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peaceful

【長篇小說】 Real Online─真實幻境

[複製連結] 檢視: 5739|回覆: 24
  • 名望的勇者

    幾生幾世的相同感情

    第二十一章 式吏夥伴



    圓滾滾的身體,水汪汪的大眼睛,最引人注目的是牠那長長的白色耳朵,上面寫著一道道的黑色咒文。另外,在似腳的雙圓盤底部,右邊腳盤與左上緣耳朵與頭相連附近,有個明顯的金屬輪環,上面也同樣刻著不明的文字,套在這小傢伙的身體上。

    看著這站在小女孩身上的不明生物,羅生只有睜大著眼說不出話來的份。等到小女孩察覺到不對勁,才半似驚訝半似疑惑的問道──

    「大姊姊,妳該不會……不知道『式吏』是什麼吧?」

    「式吏……是指牠嗎?」羅生指著那小傢伙,疑惑的問。

    「是啊。怎麼?難道妳只是新手而已?可是從妳身上的裝備來看,實在是不像欸。」小女孩充滿著質疑,且那副大人般的口吻,實在是跟她那外表難以串聯。

    「呃……其實……」

    「雖然我從去年冬天就開始玩R了,但是老實說,我都只待在『初心村』裡而已。」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畢竟剛進來人間系統的玩家,的確是會先出現在初心村裡,經過一番磨練後就能依玩家意志離開初心村,到外面的世界去。像這種一直待在初心村裡井底之蛙的玩家,實在是挺難得的。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不知道『式吏』是什麼。」小女孩若有其詞的從口中唸道,並且反過來向羅生問說「那妳是為什麼會從村子裡出來呢?是有什麼原因嗎?」

    「這……也沒什麼啦,只不過是為了找一個人而已。對了!那妳可以告訴我式吏是什麼嗎?」再想到剛剛的話題之後,羅生問道。


    「喔,可以啊──就是R的跟隨系統。」

    「跟隨系統?」

    「嗯,簡單來講究是跟R裡面的特種生物訂立契約,等到訂立完成之後,自己的身上就可以看到一條淡淡的灰色圈環,也就是『紐繩』。如此一來,就能讓那些生物成為自己的跟隨,不管是什麼時候都能召喚出來,也可以算是自己的貼身夥伴。」

    「喔,原來如此,原來紐繩的本質是這個啊。那,這就是『式吏』囉?」羅生問。

    「嗯,是啊。而且所謂的式吏光是在人間就有千萬種以上,雖然說每一隻都具備著戰鬥的能力。但是,唯讀在海底城市‧海特堤斯城裡得到的式吏,才會另外具備一種獨特的能力。另外,這些式吏每一隻都會有牠們專屬的名字。像是我現在肩上的這一隻,牠的名字就叫做『花丹』。」當小女孩撇過頭看著牠後,那小傢伙興奮的跳了一下。

    「喔,這樣喔……可是,為什麼現在街上那麼多人,我都沒看到有人召喚出式吏呢?」羅生問。

    「這個喔,其實一般來講不會有人無緣無故就把式吏給召喚出來的。畢竟他們有大有小,而且要是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把牠們叫出來,牠們可是會生氣的喔。」小女孩笑著回答。

    「這樣喔……」對於小女孩剛剛講的這番話,羅生似乎感到有些茫然。不過,現在想想,從來到這座海底城市一直到現在,自己都只顧著跑來跑去而已,無暇欣賞週遭的景色。於是,羅生就決定放眼望去,抬頭一看,才發現──

    「這、這是……」


    與海水相隔城市的透明玻璃,就像是一座海中的巨蛋一樣。四周的高科技建築物,不知為何都以圓環的軌跡朝市中心排列著。但是,這些都不足為奇,最重要的是就在那些建築物的中央曾上端外側,居然有數不盡的河流在空中交錯流動著。

    彎曲的軌道,在窗與窗之間互相連接。有些會出現在地表,有些則連至大廈的屋頂上頭。而且,在那些流水上,還不時能看到小船的身影,簡直就像是一個四面八方的區域交通網一樣。另外,所有水流的盡頭,都會在一個定點相會,那就是這巨蛋的最頂端,一個巨大的球體,同時還會發出強烈的光芒,宛如是這座海底城市的太陽一樣,十分耀眼。


    「對了,大姊姊……」

    此時,正當羅生彎著頭看的正起勁時,小女孩突然開口了。

    「妳剛剛不是說在找人嗎?或許我可以幫忙喔。」

    「幫、幫忙,妳是說真的嗎?」在聽到小女孩講的這番話後,羅生趕緊回過神來,且顯得十分激動。畢竟當初之所以會參加那個活動,就是為了要找到那個人。

    「是啊,因為『花丹』的能力就是『尋人』。只要用手碰觸她身上的那個金屬輪環,就能將腦海裡對於要找的人的印象傳達給牠。緊接著,再藉由牠那長長的耳朵,來找尋對方的下落。剛剛,我就是用這個方法才找到大姊姊妳的。」

    於是,在小女孩把話講完之後,花丹就跳到了羅生的肩上。當羅生用手碰觸那個輪環後,輪環上刻著的文字居然發出了強烈的光。而且,花丹在那之後就閉上了眼睛,等到耳朵上的文字也跟著發出光之後,眼睛就突然爭的很大,連貼著臉頰的雙耳也突然豎立起來,難不成這就是──找到的訊號?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勇者

    幾生幾世的相同感情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流水中的再會



    「哎呀……」
    「真是急性子……」

    見羅生逐漸跑遠的背影,小女孩只有無奈地從後觀望的份。在式吏花丹將尋人的結果以思考模式直接在腦袋中做提示之後,羅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身奔去了。

    當然啦,在最後一刻她有以揮手做致謝。



    「唉,連名字都還沒說的說……」

    「荷弛,原來妳在這兒啊!」
    突然間,有個人叫了這女孩的名字,從遠處。隨著人潮的推移,荷弛轉過身子朝聲音來源處望去。終於,在頭與頭之間發現那個叫住她的人……

    「齋叔!」荷弛說,很驚訝。想不到,那個人居然是阿齋。

    「妳這小鬼頭,跑到哪裡去啦?我找妳好久了。」齋露出笑容,用那粗曠的手摸起荷弛的頭說道。另外,站在一旁的花丹突然開始蹦蹦跳跳的,並一鼓作氣跳到齋的頭頂,露出甜美的微笑。

    「疑?妳把這孩子叫出來啦,有什麼問題嗎?」當齋看到花丹後,帶著疑惑對著荷弛問道。

    「也沒有啦,我只是想找之前齋叔跟我說的那個叫做羅生的大姊姊啊!」突然間,之前一直像個小大人的荷弛居然在此刻露出小孩子才有的天真光芒,而且是在阿齋的面前,看來這個男人也有他厲害的一面。

    「這樣喔,那妳找到了嗎?」阿齋問。

    「找到啦,而且剛剛她才從這裡離開的……」



    「踏踏踏……」

    隨著的腳步聲的踏出,沿著漫長的大理石街道,羅生迅速的向前奔去。雖然經過三番兩次的波折,在潛海活動裡也未能實現的目標,終於在此時此刻就要實現。心中雀躍的心情,實在是無法用言語道來。

    但是,不知為何,羅生的心底卻在跑步途中冒出了幾個小問號。為什麼,我那麼想要見到他呢?

    想當初,在迷宮出口時,我對他的存在只有生氣一詞能形容。但是,後來在森林裡在X那臭傢伙想攻擊我時,他卻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並挺身而出救了我,究竟是為什麼呢?而且,好像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吧,我對他感到好奇,並且想多認識他,想多了解他……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我的心底會如此渴望?等到我見到他之後,我想要做什麼?難道是想把當時被搶走的寶物給拿回來嗎?

    不對吧……



    腦海裡漩渦,隨著跑著跑著,終於在最後一刻停了下來。但是,出現在羅生面前的,並不是那個神秘少年,而是一個巨大的懸崖瀑布,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

    「這是什麼?從花丹的提示來看,應該就在不遠處才對啊……」
    「疑?」

    當羅生伴隨著疑惑,在不知不覺中將腳伸出去的剎那,居然!流動的瀑布把腳底給吸住了!

    「怎、怎麼回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陣慘叫,因為當其中一腳被瀑布吸住之後,另外一隻腳步也不知為何的跟著被吸住了,彷彿是身體自己動作一樣。至於接下來,就連準備時間都沒有了,隨著瀑布的衝力,羅生就這樣以站著的方式,急速的沿著那個垂直面,瞬間到了懸崖下面去。

    順帶一提,其實這個瀑布旁邊是有告示牌的,但羅生似乎沒發現就是。

    『曝流步道』
    只要將身體的一部分接觸這裡的水,就能以急快的速度衝到瀑布下面。
    附註:由於瀑布的速度相當快,若時間上不趕的話建議走一般步道即可,尤其是對於小孩、老人等輩客人。



    「搞、搞什麼鬼啊!」

    「痛死人了……又不是在玩高空彈跳……」

    「雖然不會彈起來……」

    見羅生坐在鋪滿鵝卵石的地上,一手扶著腰開始一連串的自嘲性抱怨著。隨著後旁的水花聲,在經過一段時間後,羅生總算是緩緩的站了起來,當她抬起頭朝眼前看去時,才發現,終於、終於……

    熟悉的背影,那身白色法袍,還有手持的手杖。那個背對著自己,坐在河邊凝視水流波動的人,沒錯,就是他!

    羅生興奮的向前跑去,等來到他的旁邊之後,就一股腦兒的坐了下來。或許是剛剛腦海裡的整理所換來的勇氣吧,當她用手拍起他的肩膀,並對他說聲嗨後,他便從側面轉向正面看過來了。

    「我可終於找到你了!你這個仇人又是恩人的先生。」羅生笑著說。

    「仇人……恩人……」少年看著她,好像有些疑惑。從那幾乎沒變的表情,實在是看不出他究竟是感到驚訝還是不知所云。但是,沒過多久他就開起口這麼說──


    「妳……是誰啊?」他問。

    「啊?」羅生,驚訝貌。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幾生幾世的相同感情

    第二十三章 記憶



    「不記得?」

    「嗯,是啊。」

    事發後幾天,羅生和往常一樣,待在一間露天咖啡廳裡,對於眼前這個成了活生生傾訴桶的雷,無奈的抱怨道。

    「那,他是認真的嗎?還是只是在戲弄妳?」身為傾訴桶的雷,盡責的作了回應。

    「這個嗎……」
    「也不能說是戲弄啦。只不過,很不可思議罷了……」

    晃起手中的吸管,在飲料杯中冰塊的融化下,逐漸沉浸在羅生的回憶當中,旋轉擴散著……





    「你真的不記得發生什麼事了嗎?」

    走向湖邊的草地上,頓時坐了下來。只見羅生就那樣繼續的,對這名少年問道。但是,不管羅生怎麼問,他依舊沉默不語,只是藉由搖頭來做個回應。

    對於他這個舉動,羅生很快就明白了,再問下去根本就是白費工夫。但是,儘管如此,她仍不死心。過了一段時間後,羅生突然笑了。看來是想到了一個妙計吧,於是就試著繼續跟他交談。

    「那,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見少年沒有動作,羅生就繼續說道。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玩Real的啊?」看來,羅生是想藉由問一些相關的問題,來喚起少年的記憶。

    但是,對於這個問題,少年依舊沒有回答。沉默寡言能用在他身上嗎?羅生無奈的想著。

    不過,這點打擊是不會動搖羅生的執著的。只見她繼續問道,少年則是呈現有時回應,有時又沉默不語的狀態。


    「不知道。」

    「不記得了。」


    滴水穿石,打擊的海膽不斷飛來。漸漸的,羅生終於開始喪失她的那份信心,並且陷入一度想放棄的狀態。但是,就在這剎那,少年居然主動開口了。

    「老實說,我的記憶一直以來都是呈現斷斷續續的狀態。」

    「斷斷……續續……」感受到強烈的驚訝,羅生無意識的重複起少年口中的詞。至於他,則是繼續的,難得的說了下去。

    「有時候是亮的,有的時候卻是暗的。」
    「儘管自己做了什麼,卻又好像忘記一般。說不定,在過不久,我會再問妳一次妳是誰吧。」少年一臉黯然的講著,而羅生心中小小的怨氣也因為這些話而逐漸化開。

    但是,就在這剎那,少年的字句似乎觸動了羅生的心靈,一個情緒瞬間從心底湧了上來。



    扭曲的空間,夕陽西下。

    光從窗外射入,徜徉在寂靜的走廊裡。冷漠的嬉笑聲,充斥於這個空間。黑板上的雜亂圖像,則是一筆筆的刺痛著心上的傷口,越劃越深。

    如果,可以把這些都忘掉的話……



    「欸,妳沒事吧?」

    一問道,就把羅生從這股情緒中拉了出來。只見羅生一臉蒼白,失去以往的活力。

    「我,沒事……」

    感覺有點勉強,不過讓人覺得意外的是,少年居然開始關心起羅生起來。儘管本人沒有發現,等羅生終於冷靜下來後,兩人的交談就繼續下去。

    「不過,老實說也不知道為什麼。」
    「唯讀有一件事情,不管過了多久都還是那麼的清晰……」

    「什麼事情?」似乎顯得有些急促,羅生立刻問道。於是,少年表情黯淡的,輕聲說──

    「我在,找一樣東西……」



    不過,儘管很自然的羅生會問那東西是什麼,但少年的回答依舊是他不記得。

    奇怪,為什麼會連這都忘了呢?明明心裡很清楚要找一樣東西,卻連想找什麼都不清楚。可是,剛剛少年回答的時候,似乎是在有點猶豫下才回答的。難道,他有所隱瞞……

    羅生的腦子不斷想著各種可能性,但卻也立刻犯了她以往的毛病了。不斷的猜忌,和懷疑,人之間的關係──



    「唰!」

    瞬間,四周的空間產生震動。

    羅生和少年慌忙站起,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要過來了。正當兩人思緒還沒整理好時,眼前的天空一端,居然出現一個引人注目的東西。一環又一環,金色光輪從上而下逐漸淡出,簡直像是──

    「是『光軌』!」羅生驚嘆,並猜道。
    「奇怪,照理來講光軌應該不會任意出現在未指定位置上啊。難道,是宮廷的……」

    光軌下降,登陸地面。直到包圍的光環消失,有個一身穿著盔甲的男人,出現在兩人的眼前。

    隔著鋼盔,眼神中伴隨不懷好意或是該說是凶的雙眸。當他看到羅生和少年兩個人後,那粗曠的聲音立刻傳入耳中的叫著──

    「欸!你們兩個!」

    「東區2的代管理人艾瑞小姐要找你們,快跟我走吧!」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幾生幾世的相同感情

    第二十四章 戒指的真相



    於是,在那名盔甲武士的領導下,少年和羅生就隨著光軌的路徑,來到了REAL中管理者們主要做相關規劃和討論事宜的地區──夜斯夏爾。

    其中,似乎是以西方的聖殿作為背景,瀰漫著一股融合宗教和貴族的典雅氣氛。雕刻精緻的大理石柱,隨著踏上漫長階梯的步伐,一一的從眼前掠去。

    「到了,就是這裡。」

    見男子停下,兩人也停下了腳步。只見眼前那令人熟悉的華麗景象,以天使種族現身的代管理者──艾瑞小姐。

    「我等你們好久了,羅生、實。」艾瑞道。



    「實?」

    當羅生聽到這個名字後,心中立刻產生了疑問。但是,只見她微微的撇過頭來,看著那名少年後,心想──

    「難道……是他?」

    此時,艾瑪先向實的方向走去。直到兩人面對著面,互相注視對方眼神之際,艾瑞剎那間居然扳起了臉孔,以嚴肅的口氣說道──

    「實,由於你在東區2─3的『謎業森林』奪取其他玩家資料的行為,已經犯下了REAL統本中,相當嚴重的條例。因此,我現在必須要問你的是,你有什麼樣的理由,必須解……」

    「艾瑞小姐!」

    頓時,靠站在一旁的,那名盔甲男子突然叫住了她。

    「有任何問題嗎?艾爾。」艾瑞轉過頭來問。

    「艾瑞小姐,說真的,我老早就想跟妳說了。這件事情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嗎?」
    「直接把這小鬼的帳號資料刪去不就好了,何必呢?」拉起頭盔,棕色頭髮由上而下的落,不過還是呈現往外伸出的狀態。

    「並不是我不想這麼做,艾爾。」對於他的問題,艾瑞這麼說著。
    「因為,這名少年自從事件開始以來,一直是處於登入的狀態。」

    「啊?登入?怎麼可能?」艾爾張大著嘴巴疑惑的問,雖然實在沒什麼禮貌可言。

    「但事實就是如此。」艾瑞似乎習慣了,並繼續說下去。

    「管理者統本上記載的很清楚,假若要刪除身分帳號,必須是以該玩家在登入狀態的情況下才能執行的。至於為何要這麼做?因為,REAL本身是以腦波的方式直接做傳達訊息的網路遊戲,若是在玩家執行的狀態進行資料更改,很有可能會影響該玩家原本的腦部構造。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必須要有那麼多代管理者,進行管理REAL的原因之一了。」

    「換句話說,由於實一直是處於登入狀態,造成即使發現他的行為,也無法立刻進行刪除資料的動作。雖然起初以公告的方式來提醒其他玩家不要誤入森林,但這終究不是長遠之道。因此,我才會派你親自去找尋他的下落的,艾爾。」

    在艾瑞解釋完後,艾爾沒有回答。只是一手摸著後腦杓,一手將頭盔再度戴上,雙臂交叉沉默不語。



    「欸、欸,等一下。」

    此時,完全處於狀況外的羅生,終於取得了發言的權利,令艾瑞趕緊轉過身來。

    「你們現在是在講什麼啊?什麼刪除,又實什麼的……」

    「抱歉,羅生,這件事和妳應該沒什麼關係。」艾瑞冷冷的說。

    「什麼沒關係!好像說的是完全不相干的人一樣!」

    對於羅生的憤怒,艾瑞顯得有些震驚。結果,現場頓時沉默起來,在艾瑞的長期不語下,終於以把她也一起找來為開場,向她開口說道──

    「對了,關於之前你要我查有關戒指的事,我找到一些……」

    「戒指?」頓時,羅生問。

    「咦?妳不記得了嗎?」艾瑞感到很驚訝,並說道「就是妳左手上的那枚戒指,之前妳不是因為這件事寄信來找過我嗎?」

    「啊!」驚嘆,羅生總算想起。
    「啊、啊,對喔──抱歉。戒指……」

    正當羅生糊裡糊塗的,伸出左手露出那個被她忘的一乾二淨的戒指。但是,就在這剎那,當戒指現身後,這四個人之中有一個人突然有了奇怪的舉動。

    而那個人,正是實。

    見他緩緩向前走去,並伸出手打算去碰觸那枚戒指。雖然羅生察覺,並打算試圖去叫他,但他都沒有反應。只聽到從他口中,緩緩低語著一些話──

    「終於……找到了……」

    「我一直在找的……」

    碰觸戒指,瞬間,從聖殿內部發出了強烈的光芒,籠罩住整個夜斯夏爾。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幾生幾世的相同感情

    第二十五章 真實幻境



    在光芒的包圍下,實的身體居然漸漸地消失。直到光在餘燼中化成一線而逝,時也跟著消失了蹤影。不過,更重要的是居然連羅生手上的戒指也跟著一起……

    消失了。



    「那……」
    「最後到底怎麼了?」在聽完羅生的敘述後,雷開口問道。

    「你就不能有些驚訝的表情嘛……」羅生嘆道。
    「總之,」
    「就跟我剛剛說的一樣,人真的憑空消失了。至於當時也待在現場,艾瑞小姐的結論則是……」



    「登出?」對於艾瑞的這個答案,出乎意料的簡單,不禁令羅生感道有些懷疑。

    「應該是這樣。」艾瑞緩緩的從遠處的長廊走過來。
    「剛剛我用總管系統查詢了一下實的資料,顯示的狀態已經是登出中了。只不過,奇怪的是……」

    「什麼?」

    「之前,我不是說實在事情發生期間,已經是處於登入的狀態嗎?」

    「嗯,是啊。所以呢?」

    「問題就出在這裡。」艾瑞說。
    「其實打從他進入Real以來,就一直是處於登入狀態從來沒有離線過。」

    「什麼!」
    對於剛剛的那句話,羅生感到相當的震驚,就連站在一旁的艾爾,也一樣露出驚訝的神色。不過,艾瑞並沒有給他們驚訝的時間,決定繼續說下去。

    「妳聽說過,人死後的靈魂會徘徊在網路世界的說法嗎?」

    「怎、怎麼突然這麼說?」羅生問。

    「姆……」
    「雖然說我這個推論可能有些荒唐,不過希望妳可以安靜的聽下去。或許,打從一開始實就是不存在於現實中,只是已靈魂的姿態登入資料。大概是,對什麼事情有所留戀吧,比方說你手上的那枚戒指。」
    「而且,也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讓人的意志超越了資料的束縛。」

    「可是,這怎麼可能……」

    「妳大概有所不知吧。」艾瑞冷冷的說。
    「Real並不只是一個網路遊戲而已。在這個名為真實幻境的世界裡,即使是真實的生死,也能在虛幻中誕生。這是一場不論是幻境還是真實,都存在的世界。」

    「總之,既然事情已經結束。我就讓艾爾送妳回去吧,再見。有緣的話……」

    說著說著,轉眼間羅生就被帶離了聖殿,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怎麼才一說完就把人給送走啊,跟一開始的印象差真多說,真是的。」羅生不禁抱怨道,忘了艾爾還待在一旁,只不過他似乎沒說什麼。最後,在跟羅生道別後,就踏上光軌離開了這裡。

    同時,從一開始的發生到現在,所有跟實有關的事情,都結束了。



    留下剩下冰塊的玻璃杯,似乎已經結束了跟雷的談話,離開了這家露天咖啡廳。難得的是,這次先走的人是羅生,雷則靜靜的品嚐著咖啡坐在原地。

    後來,雷將咖啡放回盤子上,並從口袋裡把通訊器拿出來,似乎要聯絡什麼人的樣子。
    直到聯絡上,通訊畫面出現後,對方影像居然是……

    「齋。」
    「好久沒聯絡了,最近好嗎?」雷面帶笑容的說。

    「我們不是前幾天才見過面嗎?你還是一樣沒什麼時間概念……」在在看到雷這突然其來的訊息後,齋嘆道。
    「對了,你還是不打算把妳是他哥哥的事情說清楚嗎?與其要我帶待在羅生的身邊保護她,還不如妳親自跟她講……」

    「沒這必要。」雷說。
    「既然當初我離開那個家,我就沒有資格再以家人的身份出現在她面前。更何況,光是能像這樣見到她,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是嗎……既然你都這麼說那就沒辦法了。」齋騷騷頭說。

    「那你呢?」雷問道。
    「有沒有向萊心表明心意嗎?」

    「你、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被雷這麼一說,齋第一次有著面紅耳赤的表情。
    「還不都只是朋友嗎?更何況我們現在關係也不是很好……」

    「好啦好啦,不鬧你了。我們就談正事吧……」



    此時,回到羅生獨自站在的這片草原上。風仍像當時一樣,輕輕的撫摸臉龐。

    一切都只是虛幻嗎?正當羅生感到有些失落時,突然間身上的『紐繩』居然發出了光芒,緊接著羅生的式吏就出現了。在光芒的包圍下,羅生露出淡淡的笑容。

    「不對。」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更何況……」



    「暑假,才剛開始呢!」


    *全劇終*

    [ 本文最後由 ◎peaceful 於 07-7-2 12:0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26 , Processed in 2.766665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