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愛,怎麼愛?(最新更新: 第26章)

[複製連結] 檢視: 5111|回覆: 26

**
愛,要怎麼愛?
怎樣的感覺才能夠叫做愛你?
怎樣的行為才算是愛著你?
我如果不懂愛,那我們是不是情人?
當我這麼告訴你,你還會不會笑著對我說,我愛你。
**

(1)

當一群女人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覺得好熱鬧。
正確點來說,應該是好吵……
是人都會知道三個女人等於一個菜市場,其實,我覺得一個就夠吵了。
因為有時候,一群人裡頭只有一個人不停地找話題,不停地挑起別人說話的慾望。
呵呵,我雖然覺得這樣子評論一個女孩子有損口德。
但,如果我非要這麼說,她是會很大方地承認的,最多暗地裡打你捏你一下而已。

「昕儀,你太吵了。」我真的說出口了。

「呵呵呵,是啊是啊!我也這麼覺得。絲庭,我跟你說……這件衣服真的很適合你!快點去試試!」

昕儀正跟小庭拉扯著,逼著她去試一件與她平常風格相反的衣服。
這種時候……我把它叫做最好的時機,也是最混亂的時間。
為甚麼?這還用得著問嗎?
這麼混亂的時間,昕儀是絕對不會察覺我說了甚麼的,這也就是為甚麼她會大方承認的原因。
以她的性格,如果她在你正要進入睡眠狀態時吵醒了你,以一個正常人的性格,大部分的人會埋怨她太吵了。
可是,這種時候,盡管你埋怨得合情合理……
她會笑著假裝賠罪,然後把你拉起身,說著現在她對我說著的話……

「是……嗎?小冰!你活膩了!」

她是有暴力傾向的,這點我們都會點頭。
如果要我們相信某一天她殺了人,這倒是很有可信度的。
今天應該是一群女人的日子,誰知道卻多了一個男生。
無可否認的,我覺得可憐的人絕對不是我們。
靖雯的男朋友今天為甚麼會跟來?
如果你是有研究過星座的,你大概會知道最有佔有慾的星座是哪一個。
而,很明顯的,她男朋友就是。
甚麼都愛管,連我們一群女生難得的逛街行程也搞砸了……我還真的是很沒有心情了。
因為我們幾個朋友悄悄地打算買生日禮物給明天生日的靖雯。
天曉得,她今天被男朋友氣爆了,就是一直跟著我們,怎麼甩都甩不開。

「傢伙,怎麼辦啦?」我小聲地問著昕儀。

「不管了!馬上行動!」

我們趁著靖雯進去了一件賣精品跟飾物的店,偷偷地溜走了。
只剩下她跟守在店外頭的男朋友。
我心想,等我們回去,她一定會很生氣。
因為剛才好幾次想甩掉她的時候,她的臉色已經變了。
這樣子的生氣法,還真的是很恐怖。我寧可要一個對我大發脾氣的朋友,都不要這樣子的。

呵呵,誰也想不到,當我們把禮物買好了,滿心歡喜的一群人在尋找著靖雯……
明明看著她從我們面前走來,誰知道……她竟然瞄都不瞄我們,就從我們身邊走過去了。
當時全部人都傻了。
是小庭把她拉回來的,我和昕儀還有嚇到不說話的若渝,我們三個人裡頭,火氣最大其實是我,最能忍耐的……其他人都不分上下。
但對於這種莫名其妙的狀況,我跟昕儀都是會生氣的那個。

「如果不是她明天生日,我一定把禮物丟給她就走人!」

事後,我對著晨這麼說。
他笑著,拍拍我的頭,沒說甚麼。
可是我知道,很清楚地知道……他想說的只是……

「你啊!EQ就是這麼不好!」

是啊!我就是這麼不懂得控制情緒。
所以,才會在不應該的時候說了不應該的話。
我有時候會想……如果,人死了以後,能夠在另一個世界,從一生中最遺憾的那一個部份繼續另一個人生,那樣會不會很好?
或許你會問我,為甚麼不是在最快樂的那一個部份繼續?
因為我總覺得快樂的回憶,就算記得,想起來的時候你還是會忘記那一刻是怎麼笑的……
悲傷的記憶,想起來的時候,眼淚卻不像是從眼睛流出來的一樣,不管怎麼擦都擦不掉,擦不干……
甚至就像是擦不到的那樣。
就是因為這麼這麼的深刻,就是因為太過後悔跟無奈,人才會想要改變當時的事情。
所以才會因為能夠有機會改變……打從心底覺得這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情……

「其實,何必再去改變原本的快樂?」

這句話,是昕儀跟男友分手之後對我說的。
正確一點來說,是昕儀跟男友提出分手,然後男友自殺死去的消息到的時候……她在他的墳前對我說的。
原本就已經很開心的事情,是不是就再也沒有必要去改變了?
一旦改變了,是不是就一定會後悔?這,我不確定。
昕儀是不是後悔了?這點……沒有人知道……
而我,只是知道那一刻她哭得很慘……

【如果可以重頭來過,我要收回我對你所有的傷害。】

[ 本文最後由 xiaoluo 於 07-5-8 06:36 PM 編輯 ]
 
我只想好好地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愛,怎麼愛?

(2)

那一次,昕儀哭得很慘的樣子被我牢牢記住了。
就像我能夠把那天逛街一共花了多少錢狠狠地記住一樣……畢竟這也是心痛的感覺。
如果有一天,你非常的空閒,你會不會去把周圍的人,他們的樣子一一在腦海裡想一遍?
我試過這麼空閒的事,後來才發覺,原來只有極美跟極丑的樣子我會記得,當然,記得的還有我的親朋好友。
所以,那一個下午我一直盯著晨看。

「小冰,你怎麼啦?你看著我整個下午了。」晨終於忍不住放下了手中的講義,抬起頭對我說。

「呵呵,你知道嗎?我啊!想記清楚你的樣子。」

「為甚麼?是不是想要多想我一點?」

晨的樣子充滿著期待,我是不想掃他的興的,但我還是一個很乖也很老實的孩子。
所以,我把那件空閒的事告訴他了。
因為晨的樣子在還沒交往以前總是那個被我遺忘的,我永遠記得有這麼一個人……
他對我很好很好,聲音很溫和,總是記得他的笑聲他的名字,卻永遠也只是看見一個模糊的臉。
甚至我可以在一個假期以後,在看見他的時候覺得他很熟悉,卻叫不出他的名字。

「那你給我記清楚了!別在想男朋友的時候,搞錯了臉!」

晨取笑似地說著,我只是拿起他的講義拍了他的頭叫他好好唸書。
我繼續看著他唸書,我陪著不是他要求的,我只是單純地陪著。
想想那件空閒事,我總是會想起另一件讓我心酸的事……
或許,沒有人發覺,但,我自己的回憶裡,當親人死去了,我想起他們的時候……
我總是記得我最後一次見到他們活著時候的那一幕,不管是笑著的,病著的,還是面無表情……
我都是這麼記著,這樣的記憶好像不是記在腦子裡,是刻在心裡,很深很深的烙印。
是不是每一次的分開,每個人其實都只是記得那最後的一幕?
就像一部連續劇,我們可能忘了裡頭的故事跟情節,卻不會忘記它的結局……

「怎麼了?想甚麼想得這麼入神?」

晨輕輕點了我的鼻頭,順手還捏了捏我的鼻子,我無言地看著他。
他還是很溫和很溫和的聲音,笑了笑對我說,走了,圖書館要關了。
我的學校設施是很不錯的,尤其是那個圖書館,先不說它的書籍夠不夠完整齊全……
畢竟,這不是我喜歡它的原因,我喜歡圖書館只是因為它夠安靜,裡頭的冷氣總是調到最舒服的溫度。
而,這最舒服的溫度就像午後下了涼涼的陣雨,那是最適合睡午覺的時候。
呵呵,就是很好睡大頭覺就是了。
但是看著周圍的讀書人,會有一點點小內咎感。
可惜,在想起爸爸的話以後,我就不會這麼覺得了……

我記的小時候的我很好強,很愛跟別人比較成績。
某一次,輸給了班上的同學,我躲在房裡哭了……
因為我記得,當時正在生病的媽媽,她說,只要我年年都考到好成績,她就會好起來的。
一是我害怕媽媽因為我沒有考到好成績病就真的不會好了,第二也還是因為那好勝不服輸的心。
當時爸爸走進了我房裡,坐到我的身旁,問我怎麼了。

「小冰,乖,先別哭,告訴爸爸,誰欺負你了?」

我搖著頭,說沒有人欺負我。
然後我就真的很乖地把成績的事情告訴了爸爸,也把藏著的成績單拿了出來。
爸爸當時看著我的成績單,一邊幫我把眼淚擦乾。

「小冰,你知道甚麼東西才會影響到媽媽的病情呢?」

「嗚嗚……一定是我的成績!」那時,停了的淚水又流了出來。

「不是喔!小冰,你哭紅眼睛的樣子才會影響到媽媽的病情喔!」爸爸微笑著說。

那一年我八歲,爸爸告訴我,要我不要跟別人比較。
因為這是沒有必要的事情,人,確實是需要競爭才會進步。
可是,如果真的需要比較!應該是跟自己比較……每一次每一次!都要比自己上一次做的好。
這就是爸爸教的。
我其實不希望我能夠特別清楚記得這些畫面……
但,我卻會永遠記得爸爸對著我說……

「小冰,你記著……你只要快樂,你只要知道如何快樂,只要懂真正的快樂就好了。知道嗎?」

「這樣,媽媽看見你也會很開心,病自然就會好了。」

對一個八歲的孩子,我也只會點頭而已。
我說過,最後的一幕我永遠會記得,就在我想起那一個人的時候……
所以,那一次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爸爸……
沒有人會相信病重的媽媽突然病情好轉,更沒有人會相信健健康康的爸爸會突然倒下。
就是這樣,老是被我欺負的爸爸不見了。
但因為老爸的樣子每年清明都要看一次,所以我並不會忘記。
至於晨,我只能說抱歉,你真的是很平凡。
呵呵,我甚至可以說,你經常出現在我的夢裡。
這個夢大概是惡夢吧……畢竟看到一臉模糊的男人向我走過來,我絕對會被嚇醒的。
可是……那個男人卻會用跟爸爸很像很像的語氣告訴我……你只要快樂就好。

【就算我再怎麼懂得快樂,我卻學不會如何讓你也覺得快樂……】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愛,怎麼愛?

(3)


「昕儀,我有時會想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愛晨。」

「呵呵,我在想對於他,我會不會只是有戀父情節呢?」

過了不久,又是同一群女生,又一次跑去逛街,我……又有了心痛的感覺。
那次我們還在那裡附近的旅店住了一晚,五個女生在一個房間裡,兩張床合起來躺著……
當時那三個傢伙都跑出去找吃的了,只有我剛洗好澡出來,而昕儀正在吹著頭髮。
她關掉了吹風筒,果然是耳力很好的人,我沒有想到她聽得這麼清楚。

「小冰,你想太多了。」

「但,我不明白,為甚麼對於晨……我從來沒有心痛過。」

我心想著,沒有說出口。
因為昕儀只是說了一句,我們就聽到一個菜市場向房間走來……
打開門,就被那三個人拖了出去,一路拖到旅店外頭的路邊攤。
我知道昕儀的話還沒說完,但,我卻不想接著說了,還是先開開心心地醫肚子更好。
也寧願一個人靜靜地想著,當初為甚麼和他在一起?

「那時候,為甚麼會答應他啊……」

我很肯定我是在自言自語的,我只是無法肯定有沒有其他人聽到而已。
而那些其他人包括了昕儀、小庭、靖雯還有若渝而已。
基本上,我不能否認這就是我全部的朋友了。
這句話一說出來,我馬上就後悔了,因為昕儀馬上就把我問的問題說了出來。
全部人都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問個不停……
如果不是對她們的聲音沒有很嚴重的排斥,我一定會很不客氣地把她們全部踢開。
可是我完全分不出誰問了我些甚麼,吵雜聲裡只有一句有一句的疑問句。

「小冰,你不喜歡晨嗎?」

「還是另有心上人?」

「我想會不會是晨表面好好人,私底下對你不好?」

「小冰,你一定是沒有安全感,亂想了吧!?」

「最近是不是聚少離多了?」

「還是吃錯葯了?」

「是看到靖雯的男朋友這麼死黏人的個性,覺得晨不在乎你嗎?」

我一直看著她們,一直在找空隙說話,可是沒有人給我機會。
最後到我終於忍不住了,我開口說了一句話,而這句話讓我得到了片刻的安寧。

「夠了!我快被你們吵瘋了!」

我知道全部人都被我嚇到了,所以全年無休二十四小時營業菜市場才有安靜的一刻。
所以……我才有機會把我對你的感覺說出來。
晨,我真的不記得為甚麼我會答應跟你交往……
你是一個很好的人,對我很好、很容易心疼我的人,你總是會讓我在平淡裡頭感動……
可是,我為甚麼會去質疑我對你的感覺?這,我答不上來。

「小冰,你有沒有特別欣賞晨的甚麼?」若渝很無辜地被推出來先說第一句話,其他人都會跟著附和。

「是啊!有沒有呢?」

「如果我有特別欣賞他的性格、作風、為人或是甚麼的,我想問你們,這是真的愛他嗎?還是,我只是喜歡他這些的特質?」

我的問題……換來了一陣沉默。
晨,我沒有愛過,從來沒有愛過,我不知道、也不懂。
對於你,我是不是只是想試試看談戀愛的感覺而跟你交往?這,我還是答不上來。
你很了解我,如果事情只有是或不是,我清楚的,我多半會給你一個答案。
可是,這些愛情的習題,我卻沒有一個答得上。

「嗯……那我再問你,你會不會時時刻刻幾乎都會想到晨?」靖雯問著,大家都看著我,等待我的回答。

「時時刻刻想著他就能表示我對他的感情是愛情嗎?」

「這個嘛……」

「掛念一個人,不會無時無刻吧!?」我的這一句話,換來了一雙雙目瞪口呆還有一些搖搖頭。

「當初你怎麼答應他,你不記得了?」昕儀皺著眉頭問了一句,其他人都陷入了思考中。

如果這個問題交給晨來回答,他會說出當時的天氣、地點、時間、附近的所有事情、當天的所有對話……
當然!還是我的一切,包括我的表情跟回答。
可是,讓我回答的話……我記得我怎麼答應他,我只是不記得為甚麼了。
那一天……應該是我們相識的幾個月後吧……
天氣……我不記得了,大概是晴天吧……
地點跟時間,我都忘了。
至於,附近的事情……

「啊!我想起來了!」我大叫著,全部人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愉悅。

「終於想起當時的感覺了嗎?」小庭高興地拉著我的雙手問。

「不是,我記得當是你們四個人圍著我說,晨很好,這麼好的人難找了,還有一連串的轟炸,我就不記得了。」

「想起來,好像是你們在一旁慫恿,最後我才對晨說了一個好字的。」

「甚麼!?」

我知道我們的默契很好,所以四個人的異口同聲我不會太驚訝。
但,我卻無法否認,我確實不討厭晨。
我也沒有辦法否認,我是很容易受影響的人。
更何況,我從來從來都沒有喜歡、愛或暗戀過任何一個人。
這樣的情形,是很奇怪的。當大家看過我寫愛情故事以後,就更奇怪了。
一個沒有談過戀愛、就連暗戀的人都沒有的人怎麼寫得出愛情故事?
或許,這就叫做想像力豐富,也可以說是我周圍的朋友愛情路太過坎坷,我才有這麼多題材。
所以……對於晨,我會不會也只是想像自己愛著他而已?

「如果你真的要這麼說,我們真的無話可說了。」

昕儀很少這樣說話的,這樣子的口氣說出來的話是狠話、是氣話……

「可是,我倒覺得……小冰說的也沒錯。」若渝突然開口了。

她是超級和平主義者,她是我們裡頭協調的人,所以從來,她都不是挑起爭執的人。
但,這樣的話,就有一點爭議的味道。

「我們那時候一心就是要把他們兩個撮合在一起,就算不是真的動心,不討厭對方的話……」

「被我們四把口這麼說,大概也會在一起吧……」靖雯接口說了下去。

「大家……我不是要怪任何人,我也沒有資格去怪人。」我說著……心已經酸酸的了。

「我只是想確定我到底是不是愛晨而已,還是……我一直是在拖著他不讓他找真正的幸福?」

「有這樣子的擔心,應該是喜歡人家的吧!?你還要懷疑甚麼!?」昕儀說著。

「好了啦!這個話題就這樣告一個段落吧!」

小庭似乎受不了了,大家的情緒都緊繃著。
可是,最後最後卻有個人提醒我……

「這不懂得是否愛著晨的話,最好不要對晨提起。」

我聽不出是誰說這句話,我只聽到我的聲音說著……

「已經太遲了……」

【對你說這些話時……那天的天氣、地點、時間、附近的所有事情、當天的所有對話……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表情跟回答……我都記住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愛,怎麼愛?

(4)

有一部電影,我沒有看過。
裡頭的一段段畫面是哥哥告訴我的,電影的男主角是陳奕迅,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內容是一個得了重病的女孩,在生病的期間一直受到陳奕迅的鼓勵,最後活了下來,想要找尋那個支持她活下去的他,卻一直找不到。
女孩以為他避著她。
到最後,女孩才發覺他患了絕症離開了。
他死之前,希望會到他墓前看他的人,走之前對他做個鬼臉。
我對做鬼臉這件事很好奇,我問哥哥為甚麼。
哥哥轉訴了男主角說的一段話。

「如果在登山的時候,你就快掉下懸崖,對著拉不住……救不到你的隊友,你會對他做甚麼?」

登山隊永遠有一件讓我覺得很殘酷的事情,就是當你沒救的時候就要割斷繩索以免連累人。
但,這並沒有錯。
在這種時候,我想,我會笑著說再見。
但是,男主角的選擇是做一個鬼臉,他希望隊友最後記得的是他的鬼臉而不是救不到他的遺憾和自責。
我聽著,然後沉默著。
可不是嗎?在他離開的時候,我記得的確實是他說再見時……輕輕的笑容。

我聽人說過,前生五百次回眸才能夠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
這句話你相信嗎?我知道晨一定會相信的。
這些輪迴轉世的事情還有緣分命運之類的……這些事情他都是很相信的。
所以,他才會對我說,我等了你很久很久。
這句話,他對見不過幾次面的我說,那時我納悶得很。
明明我就沒有遲到,為甚麼他偏要說等了我很久很久?

「你在說笑嗎?」我有點生氣地問著,因為向來就不喜歡被人冤枉。

「沒有,我是真的等你很久。」他似乎沒有察覺我的微怒。

「可是我沒有遲到,如果你真的等久了,那是你自己不守時了!是你早到了。」這句話說的實在是很沒有道理,但我還是莫名其妙地說了。

「你知道嗎?我等你不是從今天開始的。」

「……」我更疑惑了……他到底想說甚麼?

「第一次看到你,我的心裡就說是你了,終於等到你了。」說這句話的時候,他沒忘了摸著左心房。

「你相信輪迴嗎?」他問著。

「還好……算相信。」畢竟如果人死了就這麼一了百了了,這也太無趣了。

「那你能夠相信我輪迴千萬年,都只是為了再與你相遇?」

他這麼說的時候,我看到的是誠懇與期待。
但,這不表示我就必須回應他的期待,所以我只是回應了一個誠懇的笑容。
如果這句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夠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被晨聽到了,他一定會要我相信……
相信他每一世回頭看我就是等待有一刻從我身邊走過…

「如果你相信…請你相信這一刻就是永恆。」

我想起他戲劇對白般的話,心裡總是覺得好笑,可是卻是溫溫熱熱的。
這,大概就叫做感動吧……
我們這樣的分開,他會不會也相信這是命運的安排?
會不會因為這樣接受了就不會很傷很傷?
我擔心了,從來沒有的擔心。
但,這還是不代表我對他的感情是愛情。因為我不懂,是真的不懂。
所以我想會不會放開手,他才會讓我覺得他……跟沒認識我以前快樂?
我看過他以前的笑容,在照片上,在一群人裡頭,他笑得很燦爛。
或許這是其中一個原因,或許不是,但,我特地約他出來的時候,我不否認我看到他的快樂跟滿足。
大概是因為……連他的樣子都可能隨時忘記的我從來沒有主動打過一個電話給他,更不要說主動提出約會了。

當我說出分手,他的措手不及我全看在眼裡,但我卻沒有心痛。
我說的話,一句一句沒有停過……
在他還沒有問原因之前,我一個理由都沒有少給了。
幾乎……都告訴他了。

「我不知道甚麼是愛……我不懂這樣待在你的身邊是照顧你還是愛你。」

「我不懂怎麼去愛一個人,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我的誰,我分不出你是情人還是好朋友,或許……」

「或許……你只是一個很疼我,很照顧我的朋友。」

「小冰……你聽我說,你只要快樂就好,知道嗎?」

晨抱著我,似乎嘗試讓我冷靜下來,因為我哭著。
但,我很冷靜……不冷靜的大概是他。
我的眼淚不是為自己而流的,不是為任何人的傷心流的。
那一滴一滴的眼淚是為了我跟晨永遠彌補不了的關係……作為最後留戀的東西,而流著……
因為說了這些話以後,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們之間的感情不管要說它是友誼也好,真的是愛情也罷,我跟他都很難再遇上了……
當一個人存心避開另一個人,要再遇上,我想五百次的回眸都沒有辦法遇上了。

「你甚麼都不需要去知道,你甚麼都不需要去懂。你只要知道你快樂,你只要快樂就好……」

「我一直是這樣認為的,一直都是希望你快樂就夠了……」

「如果你覺得不快樂了,那我就離開。」

他最後一次對我笑,最後一次對我說再見。
但,這些不是快樂的。
那天以後,一直有把聲音對著我說……
它說,你只要懂得快樂就好……你只要學會快樂就好……你只要知道快樂就好……
最後最後,它說,你只要快樂就好,甚麼你都不需要。

【你只要快樂就好,甚麼你都不需要……】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愛,怎麼愛?

(5)

愛情,需要兩個人用心去經營。
這句話,是我說的,但,卻不是以我的經驗說的,這只是一句想像。
你如果選擇相信我,你就相信吧!
雖然我的經驗等於零,這些卻是別人的體驗。
所以,因為身邊的人經歷的太多,我更加這麼相信著。
所以,我掏不出心給你的時候,我也無法接受你的心。
然後我們分開了。

晨,我現在相信有些事情真的不能說是愛情,我對你的,只是一種依賴跟習慣。
我習慣了你的存在,所以我現在有些些不自在,卻不會覺得傷心。
我不能夠說我是快樂的,因為我慢慢地不懂得如何快樂了。
在圖書館的時間,也因為你的缺席而減少了。
我知道,也很清楚,你說離開,你就不會再出現了。
你一定也很了解,也很明白,我不會去找你,因為我對你沒有那一種牽掛。
或許,每一個人的愛情定義都不同,我也沒有一個定義去說明我不愛你……
這是因為我根本不懂。

「你對晨說了?」昕儀楞了楞說著,所有人也只是看著我點頭。

「一點都不傷心嗎?」若渝小聲地說著。

整個菜市場如此安靜,這是很難得的。
我其實很愛安靜,因為只有這種時候,我能夠聽見心的聲音。
我才能知道它是不是在哭泣,或許,它也跟我一樣面無表情,不哭也不笑。
如果真要說傷心,沒有掏出心來的我,有甚麼機會受到傷害?
即使有機會,我知道有個人一定會先替我擋著。而我,卻不會看到。
很多事情我知道,我懂他對我的好,我懂他的愛……
但,如果愛情真的無法平等,我也無法回報他任何的好。

「要說傷心,應該是晨很傷心吧……」小庭這麼說著,只是眼睛直視著我。

「你跟晨從小一起長大,也沒有先收到任何消息?」靖雯大概是有點看不清楚情況,竟然問這種問題。

看著小庭的臉色變得凝重,我也只能看著。
現在想起剛才那句勸我不要對晨說的話,是她說的吧……
小庭一向把晨當哥哥,如果有人這麼對待我哥哥,我也是會這樣看著她的,尤其,那個人是我的朋友的時候。
所以,我能夠理解,為甚麼失去了晨以後,我會連朋友也放棄。

「我收到的消息是有人約他出去,而他高興得不得了。」

「小冰,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看你,怎麼對你,但我要你知道一件事,晨很久沒有像那天這麼快乐了。」小庭深呼吸了一次接著說,「如果你要給他希望,就不應該馬上摧毀。」

說完,在小庭還沒有離開房間,我比她快一步離開了。
在這種時候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該去哪裡,所以,我走進了地鐵站。
我不知道我在等待甚麼,大概是在等天亮吧……天一亮,我就能回公寓了。
但以後呢?我如果再面對晨,再面對小庭,我實在想不到該笑著面對他們,還是有其他更好的表情。
我一個人在地鐵站待到了天亮,帶著滿滿的罪惡感,不曉得怎麼辦。
早上的第一列地鐵出站了,我仍然只能傻傻等著。
我在等甚麼?我不曉得。
電話一直沒有停過地震動著,我不接因為我不曉得該說甚麼。

一列地鐵又到站了,旁邊的人不斷移動著,我買了票卻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忽然,有一只手拉著我,走了進去。
那個笑容好熟悉,我卻認不出那人是誰,我的記憶力實在是太差了。
或許……是那個人認錯了人?

「我的詩冰小姐,你這樣一直看著我,我會心跳加速的。」

「喔……」我不看他了,我偏過了頭看座位上的一個小孩。

不要覺得我有戀童癖,我只是覺得他跟他母親的對白很有意思而已。
我也很有意思地將他們的對白聽了起來……
小男孩的小名大概是叫明明吧。
一開始,他問起那年輕的母親……

「媽媽,我不喜歡坐我隔壁的惠惠!」小男孩嘟著嘴說,年輕的媽媽臉上頓時泛起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怎麼了明明?她欺負你嗎?」

「不是!但是她對班上所有人說她喜歡我,而且還常常拉著我的手,我覺得她好討厭!很煩!」男孩繼續地埋怨著。

「明明,你聽媽媽說喔……」好一個溫柔的聲音……

「要有勇氣去喜歡一個人,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喔!而且,要讓喜歡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意也是不簡單的呢!」男孩似懂非懂地聽著,年輕媽媽摸摸他的頭接著說。「這些你大了就會懂,但是,你說的惠惠難道就沒有她的優點嗎?你不能因為那件事而討厭人家喔!」

「嗯……她的字很漂亮,老師也常說她很用功……」

小男孩開始思索著說著,我一直看著年輕媽媽微微地點頭跟輕聲的附和。
最後小男孩笑了,他說他不會排斥或避開那個女孩,那母親嘉許似的摸摸男孩的頭……
她說,你要學會怎麼愛,這樣你就會懂得愛人愛你該愛的一切。
我聽了,心裡苦笑著……
原來天底下的父母真的教孩子學習不一樣的東西,而且他們就好像一本字典那樣,任由我們不停地發問。
爸爸,我聽你的學著快樂,那你能不能夠教我如何讓其他人也跟我一樣快樂?

「等你懂得愛了,你就會知道愛一個人是很簡單的快樂。」

不要以為上面這句話是那媽媽說的,那句話是拉我進地鐵的某人說的。
而這個某人……我還想不起他是誰……
所以,我繼續很缺德地竊聽著一對母子的親子對話……
這個時候,小男孩突然打開書包想拿甚麼給媽媽看,可是那媽媽的注意力好像沒有放在小男孩的手上。
她注意的是一個在她自己手上的筆盒。

「明明,為甚麼你還是在用這個舊筆盒呢?媽媽昨天不是給你買了一個新筆盒嗎?」

「嗯呃……」小男孩吱吱唔唔地說著。

「怎麼了?不喜歡嗎?」年輕的媽媽柔聲地問。

「不是!我只是……我只是不捨得用而已。」

小男孩搖著頭這麼說,他的母親摟著他笑著。
下一站到了,他們也下車了。
我沒有看著他們,也沒有看著身邊的人,我只是在想著……
以前我也是跟那男孩一樣,爸爸送的禮物,我根本不捨得用,後來搬家的時候因為東西太多,而被遺漏掉了。
有沒有聽過好料沉底這四個字?
它的意思是好的東西都會留在最後,所以以前我吃甚麼都好,最好吃的都會留在最後。
可是,後來我發現這樣的習慣不好,因為我的哥哥會以為那是我不愛吃專門挑出來的,然後把它吃掉。
我的雞翅膀巧克力餅乾酸甜魚片,還有好多好多,都是因為這樣而被吃掉的。

有時候,很多東西我不用不代表我不喜歡它,更有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太喜歡了,所以我不捨得用。
但,這並不代表我用著的東西就是我不喜歡的,我只是不會去心疼而已。
所以,才有很多事情我不會太在意,因為就算有甚麼不好的發生,我也不會覺得心疼了。
會不會我的愛情不是我不會用,而是我也不捨得用呢?
這樣想大概是太白痴了,卻也白痴不過我身邊的人。
我好好奇自己甚麼時候認識了這樣的人。

「詩冰小姐,我們的目的地快要到了,你還沒想起我是誰嗎?」

「……」

「你想不起我是正確的,因為我知道你,但你卻絕對不認識我。」他笑得很開心。

「……」我心裡在想這個白痴到底是哪裡跑來的,不會是神經病院偷跑出來的吧!?那被他認識到的我不是太倒楣了嗎?

「我啊……」

他還沒有說完,我就向著打開的門走了出去,他跑到我身後拉著我的手臂。

「我的詩冰小姐!下雨耶!我可是有雨傘呢!而且我的話又沒有說完,你怎麼能先走呢?」

雨是下著,但已經在到站之前逐漸小了,可是,我卻看到一身濕漉漉的晨。
他對我笑了笑,然後對我說……

「終於等到你了……」

不自覺地,我回了他一句以前常說的話。

「我回來了……」

【晨,你的爸爸是不是教會你等待了?而且這個等待必須是微笑著……你知道這樣會讓我心疼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愛,怎麼愛?

(6)

我不知道等著一個人的感覺是甚麼,所以我更加不會知道在雨中等待是甚麼感覺……
尤其,你等的那個人還是傷害你的人的時候。
晨,你到底是為了甚麼而等待?你又淋了多久的雨?
為甚麼你能夠執著於你的選擇一點都不會動搖?而我,卻只能看著你的執著然後覺得對不起你。

「小冰,我……」

「不要說了。」

我拉著晨,走出了地鐵站。
他完全沒有選擇地被我拉上了我叫的計程車,在司機開了車一段時間,他才對我說……

「小冰,我有開車來。」這是一句令人窒息的話,我的心臟有點承受不起。

「!」

所以,我現在完全沒有意思說話了,搞出了一個烏龍事件。
我都忘了他有車,最氣人的是他是微笑著說的……
從後視鏡那裡,我看到了司機被炸到的感覺。
我知道他是很想笑出來的,也感覺到他對我們有種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感覺。
但,我還是沉默著,晨笑著,司機繼續忍住笑。
最終打破這個局面的人,會是誰?還不知道。
就好像西部的牛仔舉槍對決的時候,兩個人……不!是三個。
面對面看著,一個深不可測地微笑著,一個竊笑著,剩下的那一個冷冷地保持沉默……
就像我的名字一樣是冰的……讓人覺得寒冷。

「啊小姐……到地鐵站了。」司機笑著說。

原來不知不覺中,司機竟然掉頭了。
竊笑著的牛仔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將對決的三人變成了兩個人。
世界上,原來真的有這樣的人……這種人會在你堅決付出的時候拒絕你。
所以,儘管我覺得應該付車費,司機都是不肯收。
他說,這麼可愛的客人,我是第一次見到,是一個很好的經驗,我賺到了。
但我還是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他的意思……
這麼好笑的客人真的是一種娛樂,累了想起來還能讓人笑到精神起來,車費就跟這個抵銷好了。

「好了啦!小冰,下車。乖……」晨把我拉了下車,還很開心地對司機揮揮手說再見。

我只能看著一輛計程車帶著狂笑的聲音離開,現在的心理極度不平衡……
晨一路把我拉到停車場,再拉到他的車子裡……
開著車,他不知道要去哪裡,問我的答案也只是一句,哪裡都好……還不想回家。
他一路兜著,我只是看著窗外的車,窗外的人,還有看不清楚的樹。
我果然不是一個細心的人,也不是一個懂得去照顧人的貼心人……
所以,我才會在一段時間以後才想起拉他上計程車的原因。

「晨,去你家吧……」

「好。」

到了他的家,還是一貫的整齊,比我租的公寓還整齊。
乾淨也安靜的地方,總能讓我想待著,不願意離開……
因為我的公寓實在不會安靜。
樓下的兩家每天交替著打麻將,一圈打完又一圈,回音大得我樓上那家也能聽到。
再加上附近的租客實在是太愛唱歌了,每晚都會有人撕破喉嚨地唱著最劲爆的新歌。
唉……這還不是最慘的,最可悲的是我跟兩個菜市場一起住。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永無寧日。

來了他的家很多次,所以我很熟悉地走進他的房間打開他的衣櫃拿出一條毛巾,攤在他的頭上幫他擦乾頭髮。
儘管他的頭髮已經接近乾了,我還是習慣性地擦著,而他只是看著我笑著……一貫的微笑。
當我將毛巾收起,晨熟悉的體溫將我包圍。
我知道他想要說甚麼,我也知道如果我回頭只會再傷他一次。
他應該清楚我甚麼都不會回答他,所以才會這樣地讓周圍安靜著。

「小冰,庭說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知道嗎?」

「如果我們兩個人一定會有人不開心,就請你做快樂的那一個。」

很多事情,我除了說抱歉和對不起以外,我不知道該說甚麼才會更加適當。
最終的結果,是我太累睡著了……
我想這一點晨應該不會太意外,所以,後頭他說的任何事情在我睡醒起來的時候,他也會忘得一乾二淨。
醒來習慣他在身邊,因為常常做報告做得太晚就攤在他的書桌上睡著,最後都會在他的床上醒來。
而他,一定是在我身邊像守護者那樣睡著。這一次也是一樣。

對於他,大概沒有女生會對他不動心。
負責任,又熱心,對朋友又好,又專一,實在是沒有甚麼可以挑的。
這麼好的一個人,為甚麼會因為我變得這麼可憐?
他身邊的人大概會恨死我吧……就像小庭一樣。
我看著他的傷口因為接近我而變得很深,我卻沒有辦法讓我造成的傷口癒合。
愛一個人,愛一個不知道怎麼愛的人,晨,你就這麼願意繼續讓我傷害下去?

再把他看清楚一點,他的臉好想好紅。
輕輕地摸他的額頭,是啊……是比平常的體溫高了……
那,那就是他生病了!?
糟糕,跟他在一起的時間,都只有我生病,他可沒病過的。
從來都不懂的怎麼照顧病人……是不是要找醫生來看看呢?
我突然間地慌了,腦子裡拼命想上次生病的時候,晨是怎麼照顧我的?
照著他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記起的事情,我先找了廚房看有沒有退燒的藥。
幸好晨一向都是這麼整潔的人,所以要好容易就找到了,然後再倒一杯溫水……
走到了床邊,我突然愣住了,該怎麼叫他起床吃藥?
輕輕地拍打他的肩膀,輕輕地叫他,這個程序做了很久,可是他都沒有醒過來。

「是不是該那一盆水潑醒他呢?」我喃喃地說著。

「小冰,我可是生病的人,你就不能對我再仁慈一點嗎?」

他笑著。很微弱地笑著,然後起身拿過了藥跟水,把藥吞了,然後就躺下了。

「要看醫生嗎?」我問著。

「小事,沒關係的。」

「那你好好休息。」

說完,我拿著杯子到廚房,看了看時鐘上的時間,算準了下次吃藥的時間,調了鬧鐘以後我就在客廳待著。
之前我生病的時候,晨也是這樣吧……在客廳裡等著我吃藥的時間,都是早了一個小時來煮熱水,要不我就沒有溫水可以送服。
他就是這樣細心貼心的一個人,所以為了不讓我為難,他才會避開我。
這次小庭說的話,大概也會被他勸服,而讓我跟小庭做回昔日的朋友。
但是,很多事情不能從來,就如我對他的傷害,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怎麼去彌補。
或許……他一直都不介意,一直都告訴我只要我快樂……
但,如果我的快樂是因為你還我的自由,而如果我的自由造成了你的不快樂,世界上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讓我們都快樂?

晨,你教會我很多事情,現在你教會我怎麼照顧別人,以後當你教會我如何愛……
而我,卻始終沒愛上你,那你會怎麼辦?
還是就像你在睡夢裡一直叫我不要擔心,不要怕一樣,我可以高枕無憂地待在你身邊,但以不是你愛人的身分?
在確定他高燒退了不會在發燒了以後,我回去自己的公寓了。
這一次回去,就算兩個菜市場並沒有打烊,確是鴉雀無聲的安靜。
我沒有做錯甚麼,晨,這是你對我說的。

【愛情裡面,因為沒有對錯,所以就算我再錯,都沒有人告訴我,這樣是錯的。】

==========================================================================

初次發表,請多指教.
這個故事在2005年12月開始的.
第六集是最新更新,我的筆名是小洛,在小說村也有發表這篇故事.
若更新,將會同部更新.


小洛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愛,怎麼愛?

(7)
那一天以後,我就真的開始見不到晨。
他大概真的躲著我了……但,其實沒面目見人的應該是我吧……
小庭到現在為止,沒有對我說過任何一句話。
突然慶幸自己當時沒答應跟她同住一個屋簷下,家裡的兩個菜市場都是懂我的人。
就算不懂,他們也會用理解,總不會這樣子對我。
或許晨對他們的重要性沒有小庭這麼強,唉,總之,友情的事或許該順其自然一些。
反正,想走的我留不得,想留的我趕不得,就讓一切留下痕跡,就算是傷痕,我也不在乎了。
因為……不論怎麼樣,都是我傷人在先……也怪不得人了。

「小冰,不吃飯嗎?」昕儀站在大門口問著。

昕儀跟若渝就是我家兩個菜市場,晚餐我們大多會一起吃飯。
三個人就這樣走到附近的檔口吃飯,街邊的食物其實都比較適合我們這些學生的口味。
畢竟價格廉宜已經是一個大賣點,而且又舒服自在。
可惜就可惜在……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我的詩冰小姐!你上次丟下人家就這樣不管啦?不會心疼嗎?不擔心我嗎?」他說著。

一個大男人說出這樣的話,我實在只能傻眼。
我咬著我的炸雞腿,抬頭看了看他,低頭又扒了一口飯進嘴巴,咀嚼一番以後……
我才願意把我的炸雞腿放下,將醫肚子的大事擱下,看著他……

「先生,你要先搞清出一點,我不認識你耶!我還關心你的頭咧!」

我說過,我是很容易發火的人,我火起來可沒管斯不斯文了。
就像晨說的,一旦發火就是一個刁蠻任性粗暴蠻橫的人了。
雖然這句話我現在還願意默認,當時的我可沒這麼溫馴,直接就把他海扁一頓了。

「果然不該讓你太接近昕儀,兩個都是暴力一派的。」晨那時候笑著這麼說,我只是左看右看希望不會看到昕儀經過。

那個不速之客還是一臉笑瞇瞇地看著我。
幸好,我是在吃飯,絕對不會浪費我手上的一點食物,要不然,我絕對會把飯直接蓋在他的臉上。
所以,我很淡定地繼續低頭吃飯,他也沒有做甚麼,就只是站著。
這個傢伙實在很厲害挑時間過來的,因為他來的時候剛好昕儀跟若渝離開了位子。
唉,為了我的耳朵不會在他們回來的時候被八卦問題轟炸,我很勉強地又抬起頭……

「你到底想怎樣?」我問他。

「想跟你做朋友啊!不!哈哈,我想做你男朋友。」他說得很認真,我差點沒把飯噴出來。

「你不要亂說了,留下你的名字,就給我滾!免得下次我見到你沒名沒姓不知道怎麼開罵。」說完,我拿起杯子喝起了水。

「呵呵,你還真的是很特別,我決定的事情不會改變。我叫楊翌夜,可別忘了!」

然後,他大笑地走開了。
我心中吁了一口氣,幸好昕儀他們沒看到這傢伙,要不然我整個晚上肯定不用睡了。
順利地吃完了飯,我們滿足地回家。
路上,昕儀突然提出了一件事情,就是我們的房租要起了。

「啊?不會吧?」我嚷著。

「是真的,今天早上房東打來說的。聽說是因為學校的宿舍大裝修,趕出了一大批人,現在爭著租這裡的屋子呢!」昕儀很無奈地說。

「我很窮,我很窮,我很窮……」若渝只是欲哭無淚地重複這句話,我想她大概鬧窮風鬧很久了。

「似乎真的沒有辦法了。」我搖了搖頭。

「傢伙!你想的跟我想的一樣嗎?」

昕儀突然眼睛一亮,看著我這麼說。
同一個時候,若渝的可憐眼神也向我看著……

「還有甚麼辦法?不就是把多出來的房間租出去!」

「我也是這麼想。」

之前的屋租是因為三個人平分起來還算合理,而且便宜。
在找不到親朋好友進來一起住的情況下,我們也就三個人輕鬆地住著。
多出來的房間就變成了雜物房,存放著一些舊報紙之類的東西。
看來最近就要張貼告示了,要不新屋友再不進來,我們這裡可是會有三個人喝西北風的了。
結果當天晚上,三個人就開始圍在餐桌上寫告示的內容。

「雜物房一間出租!」若渝突然瘋了,大概是晚上被這件事拖住了,又要鬧窮的關係。

「瘋啦!?怎麼能這麼說?」昕儀皺著眉說。「應該是環境優雅,風水甚佳,有一廂房出租。」

「……」我看是兩個人都瘋了。

「為甚麼不寫啊?小冰?」昕儀扥著下巴看著我說。

「你說呢?你以為我們是客棧啊?」

「呵呵,比較吸引人不是嗎?」

「……」

默默地我寫下她剛剛所說的話,因為看到有殺意的眼神,我是會妥協的。
隔天,我們把告示貼在學校的告示板上,希望有人解救我們的貧窮,然後也在同一天把雜物全部搬空。
因為這個房間必須是環境優雅,風水佳的寶地。
過了幾天,陸陸續續都有人來看……
而我也沒有想到這麼快就租出去了,是昕儀做主租出去的。
其實,我跟若渝都沒有甚麼關係,租給誰都是一樣的,所以決定權就交給了昕儀。
然後聽著昕儀說著那個以後會是我們生活裡面的其中一個人,不管那個人會攪亂或是平靜地在我們的生活裡頭存活。
而,這輩子我跟若渝最誇張的反應就是當我們聽到那個人竟然是一個男生的那一刻,我們的眼珠子大概都快掉出來了……

「你你你……怎麼會租給男生?」我第一個反應過來,而若渝還在暈眩當中。

「有甚麼大不了的?呵呵,那個人不錯啊!」昕儀無視我們的驚訝,這麼不在意地說著。

「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我用很懷疑的眼神看著她。

「嗯……應該不是,我不太喜歡小弟弟。」

「那,是為甚麼?」若渝醒了的第一句話。

「呵呵,因為他是第一個說我們的告示有創意的人啊!而且他還特別稱讚了我說的那句環境優雅,風水甚佳喔!」昕儀興奮地說著。

當時我跟若渝直接陷入半昏迷。
後來的幾天,我剛好因為社團的活動沒有留在公寓,而聽說那個男生是在那幾天就會搬進來。
幾天的社團活動差點沒把我整死了,又是一大堆的狀況,而我們又帶著一大堆的學生出校外活動。
第一次辦這樣子的活動,玩得盡興的倒是他們,我們這些委員都快要瘋了。
幸好,大家都算合作,最後燒烤會也算是圓滿結束……
回到公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拖著很累很散的身體,背著幾天的臭衣服……

「傢伙們!我回來了!」我無力地說著……可是沒有人理我。

「我回來了喔!」我邊走邊說了多一遍。

「你說甚麼!?」昕儀的聲音高分貝地從陽台那裡傳過來。

「我說我回來了!」「我說!你的……」

在我說話的同時,有另一個聲音,而那個聲音是把男聲。
我才知道原來昕儀不是跟我說話,可是又沒聽清楚那句話是甚麼……
由於聽起來好像吵架,我放下背包好奇地過去看看。
不看還好,一看就看到了不該看的人。
那個叫楊翌夜的人……

「你有種就再說一遍!」昕儀的眼睛都在冒火了,我看了冷汗直流,那個傢伙還很瀟灑地想開口再說一遍。

「我都說了這麼多次,你怎麼聽不懂啊?」

「我說,你們的內在美掛滿了陽台這樣很煞風景啦!而且都掛滿了,我的衣服也沒地方掛啦!」

「……」昕儀開始沉默,我知道這已經是極限了。

「瞎說甚麼,不會沒地方的,我們還有一個小陽台,你就曬那裡吧!沒人跟你爭!。」我急忙拉住那個白癡,站在中間打圓場。

大概是楊翌夜看到我也很驚奇,所以也就很爽快地答應。
我才慢慢地把這個白癡帶離即將爆發的火山口……

「怎麼會是你!?」我們兩個人同時開口說了同一句話。

「哈哈哈,我們很有緣啊!注定了我是你的未來了!」他大笑著。我白了他一眼,沒接話。

「你剛回來就救了我,我想以身相許來報答你。」他突然靠近我這麼說,害我嚇了一跳往後跨了一步。

「哈哈哈,你真的好可愛啊!這麼容易就臉紅?」

我瞪了他一眼,把他推開,把我的背包背回房裡……
關門之前,他還站在我房門口笑著。

「我嚴重警告你,不准進來一步!」我認真地說著。

但他的回答卻出乎我預料……

「哪裡我都不想進,我只想走進你心裡。」他收起笑容這麼說著……

【我甚麼地方都不會讓你進,包括心裡。】

==================================================================
呵呵, 希望大家喜歡了.
這是半夜寫出來的, 但網路太慢, 就沒有在昨晚發表.
後期大概會比較遲更新, 因為快考試了.^^"

小洛上
2006/03/26
11:35AM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愛,怎麼愛?

(8)

就在晨一直避開我開始,我更加確信對於他,我真的只是習慣。
所以我會不習慣經過學校食堂的時候,再也看不到他的蹤影,在他每次吃飯的那一個時候。
所以我會不習慣不再去圖書館之後的到處閑蕩……
所以,我更加地不習慣,那上課下課之間的時間空隙,我們不會遇見對方。
今天……終於無意地撞上了。

「你……還好吧?」晨這麼說著。

聽了,我突然間不知道該說甚麼……兩個人沉默了一段時間。
我才開口說……還好。心裡卻接著說了,只是有點不習慣……

「哇!」

楊翌夜突然在我身後大叫了一聲,我也嚇了一跳跟著哇了一聲。
然後?其實我只會做一件事,那就是打人。

「你皮癢啊?」我邊打邊說著。

「哈哈,我只是看你們這麼嚴肅,進來搞一搞氣氛嘛!」他笑著說,卻沒有忘記還我手。

「還真的很好意思這麼說喔?」

「是啊是啊……詩冰啊……」他突然撒嬌似的叫著我的名字,害我冷了一下。

「不要跟我裝熟!」我瞪著他說。

「咦?不要這麼兇對人家嘛……」

邊說他還邊靠過來,我很快地躲到晨的身後。
那一個小瞬間,我看見晨的臉色全變了……
難道他跟楊翌夜是認識的嗎?而且還有點像仇家,要不晨應該不會給他這樣的臉色。
頓時,楊翌夜也安靜了下來……我看著這樣的場面,也不曉得該怎麼辦……
就在這個時候,若渝走了過來,看著我就問……

「小冰……餓不餓?餓不餓?」她問的語氣就像快斷氣的人似的。

「餓了!我們去吃飯啊!晨,再見。」

我看到有機會落跑,馬上推說餓。
正想踏出一步的時候……那個煩人的聲音又響起。

「詩冰!你沒跟我說再見!」

「好啦好啦!再見再見!」我很敷衍地說,馬上就拉著若渝走人。

「呼……終於逃開了。」

到了外頭一間餐館,坐下後我這麼說著。
若渝卻是一頭霧水,大概是餓昏了,所以也沒有多問我甚麼。
呵呵,這樣拿她來過橋似乎不是很好,可是她又不會注意到……
所以我就很放心地吃飯。
怎知道,其實她也跟昕儀很像,就算我甚麼都沒有說,她卻甚麼都知道了。
如果說這是女人的第六感的話,我會開始懷疑自己沒有這樣的能力……

「小冰,你避得了這一次,未必躲得過下一次喔!」若渝吃完飯後精神奕奕地說著。

「……」

這個道理我又不是不知道,問題在於……我其實在避甚麼?
避我遇上晨這麼尷尬的場面?可是,楊翌夜的出現已經解決了這樣的尷尬……
那又是甚麼?我不懂了。

「不知道自己避著甚麼嗎?」若渝又開口了。

「嗯,可以這麼說。」既然她甚麼都知道了,大概也沒有必要隱瞞。

「呵呵,剛分手的男友遇上你的追求者,這樣的場面如果不尷尬就奇怪了。尤其是提出分手的是你。」

「嗯……或許吧。」我想了想,這麼說大概也對。

「重點大概是,新的追求者似乎跟你很熟……」

說到這裡,若渝已經開始亂笑了。
我只能嘆了嘆氣,叫招待來收錢,然後拉著這個救過我的瘋婆子回學校。
上玩了一堂課,又是社團的會議……
自從跟晨分手了以後,我其實就不太想參與社團的事情。
因為這個社長不是別人,就是小庭。
在裡面,我的職位一點都不高,只是一個小委員。
有時候……遇到那些只會用嘴巴說不做事的人當活動的主席,我的工作往往都會更多,因為必須幫她們撐著整個活動。
畢竟,社團是小庭的,我不希望活動的失敗影響她的名聲。
可惜……就算到現在,她始終不願意理會我。

「唉!又是一個人都沒有的會議。」

我看著空的會議室,都不曉得該不該等下去。
正想離開的時候,又讓我看到楊翌夜很興奮地走過來。

「詩冰!我們好有緣分啊!」

「……你怎麼會在這裡?」

「沒甚麼,到處逛逛就走到這裡了啊!所以說我們是不是很有緣分呢?」

「……隨你怎麼說都好。」上完課已經累死了,我也沒有精神跟他爭論緣分的問題。

「哈哈,你現在是在等著開會嗎?」

「可以這麼說。」

「可是沒人啊!」

「我知道。」

「我說會議室裡面沒有人哦!」他又重複多一遍。

「我知道。」

「那你要不要跟我回家?坐我機車回家。」

「……」我沉默地看了看他。

「有兩頂安全帽啦!不用怕!而且我會慢慢騎的。」

他說完就拉著我的手想走,然後我就聽到熟悉的三姑六婆的喧鬧聲。
這些人就是我所謂的只會說不會做的人,而且非常愛說人家的是非。
所以,這一次給他們看到楊翌夜拉著我的手,還不大作文章才奇怪!

「哎喲!怎麼會是詩冰啊?你還真有本事,剛甩了一個晨,又釣了一個!」

說這句話的人叫做惠莉,我平時就懶得理她的刺人話語,因為小庭在的關係。
這一次,說得這麼難聽,我忍的話,我就不叫詩冰!

「呵呵,總好過你嘴巴臭沒人要!開會人都少!」

「你……」她沒想過我會回嘴,一時之間也沒有辦法說話。

「欸欸!你千萬不要開口!等我走了再說!我怕我會把我的午餐吐出來,剛剛你說一句話已經讓我反胃了。」楊翌夜很開心地又頂了她一句。

「還有啊!下次我會記得介紹你很好的漱口水的!」我拉著楊翌夜邊走邊大聲地這麼說……

心情很舒暢地走開,之前的氣都消了。
轉頭看了看楊翌夜……他那一句話也真的加得很順口。

「詩冰,我的機車在左邊不是右邊。」

「喔……」

在我很敷衍地答了他一句話後,我才發覺走在我前面帶路的他還拖著我的手。
我很急忙地把手抽回來,他似乎楞了楞才反應過來,而他的反應絕對讓我嚴重炸到。
不!是已經讓我無言以對了。

「欸?我以為你已經決定當我女朋友了,為甚麼還把手收回去?」

「你想太多了,我這樣跟順手牽羊沒有甚麼兩樣,就只是因為順手而已。」我很快地為自己辯護。

「嗯……那你再順手牽我多一次。」

說完,他就把手向我伸過來。
呵呵,我說過因為昕儀的薰染我也有暴力傾向了,所以我狠狠地給他打了下去。
他亂叫了一聲,然後就用一副很不爽的眼睛看著我……
再一個然後,他就自己牽起了我的手,大步地往他的機車方向走去。
沒兩步,我就甩開他的手,他會停下回頭又拉起我的手繼續走……這樣的程序一直重複著。
當我終於覺得持續這樣玩下去實在是一件令我很不爽的事情,我在甩開他的手的時候,馬上就往回頭路走。
這意味著我不想搭順風車回去了,他似乎應該知道這一點。
所以,很快地他就擋在我的面前……他正想開口說話……我就聽到晨的聲音了。
看來真的像若渝說的,未必躲得過的下一次發生了。

「小冰,怎麼了?」晨的話是對我說,可是他似乎比較在意楊翌夜的存在。所以他的眼神並不是向著我。

「沒甚麼。」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瞪了眼前的楊翌夜一眼。

「你能順手牽羊,我牽只……牽只……」

那家伙竟然用只這個數量詞,可想而知他要說甚麼動物了……所以我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呵呵,你說話最好清楚一點!」我笑著說,手已經開始不聽話地暴力起來。

「沒有啦!詩冰相信我,我沒有打從心地覺得你是一只可愛的小豬,真的沒有。」

「現在你要我相信是很難的,因為你已經全部說出來了!」

在我開始想追著跑路的楊翌夜的時候,晨拉住了我。
就像以前那樣……輕輕地點了我的鼻頭……我傻著看著他……

「走吧!我送你回去,可愛的小懶豬。」晨微笑著說……

對於他的微笑,我永遠都只會楞著……
微笑著的他,永遠給我一種感覺,一種面對著溫暖的太陽的感覺……
所以,即使他這樣的稱呼我,我卻沒有辦法想打人。
楊翌夜就不同,他就是欠打!
所以,就在他跑回來嚷著我對晨比較好,而且還撒著嬌似的說我偏心的時候……我一路追著他打過去……
追到他的機車旁邊,他停了下來,氣喘喘地……他說……

「我把我可愛的小豬搶回來了……」

我看著喘氣的他楞著,一句話都沒有辦法說。
因為我正不受控制地暴走中……

【楊翌夜,你真的很欠打!】
==============================
呵呵,我個人很喜歡楊翌夜這個人,希望大家不會對這樣怪的男生太反感.
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女主角蠻白痴兼遲鈍,也希望大家體諒一下這個不懂愛的人.
總之,一句話,希望大家喜歡!

小洛
2006/04/09
12:45AM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愛,怎麼愛?

(9)

最終還是跟他一起回去了,站在門口,正要幫我開門的昕儀突然間把門又關了回去。
我傻了傻,是楊翌夜掏出鑰匙開門的。
走了進去……馬上就被昕儀拉到浴室,我還以為發生了甚麼事。
結果……她只是說……

「快!消毒!都不明白你怎麼會跟這傢伙一起回來。不小心一起搭到電梯,對吧?」昕儀這麼說著。

「呵呵,是啊是啊……」

我除了陪笑著這麼說,難道我還要說我是坐他的順風車回來的嗎?
這樣我大概會馬上被全身潑水,加上很多很多的消毒藥水,浸上一天半天。
竟然會是這麼敵對的兩個人,真的只是讓我覺得蠻好玩的,無聊的時候看他們吵一吵是不錯的。
只要不會把我牽扯進去就好……我真心地祈禱著。
洗好了澡,回到房間,看到手機上有未接電話的顯示。
是小庭打來的,正當我想著該不該打回去的時候,她正巧打來了。

「喂。」

「為甚麼沒有去開會?」小庭一開口就是這麼問。

「沒有理由。」對於她,我已經不想解釋甚麼了,反正那群無所事事的傢伙一定說了更多。

「還有!你跟那個男生也太接近了吧!」我想這才是她打來的主要目的吧……「拜託你至少顧一下其他人的感受!」

「就這樣吧?我掛電話了。」我說著,然後也沒等她說甚麼就掛斷了,也把手機關了。

她是要我顧一顧晨的感受吧……
呵呵,如果我真的這麼會照顧人的感受的話,或許我現在還在莫名其妙地跟晨在交往。
漸漸的,我已經不明白她在生甚麼氣了,所以,也開始懶得理會。
但,我卻開始奇怪,為甚麼今天我會這麼容易被楊翌夜帶走?
晨當時是真的會很難受嗎?我不懂……真的不懂……

這就是愛我的人才會忍受不了的事嗎?我甚麼都不懂。
可是,那些說愛我的人,卻拼命地想證明自己愛我,很愛我。
就像晨想把一切的快樂留給我,然後每天都躲著我……
就像楊翌夜說想當我的男朋友,就每天每天,有事沒事都來煩我。
然後我就糊塗了,這是甚麼東西啊?
所以,逐漸的……我開始更抗拒愛情這種我搞不懂的東西。

「小冰。」

這樣的發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昕儀叫了我一聲,我才看到門口站著的她。
她意思意思地敲了敲門,走了進來。

「怎麼這麼有空發呆?」她這麼問,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答。

「沒甚麼,只是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電話。」

「絲庭打來的?」

「你怎麼知道!?」我瞪大眼睛問著。

「哦……沒甚麼,只是你在洗澡的時候,她打來的時候看到了電話顯示。就想過後那一通大概也還是她吧!」

「喔喔……」我漫不經心地回答著。

「沒事跟我商量嗎?」

「有,但不懂如何說。」

「是嗎?嗯,那你想到該怎麼說的時候,才說吧!」昕儀說完,站起了身……

「昕儀!」在她走到門口的時候,我叫了她一聲。她回過了頭。「謝謝你。」

「不用客氣,請我吃頓飯就好了!」

「喂……」

「別忘了我是百忙之中抽空來看看你的……」

「……」

這個傢伙就是這麼善於觀察的人,她看到的是人的心情。
總是能夠讓人全無設防地說出自己現在的心情確實如她所猜測般……
所以我老是擔心某一天我會失去意識地告訴她我的提款卡密碼。
但,最終我沒請她吃飯,她卻把我心裡的事暫時的解放了……
因為她的關係,所以我似乎就這樣忘了我之前發呆的根源。
這幾天都在忙碌地籌備著明天的旅遊,那是去一個著名的海島,那裡的珊瑚很多也很漂亮。
去那裡或許能夠讓自己的心情也開朗起來吧……我這麼想著。

雖說是明天開始的旅程,但出發時間其實是今天晚上,做執委的我跟靖雯還有其他四個會員全都忙個半死,只有那幾個沒事做的所謂主席跟幾個擦鞋子的跟班繼續的無所事事。
就算小庭在,可惜他們的表面功夫太厲害,不會讓小庭看出甚麼,所以,我們也不願意多說。總不能在這麼多參加者面前內鬨吧……
上了車,就這樣坐著坐了十個小時,到達的時候是很好的早晨……
那個地方瀰漫著咸咸的味道,清脆的海浪聲,我踩著的也不再是水泥灰做出來的地,也不是泥土,是沙,細細白白的沙子……
這麼遼闊的天空,如果不是在這裡,大概是看不到的吧……
城市裡,抬頭看到的都是高樓大廈,甚麼時候讓我看到潔白的雲,蔚藍的天空?
難怪活在裡頭總是覺得鬱悶……能夠出來玩真的是太爽了!
可惜,我們始終是舉行活動的人,必須照顧三十個參加者。
而沒事做的主席又特別喜歡差遣我……要我拿這個拿那個的。

我看著兩大包的零食,不曉得應該怎麼拿……
但,儘管是勉強的,我還是拿了。
在回去的路上經過一段很多礁石的路,因為東西太重的關係,我滑了一下,就跌倒了。
東西是沒有散出來,但我的右腳膝蓋的皮大概像已經中了很多散彈似的傷痕累累了……
碰觸到的,摩擦到的是沙子跟石頭,痛到我根本不想把右腳膝蓋抬起來。

「詩冰!沒事吧?」

「你?怎麼會在這裡?」

「別說這麼多啦!我背你回去。」他把我扶了起來,我覺得我的右腳已經痛到麻木了。

是楊翌夜……他怎麼會來到這裡?
我還是想不通,但也確實上了他的背……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又問。

「來玩。」

「……」

既然他不想說,我也很夠意思的不想問了。
海風之前都讓我覺得很舒服,但這次卻完全不是,傷口一吹到風就好痛……
雖然我已經忍住不出聲,但似乎楊翌夜還是知道著,所以儘量的,他都找到逆風的方向走著。

「詩冰,原來你不重耶!」

「喂!」甚麼叫做原來……這兩個字沒有必要出現吧……我這麼想著。

「哈哈哈,反而是這兩袋東西好重。」他頓了頓,用生氣的語氣繼續說,「這些,怎麼能叫一個女生拿呢!太過分了。」

我無話可說,只是這麼聽著。
到了靠近我們租的旅館附近的餐廳小屋,那個沒用的主席惠莉跟她那一群跟班都在,還有……小庭。

「這兩袋東西就是要交給她們的。」我對楊翌夜這麼說著。

「嗯。」

他走到她們面前,放下了東西回頭就要走。
小庭突然叫住了我……那時我想從他背上下來,他卻不肯放手。

「這樣就算了嗎?你做事情就只做一半嗎?」小庭這麼埋怨著。

「你想要一個受傷的人怎樣?拿著這些零食流著血一間一間房去派嗎?」在我還沒有開口,楊翌夜就已經很不客氣地這麼說了。

「再說!你放著這些無所事事的人都不用,確實是當我的詩冰是個很好差使的人嗎!」

「觀察力這麼差,你是怎麼當社長的!」

說這些話的時候,他仍然是背對著小庭的,而我只能夠聽著。
說完了,他就離開了。
第一件事,就是幫我洗掉那些沙石……還有血。
原來流了這麼多血,傷口難道很深嗎?我看著被清水清洗著的傷口這麼想。
然後,他就拿了很多紙巾,幫我擦干那些水……
這些事情……對我來說是很殘酷的痛……所以我一痛就打了那傢伙的手臂……

「痛!」

「你忍著點!你再打我,我的手臂就廢掉了!」

看他還在冒著汗,我也就咬咬牙忍住了。
但,右手還是緊緊地抓住他的衣袖……
然後左手順手拿了桌上的紙巾,正想幫他擦擦汗的時候,我看到晨也向我走了過來。
他竟然也在這裡,這是怎麼回事?

「小冰,怎麼了?沒事吧?」

「還好……」我才說還好,那傢伙又動到我的痛處了。「痛!你就不能斯文一點嗎?」我對楊翌夜說。

「小庭叫我拿藥箱來的。我幫你消毒。」

晨就這樣代替了楊翌夜的位子,熟練地運用這藥箱裡的工具。
消毒,上藥,然後包繃帶……還是一貫紅十字會的社長的作風。

「詩冰,痛要說出來,不要忍著。」楊翌夜開口說。

「我不痛啊!而且剛剛是誰叫我忍著點的?」我白了他一眼說。

「好了!別沾到水哦!」晨收拾著所有的工具,跟剩下的繃帶。

「嗯,謝謝你。」我才說完,我就被楊翌夜抱了起來,然後他頭也不回地對晨說,「那我們走了!」

他一直抱著我回到旅館,到了我的房間,才把我放在床上。
他也坐在我旁邊,在我還來不及問他怎麼了,他突然抱住我。
最自然不過的反應,我馬上推開他,他看著我……一字一句說著……

「詩冰,我在吃醋。怎麼辦?」


【吃醋,是不是也是太愛對方的一種表示?】

============================================================
呵呵,似乎在考試的時候,我寫故事的次數更多了.
看來寫故事果然是我抒發壓力的方式......
希望這集雖然是在半夜寫的,雖然是在我最壓力的時期寫的,也希望不會讓大家太失望.
感謝一路支持我的朋友.


小洛
2006/04/14
04:43 AM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愛,怎麼愛?

10

「詩冰,我在吃醋。怎麼辦?」

楊翌夜認真地看著我說。
我卻沒有辦法回答,我跟晨的初戀(還不曉得算不算。)就算再多女孩子圍著他,我也沒有甚麼奇怪的感覺。
反正,他就是這麼受歡迎的人,我反而有點樂得輕鬆的感覺……

「你問我?我問誰啊?」我反而更想問你吃醋的感覺呢!我心裡這麼說。

「我是因為你才吃醋的耶!你就不能……」他又向我湊了過來……「平伏一下人家的心情嗎?」

我感覺到我的臉熱呼呼的,那個熱度大概像剛剛出爐的包子。
我當時依然只有一個反應,那就是……對著他說……

「你給我滾出去!」

就算我的腳傷了,我還是狠狠地把這個不正經的傢伙趕出門外。
關上門,聽到的只是他的狂笑,還有一句又一句的……我的詩冰臉紅的時候好可愛!
過了不久,同一個房間的靖雯回來了。

「還沒睡?」

「嗯……」我躺在床上,確實沒睡。

「那,你還能走動嗎?」靖雯這麼一問,我就坐了起來。

「甚麼事?」

「外面。」她指著門口這麼說。

不會是楊翌夜吧……我這麼想著。
但,還是一跳一跳地去開門,門一打開,我還沒嚇到,就先被晨嚇到了。

「小冰,嚇到你了?」

「呵呵,還好還好……」我拍拍胸口,呼了口氣這麼說著。「你……在這裡等很久了嗎?」

「也不是,呃……那個,你的腳……還好嗎?」

「嗯,還好,沒斷沒斷。」

「……」然後,兩個人就在這麼奇怪的氣氛下沉默了。

「那個……小冰,我……」我等著先開口的晨把話說完,結果他吞吞吐吐了一陣才說,「我想你也累了,我先走了,晚安。」

「喔,晚安。」

說完,就關上了門,我似乎確實地累了。
心靈上,確實地累了。
這樣的氣氛要持續到甚麼時候?
好像兩個人都做錯了甚麼事的感覺,真的很令人不舒服。
晨大概也很矛盾吧,說了不再在我面前出現,但又想看看受傷的我。
或許,應該叫他停止躲著我了吧……
或許……應該讓他知道,他這麼做,我也是沒有辦法快樂。

「小冰,沒事吧?」同房的靖雯擔心的口氣問著,我搖了搖頭,對她笑著。

「小冰,有件事我想告訴你。」靖雯有點猶豫。

「甚麼事?你說吧!我沒關係的。」我猜大概是社團的事情吧……

「嗯,她們在小庭面前說了關於你很不好的話,或許……你應該解釋解釋。」

「靖雯,謝謝你告訴我。但,我想,沒有必要吧……」我頓了頓,繼續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跟想法,她們覺得我的行徑有問題的話,我也沒有辦法否認甚麼。」

「你難道不在乎小庭怎麼想嗎?」靖雯的語氣突然變得激動。

「不!我在乎的。但,我說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的,所以,我覺得這些是非小庭自己會判斷。」

「那如果她判斷錯了呢!?」

「……」我呆了,因為靖雯會這麼說,我想,八成小庭是相信了那些是非吧……

「對不起,小冰,對不起……」靖雯眼淚就這樣嘩拉嘩拉地流著,還邊說著對不起。

「不關你的事,你不需要道歉。沒事的,沒事……」

我這麼安慰著靖雯,但心裡卻想著,或許,所謂的友情就到這裡了吧……
很相信緣分跟命運的晨大概會告訴我,緣盡了。
很能把人的個性看清楚的昕儀可能會說,這個結果也是必然的吧。
很會協調一切當和事佬的若渝應該會勸我,朋友之間沒有甚麼說不通的事情,大家談談吧!
很容易被情緒操控的靖雯就是會這樣哭著說,對不起,對不起……小冰,對不起……

呵呵,我呢?想的和說的大概會是一樣的吧……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我需要去在意,也需要我去維持,友情大概也是這樣吧!
大概只要是人的感情的一種,就算是理所當然到不行的親情,也是需要牽涉在這個關係裡頭的人去維繫的。
所以……如果沒有辦法相信我的人格的人,相處了這麼久卻始終不了解我的為人的人,也不值得我在意了吧。
一整夜,我就因為想著這些事,居然失眠了……
然後,在太陽還沒有出來的時候,我去等它了。

一個人看日出,會不會顯得很可憐?我是沒有這麼想過。
但是,一大早打開門,就看到一個這麼想的人……

「哈哈,這樣我就不可憐了。」楊翌夜這麼說著。

「你再不把我放下來,我就要踢人了!」對!沒錯!他就是一路說著一個人看日出好可憐地抱著我從旅館到沙灘。

「詩冰,好兇。」

他放我下來的時候這麼說著,但我卻沒時間跟他計較。
因為太陽出來了……很暖和的陽光……
我的腦海突然間想到了晨,他一直都是給我這樣的感覺的。
慢慢的,我需要閉上眼睛……因為陽光越來越刺眼了。

「好了!太陽看完了,詩冰,吃早餐了!」

說完,也沒問我同不同意離開,就這樣又把我抱走了。
他也是一個很細心的人吧……因為我的腳不方便,他就幫我拿吃的,來來回回走了幾次,而且似乎知道我的喜好。
這個人,是甚麼時候就見過的人嗎?無聊的我開始亂想了。
然後很快的否定,在有印象的人當中根本沒有這麼奇怪的人。
就在我亂想的時候,那一群人又出現了。

「哎唷,我們還真的是很累呢!有人還有時間發呆,還可以仗著一點點小傷不用做事,又能指使別人呢!」那個尖酸刻薄的惠莉又開始了……

「詩冰,我們可不是在說你喔!」她特地到我面前坐下來說著。

「啊!對了!飲料還在代理的車上呢!詩冰,拜託你囉!」

她把車匙丟在我的桌上就走了。
我咬了咬牙,一句話也不說,一跛一拐地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自尊果然是我丟不掉的東西……這樣的逞強,我的傷口本來還不痛,走多了跟紗布摩擦起來還真的是……

「痛死啦!」我大叫著,但絕對不是心底的宣洩!是那個笨蛋打了我的傷處。

「會痛哦?」楊翌夜這麼說著,但他卻沒有笑,這樣的表情應該算是……生氣……吧。

「……」

「那幹嘛還做這些事情?就算一定要做,為甚麼不叫我?」

「……對……對不起。」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裡是很不平衡的!

「嗯……知道錯了就好。」他拿了四分之三的飲料,只留了一點點給我拎著。「這樣,他們就不會多說甚麼了。」

他慢慢地走在我的身邊,有點感激他為我設想的,因為我走不快。
走了一陣子,雖然我已經不斷地播弄吹亂的頭髮,海風好像還是不肯放過我們,頭髮還是亂了。
但,至少我還有一只空出來的手,而他的頭髮則是亂得像草一樣……
在海風有片刻休息的時候,我伸手想幫他整理一下頭髮……

「小冰!」是晨!他來幫忙也不錯,這樣翌夜就可以減輕一點。

「晨,能幫忙嗎?」

「嗯!」

「不用了!」楊翌夜很堅持地對走過來的晨說著。

「我是來幫小冰,不是幫你。」晨一開口就讓我覺得氣氛不對了。

「我說不用了!是替詩冰說的。」楊翌夜依然很堅持,就算是我先開口叫晨幫忙的。

「那個……你就分一半給他吧!很重的。」我這麼說著。

「……」

楊翌夜不知道吃了甚麼藥,把手上全部飲料都交給了晨就離開了。
剩下我跟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尷尬地站著……回過神來才把飲料送到吃飯的地方。

「小冰,我幫你拿吃的吧……」晨說著。

「不用了,我吃過了。」那個傢伙好像都沒看到他吃……「晨!」我叫住了晨,「能不能隨意地幫我拿一些糕點?」

「糕點嗎?好。你等等。」

很快地,晨把糕點拿來了,我接過說了謝謝就起身想走。
敏感的晨大概也知道糕點不是我想吃的,但也沒多說甚麼……
我就拿著糕點小心地走路……这種走路的感覺讓我想起剛學走的孩子走路的情形。
戰戰兢兢的,又怕弄痛自己,又怕糕點因為我走路的“顛簸”掉在沙灘上。
找了很久,才在礁石堆附近找到楊翌夜。

「喂!」

「我不叫喂!」他坐在那裡一眼也沒看我就這樣說。

「……」

我呆站在礁石堆前面,不知道該怎麼爬上去……
上次在這裡吃了虧,再跌一跤大概會更慘吧……
但,我也說過了,自尊似乎是我無法捨棄的東西,就算是很勉強,我還是慢慢地爬著。
就在腳滑了一下的時候,他拉住我了。

「別做這種麻煩人家的事!」他邊拉我上去邊說著。我只是對他吐了舌頭,做個鬼臉。

「你才麻煩呢!知道我找你多久了嗎?」我埋怨著,然後把糕點遞給他,「還沒吃吧?」

「嗯。」

他接過去,就笑著開始吃了。
然後一直只是吃著,沒多說話,大概就像餓壞了的狗狗……
頭髮,還是這麼亂……不自覺地,我伸手幫他整理著頭髮。
海風吹過了的頭髮還真的是有像在碰著鹽一樣的感覺,一這麼想我就笑了,笑完了才看到他盯著我看很久了。

「吃完了,謝謝。」

「嗯。」邊回答,我也把手縮回來了。因為他的眼神實在太詭異了。

「詩冰。」

「嗯?」

「我又吃醋了……」

他這麼說的時候,我的心突然緊了一下。
因為甚麼都不懂的我,依然不懂得怎麼回答……
更不懂得自己究竟做了甚麼,而影響了他的情緒……
吃醋,對他,是很不好,是會讓他不開心的感覺吧……
然而,作為成因的我,卻無法理解……
這種感覺……甚至為甚麼……

【我翻遍了愛情的辭典,卻無法從裡頭找到『吃醋』這種感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30 , Processed in 3.094376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