她露出平常的笑容,歪著頭問
「因為......沒辦法做出選擇...

...沒關係」她依然笑著說「其實...你能這樣已經很了不起了,只是...她有可能會恨你一輩子喔」
「恩...無所謂,這樣...比較好」""...?是指...晴嗎?
「你想讓時間來治療你的傷口嗎?好悲傷的語氣...這個聲音,我以前...聽過
「恩...這是我唯一可以贖罪的方法,我要...自己一個人承受這個""
「好吧...不過,我有一句話要送你」她收起了笑容,嚴肅的看著我...「當命運開始轉動時...你就得把這個罪給捨去掉,否則...你會失去更多東西
聲音,離我越來越遠了
等等,我還...不知道妳是誰阿!!!!!


「.......」
不知不覺地,我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窗戶外還是漆黑一片,看來我這次比鬧鐘還早活動了...
「哈阿~~~~」真是奇怪,明明就還有睡意的,怎麼會突然醒來呢?
難道...是因為剛剛那場奇怪的夢嗎?
那個聲音...很熟悉,但我就是想不起來到底是誰
是晴?
不對,之前都已經跟她交往兩年多了,怎麼可能會認不出她的聲音?
那...難道是...
嗚...少來了
我在心裡吐槽了自己一下,甩了甩頭把那個想法從腦袋中去除掉
嗶!
「恩?」我被一個從桌上傳來的聲響給吸引了過去
「那麼晚了...是誰阿?」抓了抓頭,我將頻頻作響的手機從桌上抓了起來,瞄了一下畫面
一封新訊息!
上面這麼寫著
『還好吧?雖然把你平安送回家了...可是還是擔心,上一次看到你這樣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為什麼又發作了呢?有心事的話,我隨時都會聆聽的喔(雖然你有可能不會說出來就是了...)』
「...是嘉阿」莫名奇妙的簡訊,平安把我送回家?今天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她...回來了』
「咦...?」這是...
阿!對了!
這一瞬間,我突然很後悔自己想起了今天發生的事
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了...

[RIGHT](第三話) 完[/RIGH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罪與罰之戀



(第四話)


「喂喂,起來啦」
一個熟悉的聲音伴隨著一陣陣的搖晃打擾了我的好夢
...再讓我睡一下啦,我今天沒遲到耶」儘管明白抗議是沒用的,我還是無力的回道
「什麼阿?別睡了啦,下一節是體育課,要先去操場集合」聲音解釋著
體育課?那不是第3節嗎?那也就是說...
「喔,我睡了兩節課阿」難怪還這麼睏
我微微的睜開了眼,果然看到了露出"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的晴
「什麼叫",我睡了兩節課"?感覺好像你還睡不夠似的」她有點生氣的說
也是啦,從以前到現在我的課業幾乎都是由她在旁督促的,所以她非常不能接受我上課睡覺的習慣
「恩,是還睡不夠阿,我今天7點就起床了耶...哈阿」打了一個呵欠,我又趴回了桌上
「喂喂,別睡了,遲到會被老師罵喔」哼,用罵的沒用,所以改用威脅的嗎?
我在心裡笑了笑,晴就是這麼好玩,嘻嘻
「管他的,要罵讓他罵阿」好玩歸好玩,我還是想睡嘛
「......」
恩?放棄了嗎?怎麼突然變安靜了?
「嗚...嗚...」
啜泣...聲?
我睜開了眼睛,晴果然蹲在我的座位旁哭了起來
「怎...怎麼了?」賴床有什麼好哭的?
「你...你都不愛我...嗚阿!!!」
「阿?」一頭霧水,我哪裡得罪到她了?「請問一下,妳從哪一點看出我不愛妳了?」
「因...因為...你都不聽我的話阿..」她含著淚看著我說
呃...妳是我老媽阿?連我自己搬出去住時她都沒哭成這樣(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她早就不想管我了)
「就這樣?」
「什麼叫做"就這樣"阿?記得國三時我叫你讀書你都沒多說一句話耶」晴仍含著淚抗議著
「這不一樣吧?」國三時是因為我成績爛,為了跟妳考上同一間學校所以才埋頭讀我最不會的文科耶
「才...才沒有不一樣呢,嗚嗚...小翼再也不愛我了...嗚阿!!!」說著說著,牠又大聲的哭了起來
「阿阿,好啦好啦」我邊摀著耳朵抵擋著晴的哭聲,邊舉白旗投降「我醒了,可以吧?」
在這種環境下誰還會有睡意阿
「咦?真的...嗎?」晴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問道
「對對,我醒了,全醒了」唉,沒辦法了,只好下午再找你下棋囉,周公
晴見我站了起來,很高興的伸出手來
「...這幹麻?」我疑惑的望著那隻手
「還能幹麻?牽手阿」晴嘟著嘴說
「咦?可...可是...」我環視了一下教室,有點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和她牽手
我對這種事很沒經驗,包括在我跟晴交往以前,光是不小心撞到其他女生我的心跳就會加快好幾倍,更不用提要和我喜歡的女生牽手了...
「放心啦,其他同學早就先去操場了,這裡沒人在唷」晴低聲的在我耳邊說道
拜託...又不是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幹麻故意用那種語氣阿
「嗚...」好,我豁出去了,只不過是牽手嘛!
我望著晴對我伸出來的手,深吸了一口氣...
「呵呵,牽手囉!」晴很高興的晃著我的手走出教室,似乎沒發覺我臉上已經快要可以炒蛋了...
應該...會習慣吧?
看著走在我前面顯得很高興的晴的背影,我在心裡暗自希望著


「嘿,還真懷念阿」
一棟四層樓的餞築物矗立在我眼前,這裡就是台中市立的北屯圖書館
只要是歷經國中或高中的人都一定來過這裡,當然,我今天的目的絕對不是來唸書的
「表哥,今天下午陪我一起唸書吧」今天早上,我床頭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了這樣的訊息
「阿?」搞什麼阿,把我從被窩裡挖起來就為了這件事?「不要!
當場我拒絕了他
「可是...瑄今天要來耶...」他用無奈的語氣說
「瑄...?」好熟悉的名字,是誰呢...?
「表哥,你該不會忘了吧?」俊用懷疑的語氣問道
「阿?才...才沒有呢,好啦,我今天會去」
「真的?耶!」啪!



這小子...該不會把電話扯下來了吧?
現在,我還是懷抱著這個疑問
不過,眼下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瑄,到底是誰呢?
一邊回想著所有可能的答案,我走上了圖書館通往閱覽室的樓梯...

(第四話)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罪與罰之戀

(第五話)

[LEFT]印象中,瑄小時候看到我時都會很高興的跑過來抱著我的手
她一直是個很善解人意的女孩,記得以前我ˋ俊和瑄時常玩在一塊
那時候我還在讀國小
對於那些比我小了4到5歲的表弟和表妹們,我都會盡量的配合
現在回想起來,也有可能不是我自願要跟他們玩的,因為我從以前就很不擅長跟別人吵架,通常他們說要玩什麼我就跟著玩什麼(不過還是有例外,譬如說...玩拌家家酒之類的)
我還是要再強調一點,那是我"小時後"的事了
後來沒過多久,瑄的父母...也就是我的阿姨和姨丈,為了工作的關係,搬離了台中
我也因為準備考高中,就連與俊的交集也越來越少...後來也就很少在想起那早已離開我的生活好多年的表妹...
直到...

「這裡這裡啦,表哥!」很清脆的聲音在我剛踏入悅覽室的時候響起
我往聲音地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那個好久不見的身影
瑄的頭髮上綁著兩條辮子,她一直都是這樣,從小時候開始,她都綁著兩條辮子,那幾乎都快成為她的象徵了
不過...
「奇怪?為什麼你們國中沒髮禁?」我邊朝他們兩人走去,邊疑惑的問
瑄皺了皺眉,理所當然的回道:「表哥,我已經高二了耶」
「阿?」在台灣,只有特定的高中才有髮禁,這我當然知道,可是...印象中她不是跟俊同年嗎?
瑄看著我臉上驚訝的表情,得意的推了推埋首在書本堆裡的俊
俊有點不悅的抬起頭望著瑄,而瑄則對俊用力的點了點頭
俊轉過頭來望著我,用空洞的音調說:「她國小時曾連跳兩級」
說完後,又把頭埋進書堆裡
瑄笑著用很得意的眼光看著我,彷彿是在等候我的誇獎似的
我愣了愣
很久沒見到面的表妹竟然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擁有那麼風光的成績,我自然是感到很高興
可是...這件事也太超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我呆呆的望著萱的笑臉,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恭喜妳啦」
嗚...這什麼回答阿?她是在國小時跳級的,現在恭喜有啥用?
雖然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個誇獎方式很爛,可是瑄似乎不在呼這一點
「恩,謝謝」瑄很高興的回道

「對了,表哥,為什麼你一看到我就談論頭髮阿?」
「阿?呃...」我沒辦法回答
那只是一種反射反應嘛,我哪知道為什麼?
情急之下,我只好隨口掰說:「因為...妳的頭髮很好看阿」
「恩?」瑄有點懷疑的盯著我的臉
完了...再這樣下去氣氛會變的很尷尬...
「對了,俊,你不是要我們陪你讀書嗎?快點把問題拿出來吧」
「喔」俊單調的回說
呼,危機解除!
看著萱投入在俊的教科書裡,我想...應該是沒問題了
今天,天氣不錯呢
我望著窗外想著
只是...這種寧靜只是短暫的吧?
"他",已經回來了,跟我只相拒不到幾公里
光是這樣想...我的心就突然沉重了起來
那時候的我沒注意到...
改變的,不只是那個人回到了我的生活圈裡
還有...
當我在圖書館望著窗外時
瑄在我背後看著我的眼神
以及周遭所有開始改變的事物
將會在不久的將來把我平靜了兩年多的生活給消滅殆盡...
[/LEFT]
[RIGHT](第五話)    完 [/RIGHT]
[LEFT]

[/LEF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罪與罰之戀

(第六話)

[LEFT]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通常都出乎一個人的意料之外,有時候,當你覺得這件事應該往東發展,它卻偏偏給你來個西
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是一個人無法預料的,在"未來"到達前,想什麼都是沒有用的
譬如...像現在
「我說阿,妳幹麻跟著我回來阿?」我邊拿出鑰匙開門,邊不耐的說道
在我的後方,有一個綁著兩個辮子,面帶微笑的女孩
她就是我的表妹:瑄
從圖書館回來後,我往回家的方向走,這個人竟然就偷偷跟在我的背後
當她被我抓到時,還露出無辜的表情說:「我沒地方住嘛...」
實在是...有夠無言的
所謂"人善被人欺"還真的不假阿
不過,她為什麼會沒地方住?阿姨他們沒跟著一起回來嗎?
「我媽她要我來跟你住阿」瑄一臉"這又不是我的錯"的表情
「為什麼?」
「這個...我不知道」
唉-等一下打電話給阿姨一下好了
話說回來,我又沒有她的電話...
打開了門,走了進去
瑄小心翼翼的跟在我的後面
「隨便找地方坐吧」我將鑰匙丟到桌上,淡淡的對瑄說道
只見瑄一臉為難的望著我,我才想起我家的地板根本找不到地方坐下,甚至連椅子都只有一張...
真是...麻煩
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收拾起地上的雜物,將它們一股腦往餐桌上丟
「好了」我拍了拍手很得意的說
瑄點了點頭,小聲的說了一句「謝謝」,便就地做了下來
而我則習慣性的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過了一段時間後...
「表哥」
「阿?」
「你...都是一個人住嗎?」
我皺了皺眉,難道打從他進來後有看到其他人嗎?
「對阿」
「喔...不會害怕?」
「阿?怕什麼?」
「譬如...半夜起來上廁所之類的」
呃...你當我國小阿?
「不會」我簡短的回道
「喔...」
「問這個幹麻?」
「沒...沒事啦」瑄有點羞赧的說
又安靜的過了一段時間
我看了看手錶
已經快六點了阿...
「喂」
「......」
恩?沒聲音?
我坐起身來,瑄像一個娃娃一樣平靜的躺在地上
...睡著了嗎?
也難怪了,聽說她昨天快七點時才到台中,中間又被俊拖去圖書館,應該都沒好好的睡過吧...
我下了床,將穿在身上的外套脫下輕輕的放在她身上
「呵,睡的真熟阿」
這是我從見到她後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她的臉
跟我的印象中沒差多少,除了臉比之前成熟以外,其他地方幾乎沒什麼改變
不過...這也代表了一件事
瑄她,是個不折不扣的洗衣板
扣除掉這點,其實瑄她還蠻可愛的,身材也很適中,不會讓人感覺太瘦
再加上成績很好,我想她多半是已經有男朋友了吧
...不對
我幹麻想到這裡阿?
看她睡的蠻熟的,乾脆不要叫醒她好了
我這樣打算著,輕手輕腳的走到門口,打開了門出去了[/LEFT]

[LEFT]...奇怪?沒人在嗎?表哥他出門了?
瑄坐起身來,一件外套從她身上滑下
「這...這是?」
她呆呆的望著那件外套,一行眼淚靜靜的流下她的臉頰...
「為什麼...你會是我的表哥呢?」
(第六話) 完[/LEF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罪與罰之戀

(第七話)

[LEFT]「觀摩?」
「對...」
霖露出無法相信的眼神看著被我們班男生團團圍住的瑄,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我完全沒想到會這樣
瑄的媽媽昨天時跑來找我,傳遞了這個訊息
「阿?為什麼?」
「他們學校決定的,要讓高二的優等班的學生在自己的志願大學做一次觀摩」
之後我們又談了一會,瑄因為在台中的家已經組給別人了,所以不得已只好來住我這邊,還有一些"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擾"之類的話
期限好像只有幾天而已,所以我沒有推託
今天我就把瑄帶來我們的學校裡來,沒想到大受歡迎...
「翼阿,我都沒想到你有這麼可愛的表妹耶」
「跟表哥完全不像嘛...到底是你的基因突變還是她的?」
這我哪知道阿?
總之,今天亂成一團就對了
「...你幹麻瞪我阿?」我對著在座位上安靜看書的彥說道
「......」他用下巴指了指那團混亂,又指了指正在看書的自己
「我也沒辦法阿」
「對阿,這不是翼的錯吧」霖也站出來說
彥聳了聳肩,繼續看自己的書
「放心,他沒生氣」
「我知道」
彥也是我和霖的朋友,不過他跟霖不一樣,我們到大學才認識,大一時我們三個住在同一間宿舍裡
第一次看到他時,我和霖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
他到底是在生什麼氣阿?
這就是彥(當然,也是省略後的名字)
他一直都是板著一張臉,很少看他笑過,就算笑也只是微笑而已,不過...他人很好
所以我才能肯定的說他沒在生氣

早上的課很快就過了,今天我只上半天的課,而霖和彥下午都還有幾節,我跟他們道別後變慢步的走向學校大門...
「表-哥-」
我回過頭來,瑄氣喘吁吁的追上我
「妳幹麻用跑的阿?」
「因為...剛剛都沒看到你,問你們班上的學生後才知道你今天只有上半天的課...很緊張,所以就...」
「為什麼要緊張?」我只是回家而已阿
「因為...就是緊張嘛」
這什麼回答
算了,想這些也沒用
「那...一起走吧?」
「恩!」瑄點了點頭

「對了...」
「什麼?」
「為什麼妳的志願是我們的學校?照理說...憑妳的程度應該可以進更好的大學阿」
「這個...以後再告訴你」
「阿?」
瑄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則被她搞的一頭霧水
路上,我和宣經過了嘉的店,可是我沒有進去,只是瞄了一眼
沒開?還真是稀奇阿
我看著那厚重的鐵門想著,今天的午餐看來只能吃泡麵了...
「瑄」
「恩?」
「妳吃過泡麵嗎?」
「...沒有」瑄搖了搖頭「爸爸說那對身體不好,所以不讓我吃」
「是喔」
不過應該沒關係,反正她爸爸又不在
一邊這麼想著,我和瑄彎過離我家的最後一個轉角...

再強調一次,"未來"在到達前想什麼都是沒用的
這又在一次的驗證了這句話

今天是陰天,天空沒有半點陽光,但我還是認的出來
那頭及腰的長髮,我永遠都忘不了
背包包的習慣,我永遠也忘不掉
"她"...就站在我的公寓前

『當命運又開始轉動時,你就要拋棄這個"罪"』
夢中少女的話又迴響在我的腦海
我不知道那麼快
在庭跟我說這件事時,我是很驚訝沒錯,心裡也明白總有一天一定會再次跟她相見
但...我不知道那麼快

站在我公寓前的...正是我交往過兩年的女友-晴

我感受的到
逃避了兩年的平靜生活...
已經開始崩潰了...

[/LEF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罪與罰之戀

(第八話)

[LEFT]晴沒有發現我
她用很落寞眼神望著我住的公寓,接著像是在懷念什麼似得往我所在位置的反方向望去
那裡...我記得
雖然以前大多是我送她回家,但偶爾她也會任性的要求說要送我回去
然後就...[/LEFT]

[LEFT]「今天住你家吧」
「阿?」[/LEFT]

[LEFT]像這樣
晴第一次跟我提議的時候,我只覺得視線突然一片模糊...
後來聽她事後的描述,原來當時我昏倒了...[/LEFT]

[LEFT]那條路,便是她送我回來時走的路
晴站在原處嘆了一口氣,順著那條路走了
我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回來的
跟晴分手不久後她就轉學了
知道她轉到哪的只有霖的女朋友-庭而已
但她轉到哪對當時的我來說並不重要,因為我傷害了她
傷害了在我生命中佔了一大部份的女孩
她應該是恨我的...
可是,如果她恨我,那又為什麼要回來呢...?[/LEFT]

[LEFT]這些事想再久大概也得不到答案吧...[/LEFT]

[LEFT]回家後,瑄都沒有講半句話
這讓我覺得很尷尬
剛剛看到晴的時候,我將近有半分鐘都沒有移動
瑄大概起疑心了吧
不過...如果她開口問的話我還比較自在,但她卻只是用深不可測的眼神看著我
唉...明天去拜拜好了,順便問一下神明還會不會有更糟糕的事發生...
我將熱水倒入泡麵裡,將蓋子蓋起來,等三分鐘過去的期間,瑄終於開了口
「...表哥」
「恩?」
「剛剛那個女生,是誰?」
...我後悔了,剛剛只覺得氣氛很尷尬,根本沒有想到如果瑄真的這樣問的時候要怎麼回答
「她...」[/LEFT]

[LEFT]1.誠實回答
2.打哈哈混過去[/LEFT]

[LEFT]現在我的腦海跑出這兩個選項,真糟糕,兩個都好像行不通的感覺
「她是...我的前女友」誠實的小孩比較不會遭天譴吧?現在我只能相信這句話了
瑄愣了一下,輕輕的說:「果然...」
「阿?」
「表哥,你...還喜歡她對不對?」
呃...為什麼問道這裡來了?
「妳問這個幹麻?」
「我想知道阿」瑄堅決的回道
「這跟妳沒關係吧?」
「不管啦,回答我」
她是怎麼了?
雖然心裡覺得有點不快,但我還是保持著耐心回答:「我說過了,這跟妳沒有關係」
「為什麼...你果然還喜歡她對不對?」
「別再說這個了好不好?」
我不喜歡接觸這個話題,畢竟我躲了兩年多了,一直都在逃避著任何有關晴的一切
「不行!快回答我」
我驚訝的望著瑄
瑄一直是很乖巧的女生,至少在我的記憶裡她一直都是這樣的
但現在卻像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
「妳到底怎麼了阿?就算妳知道了又能怎樣?」
瑄定定的看著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至少,我想知道有沒有機會」
「機會...?」
「表哥,我...喜歡你」[/LEFT]

[LEFT]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平凡的日子離我越來越遠了

(第八話)   完[/LEF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02 , Processed in 1.152816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